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是怎样的一副光景,繁荣到什么程度?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请具体从 科技,经济,文化,个人生活等输出方面说明。类似以下这几类的内容都可以:
关注者
31,164
被浏览
11,239,325

188 个回答

感谢 @知乎游戏 @许知远 邀请,我是片冈智。


我自己是临近泡沫经济的后半期,亲身体验了这个时代。

大约是1987~1992年左右,自己还在出版社负责企划方面的工作,在涉谷·新宿附近度过了那些岁月。

说到待遇,除了工资之外,一年大概还能有4次奖金。公费旅游则是夏威夷或者关岛,住房费用全部由公司负担,除了自己买的车之外,公司还会另外帮你配车。


·那个时代,每一天都可谓是挥金如土


早上去公司上班,基本都是小轿车移动。

(哪怕只是坐电车10分钟的距离,也会嫌麻烦)

下班回家,在柏青哥(小钢珠店)随便一花就是3万日元,晚饭吃点寿司用5千日元。作为饭后娱乐,几个人约在一起租个卡拉OK包厢,这下又出去2万日元。最后加上停车费,约莫有个1万日元(停1小时大约600日元)。


·囮子志愿者


经常会有这种情况:一到公司,上司就突然让你去其他公司的面试会场。

等到了现场后,就只需要负责待在那里,回去的时候就能得到一个信封,里面大概塞了3万日元左右的现金。

而将信封交给上司后,还会被教育该再多拿点零用钱。


现在看来,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光景啊。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虽然那个时代总是能恣意享受百般娱乐,

但一旦过于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反而会对“普通(的日常)”感到痛苦。


“这个好玩的结束了,得赶紧去寻找下一个乐子!”

“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也太浪费了,晚上睡觉也是浪费时间!”


——类似这种想法遍地,但这同“为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而感觉没时间·只好通宵”的情况却有着很大不同。


这正可谓是“娱乐中毒”。

内在空无一物,仅仅只是徒有其表的幸福罢了。



就此,许知远老师在知乎开设的专栏内容,也将通过独有的角度来展示所谓“日本”的另一面,相信能为大家带来一场令人难忘的阅读之旅。

再次感谢!



この度は知乎游戏、许知远先生よりお招きいただきまして、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片岡ともです。


昔日本のバブル時代は一体どんな光景あったのか?

どれほど繁栄に達したのか?


・前置き

自分はバブル時代の後半を、ギリギリ体験した感じです。

1987~1992くらいの時期を、渋谷・新宿で過ごしました。

出版社で企画をやっていました。


・バブルの光景:箇条書き

給料とは別に、ボーナスが年に4回くらいありました。

社員旅行は、ハワイかグアム。

住居費用も、全て会社負担でした。

車は自分が買ったのとは別に、会社も買ってくれました。


・当時の、よくある1日の様子:散財の日々


朝、会社まで車で通勤。

(電車で10分の距離なのに面倒くさくて)

会社帰り、パチンコ屋で3万くらい使う。

夕食、鮨で5000円くらい。

みんなでカラオケバーに寄り、2万円くらい使う。

最後に駐車代で、1万円くらい(1時間600円)


・当時の、よくある仕事中のバイト?:サクラ志願者


出社すると、いきなり上司に、他社の面接に行くように言われる。

面接会場では、ただ居るだけで、帰りに封筒をくれる。

中身は大体3万円くらい。

上司に封筒を渡すと、お小遣いに貰っておきなさいと言われる。


今では、考えれない光景だと思います。

___


今の私たちにどういう啓発が得られるのか?」


楽しいことを、楽しいと感じるのは良いけど、

それに慣れすぎてしまうと、「普通」を辛く感じてしまう。


楽しいことが終わっても、早く次の楽しいことをしないと!

何もしていないと勿体ない! 夜に寝るのも勿体ない!


これは、自分が本当にやりたいことで、時間がない・徹夜するのとは違う。

「楽しいこと中毒」は、中身のない、見せかけの幸せだと思う。


また、许知远先生がご執筆なさっている知乎コラム内容につきまして、新鮮感の膨らんだビジョンでアピールされた「日本」というものに、深く理解させられたい我々にとっては、正しく忘れられない旅の途中だ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片岡ともでした。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我的知乎回答:日本是如何陷入泡沫经济之中不能自拔的?zhihu.com/question/6099

超多图,超长文预警:

现代提起日本泡沫经济时代主要原因是对比时下中国社会。二者还是存在些差异化的。但国内介绍这段历史只有空洞的经济数据上,全面性回答凤毛麟角,答主详细说一下吧,后段主要集中于社会面上,看看泡沫经济虚假繁荣鼎盛与破灭后日本世相……

如果大家玩过世嘉在2015年所出的PS大作《如龙0》,其实会留有一点印象, 游戏内容背景就是泡沫时代。游戏中很多幕与情节都是当时社会问题的反映。比如开场第一章CG动画中所描述:挥舞着万元大钞在东京大阪街头都打不到计程车,现实中确实这样。

(泡沫经济时代,日本的出租车行业也堪称是主要见证者,打的就跟刷公交卡一样。生意火爆,只有出租车司机挑乘客,哪轮得到乘客挑三捡四? 虽然都知道日本的计程车收费老贵,但比起那时来简直就是毛毛雨。东京都内,赤坂到六本木五公里不到距离现在计程车价也就1500到2000円左右。但1989年的起步价是1万円,完全不按规定价格。别嫌贵,还有个夸张的例子,1988年『週刊文春』8月刊里甚至记载,夜10点,银座附近区域五分钟车程有位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竟然砸了100万円。你觉得多了,其实不多,当时野村证劵给每位社员年平均交通津贴是300~400万円,中层干部一年是3200万円,还有曾经领过1亿円的超级传说。放到今天恐怕就是中国的土豪,BAT三巨头也不见得如此出手阔绰。)

以上只是一例,现在具体分段讲解:

(1) 泡沫的形成——政府的过策:

所谓泡沫时代大抵分为两个时代,1986年~1992年,是泡沫诞生以及亢进期,1992年~1997年是泡沫幻灭时代。现在日本人讲到那段历史,追究历史责任第一个想到的是1982~1987年的首相中曾根康弘。中曾根任内大规格的公共投资刺激政策与金融放宽政策被认为是祸根。

1985年9月22日,当时世界五大经济强国(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的财政大臣,央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达成“广场协议”,日本的财相是接中曾根班的竹下登。当时美元汇率过高而造成大量贸易赤字,为此陷入困境的美国与其他四国发表共同声明,宣布介入汇率市场。此后,四国对美元汇率迅速升值。日元由1美元兑换240円一年不到时间内徐徐上升至120円。

(美国纽约市广场饭店)

(会谈前G5国财相合影:从左往右西德财长施托尔滕贝格、法国财长贝雷戈瓦、美国财长贝克、英国财相罗恩,日本藏相竹下登)

近些年国内沿海出口型企业饱受人民币升值苦恼,所以汇率升值的恶果也不必多说了。现在说说日本的应对措施。为了弥补升值带来的企业出口经济上的损失,第一选择是扩大内需,当然因为日本是自由市场,扩大内需必然要应付外资的进入。

(每日新闻1985年11月广场协议后,成田机场外币兑换处一位入境美国游客与日本职员表情强烈反差,当时日元对美元是222:1,上个月是239:1,升值惊人。所以当这位美国游客用美钞兑换时,一眨眼感觉只兑这么点日元,一脸惊愕。)

当时世界形势对日本非常有利。首先是经济上,1987年10月19日,纽约道琼斯工业指数开盘从2246.74跌到1738.74点,整整跌了508点,跌幅22.6%,创历史最高,史称黑色星期一。同日欧美香港各区域指标股市纷纷大跌。唯一不受羊群效应影响的是日经指数,反而逆势增长了9.3%,创开盘以來第二,至今历史第五的高成绩。

(1987年7月19日至1988年1月1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振荡图)

日经指数从1986年初的13,113.32円到1989年12月29日到达历史最高位的38,915.89円,当时的股评家胸有成竹地说,“4万点开头,年末5万点,三年后10万点都不成问题!”这个说法,看下面的上证指数图,诸君何曾相似,绝对想骂娘。

日本股市繁荣与美国股市萧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背后是1970年后半端以日本丰田汽车为首的制造业产品在欧美大获成功。日货的横行,给美国制造产业冲击最大。1984年美国贸易赤字1233亿美金,其中对日赤字最大达368亿美金,1985年这个数字扩大到496亿,砸日本车成了美帝汽车产业工人常态化发泄。大量工厂倒闭,失业人口增加,导致犯罪率提高,治安不好的社区房价大幅下跌,资本外流向热钱市场。



另一个超级大国的苏联的日子此时更不好过,从1979年起卷入阿富汗战争的泥潭中10年之久。1986年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波及周围15个国家的农畜业,苏联政府的公关应对粗暴而无能,又使得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威信堕失,东欧剧变潮开始。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内部经济重轻工业失衡,官僚主义盛行,民众生活质量下降,爆发不满,最后导致苏联解体。



冷战末期两超级大国的式微,无疑利好的是第三位的国家,这个道理就跟2001年后的911,美国侵略阿富汗后,中国趁机大发展一个道理。战后日本从50年代后半期发力经过25年高速增长,政府与民间皆财力雄厚,泡沫危机前的1985年根据美联储预估当时日本政府的财政积蓄与外汇储备两项合计有545亿美元,为世界第一。1986年7月日本大藏省向国会缔交报告,宣布成为世界第一大债权国。当时日本对外净资产为1298亿美元,而美国对外债务却有1114亿美元。1985年美国金融杂志《American banker》评选当年世界世界银行储蓄榜上,日本银行有7家进入了前十位。第一至第四全部被日本银行(劝业 富士 住友 三菱)霸占,日本全国银行储备额超过100兆円,底气十足。

为了扩大内需,刺激消费资金充裕的日本政府开始了公共事业大投资。1986年9月19日经济对策阁僚会议上了通过了总额为3兆6320亿的“特別综合经济对策”,其中2.8兆全部用于大型公共建筑设施道路兴建上。此后连年增加预算,整个80年代日本公共事业投資合计为291兆3,439億円。90年代变为460兆2,869億円,翻了1.6倍。1992年日本公共事业投资占GDP的6.4%,约为英国的3倍,美国的3.8倍。公共事业投资费用膨胀一直是日本财政赤字主要原因,至今仍然困扰着日本政府。


1985~1986年开始的公共事业大投资主要为三类:①公路桥梁,②港湾地域开发,③旅游度假国民福祉设施。现在看有些投资是纯粹浪费,但有些投资在如今看来,也是相当值得的。

首先是公路桥梁。

(1972年开始起工1987年竣工,纵贯七县的东北大动脉,日本最长高速公路的东北高速全线679.5公里通车,如果没有1986年追加预算,可能要拖到1989~1990年度。青森到东京8个小时成为可能,过往青森到东京,只能坐普通列车先到岩手盛冈,然后转乘东北新干线到东京,一般要1天多。这条公路意义不言而喻。)

(1988年3月13日,本州青森县和北海道函馆地区之间津轻海峡之下的青函隨道通车,全长53.9公里,计划投资6890亿円,实际支出9126亿円。因为铁道建设的庞大开支,国铁累年亏损,中曾村政府于1986年开始国铁分割民营化,连年拖迟的青函隨道被划管JR北海道,一度差点开不了工,谣言后來是初代社长大森义弘领着隨道专务与高工跑去跪在当时运输大臣三塚博家门口,方才取得765円亿追加投资。在离海面135米以下,本州青森县中小国站32.5公里处有个名叫龙飞海底的车站,这个站台现在是不下车的,除非紧急情况。但每趟都会停留3分钟并报站,名字的起源因为本州最北端岬角叫龙飞崎,这里也建有全工程34名殉职者慰灵碑。)

(1988~1999年连接四国与本州的三条跨海大桥线[濑户 明石海峡 今治尾道] 相继竣工通车,五座大桥总工期历时21年,花费4兆日円。本四大桥事业耗资过大,小泉内阁执政后把其又剥离出去,减少政府开支。但以1988年4月10濑户大桥通车为象征,算上1973年贯通的九州至本州关门大桥,本州、九州、四国、北海道日本四大区域陆上交通从此被彻底联通,无论从军事还是民用意义均十分重大。)


下面就是有点浪费的工程:


(1989年开工,1997年竣工的全长15.1公里東京湾横断高速道路,设想是从东京湾神奈川县川崎,直接连接房总半岛一端的木更津。主体是由木更津一侧4.7公里桁橋与川崎侧9.5公里海底隧道组成,建成以后原来千叶以南到东京需要90分钟减至半小时内,同时也缓解首都圈公路压力,形成京滨房总两地联动性,每年至少为沿线3县1都带来5兆円经济附加产值。这条公路原定计划资金1.15兆円,实际花费1.44兆円。因为建设前期属于日本泡沫经济鼎盛之时,该公路海底隧道用上当时日本最先端的土木技术,建造两座换气塔用于通风。建设后原定每日可通行各类车辆3.3万车次,偿还贷款期为30年。但梦想虽然美好,现实是残酷的。竣工前一年,公告通行费普通车辆是4900円,但时代己经不是泡沫虚幻时代,日本老百姓手里没钱。京叶高速收费不过1200円,4900円可以来回跑两趟,中间还可以买瓶矿泉水。JR京叶线更方便只要740円。所以公告一出,遭到社会媒体非难。当时交通大臣龟井静香跑出来站台,说大家放心5年后必定降到4000円,被人扔了鸡蛋。开通后普通车收費降为4000円,搭载ETC 3320円,但即便这样现在日均通行辆只有1.1万辆,绝大多数还是半夜凌晨段,节假日的ETC 800円大优惠时段, 从通车至今一直亏损,更不可能带来5兆円附加值。现在偿还期限已经升为50年,在这条路白天开车基本可以“无人驾驶”,被千叶人称为无用的长物。)

②港湾开发;

80年代初以美国为首沿海大都会洛杉矶、纽约、旧金山把旧有的港湾闲置仓库地区改造为观光旅游经贸新兴区为象征,日本也很快在神戶、东京、千叶、大阪、横滨、福冈等地进行港湾区的开发大建设。

(1987年开工,神户人工岛港岛第二期开发现场与2011年从神户市章山远眺摄影图。二期占地390公倾,2010年完全竣工。原定是神户医疔产业都市区,建设大型医院与养老福祉机构25家,吸引日本乃止亚太区域中坚富裕阶层。但生不逢时,1995年阪神大地震,1996年资金不足,工程被废止了两年半,计划中19个医疗机构因负债累累,经营不善撤出,改为居民小区与贸易屯货港囗,但听说最近中国南方某医疗大企要投资介入,道理嘛,你懂的!)


