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text of "中大五十年" 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中大五十年"

See other formats


中大 五十年 
下冊 



+* 五 +Sp T 






中大 五十年 (下 冊) 


出版: 

中 大五十 年編輯 委員會 

編輯: 

王邦華 

陳嘉銘 


何敬熹 

湯映彤 


吳嘉倫 

楊穎仁 


李敏剛 

劉子僑 


杜振豪 

鄧權偉 


洪曉嫻 

羅奕媚 


陳秉鳳 

譚焜 

作者: 

王靖婷 

張雋熙 


吉秋爽 

陳曰東 


吳倩婷 

陳平原 


吳銘基 

陳正恒 


李峻嶸 

陸明敏 


周松齡 

彭結棚 


阿三 

劉偉琪 


胡雪婷 

戴遠雄 


胡蘇 

簡浩德 


馬嶽 

譚楽禧 


區諾軒 


插圖及 設計: 

陳素珊 

湯映彤 

承印: 

星 達製版 印刷有 限公司 

曰期: 

二零一 五年- 

仁月 

ISBN : 

978-988-14266-1-1 

網頁: 

http:/ / www.cuhk50.org/ 


目錄 


理想 • 傳統 

前言 / 李敏剛 、陳 嘉銘 2 

新書院 之創立 

新書院 事件時 序簡表 6 

中文 大學校 董會為 成立新 書院制 訂指引 / 中大 新聞稿 8 

中大 牽起惡 性競爭 學界 進入黑 暗年代 

— 對中 大校長 ( 兼個別 校董) 的批評 / 中大 學生會 10 

「新」 書院院 監會, 或曰政 治花瓶 / 陳嘉銘 14 

你的 Admin 如何, 你的文 化也必 / 李敏剛 16 

水塔景 致風波 

不止 於水塔 景觀: 再 思新亞 第五宿 / 李昆澤 21 

新亞水 塔的人 文教育 / 陳日東 25 

兩 任校長 

破壞 王劉遵 義破壞 事件簿 27 

劉 遵義, 一個 怎麼樣 的校長 / 杜振豪 30 

浪漫的 邊界: 訪校長 沈祖堯 / 李昆澤 33 

一樣 的軌跡 ,不同 的治術 一 論兩任 中大校 長異同 / 陳日東 李敏剛 37 

大 學理念 

大學應 以文理 為中心 / 陳平原 44 

大學 的魔咒 與解咒 / 戴遠雄 47 

社會 • 教育 

前言 / 吳嘉倫 56 

r 校譽」 與錢途 一 中大發 跡簡史 / 楊穎仁 58 

大 學作為 社會制 度的四 個趨勢 / 吳嘉倫 62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何改 變中大 / 李敏剛 66 

教 資會, 一葉障 目向 何方? / 劉笑敢 73 

追求 卓越? 大學 排名評 分初探 / 吳嘉倫 81 

四年制 下學科 及學生 的轉變 / 鄧權偉 


85 


與 狼共舞 的遊戲 一 嶺南大 學現況 與策略 / 鄧權偉 87 

知 識轉移 在中大 / 鄧權偉 90 

象牙塔 與群眾 —— 傳 媒作為 知識轉 移橋樑 的可能 …… 不 可能? / 劉偉琪 91 

改變 世界的 不完美 一 訪問 社會學 系教授 趙永佳 / 陳秉鳳 94 

教職 以外的 教與研 一 訪何佩 然教授 / 胡蘇 98 

大學教 育與專 業資格 / 吳嘉倫 101 

2003-2012 本科一 年級收 生人數 103 

2003-2004/2012-2013 主修 課程要 求比較 / 吳嘉倫 106 

中國 • 香港 

前言 / 陳嘉銘 110 

南 來北往 

走不進 本地, 離不 開內地 位內 地本科 生的校 園生活 / 劉子僑 113 

香港 只是其 中一站 一 訪 問內地 研究生 / 劉子僑 115 

如 果可以 的話, 算 我做一 份子吧 / 陳嘉銘 118 

假如 這只是 內地生 的問題 / 陳嘉銘 122 

這 麼近, 那麼遠 一 機 會結構 之轉變 與期望 的落差 / 呂大樂 125 

本 地大學 生北上 就業意 願調查 / 何敬熹 130 

深 圳分校 

鳥籠內 的鳳凰 一 深圳分 校點評 / 陳嘉銘 131 

反 攻大陸 

新北 進精神 / 陳健民 137 

香港 正能量 :中國 NGO 的黃 埔軍校 / 梁正燁 140 

中 港公民 社會如 何交流 一 訪 青年公 民社會 / 胡蘇 143 

始於一 個承諾 訪問 Francine / 陳秉鳳 146 

中港 關係的 另一面 一 殺人的 資本與 掙扎中 的工運 / 陳秉鳳 150 

八 九六四 

中大與 八九民 運雜談 / 莊耀洸 153 

當 15 萬變成 基本盤 / 馬嶽 156 

淺談 《中 大學 生報》 六 四特刊 之轉變 與不變 / 陳嘉銘 158 


教學 • 師生 

前言 / 何敬熹 164 

四年制 :中大 的理想 和身份 / 馬嶽 166 

大類招 生實施 的影響 與困難 一 訪 問陳竟 明教授 / 陳秉鳳 no 

香 港中文 大學通 識教育 的使命 和實踐 / 梁美儀 174 

重 「研 究」 、輕 「教 學」 是 迷思? 一 專訪 吳樹培 / 何敬熹 178 

中 大的教 學改進 一 訪中大 「 學能提 升研究 中心」 主 任潘偉 賢教授 / 吳嘉倫 181 

大學的 「老 師」 / 吳嘉倫 184 

不 認不認 還需認 —— 導 師正名 (節 錄) / White Wood 186 

大學 教育, 在 語言迷 宮中摸 索前行 (節 錄) / 蔡寶瓊 188 

走 進生命 的學問 / 周保松 193 

教 學專訪 一 尹 翠琪教 授專訪 / Gemini 197 

我 只能給 他們一 個概念 一 張或瞥 / 何敬熹 201 

如何 改變, 改變 甚麼? 一 訪問 領袖課 程統籌 梁啟智 / 何敬熹 203 

學而 / 守仁 206 

「真係 想做, 就 唔係莊 務!」 —— 專訪上 莊狂人 Javier/ 何敬熹 209 

Internship —— 學習? 打雜? / 何敬熹 211 

週會 ,去來 做乜? / 小學咪 215 

外地生 看中大 (節 錄) 217 

大學 生自白 / 周松齡 221 

校園 • 曰常 

前言 / 譚焜 226 

看 見校園 與藝術 一 校園 藝術小 輯前言 / 洪曉嫻 227 

看似公 共的文 化中大 / 阿三 228 

抗議 行動藝 術拾遺 一 記另一 種中大 藝術史 / K 233 

校園藝 文地圖 / 湯映彤 238 

頹飯 粗略考 / henryporter 240 

眾志 堂頹飯 的沉淪 / henryporter 


243 


中大 體育: 大 學教育 / 李峻嶸 246 

唔講 都唔知 一 網上 學習平 台改革 / 松 249 

好彩有 CUTS —— 訪問 開發者 Benson / 奧奇特 253 

數碼化 的中途 記 中大圖 書館十 年發展 / Czior 255 

道德 • 身份 

前言 / 杜振豪 260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求 助無援 的校園 性騷擾 一 2002 年迎新 營事件 / 洪曉嫻 262 

那年 之後, 當媒 體遇上 迎新營 …… / 陸明敏 264 

還生者 公道, 讓死 者安息 

— 中大 性騷擾 事件聯 署聲明 (節 錄) / 中大性 別平等 關注組 267 

黃燕 雲事件 時序表 / 周松齡 269 

莊耀洸 專訪: 評中 大性騷 擾政策 / 周松齡 271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歷 年大事 / 周松齡 275 

奪 回宿舍 性空間 

回應 《大 學線》 報導: 宿 生放肆 食榴楗 難為 了同房 / 洪曉 嫻、 陳玉峰 277 

回應 《大 學線》 報導 :宿 生自治 唔 關性事 / 洪 曉嫻、 陳玉峰 279 

輕石 激漣游 一 中大生 「瞓 湯石」 行動 (節 錄) / 李雨夢 281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寫在粗 口 • 十年後 / 王邦華 284 

道 德高地 的虛妄 一 答一 眾對學 生報粗 口標題 的詰難 / 中大 學生報 287 

對道 德的兩 種區分 一 借楊國 榮及鄧 小樺的 觀點談 學生報 刊登粗 口事件 / 曾瑞明 295 

困 難的話 (節 錄) / 鄧小樺 298 

健康生 活 • 上 進青年 

我的 吸煙大 學生活 / 覃俊基 305 

哀 痛之難 / 李智良 308 

對唔住 ,我想 …… / 子僑 311 

笑 甚麼? 你 也是頹 學生! / 梁靜友 


315 


運動 • 角力 

前言 / 陳秉鳳 318 

金玉 其外, 敗絮 其中? 一 中 大十年 抗爭史 / 鄧 權偉、 陳秉鳳 320 

基 層勞工 血與汗 / 陸明敏 331 

也許 只是冰 山一角 一 十 年來勞 工抗爭 事件簿 / 陸明敏 334 

任重 而道遠 一 訪問 員工總 會理事 吳曉真 / 陳秉鳳 338 

中大女 工合作 社紀事 / 陳正恆 343 

中大學 生會: 十 年評點 / 李敏剛 347 

中大學 生報十 年浮沉 / 劉 子僑、 羅奕媚 357 

四代 電台人 一 記中大 校園電 台十五 年歷史 / 區諾軒 361 

中 大學生 會代表 會的制 度問題 一 由零 八年修 章說起 / 吳銘基 369 

從八 樓之爭 到退聯 / 吳嘉倫 372 

地方 • 規劃 

前言 / 羅奕媚 378 

十年校 園規劃 事件簿 / 彭 栳棚、 羅奕媚 381 

中 大校園 發展計 劃簡介 / 周 松齡、 吳嘉倫 387 

中大 2012 驚 爆內幕 (節 錄) / 怕你 西條毛 390 

談空 間規劃 一 關 於我地 的規劃 / 譚焜 393 

那些 我今天 才知道 已經變 成這個 模樣的 中大路 邊風景 / 德 398 

校園 地方誌 

過客、 抑 或歸人 一 中大 行路誌 / 謝欣然 402 

築 動人心 —— 綜合教 學大樓 / 吳倩婷 403 

隔絕 UC 草地 / 熊猫仔 404 

一 路之隔 白石角 / Glen 404 

結緣 —— 珍 can / 胡雪婷 405 

二、 三事 —— 范 克廉樓 3 樓 / V 某 406 

依靠 —— 許 讓成樓 / 王靖婷 407 

為了 有生命 的土地 —— UC 小 農社區 / 吉秋爽 408 

如 果我們 能連結 一一 訪 問中大 不同的 持份者 / 陸明敏 


409 


人像 • 群體 

前言 / 陳秉鳳 416 

追憶我 和阿輝 的交往 / 雷競璇 418 

校園 的流浪 學人: 中大 怪婆婆 / 莊 耀洸、 譚啓禧 422 

宅男 的怒吼 / 陳秉鳳 424 

不 為威風 / 湯映彤 429 

其實 我地欠 左佢地 一 訪關綜 聯組織 幹事歐 陽達初 / Kelvin 433 

抱 著問題 成 為自己 / 湯映彤 437 

藝術 不藝術 / 湯映彤 442 

CU 始 終有你 / 天同 巨門 448 





^ t 


♦ 李 敏剛、 陳嘉銘 

過去 十年, 不 少在中 大發生 的爭議 ,各 
方 往往都 會動用 理想和 傳統這 一套語 
言, 來 為自己 的主張 護航, 或至 少證明 
那 些主張 不至於 跟理想 和傳統 有所抵 
觸。 在這 部份, 我 們會檢 視部份 近十年 
涉及大 學或中 大理想 傳統的 爭論。 

書院 

除了 中文教 育之外 (這部 份在卷 一及卷 
二 「國 際化 事件」 有 梳理) ,其 中一 
個環 繞中大 理想的 重大爭 議就是 書院制 
或書院 精神。 中大 另加五 所新書 院的決 
定, 無 疑是引 發爭議 的主因 之一。 究竟 
在面 對大學 由三年 制改為 四年制 ,學 
生人 數進一 步膨脹 之下, 成立 新書院 
到底 意味著 甚麼? 由是, 我們簡 單整理 
了事 件的時 間表, 同時轉 載了校 方籌辦 
新 書院的 理據, 以 及中大 學生會 的反對 
聲明。 其中 學生會 的聲明 除了針 對校方 
「假 諮詢」 之外, 亦同時 對新書 院理念 
空洞 化表示 擔憂。 他們 認為, 新 書院主 
要提 供住宿 和全宿 共膳的 計劃, 沒有明 
確的思 想指導 和特定 氛圍, 最後 只會徒 
具 形式。 這些 批評, 至 今仍然 適用。 


另外, 我們 亦收錄 了兩篇 新書院 成立後 
的 評論。 陳嘉銘 的文章 〈 「 新」 書院院 
監會, 或 曰政治 花瓶〉 是 從制度 的角度 
出發, 點出 新書院 的自主 性將遠 遠不如 
原有 書院, 變相削 弱了書 院制強 調書院 
獨有的 精神。 至於 李敏剛 的文章 〈你的 

Admin 如何 ,你 的文 化也必 > 則對 

此觀點 提出了 異議, 指新 書院的 自主性 
不 見得比 原有書 院少。 不過, 他 卻認為 
新書 院的自 主性本 身未必 是好, 理由是 
即使書 院有自 主性, 也得 看由誰 來把持 
書院 的發展 方向。 若然這 班掌權 的人懶 
理書院 的發展 和學生 的人格 培育, 自主 
性也 難以催 生到我 們渴望 的書院 精神。 

水塔 

除了新 書院成 立外, 另一 個叫中 大人重 
新思 考書院 精神的 事件, 則是舊 書院的 
擴展 工程。 其 中相對 具代表 性的, 莫過 
於新 亞書院 建造第 五宿舍 的決定 。自 
2006 年起, 新亞書 院已開 始籌劃 興建第 
五 舍堂, 而在 2013 年 4 月, 院方 表示會 
以新 亞網球 場作為 選址, 其後引 起了不 
少反對 聲音。 當時 《中 大學 生報》 李昆 


中大 五十年 


下 


澤 的文章 〈不止 於水塔 景觀: 再 思新亞 
第 五宿〉 就 清晰地 交待了 籌劃興 建第五 
舍堂 的主要 爭議, 同時嘗 試分析 網球場 
以 外其他 方案的 利弊。 

事 實上, 當 時一個 反對院 方在網 球場建 
宿舍 的重要 理據, 是擔心 建築會 阻礙新 
亞 水塔的 景觀, 其 中有近 300 個 中大師 
生 聯署的 《請珍 惜新亞 水塔》 聲 明就是 
用此一 觀點。 更 甚者, 反 對者還 會將水 
塔之 景觀跟 新亞精 神緊扣 一起來 理解, 
而陳 日東的 〈新 亞水塔 的人文 教育〉 就 
正好印 證這一 邏輯。 可是, 文中 卻鮮有 
闡述 維護水 塔的景 觀如何 跟新儒 家的教 
學理 想拉上 關係。 例如當 年新亞 創校初 
期, 書院沒 有甚麼 資源, 新亞先 賢曰間 
在 桂林街 校舍教 授中國 文化, 晚 上就在 
校舍與 大陸流 亡的學 生拼桌 而寢, 這絕 
對 稱得上 是新亞 精神的 寫照。 但 到底水 
塔的 景觀如 何體現 「誠 明」、 「艱 險我 
奮進」 、守 護中國 傳統優 良文化 等種種 
新亞人 珍視的 價值? 作者 都沒有 清楚回 
答這些 問題, 他彷 彿已假 定讀者 會明白 
新 亞精神 和水塔 景觀的 關係。 何謂 「新 
亞 精神」 的 內容, 作者也 沒有作 細緻的 
說明, 他只 是表示 水塔是 代表新 亞精神 
的價 值觀。 這不 禁叫人 疑惑, 所 謂的書 
院精 神會不 會已成 為一個 相當空 洞的符 
號, 而他們 所守護 的只是 一個無 甚意義 
的 圖騰。 儘管 如此, 此文 也的確 體現了 
上 一輩的 校友, 會 挪用書 院精神 這個圖 
騰, 來 對抗校 方擴展 工程的 思維。 

有趣 的是, 在水 塔事件 發生前 不久, 2012 
年 10 月爆出 工友宿 舍迫遷 事件, (見 卷三 


「運動 •角 力」, 〈也許 只是冰 山一角 
— 十年勞 工抗爭 事件簿 > ) 因校 園發展 
需要, 校方將 職工宿 舍改建 為學生 宿舍, 
工友 因而被 迫遷。 其 時有過 千人聯 署聲援 
工友, 卻沒 法改變 校方的 決定。 但 值得留 
意 的是, 聲援 被迫遷 工友的 主要是 在學學 
生; 反 之水塔 事件的 聯署發 起人大 都為擁 
有社會 地位及 影響力 較高的 校友, 而他們 
的名字 並沒有 出現於 宿舍迫 遷事件 的網上 
聯 署名單 之中。 換 言之, 這 班校友 集中關 
注舊 書院的 圖騰, 卻 沒有同 時關注 迫遷事 
件、 為工友 發聲。 這 是否代 表了他 們厚此 
薄彼, 關注 所謂書 院精神 之餘, 卻 缺乏對 
校 園勞工 議題的 了解和 關心? 兩件 事相隔 
不足 一年, 引起 的回響 卻大相 逕庭, 這樣 
的 結果, 值 得我們 深思。 

校長 

除了 上述所 講的書 院制與 書院精 神外, 
校長 的理念 和施政 同樣是 近十年 有關理 
想論爭 的重要 戰場。 儘管 當今大 學的施 
政不 能完全 由校長 控制, 而且受 先前的 
政策所 影響, 但校 長的大 學理念 多少也 
能左右 政策的 方向。 因而, 我們 認為有 
必要分 析這十 年的兩 任校長 一 劉遵義 
及 沈祖堯 一 之大學 理念。 

首先, 我們 轉載了 2008 年 
《守衛 烽火台 特刊》 的 
〈破 壞王 劉遵義 破壞事 件簿〉 。劉 之所 
以有 「破 壞王」 的 稱號, 是因為 他在任 
時的 「政 績」 跟中 大人所 堅持的 理念有 
所 違背。 這些 「政 績」 幾 乎充斥 於整本 
《中 大五 十年》 ,暫 且不贅 。在 這裡, 
我們 更希望 處理劉 的大學 理念, 因而我 


理想 •傳統 





們輯 錄了杜 振豪的 〈劉 遵義, 一 個怎麼 
樣的 校長〉 。此文 基本上 交待了 劉的行 
事 作風, 一 是庸俗 的相對 主義。 例如在 
頒授 榮譽博 士予董 建華一 事上, 劉表示 
董建 華是否 對社會 有貢獻 是見仁 見智, 
但杜 的評論 正好點 出劉氏 這種庸 俗相對 
主義的 底蘊, 不過是 赤裸裸 的權力 。另 
一種作 風則是 Problem solving 的 心態, 
只講 用甚麼 辦法解 決問題 。可是 ,這種 
看似不 講意識 形態的 想法, 本身 就包含 
了意識 形態, 因為 如何界 定問題 和解決 
問題, 其實牽 涉權力 鬥爭。 

繼任 劉的沈 祖堯, 則予人 一種截 然不同 
的處 事風格 ,但事 實是否 如此? 〈浪漫 
的 邊界〉 寫於 沈續任 前夕的 2013 年 ,文 
中檢視 了他任 內的一 些重要 政策。 總括 
而言, 沈 所做的 都是小 修小補 一 語文 
政策 只集中 推廣中 文學術 期刊, 至於中 
文教學 就沿用 舊有的 系統; 深圳 分校他 
又坦 言學術 和表達 自由有 極大的 限制, 
儘管 他表明 會捍衛 當地學 生發聲 。另 
一點值 得留意 的是, 文章 指他任 內的校 
園民主 程度仍 然強差 人意。 例如 校園規 
劃、 校 園發展 方向、 校長遴 選等等 ,中 
大校 方都不 過是採 取舊有 的諮詢 模式。 
這 不得不 叫我們 反思, 劉 跟沈的 大學理 
念是不 是真的 有天淵 之別。 

陳 曰東和 李敏剛 的文章 〈一 樣的 軌跡, 
不同的 治術〉 就 正好回 應了上 述的問 
題。 他 們指, 劉和 沈在處 事方式 上確實 
有一定 分別: 劉總 愛霸王 硬上弓 ,讓 
商業 邏輯全 面進佔 中大, 結果造 成中大 


社群 撕裂; 反之, 沈則 較重視 他人的 
評價, 考慮 對外的 形象, 能緩 和校方 
v . s . 中大人 的矛盾 局面。 但即便 如此, 沈 
祖堯卻 絕非開 明的改 革者。 與前 一篇文 
章觀點 一樣, 陳李 都指出 他極其 量可以 
小修 小補。 更重要 的是, 作者指 出沈管 
治下的 中大, 人 治色彩 轉濃: 當 中大人 
不滿 某項政 策時, 他不時 會利用 校長的 
權力去 回應中 大人的 訴求, 完全 繞過制 
度。 他只不 過是因 應時勢 去滿足 各方的 
要求, 務 求暫時 將問題 壓下, 而 這種做 
法其 實完全 無助於 改變既 有的有 問題的 
制度。 

大 學理念 

最後, 我們 回到有 關大學 理念的 思考。 
之 所以回 溯大學 理念的 爭論, 其 中一個 
重要 原因是 要回應 劉校長 將大學 比喻為 
茶 餐廳的 想法: 大 學和學 生難道 真是商 
店和 顧客的 關係? 因而, 我們找 了兩位 
學者去 梳理有 關大學 理想的 討論。 中大 
中文 系教授 陳平原 的文章 〈大學 應以文 
理為 中心〉 就開宗 明義, 反對大 學把經 
濟管 理一類 的學科 看得比 傳統文 理學科 
為重, 認為 大學偏 重商業 科系的 做法, 
是 偏離了 大學理 應重視 人文教 育的理 
想。 這大概 是最常 聽到有 關大學 應體現 
^ 人文 精神」 的 論述。 

至於 戴遠雄 的文章 〈大 學的魔 咒與解 
咒〉 則由 歷史和 政治經 濟學的 角度, 回 
應當下 大學理 想的兩 套主流 論述, 而陳 
教授的 文章當 然是其 中一個 對象。 戴文 
指出, 即使大 學是培 養人文 精神、 給予 


中大 五十年 


下 



學生思 想自由 去追求 真理的 地方, 我們 
也不 能將這 些理念 獨立於 當地的 政治和 
經濟 網絡來 理解, 因為這 些網絡 在在會 
影 響這些 理念的 落實。 另一 方面, 作者 
又指, 把大 學純粹 視為企 業僱員 的培訓 
所, 只 會繼續 讓新自 由主義 主導, 扼殺 
了 他心目 中的大 學理念 一 大學 作為異 
議 空間的 可能。 他 認為大 學理應 是連結 
社 會不同 的抗爭 力量, 反 抗不公 義和霸 
權的 場域。 

在 未來的 日子, 中共、 特 區政府 以及商 
業邏 輯會如 何影響 校園的 格局, 這還 
有待 觀察。 但筆者 相信這 部份會 為讀者 
提供 資源, 去思 考和應 對中大 日後的 
發展。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事件時 序簡表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2 010 年 1 月號 


2005 年 

10 月 

中大校 方發出 《策 略計劃 草案大 綱》, 
首次 公開表 示探討 成立新 書院。 

11 月 

校 友評議 會提出 「大 學應重 新檢視 現時的 
書 院制所 面對的 問題, 以 期鞏固 書院精 
神以 及中大 精神, 凸顯中 大的特 色」, 
以及 「倘若 再籌建 第五間 書院, 必須先 
確立 該書院 的立院 精神、 教育理 念及其 
特色, 並注 意如何 與中大 精神及 辦學宗 
旨結 合」。 


2006 年 

2 月 

《策略 計劃》 公 佈後兩 星期, 「新 書院 
研究 小組」 發出 《六所 美國和 英國大 
學 / 學院 的書 院教育 考察報 告》, 小組 
唯一 的學生 成員陳 思樺由 大學高 層私下 
邀請, 普羅學 生毫不 知情。 

中大校 方公佈 《策略 計劃》 的最後 版本, 
確認 成立新 書院時 應確立 其教育 理念, 並 
指大學 「應 立即成 立工作 小組, 成 員至少 
有行政 人員、 教師、 校友和 學生各 一位」 

, 擬定 新書院 的願景 和可能 模式。 

4 月 

中大校 董會於 4 月 25 日通過 新書院 研究小 
組 的最後 報告, 計劃 成立一 至兩間 300- 
600 人 的全宿 共膳新 書院, 及一至 兩間約 
1,200 人, 非全 宿共膳 的中型 書院。 

5 月 

報告 公佈後 不足一 個月, 中大校 董會於 
5 月 2 3 日通過 成立晨 興書院 ( 300 人) 及 
善 衡書院 ( 600 人)。 

8 月 

莫理 斯及辛 世文分 別被委 任為晨 興書院 
及善衡 書院的 院長。 


6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07 年 

5 月 

中大校 董會於 5 月 22 日通 過成立 敬文書 
院 (300 人) 及伍宜 孫書院 (1,200 人)。 

7 月 

立法會 二讀通 過修改 《香 港中文 大學條 
例》 ,宣佈 晨興書 院及善 衡書院 為中大 
成員 書院, 動議草 案的張 文光議 員發言 
時表示 「中 大承諾 一定會 用一個 公平和 
合理的 原則, 來處理 8 或 9 所書院 如何選 
擇 代表進 入校董 會的問 題」。 

10 月 

中 大校董 會通過 成立和 聲書院 (1,200 
人 ) ° 


2008 年 

1 月 

立法會 二讀通 過修改 《香 港中文 大學條 
例》, 宣 佈敬文 書院、 伍 宜孫書 院及和 
聲書 院為中 大成員 書院。 

6 月 

劉允 怡被委 任為和 聲書院 院長。 

7 月 

晨興書 院及善 衡書院 動工, 預計於 2010 
年 建成。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中文 大學校 董會為 成立新 書院制 訂指引 


原為中 大傳訊 及公共 關係處 網上新 聞稿, 2006 年 4 月 25 日 


香港 中文大 學計劃 成立新 書院, 以容納 
因 本科課 程恢復 四年制 而增加 的本科 
生, 進一 步發揚 書院制 優點, 保 持書院 
親 切融和 的學習 環境, 為 本科生 提供優 
質 的非形 式教育 和關顧 輔導。 香 港中文 
大學 校董會 今日審 議新書 院研究 小組的 
最 後考察 報告, 並 為成立 新書院 制訂指 
引。 

大學本 科生課 程將於 201 2 年恢 復四年 
制, 中 大的本 科生將 增加約 3,000 人, 
如果不 成立新 書院, 則每 間現有 書院的 
學生人 數將由 目前的 2,500 人增加 至超過 
3, 200 人, 這樣將 影響書 院親切 互動的 
師生 關係。 況且, 並非全 部現有 書院皆 
預備在 未來數 年繼續 擴展, 因此 成立新 
書院 以容納 新增的 學生, 實有迫 切的需 
要。 

根據 中大校 董會於 2006 年 1 月 通過的 
《策 略計 劃》, 中 大將成 立一間 或多間 
新 書院, 而 由校長 委任的 新書院 研究小 
組 在一月 中 訪問六 間英美 成功推 行書院 
制的 大學, 並於 2 月 16 日 在網上 發佈整 
份考察 報告, 隨即進 行廣泛 諮詢。 期間 
小 組主動 安排了 18 次簡 報會、 論 壇及諮 


詢會, 小組 的主席 及成員 曾與約 5,000 位 
教 職員、 學 生及校 友會面 及聽取 意見, 
也曾 與四間 書院校 董及大 學校董 交換意 
見, 並收到 19 份意 見書。 大學師 生普遍 
同意 成立新 書院。 由於籌 劃及興 建新書 
院需時 數年, 籌備工 作須盡 早開展 。小 
組 綜合各 方面的 意見, 並 向大學 校董會 
提 交最後 報告。 

中大校 董會今 天舉行 會議, 審議 新書院 
研 究小組 報告, 並 制訂成 立新書 院的指 
引, 要點 如下: 

1. 新 書院的 使命及 願景必 須符合 中大教 
育使命 

大學 重申書 院的共 同理念 是建立 一個關 
係 密切、 互相交 流學習 的師生 群體; 提 
供關顧 輔導、 全人 教育, 及一個 親切融 
和的書 院生活 和學習 環境。 以這 個理念 
為 基礎, 新書院 應有其 使命和 願景, 作 
為書院 發展的 導向和 重心。 新書 院的使 
命 及願景 必須符 合中大 的教育 使命, 並 
以 學生的 教育和 福祉為 依歸。 


8 

中大 五十年 


下 


2. 成 立不同 模式的 新書院 讓學生 有多種 
選擇 

大學 認同小 規模、 全宿及 一起用 膳的書 
院 模式, 是 建立及 培養親 切互動 與和睦 
關懷 的師生 群體的 要素。 大學計 劃成立 
一 至兩間 小規模 (如 300 至 600 人) 的新 
書院, 新書 院將為 所有同 學提供 在四年 
肄業 期內的 住宿, 所有同 學須參 加書院 
的膳食 計劃, 在書 院飯堂 進膳。 大學明 
白並 非所有 同學都 接受全 宿及一 起用膳 
的 模式, 亦 計劃成 立一至 兩間中 型規模 
( 如 1, 2 00 人)、 非全 宿的新 書院。 

中文大 學非常 重視書 院制, 並肯 定現有 
四間書 院的重 要性, 剛成 立的大 學與書 
院協 作小組 將研究 如何加 強大學 與書院 
及 書院之 間的良 好協作 關係, 優 化書院 
制。 成立新 書院是 中文大 學長遠 發展的 
重要里 程碑, 是中 大對發 揚書院 制的承 
擔, 大學會 繼續聽 取如何 優化書 院發展 
的具體 建議, 讓大 學成員 共同為 建設和 
發展 中文大 學作出 努力。 

2006 年 4 月 25 日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9 


中大 牽起惡 性競爭 學界 進人黑 暗年代 
對中 大校長 (兼 個別 校董) 的批評 


♦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原為 中大學 生會於 2006 年 6 月 6 日 發出的 公開信 


對 於劉校 長以中 環價值 治校, 扼 殺人文 
精神, 為 發展而 發展, 妄建兩 所新書 
院; 又大 耍公關 伎倆, 發 動輿論 攻勢, 
取 代理性 思辯, 放 棄教育 工作者 以身作 
則 的基本 情操, 我 們感到 非常痛 心和遺 
憾。 

中大 籌建新 書院, 並非個 別院校 的事, 
我們 相信, 它標誌 著香港 高等教 育界進 
入 一個惡 性競爭 的黑暗 年代。 而 劉遵義 
校長, 作為本 地龍頭 大學的 大旗手 ,在 
催生 新書院 過程中 的拙劣 表現, 以及牽 
連甚廣 的負面 影響, 都值 得關心 下一代 
的市民 深思, 是故, 我們特 撰此文 ,冀 
能引起 更多的 關注和 討論。 

玩弄 數字, 誇 張失實 
校 方一直 強調, 三 改四會 令中大 一下子 
增加三 千名本 科生, 所 以新書 院的興 
建, 刻不 容緩。 但 有學者 指出, 由於出 
生率 低企, 根據統 計處及 大學教 育資助 
委 員會的 資料, 我們 有理由 相信, 大學 
三 改四, 並不 如校方 所言, 會出 現新生 
飆升的 情況。 


事 實上, 在 3 月 18 日 的諮詢 會上, 一群 
來自教 育界的 校友就 質疑, 不少 中學正 
受著縮 班殺校 之苦, 三 改四即 使導致 
收生 增加, 也是 三數載 的事, 高 峰期一 
過, 增建 的校舍 和設施 很可能 使用不 
足, 造 成資源 浪費。 廖柏 偉副校 長起初 
支吾 以對, 但經不 起洶湧 群情, 最終透 
露了 玄機: 「未來 ,其他 院校所 收的副 
學 士將會 越來越 多。」 

我們 認為, 此 話有兩 種含意 :第一 ,三 
改 四只是 幌子, 興建新 書院, 旨在擴 
充, 以掠奪 其他院 校的本 科生; 第二, 
三千人 之數, 有很大 水分, 它的 出現, 
並非 著眼於 怎樣和 其他院 校互相 配合, 
共同承 擔社會 責任, 而是 本著生 意越大 
越好、 哪管他 人死活 的商業 原則, 肆意 
擴大 自己的 力量, 漠視其 他院校 的生存 
空間。 

事 實上, 劉校長 曾多次 表示, 現 有書院 
的 規模, 不宜 擴充; 但一 轉頭, 校方又 
答應了 新亞校 董會, 撥款 六千萬 支持新 
亞 書院增 收學生 800 人, 輕易打 倒昨日 
的我。 這 便足以 證明, 興 建新書 院的主 


中大 五十年 


下 


要 理據, 並不 成立, 只是 煙幕。 校方的 
如意算 盤是, 藉機 擴充, 以規模 取勝, 
雄霸 高等教 育界。 只要 令公眾 一 特別 
是 捐款者 一 認同, 給予 支持, 理由是 
否 屬實, 已不 重要。 

花言 巧語, 蠱 惑公眾 
書 院制, 是中大 特色, 校 方經常 吹噓。 
可悲 的是, 對 於現時 書院制 的缺失 ,校 
方一 直視若 無睹, 妄顧現 時四間 書院同 
學的 權益, 關於新 書院的 創校精 神和理 
念, 亦含混 其辭, 推搪說 在書院 成立以 
後自會 形成。 這種不 負責任 的做法 ,顯 
示校方 並非有 心辦好 書院制 。因為 ,一 
間 書院, 須 有整全 的治校 理念, 融匯於 
日常 教學和 宿舍生 活中, 才模塑 得出有 
識見、 有個 性的學 生來, 像校方 提倡的 
小型書 院住宿 和膳食 計劃, 沒有 明確的 
指 導思想 和特定 氛圍, 只 會流於 空洞化 
和形 式化, 最 終尾大 不掉。 

事 實上, 中大僅 花兩三 個月, 便 將有名 
無實的 新書院 計劃推 上馬, 如此 輕率, 
如此 反智, 絕 非一所 優秀大 學所為 ,究 
其 原因, 除了急 需一個 賣點, 以 書院的 
冠名 權換取 遠比興 建單幢 宿舍更 多的捐 
款, 實 在想不 出其他 理由。 有了錢 ,規 
模得 以大大 擴充, 一方面 可吸引 更多好 
學生, 以 其優良 成績赢 取更多 的資源 
和 威望, 另 一方面 又更有 條件增 收非本 
地生, 廣開 財路, 背後的 邏輯, 與大推 
偽國 際化, 同出 一轍, 都 是以冠 冕堂皇 
的 理由, 背棄 教育工 作的基 本信念 ,逢 
迎市場 至上, 推 行盲目 改革, 一 心以增 


加 收入為 目標。 這 種本末 倒置的 企管方 
針, 在 中大積 極提倡 之下, 必引 來其他 
大學 仿效, 造 成惡性 循環。 

中大 校方把 「人影 響人」 的良心 事業, 
當一盤 生意去 營運, 還用 美麗言 詞去包 
裝。 蠱惑 公眾, 莫此 為甚。 

粗製 濫造, 掌 控結論 
新書院 計劃, 乃 建基於 「新 書院 研究小 
組」 的考 察報告 之上。 新 書院研 究小組 
於一月 成立, 往英美 旋風式 取經, 那時 
候, 中 大十年 策略計 劃尚未 定稿, 是否 
興建新 書院, 理 應沒有 定論, 小 組的做 
法明顯 偷步。 更匪 夷所思 的是, 短短一 
個月, 小組 便考察 完六所 大學, 並且寫 
好 報告, 交給 校方, 它 的粗製 濫造, 可 
想 而知。 

事 實上, 報告 內容非 常單薄 、貧乏 ,而 
且極不 中肯, 就 著收生 增加的 問題, 
它沒有 提供不 同解決 方案, 加以 分析利 
弊, 深入 比較, 而 是充滿 引導性 的指向 
一 個結論 一 興建 一間或 多間新 書院。 
在一 次諮詢 會中, 小組主 席廖柏 偉副校 
長 更親口 承認, 報 告並無 insight (真 
知 灼見) 可言。 對 於與會 者批評 報告先 
有 結論, 再堆砌 理據, 而 這些片 面理據 
只 須上網 捜尋, 毋 需勞師 動眾、 大耍金 
錢, 前 赴外國 索取, 廖教 授只是 一臉無 
奈, 未有 回應。 

貴為本 港知名 的經濟 學者、 政府 智囊, 
何以 會如此 失職, 向校方 提交一 份糟透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11 


的 報告, 我們實 在無法 理解, 希 望廖教 
授向 本港市 民解釋 一下。 但不論 如何, 
「新書 院研究 小組」 的差 劣表現 和不負 
責任的 態度, 我們實 在無法 苟同, 不得 
不加以 譴責。 

門面 功夫, 浪 費公帑 

這 次考察 之旅, 得 出一致 劣評的 結果, 
不論 是小組 無能, 抑或無 心做好 一份報 
告, 都證 明浪費 公帑, 問 題是浪 費得多 
不多。 

然而, 校方一 直沒有 交代, 這個 集副校 
長、 書院 院長、 教授、 評 議會主 席及一 
名所 謂學生 代表而 成的考 察團, 總共花 
費 多少? 

另外, 校方 進行了 十八場 諮詢, 聲稱和 
近 5,000 名教 職員、 學生和 校友會 過面及 
聽取 意見, 但所謂 諮詢, 不少是 諸如書 
院 周會、 校 友聚會 這類校 內常規 活動, 
參與者 事先並 不知情 及毫無 準備, 所佔 
時間 少至十 多二十 分鐘, 諮詢的 誠意和 
效果 成疑。 更值 得批評 的是, 所 謂收集 
意見, 只 是校方 用來表 現開明 的門面 
功夫, 並 非真心 誠意的 舉動。 一 大群校 
友, 基於新 書院計 劃大而 無當, 要求延 
長諮 詢期, 被校 方堅決 拒絕, 而 諮詢後 
所出的 報告, 基本上 與初版 無異, 便是 
最 有力的 證明。 

花 費如此 多人力 物力, 所 做的盡 是假諮 
詢、 假 考察, 不 單浪費 公帑, 更 加愚弄 
了 所有真 心關注 中大發 展的持 份者。 


黑 箱作業 ,自 把自為 
在籌 建新書 院的過 程中, 有很多 重要的 
具體 細節, 至今 仍不為 中大持 份人所 
知, 例如, 新書院 的選址 和挑選 原則、 
對自 然環境 和活動 空間受 影響的 評估、 
校方的 工作計 劃及進 度表、 財政 及人事 
安排 等等。 事 實上, 不單 中大員 生及校 
友蒙在 鼓裡, 連新 亞校董 會副主 席梁英 
偉 校友, 也是於 3 月 5 日, 即諮詢 期過了 
超過三 份一的 時候, 才在 一次校 友活動 
中, 得 悉校方 正籌建 多間新 書院, 可見 
中 大黑箱 作業的 程度, 已 達至何 等嚴重 
的 地步。 

對 於中大 興建新 書院, 政 府沒有 表態支 
持。 但 問題不 是如此 簡單。 廖柏 偉教授 
透露 的玄機 「未 來, 其他 院校所 收的副 
學士將 會越來 越多」 使我們 懷疑, 校方 
和政府 之間, 可 能有某 種檯底 交易。 若 
然, 是 怎樣的 交易? 會不 會是為 教統局 
鋪路, 中大 先擴充 規模, 準備吸 納其他 
院校的 優秀學 生及資 助學士 學額, 以 
便將 來把本 地大學 硬性規 定為研 究型或 
教 學型, 把資源 集中在 前者, 後 者主力 
開 辦自資 副學士 課程, 而 中大就 早佔先 
機, 成 為研究 型大學 之首, 從中 得益? 
若 不然, 沒有政 府或明 或暗的 資助, 中 
大如 何長期 獨力應 付因過 度膨脹 而增加 
的龐大 開支? 會不 會加劇 教學的 商品化 
和市 場化, 更無節 制地招 收大量 非本地 
生 (以 內地生 為主) 來 開源, 損 害本地 
學生 的基本 權益, 又或大 幅削減 中下層 
員工 的薪津 來節流 一 我 們收到 消息, 
很 多工作 多年的 員工, 在不久 將來, 將 


中大 五十年 


下 


不 再獲分 配校內 宿舍, 變 相削減 福利, 
而 大量宿 舍即將 拆卸, 重建為 高樓大 
廈 一 違 反社會 公義? 

無論是 哪一種 可能, 中大 都是打 算以三 
改四為 幌子, 把個 別大學 ( 高層) 有形 
或無形 的利益 一 例如 香樹輝 校董以 
辛翠時 之名於 5 月 22 日 《星島 日報》 所 
寫的 文章, 充分表 露校方 高層貪 慕虛榮 
的個性 一 凌 駕於公 眾利益 之上, 而不 
是透 過高等 教育界 的內部 商議, 以公平 
及 公開的 方法, 分工 合作, 解決 通盤問 
題。 這種 作風, 絕 不光明 磊落, 而且可 
以 想像, 其 他院校 面對中 大不按 牌章的 
挑戰, 一定不 會坐以 待斃, 大家鬥 「走 
精 面」, 產 生惡性 競爭。 最近, 有大學 
推出一 系列名 師補習 社似的 廣告, 正是 
大 學淪為 學店的 訊號。 

劉遵義 校長在 5 月 16 日的公 開信中 ,提 
到要為 香港培 養品格 高尚的 新一代 。中 
大 學生會 認為, 這 是非常 重要的 一點。 
而要不 空口說 白話, 刻下 正是一 個好時 
機, 先讓 我們重 新審視 中大現 有的問 
題, 特別是 種種書 院制的 缺陷, 大家從 
長 計議, 再籌劃 將來。 千 萬不要 急於求 
成, 以為 辦新書 院只是 籌款、 建 校舍及 
招 生的總 和這般 簡單。 

因此, 中大 學生會 盼望劉 校長, 能以身 
作則, 展 示一個 學者的 氣量和 胸襟, 
暫緩 新書院 計劃, 重新認 真和深 入地諮 
詢, 並腳踏 實地, 先處理 好中大 千瘡百 
孔的管 治問題 一 例如 《齊來 保護我 


們的 山城》 ( http :// www . cusu . hk / cecg / 
sign . php ) 有多達 2,500 人聯署 支持, 反 
映校方 的環境 保育工 作徹底 失敗。 希望 
劉校長 明白, 中文 大學, 不是個 別人士 
攫取功 績和名 聲的踏 腳石, 亦不 是侍奉 
商界 和大財 團的倶 樂部。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2006 年 6 月 6 曰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 


或曰政 治花瓶 


「新」 書院 院監會 

♦ 陳嘉銘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010 年 1 月號 


大學 行政架 構乃決 定書院 及中央 政策的 
一 個重要 核心, 而 五間新 書院的 行政結 
構是否 獨立, 對日 後它們 各自的 發展方 
向實 在影響 深遠。 相信同 學大都 以為新 
書院 跟原有 四書院 在行政 架構上 沒有太 
大 分別, 不過 我想列 出以下 三點, 務求 
令同 學明白 新書院 在某意 義下, 不過是 
在 扮演中 大校方 的政治 花瓶。 

一、 新書院 本身沒 有自己 獨立的 校董會 
新亞、 崇基 和聯合 書院都 各自有 自己的 
校 董會, 隨後逸 夫院書 成立, 校 方批准 
逸夫院 書設立 獨立的 書院校 董會, 原因 
不過是 「蕭規 曹隨」 ,不 願於逸 夫書院 
另行一 個獨立 的行政 體制。 不過 今次籌 
組的五 間新書 院校方 再沒有 「蕭 規曹 
隨」 ,變相 用功能 上看似 對等的 院監會 
去 取代校 董會的 功能, 而 這個轉 向就令 
新 書院無 法持有 獨立的 捐款。 

院監 會的功 能大致 可分為 三項, 分別是 
推 動書院 發展、 籌 募經費 及審批 財政預 
算, 跟 書院校 董會其 實分別 不大。 不過 
要指出 一點, 書院校 董會作 為法團 ,可 
以擁 有獨立 資產, 繼而可 以自主 地決定 
將資 產投放 於哪些 學生活 動及工 程上; 


再者, 書院 校董會 可以拒 絕中大 校方於 
書院 範圍內 建設任 何影響 其書院 環境的 
工程。 

如果 五間新 書院實 行了院 監會的 制度, 
上述 的實權 將完全 失去, 它們的 獨立性 
自然不 能與書 院校董 會同日 而語。 筆者 
當然 不知道 院監會 的實際 操作會 否跟書 
院校 董差天 共地, 不過就 現時的 情況推 
斷, 新書院 在資源 分配上 完全任 由中大 
校方 擺佈, 再進 一步去 推演, 很 多書院 
行 政工作 也受中 大校方 的官僚 制肘。 
如斯 「肉 隨砧 板上」 的院 監會行 政制度 
不正 是跟中 大推廣 的書院 模式背 道而馳 
嗎? 

問及 校方為 何作出 這樣的 決定, 程副校 
長 竟然辯 稱是經 過深入 的討論 研究, 以 
及於校 內亦有 廣泛的 討論, 才將 這個方 
案呈 交予校 董會, 因 應的是 「實 質操作 
需要」 ,這 「實 質操作 需要」 不 就是進 
一 步鞏固 中央校 方的權 力嗎? 

二、 新書院 在中央 校董沒 有席位 
新書 院除了 沒有自 己獨立 的校董 會外, 
中央 校董會 亦沒有 為每一 間書院 各設一 


中大 五十年 下 ♦ 


席位, 取而 代之的 是五個 新書院 互選一 
人做代 表出任 中央校 董會。 而這 位代表 
是否具 「代表 性」, 真的值 得商榷 ,即 
使五 個書院 是一個 群體, 但五間 書院的 
利益 各異, 這個代 表能否 表達五 書院不 
同的聲 音實成 疑問。 何況在 對談中 ,這 
代表 會於甚 麼時候 產生, 程副校 長表示 
方案 還有待 立法會 討論, 換 言之, 這代 
表於 新書院 成立時 是否存 在仍是 未知之 
數。 現在 我們只 知道於 2010 年, 即晨 
興、 善 衡兩所 書院開 始收生 期間, 這個 
代表一 定不會 存在, 那麼 新書院 還有甚 
麼決 策權。 

誠 然新的 校董會 方案, 將 會有一 席位是 
由九個 書院院 長互選 一位入 校董會 ,不 
過按照 剛才的 說法, 這一 位院長 真的可 
以反 映九間 書院各 異的需 求嗎? 校方選 
擇 了互選 機制, 是 因為學 校有太 多重要 
的 會議, 書 院的代 表沒有 可能參 與那麼 
多的 會議。 不過校 董會的 性質實 與其他 
會議 不同, 校董 會在法 律上是 中文大 
學 的管治 團體, 而 決策的 實質影 響是十 
分 大的, 諸如來 年中大 開支、 增 設更多 
新 書院的 意向、 聘 請主管 人員的 資格等 
等。 校董會 是主宰 整間中 文大學 發展方 
向 的行政 組織, 校 方利用 1 ■九 代一」 的 
方案恐 怕難以 服眾。 

三、 還是老 掉牙的 答覆: 

《宋 達能報 吿書》 

校方 指出每 一間書 院其實 沒有需 要各設 
一席, 原 因是要 提高其 他代表 的代表 
性, 「其 他人」 是指校 方代表 ,抑 或是 
學生 代表? 答 案顯而 易見。 校方 在訪談 


中 往往以 《宋 達能報 告書》 為大 前提, 
主導新 書院發 展的行 政結構 ^ 

校 方的論 述其實 是選擇 地閱讀 《宋 達能 
報告 書》, 《宋 達能報 告書》 指 出要改 
組校董 會及教 務會是 要提高 效率, 要縮 
減行 政決議 單位的 席位, 沒有指 明要減 
少學生 及教師 代表。 然而 現時校 方的策 
略是 縮減校 董會和 教務會 的席位 同時, 
不單 保留, 甚至增 加委任 的主管 人員的 
比例, 且同 時剔除 了其他 書院、 學院、 
學生的 代表, 這叫 均衡參 與嗎? 

總結 

大 學堅持 以上中 央集權 的行政 架構, 對 
九 間書院 的均衡 發展當 然十分 有害。 而 
且我 們在在 見證五 間新書 院與現 在的四 
書 院的權 力分配 其實十 分之不 平等。 這 
不平 等的權 力分配 的確會 令新書 院的獎 
學金、 書通 設計、 宿舍資 源大受 制肘。 
如果 根據程 副校長 所言, 所有的 決定都 
交回 新書院 「自行 決定」 ,恐怕 只不過 
是中央 逃避書 院問題 的又一 伎倆。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令 

5 


你的 Admin 如何, 你的文 化也必 


♦ 李敏剛 


每逢 談起中 大的書 院制, 我們往 往很快 
跳到書 院精神 應該是 甚麼的 討論。 但書 
院精神 或書院 文化, 大部 分都是 由其曰 
常的 政策, 以及所 籌辦的 活動所 定義。 
這樣 一來, 負責策 劃這些 政策和 活動的 
書院 院方, 很大程 度上便 是書院 文化的 
塑 造者。 對 新書院 來說, 因為沒 有學生 
自身 的文化 和組織 傳承, 書院 官方在 
定義 書院性 格方面 的角色 便更為 吃重。 
到底 「書院 官方」 是 一些甚 麼人? 是甚 
麼東 西左右 著他們 的決定 和行事 方式? 
這方 面的分 析是新 書院相 關評論 忽略的 
一環。 筆者 在善衡 書院當 了兩年 研究助 
理, 算 是曾在 書院架 構的邊 緣工作 ,有 
一點第 一身的 經歷和 觀察, 希望 為中大 
史 補回這 欠缺的 一塊。 當然, 書 院之間 
的 體制人 事都有 差異, 但筆 者相信 ,善 


衡的 種種, 其實頗 能反映 新書院 普遍面 
對的 處境。 

新 書院: 獨立於 甚麼、 不 獨立於 甚麼? 
在新書 院爭議 之中, 有論 者擔心 新書院 
的院長 的英文 名稱由 原四所 書院的 Head 
變成 Master , 而且 也不是 如原來 四所書 
院 一樣是 校董會 的當然 成員, 中 央因此 
對書 院有更 大的控 制權, 這是把 新書院 
降格, 乃至 矮化書 院制度 1 。 這樣 新書院 
的 文化和 傳統的 形成, 將 很受大 學中央 
意志的 左右, 但現實 卻並非 如此。 

這 並不容 易三言 兩語說 清楚, 讓 我們先 
由書 院的權 力架構 說起。 圖一是 善衡書 
院的 管治架 構圖: 


圖 一 








rv 勞 


圖二: 何善 衡館的 牆壁上 
鑿上了 「養育 劬勞」 四隻 
九 , 




«!<***** 


iVED FATHER DR 


SIN HANG HO 


turn 娜靜 mm0 ' 

MHUCU KATE CECILY KAY ELLEN FRANCISCA 


院就 猶如中 大拱手 把部分 教育學 生的權 
力送予 一班有 錢人, 也就是 「割 地」? 
這並 不容易 回答。 

善衡 書院捐 款者的 確在書 院留下 不少刺 
眼的 痕跡: 善 衡書院 的禮堂 (同 時也是 
餐廳) 命名 為何善 衡館, 牆壁上 鑿上了 
「養育 劬勞」 四隻 大字, 下面則 是一列 
何氏 子孫的 名字, 把中大 的建築 逕自向 
私 人致意 (見 圖二) 。有 一陣子 ,則由 
於何 子樑的 夫人突 然迷上 書法, 善衡書 
院就 無端決 定請來 書法老 師開書 法班, 
「與 學生 同樂」 ,而 院監 會主席 何子樑 
則例 必每月 到書院 一次, 約見 學生, 書 
院 高桌晚 宴也近 乎每次 出席。 


但一 如我們 不會認 為中大 校董會 可以鉅 
細無遺 地決定 中大的 政策, 書院 的院監 
會也 一樣。 善衡書 院的院 監會開 會並不 
頻密, 只是 約數月 一次, 這樣院 監會雖 
然是最 高權力 機關, 對政 策落實 的影響 
其實 有限。 更多的 情況, 是由書 院的官 
僚 系統具 體規劃 書院的 政策, 院 監會只 
是作 審批。 這樣的 權力架 構下, 書院行 
政方 面提出 的政策 建議, 雖多半 主動迎 
合 捐款者 意見和 口味, 但 同時也 有相當 
大 的主導 權和自 由度。 因此, 影 響新書 


善衡 書院的 院監會 是書院 的最高 權力機 
關 2 。 對比 起大學 中央和 四所舊 書院的 
校 董會, 善 衡的院 監會幾 乎清一 色是書 
院的捐 款人, 比 例遠比 舊有四 間書院 
多。 事 實上, 如果 我們細 看新成 立的幾 
所書 院的院 監會, 其成員 架構都 近似善 
衡書 院的院 監會, 而非像 原來的 四所書 
院, 學者、 教員和 不同持 份者比 例較多 
( 如 新亞有 耶魯協 會和香 港大學 的推舉 
校董、 院務 委員會 推舉的 代表, 崇基則 
有香港 各教會 團體的 代表, 逸夫 則有近 
半為教 職員) 。由 此可見 ,書院 的行政 
系統, 其實 是向捐 款者而 不是大 學中央 
問責。 

事 實上, 新 書院相 對於大 學中央 的獨立 
性 也在實 際運作 中反映 出來。 首先, 書 
院的 各種重 要軟硬 基建幾 乎不必 經大學 
中央 批准; 書 院通識 的課程 內容, 亦不 
受制於 大學通 識部; 而一 般學生 活動, 
都是 書院院 方自己 規劃和 舉辦。 收生方 
面, 書院 以甚麼 方式、 甚 麼準則 收生, 
也 是書院 自決, 中 央亦不 過問。 因此 
在 獨立於 中央這 一方面 來看, 新 書院和 
舊 書院其 實並沒 有太多 分別。 善 衡書院 
選擇 美心集 團承辦 書院的 餐廳, 以及選 
擇星巴 克在書 院辦咖 啡閣, 過程 並不涉 
及大學 中央。 善衡 書院選 擇為學 生提供 
全宿 共膳, 以及以 高桌晚 宴取代 一般書 
院的 周會, 也並不 需要特 別得到 中央批 
准, 至於 高桌晚 宴請的 是甚麼 嘉賓, 更 
是書院 的內部 決定。 

那麼, 這 是不是 表示書 院的方 針和決 
策, 其實 就是捐 款者的 意思, 因 此新書 


r M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院文化 和身份 成形的 最重要 因素, 固然 
不 是大學 中央的 要求, 但 也不只 是新書 
院的院 監會。 書院的 官僚系 統自身 ,也 
有重 要的影 響力。 

官 僚主政 的書院 

學生輔 導長、 書院 通識主 任和院 務主任 
在 書院系 統中排 名第二 、三 、四 。其 
中, 前兩者 由教師 (一 般是 教授) 出 
任, 是不 受薪的 兼任, 正 職仍是 自己的 
學系或 學院。 院務 主任則 是全職 的受薪 
大學高 級行政 人員。 因為 是長期 且全職 
在書院 工作, 掌 實權的 往往是 院務主 
任。 以善 衡書院 為例, 書 院通識 主任大 
約一星 期才到 書院和 職員開 會一次 ,輔 
導長則 較多, 亦 不過一 星期兩 三次; 而 
學生 輔導處 的大量 運作都 是由院 務主任 
統籌, 如宿舍 管理、 高桌 晚宴的 安排、 
海外 交流和 社會服 務等。 就以 書院早 
前發生 的星巴 克風波 為例。 善衡 書院在 
2012 年底宣 佈引入 星巴克 承辦咖 啡閣, 
引起一 些中大 學生的 反對, 善衡 書院學 
生會 因此舉 辦全民 投票, 表決是 否支持 
星巴 克在善 衡出售 咖啡。 3 在事件 期間, 
和學生 開會、 書院 對外的 口徑, 都是由 
院務 主任與 學生輔 導處職 員統籌 制定。 

也就 是說, 新書 院其實 擁有一 套獨立 
於中央 的官僚 系統。 因 此問題 就是: 
這樣的 架構, 會 對書院 政策乃 至文化 
的 形成, 構 成甚麼 限制? 再進一 步的問 
題是: 原來 四所書 院也有 相同的 官僚架 
構, 其中 官僚人 數甚至 更多, 只 是它們 
的校 董會並 不見得 由捐款 者主導 而已。 
這樣 一來, 原 來的四 書院, 是否 也和新 


書 院情況 相若? 

官僚系 統與教 育理念 的張力 

如果 以善衡 的情況 來看, 這樣的 一個官 
僚 系統帶 來的, 就 是過度 的管制 和偏重 
門面 工作。 就以書 院的空 間管理 為例, 
善衡 書院以 「家」 為 理念, 如果 真的視 
書 院上下 老師同 學都是 一家人 的話, 那 
麼書 院起碼 應該有 很多公 共空間 一 我 
們何 從需要 在自己 家中填 form book 房間 
用? 再者, 給同學 多一點 公共空 間也是 
對同 學的一 種信任 一 信 任同學 有自我 
管理 和在空 間發揮 創意的 能力。 但現實 
卻是, 善衡 書院內 幾乎每 一寸空 間都是 
有人 「管」 的, 同 學或團 體使用 時也有 
很多 限制, 而且 有程序 繁瑣, 動 輒都會 
犯規。 

例如書 院的所 有戶外 空間, 幾乎 都是由 
書院 管理, 其中 有些空 間的劃 分相當 
荒謬, 如 書院草 坪可以 借出, 但 卻只限 
淺色 階磚地 而不包 括草地 (見圖 三)。 
書 院也聲 稱重視 對同學 的心靈 輔導, 因 
此特別 有一間 輔導室 (名 為心 靈加油 
站) 供同 學用以 靜思, 舒緩 情緒, 卻竟 
然 要預先 預約, 表 格上還 要簽署 免責聲 
明, 保證不 會損毀 內裡的 設施, 否則書 
院有權 罰款。 從 這兩個 例子, 可 見書院 
的 空間管 理如何 嚴厲得 過份。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18 



為甚麼 「家」 要 有這麼 多的程 序和罰 
則? 這正正 顯示, 對善衡 的官僚 系統而 
言, 有效管 理空間 的重要 性壓倒 了書院 
的 理念。 對 學生的 信任並 沒有績 效可以 
量度, 反而 萬一出 了甚麼 閃失, 職員更 
隨時 要承擔 責任。 因此, 他們實 在沒有 
誘因去 放鬆對 空間的 管理。 

管 理嚴厲 以外, 還有 大量的 門面工 夫:書 
院 的高桌 晚宴, 嘉 賓大多 都是達 官貴人 4 
: 書院 的各種 設施, 都追 求美侖 美奐; 書 
院 的各種 要求和 品味, 也以 中上流 階層的 
想像 為主。 這 當然有 應付捐 款者意 思和口 
味 的因素 (這 些捐 款者在 法理上 和財政 
結 構上, 都是 他們的 「老 闆」) , 但更重 
要 的是, Is •些 建設都 是在追 逐社會 主流容 
易 認可的 標準, 認為 給學生 最多最 好最高 
級的 物質, 就 是對學 生好; 認為成 功的商 
人, 就 是社會 賢達, 就是學 生值得 認識、 
值得 學習的 楷模。 

由這 些例子 可見, 除 非高層 (譬 如說院 
務 主任, 或學生 輔導長 / 院長) 對理念 
有 相當的 認識和 堅持, 把 書院那 些堂皇 
的抽象 理念具 體化成 政策, 否則 最後主 
導官僚 系統決 策的, 只會 是門面 的成績 


和 管理的 方便。 這樣 一來, 一方 面管理 
會趨向 嚴厲, 而另 一方面 就是趨 向門面 
工作 「交 數」 ,過 程中 失落的 是價值 
思考。 書院 上下追 求的都 是可見 於紙面 
上、 可以 量化的 績效, 而 不是價 值的實 
踐。 當初訂 立的所 謂書院 理念、 院訓變 
成一紙 空文, 並沒有 仔細的 反思, 也沒 
有考 慮結合 實際、 落實到 具體實 踐的問 
題, 而書院 最終追 逐的, 仍然是 學生的 
滿 意度, 和更多 的物質 資源。 

事 實上, 這 樣的異 化趨勢 並不只 見於善 
衡 書院, 也不只 限於新 書院, 原 來的四 
所書 院其實 亦不能 避免, 譬如說 逸夫書 
院 早已在 周會引 入高桌 晚宴。 如 果真的 
有甚 麼分別 的話, 筆者 認為, 也 不過是 
異化 的速度 之別。 善衡 官僚性 格的問 
題, 並不見 得只是 因為善 衡的特 殊條件 
才 出現。 善 衡書院 面對的 問題, 其實是 
整 個高等 教育欠 缺價值 思考、 由 工具理 
性主宰 的一個 反映。 

神聖 的書院 自治? 

書院 制向來 被視為 中大的 一個重 要傳統 
或 理念, 但 由善衡 書院這 個實例 可見, 
即使 書院可 以得到 相對於 大學中 央的獨 
立 自主, 仍 然很容 易受官 僚思維 和社會 
主 流的價 值觀所 左右。 那麼, 到 底我們 
所珍 視的所 謂中大 的書院 傳統, 應該還 
有甚麼 內容? 同 樣重要 的是, 如 果要落 
實這些 內容, 我們 到底需 要些甚 麼制度 
上和物 質上的 條件? 這都 是我們 談中大 
理想、 傳統, 或所謂 人文精 神時, 不得 
不面對 的重要 問題。 


理想 •傳統 新書院 之創立 


19 


1 譬 如說, 本部 份前一 篇文章 < ^ 新」 書 院院監 
會 ,或 曰政治 花瓶〉 ,就是 其中一 個十分 典型的 
對新 書院的 批評。 

2 善衡書 院的最 主要捐 款者為 何善衡 慈善基 金會, 
而院監 會的現 任也是 首任主 席何子 樑醫生 是何善 
衡慈 善基會 董事, 基 金會主 席何子 焯博士 已年過 
八十, 何 子樑則 是他的 弟弟, 二人都 是何善 衡 ( 
恆生 銀行創 辦人) 的 兒子。 另外兩 個主要 捐款者 
則為 何添基 金會、 偉倫 基金會 ( 由 利國偉 創立, 
梁祥彪 為行政 總裁) ,以及 陳震夏 慈善信 託基金 
會 (信託 人為何 厚浠, 亦為 院監會 成員、 何添之 
子)。 其他 成員: 李 民斌為 李國寶 之子、 東亞銀 
行總 經理; 鄧日 燊為恆 生銀行 董事、 美麗 華酒店 
董事、 何添 基金會 董事; 楊 秉樑和 梁祥彪 亦同為 
美 麗華的 董事。 因此 其實整 個院監 會和幾 個捐款 
基 金會, 主事人 都高度 重疊。 資料 見善衡 書院院 
長報告 2013 。 

3 星巴 克風波 始末, 可見 < 星巴克 入中大 全紀錄 > , 

《中 大學 生報》 2 01 2 年 11 月號。 

4 善 衡書院 高桌晚 宴演講 嘉賓: 

2010 年 

辛世 文教授 (善 衡書院 院長) 

何子 樑醫生 (院 監會 主席) 

沈祖 堯教授 ( 中大 校長) 

2011 年 

Mrs. Judy Leissner ( President of Grace Vineyard ) 
Mr. Lau Chi-sun ( Wine Journalist ) 

李歐 梵教授 

冼為堅 (中 國文 化講座 教授) 

李少 南教授 (社會 科學院 院長) 

辛世 文教授 
何子 樑醫生 

鄭海 泉博士 (中大 校董會 主席) 

劉遵 義教授 (前 中大 校長) 

2012 年 

Vivek Mahbubani ( 棟篤笑 演員) 

麥嘉軒 (畢 馬威 中國香 港辦事 處稅務 主管合 夥人) 
陳德霖 (香 港金融 管理局 總裁) 

辛世 文教授 
何子 樑醫生 

劉明 康教授 (前 中國 銀監會 主席) 

2013 年 

唐俊 業醫生 (確 進醫 療中心 總監) 

蔡元 雲醫生 (香 港突 破機構 榮譽總 幹事) 

黃仁 龍先生 (前 任香 港特別 行政區 律政司 司長) 
林超 英先生 (前 香港 天文台 台長) 

對比 2013 年崇基 學院周 會演講 嘉賓: 

劉大 成教授 (崇 基學院 服務學 習計劃 主任) 

黃健 输女士 (中大 音樂系 管風琴 導師) 

龐一 鳴先生 ( 「一 年唔 幫襯大 地產商 行動」 發 起人) 


曾志 朗教授 (台 灣中央 研究院 院士及 中央研 究院語 
言學 研究所 特聘研 究員) 

王劍 凡博士 ( 中 大學哲 學系兼 任助理 教授; 翻譯系 
兼任 講師) 

區晞 旻小姐 (馬 寶寶社 區農場 成員) 

蔡子 強先生 (中大 政治與 行政學 系高級 講師) 

陳倩 瑩小姐 (民間 人權陣 線副召 集人) 

林超 英教授 (中 大地理 與資源 管理學 系客座 教授) 
麥志 豪先生 ( 非牟 利獸醫 服務協 會執行 主席) 

王維 基先生 (香 港電視 網絡有 限公司 主席)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 


不止 於水塔 景觀: 再 思新亞 第五宿 

♦ 李昆澤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3 年 9 月號 


自 2006 年始, 新 亞書院 便開始 籌劃興 
建第 五宿, 2011 年 9 月, 院方已 計劃於 
新 亞網球 場作為 選址。 直 至今年 4 月尾 
的交 通及校 園發展 會上, 馮通副 校長展 
示 一幅現 已被否 決的構 想圖, 當 中一棟 
高 達七八 層的宿 舍拔地 而起, 令 新亞水 
塔從 遠處望 去宛如 被攔腰 截斷。 此後不 
少 師生校 友發起 聯署, 更 有大量 相關報 
導、 評 論繼而 出現。 院方 隨之於 5 月 16 
日與 校友、 學 生代表 會面。 其後 在校友 
評議 會上, 一眾學 生校友 亦就此 議題作 
激烈 討論。 筆者分 別與新 亞書院 校董會 
主席梁 英偉、 新亞 書院學 生會幹 事會會 
長麥浩 然作一 訪問, 以求 梳理整 件事的 
爭 議點、 宿 舍最新 進度、 闡述與 閱讀此 
文的各 位有何 關係。 

被掩 蓋的君 子塔? 

