【背叛生命的守護者們】03.5 強與弱的夾縫 - CureMuse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1 GP

【背叛生命的守護者們】03.5 強與弱的夾縫

作者:薩帕克│2021-09-21 01:08:00│巴幣:2│人氣:24

        這是這星期第三次,在學校的抽屜裡看到動物屍體。

        「……………………」

        我放下書包後伸手,盡量輕柔的將牠拿出來。那是一隻麻雀的屍體,好像是昨天飛進隔壁班教室,要出去時卻一頭撞上玻璃當場死亡的。已經放了一天還沒有長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這次不用費太多心力在清理抽屜上了。

        捧著麻雀屍體,我靜靜的走出教室,前往教學大樓後面的花圃將牠埋葬。因為都會早起練弓的關係,平常也都是最早進校,才有時間這麼做。

        花圃裡已經不知道有多少被我親手送別的生命了。

        碰到最多的其實是昆蟲,畢竟牠們的遺體比動物更容易找到,只是比起丟垃圾桶,我寧願多走一趟來這裡,為牠們的終末獻上沉默的哀悼,也為牠們生命的最後居然遭受如此對待感到憤慨。

        感覺到某種視線的我抬頭,往樓上看去,高三那排的其中一間教室裡,幾個人像是看好戲般揚著戲謔的笑容,透過窗戶俯視著我,就跟幾天前一樣。

        那是群輕視生命,甚至以此為樂的混帳傢伙。

        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肉弱強食是世上亙古不變的絕對法則,即使是自詡最高智慧物種的人類也依舊有著這根深蒂固的本能,在無盡的比較與競爭中將敗者踐踏下去,成為勝者邁向頂峰的踏板之一,既簡單又殘酷,構成了文明社會根基的一部分。

        那麼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變強,把那些自以為位居高處的猴子一腳踹下,清除眼前這顆禍害世間的毒瘤。

        為此——我拉弓,將箭矢對準靶心,為了堅定對抗那些人的意志,為了即將到來的比賽傾注奪下冠軍的決心。

        這是高中最後一場射箭比賽了。

        以往都以校外選手的身份個別報名參賽,這次因弓道社的主力成員受傷的關係,其中一位女經理才提議請我替代他的位子。

        算一算,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個月,實力精進不少。以學校代表的身份赴賽得獎的話,校方也會公開給予獎勵,這是我證明自己的最佳機會。

        給那些傢伙好看。


        比賽前一天,我一如往常到花圃埋葬出現在抽屜裡的屍體。這次是一隻螳螂。

        而一直以來在樓上觀望嗤笑的傢伙們,罕見的出現在了我面前。

        「你真的很噁心欸,連屍體都敢直接用手拿,還一隻一隻埋起來,你不會有戀屍癖吧?」

        褻瀆應該回歸自然的生命的人才沒資格說這種話。

        「這麼喜歡玩土的話,我們就來陪你玩好了。讓你連明天的比賽都去不了……」

        比賽……?

        他們為什麼要阻止我去比賽?

        這話我沒問出口,他們也不給我發言的機會,五、六個人湊上來開始圍毆。我試著躲過一部分的攻擊,剩下的全靠手臂和身體硬接,到後來他們有人抓住了我,下一秒便往花圃裡丟,就像扔垃圾般,放在口袋裡的一小包狗糧就這麼掉了出來。

        顧不得會傷到裡頭的花草,我滾一圈後立刻爬起,身上沾滿了泥濘。大概是對我不服輸的眼神感到不爽,帶頭的傢伙一腳踩進花圃裡,踏平我埋屍體的土堆踢了過來。

        這場鬧劇,最後在訓導主任發現並過來制止時才結束,但那些人的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會就此收手。

        我更加確信自己必須在比賽中奪下優勝了。



        但,我沒能做到。

        因為手臂被打至瘀青的關係,一施力就會痛,發揮不出原本的實力。忍痛射出每一支箭矢,拼命用這雙眼對準目標的戰果——只有第二名的成績而已。

        接過銀牌時,我心裡感受不到任何喜悅,連觀眾的喝彩聲聽在耳裡,也遙遠的像另一個世界的事物。

        同行的老師說這是歷屆來最好的成績了,要我別放在心上,但他始終不敢看我手臂上的瘀青,就跟以往漠視那些人暴行的學生們一樣。畢竟無論是誰都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無論是誰都希望過上平穩的校園生活,彷彿他們只要無視下去,這一切就能當作不存在一樣。