(千叶县千叶市与习志野交接处,靠近成田机场 面向东京湾的千叶幕张新都心,占地552公顷。该开发实际1967年便计划,1980年运土填岛公程完毕,开始进入发展快速期。1989年随着标志性的幕张国际会展中心开业,当时千叶县知事沼田武喊出了10年内超过横滨,15年后成为新东京的的豪言壮语。县企化厅打出「職住学遊」四位一体未来国际化大都市模板。口号熟不熟悉,有没有不过不要以为他们吹牛,当时东京地价太贵,有不少大企业为了海外与新事业部门发展都纷纷与千县政府签订搬迁入驻备忘录或协议。如索尼、日本航空、三得利、夏普10余家。但泡沫一破,通通不认账了。他们一走,三井为首不动产公司立即停止开发计划。截止2016年1月还有116.2公顷地域被闲置,计划常住人口2万6,就业人口15万。实际常住人口1万人不到,就业人口5万多。而某些地方现在只能屈就,改为小卖店,连锁超市,杂货铺。至于那位县知事沼田先生自知愧对千叶人民,2001年宣布退休不再竞选,2011年去世。不过也不是他的错,2000年他一年跑了十四个国家27个城市,172家海外企业作推介会,还能责怪他? 截止2015年,幕张新都心开发事业带来的地方专项県債是31.96億円,这个债务预计还需要6到7年消化。不过“好消息”是现在他们千叶人攀上了上海绿地集团,先期投资100亿円。)

除了这些比较失败,当然也有成功的。主要是传统经济地区强势,比如东京的佃岛,天王洲,台場,横浜市未来港,大阪的天保山。

(东京佃岛)

(横滨未来港)

(大阪天保山)


③观光业发展的名所与旅游度假村:

1987年5月日本政府出台了一部『総合保養地域整備法』,旨在鼓励地方政府兴建国民福祉的度假疗养设施。最初设想是全国36县至少一县一所观光酒店,一座疗养设施,总投资计划25兆円,全部参照欧美风格式样,希翼带动日本第三产业大飞跃,如上图所示。为了能够让这个计划实现,日本出台、修正多部法律,比如为了保证度假村的充分利用与客流量,劳动基准法规定企事单位用工不得少于每人10天带薪休假改为20天。土地整备法案中农林用地转换审批由农林省权限下放至县厅,银行优先贷款以及前3年免息还贷方案。在这样的优渥条件下,各县市纷纷上马大大小小新项目,1991年总务省会计局统计全国41道府共计有9000个己建成或正在施設,计划中项目,占国土农林面积19.2%,总计划金额高腾至365兆円,近乎到了疯狂的境地。这个计划带来了不仅是生态环境问题,更为严重助长了土地投机行为。当然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彼祸我福,现在去日本各地旅游,住的高级旅游酒店大多数都是日本泡沫时代的遗产,建得相当漂亮,有的现在成的我国国资境外资产。下面就介绍三处度假村,真心浪费。

(1):北海道勇払郡占冠村旅游度假村

(1984年由北海道官厅提案,四家民间会社开发,1987~1989年建成四座30层高以上,总容纳1万5千人的大型旅馆。是当时日本唯一在山岳地带建成的大型旅店,该酒店特色便是天台观云海。整个度假村总投资2000亿円,占地6000公顷。但其最鼎盛时期客流量不过1万1千人次,要知道该郡总人口不过2万3,村人口1300余。1993年经营困难,负债142亿,转手给北海道拓殖银行,但1998年该银行也宣布破产,几经转手,2015年该度假村归上海复星集团豫园旅游商城股份公司所有,买断金额为183亿円,委托日本星野酒店集团管理。)

(2) 九州宫崎县宫崎市日南海滨度假中心

(九州东南端的宫崎县算日本几个倒数经济发展的“穷县”,为了追赶时代潮流,1988年该县上马立项了九州地区最大的度假避暑中心,总投资2157亿円,建成拥有世界最大的室内沙滩与海水浴场,能仿真夏威夷的开闭式模拟采光系统。初年度入場者目標250万人次,实际最高峰也只一半。但建造时候就有人提出质问,我们这儿出去3公里不到便是大海,为什么非得搞室内游泳池?这不是胡闹嘛?然后截至2001年负债总额3260亿円,每年200亿赤字,2001年卖给了美国公司,2009年美国公司又甩手给了宫崎县厅,现在成了宫崎人心痛,据说宫崎县观光科从去年开始在中国各地广泛游说,诚招接盘侠!)

(3)千叶县船桥市室内滑雪场。


(1989年建造,1993年开业,总工费400亿的船桥SSAWS室内滑雪场,【SSAWS】取英文"Spring Summer Autumn Winter in Snow",汉语就是一年四季都在冰雪世界的意思。建成后成为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和上面宫崎的例子一正一反,一个是画蛇添足,这个是无中生有。构思层都是心血来潮的奇葩。当时日本流行滑雪热,最有钱的当属东京人,但新泻,岩手,青森太远,来回不方便。不如我们千叶造一个,就在旁边地利人和。有人问,我们这没雪没山啊?真是笨蛋,没雪不会造一个室内嘛?

于是项目立马。开业后门票是7千円,前三年客流量是100万人次勉强保本。但1996年泡沫崩坏后,就情况不妙了。首先客流量降到了70万人次,门票也降到了1400~2000円区间,来的大部分还是中高校的青少年,半价、优惠卡、打折券不说,这些小鬼还TM尽挑最热的时候来滑雪。滑雪场一天空调与制冰机电费就要3400万円,门票收入才1300万円,不亏本才怪。每年赤字约20亿円,因为该设施不能另作他途开发利用,钢结构复杂解体都要18亿円经费,所以连买家都没有,于是该滑雪场到2003年9月不得不正式拆除。该地拆除后变成了宜家商场)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的就稍微列一下图:

(长崎的荷兰风情村,開业1983年、閉園2001年,建造资金389亿円,倒闭后债务39.5亿円)

(北海道带广市的Gluck王国,取自德语幸福之意,意为筑造格林童话般的乐园。1989年开业,2003年破产。债务23.8亿円)

(左图为三重县志摩市的西班牙风情村,1994年开业,1999年关门,右图是香川县丸亀市REOMA WORLD 公园,1991年开业,2000年倒闭)

(新泻县柏崎市土耳其文化村,96年开园,2001年闭园,该县同时期还有1个俄罗斯文化村,瑞典文化村。)

以上是日本政府公共投资过热现象一环,但不要以为他们的眼光只停留在日本中。1988年日本政府在当年日韩FTA交流大会上野心勃勃提出建立环黄海经济圈,并承诺每年不少于15亿美元对中对韩城市投资,次年为了吸引日资投入,开发沿海城市。姚依林副总理访日,科学技术部与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成为官定合作机构,曾经有计划让鹿岛建设,三井地产出资在中国大连,青岛,天津,上海,开设“游乐地”与“度假村”,但后来这个计划因为1989年夏的一系列事件告吹……


②地价是如何推高的:

左图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面积约为41万平方公里,右图是东京都心部日本皇居,面积为3.4平方公里。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日本泡沫时代的一句不动产界的流说:如果天皇肯卖皇居,我们可以拿整个加州跟他换。皇居肯定是非卖品,美国人也不可能拿加州卖给日本不动产商人,这句当然是玩笑话。同时期还有东京都23区的全部土地可以买下整个美利坚合众国(后面会说道)。但从这些狂悖之言中也可以看到泡沫时代日本房地产投机的疯狂。日本当时不动产价格有多高,看下面几张图:

1989年东京银座5丁目鸠居堂前,当时国土交通厅公布的当年土地公示价格1平米1亿1千万円,折合97万美元,这也是当年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全球最高地价,1991年最高时为1亿2千万円,从1986年开始此地一直蝉联日本地王30年,现今价格4000万円,跌了差不多有2/3。下面再看看,泡沫期日本全国平均地价的变化:

从1983年开始日本全国总平均地价从11万涨到了最高峰1991年的59万,整整翻了5.36倍。1986年广场协议后次年是个重大转折点,1985~1986年全国土地价格近乎翻了一番。2015年日本全国平均地价是14.99万円,可以对比一下。再下面是东京的历史地价,2015年是84.15万円,折合人民币5.25万,仍然要比中国上海贵。

推高房价的因素当然有很多,投机肯定是主因,但为什么会产生投机行为的土壤,这是最值得深思的。

广场协议后,大家都知道日元兑换美元升值了一半,出口企业利润受到下降,仅1986年一年日本企业在因日元升值问题上便损失了8兆円。为了帮助企业走出困境,日银采取了降低企业贷款低率,放宽企业贷款融资条件办法,由过去连续8年的5%以上一下子减低为2.5%。以此希翼减轻企业债务。


一般而言这种做法在通常都会产生利好结果。但这次的问题有点复杂,虽然贷款优惠了,企业融资压力减轻,但因为对欧美海外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国内高工资,都不肯在国内加大设备投资,何况日元升值进口原料成本便宜了不少,很多企业为了省钱省事,就更不再寻求产业链式发展。大企业开始把目光转向劳动力廉价的以中国为首的东亚发展中国家,为了避免与这些国家交易摩擦,通常选择当地生产及设备投资。而中小企业则没有那个能力,把精力放在出囗转内销。这样虽然看似企业仍然维持景气面,但实质日本产业空洞化。比起这个更严重的是贷款利率阧降了一倍,过快过急过松又不及时做调整,企业手上流动资金增多,形成了过剩的局面。据三井住友信托银行经济研究课1999年报告,1986~1988三年内,日本银行业一共向日本民间企业提供融资67.5兆円,由贷款利率下降产生企业过剩资本高达20兆日円,这么大一笔资金在社会上流动,肯定是要出问题的。不久随着1987年中曾根政府公共事业建设大规划公布,建筑地产业大利好形势下,这些企业为追求利润,肯定把这部分钱投到房地产上,推势助长了地价也成自然。

另一方面,银行给企业贷款利息减低,势必也要降低付给民众的存款利率,减轻自身压力。同时降低存款利率也被认为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不二法宝,实际也不见得,至少在中国银行钱转入各种理财产品中,后面就不说了……1986年「公定步合」同时,日银把1.75%的活期存款利率降为0.26%,利息降低,一些日本老百姓看到不动产翻倍增长,怎么可能忍住,也把毕生储蓄压宝了上去。同时因为外汇套利关系,国外热钱也拼命涌向了日本的房产与股票市场。

(1965~2013年日本银行普通贷款利率,活期存款利率变化图,可以看到1991年开始贷存两种利率开始突然上升,这是日本政府认识到资本过剩性的重大问题,大藏省与日银的官僚菁英认为此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结果是木己成舟,悔之晚矣。)

很多人肯定要问泡沫时代房地产投机问题有多严重疯狂,日本1988年末全国公示土地总价是1842兆円,美国的地价总额为403兆円,换句话说,一个日本列岛可以买下4个美国不止,而东京23区总地价是411兆円,所以才会说一个东京绝对可以把美国买下笑话。泡沫有多严重呢? 1989年日本地价攀升至2137兆円、1998年末最低时候是1388兆円,749兆日円的泡沫值,相当于1989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2倍。

(70年代初8%高存款利率时代与泡沫经济时代土地投机收益比较图,两者获利比较,看了这便一目了然。)

当然数字是空洞的,最震撼的社会实情。中国炒房最高峰只听过夫妻离婚,父子对状公堂,但从没听说过为此杀人恶性案件,日本就有一件:

1989年11月东京杉并区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叫冈下香的42岁中年人,杀死了一位居住在东京杉并区的82岁名叫远藤的孤寡老太。事情起因很简单,这位老太和子女别居,最重要有一幢公寓,市值4亿円。冈下香假意交往,并打听到这位老太长女何子身体不好长期住院,于是找到以前做保险认识的一个叫清水芳三同事,和何子交往并结婚,婚后不久,两人欺骗母女二人,把名下公寓财产改为何子名下,并伪造一份房产契约书把公寓以2.8亿円成功卖出。事发后三人(还有1人是冈下香的情人,本案从犯)本想卷款逃跑,但被远藤发现,冈下香便一不做二不休绞死了老太,逃跑途中又黑吃黑,把清水芳三射杀。冈下香与情人辗转日本各地潜逃,于1995年在茨城县被捕,2005年冈下香被执行死刑。


这件事背景无疑是东京地区房价炒高过于夸张,1990年在东京买一户60平米小户都要5千万円以上,基本上按当时4百万円工资标准,这要不吃不喝干15年,这让很多怀泡上京梦的日本年轻人忘而却步,甚至很多日本国民认为东京人不劳而获,在吸地方上血汗钱,批评政府哄抬地价。

上图为东京港区附近汐留CBD,这片建筑群现在云集日本电视台,电通本社,住友地产日等本顶尖企业。北边3公里不到就是银座。但上世纪80年代前半叶,这里是日本国铁会社汐留货物转运场。87年国铁民营化时,这块地总市价是2.1兆円。而日本国铁负债37兆円。这块地归日本政府所有,按正常想法肯定变现还债。但当时日本政府想卖却不敢卖,因为这么高价格出卖,国民又得骂政府哄抬地价,贱卖吧又不舍得。这样一直拖到1997年方才以3723億円 卖出,仅为泡沫期1/7。

(88年东京都港区青山南骨董通一座民宅,立牌上写 “此土地家屋绝对不卖,结局是1991年该地变为小商住两用楼,推测转卖价格1.6亿円。96年时这座楼变卖,价格只要730万円,跌了22倍)

========================================================

②虚幻的泡沫世相:

接下来社会世相才是重点。

(1)“恋爱资本主义”的泡沫时代

看过日剧人都会知道日剧中常见的一个名词「合コン」“联谊”, 联谊指比相亲低一层的男女恋爱见面会。「合コン」全称为「合同コンパ」此“合同”并非汉语“契约”之意,乃“合欢同乐”之意,言简意赅就是联欢会。

现代意义层面的联谊的诞生大约是1970年代初,日本大学的思想学运运动终结,取而代之是这些大学生由学校步入会社,同时女子大学生增速,以大学同乡会,同学联欢会,同社校友欢迎会等等性质进行接触, 刚开始并不完全是以恋爱目的,但到了80年代基本形成恋情约会的共识,这背后是日本消费文化和城市青年文化的融合。


和现在1对1或者男女等量的联谊不同,80年代1个女生同时与复数男生联谊用日本熟语来说就是「日常茶飯事」。第一是人口出生率变化,二战日本大量青年男丁死亡,所以战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鼓励生男,日本男性出生比率持续伸高,1966年达到最高峰的107:100,70年代后半段女性出生率抬上。这样等到这些60~66年龄段男生女生20岁成人后,就必定出现了一个现象,适婚男女比例失衡,男多女少嘛,这样女生在恋爱婚姻中可选择性就大很多。另一方面泡沫经济时代,女性就职比例也高升,工资待遇也不错,初入职的女职员奖金拿个5O到1百万円很正常,对于择偶条件向三高看齐,男生必须年薪1千万起底也不足为奇。泡沫时期年青女性被青年男性视为女王,同时也是“日本大嘴巴”三得利社长佐治敬三露骨名言:“这可是女大学生身价最高的时代啊!”。

从那时开始复数男交际女性会把男生分为四种,分别都有流行代名词,这种现象在如今日本 韩国 中国当然也存在(女生不喜勿怪):

「アッシー男」(跑腿男 就是需要你跑腿的时候车夫。那个时代有些女生出门是绝对不坐地铁和公交的,1990年『週刊宝石』报道都内女大学生每30名中有车夫的达28名。)

「メッシー君」(付帐君 女生外出吃饭时一定会想到你,据说某杂志公然宣称女性外出不用带钱包,这道理你懂的。)

「貢ぐ君」(上贡男 时常送礼品给女孩,女孩会给些甜头,但不要过多指望)

「本命」(这个还需要解释吧?)