在各 方的爭 議中, 對新亞 水塔與 人文精 
神之理 解常被 談及, 校友 們尤其 關注從 
百 萬大道 望向新 亞水塔 之景。 究 竟一座 
建 築的景 觀被遮 與不遮 又有何 要緊? 建 
築或空 間與人 要扣連 起來不 是易事 ,若 
然在 建造時 傾注了 心血, 或參與 了規劃 
固然 能使人 與建築 有緊密 關係。 大部分 
時候, 我們與 建築、 景 觀的關 係僅限 


於 使用, 以及隨 之伴隨 的日常 記憶。 可 
是一些 地標式 建築, 卻往 往因其 象徵意 
義, 其景觀 所附帶 之精神 意志而 變得不 
容 妄顧。 

不少 校友同 學便對 水塔景 觀尤有 感受, 
他們在 《請珍 惜新亞 水塔》 聯 署聲明 
中 寫道: 「在新 亞生活 過的人 ,大 抵都 
會對水 塔有一 份深厚 感情。 水塔 高大巍 
峨, 剛直 方正, 立 於中大 之巔, 有君子 
塔 之譽, 隱隱然 承載了 新亞的 教育理 
念。 水塔 更會隨 著朝暮 光影, 呈 現迷人 
景緻 一 吐露 晨曦中 的水塔 ,藍 天白雲 
下的 水塔, 夕陽 斜照的 水塔, 節 日亮燈 
的 水塔, 各 有風景 ,過 目難 忘。」 1 

而在百 萬大道 處望去 水塔, 是最 完整與 
震撼的 角度; 在 大埔向 中大處 遠眺, 水 
塔則是 中大的 辨識與 地標。 試 想像, 若 
然 美國的 自由女 神像、 巴 西的基 督像從 
遠處 望去並 非無遮 無擋, 其氣勢 精神想 
必大受 影響, 新亞水 塔亦正 如是。 

其實 校董會 主席梁 英偉在 訪問中 提及了 
水塔景 觀問題 ,他 坦言: 「集 體回憶 
呢, 就好 似以前 天星碼 頭咐, 成 個搬走 


理想 •傳統 水塔景 致風波 


21 


左, 係 無左, 咐你 就會 覺得話 真係以 
後見 唔到, 宜家唔 係呀, 個水 塔係度 
噶!」 「宜 家通常 集體回 憶只係 (適用 
於) 成棟 野無左 噶!」 但是否 同意此 
說, 讀者大 可自行 判斷。 

景觀與 宿位的 假對立 

或許 在外界 看來, 這又 是一場 「保育 m 
發展」 的 對立, 但事 實並非 如此。 在水 
塔聯 署中已 有以下 文字: 

「我 們關心 水塔, 並不表 示我們 反對興 
建新 宿舍。 我們深 明新宿 舍對同 學的重 
要, 也感謝 書院多 年來為 此努力 籌謀。 
我 們所祈 求者, 只 是希望 書院從 歷史從 
人文 從景觀 著眼, 考慮 其他選 址的可 
能。 故此聯 署者實 際上由 始至終 並無反 
對建新 宿舍解 決宿位 問題, 而是 祈求從 
設計、 選址 入手, 盡量避 免宿舍 落成可 
能會對 水塔景 觀造成 的永久 破壞。 至於 
院 方在爭 議中亦 重申, 並 非不重 視新亞 
水塔 景觀, 遂向圖 則師要 求在最 終方案 
中, 宿舍最 高點需 低於水 塔最低 點。」 

無從逃 脱的資 金問題 

那麼, 重新選 址不就 一了百 了嗎? 直至 

目 前的討 論被提 出的選 址大約 包括: 

(1 ) 學思 樓與會 友樓中 間斜坡 

(2) 新亞停 車場處 

(3) 山村徑 芝苑重 建或原 職工宿 舍改建 

(4) 網球 場靠近 新亞梯 的斜坡 

新亞 停車場 處的選 址早於 2009 年時已 
曾提交 計劃, 但因 被指影 響書院 內部景 
觀 而不獲 通過, 現 已少有 討論此 方案。 
至於 (1 ) 與 (4) 卻由於 造價太 貴而無 


法 落實。 大 學的宿 舍建築 費大部 分來自 
UGC , 即 「大 學教育 資助委 員會」 ,由 
包括 上市公 司主席 等多位 「社會 人士」 
組成, 負 責決定 各大學 的資源 分配。 據 
校董 會梁英 偉主席 解釋, UGC 只 能提供 
約 1 億 2 千萬的 撥款, 新設計 所需的 1 億 6 
千 萬將有 4 千 萬需要 向校友 籌款。 (1) 
與 (4) 的方案 因建於 斜坡, 不 會對水 
塔 景觀造 成任何 影響, 但 同時亦 因其位 
置, (1 ) 的 方案光 是打樁 已需要 1 億 5 
千萬, 更遑 論建成 整座大 型宿舍 。在 7 
月成 立的第 五宿舍 關注小 組曾與 沈祖堯 
校長 會面, 沈校長 明言, 由於建 築成本 
昂貴, 故應 盡量避 免選址 在斜坡 位置, 
而且 為了書 院之間 資源盡 量平均 分配, 
校 方亦不 會有特 別資金 援助。 由是觀 
之, 資金已 成解決 第五宿 問題的 一大障 
礙。 

我們還 能選擇 

在資 金問題 短時間 無法解 決的情 況下, 
新 亞第五 宿的方 案是否 無太大 可改變 
的 餘地? 非也! 方案 ( 3 ) 是位 於山村 
徑, 即蒙民 偉樓旁 用作由 紫霞樓 通往本 
部的 路徑, 兩棟原 職工宿 舍坐落 於此。 
這理應 是可值 得考慮 的一個 選項。 原 
因大致 有二, 首先, 在 改建前 兩棟建 
築已 可容納 百多戶 員工, 以每戶 二人計 
起碼有 兩百多 宿位, 如今 已經改 建為學 
生 宿舍, 據 消息稱 部分宿 位會提 供予研 
究生。 旁 邊亦有 國際生 舍堂第 三座, 提 
供 180 個 宿位, 與第 五宿計 劃中的 300 人 
相若。 第二, 亦為 最重要 的是, 相比起 
碼 2016 年 才能落 成的第 五宿, 以 改建方 
式 解決宿 位問題 能立馬 讓同學 入住, 對 


中大 五十年 下 


♦ 22 


已在學 的走讀 生而言 無疑更 能受惠 。可 
惜, 我們 卻從未 看見, 新 亞院方 在積極 
提供 不同方 案予同 學時有 作多大 努力。 

或 者不少 人會對 此方案 猶豫, 因 為山村 
徑並不 靠近新 亞主宿 舍群, 擔 心書院 
宿舍 生活會 因而受 影響。 但事實 上崇基 
的文 林堂, 亦 是遠離 崇基宿 舍群外 ,甚 
至在 中大校 門外, 文林宿 生仍以 團結著 
稱, 可見 離主宿 舍群較 遠的方 案並非 
不 能成為 選項。 山村徑 雖然屬 中央校 
園 範圍, 但 卻遠不 代表新 亞院方 可以完 
全不作 與校方 談判的 嘗試。 再退 一步, 
即使 此兩棟 原職工 宿舍現 部分供 研究生 
使用, 又是 否代表 院方不 能在行 政上與 
校方 商討? 當 初崇基 「五 高」 「五 低」 
亦是 研究生 宿舍, 經港九 五旬節 會捐款 
改建才 成今日 模樣。 而真 正的要 點是, 
院方 並沒有 積極開 放這些 選項讓 師生選 
擇。 若非 如此, 在信廣 來院長 宴請大 O 
籌委輔 員於雲 起軒討 論第五 宿時, 為何 
並無 提出過 改建或 網球場 選址以 外的可 
能性? 

資 訊流通 不足? 

不 少同學 表示, 關 於第五 宿的資 訊流通 
與 觀點整 理並不 足夠。 雖 然新亞 院方與 
學生 會曾於 5 月 21 日在知 行大廳 舉行公 
開 論壇, 但 相關的 資訊, 一直以 來大多 
只在 學生會 facebook 上 公佈。 大 部分相 
關 文件, 筆者 都需從 一個約 300 人的新 
亞 學生會 facebok group 中搜索 。而 且由 
始 至終, 均 未見書 院方有 盡提供 相關資 
料供 討論的 責任, 亦不見 有整理 有關第 
五宿 討論的 小冊子 出現, 方便師 生關注 


或 跟進, 更 遑論在 週會派 發了。 在資訊 
流通 如此不 足的情 況下, 一般學 生實難 
以進入 討論, 一直 以來的 參與人 數寥寥 
可數亦 不足為 奇了。 2 

結語: 從固定 軌跡走 到今曰 
在 5 月 16 日 院方 與校友 及學生 的會議 
上, 院 方曾明 言會研 究其他 方案, 讓將 
來諮 詢時, 能讓各 師生校 友作出 選擇。 
校董 會主席 梁英偉 卻在訪 問中對 筆者坦 
言, 九月將 會供師 生校友 諮詢的 方案已 
基本有 定案, 亦 不會提 供其他 方案。 

事 實上, 工 程畢竟 還需要 通過立 法會才 
能 決定會 否正式 上馬, 但 新亞第 五宿除 
了關 乎現在 走讀生 能否短 時間便 有宿位 
與長遠 的宿位 問題, 其影 響的水 塔景觀 
亦毫 無疑問 是中大 重要的 資產與 地標。 
希 望同學 在九月 份的諮 詢會上 積極參 
與, 才有機 會讓我 們的聲 音得到 聆聽、 
重視。 


理想 •傳統 水塔景 致風波 


3 

2 


第五宿 Q&A 

1 . 現 時新亞 入宿率 如何? 第五宿 又預計 
於何時 建成? 

答: 據新亞 學生會 幹事長 麥浩然 提供, 
新亞 書院現 有宿位 1,186 個, 上一 個學年 
本地本 科生入 宿率為 29.6% 。 至 於根據 
梁英 偉主席 說法, 若能於 本立法 年度通 
過 撥款並 上馬, 新宿舍 便可在 2017 年建 
成。 

2. 九月份 公佈的 最新方 案大約 如何? 

答: 根 據梁生 描述, 大致 有數項 要點, 
首 先新宿 舍樓高 四層, 最 高點會 大致低 
於 水塔最 低點, 但 由於從 某些角 度宿舍 
將在樹 林前, 所以 從百萬 大道處 望去, 
原來與 樹林融 合的景 觀將被 破開, 水塔 
將 如有一 底座。 另外, 相信新 方案亦 
會有一 個容納 上百人 的多用 途空間 。當 
然, 最 確切最 真實的 方案與 資訊, 要待 
院 方九月 中旬公 佈才能 作準。 

3 . 第 五宿 若然影 響水塔 景觀, 新 亞學生 
會幹 事會的 立場取 態將會 如何? 

答: 新亞 學生會 幹事長 麥浩然 的說法 
是: 「現 時可 觀察的 共識是 ,如 果新亞 
水塔 被完全 遮蓋是 絕對不 能接受 的。」 
而面對 「遮少 少會否 收貨」 的問題 ,她 
並 無正面 回答。 


1 〈聯 署: 請珍惜 新亞水 塔〉: 
https://www.facebook.com/savewatertower 

2 由 新亞學 生會幹 事會麥 浩然提 供的資 料所見 ,第 
五 宿舍關 注小組 於七月 成立。 正正 是為了 令一班 
對於 新宿舍 建設有 意見、 有 熱誠的 同學參 與整個 
計劃的 籌備。 其 組成包 括學生 會幹事 會代表 、現 
有四宿 代表、 走讀生 舍堂代 表及所 有有興 趣參與 
整個 項目的 同學。 該 小組的 工作是 希望透 過集中 
的 資源收 集及參 與所有 有關第 五宿舍 的事務 (如 
與建 築師會 面參與 設計、 召 開會議 商討新 宿舍之 
安排 、撰寫 設計及 未來管 理計劃 書等) 。同 時亦 
會更 積極、 集中 的發放 有關第 五宿舍 的資訊 ,希 
望令每 一名有 心了解 新宿舍 進度的 同學都 能夠接 
收 到有關 資料。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 


新亞水 塔的人 文教育 

♦ 陳曰東 

原刊於 《明 報》, M 13 年 5 月 27 日 



新亞書 院籌建 宿舍, 資料 顯示會 遮擋中 
大的獨 特標誌 一 新 亞水塔 的景觀 ,千 
人聯署 反對。 新亞校 方舉辦 諮詢會 ,交 
代 事件, 報 章亦有 報道。 

筆者出 席兩次 會議, 歸納出 要點: 以校 
園發 展處為 代表, 關注的 是宿舍 頂和水 
塔 底相距 多少, 所以 前年選 址時, 沒全 
方位 考量對 完好水 塔景觀 造成的 永久破 
壞。 守 護水塔 人士心 目中的 景觀, 不能 
化約 做數字 問題。 水塔這 地標, 關乎中 
大人 的身分 認同, 集 美感、 情意、 歷史 
文化, 以至 代表新 亞精神 的價值 觀和象 
徵 意義於 一身。 不 全盤考 量這些 人文要 
素, 只 從經濟 效益角 度看宿 位問題 ,難 
免 取行政 之便而 捨保育 之難。 


捕捉 天人合 一精髓 

要考量 又從何 說起? 筆 者當日 請 教了新 
亞書 院院長 信廣來 教授。 信教授 專門研 
究儒家 思想, 對新 亞精神 如何融 入校園 
生活, 滲 透景物 作教化 之用, 自 有真知 
灼見。 果然, 信教授 借唐君 毅像, 闡釋 
這位先 賢的廣 闊胸襟 和遠大 目光。 筆者 
受到 啟發, 將這種 超越一 時利害 關係的 
眼界 放諸水 塔上。 正如 不少與 會者所 
言, 宿舍 不是沒 有其他 選址。 現 在亡羊 
補牢, 雖拖 慢工程 進度, 但為了 盡早竣 
工, 令 中大的 重要象 徵永久 受損, 不是 
更大犧 牲嗎? 

水 塔獨據 一方, 巍然 矗立, 挺拔 不群的 
架勢, 象徵 着中大 人特立 獨行的 精神面 
貌。 其 坐落的 山頭, 綠樹 環抱; 背靠那 
一 片開闊 的天, 意象 無限。 人在 山腳往 


上望, 用心 細賞, 無不傾 倒於水 塔的非 


凡 氣派。 人和 水塔, 水塔和 自然, 連成 
一體。 水 塔的設 計師, 無 疑要用 具靈性 
的建 築語言 一 筆直 而剛毅 之線條 ,突 
顯 中間燈 芯部分 如無可 屈曲的 脊骨一 
打造 絲絲入 扣的佈 局來捕 捉天人 合一的 
精髓。 中大 人每天 經過, 多多 少少受 
感染, 慢 慢氣質 會轉變 過來。 人 固然渺 
小, 但只 要融入 自然, 便化 為無限 。人 
正是 要學懂 和大自 然融洽 相處, 學懂順 
應 大自然 規律, 而非 征服大 自然, 違反 
天道, 最 終自食 惡果。 這 套抽象 的哲學 
觀念, 一直 用最具 體又最 不着痕 迹的方 
式滲 進中大 人的記 憶裡。 人們常 說中大 
校 園地靈 人傑, 絕非 胡謅。 

教 化學子 非保 護不可 

正因為 新亞水 塔不是 普通一 個景點 ,而 
是 呼應天 地來教 化學子 的藝術 生命, 當其 
完整性 在不必 要的情 况下受 傷害, 才有那 
麼多中 大人感 痛心, 感到非 保護她 不可。 
前院長 梁秉中 認為這 些人是 「環 保派, 
很 敏感, 很注重 symbol (象 徵)」 ,新 
亞校董 香樹輝 就揶揄 他們想 法浪漫 。言 
下 之意, 是他 們不切 實際, 沒考 慮過同 
學 的住宿 需求。 但 兩位新 亞元老 有所不 
知, 守護水 塔人士 從來沒 輕視過 宿位緊 
張的 問題。 反而兩 位的講 法暴露 了他們 
對新亞 水塔的 感情很 有限, 對新 亞精神 
的具體 展現和 教化作 用相當 無知, 連宿 
舍 遮去水 塔下半 身都可 接受。 發展很 
難 避免, 但 發展不 僅僅等 於硬件 的增加 
和 改良, 而 無法量 化的景 觀和非 形式教 
育 的元素 總要被 犧牲。 中 大過去 受過太 
多無可 挽回的 傷害, 本部 圖書館 新翼便 
是 最叫人 痛心的 例子。 現 在我們 不能再 


退, 新亞水 塔便是 重視人 文精神 者的底 
線。 希望新 亞校方 認真聆 聽反對 者的聲 
音, 致力 尋求兩 全其美 的解決 方案, 不 
要糟 蹋前人 的心血 結晶。 


中大 五十年 


下 


26 


破壞 王劉遵 義破壞 事件簿 

原刊 於中大 學生報 《破 壞王劉 遵義特 刊》, 2 008 年 I 2 月 


「破 壞王」 這個 稱呼, 對於中 大校長 
劉遵義 來說, 確實 是當之 無愧, 自從 
2005 年 「國 際化」 事 件起, 劉生 每年必 
會定期 進行至 少一項 破壞, 上至 中大的 
理念、 精神, 下至 校園的 景觀, 甚至交 
通, 無一不 被劉生 看中, 大 肆破壞 ,茲 
列小 表如下 供大家 參考! 



「國 際化」 事件 U 005 ) 

校方於 2005 年公佈 「國 際化」 政策 ,推 
行核 心課程 英語化 政策, 中文不 再是中 
文 大學主 要授課 語言。 校 內師生 強烈反 
對, 批評校 方背棄 「漢語 作育」 及 「把 
中文國 際化」 的創校 理想, 並侵 害教學 
語 言的自 主性。 學 生會隨 即發表 〈哭中 
大〉 ,予 以強 烈批評 ,並 得到近 千名中 
大持份 者聯署 支持。 另外, 不少 師生投 
稿 報章, 分 析母語 教學之 必要, 痛陳英 


語化之 禍害。 其後, 數百 員生於 文化廣 
場 集會, 校 長劉遵 義應邀 出席, 惟在席 
上並 無回應 師生的 問題, 並堅持 逐步推 
行 「國 際化」 政策。 

保 護山城 ( 2 006 ) 

校 方大興 土木, 嚴 重破壞 校園環 境及原 
有建築 特色, 學生 會在網 上發起 〈齊來 
保護 我們的 山城〉 的 聯署, 有 2,500 名持 
份者 加入聲 討校方 劣行。 

保 樹立人 ( 2 00 6 ) 

中大 以維修 斜坡為 藉口, 向當局 誇大斜 
坡的危 險度, 意欲 得到更 多的工 程撥款 
進行擴 闊道路 工程, 以增 加通向 崇基學 
院 的交通 流量。 工 程計劃 斬去崇 基池旁 
路 多棵老 樟樹。 師 生及校 友得悉 事件後 
發 起保樹 運動, 踢 爆校方 誇大數 據及漠 
視樹木 生態, 校方最 後擱置 計劃。 

新書院 ( 2006 ) 

在無 全面對 書院制 作出檢 討的情 況下, 
突 然宣佈 中大將 增設新 書院。 兩年之 
間, 在接 受數千 萬至一 億元不 等的捐 
款下, 增設了 五間新 書院。 每設立 一 
間新書 院時, 所有 員生都 只能從 報章處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 

7 

2 



得知。 不少 新書院 均以受 助人的 名字冠 
名, 書院的 設施及 計劃亦 與一般 宿舍無 
異, 書 院的建 院理念 成疑。 

教 院風波 ( 2 00 7 ) 

年初 政府召 開獨立 調查委 員會, 調查時 
任教 統局局 長李國 章等, 有否 迫令教 
院 與中大 合併。 劉遵 義出席 調查時 ,總 
共以 十七次 「不 記得」 回 應委員 會的提 
問, 明顯 地推諉 責任。 

院長改 委任制 ( 2 00 7 ) 

中文 大學內 的各院 院長, 原本均 由院內 
的成 員推選 產生, 惟去年 劉遵義 校長卻 
取消推 選制, 改 由校長 委任, 嚴 重損害 
學 院的自 主性, 與 校園民 主化的 原則背 
道 而馳。 

情色 版事件 ( 2 007 ) 

中大 學生報 出版的 刊物, 被部份 輿論指 
為不 符社會 道德。 中大 校方在 缺席聆 
訊、 淫 審處未 作裁決 之前, 率先 發出警 
告信予 12 位中大 學生報 編委, 在 受到輿 
論指責 之後, 又改口 稱之為 「勸 戒信」 

。 學 生報在 面對淫 審處的 覆審以 及後來 
的 司法覆 核中, 均 沒有得 到校方 半點的 
支援。 學 生報在 高院獲 勝後, 校 方仍然 
拒絕撤 回該警 告信。 

董建華 獲頒榮 譽博士 ( 2 00 7 ) 

中大 校方決 定將榮 譽博士 頒予董 建華, 
事 件引起 中大人 抗議, 近 二千人 聯署反 
對有關 頒授。 劉遵 義則於 2008 年獲委 
任為全 國政協 委員, 被 質疑為 「政 治交 
易 j ° 


校園發 展計劃 ( 2 00 7 ) 

於去年 9 月, 大學 表示已 邀得四 間設計 
公司, 就校 園未來 15 年 的發展 進行計 
劃, 並 諮詢一 個月。 校內 人士批 評諮詢 
期 過短, 副 校長程 伯中當 時在一 公開論 
壇上, 表 示將於 2008 年內 舉行更 詳細的 
諮詢。 但是, 實情 為中大 將新建 築物拆 
件逐 一向立 法會財 政委員 會申請 撥款, 
另 一方面 卻繼續 進行偽 諮詢, 諮 問員生 
對 校園新 建築的 意見。 今年 4 月, 校方 
更公 開表明 只會就 20 1 2 年 後的項 目諮詢 
持 份者, 相反港 大早於 2007 年已 完成由 
目前至 2012 年的校 園發展 諮詢。 

校巴收 費事件 ( 2 00 S ) 

校 方於本 年突然 要求校 巴乘客 出示證 
件, 並對 非教職 員及學 生收取 車費, 被 
指為 漠視中 大外判 員工、 校友及 公眾使 
用 服務的 權利。 後 被踢爆 校巴屬 無牌收 
費, 校方 遂撤回 有關的 收費。 

教務 會改組 ( 2 008 ) 

今年 教資會 公佈中 大質檢 報告, 校方選 
擇性地 表示, 將大 幅削減 校董會 及教務 
會 人數, 以 及更改 選舉的 辦法。 新建議 
卻 提議裁 減非行 政機構 成員, 反 而原本 
應被 監察的 大學行 政機構 成員, 卻獲全 
數 保留, 意在加 強高層 權力。 

教務 會取消 學生代 表議席 ( 2 00 S ) 

大 開民主 倒車, 令 人匪夷 所思。 


中大 五十年 


下 


烽火 台事件 ( 2008 ) 

11 月 《蘋果 日報》 報導中 大因擴 建圖書 
館 而計劃 拆卸烽 火台及 M 中門」 ,中大 
師 生及校 友才首 次得悉 事件。 關 注烽火 
台聯席 「烽煙 四起」 及中 大學生 會於翌 
週舉辦 論壇, 近 三百人 出席, 三 千人聯 
署反對 清拆。 

禁 放民主 女神像 ( 2 010 年) 

中大 校方於 6 月 2 日深夜 發出公 開信, 
以 「大學 必須堅 守政治 中立的 原則」 為 
由, 拒絕中 大學生 會將新 民主女 神像及 
有關 展品永 久擺放 於中大 校園。 然而, 
有份決 定的劉 遵義, 當時 既是中 共的政 
治 協商會 議全國 委員會 委員, 也 是特區 
經濟 機遇委 員會委 員及行 政會議 成員, 
任內亦 曾頒發 榮譽學 位予董 建華、 唐英 
年 等政治 人物。 劉 遵義身 任多個 政治職 
位, 與權 貴來往 甚密, 卻 能身任 校長, 
這就是 校方所 強調的 「政 治中 立」。 


29 ♦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劉 遵義, 一個 怎麼樣 的校長 


♦ 杜振豪 

原刊於 「劉遵 義施政 監察」 出版的 《遵 義快 訊》, 2 008 年 4 月 


在 新一期 《大 學線》 ( 2 008 年 3 月) 的 
訪 問中, 校 長劉遵 義分別 就近年 頒授榮 
譽博 士予董 建華、 校園 發展、 情 色版風 
波等爭 議發表 意見。 1 劉遵 義在是 次訪問 
中 清楚地 表明的 立場和 想法, 不 僅為思 
考近年 的校政 爭議留 下不少 線索, 也令 
我 們進一 步認識 到他, 劉 遵義, 究竟是 
一個怎 麼樣的 校長。 

「見仁 見智」 的邏輯 

董建華 令香港 成功落 實一國 兩制, 並大 
力 支持教 育改革 (三改 四), 劉 遵義認 
為這 就是頒 授他榮 譽博士 學位的 充分理 
由。 此 言乍聽 有理, 但細 想之下 卻甚為 
不妥 一 為甚麼 「成 功落 實一國 兩制」 
會變 成了董 建華的 功勞? 三改四 固然人 
人 讚好, 但其 他呢? 

事 實上, 董建 華在任 期間, 先為港 人內地 
所生 子女的 居港權 問題, 主 動尋求 人大釋 
法, 推翻終 審法院 判決; 後 為政制 問題, 
再次提 請人大 釋法, 否決 零七零 八雙普 
選。 將 人大釋 法變成 慣例, 令高度 自治淪 
為 空談, 破 壞一國 兩制精 神的, 正 正是董 
建華 。如今 ,是 非黑 白扭轉 過來, 「成功 
落 實一國 兩制」 竟變 成董建 華的功 勞了。 


其次, 縱 使我們 認同三 改四是 德政, 
也不代 表董建 華在教 育方面 功大於 
過。 董 建華在 2001 年 訂下十 年內達 
成 六成適 齡青年 能接受 大專教 育的目 
標, 200 5 年便 宣布提 早超額 完成, 
造成的 卻是副 學士學 額急劇 增長, 院 
校 間惡性 競爭, 學歷 認受性 成疑。 
這 個人稱 「教 育界八 萬五」 的 政策, 
近年惡 果漸漸 顯露, 不單課 程質素 
參差, 部份 未能銜 接學士 課程, 部 
份 欠缺專 業認可 (近月 科專的 護理副 
學 士課程 不受專 業認可 就是一 例), 
而且由 於學費 未能申 請低息 貸款, 造成 
大量 副學士 生債台 高築, 此現象 已成為 
社會 關注的 問題。 此外, 還有令 教師疲 
於 奔命的 教改、 加 劇標籤 效應的 母語政 
策、 扼殺 多元教 學的校 本條例 …… 為甚 
麼 劉遵義 只提三 改四? 

然而, 只需 要一兩 項疑似 功勞就 足以蓋 
過 這些事 實了, 因為 「評 審程 序嚴謹 
並具代 表性」 ( 雖 然我們 從來無 法得知 
評審 的準則 ,也無 法參與 討論) ,因為 
「一 個人 對社會 有沒有 貢獻, 見仁見 
智」 。平常 我們說 「見仁 見智」 ,就是 
指事 情沒有 定論, 如今 劉遵義 所指的 「見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 


請 與睡夢 中的劉 遵義齊 
上 太空。 「劉 遵義 施政監 
察 」 製, 2008 年。 


仁見 智」, 卻 是指事 情沒有 定論, 所以不 
妨以頒 授博士 學位來 定論。 這種 邏輯的 
荒謬性 在於, 頒授 博士學 位此決 定本身 
造成了 「見仁 見智」 的既 定事實 ,「見 
仁 見智」 又 反過來 証明了 頒授博 士學位 
的合 理性。 不難 看出, 「 見仁 見智」 不 
過 是拒絕 討論的 藉口。 如 果略去 動聽的 
修辭, 劉遵 義的意 思其實 就是: 因為我 
有權, 所 以我可 以界定 甚麼是 「見 仁見 
智」 ,可以 借頒授 榮譽博 士為權 勢塗脂 
抹粉。 你們沒 有權, 我不 接納你 們的意 
見, 你 們就要 包容我 ^ 2 

不講 意識形 態的大 學校長 
眾所 周知, 意識形 態一直 是文化 理論、 
社 會學、 政治 學的關 鍵詞。 為這 個關鍵 
詞在 近代人 文學科 奠下重 要地位 的馬克 
思, 認為意 識形態 ( ideology ) 就 是統治 
階級蒙 蔽大眾 的觀念 武器, 用以 合理化 
和自然 化前者 的既得 利益, 使大 眾產生 
一種虛 假意識 (false consciousness ) , 
以 為不平 等資源 分配、 剝削、 奴 役都是 
無庸置 疑的。 


劉 遵義自 述處理 校政時 採取的 
是 「 Problem - solving 」 的心態 ,而 
且 「 Problem - solving 」 的好 處是不 
講意識 形態, 而 是講用 甚麼辦 法圓滿 
解決 問題」 。可是 ,姑 且不 論為甚 
麼 Problem - solving 可 以避開 意識形 
態, Problem 如何 sort out 本身, 其實 
已經體 現了意 識形態 的具體 運作: 
統治 階級的 Problem 往 往被優 先考慮 
— 因此, 我們才 會聽到 這樣的 怪論: 
院 長委任 制的好 處是, 校 方高層 可以下 
放更 大的權 力予所 委任的 院長 。 3 

於是, 所謂 「不 講意識 形態」 的 意思其 
實 並非可 以避開 一 他真的 僅僅是 「不 
講」 而已! 將意 識形態 視作透 明的結 
果, 就是 Problem - solving 變成了 只為統 
治階級 服務。 因此, 我們可 以說, 以為 
可以 「不 講意識 形態」 這種 想法, 本身 
就是一 種極強 的意識 形態。 這種 不問價 
值只 問 實際效 果的意 識形態 一 稍有涉 
獵社會 學的都 會知道 一 就是法 蘭克福 
學 派所深 痛惡絕 的現代 性問題 : 盲目崇 
拜工 具理性 (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而 忽視價 值理性 (Value rationality ) > 
令理性 由解放 人類的 工具, 變成 宰制和 
奴役 人類的 工具。 

作為一 名大學 校長, 對社 會學和 文化研 
究缺乏 基本認 識也就 算了, 還竟 然將上 
個世 紀二十 年代已 被徹底 批判的 意識形 
態視 為治校 真理, 沾 沾自喜 地宣揚 一 
不但自 己貽笑 大方, 這種 治校態 度又置 
我們一 眾師生 校友於 何地? 大 學的理 
念 如果是 「不 講意識 形態」 的 Problem - 
solving , 大 學只會 淪落為 幫助大 企業生 
產螺絲 的工廠 或販賣 學位的 學店。 令我 
們 感到深 切難過 的是, 劉 遵義絕 非止於 
口發 謬論, 而 是貫徹 始終地 實行: 在他 
帶 領下的 中大, 正 在這條 歧路上 愈走愈 
遠。 


1 本 文主要 回應該 訪問中 「頒 榮譽法 學博士 學位予 
董 建華」 和 「我 是工 程師」 兩節 。至於 校園發 
展和 情色版 風波, 校友關 注組、 中 大校園 發展小 
組、 中 大學生 報等團 體已有 不同文 章仔細 論述, 
不贅。 

2 「反 對人 士可以 批評, 但 意見沒 有被接 納的時 
候, 劉遵 義認為 他們必 須學懂 包容: 『 全 世界都 
是 這樣, 不喜歡 (美國 總統) 喬 治布殊 只能批 
評, 也 要等再 選總統 (才可 以改變 狀況) 。 』 」 , 
見 《大 學線》 訪問 原文。 

3 「身為 校長, 我 一直希 望下放 權責, 改善 分層管 
理 …… 最終獲 委任的 院長, 將 有較大 的空間 ,去 
做其 應做的 決定, 為 學院以 至大學 的整體 利益謀 
福祉」 ,見劉 遵義於 2007 年 2 月 5 日 發給各 教學部 
門 同人的 信件。 


中大 五十年 下 


♦ 32 


浪漫的 邊界: 訪校長 沈祖堯 

♦ 李昆澤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3 年 11 月號 


近 月來, 由 港大馬 斐森與 嶺大鄭 國漢引 
起的 有關校 長的爭 議越趨 激烈, 大眾焦 
點卻 多局限 在校長 本身, 未有回 省校長 
背後 的制度 問題。 中 大校長 沈祖堯 ,是 
外界形 象極佳 的公眾 人物, 但亦 少有公 
開談 論校政 問題, 故此我 們便到 了校長 
室, 訪 問這位 已上任 三年的 校長, 由校 
政 入手, 探 討校長 的可能 與局限 ,聽 
聽他 對現有 制度的 看法, 探問未 來的方 
向。 

語文 政策: 逆 流而上 
中大建 校初衷 之一, 是讓 中文中 學學生 
能擁有 接受中 文高等 教育之 機會, 並弘 
揚中國 文化。 校方 一直未 能好好 實踐這 
願景, 尤其自 劉遵義 出任校 長後, 校方 
盲 目追逐 國際排 名的思 維下, 許 多沒有 
「競 爭力」 的人文 學科便 面臨削 資的壓 
力, 又亂 改教學 語言。 定 下英語 教學為 
主, 粵語 為副, 甚 或全英 語授課 的語文 
政策, 一味 迎合西 方學術 樹蔭, 不重視 
本土 研究。 

沈祖堯 校長上 任後, 卻似 乎逆流 而上, 
不斷 撰文批 評大學 過度追 求國際 排名, 
應重 視人文 價值、 中文 教學。 於 是訪問 


一 開始, 我 們四人 就追問 中大的 實際情 
況。 他這樣 解釋: 「我 地無 set — 個比率 
規 定學系 既教學 語言, 亦 無用資 源分配 
來比 壓力, 而 係比老 師有選 擇權, 亦希 
望 同學中 英文兼 善。」 

現時 教資會 ( UGC ) 掌控 著各院 校六成 
收入, 這些 資源其 中一個 分配準 則就是 
研究文 章發表 數量。 可是 研究的 標準又 
大多跟 從西方 學術界 指標, 為了 資源, 
院校 只能發 表英語 文章, 考慮西 方學界 
興趣, 本土 研究往 往因難 獲認可 而不被 
重視。 沈校 長卻有 一個計 劃去試 圖改變 
這 現狀: 「我 聯絡 緊兩岸 四地既 大學, 
希望 編制到 一個在 內地、 台灣、 澳門都 
認可既 publication list , 讓 大家都 可以按 
此判 定咩叫 高水平 既中文 文章。 做一個 
中 文白勺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 , 以此 
判定 邊啲中 文期刊 係優秀 高水平 …… 做 
呢 啲野, 可 能同國 際大潮 流背道 而馳, 
但我 唔想忽 略區域 研究的 重要, 否則唔 
會再有 人做本 土或者 中國研 究。」 他更 
直言 校內升 遷亦會 考慮中 文文章 與本土 
研究, 「從而 影響返 UGC , 影 響返國 
際。 話比佢 地知, 請你承 認返中 文既學 
術文 章。」 雖然這 仍不脫 量化競 爭的機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33 令 


制, 但亦確 貫為中 大近年 語文政 策上的 
突破。 

深圳 分校: 「如果 話你聽 喺裡面 咩都做 
得, 你都 唔信我 啦!」 

另一 邊廂, 中大最 快明年 便會在 深圳分 
校 招生, 然而內 地卻有 《中外 合作辦 
學 條例》 ,規 定從 外地來 的辦學 機構要 
「符 合中國 的公共 道德, 不得損 害中國 
的國 家主權 、安全 和社會 公共利 益」, 
中 大一直 珍視的 學術、 政 治表達 自由如 
何得到 保障, 分校校 園會否 被滅聲 ,都 
亟待 解答。 

分校容 許的界 線去到 哪裡, 沈校 長無法 
具體說 清楚, 但他 承諾在 可控制 的範圍 
內會 盡力捍 衛這些 自由, 「我可 以盡量 
容許同 學發放 聲音, 當有 學生犯 左事, 
我盡 量幫佢 地辯護 …… 學術 論壇, 我地 
都盡 量做, 睇佢 批邊啲 咪做邊 晒。」 不 
過在國 家規定 面前, 他坦 白承認 可做到 
的十分 有限, 也講 明自己 無法改 變國家 
政策和 法律, 「佢 裡面咖 法律點 執行我 
不 能阻止 佢。」 所以, 沈 校長雖 然有所 
承諾, 但他 亦刺穿 了最後 的一層 薄紙, 
讓眾人 放下無 謂幻想 ,他 說: 「如 果話 
你 聽喺裡 面咩都 做得, 你都 唔信我 啦!」 

回省: 從 決策最 初開始 
相信沈 校長確 是位有 心人。 尤其 在語文 
政 策上, 串 連兩岸 四地院 校建立 華語學 
術 標準的 計劃, 絕非 易事。 現時 UGC 會 
抽起院 校研究 經費, 再按 院校排 名和收 
生量作 為分配 研究經 費多寡 的準則 ,經 
濟 「競 爭力」 不足 的人文 學科, 仍然要 


為經 費不足 和隨之 而來的 裁員而 煩惱。 
沈校 長的努 力固然 可嘉, 但能 否更進 
一步, 嘗 試脫離 這競爭 遊戲, 令 師生都 
能 專注於 教學? 因 為投入 競爭而 成為最 
大受 害者的 學生和 教師, 被逼以 排名為 
先, 教學表 現與人 文價值 為後, 他們當 
初在 決策過 程裡, 其實又 能參與 多少? 

在深圳 分校問 題上, 他亦 明確表 態會支 
持 學生。 可是, 中 國的政 治壓力 緊逼局 
促, 大量 境外網 站被封 之餘, 只 要公開 
發 表稍微 反動言 論者, 動 輒便會 收監。 
身為 分校的 最高負 責人, 他亦無 法撼動 
這些鐵 一般的 現實。 沈校 長一直 以來鼓 
勵學 生參與 社會, 要 有人文 精神, 無奈 
這次 他自己 也承認 同學表 達空間 勢必受 
影響。 要求 校長公 然違反 中國法 律當然 
有 困難, 但同 樣地, 為何 同學當 初就不 
能決定 是否建 分校? 哪怕 再細微 的決策 
都可 能令結 果截然 不同, 校方為 何就可 
在 無人過 問的情 況下作 決定, 導 致今天 
「人文 價值」 可能受 破壞的 困局? 

制度的 囚徒: 誰的 校園? 

歸根 究柢, 究竟 中大的 方向要 如何決 
定? 誰 又有權 決定? 校長 表明看 來雖是 
一校之 內的領 導者, 其實 也並非 全由他 
來 決策。 他 可以處 理有限 的校內 事務, 
可 以在有 同學反 映校內 缺乏清 真餐廳 
時, 抛下 一 '句 “give us 12 months , we will 
meet your request .” 解決 問題, 但 校長亦 
囿 於官僚 行政制 度中。 沈 校長明 確地表 
示, 他權力 有限: 「一個 好的管 治除了 
校長 , 要有 好白勺 governance structure , 
事實 上喺校 園內, 就算 我話要 做某啲 


中大 五十年 下 


♦ 34 


野, 我都 有好多 check and balance , 我 
唔可 以隻手 遮天, 所以我 們應該 思考整 
個制度 如何建 構。」 沈校 長是中 大最高 
權 力機關 一 校 董會的 一員; 亦 是處理 
教 學事務 之機構 一 教務 會的負 責人, 
但不 代表各 學系完 全聽命 於他, 而是各 
有 各做: 「學 系搞一 啲課程 ,其 實唔係 
我 要搞, 我唔要 佢搞, 佢都 要搞, 我甚 
至要 花氣力 時間, 勸佢地 唔好為 資源而 
搞呢啲 課程。 好多教 師都唔 會出聲 ,但 
佢地 心裡面 未必同 意。」 

不過, 相比 校長是 否隻手 遮天, 更重要 
的問 題是, 實情他 們本質 上就無 法代表 
校園大 部分持 分者的 聲音, 包括 學生、 
工友。 因為 中大校 長由遴 選委員 會所推 
舉, 其民意 授權, 直接 地說, 就 是零, 
比 梁振英 更少。 當 我們憤 恨香港 雙普選 
還未 實現, 為 此奮鬥 多年; 當我 們呼喊 
689 不代 表我, 因 而遊行 示威, 在這所 
校園, 我 們又何 嘗有過 自己的 一票? 沈 
校長 同意制 度應該 往增加 學生參 與的方 
向走, 卻 對民主 直選校 長有所 保留: 「如 
果 你問我 一人一 票選校 長是否 最好, 我都 
覺得未 必係。 因為 一人一 票時, 投票人 
是否 能真正 了解, 具足夠 視野, 分辨誰 
對學校 最好, 我覺得 未必。 我覺 得需要 
有 經驗, 對教育 有睇法 的人。 係 唔係每 
人一 人一票 最好, 我對這 個說法 存疑。 


事 實上, 校長遴 選只是 縮影, 反 映了行 
政領 導層缺 乏民意 基礎。 再加上 各學系 
各 機關又 非方向 一致, 面 對這些 局限, 
他卻 只能做 到溝通 和嘗試 了解, 但真正 


能 參與決 策的, 從 來沒有 那些備 受影響 
的持 分者們 一 學生和 工友。 對 學生, 
他承 認不足 亦願意 去聽: 「我承 認公平 
公 義這些 價值, 雖 然我們 心裡這 樣想, 
但實 際做出 來很多 loopholes , 我只 可以話 
我會 攞出我 啲誠意 去傾。 去聽 你講, 去 
接 受你地 質詢。 同學 參與好 重要, 我無 
法一 下子將 所有野 rectify , 保證 唔會有 
其 他情況 出現, 但 我們可 以透過 不同溝 
通, 唔 需要對 立。」 對 工友, 這 個會受 
大部 分政策 影響的 群體, 沈校長 亦有嘗 
試 和他們 交流, 在 中秋時 節共享 月餅。 
然而, 早前 職工被 逼遷 1 時, 工友 和學生 
卻在 此事上 毫無決 定權, 只能任 由校方 
處置。 沈 校長鼓 勵同學 參與, 堅 信有溝 
通了解 就無需 對立, 但聆 聽卻不 代表有 
實質決 策權, 亦正 正是在 現今制 度下, 
我們才 會如此 無力, 只能 期望領 導層採 
納 意見, 而 不是真 正參與 在決策 過程當 
中。 

後記: 我們如 何看待 自己? 

我 們從訪 問中, 看 到了沈 校長確 實與以 
往數 任有所 不同, 他希 望校園 變得更 
好, 也承認 現在的 制度有 問題。 可是, 
不論學 生還是 職工, 兩者 身為大 學極其 
重 要的持 分者, 在 現今的 行政制 度下依 
然 是極之 無力。 

或許 大家會 認為有 「諮 詢」 已 是有民 
主。 每 有新的 規劃、 發展, 校方 會有或 
多 或少的 諮詢, 同 學可以 發聲, 但只能 
停留 於此。 只有諮 詢意味 甚麼? 沈校長 
在訪問 中不斷 強調的 溝通和 了解, 就是 
最好 的註腳 一 我們可 以說, 他們會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35 ♦ 


聽, 但 實際上 是他們 決定怎 去做。 就如 
劉遵 義任校 長時欲 拆除烽 火台, 四千人 
聯署 反對, 劉校長 仍一意 孤行, 終只是 
因社 會迴響 太大而 擱置; 又如金 耀基校 
長在 2003 年曾承 諾中大 「永 不外 判物業 
管理 服務」 ,但去 年仍發 生圖書 館外判 
事件, 年 底更有 職工被 逼遷。 這 些事例 
所反 映的, 是 一個鐵 錚錚的 事實: 我們 
根 本沒有 實際影 響力。 

當 校長遴 選依然 沒有讓 民意選 擇的權 
力, 我 們怎能 寄望每 次都有 「好」 校長 
上任, 然後 由他指 引這所 大學走 向所謂 
一流 國際的 方向? 更重要 的是, 就算出 
現 一個比 沈祖堯 更好的 校長, 我 們在現 
有 精英管 治下, 仍然只 能表達 ,並 「祈 
求」 他們 聆聽, 但 實際上 根本無 法進入 
決策 過程, 也沒 有決定 這所大 學路向 
的 力量。 當每 一人都 能真正 參與後 ,並 
不代 表這所 大學所 有的問 題都能 迎刃而 
解, 只是讓 這所大 學每一 種聲音 都可獲 
得 真正的 尊重。 在 前進的 路上, 也終於 
有了每 一個人 真實的 意志和 腳步。 


1 職工 逼遷: 1 2 < m 年 10 月, 一 批工友 因宿舍 改建而 

被 逼遷, 他 們朝八 晚五, 遇 著突發 事件往 往需要 
搭的 士回校 處理, 有基 本宿位 需要。 但校 方卻拒 
絕 安置, 可謂沈 校長治 下一個 污點。 


一樣的 軌跡, 不同 的治術 
論兩任 中大校 長異同 

♦ 陳 日東、 李敏剛 


劉 遵義於 2004 年上 任中大 校長, 以後見 
之明 來看, 無疑是 中大校 史劃時 代的一 
刻。 他六 年任內 的種種 作為, 包 括推動 
國際化 (核 心課 程英語 化)、 成 立五所 
新 書院、 在校 園大興 土木, 根本 地改變 
了整 個中大 社群。 2010 年 接任校 長的沈 
祖堯, 則 似乎在 短短幾 年間, 為 中大帶 
來 一番新 氣象。 劉 遵義為 中大留 下了甚 
麼, 沈 祖堯又 為中大 帶來了 甚麼, 都有 
待 整理和 認識。 本 文嘗試 指出兩 任校長 
在 管治上 的變與 不變, 反 映了商 業邏輯 
如何主 導大學 教育, 限制 大學改 革的可 
能性, 並為 大學社 群帶來 了甚麼 傷害。 
廣義 而言, 這 不妨視 為所謂 「大 學理 
想」 與 現實的 張力的 註腳。 

劉 遵義的 「傲 慢」 背後 
以政策 來說, 劉遵 義在中 大推動 的事其 
實並不 新鮮。 大學市 場化、 國際 化的做 
法和 趨勢, 早已 存在。 譬 如說, 金耀基 
掌 政時已 有削資 和殺系 事件, 李 國章掌 
政時 也已開 始推動 課程英 語化, 不過那 
時是 用利誘 一 即 如果學 系開辦 英文科 
目, 就會 有獎金 或額外 資助。 批 評中大 
是只 求追逐 名氣和 資源的 「學術 工廠」 
這 類聲音 ,翻翻 《中 大三 十年》 ,甚至 


更早 一點的 刊物, 都不難 見到。 

劉遵 義和之 前的中 大校長 的真正 分別, 
是 他推動 政策的 手法比 較大刀 闊斧、 雷 
厲 風行, 甚至是 獨斷。 他心中 已經有 一 
套 對大學 應該怎 樣辦的 想像, 也 深信那 
是 對的, 或 至少並 沒有其 他有意 義的選 
擇。 所以反 對者的 意見、 批評、 感受, 
他不 會認真 對待, 更不打 算為此 修改管 
治的 方針。 他所謂 的會見 同學、 校友, 
其實只 是交代 立場, 而不 是為了 真正的 
對話。 

可是, 這 樣獨斷 的管治 方式, 慢 慢就令 
不 同的人 開始有 怨言。 其中最 有象徵 
意 義的, 要數 校友關 注組的 出現。 學生 
組織經 常批評 校方, 不滿 劉遵義 獨斷假 
諮詢 是司空 見慣, 但校友 關注組 核心成 
員, 如 已故的 周錫輝 師兄, 其實 是一直 
和 校方關 係相當 融洽的 一班老 校友, 甚 
至 曾與校 方合辦 《中大 人家》 話劇。 
這群 老校友 在國際 化事件 時開始 批評校 
方, 最後在 2007 年新 書院爭 議時, 正式 
和 劉遵義 決裂。 最初, 他 們曾盡 力接觸 
劉 遵義, 希 望他不 要辦新 書院, 至少從 
長 計議, 不要一 時間就 變成九 書院。 但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令 




劉遵義 明顯不 屑理會 他們的 意見。 最後 
這班 老校友 唯有選 擇登報 批評, 成立校 
友關 注組, 與學生 組織和 年輕校 友走在 
一 起批評 校方。 

這種 「我 覺得對 的就要 做」、 「我 做的 
事 就是對 、為 你好」 ,完 全不 考慮學 
生、 老師、 老 校友、 書 院的感 情的傲 
慢, 一般人 都會認 為這是 劉個人 性格的 
問題。 但我們 認為, 這和 他的個 人性格 
未 必有關 —— 或 者說, 他 的性格 如何, 
在這 裡無關 宏旨。 

主 導這種 管治方 式的, 其 實是由 教資會 
外加到 各院校 頭上的 「硬 指標」 思路 1 。 
劉 遵義的 想法很 簡單: 核 心課程 英語化 
有助 吸納非 本地生 (大 部份是 內地生 ) 2 
, 也 能提升 大學國 際化的 指標, 對大學 
排 名很有 幫助, 可 以追趕 港大, 也可以 
為大 學在競 爭中爭 取更多 資源。 教資會 
既定 的遊戲 規則和 目標, 他自覺 跟從; 
各種 量化指 標評核 和那些 目標之 間的關 
係, 他不予 質疑, 也拒絕 和異議 聲音討 
論, 甚 至全面 迎合, 以爭 取到更 多資源 
而 自豪。 劉遵義 曾說, 辦 大學就 如辦茶 
餐廳, 正 正說明 了他的 思維, 其 實就是 


在教資 會的那 些指標 之下, 追求利 益 ( 資 
源) 最大 化的發 展邏輯 一 這和 香港主 
流 論述那 種追求 GDP 、 經 濟競爭 力至上 
的 發展思 維如出 一轍。 

但 劉遵義 時代的 不少反 對者, 卻 認為辦 
大學追 求業績 和指標 之餘, 不 能放棄 
傳統、 大學 使命、 理想。 以教學 語言為 
例, 提升 中文為 受尊重 的教學 語言, 是 
中大 的創校 理想。 即使你 一時三 刻不能 
逆世 界潮流 而行, 也該盡 力使這 個理想 
實現 的機會 不至於 萎縮, 而非主 動迎合 
潮流、 抛棄 理想。 

然而, 奉 行上述 發展邏 輯的劉 遵義, 無 
意考 慮其他 價值及 他人的 感受。 漸漸 
地, 很多持 份者的 利益和 感情都 受到傷 
害, 一些本 來和校 方接近 的人, 都被推 
向了對 立面, 造 成中大 社群很 大的撕 
裂。 最後劉 遵義於 2010 年宣佈 「退 休」 
卸任 校長, 由才做 了兩年 逸夫書 院院長 
的沈祖 堯接任 校長。 

從沈 祖堯的 無心無 力看改 革之難 

沈祖 堯選擇 的管治 方式或 手法很 可能吸 
收了劉 遵義的 經驗。 劉遵 義一味 強推教 
資會硬 指標的 管治, 最後 帶來社 群持份 
者 之間的 撕裂和 內耗; 和 劉遵義 相比, 
沈 祖堯表 面上比 較重視 他人的 評價, 或 
者說 較重視 他人的 感受和 意見。 這種形 
象背 後固然 有公關 計算的 成份, 事實上 
沈祖 堯也沒 有為中 大帶來 結構上 和政策 
上 的重大 轉變。 譬 如說, 教資會 的指標 
依 然沒有 改變, 他 亦沒有 挑戰教 資會既 
有遊戲 規則的 意思。 面對 難解的 結構性 


中大 五十年 下 


38 


問題, 沈祖 堯無心 也無力 處理, 但嘗試 
盡量減 少社群 之間的 張力, 維持 一定的 
內部 穩定與 和諧。 我們 認為, 這 正是沈 
祖堯親 民形象 的政治 意義。 

簡單 來說, 他就是 用個人 的魅力 或意志 
力強 行介入 程序, 緩解只 看硬指 標而少 
談價 值反思 的官僚 邏輯。 譬如說 早陣子 
Snack Bar 續 約不果 3 , 但 學生和 校友有 
很大的 聲音希 望保留 Snack Bar , 沈祖堯 
於是 出面要 求商務 組重新 考慮, 最終 
Snack Bar 重 新獲得 續約。 這種超 出程序 
的 舉動, 固 然為沈 祖堯赢 到不少 掌聲, 
但卻 破壞了 「按 規則 辦事」 的 工作文 
化。 如果所 有爭議 都可以 由校長 介入解 
決, 那些低 一層的 職員或 主事者 會想, 
反正都 是校長 決定, 反正 最後結 果都不 
是跟 規矩來 產生, 我還這 麼認真 做來幹 
嘛? 超制度 舉動帶 來了彷 彿尊重 人和價 
值的 結果, 卻迴避 了真正 改革不 尊重人 
和價值 的制度 本身。 

我們 認為這 正正說 明了沈 祖堯管 治手腕 
的 本質: 既 能以一 件半件 的個人 干預回 
應 體制外 的異議 聲音, 但 又不至 於開罪 
太多 既得利 益者, 成功緩 和了劉 遵義時 
代以來 各方的 撕裂。 然而, 成本 則是很 
多的 行政規 矩變成 虛文、 工作 人員無 
所 適從, 人 治色彩 轉強。 值得 注意的 
是大格 局和制 度沒有 改變, 即是 分配利 
益 的遊戲 規則從 來沒有 改變。 從 何見得 
沈祖堯 無意推 動更為 根本、 更為 重要的 
制度改 革呢? 我們 只要仔 細看看 制度改 
革 是如何 複雜、 需 要如何 細緻和 長久的 
準備, 再對 照沈祖 堯上任 以來做 過的種 



種, 就不難 看出來 他從來 沒有推 動真正 
改革的 意志。 

制度改 革一定 要有仔 細的研 究支持 ,不 
能輕率 從事, 因 為打亂 現行制 度的後 
果, 隨時令 更多人 受害。 所以首 先得著 
手做 可行性 研究, 然後要 有一個 改革團 
隊來整 理這些 研究。 舉個 例子, 若要改 
革中大 校內的 教學和 研究, 你就 一定要 
追問: 甚麼研 究值得 支持? 應該 如何撥 
款、 撥 去哪個 領域、 哪 些政策 範疇? 這 
涉及到 整個學 科知識 的發展 脈絡, 而且 
都是 很具爭 議性, 沒有 簡單的 答案。 

中大 還要有 這麼多 學院, 最上面 還有教 
資 會在財 政上的 牽制, 還 要面對 其他院 
校 的潛在 競爭、 博奕。 你 有自己 的改革 
議程, 不 玩這個 遊戲, 競 爭者可 能就會 
搶 走更多 資源, 直 接影響 教職員 的生計 
和教學 質素。 譬如 說改革 在高等 教育英 
語霸權 的情況 —— 聽 說沈 祖堯有 意辦中 
文 的學術 期刊, 推 動學界 承認中 文做的 
學術 研究, 但還 未有具 體東西 出台 。 4 
即 使是這 個這麼 初階的 改革, 也 會受到 
教 資會的 制肘。 因 為教資 會已經 決定了 
各 種研究 撥款的 指標, 而 衡量大 學排名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令 

9 

3 



的外國 權威, 也多 半只是 參考用 英文發 
表 的研究 成果。 5 於 是改革 一推行 ,可 
以預 見中大 的排名 隨時會 大跌, 又或者 
撥 款少了 很多。 這 些改革 的可能 後果, 
應 該如何 應付? 這 些都不 是容易 回答的 
問題。 

另一 方面, 就算 有改革 決心, 也 需要有 
不 同知識 範疇裡 的頂尖 人物來 做改革 
的 班底。 但 這些人 往往就 是現存 制度的 
最大得 益者, 也就 是改革 時最有 利益衝 
突的一 班人。 要他 們去評 價自己 整個學 
科、 整個專 業正在 做的事 對社會 有何貢 
獻, 指出 它有何 問題, 還 要改革 ,這 
本身 就十分 困難。 現有制 度下的 精英, 
要麼 是這個 制度的 既得利 益者, 沒有太 
多動 機推動 改革, 要麼就 是忙於 應付學 
術 遊戲的 要求, 已 經被制 度壓得 透不過 
氣, 空 不出手 來幫你 改革。 

逆世 界潮流 而行, 改 革從來 不易。 我們 
不能 空想制 度累積 下來的 利益、 慣性, 
甚至人 的知識 結構, 可以 一口氣 全部扔 
掉。 改革只 能循序 漸進, 要有足 夠的知 
識和 人才, 才 能慢慢 推進。 大學 學制三 
改四固 然千瘡 百孔, 我們 也常批 評它操 
之 過急, 但它由 研究到 實行, 已 經足足 
十年。 認真 對待各 種可能 面對的 可行性 
和利益 問題, 有時 間表, 有 做研究 ,如 
果真 的要談 改革, 就至少 得取這 種改革 
路徑。 

7 改革」 制度 牽連的 利益、 理念 、政 
策, 可以說 是牽一 髮而動 全身。 改革牽 
涉到 那麼複 雜的理 念和利 益計算 ,我 


們卻 不見 得沈祖 堯有做 相應的 部署和 行 
動, 其實也 許他一 開始就 沒有想 過要改 
變 甚麼, 或覺得 自己可 以改變 甚麼" 沈 
祖堯並 沒有大 刀闊斧 改革的 能力, 也沒 
有那 種意志 一 至 少我們 看不到 他有這 
種意志 的明顯 跡象。 這樣, 我們 大可以 
這 樣說: 沈 祖堯彷 彿從善 如流的 個人形 
象, 其實代 表了一 種不挑 戰既有 制度的 
管治 手腕, 而非說 明他是 「改革 者」。 
這 正和沈 祖堯上 台後好 像動作 多多, 但 
卻不 見中大 有甚麼 真正深 刻的制 度和政 
策改變 的現實 吻合。 

改革 以外: 沈 祖堯的 「公 關秀」 

沈祖 堯能夠 帶來的 改變, 不過是 一些公 
關和制 度外的 工作, 如 講所謂 「人 文精 
神」、 辦博群 計劃, 或寫 文章、 口頭上 
支持 學生參 與社會 抗爭。 我們大 可以認 
為這些 是形象 工程, 塗脂 抹粉的 成份一 
定有。 但不 能忽略 的是, 這些形 象工程 
背後, 其實 體現了 好老師 / 好家 長的教 
化意 識和自 我理解 一 即嘗試 刺激學 
生透 過個人 的良好 品格和 善行, 去所謂 
關懷 社會, 而推動 社會制 度上的 變革, 
自然 不在這 種視野 之內。 當然, 我們也 
不能排 除這些 種良心 工程, 能鼓 勵或感 
召普 通人, 盡 量在自 己崗位 上減輕 (甚 
至 對抗) 社會不 公義。 不 過這種 改變恐 
怕只能 是零散 及難以 持續的 善行, 而非 
眾志 成城、 有 策略、 有 方向、 系 統性的 
變革。 幸運 的話, 如果在 不同的 位置都 
有 人做這 些事, 多 少會令 大局有 一些改 
變, 但這當 然只是 一種小 修小補 一 如 
果不是 裝飾。 


中大 五十年 下 


♦ 40 


另一 方面, 有些人 會說, 搞 了博群 、這 
麼多 人文精 神啦、 中大有 這麼好 的校長 
畋, 其 實會掩 蓋很多 結構性 問題。 這會 
不會變 了一種 「遮 醜布」 ,令人 不再正 
視那些 重要的 問題? 

