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术对世界产生了哪些影响?

《娱乐至死》中有:“印刷术树立了个体的现代意识,却毁灭了中世纪的集体感和统一感;印刷术创造了散文,却把诗歌变成了一种奇异的表达形式;印刷术使现代科学成…
关注者
4
被浏览
5,055

4 个回答

問題描述說的是谷騰堡印刷術,在維基是這樣形容的:

他的發明引發了一次媒介革命,並被廣泛認為是現代史上的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其印刷術在歐洲迅速傳播,並被視為在隨後興起的歐洲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啟蒙時代和科學革命等運動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為現代的知識經濟和知識傳播奠定了物質性的基礎。

要依此觀點可以作一篇論文,甚至出一本書了,除了上面談到的,關於「等運動」這樣的話,還能牽扯出民族國家、民主革命等等主題來。不過這樣的觀點不少,基本看西洋近代史就可以發揮了。

在西洋近代史上各個運動都可以看到印刷術的身影,但這樣的句式會給人一種錯覺,好像都是印刷術促成的。若是一個技術革命就能發揮那麼大的動力,那是太浪漫的想法。

中國印刷術大約是在唐代開始發展的,當然沒有毀滅集體感和統一感,當然在這個時代確實有了散文的發展,但詩歌並沒有變得另一種古老而奇異的表達形式,反而到了另一個新高度。而在中國,印刷術發展出來並不是促進科學,而是用來印佛經。

你說中國印刷術沒產生影響嗎?倒也不能這麼說,雖沒有明顯證據顯示其直接關係,但是我們可以發現唐朝乃至於接續發明活字印刷的宋朝,都是文風鼎盛的時代,印刷術也許有一定的貢獻。但如果不是在對的時代出現,其實印刷術也沒如文中那麼偉大到可以改變什麼。

我沒看過娛樂至死這一本書,但看維基的描述,我覺得有點諷刺,維基是這樣寫的:

波茲曼在前言中寫道,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和奧爾德斯·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是兩個完全相反的預言。奧威爾認為人們會受到來自外部的奴役,赫胥黎則認為,人們為失去自由、成功和歷史並不是「老大哥」之過,人們會漸漸愛上壓迫,崇拜那些使他們喪失思考能力的工業技術。奧威爾害怕真理被隱瞞,赫胥黎擔心真理被淹沒在無聊瑣碎的世事中;奧威爾害怕信息被剝奪,赫胥黎則擔心人們在龐大的信息中日益被動和自私。簡而言之,奧威爾擔心我們憎恨的東西會毀掉我們,赫胥黎則擔心的是,我們將會毀於我們熱愛的東西。而波茲曼這本書的中心就是論證了可能成為現實的是赫胥黎的預言,而不是奧威爾的預言。

若是題主描述是正確的,那麼波茲曼也是「崇拜那些使他們喪失思考能力的工業技術」,在這裡的例子是印刷術。

原來還想對「印刷术帮助了国家民族的成长,却把爱国主义变成了一种近乎致命的狭隘情感。」做一些發揮的,不過我的懶病發作了,而且這話題有點敏感,我要談的是不只是印刷術,而是包括各種訊息技術的進步(包括網際網路)對這方面的影響,這種可談的很多,特別最近有非常多的例子。不過,談這種吃力不討好,懶病發作了也好,在這裡只留一個方向給大家去思考。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刚在读这本书,看到这段话觉得疑惑不已。答主@leede 的评论突然引发了我的思考。

“印刷术因为采用的是复印,它降低了信息传递的熵,让文字(信息)传递更加稳定。这对变音文字比我们这种表意文字来说更加重要。”

leede说的对,印刷文字使得信息传递更加准确,稳定。但我认为这种准确,稳定的传播方式并不能解决题主的问题。

我的观点如下:

首先我们把语言简单分为两种,口语与书面,印刷术关联的呢,就是书面语言。书面语言不同于口头语言,不能直接地引发情绪共鸣。就像本书引用翁的话(谈论谚语),“思想就存在于这些表达方式之中。”我倾向于认为口头传播是给倾听者直接的,无意识的洗脑行为。(就像我们身处于群体之中,变得狂热而不自知一样。)这种以引发共鸣作为主要吸引点的传播方式,无法变得科学,因为一旦变得科学,这种传播方式就失去了核心要素。

相反,如柏拉图所言

“没有一个有智力的人会冒险用语言去表达他的哲学观点,特别是那种会恒久不变的语言,例如用书面的文字记录下来。”

我不去评价柏拉图说的好不好,但是他起码说明了一点,(如波兹曼说的),“他清楚地认识到,用书面文字记录哲学观点,不是这些观点的终结,而是这些观点的起点。”

好笑一点来讲,书面语言让我们变成了“大家来找茬”的游戏参与者。但更关键的,是书面语言运用这种不断question的过程,让我们更好地去think critically instead of simply following。而这种critical thinking最终培养的,正是一种self-awareness,我觉得这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中世纪的集体感和统一感”被毁灭了。(宗教,爱国主义,这些我不去评判)

我们通过语言文字,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人,而非居住在群体里的人。

我们变得独立,也变得奇里古怪。

本人拙见,欢迎讨论及指正。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