泡沫时代男生追女孩首要因素除了帅就是钱,因为钱到底是变为金钱的奴隶还是女朋友奴隶谁也不知道? 日本杂志『週刊女性』1987年末刊登当时社会上票选女孩子最期待男朋友圣诞礼物排行榜,蒂凡尼的心型钻坠,卡地亚的三连环戒指(最好要金的),东京赤坂王子酒店法国料理高居榜首,结果是成为泡沫期恋爱男生定式化圣诞礼物。一个平安夜下来基本40万日円就没了。

当时社会上男生还流行所谓“泡妞五神器”俗说:名车,花束,贵金属,高级餐厅,高级酒店。身怀五器,一定能百胜不败。当时请女孩吃一顿正餐不能少于5万円,20万属于正常消费。小礼品不能低于1万円,2~4万円最宜,一个月三场演唱会,一周一场电影属于常态化。这种奢侈消费,《电波男》作者本田透讽刺为“恋愛資本主義”。他说的可能有些夸张,但当时杂志上到处都是介绍如何通过买物博得女朋友欢心,特别是圣诞节,就知道此言非虚。

(想过平安夜,这些是永远不会过时的礼品)

(近期, X'mas 圣诞节期间礼品基本指南)

这种恋愛上升到婚姻消费更惊人, 当时称为「ハデ婚」,即豪奢婚。婚礼一定要在超一流酒店进行,蜜月旅行去欧美是必须的,婚房也要洋派建筑,和式的不要。不说房子,光说婚礼一场上千万円是寻常不过。不过蜜月归来闹离婚的也很多, 即「成田離婚」,意思下了成田机场,立马办离婚。到头来婚姻还是看性格。不过就算蜜月安稳了,不代表后面日子平安,习惯独身享乐男女不希望要孩子,于是DINKS大流行,即英语Double Incom No Kids,这样结果是有钱时不想生,没钱时不敢生,日本少子化开始。


(2):泡沫下日本大学毕业生就职风景:

上图是日本招聘界巨头Recruit 会社下属研究所发布的1991~2017年日本大学毕业生录取倍率推移表。日语名叫「大卒求人倍率」,正式中文名应该叫「次年来春日本各会社机构大学毕业生内定录取倍率表」,名字很长,听得也很绕,为什么叫次年来春,而不是本年呢? 图表里有2017年,可今年才2016年啊! 其实解释起来你就听懂了:

中国的大学生出来找工作大致是大四上半学期,日本则比中国早半年多。一般大三的12月份开始就必须开始找工作,隔年大四开学后3,4月近八成的学生会拿到企业的内定录取书,到明年3月大四毕业的时候,正式进入会社工作。所以叫次年来春。这种提前录取未毕业学生除了内定这个官定叫法,民间更多会叫「青田刈り」和「青田買い」,即切割或买下还未成熟的稻田。二者也略有格差,前者指切收劳动力,后者指买断人才。但这两个名词在如今差不多绝迹了。


图表中2017年的“内定录取倍率”其是也就是2016年内定数据,以此类推。从1987年开始,每年的4月下旬都会定期向社会公布调查报告,属于日本的权威数据,当然日本官方也有数据调查,比如日本厚生劳动省每隔2个月会发布“民间会社有效求人率”,这个范围更广,但大学毕业生就业专项数据不做。用第三方机构的「大卒求人倍率」这个数据,除了可一窥全国就业形势,也能对当年经济发展晴雨变化侧面了解。

一般來说这个数值高于2.0被视为经济景气,1.8以上当年可被认为经济好况,1.3以下则被评价经济不振。2017年这个数值是1.74,基本跟去年1.73持平,但今年54.4%用人单位表示录用未充足,所以实际接下来半年还会有毕业生内定,总得看来就业形势良好,而近三年用人需求最为强劲的是流通业,即百货贩卖业,今年达到了6·98倍,直逼泡沫时代1991年的7.67倍。安倍的“1亿总活跃社会”计划有没有用尚且不敢定论,但500多万赴日中国游客肯定帮他大忙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1987~1990年求人倍率分別是2.34倍,2.48倍,2·68倍,2.77倍。1991年最高为2.86倍。2000年最低仅为0.99倍。企业用人需求量减少,也会带来社会问题,无业闲散人员犯罪率上升,还有就是自杀潮。

上图是2011年就职失败应届毕业生自杀者统计。

近几年来说就职战线还不能太乐观,特别是用人单位大量使用派遣员工和外国籍劳动者,挤压了不少应届大学生就职空间。所以如今的日本大学生提起“就职”便头疼不己,对泡沫繁荣期就职工作父母羡慕不己,仿佛那个时代笨蛋都能找到好工作……

(30社面试全灭的日本大学生,据说是青山学院的)

(上面別哭,2012年日剧青蛙公主大岛优子饰演53连败女子大学生)

实际上这个说法也有点以偏概全。现在的留学生都觉得日本大学入试对比国内简单得不行。但其实这也并不全对。2000年以后是这样,2000年以前可不是这样。2000年小泉纯一郎执政,为了解决当时少子化带来的大学入学志愿生逐年锐减的教育问题,开始放宽考试门槛,增加短期大学,日本逐步走向大学全入时代,这部分人现在也被称为宽松世代。这是很多中国留学生会觉得易考的重要原因。

(『每日新聞』2016年3月1日大阪国际会展中心正在聚精会神听讲笔记的某企业说明会的大学生。)

宽松世代的父母辈却不一样,战后的昭和日本人口增速较快,但为了保质,各大学招生名额却长年保持不动,这样到了80年代初,应考生越来越多,各大学入学考试不得不竟争激烈化,即所谓的受验战争期。换句话说即便在泡沫时代经历就职暖春的父母一辈,他们在高中付出努力也是相当辛劳的,再者说享受到就职暖春那一代日本人,也就是1965~1969年出生的人群。刚好21、22岁大学毕业他们撞上了泡沫鼎盛期,70年后生的就没那么幸运了,1993年就职冰河期开始,好日子都没享受,苦日子便来了……

下面就正式说说泡沫时期的日本大学生求职风景。先么总得说明为什么那时大学毕业生紧俏?

(『每日新聞』1989年10月1日,三井物产公司就职内定式上欢颜的女大学生。)

泡沫时代日本,各行各业都呈现一片繁荣景象,消费越多,越能刺激生产,这个道理在劳动力市场最为通用。招工难,用工荒的现象首先出现在建筑行业。我们都知道建筑行业也是属于密集劳动性产业之一,而当时国家鼓励大规模公共投资,各地方自身不断兴建度假村旅游酒店,商业中心,更别提当时如火如荼的房产开发。198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全国土木建筑行业从业总人数是97.5万,但尚有350万用工缺口。但要知道当时日本全国高中、中专、大学毕业生一共才188万,怎么填补得了! 其次是300人未满的中小企业,大公司尚且缺人,小公司大学生又怎么会看得上眼? 而制造业则反应快,开始把密集产业挪往人力资源极度丰富廉价的中国大陆。

(2001年就职冰河期的求人广告杂志与泡沫期厚度相比)

1991年总务省统计局资料当年因人手不足破产的企业有252家,用工未足而濒临闭门或歇业的企业4268家,这种倒闭叫「人手不足倒産」。这种现象对企业不利,但对当时毕业生自然是好消息。现在曰本大学毕业生平均投档20~30家,还不一定能够录取,泡沫时代则是每人平均5~10份内定。当时把就业形势习惯形容成股票买卖市场,以前是企业占上风的买方市场,泡沫时代则是大学毕业生卖方市场,甚至是超卖方市场:「超売り手市場」,再借用三得利社长佐治敬三的抱怨:“如今这时代男人可不仅只对女人脚踏两只船喔!”


佐治敬三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当时别说中小企业,即便大企业间招聘竞争也很激烈,无计不用,无招不使。这种招聘竞争当时被戏称为“人盗合战”「人り盗合戦」。给每位应聘面试者报销来回车马费这是必须的,一般都是5到1万円,而不会像现在小气巴拉的2千,让你挤地铁。如果企业连这都做不到,肯定会被学生无情的抛弃掉,回去的时候给每人还要顺点会社相关小礼品。第一轮面试,人事考官会迫不及待问“过几天的会社参观说明会还能过来吧?”这就基本暗示你通过初选。初选考官不会多为难你,曾经有报道,烂醉如泥,迟到1个小时,穿私服的学生都能通过,放在今天肯定不可思议。


会社参观说明会要来,肯定好吃好喝供着,而且是中夜双餐,高档餐厅。当进行到最终面试环节,基本也就属于录取内定者,那么会社会不留余地地争取,出手更大方,基本是10万円现金礼札,40万円的购物券或福袋。如果是重点看上人才,即所谓“本社未来不可或缺的人才”,阿玛尼、劳力士,300万円以上进口车,父母家族外国旅行,甚至提供免费的高档公寓都不是不可能,如果出身农村者,甚至给内定者老家送牛送马都有。即便你签下就职誓约书,不是合同,因为规定合同必须是取得大学毕业证书才能签的,也还不是进保险箱。因为中途有近一年时间,鬼知道你会变不变卦,或者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所以每逢临近暑假,会社会以研修学习名义邀请你旅行,临末电话里还会特意嘱咐一声:“请大家尽管放心,研修的事我们会安排的,千万不要带钱喔! ”最后七个字一般会说三遍,很重要。

因为这种研修学习其实就是隔离限制内定者与外部联系,防止同行挖墙脚。当时叫拘束旅行,所以你不带钱,孤身在外就基本上给他控制住了。当然会社也是下大血本的,天天大鱼大肉伺候,又不用干活,除了玩还是玩,部长、社长还天天给你鞠躬,甚至给你安排特殊服务,临走又是大送特送,这种拘束天上人间哪里有?有什么不好啊!当时这么说的:

官立四雄游美国(东大,京大,阪大,筑大) 早庆上理去冲绳,普通大生到伊豆。这种招聘手段在当时出现了一个流行词叫「接侍三昧」,用中国话理解就是“吃好喝好玩好收好。”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不少盘外招。比如利用同学,校友的关系。举个例子,当时很多大学生会收到高中,大学已经工作前辈,甚至学校社团部友,邀请你去山吃海喝怀石料理。当你吃到一半,这时会忽然冒出一位嘻嘻哈哈的中年人也不客气地入座,掏出一张某会社人事担当的名片,但他不会主动谈任何工作上事,影响你吃饭的心情,只跟你海吹山侃,但第二天他会和你电话联络委婉提起你的就职情况,接下来你也懂得。

当时新闻里还有这样的“好事频传”:

东京某会社人事担当从财务拿了5万円的内定招待费跑去请客学生,回来向部长邀功,说我今天只花了4万円便搞定这些学生了。部长听完不是大赞而是勃然大怒,“你个笨蛋,工作不行也就算了,连经费都不知道怎么花嘛?”然后亲自一一拨打联络学生,说招待不周,夜里去六本木高级寿司店再紧急礼赔一顿。

另外当时的证券,保险,不动产业,大型商社对学生的风俗接待是常态化,风俗店的小姐们见了这些大学生客人,哪会像现在爱理不理,把他们当财神爷供起来。这些大学生也不假客套,人还没踏入社会,这个行当倒是比前辈还精研。

还有的会社甚至连搬家费,和大学学费都能帮你先交了,特别是都内企业向各地方大学招聘时,基本都打出了行李托运,住宿,搬家一条龙免费服务广告,全部不用你操心。大企业为学生还提供不逊于高档饭店的公司宿舍,温泉,桑拿,健身房一应俱全。

(与东京都接壤的神奈川县川崎市宫前区日商岩井的社员寮的温水泳池。日商岩井在2004年更名,即现在日本六大综合商社双日。)

除了同学关系,师生关系当然也可以利用,每年进入12月后会社的人事担当会频繁到大学教授办公室跑路,这个送,那个请,其实本意大家都心知肚明,东京某国立名门的教授一个月曾经受礼了三台1000万円的进口轿车。当然会社的赠送很有“技巧”,一般会挂上会社的顾问奖金福利名目,或者举办谢师宴之际以入社新职员个人名义赠送,既让教授倍有面子,而且钻了大学管理漏洞。现在的中国在中专技校这种情况也很频发。

父母关系当然也不例外,再举个例子,金融专业的国立大学生D君的父亲在都内某A建筑会社上班,A会社社长会努力说服D君父亲,让他孩子去与本会社有业务往来的K银行应聘,并许诺给D君父亲奖金及职位升迁。如果D君父亲拒绝,虽然不会解雇,但肯定会冷落好一阵子。如果成功,作为回报,银行在对A社的贷款上会放宽不少。即便D君不是热门的金融系学生,那么相关业务会社互相转输也行,总之尽一切最大可能把会社的就职人脉圈扩大。

还有就是互相刺探同行会社的情报,冒充学生名义打电话咨询对手面试日程与安排,然后修改,提前自己的面试时间。这种虽然被同行怒斥为不讲仁义的卑鄙行径,但谁也没少干过。


当然也有白吃白喝不买帐的就职学生,那个时代对女人,对会社三心二意司空见惯。甚至有人不工作,以到处参加就职活动赚取一年生活费的,当时内定名单各社都保密,这种空子不钻白不钻……会社与就职学生主要矛盾是“拘束旅行”,有的会社不放心内定者,6、7、8三个月连续研修旅行,一些学生玩腻味或反感人身控制,回头就拔打了1988年夏日经团特设的举报电话「就職110番」,日经团向社会公布黑名单,那么这家单位在招聘时就非常麻烦,虽然个人认为更应该上黑名单的是某些脸皮厚的学生。


说完民间会社再说说公务员,现在日本公务员大家都知道在经济不算景气状况下也成了香馍馍,竞争也很激烈,2016年日本国家公务员考试(大学程度)录取率是1071/18676,约为1:17.4。地方公务员(大学程度)为1:13.5。但泡沫时代,日本报考公务员录取率非常高,国家大概在1:3到1:5区间,基本上报考人数少,通过无难。公务员不振最重要原因当然是工资差额,1989年大学毕业生民间会社平均初任月薪15万8000円。国家公務員2种初任月薪11万8800円,国家公务员只有民间会社的70%左右,少了近1/3,更別提当时交际费,交通津贴和各种奖金,至少当上公务员,国家是不会给你送小轿车的。当时考上公务员除非是大藏省、外务省这种高级官厅职,一般职公务员会被大学生嘲笑为“人生失败组”。1991年关西某国大毕业生报考地方公务员成功,遭到同班同学不解,很多同学说对他说:“你傻啊,怎么不来民间啊!”,该君其实也不想考公务员,但无奈家中祖父,父亲,叔叔,叔母都是公务员,堪称公务员世家,祖父坚决不准他进会社。虽然一时觉得自己堂堂国大生混得不如同班同学好,很没面子,但很快泡沫破碎了,笑到最后的还是他自己这铁饭碗……


(3):繁华下的饮食变迁


提起泡沫时代,日本人自己第一印象是如同中国观光客那样疯狂购物,但实际上,比起买买买上的花费,泡沫时代的日本人在吃的方面花费最多。1988年日本的饮食行业产值超过20兆日円,成为第一个达成20兆目标的实体产业,凌驾第二、第三名的百货行业,建筑行业分别3.6与3.9兆。