雖 然沈祖 堯處事 手法比 劉遵義 圓滑多 
了, 但異 議或反 對力量 也不見 得鬆散 
了。 譬 如說, 一向 強烈批 判校方 的學生 
會和學 生報, 在 沈祖堯 任內, 不 見得少 
了批評 校方。 另一 方面, 其實沈 祖堯的 
出現, 也令 其他儘 管並沒 有直接 挑戰當 
權者, 但卻 至少跟 當權者 不同並 相對進 
步的 聲音, 多了一 點精神 上甚至 物質上 
的 支持。 譬 如說, 博 群的骨 幹份子 ,如 
傳 理系的 朱順慈 教授、 政 政系的 周保松 
教授 這些有 心人, 就有了 上場的 空間。 
一方 面他們 未必會 完全按 照沈祖 堯一開 
始 的想法 去做, 一方面 這個新 平台也 
成為 一個聚 焦點, 讓中大 社群的 不同持 
份者嘗 試把他 們的價 值觀、 他們 對美好 
中大的 詮釋放 進去, 和他 人有良 性的碰 
撞。 若是這 些成果 受很多 人歡迎 一 博 
群的 經驗就 是如此 一 沈 祖堯也 犯不著 
去 反對, 甚 至會主 動地去 認同。 沈祖堯 
做事說 話固然 有公關 成份, 但也 不見得 
他會 僅僅為 了討好 他人, 便說或 做一些 
自己不 相信的 東西。 這點 是十分 重要, 
也 值得給 他一個 肯定。 

當然, 這種 互動再 良性, 最終也 觸碰不 
了 一些根 本性的 問題。 就以 2012 年的 
博 群花節 為例, 搞 了很多 強調中 大的自 
然 景觀的 東西, 譬 如說在 未圓湖 辦音樂 
會; 又拍 了一段 短片, 訪 問校巴 司機、 


訪問 餐廳的 阿姐。 這些都 是在劉 遵義時 
代被消 音的事 和人, 現在 將他們 建構為 
中 大精神 的部份 內涵, 他 們便可 在主流 
話 語中得 到更多 重視。 但 是這些 活動無 
法 改變制 度上的 問題, 中 大依然 沒有妥 
善保 障基層 員工的 權益。 

沈祖 堯治術 的限制 

沈 祖堯的 「教 化」 或 「和 諧」 手段 ,畢 
竟只是 一種管 治術, 因 此有其 內在邏 
輯和 限制, 而沈祖 堯本人 是否有 良好意 
願, 有時是 無關宏 旨的。 凡事採 取避免 
衝突、 息事 寧人、 追求 團結的 取態, 其 
反 面就是 往往當 衝突或 壓迫真 的鬧大 
了, 他才會 介入。 一 旦爭議 敏感, 則不 
免 會低調 或含糊 處理。 

譬 如說, 2012 年 中大爆 出了兩 起大學 
高層 涉嫌性 騷擾下 屬案, 中大校 方對相 
關 的投訴 和調查 均低調 處理。 其 中一案 
的 當事人 自殺身 故後, 家 屬要求 調查, 
竟為 沈祖堯 拒絕, 只願意 私下查 問該高 
層, 最後以 該高層 提早離 職了事 (請參 
見本卷 「道德 •身 份」 中的, 「從 迎新 
營到性 騷擾」 部 份)。 同年 六月, 校 
方宣 佈圖書 館清潔 工於七 月起將 全面外 
判, 並由一 間在勞 工待遇 上劣跡 斑斑的 
外 判公司 承包。 2003 年校 方曾承 諾大學 
物業 管理工 作永不 外判, 校方此 舉引起 
學生組 織嘩然 並組織 抗爭, 沈祖 堯卻在 
網誌暗 批學生 「 自 以為站 在道德 高地」 
,呼 籲要 「理 性溝 通」、 「和而 不同」 

、 「把 團體 的利益 放在個 人意見 之上」 

, 無 視校方 管理層 本身的 錯誤。 此外, 
校方 至今仍 是一如 既往, 對六四 採取所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 

4 


謂 「中 立」 的 立場。 這條 「 沈 祖堯路 
線」 固然為 反對者 和有心 人開拓 了一些 
空間, 但不 足之處 也是明 顯的。 

劉 去沈來 的中大 經驗, 說 明了劉 沈的分 
別, 只是 在同樣 的制度 軌跡和 限制下 
兩 種不同 的管治 手法。 劉 遵義之 所以是 
「破 壞王」 ,最大 的因素 在於他 盲目跟 
隨教 資會硬 指標; 沈祖堯 也不是 「改革 
者」 或 「賢 君」 ,他 不過 是嘗試 在不觸 
動制 度改革 (也就 是不觸 動既得 利益) 
的前 提下, 緩和 各方利 益衝突 (因此 
得以維 持良好 形象) ,副 作用則 有好有 
壞: 一方面 無意中 為反對 者和有 心人開 
拓了 不少本 來在劉 遵義時 代不存 在的言 
論 和行動 空間, 一 方面則 因為以 超制度 
手 段而非 制度改 革解決 衝突, 而 令行政 
規則程 序變成 虛文, 人 治色彩 轉重。 

也 許短期 之內, 尤 其在沒 有認清 改革的 
難度、 限制, 以及 有相應 的部署 和策略 
之前, 我們 實際上 能夠想 像到最 好的結 
果, 也不過 是找一 個沈祖 堯去做 一些小 
修 小補, 令大家 感覺好 一點。 但 最重要 
而 且最有 問題的 東西, 卻 不能因 為這種 
治術而 改變。 他若 真的是 一位改 革者, 
他需要 做的, 比現 在他著 手做的 多太多 
了。 

總 結由劉 遵義到 沈祖堯 的中大 管治經 
驗, 我們 認為, 除 了現實 上改革 面對的 
種種 困難, 也 透視了 「如何 改革」 這個 
問 題的迫 切性。 我 們對改 革所面 對的難 
度、 種種可 行性的 問題, 沒有充 足的討 
論 資源。 討 論資源 不是一 日就可 以爆出 


來, 或隨便 把外國 已有的 經驗或 前人既 
有 的分析 框架拿 來生搬 硬套就 足夠, 而 
是需 要長時 間累積 以及和 在地的 經驗有 
機地 互動。 譬如說 梳理制 度上的 限制、 
制 度上的 慣性、 既得 利益的 結構、 如何 
打 破這些 結構、 如 何消化 和結連 外國相 
關知識 和經驗 一 這些討 論資源 才可以 
化 成切實 可行、 能 連結各 方追求 改革的 
力量、 足以 抵抗既 得利益 的改革 論述。 
我們 認為, 整全的 改革論 述還未 出現。 
從 這個角 度看, 沈 祖堯那 常掛在 咀邊的 
沒 有具體 所指、 沒 有挑戰 任何既 定利益 
結構的 「人 文精 神」, 雖 然響徹 中大, 
卻根 本難講 得上是 甚麼有 意義的 變革綱 
領。 

那是不 是說, 在商 業邏輯 的重重 衝撃之 
下, 制度 乃至人 性的扭 曲已經 根深柢 
固, 大 學理想 已離我 們愈來 愈遠? 我們 
認 為恰恰 相反。 認識制 度改革 之難、 認 
清 我們要 推動改 革將面 對甚麼 阻力、 需 
要甚麼 資源、 應該 有甚麼 步驟, 其實正 
是推 動變革 的必要 條件。 更重要 的是, 
我們 也希望 這篇文 章能夠 帶出, 期望 
一位好 校長或 「賢 君」 出 來便能 帶來改 
革, 正是我 們需要 丟掉的 幻想: 經營改 
革的 論述、 考究改 革觸及 的利益 和相應 
的 策略、 集 合和消 化改革 的理論 資源、 
連結 不同的 力量建 立良性 互動, 這些才 
是改革 推進的 關鍵, 而我 們沒有 理由把 
這 些工作 都假手 和寄望 於一個 「賢 君」 

。 把 中大的 未來, 真正的 重新把 握在中 
大 社群的 手裡, 本 身便是 實現任 何大學 
的 理想的 前提, 甚至可 以說, 這 才是真 
正 地實踐 我們的 理想。 


中大 五十年 下 




毛 里裘斯 

1 (0.8%) 

加拿大 

1 (0.8%) 

立陶宛 

1 (0.8%) 

台 S 

5 (3.8%) 

印尼 

1 (0.8%) 

印度 

1 (0.8%) 


- 

8 (6.1%) 
10 (7.6%[ 

1 . 0 . 8 % :: 

1 :0.8%: 

1 (0.8%7 


1 教資會 的具體 政策和 影響, 可 參考本 書卷三 「社 
會 •教 育」 部分 的兩篇 文章: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何 改變中 大〉, 以及 〈教 資會, 一 
葉障 目向何 方?〉 。 

2 2010 年 在校本 科生國 籍分佈 

B 家/地 B 人* _ 家 / 地 B 人费 


伯利茲 1 (0. 8%) 籲鷂牙 21 (16.0%) 


波醣 

1 (0.8%) 

德国 

2 (1.5%) 

娄 內瑭拉 

1 (0.8%) 

漠門 

71 (54.4%) 

津 巴布车 

1 (0.8%) 






131 


內地: 1106 

(資料 來源: 中大 《概覽 及統計 資料》 2010) 

3 范克 廉樓地 庫餐廳 (又稱 Snack Bar 或玻璃 屋), 
自 1992 年 起由德 佳飲食 承辦。 2012 年德佳 一度續 
約 失敗, 有學 生校友 等聯署 要求重 新審議 招標, 
沈祖堯 介入, 德 佳再次 續約。 2014 年因 經營困 
難, 餐廳 結業。 

4 請參 見本部 份文章 〈浪漫 的邊界 —— 訪校 長沈祖 
堯 > ° 

5 參見 註一。 


亞 

西 利 

_ !$ 来阛大 

美南 馬苟 f 


理想 •傳統 兩 任校長 


43 令 


大學應 以文理 為中心 

♦ 陳平原 (香港 中文大 學中國 語言及 文學系 教授) 


二十 年前, 在日本 訪學, 發現一 個有趣 
的 現象: 談 及院系 設置, 東京大 學是法 
學部、 文 學部、 經濟 學部、 教育 學部、 
醫 學部、 理 學部、 工 學部、 藥學部 、農 
學部; 京 都大學 則是文 學部、 教育學 
部、 法 學部、 經濟 學部、 理 學部、 醫學 
部、 藥 學部、 工 學部、 農 學部。 問為何 
排 列次序 不同? 答曰: 誰的 力量大 ,誰 
就排在 前面。 這當 然是玩 笑話, 可仔細 
想想, 如此 「慣 例」, 其 實不無 深意。 

查中 國教育 史料, 1902 年 頒發的 《欽定 
京師大 學堂章 程》, 稱大 學分科 「略 
仿日 本例」 ,政治 科第一 ,文 學科第 
二, 格致科 第三, 農業科 第四, 工藝科 
第五, 商務科 第六, 醫術科 第七。 1912 
年 10 月 教育部 頒佈的 《大 學令》 則規 
定: 「大 學分為 文科、 理科、 法科 、商 
科、 醫科 、農科 、工 科」 ,且 「 大學以 
文 理科為 主」。 這 第二、 第 三條, 比起 
「 大 學以教 授高深 學術、 養成 碩學閎 
才、 應國家 需要為 宗旨」 的第一 條來, 
更能 體現主 持制定 此法令 的蔡元 培總長 
的學術 立場。 此後 的北京 大學, 或文、 
理 、法, 或理 、文 、法 ,或 ^ 本 大學現 
設理 、文 、法 、醫 、農、 工六 學院」 


( 1947 ) > 或廢除 學院, 改成數 學力學 
系 為首的 I 2 學系 33 專業 U 952 ) ,不管 
如何 變化, 歷史上 的北京 大學, 從沒像 
東 京大學 那樣, 把 法學院 放在文 學院或 
理學院 之前。 

最近二 十年, 中國大 學風起 雲湧, 院系 
的 排列方 式千差 萬別。 校長們 都說, 本 
大學 每個院 系都很 重要, 可真到 了切蛋 
糕、 分 資源的 時候, 你就 明白學 校發展 
的重心 所在。 所謂 「一 碗水端 平」, 那 
是說 給小孩 子聽的 一 不只做 不到, 而 
且也不 合理。 我關心 的是, 各大 學在推 
介 自己形 象時, 最想突 出的是 甚麼。 

與 半個多 世紀前 的老北 大略有 不同, 如 
今 的北京 大學排 出如下 陣勢: 理 學部、 
資訊與 工程科 學部、 人文 學部、 社會科 
學部、 醫 學部。 工 學被提 到了人 文學前 
面, 好 在打頭 的還是 理學, 而不 是管理 
學。 再 看清華 大學的 官網, 其學 院分左 
右兩邊 排列, 左邊 是建築 學院、 土木水 
利 學院、 環境 學院、 機 械工程 學院、 航 
太航空 學院、 資訊科 學技術 學院、 理學 
院、 材料 學院; 右 邊有經 濟管理 學院、 
公 共管理 學院、 馬克 思主義 學院、 人文 


中大 五十年 下 


♦ 44 


學院、 社會科 學院、 法 學院、 新 聞與傳 
播 學院、 五道 口金融 學院、 美術 學院。 
大 概圖表 不太好 表達, 本 屬理科 的生命 
科學院 以及醫 學院, 最 後被甩 到了右 
邊, 顯得有 點不倫 不類。 理工 科怎麼 
排列, 我 沒有發 言權; 但將 「經 管」 排 
在文科 院系的 首位, 總讓 人感覺 不太舒 
服。 

清華的 排列方 式並非 偶然, 甚 至可以 
說, 此舉無 意中透 露了今 日中國 大學的 
主流 趣味。 若考 慮到政 府鼎力 支持的 
「常 春藤 大學」 (俗稱 2 + 7) ,其 中傳 
統的 「綜合 大學」 只 有北大 、復旦 、南 
大 三所, 其 餘的, 或 以工科 為主幹 (清 
華、 浙大) ,或 基本上 就是工 科大學 
( 中 國科技 大學、 上 海交通 大學、 西安 
交 通大學 、哈爾 濱工業 大學) ,你就 
明白今 天的中 國大學 是如何 「面 向經濟 
建 設主戰 場」, 以及 為何普 遍講求 「實 
用」 而蔑視 「玄 虛」 、看重 「經 費」 而 
忽略 「精 神」。 

談 論大學 的重心 何在, 首先看 工作目 
標。 若以培 養人為 主 ( 知識、 道德 、情 
懷) ,則 文理 優先; 若以 課題經 費或科 
技 發明論 英雄, 則 商科或 工科更 為長袖 
善舞。 具體 到院系 排列, 到底是 文學院 
在前, 還是 理學院 優先, 這都沒 關係; 
只是 不該將 商學院 或工學 院置於 整個大 
學的中 心位置 一 除非你 擺明辦 的就是 
「財經 大學」 或 「 工業大 學」。 

院系排 列只是 表象, 關 鍵是辦 學的理 
念 ,以及 所謂的 「大學 精神」 。我 當然 


不會愚 蠢到一 看浙江 大學的 架構裡 「人 
文 學部」 在前, 就 斷言其 比北大 更重視 
人 文學; 也不 會一聽 臺灣大 學以文 學院、 
理學院 打頭, 就認定 其比港 中大更 有人文 
情懷。 但我 明顯感 覺到, 在學科 目錄調 
整, 以及 「梁 山泊 英雄」 重新 「排 座次」 
的過 程中, 文 學院及 理學院 的位置 在逐漸 
退後 一 只不 過有的 明說, 有的 暗示, 有 
的則是 曲裡拐 彎傳達 出來。 

此乃一 時風氣 使然, 作為 校長、 作為教 
授、 作為 學生, 你都很 難完全 置身度 
外。 那天查 《香 港中文 大學概 況》, 發 
現 中大以 「文 學院」 打頭, 而不 像香港 
大學 那樣讓 「建築 學院」 領軍, 很是欣 
喜, 以為是 「博文 約禮」 的校訓 在起作 
用。 仔細 一看, 不對, 是我多 情了。 港 
大、 中 大排列 院系的 方式, 是按 英文字 
母 順序。 「排 名不分 先後」 ,如 此苦心 
孤詣, 自 然是為 了回避 矛盾。 

不說 辦學理 念了, 就說 「虛 名」 吧一 
讓文 學院、 理 學院重 新抖擻 精神, 站在 
隊伍的 前排, 又有何 不妥? 多 年來, 
我 不斷寫 文章, 批評 的正是 「 目 前的中 
國大 學太實 際了, 沒有超 越職業 訓練的 
想 像力」 。我當 然明白 ,重回 19 世紀 
紐曼 (John Henry Newman ) 的 「大學 
的理 想」, 已是 不可能 的了; 但請記 
得雅斯 貝爾斯 (Karl Theodor Jaspers ) 
的 提醒: 大學 「生 存在永 無止境 的精神 
追求」 中 ,而 「不 成功的 教育管 理所帶 
來的 災難性 後果, 一直要 影響幾 十年」 

( 《甚 麼是 教育》 中譯本 M 0 頁、 I 43 
頁, 北京: 三聯 書店, 1991 ) 。 


理想 •傳統 大 學理念 令 



甚麼叫 「不 成功 的教育 管理」 ,在 我看 
來, 就 是眼下 這種只 見數字 不見人 、只 
講市 場不談 文化、 只求效 益不問 精神, 
努力將 「大 學」 改造成 「跨國 企業」 的 
管理 模式。 在 這個過 程中, 很多 學科都 
受 傷害; 而受 傷最嚴 重的, 非人 文學莫 
屬 (參見 陳平原 《人 文學之 「三 十年河 
東 」 》 , 《讀 書》 201 2 年 2 期)。 

作 為人文 學者, 眼 看無力 回天, 只好乘 
「中 大五 十年」 之機, 不 識時務 地獻上 
一句 祝詞: 無 論天翻 地覆, 大學 還是要 
「以文 理為中 心」。 


2013 年 3 月 20 日於京 北圓明 園花園 


大學 的魔咒 與解咒 

♦ 戴遠雄 ( 2 005 新亞 校友) 


高等 學府, 不應視 學問為 經已圓 滿解答 
的 問題, 而 應以永 不停步 的研究 ,令 
人類 在追求 學問的 過程裡 ,成為 自由的 
人。 這是德 國柏林 大學的 創始人 洪堡特 
( Wilhelm von Humboldt ) 在 1809 年寫 
下 的大學 精神。 1 洪堡特 當時已 經充份 
意 識到, 高 等學府 跟國家 和社會 關係密 
切, 其 能否孕 育人民 自由的 精神, 有賴 
國 家維持 學府的 自主, 同時學 人藉公 
開 講學, 建 立跟學 生平等 求學的 精神, 
精益 求精。 兩 百年前 的大學 藍圖, 預告 
了曰 後大學 總離不 開當下 的社會 政治制 
度, 象牙 塔的形 象純屬 幻想。 可 以說, 
大學 自主從 來都被 政治經 濟的魔 咒所籠 
罩, 而只有 大學成 員反抗 的勇氣 才可為 
之 解咒。 

大學的 政治經 濟格局 
讓我 們把公 營和私 營大學 放在本 地特定 
的政治 經濟格 局裡, 來 看清楚 這個魔 
咒是 怎樣形 成的。 一般 認為, 董 建華於 
2000 年 施政報 告提出 擴充專 上教育 ,導 
致 2003 至 2013 年, 香港 的大專 教育經 
歷了 急速的 市場化 過程。 市場化 首先給 
我們的 印象, 自然 是教資 會資助 的大學 
(下稱 公營) 增 設自負 盈虧的 社區學 


院, 加 上私營 專上學 院陸續 成立, 舊有 
的 專上學 院則升 格為私 立大學 (如 樹仁 
大 學), 開辦副 學位、 四 年制學 位和兩 
年制銜 接學位 課程。 結果 大專院 校在十 
年 間大幅 增加, 私 立專上 學院從 2001 年 
共有 12 間 增加至 2011 年的 19 間, 而公營 
大學 卻沒有 增加, 只有 原來的 8 所。 2 

十 年來, 市場化 成為了 大學教 育的主 
要 趨勢, 問題日 漸顯。 一方面 越來越 
多學生 可以享 受專處 教育, 就 讀全日 
制專 上教育 課程的 人口, 由 20 01 年 
的 11 5,11 5 人 倍增至 2011 年的 240,529 
人 3 。 當中 自資副 學士、 高級 文憑、 
學 士學位 和銜接 學位課 程的增 幅最為 
驚人, 上 述自資 課程的 全日制 學生人 
數由 2001 年的 9, 163 人增至 2011 年的 
70,976 人, 十年間 佔香港 全日制 專上學 
生 人數百 分比由 5. 9% 激增至 29.5% 。 4 

(見 下表) 


理想 •傳統 大 學理念 命 



自 資課程 
全日 制學生 
人數 

2001/02 

2006/07 

2011/12 

十年 

增幅 

(倍) 

副學士 

3, 732 

18, 787 

27, 822 

6. 45 

高 級文憑 

5, 163 

19, 302 

23, 974 

3. 64 

學 士學位 

268 

5 , 127 

12, 003 

43. 79 

銜 接學位 



7 ,m 


總數 

9, 163 

43, 216 

70, 976 

6. 75 

整 體全曰 
制專 上學生 
人口 

155, 155 

193, 483 

240, 529 


佔香 港全日 
制學 生人數 
百分比 

5. 9% 

22. 3% 

29. 5% 

4. 00 


資料 來源: 香港 特別行 政區政 府經評 審專上 課程資 
料網及 2011 年人 口普查 網站。 


由此 可見政 府全面 放棄承 擔副學 士和高 
級文憑 課程, 全力 推動前 所未見 的市場 
化 步伐。 其惡 果是, 越來 越多學 生需付 
出高昂 學費完 成大專 課程, 高等 教育變 
成個人 投資, 以致 學生負 債情況 日趨普 
遍, 政府 不需負 責培訓 專上人 材的形 
象 曰漸在 形成。 針 對這個 局面, 意大利 
學者拉 薩理圖 ( Maurizio Lazzarato ) 指 
出, 當前資 本主義 的工作 就是不 斷把人 
變成負 債的人 ( l’homme endette ) ’還 
債 是負債 的人理 應履行 的道德 責任。 5 

就課 程內容 而言, 大規 模擴充 的專上 
教育, 令 大學更 加向直 接滿足 社會經 
濟需 要的商 科課程 傾斜。 從 2001 至 2011 
年, 曾 修讀商 科課程 (Business and 
commercial studies ) 白 勺人口 , 由 263,783 
人增至 560,287 人; 相較 而言, 曾 修讀文 
學和社 會科學 科 ( Arts and social science ) 
的 人口, 則由 172,275 人增至 284,300 人。 
十 年之間 的專上 教育人 口共增 加了約 78 
萬人, 當中 近四成 都是來 自商科 課程。 6 

(見 下表) 


修讀科 

巨 

2001 

2011 

十年増 

長 

佔總増 

長百分 

比 

商科課 

程 

263, 783 

560, 287 

296, 504 

38% 

文學及 

社會科 

學 

172, 275 

284, 300 

112, 025 

14% 

機械、 

電機、 

電子及 

輪機工 

程 

81, 919 

145, 506 

63, 587 

8% 

建築及 

營造工 

程 

66, 276 

130, 429 

64, 153 

8 

電腦課 

程 

76, 615 

128, 095 

51, 480 

7% 

醫療衛 
生課 f 呈 

59, 092 

102, 622 

43, 530 

6% 

純科學 

64, 227 

90, 287 

26, 060 

3% 

教育 

48, 968 

82, 262 

33, 294 

4% 

紡織、 

設計及 

其他工 

業技術 

12, 757 

34, 054 

21, 297 

3% 

其他科 

巨 

72, 588 

145, 189 

72, 601 

9% 

總計 

918, 500 

1, 703031 

784, 531 

100% 


資料 來源: 香港 統計處 《2011 人 口普查 簡要報 告》, 
2012 年 2 月。 


從整 體受專 上教育 的人口 來看, 文科 
人口由 2001 年佔整 體人口 18. 8% 下跌至 
2011 年 16.7% , 而 商科人 口則由 28. 7% 上 
升至 32.9% 。 7 由此 可見, 專上教 育更趨 
向培訓 人才為 本港的 工商界 服務。 市場 
化策 略令企 業培訓 人才的 成本, 幾乎完 
全轉 嫁了給 學生和 家長, 社會的 階級差 
異同樣 在大學 教育裡 產生其 效應, 貧窮 
的 家庭自 然比富 裕的家 庭負擔 更重。 8 

市場 化的惡 果究其 根源, 不僅來 自董建 
華大張 旗鼓的 政策。 早在 上世紀 90 年 
代已 有學者 批評, 殖民地 政府運 用大學 
教 育資助 委員會 來管理 大學, 注重 「成 


中大 五十年 下 


♦ 48 


本 效益」 ( cost - effectiveness ) 的 發展藍 
圖, 將危害 專上教 育的真 正使命 9 , 今天 
看來, 絕 非危言 聳聽。 擴 充專上 教育的 
政策, 來自 殖民地 政府設 法穩定 過渡期 
社會的 一系列 措施。 早在 1988 年, 殖民地 
政 府原本 預期至 2000 年擴充 專上教 育人口 
至 14.5% 。 然而, 1989 年北 京天安 門民主 
運 動令政 府急速 地提升 學額, 以 挽留人 
材, 於 是突然 改為在 1994 年擴充 專上教 
育人口 至同齡 人口的 18% » in 可以 想像, 
五年 間急速 膨脹, 有賴由 上而下 強而有 
力的計 劃和執 行才得 以達成 目標。 1994 
年起, 研究 資助和 研究表 現掛鈎 ,奠 
定曰後 評核學 者成就 的外在 指標。 
早在 1 995 年, 已有學 者感嘆 「要 不出 
版, 要不 消失 」 (publish or perish ) 。 
由此 可見, 專上 教育任 由政府 
擺佈 以配合 管治, 是為管 理主義 
( managerialism ) ,講求 可計算 的教學 
和研究 質量, 嚴格 控制成 本效益 ,以 
企業邏 輯經營 ( entrepreneurialism ) , 
合 起來就 是新自 由主義 箝制教 育的意 
識 形態, 這正是 二十多 年來專 上教育 
的 魔咒, 也是全 球高等 教育的 處境。 11 
至 2003 年, 政府減 少資助 公營大 學的同 
時, 開 始推出 十億元 配對補 助金, 政府 
按大學 籌款多 寡加以 資助, 結果 加劇大 
學間的 競爭, 令本 來的公 營教育 體系加 
入了 更多的 市場化 成分, 同時令 政府日 
後有 理據減 少資助 籌款能 力弱的 學系, 
可以想 像人文 學科將 會相較 醫學、 工程 
和 商學院 等更形 弱勢。 置 身市場 化和管 
理主 義的魔 咒裡, 我們可 否義無 反顧地 
堅 守大學 理念, 或 者全盤 放棄, 融入效 
率至 上和官 僚架構 的網絡 之中? 


不存 在的大 學理念 

我們 可以把 近年流 行的兩 種大學 論述: 
理念 型和功 能型, 視為回 應大學 魔咒的 
辦法。 理念 型主張 大學是 追求公 民價值 
的 場所, 大 學不應 以追求 利潤或 親近政 
治 權力為 目標, 更 不應受 它們所 干預, 
因為 大學是 獨立的 領域, 學生 可以自 
由 地探索 人生的 意義, 追求 真理, 甚至 
付 諸行動 來改變 社會。 12 功能型 主張大 
學 教育培 養社會 需要的 人材, 學 生所學 
習的 知識、 技能和 態度, 應該配 合社會 
經濟的 需要, 甚至 宣揚大 學課程 有利學 
生 就業。 理 念型論 述高舉 價值, 輕易地 
把 大學抽 離於政 治經濟 脈絡, 容 易給人 
留 下這種 印象: 大學 生應該 浪漫, 而畢 
業 後走入 社會, 則要接 受現實 艱難, 因 
為社會 並不是 大學。 功能 型論述 視大學 
為 企業僱 員的培 訓所, 畢 業生受 僱主歡 
迎, 就 變成了 大學的 成就, 可以 說大學 
完 全受制 於社會 經濟。 

這兩 種大學 論述的 缺失在 於沒有 道出本 
地 專上教 育真實 的困境 一 受政 治管理 
主 義和企 業邏輯 至上的 制度所 宰制。 應 
該說, 大學 從來都 不能擺 脫這個 困境, 
所謂 學術自 由恆在 政治經 濟的權 力網絡 
中掙扎 求存, 中西 皆然。 不正視 這個處 
境, 所謂 大學理 念不過 是空中 樓閣。 在 
中國歷 史裡, 皇權、 官員 和士人 之間的 
黨爭幾 乎從沒 消失。 以宋代 為例, 士人 
即使在 黨爭中 落敗, 仍然 可以在 官場外 
自 由表達 意見, 有所謂 「不 成屋 下合說 
底話 亦不敢 說也」 13 。 脫 離官場 猶可自 
由 說話的 氣氛, 到 了明代 就幾乎 窒息, 
激烈 的黨爭 令知識 份子隨 時可以 惹上殺 


理想 .傳統 人學理 念 


49 # 


身 之禍。 即便 如此, 仍然 有不少 知識份 
子 不懼政 治逼害 而批評 朝政, 政 治壓逼 
並沒 有消弭 反抗, 這方面 也無分 中西。 
西方 大學制 度起源 於十三 世紀, 法國 
的巴 黎大學 由皇帝 和教宗 成立, 培訓皇 
家行政 人材、 教 會神職 人員、 圖 書館、 
醫務和 法律人 材等。 在 十八世 紀的歐 
洲, 言 論審查 盛行, 著名 的哲學 家盧梭 
( Jean-Jacques Rousseau ) 在 1762 年出版 
的 《愛 彌兒 一 論 教育》 和 《社 會契約 
論》, 挑戰 當權者 的統治 合法性 和教育 
制度, 被當 時的法 國國會 裁定為 禁書, 
同時在 法國、 荷蘭 和日內 瓦等地 禁止出 
版, 盧 梭只好 逃亡。 在 德國, 知 識份子 
言論自 由的空 間同樣 侷促。 1789 年法國 
大 革命爆 發後, 為 桿衛法 國大革 命的正 
當性, 反駁指 責革命 為暴亂 的學者 ,哲 
學家 費希特 ( J . G . Fichte ) 於 I 793 年發 
表 《糾 正公 眾對法 國大革 命的判 斷》, 
同時反 對普魯 士腓特 烈 • 威 廉二世 
( Friedrich Wilhelm II ) 的 開明專 制和遏 
制 言論, 後 又發表 《向歐 洲的統 治者討 
回一 直以來 被遏制 的思想 自由》 ,反對 
以 宗教約 束人類 的思想 自由, 指 出人類 
的權 利在於 自由和 無限制 地思考 任何事 
情, 成為後 世人權 價值的 先聲。 

至 十九世 紀初, 拿 破崙大 帝成立 教育部 
( ministere de l'instruction publique ) , 
改 革高考 ( Baccalaurdat ) , 選 拔人材 
入 大學, 為 後世公 立大學 入學篩 選之濫 
觴。 自十九 世紀中 後期, 西方專 上教育 
大規模 擴張, 特別 是技術 學科, 開啟了 
此 後百多 年來, 大 學屈從 於經濟 發展的 
需要。 由此 可見, 統治 者和大 學知識 


份子的 關係, 從來 不是河 水不犯 井水。 
長期 以來, 統治者 運用大 學教育 來幫助 
其 統治, 知 識份子 偶有本 著良知 公開反 
抗統 治者的 權威, 卻隨時 要為真 理而犧 
牲。 當代 捷克最 重要的 哲學家 帕托什 
卡 ( Jan Patodka ) 因為反 對捷克 共產黨 
遏制 人權, 在 1972 年被遞 奪大學 職務, 
其後在 1977 年發起 《七七 憲章》 運動, 
聯同 民眾公 開要求 政府履 行國際 公約保 
障 人權, 結果 被警察 拘捕, 長時 間審訊 
導致 腦出血 死亡。 當代法 國哲學 家利科 
( Paul Ricceur ) 稱帕托 什卡為 「哲 學家 

反抗 者」 ( philosophe - resistant ) , 

他 作為異 議者明 顯地是 被權力 所殺害 
的。 

因此, 大學 不是象 牙塔, 而是政 治和社 
會 經濟權 力滲透 其中的 場所, 吊詭的 
是, 它同時 孕育了 反抗政 治經濟 權力宰 
制的 人們。 這樣說 並不是 要把大 學貶低 
為純粹 權力和 利益角 力的鬥 獸場, 而是 
要 打破視 大學為 塵世以 外一片 淨土的 
想像, 以 為大學 奉為神 聖的學 術自由 
是理所 當然的 事實。 面對 這個複 雜的處 
境, 當 代法國 哲學家 德里達 (Jacques 
Derrida ) 曾說: 「無條 件的大 學並不 
存 在。」 14 所謂無 條件的 大學, 是指不 
受政治 和經濟 權力所 干擾的 大學, 自古 
以來秉 持學術 自由的 理念的 大學, 在中 
西大 學的歷 史裡, 實 屬子虛 烏有。 準確 
地說, 大學 總是受 一定的 政治和 經濟條 
件所制 約的。 理念 型和功 能型的 大學論 
述, 要 不就是 浪漫化 大學, 無視 大學所 
受的 箝制, 要不就 是完全 撤銷了 大學知 
識 份子所 能營造 的異議 空間, 令 大學變 


中大 五十年 下 


♦ 50 


成一家 公司。 我們 應該承 認大學 無可避 
免身處 於屈服 與反抗 的張力 之間, 大學 
總 是備受 壓逼。 在本港 90 年代大 幅增加 
資助學 額時, 出於成 本效益 的考慮 ,大 
學資助 同時被 削減, 2003 年時當 時的財 
政 司司長 唐英年 曾要求 2004-2005 年間, 
一年內 公營大 學支出 必須削 減一成 ,引 
發廣泛 反對。 這樣, 國家 權力直 接導致 
中大 重組學 系和削 減員工 薪酬。 

然而, 大學 又不乏 憤起反 抗國家 權力的 
成員, 基層 員工、 學生和 教員曾 經站在 
同一戰 線上, 反對 大學高 層強硬 推行不 
合理 的行政 措施。 在 2004 年初, 中大管 
理層 因應政 府資助 減少, 要求所 有員工 
減薪, 當中 中低層 員工比 高層減 幅大, 
達 12% 至 16% 或 更多, 合約 員工需 要比長 
約工 多承擔 10% 的 減幅。 15 2004 年 3 月 5 
日 超過三 百名教 職員和 學生, 在 烽火台 
集 會反對 「肥上 瘦下」 的減 薪方案 ,相 
信 這是中 大創校 以來, 首 次主要 由穿著 
制服 的基層 職工團 結起來 爭取權 益的集 
會。 同年 4 月 30 日 主要由 中低層 員工自 
發 組成的 「香港 中文大 學員工 總會」 成 
立, 標誌著 員工籌 組獨立 工會的 力量, 
有別 於大學 管理層 認可的 「香港 中文大 
學 職員協 會」。 另外, 同 樣劃時 代的是 
學生 領導的 反抗力 量活躍 起來。 2005 
年 1 月學 生發起 「反 對偽國 際化」 的聯 
署, 2012 年 9 月 11 日, 來 自各大 專院校 
共八 千多名 師生參 與中大 烽火台 的罷課 
集會, 反對 政府施 行國民 教育, 響應在 
中環 政府總 部外絕 食和集 會的中 學生和 
社會 人士。 表面 上看, 這些員 工和學 
生的 反抗運 動跟大 學追求 學術的 使命無 


關, 但是當 我們考 慮到大 學內外 的政治 
和 經濟壓 力時, 這 些反抗 運動和 學術研 
究的 精神如 出一轍 一 實 現無條 件的大 
學 理想, 不 向政治 和經濟 的壓逼 妥協。 

龐 大的私 營教育 市場, 造 就了大 量不穩 
定 的教育 職位和 缺乏機 會參與 校政的 
學生。 未來 政府還 會繼續 扶持新 的私立 
大學, 令大 專教育 向市場 傾斜, 積重難 
返。 因此, 與其 標榜重 建大學 理念, 不 
如承 認每次 反抗, 只能力 求以有 限條件 
來 實現無 條件的 大學。 在 私營教 育市場 
裡, 能否開 拓更大 的自主 空間, 提供具 
社 會批判 視野的 課程? 能 否背負 市場化 
的 壓力, 同 時結合 非政府 機構和 社區生 
活, 凝 聚本土 的學術 社群, 令教 育成為 
促進社 區民主 規劃和 管理的 動力, 令本 
土議題 順理成 章地融 入學術 研究? 隨著 
社會 日漸關 注私營 教育的 管理, 公立和 
私營 的大學 師生, 能否連 結為促 進監察 
大學 的社會 力量? 課程能 否更顧 及社會 
人 士彈性 的學習 需要, 學 費調整 能否更 
顧 及學生 和家長 的承擔 能力, 同 時負起 
大 學教育 的社會 功能, 平 等地照 顧不同 
階層 人士? 我們應 該及早 為未來 思考, 
大專 教育市 場能否 轉為由 國家持 有和由 
社 會共同 管理, 令 符合市 場的壓 力有所 
舒緩? 在不 明朗的 未來, 我們目 前應該 
做的, 不是重 建浪漫 的大學 生活, 也 
不 是接受 暗淡的 現實, 而 是提出 異乎常 
規 的大學 圖像, 反 抗政府 和市場 的預先 
規劃。 

大學 之道就 是異議 

「無 條件 的大學 並不存 在。」 德 里達不 


理想 •傳統 大 學理念 


5 


是叫 人放棄 大學的 理念, 更不 是單純 
主張 重提大 學本有 卻被遺 忘了的 理念。 
事 實上, 大 學從來 都在政 治和社 會經濟 
的壓力 裡掙扎 求存, 學術 自由不 是陳述 
某一既 定事實 的命題 ( constatif ) , 大 
學首先 是個眾 人可以 「公開 宣稱 」 (to 
profess ) 的 空間, 這 是一種 態度, 是運 
用 ( performatif ) 公 共理性 的表現 。公 
開 宣稱, 引發 思考, 要求他 人回應 。宣 
稱是否 合理, 回 應是否 得當, 通 通看在 
公眾的 眼裡。 正如 德里達 所指: 「無條 
件的大 學並不 存在, 事 實上, 我 們非常 
明白。 但是, 按其 原則和 依於它 所宣稱 
的 使命, 通 過它公 開明示 的本質 ,它 
應當處 於批判 性的抵 抗之中 一 較之於 
批判 一 更多地 反抗一 切獨斷 和不公 
正的佔 有的權 力。」 16 學 術自由 不是由 
順從 共識來 保障, 反而 是鼓吹 異議。 
異議不 是凡事 反對, 而是 敢於為 求真相 
而提出 己見。 當 遏制異 議的企 圖出現 
時, 大學裡 每一個 成員都 要面臨 道德的 
考驗, 學術 自由存 在於我 們會否 為利益 
而 妥協, 還 是敢於 為宣示 真理而 反抗。 
面對 權力隨 時消弭 異議的 關頭, 所有職 
員 、學生 、校 友, 都要考 慮會否 勇於公 
開宣稱 自己的 信念, 在 道德的 考驗面 
前, 所有成 員都是 平等的 。然而 ,這不 
是說 大學裡 各成員 很容易 會組成 聯盟, 
反抗來 自大學 以外的 壓逼。 現實 是大學 
內部 的不同 職級、 部門和 成員也 經常有 
不同的 考慮, 社會 的階級 差異同 時存在 
於 大學。 2004 年反對 「 肥上 瘦下」 的運 
動; 2010 年 學生發 起在中 大校園 樹立民 
主女 神像的 行動, 反抗 校長以 1 ■政 治中 
立」 為由而 拒絕學 生擺放 神像的 申請, 


在 在反映 大學裡 職員的 分歧。 功 能型和 
理念 型的大 學論述 均假定 大學為 同質的 
整體, 可 是歷史 的經驗 卻告訴 我們, 分 
歧是 恆常的 現實。 表達異 議和反 抗壓逼 
的 行動, 比 起校長 學者宣 揚大學 先天的 
使命, 更能 體現捍 衛學術 自由的 決心。 
異 議並不 能保證 共識, 更 不能像 市場化 
和 管理主 義般保 證成本 效益, 但 更能體 
現永 無止境 的大學 之道。 


中大 五十年 


下 


1 Wilhelm von Humboldt. (1979). "Surl’organisation interne 
et externe des etablissements scientifiques superieures 
a Berlin" (1809-1810), in Philosophies de I'universite: 
I’idealisme allemand et la question de I'universite — textes de 
Schelling. Fichte, Schleiermacher, Humboldt, Hegel, ed. 
par Luc Ferry et autres, Paris: Payot, pp.321-329. 

2 香港統 計年刊 2012 年版, 頁 336 。 

3 2011 年 人口普 查自製 普查統 計表, http://www. 
census201 1 .gov.hk/ tc/build-your-census- tables, 
html 

4 香港 特別行 政局政 府經評 審專上 課程資 料網, 

「自 資全 日制經 評審專 上課程 畢業生 人數」 ,取 
自 http:// www.ipass.gov.hk/ edb/index.php/ ch/ 
home/ statheader/ stat/ stat_gd_index ,下 載曰期 
為 2013 年 12 月 14 日。 

5 Maurizio Lazzarato. (2011). La Fabrique de Vhomme 
endette : Essai sur la condition neoliberale. Amsterdam: 
Editions Amsterdam. 

6 香港 統計處 《 2 011 人口普 查簡要 報告》 , 2 01 2 年 
2 月, 頁 49 , 取自 http://www.census2011.gov.hk/ 
pdf/ summary-results.pdf 

7 同上。 

8 政 府逐步 增加市 民為自 己的教 育負擔 所需費 
用, 始於 90 年代 大幅增 加大專 學額。 以 中大為 
例, 1989-1990 年度 中大全 日制本 科生一 年的學 
費為 7,500 元, 1994-1995 年度為 24,000 元, 五年 
間 增加了 3.2 倍。 雖然 全日制 本科生 一年的 學費自 
1997-1998 年 度起, 一 直沒有 增加, 維持在 42, 100 
元, 但是公 營或私 營大學 人口自 2001 年 起大幅 
增加, 這 樣等如 說更多 人要繳 交學費 入學, 為自 
己 未來的 職業而 準備。 換句 話說, 企業培 訓人才 
的 成本現 在全面 由政府 和個人 承擔, 在私 營大學 
裡, 更全 由個人 承擔, 可見 新自由 主義把 公共服 
務的 成本盡 量轉嫁 到個人 身上, 在 香港並 非危言 
聳聽。 中 大學費 數字, 見香 港中文 大學每 年出版 
的 《香 港中文 大學概 況》。 

9 Cheng, K.M. (1996). "Efficiency, Equity and 
Quality in Higher Education in a Time of 
Expansion", in: M.K. Nyan and S.M. Li (Eds.) 
The Other Hong Kong Report 1996. Hong Kong: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轉引自 Mok Ka-ho. (1997). 
The Cost of Managerialism: The Implications for the 
“McDonaldis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Dept, of Public and Social 
Administatio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0 Mok Ka-ho. (1997). The Cost of Managerialism: 
The Implications for the {< McDonaldisation " of Higher 
Educ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 Dept, of 
Public and Social Administatio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1 William Yat-Wai Lo. "Entrepreneurialism in Higher 
Education: A Comparison of University Governance 
Changes in Hong Kong and Singapore" in Mok, 
K. H.(ed.), The Search for New Governance of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pp. 103-123. Ka Ho Mok. (201 1). "Liberalization 
of the Privateness in Higher Education" in Public 
Vices, Private Virtues? Rotterdam: SensePublishers. 
pp. 19-43. 

12 陳 平原, 〈「兼 容 並包」 的 大學理 念一蔡 元培與 
老 北大〉 ,載於 《北大 精神及 其他》 (上 海:上 
海 文藝出 版社 , 2000 ) ,頁 23-36 。 金耀基 , 《 
大學之 理念》 (香 港: 牛津出 版社 , 2 000 ) 。 
周 保松, 《走進 生命的 學問》 (北 京:三 聯出版 
社, 2012) , 〈大 學的 價值〉 一章。 

13 余 英時, 《朱 熹的歷 史世界 一宋代 士大夫 政治文 
化的 研究》 (上) (北 京: 三聯, 2 004) , 頁 3S6 。 

14 Jacques Derrida. (2001). U university sans condition. 
Paris: Galilee. 

15 香港 中文大 學員工 總會致 校董會 的信, 2004 年 
8 月 10 日, 取自 http://www.cuhk.edu.hk/cuegu/ 
declaration/ 040810_councile.pdf 

16 Jacques Derrida. (2001). UUniversite sans condition, 
Paris: Galilee, pp. 14-15. 


理想 .傳統 人學理 念 


53 令 
















JUL 丄 

M a 


♦ 吳患倫 

大學 與整體 社會的 關係, 從來都 是如影 
隨形。 香港 大學是 港英殖 民政府 為吸納 
本土 精英而 成立, 第二所 成立的 中文大 
學則是 國內大 量移民 來港的 結果。 80 至 
90 年代大 學教育 的大幅 擴張則 與香港 
經濟 轉型以 及維持 過渡期 的社會 穩定密 
不 可分。 從這觀 點看, 中 大的歷 史一定 
程度 上也反 映了香 港以至 鄰近地 區的歷 
史。 

本部 分正正 希望透 過社會 的角度 回顧近 
十 多年的 中大以 及香港 高等教 育的歷 
史, 一方面 探討外 在環境 對本地 大學發 
展的 影響, 另一方 面也希 望略窺 大學對 
社 會可以 帶來的 影響。 

〈校譽 與前途 一 中 大發跡 簡史〉 指 
出中 大在高 等教育 擴張潮 中從七 十年代 
的 「二流 大學」 躍升至 今成為 「亞 洲首 
屈 一指的 大學」 之一, 但 在不平 等的社 
會 經濟結 構下, 大 學畢業 生的生 活卻難 
言有所 改善。 〈大 學作為 社會制 度的四 
個 趨勢〉 則從宏 觀角度 出發, 整 理大學 
制度 近數十 年的四 個改變 趨勢, 「普及 
化」、 「分層 化」、 「趨 同化」 及 「市 


場化」 ,勾 勒這一 社會制 度的全 球性轉 
變。 

從 社會對 大學的 影響方 面看, 香 港以公 
立 院校為 主體, 大學教 育資助 委員會 
(教 資會) 作為 政府管 理大學 的代理 
人, 角 色尤為 重要。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 何改變 中大〉 闡 述了教 
資會 在大學 管治及 教學資 源兩方 面的角 
色, 指出教 資會是 令大學 管治專 權化及 
教育 市場化 的幕後 推手; 我們亦 輯錄了 
劉 笑敢教 授刊於 《明 報》 的 〈教 資會, 
一葉障 目向何 方?〉 ,文 章補充 了教資 
會 在研究 資助方 面推動 競爭的 角色, 並 
指 出這趨 勢將不 利學術 發展。 

國際 大學排 名的興 起是大 學加強 競爭的 
另一 體現。 〈追求 卓越? 大學排 名評分 
初探〉 一文 簡述了 國際大 學排名 的背景 
並 分析了 排名的 內容, 並 指出大 學排名 
與 教資會 推動的 改革, 皆 是受到 全球新 
自由 主義的 影響, 因而強 調資源 競爭、 
國 際化等 元素。 

中大 近年的 另一大 改革則 是由於 香港學 



中大 五十年 下 ♦ 


社 

會 

教 

育 


制改革 而重新 推行四 年制。 高中 課程內 
容的 改革對 理工科 目的影 響尤甚 ,〈四 
年制下 學科及 學生的 轉變〉 一文 便整理 
了我 們向校 內各理 工學系 查詢的 結果, 
略 為總結 「三 三四」 學制 對學系 課程帶 
來 的具體 影響。 

在本 地院校 當中, 中大算 是較為 強勢的 
院校。 較 弱勢的 院校情 況又是 如何? 我 
們在 〈與 狼共舞 的遊戲 —— 嶺南 大學現 
況與 策略〉 訪問了 嶺南大 學的文 學院院 
長 陳清僑 教授, 講 述嶺大 如何面 對近年 
大 學教育 版圖的 變化。 

本 部分探 討的最 後一個 問題, 則 倒過來 
探討 大學對 社會的 影響, 即大學 在知識 
轉移 方面的 角色。 「知識 轉移」 是指把 
大學創 造的知 識轉移 到社會 中運用 ,意 
念雖是 舊有, 卻成 了近年 高等教 育界的 
熱 門名詞 之一。 「知識 轉移」 一 般被視 
為 醫學、 工程 等科技 發明的 專利, 鮮見 
於人文 學科。 〈象 牙塔 與群眾 —— 傳媒 
作為 知識轉 移橋樑 的可能 …… 不可 能?〉 

、 〈改變 世界的 不完美 一 訪問 社會學 
系 教授趙 永佳〉 及 〈教職 以外的 教與研 


— 訪 何佩然 教授〉 三篇 文章分 別訪問 
了新 聞及傳 播系、 社會學 系及歷 史系的 
教授, 窺探 一下這 些學科 在知識 轉移方 
面的 角色。 

此外, 我們 整理了 一些與 本部份 相關的 
資料 ,包括 「大學 教育與 專業資 格」、 
「2003-2012 本 科一年 級收生 人數」 及 
「 2003-04/2012-13 主修課 程要求 比較」 



校譽」 與錢途 


中大發 跡簡史 


♦ 楊穎仁 


在 所謂的 ^ 社會 流動」 想像 當中, 讀書 
就是踩 在一層 疊一層 的人頭 上面, 爬上 
去。 曾幾 何時, 香 港的大 學只有 港大與 
中大。 儘管 有機會 升讀本 地大學 的人不 
及 適齡人 口百分 之二, 尖無 可尖, 中大 
的 二流大 學形象 卻烙印 人心, 校 徽上面 
的鳳 凰彷如 野雞。 1967 年, 新聞 系同學 
出版的 《沙田 新聞》 揭發 八十七 名中大 
畢 業生投 考政務 官全軍 盡墨, 時 任銓叙 
司的施 恪致信 中大高 層表示 失望, 高層 
嚇得特 地開設 專責委 員會查 找不足 。事 
件 曝光, 高 層面目 無光, 為保 「校 譽」 
不 惜敕令 《沙田 新聞》 停刊。 1 

「校 譽」 是 甚麼, 畢業生 前途從 來是一 
大衡量 指標。 沈祖 堯校長 早前宣 佈禁止 
公開中 大畢業 生就業 數據, 坊間 讚美他 
清高不 功利, 但這 畢竟是 發了財 才有資 
格 立的品 一 中大 的二流 大學形 象已成 
過去。 換了 在四十 年前, 同樣舉 措多半 
被視為 掩耳盜 鈴粉飾 太平, 殊無 公信。 
由 野雞到 鳳凰, 中 大的世 俗品位 步步高 
陸, 到底意 味著大 學教育 在社會 經濟結 
構 裡面佔 了甚麼 位置? 


兩波教 育擴張 學費 七級跳 
香港 的大專 教育, 在這二 十多年 來經歷 
了 兩次擴 張潮。 第一次 發生於 九十年 
代, 以科大 ( 超支 之下) 成立, 理工、 
浸會、 城 市理工 升格為 標記, 餘 波為嶺 
南、 樹 仁稍後 升格, 以 及教院 嘗試升 
格, 大學教 育由適 齡人口 驟升至 18% ; 
第二 次發生 於廿一 世紀, 以前特 首董建 
華號令 「六 成適齡 人口讀 大專」 為標 
記, 陸 續開設 副學士 課程, 隨後 衍生的 
升 學需求 又導致 自資銜 接學位 ( top-up 
degree ) 課 程紛紛 出現。 

大專教 育擴張 帶來了 金字塔 生態。 第一 
波 擴張增 加了政 府資助 的大學 學位數 
量, 在不同 大學之 間以資 源差異 劃分層 
級 高低; 第 二波擴 張又在 大學學 位下面 
加插 了一層 副學士 學位, 把金字 塔疊得 
更高。 中 大變得 「精 英」, 除了 因為佔 
地廣 資源多 有發展 潛力, 又一早 獲准開 
設醫學 院吸納 尖子, 另一 個不可 忽略的 
因素 是政策 把處於 更不利 位置的 院校和 
學生 塞到下 面為它 墊底。 

擴張不 是請客 吃飯, 政府要 學額生 
產 得快, 卻 又不願 付帳付 得多 , 於 



中大 五十年 下 ♦ 


是政府 資助越 來越不 可靠, 以 中大為 
例, 政 府資助 佔它收 入來源 的比率 
就 由九十 年代初 的七成 以下跌 至廿一 
世紀 的五成 左右。 剩 下來不 夠的經 
費怎 麼辦? 拼 命尋求 捐款、 找商界 
合作 研究固 然不在 話下, 更直 接的財 
源自 是羊毛 出在羊 身上, 向羊 牯們加 
收 學費。 由八十 年代下 旬直至 九七回 
歸, 全 日制本 科生學 費暴漲 777.1% , 
升幅 竟是同 期過熱 狂飆的 樓價雙 倍以上 
(見 表一) ,甚 至足以 抛離今 時今曰 
的 樓價。 急驟加 價惹人 反感, 及 至李國 
章 於董建 華年代 執掌教 統局, 企 圖推出 
「分科 收費」 製造 繁複加 價機制 以分化 
不同院 系學生 的反對 聲音, 最 終雖未 
能 得逞, 然則 「加 價」 與 「分 化」 兩大 
目 標卻以 另一種 面貌落 地生根 一 前 
所未聞 的各級 自資學 位遍地 開花, 從碩 
士 到副學 士樣樣 俱備, 質素 參差, 收費 
高昂。 自 資學位 的觸手 不僅纒 繞學士 


和 副學士 課程, 在學士 後課程 亦擴展 
神速, 1999 年中大 3, 716 位 研究生 裡只有 
790 人 (21.3%) 來自自 資課程 ,到 2011 
年, 11, 173 位研究 生裡修 讀自資 課程的 
竟多達 8,113 人 (7 Z 6%) ,反 過來 佔據主 
流。 簡 言之, 受教 資會資 助的學 位課程 
自 1997 年後 終於擺 脫加價 浩劫, 皆因加 
價魔 掌可伸 至教資 會資助 以外的 範圍予 
取 予攜。 受 資助課 程中止 加價之 後學額 
停滯 在適齡 人口的 18% , 多 年未有 寸進, 
自資課 程光是 全日制 課程的 收生自 2001 
年之 後膨脹 近七倍 2 , 若把 兼讀課 程也計 
算在內 增幅肯 定遠不 止此。 

在大專 教育擴 張的歷 史格局 底下, 當今 
大學 生被置 於某個 微妙的 位置。 一方 
面, 他們的 學債負 擔遠超 八十年 代的師 
兄 師姐, 求職賺 錢的壓 力無疑 沉重得 
多; 另一 方面, 唸 自資課 程的學 生代替 
他 們頂住 了加價 壓力, 大 學生貌 似保住 


表一: 中文 大學全 日制本 科生每 年學費 



200 

150 

100 

50 

0 


(資料 來源: 歷年 《香 港中文 大學概 況》、 差 餉物業 估價署 網頁) 


了相 對幸福 的境遇 ,但 「政府 資助的 
學生」 和 「自資 課程的 學生」 兩 邊並不 
存 在無可 逾越的 分隔, 今 日的大 學生可 
以揹 著昨日 自資副 學士的 學債, 亦可以 
擔憂 明日報 MSc / MA 的 學費。 這 是大學 
越來越 像職業 訓練所 (或, 不稱 職的職 
業訓 練所) 的 背景, 不管 沈祖堯 校長是 
否拒絕 公開中 大畢業 生就業 數據, 是否 
意欲伸 張大學 理想, 終究 無法繞 過此一 
事實。 

於是, 大學能 否確保 「向上 流動」 至關 
重要。 可能 比七十 年代的 政務官 風波時 
更加 重要。 

畢 業薪酬 傲同儕 終 歸徒勞 

誠然, 家財 萬貫的 同學未 必要理 會這個 

事實, 老 子有的 是錢, 加價 又如何 。不 


過這不 像是中 大同學 的普遍 情況。 觀乎 
2011 至 2012 年度的 「新 生狀況 問卷調 
查」 ,本 科生 大多家 境平平 ,住 戶入息 
中位數 不超出 全港平 均值, 家住 公屋的 
比例亦 跟全港 比例相 差無幾 ,算是 「平 
民 大學」 3 。 家境 不特別 寬裕, 學 費的十 
字架遠 比前人 沉重, 唯一 的盼望 是畢業 
後的 回報。 觀乎 20 U 年 數字, 中 大畢業 
生的 「錢 途」 比同輩 光明, 剛剛 夠把港 
大比 下去, 在一眾 院校當 中只遜 專攻教 
師專 業的教 育學院 (見表 二)。 

平均 月入一 萬八千 有餘, 力 壓群校 ,中 
大人 薪水高 於一般 教資會 資助學 位畢業 
生, 勝過連 同自資 學位在 內的全 港普遍 
大學生 更不在 話下。 儘管 嚴格來 說平均 
數和中 位數不 能直接 比較, 醫科 和法律 
系畢 業生會 拉高平 均值也 是常識 4 , 即 


表二: 2011 年香港 各大學 畢業生 平均月 薪* 


20000 

18000 

16000 

14000 

12000 

10000 

8000 


$19,535 


教資 會資助 
學士 畢業生 
平 均月薪 



全港 20-24 歲 
持大 學學位 
僱員 中位數 
10000 


中大 港大 科大 理大 嶺大 浸大 樹大 教院 


( 資料 來源: 各院校 學生事 務處、 大 學教育 資助委 員會' 政府 統計處 2011 年人口 普查) 
氺 城大 並未公 開相關 資料, 故 從略。 


便 如此唸 中大的 「投資 回報」 還 是相當 
不 俗的。 入學 平民, 畢業 中產, 中大 
作 為一個 「社會 流動」 的 機器, 可謂稱 
職了。 

果真 如此? 先別 高興, 拿 收入跟 其他大 
學生 比絕無 意義, 虛 榮不能 當飯吃 ,比 
不過自 己生活 所需的 話只是 一場空 。中 
大校友 評議會 曾調查 校友住 屋狀況 ,受 
訪者泰 半為廿 一世紀 畢業的 青年, 結果 
發現 近四分 之一校 友並無 置業, 有三成 
居住面 積小於 五百呎 1 2 3 4 5 。 姑 勿論成 為推高 
樓 市的幫 兇算甚 麼人生 成就, 連 樓也買 
不起的 「中 產」, 在香港 主流輿 論裡只 
是笑話 一則。 撫今 追昔, 馬時亨 1973 年 
在港大 以三級 榮譽的 劣等成 績畢業 ,一 
畢業 立即在 美國大 通銀行 取得高 薪厚職 
平步 青雲, 恐怕從 來不必 為住屋 發愁, 
現在 的畢業 生就算 成績驕 人履歷 閃亮也 
難得 有這種 肥缺。 

更值 得追問 的是, 收入較 優厚的 中大畢 
業生 尚且難 敵生活 壓力, 其餘 市民遭 
遇 如何? 教 育制度 自幼告 訴我們 同儕都 
是競爭 對手, 在競爭 裡勝出 自己就 是贏 
家’ 大團 H 結局 結局之 後呢? 人 
與人是 命運相 連的, 大學 生在就 業市場 
競 爭裡撃 敗自己 沒讀過 大學、 年 華漸老 
的 父母, 到 頭來還 是要支 付家用 供養他 
們, 隨著 人口老 化這個 負擔將 日益沉 
重, 而屆時 很多人 都不能 指望有 兄弟姊 
妹可以 分擔。 學債, 樓債, 父母債 ,有 
正視 過自身 前景的 年輕人 難免變 得功利 
計較。 


有功 利計較 的人, 就有功 利計較 的學科 
學 系大受 歡迎, 反 過來影 響大學 的生態 
平衡。 相 對的, 就 業前景 看起來 似乎不 
太有保 障的學 系往往 淪為弱 勢學系 ,收 
生 不易, 加 上大學 排名與 教資會 評核裡 
面 的種種 偏頗, 分 到的資 源買少 見少, 
甚至面 臨殺系 危機。 有名 有利的 中大表 
面 風光, 裡面始 終存在 各種不 平等。 

小結 

大學 曾提供 「教育 脫貧」 的 想像, 讀大 
學更像 是軍備 競賽, 你 不增加 教育開 
銷, 飯碗就 被旁人 搶走了 一 這 種恐懼 
是否反 映現實 是另一 回事。 五十 年前, 
小學 畢業在 工廠加 班也能 儲錢成 小康, 
中學畢 業更已 是相當 吃香, 大學 是雲端 
之 上的奢 侈品, 弔 詭的是 這份奢 侈品價 
錢 便宜。 五十 年後, 大學 是隨處 可見的 
大眾 消費, 價 錢卻反 倒更難 負擔。 當中 
大不 用再為 「校 譽」 操心, 我們 的日子 
不 一定好 過了。 


1 詳見 〈舊聞 補遺: 《沙田 新聞》 事件〉 •《明 
報》 .2013 年 6 月 23 日。 

2 根據 「經評 審専上 課程資 料網」 , 2001/2002 
學年自 資全日 制專上 課程學 生共有 9, 163 人 •到 
2011/2012 學年 則升至 70,976 人" 

3 見 〈新生 狀況問 卷調查 2011-12〉 ,香 港中 文大學 
學生事 務處。 新生住 戶月入 中位數 不到港 幣二萬 
元. 家住 公屋的 比例為 28% 。 

4 撇除醫 科生之 後 • 2011 年中 大本科 畢業生 平均月 
薪跌至 16, 299 元。 

5 見 〈三 成中大 校友居 所小於 500 呎〉, 《明 報》, 
2011 年 6 月 30 日。 


社會 .教育 


大 學作為 社會制 度的四 個趨勢 


♦ 吳晶倫 


對於 大學, 最常見 的比喻 莫過於 「象牙 
塔」。 「象 牙塔」 一 詞源於 基督教 《聖 
經》 雅歌 7 : 4 , 形容 新娘的 頸項。 此後 
被 引申為 純潔、 超 塵脫俗 之意。 這個意 
象在中 世紀時 或許尚 且有三 分真實 ,到 
了現代 則肯定 是天方 夜譚。 

事 實上, 大 學已廣 泛被社 會學家 認為現 
代社會 最重要 的制度 之一。 社會 學家經 
過 多年實 證社會 研究, 認 為教育 一方面 
是認 可個人 職業資 歷的重 要機制 1 , 某 
程 度上容 許社會 流動, 另 一方面 精英階 
層卻利 用排拒 (例如 昂貴的 學費) 以及 
適應 (例如 以補習 等手段 催谷子 女的成 
績) 兩種 手段, 確 保下一 代在學 業成就 
的優勢 2 。 換 言之, 他們認 為比起 各階層 
可以共 同爬升 的社會 階梯, 大學 教育更 
象是 進行篩 選的社 會筲箕 3 。 

大學 亦在培 養社會 精英方 面有重 要的作 

用 不過, 培養 的方法 並非傳 授知識 

和 技能。 研究 顯示扣 除背景 因素後 ,大 
學學 業成績 ( GPA ) 相差 1.0 , 對將來 
收 入的影 響只有 9% 4 。 可 見學科 的知識 
技能, 在培養 精英的 過程影 響甚微 。相 
反, 學者更 認為大 學的培 養功能 在讓他 


們建 立社交 網絡、 培養精 英文化 5 。 來自 
中上 階層的 家庭, 對大學 抱有較 明顯的 
社 交傾向 5 。 他們的 父母已 教會他 們在大 
學擴 大社交 圈子的 重要性 6 。 

雖然大 學這種 社會制 度歷史 悠久, 近數 
十 年卻經 歷了相 當大的 變化。 筆 者試以 
下述 四點概 括之。 

一、 普及化 

近 數十年 來大學 最重大 的變化 是大學 
教育 的急速 擴張。 過去 100 年, 全球大 
學生人 口比率 增長數 十倍, 不論 國家的 
經濟 發展、 國際化 程度、 民主化 程度如 
何, 世界各 國的大 學教育 都有顯 著的增 
長 7 。 

大學 教育急 速擴張 的主要 原因是 公眾對 
大學教 育的理 解有所 轉變。 以往 公眾普 
遍認 為大學 用以訓 練少數 的社會 精英, 
近年 卻轉而 認可大 學能讓 所有人 提升人 
力 資本, 「自我 增值」 。因此 ,戰 前對 
大學 擴張可 能造成 「過度 教育」 的質疑 
消失, 也極 少人會 考慮為 何要增 加大學 
教育 的問題 8 。 即使 沒有確 實的證 據表明 
擴張 大學學 額能幫 助經濟 發展, 各國仍 


中大 五十年 下 


奢 


對投 資增加 學額樂 此不疲 9 。 

香港的 普及化 則始於 80 年代, 從 當時兩 
所大學 以培訓 2% 適齡 人口為 目標, 普及 
至現 時九所 大學加 上十餘 所可授 予學位 
的高等 院校, 適齡 入學率 已超過 20% , 
若算 上入讀 副學位 課程後 升讀銜 接課程 
的 學生, 百 分比則 更高。 

二、 分層化 

大學 教育普 及化還 帶來了 兩個相 關的趨 
勢, 其中之 一是分 層化。 分層化 的意思 
是社會 組織擴 張時, 一般 會伴隨 著內部 
層級 的產生 111 。 以大學 為例, 歷 史較久 
的大學 基本上 都是綜 合研究 型大學 ,而 
在大 學普及 化後, 便產生 了如技 術大學 
和教學 型大學 等不同 取向的 大學。 

這種趨 勢亦見 於香港 的大專 院校。 明顯 
定 位成綜 合研究 型大學 的只有 中大、 
港大 兩所, 城大和 理大亦 在爭取 成為其 
中 一員; 科 大則是 較獨特 的專科 研究型 
大學; 餘下 的院校 便較傾 向為教 學型大 
學, 正籌備 的數所 私立大 學亦料 如是。 

三、 趨同化 

另一重 要的趨 勢是趨 同化。 正如 上文提 
到, 大學 是建構 現代社 會的重 要社會 
制度 之一。 而近數 十年全 球一體 化的過 
程, 則 使全球 的大學 亦走向 趨同。 一如 
大 學為其 他社會 組織提 供了行 為的規 
範, 近數 十年大 學之間 (以 及大 學的管 
理者 之間) 的國 際交流 增加, 亦使他 
們愈來 愈以對 方作為 參照的 對象。 換言 
之, 大學越 來越成 為一種 單一的 制度。 


例如, 在歐 洲大部 分國家 都參與 了博洛 
尼 亞進程 (Bologna process ) , 逐步統 
一大 學教育 制度, 全面引 進學分 制及學 
士 / 碩士, ’博 士學位 的等級 11 。 另一例 
子是商 學院採 用案例 研習: 雖然 案例研 
習已有 逾百年 歷史, 卻 是直至 近二、 三 
十年 才被全 球主要 的商學 院爭相 採用" 
現時, 每年 有超過 一千萬 份案例 被購買 
作案 例研習 12 » 

而 這種趨 同化的 傾向, 同 時亦意 味著大 
學愈 來愈少 考慮目 前社區 的獨特 情況, 
而是 服膺於 單一的 準則。 比 如說, 工商 
管理學 位在各 地大學 都急速 增長, 以及 
無論 研究型 還是教 學型大 學都會 要求教 
員發 表研究 論文。 

四、 市場化 

最後 一個重 要的轉 變是大 學教育 的市場 
化。 最直接 可見的 是大學 本科和 高等學 
位學 費迅速 提高。 學費不 但在英 、美、 
澳 等教育 服務輸 出大國 以倍數 提升, 也 
波及 了不少 國家。 以香港 為例, 本科學 
費在 80 年代至 1997 年間足 提升了 七倍多 
(見前 文 < 「校 譽」 與錢途 —— 中大發 
跡簡史 > ) ,而碩 士學位 的學費 亦在近 
十餘年 由四、 五萬 元飆升 至十萬 到五、 
六 十萬元 不等。 

與此 同時, 很多 地方的 大學教 育漸漸 
走向私 營化。 以台灣 為例, 在 90 年代 
以前 大學教 育以公 立大學 為主, 私立 
為副。 近 二十多 年卻私 立院校 林立, 
院 校數目 增至過 百所, 佔全台 本科學 
位超 過八成 13 。 即 使是以 公營大 學為主 


社會 .教育 


3 

6 


的 地方如 香港, 亦逃不 過私營 化的趨 
勢。 目前 香港仍 僅有樹 仁一間 私立大 
學, 但一眾 公營大 學亦爭 相開設 自資課 
程。 以中大 為例, 自資的 研究院 課程有 
近 150 個 14 , 扣 除政府 資助, 學費 已佔大 
學收 入約三 份之二 15 。 

此外, 即 使在傳 統上不 屬於市 場的範 
疇, 例 如政府 資助撥 款等, 也被 加入了 
各 種競爭 機制。 以香港 為例, 教 資會便 
在近 年推行 了與私 人捐款 配對的 補助基 
金、 研究資 助撥款 競爭、 學額回 撥等措 
施 16 , 試圖以 「市場 原則」 促使 大學以 
「更有 效率」 的方式 運作。 

上述 的轉變 可歸因 於全球 新自由 化的風 
潮。 「新 自由 主義」 是指自 80 年代起 
各國高 舉市場 至上, 試圖 徹底放 任私營 
企業 營運公 共領域 的風潮 17 » 在 這場風 
潮下, 眾多 國家推 行了包 括削減 社會福 
利、 公 營服務 私有化 、用 者自付 、在公 
共事 業引入 競爭等 政策。 即使在 未被私 
營化的 部分, 公營 機構也 推行了 被稱為 
「新 公共 管理」 的營 運原則 18 , 模仿商 
業機 構的運 作模式 試圖提 高營運 效益。 

結語 

筆者在 此概括 大學教 育的四 個趨勢 ,目 
的在 於讓讀 者稍為 了解近 年中大 轉變的 
社會 脈絡。 需 要注意 的是, 以上 四個趨 
勢或 多或少 是互為 因果, 而並非 獨立的 
轉變。 比 如說, 開 放私營 高等教 育市場 
某程度 上帶來 了大學 教育的 普及化 ,而 
大學 教育的 普及化 亦與其 分層化 脫不了 
關係。 


1 Meyer, J. W. , Ramirez, F. O. , Frank , D. J. & Schofer, E. 
(2006). "Higher Education as an Institution". CDDRL 
Working Papers, May 2006.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2 Alon, S. (2009). “The evolution of class inequality 
in higher education: competition, exclusion, and 
adaptatio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74:731-755. 

3 Stevens, M. L. , Armstrong, E. A. & Arum, R. 
(2008). “Sieve , incubator, temple, hub: Empirical 
and theoretical advances in the sociology of higher 
education” in Annual Revieiv of Sociology, 34:127-151.4 

4 James, E. , Alsalam, N. , Conaty, J. C., & To , D-L. 
(1989). "College quality and future earnings: Where 
should you send your child to colleg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79:247—52. 

5 S tuber, J. (2006). "Talk of class and discursive 
repertoires of white working and upper-middle class 
college students".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Ethnography. 
35:285-318. 

6 Corsaro, W. A., & Molinari, L. (2000). Priming events 
and Italian children’s transition from preschool to 
elementary school: representations in action.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63:1 6—33. 

7 Schofer E. & Meyer, J. W. (2005). The World-Wide 
Expans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iv 70:898-920. 

8 同上。 

9 Meyer, J.W., Ramirez, F.O., Frank, D.J., & Schofer, E. 
(2007). Higher education as an institution. In Sociology 
of Higher Education: Contributions and Their Contexts, ed. 
P. J. Gumport, pp. 187—221. Baltimore, M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0 Blau, P. M. (1970). A Formal Theory of Differentiation 
in Organization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 
35(2):201-218. 

11 可參見 http://ec.europa.eu/ edu cation /h igher- 
education/bologna_en.htm 

12 “The Business of Case Studies ”, Wall Street journal, 
March 1, 2012. 

13 見楊瑩 ( 2008 ) : 〈台 灣高 等教育 政策改 革與發 
展〉, 《教 育人力 與專業 發展》 25:6 , 頁 21-56 。 
http:/ / study. naer. edu. tw/UploadFilePath/ 
dissertation/1025_06_05vol025_06_05.pdf 

14 見 《香港 中文大 學概況 2 013_ 2 014 》 , http:/ /www. 

iso.cuhk.edu.hk/ chinese/publications/ calendar/ 

15 見 《香港 中文大 學年報 2011-2012 》 , http:// 
www.iso.cuhk.edu.hk/images/ publication/ annual- 
report/201 l-2012/pdf/201 l-2012.pdf 

16 詳見 教資會 網站, http://www.ugc.edu.hk/eng/ 
ugc/index.htm 

17 Harvey, D (2005). 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64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8 Hood, C. (1991). "A Public Management for All 
Seasons". Public Administration, 69 (Spring), 3-19. 


