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的移動掩護被默許 決定火勇勝負的人並非哈登柯瑞KD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勇士的移動掩護被默許 決定火勇勝負的人並非哈登柯瑞KD

「為什麼我的眼裡滿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的深沉?……不。因為我被追夢打得生疼。」

這是火勇二番戰的轉折點,但並不是火箭落敗的命門。

老德在休士頓度過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美好賽季。

去年他的快樂,源自於火箭「巴哈馬五小」重現了當年鳳凰城太陽的快打旋風,讓他一夜之間,夢回巔峰。而今年,他的帥位本已岌岌可危,但沒想到哈登一個人carry大半個賽季,帶著一群「臨時雇傭兵」重新站上了西區種子席位。

禍福總是兩面存在,福的背面,常常包含著讓人很容易忽視的禍端。

火箭今年的禍端就是,因為哈登的過於出色,掩飾了長輪換的所有弊端。以至於老德以為兵多將廣,多人輪換將是他季後賽之旅的可靠保障。

事實是,最強大的勇士從首戰就開始傾其所有,擺上「漢普頓五小」以求先聲奪人,並將7人短輪換進行到底。反觀老德,依然還沉浸在長輪換的喜慶之中,完全沒有發覺危險正在一步步逼近。

「巴哈馬五小」的關鍵連接點,是那個早已遠赴華盛頓的阿里扎。

如今,老德用兩場比賽,將替代鐵扎的重任交給了豪斯和香波特的身上,結果是,他們都成了勇士重鎚之下的炮灰。

「防不住,攻不進,沒高度」,是火箭新「巴哈馬五小」的3道身份標籤。

無限換防成了送分利器,久攻不進讓「燈泡組合」可以盡情消受包夾待遇,以及沒有高度之後,勇士兩大內線在首節就爆搶無數前場板,並輕鬆的化成了第二記炮彈,打得整支休士頓火箭疼痛難忍。

可老德,無計可施。

一方面他抑制不住自己享受「長輪換」的快感,一方面則是迫不得已,沒有任何自主進攻能力的卡佩拉,實在不爭氣。

勇士針對性的切割,讓卡片兩場總共就平穩的吃進了兩餅。其他時候,寧願逼迫哈登出球,讓卡片一對一單挑失手,或者賭他的罰球穩定性。

勇士的策略極其奏效,例行賽里卡片因為籃板率和罰球均差強人意,而錯失了總共100萬的獎金,季後賽,他的這兩項成就,更是令人崩潰。今天他依然只能交出8中4的罰球數據,在場正負值倒數第一。

他肯定心知肚明,這樣的表現,會讓他繼續錯失下一項更大的獎金,通往西決的100萬美金,正在隨風飄逝。

破解勇士「漢普頓五小」的命門,就是卡佩拉。但他的迷離,讓「漢普頓五小」,成了休士頓連續兩場永難醒來的噩夢。

 

競技體育的殘酷性就在於此,你無法在強點上教訓對手的弱環,對手就會騎到你的脖子上,懲罰你的無能。

這一戰,就是「漢普頓五小」里,那個最大的進攻弱環,成為了勇士獲勝的X因素,他就是整個賽季裝死成功的伊戈達拉。

如果說例行賽里追夢還有大量的表演成分,那一哥則完美的詮釋了什麼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整個例行賽,追夢時而扮演進攻白痴,時而扮演更衣室炸彈,時而扮演硬漢,時而又楚楚可憐。他是聯盟最傑出的演員。

上一場打完之後,追夢再也不是那個怒懟杜蘭特的怪物,而是這樣表達對杜蘭特的膜拜:「我就想看看這世界上有誰能夠防得住杜蘭特?杜蘭特就是最牛逼的存在,我說這話的意思就是,請問還有誰?」

這跟他整個賽季與杜蘭特的相處方式截然不同。

他打的稀爛,外界的質疑層出不窮。杜蘭特和湯普森的合約年都已臨近,「三連霸」的偉業不管成與不成,他的前途都撲朔迷離。

他懟天懟地懟空氣,最後被人問了句:「如果杜蘭特選擇頂薪長約留下,你覺得湯普森和你,球隊會選誰?」

……秒慫。

腦袋嗡嗡作響好幾天,回家找媽媽哭訴。

「媽媽,我在外面被人欺負了。」

追夢媽媽立馬站出來懟杜蘭特,「這傢伙太獨,只會一味單打。」打蛇打七寸,這就是明火執仗的孤立杜蘭特與「浪花兄弟」的關係。

追夢再補刀:「誰在意杜蘭特走不走,他來之前我們就是總冠軍。」杜蘭特就是靠著投敵「水花」才拿的冠軍,結果現在竟然還要爭球權當老大?何等精妙!

一刀見血,見血封喉。

與追夢不同,一哥將裝死進行到底。他甚至可能入戲太深,整個賽季僅出戰68場,平均砍下5.7分。然後來到季後賽,突然就好像木乃伊還魂,兩戰平均15分,單兵防的哈登命中率不過3成。

一哥也是個神奇存在,作為曾經76人的當家球員,9號秀出身的他,突然就委曲求全的在勇士當起了「第六人」,為「浪花兄弟」甘當綠葉。第一個冠軍賽季又不甘沉淪,莫名暴走從柯瑞頭上搶下了FMVP。

第二年終於識趣了,卻又沒想到大好形勢下橫生枝節,73勝總亞軍,讓柯瑞到手的FMVP又飛去了克里夫蘭。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為了總冠軍都會委曲求全,這都無可厚非。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只為圖一份高薪。但勇士的確是比較多,一哥是其一,立下赫赫戰功的帕楚里亞放棄千萬年薪是其二,而杜蘭特,刷出了為總冠軍不惜千刀萬剮的嶄新高度。