上图为1989年涉谷开业的美国哈根达斯冰淇淋店长长的排店人群。80年代后半端开始,随着日本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所谓的「グルメブーム」“美食高潮”随之而来。70年代崇尚朴素家食的日本餐饮文化开始由此发生了重大转变,一方面接待饮食业追求豪奢与洋风化,家庭饮食则开始外卖化。上图左端有排「一億総グルメ」字样,翻译过来就是“1亿总吃货”。听起来和安倍的“1亿总活跃”是否似曾相识,不用深究,“一亿”是日本70年代后政治家口癖,「一億一心」,「一億玉砕」「一億総懺悔」,「一億総中流」甚至「一億白痴化」都有。1985年在日本外国餐饮企业大概425家,到了1991年这个数字爆涨到了3200余家。

给饮食行业注入活力首先是企业人事招侍消费,在泡沫时代企业招侍交际餐饮到了一晚不花10万,就没办法谈下去的境地,随便一家中级酒店餐厅每晚都能月入百万的好景气,而1989年企业交际费用总支出竟然超过4兆円,基本近8成都流入了餐厅酒店业腰包。酒店餐厅食料也追求奢侈,当时以法国料理最为崇尚,餐桌上鹅肝,鱼子酱,高级洋牛肉,香槟,莆萄酒,都是必点的。最为名气的是东京目黒区三田的法式餐厅惠比寿Robuchon,人均最低消费5万日円起,一晚在这花上百万大有人在。除了这家法国米其林老牌三星餐厅,还有意大利料理「涉谷サバティーニ」「银座SABATINI di Firenze」也是当时达官贵人常去的地方,其背后往往是腐败的政商交易。

个人消费伴随着双休日普及,特別是礼拜五夜,基本大多数在城市日本人会在外用餐,消费,购物。因为礼拜五在日语中叫「金曜日」,所以又叫「花の金曜日」,简称「花金」。一般人均在餐厅花费5000~2万円不等,但年轻人更高一些,大致3~5万円。

这时候食物,食材的价格也到了虚高,奢侈的荒唐境地:

(1Kg 10万日円的松阪特极牛肉与单价1万5千円的「北乃路」金箔惠方寿司卷)

(891円的金箔冰淇淋)

女性进出社会工作,以及经济繁荣下的高额消费,家庭餐厅,西式快餐店与外卖便当这时期也十分火爆。

1971年美国外餐业巨头麦当劳在银座三越百货一隅开张1号店,整个70年代一共才45家分店,年销售额38.3亿円,但到了1983年以每年39~52家店后高速增长,1990年全国连锁店778家,总销售额1775亿円,平均单店销量2亿3千万円,成为麦当劳全球单店羸利最高的地区。

进入90年代,随着中国移民与留学生涌入,中式便当也开始流行化。Dominos披萨店,便当屋「小僧寿し」,快餐行业御三家之一的Skylake旗下的和食便当「蓝屋」与中餐厅「バーミヤン」(巴米扬)都是当时家喻户晓的牌子。即便在家里,因为年轻女性不愿意做饭,所以速冻,快餐,干燥,易储,半成品类食品成为主流,在家10分钟做完晚餐成为口号。

(意大利通心粉,扬州炒饭1991年最流行家庭主食)

当时的电视节目也开始批量涌现穿插各类美食的综艺节目,甚至美食节目出现,自泡沫时代后这种现象一直便延续日本的综艺类节目中。你现在也可以注意,每十个综艺节目,有九个肯定有美食推介。当然这些节目肯定要带火一批名店名厨。最著名的节目当属现在被日本电视界称为“料理番组金字塔的顶端”——富士电视台1993年~1999年的『料理の鉄人』,性质就是名厨对决。这个节目中国人不知道,但1997年富士电视台推出《中华小当家》动画版,其实就是因为这个节目大火的原因。当时上电视的常客除了銀座和食店「ろくさん亭」的道场六三郎,青山法式餐厅「ラ・ロシェル」的坂井宏行,还涌现了一批中式料理大师,如日本川菜之父陈建民之子陈建一,台湾料理兵库县宝塚市的「龍潭」的程彦一,粤菜兄弟「生香園」周富德,周富辉兄弟。他们在荧屏上活跃带动了90年代中餐在日本强势崛起。

(从左往右,周富德,道场六三郎,陈建一,坂井宏行)

比谁吃得多,谁先吃完的大胃王节目也在这一阶段火爆荧屏,最著名的是东京电视台『元祖!大食い王決定戦』。不过这个节目负面影响太大,2002年爱知县一个中学生模仿节目,导致食物误进气管,窒息而死。为此这节目停播了三年。

过度饮食,特别是这种暴饮暴食也导致了各种不健康问题出现,特别是肥胖问题在中老年和幼儿层开始蔓延,当时的电视节目里涌现了一批石塚英彦(175cm/125kg)、パパイヤ鈴木(174cm/100kg)、松村邦洋 (164cm/135Kg)的肥胖艺人。

1991年厚生省科学研究班报告,日本20岁以下人群,各年龄段平均体重超标者约13.5%,12岁以下肥胖儿童有14万多,超肥胖儿童3.7万多。比1986年统计增长47%,于是1992年后,健身与健康饮食成了热门话题………


(4)狂欢式的海外旅行

如果答主不说,很多人第一眼会认为这是不是日本人讽刺我们中国大妈的漫画,其实这是漫画家堀田かつひこ在1988年推出的四格社会搞笑讽刺漫画『オバタリアン』(歐巴桑大队), 成为1989年金奖流行语,1990年还被搬上了屏幕,红极一时。这部漫画活灵活现,也深刻描绘了一位叫小畑绢代的大阪中年妇女的日常生活,用她犀利夸张的故事揄揶社会上各种不良现象。这部漫画当然也涉及当时火热的家庭海外旅行, 公共场合插队,高声喧哗,乱扔垃圾,乱拿公物,疯狂扫货的不文明行为也有展现,堪称日本人在海外真实写照,下面就说说当时日本人当时海外旅游。

2016年1月国家旅游局官报2015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2亿人次,旅游花费1045亿美元,约合11.4兆円。日本政府观光局(JNTO)发表数据2015年入境游的中国观光客为499余万人次,占全体外国游客人数1/4,日本去年境外游客消费总额3.5兆円,其中中国游客贡献了近一半,约1兆4174億円,人均花费28万円。换句话说我国境外游1/10的消费输出金额送给了日本人。这些数字虽然惊人,但你知道泡沫时代,日本海外旅行客比现在中国爆买客还更狠更猛。1986年日本出境游游客是552万人,1990年这个数字是1099万,海外旅行消费总金额12.7兆円, 平均每人在海外消费115万円,如果中国游客叫爆买,那么他们那时可以叫爆仓。

日本人为什么大规模海外出行旅游,又怎么会如此大手大脚? 告诉你,你可能真不信,政府鼎力支持,送给你钱去海外花差花差,有这等好事? 就有这等好事。

1986年通产省服务产业研究室室长北畑隆生向当时内阁提交了一份“银发哥伦比亚计划92——海外第二人生居住支援事业”的提案,该提案计划由日本政府和财团联合出资,在海外建造一系列的老年度假村,供日本退休的老年人养老。具体方案是国家在海外建设好住宅村,分配每户一幢200平米的住户,每月再提供15~20万円生活费,算上国民个人平均2千万円退休金里的月额20万円的退休金,足够国民在海外过舒适的退休生活。当然他这个提案不是心血来潮,鉴于当时日本物价飞涨,土地价格昂贵,还有繁复的审批手续,在海外建设一个相同程度度假村比在国内要便宜不少。日本80年代连续财政黑字,与对外贸易累年顺差,也有很多国家不满,借此还能增强与这些国家的纽带信任,带动当地市场繁荣。

这个“海外日本老年村”方案提出来后,正反两面声音都比较热烈,支持的是日本地产建设财团,他们正愁没海外扩张的机会。反对者是日本共产党为首的劳工会,他们批评政府这是向海外输出老年人的抛弃计划,是海外版的“弃姥山计划”。最终这个计划被搁浅,取而代之的是前面介绍的『総合保養地域整備法』颁布,但这个计划并沒有退出舞台,而是被融入1987年运输省提出的“1000万国民海外旅游倍增计划”当中子项目“海外滞在型余暇計画”。

因为上述国民综合福祉保养公共事业计划,建造,运营都要到2~3年后,所以有了空档期,再加上日元持续升值,企业出口受影响,但海外购物消费则反之惠利,和现在中国人感觉一样,国外价格甚至比国内便宜不少,于是海外出行游持续升温。运输省的官僚认为大量国民出行能帮助刺激日本交通运输业成长,特别是日航在1985年的123航班坠机灾难后,国内航班线经营恶化,1987年民营化后,极需一剂强心针恢复业绩,以社长山进地为首的日本3大航空公司联合游说团体背后向国会反对派做了大量说服工作。

“1000万国民海外旅游倍增计划”的具体内容是一方面降低各国际线个人、家庭航班机票15~45%票价,另一方面由通过减免债务利息方式由国家承担这方面航空企业的损失。个人入境物品关税起征点大幅降低,鼓励企业设置职员海外旅行休假及津贴,并对能够确实执行企业进行税务减免。鼓励建筑、不动产企业向海外购买大宗土地以及建设“2周以上滞在利用型日本人村”,雇佣当地劳工。建成利用的“日本人村”住户期领取每月15万円补助。外务省定期定点派专员前往这些国家地区进行视察说明,出资赞助在当地设立日本语学校等等……

在这些政策利好下,日本出国游人数每年都在高增长,1987年出国人数683万,1988年843万,1989年966万,1990年1099万本來预定五年完成的计划,4年内提前完成了。1990年数据显示出国游男女性别比61.8:38.2。出国地域选择上53.8%的男性出游目的地首选亚洲,以韩国,中国台湾,香港最多。女性42.7%首选北美大洋洲,以美国加州,澳大利亚悉尼,纽约州,夏威夷最多。

除此之外,银发一族的“日本人村”在澳大利亚,菲律宾,夏威夷,印尼,智利,南洋诸岛西班牙巴塞罗那也真的开园建村了,日本国内为此还调配相应的医疗陪护,教育翻译,管理人员。但大部分的日本村没有能够坚持很久,主要是泡沫崩坏后,国内援助资金断裂,企业年金与退休金大幅减少,后续的日本退休人员没有进入,村子逐渐冷清,孤独感增加,选择回国道路的人越来越多……

(1991年当时打出的去澳大利亚定居养老的广告)

(在巴厘岛南端日本政府投资兴建的养护医疗院,当地还有一座被称为Bali Japan Village的日本人养老村,最鼎盛时这里入住了2千多名日本人,现在不到1百多人。)

(1989年7月美国旧金山市公园中两个正在休憩的日本大妈。)

(1990年4月台北桃园国际机场门口等待中的日本游客)


(1990年12月 东京成田机场夜班通勤大巴站台)

比起被欧美人批喙的爆买插队,不讲礼仪其实这些都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日本人在各地的买春行径。1996泡沫破灭了,好多在外滞留的日本人选择归国,然后没几个月就是东南亚诸国的女性抱着儿女來找“日本爸爸”,他们被当时的媒体描绘成「負の遺産ジャピーノ」“Japino”意为日菲混血,据说仅在菲律宾这样的私生子女便超过10万人,不但日本社会震惊,更令当时日本政府在国际社会上也颜面丧尽。前几个月新闻不是报道买春1万3千人的禽兽校长高岛雄平,其实也是泡沫时代1988年被安排进印尼,菲律宾当地日语学校。当时的买春行径令人发指,不少日本海外旅行代理店为了赚钱,甚至把奖勤性质的会社员工的「慰安旅行」改为“真慰安旅行”……

(禽兽校长高岛雄平,以及2005年的岩波現代文庫书籍『じゃぱゆきさん』封面,名古屋地方法院门口,怀抱混血儿子的菲律宾女性。じゃぱゆきさん原词为「唐行きさん」,本意指战前,九州附近岛屿在东南亚做娼妇,所得收入寄回乡里的日本妇女,后来变异为外国籍来日売春妇。但80~90年代泛指在南洋当地做娼妇,怀上日本人血缘关系的土著妇女,一般都家境贫寒。)

(5)狂热的迪斯科

提起泡沫经济时代哪个最难忘,现在日本40岁以上中年男人总会想起迪斯科。比起在包厢里唱卡拉OK,那时的狂热气氛真是天上地下,他们的理由大多是“只要听见场内DJ亢奋的呐喊声,胸中就不知不觉热血沸腾了!”“看到场中立台舞女挥动羽扇,婀娜多姿的曼妙身姿,仿佛就能吹走我职场中工作中不愉快了!”“没为什么,,就是看见半裸半遮女子很可爱,荷尔蒙就不由自主地上来了!”那时的迪斯科是如何的? 又为何流行,下面列图分段讲解:

所说的立台与婀娜多姿的扇子舞女便是以上。先简单介绍下日本迪斯科舞厅的发展。1960年代初以东京新宿的「SUNSHIN」涉谷的「CRAZY SPOT」两家迪厅开业为苗头,日本迪斯科产业开始萌芽。迪斯科兴起主要拜战后有“社交舞之父”之称的洋舞家中川三郎所赐。当时其他社交舞种都要正式的礼服晚裙,唯独迪斯科不需要这样繁文缛节,60年代迪厅主要是吉他伴奏,跳的是美国流行的“GO-GO舞”为主,顾客也以美国大兵,外国人,富裕阶层为主,当时青年文学家三岛由纪夫,宝塚歌舞团的前野曜子,词曲家泽田研二为迪厅普及起了很大推波助澜的作用。迪斯科扩展到大众普及化阶层标志是1978年好莱坞影星杰夫高布伦电影《狂热周五夜》在日本热映,这部描绘美国迪厅风情电影深深刺激了日本青少年蠢动的心。迪斯科产业迎来进入快速发展期,日本各地迪厅开张。但1982年新宿歌舞伎町某迪厅发生两名14岁女中学生被誘拐造成1死1伤案件,案件凶手至今未找到。社会舆论哗然,就此规定不许未成年人进入。迪厅在80年代前半遭到一定打击。

(中川三郎与新宿迪斯科之狼少女杀伤案报头)

80年代后半期,日本人口袋里钱膨胀起来,迪厅也随之膨胀。这时歌舞曲风也发生显著变化,欧陆节拍的电子混合音乐大流行,比起美国GO GO舞曲,男女肢体互动亲昵更多,广受年青人喜爱也就不奇怪了。

80~90年代迪厅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或两种。一种就是如上图示意在都中心大厦里装修考究,带ⅤⅠP包间的高档迪斯科。通常票价是男4500円,女4000円。这种迪厅在我国90年代后半叶也大流行过,称为港式迪厅,不过鼻祖也是日本。1986年东京都内六本木开业迪厅仅6家但到了1989年己然猛蹿有38家,ㄧ些原来陪酒的夜总会,风俗店也纷纷改行。原因是太容易赚钱了。一个容量500人的迪厅,租金加装修才1亿5千万円,实际每夜客流量1千多,每月流水从来没少过5千万円,闭着眼睛钱就来了。当时六本木高档次的风俗店,一年利润不过2个多亿円。但这种店有个天生弱势,人员过于密集,除了排队入场不爽,安全隐患是最大原因。1988年六本木高级迪厅天花板上1.6吨重大型可升降灯球砸了下來,造成3死14伤惨剧,关键这3人都不是被灯球砸死的,而是踩踏至死。该迪厅规定容客量150人,当晚入场有450人,另一说为600人。灯球宣传是美国进口货,但调查发现是国产山寨货。每日只可升降4~5回,当晚己经17回了。