社會 .教育 


65 ♦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何改 變中大 


♦ 李敏剛 


過去這 十年, 中大 有不少 影響深 遠的改 
變, 當中或 多或少 都是應 大學教 育資助 
委員會 ( UGC , 下稱 「教資 會」) 的要 
求而 做成。 這不難 理解: 中大有 逾一半 
(有時 甚至近 七成) 的開 支都由 教資會 
分 配的政 府撥款 支持。 


年度 

政府資 助佔大 
學總開 支比例 

2008-2009 

66.10% 

2009-2010 

49.80% 

2010-2011 

51.60% 

2011-2012 

57.90% 


教 資會在 研究資 助和學 術考核 方面如 
何 偏頗, 可 見本部 份劉笑 敢教授 的文章 
〈教 資會, 一葉障 目向何 方?〉 。本文 
則 旨在記 錄這十 年來, 在研 究以外 ,教 
資會 的要求 如何在 其他方 面也對 中大影 
響 深遠。 

劉 教授在 文章中 批評教 資會的 競爭機 
制、 標 準化、 市場 化和數 字化的 管理原 
則, 以 及追求 國際排 名與經 濟效益 ,如 
何扼 殺了人 文學科 和學術 發展。 這些原 
則和 制度其 實也一 樣正在 扭曲大 學的管 
治和 教學。 


緊 箍咒: 《宋 達能報 吿書》 

把這 些邏輯 體現得 最淋漓 盡致、 也最為 
關鍵的 一份報 告書, 是 2002 年的 《宋達 
能報告 書》。 當中 對大學 教育資 助的理 
論 框架, 在往後 的教資 會報告 書中都 一 
直沿用 (如 之後 2004 年的 兩份報 告書和 
2 009 年的 高等教 育檢討 報告) ,也事 
實上 成為了 往後幾 輪撥款 的指導 方針。 
因此, 在討 論中大 如何被 教資會 改變之 
先, 我們 有必要 先看看 這份報 告書。 

2002 年, 教統局 委託了 教資會 成員、 
愛丁 堡大學 校長宋 達能勳 爵對本 港的專 
上教 育進行 檢討, 並 寫成了 《香 港高等 
教 育第五 號報告 書》, 即 俗稱的 《宋達 
能報告 書》。 《宋 達能報 告書》 行文累 
贅, 因 此要重 組其論 點並不 容易。 簡單 
來說, 報告 書強調 高等教 育最重 要的定 
位就 是適應 和推動 香港的 經濟轉 型和發 
展, 並以之 為大學 和社會 的關係 中重要 
的 一環。 1 在 這種理 解下, 大學或 高等教 
育的 角色, 在教育 方面就 是培訓 香港的 
勞 動力, 在 研究方 面就是 為了建 立領先 
的研究 領域, 為 香港掌 握經濟 機遇。 前 
者尤 其可以 在報告 書對教 學成果 的審視 
只以 僱主的 滿意程 度為標 準可以 見到。 2 



中大 五十年 下 ♦ 


報告書 對經濟 成果的 重視, 可以 以其對 
學 術自由 的說法 為例: 儘管 報告書 中強調 
政治不 應干預 學術, 但卻同 時警告 學者, 
不要為 了學術 自由而 不向公 帑問責 3 。 
觀乎 報告書 偏重強 調香港 的經濟 發展的 
重要, 所謂 向社會 負責其 實即等 同於向 
經 濟發展 負責: 大 學有沒 有確保 可以用 
最少的 公帑, 而對經 濟發展 (即 GDP 增 
長) 有 最多的 貢獻? 換句 話說, 學術自 
由以 不阻礙 大學促 進經濟 發展、 培訓有 
助經 濟發展 的人才 的任務 為限。 

而 《宋 達能報 告書》 的最大 動作, 則是 
批評香 港的院 校缺乏 行政管 治效率 ,要 
求院校 檢討: 報告 書本身 雖然沒 有明確 
的 結論, 但在 「院校 管治」 一章 (第三 
章) 中明顯 強調等 級制度 對管治 和財政 
管理的 好處, 而 對諸如 體制中 民主監 
督、 學者學 院在學 術和教 務上的 自主等 
均輕輕 帶過, 對 大學管 理層、 學 院院長 
的 角色也 只強調 其管理 的一面 4 » 原因自 
然 也在於 ^ 向公帑 / 社會 負責」 ,也就 
是 向經濟 效益即 GDP 問責: 要加 強院校 
的決策 和行政 效率, 加入 量化的 指標衡 
量 教學和 研究的 成就; 同 時各種 體現代 
表性、 民主 等價值 的討論 和溝通 程序, 
既花 錢花時 間又不 見得有 助推動 經濟發 
展, 自然 得盡量 減少。 

以效率 之名: 校 園民主 大倒退 
隨著 《宋 達能報 告書》 的 發表, 一連串 
的改 革紛至 沓來的 在中大 上馬。 首先是 
2005 年的 國際化 事件, 當時新 上任的 
校長 劉遵義 指中大 所有希 望招收 外地生 
的 科系, 核 心課程 均應該 以英語 教授, 


引起師 生校友 嘩然。 國際 化事件 有另文 
申述, 這 裡不擬 重複, 而 這裡值 得注意 
的是 中大已 開始依 據教資 會訂立 的撥款 
標準, 來制定 政策。 推動 國際化 的最大 
動因, 是希 望為中 大爭取 更多的 國際學 
生, 以及 聘任外 國知名 學者、 催 谷以英 
文發 表學術 論文, 這些都 是教資 會重視 
的考 核指標 之一。 國際化 因此正 是一連 
串因應 教資會 要求的 改變的 前奏。 

之 後便是 2006 年末的 院長委 任制。 以 
往, 中大 的各學 院院長 (Faculty Dean ) 
都 是由學 院內的 全職教 員互選 產生, 校 
方在 2006 年底 即明確 以接納 《宋 達能報 
告書》 建議, 著手 改善管 理效率 為由, 
宣 佈將院 長改為 校董會 委任, 由原來 
的 兼任變 成全職 的行政 人員, 也 由原來 
由學院 支薪改 為由大 學中央 支薪。 這樣 
一來, 學院 院長便 由學院 以及學 院各學 
系的 代表, 變為大 學中央 派駐院 系的領 
導, 大 大削弱 學院的 自治。 

再進 一步的 改革是 2008 年起的 教務會 
和 校董會 改組。 當年 五月, 中大 教務會 
的一 次特別 會議議 決成立 一個特 別的專 
責 小組, 研 究大幅 削減大 學教務 會的成 
員 人數, 由 原來包 括各學 院代表 和中大 
學 生會、 各 書院學 生會會 長合共 約二百 
人, 減 至約五 十人。 當年的 建議, 就是認 
為大學 應接納 《宋 達能報 告書》 的 建議, 
縮小 教務會 規模, 以 增加決 策效率 5 。 

2010 年 中大學 生會舉 行全民 投票, 議 
案為 要求校 方保留 教務會 內中大 學生會 
代表的 席位, 及書 院學生 會代表 可以列 


社會 .教育 


7 

6 


席。 最終議 案獲得 通過。 及後幾 屆學生 
會接連 向校方 施壓, 教務 會改組 才終於 
擱置。 

另外, 中 大校董 會亦在 2009 年 提出改 
組, 經各方 爭取後 校方願 意增加 學生會 
會長 為當然 代表, 但其餘 成員全 為校外 
人士 及校方 高層, 沒有中 低層教 職員代 
表, 方 案仍待 立法會 審議。 

除了 在管治 上犧牲 學系代 表性和 學生參 
與來促 進所謂 「效 率」 之外, 中大回 
應教資 會要求 的另一 面向, 則是 將市場 
化、 量化指 標和競 爭引入 大學資 源分配 
機制 之中。 

市 場化: 大 學是一 盤要廣 開財路 的生意 
推動大 學市場 化的最 大動作 有二: 教資 
會在 2003 年開始 「配 對補 助金計 劃」, 
以及 配合政 府推高 高等教 育普及 率而鼓 
勵大專 院校開 辦自資 課程。 

所謂的 配對補 助金, 即是 指各院 校每年 
各 自籌得 的首四 千五百 萬港元 私人捐 
款, 都能得 到政府 以一元 配對一 元的等 
額 方式, 在 經常性 撥款以 外額外 撥出補 
助金; 而其餘 籌得的 款項, 政府 則以二 
元對一 元的方 式撥出 補助, 每所 院校所 
能 得到的 額外補 助金, 以 每年二 億五千 
萬港元 為上限 6 。 這些捐 款和補 助金各 
院校都 能自由 運用。 教資 會此舉 是希望 
鼓勵大 專院校 更積極 尋求私 人捐款 。根 
據政府 數據, 在過去 五輪的 撥款中 ,中 
大共 籌得逾 二十七 億私人 捐款, 連政府 
的 補助金 則近四 十億, 幾 乎等於 中大一 


年 的開支 7 。 因此, 雖然 政府資 助依然 
是大 學的主 要收入 來源, 但考慮 到捐款 
的使 用自由 度遠比 政府撥 款高, 面向商 
界的 私人捐 款對中 大而言 已愈見 重要。 

在教 資會的 政策鼓 勵下, 中大校 方也愈 
來 愈看重 高層管 理人員 (如 校長) 乃至 
各部門 的籌款 能力: 中大 內部的 資源分 
配, 也跟從 教資會 的遊戲 規則。 書院、 
學 院和學 系自己 籌得的 捐款, 都 一律由 
他 們自行 支配, 不甚過 問捐款 用途; 
捐 款於是 成為了 部門能 自行掌 握的資 
源, 部門自 然有很 大的誘 因去增 強籌款 
能力。 問 題是, 鼓勵自 行籌款 的風氣 一 
開, 便難免 分散了 這些教 學部門 應有的 
對 教務的 關注, 各 種教務 安排難 免受到 
籌款 的考慮 —— 譬 如說一 些公關 工作, 
尤其 是針對 商界或 各式成 功商人 設立的 
基金 會的公 關工作 —— 所 左右。 

但更 進一步 的市場 化則在 於自資 專上課 
程的 興起。 在教資 會鼓勵 市場化 的策略 
之下, 這十 年來由 各大專 院校開 辦的各 
種各 樣所謂 「自負 盈虧」 的專上 文憑課 
程數 量急速 膨脹, 頒發的 文憑程 度由高 
級 文憑、 副 學士到 學士乃 至碩士 學位都 
有。 中大開 辦的則 主要為 修課式 碩士學 
位, 由學院 或學系 自行安 排資源 開辦, 
收入 則由學 院或學 系自主 支配。 根據立 
法會的 資料, 中大在 2010 至 2011 學年, 
由自 資課程 而來的 收入達 七億三 千萬, 
佔中大 所有學 費收入 的一半 以上, 其中 
自 資碩士 課程的 收入則 近五億 8 。 

簡而 言之, 自資修 課式碩 士課程 已經成 


中大 五十年 


下 


68 


了 不少院 系重要 的收入 來源。 問 題是: 
院系 又投放 了多少 資源在 這些學 費遠較 
一般教 資會資 助學位 昂貴的 課程? 自資 
課 程因為 一直欠 缺有效 監管, 這 幾年來 
常為人 垢病, 指這些 課程質 素參差 ,同 
時學 費過於 高昂、 濫收 費用、 賬 目混亂 9 
。 何 以堂堂 大學, 辦課程 竟然也 無法交 
出令 人信服 的監管 和脹目 ? 無他, 利之 
所在, 就是 得過且 過馬虎 了事的 誘因。 


教學: 殘酷 的資源 爭逐戰 
在引 入競爭 方面, 最大 的動作 莫過於 
H 憂 配學額 制度」 。教資 會對大 學的撥 
款以 三年為 一周期 (圖 一)。 自 2 <310 年 
至 2012 年 的三年 期撥款 開始, 教 資會引 
入了 「優配 學額」 的 制度, 簡而 言之, 
就是 每所大 學撥出 數個百 分比的 非專業 
(即 非如 醫學、 社工等 另有配 額的專 
科系) 學額, 交由 教資會 分配, 即所謂 
的 「競爭 學額」 。所 有院 校之後 需要提 
供新的 「學術 發展建 議書」 ,由 教資會 
審批, 決定撥 給各大 學的競 爭學額 ,用 
意是 以競爭 機制激 勵大專 院校的 創新。 


t 

業令 

謂 \ 


教 資會之 中商界 人士和 學者約 各佔一 
半, 誠 然其中 的確有 專家, 但各 院校院 
系 的專業 學術領 域千差 萬別, 這 些專家 
是不 是有充 分的學 術知識 去評斷 不同建 
議書 的優劣 ? 不同 學科計 劃是否 真的有 
客觀 的比較 基礎? 最後是 否變成 只以教 
資會內 成員的 偏好, 去分配 學額? 還是 
以前面 提過的 《宋 達能報 告書》 只看重 
經濟 發展的 原則? 這樣越 俎代庖 去插手 
分配 大學各 學科的 學額, 又會否 有損學 
術自由 ?這 些都是 關鍵的 問題, 教資會 


圖 ~ " • 

年度 政府資 助佔大 學總開 支比例 


啟動籌 劃信件 
教資 會向院 抆提供 宏觀政 
策 指引及 學生人 數指標 




撥 款信件 
告知院 校批核 的補助 

金額及 對院校 發展的 

意見 


學 術發展 建議書 
院校向 教資會 提交計 

算費 用的學 術發展 

建議 




政 府批核 
政 府予以 批核, 並由 

立法會 財務委 員會批 

出撥款 


5 可 5 冊 

教資會 舉行正 式會議 

及院校 討論學 術發展 

建議 



助 金建議 
教資會 向政府 提交三 

年 期補助 金建議 

提 示信件 
教資會 就學術 發展建 

議向 院校提 供意見 




三年 期經常 

評估 補助金 


補助 金估算 

教資會 評估費 用預算 


院校就 經批准 的學術 

和計算 補助金 


發展 建議提 交費用 



預算 


的解釋 卻付之 厥如。 

但 殘酷的 資源爭 奪戰, 卻 已一觸 即發, 
而中 大就是 這個遊 戲的大 赢家。 2010 
年, 教資 會公佈 2012 至 2015 年度 的學位 
分配 結果, 中大全 數取回 上繳的 百分之 
六的 學位; 而 理大、 浸大卻 成輸家 (圖 
二), 有些學 系被削 近一成 學位, 浸大物 
理 系更被 殺系。 作為 既得利 益者, 中大管 
理層 對教資 會這樣 安排自 無反對 之理。 


可是, 中大雖 然赢得 競爭, 成本 卻可能 


社會 .教育 



圖二: 八大學 額得失 


院校 

提交學 額數目 

獲 分配學 額數目 

增 減數目 

香港中 文大學 

153 

261 

+ 108 

香 港大學 

138 

236 

+98 

香港科 技大學 

112 

139 

+27 

香港城 市大學 

122 

122 

0 

香港嶺 南大學 

22 

22 

0 

香港教 育學院 

0 


0 

香港浸 會大學 

68 

34 

-34 

香港理 工大學 

109 

0 

-109 


資料 來源: 教資會 


是自 身重要 的歷史 傳統, 以 及教學 質素。 

在 2010 年末, 校 方便要 求各學 院統一 
使用 「大類 招生」 制度, 在 201 2 年後 
循三 三四新 制入學 的四年 制學生 ,不 
再 以學系 招生, 新生一 開始均 為學院 
( Faculty ) 的 學生, 第一 年不設 主修, 
第二 年開始 才由學 生選定 主修。 這是一 
個明顯 方便校 方適應 H 憂配 學額」 競 
爭 制度的 安排: 推行 大類招 生以後 ,學 
系的 完整性 大減, 而第 一年因 為學生 
並 未選定 主修, 學 院各系 遂要協 調學生 
第一年 的修課 方式, 學院 的協調 角色加 
重了, 因而 也方便 了學院 進一步 重組各 
學系的 資源和 課程以 推出新 課程。 也有 
說這是 希望和 港大的 收生制 度看齊 ,以 
和 港大在 收生上 競爭, 以 及推高 收生成 
績。 無論背 後的動 機確實 為何, 「大類 
招生」 是大 學的一 著競爭 招數, 卻是明 
顯的。 

可是, 因為 中大的 書院制 歷史, 不少學 
系都 和書院 有獨特 關係, 如音樂 系全為 
崇基的 學生, 藝術 系和人 類學系 則全為 
新亞 學生; 一旦 採大類 招生, 這 些學系 


和書 院的連 繫勢被 拆散。 後經音 樂系和 
藝術 系的師 生全力 反抗, 中大全 面採用 
大 類招生 之議才 告吹。 現 在僅有 部分生 
命科 學院和 社會科 學院的 學生改 為大類 
招生, 學系 總的來 說仍保 留自主 的收生 
權利。 

而優配 學額、 大類 招生標 榜靈活 回應學 
生 選擇, 但 一旦加 上把學 生數目 和資源 
掛勾的 「市 場化」 制度, 卻會影 響教學 
的穩 定性, 進而有 損教學 質素。 中大校 
內 各院系 的資源 分配, 奉 行的是 「錢跟 
學 生走」 的 原則: 院系 的資源 分配和 
收 生人數 掛勾, 學生 愈多, 分得 的資源 
就 愈多。 然而, 在優配 學額和 大類招 
生制 之下, 院系難 以長遠 估計可 以收到 
多少 學生, 也就是 難以估 計未來 將有多 
少教學 資源。 我們 訪問的 一位生 命科學 
院的 教授就 指出, 這影響 到院系 決定應 
開甚麼 科目, 譬如 說如果 開辦一 些太艱 
深的 科目, 便 會怕太 「趕 客」 而 令院系 
得到 的資源 減少。 另外, 資源不 穩定和 
浮 動大, 也 令到院 系不敢 請長約 的教席 
( Tenure-track academic posts ) , 轉 
而多用 合約制 聘用講 師和兼 職教席 ,這 


中大 五十年 


下 


些合 約和兼 職老師 往往難 以累積 教學經 
驗, 教 學質素 自難免 下降。 

結語: 抗爭 之必要 

以上 的政策 討論, 難 免繁瑣 沉悶。 但各 
位如 有耐性 讀完, 當不難 感到教 資會那 
一套 管理原 則對中 大的管 治和教 學各個 
範 疇的影 響和改 變既深 且廣, 令 人怵目 
驚心。 這些 政策的 改變, 對一般 學生來 
說, 也 許無聲 無息, 但卻 是最切 身的影 
響到 教學的 質素乃 至校園 的文化 氛圍: 
在 教資會 的一套 「 競爭 機制、 標 準化、 
市 場化、 數 字化」 的管理 原則, 以追求 
國際 排名與 經濟效 益掛帥 之下, 教學的 
質 素被市 場利益 左右而 下降、 管 治曰益 
輕視院 系自主 和學生 聲音、 中大 自身的 
歷史記 憶和傳 統有被 犧牲的 危險。 因此 
這些正 是我們 最應該 關注的 問題。 

這 些改變 並非沒 有引來 反抗: 由 前面可 
見, 中大學 生會對 教務會 改組的 持續抗 
爭, 還有 音樂系 藝術系 的師生 校友起 
而反 對大類 招生, 最 終都有 效推翻 ,或 
至少拖 延校方 改變的 步伐。 除此 以外, 
中大員 工總會 曾發動 「導師 正名」 運 
動, 成功 迫使校 方修改 政策, 將導師 
( instructor ) 正名 為講師 ( lecturer ) , 
並納入 為教師 ( Teacher ) 類別 之中, 正式被 
確認 為教學 人員, 也因 此獲得 出席院 務會和 
系 務會的 資格, 一反校 方強調 效率、 漠視代 
表性的 潮流, 也是近 年難得 的小勝 1() 。 

因此, 如果 我們意 識到一 些我們 珍視的 
價值正 因為教 資會的 壓力而 被蠶食 ,我 


們便 有起而 抗爭的 必要。 這自然 並不容 
易: 如 果放眼 世界, 教資 會所跟 從的, 
不過 是近年 世界各 地高等 教育商 品化的 
大 趨勢, 中 大面對 的問題 其實在 大專院 
校之 中相當 普遍。 但 與其坐 以待斃 ,抗 
爭可 能是開 拓出路 的一個 更為可 靠的選 
擇。 


1 報 告書第 1.17 段 : 「[ …… ] 香 港的經 濟發展 取決於 
眾多 不同的 因素, 而 其中大 部分均 與本地 大學和 
學 院的未 來角色 有關。 大學 的主要 功能一 教學 
和 研究一 是創造 經濟機 遇的動 力[ …… ] 」 

2 報 告書第 1.5 段: 1 2 3 4 5 6 7 8 ■本 港的大 學在過 去數十 年間飛 
躍 發展。 我們的 學者在 教學和 研究方 面均有 卓越成 
就[ …… ] 教 統局在 2001 年就本 地大學 畢業生 的表現 
向僱 主進行 了一項 調查, 調查結 果顯示 [ …… ] 在受 
訪僱 主中, 94% 認為本 地畢業 生的表 現達到 滿意或 
中等 水平, 而 13% 表示很 滿意畢 業生表 現。」 

3 報 告書第 3.23 和 3.24 段: >" 我 們不應 只顧強 調研究 
人員 的學術 自主, 因為只 有 『 付出』 才有 學術自 
主[ …… ] (需 要) 在 大量公 帑和私 人資助 的研究 
項目 上所承 擔的一 般義務 [ …… ] 研 究人員 仍享有 
學術 自由, 但 這是一 種不能 不顧其 他因素 (例如 
向公眾 問責) 的 自由。 大學 管理層 必須審 慎考慮 
研究人 員的需 求與公 眾的期 望。」 

4 報 告書第 3. 39 段: 「[ …… ] 管理則 是校長 及其管 
理班子 的主要 職責。 所以, 高級領 導人員 應由校 
長 任命。 至於 學院院 長和其 他負責 學系財 政的人 
士, 按照國 際上的 做法, 應 按照特 定的委 任程序 
任命, 而不是 以選舉 方式選 出[ …… ]」 

5 校方改 組的詳 情和師 生校友 的抗爭 經過, 可參考 
本書 卷三, 「運動 •角 力」 部份的 文章: 〈金玉 
其外 ,敗絮 其中一 中大十 年抗爭 史〉。 

6 2012 年後的 第六輪 配對補 助金, 則 以兩年 為一計 
算期, 一元對 一元的 限額增 加至六 千萬, 同時每 
所 院校的 補助金 上限也 增加至 六億。 

7 見立 法會教 育事務 委員會 2012 年 5 月 14 日會 議討論 
文件 《為 專上 教育界 別設立 第六輪 配對補 助金計 
劃》。 

8 資 料來自 2011 年 12 月 7 日教育 局答覆 立法會 議員提 
問所 提供的 數據, 網 址為: http :// gia . info . gov . hk / 
general /201 112/07/ P 201 11 2070178_0178_87629. 
pdf 


社會 .教育 


♦ 

7 


9 如明報 這一則 報導: 〈資助 自資混 合難監 察〉, 

《明 報》 , 2 011 年 9 月 2 1 日 。中大 的自資 課程, 
去 年的學 費加幅 則最為 驚人, 詳見 《文 匯報》 去 
年 的一則 報導: 〈自 資碩士 百課程 狂加價 中大最 
狼〉, 《文 匯報》 , 2012 年 1 月 8 日 。類似 的自資 
課程 失當的 報導, 隨便上 網尋找 都俯拾 即是。 

10 見 《中 文大 學員工 總會會 訊》, 2 01 2 年 8 月。 


中大 五十年 下 


♦ 72 


教 資會, 一葉 障目向 何方? 

♦ 劉笑敢 


編按: 劉笑敢 教授曾 在北京 大學、 哈佛 
大學、 密歇根 大學、 普林斯 頓大學 、新 
加坡國 立大學 從事教 學及研 究工作 ,自 
2001 年起 任中大 哲學系 教授, 並於 2012 
年 退休。 本文 另一版 本曾在 2013 年 5 月 
2 7-30 日於 《明 報》 世紀版 連載, 感謝 
劉 教授應 允在此 刊載。 


多餘的 引言: 筆者 相信, 目 前為止 ,香 
港的 大學教 育整體 水平和 周邊很 多大學 
相比, 還是很 好的。 本人 在港任 教十餘 
年, 升級、 申請研 究項目 、獲獎 、延聘 
都夠 順利, 現 已欣然 退休。 此文 乃自願 
分 擔在職 同事的 壓力和 憂慮, 不 涉及、 
不針 對任何 個人。 


近 年來, 一 種緊張 與不安 的氛圍 瀰漫在 
很 多大學 的科系 和教授 心頭。 根 源在於 
香港 「大 學教育 資助委 員會」 (教 資會 
UGC ) 推出以 扣留、 競爭、 重 撥的方 
法 重新分 配教育 資源。 對教資 會的具 
體做法 有不同 解釋和 理解, 但 清楚的 
是: 教資 會將佔 大學總 預算四 分之一 
的研 究經費 抽起, 再根 據競爭 結果的 


數 字重新 分配。 競 爭標準 有二: 一是 
RAEs (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s 
研 究評審 工作) 的 評分, 二 是競爭 
RGC ( Research Grants Council 研 究資助 
局) 研究 項目的 結果。 第 一個標 準從英 
國 搬來, 雖 然弊端 不少, 但還不 如教資 
會所發 明的第 二個標 準影響 惡劣。 但教 
資 會恰恰 要減少 第一個 標準的 份額, 加 
大 第二個 標準的 份額, 直 到各佔 一半。 

看起 來教資 會要重 新回撥 的只是 教育經 
費中 的研究 經費, 不渉 及教學 經費, 但 
大學 系一級 的預算 主要就 是教職 員的工 
資, 一些科 系無法 將抽走 的可觀 比例的 
經費爭 回來, 那就 不得不 裁員, 直接受 
威 脅的正 是教育 部份。 因此很 多系主 
任、 院 長面對 隱隱逼 來的削 經費、 裁教 
授的威 脅一籌 莫展。 這就 直接干 涉和干 
擾著 各大學 的正常 的研究 工作和 教學工 
作的 比重和 方向, 並將進 一步壓 縮各大 
學面向 學生、 面向 香港社 會服務 的空間 
和資源 投入。 

這是 比古代 「二 桃殺 三士」 更 「高 明」 
的現代 計謀: 政府 不提供 「桃 子」 作獎 
品, 就 將所有 大學、 院系 關入無 法逃脫 


社會 .教育 


♦ 

3 

7 


的 自相殘 殺的角 鬥場。 這是 「將 別人碗 
裡的 飯搶過 來吃」 的低等 遊戲, 讓教授 
們本 應專注 於教學 與研究 本身的 精力不 
得 不轉向 如何搶 飯吃。 申 請研究 經費又 
多了 一重非 學術的 干擾和 壓力。 此競 
爭的 輸赢標 準是在 研究項 目和經 費等方 
面的 數字化 標準, 完全不 考慮學 科研究 
性質、 方法的 不同, 以及 研究人 員的研 
究 和教學 的實際 需要、 態度、 能 力和特 
殊 貢獻, 與 學生和 社會的 需要有 沒有關 
係。 這將嚴 重破壞 香港大 學教育 的生態 
環境, 對廣 大師生 以及香 港社會 有百害 
而無一 利。 

第一, 這種 競爭是 完全不 必要的 ,請 
問, 史 丹福、 柏 克萊、 普林 斯頓, 哪個 
國 際一流 大學是 靠這種 模式競 爭出來 
的? 第二, 這種競 爭的標 準是先 天不合 
理、 不公 平的; 第三, 這 種競爭 將大學 
管理 層和教 授的精 力轉向 研究經 費數量 
的 競爭, 而不是 研究本 身的需 要和價 
值; 第四, 這種決 策反映 了香港 教育在 
根本 方向和 根本目 的上的 偏差。 


辯曰: 「教 資會的 決策是 為了通 過競爭 
更有效 地分配 和使用 公帑資 源。」 此說 
貌似 合理, 其計算 公式也 可謂複 雜而細 
密。 技術上 的圓熟 似乎可 以掩蓋 和美化 
主事 者管狀 視野的 偏狹和 在根本 方向上 
的 盲點。 這種市 場化、 標準化 管理模 
式讓 我們想 到曾在 二十世 紀前期 美國工 
廠 大行其 道的泰 羅制。 泰羅 (Frederick 
Winslow Taylor ) 是發明 「科 學式 管理」 
的 鼻祖, 其 管理的 首要目 標是提 高生產 


效率, 方 法是標 準化。 這 種管理 模式的 
確為 工業發 展帶來 過高速 增長, 但是 
也將 工人推 到了極 端緊張 乏味的 工作之 
中, 工人不 再是一 個個獨 特的活 著的生 
命, 而 是創造 利潤過 程中的 「標 準件」 

。 這 種模式 在工業 界已經 過時, 但卻被 
西 方教育 界某些 人當作 法寶。 香 港教資 
會 之實際 決策者 更趨之 若鶩, 一 味追求 
市 場效益 和量化 標準。 潮流 之下, 大學 
教師承 受的壓 力與日 俱增, 師生 關係日 
益 淡化, 教授越 來越像 流水線 上的工 
人, 學生 越來越 像流水 線上的 產品。 在 
管 理者心 目中, 人不 見了, 只剩 下數字 
和 名次。 

市場 化和標 準化管 理原則 的前提 和歸宿 
都在 於將教 師和學 生當作 「物」 而不 
當 做人, 將 崇高的 教育事 業當作 一盤生 
意, 將 大學當 作一個 公司來 衡量, 完全 
不考 慮青年 一代全 面成長 所需要 的健康 
的社 會環境 和人文 環境, 將大學 校園變 
成一 個只知 計算成 敗得失 而冷漠 無情的 
名 利場。 要 知道, 教育的 根本目 的不是 
生產 有消費 價值的 商品, 而是培 養一代 
代心靈 健全、 有責 任感、 有人文 精神、 
能獨立 思考、 創造 的人。 這樣 的人, 才 
是 香港的 人才, 才 是香港 無可替 代的財 
富, 才能一 代代地 促進香 港社會 向著健 
康、 富足 而祥和 的方向 發展, 避 免香港 
走向只 有輸赢 爭鬥、 沒有 人情溫 暖的冷 
酷 社會。 


或曰: 「教 資會的 決策不 過是引 入了當 
今 發達國 家先進 的教育 管理模 式。」 這 


中大 五十年 


下 


是似 是而非 之論。 這種對 教育的 量化管 
理模式 才開始 流行不 過二十 年左右 ,但 
牛津、 劍橋, 哈佛、 耶魯 已經建 成數百 
年, 這些名 校的成 功難道 是靠今 天才流 
行 的量化 管理模 式達成 的嗎? 芝 加哥大 
學一 個教授 可以為 一個本 科生開 《金瓶 
梅》 的課, 牛津大 學一個 老師可 以和三 
兩個學 生邊喝 咖啡邊 上課, 這符 合教資 
會奉 為圭臬 的量化 管理模 式嗎? 我們當 
然 知道, 在 精英教 育走入 普及教 育的時 
代, 由政府 主導的 大學不 可能有 這種奢 
侈 的教育 模式, 但 我們至 少應該 頭腦清 
醒地 看到, 所謂量 化管理 模式絕 不是各 
地名校 的成功 經驗, 更不 是在香 港複製 
世界名 校的魔 術棒。 

在所謂 的潮流 面前, 教資 會沒有 基本的 
反思 能力, 不 僅隨波 逐流, 而且 變本加 
厲。 教資會 的決定 在幾年 前就已 經開始 
吹風, 已 經引起 大學校 、院、 系 之管理 
層及普 通教師 普遍的 憂慮和 緊張。 公開 
批評已 經見於 報端和 網絡, 但教 資會一 
意 孤行。 多 年來, 筆者感 受不到 教資會 
對大學 師生的 關心、 支持和 幫助, 感受 
到 的只有 壓力、 逼迫 帶來的 經常的 、無 
謂的 繁忙和 不安, 好像一 根無形 的皮鞭 
在 大家頭 上甩來 甩去, 不 得不根 據教資 
會行 政指令 做很多 明知耗 時多、 益處少 
的事。 比如, 教資 會要求 大學推 行新的 
規範 和各種 評鑑, 即使各 種評鑑 以及國 
際排名 對中大 哲學系 評價都 很高, 但新 
的撥 款標準 一來, 歷次評 鑑結果 和排名 
都煙消 雲散。 各種 評鑑佔 用教授 教學和 
研 究的大 量寶貴 時間, 卻 不敵一 次評估 
後電腦 幾秒鐘 算出來 的一個 數字, 既然 


如此, 教資 會連續 推動的 勞民傷 財的各 
種 你來我 往的評 鑑意義 何在? 

當 今大學 教育, 美國平 均水平 最高, 而 
美 國各級 政府對 大學, 包 括政府 撥款的 
公立 大學, 都極 少發號 施令, 更 沒有不 
分 院校、 科系 的統一 評鑑。 如果 向先進 
國家 學習, 是否應 該參照 美國政 府對公 
立 大學的 管理原 則呢? 

四 

或曰: 「研 資局之 項目審 批過程 嚴格公 
正, 因此得 到研究 經費的 項目量 及金額 
可以 反映各 院校和 科系的 學術水 平。」 
這 是一葉 障目, 不 見泰山 。不錯 ,研究 
項目 申請成 功的確 可以在 一定程 度上反 
映 某些學 科之學 術水準 和研究 實力, 但 
這只 是對某 些學科 更適用 的一項 標準而 
已, 而這 項標準 本身也 不完全 可靠 。 第 
一, 申請研 究項目 的關鍵 之一是 撰寫研 
究計劃 和填報 表格的 技巧, 這不 能代表 
申請 人全面 的研究 能力和 該項目 的學術 
價值, 而申 請表格 對很多 學科來 說完全 
是削足 適履的 設計。 第二, 這種 審查制 
度 可以有 效淘汰 低劣的 計劃, 但 也會否 
定突 破性的 探索, 因為匿 名審查 的同行 
未必 理解最 新的突 破性研 究的意 圖和意 
義, 於是最 終通過 的可能 是四平 八穩、 
稍 有新意 的研究 項目。 已 經有學 者在網 
上抱 怨說, 他精心 準備的 研究項 目不獲 
批准, 馬 虎湊數 的計劃 卻順利 通過 。 第 
三, 花錢多 的項目 不一定 學術價 值高, 
還有可 能浪費 公帑, 而花 錢少的 項目未 
必學術 水平低 。第 四, 以 研究計 劃獲得 
資 助數額 為標準 等於以 研究經 費的投 


社會 .教育 


令 

5 

7 


入而 不是以 研究的 成果為 科研水 平的量 
度, 這顯 然是荒 謬的。 

事 實上, 當今世 界著名 哲學家 沒有誰 
是靠競 爭研究 經費而 寫出優 秀著作 
白勺 。 Isaiah Berlin 不是 , John Rawls 不 
是 , Donald Davidson 也 不是, 勞 思光、 
唐 君毅、 牟 宗三都 不是。 顯然, 一項研 
究成 果的學 術價值 和學術 能力並 不與所 
花 經費成 正比。 不花 公帑一 分錢, 卻寫 
出優秀 著作, 不但 得不到 鼓勵, 反而要 
受到 懲罰, 這 是對誰 有利的 政策? 對大 
學 來說, 總體 來說, 研究 經費當 然越多 
越好, 但顯 而易見 的是: 經費充 足只是 
研 究成果 的必要 條件, 絕 非充分 條件。 
不要 經費, 少要 經費, 但 做出研 究成績 
更應 該獲得 獎勵。 

香港 之某些 大學對 教授的 評核不 以學刊 
分 類和論 文數量 為主要 標準, 而 是以專 
家 評審代 表作為 依據, 這 在日常 升遷、 
實任 制等分 散評審 的運作 中堪稱 最佳方 
案。 但是教 資會要 定期在 全港各 校作全 
面評估 ( RAEs ) ,情 況就 不同了 。一是 
各地 來的專 家數量 和時間 有限, 要在短 
時間內 看完所 有科目 領域的 代表作 ,不 
可 能細心 周到。 二 是少量 代表性 專家要 
審查所 有學科 領域的 作品, 因此 每個專 
家都 可能要 為自己 並不熟 悉的領 域作審 
判。 比如, 五個專 家可以 很好地 代表二 
十個 領域, 但他們 可能要 評鑑四 十甚至 
八十個 領域的 著作, 這對 某些領 域的教 
師 就很不 公平。 三 是這種 評判結 果是保 
密的, 即使專 家之評 分因學 派不同 、或 
有 個人成 見而有 偏頗, 被 評鑑者 也無從 


得知, 更無從 申辯, 但它 會影響 某些科 
系的總 體得分 和經費 分配。 

如上 所述, 教資會 所要計 算的原 始數據 
不 可能做 到公平 、公正 、客觀 、準 確, 
在 這些不 可靠的 數據上 進行的 細密複 
雜的 「科 學」 計算也 就徒有 「嚴 謹」 和 
「公 正」 的時尚 標簽。 這 種對數 字公式 
的崇 拜體現 了政府 對各大 學管理 層和教 
授的無 端的不 信任。 教資 會的決 策有如 
聰明 人相信 自己可 以發明 一個對 籃球、 
足球、 排球、 水球、 棒球、 桌球、 羽毛 
球、 乒 乓球、 欖球 都一律 適用的 競賽標 
準。 其實, 政府和 商界完 全可以 大張旗 
鼓 地支持 那些有 望為香 港拿金 牌的體 
育 項目, 但 為了香 港民眾 的根本 利益, 
政府 也要義 不容辭 地撥款 支持不 能拿金 
牌、 但民眾 喜歡、 需要的 體育項 目和設 
施。 民 眾的健 康就是 回報, 就是 效益, 
即 使無法 量化評 估也要 投資, 這 是政府 
的 責任、 義務和 公德" 

總之, 從幼 兒園到 大學的 教育都 是造福 
社會的 事業, 都首 先應該 考慮學 生與社 
會的 需要和 利益, 不能處 處用數 字來評 
估 教育與 研究的 效益與 回報。 

五 

或曰: 「教 資會 不想排 斥任何 學科, 只 
是付之 於公平 競爭、 獎優 汰劣而 已。」 
這 是掩耳 盜鈴。 教 資會所 設計的 競爭的 
計算公 式是有 明顯的 傾斜方 向的。 第 
一, 科技類 院校和 面向市 場的院 系比較 
有 優勢; 第二, 需 要大量 昂貴設 備的科 
系有 優勢; 第三, 需要團 隊合作 的研究 


中大 五十年 下 ♦ 


項目有 優勢; 第四; 需要 長期重 複操作 
的實驗 項目有 優勢, 因為 研究助 理可以 
代 替教授 承擔大 量實驗 操作, 而 以理論 
研究 為主的 學科主 要需要 教授本 人的認 
真 閱讀、 思考和 寫作, 用 經費請 的助理 
幫 不上很 多忙, 用 經費請 人代課 則很難 
找 到合適 人選, 吃虧 的還是 學生, 傷害 
的還是 教育。 

此外, 複雜 的計算 公式似 乎是兼 顧考慮 
了很多 方面, 但是 卻忽略 或者掩 蓋了一 
個重要 事實: 即這 些方面 往往是 不可比 
的, 而決策 者主觀 設定的 權重往 往事先 
決定了 最後的 結果。 比如, 大象 比猴子 
體 力好, 猴子 比大象 靈活, 如果 要用一 
個 「全 面」 的公式 評估猴 子和大 象的綜 
合 性優劣 指標, 那就 要設定 權重。 如果 
體力 佔總數 百分之 六十, 那麼大 象綜合 
指數 就高; 如果靈 活性權 重高, 猴子就 
會 勝出。 引 入更多 的權重 設定會 幫助掩 
蓋 設計者 的主觀 意向, 但 並不會 增加公 
式 的客觀 性和公 正性。 這 種複雜 的計算 
公式 的唯一 好處是 教資會 不需要 直接面 
對惡性 競爭帶 來的不 良後果 和批評 ,一 
切 不利後 果都可 以推給 「科 學」 管理, 
沒有人 需要承 擔任何 後果和 責任。 

事 實上, 教 資會的 計算公 式是在 有意挑 
動大學 之間、 院系之 間的惡 性競爭 ,先 
天不 利的院 校或科 系為保 住原來 的百分 
比 不被別 人搶走 而憂心 忡忡, 雄 心勃勃 
者則力 求奪得 他校、 他系的 那一份 ,勝 
者喜, 輸 者憂, 強者 越強, 弱者 越弱, 
決無 和諧或 雙赢的 可能, 與奧林 匹克式 
的 體育競 爭根本 不同。 本 來繁忙 的大學 


教授又 平添了 壓力和 緊張。 

在 很多情 況下, 良 性的、 必要的 競爭的 
確可 以激發 人的熱 情和創 造力, 但是 
人為設 計的、 起點 不公、 非自願 參加、 
以鄰 為壑的 競爭則 是弊端 明顯, 隱患無 
窮。 不僅會 刺激重 數量、 輕品質 的不良 
傾向, 更會 令廣大 有責任 感的老 師過度 
操勞, 或不 得不減 少對學 生和教 育的關 
注, 或 犧牲個 人健康 和正常 生活。 院 
長、 系主任 及擔任 各種職 務的教 授更為 
辛苦 操勞, 但他們 的特殊 努力和 付出在 
對研究 的量化 評鑑中 得不到 承認。 少數 
生性 豁達、 有更高 追求的 老師在 重壓下 
只能選 擇另一 種生活 目標, 個別 不負責 
任的老 師也可 能安於 應付, 得過 且過。 

關於惡 性競爭 之弊, 哈 佛商學 院百年 
校慶 時一學 生在一 場討論 中說過 「商 
學 院是不 悅之人 的工廠 (the factory for 
unhappy people ) 」 。我們 從中看 到的一 
個關 鍵因素 就在於 很多學 生競爭 成性, 
在 無所謂 失敗的 項目中 也極力 競爭。 在 
校與同 學爭, 畢業 後與同 事爭, 當了 
老 闆與同 行爭, 終 生不得 安寧, 何來幸 
福 快樂? 大學 不斷培 養這樣 的人, 社會 
能祥 和嗎? 值 得注意 的是, 哈佛 之為哈 
佛 的一個 偉大之 處正在 於他們 自 己的教 
授和 學生中 有人對 自身的 「偉 大」 始終 
保 持著一 種反思 精神, 而 不都是 自得自 
滿, 自以 為是。 

六 

或曰: 「文 科學者 擔心人 文學科 在競爭 
中走向 萎縮, 但 公平競 爭不考 慮個人 


社會 .教育 


♦ 

7 

7 


得失, 讓人文 學科在 競爭中 『自 然』 流 
失 又有何 妨?」 的確, 在 經濟發 展大潮 
中, 有些 技能會 過時, 有 些專業 人士會 
失業, 這是 無可奈 何的。 如果從 少數人 
或少 數專業 的角度 考慮, 筆者根 本無須 
寫 此文。 如 果從狹 義的經 濟效益 ( cost - 
effectiveness ) 來看, 從直 接的、 有形 
的、 可見 的角度 來看, 人 文學科 或許可 
謂 無用。 如 果我們 的關切 主要就 在於大 
學的國 際排名 和經濟 效益, 那麼 母語教 
學、 中文 論文、 人 文學科 都可謂 無用或 
拖累, 砍掉 最好。 如 果一切 用英文 ,當 
然有 利於提 高國際 排名, 但代價 可能是 
失去文 化之根 和民族 之根。 所以, 新加 
坡政府 在以英 文為工 作語言 的同時 ,不 
放棄 中小學 的母語 課程。 

不錯, 在 量化管 理的潮 流中, 在 大學國 
際排 名中, 保護和 發展人 文學科 「無利 
可圖」 ,無法 彰顯教 資會之 「業 績」。 
但是, 如果 香港人 要想在 經濟發 展的同 
時維 繫一個 祥和、 溫馨的 社會, 想要繼 
續過 一個有 尊嚴、 有 親情、 講道德 、有 
公義的 生活, 人文 關懷、 人文精 神就如 
空氣和 陽光一 樣必不 可少。 的確 ,生 
產煤 油燈的 早就失 業了, 打算盤 的技術 
無 用了, 鐵 匠被淘 汰了, 但是, 人類還 
是 人類, 現 代人和 未來的 年輕人 都還要 
面 對生死 順逆、 盛衰 榮辱, 都還 需要愛 
情、 親情、 友情, 都希望 獲得尊 重和尊 
嚴, 都不希 望生活 在冷漠 和殘酷 之中, 
這就是 人文學 科永遠 不會、 不應 過時的 
根本 原因。 

顯然, 各個 學校各 個科系 都有老 師關心 


學生的 成長, 但就專 業分工 來說, 機械 
系不必 教學生 如何理 解複雜 的人生 ,商 
學院不 必教學 生如何 關愛不 幸群體 ,醫 
學 院不必 教學生 如何促 進社會 祥和, 電 
腦系 不必教 學生為 何要誠 而有信 ,化 
學系不 必教學 生如何 交友如 何愛, 而這 
些 都是十 七八歲 的少年 成長為 二十二 
三歲 的青年 的過程 中所非 常需要 的精神 
滋養。 人文 學科雖 然未必 直接回 答這些 
具體 問題, 但是卻 為這些 問題的 回答提 
供了 直接的 思考的 空間和 智慧的 啓迪。 
這也 是為甚 麼獲得 諾貝爾 獎的物 理學論 
文 很快就 會被人 忘掉, 而柏 拉圖、 亞里 
士多 德的著 作兩千 年後還 是知識 精英必 
讀、 想讀的 經典。 在 香港, 唐君毅 、牟 
宗三、 勞思光 的書幾 十年、 上百 年之後 
也 還會有 人讀。 

教 資局的 思路來 自英國 ,來 自西方 ,但 
全盤 接受, 視若 法寶, 毫無西 方精英 
分子 的自我 反思的 能力。 哈佛大 學教授 
Harry Lewis 當過八 年哈佛 學院的 院長。 
他寫了 一 ■本 書 : 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 
How a Great University Yorgot Education 
( 《沒有 靈魂的 卓越: 一 個名牌 大學如 
何忘 記了教 育的根 本》) 。 他說 在哈佛 
三 十年, 從 來沒有 聽到過 教授們 討論如 
何幫 助學生 成長, 學生有 了情緒 問題, 
馬上 向學校 報告, 交由心 理醫生 負責。 
教書 育人的 大學蛻 化為單 純創造 、儲 
存、 傳播 知識的 機構, 忘 記了大 學教育 
的根本 目的和 目標。 香港 多所大 學請他 
來作 演講。 一次, 一位大 學校長 聽他演 
講之後 問道: 我們贊 同你講 的原則 ,可 
是政府 讓我們 做的卻 是另外 一回事 ,我 


中大 五十年 下 ♦ 


們 應該怎 麽辦? 我 非常同 情這位 校長, 
他 心目中 有真正 的大學 理念, 但 是政府 
管理模 式的束 縛使他 很難施 展抱負 。在 
量化 管理系 統中需 要的不 過是自 命不凡 
又俯首 聽命的 官僚, 而不 是關心 社會和 
未 來的教 育家。 請想 一下, 如果 大學校 
長都感 到不能 自主, 怎麼 能指望 僵化統 
一的 大學體 制能夠 培養出 有創新 能力的 
自主人 格呢? 

曾經 有一位 校長, 積極在 中大推 動英文 
教學。 當時 我對教 西方哲 學的同 事說, 
對香 港學生 教中國 哲學, 還是中 文效果 
好, 你 們教西 方哲學 的就用 英文吧 。沒 
想到他 們說: 如果 西方哲 學只能 用英文 
教, 那麼西 方的思 想精華 永遠無 法成為 
香港文 化的一 部分。 一句 話讓我 心中暗 
起 敬意。 在校 長的壓 力下, 他 們不想 
苟且 應付, 而是要 為香港 的人文 教育、 
精 神資源 承擔一 份歷史 責任。 這 種文化 
遠見、 這 種社會 擔當, 讓 我由衷 欽佩。 
這 些同事 是不是 遠比毫 無社會 關懷的 
校長、 局長 更值得 全體香 港人敬 重和支 
持? 那些 只見數 字化業 績而不 見人生 
人心的 官員們 是否應 該捫心 反思? 珍惜 
吧, 香 港人, 珍惜 那些值 得我們 驕傲的 
精神 財富! 

七 

最後, 我們 也可以 想到, 教資會 或許也 
有難言 之隱, 因為 香港政 府對教 育和研 
究的 撥款是 吝嗇和 沒有遠 見的, 香港政 
府對 教育和 研究的 撥款在 GDP 中 所佔比 
例不僅 低於世 界發達 國家, 而且 低於周 
邊一 些不很 發達的 國家, 如馬來 西亞和 


泰國。 但是, 我 們直接 面對、 不 得不執 
行的 破壞性 政策畢 竟是來 自教資 會的, 
所 以我們 的批評 首先要 指向教 資會, 對 
香港 的教育 政策當 有另文 討論。 實際 
上, 教資會 作為既 無法定 權力、 也無行 
政權 力的諮 詢機構 (見 教資會 官方網 
站) ,本 來就 不應該 充當八 間大 學太上 
皇的 角色, 不應該 巧借撥 款為指 揮棒, 
直接 干預各 大學、 院系在 教學與 研究方 
面的主 動權。 要監督 經費的 使用, 重要 
的是 考核教 學效果 如何, 研究 成果如 
何, 行政開 支和研 究教學 開支的 比例如 
何, 有無 貪污與 浪費, 不 應該將 焦點集 
中於 誰得到 和花掉 了更多 的研究 經費。 
要 修訂撥 款方針 也絕不 應該挑 動各大 
學、 院 系之間 無謂的 競爭。 如果 要在不 
同院校 間進行 評鑑, 應該 是醫學 院與醫 
學院 相比, 理 學院與 理學院 相比, 工學 
院與 工學院 相比, 不能讓 醫學院 與文學 
院比 效益, 讓理學 院與商 學院比 需要。 
教資 會如果 真要提 升香港 大學的 總體水 
平, 應該研 究各地 一流大 學豐富 的成功 
的教學 經驗、 研究 經驗, 以及 管理經 
驗, 不能 執迷於 一個適 合所有 院校、 科 
系 的量化 公式" 

兩件 事值得 一提。 我在加 州柏克 萊大學 
見 到一位 大型實 驗室的 主任, 談到他 
們的經 費主要 來自於 美國國 防部。 我試 
探 地問, 你 們是不 是每一 兩年要 向國防 
部報 告各項 研究之 進展。 他說: 完全沒 
有, 國防部 甚麼都 不問。 後來 在一期 
《信 報》 上 看到, 國防部 給史丹 福大學 
很多 經費, 有人問 國防部 的技術 官員, 
你們 如何管 理他們 經費的 使用? 那位官 


社會 .教育 


♦ 

9 

7 


員說: 不 用管, 最 好的人 是不用 管的。 
這時 我才完 全相信 柏克萊 那位主 任所說 
是真。 這大 概就是 柏克萊 之所以 是柏克 
萊, 史 丹福之 所以是 史丹福 的原因 。或 
曰, 我們 的制度 和他們 不同, 不 能相提 
並論。 如 果真是 這樣, 為 甚麼還 要驅趕 
所有 學校和 科系的 老師去 追逐統 一的量 
化 指標和 以名校 為龍頭 的國際 標準? 

由此我 想到, 如果 政府相 信大學 所請的 
校長、 院長、 教 授是合 格的, 那 麼就不 
必對 他們不 停地揮 舞行政 的和預 算的指 
揮棒, 鞭策 施壓; 如 果他們 不合格 ,就 
去找 更好的 校長、 院長和 教授, 何須殫 
精 竭慮, 不 斷發號 施令? 難道一 個從來 
沒有 教過書 的人一 旦坐到 了教資 會的椅 
子上就 比大學 校長、 院長、 教授 更懂得 
教育和 研究? 難道 大學的 成功不 在於全 
體老 師安心 教書, 專心 研究, 而 在於服 
從 政府機 構的指 揮棒? 如 果教資 會真的 
覺得 這種量 化考核 和評分 的辦法 普遍適 
用, 是否可 以讓大 學校長 、院長 、系主 
任以 及香港 特首辦 公室設 定一個 「科學 
的」 計算公 式來評 判教資 會及秘 書處官 
員 的專業 水準和 業績, 由 此重新 分配他 
們 的人事 編制、 預 算經費 以及下 屬部門 
的分配 方案, 以 便更有 效使用 公帑? 

曾 任美國 總統的 列根講 過一句 名言: 
r 政府本 身就是 問題所 在。」 蔣經國 
說過: 「使 用權 力容易 ,難就 難在曉 
得甚 麽時候 不去用 它。」 《經濟 學人》 

( Economist ) 的 一位知 名主編 Walter 
Bagehot 曾經 說過: 「政 府施政 如果單 
調 乏味, 那 是一個 好的象 徵。」 說來令 


人 痛心, 教資會 一系列 「折 騰」 各大 
學的 決策正 是校園 中不平 、不寧 、不祥 
之氣的 根源。 請教 資會的 實際決 策者想 
一下, 你們的 權力, 是只 為了彰 顯你們 
短期可 量化的 業績, 還是 也要關 心一下 
香港 學子的 全面發 展和香 港社會 的長遠 
需要? 如果 教資會 真的關 心香港 的高等 
教育, 真的 關心香 港社會 未來的 健康發 
展, 是否可 以組織 各界對 高等教 育的目 
標、 任務、 方向進 行一個 深入全 面的討 

O 

m ( 

( 閱 讀過本 文不同 初稿的 教授、 朋友貢 
獻 良多, 在此 誠致謝 意。) 


中大 五十年 下 


♦ 80 


追求 卓越? 大學 排名評 分初探 

♦ 吳嘉倫 


談到近 年高等 教育的 改變, 總有 人提出 
大 學為了 「爭逐 排名」 而 忘卻或 放棄了 
某 些大學 應有的 追求。 各 院校不 時大肆 
宣傳自 家的國 際排名 變化, 也彷 彿為這 
種說法 提供了 佐證。 的確, 香港 小小一 
個 城市有 五間大 學全球 排名在 二百名 
內, 大學 只顧爭 逐排名 之說, 似 乎不難 
讓人 入信。 


五間本 地大學 
在 THE-QS 及 QS 的排名 1 


1 



301 

■ 港大 - •• 科 大 • •• 中 大 • 城大 H ►理大 


然而, 國 際大學 排名是 近十餘 年的產 
物, 在此 之前, 具 權威性 的世界 大學排 
名並不 存在。 2004 年, Times Higher 
Education 與 教育及 職業顧 問公司 
Quacquarelli Symonds 合 辦世界 大學排 
名 (下稱 THE-QS) ,才 首度 成為備 
受注 目的世 界大學 排名。 後來 兩者在 
2009 年 拆夥, Times Higher Educations 
改與 湯森路 透合作 (下稱 THE ) , 而 
Quacquarelli Symonds 則獨力 繼續 推出世 
界大 學排名 (下稱 QS) 。加 上上 海交大 
自 2003 年 起公佈 的世界 大學學 術排名 (下 
稱 ARWU) ,三者 並為最 具影響 力的三 
個世 界學術 排名。 

大學排 名在排 甚麼? 

國際排 名歷史 尚短, 把近 數十年 來世界 
各地大 學的改 變說成 是為了 「爭 逐排 
名」 固 然不盡 妥當, 卻 也不無 道理。 為 
甚麼? 因為 排名的 準則並 非憑空 而來, 
而正 是反映 大學被 各界評 品其優 劣的條 
件。 我們 且看上 述三大 排名的 評分準 
則。 

三個 排名最 大的共 同點, 是對研 究產出 
的 著重。 當中 最重要 的兩個 指標, 是研 


社會 .教育 


令 

8 


究論 文的數 目和被 引用的 次數 。 ARWU 
全部 指標都 與研究 相關, 與研究 論文產 
出 直接相 關的有 67% , QS 和 THE 亦分別 
有 20% 和 36% 的評 分比重 來自研 究論文 
產出 》 ARWU 餘下的 33% , 則是 與諾貝 
爾獎 和菲爾 茲獎得 獎者的 校友和 職員數 
目 相關。 THE 亦另 有教員 人均研 究收入 
及研究 聲譽兩 個與研 究相關 的指標 ,共 
24% 。 

研究 以外, 佔排名 評分比 重最高 的是院 
校的 聲譽。 學者和 僱主對 大學的 評價分 
別佔 QS 和 THE 評分的 50% 及 33% 。 其次 
是教學 資源: QS 單純 以教員 / 學生 比例 
量度, 佔 20% ; THE 則 有教員 , ■學 生比 
例、 博士 / 本科 比例、 博士 / 教員 比例 
及教 員人均 院校收 入四項 指標, 共 15% 
。 最 後一項 則是國 際化的 程度, 分別佔 
QS 和 THE 的 10% 和 7.5% ; 主要的 指標是 
非本地 教員和 學生的 比例。 

量化 評核: 化不 可能為 可能? 

一家 大學的 優劣, 必然涉 及多個 面向, 
包括 教學、 研究、 社區 聯繫以 至校園 
環境 等等。 以一個 數字綜 合並轉 化成排 
名, 必 然會過 份簡化 其中一 些環節 。比 
如說, ARWU 設立 的目的 在於比 較中國 
和 海外知 名大學 的科研 成績, 自 然不大 
考 慮教學 方面的 因素, 對 人文和 社科的 
科系 也不太 重視。 THE 和 QS 則是 始於入 
學 指南, 相當 側重於 名氣、 聲譽 等沒有 
客觀 準則的 指標。 歐洲大 學聯會 的報告 
更指出 2 , 主 要的國 際大學 排名大 都只適 
用 於精英 研究型 大學, 以 之評斷 地區性 
大學 或以普 及大學 教育為 目標的 大學並 


不 公允。 

除了 側重點 不同, 大學排 名的另 一大問 
題是 如何把 大學各 個面向 的成績 量化。 
總體 而言, 大學排 名較能 準確反 映研究 
水平 而非教 學水平 3 。 即 使只考 慮研究 
指標, 大學 排名亦 有不足 之處。 舉例來 
說, 有 批評指 ARWU 看重 獲獎數 目:諾 
貝 爾獎有 提名機 制而並 非客觀 的評價 4 
之餘, 和平 獎和文 學獎更 被排除 在外; 
菲爾 茲獎更 開宗明 義年齡 歧視, 只頒發 
給四 十歲以 下的數 學家。 此外, 不同學 
科 的論文 引用數 目差異 極大, 例 如分子 
生 物研究 論文動 輒引用 數十篇 論文, 數 
學論文 則絕少 引用超 過一、 兩 篇論文 5 
。 ARWU 只按自 然科學 / 社會科 學的分 
野 調整, 並未 平衡學 科之間 差異; 至於 
人文 學科, 更 被完全 忽略。 ARWU 亦被 
批 評計算 方式優 待規模 較大、 涵 蓋較多 
研 究學科 的綜合 研究型 大學。 

由於 教學的 指標沒 有公認 的客觀 量度準 
則作 可靠的 跨院校 比較, 各個排 名都只 
能以簡 單的數 字間接 量度。 比如 ARWU 
採 用畢業 生獲獎 數目, QS 和 THE 採用師 
生 比例, THE 採用 的博士 生比例 和人均 
院校收 入等, 都不 能確切 反映教 學的質 
素。 另外, 院校聲 譽雖然 在主要 排名佔 
相當 比重, 資料卻 一般來 自設計 粗疏、 
回應 率低、 代表 性成疑 的問卷 調查; 同 
時, 聲 譽是較 為主觀 指標, 容 易被操 
控, 也 容易向 早已知 名的院 校傾斜 ,不 
利 新成立 或是歐 美之外 地區的 院校。 

國際化 程度的 指標亦 有潛在 問題 。 THE 


中大 五十年 下 


奢 


和 QS 指出非 本地教 員和學 生比例 可反映 
院校 能否吸 引海外 學者和 學生的 指標, 
卻只 以國界 作為劃 分本地 生與非 本地的 
界線。 換 言之, 指 標有利 香港、 新加坡 
等城邦 ( city - state ) 和 瑞士、 比 利時等 
小國的 院校。 舉例 而言, 香港中 文大學 
的 「國 際生」 有 近九成 都是來 自中國 
內地, 當中 不乏只 一水之 隔的廣 東省學 
生, 常被批 評者指 責是為 「偽國 際化」 
充數; 相反, 即使 內地學 生由大 西北穿 
州 過省到 廣州中 山大學 讀書, 亦 要被算 
作 「本地 生」。 

上述 這些問 題固然 是這些 排名的 缺失, 
我們 卻不必 因而摒 棄大學 排名。 事實 
上, 所有比 較優次 的情況 都需要 面對相 
同 的問題 一 總有 一些重 要的特 質難以 
量化, 總有 一些重 要資料 難以收 集準確 
的 數據, 總 有一些 面向在 某些情 況下較 
為重 要而在 另一些 情況較 為次要 。筆 
者 以為, 只 要緊記 排名的 設計有 既定目 
的, 並 留意排 名如何 把指標 量化, 把它 
們作 為概略 的參考 並沒有 問題; 只要不 
是盲 目追求 排名而 忘記其 背後的 目的, 
也不 見得大 學以之 作為招 徠有何 不妥。 

大學追 逐的, 是排 名還是 …… 

諸 君讀到 此處, 不 難發現 上述的 準則看 
起來相 當眼熟 —— 事 實上, 大部 分指標 
正 是教資 會對各 院校的 要求。 提 高論文 
產出、 國 際化、 爭 取業界 / 社區 資金, 
通通 可見於 教資會 報告書 之中。 相對於 
一 紙虛名 的大學 排名, 與 院校撥 款息息 
相關的 教資會 指標, 無疑 更被大 學管理 
層所 重視。 難不成 其實是 教資會 在背後 


推 動各院 校爭逐 排名? 

答 案是: 「是 ,也 不是」 。正如 前文所 
指, 無 論是教 資會還 是個別 院校, 都受 
到全球 性的新 自由主 義的潮 流波及 。國 
際大學 排名的 前設, 亦是 在這些 全球趨 
勢的 模塑下 形成。 兩 者的準 則趨同 ,殊 
非 意外。 究其 根本, 教資 會和大 學所追 
求, 以及 大學排 名所量 度的, 很 大程度 
上都 是在新 自由主 義下社 會對大 學的期 
望。 

各界 對大學 「爭逐 排名」 的 批評, 其實 
也並 不針對 「 排名」 本身 —— 倒不如 
說, 是他們 對大學 的期望 與排名 準則反 
映的要 求有所 分歧。 最終爭 辯所在 ,仍 
是 在於大 學的理 念和追 求應是 甚麼。 


1 資料 來源: THE-QS 及 QS 網站。 

2 Rauhvargers, A. (2011). EUA. Keport on Kan kings 
2011: Global University bankings and Their Impact. 
Brussels: European University Association asbl. 

3 同上。 

4 Marginson, S. (2007). "Global University Rankings : 
Implications in general and for Australia".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and Management, 29(2):131- 
142. 