兩位老兄的成功裝死,也意味著勇士已經把中華文明裡頭的中庸之道,玩得爐火純青。他們刻意的掩飾自己的強大,以防八面樹敵,然後在關鍵的戰役里,華麗翻身,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現,一個王者的樣子。

而火箭的X因素,便是小里。

因為一場急性腸胃病毒感染消瘦5斤的小里,帶傷火線復出,狀態卻是異常神勇。其中一個原因是,上一戰他並未出現,勇士對他的存在,並無有效應對。

小里的缺席,是火箭首戰失利的一大遺憾,所以今天他的及時回歸,總算是與一哥在進攻端旗鼓相當。

可病去如抽絲,小里的防守端就沒有一哥那樣的強硬,他最擅長的正面單兵防守,今天屢屢吃癟,而並不擅長的協同防守,自然就更加無從談起。

好在接下來可以連續休整3天,對於小里來說,彌足珍貴。

杜蘭特說,戈登才是火箭的X因素。X因素是變數,而戈登應該是恆量。就好像柯瑞,沒有人會說柯瑞是勇士的X因素,這是一樣的道理。

柯瑞和戈登連續兩場都有穩定的發揮,這是必須的,但並不足夠。就像杜蘭特和哈登的表現,也必須一個持續高效一個持續全面,否則,誰掉隊,誰就會把自己的球隊,帶入死局。

這組對決真正決定勝負的,永遠都是保羅和湯普森。

今天顯然倆人又打成了平手。可這倆人打成平手,就意味著火箭走向了落後,因為保羅之於球隊的重要性排第二,而湯普森,最多和追夢在老三位置上平起平坐。

保羅可能是真的老了,相對上個賽季來說,他的退化肉眼可見。

他已經無法在持球突破之後完成進攻,這也就意味著他的突破不會撕裂對手的防守陣型。他無法分球,無法為其他人拉開牽制空間,他只能偶爾命中一兩個遠投,或者在很少時間裡跑出空位,打進標誌性的中距離。

要知道,就算是杜蘭特極其高效的個人大秀,也無法獨力打敗火箭,更何況保羅這樣的零敲碎打?如果保羅的控場和球隊運作打不出來,他的價值也就剩下最後關鍵時刻的冷靜處置了。

但,冷靜處置並帶走勝利,需要的是在最後時刻領先,而不是像今天這樣,1分半鐘落後10分。的確他差點拯救了火箭,因為他的臨場布置,1分鐘的時候,火箭擁有球權並只剩6分差距。可當勇士選擇夾擊哈登的時候,處在大空位的他,投丟了救命稻草般的3分。也就隨之讓一切努力,全部化為烏有。

0-2是火箭最無言以對的結局,儘管兩戰一共才輸掉10分。

第一場讓裁判成為了洪水猛獸,連續兩天,人們對於裁判的討論不絕於耳。今天,裁判做的比之前出色太多。

如果還有值得控訴的地方,也就剩下兩個:

一個是勇士的移動掩護,還是被默許。很多人說,柯瑞為什麼就不能如哈登一樣,擁有圓柱體?今天可以很明確的回答給他們,因為勇士隊員可以為投手們進行移動掩護,所以「浪花兄弟」常常可以擁有足夠大的空位出手時機。

他們並不是沒有圓柱體,反而他們的圓柱體足夠大,大的就像是他們與掩護人之間隨時可以形成的,超級防守黑洞。

另一個值得控訴的,也是比賽的臨場勝負手,就是哈登被追夢打中了眼睛。哈登倒地之後,最直接的結果是,杜蘭特前場5打4下投中3分,間接結果是,火箭的常規輪換被徹底打亂,保羅不得不幾乎打滿首節。

更致命的結果是,哈登歸來之後,幾乎整場都在擠眼睛,以便看清籃筐的位置。這對於他的臨場決斷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也許真的是宿命般的輪迴,每一個名字里叫「詹姆斯」的球星,都有逃不過災難的眼睛。而那個能夠精準擊打他們的人,都叫做——德拉蒙德·格林。對,因為他還有個名字叫「追蛋……呃不,追夢」,他就是能將你的頭號球星,打入夢境。

他只是偶爾追蛋,但可以一直追夢。沒錯,就是那個不一定可以打敗你,但一定能將你「打哭」的男人。

0-2,休士頓已經走入至暗時刻。

誰能夠成為哈登之外,那個照亮休士頓前程的人?

保羅是不是能夠趕緊站出來,讓「燈泡」不至於只能閃亮一隻?

卡佩拉是不是能夠珍惜那100萬美金,如鳳凰涅槃般,再度重生?

抑或是,一個連勇士都無法預知的狠角色,為火箭逆天改命?

但無論如何,老德應該徹底放下長輪換的執念了。陣容不支持,你更不擅長。撿起你的8人輪換吧,忘了整個賽季悄然加入又歸於沉淪的那些平庸角色。

豪斯、香波特和半獸人,他們在面對勇士這樣的球隊時,都難堪大任。除了先發五虎,請將小里作為超級第六人,並充分信任格林和內內,他們才是休士頓的血脈傳承,他們經歷過去年7戰勇士的慘烈戰役,他們更加明白,在這樣的對決里,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到了今天,就再也沒有了後退的餘地。

往前定然是荊棘叢生,但往後,更是萬丈懸崖。

能打敗勇士的,只有「勇士」;能翱翔九天的,只有「火箭」。

從頭開始太難,那便,孤注一擲……

新聞來源: 騰訊體育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