由此事为契机,这种高级迪斯科舞厅逐步被冷落,另一种大型化普及性的库改迪厅兴起。

库改迪厅,顾名思义就是把闲置的仓库改造成迪厅,主要集中在东京湾各沿线待开发码头区。比起六本木、赤坂、歌舞伎仃的高级迪厅,主要优势便是房租廉价,场域宽松,一般这种迪厅容量都近千人以上,迪厅照明模式变为顶光,桥光、耳光、柱光多元素舞台布景为主,安全度更高。最重要它的价格更便宜1500円区间,有的迪厅为招揽生意,甚至不收女孩钱。

当时迪厅的头号招牌称为“女王”或“老师”,就是迪场中舞王或女皇,一般负责炒热气氛、招揽生意或保持口碑。一开始也没有非要拿着扇子跳舞,欧美流行什么也就跳什么。在场中心圆台负责领舞,底下一帮顾客跟着。但直到一位荒木久美子的热舞女皇出现,带动了这股潮流。

(这位荒木老师,是当时东京港區芝浦「JULIANA'S TOKYO」迪厅头号红牌,脸“JULIANA'S教主”、“立台女皇”。脸蛋不算漂亮,身材绝对杠杠的。舞技超一流,她突发奇想把扇子引入快节奏的舞蹈中,引起全日本大热。至于大热原因,多数人甚至专家认为她复活了日本民间舞艺代表∶盆踊。所以老少皆爱。属于国粹文化新用,但她本人听了这说只是笑笑。不过她在90年代前半期频繁上镜,据说不靠广告,仅活动门票分成就赚了8亿円。当然捧红这位扇子元祖女王的幕后人「JULIANA'S TOKYO」老板折口雅博也是泡沫时代传奇人物,从一无所有的贫寒底层起步,借原单位4000万円起家,靠3家迪厅做到了一年70亿円产值,并且以此为社交舞台开展人脉。折口现在也是日本艺能界大佬,无论是暗黑还是台面上的。饭岛愛、南明奈、泽尻龙英华等等都传过诽闻。据说秋胖AKB48开张,他也出谋出资过。)

身着迷你紧身裙的荒木久美子扇子舞流行后,东施效颦的人越来越多。但发展到了后面都是和色情打擦边球,和舞蹈没关系,只要你在台上搔首弄姿即可。有些迪厅更大敢,只要敢露就行了,泳装登场,甚至几近露点也没关系,单人在台上太过单调乏味,批量上台成为风潮……

立台风化堕落使得迪场性犯罪率以及暴力事件高发,1995年东京警方不得不依法取缔。随着泡沫时代崩坏,社交形式多样化,迪厅也逐步走向沿落,1991年东京都内大小迪厅378家,2003年只剩下61家,2013年己经20家不到了。


(6)女子高中生的买春援交:

如果答主不说,很多人认为这是普通的日本女子校服贩买店物。其实这不是普通的校服店, 日语名为「ブルセラ・ショップ」,这是混成语,但中文直接翻译成“变态癖物痞专买店”比较易懂。顾名思义就是给“特殊痞好”的顾客开设的女子中古制服风俗营业店。现在这种店基本处于被风纪管制的半地下交易状态。而这种店的起源,大流行与泡沫时代的女子高中生交际援助有关。

上右图1990年东京都上野一家女子中古制服风俗营业店,通常是把制服用真空包装,然后附带一张使用者本人写真,但实际上照片往往是假的,或者附赠一张女子偶像的制服照片,以当时AV女优或写真模特为主。货源一般从各种渠道收购毕业,退学或者不要多余的女生制服,制裙体操服,甚至生理用品,收购价格从2千~1万円不等,卖出价格却高达2~6万円。另外这种店的“究极服务”是现场脱贩。意思是女高中生在店里现场脱下制服,直接提供给“顾客”。这种制服价格贵得惊人,10万至50万円都有,但仍然有人趋之若鹜,供需双方都是。日语又称「生セラ」。

为什么一部分女子高中生不自爱?很多人会责备她们不洁身爱好。但要知道物欲横流的泡沫时代,不但家庭主妇,女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中学生都被卷入这欲望之海。成年女性有工作有收入有异性人脉圈,但女高中生则没有,特别是钱物所得上。因为未成年。她们在奢华迷浮的社会表象前更加不易坚守底限。一些高中生选择卖春。另一些觉得不能接受,就走脱贩这条路。当然不能否认还有一些是青少年性好奇,青春期叛逆为动机的非金钱因素存在。

(遠原美喜男写真集「ドキュメント未成年」中,夜中涉谷“交际援助”一例)

援助交際的辞源,首先出现在当时女子大学生身上,属于“买春”的社会隐语,现在不这么叫了,取同音“円光”或略语“売り”, 字符「○」。因为BBS和LⅠNE上有词屏蔽。女大学生援交圈在1987年后逐步传染至未成年少女的中高校层,主要是越级升学的前辈介绍入伙。但首要祸根被认为是周刊杂志,电视节目中上泛滥成灾地介绍各类女子奢侈消费品洋服。这无疑带坏了社会风气。第二男人有钱就变坏,特别是普遍有钱时,自古不变。所以泡沫时期未成年少女的援交市场非常大,据说1996~1999年全日本援助交际行为的15~19周岁未成年女生比例为15/1000,历史最高。去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份调查报告宣称日本女子学生卖春率13%,一度引起日本政府强烈抗议。当然没这么多,这个东西具体调查相当困难。


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流行的是援交俱乐部,一些娼馆暗所会特别以“学生妹”为噱头,在街头散布广告电话,配合当时电话交友俱乐部,吸引“客源”。但由于抽头盘剥严重,真假学生混淆,场所治安卫生不佳,并不为援交女生所喜。进入90年代后传呼机与手机开始普及,通过新型的移动联络方式援助交际变得更隐匿与流行化。通常收费是吃饭5千,一夜交际3万,长期情人合同30~100万円不等。

1989年夏NTT「ダイヤルQ2」即高额电话增值服务开通,其中有一项是允许登记备案的风俗企业会社提供成人向情报服务,但很快就变成了色情电话专项服务,一些援交俱乐部通过此项业务向青少圈扩展,也加剧助长了援助交际势头。当时家中突然攀涨的高额电话单,令家庭矛盾横生,特別是一些未经人事的学生,在家长面前抬不起头。但由此“援助交际”这个词从电话里走到了社会新闻面,被曝光出来,特别是1996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ㄧ届世界反儿童商业榨取会议”上,欧洲七国指出欧洲色情录音录像漫画近八成都是日本货,批评日本政府未对儿童卖春、性交易行为进入疏导管教。这令日本政府颜面扫地,同年末“援助交际”入选当年日本流行语,第2年新春日本列岛扫黄打非专项整治开始,1999年儿童买春处罚法正式施行,情况大有好转。但随着社交软件大众流行化,难以有效化监控,日本政府也多有力不从心之感。

(1993年真田广之,樱井幸子主演,TBS制作播放的『高校教师』电视剧在社会上反映强烈,师生恋,近亲相奸,同性恋,家庭暴力重囗味场面都有展现。社会興论两极化,很多人认为此剧三观不正,树立女高中生社会厌视观,对援助交际起到推波助澜负面作用。)

先写到这……要写的后面还有一半内容,看点赞人数吧,破五千补下半篇,暂不授权转载,毋扰!


--------------------------------------------------------------------------------------------------------------------------------------------

(7):百车缭乱

我们都知中日两国汽车文化嗜好差异极大,第一感观肯定是驰骋在马路上的车型,和中国热销宽长体大,排量2000CC以上的SUⅤ不同,日本市场流行的是660CC的轻汽车(K-Car)。这类车普遍特点是车身短,排量小,价格税费低且节能环保。而最并不人熟知的地方是用车需求与置购的迥异。下面算是先题外话一下:

公安部交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79亿辆,其中汽车1.72亿辆,私家车总量超过1.24亿辆,每百户家庭拥有31辆,人均0.35辆;北京、成都、深圳等大城市每百户家庭拥有私家车超过60辆,其中以北京以412.2万两私家车高居榜首,平均每3.3人一辆。在中国大多数二线城市居民家庭基本都拥有一部以上自用车,京沪等地一线城市为了应对单双号限行,两部车的家庭现在也不在少数。但在中西部偏远地区有些家庭,可能百户都未必超过10辆。但多数人并不知道的,在日本这种情况正好是相反的。来看下面一张图

上图是2015年「日本自動車検査登録情報協会」统计报表,涵盖日本全国1741个区市町村家庭有车数据统计图:家庭单位有车量前10位,除了第一位堪称“日本华西村”的爱知县海部郡飞岛村,其他9个都是地处偏奥的小城鎮,但最末10位令所有中国人都可能大跌眼镜,全部是首都东京核心23区的,这真不骗你。下图


截至日本2015年8月全国汽车保有量6052万辆,总拥有量地区前3位是爱知,琦玉,东京。但人均拆开,排在第一位的是群马县,每100个人中有车68.39辆,100人中23.2辆的东京排在倒数第一。不仅不及日本全国平均47.2 辆水平的一半,0.32(台/人)的数据还不及我国0.35辆平均水平,放在天朝,按一部分网友戏言属于严重拖后腿。


当然东京私家车家庭拥有量低原因其实现在也不是没中国人知道,无非是公共交通发达,汽车燃油费,停车费,各种税费不划算原因。而日本各地方不甚了解的人颇多,其实解释起来也不复杂,人均、户均总体呈中部与东北地区私家车保有率高,平原沿海段低趋势,越是山岳地形的地方有车量越多。因为平原沿海地方有发达的公共交通网络,可供选择范围大,而中部与东北地区多为山地奥谷,铁路支线不多,被地形与气候约束,特别是冬季雪深时节,东北地方基本上代步工具就是汽车。



举个例子:

人均私家车最高的群马县,其县域80%为山地丘陵带, 全县七成人囗聚住在南部平原地带,铁道网只在南部关东平原上伸展,中部只有一条JR上越线贯联关东与新泻。公路街道交通施设齐备,县内有富士重工汽车厂与米其林日本制造基地,所以开车要比搭公交坐电铁方便更多。该县每3个人中便有2人拥有自乘汽车,女性驾照持有比率70%,日本第一。但反过来这里也是日本初中、高中自行车交通事故第一位县,41.7/万人遥遥领先第二名的佐贺县28.7/万人。


下面切入正题:

上图是截止2009年日本汽车生产,贩买,输出输入,海外生产长期走势图表。从上图粉线可以看到1980年日本国内汽车贩买量为502万台,最颠峰为1990年778万台。2015年这个数字是504万,比颠峰期少了近四成左右。

2015年2000CC以上的乘用轿车贩买量是6.5万辆。只占了1.2%左右,国内市场的王者大家可以看到是占据37.5%市场量的轻汽车,保有量是45.4%,6万至8万块人民币的车能拿下半壁江山这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但泡沫时代情况又两样了。1986年日本2000CC排量以上的乘用轿车售贩量是8.2万台,1990年这个数字是66万台,臌胀了8倍,当时以1989年日产公司CIMA为代表的国产与进口高级车热销为代表,报纸称之为「シーマ現象」(CIMA现象),这个词也入选当年日本年度流行词铜奖(为什么会热销,后面会告诉你答案)。如今日本人也会用这一词形容沸腾中的中国汽车市场。而另一个最显著变化是1984年日本电视上汽车广告是42支,到了1991年猛涨到了206支,其中六成都是高级车与进囗车广告。而当时的轻汽车每年市场占有量都不到5%,被日本人冷落在旁。

(1988年~1991年日产CIMA初代FPY31型。排气量2960CC 标配版售价450万,顶配版560万円,相当于日本人一年平均工资。该车内饰配制即便到25年后今天也不落下风。该车最显著特点在方向盘上安装了汽车电话系统,后排安装当时连家用都很少的加湿器。做为当时日本国产高级良心车代表,其第1年便狂销了36400台。)

除了日产CIMA,80年代后半期日本国产高级乘用车发展呈井喷爆发。就像下面三荣书房2011年出版两本汽车杂志年鑑封面所言,80~90年代日本国产车是从了不起走向百花缭乱的时代。

其他较为著名几款有以下:

(本田研发的轿跑3代Prelude ,1987~1991年生产,3代Prelude总共卖出了足足64万台,比2代多出1万多,为历代Prelude之最。这也是世界首个运用4WS四轮转向驱动的量产轿车。)

(丰田初代Celsior, 其实为雷克萨斯LS400的日本本土对应版本1989年~1994年生产。丰田第一款挑战欧美高级轿车市场的旗舰作。极高的性价比,让它在北美第一个年便卖出16万两,同年10月登陆日本市场。)

(马自达4代Cosmo 1990年~1996年生产。这部车最和泡沫时代相称。马自达最初定位把它设计成能够冲击高级跑车一线行列中野心作。最先端的双涡轮增压的13B-REW引擎和三转子的20B-REW引擎已经被运用到这台车上使得这台车马力也达到惊人的3000CC,但买椟还珠的是这部跑车只配了一副4速的自动变速器,完全在浪费性能。所以这部车在日本只经历半年大买,便迅速陨落,5年1万台未满,完全赤字。所以泡沫崩溃时,这部车被日本人戏称为“会走的不良债务”,是有一定道理的。)

(丰田2代SOARER 1986~1991年生产,比肩媲美欧美高级GT的丰田在80年代后半程制造最优秀的大排量跑车,广告打出来是“世界中独一无二,日本的SOARER”,5年销量30万台,因出速快,易改装且乘坐舒适,口碑非常好,当时关东暴走族普遍用此车改装进行地下飙车,一度成为社会问题)

(斯巴鲁初代LEGACY旅行版 1989年~1993年生产,富士重工开发的一款面向富裕阶层四轮驱动两厢轿车。中文名力狮,实际并不般配这款车型内质,英文原意遗产,传承物,欧味范实足。这部车也是这个意思,当时富士重工长期太过依赖美国出口业务,广场协议后日本车企损失最惨重便是它了,营业赤字竟高达3百亿円。当时破产收购消息月月传,为了应付危机,在管理上导入开发主任完全负责制,救急的企画室长中村孝雄临危授命,所以取了这个英文名字,当时颇有坂口博信《最终幻想》的悲壮意味,最后该车普通、旅行两种型号都获得了巨大成功。)

(本田NSX, 1990年~2005年生产。号称日系四大天王之首, 90年代象征着本田甚至是日本汽车的巅峰之作。一代车神塞纳生前调试的唯一一台民用车)

(丰田3代目CRESTA GⅩ81 生产1988年~1992年,和马克Ⅱ型、CHASER并称丰田三兄弟的老幺,属于入门级高级骄车,三兄弟同世代销量最高。当时日本驾校也用这款车做教练车)

除了这些囯产高级车,在繁荣的景气下,一向比较拒绝外车的日本人也打开国门,也开始进口乘用车。1985年进口乘用车为50172台,1986年68357台,1987年97750台到1988年突破十万大关,以每年35%左右高速增长,到了1990年为221706台,96年最高393392台。而我国近年进口车销量增幅大约为20%。

(日本自動車输入組合JAIA 1973~2015年日本进口汽车总量趋势表备注:进口车包括日系车企在海外生产基地或合资企业的生产车,1988年日系回输车5493台开始算, 大至不会超过5%份额)

(『每日新聞』1988年4月,神奈川横滨港,在美国俄亥俄州工厂生产的本田第一代雅阁正在被工人驶下船。)

进口量主要以欧洲车为主,1993年市面第一高是宝马7系的E32,其次是奔驰的W126、W202/S202。



再往上更高级的是超豪华轿车代表,劳斯莱斯的宾利的Turbo R和Turbo RL。这是劳斯莱斯公司年产量首次突破3千的产品,1989年登陆日本时售价为3100万円、3400万円。1989~1993年劳斯莱斯公司产品线2/5车全部销往英国。1996年泡沫崩溃时,大量债主把车低抛到亚洲市场,主要是韩国、台湾、香港与中国大陆)

再上去法拉利就不说不图了,下面说说泡沫时代用车文化的社会面。日本人从1985年后为什么大肆买车? 很多人回答会是因为有钱了呗,还不是爆发户思想?