5 Adam, D. 14 Feb 2002. Citation analysis. The 
counting house. Nature, 41 5:726-729. 


社會 .教育 


83 ♦ 


大學排 名評分 準則: 


THE 


準則 

比 重(%) 

來源 / 註解 

教學 

30 


學 術聲譽 

15 

湯 森路透 學術聲 譽調查 

教員 / 學生 比例 

4.5 


博士 / 本科 比例 

2.25 


博士 / 教員 比例 

6 


教員 人均院 校收入 

2.25 

經購 買力平 價調整 

研究 

30 


研 究聲譽 

18 

湯 森路透 學術聲 譽調查 

教員 人均研 究收入 

6 

經購 買力平 價調整 

教 員人均 研究論 文產出 

6 

湯森 路透資 料庫, 按學 科調整 

研 究引用 

30 


論 文被引 用次數 

30 

湯 森路透 Web of Science 論 文庫, 按學 科調整 

業 界收入 

2 A 


來 自業界 的收入 

2.5 

經購 買力平 價調整 

國際化 

JA 


國際 / 本地 學生 生比例 

2.5 


國際 / 本地職 員比例 

2.5 


與國際 作者聯 名出版 的論文 

2.5 



THE-QS 及 QS 


準則 

比 重(%) 

來源 / 註解 

學 術聲譽 

40 

QS 學者問 卷調查 

僱 主聲譽 

10 

QS 僱主問 卷調查 

教員 / 學生 比例 

20 


教 員人均 引用數 ( Citation ) 

20 

Scopus 資料庫 

國際教 員比例 

5 


國際學 生比例 

5 



ARWU 


準則 

比 重(%) 

來源 / 註解 

校 友諾貝 爾獎或 菲爾茲 獎得主 

10 

比 重按年 代遞減 

( 2 000 年代 100% , 1"0 年代 9 0% , 餘此 類推) 

教 員諾貝 爾獎或 菲爾茲 獎得主 

20 

比 重按年 代遞減 

( 2 010 年代 100% , 2 000 年代 9 0% , 餘此 類推) 

高 度被引 用作者 

20 


出版在 《自 然》 或 《科 學》 期 

刊 的論文 

20 

近五 年出版 

論 文數目 

20 

湯 森路透 SCIE 及 SSCI 資 料庫, 社 會科學 比重為 2 倍 

教員 人均學 術表現 

10 

上五 項準則 除以教 員人數 


中大 五十年 下 


奢 


四年制 下學科 及學生 的轉變 

♦ 鄧權偉 


自 2012 年 開始, 香港 學制改 為三三 四制。 為 了解三 三四對 學系的 課程和 學生的 影響, 

我 們向理 學院、 醫 學院、 工程學 院和部 份社會 科學學 系查詢 1 。 結 果得到 以下四 系:藥 
劑系、 經 濟系、 生命科 學系和 護理系 回覆。 

其實 四個學 系的課 程與以 往大同 小異, 如經 濟系多 了兩個 導修科 目讓同 學在第 一年和 
第四年 修讀; 生命科 學系、 藥劑 系和護 理系都 為新制 學生提 供基礎 課程, 補充 一些基 
礎 知識。 另外, 生命科 學系、 藥 劑系和 護理系 都認為 新制課 程時間 較多, 所以 課程安 
排能 夠輕鬆 一點。 學生 能有更 多時間 參與課 外活動 和選讀 主修科 以外的 課程。 


課 程上的 轉變: 


經 濟學系 

學分 要求由 62 增加至 63 。 

生命 科學院 

以 往主科 科目佔 學分七 成左右 (99 分 讀大約 60 分), 

現在 (120 分讀 66 分) ,多 了的 學分多 是分配 於通識 課程。 

藥劑系 

學 生需額 外修讀 大學核 心課程 及學院 課程。 

護理系 

學生首 年必須 修讀中 大醫學 院的學 院課程 


1 我們曾 向以 下學系 發電郵 查詢- 我們 認為三 改四對 

於理 科課程 的影響 較大, 所 以選擇 了這些 學系。 
工程 學院: 計算 機科學 與工程 學系、 電子 工程學 
系、 信 息工程 學系、 機 械與自 動化工 程學系 、系 
統 工程與 工程管 理學系 

醫 學院: 藥劑 學院、 賽馬會 公共衛 生及基 層醫療 
學院 

生命科 學院: 化 學系、 數 學系、 物 理系、 統 計學系 
社會科 學院: 建築 課程、 地 資課程 


社會 .教育 


85 令 


新舊制 學生的 比較: 


經 濟學系 

由於 新制同 學於上 學期只 修讀了 一科數 學基礎 課程及 一科導 

修, 在此 階段尚 未有充 份數據 及資料 作出新 舊制之 比較。 

生命 科學院 

- 與 以往相 比較難 掌握如 何教, 因為 許多以 為學生 會識的 

東西, 其 實他們 不懂。 

- 新制 學生較 主動, 會積極 發問、 一年級 時想報 讀二年 

級 的課。 

- 新制 學生的 程度分 別可以 很大。 有些 學生很 聰明, 但有 

些 仍要用 spoon feeding (填 鴨式) 的 方法來 讀書。 

- 新制 學生語 文能力 較好。 

藥劑系 

- 新制 學生的 化學基 礎知識 較弱, 但 在補充 了相關 背景資 

料情 況下, 他 們的表 現與高 考的學 生不相 伯仲。 

- 新 制學生 對於資 料整理 的技巧 稍弱。 

- 三年 制的學 生在一 年級的 成積與 四年制 的學生 相比較 

差, 可 能因為 舊制課 程和工 作量較 繁重。 

護理系 

- 新制 學生的 學習態 度較為 主動及 積極, 喜 歡互動 學習, 

熱 切投入 討論。 而舊 制學生 則較為 被動, 較重視 學習成 

績 及考試 分數。 

- 新制學 生的理 科基礎 較弱。 

- 學 習成績 及表現 仍需要 進一步 觀察, 故此 難以比 較新舊 

制學生 在成績 方面的 差別。 


有 關收錄 新生: 


護理系 

新 學制下 護理課 程亦會 收錄文 科生, 學 生入學 後可通 

過修 讀學院 課程, 獲取所 需的基 礎理科 知識。 

生命 科學院 

舊生要 讀三科 理科, 理科 佔計分 的比重 較高, 所以中 

英 D 或 E 都能 過關。 但新制 學生只 讀兩科 理科, 所以要 

重新考 慮比例 問題。 


中大 五十年 下 


♦ 86 


與狼 共舞的 遊戲一 嶺南大 學現況 與策略 


鄧權偉 


若要 說這十 年內, 高等 教育的 重大改 
變, 就不 得不提 教資會 撥款制 度的改 
變。 自從 2003 年起, 教資 會開始 在撥款 
機制 中引入 競爭模 式分配 資源, 港大、 
中大 等名牌 大學不 論在研 究或教 學的競 
爭中 也大獲 全勝, 獲 取極多 資源。 

除了 在學術 方面, 教資會 的配對 補助金 
亦 反映了 院校間 的強弱 排名。 例 如第五 
輪配對 補助金 的分配 結果, 港大、 中大獨 
佔 鰲頭, 其他院 校與之 相比黯 然失色 1 。 

雖則各 間大學 有自已 的角色 (如 研究型 
大學和 教學型 大學) ,但 競爭帶 來的結 
果 是強者 越強、 弱者 越弱。 坊間 亦有傳 
教資會 增加以 競爭方 式分配 的金額 ,加 
強院校 之間的 競爭。 在這情 況下, 究竟 
較為 弱勢的 大學如 何面對 這個處 境呢? 
我們 訪問了 嶺南大 學文學 院院長 陳清僑 
教授, 講述 嶺南大 學現今 的處境 和未來 
的 策略。 

現 在的撥 款制度 

在了解 嶺南大 學的處 境前, 我們 首先要 
對 教資會 ( UGC ) 的撥款 制度有 基本了 
解。 UGC 每 年資助 八校的 整體撥 款約為 


110 億元, 分為 經常性 與非經 常性: 


1. 整體 補助金 
一 教學用 途撥款 (約 75%) 
— 研究用 途撥款 ( 約 2 3% ) 

一專 業動用 途撥款 (約佔 
2 %) 


經常 補助金 


非經常 補助金 


2. 指 定用途 補助金 
-研 究用途 補助金 
- 知 識轉移 補助金 
- 卓越 學科領 域計劃 補助金 
- 中央撥 款項目 補助金 


院校每 年透過 「基 本工程 
計劃 」 和 「改 建、 加建、 
維修 及改善 工程計 劃」, 
向 政府申 請的補 助金。 


陳教 授指出 75% 的 教育開 支撥款 是按學 
生 人數、 進修 程度、 課程 模式和 學科等 
因素 計算。 由於 這幾個 部份的 變化不 
大, 而今次 嶺南大 學能拿 回全數 學額, 
所以 嶺南大 學的收 入變化 不大。 


社會 .教育 


♦ 

7 

8 


嶺 南面對 的問題 

陳教 授指出 雖然嶺 南大學 在研究 方面不 
夠 其他院 校爭, 但 由於教 學撥款 相對較 
為 穩定, 所 以競爭 學額政 策對嶺 南大學 
的 影響並 不算很 嚴重。 

不過 陳教授 表示現 在的撥 款制度 其實有 
利某些 需要大 量研究 資源的 科目, 例如 
醫科、 工程等 科目。 由於 需要昂 貴的研 
究 器材和 研究成 果容易 顯現, 所 以這些 
科目容 易從教 資會取 得更多 資源。 而文 
科、 商科和 社會科 學等科 目的研 究並不 
需 要許多 資源, 分 得的資 源亦較 為少。 
所以 港大、 中大等 、综 合型 大學」 有開 
設 這類容 易獲得 資源的 科目, 能 夠從這 
些學 科中分 撥一些 資源給 弱勢的 科目, 
這樣 拉上補 下較弱 勢的科 目仍能 穩健發 
展 2 。 不過 嶺南大 學這種 「教 學型」 大學 
只開 設了文 學院、 人文學 院和商 學院, 
無法做 到拉上 補下。 

雖然 嶺南大 學處於 劣勢, 在成為 大專院 
校後, 雖然 各學系 的資源 緊絀, 不過系 
的 數目一 直都在 增加, 並 沒有因 資源不 
足而 殺系。 

不鼓 勵提高 教學質 素的撥 款制度 
「我 們就 算如何 努力, 也 不夠其 他大學 
爭。」 陳教 授承認 在這場 資源爭 奪遊戲 
中, 他們 是難以 獲勝。 但 是陳教 授對嶺 
南 大學的 教學質 素充滿 信心。 「嶺 南大 
學的教 學質素 絕對是 好的, 若十 分為滿 
分, 我相 信嶺南 大學能 拿到八 、九 分。」 
不過, 陳教 授指出 現在的 撥款制 度並不 


鼓勵 教師關 注教學 質素。 由於教 學撥款 
是 按學生 數目、 科目 類別而 分配, 即使 
老師 多花心 機於提 高教學 質素, 亦不會 
改變撥 款額。 學校 並沒有 動力提 高教學 
質素, 他們 寧願多 花資源 於提升 研究, 
起碼有 機會拿 取更多 資源。 

陳 教授指 UGC 近 年來亦 有作出 改善, 
覺得 教學質 素也很 重要, 在未來 十年將 
會 落手進 行教育 撥款的 改革, 改變只 
從人數 考慮分 配額, 將教 學質素 視為一 
個重要 因素。 UGC 底下 有研究 資助局 
( RGC ) 和質素 保證局 ( QAC ) 。前者 
對院 校的研 究工作 評核, 影響每 間院校 
研究方 面的撥 款額。 而後 者則監 察院校 
的教學 質素, 向 UGC 作出 報告。 以往 
QAC 進行評 核後, 即使發 現教學 質素有 
待 改善, 最 多只是 警告, 對撥款 額沒有 
任何 影響, 但是未 來教學 撥款將 會受到 
教 學質素 影響。 

QAC 過往 的評核 方式令 高教界 怨聲載 
道, 指 評核只 是文件 紀錄的 堆砸、 通過 
標準 化的大 綱去規 限課程 設計, 令教師 
的 工作量 大增, 是 外行人 管內行 人的表 
現。 「改革 評核方 式的確 是個大 工程。 
教育質 素難以 評估, 很難 設計一 個令人 
信服 的評核 準則, 許多同 事都覺 得評核 
很麻 煩。」 陳教 授說。 「但 若有 助嶺南 
爭 取更多 資源, 我亦會 支持。 但 是評核 
準 則不應 該從單 一原則 考慮, 因 為這會 
壓縮其 他教學 的可能 性。」 他希望 UGC 
能夠考 慮不同 院校、 學科的 處境, 令各 
院校能 夠保持 自己的 特色。 


中大 五十年 下 


♦ 88 


從體制 上改變 

在 資源競 逐的情 況下, 嶺 南大學 選取的 
策略是 選擇以 教學質 素為發 展目標 。這 
會否 令嶺南 大學提 高競爭 力還是 未知之 
數。 不過陳 教授表 示校方 仍會堅 持博雅 
教育 和細校 的辦學 模式, 因為這 是嶺南 
大學的 特色。 雖 然細校 要面對 重重困 
難 ,但 這樣堅 持是值 得的, 「否 則嶺南 
大學 將會與 其他院 校沒有 差別, 只不過 
是 較細而 己。」 


1 各院 校在第 五輪配 對補助 金計劃 中所籌 得的首 

4,500 萬元 「最 低款 額」, 以每 1 元配 1 元的 等額方 
式, 獲發放 配對補 助金, 而 其餘所 籌得的 捐款, 
則以每 2 元 捐款配 1 元 補助金 的方式 發放。 每所院 
校獲 發放的 補助金 上限為 2. 2 億元 ,以 先到先 
得」 的原則 處理。 在計 劃開始 接受申 請直至 2011 
年 2 月 28 日的首 階段, 每所 院校均 獲預留 ^ 最低款 
額」 ,以 確保可 獲得最 低的保 證款額 作配對 。而 
在首 階段完 結後, 為各院 校預留 而未獲 配對的 ^ 
最低 款額」 亦開放 予所有 院校以 「先到 先得」 的 
原則 申請。 


第 五輪配 對補助 金的分 配結果 



捐款額 

(百 萬元) 

補肋金 

(百 萬元) 

香港城 市大學 

156 

47 

香港浸 會大學 

142 

81 

嶺 南大學 

42 

42 

香港中 文大學 

709 

220 

香港教 育學院 

35 

35 

香港理 工大學 

114 

66 

香港科 技大學 

223 

129 

香 港大學 

666 

220 

香港公 開大學 

49 

46 

香港樹 仁大學 

14 

4 

香港演 藝學院 

32 

32 

珠 海學院 

110 

77 

總數 

2, 292 

1, 000 


(以 整百萬 的約整 數計) 
資料 來源: 教資 會網頁 


2 只要 院校的 改動不 需要教 資會批 撥額外 資源, 院 
校便 可以自 行調配 資源, 但 需要書 面通知 教資會 
有關 改動, 以作 紀錄。 


社會 .教育 


9 

8 


知 識轉移 在中大 

♦ 鄧權偉 


教 資會自 2009 年起, 每年撥 5 千萬元 給八大 院校作 知識轉 移之用 。中 
文大 學亦在 同年開 設知識 轉移辦 公室, 直到 2011 年才 正式成 立知識 
轉 移處。 在這 短短幾 年內, 知識轉 移帶來 的成果 非凡, 根據 教資會 
《2011/12 學 年知識 轉移報 告》, 超過 200 項 專利授 權成功 批出, 帶來 
近 10. 5 億元收 入 ( 中文 大學佔 2 億 元), 利 潤極之 豐厚。 

其實 知識轉 移並不 是新的 槪念。 早在 19 世紀的 歐洲, 亦曾 有大學 教授與 
化 學工業 合作。 不 過當時 合作的 規模仍 很細, 大學並 未參與 其中。 但自 
80 年代 開始, 大 量名為 「知 識轉移 機構」 的 中介者 出現, 知識轉 移開始 
在 大學制 度化。 大學 亦樂於 推行, 因為 能從中 取得大 量研究 經費。 

有些科 目能帶 來具體 的經濟 收益, 例如工 程系、 醫 學系容 易將它 們的技 
術作 為商品 出售。 而有 些相對 較難商 品化的 學科, 究竟他 們用甚 麼方法 
來進行 知識轉 移呢? 我們訪 問了三 位分別 來自歷 史系、 新 傳系和 社會系 
的 教授, 看看他 們如何 將知識 帶到社 會中。 



象牙塔 與群眾 

傳 媒作為 知識轉 移橋樑 的可能 …… 不 可能? 

♦ 劉偉琪 


知識 轉移是 教資會 視為高 等教育 在教學 
和研 究外的 「第 三使 命」, 希望 大學把 
研究 成果與 專業知 識應用 於社會 之中, 
以提 升社會 的經濟 和民生 效益為 最終目 
的。 其常 見的途 徑有: 科技研 發與應 
用、 學者發 表學術 文章、 透過媒 體發言 
和 刊登文 章等。 前 述兩項 未必為 普羅大 
眾曰常 接觸, 但媒 體作為 向大眾 傳播資 
訊 最具影 響力的 渠道, 亦 是一般 大眾接 
收信息 的當然 橋樑, 其在 知識轉 移上扮 
演的角 色理應 重要。 

然而, 曾 任職傳 媒人、 現 身兼大 學教員 
和傳 媒生態 研究學 者的中 文大學 新聞與 
傳播學 院的蘇 鑰機教 授卻不 甚認同 。他 
指出, 由於傳 媒渠道 存在太 多限制 ,故 
相較 起其他 方式, 對大學 知識轉 移至社 
會 的作用 不大, 而 大學校 方在當 中可扮 
演的 角色亦 有限。 

傳媒 X 學者 各 有考慮 
媒體遇 到受爭 議的議 題時, 很多 時都會 
找不 同大學 的教授 就其專 長範疇 對議題 
發表 意見。 蘇教授 指出, 此乃因 為其教 
育程 度較高 及具知 名度, 加上身 份與事 
件 沒直接 衝突, 故 評論一 般比較 可信, 


增加可 讀性。 

至於 從大學 教員自 身的角 度看, 經常接 
受傳媒 訪問的 蘇教授 指出, 很多 時大學 
教員 會把媒 體訪問 看成一 種服務 社會的 
方式, 故樂 意借媒 體就某 些議題 發表意 
見。 因此, 若時間 允許而 議題又 合適的 
話, 一般都 會接受 訪問。 

然而, 蘇教 授指接 受媒體 邀請時 會有原 
則 考慮。 除了 題目要 適合自 己外, 不 
同媒 體的立 場本身 亦是考 慮因素 之一。 
「一些 報章、 媒體 本身有 一定的 立場的 
話, 便難免 會令人 懷疑, 而我們 亦會份 
外小 心。」 蘇 教授舉 例道, 曾 經有個 
自 稱是其 學生的 報章記 者要求 他發表 
與 政治議 題有關 的意見 ,但 「傾 傾下發 
覺 好唔對 路」, 因 為對方 的問題 極具引 
導性, 明顯 只想借 他之口 去宣揚 報章本 
身的 立場和 主張, 「如果 我說的 話不中 
聽 就不會 採用, 那 便無謂 浪費大 家的時 
間!」 

講得 兩句, 又要 啱聽! 

但是, 對 於接受 報章或 電子媒 體的訪 
問, 蘇教授 認為向 社會傳 達資訊 的作用 


社會 .教育 


91 


不大。 原因在 於很多 時只能 「講兩 句」, 
難以 作深入 論述, 根本未 能傳達 足夠訊 
息 和深入 看法。 而 記者決 定找甚 麼人做 
訪問, 亦很視 乎其知 名度及 其與媒 體的關 
係, 「最 重要是 就手、 方 便和即 食!」 
因此, 除 非學者 本身與 傳媒有 良好關 
係、 具 一定知 名度, 而且 「講野 又幾啱 
聽」, 才會 經常受 到訪問 邀請。 

相 比接受 訪問, 蘇 教授認 為在報 章上發 
表文章 是較佳 的論述 方法。 「自 己寫 
文章的 話起碼 有一、 兩 千字, 能 說得比 
較多, 譬如 蔡子強 定期在 《明 報》 寫文 
章, 這亦是 一種知 識轉移 。 」 但是 ,寫 
文章 亦同樣 受到與 傳媒機 構的關 係和立 
場 影響, 「不 是每 個人都 有這個 機會, 
又要和 傳媒較 有聯絡 ,佢 (傳 媒) 又要 
喜歡 你寫的 東西、 覺 得你寫 的東西 『有 
人 』 ° 」 

傳媒 學界關 係愈疏 記者太 快轉換 
蘇教 授坦言 與媒體 和記者 的關係 深淺會 
影 響訪談 內容, 「如 果和 那位記 者比較 
熟絡 的話, 那麼願 意接受 訪問的 機會便 
會 較大; 又例如 校友, 一般是 ^ 講得就 
講』。 」 訪談開 始前, 碰巧有 一電台 
記者致 電欲作 訪問, 但被 蘇教授 即時回 
絕, 「我直 接告訴 他我正 在忙, 叫佢問 
其 他人, 如果 是我的 學生的 話就不 同!」 

然而, 蘇教授 指出, 近年 學者與 傳媒機 
構的關 係較以 前疏離 得多。 「以 前有些 
記者 做得比 較久, 譬如他 走政治 線或教 
育線, 他便知 道要和 學界或 其他界 別人士 
保 持一定 關係, 因 此間中 會有來 往。」 但 


由於 近年行 內記者 轉換得 太快, 雙方難 
以 建立長 久緊密 的合作 關係。 「相 熟的 
話 會盡量 幫忙, 但 是有些 沒有交 情並且 
立場 令人懷 疑的, 坦白說 如果我 沒有時 
間 的話就 招呼不 了。」 

期 望不同 好多時 情願専 心學術 
蘇教 授特別 指出, 事實上 傳媒機 構與學 
界期 望上的 衝突, 往往是 造成兩 者難有 
深 刻合作 的重要 原因。 因 為接受 傳媒訪 
問、 在報章 上發表 文章、 受委託 做社會 
調 查等, 對 學者而 言都只 是一種 服務社 
會的 方式, 對學 術研究 並沒有 很大幫 
助。 

故此, 不少 學者並 不願意 花時間 在媒體 
身上, 情願選 擇專心 做學術 研究, 對於 
傳媒 機構的 邀訪或 是調查 委託, 很多時 
並不 具太大 興趣。 前 者尚可 理解, 但後 
者 重數據 收集, 不 正有助 學術研 究嗎? 
「那些 調查只 是 『 工具 性的工 作』, 有 
現實 意義但 沒學術 意義, 而且 所花需 
時。」 蘇教 授指因 為傳媒 或政府 委託的 
調查 多是從 「fact finding 」 的 目的出 
發 ,並 不尋求 深入的 剖析。 「例如 『傳 
媒公 信力』 ,我 們想 問的是 『公 信力有 
甚麼元 素?』 、 『不同 年齡層 的人怎 
看? 』 等 問題, 但 傳媒機 構或政 府未必 
很 有興趣 知道這 些事, 他 們覺得 不應花 
資 源去問 這些問 題。」 

那麼 為何之 前又幫 無線做 特首選 舉民意 
調查? 蘇教 授回應 道原因 有二, 一是因 
為 可以發 掘到新 事物, 「例如 『 零分比 
率』, 以 前沒人 說過, 而 在梁振 英和唐 


中大 五十年 下 


♦ 92 


英年的 case 中 是很有 趣的, 到底 你要多 
討 厭一個 人才能 給他零 分?」 二 則是從 
服 務社會 的動機 出發, 希 望幫助 大眾了 
解選舉 形勢, 尤其 當民意 走向有 可能影 
響結 果時, 便可配 合傳媒 把資訊 廣泛發 
放。 以上 原因, 再 加上無 線允許 他使用 
調 查結果 作學術 出版, 因 而樂在 其中, 

後來 更編成 《特 首選戰 _ 傳媒 • 民意》 
* ° 

校 方鼓勵 但不是 top priority ! 

大學 校方對 於利用 媒體實 現知識 轉移的 
態 度又如 何呢? 本 港受教 資會資 助的八 
大院 校皆設 有傳媒 中心或 「公關 部」, 
網頁 上亦設 「媒 體」 一欄, 載列 新聞資 
訊、 媒 體採訪 邀請、 聯絡方 法等, 以加 
強與 傳媒的 聯繫。 

而於中 大本身 而言, 蘇教 授指出 校方對 
校內 學者接 受傳媒 訪問一 直相當 贊成, 
主要 因為可 以增加 大學的 知名度 和曝光 
率, 校方亦 早已有 意輯錄 一個專 家名錄 
供傳媒 聯繫。 記者 向中大 公關處 查詢, 
發現 本校自 2010 年 起上載 名錄至 校網並 
定期 更新, 詳列校 內七百 餘名專 家的學 
系、 職銜、 專 業範疇 和聯絡 方法。 

中大 公關處 指設立 名錄是 「為了 讓傳媒 
可 以更便 捷地尋 找各個 專業範 疇的學 
者」 ,然而 細看後 發現名 單並不 完全包 
括所 有中大 學者, 例如一 些在媒 體曝光 
率甚 高的社 科系學 者並不 在名單 之內, 
亦 沒有蘇 教授的 名字。 就此蘇 教授指 
出, 其實名 單載列 的多數 是一些 較少與 
傳媒打 交道的 專家, 例如從 事法律 、天 


文學 等專門 範疇, 反而 一些知 名的、 經 
常 見報的 學者則 少見, 「譬 如蔡 子強, 
洗乜擺 係度? 報 章有事 便一定 能找到 
他。」 至 於自己 亦常和 傳媒打 交道, 故 
並 不需要 靠大學 聯繫。 

事 實上, 資 料提供 乃自願 性質, 大學只 
不時作 提醒。 蘇 教授認 為校方 只能作 
促進者 角色, 「最重 要的因 為不是 top 
priority , 而 且有相 當多的 同事是 不喜歡 
接受訪 問的。 所以你 喜歡做 我 ( 大學) 
便幫你 link up —下, 不喜 歡便算 數。」 
然而, 雖然幫 助未必 很大, 但是 …總好 
過 乜都唔 做!」 

傳媒 作為連 結大學 與大眾 的可能 
訪問 最後, 問到大 學可否 藉著傳 媒向公 
眾發放 訊息直 接面向 和連結 社會, 從而 
達成 知識的 傳遞。 蘇教授 對此卻 不以為 
然, 他認 為始終 「象 牙塔」 才是 大學的 
本質, 應以學 術研究 為本, 當然 不反對 
要面 向社會 大眾, 但終 歸不是 本業。 

而且, 他認 為平日 接受傳 媒訪問 所傳遞 
的都是 一些較 短暫的 資訊, 「價 值有時 
間性, 即 時而言 可能很 有用, 例 如透過 
調查 可以了 解到市 民對候 選人的 看法, 
幫大 家做決 定。」 但這 些資訊 未及深 
入, 一時三 刻並未 能達到 「知 識」 的層 
次, 作用 有限。 他 亦強調 傳媒角 色的限 
制, 「傳媒 的角色 不是知 識轉移 ,而是 
傳 達資訊 、提 供平台 讓大家 討論」 ,因 
此不應 苛求媒 體在這 方面的 表現。 


社會 .教育 


♦ 

3 

9 


改變 世界的 不完美 

訪問 社會學 系教授 趙永佳 

♦ 陳秉鳳 


趙永 佳教授 ( Stephen ) 在中大 社會學 
系任教 多年, 現時 是學系 副主任 。除 
了 教學及 研究工 作外, 系 務佔了 他工作 
大部份 時間, 包括教 職員的 升遷、 工作 
待遇、 學 生的成 長問題 等等。 同 時他亦 
關心香 港社會 發展, 經常 於報章 撰文以 
社 會學角 度評論 時事, 亦 有參與 扶貧委 
員會的 工作。 光 是上述 這些, 已 難以想 
像一 人如何 能分飾 多角, 但過去 十多年 
來, 他還積 極跟進 及協助 中學通 識科的 
課 程發展 及教師 培訓。 到 底當初 趙教授 
為何 會開始 關注通 識科的 發展, 在各種 
繁重的 工作負 擔下, 為何 仍能一 直堅持 
推進通 識科的 發展? 筆者 嘗試透 過這次 
訪 問稍作 理解。 

開始 的契機 與過程 

Stephen 坦言, 一 開始是 為了收 生的考 
慮, 而接觸 中學通 識科。 社會學 系在中 
學沒有 橋樑和 窗戶, 不同 於很多 人也有 
修讀 的科目 (例 如地 理科) ,要 讓中學 
生 有機會 認識, 就想到 和中學 通識接 
軌。 那時通 識科仍 是高中 高級補 充程度 
(AS Level ) 的 科目, 修讀 人數約 3,000 
人, 只 有幾十 間學校 開辦。 社會 學系本 
身難以 出資, Stephen 申 請教育 統籌局 


資助, 做教師 培訓, 學系 本身就 辦一些 
不太需 要花費 資源的 活動, 例如 社會研 
究入門 講座及 社會專 題研究 比賽等 ,讓 
通識科 的師生 參與。 

後來 開始蘊 釀將通 識科轉 為必修 
科, Stephen 就 認為要 開始組 織教師 ,以 
免讓 官僚主 導整個 過程。 2000 年, 他申 
請了優 質教育 基金, 籌備 及成立 了香港 
通識教 育教師 聯會, 後來 每年的 會員大 
會, 都在中 大辦, 社會學 系和聯 會之間 
的關係 一直很 密切。 

同 時間, Stephen 也加入 了 課程委 員會, 
開 始時是 成員。 做了三 年後, 由 於他的 
政治 立場較 隨和, 能盡 量平衡 各方意 
見, 社會學 系本身 亦沒有 做教師 培訓, 
沒 有利益 衝突, 這些條 件讓他 當上了 
委員會 主席。 一路 下來, 訂立通 識作為 
必修科 的課程 內涵, 及後 向各方 解釋課 
程, 討 論如何 執行等 問題。 到現在 ,通 
識必修 科推行 了一個 週期, 委員 會開始 
做短期 檢討, 包括課 程本身 的檢討 ,以 
及考評 相關的 問題。 


參 與通識 課程的 重要性 
雖說 是因收 生考慮 開始, 但 Stephen 往後 
付出 之多, 明顯已 超出當 初動機 所需, 
那到 底是為 甚麼? 

Stephen 說他現 在對 大學一 年班的 同學, 
會這 樣說: 「社 會是 不完美 ,世 界是不 
完美, 讀社 會學是 幫助你 在這個 不完美 
的 世界生 存。」 對 社會上 不同的 現象及 
問題, 提供研 究方法 及分析 角度, 是社 
會 學理解 世界的 方式。 Stephen —直參 
與 制訂的 通識科 課程, 其 理念重 在讓學 
生 透過探 究各種 議題, 提 升他們 的社會 
觸覺, 讓他們 成為有 識見, 負責 任的公 
民, 培養他 們批判 思考及 自我學 習的能 
力 1 。 這 與他對 大一學 生所說 的話, 頗有 
相近 之處。 

改制前 的高中 課程, 連培 養學生 讀報的 
機會都 沒有, 更不 要說讓 學生有 分析及 
討 論社會 議題的 能力。 Stephen 的 中學經 
驗已在 二三十 年前, 接觸 了通識 科後, 
了解 了現時 中學的 情況及 其中的 問題, 
使他 感到改 進及完 善通識 課程的 重要。 
「起 碼現在 每個同 學都讀 了幾年 報紙, 
老師也 可以有 位置在 課堂上 講六四 ,以 
前 是沒有 學科會 講的。 其 實這些 都是學 
生 理應接 觸的東 西。」 

通識科 內的專 題研習 報告, 更是 接觸到 
社會 學專門 知識的 部份。 Stephen 很重 
視通識 科探究 問題的 方法, 師生 之間會 
有種 誤解, 認為 研究就 一定要 做問卷 
調查, 又或 者一定 要有多 於一種 研究方 
法。 後來 他們就 開辦工 作坊, 解 釋何謂 


社會 研究, 講 解不同 的研究 方法, 例如 
內 容分析 (content analysis ) 及 訪談, 
同時 也會教 授做問 卷調查 的正確 方法。 

「這些 是社會 研究的 建立, 是科 普工作 
(public science ) ,我 們有 責任去 解釋這 
些 東西, 有些 學生以 為做民 意調查 就是社 
會 研究, 譬 如問支 不支持 三色回 收桶, 
而不是 研究三 色回收 桶是否 有效, 作為一 
份 報告, 作為 一種社 會研究 類型, 我們有 
這個 專業知 識及責 任去幫 中學的 老師, 我 
們就做 了很多 這些東 西。」 

其後 的發展 與轉變 

通識 科行了 幾年, 到現在 社會上 開始有 
不同 聲音。 例如建 制派在 2012 年 反對國 
民教 育科一 役後, 就開 始推動 「反 通識 
運動」 ,更 有立 法會議 員提出 「為 甚麼 
左派 學校都 有學民 思潮」 這種 問題, 質 
疑 通識科 的教學 及考核 方法。 到 底是不 
是 因為通 識科的 開設, 而 讓學生 趨向政 
治化? 

Stephen 提到, 有 一些是 當初在 設計課 
程時的 問題。 課程 一開始 時就有 一個方 
向, 是要涵 蓋公民 教育的 部份。 在香港 
議 題裡, 一個 是法治 與政治 參與, 另一 
個 是身份 認同, 本來就 很有政 治性, 課 
程又 要涉及 中國。 那時候 已加入 中國傳 
統文 化在課 程裡, 但這科 始終不 是以往 
的中 化科, 所以後 來建議 講一個 社會組 
織, 就 建議講 家庭。 可是 講家庭 又有意 
見 覺得太 狹窄, 不 能盡說 孝悌忠 信五倫 
等等, 於是 又說要 講傳統 節日。 以上舉 
例 只是想 指出, 通 識課程 在一開 始就盛 


社會 .教育 


lr- 

9 


載 了太多 期望, 有 些亦是 建制派 一開始 
覺得 要這樣 做的。 

「本 來是 可以討 論的, 太 政治化 的議題 
對 同學來 說本來 就較難 掌握, 原 本可以 
考 慮兩個 議題減 一個, 因 為現在 課程本 
來就 太多, 但就是 建制派 將事情 政治化 
起來, 現在 問題變 得很難 傾。」 現在如 
果他 提出減 去一些 內容, 例如是 減去一 
些較政 治化的 部份, 又會 被批評 與梁美 
芬等 是同一 陣線, 事情頓 時複雜 起來。 

Stephen 說早 幾年他 已經說 通識的 新一代 
會很 不同, 但在他 心中, 讀過通 識的不 
一 定是本 土派或 泛民, 應 該是更 開放、 
更 敏感、 對社會 有更多 關注。 早 前他有 
幫中 央政策 組做過 研究, 結論是 社會矛 
盾多, 一定會 有一班 年青人 激進化 。他 
覺 得不能 夠以為 可以遮 蔽年青 人的視 
野, 即 使課堂 不教, 他都 會在社 交網絡 
看到, 但你 不教他 去分析 問題, 就會產 
生偏見 ,如 「蝗 蟲」 那種 歧視性 用語才 
會應運 而生。 

通識 科就是 這樣, 老 師可以 有立場 ,但 
他上 課時要 持平, 要把 雙方面 的主張 
所 有論據 拿出來 討論, 再 進行思 考和批 
判。 當初有 進步人 士怕學 生不能 寫太進 
步的 東西, 現在又 到建制 派覺得 評核人 
員太 「進 步」。 「其實 通識不 是這樣 
的, 現 在的評 核制度 是做得 幾好, 每份 
卷都 有兩個 人改, 只 有通識 是這樣 ,就 
是因為 他的開 放性, 沒有 人應該 因為他 
的立 場被處 罰。」 


教學、 研究、 通識 

Stephen 在通識 科上的 參與, 全都 是在公 
餘的 時間去 做的, 並沒有 得到額 外的支 
援。 他總 是說, 現 在在社 會上做 這些公 
共事務 是沒有 獎的, 甚至 教統局 給他的 
七十 元交通 資助, 他都要 報稅。 無個人 
回報的 工作, 能持續 下去, 是他 對學科 
的 堅持。 這兩年 收生見 學生, 他 都覺得 
學生 有明顯 不同, 以往社 會學系 的收生 
成績也 不差, 但很 多同學 來到面 試都是 
你問一 句他答 一句, 現在 的學生 感覺上 
靈 活了, 在 溝通、 闡 述自己 看法, 甚至 
英語 水平, 他覺 得都有 好轉, 他 認為這 
都 是修讀 通識科 帶來的 轉變。 

在各 種工作 裡面, Stephen 花最 多時間 
的 其實是 處理系 內行政 工作。 他 早幾年 
也 做過社 科院副 院長, 但在 中大做 M 些 
吃重 的行政 工作, 連學科 減免都 沒有。 
更 不要說 研究, 在同行 去美國 歐洲開 
會時, 他 就在見 本科生 學生、 去 中學開 
會。 他曾因 為種種 工作壓 力備受 困擾, 
心理 不是很 平衡, 半夜 醒來沒 法再入 
睡。 

現在他 盡量減 少各種 公職, 對外 只剩下 
比較 重視的 通識科 顧問和 扶貧委 員會, 
在校 內只處 理學科 事務。 未來他 希望能 
夠 多做一 些研究 工作。 他 主要的 研究方 
向都是 不平等 ( inequality ) 問題, 尤其 
是年青 人的。 例如 副學士 和高級 文憑之 
間的 差別, 青年人 社會流 動性的 問題, 
他在 做一個 研究, 跟進一 班中六 同學, 
在中學 畢業後 一年的 路向。 這些 東西香 
港沒有 資料。 另一 個是通 識和階 級的問 


中大 五十年 下 


♦ 96 


題, 他要知 道是否 中產的 成績會 好些, 
基 層會差 一些, 如 果研究 結果是 這樣, 
就要爭 取政策 改變, 投放 資源去 協助他 
們, 他 不希望 自己有 份開設 的學科 ,最 
後 是會減 低低下 階層孩 子入大 學的機 
會。 他認為 這些研 究對社 會是有 用的, 
雖然未 必可以 做到世 界級的 研究, 上不 
到國 際級的 journal , 但是 他仍希 望透過 
這些 研究, 用他的 方法去 改變這 個不完 
美的 社會。 


社 

會 

教 

育 


1 課程發 展議會 、香 港考 試及評 核局, 《通 識教育 
科 課程及 評估指 引》, 2007 。 香港: 課 程發展 
議會、 香港考 試及評 核局。 


97 令 


教職 以外的 教與研 


訪何佩 然教授 


♦ 胡穌 


恆常 以來, 我們對 教授在 教研以 外的工 
作 都所知 甚少。 對於 教授, 我們的 印象往 
往 都只止 於課堂 上的短 短兩三 小時, 以及 
要 求他們 延遲限 期的一 陣子。 到底 教授在 
曰常教 研工作 以外還 會有甚 麼學術 活動, 
當中又 有甚麼 難處? 這天, 筆者 邀請了 
歷史 系副教 授何佩 然作一 訪談。 

教 研以外 的組織 

筆者 一直以 來跟各 位同學 一樣, 對教授 
工作 崗位以 外的事 情一無 所知。 在訪問 
前, 搜集 過一些 資料, 才 發現何 生在教 
研以 外原來 還負責 著兩個 推廣民 間歷史 
的組織 —— 李和聲 香港歷 史資源 中心和 
梁保全 香港歷 史及人 文研究 中心。 

何生 指出這 兩個組 織都在 推廣公 眾歷史 
上 肩負著 不同的 功能, 李 和聲香 港歷史 
資源 中心的 主要功 能是保 存和儲 藏歷史 
資料, 鼓勵 民間各 界將不 同種類 的史料 
交到 中心, 以供 老師、 同 學及各 界人士 
共用 作研究 用途。 

而梁保 全香港 歷史及 人文研 究中心 (後 
稱 「梁 保全中 心」) 則主 要研究 香港歷 
史, 由本 土歷史 出發, 邁向 中國, 亞太 


地 區以至 全球, 比 較本土 與外地 歷史發 
展的 異同。 

與民 間組織 的合作 

梁保全 中心除 了研究 以外, 更積 極與民 
間各 團體合 作舉辦 活動, 就像 2012 年 
舉辦的 「歷史 留聲」 便是 與中華 基督教 
青年會 合作, 以中 學生為 目標的 歷史推 
廣 活動, 推廣研 究本土 歷史的 計劃。 例 
如真 光中學 的研究 題目是 「香港 紙紮業 
的 轉變與 傳承」 ,中 華基 督教基 智中學 
的是 「從益 力多看 觀塘工 業的興 衰」。 
這些便 是實實 在在的 跨出象 牙塔, 向民 
間, 向社會 推廣研 究本土 歷史的 重要, 
更 提供機 會讓他 們親身 參與和 學習, 是 
少數向 民間推 廣歷史 的成功 例子。 

除 了這些 較大型 的活動 以外, 梁 保全中 
心 亦辦了 不少較 「學 術」 的 活動, 例 
如 「中 國知 青上山 下鄉運 動的歷 史與回 
憶」 國際研 討會, 便探討 了香港 於內地 
上山 下鄉的 作用。 何生更 點出現 在研究 
的 方向已 經不再 是單系 獨立研 究其主 
題, 研 究方向 日漸走 向科際 整合, 講求 
跨 學科的 研究, 涵 蓋各種 政治、 經濟和 
社會的 問題, 好像 中國知 青的講 座便包 


中大 五十年 下 


♦ 98 


含了傳 統政治 史以外 的研究 方向, 還包 
含 了中港 關係、 社 會學以 至文化 研究等 
領域的 探討。 

發 展至今 的成效 

當問 及這些 組織的 成效, 何生強 調組織 
的目 的固然 是要推 動及普 及香港 歷史, 
保 存歷史 文物, 而 更重要 的是作 為傳播 
資訊 和教育 的中介 作用。 當其他 的大專 
院校、 民間 組織和 社福機 構打算 做推廣 
研究 歷史的 計劃, 都馬上 會想起 中大的 
相關 機構。 「好 多組 織沒有 經驗, 好多 
野都 唔識, 我哋就 負責傳 授相關 經驗、 
提供 人手甚 至教導 學員, 喺唔同 方面協 
助。」 何生 提到一 些典型 的例子 便是擔 
任講座 講者、 做 比賽的 評判。 至 於公眾 
的反應 也相當 熱烈, 例如 在博物 館定期 
辦的歷 史講座 便經常 滿座。 那麼 在中大 
以外, 還有 沒有類 似的組 織呢? 何生便 
打 趣道: 「其他 院校都 可能有 ,但 我哋 
係唯 一一 個 有咁嘅 規模嘅 組織, 仲係免 
費, 提供 到義工 囉。」 

錢從 何來? 

所有組 織都需 要營運 資金, 這些 推廣民 
間 歷史組 織的資 金又從 何而來 的呢? 尤 
其是 需要一 定資金 支持的 活動和 研究。 
何生 便指出 兩個組 織的營 運資金 都是財 
政 獨立, 下是由 中大或 教資會 ( UGC ) 
而來, 而是 依靠一 些有心 的善長 捐助所 
支持, 配 合良好 的財政 計劃, 因 應收入 
而限制 提款, 使組 織能夠 持久的 運作。 

中大於 推廣本 土歷史 的態度 

既然 營運資 金和所 辦活動 的次數 與大小 


有這 麼大的 關係, 何不 向中大 要求資 
助? 何 生慨嘆 「嗰時 (本 土歷史 研究還 
沒 有得到 大學認 可時) 做本土 研究, 唔 
罰你 已經偷 笑喇, 仲 想要資 助?」 由於 
中大 的資金 來源主 要來自 UGC , 而 UGC 
下放 資金的 評核側 重各院 校研究 的國際 
性, 以爭 取美國 學者的 認同, 提 高國際 
排名, 因此 並不重 視本土 研究。 就算學 
者 想要推 廣民間 歷史、 教中 學生、 辦公 
眾 展覽和 講座, 學校 亦不會 鼓勵。 

「近 年黎, 沈校長 上台, 知識轉 移處成 
立, 呢種 風氣先 稍為好 轉。」 何 生指出 
知識轉 移處的 出現, 起碼 肯定了 本土研 
究的 工作。 但何生 點出中 大從來 沒有向 
她 的研究 施壓, 學術 自由相 當大。 她指 
出 做國際 研究固 然容易 得到大 學的肯 
定, 有 助升職 加薪, 但做 本土研 究最差 
的情 況亦只 是不能 升職, 學校從 來不會 
干涉 他們的 研究, 這個空 間是相 當重要 
的。 

本土研 究和民 間歷史 的前景 
既 然在大 學在民 間推廣 學術吃 力不討 
好, 為 何何生 要繼續 堅持下 去呢? 「現 
在的 學術與 民間脫 晒節, 一班學 者喺大 
學 寫左一 大堆嘢 出黎, 但 係出唔 到社會 
嘅, 咁 有咩用 呢?」 何生 說民間 推廣正 
正是學 者應該 做的, 加上 這些研 究及推 
廣正 正是她 教學的 興趣和 熱情, 即使沒 
有任何 支援, 大 不了多 花一些 時間、 一 
些 精力, 她都會 堅持做 下去。 

當 看見民 間推廣 組織發 展日漸 成熟, 校 
方又開 始認同 民間推 廣的重 要性, 筆者 


社會 .教育 


99 ♦ 


本以為 其發展 會愈來 愈好。 豈料 何生一 
盤冷水 潑來: 「喺香 港的大 氣候下 ,要 
發展本 土研究 有相當 大的困 難。」 

何生 指公眾 一向對 學術研 究沒有 多大興 
趣, 甚至認 為本土 歷史沒 有研究 價值。 
r 以 前嘅人 直情認 為香港 歷史兩 句就可 
以讀 完。」 另一 方面, 政 府和學 界只重 
視學術 成就, 一直忽 略學術 普及化 ,只 
願投放 極少的 資源。 何生 指出只 要學術 
界 一天要 爭國際 排名, 忽 視本土 研究的 
風 氣便一 天不能 改善。 「你 誌下, 研究 
香港大 排檔點 上國際 學術期 刊?」 何生 
一句 可謂點 破了本 土研究 悲哀的 現況。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100 


大學教 育與專 業資格 

♦ 吳嘉倫 


一直 以來, 大學的 其中一 項主要 工作是 
培 訓專業 人材。 近二十 年來, 各行業 
專業化 和學位 化的趨 勢尤為 明顯。 事實 
上, 中大 每年約 3, 500 名收 生當中 ,有 
37. 8% 屬專業 學位, 若連 尚未完 全專業 
化 的教師 計算, 更達 41.2% 。 

這些 學位大 部分都 需要通 過有關 政府部 
門或 是行業 公會的 評審, 而醫 學和護 
理 學的學 位通過 評審, 更 可豁免 專業考 
試; 法 律學位 亦可豁 免入讀 PCLL (法 
學專業 證書) 的轉換 考試。 對學 位有所 
評審, 固然 某程度 上讓公 眾對該 專業較 
有 信心, 但 課程評 審亦有 其局限 一 首 
先, 課程評 審意味 著各院 校需要 投放資 


源配 合評審 當局的 準則, 因此課 程難免 
趨同, 減低 了院校 課程設 計的自 主性; 
若專 業課程 有國際 互認的 安排, 趨同化 
更會 在全球 的層面 出現。 其次, 評審當 
局不 必然是 客觀、 持 平的第 三者, 反 
而可能 是傾向 保護自 身 利益的 既得利 益 
者; 以會計 為例, 香港 會計師 公會在 
2004 年中止 承認英 國特許 公認會 計師公 
會 ( ACCA ) 的 資格, 便 被批評 是為了 
限制未 來的會 計師人 數而對 ACCA ^ 過 
橋 抽板」 。因此 ,專 業學 位的評 審也不 
一定 能保障 公眾的 利益。 

下表 概括了 中大開 辦可申 請專業 資格的 
學位課 程及課 程評審 概況, 立此 存照。 


社會 .教育 


大學教 育與專 業資格 


學科 

2012 年中 

大 收生數 

目 (四年 

制) 

專 業資格 

評 審單位 

入行 要求 1 

其 他入行 

方法 

評 審概況 

醫學 

204 

註 冊西醫 

香港 醫務委 

員會 

本 地學位 

海 外學位 + 

執業試 

醫務委 員會自 1998 年起每 五年評 

核 一次兩 大醫科 課程, 最 後一次 

評核在 2008 年完成 並出版 課程指 

引。 

藥劑學 

58 

註冊藥 

劑師 

香 港藥劑 

業及 毒藥管 

理局 

本 地學位 + 

執業試 

海 外學位 + 

執業試 

局方 沒有公 開評審 程序或 準則。 

護理學 

198 

註 冊護士 

香港 護士管 

理局 

本 地學位 

海 外學位 + 

執業試 

護士管 理局在 1999 年成立 ,並 

在 2002 年把 護理教 育全面 過渡至 

大專 程度。 所有本 地護士 培訓課 

程都 須符合 護士管 理局的 課程綱 

要。 最新的 普通科 註冊護 士培訓 

課程 綱要在 2013 年 出版。 

中醫學 

25 

註 冊中醫 

香 港中醫 

藥 管理委 

員會 

本 地學位 + 

執業試 

海 外學位 + 

執業試 

中醫藥 管理委 員會在 1999 年成 

立, 轄下 「中 醫組」 訂立 中醫學 

位課 程的基 本要求 ,並設 「中醫 

學位課 程評審 小組」 負責 評審事 

宜。 委員會 在每年 執業試 接受申 

請時公 佈合資 格課程 名單。 

法律學 

72 

事務律 

師 / 大 

律師 

香 港律師 

會 / 香港大 

律 師公會 

本 地學位 
+ PCLL 2 

海 外學位 

+ 轉 換考試 

+PCLL 

兩個行 業公會 沒有進 行評審 ,由 

三 間開辦 PCLL 的大 學共同 決定。 

專業會 

計學 

128 

會計師 

香港 會計師 

公會 

本 地學位 
+ QP 3 

海 外學位 
+ QP / 非 

會 計學位 

+ 轉 換課程 

+QP 

公會的 「資 格及 考試委 員會」 在 
2009 年 成立, 所 有本地 學位和 

轉換課 程都須 評審, 評審 有效期 

一般為 五年。 最新 的評審 指引在 

2013 年 出版。 

工程學 

557 

工程師 

香港 工程師 

學會 

本 地學位 

海 外學位 

工 程師學 會共有 二十個 不同專 

業, 所有認 可課程 都須經 學會評 

審, 評 審有效 期一般 為五年 。最 
新評審 準則在 2011 年 出版, 並引 

入了目 標為本 的評審 原則。 

建築學 

32 

建築師 

香 港建築 

師學 會及建 

築師 註冊管 

理局 

本 地學位 + 

執業試 

海 外學位 + 

執業試 

課程 評審和 由學會 及管理 局共同 

進行, 惟兩 者均沒 有公開 評審的 

程序或 準則。 

社 會工作 

48 

註 冊社工 

社會 工作者 

註冊局 

本 地學位 / 

副學位 

海 外學位 / 

副學位 

註 冊局在 1998 年 成立, 社工課 

程須 經局方 評審, 並每不 少於六 

年再次 評審。 最新 的評審 準則在 

2012 年 出版。 


(該 年中大 收生總 人數為 3, 4 93 人。) 


1 各專 業都有 其實習 要求, 在此 從略。 

2 PCLL 即法 學專業 證書, 為一 年制的 後學士 文憑。 

3 QP 全名為 Qualification Programme » 是香 港會計 
師 公會設 計的專 業資格 課程。 


2003-2012 本 科一年 級生收 生人數 


課程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 三 年制) 

2012 

( 四 年制) 

人類學 

20 

23 

22 

22 

20 

21 

22 

20 

21 

21 

20 

中 國語言 及文學 

90 

88 

88 

88 

89 

90 

86 

76 

87 

91 

85 

文 化管理 











25 

文 化研究 


19 

19 

17 

17 

19 

18 

15 

22 

20 

21 

英文 

65 

66 

63 

66 

68 

61 

59 

63 

62 

62 

62 

藝術 

25 

22 

21 

21 

22 

22 

22 

22 

22 

22 

18 

歷史 

57 

56 

54 

55 

55 

55 

55 

50 

50 

51 

52 

日 本研究 

23 

26 

25 

26 

25 

23 

26 

25 

25 

26 

26 

語言學 


17 

20 

17 

20 

15 

19 

21 

22 

17 

19 

現 代語言 及文化 

35 











音樂 

25 

24 

22 

31 

34 

34 

32 

31 

31 

31 

30 

哲學 

24 

28 

22 

24 

29 

24 

23 

25 

23 

26 

22 

宗 教研究 

22 

21 

21 

19 

20 

20 

22 

19 

20 

20 

22 

神學 


1 

1 

2 




1 


1 


翻譯 

41 

33 

29 

33 

34 

36 

36 

35 

36 

36 

35 

學 院總計 (文 學院) 

427 

424 

407 

421 

433 

420 

420 

403 

421 

424 

437 

工商 管理學 士綜合 

343 

350 

303 

292 

266 

315 

308 

321 

340 

224 

274 

工 商管理 學士一 法律 

博士 





10 

11 

11 

9 

11 

8 


環球 商業學 



15 

16 

15 

16 

14 

15 

18 

14 

10 

酒店 及旅遊 管理學 

60 

54 

73 

68 

72 

73 

71 

68 

72 

67 

69 

保險、 金融與 精算學 

31 

37 

45 

56 

47 

59 

63 

43 

43 

37 


保險、 金融與 精算學 / 

計量 金融學 











72 

國際貿 易與中 國企業 








20 

18 

14 

5 

專業 會計學 

143 

156 

165 

178 

174 

148 

132 

128 

144 

131 

128 

計量 金融學 

35 

32 

45 

54 

88 

73 

47 

49 

48 

34 


商科類 




1 







131 

學 院總計 (工商 管理學 
院) 

612 

629 

646 

665 

672 

695 

646 

653 

694 

529 

689 

語 文教育 

36 

37 

46 

45 

47 







中 文及中 文教育 






22 

22 

20 

29 

27 

26 

英 文及英 文教育 






25 

22 

25 

26 

24 

26 

英國語 文研究 及教育 




33 

46 

40 







社會 .教育 


103 令 


課程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 三 年制) 

2012 

(四 年制) 

通 識教育 







22 

33 

29 

20 

20 

數 學及數 學教育 










17 

24 

健康與 體育運 動科學 

25 

20 

20 

19 

21 

20 

20 

18 

21 

22 

21 

學 院總計 (教育 學院) 

61 

57 

66 

97 

114 

107 

86 

96 

105 

110 

117 

工程學 











557 

生 物醫學 工程學 







2 

54 

53 

56 


計算機 工程學 

46 

50 

38 

43 

29 

22 

22 

27 

34 

49 


計算 機科學 

64 

89 

102 

86 

109 

112 

109 

95 

96 

70 


電子 工程學 

96 

85 

82 

98 

82 

100 

86 

78 

75 

73 


信息 工程學 

81 

112 

139 

93 

111 

121 

109 

96 

82 

80 


創新 與設計 工程學 

23 











互聯網 工程學 

51 











機械與 自動化 工程學 

43 

60 

48 

53 

72 

65 

59 

68 

61 

60 


系 統工程 與工程 管理學 

80 

86 

101 

86 

86 

71 

87 

86 

89 

70 


工科類 





1 




1 



學 院總計 (工程 學院) 

484 

482 

510 

459 

490 

491 

474 

504 

491 

458 

557 

法律學 




55 

64 

64 

68 

65 

68 

66 

72 

學 院總計 (法 律學) 




55 

64 

64 

68 

65 

68 

66 

72 

醫學 

142 

141 

126 

128 

130 

125 

163 

161 

166 

199 

204 

護理學 

135 

158 

173 

178 

172 

190 

197 

194 

201 

199 

198 

藥劑學 

34 

29 

30 

30 

31 

29 

34 

32 

36 

53 

58 

公 共衛生 







35 

36 

37 

32 

36 

學 院總計 (醫 學院) 

311 

328 

329 

336 

333 

344 

429 

423 

440 

483 

496 

理學院 











474 

生 物化學 

46 

45 

47 

45 

35 

41 






生物學 

57 

64 

50 

55 

50 

57 






化學 

52 

65 

64 

66 

68 

71 

65 

60 

69 

64 


應用 化學與 管理學 

20 











細胞 及分子 生物學 






1 






中醫學 

23 

23 

29 

25 

25 

26 

26 

27 

26 

25 

25 

環 境科學 

32 

30 

30 

30 

27 

31 






食 品及營 養科學 

32 

32 

33 

35 

32 

30 






生 命科學 







230 

202 

225 

212 


材料 科學與 工程學 

22 











數學 

47 

56 

58 

62 

70 

65 

58 

60 

71 

51 


數 學精研 











28 

分 子生物 技術學 

38 

33 

39 

29 

33 

37 






物理學 

54 

70 

59 

62 

73 

71 

71 

67 

65 

68 


風險 管理學 

22 

23 

33 

27 

28 

30 

37 

52 

37 

20 

17 

統計學 

58 

53 

58 

54 

46 

51 

54 

53 

51 

47 


學 院總計 (理 學院) 

503 

494 

500 

490 

487 

511 

541 

521 

544 

487 

544 

社 會科學 











139 

建築學 

51 

50 

50 

53 

52 

54 

50 

52 

49 

43 

32 

經濟學 

98 

105 

115 

102 

100 

109 

103 

104 

106 

78 

65 

地理 及資源 管理學 

52 

54 

52 

54 

54 

59 

53 

46 

53 

51 

39 

政治與 行政學 

56 

55 

52 

55 

53 

51 

52 

55 

51 

50 

45 


中大 五十年 下 


♦ 104 


課程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 三 年制) 

2012 

(四 年制) 

新聞與 傳播學 

71 

79 

78 

73 

74 

67 

76 

74 

69 

67 

59 

心理學 

73 

69 

68 

65 

70 

67 

72 

74 

72 

59 

44 

社 會工作 

49 

47 

49 

46 

49 

48 

48 

48 

49 

50 

48 

社會學 

58 

54 

60 

58 

58 

64 

59 

45 

58 

56 

46 

城 市研究 











20 

學 院總計 (社 會科 學院) 

508 

513 

524 

506 

510 

519 

513 

498 

507 

454 

537 

中 國研究 




4 

9 

9 

20 

19 

16 

14 

8 

環 球經濟 與金融 











22 

計量 金融學 及風險 管理學 






5 

17 

27 

34 

13 

14 

數學 與信息 工程學 




25 

17 

19 

13 

21 

18 

10 


文科類 



1 

1 





3 



理科類 



1 






1 



總計 

2906 

2927 

2984 

3059 

3129 

3184 

3227 

3230 

3342 

3048 

3493 


資料由 香港中 文大學 傳訊及 公關處 提供。 


社會 .教育 


105 令 


2003 


■必修 ■有限 制選修 ■自 由選修 


2003 - 2004 / 
2012-2013 
主修 課程要 
求比較 

♦ 整理: 吳嘉倫 


工 商管理 學士綜 合課程 
保險、 財務與 精算學 
計量 財務學 
酒店 及旅遊 管理學 
專業 會計學 


自動化 與計算 機輔助 工程學 
系 統工程 與工程 管理學 
計算機 工程學 
計算 機科學 
訊息 工程學 
電子 工程學 
互聯網 工程學 
創新 與設計 工程學 


中國 語言及 文學系 
曰 本研究 
宗教 及神學 (宗 教組) 
宗教 及神學 (神 學組) 
英文系 
音樂系 
哲學 
歷史 
翻譯系 
藝術系 
現 代語言 及文化 
人類學 


心理學 
地理 與資源 管理學 
社 會工作 
社會學 
建築學 
政治 與行政 
新聞與 傳播學 
經濟學 


語 文教育 (中文 教育) 
語 文教育 (英文 教育) 
數 學教育 
體育運 動科學 


0% 20% 40% 60% 80% 100% 


學學學 學理學 學學學 學學學 
術化化 物物理 科計數 科程理 
技物生 管養統 境工管 
物生 險營 環與及 
生風及 學學 
子品 科化 
分食 料用 
材應 


學 士學學 
醫阵 子劑哩 
中 醫藥護 
科 
全 
外 
内 


中大 五十年 下 ♦ 




2 U 12 


1 

不論官 方課程 要求內 如何命 

0% 

20% 40% 

60% 80% 100% 


名, 必修、 有限 制選修 及自由 

選修學 分定義 如下: 必修 —— 

工 商管理 學士綜 合課程 
保險、 金融與 精算學 
計量 金融學 





必 須修讀 才能符 合課程 要求的 









學分。 有限 制選修 —— 有多於 

















並非自 由選修 的學分 (例 :三 






科選讀 兩科、 在 指定選 修範圍 






機械與 自動化 工程學 
系 統工程 與工程 管理學 





選擇) 。自 由選修 —— 在主修 





科 內自由 選修的 學分。 





計算 機科學 
信息 工程學 




2 

如 課程要 求可選 擇多於 一個大 









綱 相同或 相近而 程度不 同的課 






程以滿 足課程 要求, 歸 類為必 

修 學分。 (例: 計量金 融學要 

能源 工程學 
中國 語言及 文學系 
曰 本研究 
宗 教研究 
神學 
英文系 
音樂系 
哲學 
歷史 
翻譯系 





求必 須修讀 「 FINA 2010 財務管 









理」 或 「 FINA 2110 財務 管理: 









基礎及 分析」 ,算作 必修學 





分) 








3 

選 修名單 內必須 包括學 科絕大 





部分 的選修 課程, 才算 作自由 









選修。 如 選修名 單內包 括其他 

人類學 
文 化研究 
文 化管理 
語言學 





學科的 課程, 而 課程要 求指定 





不 可修讀 少於若 干主修 科目, 









或 不可修 讀多於 若干其 他學科 






心理學 
地理 與資源 管理學 










如 課程要 求對選 修學分 程度有 






社會學 










上) ,亦 全數視 作自由 選修。 

組別 和專修 範圍: 不論 官方課 

政治 與行政 
新聞與 傳播學 
經濟學 
城 市研究 








4 





程要求 內如何 命名, 如 課程有 









兩 個或以 上滿足 主修要 求的方 


















不同的 組別; 如 課程有 一個較 






寬 鬆的滿 足主修 要求的 方式, 

通 識教育 









以 及一個 或多個 較嚴格 但與主 

修 沒有或 只有輕 微衝突 (不多 
















於 6 學分) 的 方式, 視為 專修範 

生物學 









圍 。 

風險 管理學 
食 品及營 養科學 
統計學 
數學 
環 境科學 




5 

可 申請豁 免者一 概作沒 有豁免 








計算。 





如 選修科 有學分 不同的 科目可 









選, 概以 最低學 分的科 目計算 

所需 學分。 

地球系 統科學 










2012 年學院 課程計 算在主 修課程 

中 國研究 文學士 
計 量金融 學及風 險管理 









內; 如有指 定修讀 科目, 列為必 






環 球經濟 與金融 









8 

工 程學院 ELITE stream 及各科 

内外全 科醫學 士# 





雙學 位課程 不在此 列出。 





9 

# 非學 分制。 






老年學 







社 

會 

教 

育 


107 令 


2003-2004/2012-2013 主修 課程要 求比較 


上 表比較 了中大 2003-04 年度及 2012-13 
年度 (四 年制 課程) 中各 主修課 程的必 
修及選 修學分 變動。 

從表格 可見, 中 大現存 69 個課 程中有 48 
個課程 在兩個 時期皆 存在, 唯醫 學院的 
內外 全科醫 學士不 採用學 分制, 護理學 
課程在 2003-04 學 年亦未 採用學 分制, 
故實際 可比較 的課程 數目為 46 個。 

大學 學制由 三年制 改為四 年制, 畢業學 
分 要求由 99 學 分升至 123 學分。 新增的 
24 學分 當中要 分配通 識教育 6 分, 中文 
3 、 英文 6 分, 還有資 訊科技 1 分, 尚餘 
8 學分的 空間可 讓學系 增加。 然 而主修 
學分 (包 括學 院課程 在內) 平均 僅增加 
1. 6 分; 當中 大部分 為必修 學分, 增加 
了 1. 2 分, 而選修 學分只 增加了 0. 4 分。 
主修學 分增加 最多的 是教育 學院, 平均 
增加了 12. 3 學分; 而 工商管 理學院 、工 
程學 院及醫 學院更 是不升 反跌。 

我 們把選 修學分 分成了 「有限 制的選 
修」 和 「 自由 選修」 兩類; 當中, 大部 
分學 科都增 加了有 限制的 選修學 分而減 
少了自 由選修 學分。 這在 社會科 學院和 
文學 院尤為 明顯, 其中一 個原因 是學院 
課程 的設計 一 四 年制新 課程要 求學生 


修 讀三個 由學院 和學系 選定, 來 自同一 
學院 的基礎 科目。 理學、 工 程學、 工商 
管理、 醫學 和教育 學院都 把其中 兩科甚 
至全部 三科列 為必修 科目, 而社 會科學 
院和 文學院 則傾向 只把一 科列為 必修, 
甚至三 科全是 選修。 自由 選修學 分在大 
部 分學院 都大幅 減少則 是不爭 事實; 與 
此 同時, 共有 15 個 課程增 加了組 別或專 
修 範圍, 減 少或取 消了組 別或專 修範圍 
的只有 7 個。 

此外, 不少 課程都 有按範 疇把選 修科目 
分類, 並以 規定每 個範疇 最少修 讀若干 
學 分的方 式限制 選修。 例 如政治 與行政 
學 的選修 科目, 便被分 成比較 政治 、 大 
中華 研究、 國際 關係、 政 治理論 和公共 
行政及 政策五 個專業 範疇, 學生 須在其 
中 選三項 修最少 兩科。 這 種限制 選修的 
方式, 在文化 管理、 環球 經濟與 金融等 
跨學系 的主修 課程, 尤為 常見。 

這十年 來的學 分結構 改變, 部分 來自學 
制 改變, 部分可 能是源 於各學 科的學 
術發 展走向 (例如 大量跨 學科課 程的設 
立) ,也可 能是由 於教學 方針的 轉變。 
諸多原 因孰輕 孰重, 筆 者未敢 妄言。 然 
而十 年來課 程的轉 變確實 不小, 我們在 
此姑 且留個 紀錄, 望有心 人日後 解答。 


中大 五十年 下 


♦ 108 




s 



JU. U. 

刑 s 


♦ 陳晶銘 

回 歸後, 中共 對香港 的干預 加劇, 港人 
對中 共的不 滿有增 無減, 加上媒 體不斷 

報導中 港之間 的差別 不論是 文化、 

經濟、 政制 一 使 得中港 關係越 趨為大 
家無法 迴避的 議題。 即使 在中大 的校園 
裡, 我們都 不難見 到兩地 之間的 交往, 
當中 包括: 內地生 來中大 就讀、 中大決 
定北 上開辦 分校、 內地 NGO 及知 識份子 
來中 大交流 等等。 由是, 我們設 立了這 
一 部份, 梳理 中大如 何受中 國影響 、中 
大校方 進軍內 地教育 市場的 情況, 以及 
中大人 如何嘗 試反過 來影響 中國。 

南 來北往 

在這十 年來, 中 大校園 最大的 變化之 
一, 顯然是 內地生 急增的 趨勢。 一般而 
言, 本地生 都知道 內地生 的社群 存在, 
但 卻較少 跟內地 生深入 溝通。 語言障 
礙、 文化 差異, 大 概是我 們與他 們疏離 
的 原因。 事 實上, 我們對 內地生 的了解 
真 的十分 淺薄: 究 竟他們 為何要 南下來 
中大 讀書? 他們對 中大的 印象是 怎樣的 
呢? 他們與 本地生 的交流 是怎樣 的呢? 
在中 港矛盾 日漸升 溫的情 況下, 他們又 
有甚麼 感覺? 在啟首 的三個 訪問中 ,我 
們找 了兩位 內地本 科生及 一位研 究生去 


回 答這些 問題, 從 中可看 到內地 生對上 
述 問題的 想法, 嘗 試打破 香港學 生對內 
地生 的刻板 想像。 當中最 有意思 的莫過 
於 是新亞 學生會 幹事孫 賢亮的 訪問: 從 
這篇 訪談, 我們看 到中大 的環境 如何為 
內 地生帶 來政治 啟蒙, 令 他們對 中國政 
制有所 反思, 而不是 如坊間 所言, 內地 
人就 是命定 被中共 洗腦。 

〈假 如這 只是內 地生的 問題〉 則 從數據 
和制度 入手, 分析 內地生 學額急 增的因 
由。 文中 指出, 教 資會之 所以提 高非本 
地 本科生 的收生 限額, 並 且取消 對研究 
生課 程非本 地學生 人數的 限制, 其實是 
按照 《人 口政 策專責 小組報 告書》 的 
指引 去做。 換句 話說, 引 發學位 資源問 
題 的很多 時都是 制度, 故此我 們應將 
矛頭 指向政 府調撥 資源, 而非在 內地生 
身上。 

正當 越來越 多內地 生來港 就讀的 時候, 
我們 聽到不 少香港 人說, 青年人 要北望 
神州, 把握 北上的 機遇。 但實際 情況又 
是怎樣 的呢? 呂 大樂的 〈這 麼近, 那麼 
遠 一 機會 結構之 轉變與 期望的 落差〉 
一文 顯示, 香港的 年青人 北上工 作的百 


中大 五十年 下 


♦ 110 


分比自 九十年 代便一 直下跌 。而且 ,香 
港的 青年人 很多時 都難以 單人匹 馬投身 
內地 的人才 市場, 而是需 要透過 香港的 
公司 來提供 機會。 然則, 所謂的 「中國 
機會」 主要 是向有 一定經 驗及資 歷的人 
士 開放, 而非年 輕人。 那麼, 對 青年人 
要把握 北上機 遇此一 說法, 我們 是否要 
有所反 思呢? 此外, 我們 輯錄了 一個由 
中大 傳理學 院碩士 生做的 研究, 展示香 
港學 生北上 工作的 考慮和 擔憂。 

深 圳分校 

正當不 少年青 人猶豫 應否北 上發展 ,中 
大 校方已 急不及 待北上 跟中共 政權合 
作 ,把 握它的 「中國 機會」 。這 裡所講 
的, 自然是 中大在 這十年 來最重 要的工 

程之 深圳 分校。 〈鳥籠 內的鳳 

凰 一 深 圳分校 點評〉 一 文就嘗 試分析 
中 大北上 發展的 動機, 與 中共需 要香港 
高教機 構在內 地建校 的原由 。另外 ,文 
中點 出了分 校的學 科去政 治化的 問題, 
並且 提出對 分校缺 乏學術 自主的 擔憂。 
縱然 有人期 望深圳 分校會 成為改 變內地 
學 子政治 意識的 契機, 將 香港一 些較進 
步的思 想帶入 分校, 但觀 乎各種 制肘, 
作者對 深圳分 校的判 斷是, 它只 屬一項 
配合 中共經 濟發展 需要的 工程。 

反 攻大陸 

當然, 北上內 地不一 定是為 了賺錢 ,它 
還 可以有 改變內 地公民 社會、 對 抗中共 
政 權和挑 戰權貴 資本的 面向。 事 實上, 
好些 中大人 眼見內 地的人 權和勞 工權益 
受 中共和 資本家 踐踏, 都 選擇北 進去改 
變 現狀。 陳 健民的 〈新 北進 精神〉 便首 


先 點出, 在 過去十 年香港 的大學 和民間 
組織 都在推 動中國 的公民 社會, 為內 
地的 民間組 織提供 資源、 理念和 人才培 
訓。 這種 具有政 治意味 的北進 想像, 對 
改變 內地的 社會和 制度絕 對有積 極的意 
義。 

就影響 內地公 民社會 而言, 中 大都肩 
負了 一定的 角色。 〈香港 正能量 :中國 
NGO 的黃埔 軍校〉 描述了 中大公 民社會 
研究 中心如 何利用 香港這 個相對 有公民 
自由的 地方, 讓內 地知識 份子來 港分享 
內地 的社會 狀況, 跟香港 的學生 交流, 
同時讓 他們了 解香港 的政經 狀況。 另一 
方面, 研究 中心又 會為內 地公民 社會的 
社運人 士提供 課程, 讓他 們學習 香港的 
社 區組織 和抗爭 經驗。 〈中 港公 民社會 
如 何交流 一 訪青 年公民 社會〉 這篇訪 
談, 是從 中大學 生團體 出發, 理 解他們 
去大中 華地區 (包括 台灣) 的民 間團體 
實習的 情況。 

〈始 於一 個承諾 一 訪問 Francine 〉 及 
〈中港 關係的 另一面 一 殺人的 資本與 
掙 扎中的 工運〉 兩篇 文章, 則訪 問了兩 
位在 內地勞 工權益 團體工 作的中 大人。 
從 這兩篇 訪問, 我 們除了 看到她 們的堅 
持和 組織經 驗外, 亦了解 到中國 改革開 
放後, 香港 的資本 家北上 內地剝 削內地 
工人 階級的 狀況。 她們對 中國政 經格局 
的 分析, 的 確為我 們提供 了思考 中港關 
係的 資源。 


中國 •香港 


# 



八 九六四 

「中國 •香 港」 最 後的部 份是處 理官方 
校史裡 永遠避 而不談 的禁忌 一 六四。 
莊 耀洸的 〈中 大與八 九民運 雜談〉 寫於 
1994 年, 輯 錄此文 的原因 不單是 讓讀者 
了解到 中大人 在八九 民運的 位置, 更重 
要 的是思 考作者 提出的 疑難: 究 竟我們 
應該 怎樣看 待中國 的民主 運動? 至於馬 
嶽的 〈當 15 萬 變成基 本盤〉 就寫 在六四 
廿一 周年, 點出年 青一代 已開始 認識到 
八九 民運, 成為民 主運動 新一波 的推動 
力。 另一 方面, 他 又指出 支持平 反六四 
已成為 香港人 理所當 然的普 遍價值 ,使 
得逃 避表達 立場的 建制往 往在道 德上變 
得很 矮小。 最後 〈淺談 《中 大學 生報》 
六四 特刊之 轉變與 不變〉 嘗試歸 納過去 
十年中 大學生 報做六 四特刊 的異同 。近 
十 年六四 特刊的 重心, 都是希 望讀者 
不要 只將六 四事件 的焦點 放在鎮 壓當晚 
的 畫面, 並 且反思 支聯會 五大綱 領的不 
足。 而近幾 年六四 特刊的 趨勢, 更嘗試 
用宏 觀的政 經分析 來理解 六四運 動的前 
因 後果, 開 拓一個 新的角 度讓讀 者思考 
曰後的 中港關 係應該 如何走 下去。 

結語 

這幾 年來, 一種主 張中港 區隔的 本土主 
義思 想在香 港相當 盛行。 先不論 中港兩 
地切 割是否 可行, 但這種 高舉族 群政治 
的 想法, 顯 然是忽 略了更 根本的 階級矛 
盾。 事 實上, 以族 群為分 析單位 來看中 
港 關係, 是 看不到 香港的 資本家 除了剝 
削本 地的工 人階級 之外, 亦同時 大肆壓 
榨 內地的 工人。 另一 方面, 這種 思路也 
很容 易無視 兩地的 權貴階 層如何 合作去 


鞏 固他們 自己的 利益。 更重 要的是 ,這 
種本 土主義 想法是 會窒礙 兩地底 層人民 
聯 合對抗 中共、 特 區政府 和兩地 資本家 
的 可能。 究 竟我們 是否渴 求這種 1 可水 
不犯 井水」 的中 港關係 想像? 如 果答案 
是否定 的話, 我們 又會渴 望一種 怎樣的 
中港 關係? 最後, 中大人 又可以 在當中 
扮 演甚麼 角色? 我 相信, 這一系 列的文 
章對 回答這 些問題 會有所 啟示。 


中大 五十年 下 


♦ 112 



走不進 本地, 離不 開內地 

—— 位內 地本科 生的校 園生活 


劉子僑 


小明, 三年前 從西安 遠赴香 港讀書 。與 
他同 一年從 陝西來 中大留 學的一 共有九 
人, 當中六 人是自 費的, 而小明 是成績 
比 較好, 能 拿到獎 學金的 那三人 之一。 

問: 當初為 甚麼會 選擇來 中大升 讀大學 
呢? 