        如果我也能這樣該有多好。


        等回家後,家門前放了一個破舊的紙箱,上面貼著一張紙,標明這是慶祝我比賽結束的禮物。

        我認得這個紙箱,心裡頓時涼了一半。

        不顧身上揹著長弓,我急忙蹲下把箱子打開——差點,就要發出足以撕裂喉嚨的叫喊。

        紙箱裡是一隻有些骯髒的流浪狗,但已經是一具僅殘留些許的體溫、永遠不會再睜眼的屍體。

        牠是我唯一的朋友。

        今早出門前還特地繞到後巷餵牠的,那時明明跟平常一樣充滿活力,為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

        想也知道是那群傢伙做的。

        可是,我沒能及時保護牠。


        忍住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我將牠埋進後院的樹下。家裡空無一人,因為父母總是早出晚歸,即使見面也不太說話,所以早就習慣孤獨了。

        在牠的土堆旁擺上那面銀牌,我默哀過後回到室內,從工具櫃裡取了條粗繩,一個人進了房間。

        真的——除了絕望與悔恨之外,再也感覺不到其他情緒了。

        說來可笑,但直到剛剛,我才認清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我不管多麼努力,想要賭上一切去反抗不合理的事物,最終都只是白費力氣而已。

        對那些混帳而言,我就是個應該被他們踩在腳下的弱者,一個永遠無法翻身成為強者的弱者。

        然而,還沒結束。

        既然要賭上一切,那就連這條命也囊括其中吧。

        這就是我最後的抗爭。

        也為了,去陪伴比我早一步離開世間,前往天國的我的朋友——

        ♤

        在我死後,那些人的惡行被爆了出來,而令我震驚的是,率領他們做出這一連串行為的黑幕,就是五個月前因受傷而被替換下來的那個社員。

        我知道,他從以前就看不慣我,作為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自然有著深遠的影響力,再加上我不擅交際,就順勢被隔離在了群體之外。這些,我都默默接受了。

        但他,只因為我頂替了他報名參賽,就打算透過這種方式,讓我直到畢業都不得好過。

        開什麼玩笑!



        趁著夜裡,我回到那個囚禁了我大半人生的地方,穿過飄散於四周的暗色瘴氣,走進教學大樓內部。

        身為自殺者才看得見的這些,由負面情緒與亡魂怨念構成的瘴氣,生前的我肯定貢獻良多吧。越往所屬的班級教室走去,瘴氣就越濃厚,沒多久就會形成死魂也說不定,但我現在的首要目標,才不是完成那個無聊的使命。

        ——我看見了,那些傢伙熟練的翻過圍牆,闖進校園的身影。

        抵達教室後門,他們果不其然聚集在我的座位周圍,正試圖從抽屜裡拿走什麼。

        「動作快啦,警衛好像要巡過來了。」

        「唉唷好噁心,都是螞蟻……一定要拿走嗎?」

        「廢話,他家人明天要來收東西欸,怎麼可能把證據留在裡面啊,這不就擺明是我們害死他的嗎!」

        直至我的死訊傳出前,這些傢伙還打算繼續用這種方式折磨我嗎……

        不知為何,他們其中一人往後門望過來時,突然露出看見可怕事物的表情,滿是恐懼的貼向牆壁跌坐到地上。

        「咿!杰、杰…………」

        「啥?什……嗚哇啊啊啊啊!」

        在那人之後,其他人也相繼做出同樣的反應,迅速退到角落瑟瑟發抖,有些甚至飆出了眼淚,連滾帶爬想逃出教室,簡直——就像看到鬼一樣。

        啊……原來他們看得見我啊……正好。

        「……靈魂扭曲,眾矢鬼。」

        脖子像被勒住般頓時無法呼吸,但無所謂。忍耐死亡重現的不適感,我手持弓矢對準前方,那些名為社會敗類的標靶——

        「……去死。」

        他們的哭喊和求饒聲聽來十分刺耳。

        但我才不會放過他們。


        鬆開捏著箭尾的指尖,以我所堅信之物作為代價而喚出的箭矢飛出——

         ——被憑空現形的刀刃硬生生砍成了兩半。


        「復仇就到此為止,收手吧。」

        右側的走廊盡頭傳來這樣一道聲音。轉頭一看,那是名穿著黑色大衣的男子,旁邊還有位右眼纏著繃帶的紅髮女性,但她的胸口被短刀貫穿,即使如此仍好端端站立著,模樣極度詭異。