这么回答表面没错,内在却没讲到。当时房价涨幅凶猛, 1985~1990年工资涨了35%,房价倒翻了5.7倍,东京都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岭之花”。年轻人觉得“My home”的梦想恐怕这辈子幻灭了,也就不想存钱买房了,反正看这形势存也来不及啊。而车价因为市场竞争激烈,一直保持合理价位区间,当时烂大街的卡罗拉及学生向的高尔夫两厢,一部车也就在160~200万円上下浮动,对于当时新入社职员并不是什么难事,半年多或一年工资就可以拿下。大型商社职员入社两年拿了奖金立即重新置换新车的例子更普遍。相较而言“My Car”比“My home”的更现实

「左、右图分別为1983~2008年日本全国各年龄段人口持家(有房)率、首都圈各年龄段人囗(有房)率,明显可以看到不但30岁末满年轻人持房率连年下降,30岁以上~40岁以下也在递减。」

第二,日本人为什么突然热衷买高级车了?

简单回答就是税费低了,但具体说明的话,必须先介绍一下日本的好车牌,你才明白。当然和我们中国的认识的连号有点不一样,人家没那喜好。除轻汽车外,日本自驾乘用轿车分为两种车牌 ,一种是定员10名以下排量2.0以上的普通乘用汽车,另一种是定员10人以下,排量在2.0以下的小型乘用汽车,分別以开头3和5做为区别,如图:

但1950~1989年4月1日消费税引入改革以前,“5字头”是老百姓用的庶民牌照 “3字头”车牌,大排量汽车在日本没多少人开,属于达官贵胄,富裕阶层的专用牌照。为什么?因为高额的物品税。当时日本政府把乘用汽车的物品税定为3档:

普通乗用車(3ナンバー車) - 23%

小型乗用車(5ナンバー車) - 18.5%

軽乗用車 - 15.5%

看似三者税费差不多,实际相差太多了。 打个比方,一部排量2.9的日产CIMA轿车,官方售价为450万円,按23%的物品税,就要再额外掏103.5万円。再算上81500円的2.0以上3.0以下排量汽车税,就是111.65万円,然后车检费4.3万円,就是115.95万円,光扣税就差不多工薪阶层1/3的年收入,不是款爷谁供得起这税。


而买一辆排量1.6的丰田卡罗拉,145万円定价,征税18.5%,只要交26.8万円,加上3万9500円的2.0排量以下汽车税,2.1万円车检费一共只要32.87万円,相当于工薪阶层1/12的年收。上下两者比较就差了80余万円,重税之下买什么车日本老百姓一目了然。并且因为长期共识,形成了“3字头”牌照就是牛B的社会印象。

但1989年4月1日废除物品税,以3%消费税替代,情况又变了, CIMA交消费税只要12.15万円,卡罗拉4.3万円,两者由此税变更由以前70余万円减至7万円,不再那么悬殊。这下不但日本老百姓开心死了,日产更TM开心,第一个得到线报的日产在年初1月就准备了一份名为『新3ナンバー車専用で開発計画』(新3字头汽车开发计划),月生产400台CIMA流水线扩张成2500台,丰田与本田当时慢了两个月,中高档排量供货不足,让日产CIMA在这一年出尽了风头,又赚翻了口袋。而另一方面,消费稅让3字头车牌由天上跌入凡间,中青年层人群顿时精神抖擞,可以毫无顾忌地购买中高档轿车,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为什么1990年能够达到颠峰的国内贩买量778万台。

而买高级车大众化后,“按车排辈”,“狗眼看车”的社会现象也屡有发生。比如以前做女孩的“跑腿男”一部马克Ⅱ型足够了,90年就不行了,最低得是丰田SOARER,奔驰是王道。宝马E32竟然不能开进六本木,人家会嘲笑这是“大家快看,这是六本木的卡罗拉”。另外当时有句顺口溜∶

「平社員はカローラ、課長はコロナ、部長はマークⅡ、社長はクラウン ちなみにマークⅡ は白に限る!」

(一般员工卡罗拉,课长要坐克罗娜,部长得是马克Ⅱ,社长还得是皇冠,备注:马克Ⅱ限白)

这句流言背后是拿丰田车低中高三档揶揄日本会社等级森严,实质那年头一般员工坐皇冠的都有,在座驾上下克上比比皆是,因为赚钱歪门邪道多了, 论成败还得是金钱……

最后再补充一个泡沫时代特别现象,无收入的大学生也能买车,而且非常多。你别不相信,1987年日本大众公司首推的学生贷款买车计划。推出的车型是2代高尔夫两厢旅游版,标准价188万円。以大三学生为目标,在学中每月只需支付1万円,但就职后以每月3万~7万円还款,最高设5年期,利息在25~50%区间。这个计划非常成功,很多学生报名,而结果基本上都是入社后半年~1年结清,有脑子活络学生内定期间就搞定了。成功理由很简单,当时大学生就职非常简单,求职期各会社抢人正急,福利多,有的会社甚至无偿替学生支付贷款余额。再者当时恋爱风气,连跑腿男都做不了的人恐怕连女大学生恋人候补资格都没有,所以学生大多趋之如骛,这买卖肯定稳赚不赔。


--------------------------------------------------------------------------------------------------------------------------------------------


(2补:日本商品房价格)

为什么是补,很多朋友会好奇前文【地价是怎样推高的】一节介绍1990年东京5千万円以上的60平米小户。怪答主没有说清,在这里先补一下吧,其实我本来不愿意多说的,怕惹底下一片嘴战。


在日本地价和房价不一样的,因为允许民间买地自建房,所以日本住宅大体可分一戶建、团地、商品房、单元宿舍、农家五种。而地价通常比住宅价贵一些。在这里答主指的是商品房,上一下答主所说的戶型图:

上兩张图是1980年代日本最经典的A、B两种商品房户型,3LDK就指三室一厅,80年代后半期东京都心区地价高腾,往郊外建居A和B型会稍大一些。人家可不算公摊,还带基础装修,所以基本上和我国现在商品房小户型相当。我国现在居民住房主趋势是商品房,所以最有参考意义。

首先答主这里所说这种商品多层住宅楼在日本正式名叫「マンション」,由英语Mansion变过来的和制英语的片假名表示写法。英语里Mansion 意为豪宅,但在日语里特指的是商品住宅楼。这种小户一般型具体叫「分譲マンション」,汉语怎么翻倒有些头疼,就暂且叫单元型商品房。这种商品房始于侵华战争中1940年「地代家賃統制令」公布。战后1960年到现在总共经历六次高潮,基本每隔十年一次,70年代大众普及化,80~90年质量向上期。东京都商品房历史价格,答主只找2003~2014推移图,但还好找到东京都23区之一江东区1平米商品房价推移图,凑合着看吧,差不多:

(1990年江东区商品房价格每平米110万円左右,60平米也就是6600万,但87年时候只要43万円每平米,2580万,房价翻了2.5倍。按泡沫全盛期日本平均工资400万円算,不吃不喝16.5年。江东区还算都心地价偏中的区域,到外围足立区还能降价25%左右。不过一般大学毕业两三年工薪阶层在东京买商品房确实不吃不喝要12~15年。但1985年前只要30万円一平,1800万円, 按330万円工资, 不吃不喝5.5年,所以一般泡沫前期日本人买商品房或一户建大多选择贷10~12年就够了,但房价一翻2~3倍,压力也上来了,25~30年也常态化了。

(附上东京23区示意图,东京地价是以港區为南北大致切割线西边贵东边便宜,最便宜是足立区,最贵的是港区,现在地价差了6.3倍,地区居民收入比323万円对904万円)

下面说说日本全国与东京以外的商品房价格,和我国极不一样的是,日本商品房历史上一线城市与全国平均房价从来没出现过2倍价差的情况,来一张图你就一目了然了:

(1973~2012年日本全国.首都圈.近畿圈新建商品房以70㎡「大致实际相当于我国88㎡」标准,平均售价趋势年次推移表 这里首都圈指的是埼玉、千葉、神奈川、東京都、1都3县。近畿圈指的是大阪、京都、兵库、奈良、和歌山、三重、滋贺2府5县)

全国平均最高价位出现在1991年 4480万円,首都圈为1990年6123万円, 近畿圈为1990年的5520万円,虽然呈跟风涨趋势,但依然可以看到在炒地皮最火热时候,三者居然不是差距悬殊。

下面是1973年至2012年全国、首都圈、近畿圈商品房价格最终上升倍率,40年至今全国只有3.5倍,最高峰时也只有4倍不到。


(8):不动产投机下的世相

1:″东京都汤泽町”

在当今的中国如果说哪个地级市房价能超过省会差不多两倍,恐怕只有旅游胜地海南三亚了。2016年5月海口市的平均房价是8406 元/平方米,而三亚5月均价是14905元/平方米,2014年最高涨幅到18000元/平方米。在三亚买房的,三亚本地人都知道是外地的投机客要么是富翁土豪。在泡沫时代日本也有一个这样特殊的地方能够见证当时不动产投机的疯狂:

1989年获得当年日本新闻协会“地域与社会部门大奖”是名不见经传的新泻日报社报道三部取材班从1988年12月初到1989年6月半年时间内连载的「東京都湯沢町」的特别报道,1990年编本出版。该报道对汤泽町五年地价翻6.7倍,地产开发规模12.4倍,雄冠全国的异常现象进行强烈的质疑与抨击,惊动了的当时的日本社会和政府,由此日本的国税部门开始加重二手房交易税比例以及导入地价税,试图遏制疯狂的不动产投机市场。

这个东京都汤泽町在哪?看到上图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肯定在新泻而不在东京。汤泽町地处新泻县最南端鱼沼郡, 北邻群马县,背靠日本中部谷川连峰山脉,总面积357平方公里的环山地貌,约为北京丰台与西城两区总和,东京都小半个23区。1990年日本海一侧最大都市,新泻县首府新泻市土地公示均价为23万8363円/平方米, 而这个地处山奥,人口不满万计的小城公示地价则是48万5612円/平方米。

为什么这个小城地价翻这么高? 其实祸由还要“怪一下”日本文豪川端康成先生,战后的汤泽虽然举办各类滑雪比赛,但不过是一般旅游景点。1968年川端康成由小说《雪国》获得日本首个诺贝尔奖,这部长篇小说的舞台地“雪国”便是汤泽町,一跃又多了个全国瞩目的人文胜地名号,从此名扬四海,1973年借由此地苗场滑雪场举办国际雪上竞技比赛成功,日本西武集团在当地扩修了苗场旅馆,容客率由过去的1222千人涨到了4532千人,逐渐聚拢人气。1975年暑假,就读成蹊大二的安倍晋三便和同学三人自驾游,1982年11月上越新干线开通,1984年11月关越高速通车,从东京新桥站到上越汤泽站由过去2天1夜缩短为84分钟,1987年5月『総合保養地域整備法』颁布,土地审批宽松,贷款更方便,不动产企业迎来了梦想中的“春天”,由此该地迎来了地产发展大跃进最好契机。


噢,对了,1987年末还有一件事有场外推波助澜之势。1987年11月由当时红星原田知世主演,松谷任由实献歌的东宝恋爱电影「私をスキーに連れてって」《带我去滑雪吧》热映,掀起了日本列岛滑雪热狂潮,1988年全国外行滑雪人次达1478万,比前年增长了近35%。

(《带我去滑雪吧!》这部电影是当时默默无闻的三上博史成名作。此作留给当时泡沫时代的芸芸东瀛屌丝的最重要三件事,想泡妞你如果踏不进六本木,就要约她去滑雪,其次还要一部丰田塞利卡四轮驱动旅轿,再帶一部佳能防水便携照相机。如果你是小眼睛女生,雪地帽加滑雪镜绝对是加分项……)

1988年全国大型不动产建设公司鹿角、西武、丸红、东急25社全部在汤泽开发房地产,当年全国卖出的度假公寓户数是11,564戸,其中3912户1/3强是在汤泽町。要知道1988年汤泽町登记户数3127户,人口才9458人。按当时汤泽町町役所和观光委员会的规划,以1985年为汤泽旅游振兴元年,历时六年,截至1991年全町要建成65栋16266户、容客量48500人的度假公寓,这还不包括17座总容客9.6万人的大型度假旅馆酒店群。

当然房地产商不是傻子,他们这么大兴土木也有自己的理由与数据支撑。其中最为主要的理由是三个:

① 新劳动法对周休两日制,年休假不少于20天的普及,交通进步带来的通勤时间大缩短。造成了来汤泽游乐的客群大部分于礼拜五晚间到,次周礼拜一晨回,一周居留时间为两天3夜。

② 汤泽町接待入宿游客量1980年为203.4万,到1988年已经攀升至832.6万人次,同时期县府新泻为693万,为日本除首都外,接待游客量最高的地方行政町市村,比热海还多47万,雄踞日本第一。其中812万人次游客来此的目地是为了滑雪,占据了54.9%的全国市场。而86.1%来自于县外,为716万人次,汤泽町平均每日留宿量大约在1.8~2.6万人次。

(这是汤泽町最辉煌的时候,1992年接侍滑雪客818万人。而2012年日本全国滑雪客才770万人,800倍人口流差,这也是不动产商和投机者驱利的源动力。)

③ 1987年2月后日本央行把企业基准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到2.5%,融资过剩。而全国六大都市圈土地斗争火热,不动产业把目光与资金放在了“日本人另一半生活”的地方行乐休假地属于当时“业内基本常识”。南至冲绳北抵北海道,哪里都在掀起建设狂潮,各地唯一不同不是以不变应万变,坐以待毙,而是选择建酒店,游乐设施还是公寓的“极乐死”……

(左上图1989年5月汤泽町浅贝地方的道路场所指示牌,中间牌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68处度假宾馆与公寓。左中图,礼拜四夜中里地方松川桥度假公寓大楼夜9点的屈指可数的家灯,1991年当地一座度假中心建设工地,最上端图为90年9月汤泽町俯瞰。)

「国境の長しンネルを抜けるとマンションの林であった」

“穿过长长的国境隧道那便是钢筋混泥土之林!”