答: 其實 我也沒 覺得哪 兒比哪 兒好, 

( 香港) 不會 ( 比 內地) 好 多少, 也不 
會差 多少。 只是父 親覺得 香港的 政治和 
經 濟都比 較好, 所 以便選 擇來香 港了。 

問: 你對 中大的 印象怎 麼樣? 

答: 我 覺得中 大的人 還是挺 友善的 。住 
了宿舍 以後, 宿生 會的同 學都會 主動敲 
門叫我 參加糖 水會, 又會 用普通 話跟我 
聊天。 而且在 入宿的 時候, 宿舍 的工友 
又會 幫忙搬 行李。 可是我 感覺香 港人與 
人的 關係太 淡了, 上 同一節 課的、 住同 
一個宿 舍樓的 大多不 認識, 認識 的人交 
流也 很少。 


問: 剛 來中大 讀書, 生活 上遇到 甚麼問 
題嗎? 

答: 第 一年的 時候, 由 於還在 學廣東 
話, 感覺很 多活動 都很難 參加。 記得 
Year 1 的 時候, 我參 加了棋 牌學會 ,曾 
去過 好幾次 他們的 聚會, 可是卻 從來沒 
有人跟 我講解 玩法, 他們 只叫我 去看說 
明書。 過 了幾次 以後, 我 也不去 他們的 
聚 會了。 

問: 除 了棋牌 學會, 你還 有沒有 參加甚 
麼 活動? 

答: 之前還 參加過 一個叫 「校園 保健大 
使」 的 活動, 是 保健處 辦的, 為期一 
年。 前半年 每週末 去聽一 次課; 後半年 
分書 院自行 舉辦促 進校園 健康的 活動, 
由各自 的書院 資助。 我們 聯合的 小組共 
八九 個人, 一 半是內 地生。 我們 總共舉 
辦了 五六個 活動, 包括帶 領十幾 個人去 
西 貢行山 '在 UC Can 門 口免費 派水果 
杯、 辦 瑜伽班 等等。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13 


問: 不會 廣東話 對學業 會不會 影響很 
大? 

答: IBBA 大部分 課程都 是用英 語授課 
的, 所 以不懂 廣東話 問題也 不大。 唯一 
不太習 慣的是 present 時要穿 西服, 總覺 
得 這樣很 「裝 逼」 (扮 酷)。 

問: 你 覺得內 地同學 在求學 方面, 和本 
地同 學有沒 有甚麼 不同的 地方? 

答: 我感覺 大家都 是比較 在乎成 績的, 
課堂 參與其 實也跟 本地生 差不多 —— 就 
是 基本沒 有啦, 除 非參與 算分。 不過內 
地 生基本 都不會 走堂, 還 有我們 不會付 
錢請人 輔導功 課啦。 

問: 香港現 在有不 少人對 內地人 都很反 
感, 你遇 到過類 似的情 況嗎? 

答: 有 一次, 一些 基督徒 朋友邀 請了我 
跟一 個朋友 一 他是 本地同 學來的 一 
去他 們家裡 吃飯, 還煮了 頓飯招 待了我 
們。 離開的 時候, 由於我 們都不 熟路, 
而 那裡離 中大比 較近, 便 一起坐 出租車 
回 宿舍。 在 車上, 我的朋 友跟那 個出租 
車 士司機 談起內 地人, 那 司機說 內地人 
坐車不 給錢, 好像 是有一 次他載 過一個 
內地 同學去 中大的 宿舍, 誰知那 內地同 
學一到 宿舍, 便下 車跑了 進去, 車錢也 
沒付, 所以他 才這麼 覺得。 後來 他還說 
內地 人進升 降機不 等人就 關門。 其實我 
也不太 明白, 當 他胡說 算了。 


問: 畢 業以後 有甚麼 打算, 會留 在香港 
還是回 內地? 

答: 假如 找到收 入理想 的工作 的話, 我 
也會留 在香港 發展。 不 過其實 我不太 
清楚 香港的 物價, 我只知 道吃和 住都很 
貴, 但有多 貴我其 實是沒 甚麼概 念的。 
假 如儲到 的錢和 在內地 工作差 不多的 
話, 我 想我應 該會回 內地。 

問: 在香 港工作 的話, 你 擔心別 人說你 
搶香港 人的飯 碗嗎? 

答: 其實 我不太 擔心, 我幫老 闆賺了 
100 塊, 他最 多也不 過給我 50 塊, 不管 
怎 麼說, 我也是 在幫香 港人賺 錢呀。 

問: 最後, 想問 問你, 據你 所知, 中大 
的內 地同學 有沒有 甚麼共 同點? 

答: 我想我 們很多 都會覺 得坐車 去中大 
以 外的地 方比較 困難; 感 覺大家 多一些 
去圖 書館、 夜讀室 學習, 大多比 較專注 
讀書。 還有, 雖然 香港有 些食物 我們都 
覺得 不錯, 譬如說 壽司、 火鍋, 可是我 
們都 覺得始 終都不 如自己 家鄉的 食物好 
吃。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114 


香港 只是其 中一站 
訪 問內地 研究生 

♦ 劉子僑 


Angela 的家 鄉在甘 肅省, 在北京 大學本 
科 畢業。 兩 年前成 為政政 系的研 究生, 
研 究國際 關係。 平日 會在中 大跑步 ,做 
瑜伽、 練空 手道。 偶爾也 會到紅 館去聽 
音 樂會、 演 唱會。 問到將 來有甚 麼是很 
想做 到時, 她稍稍 思考了 一會, 要說出 
口時, 更是頓 了一頓 (其 他的問 題她都 
是很 快便答 了出來 ,也答 得很流 暢), 
最後 給了一 個不知 算是特 別還是 普通的 

答案 r World Peace 」 。 大概 是覺得 

這 麼說可 能有點 「 行」, 卻又實 在沒甚 
麼 更貼切 的說法 了吧。 

問: 為甚 麼選擇 來香港 讀書? 

答: 當 時是有 三個目 的地, 歐洲 、美 
國, 還有 香港, 最後 還是選 了香港 。很 
主要是 因為香 港是很 特殊的 地方, 一方 
面很國 際化, 一 方面又 跟內地 連繫緊 
密。 像 我這樣 在內地 讀社會 科學的 ,如 
果以後 要發展 的話, 我覺 得還是 要在內 
地或 是大中 華這樣 一個範 圍裡。 去美國 
或是歐 洲是可 以學習 一段時 間的, 但如 
果很 多年都 要在一 個地方 待著, 我覺得 
香 港是一 個比較 適合的 地方。 


問: 那為甚 麼妳不 在內地 讀呢? 

答: 內 地的本 科雖然 很好, 但研 究生就 
不是很 好了, 教 授對本 科生講 的那些 
東西, 和給 研究生 講的都 差不了 很多。 
研究 生也有 很多的 課程, 每天大 家都上 
課, 感覺讀 研究生 和本科 生是一 樣的, 
不像 香港, 真的是 以研究 為主。 很多像 
我們 ( 內地) 一樣的 同學, 讀完 本科之 
後 基本都 去外面 讀了。 

問: 帶導 修時接 觸了不 少本地 的本科 
生, 妳覺 得香港 和內地 的本科 同學, 在 
學 習上有 甚麼不 同的地 方呢? 

答: 首先我 覺得香 港同學 和內地 同學都 
特別 刻苦, 學 習非常 認真, 而且 會覺得 
學習這 個事情 是很重 要的, 對成 績也很 
看重, 這一點 很像。 如果 說不同 的話, 
香港 的同學 會多參 與一些 關於社 群的活 
動, 而且 他們對 社會的 關注, 比起內 
地 學生也 會更多 一點。 我 們在內 地的時 
候, 就真 的只是 學習, 是你自 己的發 
展比 較多。 我們從 來就沒 有那些 上莊, 
沒 有很多 人一齊 的那種 感覺。 剛 開始只 
是 覺得很 新奇, 因為沒 見過, 到 後來我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15 


覺得 這其實 也很有 意思, 有的同 學平時 
看來 非常的 害羞, 像 不說話 那種, 但加 
入某 個團隊 之後, 馬上就 變得非 常熱情 
了。 大家也 會做一 些很有 意義的 事情, 
比如 說推廣 素食, 不同書 院之間 也會有 
一些 比賽。 總的 來說, 集 體活動 會比內 
地更多 一點。 

問: 香港的 同學在 上課的 時候會 不會比 
較少 說話? 

答: 我覺 得我的 還好, 因 為我跟 同學的 
關係比 較好。 他們 不會覺 得你是 老師, 
不 會說你 很悶, 反 正大家 就是會 聊天, 
他 們也很 活躍, 討論 的氣氛 也很好 。我 
覺 得這是 取決於 tutor 吧, 因為有 的人就 
會覺得 你是講 課的, 你是老 師嘛, 不願 
意 發言。 如果 都是很 輕鬆, 大家 一定肯 
說 話了。 

問: 從 妳剛來 的時候 不會廣 東話, 到現 
在妳能 聽能說 不少廣 東話, 妳覺 得這分 
別 對妳的 導修課 有甚麼 影響? 比 如上課 
時會不 會偶爾 說些廣 東話? 

答: 我 在上課 的時候 都是用 英文的 ,同 
學討論 也是講 英文。 因為 很多概 念和理 
論都 是英文 寫的, 用英文 講更加 順暢。 
不過 我還是 允許同 學們向 我單獨 提問的 
時 候用廣 東話, 因 為這樣 有助於 他們表 
達自 己的觀 點或是 問題。 下課的 時候, 
本 地的同 學會給 我講廣 東話, 我 都能聽 
得懂。 一些 簡單的 問候, 我也 試著用 
越來 越多的 廣東話 給他們 回答, 這樣使 
得我和 本地同 學更加 親近。 他們 也知道 


我原來 不太懂 得講廣 東話, 所以 即使我 
會 講的話 不多, 他們還 是挺開 心的, 也 
能體 會到我 對廣東 話以及 香港文 化的喜 
愛。 

問: 近 幾年, 從內 地來的 研究生 比以前 
增加了 很多, 現 時政政 系的情 況怎麼 
樣? 

答: 現 在在政 政系, 內地 和香港 研究生 
的比例 大約是 2 : 1 。 至 於研究 對象方 
面, 內地 研究生 會多研 究內地 問題, 香 
港研 究生亦 會多研 究香港 問題, 當然無 
論是 香港或 內地, 都有一 部分研 究生是 
研究 國際問 題的。 

問: 有 些人會 抱怨, 研 究的人 是內地 
的, 可是 研究的 又不是 香港的 東西, 又 
或者 香港提 供了這 些錢, 但又不 研究香 
港。 妳自 己是怎 樣看這 個問題 的呢? 

答: 我知 道是有 這些討 論的。 當 然我們 
要倡 議越來 越多的 研究生 去關注 香港, 
但另一 方面, 一個 研究機 構其實 不應該 
拘泥於 我應該 / 必須研 究這個 地方, 譬 
如美 國一個 學校, 它 會研究 中東, 它會 
研究 中國, 它 會研究 很多的 地方, 並不 
是說 一定要 研究我 這個社 群或者 是本地 
的一些 事情。 我覺 得是應 該有一 個更開 
放的 心態, 因為最 後所有 這些研 究的成 
果都是 香港, 或者 是中大 的成果 來的, 
而 這個成 果如果 更加的 豐富, 比 如說政 
政系 有研究 國際問 題的、 有研究 中國問 
題、 有研 究歐洲 問題、 有 研究香 港問題 
的。 這樣 的話, 這 個系或 者是中 大的學 


中大 五十年 下 


♦ 116 


術 就比較 強嘛。 但如 果說提 到中大 ,大 
家說 它只是 研究香 港的, 它就沒 有甚麼 
競爭 力了, 對香港 發展長 遠來説 不是很 
有利。 

問: 現時 不少香 港人對 內地人 都很反 
感, 妳遇 到過類 似的情 況嗎? 

答: 在 香港, 其實在 大學裡 還好了 。譬 
如說 去有些 地方買 東西, 或者 吃東西 
呀, 尤其 是更加 傳統的 香港的 一些地 
方, 他會覺 得你廣 東話講 的不是 很好, 
會知道 你是內 地人, 他 就會覺 得好煩 
了, 或者怎 麼樣。 這種感 情會讓 你覺得 
很難 過的, 其實我 是很努 力在融 入這個 
社會, 但 是呢, 會 讓你覺 得這有 一種刻 
板的 印象, 你 懂嗎? 就是 你是內 地人, 
你就 是那樣 子呀。 

問: 未來會 有甚麼 很想做 到的? 

答: 很 多吧, 很多, 我 覺得。 這 個問到 
大的 一個夢 想了, 我覺得 還是要 make a 
difference 吧, 至於 這個不 同是甚 麼呢? 
我 要找一 個能實 現它的 地方, 這 個地方 
我 覺得很 有可能 就是在 中國, 因 為中國 
它 有很多 問題, 但 它又是 一個很 有機會 
的 地方, 因 為它有 很多地 方是空 白的, 
需要去 建立, 所以 我覺得 如果說 我的夢 
想 的話, 就 很可能 是在中 國這樣 一個地 
方 實現。 然後 ,唔 …… 如 果說很 大一個 
夢想, 因為 我學國 際關係 的嘛, 我是很 
想在 world peace 這方 面做一 些努力 ,比 
如說 聯合國 在戰亂 或貧困 的地方 會有一 
些 項目。 未來 的話, 我還 是想做 一些確 


實很有 意義的 事情。 

問: 畢 業以後 妳打算 留在香 港嗎? 

答: 我現 在沒有 決定, 如 果有剛 好的機 
會 的話, 我覺 得留在 香港是 很好的 。岡 J 
畢業的 幾年, 我還 是想去 更多的 地方去 
體驗。 過 了四、 五年 之後, 要在 一個地 
方落戶 下來, 要在 一個地 方生活 的話, 
那個地 方就很 可能是 香港, 或者 是內地 
了。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17 令 


如 果可以 的話, 算我做 


份子吧 


♦ 訪問、 整理: 陳嘉銘 


孫 賢亮, 在上 海出生 長大的 90 後 ,就 
讀商 學院, 副 修歷史 學與政 治學。 大二 
時, 上了 新亞學 生會。 大 四時在 《陽光 
時務》 做 實習, 現 在正在 台灣的 國立清 
華大 學作交 流生。 

問: 當初為 甚麼會 選擇來 中大升 讀大學 
呢? 

答: 說 起來最 誠實的 理由, 或許 純粹是 
因為考 到了, 學校 又給了 我總共 50 萬港 
元的獎 學金, 何樂而 不為? 加上 香港的 
院校 在上海 很有吸 引力, 所以一 聽到中 
大給 予我獎 學金, 就二話 不說做 了這個 
決定。 在那 一刻, 對中大 真的是 毫無印 
象。 

問: 你 現在對 中大的 印象怎 麼樣? 

答: 如 果說現 在對中 大有甚 麽印象 ,那 
一定 是社會 關懷。 不僅僅 是因為 我自己 
曾任 學生會 幹事, 認識很 多有抱 負的朋 
友, 還 因為中 大一群 有理想 的教授 ,因 
為 博群大 講堂, 因 為各式 各樣浪 漫的講 
座和 活動, 而 且香港 任何社 會運動 ,中 
大 都從不 缺席, 我為 此感到 驕傲, 我很 


樂意說 ,看, 那 是我的 母校。 

問: 我跟 你一起 上課的 時候, 很 驚訝你 
可以說 這麼流 利的廣 東話。 你當 初為甚 
麼會 選擇學 廣東話 的呢? 

答: 剛進中 大時, 有個 粵語豁 免的測 
試, 不能通 過的內 地生必 須要上 初級粤 
語 課程。 可 以說, 中大的 內地生 起碼能 
聽和講 廣東話 是因為 強制的 規定。 但要 
說 得流利 地道, 還是要 靠多說 多練。 

我覺 得中國 傳統文 化裡頭 有兩個 道理很 
對, 入 鄉隨俗 和客隨 主便。 來 了香港 
就 得學習 香港的 文化, 而 廣東話 (甚至 
是 與廣府 話各自 獨立發 展的香 港話) 本 
身承 載非常 多文化 意涵, 很 多語境 、心 
態、 認 同都被 包含了 在語言 裡頭。 我想 
要 融入本 地生的 生活, 我 覺得如 果一個 
內 地生身 邊大部 份朋友 都是內 地生, 是 
個很 古怪的 現象。 還有就 是我想 瞭解香 
港的 歷史、 政治、 文化 和社會 心態, 因 
此粵 語是必 須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 118 


六四 作為政 治啟蒙 

問: 我知道 你有上 新亞學 生會, 可說說 
原 因嗎? 

答: 在大 一時, 一 個好友 邀請我 去看了 
六四 舞臺的 舞台劇 《在廣 場放一 朵小白 
花》, 那次我 哭得很 難受。 加上 大一讀 
完的 龍應台 《大 江大 海》, 我覺 得世界 
觀與歷 史觀被 顛覆, 18 年 都生活 在欺騙 
與謊言 之中, 連思 考的維 度和常 識都或 
多或 少被扭 曲了, 那 感覺很 糟糕。 之後 
也就不 斷給自 己補中 國近代 史的課 ,去 
看牆內 沒有的 資訊與 評論。 

大 二見到 學生會 傾莊, 雖 然我真 的不知 
道香港 的大學 學生會 要做些 甚麽, 但從 
很多偏 見裡頭 一 「學 生會 激進、 為反 
而反、 理想、 整天 抗議」 一 反 而看到 
了 我想要 的大學 生活。 加 上我從 小就一 
直 是學生 團體的 骨幹, 搞 活動一 直是我 
的興趣 所在, 也就 和那位 邀請我 看六四 
舞台劇 的朋友 一起去 傾莊。 後來 我們那 
支 莊就有 三個上 海人, 九個 香港人 ,我 
也因 此被中 聯辦關 照了。 

問: 你在做 新亞學 生會幹 事時, 做了哪 
樣 活動是 最深刻 的呢? 

答: 紀念六 四吧" 在四 五月的 時候, 
我 們開始 在小百 萬大道 上面力 圖重現 
當時天 安門的 情景, 包 括寫著 標語的 
T - shin , 做 「媽 媽我餓 但我吃 不下」 的 
橫額 之類。 我們也 在地上 散放一 些假的 
斷指 斷腳, 並貼了 很多歷 史的老 照片。 
整個 展覽做 了差不 多有一 個月, 那個地 


方是去 校巴站 的必經 之路, 每天 都有很 
多人 看到, 我 也看到 有人會 駐足, 甚至 
有人 拍照。 這 個展覽 曾上過 新聞。 

問: 你 有去過 六四晚 會嗎? 你的 感覺是 
怎樣? 

答:有 。初 來到的 第一年 ( 2 010 年), 
因為有 事情耽 擱所以 沒去, 那時 候對社 
會事 務的熱 情和敏 銳度當 然是不 夠的, 
後 來就很 後悔, 因 為那年 中大學 生會把 
民 主女神 迎進了 中大。 之 後的三 年我全 
都 去了, 大二去 的時候 完全被 震撼, 人 
在 志同道 合的集 體裡頭 是很容 易亢奮 
的, 我那時 候就是 ,聽到 《自 由花》 眼 
淚 就滑下 來了。 「但有 一個夢 ,不 會死 
記 著吧, 無 論雨怎 麼打, 自由仍 是會開 
花」 ,這句 歌詞道 出一代 又一代 人前仆 
後繼的 追求, 我感 覺某些 精神上 的東西 
從中 播種到 了自己 心裡。 

第 二年去 晚會的 時候, 我已經 當這是 一 
個 承諾, 我 有去中 央圖書 館前面 的天橋 
上往 下看, 看 到燭光 依然很 感動。 第三 
年 有主辦 方的朋 友帶我 進去, 坐 得比較 
靠前, 也是 第一次 看清舞 臺和大 螢幕。 
當 曰雨下 好大, 燭海變 傘海, 還 是很多 
人 堅守, 我 全身濕 透但心 裡還是 很暖。 
我 覺得不 必去探 討中國 人身份 認同、 大 
中 華派民 主路徑 之類的 東西, 純 粹是人 
道主 義精神 和關懷 本身就 足以令 人動容 
和 堅守。 

2 011 年六四 前夕, 《蘋果 日報》 找我 
做了個 專訪, 我還 不敢出 真名和 正面照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 


片, 只敢 給背面 照片, 我當 時說, 23 
年前 學生用 生命去 追求的 價值, 要由我 
們 這新一 代人去 承擔。 我 到今天 還是這 
麼想, 而 且我越 來越不 擔心、 不 恐懼, 
所 以今年 《明 報》 找我, 我答應 是用真 
名 和正面 照片。 我 知道我 沒做錯 甚麽, 
我相 信我所 追求的 自由與 人權, 是正 
確的。 我覺 得我這 樣做是 實實在 在的反 
抗, 因 為極權 存續最 需要的 是恐懼 ,克 
服恐懼 本身就 是對抗 極權。 

關 於中港 矛盾, 我想 説的是 

問: 香港現 在有不 少人對 內地人 都很反 
感, 你 遇過類 似的情 況嗎? 

答: 直接、 正面的 我沒遇 到過, 不知道 
算是 幸運, 還是我 比較不 計較。 聽就 
聽到很 多次, 宿 舍少東 西了, 廁 所弄髒 
了, 大家好 像在做 偵探, 但有時 候有意 
無 意地就 將矛頭 直指內 地生, 哪 怕沒半 
點 證據。 出生在 中國, 有 時候確 實是原 
罪。 而且香 港人普 遍對中 國瞭解 薄弱, 
我的家 鄉上海 很多次 被歸到 了北方 ,也 
有很 多人很 吃驚我 的母語 居然不 是北京 
話。 香港人 好像普 遍覺得 京腔才 是正宗 
的普 通話, 這一點 跟大陸 的實際 情況很 
不同。 以上種 種對大 陸的認 知薄弱 ,其 
實恰 恰反映 長久分 離造成 的隔膜 真實存 
在。 有部份 香港人 其實已 經不再 在大中 
華的 共同體 想像裡 頭了, 生活共 感不復 
存在, 我猜 也是最 近本土 認同興 起的一 
個因 素吧。 

另外一 方面我 還是蠻 批判內 地生的 。有 
些內 地生不 願意學 粤語, 可能並 不是一 


開 始就抗 拒或者 果真覺 得粵語 沒用, 而 
是 因為學 的過程 中覺得 難學, 或 者發音 
不準 確被本 地同學 善意地 笑了, 就受打 
撃而 不再學 下去。 另外就 是心裡 始終抱 
著 大中華 的文化 認同與 想像, 而 不願意 
真正融 入這個 文化做 瞭解和 體認。 眼 
見 到內地 生反客 為主的 心態, 以 及現今 
流行的 「恩主 論」, 再加 上內地 人對香 
港 普遍抱 有主權 想像, 我 實在不 難理解 
為何 有些香 港人會 覺得正 在被中 國殖民 
了。 我在 2013 年元 旦遊行 的隊伍 裡頭, 
就 見到有 個小學 生舉著 「不要 中國殖 
民」 的 牌子。 

當下 的中港 矛盾, 也 會影響 校園, 中港 
學 生一定 會把自 己套進 那個情 感結構 
甚至把 它內化 。但 很多 時候, 「以 偏概 
全」 是我們 都要學 會去避 免的。 媒體每 
次都喜 歡拍一 兩個自 由行 旅客神 經質地 
對著鏡 頭說, 如果 沒有自 由行香 港早培 
了, 大陸不 斷在恩 惠香港 等等, 然後不 
停播, 並將 這些言 論變成 所有內 地人的 
意見。 這有 甚麽意 義呢? 只關心 奪人眼 
球的 言論, 如此以 偏概全 的行為 是不理 
性、 違背邏 輯的, 我覺得 根本就 是自討 
苦吃, 是找 個突破 口宣洩 某種情 緒上的 
不滿。 模糊 焦點, 掩蓋 罪責, 讓 真正該 
負 責的人 背地裡 偷笑, 何 必呢? 

問: 畢 業以後 有甚麼 打算, 會留 在香港 
還是回 內地? 

答: 台灣 交流結 束後, 先回香 港吧。 還 
是想換 護照, 很實 際的考 慮是我 很愛旅 
遊, 幾次和 香港朋 友一起 旅行, 護照都 


中大 五十年 下 


♦ 120 


成 了我的 麻煩。 另 外一方 面是出 於政治 
安全 考慮, 畢竟我 做了很 多政府 討厭的 
事, 被公安 和市政 府人員 請喝茶 都成了 
習慣。 中央 的人可 以很準 確地掌 握你的 
一舉 一動, 包 括我在 《陽光 時務》 實 
習 的事, 我的 電話、 住址, 甚至 包括我 
哪天 過關去 《南方 週末》 門口做 採訪之 
類的 細節, 他們都 知道。 這的確 是一種 
威脅。 對我 而言, 安全也 是很重 要的考 
量, 雖然香 港護照 也不算 好的護 身符。 

而且, 我熱愛 香港。 《陽光 時務》 辦佔 
中論壇 那天, 我在 現場, 看著 踩上桌 
子的 愛港力 量像瘋 狗一樣 狂吠, 我回去 
就 哭了。 我 不知道 香港為 甚麽會 變成這 
樣。 之後看 到香港 甚囂塵 上的本 土派連 
普 世價值 和法治 都可以 不顧的 時候, 我 
知 道我代 表不了 中國人 給香港 人道個 
歉, 但我 還是很 愧疚, 也很 遺憾。 但我 
還 是擇善 固執, 我 相信善 良的香 港人會 
有一天 用良善 的力量 獲勝, 生活 在美好 
包容 多元的 香港。 如 果可以 的話, 我也 
會 把自己 算做一 份子。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21 ♦ 


假如 這只是 內地生 的問題 

♦ 陳嘉銘 (政治 與行政 學系研 究生) 


近年 中港矛 盾日漸 升溫, 大學學 額無疑 
是這 場論爭 中一個 重要的 議題。 有輿論 
指, 內地 生畢業 後留港 工作, 可 增加香 
港的勞 動力。 另一方 面有人 則擔心 ,繼 
續大 量錄取 內地生 只會深 化中港 矛盾, 
當 中更不 乏反對 大學濫 收內地 生的聲 
音。 但實 際上, 內 地生人 數急升 是我們 
因 著媒體 渲染而 產生的 印象, 抑 或是真 
有 其事? 如果是 真確, 那 內地生 急升的 
理由是 甚麼? 本文 希望疏 理這些 問題, 
抛磚 引玉, 讓大家 有更好 的討論 基礎。 

內地生 在中大 

翻查教 資會的 數據, 在這 十年裡 
( 2003-2013 ) ,中 大的 學士及 研究生 
中, 內地生 的總人 數及比 例都有 所提升 
(見 表一) ,而當 中內地 研究生 的升幅 
卻 明顯比 內地學 士來得 誇張。 有鑑於 
此, 當 我們辯 論搶學 位的問 題時, 應分 
清 楚學士 課程和 研究院 研究課 程來討 
論。 

搶學位 的迷思 

就學 士課程 而言, 教資會 現時給 予非本 
地生 的資助 學額, 是每間 院校核 准學額 
的 4% 1 » 但 除了這 4% 的核准 學額, 各大 


表一: 



內地生 

總人數 

內 地生佔 
全中大 的比例 

學 士課程 
( 2003-2004 ) 

238 

2.9% 

學 士課程 
( 2012-2013 ) 

1,317 

8.9% 

研 究院研 究課程 
(2003-2004) 

472 

31.4% 

研 究院研 究課程 
( 2012-2013) 

1,208 

67.2% 


院 校仍然 可以錄 取非本 地生, 這 是由於 
它 們已按 2 003 年 《人 口政 策專責 小組報 
告書》 的 提議, 將 非本地 生收生 限額放 
寬至 20% 。 換句 話說, 非 本地生 可讀的 
學位有 兩種, 一 是政府 的資助 學額, 另 
一種 是自資 學額, 而後者 的學費 就比前 
者的高 昂得多 2 。 

可 能有人 會指, 內 地生是 搶了不 少本地 
年青人 的資助 學額, 但這 個說法 其實是 
很難 站得住 腳的。 事 實上, 在 2012/2013 
年度, 該學 年八大 院校的 第一年 學士資 
助 學額有 1 5,000 個 3 , 當 中非本 地生的 
資助學 額只有 600 個 4 。 而 根據考 評局的 
數字, 該年 度合資 格升讀 大學的 學生有 
26,552 人 5 。 故此, 即使將 非本地 生的資 
助學 額全數 撥做本 地生的 學位, 也遠遠 
不 能補足 本地學 生升讀 大學的 需求。 


中大 五十年 下 


♦ 122 


本地青 年學額 之所以 不足, 其問 題的根 
源 無疑是 在政府 身上。 若然我 們回顧 
近 幾年政 府資助 學額的 數字, 其增長 
可 謂寥寥 無幾: 在 2009/2010 學年 ,第 
一年學 士資助 學額有 14,500 個, 但到了 
2012/2013 學年, 這個數 字竟只 有剛才 
提及的 15,000 個, 只 增加了 3.45% 6 。 在 
僧多粥 少的情 況下, 不少 中學生 唯有選 
擇入 讀私營 的專上 學院, 報讀它 們的副 
學士 或學士 課程。 由此 可見, 政 府現在 
是將 它原本 應該肩 負的責 任推給 自由市 
場, 要 莘莘學 子負擔 高昂的 學費, 畢業 
後揹一 身學債 。所 以, 本 地青年 人被內 
地生搶 學位其 實只是 幻象, 真正 的問題 
是政府 不願意 增撥資 源去大 學教育 ,增 
加大學 的資助 學額。 

研究 院收生 內地化 之趨勢 

那麼, 全數 為政府 資助的 全日制 研究院 
研 究課程 (包 括哲 學碩士 和博士 課程, 
即我 們平常 稱呼的 MPhil 和 PhD ) 的情 
況又是 怎樣呢 ? 根據立 法會的 文件顯 
示, 院校在 2012/2013 學年 共收到 2,040 
份 本地生 申請, 最終有 531 位本 地學生 
能獲 取錄。 同一 學年, 非 本地生 的申請 
則共有 18, 600 宗, 其中有 1,876 人 能夠入 
讀 研究院 7 » 

從 上述的 數字, 我 們不難 推想研 究院之 
所以收 錄了這 麼多內 地生, 是源 自兩地 
人口之 差別: 由於 內地適 齡就讀 研究院 
的人口 比香港 的高出 很多, 結果 香港學 
生在諸 多申請 中就難 以脫穎 而出。 但更 
根本 的是制 度性的 原因。 須 知道在 2003 
年, 教資會 已取消 對研究 院研究 課程非 


本 地學生 人數的 限制。 結果, 現在 不少學 
系的研 究課程 都可以 見到內 地生的 身影。 

至於有 如雨後 春筍的 自資碩 士課程 ,由 
於 各大院 校都沒 有公佈 數據, 筆 者不能 
確切地 計算出 當中的 內地生 人數。 但據 
筆者 觀察, 內地生 就讀自 資碩士 課程的 
人數, 也隨著 課程越 開越多 而與日 俱增。 

懸 而未決 的問題 

可以 想像, 在 往後的 日子, 不論 是本科 
生 還是研 究生, 內 地生的 數目都 只會有 
增 無減。 以下筆 者想提 出一些 問題, 讓 
讀者 思考內 地生對 大學教 育和香 港社會 
帶來的 影響: 

1 . 教資會 提高非 本地的 本科生 收生限 
額, 並且取 消對研 究生課 程非本 地學生 
人數的 限制, 是按照 《人 口政策 專責小 
組報 告書》 的指引 去做。 當時, 政府的 
原意 是提升 香港勞 動人口 的素質 8 。 十 
年 過去, 勞 動人口 素質有 否提升 卻尚未 
檢討。 不 過可以 想像, 內 地生留 港工作 
的人 數持續 上升, 會大大 加劇本 地學生 
所 面對的 競爭, 影響 他們的 飯碗。 面對 
如此 情況, 政府是 否有需 要檢討 收生名 
額? 

2 . 另 一個很 嚴重的 問題是 有關本 地生難 
以 入讀研 究院的 情況。 事 實上, 有不少 
想從 事學術 工作的 本地生 都希望 能入讀 
研 究院, 而 且成績 不俗, 但卻因 為大量 
內地生 報讀研 究院而 落第。 事 實上, 香 
港特區 政府作 為地區 政府, 是否 有責任 
為本 地研究 生的收 生額設 下限?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23 # 


3 . 不 過, 要回 答第一 和第二 條問題 ,都 
不 能迴避 一個很 根本的 問題: 政 府為各 
大學 提供研 究院研 究課程 學額, 背後的 
邏輯 究竟是 甚麼? 政府至 今都沒 有一個 
清晰的 說法。 如果 目標是 要培訓 研究人 
才以配 合經濟 發展, 那麼 政府如 何避免 
人才 流失, 確保內 地生可 以長時 間留港 
工作, 而不是 一畢業 就離開 香港? 

4 . 另 一點 要留意 的是, 內 地生大 量湧入 
研 究院對 教學也 會有一 定影響 一 須知 
道研究 生是要 肩負起 教學的 工作。 按筆 
者聽 回來的 意見, 內地生 負責的 導修質 
素都 相對差 (誠 然, 本地 研究生 也不一 
定教 得特別 好), 原 因主要 有二: 內地 
生來 港後未 能立即 學懂廣 東話, 結果 
唯有 用英文 上課, 頗影響 師生之 間的溝 
通。 此外, 本地的 研究生 通常都 是由該 
學 系直升 上去, 對 課程和 老師的 授課方 
法較為 熟悉, 對學 系的歸 屬感也 較強, 
願意 花更多 時間去 教導師 弟妹。 然則, 
政府 在規劃 研究院 研究課 程的學 額時, 
是否 要考慮 上述的 因素? 

5 . 最 後, 筆 者認識 不少成 績十分 優異的 
師兄弟 姊妹, 他們 都出國 讀碩士 或博士 
學位, 而不是 留在香 港讀研 究院。 理由 
很 簡單: 我 們都知 道香港 的大學 是甚少 
聘用 由它們 「出 品」 的 研究生 。但 出國 
讀 碩士或 博士, 很 多時是 要家境 相對富 
裕才 可以。 結 果留下 來讀研 究院的 ,很 
多時 都是家 境不太 富裕的 學生。 大學是 
否應反 思這趨 勢是否 健康? 如果 是否定 
的話, 它們 是不是 應訂下 一些政 策留住 
這班 優秀的 學生? 


從 上述的 問題, 我 們可看 到內地 生增加 
會為 香港社 會和大 學教育 產生一 定程度 
上的 問題。 但與此 同時, ^ 港漂」 之所 
以會成 為社會 問題, 其實 跟人口 政策、 
研究 院收生 限額、 中港融 合等議 題息息 
相關。 故此, 當我 們討論 內地生 來港就 
讀的問 題時, 都不 應將討 論的焦 點放在 
內 地生這 個群組 身上, 這 樣很多 時只會 
加深族 群間的 矛盾和 偏見, 而忽 視了更 
深層次 的制度 問題。 


1 左翼 廢青, 〈誰搶 了你的 學位? 是所謂 「蝗 蟲」 
還是 右翼政 府?》 ,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擷取 
於 2013 年 12 月 20 日。 

2 就 以中大 為例, 在 2012-2013 年度 中大最 多可有 
569 個 非本地 生是就 讀資助 學額, 當 中包括 國際生 
和內 地生。 而入 讀自資 學額的 學生, 就須 每年繳 
付 $120,000 學費 。香 港中文 大學, 「費用 、獎學 
金及經 濟援助 (2013 年)」 ’ http :// www . cuhk . 
edu . hk / adm / handbook / fees _ c.pdf > 攝取於 2014 
年 1 月 20 日。 

3 在這一 年度, 收錄 DSE 和 A - Level 學 生的第 一年學 
士 資助學 額皆為 15,000 。 

4 大 學教育 資助委 員會, 〈教 資會資 助院校 主要統 
計數字 (2013 年 )〉 , http :// cdcf . ugc . edu . hk / 
cdcf / searchStatSiteReport . do # > 擺取於 2014 年 3 
月 20 日。 

5 這 個數字 是該年 度合資 格升讀 大學的 DSE 考 
生 ,而非 AL 考生。 香港考 試及評 核局, 「2012 
Double-cohort Results Statistics 」 , http:// 
www.hkeaa.edu.hk/DocLibrary/HKDSE/ 
Progress_promote_HKDSE/Local_Education_ 
Agencies_2012_7_24_PPT.pdf , 擷取於 2014 年 4 
月 20 日。 

6 同 4 。 

7 立法 會教育 事務委 員會, 〈大 學教 育資助 委員會 
資助學 士學位 及研究 院研究 課程的 收生安 排〉, 
http : / / www . legco . gov . hk/yrl 3 - 14 / Chinese / 
panels / ed / papers / ed 021 0 cb 4-362-3- c.pdf > 擺取 
於 2014 年 1 月 11 日。 

8 人口政 策專責 小組, 《人 口政策 專責小 組報告 
書》, 第 5 章, 第 32 節。 


中大 五十年 下 


♦ 124 


這 麼近, 那麼遠 

機 會結構 之轉變 與期望 的落差 

♦ 呂大樂 (香港 大學社 會學系 教授、 新力 量網絡 主席) 


原刊於 《明 報》 觀 點版, 2 013 年 9 月 2 0 日 


在 香港, 特區 政府經 常提到 「國 家好, 
香 港好」 。香 港作為 中國的 一部分 ,而 
且跟內 地聯繫 密切, 這句 說話的 意思是 
毋須懷 疑的。 但問 題是, 這句說 話通常 
並非 只限於 在一般 層面上 描寫內 地與香 
港的 關係, 而是同 時附上 很多其 他的意 
思。 而當 中十分 重要的 一面, 是 有關經 
濟快速 發展的 內地, 能 為香港 及港人 
帶 來很多 機會。 有 不少人 甚至會 在這個 
基礎 之上, 認為年 輕一代 應該以 內地的 
機遇 為個人 奮鬥的 目標, 於是大 力宣傳 
「中國 機會」 的 說法, 以 為這樣 便可以 
加強年 輕人對 國家的 認同, 鞏固 他們對 
未來的 信心。 可是, 在客 觀效果 上卻似 
乎 是剛好 相反。 年 輕人對 有關的 說法、 
口 號不為 所動, 有 時甚至 會因為 論者總 
是喋 喋不休 而有點 反感。 面對這 樣的反 
應, 「中國 機會」 論者通 常會嘗 試改變 
討論的 焦點, 因見 到自己 的說法 不為受 
落, 而 轉為批 評年輕 一代缺 乏勇氣 、遠 
見, 不敢離 開自己 熟悉的 環境, 面向未 
來 的挑戰 等等。 他 們總是 覺得大 好機會 
正擺在 年輕人 面前, 哪有 不充分 利用的 
道理; 他 們很少 會認真 檢視, 究 竟在過 
去 二三十 年裡, 所謂 「中國 機會」 是怎 
麼一 回事。 他們 更少會 反思, 為 何在年 


輕人 眼中, 自己的 那一套 會如此 缺乏說 
服力。 

年輕人 應以內 地機遇 為奮鬥 目標? 

本文 的目標 不是在 於否定 內地經 濟發展 
能為香 港創造 機會。 在一 般的意 義上, 
r 中國 機會」 肯定 存在。 問 題是: 那些 
機會是 以哪些 人為對 象呢? 它們 的分配 
或 者沒有 甚麼不 平等或 不合理 (也 就是 
說沒 有甚麼 人為的 障礙) ,但 卻又不 
是 每一類 人都會 覺得自 己可以 參與其 
中。 如何將 內地社 會經濟 發展所 開創的 
機會 轉化為 港人於 個人層 面上可 以把握 
的 可能, 是一個 很值得 了解的 問題。 以 
下的 分析和 討論, 以政府 統計處 所發表 
有關 「在 中國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 的 
調查 資料為 基礎, 嘗試了 解一下 「中國 
機會」 有何 特色, 並從中 剖析為 何年輕 
一 代對此 所抱的 態度, 並 無期望 中的樂 
觀。 

從 1 988 年 開始, 香港的 政府統 計處以 
不 定期的 方式, 通過 「綜 合住 戶統計 
調查」 來 捜集有 關在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 民的社 會背景 及特徵 資料。 該 調查透 
過科學 方法抽 出住戶 樣本, 而受 訪住戶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25 # 


中 所有年 達 15 歲或 以上的 人士, 均會 
被問 及於進 行調查 之前的 12 個月 之內, 
是 否曾經 在內地 工作。 按政府 統計處 
所 採用的 定義, 在 內地工 作的香 港居民 
「乃 指屬於 居港人 口而於 統計前 12 個月 
內 曾在內 地工作 (不 論在該 12 個 月期間 
往內 地工作 次數及 每次逗 留期間 為何) 
的 人士。 但若 只到內 地洽談 生意、 巡視 
業務、 及 / 或出席 貿易展 銷會、 會議和 
業務 應酬, 則不 被視作 ^ 在內地 工作』 

0 此外, 來 往中港 兩地的 從事運 輸業人 
士 及在內 地海域 作業的 漁民或 海員, 
亦 不包括 在內」 。經 過十 多年的 資料蒐 
集, 相關的 統計數 據給我 們呈現 出一個 
圖像, 說明 於內地 走向開 放改革 的過程 
中, 香港及 港人如 何從中 找到工 作的機 
會。 

當然, 在過去 35 年 裡內地 與香港 的經濟 
關係的 轉變, 表現 在多個 層面及 不同方 
面, 而香港 居民在 內地工 作只是 其中的 
一面 而已。 不過, 話雖 如此, 這 仍是相 
當重要 的方面 一 對 一般市 民而言 ,他 
們對 「中國 機會」 的 想像, 很大 程度上 
是指 香港人 在內地 所能夠 開拓的 機會, 
為 香港及 港人帶 來新增 的活動 空間。 
雖然 這個角 度或許 有略嫌 未夠全 面的地 
方, 但卻可 視為一 種普遍 為港人 所採用 
以衡量 「中國 機會」 能否 兌現的 重要指 
標。 

在閱 讀在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的 統計數 
據 之時, 我 們需要 明白, 上面提 到的調 
查 方法, 有其 限制。 關於這 一點, 政府 
統計處 已有所 交代: 「在統 計前的 6 個 


月內在 香港逗 留少於 1 個月, 及 在統計 
後的 6 個 月內在 香港逗 留少於 1 個月的 
香港 永久性 居民, 不論他 們在統 計時是 
否身在 香港, 亦 不會包 括在是 項專題 
訪問 的涵蓋 範圍內 (因他 們不屬 於居港 
人口 內的人 士)。 」 這也就 是說, 該調 
查並 未有將 那些因 為工作 的需要 而早已 
長期 遷居到 內地的 香港居 民包括 在內。 
所以, 假如 愈來愈 多香港 居民會 因工作 
上的需 要而移 居內地 的話, 則有 關在內 
地工 作的香 港居民 的統計 數據的 參考價 
值會 降低。 不過, 到目前 為止, 我們還 
未有見 到這種 情况: 據政 府統計 處的估 
算, 居住或 長期逗 留在內 地的香 港居民 
的 數目, 由 2004 年底至 2005 年初 期間的 
47. 2 萬人, 增長至 2007 年 7 至 9 月 期間的 
50 萬多。 暫時未 有資料 顯示, 內 地為香 
港居民 所提供 的工作 機會, 逐漸 已變得 
會要 求港人 移居, 以配合 公司的 需要和 
要求。 所以, 在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的 
統計 數據, 仍可視 為評估 「中國 機會」 
的 指標。 

在 內地工 作香港 居民由 高峰逐 年下滑 

從政府 統計處 的資料 所見, 在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的 數字, 由 1988 年 年底的 
52,000 人 左右, 發展至 2010 年第 三季的 
175, 100 人, 中間以 2004 年為 高峰, 數目 
達 2 44,000 人 (見圖 1 ) 。近 年香 港居民 
在內地 工作的 數字, 是由 2004 年 的高峰 
逐年 下滑, 至今 減少了 差不多 7 萬人。 
跟上 面所提 到香港 居民在 內地居 住或長 
期逗 留的數 目比較 (增加 兩萬多 人), 
似乎 未見前 者的減 少是 因為已 經轉為 以 
後一 種形式 替代。 這也就 是說, 單純在 


中大 五十年 下 


♦ 126 


圖 1 : 在內地 工作的 香港居 民數目 


人數 (萬) 



30 

25 

20 

15 

10 

5 

0 

年 


圖 2 : 在內地 工作的 香港居 民數目 (按職 業劃分 )1992-2010 年 


■其他 

■非技 術工人 



60% ■ 機台及 機器操 作員及 裝配員 

■工 藝及有 關人員 

40 % ■文 員、 服務 工作及 商店銷 售人員 
■專 業及 輔助專 業人員 
20% ■經理 及行政 級人員 


1992 1995 1998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8 2009 2010 


量的 方面, 我們不 單止未 見持續 增長, 
而且反 過來有 下降的 趨勢。 

至於 在內地 工作的 香港居 民的社 會背景 
和 特徵, 則 有以下 觀察: 

( 1 ) 從 1980 年 代發展 至今, 在 內地工 
作的香 港居民 的行業 及職業 分佈, 早已 
發生 了相當 明顯的 變化。 其中由 製造業 
作 為在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的 主要行 
業 (於 I " 2 年佔 (50. 8 % ) ,到近 年已改 
由 批發、 零售、 進出口 貿易、 飲 食及酒 
店業 ( 2 005) 年佔 43 . 7 %) 和其他 第三產 
業所 替代。 與此 同時, 其 職業結 構亦經 
歷了 轉變: 由早期 機台及 機器操 作員及 
裝 配員、 工 藝及有 關人員 佔上一 定比例 
(例 如到了 199 2 年 仍佔近 三成) ,到了 


2005 年則從 事藍領 工作的 人士, 只佔全 
部在 內地工 作的香 港居民 的一成 而已。 
現在, 以 2010 年 計算, 超 過八成 屬經理 
及 行政級 人員和 專業及 輔助專 業人員 

(見圖 2) 。上 述轉 變反映 香港在 內地經 
濟的 角色的 變化, 但這同 時也表 示原來 
那個 可以兼 容不同 職業的 系統, 逐漸變 
為 專攻服 務業, 而 且以較 高層的 職位為 
主。 

(2) 呼 應上述 轉變, 擁有 專上教 育水平 
的在內 地工作 港人, 由 1980 年代未 20% 
左右, 到 2005 年 已超過 四成。 學 歷成為 
爭取到 內地工 作的重 要條件 (見圖 3) 。 

(3) 而 在年齡 方面, 在 1980 年 代末的 
時候, 有接 近四分 之一在 內地工 作港人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27 令 



圖 3 : 在 內地工 作之港 人的教 育程度 

1988 1989 1992 1995 1998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8 2009 2010 

■ 小學 及以下 ■ 中學 / 預科 ■ 專上教 育 ( 非 學位) ■ 專上教 育 ( 學位) 

圖 4 : 在 內地工 作之港 人的年 齡分佈 

■■ 

1988 1989 1992 1995 1998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8 2009 2010 


100 % 


80% 


60% 


40% 


20 % 


0 % 


■ 15-19 ■ 20-29 ■ 30-39 ■ 40-49 _>=50 

的 年齡在 20 至 29 歲 之間, 但該年 齡群的 
百 分比自 從踏入 1990 年代 便一直 下跌, 

到了 2009 年更 是不夠 一成。 而在 2010 
年, 近四 成在內 地工作 港人, 年齡在 50 
歲 或以上 (見圖 4) 。若 從年齡 中位數 
來看, 則由 1998 年的 39 歲 上升至 2010 年 
的 49 歲。 明 顯地, 港 人到內 地工作 ,多 
屬 有一定 經驗及 資歷的 人士。 

(4) 而僱 用那些 港人的 企業或 機構, 

絕 大多數 是香港 公司, 派 遣他們 到內地 
工作。 並非 由香港 公司僱 用者, 從未超 
過一成 (見圖 5) 。這也 就是說 ,港人 
從 來未有 真正融 合內地 的勞動 市場; 他 
們 始終主 要是通 過香港 公司而 派駐內 
地。 


^ 中國 機會」 非人 人有份 亦非特 別向年 
輕 人開放 

以上 數據恐 怕並不 會令本 地年輕 人感到 
興奮。 很 多人口 邊經常 掛著的 ^ 中國機 
會」, 其實 既非人 人有份 (從事 體力勞 
動、 低技術 工作及 低學歷 人士, 基本上 
沒有甚 麼辦法 可以跟 它扣上 關係) ,同 
時亦非 特別向 年輕人 開放。 所謂 內地經 
濟高速 發展, 到 處都是 機會, 其 實未有 
轉化為 真實的 經驗。 經 政府統 計處東 
集 「在 中國內 地工作 的香港 居民」 的調 
查資料 所呈現 出來的 圖像, 是就 算年輕 
人有 多大的 決心, 願意北 闖找尋 機會, 
他們 仍然是 要通過 香港的 公司來 提供機 
會, 絕大 部分都 不可能 靠個人 主觀意 
志, 隻身投 入內地 的人才 市場, 來開拓 
和把握 機會。 當然, 我聽 過很多 社會賢 


中大 五十年 下 


♦ 128 


圖 5 : 在內 地工作 之港人 是否由 香港公 司派往 
內地 

1988 1989 1992 1995 1998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8 2009 2010 

■否 ■是 


100 % 


80% 


20% 


0% 


達、 才俊 所分享 的寶貴 經驗, 說 他們如 
何在 1 980 年代, 憑 著一股 幹勁, 在內 
地闖 出一番 事業。 又或者 經獵頭 公司接 
觸, 毅然放 棄在港 的高薪 厚職, 以一種 
企業家 的冒險 精神, 開創 個人事 業另一 
個 巔峰。 那都 是真人 真事, 絕無 半點誇 
張。 問 題是: 今天 2013 年, 又 是另一 
個 環境。 內地 對香港 人才的 需求, 亦會 
隨著 社會經 濟環境 的變化 而有所 轉變。 
究 竟今時 今日對 香港的 年輕人 來說, 
「中國 機會」 是怎樣 的一個 機會, 其實 
有 待具體 說明。 同時, 對 只是剛 開始職 
場 生涯, 缺乏資 歷 ( 因此, 恐怕 也不會 
是 一 至少暫 不會是 一 大企 業通過 
獵頭公 司主動 招攬的 對象) 的年 輕人來 
說, 內地 對他們 又有何 需求? 是 需求有 
限? 還是 年輕人 沒有北 闖神州 的勇氣 
呢? 


體的、 人 人均有 可能觸 到的。 本 文嘗試 
通過整 理有關 的統計 數據, 只想 說明一 
點: 特 區政府 在實現 「中國 機會」 這一 
重要課 題上, 其實 交不出 有說服 力的成 
績來 。而 如果對 「中國 機會」 、中 港融 
合打 不開一 種新的 整合模 式來, 情況相 
信 亦不會 有甚麼 改變。 憑 這樣的 成果來 
嘗試 說服年 輕一代 應胸懷 祖國, 放眼未 
來, 效 果欠佳 是完全 可以想 像的。 


特區 政府經 常提到 「國 家好, 香港 好」, 
這可以 理解。 但這 也不應 停留為 口號, 
而是 需要實 實在在 的將它 轉化為 個人所 
能 掌握的 機會。 「中國 機會」 不 應該是 
超宏 觀的、 虛的 東西, 而是 微觀的 、具 


中國 .香港 南 來北往 


129 # 


本 地大學 生北上 就業意 願調查 


♦ 整理: 何敬熹 


香港 中文大 學新聞 與傳播 學院研 究生在 
2010 年 4 月 就北上 就業的 問題隨 機訪問 
了 326 名 本地大 學生, 以 下為該 研究的 
結果。 

北上就 業與否 

39.8% 的受 訪者表 示大學 畢業後 可能到 
內地 就業; 有三成 表示畢 業後不 會考慮 
到內地 工作。 

最 理想的 北上就 業城市 

第一位 上海 
第二位 北京 
第三位 廣州 


希望可 以去內 地從事 的行業 

金融業 35.3% 

教 育培訓 23.9% 

影視文 化機構 23.6% 

不考 慮到內 地工作 的原因 
內地言 論自由 受限制 73.9% 

政治 體制不 夠民主 72.4% 

治 安欠佳 72.4% 

內地 醫療服 務不足 70.3% 

與在港 親友聚 少離多 66.6% 


資料 來源: 楊靜、 鄒 家琳、 魯 敏敏, 〈北上 就業, 你 
想好 了嗎? > , 《香 港經濟 日報》 , 2010 年 5 月 22 日。 


中大 五十年 下 


♦ 130 


鳥籠內 的鳳凰 

深圳分 校點評 

♦ 陳嘉銘 


事 實上, 要從 非官方 的角度 去記錄 、梳 
理和 評價中 大深圳 分校實 在不是 易事, 
因為 這個議 題的確 是極為 零碎和 漫長。 
一 方面, 學 生主要 是透過 一塊塊 主流傳 
媒 報導的 碎片, 才 能重組 整個深 圳分校 
計劃的 圖像。 另一 方面, 這個計 劃為時 
已好 幾年, 學 生組織 要持續 跟進, 實在 
十分 困難。 直至 現在, 中 大深圳 分校這 
塊 版圖仍 在不斷 發展, 報 紙仍會 零零星 
星報 導深圳 分校的 消息。 

深圳分 校的前 世今生 

無可 否認, 香港大 專教育 近幾年 來其中 
一 個重要 方向, 便 是在內 地建立 院校, 
以迎合 ^ 中港 融合」 的大 環境。 要理解 
這 個北上 趨勢, 我 們就不 得不從 2003 年 
說起。 十 年前, 中國 國務院 頒佈了 《中 
華人民 共和國 中外合 作辦學 條例》 ,表 
明要 利用土 地和資 源來吸 引境外 學府與 
內地院 校合辦 大學, 目的 是要培 養更多 
人才。 到了 2009 年, 廣東 省政府 再下一 
城, 公佈 《珠 江三 角洲地 區發展 規劃綱 
要 ( 2 008_ 2 0 2 0 ) 》 , 綱要 其中一 個重點 
是鼓 勵香港 大專院 校北上 辦學。 這兩份 
文件出 台後, 香港 的大學 就陸續 進佔內 
地的高 等教育 市場。 譬 如說, 浸 會大學 


早就在 2005 年跟北 京師範 大學在 珠海合 
辦了聯 合國際 學院, 是第 一間兩 地合辦 
的 大學, 而 理工大 學則在 2009 年 與東莞 
市 簽訂合 作辦學 意向書 1 。 


中大 亦不甘 後人, 成為其 中一位 旗手。 
筆 者透過 以下的 表格, 嘗 試勾勒 出中大 
北上辦 學的時 間表: 


2004 年 

中大 與清華 大學在 深圳開 始合辦 MBA 

工商管 理碩士 課程。 

2006 年 

中大與 中國科 學院和 深圳市 政府合 

作, 成立了 深圳先 進技術 研究院 (先 
進院) 。成立 後三年 ,中 央政 府批准 

先進院 成為國 家級研 究所, 給 予長期 

僱員 名額達 500 人, 同時 亦撥款 相應經 

費 作營運 之用。 

2009 年 

中 大又獲 深圳市 政府的 支持, 開始興 

建 香港中 文大學 深圳研 究院, 作為為 

中 大教職 員進行 研究、 開發、 培訓和 

技術轉 移的重 要基地 2 。 


表一: 中大 在深圳 辦學的 時間線 

(資料 來源: 整合 自中大 深圳分 校的報 導及中 大官方 網頁) 


至於深 圳分校 的計劃 (官 方名為 香港中 
文大學 (深 圳), 下稱 「深 圳分 校」) 

, 則 是始於 2010 年 2 月 6 日。 當時 深圳市 
政府 與香港 中文大 學簽署 了教育 合作辦 
學備 忘錄, 確 定了雙 方合辦 「香 港中文 
大 學深圳 學院」 的意向 3 。 簽訂了 辦學備 


中國 .香港 深 圳分校 


131 ♦ 


忘 錄後, 中 大就開 始和內 地不同 機構有 
持續的 協作: 


2011 年 3 月 12 曰 

中大 與深圳 市人民 政府簽 

訂框架 協議。 

2011 年 7 月 4 日 

中 大與深 圳大學 簽署合 

作 協議, 擬 按合作 辦學形 

式, 籌 建深圳 分校。 

2012 年 10 月 11 日 

國家 教育部 於深圳 龍崗區 

選址 舉行的 儀式上 宣佈正 

式 批准籌 建深圳 分校。 

2013 年 3 月 

中大 分別與 深圳市 人民政 

府及 深圳大 學簽訂 了詳細 

辦學 協議, 以開展 深圳分 

校的各 項建校 工作。 


表二: 中 大與內 地部門 合作推 行深圳 分校的 時間表 
(資料 來源: 中 大官方 網頁) 


中港 合作建 校背後 的算盤 

無可 否認, 北上建 校對中 共政府 跟香港 
大專院 校而言 都十分 有利。 宏觀 來說, 
中 國自改 革開放 至今, 她 與各國 的交易 
已越趨 頻繁。 隨著 中國與 全球市 場的關 
係日益 加深, 當下 內地對 高教育 水平的 
人 才需求 亦不斷 上升。 而 香港大 專教育 
在國 際上的 優勢, 正好能 被中共 政權利 
用來提 升廣東 省人才 的教育 質素, 藉此 
吸引 更多外 地的資 本流入 當地。 

內 地傳媒 也甚為 關注中 大興辦 分校一 
事, 其中 《南方 日報》 一 個專訪 就正好 
反映 上述的 邏輯。 文中 寫道, 當 深圳分 
校建成 之後, 龍崗 的企業 就可利 用中大 
在生物 醫藥、 信息 科學、 可持續 發展等 
領域 的研發 實力, 來為整 個龍崗 區的產 
業轉型 升級。 另外, 作者甚 至說, 深圳 
分校入 駐龍崗 是可以 發展成 「矽 谷一 
史 丹福」 的 模式, 培訓學 生的技 術以配 


合新興 企業的 需要。 深圳 先進院 院長樊 
建平也 在訪問 表示, 為了 提高深 圳產業 
的技術 和營造 創新的 環境, 有必 要引入 
真正 有實力 的科研 院所及 大學, 來為研 
究打 下扎實 的基礎 4 。 由此 可見, 深圳分 
校在 珠三角 經濟發 展的戰 略位置 實在舉 
足 輕重。 

另一 邊廂, 在香港 各間大 專院校 而言, 
北上 建校無 疑是為 了在中 國尚未 開發的 
教育市 場分一 杯羹。 以中大 為例, 在三 
年前 的一次 訪問, 當時的 副校長 華雲生 
教授 坦言, 興建分 校是要 令中大 能夠從 
內地得 到更多 的資源 5 。 另外, 在 深圳分 
校 的官方 網站, 內文亦 寫道: 「中 大必 
須發 掘香港 以外的 資源, 以提高 研究水 
平, 達致 卓越標 準。」 6 可以 想像, 透過 
獲取資 源來增 加研究 項目、 提高 學術文 
章發表 量及提 升國際 評價, 顯然 是中大 
北 上辦學 的重要 誘因。 

非一 般的大 學學費 

當然, 中大 設立深 圳分校 不獨是 向中共 
拿取人 民幣, 它亦 同時從 內地學 生手上 
獲取 了不少 鈔票。 根據中 大對外 的最新 
情報, 深圳 分校的 學費暫 定為約 9 萬 5 千 
元人民 幣一年 7 , 預計每 名學生 每年可 
獲 2 萬 元人民 幣資助 8 。 屈指 一算, 深圳 
分校 的學生 每年也 得付約 7 萬 5 千 元人民 
幣, 這個金 額大約 是內地 一線大 學學費 
的 10 倍有多 9 。 對一般 內地人 來說, 7 萬 5 
千元人 民幣絕 不是小 數目, 那試 問深圳 
分 校取錄 的學生 又會來 自甚麼 階層? 校 
方 設立如 此高昂 的學費 門檻, 不 啻是要 
排 除出身 寒門的 學生。 


中大 五十年 下 


♦ 132 



我們常 聽說, 教育 是讓低 下階層 脫貧的 
工具, 是促 使貧苦 學生晉 升上流 社會的 
階梯。 可惜 這個說 法卻完 全不適 用於中 
大深圳 分校。 儘管 分校並 非牟利 機構, 
而且 收取昂 貴的學 費是用 來填補 分校的 
成本, 但到最 後分校 還是得 向錢看 。即 
使莘 莘學子 寒窗十 多年, 通過全 國統一 
高考, 但沒有 7 萬 5 千 大元, 分校 還是只 
好將他 們拒諸 門外。 或許 分校會 有獎學 
金資助 有天份 和努力 的貧苦 學生, 不過 
直 至現時 為止, 校 方仍然 沒有公 佈有多 
少 個資助 學位。 

按照 上述的 分析, 我們可 歸納出 以下的 
觀察: 深圳 分校實 際上是 協助廣 東省鑲 
嵌入 全球資 本主義 市場的 國族教 育工程 
— 中共借 香港在 英殖時 期遺留 下來的 
優勢, 以提 升國民 的競爭 力和生 產力, 
從而令 特定地 區的經 濟地位 提高。 與此 
同時, 中 大北上 建校, 就 是要協 助廣東 
省培訓 能吸引 資本的 專才, 並從 中吸取 


資 源來增 加研究 項目, 提 升國際 評價。 
因此, 校方 北上建 校的首 要辦學 理念, 
根本就 不是傳 揚或傳 承中國 文化, 而是 
赤裸裸 的利益 交換。 從一 開始, 中大到 
內地 辦學就 是一場 投資, 是一盤 與中共 
政權 合作的 生意。 

半 桶水的 人文社 科學院 

或 者有人 會指, 以 上的批 評過於 武斷。 
他們會 認為, 宣揚 中大理 念也可 以從學 
科架構 入手。 若果 深圳分 校開辦 人文社 
科 學院, 那 傳承中 大理想 的可能 性就可 
大大 提升。 然而, 就校方 至今發 放的消 
息 來看, 他 們大概 會略為 失望。 

按中大 校方在 2011 年的 說法, 深圳分 
校成 立初期 將主要 開辦理 工及經 管類學 
科 “。 即使在 2013 年 3 月 的新聞 稿中, 
校方亦 只是說 「開 設的學 科及課 程設計 
將根 據國際 趨勢, 以及內 地經濟 社會發 
展的 需要, 循 序開設 理工、 經濟 管理和 



133 ♦ 




人文 社會科 學等方 面的課 程。」 11 在這 
段 期間, 校 方都沒 有為人 文社科 院定下 
清 晰的時 間表。 這 自然惹 來不少 中大學 
生和 校友的 質疑: 為甚麼 理工及 經管類 
的學科 就有優 先性, 而文 學院和 社會科 
學院 卻相對 次要? 難道開 辦人文 學科就 
不符 合國際 趨勢? 究竟為 何開辦 深圳分 
校, 就必須 要配合 內地經 濟社會 發展的 
需要? 面 對這一 連串的 問題, 校 方都沒 
有給 一個讓 中大人 信服的 解釋。 

直至筆 者主動 翻查深 圳分校 的官網 ,才 
發 現原來 中大教 務會在 201 3 年 6 月已審 
議通 過深圳 分校的 課程是 包括了 人文社 
科學院 的課程 12 。 

不過, 將分 校的人 文社科 學院跟 其他的 
學院 對照, 卻發現 經管和 理工學 院的學 
科 都相對 整全, 唯 獨是人 文社科 學院的 
規模 是嚴重 「縮 水」。 (見 表三) 更重 
要 的是, 這 些科目 驟眼看 實用性 都十分 
強。 即 是說, 分校 是完全 摒棄了 一些人 
文社 科學院 的重要 分支, 例 如哲學 、中 
文、 政 治學、 傳 播學、 社 會學系 等等。 


但細想 一層, 上 述有關 學科架 構的政 
策, 其實很 符合剛 才提及 的國族 教育工 
程之 需要。 若然中 國要在 國際舞 台提升 
其 地位, 理工和 經商類 的人材 必不可 
少。 換句 話說, 若 然深圳 分校是 以廣東 
省區的 經濟發 展為大 前提, 偏重 理工經 
管而 輕人文 社科是 順理成 章不過 的事。 
即使開 辦人文 社科, 中大 也只是 開辦一 
些實 用性十 分強的 學科, 去迎合 該區的 
經濟 發展。 

具 中國特 式的學 術自主 

但即 使日後 人文社 科學院 能會開 辦一些 
實用性 沒有那 麼強的 學科, 我們 就可保 
證 深圳分 校可傳 揚中大 的理念 了嗎? 不 
要 忘記, 傳 播理念 是需要 一個自 由的學 
術環 境為基 礎的。 連香港 院校的 學術自 
由都岌 岌可危 之時, 深 圳河另 一邊的 
分校 又是否 能夠擔 保有自 主的學 術環境 
呢? 

