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藥坊 - 每集內容 - 第29集 - 一元命危 無藥可醫 - tvb.com

tvb.com

 
 
   
tvb.com
 
 
大藥坊
第29集 - 一元命危 無藥可醫
播出日期: 2014.10.17 (五)
 
魏俊在椅底取回濃縮毒素,欲殺敦儒與秀梅,繼宗折返及時阻止,君約看見魏俊的槍指向繼宗頭部,突然清醒撲向前,推開魏俊的手,魏俊的槍被踢開,立即逃走。杜茸到了碼頭,向賭坊的阿茂取了賣玉琴的一百大洋後,藉口給玉琴買零吃,便拋下玉琴走了。佳期與一元等到碼頭找玉琴及杜茸,發現杜茸蹤影。玉琴被催促上船,才知道杜茸把她給賣了,杜茸為避開佳期折返碼頭,玉琴哭著追問他為何要賣了她,杜茸一手把她推開。玉琴被阿茂強行抱上船而大叫救命,在碼頭等候登船的魏俊上前察看,發現一元正向碼頭方向走來,便向一元開槍。


玉琴胎漏 流血不止

阿茂被槍聲嚇得把玉琴拋到地上,杜茸不理會血崩暈迷在地上的玉琴,獨自逃走。阿茂見情況危險,命船家立即開船走,魏俊無法登船,只好逃離碼頭。佳期發現玉琴血崩,一元著金福協助佳期先送玉琴回家。杜茸逃至一汽車的後座,豈料魏俊隨後也上了車,他一手把盛載毒素的箱子拋到後座,並驅車全速撞向一元。佳期替玉琴把脈,發現玉琴有了身孕,且胎漏嚴重,玉琴哭訴與杜茸酒後糊塗懷了胎。佳期指玉琴胎漏血下不止,求父親救玉琴,玉琴痛哭不想做人,請佳期不要救她後昏倒。


魏俊面龐 沾到毒液

佳期嘗試替玉琴急救,但未見效,杜蔘親自施針,止住玉琴血漏,胎脈回復平穩。魏俊的車死火,發現杜茸在車上,杜茸拿了魏俊的箱走了出車,並打開箱看,他見魏俊那麼緊張,便拿毒素瓶逃跑,並警告魏俊若再追上他便打破瓶子。魏俊向杜茸開槍,杜茸中槍倒地,毒素瓶落在一塊石頭上給打裂了,毒液濺到杜茸面上,杜茸中毒暈倒,魏俊用外衣包裹毒素瓶放回箱內時,杜茸突然撲到他身上,使魏俊面上也沾了毒液。


毒素污染 佛山水源

一元追趕而至,見狀知道杜茸身中劇毒,因魏俊的帽子在旁邊,他相信毒素被魏俊帶走了。魏俊走到河邊,把毒素扔到水中。繼宗謂以後要與君約好好生活,並向君約求婚,要照顧君約一生一世。魏俊想殺一元,反被一元制服。正永問魏俊把毒素藏在那裏,魏俊透露已把毒素拋到水中,要全佛山的人與他陪葬。繼宗惟有暫時保住魏俊性命,直至找出毒素所在。佳期發現敦儒、正永等都中了毒,只好請杜蔘及錫庚醫治魏俊,但魏俊指定要佳期醫他。


逼令佳期 發下毒誓

繼宗宣布市內水源及土壤被污染,不能飲用食水及農作物。但他已與附近省市聯繫,食水及糧物很快便會運到。君約亦把剛運到的救濟品派發給市民。一元想到令魏俊說出毒素所在的方法,錫庚謂只要佳期替魏俊施針催神,令魏俊神志昏亂,便有機會從其口中得到答案。佳期表示要替魏俊施針,以減慢毒素滲入五臟六腑。魏俊要佳期立誓必把他醫好,不會加害於他,若違誓言,她心愛的人也會死;錫庚與杜蔘合作解毒。


一元毒上加傷無藥可醫

一元與洪炳、皇甫壽及金福到了水源,一元找到毒素瓶,可是繫在他身上的繩斷了,他整個人跌進水裏,皇甫壽等催促他立即上岸,但他想到自己反正也不能活過三十五歲,為了全佛山市民也絕不能放棄,便豁了出去,游到水底把毒素瓶拾上岸後便告暈倒,皇甫壽等連忙用水替他沖身。杜茸的五臟六腑全部潰爛,錫庚與杜蔘無從對症下藥,錫庚氣言除非用五個病人試藥,或可找到救治方法,但其中四人會死去。杜蔘想起神農氏嘗百草,李時珍編寫本草綱目時亦親自試毒,目的是親自了解草藥與醫理的關係。


佳期犯險 以身試毒

一元被抬回尚春堂,他回來時想起很多與佳期共度的日子,只覺天命難違,自知活不過三十五歲,不介意早一點走。佳期誓要醫好一元,一元指醫不醫好他已不重要,而佳期於他,已不單只是一位大夫。佳期痛哭著枸杞準備了五碗湯藥,然後以身試毒,杜蔘欲阻止她,她堅持要救回一元,還有佛山市的市民。佳期中毒後昏了過去後,在夢中看到許多過去的事,也看到繼祖和一元。她醒來後從暈倒時所見的景象依序服藥後,脈象回復平穩,杜蔘與錫庚便依方,促尚春堂所有員工合力趕製解藥。


杜蔘製成 解毒藥丹

佳期告知一元已找到解毒方法,請一元努力支持下去,且指他定能活過三十五歲。魏俊吼叫指佳期曾發過毒誓,要佳期照料他。解毒藥丹終於煉製成功,杜蔘促佳期拿去給一元服用,佳期要求多取一顆,她謂應承過會醫好魏俊,必須做得到。杜蔘命員工拿藥救其他人,正永亦著下屬請公職人員協助派發解毒藥丹。佳期拿藥給一元,魏俊又高聲說佳期發了毒誓,必須先救他,一元著佳期把藥先給魏俊服用。


魏俊奸計 奪槍逃跑

魏俊急不及待服下湯藥,佳期替他把脈,指他的脈象開始平直有序,相信很快便會好過來。佳期回到一元房間,正要替一元壓碎藥丹,魏俊又再吼叫,說胸口如火燒,他斥佳期騙他,問佳期給他吃了甚麼藥。魏俊把碗掃在地上,佳期一進來,便用碎片架在佳期脖子上,要脅看守他的警察把槍交給他,他奪得槍後殺了警察,繼續脅持佳期逃走,一元撲出來救了佳期,魏俊拾起槍逃跑,與繼宗碰個正著,他用槍指向繼宗。


為救佳期 再傷心脈

君約拿槍出來想救繼宗,魏俊謂即使崇明他也不怕,君約得悉崇明死因後發抖,魏俊表示要送君約往見崇明。佳期給一元服了湯藥,可是一元的脈象並未好轉,錫庚指一元為了救佳期已用盡他的氣力和心力,本來已中毒,現再毒上加傷,傷了心經和心脈。佳期不甘心,相信還有其他方法可醫好一元,但一元自覺能走到今天已不簡單。皇甫壽、洪炳及金福追問佳期為何一元服了藥未好過來,一元說他們三個永遠是他的好兄弟,他想走,他們得讓他走得瀟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