新泻日报的特别报道当时把川端康成《雪国》开头“穿过长长的国境隧道那便是雪国”改了一下,揶揄昔日文豪笔下孤寂安详的小町变貌。而对公寓购买者身份,购房动机新泻日报记者班赶赴首都圈也做了一番深入的调查。以从东京创艺广告代理店获得的725份购房户主资料解析:

39岁以下购房者占23.6%,40-50岁占43.6%,50-60岁24.6%,60岁以上8.2%。40岁社会中坚层为购买主力。

购房户主平均年薪或退休金1772万円,最高者2亿1700万円,最低者398万円,其中1800-2000万円左右人比例最多占到了48.7%,500万円以下人群17.2%,属于日本社会高收入人群。做为对比,当地汤泽居民平均年收不过289万円,差了近6倍。

购房户主出身地:东京区部70%,都下11.8%,神奈川10%,千叶3.6%,琦玉2.7%总数98.1%的首都圈人,所以报道要称之为“东京都汤泽町”就是这个原因。而户主年间平均滞在汤泽时日只有37.4天,每回平均滞在天数2.7日,冬季利用率高于夏季。

购买度假公寓面积56-125平方,其中以56平方2室一厅或2室人数最多,达57.2%。购买公寓平均价格2675万円左右。

渡假公寓购入者84%属于已经持家有房者,其中这里面仅9%第一套房有贷款。但在汤泽购房人群中68.3%都选择贷款。购房者动机调查这一部分最艰难,电话与登门拜访取得的有效资料只有286份,40.8%的户主选择“疗养和健康”,17.1%的户主选择“长期滞在余瑕活动地点”,投资选项的只有3.4%的人选填。

报道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这些东京购房者肯定是出于投机目的多,但另一个数据却出卖了他们内心,725份资料中在汤泽购买2套或2套以上户主有107人,其中115套房正被挂在不动产交易公司。

(1994年10月末,汤泽町铃兰滑雪场外停满的滑雪客车辆,此年汤泽的年客流量为709万人次)

再说说房地产开发对当地居民生活的影响。取材班对汤泽居民,町役所公务员,派出所警察,中小学教师生徒都进行采访问询,发现对于外乡人大量涌入存矛盾心理。较多几个负面是:

“全町农业用地面积减少了68.2%,绿地量不足以前1/3。”

“上流河川边建设大量产生的工业污染物和垃圾沿河水下行,严重影响了当地居民饮水安全。”

“因为那些高层建筑和旅馆兴建,我们农家连一点阳光都享受不到!”

“一到周末滑雪场附近道路就被外来游客车辆占满,公共交通出行不便。”

“东京来的游客装大款,一副高高在上的阔佬样子,完全不把我们放眼里!而且乱扔垃圾。”

“建筑工事者用钱诱骗当地女学生!”,“东京来的年轻人在马路边便公然猥亵女学生!犯罪率明显抬高。”等等这样的报怨层出不穷。


但反过来,对于经济获益面汤泽当地又不得不感谢这些东京阔佬。

首先汤泽町光固定资产税由1985年到1988年足足翻了2.4倍,达到22亿6871万円。町财政收入更是达到77.3亿円,分摊到全町9458人头身上,平均就是81万円一人,财收人口比率高出全国平均水准约2.7倍,排到了全国前70名。当然对于居民来说,最重要还是出让土地获得的巨大金益:

新泻日报拿JR汤泽站西侧200米处商业开发地作举例,1988年秋这里的公示地价44.7万円/㎡,折合500万円/坪,当时汤泽还只是县内仅次新泻、长冈第三高。拆迁的12户宿家平均面积75.7坪,一户就得3亿7850万円。而距离汤泽站24公里外规划都市圈外岩原农业用地价格也不低,16.2万円/㎡,53.5万円/坪。当时为了建造岩原滑雪场,收均当地29户农家名下水田。这29户农家每户5枚(1枚=10公亩=302.5坪),当时1枚水田年收益额不过22~24万円,5枚一年做到头也就100万円,但转出卖给开发商农民光卖出1枚就可获利1.6亿円,5枚就是8亿円,农民焉有不卖之理? 虽然这两地拆迁户一夜爆富,但还是觉得亏大了,第二年春,这两处地附近又开发,还不如自家地段地价又分別涨到了57万円/㎡,27.4万円/㎡,白白少赚了1~3个亿。

1985~1989年全町出卖土地有1178户,占全町户约1/3,其中不乏五年两次转让“幸运儿”,平均获金1.72亿円区间。70年代这里还是新泻人看不上眼的穷山沟,这里留守男生普遍面临娶不到日本老婆,到菲律宾买媳妇还得借钱的境地「嫁不足問题」。现在怎么可能,新泻人倒插门还得上门口排队去。

当然好日子不可能一直有,泡沫崩灭后,汤泽从昔日的天国坠落凡间。现在町财政负债165亿円,主要是58栋14,695戸、总面积93万7636㎡的度假公寓如何处理,现在这些度假公寓就是空在那完全不用,每天还得6500万円左右维持保养费,每年13亿円的固定资产税滞纳金,有些公寓现在甚至沦落到免费送的境地。

(破灭第一个信号是滑雪客量大幅下跌, 2013、2014连续请本田翼、广濑姐妹做为广告代言,但完全不顶用。15年现在人均客流量又降到了201万人。)

(1992建成的32层Ⅴictoria度假公寓「ヴィクトリアタワー湯沢」,当时单间炒到了7000万~1亿円东京区部价,现在价值多少呢?)

象这样20万人民币出点头,带装修的公寓,甚至10万都不用在汤泽町现在比比皆是,哇塞比中国三线还便宜。屌丝请不要激动, 日本有些房子是很便宜,但背后固定资产税,维持费,物业费可不轻松,一年下来40到50万円,而且某些房产规定10~20年内不准再转手,转手也很难卖出,除非真心定居,一般做投资肯定得不偿失,白做接盘侠,当然土豪请便……


2:东京土地大战争:

咦,很多人会说这不是《龙珠Z》里赛亚人和大反派弗利萨嘛? 答主怎么把晾出来?

如果答主告诉你,其实这两个漫画设定都和泡沫时代日本不动产有关,95%人的估计打死也不信。看下面几张图,估计一半人就恍然大悟了:

抱有这种想法也并非赛亚人,还包括弗利萨。虽然很多人也弄不懂贵为“宇宙帝王”的弗利萨一不泡妞二不炫富,要钱干嘛? 但原著动漫中确实这么设定的,看来钱确实不仅在地球,至少在第七宇宙也是万能的。而漫画中赛亚人这项“伟大工作”在日本现实中也存在,当时日本人称为「地上げ屋」,用中文转译麻烦些, “不动产拆迁恐吓组+问题土地处理班”可能更易于表意。1988年《龙珠Z》刊行时,日本的DB粉第一印象就是鸟叔在揶揄现实,并把弗利萨戏称「宇宙一地上げ屋」。诸君不信,可以自行上维基日语版查……

上面只是一段引文,可见日本地价的狂飙突进都已经成为“深隐不出御宅Ⅴ神”都无法漠视的重大社会问题。下面就谈谈东京首都圈内如火如荼的“土地大战争”。


和地方不同,东京地价的飙涨和1987年的『総合保養地域整備法』没有多少关系,而是自70年代后半期便开始甚嚣尘上的首都整备计划:

1977年7月13日纽约大停电后,日本政府与各界专家讨论起市域人口比纽约还多107万,市域面积少170k㎡,城市机能更为繁杂的东京的应灾能力与饱和人口极限,从而引发社会上迁都与扩都广泛争论,1978年迁都说被彻底否定后,1985年5月日本国土厅下属大都市整备局历时七年调查发表了一份『首都改造計画-多核型連合都市圏の構築に向けて』(首都改造计划-多核心联合都市圈构筑草案),其中明确未来东京建设四点理念方针,这四点不是本文主题就不写了,这但现在北京首都副中心建设大纲其实非常接近,总结一句:

「首都全面脱工业化,向国际商业金融中心转型,由过去主要机能地的千代田区、港区、中央区单极化发展模式向周边地域分散 ,建立若干个“职住近接一体自立型”的卫星城。」

这份计划内其中有一子项目标现在遭到很多日本人指责:

「力求到昭和75年2000年,首都23区部从现有的3700ha,再新建土地面积约5000ha,·总办公面积1千万平方米,5千个写字楼与250栋55层以上的超高层建筑。」

(两张图为东京23区部办公用地总利用平方1986~2015年推移图,最高峰总值不过是1990年485万平米,总计划一半量都用不到,2000年更跌到264万平米,2015年数据也差不多,可见土地资源严重浪费。)

5000ha=50平方公里,东京23区总面积619平方公里,这意味着近1/13的区部土地要进行一场庞大的外科手术。在这个星球上屈指可数的黄金地区动刀, 谁最开心?依次是银行,不动产商,区部地主。

1985年人口普查东京23区内总人口为835万,首都改造计划涉及搬迁住户24.9万轩,73万余人,町工场700余家,商业会社事务所1100多个。坦诚地说这些涉及建筑大多都是30~40年前战后昭和20~30年朽旧木造危房,人口密度集中,耐火抗震性差。按日本4口之家50㎡最低住房保障标准,区部内满足这一条件还不足两成,搬迁或改造是迟早的事情。但问题是多数住户不想搬迁或者坐地抬价。

而日本土地我们都知道是私有制的,买卖土地出于双方自愿原则,即便政府公共事业工程收用土地遇到当地居民反对,按『日本土地收用法』也无权“行政拆迁”,要经过第三方组织各都府道县土地收用委员会独立核准裁决方能执行“判定拆迁”,收用委员会对被拆迁户的经济补偿,房屋安置,工作就学生活影响以及有无潜在或尚不知情的被拆迁户,都需要调查清楚,并进行细类评估,因为程序繁芜,2001年改法后一般流程下来,需要1~3年才能有结果,而改法前短为2年,长得拖到十余年也不奇怪。


1982年发足1996年开业的东京千叶高速铁道,其中八千代市萱田地区、夏见地区,饭山满站三段田地征用,因地主开价3~8倍以上,前后征地谈判审核耗费了近17年时间, 结果高铁被迫四度改变沿线方案,1993年夏见地区原定一段150米长,7户民居通过的地上线因判诉高铁侧败诉,改为480米绕行地下线,花了27.2亿円,你以为贵了,其实划算,那7户开口价可是32.8亿円。而在东京都心修路更贵,1米公路,你没听错,的确是1米,曾出现过3亿2000万円天价费用,为什么? 此地是我宅,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当然为何仲裁时间这么长?很多中国人会说那是人家法律体系健全,官家不能胡作非为。

凡事不要想当然!其实哪里是这个原因哦?

1951年『日本土地收用法』颁布施行,1965年爆发了至今未绝的成田空港建设斗争反对运动,日本政府就数度暴力强拆征用民地民田,当时佐藤荣作内阁以为机场周边都是满洲回国的“开拓团弃民”,用钱就可以搞定了,但要知道这些被上层大人物称呼为“弃民”在东北那些年跟马贼,中国老百姓,俄毛,关东军,抗日联军可没少干过,论阶级斗争经验比政客更熟门熟路,一转身便和日共、左翼团体吴越同舟了,形成声势浩大的反对联盟。1978年5月20日成田机场开港,参加典礼的不是国内外游客,友好人士。是4千5名镇暴警察,和2万2千多的示威群众与左翼激进团体。运输大臣福永健司在致辞中不得不强作镇定地说道:“我们日本老话说得好啊,难产的孩子都会长得健壮长寿! ”

1988年成田空港二期扩展工程被千叶县土地收用委员会初审通过,不久委员会成员遭到汽车被烧,家宅玻璃被砸,压力锅炸弹袭击,各种各样骚扰攻击。委员会成员寻求当地警署庇护,但当时舆论偏左翼亲农民,警察也不敢多管,接警后只登记备案一下便没有下文了。千叶警方无做为,很快纵容该事件变异升质了,9月21日57岁的委员会会长律师小川彰回家路上被十余名反对中核派暴徒用铁棒、铁锹袭击,肋骨打断两根,左腕、双腿被打废,终生残疾,2003年因为生活不能自理,害怕连累家人,小川彰选择推着轮椅跳水自杀。

这件事在千叶影响很大,诽谤并相信小川彰收空港黑钱, 政府内定次期县副知事的大有人在。 而事件发生后,千叶县土地收用委员会成员总辞职,毕竟土地是老百姓和国家在争,命可是自己的,犯不着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白白丢了性命。这样的结果实质千叶土地收用委员会机能是停滞状态,后继新组的土地收用委员会逢到这样土地官民斗争,不管是非曲折清一色判官输民羸,因为官要不了我命,民可不一定哦。而且这样媒体舆论和民社反对派也不好把矛头指向我们,老说我们是政府的走狗了吧!


以上是泡沫时期公用事业土地官民争端一隅,在地价飞涨的年代,民间私人行为的土地买卖的竞争对抗更是激烈。一方准备借着“首都改造计划”大显身手的不动产公司,另一方是不愿搬迁或者也想在这个机会难得的成金时代狠赚一笔的庶民百姓,矛盾与利益是那么直接赤裸。私人土地交易行为没有第三方土地收用委员会仲裁判定,那怎么办?民间自然有民间那套办法,这时「地上げ屋」就自然浮上水面。


如今日本有人戏言「地上げ屋」的本质其实和不动产中介公司一样,这样说对一半错一半。「地上げ屋」1964年东京奥运会前后便存于世,只是当时日本主要住房以共有民建住宅与公营团地宿舍为主,私人房地产没那么火热,并不显山露水,且多数真的和不动产中介公司一样守法经营,和黑道暴力组织没什么关联,。1972年地产商出身的田中角荣上台,弘唱列岛改造论,一年不到就把东京地价炒高了2倍,全国翻了1.7倍。从那个时候起暴力团伙开始引入这一行当,有些人为把势力做大,和白道政财两界勾连。

(尾崎清光,四国高知县佐川町人,部落民出身。父亲酗酒赌博家暴,11岁那年父亲喝醉酒落水身亡。丧父后的尾崎更加没人管教,17岁商高二年级就学中,因为勒索欺诈同学行为被送入少年院。辍学后的尾崎跑到了大阪,最初凭借黑道上违法工作中介者而逐渐在大阪暴力团伙東組崭露头角。1969年在大阪创立「尾崎興業」,以不动产和高利贷为主要经营业务,1972年凭借在大阪积累的金脉,杀回家乡,并成功资助自民党候选人渡边勉当选佐川町町长,由此渡边勉做媒上京,让其加入自民党外围政财部会「全日本同和会」,由此开始了人生事业攀峰期。此人最大的特长就是“恐吓术”,在高知时到处派手下编造自己在东京认识多少多少达官贵人,与对方谈判,第一句便是“你小的知不知道,大藏省某厅某官是本社股东之一! ”“这是建设省的ⅹⅹ局长的电话,我不跟你说,你现在自己打电话给他!”高知的官僚并不知道这里面玄机,有些人怕丢了乌纱帽,或者畏于上面权势便服软于他,同时他也懂得利益均沾,方便他不法牟利的官僚他也不吝贿赂,久而久之这使他在高知呼风唤雨,风头无二,即便被起诉,往往都是判3年缓期2年的“虚刑”。1978年尾崎清光以「全日本同和会」最高顾问风光上京,临行前他曾对身边人说:“用不了几年,俺也可以像龙马那样被土佐人祟拜!”,这个职位据说是他花了12亿円给当时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花钱买来时,借此作为上京发展人脉的资本。他在京的发展确实很快,当时只要东京搞不定的市街地拆迁,找到他总能解决,但中介费都是动辄2~3亿,这还不包括后继跟进开发项目分股抽头。他生活奢靡,在银座花天酒地,情妇都要20岁以下的,更是无人不知,人称「歩く三億円」“会走的3亿円”,即1亿2千万円士镶钻手表,8000万的手镯,3千万的两台加长林肯。1982年6月2日他在大仓饭店举行生日宴会,邀请了1000名政财两届名流,其中自民党政府高官有150名之多参加,而同日永田町希尔顿大饭店田中角荣的聚会只有8人参加,可见权势。当然物极必反,他一关西地缘者到东京抢地盘,肯定是要遭到本地帮会嫉恨的,1984年尾崎清光糖尿病入院,被3名伪装成探视者的杀手乱枪毙命。凶手事后不知所踪。大众媒体指向当时另一个「地上げ屋」新兴帝王早坂太吉,两人因文京区某地块当时争端不合,可能黑吃黑。但警方倾向于东京老牌黑社会住吉会下的黑手……)