在這一 點上, 恐 怕大家 又要失 望了, 因 
為在 中大與 深圳市 政府簽 訂辦學 框架協 
議的 時候, 已規 定深圳 分校的 教學、 運 


經 管學院 

理 工學院 

交 叉學科 

人文社 科學院 

市 場營銷 

國 際商務 

經濟學 

金融學 

物 流管理 

金 融工程 

會計學 

信息管 理與信 息系統 

材 料科學 與工程 

設 計與製 造工程 

計算 機與信 息工程 

物理學 

數學 

生物醫 學工程 

基因 組與生 物醫學 信息學 

能 源科學 與工程 

風險、 精算與 保險學 

創新媒 體科技 

環 境科學 與工程 

翻譯 

全 球研究 

全 球可持 續發展 

城市學 


表三: 深圳 分校將 會開辦 的課程 (資料 來源: 中 大官方 網頁) 


中大 五十年 下 


♦ 134 


作及 人事安 排都必 須依循 《中外 合作辦 
學 條例》 13 。 細看 《條 例》 的內文 ,院 
校的學 術自主 可謂低 無可低 。首先 ,它 
規定校 長及行 政負責 人要熱 愛祖國 。此 
外, 所有分 校開設 的課程 和引進 的教材 
亦 要向審 批機關 備案。 再者, 《條 例》 
也勸導 分校要 開設有 關國情 的課程 14 。 
面 對這些 制肘, 筆 者真的 不知道 中大校 
長 沈祖堯 一 深圳 分校的 理事長 一 當 
初為何 能夠擔 保課程 不會被 「染 紅」, 
而且 說深圳 分校會 尊重學 術自由 15 。 

有 人可能 會反駁 ,在 「習 李」 管 治的時 
代, 中央 只會推 行經濟 改革, 不 會干涉 
太 多政治 議題, 包括 收緊學 術自由 。然 
而, 事實 卻勝於 雄辯: 在 2013 年 5 月, 
德 國傳媒 《德國 之聲》 得 到內地 學者和 
教授 證實, 中央 已下達 「七 不講」 的禁 
令予所 有高等 院校。 所謂的 「七 不講」 

, 是指 教師不 要與學 生討論 「普 世價 
值、 新聞 自由、 公民 社會、 公民 權利、 
黨 的歷史 錯誤、 權 貴資產 階級、 司法獨 
立」 這七大 話題。 看到這 「七 不講」 
的 要求, 真 的不能 不叫人 替深圳 分校心 


寒。 按 照筆者 一位內 地朋友 的說法 ,即 
使 「七 不講」 未出現 之前, 內地 的大學 
早 已對政 治敏感 的研究 (例 如調 查豆腐 
渣 工程) 作 出諸多 制肘, 譬如說 很難發 
文 章或者 出書, 科研經 費很難 申請。 當 
然, 日後分 校的學 術自由 狀況會 否如斯 
惡劣, 我們還 得拭目 以待。 


辦 學規模 

初定為 11,000 人 左右, 其中 本科生 6,000 人, 碩士 及博士 研究生 5,000 人 

收 生來源 

三成會 從深圳 招收, 同 時會開 放一小 部份學 位給香 港學生 申請。 分 校會通 

過 「全 國普通 高校統 一招生 計劃」 在全國 31 省 、市、 自治區 招收本 科生。 

畢 業認證 

深 圳分校 的學生 將成為 香港中 文大學 的正式 學生。 在他 們畢業 的時候 ,除 

了會 獲授予 中大學 位外, 他們亦 會跟國 內其他 大學的 畢業生 一樣, 根據國 

家有關 規定獲 發畢業 證書。 

理事 會架構 

深 圳分校 最高的 權力機 構是理 事會, 由中 大與深 圳大學 各委任 8 人組成 。理 

事長一 職將由 香港中 文大學 的校長 出任, 他 / 她擁有 最終決 策權。 

財 政狀況 

財政是 完全獨 立於中 大沙田 校園, 不 會互相 補貼。 分 校的經 費來源 主要源 

自 學費、 捐款、 深圳市 政府補 貼及各 類科研 資助。 


表四: 中大深 圳分校 資料表 (資料 來源: 整合 自中大 深圳分 校的報 導及中 大官方 網頁) 


中國 •香港 深 圳分校 


♦ 


1 何薇, 〈港 校北上 謹慎磨 合〉, 《南 方都 市報》 

(深 圳版) , 2012 年 7 月 13 日。 

2 儘管它 被稱為 香港中 文大學 深圳研 究院, 它的工 
作卻並 非完全 集中在 研發項 目上。 在這 研究院 
裡, 其實有 一個專 業進修 中心, 可 提供中 大商學 
院 EMBA ( 中 文班) 課程。 該課程 的全期 學費為 
港幣 465,760 元, 對 一般內 地市民 來說, 這 銀碼近 
乎 是天文 數字。 〈貴 族課 程〉, 《新 報》 , 2 01 2 
年 12 月 23 日。 

3 香 港中文 大學, 「香 港中 文大學 (深 圳) 概覽」 

, 2010 年, http :// www . szdo . cuhk . edu . hk / zh - TW / 
cuhk - shenzhen - planning/ overview » 撤取於 2013 
年 12 月 13 日。 

4 鳳 飛偉, 〈港 中大的 龍崗猜 想〉, 《南方 日報》 

(深 圳版) , 2012 年 10 月 17 日。 

5 嘉寶, 〈劉遵 義點菜 ,沈 祖堯 埋單? 中大 深圳分 
校 一石擊 起千重 浪〉, 《中 大學 生報》 , 2 010 年 3 
月號。 

6 同 3 。 

7 香港中 文大學 (深 圳), 「常見 問題」 , 2 01 4 
年 , http :// www . cuhk . edu . cn / trad / download / 
FAQ . pdf , 擷取於 2014 年 1 月 26 日。 至於非 內地生 
的 學費則 是每年 150,000 元人 民幣。 

8 同 2 。 

9 按 2013 年的 數據, 北大和 清華學 生每年 要交的 
學費 一般而 言僅為 5,000-6,000 元人民 幣左右 ,當 
中包括 大部份 醫科和 理工等 科目。 只有個 別專業 
科目的 學費就 會比較 昂貴, 譬如說 藝術設 計和造 
型藝術 專業, 學生每 年學費 則約為 10,000 元人民 
幣。 

10 香港中 文大學 傳媒及 公共關 係處, http :// 
www . cpr . cuhk . edu . hk / tc / press _ detail . php ? 1 = 
l & id =1509 , 擷取於 2013 年 12 月 13 日。 這 些學科 
包 括信息 工程、 能源 工程、 先進 製造、 環 境科學 
與 工程、 生物 科學、 材料 科學、 金融 服務、 工商 
管理 及經濟 學等。 

11 香港中 文大學 傳媒及 公共關 係處, 「 中大 與深圳 
市人民 政府及 深圳大 學簽訂 詳細協 議落實 香港中 
文大學 (深 圳) 的籌 建」, 2013 年, http :// w ww . 
cpr . cuhk . edu . hk / tc / press _ detail . php ? id=l 060 » 攝 
取於 2013 年 12 月 13 日。 

12 香港中 文大學 (深 圳), 「本科 課程」 , 2 01 4 
年, http :// www . cuhk . edu . en / ti : ad / ug . htm # 
programme , 擷取於 2014 年 1 月 26 日。 事實上 ,深 
圳 分校在 2014 年開學 時仍是 會先開 辦經管 學院, 
到 201 5 年才 會招收 理工學 院和人 文社科 學院學 
生。 

13 麥 志榮, 〈校長 要愛國 須辦 國情課 教 材要審 
批 深 圳分校 中大精 神勢染 紅〉, 《蘋 果日 報》, 
擷取於 2013 年, 9 月 2 日。 


14 中華 人民共 和國教 育部, 「中 華人 民共和 國中外 
合作 辦學條 例」, 2014 年, http :// www . crs . jsj . 
edu . cn / index . php / default / news / index / 2 > 擺取於 
2014 年 1 月 26 日。 

15 〈深 圳分 校動工 中 大不怕 「染紅 」 > , 《香 港經 
濟 日報》 ,擷 取於 2012 年 10 月 12 日。 


中大 五十年 下 


♦ 136 


新北 進精神 

♦ 陳健民 (中 文大 學公民 社會研 究中心 主任) 

原刊於 《明 報》 觀 點版, Mil 年 8 月 14 日 


上世紀 80 年 代中國 經濟改 革伊始 ,港 
人昂首 北上, 杯酒釋 官僚, 談笑間 ,圈 
地 設廠, 以港 式管理 改造毛 式勞動 ,啟 
動了廣 東這列 改革開 放的火 車頭。 即使 
港商或 多或少 成就了 一個貪 腐大國 ,又 
長時間 虧待了 默默耕 耘的農 民工, 港人 
仍 是感覺 良好, 一面 發財, 一面 貢獻祖 
國。 

今天 港人感 覺可不 一樣。 中國已 成為全 
球第二 大經濟 體系, 雖 然人均 收入偏 
低, 但只 要集中 資源, 幹 起大事 來都令 
港人目 瞪口呆 。奧運 、世 博、 航 天科技 
展 示國力 之餘, 內 地同胞 到香港 炒樓、 
掃 名牌、 搶 奶粉都 叫港人 明白到 「十年 
河東、 十年 河西」 的 道理。 被 CEPA 、 
「自 由行」 打救 之後的 港人, 衣帶漸 
寬, 面容 憔悴。 

忽 略了對 國家的 社會文 化貢獻 

香港 是完成 了協助 中國現 代化的 歷史任 
務嗎? 當 年中央 對港的 「長 期打算 、充 
分 利用」 戰 略是否 可以放 棄了? 我看在 
經濟 方面, 香港在 協助內 地企業 進行國 
際融 資和內 地資本 走向國 際方面 仍有角 
色。 上海 一天沒 有司法 獨立、 廉 潔政府 


和足夠 的專業 人才, 難以取 代香港 。問 
題 是中國 即使不 與國際 接軌, 單 靠本土 
融資 和內需 拉動, 都 夠支撐 局面; 有時 
甚至 慶幸人 民幣未 能自由 兌換, 反能避 
開全 球金融 風暴。 如此 看來, 保 住香港 
國 際金融 中心地 位亦毋 須沾沾 自喜。 

香港的 NGO 模式 

香 港所忽 略的, 反 而是我 們對國 家的社 
會與 文化的 貢獻。 以 公民社 會為例 ,過 
去十多 年來, 香港 的大學 和公民 社會組 
織在 資源、 理念、 工作模 式和人 才培養 
方面都 促進了 中國公 益領域 的發展 。樂 
施會、 宣 明會、 苗圃 行動、 智行 等基金 
會和 服務組 織一直 投入大 量資源 在內地 
服 務貧困 和弱勢 群體, 有些更 支持內 
地非政 府組織 (NGO ) 的 工作。 這些 
NGO 在 環保、 教育、 公共 衛生、 婦女、 
勞 工等方 面都做 出重大 貢獻, 但 礙於中 
國 法律的 限制, 往 往難於 登記為 合法組 
織。 沒 有合法 身分, 這 些組織 亦無法 
在 銀行設 立獨立 帳號, 更 不用說 進行募 
捐。 由於 政府不 向這類 NGO (在 中國統 
稱 為草根 組織) 提供 資源, 他們 唯有靠 
私人 關係向 朋友和 義工募 集一些 經費維 
持 生存。 稍為有 規模的 NGO , 都 要靠海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 


外的基 金會和 公益組 織撥款 支持。 我觀 
察到 香港一 些公益 組織由 於比較 理解內 
地 的法律 情况, 願 意較靈 活地處 理內地 
NGO 的帳號 問題, 令不少 草根組 織可以 
獲得資 源開展 工作。 

內地許 多民眾 對慈善 工作有 所認識 ,都 
源 於在電 視上看 到港人 捐款賑 災和支 
持一些 醫療、 教育 和社會 服務。 很多內 
地來 港訪客 都被在 街上賣 旗的義 工所感 
動, 覺得香 港是真 正實踐 「平民 慈善、 
人人 公益」 的 地方。 如 果他們 細心留 
意, 會發現 香港大 部分中 小學都 是由慈 
善組織 成立和 管理, 在社 區中的 老人和 
青 少年服 務都是 NGO 提供。 這種 由政府 
提供 經費、 NGO 提 供服務 的伙伴 關係, 
慢慢 亦被內 地各級 政府所 認同。 深圳、 
上海、 北京、 廣州 等市政 府都開 始以向 
NGO 「購買 服務」 作為一 種社會 管理的 
創新。 

即使在 共產黨 管理的 領域, 我 亦看見 
「香港 模式」 如 何發揮 影響。 譬 如說共 
青 團管理 的各地 志願者 協會, 由 於經常 
到香港 參訪志 願組織 (包 括義務 工作發 
展局) ,令 其對志 願者的 管理模 式產生 
深刻的 變化。 內地 的志願 服務往 往是從 
上 而下的 動員, 志 願者在 政府或 官方組 
織發 動下, 在大型 活動中 從事一 兩天的 
剔察、 衛生 工作, 但香港 的志願 服務強 
調 義工的 成長, 鼓 勵從下 而上的 參與和 
對義工 的系統 培訓。 一些 內地沿 海地區 
的志願 組織學 習了這 套香港 模式後 ,連 
名稱 都改為 「義 務工 作者」 而不 用官方 
慣用的 「志 願者」 稱號, 可見這 種參與 


式理 念的影 響力。 

理念 的傳播 與公益 專業人 才培養 息息相 
關 。隨著 「 購買 服務」 概念的 出台, 
中國 不少社 區亦開 始設立 「社區 公共服 
務站」 或 ^ 社工 站」, 令 社工忽 然成為 
新興 行業。 而香港 的大學 ( 如理 大社工 
系) 在協助 建立內 地的社 工系和 培育中 
國第 一批專 業社工 起了決 定性的 作用。 
中文 大學公 民社會 研究中 心每年 亦邀請 
近百 名中國 NG ◦領袖 到香港 聽課、 參訪 
社會 服務組 織和了 解公民 社會的 發展。 
樂施 會和社 區伙伴 等機構 更直接 在內地 
支 持一些 NGO 的短 期培訓 課程, 培育了 
大批 NGO 義工和 領導。 這 些課程 在訓練 
組織、 財務、 義 工管理 以外, 更 強調公 
民 參與的 理念。 

事 實上, 不 少國際 和本土 NGO 都運用 
香 港的制 度和地 理優勢 試圖促 進中國 
成為 一個更 文明、 開放、 以人為 本和可 
持續 發展的 國家。 綠色 和平、 無 國界醫 
生、 國際特 赦組織 等都在 香港設 立辦事 
處, 支援其 組織在 中國的 工作或 關注中 
國 事態的 發展。 中 國南部 許多勞 工組織 
和中國 的 維權律 師亦得 到 香港相 關團體 
的 支援。 近來 廣州的 「撐 粵語 運動」 和 
保育 運動其 實都有 香港的 身影。 他們或 
者為 弱勢群 體提供 服務, 或者從 事倡議 
活動, 為的 是推動 一種更 平衡的 發展方 
式。 

在 3 D 肉蒲 團之外 

這些 年來, 我接待 過以百 計的內 地學者 
和 NGO 領袖, 他 們都從 香港最 平常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 138 


生活 中受到 啓發: 在 地鐵、 銀行 有秩序 
地 排隊、 全面 禁煙、 廁所 清潔、 背囊毋 
須放在 胸前、 報章罵 政府、 大學 生罵校 
長、 遊行集 會和平 有序、 在香 港辦事 
「省 心」 (凡事 有規矩 ,不花 心力走 
後門) 等等 。退, 香港對 內地是 一個示 
範 。進, 香 港可直 接參與 到中國 的社會 
發 展去。 上 面談的 公民社 會只是 一面, 
譬如 在教育 領域, 我們有 沒有志 氣為中 
國 培育新 的領導 人才? 在文化 創意方 
面, 香 港作為 全國最 自由的 城市, 在 3 D 
肉蒲團 之外, 還可 以創作 怎樣的 電影、 
舞 台劇、 棟 篤笑吸 引到自 由行的 人潮? 

香港 年輕一 代面對 中國的 崛起實 在有點 
手足 無措。 在 大處, 他們 痛恨中 國政府 
對內 地維權 分子的 打壓和 對香港 民主化 
的諸多 阻撓, 在 小處, 他 們埋怨 內地學 
生 搶走了 他們的 宿位、 獎 學金和 研究院 
的 學額。 在 反高鐵 和反政 改的運 動中, 
我們 可窺見 年輕人 那種不 惜與內 地割斷 
的 衝動。 這種 「守城 心態」 當然 不難理 
解, 亦 對保衛 「一 國兩制 、高度 自治」 
有其 意義, 但如能 採取新 的北進 思維, 
自信 香港對 內地的 社會和 制度建 設有積 
極促進 作用, 港 人生活 在此時 此地 , 會 
有更 深遠的 意義。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39 令 


香港正 能量: 中國 NGO 的黃 埔軍校 


♦ 梁正燁 

原 文刊於 《陽光 時務》 第二十 二期, mu 年 6 月 M 日 


近 年來, 內地來 港讀書 的學生 越來越 
多, 香 港中文 大學校 園裡, 普通 話成為 
了校 園裡面 隨處可 聽到的 語言, 香港的 
學生、 市民 早已熟 悉這個 現象。 但他們 
未必 知道, 在這些 內地來 到香港 大學校 
園學 習的人 群中, 除了 本科、 碩 士課程 
的 學生, 還有 NGO 職業負 責人、 負責社 
會工作 的政府 人員、 熱心 參與公 益工作 
的商 人和傳 媒人。 每年都 有這樣 一批人 
來到中 文大學 的公民 社會研 究中心 (下 
稱 「公民 中心」 ) , 參與 為期數 週的訪 
問 計劃。 

中大公 民中心 2008 年 創立, 成立 的主要 
目的 就是為 了推動 內地公 民社會 的全面 
發展。 中心 做大量 公民社 會發展 研究項 
目的 同時, 也 專注培 訓方面 的工作 ,據 
中心 介紹, 每 年平均 有超過 50 個 訪問學 
人 到中心 交流。 

公 民社會 大講堂 

對訪 問學者 來說, 第一個 重要的 活動是 
「公民 社會大 講堂」 。這 些在社 會工作 
已久 的人, 透過訪 問學人 計劃, 重返校 
園, 像大學 生一樣 聽課。 對公民 社會素 
有研 究的公 民中心 主任陳 健民會 向他們 


介 紹公民 社會先 進的公 民社會 理念, 中 
文大 學政治 系的馬 嶽給訪 問學人 講解香 
港基本 的政治 架構, 讓學 人能夠 了解香 
港的立 法會、 區議 會以及 市政府 架構的 
情況。 

中 心執行 長王泳 特別提 到關於 NG ◦治 
理、 理事 會權力 分配的 技術性 課程。 她 
說 在技術 層面, 訪 問計劃 希望可 以向學 
人傳達 NGO 要公開 透明運 作和分 權治理 
兩 個重要 的理念 。王泳 說: 「 NGO 作為 
第三部 門的重 要組成 部分, 平時 倡導政 
府要 公開、 透明, 要服務 於公眾 利益, 
但 是如果 NGO 自己沒 有權力 制衡、 運作 
不公開 透明, 這樣 的做法 和理念 是相違 
背的。 所以我 們希望 NGO 往規範 化的方 
向去 邁進, 一方面 是通過 理事會 運作, 
另一 方面通 過公開 透明的 內部管 理來提 
高 NGQ 在社會 中的公 信力, 這是 我們在 
技 術上最 看重的 兩個方 面。」 

與此 同時, 訪問學 人計劃 並不是 單純技 
術上的 培訓, 「我 們項目 的宗旨 是希望 
來 訪者能 夠來我 們這裡 換思維 。 」 項目 
更希望 參與者 能來到 香港, 帶走 一種新 
的思維 方式, 「訪 問計劃 的參與 者在內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140 


地都非 常忙, 每 天面對 機構日 常運作 
問題要 疲於奔 命地去 解決, 很 難得有 
時間 靜下來 去想公 民社會 這條路 未來要 
怎 麼走, 長遠 的計劃 十年、 二十年 、三 
十年的 路向。 香港 的公民 社會或 者社會 
建設, 可以 說比大 陸領先 三十年 左右, 
所以 我們希 望他們 看看香 港如何 走到今 
天, 現在 是一個 怎樣的 狀態, 再 回去看 
大陸是 一個怎 麼樣的 狀態。 這個 體驗可 
以給他 們在決 定自已 的方向 的時候 ,帶 
來 很不一 樣的啟 發。」 王 泳說。 

廣 州盧思 歆長期 投入在 NGO 服 務工作 
上, 也是公 民社會 研究中 心前期 訪問計 
劃的參 與者, 她指 參與訪 問計劃 對她最 
大 影響未 必是專 業上的 東西, 更 重要的 
是有機 會放下 工作, 回到 校園, 聽課聽 
講座, 到 圖書館 看書, 校 園的生 活讓她 
有 放鬆、 思考的 空間。 在 廣州的 盧思歆 
以往 雖然也 有機會 可以到 香港, 但她認 
為 真實地 生活在 香港, 對 於深層 次認識 
香 港很有 幫助。 

關注 青年性 教育問 題的廣 州同城 社區的 
負責人 陳杜在 訪問的 時候, 正好 看到中 
文大學 學生會 選舉的 過程, 學生 自動自 
主地 參與公 共事務 的意識 和做法 都讓他 
有 很大的 感觸。 同時 也讓他 意識到 ,他 
自己做 的青年 教育, 給青 年人的 不應該 
只 是服務 提供, 同 時應該 帶給他 們更多 
獨 立思考 機會。 

社區 組織經 驗傳道 

深入香 港社區 體驗, 也是 這些學 人來到 
香港的 「必修 課程」 。近 期來香 港的內 


地 學人就 到天水 圍了解 「天 光墟」 的情 
況。 

天水 圍社區 NGO 「天水 圍發展 陣線」 近 
年一 直幫助 小販們 爭取天 光墟合 法化, 
他們希 望政府 能規劃 出一個 地方, 讓天 
光墟可 以合法 存在。 訪問 學人來 到這裡 
了解這 些紮根 社區的 NGO 為居民 向政府 
爭 取權益 的策略 經驗。 

r 負 責替居 民向政 府爭取 天光墟 合法化 
的 社工黃 姑娘, 向我 們介紹 了推動 『 天 
光墟』 合法 化的事 情上用 了甚麼 方法。 
例 如跟媒 體保持 聯繫, 邀 請議員 支持他 
們 等等。 最 近香港 立法會 議員王 國興公 
開 對天光 墟合法 化的事 情表示 支持, 王 
國 興是親 政府的 建制派 議員, 就 連親政 
府 議員也 有可能 對這樣 的事情 表示關 
懷, 我們是 希望學 員通過 實地參 觀這些 
案例, 能夠 感知到 社會發 展比較 成熟的 
香港的 運作模 式。」 王 泳說。 

陳杜 在參觀 天水圍 和深水 埗的社 區組織 
的 時候, 發 現面對 社區的 問題, 政府會 
牽頭 成立針 對解決 具體問 題的委 員會, 
委員組 成包括 政府的 人員、 社區 NGO 
的負 責人、 學者、 專業 人士。 陳 杜認為 
各界組 成小組 委員會 的溝通 機制, 很值 
得內地 借鑒。 他 回到內 地後, 在 與政府 
民政 部門溝 通時, 曾建議 與政府 建立這 
樣 的溝通 機制。 「與 我接 觸的官 員個人 
很 有興趣 了解這 些香港 經驗, 但 是在內 
地, 政府政 策往往 都不是 基層官 員個人 
能夠決 定。」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41 令 


跨 界平台 

陳杜 認為公 民中心 還擔當 了一個 交流平 
台的 作用。 「我們 最近四 月份到 香港這 
次交流 當中, 一共有 16 位訪 問學人 ,有 
各 個領域 NGO 的負 責人、 政府 工作人 
員、 媒 體記者 等等, 這給 我們提 供了很 
多跨界 合作的 機會, 當時 在訪問 歷程當 
中認 識的一 位媒體 朋友, 現在也 成為了 
我們組 織一個 很好的 合作夥 伴。」 

也因 為廣州 到香港 便利的 交通, 現在陳 
杜 常常到 香港, 找 到這些 之前拜 訪過的 
NG ◦組織 朋友作 定期的 交流。 

一直 關注青 年性健 康和性 教育的 陳杜在 
香 港拜訪 「新 來港 移民婦 女互助 會」, 
發現 新來港 移民的 群體同 樣會遇 到很多 
關於 y 生權」 所 帶來的 問題。 「不 同組 
織表 面上看 起來關 注的問 題截然 不同, 
但是 其實可 能大家 都有深 層次的 共同權 
利 訴求, 例如 性權, 這就 是公民 權或者 
是人權 的重要 組成部 分。」 他認為 ,不 
同領 域的組 織應該 要主動 去尋找 這些深 
層的共 同權利 訴求, 尋求 更多合 作的機 
會。 

陳 杜也看 到了香 港社會 意識形 態的分 
歧, 讓社會 撕裂的 現象, 同時也 影響到 
NGO 之間的 合作, 即使是 關注同 樣問題 
的 NGO , 意 識形態 差異卻 讓他們 的分歧 
卻越來 越大。 陳杜 在內地 也曾遇 到同類 
情況, 也正 在思考 解決的 方法。 

張棟 (化 名) 在 2 010 年以 媒體人 的身份 
參 與了訪 問學人 計劃, 在 這之前 張棟是 


《南 方都 市報》 深度版 的調查 記者。 在 
公 民中心 了解到 公益發 展的情 況後, 他 
轉向 開始投 入到公 益報道 當中。 而後來 
張棟到 了另一 個南方 系媒體 工作, 開始 
專職 負責環 保領域 的報道 工作。 

現 在這位 記者已 經離開 了媒體 一線, 進 
入基 層政府 工作。 但 是他仍 然支持 NGO 
組織的 發展。 他在 廣州參 與發起 「歡言 
沙龍」 ,每 一兩個 月舉辦 一次, 主要聚 
合 一些媒 體人、 企 業家和 NGO 工 作者進 
行跨 界對話 。王 泳說, 「歡言 沙龍」 舉 
辦 活動的 時候, 她 也盡量 會去到 廣州參 
與 交流。 不 少參與 者都是 曾經到 公民中 
心 交流的 學人, 王 泳認為 這也算 是公民 
社 會研究 中心交 流平台 的一個 延續。 

長期致 力於推 動華南 地區的 NGO 發展的 
朱 健剛, 他在廣 州任職 的機構 「公 民與 
社會發 展研究 中心」 亦 被譽為 「華 南地 
區 NGO 的黃埔 軍校」 。朱 健剛自 言他之 
所以 投身到 NGO 培育的 工作, 很 大程度 
上是 受到了 香港中 大公民 中心負 責人陳 
健民的 影響。 他認為 公民中 心推動 NGO 
相 關人士 來到香 港學習 探訪, 實實在 
在地 讓香港 經驗影 響著來 自全國 各地的 
NGO 青年領 導人。 

^ 『 香港』 這個 概念, 在 內地某 種程度 
上 代表著 一種正 能量, 甚 至可以 說香港 
是整 個南中 國的公 民社會 的發動 機。」 
朱健 剛說。 他 認為對 於香港 來說, 推動 
內地的 社會發 展是一 種歷史 使命, 他希 
望香 港能把 這種使 命延續 下去。 


中大 五十年 下 


♦ 142 


中 港公民 社會如 何交流 
訪 青年公 民社會 

♦ 胡蘇 


香港 多年來 與中國 大陸的 關係已 然千絲 
萬縷。 從民 國成立 到抗日 戰爭, 到中共 
成立直 至九七 回歸, 香港 於中國 大陸一 
直擔 當重要 角色。 香港中 文大學 就是在 
戰後 內地學 者南流 來港, 以保存 中國文 
化為時 代背景 下得以 成立。 因此 一直以 
來, 從中大 成立到 火紅年 代直至 今天, 
中文 大學的 學生組 織一直 都有不 同的與 
內地 有關的 活動。 本文望 藉著訪 問青年 
公民 社會的 Eliz , 了解其 屬會為 何和如 
何在內 地組織 工作。 

青年公 民社會 (下 簡稱 「青公 社」) 是 
中 大學生 會的其 中一個 屬會, 成立於 
2010 年, 與公民 社會研 究中心 1 有 緊密聯 
繫, 是中大 屬會當 中較為 年輕的 一個。 
青 公社的 理念是 推動年 青人多 關注社 
會, 鼓 勵公民 意識的 培育, 其活 動範圍 
不 僅限於 香港, 亦包括 內地、 台 灣以至 
全球, 但一 直以來 的活動 多集中 在大中 
華 區域。 

博群實 習計劃 

以 2012 和 2013 年 為例, 青公社 和公民 
社會 研究中 心合辦 了博群 大中華 實習計 
劃, 提供機 會讓中 大同學 到內地 及台灣 


的 NGO 實習。 青公 社於計 劃的主 要角色 
是協 調同學 與其他 組織的 交流, 還有宣 
傳、 課程 設計, 以 及培訓 上對同 學的支 
援, 例如是 實習過 程中同 學於新 環境的 
適應、 與 NGO 的 關係、 甚 至組員 之間的 
磨合。 

Eliz 指選擇 大中華 地區的 原因在 於其距 
離 與中大 較近, 文 化及語 言對於 同學來 
說亦較 熟悉, 容易 適應和 花費較 低當然 
亦是相 當重要 的考慮 因素。 以 2012 年為 
例, 便有二 十個同 學到內 地五個 不同省 
份的 NGO 實習, 包括 內蒙古 、北京 、西 
安、 貴州及 廣州進 行實習 工作; 關注的 
議題也 非常多 元化, 包括 有婦女 權益、 
少 數民族 的文化 保育、 小額貸 款及扶 
貧、 有機 耕作、 老人 服務、 痳瘋 病康復 
者的 照顧及 反歧視 工作。 今年的 實習範 
圍更擴 展到台 灣及其 他內地 城市, 關注 
議 題亦不 斷豐富 起來。 

公 民社會 交流中 的協力 與得著 

Eliz 指出這 些實習 不斷加 深中港 台三地 
的 交流, 讓 同學藉 著對比 三地公 民社會 
的發展 狀況, 加強 對各種 議題的 思考, 
不論 對香港 還是內 地的公 民社會 發展也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43 ♦ 


互有 裨益, 這 些父流 能促進 NGO 的發 
展, 提 高社區 的民主 和公民 參與度 。尤 
其對 於內地 來說, 由於內 地公民 社會的 
發 展較香 港遲, 不 少議題 的發展 亦較為 
緩慢。 借鑑 香港的 經驗, 則可 以為當 
地 社會提 供新的 活力和 想法, 供 他們參 
考。 以去 年內蒙 古實習 為例, 實 習同學 
便參 考了香 港救世 軍的二 手衣服 回收計 
劃及香 港聖雅 各福群 會實行 「時 分券」 
的例 子於當 地社區 試行愛 心超市 計劃, 
以 推進當 地的公 益慈善 事業。 

除此 以外, 同學 於實習 過程亦 加深了 
對內地 NGO 和社會 發展的 認識, 對於 
NGO 在內地 社會發 展乃至 生存的 壓力有 
進一步 了解, 明白 到其組 織在狹 縫中發 
展的 限制。 此外, 同學亦 接觸到 一些香 
港較少 接觸的 議題, 例如 少數民 族的發 
展, 其中一 個實習 同學便 需要於 貴州學 
習保存 當地少 數民族 文化的 方法, 諸如 
是如 何保存 其歌謠 及服飾 等等。 另一方 
面, 生活在 城市的 香港學 生鮮少 接觸到 
農村 的生活 方式, 在內地 農村服 務的過 
程中, 同學 便藉此 體驗另 一種生 活模式 
的可 能性。 

£14補 充說, 不少 同學在 實習完 畢後對 
實習機 構有著 相當的 感情, 實習 完結一 
兩 年後亦 會與機 構保持 連繫, 有 的更會 
回到 當地探 望機構 職員與 村民, 甚至相 
約 於其他 公民社 會活動 見面, 例 如早前 
於 深圳的 NGO 展覽。 其中 一位同 學於服 
務痳瘋 病康復 者後, 瞭解 到其所 受到的 
歧視, 回港 後成為 了國際 特赦組 織的義 
工, 向公 眾倡導 人權的 訊息。 


除了 博群大 中華實 習計劃 以外, 青公社 
還有 不少聯 繫兩岸 三地的 活動, 例如中 
港 台三地 的大學 生領袖 訓練營 和每年 
於 12 月尾到 1 月頭 的廣州 公民社 會交流 
團, 一眾中 大學生 便會到 廣州與 當地的 
NGO , 例 如關注 環保、 文 化保育 和重建 
議 題的組 織交流 學習, 互相 借鏡。 同學 
於交流 中獲得 的重要 經驗, 便是 反思兩 
地 的公民 社會的 發展, 大 至言論 自由, 
小至 街道上 的城市 導賞。 青公社 認為香 
港社會 上理所 當然存 在的, 於內 地都不 
是 這樣一 回事。 廣 州事實 上已經 是內地 
較開 明的市 政府, 對公民 社會的 限制相 
對 較少, 但 仍然會 出現監 控和隨 意取消 
市 民活動 集會的 情況。 

公民社 會的教 學相長 

另一 方面, 內 地政府 的打壓 雖大, 但公 
民社 會組織 的發展 卻有增 無減。 其中非 
常值 得香港 借鏡的 就是其 創意手 法與繞 
過不 合理規 定應付 官方的 方法, 例如提 
倡男 女平權 的組織 Sinaer B 便以 行為藝 
術 等手法 表達其 訴求。 由 於男女 廁於廣 
州的比 例極度 不均, 他 們便以 H 占領男 
廁」 來向公 眾表示 不滿和 女性的 需要。 
而香 港帶去 的書籍 和紀錄 片亦把 香港抗 
爭的手 法和經 驗傳達 給當地 NGO 。 廣州 
的一個 文化保 育組織 「街 坊情」 一直以 
來都在 進行街 名和廣 東話的 保育, 參考 
了從 香港帶 去的書 籍和紀 錄片, 了解到 
香 港舊城 保育和 保衛菜 園村的 經驗, 他 
們借 鑒這些 經驗, 加強和 改善對 廣州舊 
區歷史 和建築 特色的 保育, 為居 民重構 
起共同 的社區 記憶, 藉 此組織 起來 , 吸 
引更 多人對 抗政府 為了發 展城市 的強拆 


中大 五十年 下 


♦ 144 


行動。 

平台 與交流 

Eliz 表示青 公社作 為學生 組織, 主 要的作 
用是 提供一 個平台 讓中大 學生接 觸和了 
解 兩岸三 地公民 社會的 發展, 尤 其是青 
公 社發展 之初, 中 大更缺 乏供同 學認識 
和討論 社會的 平台, 青公 社便是 為此功 
能而 創立。 讓參與 同學知 道除了 社會服 
務和遊 行外, 應該 更深入 了解各 種社會 
議題, 以謀 求更多 解決問 題的可 能性。 

公民社 會更不 是一個 個獨立 的個體 ,而 
是互相 影響的 整體, 尤其 是兩岸 三地交 
流影 響日益 頻繁的 今天, 這些交 流就更 
見 重要。 把 公民社 會發展 的目光 放遠至 
香 港以外 的中華 地區, 將 有助香 港公民 
社會發 展得更 成熟, 同學 的眼光 和認識 
也更 深入。 


1 有關中 大公民 社會研 究中心 的資料 • 可 見前文 

〈香 港正 能量: 中國 NGO 的黃埔 軍校〉 一文-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45 令 


始於一 個承諾 
訪問 Francine 

♦ 訪問 / 整理: 陳秉鳳 


Francine - 中大 英文系 畢業, 後 修讀教 
育 文憑, 在 中學教 了幾年 英文。 四年前 
( 2 00 9 年) 辭去 教職, 前 往英國 修讀發 
展 研究碩 士課程 一年, 回 來後加 入中國 
勞 工團體 工作。 

與中 國結緣 

Francine 在中 學時, 遇到 一位很 好的老 
師, 除了授 課外, 還會與 他們討 論社會 
議題。 那時看 過六四 紀錄片 《天 安門》 

, 認 識八九 民運, 是第一 次令她 有了國 
家的 概念, 和對 國家的 感情。 那 些學生 
為了 民主發 動一場 運動, 犧 牲自己 ,甚 
至 絕食, 在全 中國引 起廣泛 支持, 令她 
有感 那充滿 苦難的 國家, 其實也 是自己 
的 國家。 對於只 懂讀書 考試, 為 了所謂 
的美 好前途 而努力 的她, 有很大 衝撃。 

到大 一時, 她上了 崇基扶 輪莊。 暑假去 
了連 南山區 體驗團 (位於 粵北, 屬於瑤 
族) ,那 次探 訪大概 四五天 ,去 到和孩 
子玩 遊戲、 教 英文、 做家訪 …… 當地居 
民帶他 們去看 蜜寨, 表演 少數民 族舞蹈 
等。 對 她來說 最深刻 的是, 走的 時候, 
那裡的 年青人 問她: 「你 會不會 回來? 
」 她那時 覺得, 如 果答應 了回去 卻做不 


到, 就 會變成 消費了 他們的 生活。 

後來 有幾個 同去的 朋友, 很想再 回去, 
同年暑 假就已 再去了 一次。 那時 認識的 
學生 多是初 中二三 年班, 她覺得 那些學 
生很 特別, 有 些喜歡 音樂, 有些 喜歡自 
己 的民族 文化, 聊 天時也 會談彼 此的夢 
想。 當時那 邊的農 村文化 及瑤族 民族文 
化 正慢慢 流失, 受 主流經 濟發展 衝撃, 
年輕 的很多 都出去 打工, 未必會 留在農 
村。 但那 班學生 很喜歡 自己的 文化, 他 
們就 開始嘗 試一起 做一些 保留當 地文化 
的 活動, 他 們開始 去找老 一輩的 村民, 
去學 瑤歌、 瑤鼓、 傳統舞 蹈等。 

「我 們這班 香港人 去到, 帶了一 些外面 
世界的 東西給 他們, 我們 去到又 見識到 
他們的 文化, 對雙 方來說 帶來了 很多文 
化 和思想 上的衝 擊。」 Francine 被他們 
的 農村生 活和人 際關係 感染, 覺 得他們 
人 與人之 間的關 係真誠 純樸, 很 喜歡那 
種 自然的 感覺。 

拐 一個彎 再回去 

在 連南的 經驗, 影響了 Francine 對整個 
人生的 想法。 她說 其實當 時很想 一畢業 


中大 五十年 下 


♦ 146 


就 找非牟 利團體 工作, 最 理想的 是與內 
地農 村發展 有關, 但因家 庭經濟 關係, 
需要有 較高的 收入, 就選 擇了做 教師。 
但她 並沒有 停止回 去連南 與那些 學生接 
觸, 及繼續 協助他 們保留 民族文 化的工 
作。 她 任教第 二間學 校時, 更曾 帶過一 
團交流 團回去 連南。 「那 個地方 令我改 
變 很大, 我 常想如 果我有 自己的 學生, 
希望也 帶他們 去。」 

她 說那幾 年回去 連南, 除 了因為 與那裡 
的學生 成為了 朋友, 希望 維持關 係外, 
傳統 農村文 化被城 市發展 破壞, 她也很 
想做一 些事去 改變。 可是 那時她 對如何 
可以 更根本 地解決 一些農 村面對 的問題 
茫無 頭緒, 只能支 持學生 讀書、 陪伴 
他們 成長、 和他們 一起思 考怎樣 保存文 
化。 這也是 為何她 會在教 師事業 相對穩 
定時, 決定 辭職去 唸碩士 (她去 唸的發 
展 研究, 正 是專門 以綜合 各種社 會科學 
方法, 去 思考、 分 析及回 應發展 中國家 
所 面對的 問題) ,希 望能 透過這 踏板, 
重 回她所 希望投 身的志 業中。 

中國 勞工, 苦難的 另一面 

碩士畢 業後回 港找工 作時, Francine 最 
初是 希望找 一些能 和內地 農村或 農業有 
關的 工作, 但並沒 有遇上 相關的 機會, 
反而 成為了 內地勞 工權益 團體的 職員, 
一做 就是兩 年多。 

該 機構主 要目標 是提升 工人的 階級意 
識、 使工 人團結 起來、 以 集體力 量維護 
大家的 權益, 長遠 來說希 望能改 善整個 
勞動 狀況。 她主要 負責協 調機構 於深圳 


中心的 運作, 培 訓內地 同事如 何與工 
人討 論不同 議題、 協助制 定工作 計劃、 
籌備 相關活 動等。 另外她 有時也 會落工 
廠區派 傳單做 調查、 跟 進工人 個案, 及 
請有 維權經 驗的工 人分享 等等。 仔細來 
說, 機構關 注的範 疇包括 分析工 人所在 
的 處境、 認 識工人 身份、 政治經 濟狀況 
分析、 全球 化對他 們工作 環境的 影響、 
他們 正受著 怎樣的 剝削, 以及如 何可以 
改善 狀況。 

不 同時間 也會有 特定的 議題, 例 如最近 
是 關注最 低工資 水平, 希 望能提 高最低 
工資 至平均 工資的 百份之 四十至 六十。 

「要 真正 影響內 地政府 改變是 很難, 但 
我們 都希望 鼓勵工 人表達 意見及 自己的 
想法。 之前 中心做 了調查 報告, 總結工 
人生活 水平, 以及 過一個 有尊嚴 的生活 
的實 際所需 工資。 現時他 們的工 資都遠 
不夠 在城市 的生活 所需, 只能照 顧到自 
己, 沒辦法 照顧家 人。」 

後來 工人們 覺得要 寫信給 市政府 表達訴 
求, 並希望 了解最 低工資 制定的 準則。 
他們一 起收集 簽名, 遞 交去各 部門, 要 
求 回應。 政 府部門 通常都 是敷衍 了事, 
但 Francine 說, 這些 行動, 其中 一個主 
要 目的, 是想 工人去 體驗。 「例 如有個 
工人原 本覺得 政府是 為人民 服務, 很多 
工人被 剝削, 是 資本家 的錯。 後 來他決 
定 一起去 上訪, 希望政 府回應 工人訴 
求。 除 了替資 本家說 話外, 政府 拒絕提 
供其他 訊息, 令 他大為 失望。 後 來他也 
會說: 『 政府 為何會 這樣, 不是 為人民 
服務 嗎?』 」 這些過 程裡, 工人 們雖未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47 令 


必能直 接影響 政策, 但可 以提高 他們表 
達意 見的信 心和釐 清希望 爭取的 目標, 
並作為 行動的 主體, 把工 人的聲 音帶進 
政策的 制定過 程中。 工人 的充權 亦意味 
著 一步一 步地建 構由下 而上的 改變。 

在兩年 多的工 作裡, 挫敗也 不少, 除了 
要由 零開始 苦讀中 國勞工 法例外 ,工 
人 的流動 性高, 群體鬆 散亦是 一大問 
題。 有 時難得 培訓了 一個核 心工友 ,他 
卻 要離開 到別處 打工, 無 法繼續 組織工 
作。 更 大的挑 戰當然 是政治 壓力, 去年 
( 2 01 2 年) 機構 的勞工 中心被 房東逼 
遷, 工 作地點 變得不 穩定, 這些 動作明 
顯是 想收窄 勞工團 體的生 存空間 (同 
期 亦有其 他勞工 團體面 對同樣 問題) 

。 Francine 說, 慶 幸的是 機構紮 根社區 
多年, 深 得工友 支持, 工 友更和 他們一 
起 集體上 訪政府 部門, 要 求給予 勞工團 
體生存 空間。 「那 時最深 刻是工 人會與 
我們 一起去 抗爭。 其實他 們可以 不用企 
得那 麼前, 但他們 覺得要 一起去 抗爭, 
對他們 來說其 實是很 危險, 可能 會有警 
察 出動。 但他 們真的 企硬, 拿著 牌站一 
整天, 落 雨都繼 續站, 那 種決心 令我很 
感 動。」 

香港人 在內地 

問及 Francine 香港 團體在 內地勞 工權益 
問 題上的 角色, 她說, 外 國團體 在內地 
多 數關注 扶貧、 環保等 問題, 很 少介入 
勞工 運動。 中央對 這個問 題特別 敏感, 
即 便是港 人辦的 團體, 也會被 定性為 
「境外 勢力」 ,但 香港憑 著其較 為有利 
的 位置, 仍能 在這個 議題上 出力。 尤其 


是 在工廠 北移, 港資於 內地設 廠後、 嚴 
重 剝削內 地勞工 權益, 香 港團體 遂開始 
揭露內 地工人 狀況, 譴責 無良僱 主及督 
促 他們改 善勞動 狀況。 這 些事情 在內地 
不能 明言, 但 透過香 港這個 平台, 就可 
以把 勞工慘 況傳播 到國際 媒體。 

Francine 提到另 外一個 港人重 要的角 
色, 是提 供由下 而上的 工人組 織的經 
驗, 以及爭 取勞工 權益的 方式。 這些東 
西 帶到內 地後, 經過本 地化, 成 為了珠 
三 角工人 的抗爭 模式。 她 說珠三 角的工 
人抗爭 相對來 說比較 活躍, 工人 在維權 
方面亦 走得比 較前, 會透 過打官 司及集 
體抗爭 等不同 途徑去 爭取勞 動權利 。另 
一方 面香港 團體發 揮的重 要角色 是一些 
價 值觀的 交流, 例 如讓內 地組織 者及工 
人 體現民 主參與 模式, 一起 討論各 種勞] 
工 權利, 以 及在機 構運作 及管理 上提倡 
更有透 明度和 公平的 原則。 

作為香 港人, 在 內地支 援工人 維權, 總 
不免 反思現 在中港 矛盾的 狀況 。 Francine 
說 : M 足前 沒有想 太多香 港人和 中國人 
之間的 分別, 或者身 份差異 之類, 雖然 
我和 別人講 述時, 可能也 會說自 己是香 
港人, 但我 也覺得 自己是 屬於中 國的一 
部份。 但當 然我對 政權認 不認受 是另一 
回事。 我想 回內地 為國家 做一些 事是很 
理 所當然 的。」 

她說, 其實 在內地 工作, 都要面 對文化 
差異, 又或者 自己作 為一個 「外 地人」 
的 身份。 「但 人與人 之間, 如果 可以互 
相 尊重, 交流 溝通, 是可 以做到 朋友。 


中大 五十年 下 


♦ 148 


現 在那種 『螳 蟲』, 『 支那人 』 、『強 
國人』 的稱呼 令人很 難受。 其實港 人在大 
陸經 常剝削 工人, 那又有 尊重人 嗎?」 

連南的 孩子並 不很遠 

Francine 談到, 中國民 主化的 過程, 仍 
很 漫長。 工人的 力量, 在 這之中 一定是 
非常重 要的。 但她也 知道, 民主 並非靈 
丹 妙藥, 並 不能解 決勞工 面對的 問題, 
就如 現在很 多已發 展的歐 美國家 一樣。 
「至 少, 在民 主的國 度下, 人 民可以 
享 受公民 權利, 不會再 出現劉 曉波、 劉 
霞、 陳 光誠、 胡佳 等等這 些為了 公義而 
失去 自由的 人。」 雖然不 知道重 大的改 
變甚 麼時候 到來, 但她仍 是想繼 續做勞 
工 充權的 工作, 無論影 響是多 是少。 

有 一些她 在連南 認識的 孩子, 也 長大了 
到廣州 打工, 在她 開始涉 足勞工 問題以 
後 再與她 相見。 青年 往城市 打工、 農村 
衰落, 她雖 然稍稍 遠離了 最初引 起她關 
注的 地方, 卻 一步一 步地, 接觸 到更多 
由 《天 安門》 那時 開始, 仍不斷 縈繞中 
國的 苦難。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149 # 


中港 關係的 另一面 

殺人的 資本與 掙扎中 

♦ 訪問 / 整理: 陳秉鳳 


S , 為保 障工作 安全, 隱 去姓名 及組織 
名稱, 中大現 代語言 及文化 系畢業 ,畢 
業至 今於中 國內地 工作, 進行與 勞工問 
題有 關的調 查及權 益普及 工作。 

S 到高 中前, 一直 與母親 及兩個 弟弟在 
廣 東農村 居住, 父 親和祖 母及叔 叔等一 
起在香 港工作 生活。 父母比 較純樸 ,不 
懂得打 關係, 幾母 子排隊 十多年 都申請 
不到 來港, 最 終可以 忽然加 快程序 ,是 
因 為父親 患癌。 長期分 隔使她 和父親 
關係 疏離, 父親 每次回 鄉就是 賭博, 
卻 是逢賭 必輸, 她相 當害怕 父親。 直至 
來港 才知道 父親幫 忙祖母 經營小 販檔, 
是並不 富裕的 基層勞 動者。 到父 親癌病 
末期, 因為 不想成 為家人 負累, 自殺離 
世。 S 說, 後來到 她開始 理解基 層和階 
級, 才能思 考到底 是在怎 樣的經 濟環境 
或生 活壓力 之下, 致使父 親成為 一個這 
樣 的人。 而亦是 因此, 她 對於基 層問題 
的 關注和 投入, 基本上 是不難 理解。 

來港 • 求 學階段 

S 來港 時入讀 中四, 雖然是 新移民 ,但 
校園 生活與 我們一 般人沒 有太大 分別。 


的工運 


最讓 她難以 適應的 是居住 環境, 到香港 
後 五個人 住在相 當狹小 的一房 一廳, 與 
在廣 東農村 時簡單 但空間 寬裕的 生活完 
全 不同。 五個 人緊緊 地擠在 一起, 當然 
也易生 磨擦。 生活 環境的 轉變, 亦令她 
意覺 到自己 的家庭 比其他 同學的 貧乏。 

S 開 始關心 社會, 是跟朋 友去中 大學生 
報 傾莊, 發現有 一班志 同道合 的人, 可 
以 傾社會 議題、 傾 理想, 開始建 立一些 
自己的 想法。 她後 來回想 其實有 些價值 
觀是在 大陸生 活時建 立的, 例如 他們要 
上 思想政 治科、 要讀馬 克思。 雖 然是很 
教條 地讀, 但當中 也有價 值觀, 例如反 
壓迫、 和 平等, 在 小時已 慢慢建 立了。 

報 社落莊 後她參 與了基 層關注 組的工 
作, 幫手搞 女工合 作社。 那時還 參與落 
區 探訪清 潔工, 去到一 棟公屋 的垃圾 
房, 看 到那裡 工作環 境極為 惡劣, 人工 
又少。 香港 作為一 個相對 富裕的 地方, 
竟然 有人要 在這樣 的環境 工作。 那時她 
被嚇 倒了。 


中大 五十年 下 


♦ 150 


進入中 國勞工 的世界 

畢業後 一年, S 去 了一個 內地勞 工工作 
± 方, 由於自 己廣 東農村 出身, 很 多小學 
同學 都是去 了城市 打工, 於是對 那些問 
題很容 易感到 關心。 小時 候不會 有人解 
釋工 廠內的 情況是 怎樣, 但在工 作坊裡 
她 知道, 原 來情況 是不堪 入目的 。後 
來, 她加入 一個中 國勞工 團體, 從事中 
國工 人勞動 狀況調 查及權 益教育 工作, 
一做 便是六 七年。 

她說 在香港 的中國 勞工權 益關注 團體 1 
, 都 會特別 留意港 資工廠 工人的 勞動狀 
況。 在工 作中接 觸到的 工人, 經 常會說 
台灣 老闆最 惡劣, 「不把 工人當 人看」 

, 其 次是香 港老闆 「樞門 (刻 薄)」 。 
香 港老闆 對中國 工人的 壓榨, 比比皆 
是。 其 中一個 例子是 力奇珠 寶廠, 廠房 
在香 港搬去 大陸, 珠寶業 本是香 港的重 
要 產業, 發展 多年, 老闆 明知道 工種的 
職業 病風險 很高, 但 為了節 省金錢 ,不 
願意做 好抽風 等安全 措施, 亦沒 有告訴 
工人 有患塵 肺病的 可能, 有些工 人做了 
十幾 年後, 開始有 肺病, 工廠還 要對員 
工 說是他 患了肺 結核, 讓 他辭工 回去把 
病 醫好才 回來。 到 工人發 現自己 根本不 
是 患有肺 結核而 是塵肺 病時, 已 錯過了 
治療的 時機。 工 人事後 維權, 香 港老闆 
拒 絕承認 責任, 工人 要多番 示威, 打官 
司, 經歷漫 長而痛 苦的過 程才得 到少量 
賠償。 這些工 人多是 同鄉, 她曾 到廣西 
農村 探訪, 那 裡幾乎 成了塵 肺鄉, 很多 
家 庭都有 塵肺病 患者, 有 個家庭 四兄弟 
裡有三 人因此 病逝, 有些 人已失 去工作 
能力, 在村內 等死。 治病 使他們 再度陷 


入 貧窮, 賠償 用光, 還要 欠債。 死亡籠 
罩 著每個 家庭, 幾 歲到十 來歲的 小孩, 
失去了 父親。 

「我 真的 覺得這 個世界 是出了 甚麼問 
題, (老 闆) 可以合 法殺人 而無罪 。其 
實你和 在街上 拿刀殺 人是沒 分別的 ,因 
為 你是蓄 意的, 但 這個制 度就容 許這種 
事。 有些 人命就 是這樣 沒有價 值。」 香 
港團 體早期 回大陸 做工傷 職業病 個案最 
多, 因 為情況 最慘, 很多 工人亦 不懂得 
爭取 賠償。 老闆賺 了利潤 就走, 所有對 
環境、 工 人健康 造成的 問題, 都 留給當 
地 人自己 解決。 

幫助, 改善? 

S 坦言, 香 港人回 內地搞 的勞工 團體是 
能提供 協助, 但都 是小修 小補。 這些團 
體 的作用 不是不 重要, 沒 有這些 團體的 
推動, 勞動 權益的 意識在 工人層 面的普 
及甚至 在社會 層面的 普及, 其實 都可能 
會 慢些。 勞工團 體過去 十多年 主要工 
作 包括: 基本勞 工法律 權益的 普及和 
爭取、 完善工 人法律 權益的 落實、 法律 
保障 的條例 和規定 的倡導 工作, 這些都 
取得 一定的 成果, 工人法 律意識 提升, 
深圳 勞動行 政部門 也相對 來說開 放了一 
些。 沒 有這些 團體, 香港、 國際 社會甚 
至內 地人民 本身, 都很難 知道大 陸工人 
的 處境和 問題。 

長遠 來說, 工人要 改變其 地位和 處境, 
或 者走向 一個更 加公平 的保障 制度 , S 
覺得 都是要 靠工人 的團結 和組織 化去爭 
取。 但勞工 團體在 這個位 置上可 以發揮 


中國 •香港 反 攻大陸 


令 


多大影 響力, 暫時 是個未 知數。 之後的 
影響 還是很 難講, 政府對 這些勞 工團體 
有 很大的 戒備, 但 他們是 否有這 麼大威 
脅性? 她自 己覺得 其實也 未必, 因為勞 
工團 體人數 太少, 要達到 聚合工 人的目 
標實 在距離 太遠。 

中 港問題 必 須看階 级關係 

S 說 她的工 作令視 野開闊 很多, 因為那 
不純粹 是大陸 裡一個 工廠, 因為 它是整 
個 世界的 工廠, 和 全球資 本主義 問題其 
實環環 相扣。 中國 工人狀 況差當 然是與 
大 陸政府 的保障 制度有 問題, 但同時 
也是 整個資 本主義 經濟生 產鏈的 問題, 
當資本 主義全 球化, 將生 產線移 去第三 
世界 國家, 消 費保留 在自己 國家, 銷售 
佔 大部份 利潤, 生 產只佔 很少部 份的利 
潤, 這 種生產 結構, 令下 面的工 人在這 
個 情況下 處於一 個劣勢 位置。 有 些跨國 
NGO 做的 研究, 指 生產一 對波鞋 ,在 
大陸 的利潤 只有百 份之三 至五。 加上大 
陸政府 為招商 引資, 以低 成本吸 引作招 
徠, 勞 工福利 及保障 極差, 造成 大陸工 
受雙重 壓迫的 處境。 換句 話說, 要改變 
工人 狀況, 除了改 變大陸 政府的 福利和 
保障, 還要 指向整 個全球 化經濟 發展的 
結構 問題。 

S 認為 看中港 關係, 很 難不看 階級問 
題。 現在 大家好 恐懼, 覺得中 資要入 
侵 香港。 其實問 題源於 大陸整 個社會 
貧富兩 極化, 資 本階級 暴富的 情況下 
都 要尋找 出路, 以 香港做 橋樑, 和國 
際 接軌。 而其實 對上三 十年, 香港資 
本家 靠剝削 中國工 人賺取 利潤, 而香 


港作為 貿易中 轉站, 也 在全球 化的貿 
易 鏈條上 分了一 杯羹。 「香港 整體生 
活的穩 定和經 濟相對 平穩, 是 靠第三 
世界國 家的低 工資、 不 平等、 無工會 1 2 
來 支撐的 ,並非 因為獅 子山精 神」" 
「看 中港關 係時, 如只用 大陸人 / 香 
港人去 區分, 或 政治上 的從屬 關係去 
看, 其實你 是看不 到這些 東西。 政治上 
的問 題當然 是有, 但在 關係上 是否純 
綷的 壓迫者 和被壓 迫者? 如果 不看經 
濟 層面, 就看不 到這些 複雜的 問題。 

」 S 認 為不能 當這些 東西不 存在, 若說 
「香 港人」 是被壓 迫者, 那麼那 些壓榨 
工人的 老闆, 包括李 嘉誠, 也變 成了被 
壓 迫者, 她表示 絕不能 接受, 那 將無法 
向那被 壓榨剝 削的中 國工人 交代。 

問到 她會否 繼續做 下去, 她說可 以繼續 
做 的話, 都會做 下去, 然 後笑了 起來。 
在看 見那麼 多的苦 難後仍 能堅持 下去, 
相信就 是她對 於對抗 壓迫的 堅持。 


1 1993 年, 位 於深圳 的港資 致麗玩 具廠發 生嚴重 
大火, 造成 87 死 51 傷, 引起 香港勞 工團體 廣泛關 
注, 後 來不少 關注內 地工人 權益的 非牟利 機構在 
香 港註冊 成立。 

2 中國 現時也 有工會 •不過 是由官 方成立 ,向 官方 
及 資方傾 斜的。 工人 不能組 織獨立 工會, 是對工 
人維權 的一大 障礙。 


中大 五十年 


下 


152 


中大與 八九民 運雑談 

♦ 莊耀 洸律師 

(八 九民 運期間 為中大 學生會 外務副 會長, 香港 教育學 院專任 導師) 


編按: 2 014 年 6 月, 中大學 生會出 版 《 
一九八 九年春 夏之交 我們在 北京》 ,收 
入多 篇見證 文章, 記錄 了中大 同學於 
八九 民運期 間在北 京和上 海的見 聞和經 
歷, 旨 在抗衡 官方的 洗腦國 情教育 。這 
篇文章 原載於 《港 支聯 通訊》 第 二十四 
期 ( 1994 年 1 月) ,署名 山中人 。從這 
篇 文章, 我 們不難 看到中 大學生 參與八 
九 民運的 位置。 作 者在文 中所流 露的民 
族認 同感, 在今天 看來可 能會覺 得恍如 
隔世, 但這 的而且 確反映 出當時 學生組 
織認為 中港是 一家的 民族主 義想像 。這 
一想 法無疑 是當下 思考中 港關係 的一個 
重要參 考點。 即使 撇除當 中的民 族情懷 
不談, 作者 仍提出 一個值 得我們 留意的 
觀點, 就是 他們當 時對中 國的無 知以及 
對 中國民 運缺乏 準備。 因 為儘管 一部份 
香港人 已沒有 民族情 意結, 但我 們仍不 
得不 面對中 共壟斷 了在香 港行使 主權的 
權力。 然則, 內地 的政治 和社會 格局無 
論如 何都會 牽動到 香港的 政治和 經濟發 
展。 因而, 理解當 下內地 政治及 社經狀 
況, 對我們 思考香 港民主 運動和 社會運 
動 絕對有 一定的 幫助。 


「九唔 搭八」 與八 九民運 

平日 「 亂_一 遍」, 「 廢話」 連篇, 說 
來這與 八九民 運不無 關係。 中大 學生會 
的 電話被 監聽可 謂人盡 皆知。 自 5 月 1 日 
起, 我在學 生會幾 乎每天 都收到 來自北 
京 的長途 電話, 我 便與某 位上京 同學預 
先協 定一些 暗號。 也許我 們的系 統太複 
雜, 莫 說竊聽 的人不 明白, 連我 們也越 
談越 疑惑, 最終只 用了幾 句暗語 而已, 
當時 設想, 假如我 們有一 套本身 的小圈 
子 語言, 則無往 而不利 。自此 ,暗 語、 
鄉 音和句 子重組 往往是 我們的 語言特 
色, 或許這 正反映 八九民 運後的 世界秩 
序 。須 知道語 言反映 世界, 「無 厘頭」 
的 語言恰 好反映 末世的 荒謬。 

民運缺 乏準備 的厄運 

其實要 緊的, 並 非我們 的語言 缺乏準 
備, 而是 我們對 中國民 運缺乏 準備, 對 
中國 的認識 和關注 不夠, 使我們 起初對 
中國學 運的介 入有點 遲疑, 兼且 不懂如 
何 介入, 最終只 有被動 地見招 拆招, 例 
如 學聯於 4 月 20 日 的上京 團只命 名為觀 
察團, 沒 有旗幟 鮮明地 聲援, 反 而被中 
方 傳媒所 利用。 4 月 25 日, 中大 學生會 
才首次 公開表 態支持 學運, 在會 見人大 


中國 •香港 八 九六四 


153 命 


副委 員長王 漢斌時 表市, 當局切 勿以西 
安騷 動為藉 口鎮壓 學運, 至於當 時的社 
運界 「大 哥大」 民 促會, 遲至 5 月 17 日 
才表 態支持 學運。 假如 1 982 年 反對日 
本篡 改侵華 歷史一 役後, 學界能 保持對 
中國 事務的 關注, 我們在 八九年 的回應 
會快 一點、 好 一點。 然而, 現在 仍無法 
記取 歷史的 教訓。 一旦民 運再度 爆發, 
我們將 自責對 民運何 不早作 準備。 似乎 
香港 學運和 社運難 逃事件 導向的 厄運。 
誠如 黃永玉 所言: 「牙痛 ,就忘 了全世 
界; 牙 一好, 就 忘了牙 醫。」 

中港呼 應的五 四遊行 

5 月 3 日 深夜, 中大 學生會 駐京代 表致電 
給我, 報告 了北京 學生所 選擇的 綱領, 
我 們認為 合用, 一於 照抄, 連夜 趕製橫 
額, 使 京港兩 地喊著 相同的 口號, 宣揚 
著中港 一體的 意識。 

5 月 4 日 早上八 時半, 我們 與北京 學生同 
步離開 校園。 中大一 行約五 十四人 (寥 
寥數 十人因 中大處 於考試 時期) ,由烽 
火 台向遮 打花園 進發, 伴 隨我們 一起走 
的還有 一大群 記者、 採 訪車, 以 至直升 
機! 從 高空拍 攝幾十 人的遊 行隊伍 ,實 
在是 「搞 笑」 新 聞中的 經典! 到 達馬騮 
山附近 的柏立 基師範 學院, 遊行 隊伍闖 
進 飯堂大 唱民族 歌曲, 場 面動人 得很, 
一生 難忘! 我們好 像弔民 伐罪的 義師, 
熱 血沸騰 ,暢論 國家大 是大非 ,「愛 
國」、 「爭民 主」、 「反 腐敗」 都掛在 
口邊, 當時 大家都 是這樣 的高談 闊論。 
自 「六 四」 後, 不 知從何 月何日 開始, 
我們又 覺得談 「愛 國」、 「爭 民主」 很 


刺耳、 很 老套, 我 現在知 道原來 壯志的 
語 言要在 大時代 才聽得 進耳、 才覺得 
自然, 連穿 上民運 衫也覺 自己越 來越礙 
眼, 渾身不 自在, 情況恰 如民運 時期的 
黑白 分明不 復見, 反而是 非越來 越模糊 
不清, 甚至 要向兒 童解釋 何以下 令屠城 
者 仍然在 位時, 也日 益倍感 艱難" 

學生校 長誰最 克制? 

5 月 16 日, 我們 跟北京 學生一 同發出 
「救 命書」 ,整天 上午派 傳單, 呼籲政 
府回 應絕食 學生的 要求。 同時, 我們 
提議 學聯舉 辦維園 集會, 以聲援 中國學 
運, 並希望 藉此促 使新華 社門外 的絕食 
行動隨 集會而 結束。 但不 知甚麼 原因, 
絕食行 動沒有 結束。 在北京 方面, 一名 
中大 代表, 正打算 在新華 社門外 下跪, 
冀望 政府答 應學生 的絕食 要求, 我透過 
電話反 對那位 同學的 計劃, 認為 政府不 
為 所動, 學生 雖寧死 不屈, 但尊 嚴誓不 
可奪。 但他 目睹國 內同胞 在垂死 邊緣, 
不忍 心如此 下去。 後來, 絕食同 學費了 
一 番唇舌 才說服 那位同 學放棄 他的計 
劃。 其實學 生當時 絕食和 靜坐, 是一直 
給 予政府 改過的 機會, 是 相當克 制的, 
從沒 有搗亂 等越軌 行為, 連北京 的扒手 
也張 貼告示 「罷 偷」! 可是更 形克制 
的, 倒 是我們 的大學 校長! 

新 華社門 外的絕 食學生 以中大 最多, 多 
間大 專院校 校長, 以至新 華社社 長也親 
自 慰問絕 食學生 (連 李鵬 和趙紫 陽也到 
天 安門慰 問絕食 學生) ,中 大卻 只見學 
生事務 主任和 輔導長 到場。 


中大 五十年 下 


♦ 154 


5 月 20 日 凌晨的 「李鵬 講話」 後, 三百 
多 名中大 學生, 包 括幾十 名在中 大進修 
的國內 學生, 於凌 晨三時 齊集烽 火台。 
在 電台呼 籲下, 部分 的士更 義載, 助同 
學 們趕往 新華社 示威, 而 5 月 20 日正值 
學位試 考期, 可是 校方不 允延遲 學位考 
試。 考試開 始前, 校長高 錕問, 有無需 
要延期 考試, 但考 生既已 到場, 便沒將 
考 試改期 。「六 四」 期間, 很多 大專院 
校讓學 生延期 考試, 中大 卻依然 故我, 
既然中 大校長 如此政 治冷感 或敏感 ,又 
何 苦當起 港事顧 問來? 

李鵬下 台非民 運勝利 

5 月 20 日 下午, 幾 十名中 大學生 冒著八 
號風球 的狂風 暴雨, 上街 呼籲群 眾參加 
當日下 午五時 的維園 集會。 我至 今曾參 
與的遊 行數以 十計, 但從 沒參與 過如此 
慷慨 激昂的 遊行, 「打倒 李鵬」 是每個 
人發自 內心的 怒吼。 再經 過百萬 人大遊 
行的 洗禮, 學運已 發展成 全民動 員的民 
運, 而數 以百計 的中大 同學也 趕回校 
園, 積 極投身 民運, 計有國 內支援 、突 
破新聞 封鎖及 民宣工 作等。 

5 月 23 日晚傳 出李鵬 下台的 消息, 支聯 
會隨即 宣佈舉 行慶祝 李鵬下 台遊行 ,我 
們 又趕製 單張, 以 抗衡李 鵬下台 即民運 
勝利的 輿論, 申明即 使李鵬 下台, 在專 
制的 政體下 可以有 第二個 李鵬。 但 5 月 
24 曰的形 勢急轉 直下, 慶祝李 鵬下台 
的遊 行突然 改為打 倒李鵬 遊行。 過了幾 
天, 中大 愛國民 主聯會 成立, 並 發起師 
生大 集會, 中大學 生會贊 同成立 北京物 
資 聯絡站 和民主 大學; 籌 備工作 在港進 


行 得如火 如荼, 豈 料鎮壓 竟真的 迫在眉 
睫, 更想 不到鎮 壓後, 我 們的基 礎是何 
等 薄弱。 民 運的工 作會如 斯迅速 的沉寂 
下來! 箇中 原由, 多少 人能深 切反思 
呢? 

