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际上,数码宝贝动画以及非游戏领域的地位与宠物小精灵比,地位如何?

我说的国外,包括诞生国-日本 游戏就不用说了,大家懂的 主要说的是动画、周边和玩具,尤其是动画 好像中国人对数码宝贝动画的喜爱大于宠物小精灵。。。不知…
关注者
57
被浏览
42,910

21 个回答

知乎小透明,首答給數碼暴龍。

閣下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動畫界段位DM距離PM差很遠。

另外,認為數碼暴龍和寵物小精靈可以在動畫上掰一掰手腕甚至超越的人可以先洗洗睡了。有生之年絕對看不到他們動畫地位平分秋色的時代了。

這個回答不想擺出乾燥的收視率、周邊銷售額等大家查得到數據信息論述之間差距有多大,碾壓有多徹底,從我個人比較熟悉的音樂領域為側面,大家直觀體會一下數碼暴龍和寵物小精靈在日本動畫地位的差異。

言歸正傳:

寵物小精靈現在還是日本最熱門的長篇連載動畫之一,數碼暴龍已經走向一條不歸的死胡同。儘管,寵物小精靈主場在遊戲,數碼暴龍的主場動畫,寵物小精靈的動畫還是地位遠遠超過數碼暴龍的。現在寵物小精靈的粉絲遍地都是,數碼暴龍的應用獸基本無人問津

考慮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數碼暴龍的動畫自比火影忍者的動畫如何?

寵物小精靈在日本播出後就成為老少咸宜的國民動畫,而且保持至今。這麼說吧,在日本寵物小精靈的收視率一直領先火影忍者,而且保持至今,一直都被挑戰但是從未被取代。

寵物小精靈的動畫是開創性的,前所未有的題材下融合戰鬥、收集、培養和成長,收視率遠非數碼暴龍能比,更何況數碼暴龍並不是長篇連載型的動畫。比對同期收視率,數碼暴龍收視率總是更低的那一個

考慮寵物小精靈第一部的時候,你可以簡單地這樣想象,一個收視率比數碼暴龍第一部(收視率11%)還要高得多的動畫,連續火了5年,數碼暴龍到了第四年連8%都沒有了,寵物小精靈到了第六年的超時代初期還能10%。

這裡不去列舉那些抽象的收視率信息,這些大家都可以查到,我不算資深愛好者,但是可以從音樂角度分享下他們動畫地位的一個側面

有一個事情其實很簡單,看看他們的音樂以及藝人的生存情況其實可以很快得知兩者動畫地位,日本講真是個2.5次元國家,熱門動畫的歌曲、藝人的銷售和生存情況都不會太差。

講到數碼暴龍,一定要提到主題曲《butter-fly》,可能是傳唱最多的數碼系列音樂了,然而這首歌還是沒能在O榜上面待多久,2萬余銷售數量在動畫圈內也算是很爛的歌曲銷售成績了。和田光司的銷量大抵如此,同時隨著年份下降,可以這樣講,即使沒有後期的病痛困擾,單看O榜成績,他已經可以選擇引退了,事實refly復出專輯只賣了616份(哭,心疼)。

再看看人家寵物小精靈吧,咱們還真比不了:

《目標是寵物小精靈大師》單曲銷量已達113萬本,《butter-fly》的2萬本算是個位數字的零頭沒給人家湊齊。

那麼問題來了?如何解釋動畫主題曲巨大銷售量差異?純音樂角度是解釋不了的。還是得聯繫動畫地位才能解釋清楚。

都是動畫主題歌,和其他方面關係不大,閣下及諸公認為butterfly旋律遠遠遜于《目標是寵物小精靈大師》50多倍?還是覺得松本梨香的藝術造詣超過和田光司50多倍?純音樂角度分析一定會走入怪圈,50多倍其實是兩者動畫地位的差異的另一類體現而已,一個比數碼暴龍初代還火的動畫20年火到今天,百萬銷量就好理解很多,聯繫數碼暴龍的衰落,這種差距並不難理解。

我再舉一個略為極端的例子,就問閣下和諸公,有誰說在2003年的時候,認識當時年僅14歲的女藝人林明日香?雖然她當時已經有不少作品了。

你們能夠想象一個年僅14歲的女藝人憑藉《小小的我》單曲就能拿到將近9萬本的銷量嗎?我們的光叔在去數碼世界之前,僅累計了5萬7千本的銷量哇。

如果從純音樂的角度看,又會進入新的怪圈,林明日香在這首《小小的我》展示出來的藝術造詣一定要遠遠高於和田光司在一生中所有作品的總和嗎?

當然不是,寵物小精靈的動畫地位實在高,每年的電影都是票房霸主級別的,百萬計的觀影人次下,每10人中有一人喜歡主題曲,就能有十萬級別的單曲銷量,僅此而已,人氣碾壓到這種程度,則無關歌曲本身優劣。

經常看到ACG歌曲比拼,諸如此類的對比,這些比拼中很少真的比到唱功級別,背後拼的都是作品,拼的粉絲和商業運營,數碼暴龍亦然,人氣壓制到這種程度,你就是讓數碼暴龍同時,世紀之初紅極一時的濱崎步來唱,不見得比和田光司強多少。

其實,數碼暴龍和寵物小精靈在動畫界的地位之差,看看合作藝人的樂壇地位就能看出一二。在知乎上面,說和田光司不好的話,估計會被群起而攻之,然而真的說起來,在日本樂壇和田光司頂峰時期也不過算是二線藝人,其他時候恐怕二線都算不上。和寵物小精靈合作的藝人比,樂壇地位差兩個段位也不止。