尾崎死后的1985年,东京首都改造计划启动,这一年最为焦点的是东京新都厅的定址新建。都知事铃木俊一宣布新都厅设址在西新宿副都心,就跟万达广场永远跟着市政府跑,商业房产的开发道理也是如此。次年1986年登上日本企业所得榜第一位的是丰田,第二位是索尼,第三位则是最上恒产,2027亿円的企业所得,186億円法人所得。这个公司干什么的,别说现在中国人不知道,那时候日本人也是云山雾绕的。

前些年李嘉诚只囤地不建设的长和模式为国人所唾骂,李嘉诚学谁或自创姑且不知,但在日本是这家公司首创并发扬光大的,人称“最上恒産模式经营学”。

最上恒产这家以炒地皮为生的公司。社长叫早坂太吉。是尾崎清光之后「地上げ屋」行业的帝王。早坂是山形县村山郡大田石町人,旧属最上郡,所以拿最上冠名公司。其身世比尾崎还惨,小学5年级肺炎死亡,中学1年级母亲病逝,由长兄代育,中学毕业后,到镰仓当建筑工,随后涉足建卖业,渐渐发家。1973年承接了东京赤坂一座石油进口转包商大楼建筑工程,活干到一半,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业主倒闭,于是索性自建自用,留在东京发展。在此过程中攀识了稻川会二代目稻川裕紘,并借助黑道势力扩张周边市街地。他和尾崎清光既有和作也有争斗。二者最著名的传说便是在东京都厅建址压宝。1982年前后两人都预计东京都厅不久要重建,但定址在哪二人意见并不一致, 尾崎清光从自民党内部得知1983年东京知事选,不但自民党不会支持现知事铃木俊一,社共左翼团体也对东京都知事虎视眈眈。对于东京都厅新建设计划中曾根政府并不赞同,认为都厅留在千代田最好,不必大动干戈。于是习惯先下手为强的尾崎把一半家当168亿円压在千代田旧都厅周边市街地收购上。而早坂太吉呢? 却大肆收购西新宿土地,其中最大一块地在西新宿六丁目,一千五百坪,4.8平方公里左右面积。每坪500万円,总价75亿円。最终结果是铃木俊一连任,推进都厅向西新宿转移。而几乎一夜之间,早坂太吉手上那块地飞涨了6倍多,总值497亿円,加上新宿,涉谷,中野以及在横滨与琦玉投资周边地块,当年一共凈赚了1560亿円,震惊了日本工商界。很多人认为这肯定有黑箱操作,因为铃木俊一也是山形出身,二者或许搞乡情交易也不一定,后来传出个人在“西新宿六丁目地块”有匿税行为,被地检起诉,但他补交了14亿个人所得税,法院也只判了缓期2年,舆情一时大哗。自古有钱是非多,除了白道找他麻烦黑道自然也少不了。他的老对手尾崎清光又横遭惨死,早坂成了东京其他暴力社团眼中钉,1986年在世田谷区自宅遭遇袭击,行凶者朝他客厅里扔了三颗手雷,幸亏他的法国保镖把沙发反扣遮掩,不然八成命丧黄泉。不过他的结局也很凄凉,泡沫鼎盛期妻子患癌病故,后妻没两年就要和他离婚,并索要750亿离婚补偿,后来只给了5亿调解。泡沫崩坏后,地价狂跌,投机失败,自社倒闭。2001年脑溢血突发,抢救不及,脑死亡,5年后离世。

(照片是1994年的。这便是当时最上恒产名下那块西新宿六丁目地皮,照片右侧最高建筑物就是东京都第一本舍厅,地上48层,地下3层标高243.4m,东京第三高建物。这个区域有东京希尔顿大饭店、西新宿三井大厦,富士施乐本社,住友不动产新宿分社,东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中国那时好像戏言搞原子蛋的赚不过卖茶叶蛋,日本那时真的是卖汽车的不如炒地皮的时代。下面真有这个例子。)


除了以上两位以不正当的「地上げ屋」起家兴业。在东京地区当时以房地产闻名的还有从汽车贩卖业务转行不动产租赁业务的麻布建物会社的渡边喜太郎,开业医出身的桃源社社长佐佐木吉之助,与尾崎和早坂二人借助黑道势力不同,渡边与佐佐木则选择的是与银行狼狈为奸,做得更大,两人鼎盛期财富值都上过美国《福布斯》杂志,渡边是世界第6,佐佐木世界第12。他们二人的浮华半生可谓真实演绎了“欠银行100万,银行是你大爷,欠银行1个亿,你还真就是银行大爷!”这一流说。他俩与日本银行的故事后面再说,先说说「地上げ屋」……

(如龙0中剧情中重要配角:立华不动产公司的「地上げ屋さん」尾田纯,实际是中国偷渡者出身,这一点其实也符合历史。80年代越南、韩国、朝鲜、巴基斯坦、阿富汗及中国大陆偷渡客先后涌入日本,因为入境不合法,很多人只能从事日本人不愿做的“3K工作”,其中一部分因身份问题,极易被黑道暴力团伙利用吸收,从事违法行当。具体也可看2009年成龙主演的新宿事件)

对「地上げ屋」成员印象或者更确切点说想象是身穿西裝,脖戴金链,动不动就掏出一扎钞票甩在面前的黑社会装扮, 但很多时候并不是这样,那样的人都是「地上げ屋」从黑道上借来的“劳务派遣”,属于「地上げ屋」的最终兵器。你可以略带一点“中国黑社会暴力拆迁”印象去套,但二者又有些不一样。

前面所言从事「地上げ屋」这一行的,一般都是不动产公司,建筑事务所。会社分组分工一般有税务士,律师,会计师,土地相谈师,银行联络班,外勤人员,公关等等,和普通商社没什么两样。你会问,咦? 怎么不见暴力团伙,黑社会成员。其实这个问题问得最愚蠢,即便在中国社会,也很少有家房地产公司把黑社会明目张胆在公司内正式编制,除非老板脑子进水了或者无法无天惯了。在日本也是这个道理!

「地上げ屋」对社员的着装,仪容,谈吐要求大多要求较高,有时甚至比肩日本酒店银行服务业。像这种直接把钱塞给对方,不但极度不礼貌,也违背最基本的财务常识。再者这个道理也很简单,日本人最重礼节,不讲真心与否,至少表面工作更是NO.1,商务社交更讲究。在不动产火热的卖方市场,「地上げ屋」与居民交涉关系中是求方,优质良好的态度非常重要,多金,财大气粗并不是第一位的,倚贵欺贱,恃强凌弱在行内来说是大忌,至少表面上不能露骨。像早坂太吉的最上恒产,聘请的社员督导都是日本礼仪协会的讲师。拜访居民的外勤相谈人员,男女比例控制在4:6,而且女性不用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清一色30~35岁的婚后女性,这是相当聪明的一招。用他的话来说,“像家庭主妇那般特有的柔韧与耐性是本社不可或缺的即战力!”

而收买土地工作流程上,「地上げ屋」也非常注重战略战术。土地所有者,建筑物产权者的情报获取分析管理是这一行最重要的分野。为什么这么说呢?

对收卖土地而言,收购地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成员构成,工作状况,兴趣爱好,生活忌讳都是需要了解清楚的。用这行的格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情报工作没有完成前不会贸然出击的。通常这类情报搜集在拜金泡沫时代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很难,黑道,银行,不动产业,市井都有个人隐私流出,特别是银行系统,当时普遍是重灾区,甚至主动泄露储户资料的亦不在少数,理由后面再说。

当情报整理分析汇总后,专门会召开探讨会,按收购目标土地所有者说服难度分成上中下,或易中难三级别分档。 因为日本的土地制度与我国不一样,我国土地产权归国家所有,个人及集体只拥有土地使用权。而日本一块土地可以分为土地产权所有者,地上权所有者,日本称为地主与借家。因此实际收卖过程中想要彻底拿地,通常与这两拨人打交道是常事。一般先搞定二权合一的土地所有者、然后是地主,再下来才是借家。家庭经济状况糟糕,五口以上者,寡妇鳆夫,高龄老人,有意迁居者列为先攻,一般价格比时价高1.2~2倍,态度诚恳,拜访殷勤些,时不时还捎带些小礼品与点心,就可以搞定。当然说话也有技巧,核心嘛一句话“一定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对方考虑”。最难人群是贪财奴,大土地主以及有些社会能量的主,这些都可放在末端处理。总之由易向难逐步虫食,到最后基本上只剩下最难缠的钉子户时,“先礼后宾”依然无效才露出“狰狞面容”动用“最终兵器”,而且这种兵器只能夜间使用……

与地主、借家交涉过程切忌人多场合,拜访对方时若遇亲朋好友,肯定知趣退返。理由是时机不对,人多嘴杂以及礼貌考虑。这一行最难关是碰上集体地主与户主联合抵制或要价谈判,有的甚至会委托律师交涉,碰上这档子事只能自认倒霉,个个说服击破的例子不是很高,最终只能多掏钱或者“最终兵器”登场……两方闹得不欢而散的例子很多,而且容易招惹警察与媒体关注报道:

50年代后半期红极一时的「NHK三人娘」之一女优马浏晴子在1969年东京港区赤坂一等地买入一户高级公寓。1986年东京大改造时段,这座公寓土地所有者出让了土地给「地上げ屋」,因为入住这幢公寓的都是中产阶层,没人想卖,于是遭到了深夜里「地上げ屋」的暴力骚扰:比如拉电闸,喇叭扰音以及丢死猫在住户门口等等。不堪骚扰的马浏晴子主动站起来,做为地元居民代表起诉对方事务所与背后的不动产会社,这场官司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骚扰人员与「地上げ屋」二者雇佣配属仕事关系前后共打了三年,为此马浏晴子当时不顾事务所反对放弃了演艺工作,全力投入反「地上げ屋」示威运动中,因为媒体曝光,媒体开始关注这一社会现象,但反过来说,社会地位高阶层都受到「地上げ屋」的骚扰,官司还得舆论引爆,庶民层的困苦与无奈可想而知。

(左为『朝日新聞』1987年2月东京港区一处拆迁了一半的旧木造民居地。右为『每日新聞』同年3月9日某版面曝光的东京土地交易中各种不法行为。)

(1987年东京塔展望台远眺增上寺、JR滨松駅,世界贸易中心大厦方向与2014年景观对比)


随着东京都区越来越多的居民外迁,和层出不穷的土地收买纠纷,日本的土地矛盾日益严重,所以1987年NHK电视台夏秋特意制作了一档3期连播的日本土地问题特集节目,并在第三回组织450人现场规模探讨会,邀请建设大臣天野光晴,东京都知事铃木俊一,三菱地所会长伊藤达二,住友銀行专务森川敏雄等财阀政要参加。标题很犀利:

「世界の中の日本 土地はだれのものか」《世界中的日本: 日本的土地究竟是谁的?》

(「地上げ屋」的深夜敲门声,一面用铁棍敲门,一面叫嚷,绝大多叫的是「こんばんは」、「やすみなさい」“晚上好”,“晚安”之类寒暄语,绝对不会叫「土地を売ってください」 “请把土地买给我!”这类明话,谁说谁就是TM真犯二,准备去东京湾喂鱼吧!)

(池袋某户民家二楼被扔“高压锅自制炸弹后损害情况。下为己经被「地上げ屋」收购的市街地房产,上面会用红漆喷上「立入禁上」字样,以示房产易主,同时给周围不愿动迁居民造成压力。不过以上这种方法都是走极端的个例,刚好被NHK逮到,抓住不放理由,往下你就知道了。)

(某不动产公司两名相谈士与一位家住台东区的老人交涉。1987年台东区地价号称“一个区能够买下丹麦”。该老人家中只有自己一人,在当时有产独居老人被业内称为“超一等优质客户”,因为又多地既好骗,该老人家三层带院房,地多少坪没报,但听对方报价是1953万円/坪时,只是“噢“嘴里重复了一遍,但没有答应,看神情,老人家对这个报价不是很满意,去年该区平均公示价是1785万 /坪,琢磨着怎么还得涨个20%,年尾公示果然比去年涨了30.9%,为2337万円……)

(东京某都心分让团地式商品房摇号抽签式,55㎡总价6200万円,你别嫌贵,东京团地商品房摇号率1/3700,记者采访时问这位年轻妈妈没抽中感想时:她无奈说运气真背,我们家都两个小孩了,真想要这套房。NHK现场记者鼓励安慰她明年继续努力。但实际上1988年摇号率到了1/6200,这位妈妈愿望估计还不如去赌赛马来得高。)

(响应日本政府号召,在东京圈域茨城县南部牛久买房的泷田荣先生,房价是比东京便宜了3倍,但随之而来通勤问题,泷田荣先生公司在东京五反田,每日单趟通勤4个小时,所以他的夫人每天凌晨4点就要起床做饭,4点半就要催促先生赶紧走。夜里10点多等待丈夫回来,如果外面有应酬,索性就让他住东京了。)

(节目最终回是450人大研讨会,最高潮部分。现场观众直接指责政府官僚不做为,坐视地价飙涨暴走,老百姓买不起房。土地都到了大资本家手上。有人甚至建议政府应即刻冻结全国住宅价格。特别是东京知事铃木俊一和建设大臣天野光晴被骂得最惨,国土厅厅长綿貫民輔因为去冲绳出差公干,碰上连继雷雨天航班延误,没有参加节目,被报纸抨击故意逃避责任,不得不3次登报公歉。节目播出后三天,NHK便收到了2万个来电,反响热烈。中曾根康弘责令建设省,国土厅联合出一份全国土地问题临时调查报告。10月22日,在首相官邸,海内外记者众目睽睽之下接受这份答申报告,并信誓旦旦保证“政府必一生悬命解决好土地问题!”但实际上中曾根耍了个花招,他可没说自己任内的政府还是下期,两天后他在自民党党代会上指名竹下登为接班人,11月6日内阁总辞职,这个烫手山竽顺理成章甩给了竹下登。)

(已经自问自答更新了 文嘉同学,你那泡沫时代的帖子还更不更新? - 知乎

wxp://f2f0aWyqaiTWOH3DnohR4oNRTdXN9sqxj_El (二维码自动识别)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