        與此同時,那些傢伙趁機從前門逃跑,飛奔似的衝下樓梯。明明有經過那兩人面前,他們卻像完全沒看見般直接跑走,就這麼消失在我的視野中。

        「……為什麼阻止我?」

        這兩人也是自殺者,我的直覺這麼告訴我。而且那個女人……還是三年前犯下連續殺人案的「血魔」,光看特徵就知道了。

        「接下來交給我吧,外面的死魂就麻煩妳了。」

        「呿……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點,那小鬼可不歡迎我們啊。」

         我懷著敵意瞪視他們時,男子起步走了過來,「血魔」則躍出窗戶離開這裡,僅剩我和他在狹長的走廊上對峙。

        「你是杰洛里對吧……朝活人使用能力,你明白會有什麼後果嗎?」

        「……不關你的事。再問一次,為什麼阻止我?」

        明明同樣是被逼上死路的人,明明應該也對壓垮自己的那一切事物有所怨恨……

        面對插著口袋站到自己眼前的男子,我心裡依舊燃著復仇之火,以絕不屈從的眼神瞪視他,但他始終面無表情。琥珀色的瞳孔裡沒有光彩也不帶任何情感,深邃的彷彿隨時會把我吸進去。

        「你恨那些人吧,恨到以自己的死來報復他們。但這樣就夠了,他們已經受到社會和良心的譴責,看得見你的死態就是最好的證明,否則他們也不會嚇得逃跑吧。」

        「……良心?可笑至極。那些混帳才沒有這種東西,只是想著怎麼減輕自己的罪惡而已,而我不會輕易讓他們逃走。我要他們一輩子,都活在對我的愧疚之中……!」

        我不懂他嘴裡說的死態是什麼,但肯定是指那些傢伙看見了我充滿復仇心的可怕模樣吧。

        男子從鼻間呼出一口氣。

        「你知道嗎?飄在空中的負面情緒,那些瘴氣除了會形成死魂,也會間接對活人造成危害,我們也不例外。一個有著強烈憤恨的靈魂對它們而言是最棒的容器,比起必須凝集好幾年時間才能形成惡靈,依附在人的亡靈上要來得快多了……」

        「……你想表達什麼?」

        右手做好了再度生成箭矢的準備。

        然而他彷彿看穿我的想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握住弓,它就這麼燃燒消失了。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賦予你的能力不是用來傷害人,更不是用來復仇。」

        他以相當嚴厲的語氣低聲斥責。

        「人們透過競爭的方式相互算計和殘殺,最後往往變成以情緒主導的爭鬥。造成這種惡性循環的元凶別無其他,正是由人心生成的執念與憎惡……我們自殺者已經從那個循環中脫離了,現在能做的只是盡量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已——」


        ——「為了不讓還活著的人們變得跟我們一樣,這才是我們依然存在於此的意義。如果你依舊選擇被怨恨支配而走上歧途,那你的所作所為……跟惡靈有什麼兩樣?」


        話語中蘊藏的質量與異樣的壓迫感使我內心一陣緊縮,空氣也沉重得難以呼吸——我竟對眼前這名男人感到敬畏。

        與此同時,校內各處傳來廣播設備特有的沙沙雜音,隨後一道女聲迴盪整座校園。

        『……喂喂~測試測試,耶裡梅斯你聽到了嗎?沒聽到我也不管啦。多虧那小鬼,死魂的數量多到快淹沒操場了,要挑戰自我極限也不是這樣吧。啊啊總而言之我需要增援!限你一分鐘內給我滾過來,不然就砍你喔!以上!』

        「唉……她還是老樣子一點都不坦率,真讓人傷腦筋呢。」

        聽完「血魔」單方面的抱怨和命令,男子非但沒感到害怕,表情反而還因此緩和了下來,但又隨即以嚴肅的眼神看向我。

        「這是最後的警告。若是哪天,你被自己、被那些死魂所吞噬,成為了真正的惡靈,就連投胎轉世的資格都會失去。到那時候——我會用這雙手親自消滅你,杰洛里同學……請你別怪我無情。」

        留下這段話,男子再度將手插回口袋,繞過我身邊走下階梯,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會……變成惡靈?

        走向自己原本的座位,桌上除了擺著一束火紅的君子蘭,還有一張弔唁我死去的信紙,沒記錯的話,似乎是社內那位女經理的筆跡。她總是有意無意的瞥向我,但我選擇忽視掉了。

        抽屜裡的屍體沒來得及被那些傢伙拿走,而彎下身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隻跟我的朋友體型相仿的幼犬。

        腦海裡突然閃過與牠相處的那段孤獨,卻十分溫馨的時光。不知牠在天國是否安好,至少……已經不用再經歷更多苦難了吧……

         「……你肯定,不希望我變成那樣的,對吧?」

        若是繼續心懷怨恨而傷害人類,最終會連投胎轉世的資格都失去……嗎。


        ——我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就在這裡證明給那個男人、證明給我自己看吧。


        「……靈魂扭曲,眾矢鬼……」

        握緊的雙拳中,弓矢再度現形,像要展現我剛立下的決心般,燃起熊熊烈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10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ureMu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背叛生命的守護者們】0... 後一篇:【背叛生命的守護者們】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喜歡金庸武俠的你
讀金庸武俠多年感想 ~ 歡迎來我的小屋瀏覽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