你們看《歷基亞的爆誕》的時候聽片尾曲《你和我》沒有?同樣是J-POP,它的演唱者可是安室奈美惠,在90年代可是在日本樂壇火得一塌糊塗的人,銷量和獲獎都沒落下,同期除了濱崎步似乎沒有人能和她比,絕對的天后級別人物。她當年在日本樂壇的段位和知名度,那真是光叔看都看不到。這首歌銷量就不提了,沒有意義,藝人的段位和關注度都差好幾個個檔次。

寵物小精靈片尾曲《口袋裡的幻想》以及《與風一起》總是被人低估,實際上,這是一個“過氣”藝人——小林幸子唱的:

《與風一起》本身就是演歌,演歌屬於日本特有一種歌曲,在世界其他地方基本難以流傳,即便如此,依舊8萬銷量(之後保證再也不提銷量的事情了),歌曲再有局限性,架不住《超夢的逆襲》創造歷史的票房成績。再者說,小林幸子在90年代再怎麼過氣,也是當年10歲(五年級)出道就有20萬銷量,連續30多年紅白歌合戰的藝人,即使過氣也比數碼暴龍這邊合作的藝人高太多

很多時候,大牌藝人並不缺錢,但是更為關心自己的觀眾和受眾的拓展,動畫地位高,比如各種日本的國民動畫可以輕鬆地找到藝人合作就是這個原因,自己的作品可以被千百萬新一代的人所接受。

比如生物股長曾為寵物小精靈演唱片尾曲《笑顏》,合作的時候就曾表示,能夠和寵物小精靈這樣的動畫合作,很多家庭和孩子們都可以在暑期接觸到他們的曲子。實際上,生物股長原先就給《火影忍者》和《名偵探柯南》演唱過《青鳥》等動漫歌曲。這首歌銷量就不提了,大家都懂,衝到過O榜第5,《笑顏》現在也算是其代表性歌曲之一了,生物股長在13年已經走過自己的巔峰期了,不過你要是說樂壇地位,還是領先數碼暴龍的幾位歌手好幾個段位的。

莎拉布萊曼,這個不介紹了,寵物小精靈十週年的時候搞來的,唱了個片尾曲《Be with you》:

你可以表示你不知道這個人,但是她的樂壇段位、知名度、影響力基本夠秒殺所有給數碼暴龍唱過主題曲的藝人總和了。這人給兩屆不同奧運會唱過主題曲,你大致能看到寵物小精靈實際的動畫段位並不和數碼暴龍在一個層面上面。

其他的我就不一一列舉了,不過記得不算很清楚了,我記得曾經火過一陣的日本組合“羞恥心”似乎給寵物小精靈的第五部XY唱的片頭曲。

《極樂淨土》的舞蹈去年在B站上面好像比較火,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水橋舞,她之前就是給寵物小精靈演唱片尾曲的藝人之一:

她演唱的是新奧聯盟的第二首片尾曲《風的信息》。

另外,我問一句,有沒有飯日本偶像組合的?讓我看到你們。。。。

有個當時挺紅火的偶像組合叫“桃色幸運草Z”,不知道能不能入知乎大神們的法眼:

我關注的時候,當時他們正在給寵物小精靈的超級願望篇動畫演唱的片尾曲《看呀看呀☆看这边》,絕對算是當時一線的團體之一。

還有個組合叫“私立惠比壽中學”,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但是在日本也是盛極一時:


她們當時正在給寵物小精靈打造片尾曲,一首是《手牽手》,一首是《櫻花環繞》。

對了,差點還忘了當時曾經給初代翻唱主題曲的white Berry,也是一時紅火,現在已經解散:

她們當時就是給寵物小精靈翻唱主題曲的,在初代動畫的後期,翻唱的是《目標是寵物小精靈大師》,作為京都聯盟的主題曲播放過一陣。

這些人你都可以表示你不認識,或者不感興趣,然而他們和寵物小精靈合作的時候,都是樂壇一線藝人,遠遠不是數碼暴龍那幾個演唱者可以相比的。段位上面基本都要高出2~3個段位。

現在閣下可以看的很明白,寵物小精靈的定位是老少咸宜的國民動畫,國際上面的影響力和地位都遠遠超過數碼暴龍。正是因為這樣,很多時候你可以把寵物小精靈看作日本的一種大眾文化符號,基本上如果去過日本都會知道機場、公路、城市中無處不在的寵物小精靈圖案,這是日本人耳熟能詳的動畫,還在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看到這麼多藝人願意和寵物小精靈不斷進行合作,保不准這二十週年又要搞一些大牌藝人過來合作音樂。

所以說,我勸題主關閉這個問題,趁寵物小精靈里的極端粉絲沒有看到之前終結這個問題,他們說話不會好聽,因為確實動畫差距大到鴻溝的程度,動畫上面的對比已經顯得可笑了,因為失去了比較意義。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在国内甚至全球口袋妖怪的名声都比数码宝贝要强很多(好像有个回答是说口袋和魔兽世界谁的知名度高,答主详细说了口袋的知名度比WOW高,那个提问找不到了,说的就是知道皮卡丘的人比知道阿尔萨斯的人多)

数码宝贝毕竟角色都是“酷”“帅气” 宠物小精灵剧情整体比较单一,而且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线,数码宝贝角色都会长大,观众容易接受,而我是两部一起从幼儿园看到现在参加工作。相比起来更喜欢口袋妖怪。

《数码宝贝》123部之后不是死忠粉关注的就比较少了吧,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版本一直更新,全球销量也很可观,周边更不用说了,几乎每年开一家神奇宝贝中心的节奏

--------------------------------数码宝贝完败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