六四 後有甚 麼作為 

6 月 3 日 晚形勢 危急, 我 特地致 電北京 
飯店 的中大 同學, 得悉他 們吃晚 飯時, 
聽 到天安 門情況 吃緊, 差 不多立 即全部 
跑到 天安門 廣場, 只剩下 兩名同 學在飯 
店。 我 一方面 替他們 擔心, 另一 方面又 
深 深佩服 他們的 勇敢。 自絕 食以來 ,一 
些中大 同學一 旦聽到 鎮壓的 消息, 總跑 
到 糾察線 以內, 與 國內學 生共同 進退。 

「六 四」 凌晨, 那 批中大 同學一 直沒有 
返回 飯店, 我們只 從電視 機聽見 天安門 
的槍聲 隆隆, 我們 呆坐到 天亮, 也想不 
出有 甚麼事 可做。 直到 今天, 有 多少人 
能想出 何事可 為呢? 


1989f| ; .5jj25|l 
■锥阐 「打 倒麵」 



中國 •香港 八 九六四 


155 令 


當 15 萬變成 基本盤 

♦ 馬嶽 (中 文大 學政治 與行政 學系副 教授) 

原 文刊於 《明 報》 觀點版 • 2 010 年 6 月 8 日 


我相 信今年 很多人 都沒想 到六四 晚會可 
以 和去年 一樣有 15 萬人, 包括支 聯會在 
內。 去年是 20 周年, 支聯 會用了 很多資 
源作各 方面的 推廣, 傳媒 的報道 和討論 
也多 很多。 今年 21 周年 同樣有 15 萬人, 
我 想六四 悼念在 香港已 產生了 幾項質 
變。 從今 年起, 15 萬人參 與六四 燭光晚 
會, 已成了 新的參 考數字 指標。 

第一項 質變, 是像 大會所 說的: 「薪火 
相 傳已經 完成」 ,或 者說 我們已 有一整 
代 大量的 年輕參 與者。 八 九年還 沒出生 
或 只是小 童的年 輕人, 透 過不同 渠道認 
識了 六四。 他們對 六四的 感受可 能和我 
們 這一代 不同, 但 都認識 到紀念 六四的 
重 大意義 ,這是 重要的 1 甫充力 量」。 

對我 們這些 1989 年時已 成年, 從 20 年前 
開始參 與的人 來說, 毎年 都堅持 參與集 
會遊行 是一種 自己給 自己的 責任, 有時 
會偷懶 怠惰, 當然 不去不 代表不 支持。 
兒子 生病、 放工 太晚太 疲倦、 明 早有工 
作, 都可 以給自 己一個 藉口, 少 去一年 
的 集會或 遊行, 反 正大家 都知道 一定是 
自 由花、 中 國夢和 血染的 風采。 如果參 
與 者的基 本來源 不變, 「塘 水滾 塘魚」 


, 每 年的參 與人數 便視乎 「外圍 因素」 
、政治 氣氛或 「逢五 逢十」 ,難 有突 
破。 

「平反 六四」 已成 香港核 心價值 

但廿年 過去, 我們 這代人 會有下 一代, 
當老師 的會有 學生, 我會 有學生 當上老 
師, 而他們 又再有 學生, 一代傳 一代, 
可 以透過 不同的 途徑認 識六四 史實。 去 
年六四 20 周 年的大 規模社 會討論 和參與 
相信是 重要突 破點。 這些 年輕人 仍然會 
有相當 熱情, 透過 參與燭 光晚會 以及其 
他創 新形式 表達對 六四的 意見, 成為新 
一波的 參與推 動力。 「子子 孫孫, 無窮 
匱也, 而山不 加增, 何 苦而不 平?」 

另 一項質 變是, 從年 前馬力 「坦 克碌 
豬」 的 言論、 和去年 曾蔭權 「代 表香港 
人」 的說法 廣受批 評後, 「平反 六四」 
已經 成為香 港的核 心價值 和道德 底線。 

自 6 月 2 日深夜 開始, 我思考 「政 治中 
立」 和 「平反 六四」 的 問題。 我 想說的 
是: 兩 者可以 是不相 干的。 反對 六四鎮 
壓 是良知 問題, 不 是政治 意識形 態或觀 
點的 問題。 你可以 不支持 民主、 不相信 


中大 五十年 下 


♦ 156 


任 何政治 的意識 形態, 但 政府的 責任是 
保護 人民, 一個政 府殺害 和平表 達意見 
的 人民, 是 任何現 代文明 人都不 能接受 
的。 這已是 現代人 良知的 底線, 根本不 
需要看 作是政 治問題 。 

維園 燭光已 變成香 港地標 

我 認識不 少傳媒 朋友, 可 以接受 從政者 
反對 普選、 維 護功能 組別、 反對 最低工 
資, 或 者也不 喜歡民 主派或 者公投 ,但 
是不 能接受 有人為 六四鎮 壓塗脂 抹粉。 
到了 今天, 支持平 反六四 變成港 人理所 
當然 的普遍 價值, 不同意 者往往 不敢公 
開 吭聲, 這 對年輕 一代有 很重要 的道德 
教化 意義。 這令 到叫我 們向前 看的特 
首、 每年 立法會 「平反 六四」 辯 論時躲 
起 來不敢 發言的 議員、 聲稱要 「政 治中 
立」 的大學 高層, 道德上 變得很 矮小。 
當整 個建制 不敢在 「平反 六四」 這個基 
本道 德問題 上站在 人民的 一方, 或者逃 
避表達 立場, 他們 的道德 水平和 基礎便 
負上了 「原 罪」 ,構 成了 整個建 制要面 
對 的道德 危機。 

21 年 以降, 維園 燭光已 經變成 香港的 
地標。 年輕 一代成 長期間 認識的 香港, 
是每 年都有 至少數 萬人會 到維園 點蠘燭 
悼念六 四的, 是抹 不去的 成長印 記和集 
體 回憶, 和 我們這 代領略 的意義 略有不 
同。 這可 能是最 重要的 質變。 這 是一國 
兩制的 標誌, 標誌 了香港 人是關 心祖國 
的發 展和民 主的中 國人, 也標誌 了港人 
繼續 享有爭 取中國 民主和 表達意 見的自 
由。 這是每 年都必 定會上 CNN 的 香港盛 
事, 已經成 為香港 性格和 港人人 格的一 


個主 要組成 成分, 反映了 港人的 核心價 
值, 是港人 身分認 同和本 土意識 的一個 
不可 分割的 部分。 沒有了 維園的 六四燭 
光 集會, 就不是 香港。 


中國 .香港 八 九六四 


♦ 


淺談 《中 大學 生報》 六 四特刊 之轉變 與不變 

♦ 陳嘉銘 


每年 六四, 中 大學生 會編輯 委員會 (下 
稱 「報 社」) 都會 出版六 四特刊 1 。 這個 
現 象看似 尋常, 但其實 不然。 較 諸於其 
他院 校的編 委會, 只有中 大會恆 常出版 
與六四 相關的 刊物, 這反 映了中 大學生 
組織 對八九 民運的 重視。 究竟中 大報社 
重視 六四的 原因是 甚麼? 這就不 得不從 
六 四特刊 的內容 說起: 事 實上, 每年六 
四特 刊的出 發點都 不完全 一致, 本文希 
望分 析這十 年的六 四特刊 (第 15 周年至 
24 周年) ,從 而歸 納出一 些異同 。透過 
這些 歸納, 我們一 方面可 以觀察 到學生 
組 織理解 六四的 變化; 另一 方面, 我們 
亦 可看到 中港政 經格局 的急速 轉變。 

時間線 —— 從天 安門到 香港, 從 1989 回 
到 1978 

首先, 就讓 我們從 特刊的 時間線 說起。 
在這 十年的 特刊, 幾乎 每年都 有時序 
表, 去紀 錄六四 事件。 而 描述的 方法, 
無 疑反映 了該屆 報社對 六四事 件的理 
解。 第 15-16 周年特 刊的時 序表, 都是由 
胡耀 邦逝世 開始, 然 後寫學 生罷課 、絕 
食, 敍述廣 場上學 生與當 權者的 角力, 
結尾 則是六 四鎮壓 清場和 當權者 對這場 
運動的 定性。 在 這種描 述下, 八 九民運 


只由 1989 年 4 月 15 日開始 6 月尾 終結, 學 
生則 是整場 運動的 主體, 而八九 民運則 
可概 括為在 這段時 間於北 京天安 門廣場 
所發生 的事。 

之 後在第 17-18 周年的 特刊, 時 序表的 
時間維 度依舊 是那一 個半月 。不過 ,所 
描述 的東西 則不再 局限於 北京所 發生的 
事, 它還引 入了中 國其他 地方以 至香港 
的 向度。 譬 如說, 它會記 錄學運 蔓延全 
國的 狀況、 上海市 委書記 江澤民 打壓言 
論 自由, 以 及香港 市民對 這場運 動的聲 
援。 這種 敍述, 顯 然是將 八九民 運提升 
至 全國的 層面去 理解, 指 出它對 中港的 
影響。 

第 19 周年的 特刊, 無疑是 一個重 要的轉 
捩點。 時序 分為兩 部份。 一部份 是從小 
人物 的角度 出發, 模擬北 京市民 在那四 
十 多天的 心聲。 另 一部份 則是大 歷史。 
首先, 時序的 開首是 1978 年, 終結是 
1 997 年 —— 時間 維度比 1989 年 春夏之 
交長 得多。 其次, 在內 容上, 則 主要是 
描述 中國由 改革開 放到八 九後的 經濟發 
展、 中港資 本如何 隨著改 革開放 而南下 
北上、 香港於 過渡期 的民主 化進程 、中 


中大 五十年 下 


♦ 158 


港流行 文化的 互動。 而重要 的是, 在之 
後 的六四 特刊, 絕 大部份 情況都 會沿用 
這個思 路去做 時序: 有時 會刪去 小歷史 
的 環節, 有 時會偏 重於某 個面向 2 , 有時 
則加長 時間維 度至回 歸後, 但基 本上都 
不再 採納第 15-18 周年 的敍述 方式。 

六四 事件重 新定位 

這 種敍述 方式的 轉變, 當 然跟學 生報對 
事 件的分 析不無 關係。 分析框 架的轉 
變, 在第 22 周 年的特 刊尤其 明顯。 在這 
一年的 特刊, 終於 有文章 從宏觀 的角度 
分 析八九 民運的 成因, 將 八九民 運跟中 
共改革 開放的 政策緊 扣一起 來理解 。這 
些文章 都嘗試 分析, 群眾 在八九 年的不 
滿是有 其經濟 根源, 而這 根源就 是中共 
由規 劃經濟 過渡到 市場經 濟所引 起的民 
生 問題, 諸 如官員 以權換 錢及通 貨膨脹 3 
» 在繼後 兩年的 特刊, 都 不乏這 類宏觀 
分析 的文章 4 。 

在第 23 及 24 周年的 特刊, 編輯更 探討了 
以 往沒有 處理的 面向。 譬 如說, 有文章 
試圖 質疑六 四事件 是一場 學運的 說法, 
重 新發掘 工人階 級在整 場運動 的角色 5 。 
當中 作者更 梳理出 工人階 級與知 識份子 
的 矛盾: 前者 要求保 衛公有 財產制 ,後 
者則 期望徹 底推行 資本主 義市場 經濟。 
此外亦 有文章 引入國 際關係 的面向 ,點 
出中 國的抗 爭者借 鑒東歐 民主化 的經驗 
及抗爭 模式, 並引 證東歐 民主化 後的經 
濟 改革與 中國改 革開放 有其相 似之處 6 。 

其實, 近幾 年特刊 會如此 關注八 九後中 
國 的經濟 狀況, 是 因為當 下不少 內地的 


民生 問題, 很大程 度是六 四鎮壓 後中共 
繼續 「走 資」 的 結果。 種 種中國 的民生 
問題, 諸如血 汗工場 7 、 戶 籍制度 8 、 全 
國 高鐵引 起的債 務危機 9 、 醫 療制度 w 、 
農民 工的生 活狀況 11 、 學 生工所 受的壓 
迫 12 、 房地 產泡沫 13 等等, 都不過 是改革 
開放 遺禍的 延續 。 

本土 的六四 

除了 將八九 民運置 放在中 共走資 的脈絡 
外, 近年的 另一個 重心則 是嘗試 將八九 
民運 的焦點 轉移去 香港。 例如有 文章就 
指出 當我們 談論六 四時, 我們不 應將之 
視 為一段 只屬於 北京的 歷史, 否 則會令 
香 港人遺 忘一段 屬於自 己的六 四經驗 14 
。 這 些記憶 包括: 參與 八九年 的大遊 
行、 觀 看民主 歌聲獻 中華, 以及 通宵看 
解 放軍清 場的新 聞片段 15 。 然則, 八九 
民運的 實際範 圍遠遠 不限於 天安門 ,香 
港人亦 絕不只 是這場 運動的 旁觀者 。八 
九 六四, 其 實是一 場香港 人有份 參與的 
民主 運動。 

另一 方面, 因著司 徒華於 2011 年 過身, 
他的 回憶錄 《大江 東去》 亦隨之 出版, 
而第 22 周 年的特 刊亦藉 著這個 機會, 重 
提當 年以他 為首的 支聯會 的聲援 行動。 
文章 批評, 他於六 四事件 發生後 撤銷三 
罷 (罷工 、罷市 、罷 課) 的 決定, 其實 
極有 商榷的 餘地, 因為它 絕對是 削減了 
當 時不少 香港人 的政治 能量。 作 者提出 
司 徒華用 「和平 理性非 暴力」 的 思維來 
抗爭之 局限, 希望 讀者反 思日後 民主運 
動 應該走 的路線 16 。 


中國 •香港 八 九六四 


159 # 


有 鑑於近 年陳雲 牽起的 ^ 自治 派」- 
一種主 張中港 區隔, 仇 視內地 人的論 

述 日益 壯大, 第 24 周年六 四特刊 

亦花了 一定的 篇幅去 回應這 個現象 。其 
中一 篇文章 主要是 梳理香 港人對 內地人 
的 偏見, 以 及回應 自治派 指責內 地人來 
港搶資 源的說 法 1 〜 另一 篇則是 分析自 
治派主 張不要 支援中 國民主 的迷思 ,指 
出這 種排拒 中國的 說法, 很多時 都是基 
於 恐懼。 而這種 M 可 水不犯 井水」 的想 
法, 對內地 民主運 動不作 理會, 正是當 
權者 最樂意 見到的 18 。 筆者 相信, 在中 
港矛盾 日漸升 溫下, 日後 的六四 特刊似 
乎也 不可能 迴避自 治派的 論述及 中港關 
係的 變化。 

兩種民 主想像 

以上 筆者基 本上勾 勒了近 十年六 四特刊 
分析 框架的 轉變, 但與此 同時有 些議題 
卻持續 在特刊 出現, 例如 內地維 權人士 
的 狀況、 新聞 和網絡 自由、 中學 的六四 
教育 等等。 最為顯 眼的, 則莫過 於對支 
聯會舉 辦六四 晚會的 反思: 維園 的燭光 
晚會應 該是純 粹悼念 性質, 還是 應該變 
成政治 運動? 集會 形式是 否過於 單一? 
除 了晚會 之外, 我 們又可 以做些 甚麼去 
解 決八九 以後的 政治經 濟問題 19 ? 

這些 對六四 晚會的 反思, 明顯是 跟報社 
一直以 來的民 主想像 有關: 民主 並不是 
如香港 主流的 民主觀 所想, 單單 需要一 
個民選 議會, 以選 票選出 一班代 議士, 
讓他 們來替 我們決 定大部 份生活 上的事 
情。 恰好 相反, 民 主不應 約化為 投票和 
代議 民主, 而是應 該植根 於日常 生活之 


中, 由 我們決 定自己 的命運 2 ° 。 這種民 
主 想像正 有別於 支聯會 對八九 民運的 
理解 一 將 八九民 運聚焦 於鎮壓 一幕, 
抹 去當年 工人、 農民、 學 生的政 治和經 
濟 訴求, 一 味強調 要建設 代議民 主的聲 
音。 

於是, 我們 可以看 到不少 期特刊 都借八 
九 民運, 談 論我們 在當下 能夠如 何實踐 
民主。 事 實上, 實 踐民主 的議題 因該年 
的局勢 而定, 而歷 屆特刊 所做的 議題可 
謂包羅 萬象: 校 園規劃 21 、 反迫 遷運動 22 
、 居 民運動 23 、 烏崁 村的自 治經驗 24 、 基 
層民主 25 …… 總括 來說, 編 輯都希 望藉著 
這些 議題, 來 提出重 奪我們 生活的 「話 
事權」 之重 要性。 

六四 與藝術 

除了 上述硬 橋硬馬 的政經 分析, 這十年 
的 特刊亦 經常會 處理與 六四相 關的藝 
術 議題。 你可能 會覺得 六四和 藝術, 是 
風 馬牛不 相及。 然而, 實 際上卻 並非如 
此: 在 1989 年 5 月 30 日, 正當民 運進入 
低潮 之際, 學生將 民主女 神像豎 立於天 
安門 廣場, 正正是 希望以 這個雕 塑來表 
達對 民主的 期盼, 以之提 升士氣 26 。 另 
外, 在六 四事件 發生過 後直到 今天, 我 
們亦 可從不 少香港 與中國 的流行 文化及 
藝術創 作看到 六四的 意象, 而不 少期六 
四 特刊就 嘗試分 析作品 的意義 27 。 

當然, 六四與 藝術的 關係, 並不 只流於 
六四事 件對流 行文化 和藝術 創作的 影 
響, 其中還 牽涉藝 術家如 何面對 當下中 
國缺之 公民自 由的 處境。 就 例如在 2011 


中大 五十年 下 


♦ 160 


年的 春天, 當艾 未未被 軟禁, 一 班藝術 
工 作者就 組織了 「藝術 公民」 這個平 
台, 來捍 衛創作 和言論 自由, 並 聲援艾 
未未。 該屆 的六四 特刊亦 有就此 事訪問 
了組 織者, 談論他 們利用 藝術介 入政治 
的 想法。 這事 件在在 反映, 香港 人仍會 
利用 香港這 片相對 自由的 空間來 聲援內 
地人, 以及 中港兩 地公民 社會互 動的狀 
況。 

總結 

以上 筆者嘗 試勾勒 出近十 年報社 對六四 
事件 分析的 演變, 以及特 刊中恆 常關心 
的 主題。 總的 來說, 報社 對八九 民運的 
理解 與主流 對事件 的想法 有著極 大的差 
距, 包括著 眼於八 九民運 的歷史 脈絡、 
將八 九民運 扣連當 下中國 和香港 的政經 
狀況、 引入八 九民運 對香港 的意義 ,以 
及擴闊 民主的 想像。 無可 否認, 特刊 
比支 聯會對 八九民 運的詮 釋都更 為複雜 
而且 深入, 這絕 對值得 稱許。 事 實上, 
報社 近年到 維園派 發特刊 的其中 一個目 
的, 就是要 試圖扭 轉晚會 參與者 對事件 
的既有 想法, 令他 們知道 回應六 四的方 
式, 不單 只是到 維園哀 悼一晚 這麼簡 
單, 而且還 包括實 踐當時 中國和 香港普 
羅大眾 的未竟 之志。 


1 事實上 ,自 21 周年 開始, 報社開 始把特 刊命名 
為 「八 九民運 特刊」 ,而 不再用 「六四 XX 周年 
特刊 j 。原因 是編輯 認為對 八九民 運的重 視不只 
於六四 當天, 這 一點會 在文中 詳述。 而為 方便起 
見, 本文將 近十年 的特刊 均稱為 「六 四特 刊」。 

2 譬 如說, 22 周 年特刊 的時序 則主要 是用香 港本位 
的方 式做時 序表, 敍述八 九民運 對香港 的影響 • 
以及香 港的民 主化進 程 》 

3 蕭, 〈支 聯會 的九八 ,或者 ,我 們的八 九〉, 22 
周 年特刊 | 頁 10-11 ; 〈成 果背後 的犧牲 一 由計 
劃 經濟到 市場經 濟〉. 22 周年 特刊, 頁 20-21 。 

4 小, 〈逃呵 ,又 逃回這 中國、 模式) , 23 周年特 
刊, 頁 12-13 ; 黃漢彤 •〈自 由 民主的 厭敵: 獨裁 
政府和 新自由 主義〉 , 24 周 年特刊 ,頁 14-18 。 

5 石 七刀, 〈廣 場染過 的紅色 工 人的振 臂與失 
落〉, 23 周年 特刊, 頁 39-41 。 

6 Henry , 〈談 六四, 不 能不提 「蘇東 波」〉 , 24 周 
年 特刊, 頁 12 。 

7 張 婆婆, 〈「玖 龍血 汗門」 與中國 社會對 資本的 
批判〉 ,: 19 周 年特刊 ,頁 26-27 。 

8 鄺 頌婷, 〈戶 口決 定命運 —— 中 國戶籍 制度〉 

, 21 周 年特刊 ,頁 11-13 ; 六 十蚊, 〈不 是靠個 
人 努力就 可以了 —— 淺 談戶籍 制度〉 , 22 周年特 
刊, 頁 24-25 。 

9 寶, 〈建 高鐵 與保八 之間不 能說的 秘密〉 ,21 周 
年 特刊, 頁 14-1 5 。 

10 紀, 〈大 國崛起 ,連中 產都病 唔起〉 , 21 周年特 
刊, 頁 26-27 。 

11 嬲 支槍, 〈農民 •工人 •農 民工〉 , 22 周年特 
刊, 頁 22-23 。 

12 W . A . L . K . , 〈青春 ,暑 無天日 —— 當學生 變成工 
人〉, 23 周年 特刊, 頁 9-11 。 

13 李 昆澤, 〈躁動 的國度 —— 十八 大後的 政經危 
機〉, 24 周年 特刊, 頁 40-41 。 

14 陳 劍青, 〈哪裡 有六四 哪 裡就有 抵抗〉 , 20 周 
年 特刊, 頁 29 。 

15 陳 浩倫, 〈忘掉 (偽) 客觀 ,做返 個人〉 ,20 周 
年 特刊, 頁 27 。 

16 羅, 〈沖浪 —— 司 徒華的 回憶錄 以外〉 ,22 周年 
特刊, 頁 12-13 。 

17 倪 德健, 〈中 港矛盾 ,矛盾 甚麼〉 , 22 周年特 
刊, 頁 30-31 。 

18 覃 俊基, 〈排 拒中國 的情緒 政治〉 , 24 周年特 
刊, 頁 32 。 

19 Sin • 〈填白 的必要 —— 如果 六四燭 光悼念 晚會只 
為 悼念〉 , 22 周 年特刊 ,頁 6-7 ; 嬲 支槍, 〈夢想 
真 的可成 真嗎? —— 支 聯會六 四晚會 以外〉 , 22 
周年 特刊, 頁 8-9 。 

20 筆芯, 〈還 六四一 個清白 給民 主一個 真義〉 

, 18 周年 特刊, 頁 15-16 ; 致 中和, 〈民 主的匱 
乏〉, 24 周年 特刊, 頁 20-21 。 


中國 •香港 八 九六四 


161 ♦ 


21 校園民 主規劃 小組, 〈要求 校園發 展督導 委員會 
加入 學生代 表建議 書〉, 19 周年 特刊, 頁 36-37 。 

22 梁 文道, 〈深 水埗重 建區, 最後的 街坊〉 , 20 周 
年 特刊, 頁 13 。 

23 翡翠, 〈你 相不 相信人 民的力 量?〉 , 22 周年特 
刊, 頁 38-39 。 

24 熙, 〈改 變從草 根做起 —— 內地基 層民主 的實踐 
和想 像〉, 23 周年 特刊, 頁 44-46 。 

25 古, 〈基 層與民 主運動 的路向 ,在 516 之 後〉, 21 
周年 特刊, 頁 54-55 。 

26 見本 書卷二 「民主 女神像 事件」 : 何慶基 ,〈要 
擺民 主女神 ,但 不是這 個〉。 

27 光, 〈中 國搖滾 ,還在 路上〉 , 19 周 年特刊 ,頁 
48 ; 「文化 —— 香港 / 音樂 / 電影 / 六 四」, 16 
周 年特刊 ,頁 27-35 ; 「六 四詩 與歌」 , 20 周年特 
刊, 頁 20-23 ; 熙, 〈隱 喻作 為針線 —— 直 面六四 
創傷的 《動詞 變位》 > , 2 3 周年 特刊, 頁 32 -3 3 。 


中大 五十年 下 


♦ 162 





满言 i 


令 何敬最 

社 會的要 求變, 大學 學制也 跟著變 ,近 
十年有 幾個改 變特別 明顯, 值得 一記。 

現今社 會變遷 迅速, 需要 僱員有 更好的 
適 應力, 所 以教學 除了傳 授學科 的專業 
知 識外, 更強調 培養學 生跨界 / 跨學科 
的 能力。 於 是高中 推行通 識科, 大專亦 
開辦愈 來愈多 的通識 課程。 不難 發現, 
大學 改為四 年制後 的種種 變更, 深受這 
個 大改變 影響: 所 以多出 一年, 課程所 
新增的 學分, 主要 是加在 語言和 通識課 
程上, 而不是 用來強 化主修 課程; 大學 
紛紛改 為大類 招生, 亦更 多地要 求同學 
除了 自己就 讀的學 系的知 識外, 也要渉 
獵所屬 學院其 他學系 的知識 ( Faculty 
Package ) : 除 了學院 內的跨 學系學 習外, 
大學 亦推動 學生跨 學院的 學習, 開設大 
量新的 跨學院 課程, 港大 的醫科 法律雙 
學位便 是令人 注目的 一例。 

開辦愈 來愈多 課程, 長遠 來說可 以令學 
生讀 到更貼 合他們 興趣的 學科, 某程度 
上是件 好事, 關鍵問 題是, 百花 齊放的 
大專 課程, 質素會 否有所 下降? 除了副 
學士課 程的質 素近年 常為人 詬病, 各大 


學過 去十年 亦被不 少教授 批評是 「重研 
究 輕教學 」 。當 「教 學」 的成效 遠遠不 
如 「研 究」 那 麼容易 量化, 究竟 公眾如 
何能 確保學 額大增 後大專 課程的 質素? 
除 了國際 排名、 畢 業生薪 酬和語 文能力 
外, 我 們是否 有其他 更好的 指標? 

以上 勾勒的 是我們 所觀察 到近十 年大專 
界所面 對的大 環境, 而中 大作為 大專學 
界 中較為 資深的 一員, 有 很多資 源去讓 
我們 思考大 專學界 應該怎 樣面對 這些挑 
戰。 例如中 大早年 曾是四 年制、 很早已 
經強調 通識教 育等。 另一 方面, 中大在 
面對 這些變 動時, 應對的 方法跟 其他大 
專院校 也不盡 相同, 例如 中大雖 然有推 
行大類 招生, 但推 行力度 遠遠不 及港大 、 
科大等 院校; 又例 如中大 雖然也 逃不了 
被批評 「重研 究輕教 學」, 但在 教資會 
的報 告中, 中大的 教學在 各大專 中還是 
相 對備受 肯定。 

可惜 的是, 當我們 在準備 「教學 * 師生」 
這個部 份時, 發現 近十年 學生組 織在這 
方面 的紀錄 和討論 甚少。 所以, 我們決 
定從 最基本 的東西 出發, 由零開 始組織 
近十 年中大 教學的 情況。 我 們分成 「改 


中大 五十年 下 


♦ 164 


變」 、「老 師」、 「學習 經驗」 三個 部份去 
探 討中大 教學的 情況。 

第 一部份 「改 變」 探 討學制 上的大 變更, 
例如四 年制、 大類 招生、 通 識教育 、教 
學質 素等, 主要以 訪問跟 邀稿的 方式進 
行。 近十 年來, 因 著教資 會撥款 方法的 
變更, 不少人 批評大 專院校 「重 研究輕 
教 學」, 我 們亦訪 問了教 務長吳 樹培, 
問他 對這些 批評的 看法。 第二 部份是 
「老 師」, 收 錄了五 位老師 的訪問 / 自 
白 I 一 方面希 望勾勒 近十年 的教學 環境, 
另一 方面亦 希望呈 現這些 老師理 解教學 
到 底所為 何事? 又 選擇採 取怎樣 的教學 
策略? 這些 老師關 注的東 西各有 不同, 
有的關 注教學 語言、 有的 關注同 學是否 
可 以成為 更好的 公民; 他 們眼中 的同學 
形象 亦截然 不同, 甚 至互相 駁斥。 第三 
部份是 「學 習經 驗」, 收 錄同學 對眾多 
學習體 驗 ( 讀書 、上莊 、實 習、 上 週會、 
課外 活動) 的 感言。 現在 的學生 有了這 
麼多的 「學 習機 會」, 他 們又學 到了甚 
麼? 他 們眼中 的這些 活動, 跟學 校和老 
師眼中 的又有 多大的 不同? 特別 推薦由 
日本來 中大就 讀的小 林輝的 訪問, 校方 
常 宣稱不 斷增收 非本地 同學, 是希望 


令本 地同學 可以跟 不同文 化的人 增加交 
流, 但在 小林輝 眼中, 校方 的種種 措施, 
不但沒 有鼓勵 交流, 反而 是將雙 方分隔 
開。 這個 訪問正 正提醒 我們, 除 了關注 
結構上 的改變 (例如 學制、 教學 方法) 
外, 也要關 注看似 離散、 主觀的 同學學 
習 體驗, 才能 全面地 了解到 教學的 實況。 


教 

學 

師 

生 


165 



四 年制: 中大 的理想 和身份 

♦ 馬嶽 


2012 年, 中大 回到四 年制。 

在 九十年 代前, 四 年制是 中大身 份認同 
的一 個重要 部份。 香港有 大約四 份一世 
紀 時間, 是只有 兩所大 學的。 中 文大學 
之 有別於 港大, 一 大部份 和它的 創校理 
想 有關: 包括 中大是 中國人 的大學 、可 
用中文 教學的 大學、 給予 華人子 弟接受 
大 學教育 機會的 大學、 以 至中大 推行通 
識教 育等。 這些自 行選取 的特色 和身份 
認同, 很多體 現在學 制上, 和四 年制密 
不 可分。 

中 文教學 的門徑 

在 未有聯 招制度 之前, 中 文大學 是有自 
己 的考試 取錄學 生的, 即 為高等 程度會 
考 ( Higher Level Examination ) > 難度 
一般介 乎中學 會考與 高級程 度會考 ( Ad - 
vanced Level Examination ) 之間 ,而 
一般中 文中學 都採六 年制, 即五 年會考 
後 加一年 預科, 唸 的是準 備高等 程度會 
考 的課程 (而 這些 學生完 全不會 考慮報 
考高級 程度會 考), 入中 大變成 本地中 
中 學生唯 一升讀 大學的 機會。 

當 年中文 中學最 頂尖的 有金文 泰和培 


正, 八十 年代時 一年總 有七、 八 十人進 
中大 ( 當 年中大 每年只 取錄千 多人) , 
校園 內最大 的會社 包括培 正同學 會和金 
文泰同 學會, 會 員人數 可達三 百之譜 。 
那 些年我 們總說 不能在 校巴上 說這兩 
間 學校的 壞話, 因 為前後 左右總 有一兩 
個 舊生在 左近。 此 外當然 還有一 眾愛國 
學校的 精英。 這些 學校的 特點, 是學校 
基於 辦學理 想或民 族立場 選擇用 中文教 
學、 大多家 長基於 理念或 民族感 情才選 
擇 中中, 不像 今天的 「無可 奈何」 下被 
贬 為二等 中學。 而 我們都 知道這 些中中 
畢 業生, 除 了英文 水平可 能平均 稍遜外 , 
一般 學術能 力絕不 吃虧, 國學基 礎通常 
優勝。 中文大 學提供 的這個 「六 年中學 、 
四年 大學」 的學制 通道, 遂成保 存華文 
教育這 點血脈 的特有 安排, 是體現 「中 
國人 大學」 和 「中文 教學」 這些 創校理 
想 的重要 門徑。 

中 大理想 之體現 

中文 大學有 很多理 想主義 和意識 形態的 
傳統, 而很 多這些 傳統, 都和四 年制有 
關 。我 1 983 年進 中大, 醫學院 事件仍 
在很多 師兄師 姐的記 憶中。 醫學 院事件 
的重要 爭論點 之一為 「 中七不 等於大 


中大 五十年 下 


♦ 166 


一」, 不少 反對校 方政策 的學生 覺得校 
方為 了爭學 生和提 升學校 地位, 而讓高 
級程 度會考 進醫學 院的學 生可以 少唸一 
年 大學, 是違背 中大理 想的, 因 為中七 
那年 的預科 教育, 沒有可 能取代 大學一 
年的通 識教育 或各層 面的人 格培養 。從 
今 天的人 看來, 這 種想法 當然是 理想主 
義 得不可 救藥。 

四 年制和 通識教 育相輔 相成, 某 程度上 
是因 為當年 中大人 總會把 港大的 三年制 
看成 是英式 制度, 重點是 專業科 系的訓 
練, 有著 殖民地 色彩, 但 中大的 學分制 
(當 年港大 不用學 分制) 下容許 學生彈 
性 選修, 四 年制既 是世界 大學制 度的主 
流, 亦容 許更多 選修的 空間, 加 上中大 
特 有提供 的通識 課程, 於 是四年 制和通 
識 教育理 想一體 兩面, 是 中大學 制的必 
然 成份。 

筆 者成長 於八十 年代, 當 年中大 學生組 
織競選 政綱, 差不 多指定 的政綱 架構是 
「校 園」 、「香 港」 、「中 國」 三部份 ,而 
校園 部份免 不了討 論大學 學制, 而堅守 
四年制 和通識 教育, 以及 「四 不改 三」、 
「五 必改 六」, 變成 了不加 思索的 指定動 
作, 總 覺得大 學四年 制才是 「王 道」, 
要談 香港社 會的教 育改革 就應該 把整個 
香港改 成六年 中學、 四年 大學的 學制, 
雖然 我記憶 中似乎 當年沒 有哪個 學生組 
織真的 為此做 過甚麼 行動。 

學 術自主 之標誌 

當年中 大既然 可以有 自己的 學制、 自己 
的 考試、 自 行決定 收生, 中大維 持四年 


制便 成為大 學的學 術自主 與收生 自主的 
象徵。 1977-1978 年和 1988 年兩 次抗拒 
政府要 求中大 改為三 年制的 運動, 標誌 
了反 抗殖民 地政治 暴力、 捍衛學 術自主 
和大學 自主的 歷史。 當年 的中大 人總覺 
得港 英政府 覺得港 大才是 「嫡 系」 ,英 
式制 度才是 正宗, 於是希 望把學 制統一 
為 「五 二三」 學制, 但這 必然與 中大的 
重 要身份 衝突。 中大 的保衛 四年制 ,因 
而 一定是 帶著反 殖的色 彩的。 

1988 年教統 會三號 報告書 提出統 一學制 
為 五二三 學制。 當 年的反 對運動 其實應 
該 比十年 前的更 龐大, 並 且團結 了大專 
學界 (因為 本來當 年港大 正在提 出考慮 
改 為四年 制), 曾 有數千 人遊行 上政府 
總部, 而在 輿論上 差不多 完全擊 倒了政 
府提出 的各項 論據, 但偏 偏功敗 垂成。 
政府 執意要 統一中 學七年 大學三 年的制 
度, 中大不 敵財政 壓力, 最後自 行將畢 
業學 分要求 降低, 令學生 可以在 三年內 
畢業。 後來有 江湖傳 聞說中 大屈服 ,以 
換取 政府支 持撥款 開設工 學院。 是真是 
假, 無從 稽考。 

「二奶 大學」 的魔咒 

多年 來中大 一直在 「發 展」 的需 要和維 
持 創校理 想之間 掙扎, 而 歷來在 重大事 
件上, 通 常堅持 創校理 想的是 師生校 
友, 看重發 展的是 校方。 中大多 年來一 
個重 要的情 意結是 「相 對於 港大, 中大 
是否次 一等的 大學」 ?八 十年代 中大學 
生報 曾經做 過專題 ^ 中大是 ^ 二奶 大學』 
嗎?」 當年 名校生 考得中 大入學 資格而 
過門 不入, 誓死要 入港大 者不在 少數。 


從校 方的角 度看, 一些專 業科系 如醫學 
院和工 學院, 是本 校畢業 生晉身 專業階 
層的 保証, 是吸引 成績好 的學生 入中大 
的重要 鑰匙, 當然 也是提 升中大 地位和 
競爭力 的重要 途徑, 於是 中大三 十多年 
來 的發展 方略, 便 包括要 在這些 專業科 
系 上逐一 向港大 看齊: 醫 學院、 工 學院、 
法律學 院陸續 成立, 目的 不離要 「超 越」 
港大。 到了 今天, 競 爭是主 旋律, 通識 
教育、 中文 教學、 中國人 的大學 等創校 
理想, 逐漸靠 邊站。 

三十年 來的滄 海桑田 

到了今 天中大 回復四 年制, 物換 星移滄 
海 桑田, 四 年制對 中大的 意義已 大不相 
同。 三十 年前, 大學市 場化還 未真正 
開始, 於是 校內的 學制和 課程設 計都可 
能比 較單純 的出於 學術和 教學的 考量。 
三十 年後, 「錢 跟學 生走」 是大 學撥款 
的 主導方 程式, 「 三 改四」 下新 增學分 
如何 分配, 便變成 大規模 的資源 分配遊 
戲了。 以前中 大真的 比較獨 立自主 ,但 
今天 教資會 操控各 大學遊 戲規制 和資源 
調配, 結果 是資源 考慮和 教資會 的框架 
主導了 很多課 程設計 和學制 安排, 效果 
和以前 的四年 制大異 其趣。 

中 大四改 三時, 各 主修學 科為了 確保主 
修質素 ,將主 修的要 求濃縮 至三年 讀完, 
沒有按 比例的 減少學 分要求 。三改 四後, 
資源 遊戲的 邏輯令 主修要 求減少 不多, 
但新加 了各類 指定的 通識、 語文、 指定 
選修 課程, 學 生選修 的空間 比以前 少了。 
舊四 年制下 ,學 生是 比現在 空閒很 多的, 
因 為每個 學科的 考核比 較少, 今 天在評 


估主 導的文 化下, 每個課 程的功 課都會 
比以 前多了 不少。 選修空 間多, 課程比 
較 悠閒, 我 覺得其 實是當 年落實 通識教 
育的重 點之一 I 因 為同學 有比較 多的空 
間 去選修 「唔 關事」 的 科目、 投 身課外 
活動以 及胡思 亂想。 以前 總有人 到了四 
年級 有學分 剩時, 去拿一 兩分藝 術系的 
素 描或者 書法, 或 者體育 系的兩 學分足 
球或 網球, 今 天的文 化下, 相信 不復如 
此閒 情了。 

逝去 的理想 和身份 

政 府將全 港學制 改革為 「六 四」 ,而且 
在 中學階 段引入 「通識 教育」 課程 ,似 
乎 是中大 多年堅 持的理 想取得 了上風 , 
但卻沒 有人覺 得這是 中大的 勝利, 也沒 
有人再 把四年 制連結 到中大 理想、 通識 
教育 和中大 身份。 這本來 難怪: 全香港 
的大學 都是四 年制, 四年 制再不 是中大 
身份 的象徵 。通識 教育變 了潮語 和商機 , 
也 不是中 大獨家 宣揚。 中 文中學 在九十 
年代 學制統 一後, 影響力 和吸引 力已經 
快速 下降, 並且吊 詭的在 回歸後 因政府 
推行 「母語 教學」 而被標 籤為二 等學校 。 
中 大四年 制和中 文教學 不再有 任何關 
係。 更重要 的是: 在種種 回歸四 年制的 
討論、 籌備和 相應改 動中, 中大 的理想 
和 身份, 似乎沒 有任何 重要的 角色。 

就以 所謂較 高資格 ( Advanced stand - 
ing ) 的學分 減免來 說吧。 在四 年制下 , 
所有 拿著高 於中學 文憑試 資格入 讀中大 
者 ( 包 括各種 AL 資格、 擁有副 學士者 , 
或其 他七年 中學的 資格如 IB 等) ,一律 
被 視為較 高資格 (Advanced standing ) , 


中大 五十年 下 


♦ 168 


可 獲學分 減免而 不用修 123 學分 才畢業 孰 

學 

( 通常是 99 分)。 這 以今天 的標準 (即 

、 師 

不是醫 學院事 件時的 中大學 生的標 準), 生 

也可 算是合 理罷。 但這還 不夠, 大學有 

下 達文件 說由於 某大學 (有 接觸 校方文 

件 的經驗 的人都 知道, 中 大校方 心目中 

從來只 得一所 「其 他大 學」) 給 予更多 

的學分 減免, 於是 鼓勵各 學系減 免更多 

學分, 以資 競爭。 例如如 果某同 學中學 

念過某 學科, 可以 考慮豁 免某些 主修的 

學科。 這 真的是 「 中 七等於 大一」 的超 

級加 強版, 當年醫 學院事 件的前 輩知道 

這事, 不知 會作何 感想。 從個人 感受層 

面, 為 搶學生 而置學 術水平 於不顧 ,令 

人 扼腕; 而 如果說 中學讀 過某科 GPA 

便 可以免 掉我的 「政 治學初 基」, 則已 

是對 我個人 學術水 平的侮 辱了。 

三十 年河東 河西, 四 改三後 三改四 ,彷 
彿一場 春夢。 香港 教育、 大 學教育 、中 
文 大學經 歷多少 變化, 四 年制被 還原為 
一個 年期。 中大 理想的 消亡, 有 多少是 
全球 大趨勢 使然、 有多少 是香港 教育發 
展之 惡果、 有 多少是 校方的 責任、 有多 
少是我 們堅持 不夠, 筆者 也訥訥 說不上 
來, 大概值 得五十 年來各 世代關 注中大 
發 展的仝 人共同 思考。 


大類招 生實施 的影響 與困難 
訪 問陳竟 明教授 

♦ 整理: 陳秉鳳 


三 三四改 制前, 除個 別科系 (如 BBA 及 
Life Science ) 外, 中大絕 大部份 科系的 
收生 都是以 學系為 本的。 2010 年, 常務 
副校 長華雲 生連同 由校方 委任的 學院院 
長們強 推大類 招生, 要求除 醫學院 、法 
律 學院、 教 育學院 外的學 院改為 大類招 
生。 除文學 院因藝 術系及 音樂系 等科系 
大力反 對沒有 推行, 社會科 學學院 、理 
學院 及工程 學院均 在收生 制度內 加入統 
一收 生元素 1 。 

收生 辦法的 轉變, 曾於 2010 年 引起一 
番 討論, 反 對大類 招生的 意見指 這種制 
度會陰 乾較小 規模的 學系、 減低 學生與 
學系 之間的 關聯, 降 低教學 質素、 使學 
生於 一年級 時要面 對另一 輪爭取 入讀心 
儀學 系的競 爭等。 本書另 一文章 2 則認 
為, 大類招 生的推 行是為 了配合 大學教 
育資助 委員會 ( UGC ) 的 「優配 學額」 
政策, 方便 學院統 一學系 及資源 管理, 
亦能 由此推 高收生 分數, 增加中 大的競 
爭力。 換言 之即把 資源搶 奪的考 慮置於 
教 學質素 之上。 

大類招 生推行 兩年, 實質 對各學 系的影 
響是 怎樣? 當初 的憂慮 又是否 屬實? 本 


書編 輯訪問 了負責 設計生 命科學 學院課 
程的 陳竟明 教授, 分 享他的 觀察。 

收生人 數不穩 數年後 或有殺 系危機 

陳教 授說, 參考了 港大理 學院大 類招生 
的 經驗, 該 學院將 所有科 目納入 大類招 
生, 熱門 科目收 生人數 爆棚, 其 他科目 
收生人 數大幅 減少。 故此, 中大 理學院 
在 一開始 ,就 沒有 把最多 人競爭 的科目 , 
如風 險管理 ,或收 生要求 較特殊 的科目 , 
如中醫 及數學 精研, 納入 大類招 生之內 - 
生 命科學 學院在 2009 年 已開始 統一六 
個科系 招生, 而在 2012 年即與 另外五 
個學 系共十 一個學 系組成 「理 學」 收生 3 。 
陳教 授說, 收生人 數不平 均的情 況已有 
出現, 例如食 品及營 養學系 ( FNS ) 較 
受 歡迎, 以 往只有 四十個 學額, 大類招 
生後 最多試 過收到 七十人 。「他 們以為 
畢業 就做營 養師, 個個都 以為可 以去外 
國考 個牌, 做 瘦身教 練。」 而有 些科系 , 
如細胞 及分子 生物學 ( CMB ), 課程定 
位是 收學院 裡精英 學生, 讀完就 可往外 
國有 名大學 如麻省 理工、 劍橋等 做研究 , 
「但 又有多 少同學 有這個 目標? 大多數 
都只是 想拿個 general degree 」 ,試 過一 
年只 得九個 學生。 為了適 應頭幾 年大類 


中大 五十年 下 


招 生的收 生不穩 情況, 大 學答應 頭幾年 
不改 撥款, 但若幾 年後, 有個別 學系只 
剩幾個 學生, 可 能會產 生殺系 危機。 

學系 應變面 對困難 

其 實以儀 器及人 手計, 食 品及營 養學最 
多只 能容納 四十人 左右, 現在多 收了學 
生, 課 程也要 有相應 調整, 例如 帶畢業 
專題 ( FYP ) 的老 師人手 不足, 只能將 
FYP 改為 非必修 課程。 陳 教授常 強調, 
香港 的大專 院校資 源不像 外國大 學般豐 
富, 以往 一直是 錢跟學 生走, 學 系收生 
人數與 學系有 多少資 源直接 掛勾。 學系 
都 要想辦 法自救 ,如 之前 提到的 CMB 收 
生人數 下降, 學系 就標榜 小班教 學及高 
質素 教學, 之後一 年人數 回升至 20 人。 

他說, 長遠 下去, 如果食 品及營 養學收 
生人 數一直 高企, 學院要 考慮將 這科從 
大類 招生中 剔除, 設立 上限, 解 決太多 
學生湧 向同一 科系的 問題。 我們 問到, 
那麼 是否其 實應將 收生人 數少的 從大類 
招生中 拿走? 希望 入讀中 大的學 生那麼 
多, 總 會收到 足夠的 學生。 陳教授 回應, 
學院是 不會這 樣做, 因為 大類招 生一個 
重要 目的就 是要推 高收生 分數, 與其他 
院校 競爭, 他們能 做的只 是超收 學生, 
例如生 命科學 院本應 收最多 200 人 ,但 
他們 會收多 20-30 人, 透 過這種 方法去 
幫 少人的 學系。 

收生 亦直接 影響學 系的人 手招聘 問題, 
收生人 數少, 學系 自然不 敢多請 終身教 
席 ( tenure _ track academic teacher ) ° 但 
即使 收生人 數少, 都要 開辦相 應科目 


「例 如教 生物不 能只教 植物, 也 要有動 
物, 不能只 教魚, 都要教 熊貓, 還有 
Biodiversity (生 物多樣 性)、 保育 、分 
類等 等」。 學系可 能變相 只能多 請合約 
講師 ( lecturer ) , 這對教 學質素 和長遠 
學系 發展都 會有壞 影響。 

這幾年 UGC 推行的 優配學 額政策 ,其 
實也在 影響學 系招聘 人手的 鬆緊度 。政 
策 要求學 院撥出 5% 學額 在各大 專院校 
中 競爭, 學 院需要 配合社 會需要 推出新 
課程, 得 UGC 審 批後, 才能拿 回那些 
競 爭學額 4 。 5% 看 似影響 不大, 但陳教 
授指: 「平時 運作, 100 元有 70 元花在 
人 工上, 扣起 5% 就 入肉, 剩下 25 元。 
真正 被扣除 的不是 5% , 而是 30 元裡的 
5 元。」 學系面 對這個 壓力, 亦不 敢輕易 
增聘 人手。 

至於 學生如 何能保 持與學 系間的 關係, 
陳教授 就說, 他們 都會鼓 勵學生 盡早選 
擇 可能入 讀科目 ( potential major ), 學 
系 就會透 過電郵 和學生 聯絡, 讓 學生知 
道學系 有甚麼 活動, 加入系 會等等 ,暫 
時也能 維持各 學系的 氣氛, 但相 比以前 
是難 做了。 

難敵功 利主義 

陳教 授說, 學生 會一窩 蜂去選 一個科 
目, 這也直 接反映 香港教 育界的 悲哀。 
「很 功利 主義, 以 為讀甚 麼就做 甚麼, 
然 後就會 飛黃騰 達。」 他 認為同 學不能 
以為 哪科有 前途, 就 去讀哪 一科。 好像 
早兩年 有樹木 倒下壓 死一個 學生, 他說 
就 令很多 同學修 讀植物 生理學 (Plant 


Physiology ) , 考樹藝 師牌, 樹藝 師牌由 
200 個升到 3,000 個, 但這 樣也不 代表, 
將 來你就 可以進 入那個 行業, 行 業也會 
飽和。 

他覺 得不同 學生, 應該對 未來有 不同想 
像’ 「我們 Environmental Science (環 
境 科學) 有些人 想去考 督察, 有 些去做 
物業 管理, 有些做 NGO , 有些 想去環 
保 署做, 有 不同想 法。」 

他雖認 為大學 教育不 是職業 訓練所 ,但 
還是 需要配 合大學 要求與 市場現 實:在 
課程設 計時, 都要加 入務實 的部份 ,例 
如實習 及就業 講座, 讓同 學探索 發展的 
可 能性。 另一 方面, 社會轉 變快, 潮流 
變動 急速, 也不像 從前一 樣有多 種傳統 
行業, 一做可 以做五 十年。 他認 為高中 
課程的 改變, 也是 為了社 會變遷 作出適 
應, 學生在 中學時 讀的科 目不用 太專, 
而是 訓練各 種基本 能力, 讓他們 能掌握 
如 何有效 學習。 

入到大 學也是 一樣, 如果 要點出 大類招 
生的 好處, 他認為 是能讓 學生多 涉獵不 
同科目 ,尤其 是現在 DSE 同學在 高中修 
讀 的課程 和以前 AL 同學很 不同, 選修 
科 較少, 也 不一定 修讀過 生物、 化學及 
物理, 學院基 礎課程 就變得 很重要 ,讓 
同學先 對不同 的基本 知識有 了解, 再在 
第三 四年專 攻選修 科目。 不過, 陳教授 
也指, 他的觀 察中, 暫 時覺得 DSE 的同 
學在選 科時比 較難去 拿捏, 不太 知道自 
己 想選擇 甚麼。 


制度 的制肘 

陳教授 說到, 與其他 政策改 變比較 ,大 
類招 生對學 系的影 響不算 最大, 大學管 
治方 式的轉 變引起 的資源 分配問 題更嚴 
重。 他認為 2007 年學院 院長改 行委任 
制, 是 一個大 問題。 學院 院長在 改制前 , 
是由各 學系教 師一人 一票選 舉產生 ,能 
反映 各學系 所需, 公平 處理資 源分配 
問題。 但現在 院長由 學校中 央委任 ,而 
很多 和學系 有關的 決定, 都由院 長會議 
( Dean’s meeting ) 商討, 決策變 成由上 
而下, 有時會 與學系 的意願 相違背 。陳 
教 授指, 大 學高層 裡不乏 迷信大 學排名 
的人, 追 求大學 排名, 變 相是要 著重研 
究, 或從外 國請明 星教授 坐陣。 這些考 
慮, 會凌 駕於學 系實質 需要, 影 響各學 
系 發展。 

回到 大類招 生的問 題上, 他認為 最大的 
問題, 始終 是收生 不穩那 一點。 若學校 
可以有 公平的 制度, 令每 個部門 百花齊 
放努力 去做, 應 該不是 壞事。 可 惜現況 
是管治 方面, 很多 前線的 教職員 並不認 
同。 陳教授 總結他 所感到 的問題 '當 
大學 想加強 管治, 反 而管死 了大學 ,令 
大學這 幾年的 排名、 知名 度及影 響力不 
斷 下降, 我 對未來 是擔心 的。」 

總括 而言, 就大 類招生 在中大 的實施 , 
陳教 授帶出 了幾點 需要留 意的問 題:第 
一, 必須要 留意是 否有科 目收取 了過多 
新生, 資 源不敷 應用; 第二, 會 否因大 
類招 生導致 某些科 系收生 太少, 面臨殺 
系 危機; 第三, 大 類招生 導致的 學生人 
數 不穩, 會否 影響學 系調配 資源、 聘請 


中大 五十年 


下 


人手 以及影 響教育 與研究 質素; 第四, 
如何 維繋各 學系的 內聚力 及加深 師生間 
的關係 。大類 招生在 中大實 施年期 尚短, 
仍需靠 往後各 方繼續 監察, 上述 的問題 
會 否持續 出現及 惡化。 


教 

學 

師 

生 


1 2012 年 「 三 三四」 第一年 收生, 社 會科學 學院八 
個學科 各撥出 15% 收 生人數 作大類 收生; 理學院 
除數學 精研、 風 險管理 科學、 中醫 及計量 金融學 
及 風險管 理科學 外均採 取大類 招生; 工程 學院全 
部科系 採大類 招生。 

2 見本 書卷三 「社會 •教 育」 ,李 敏剛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何 改變中 大〉。 

3 生 命科學 學院包 括生物 化學、 生物、 細胞 及分子 
生 物學、 環境 科學、 食品 及營養 科學、 分 子生物 
技術學 六科; 「理 學」 收生 分類中 還包括 化學、 
地 球系統 科學、 數學、 物理及 統計學 五科。 

4 新 課程要 回應社 會所需 人材, 如理 學院新 推出的 
地 球系統 科學, 就 是這種 課程。 構 想課程 時要思 
考 社會需 要甚麼 人材, 地球 系統科 學其中 一個要 
點 就是研 究全球 暖化、 溫室 效應等 問題。 


173 ♦ 


香 港中文 大學通 識教育 的使命 和實踐 


♦ 梁美儀 

原刊於 《香 港中文 大學通 識教育 概覽》 2007 年增 訂版, 後 經作者 修訂。 


香港中 文大學 自創校 以來, 即致 力培育 
學有 專精, 具有堅 實的中 華文化 背景, 
同 時視野 廣闊, 能融會 中西, 聯 繫今古 
的領袖 人才。 因此, 通識 教育一 直是本 
科課程 中不可 或缺的 部分。 在華人 地區, 
中大 的通識 教育扮 演著先 行者的 角色, 
「中大 模式」 亦成為 一個具 參考價 值的範 
例。 然而, 實際上 並沒有 一個一 成不變 
的 「中大 模式」 。在 相對確 定的教 育目標 
和理 想下, 香港中 文大學 的通識 教育體 
制, 亦隨 著香港 社會的 變遷、 文 化的轉 
變和 大學本 身的發 展需要 而不斷 演變。 

書院、 文化理 想與通 識教育 
( 1963-1976 ) 

香 港中文 大學的 成立, 是由 崇基、 新亞 
和聯 合三間 成員書 院以聯 邦制形 式結合 
而成。 其中 崇基學 院以發 揚基督 精神, 
引進西 方文化 ,促進 中國現 代化為 己任; 
新亞書 院懷抱 振興中 國傳統 文化、 為中 
華民族 尋求新 出路的 壯志; 聯合 書院則 
以 推動中 西文化 交流, 適 應世界 潮流變 
遷為 宗旨。 這些書 院規模 有限, 師生人 
數 不多, 然 而關係 密切, 學府上 下容易 
產生認 同感。 因此, 此 時各書 院雖無 
「通識 教育」 之名, 但其 教育抱 負卻對 


學生 人格有 一定的 感染, 激勵他 們作道 
義 追求。 當 時新亞 書院以 「中國 通史」 
為全 校學生 的共同 課程, 崇基學 院則設 
「人生 哲學」 等必 修科, 成為日 後通識 
課程的 濫觴。 

至 1963 年中 文大學 成立, 各書 院就其 
原 有的教 育理念 與課程 安排, 自 行規劃 
通識 教育。 書院聯 邦制固 然可保 留各成 
員 的傳統 特色, 亦 有利於 師生感 情培養 。 
然而 就學系 的發展 而言, 因資源 分散於 
不同書 院中, 規模 有限, 較難提 供全面 
而 均衡的 課程, 為 進一步 發展大 學的教 
學與 研究, 大學改 制不能 避免。 

單一 制大學 下的書 院通識 
( 1976-1986 ) 

1976 年 中文大 學改聯 邦制為 單一制 ,各 
書院 相重疊 的學系 合併, 由大學 中央管 
轄, 發 展學科 為本的 課程; 通識 教育以 
發展 學生才 智視野 為目標 ,屬學 生為本 , 
仍 歸書院 負責。 經 歷改制 之後, 學生人 
數 日增, 學系 對主修 課程需 求日切 ,由 
於分配 教師工 作的權 力屬於 學系, 書院 
雖 然仍負 有設計 和管理 通識教 育的任 
務, 但人 力的安 排和統 籌日益 困難。 


中大 五十年 下 


174 


系 統化的 「七 範圍」 通 識教育 
( 1986-1991 ) 

1986 年 開始, 中 文大學 的通識 教育踏 
入了新 階段。 經 全面改 革後, 通 識教育 
佔中大 本科生 課業的 15% , 較改 革前的 
10-11% 顯著 增加。 在尊 重書院 傳統和 
維 持學生 為本教 學的前 提下, 新 課程仍 
然保留 各書院 的通識 科目, 但最 多不超 
過六 學分。 其餘的 通識科 目改為 全校統 
一 課程, 由 各學系 提供, 並由通 識教育 
主任 統籌。 統一課 程共劃 分為七 個不同 
的知識 範圍, 包括 「邏輯 思考與 定量技 
巧」、 「中國 文明」 、「其 他文 明」、 「電子 
計 算學」 、「藝 術與人 文」、 「 自然 科學與 
醫學」 、「社 會科 學與管 理學」 。其中 
「邏 輯思考 與定量 技巧」 與 「中國 文明」 
為必修 範圍, 學生 須在範 圍內選 修各一 
門 學科; 其 餘學分 則從其 他範圍 選修。 

改革後 的通識 教育, 在書 院和學 系的權 
責方 面有較 合理的 分工。 統一課 程的設 
計, 亦比較 系統和 全面。 然而不 同的學 
院、 學系對 通識教 育的認 識和熱 心程度 
有所 不同, 人 力和心 力的投 入極不 均等。 
整體 而言, 教 師人手 不足, 新課 程開展 
緩慢, 是此 時期通 識教育 發展的 最大障 
礙。 此外, 部分書 院和學 系亦對 不同學 
年 的學生 設立各 種修課 規定, 對 通識選 
課構成 繁複的 限制, 使通 識教育 在運作 
上出現 困難。 

靈活學 分制與 「三 範圍」 通 識課程 
( 1991-1997 ) 

1989 年初, 香港政 府要求 所有受 資助大 
學 改為三 年制。 中 文大學 為堅持 本身的 


教育 目標, 拒絕硬 性地將 大學課 程由四 

學 

年改為 三年, 遂於 1991 年實施 本科課 

師 

程 靈活學 分制, 使 學生可 各依其 學習能 
力, 只 要修滿 規定的 學分, 即可以 四年、 

三 年或甚 至更短 的年期 畢業。 通 識課程 
因應大 學學制 結構的 改變, 將學 生修讀 
的通識 學分減 至十五 學分, 仍佔 最低學 
分 要求的 百分之 十五, 其 中書院 通識佔 
三至 五學分 不等。 課程範 圍亦簡 化為三 
個 ,包括 「中 國文 明」、 「 分科 課程」 和 
「跨科 課程」 ,「中 國 文明」 仍為 必修範 
圍, 其餘學 分可在 兩範圍 內自由 選修。 

選課的 自由度 增加, 與靈 活學分 制更易 
配合。 

課程重 整與學 院通識 的設立 


自 1995 年 開始, 大 學實施 「 單 線撥款 
預算」 ( one-line budget ) , 對通 識教育 
有 深遠的 影響。 在新 的撥款 制度下 ,學 
系所 獲的經 費與所 教授的 學生人 數直接 
掛鉤, 成為 各系提 供通識 課程的 誘因, 
通 識科目 的數量 大增。 九 十年代 初通識 
科 目不足 一百科 ,到 1996 至 1997 年度 
科目 名單上 已共有 150 餘科, 而在 2000 
至 2001 年 更超過 230 科。 

通 識課程 選科限 制減少 ,科 目數量 激增, 
從刺激 學生擴 闊視野 的角度 來看, 固然 
是 正面的 發展。 然而 眾多的 科目, 在簡 
化了 的課程 範圍下 ,容 易變 得散漫 無序; 
加 上靈活 學分制 雖非三 年制, 但 大部分 
同學都 選擇在 三年內 畢業, 本科 課程變 
得十分 緊迫, 通識 教育便 往往被 同學視 
為額外 負擔, 敷衍 了事。 


( 1997-2002 ) 


175 


有見 及此, 大 學通識 課程自 1997 年開 
始, 在保留 「中國 文明」 為必修 範圍之 
餘 ,取 消了 「分科 課程」 和 「跨科 課程」 
的 劃分。 所 有科目 根據其 性質和 難易程 
度, 分編作 選修範 圍一、 二 或三, 供不 
同年 級學生 選修。 書院負 責的通 識課則 
由 1998 年起, 恢復為 最多六 學分。 

由 於選修 範圍一 、二、 三 的劃分 並未能 
很有 效地指 導學生 選課, 而修課 的年限 
亦引 起行政 安排的 不便, 至 2000 年, 
通 識教育 委員會 便推出 「學院 通識範 
圍 」 ( Faculty General Education ) 試 f 了 。 
其方法 是由各 學院組 織院內 學系, 檢討 
學生 需要, 從而定 出學院 學生應 修讀的 
通識 範圍, 學生必 須在此 範圍內 選修最 
少 一科。 新 制度施 行後, 不同學 院的學 
生反應 不一, 主要 因為各 學院對 通識教 
育範 圍劃定 的標準 各異, 對學生 選課自 
由構成 的限制 亦有所 不同, 引起 爭議。 
因此, 在試行 兩年後 ,「學 院通 識教育 
範圍」 改 為建議 性質, 學 生不一 定要依 
從。 

課程 檢討與 「四 範圍」 通 識教育 
( 2002-2012 ) 

踏 入廿一 世紀, 大 學通識 課程架 構經歷 
幾次 改革, 理 念變得 模糊; 而科 目數量 
大增, 參 與學系 眾多, 教 學素質 保證的 
機 制亦需 要重新 調整。 2002 年, 校長委 
任 「通 識教 育課程 檢討委 員會」 全面檢 
討大 學通識 教育, 2003 年 中委員 會提交 
檢討 報告, 就釐清 中大通 識教育 的目標 
與 要求、 整 體課程 規劃, 以及有 效管理 
與素質 保證等 三大範 圍提出 建議。 


報告 清楚界 定通識 敎育有 拓展廣 闊的知 
識 視野、 提 升對人 類共同 關心問 題的觸 
覺、 建 立判斷 力與價 值觀、 理 解不同 
學科 間的關 聯以及 發掘學 生終生 學習潛 
力 等五個 目標; 又 確立了 通識學 科要著 
重 知識內 涵而非 技巧, 鼓 勵學生 自我表 
達, 與學術 水平和 深度與 其他大 學學科 
相當等 要求。 在課 程規劃 方面, 報告建 
議從 人的智 性關懷 出發, 定出四 個知識 
範疇, 分別為 「中 華文化 傳承」 /自然 、 
科 技與環 境」、 「 社會 與文化 」 、「自 我與 
人 文」; 並規 定所有 本科生 ( 特 許專業 
課程主 修生除 外), 必須 在每個 範圍內 
選 修最少 一科。 最後, 為 加強教 學素質 
保證, 報告書 建議成 立專責 委員會 ,負 
責全 面審視 大學通 識學科 的設計 與教學 
質 素是否 符合通 識教育 目標與 學術要 
求, 所 有科目 最少每 三年檢 討一次 。報 
告書的 建議為 教務會 接納, 2004 年起全 
面 施行。 改 革為通 識科目 課程提 供了清 
晰的 目標, 建 設合理 的課程 框架, 同時 
確立 了質素 保證的 機制, 使通識 教育的 
展 開更為 暢順, 更在 2008 年敎資 會質素 
保證 局的第 一輪質 素核證 中獲得 表揚。 

新 學制、 新 挑戰: 經典閲 讀與大 學理想 
( 2012 - ) 

以 四個學 習範圍 為框架 的通識 教育課 
程, 基本上 能做到 較系統 地擴闊 同學視 
野, 但由於 選修科 目數量 很多, 同學未 
必能獲 得共同 的學習 經驗, 亦未 有機會 
透過 通識教 育互相 砥礪, 共同思 考人類 
面對的 恆久而 重要的 問題。 然而 根據美 
國教 育學者 長期研 究結果 顯示, 教育效 
果最 好的通 識教育 課程, 正正是 包含了 


中大 五十年 


下 


某些全 校學生 必修, 提供 學生共 同學習 
經驗, 刺激 他們在 課堂內 外討論 重要議 
題 的核心 課程。 因此, 當 教育局 宣佈要 
求香 港所有 大學於 2012 年 改為四 年制, 
而中 文大學 決定新 學制中 通識教 育將增 
加 六個學 分後, 大 學通識 教育部 即著手 
建設 一門六 個學分 的基礎 課程, 供所有 
一 至二年 級同學 修讀。 

通識基 礎課程 包含跨 文化、 跨學 科的兩 
個 科目: 「與 人文 對話」 和 「與 自然對 
話」。 課 程內容 以問題 貫穿, 透 過選讀 
中外不 同文化 傳統和 學科的 經典, 展現 
人類 面對一 些歷久 彌新的 人生與 知識的 
大問 題時, 怎 樣去思 考和尋 求解答 。「與 
人文 對話」 問的是 「甚 麼是理 想的人 
生?」 「甚 麼是理 想的社 會?」 兩大問 
題 ,與 自然 對話」 的 核心是 「人 對自 
然有怎 樣的認 識?」 和 「人 對自 然的理 
解有 甚麼限 制?」 兩科選 讀經典 共二十 
餘篇, 教學以 小班研 討方式 為主, 大班 
講 課和網 上學習 為輔, 學生 須主動 投入, 
課前 閱讀, 課堂中 討論, 課 後寫作 ,透 
過與 同儕和 老師互 動答問 和深入 反思, 
去認識 和理解 經典所 包含的 智慧, 對現 
代人的 啟示, 和 它們的 限制。 

基 礎課程 選讀的 經典涵 蓋了人 文與科 
學, 橫跨中 、西、 伊斯蘭 等不同 文化, 
上下二 千年, 課程內 容編排 緊密, 課堂 
節 奏異常 緊迫, 對 老師的 教學和 同學的 
學習 都是大 挑戰。 但如果 拓寬視 野是通 
識教育 的首要 考慮, 而中 文大學 要貫徹 
溝通 中西, 跨 越古今 的辦學 理念, 則基 
礎課 程可以 說是中 大辦學 理念與 通識教 


育理想 的真正 體現。 兩科 「對 話」 鼓勵 
大 學生思 考嚴肅 問題, 建 立良好 閱讀習 
慣, 勇 於發問 和與他 人溝通 討論, 打好 
學習 基礎, 對 培育他 們成為 有深度 、有 
識見 的知識 份子, 無疑是 邁出了 重要的 
一步。 


重 「研 究」 、輕 「教 學」 是 迷思? 
專訪 吳樹培 

♦ 何敬熹 


近 年不少 學者都 批評教 資會的 撥款方 
法, 令 大專院 校日漸 重研究 輕教學 1 。 
我們特 此訪問 了中大 教務長 吳樹培 ,了 
解在 學校的 角度, 他們如 何理解 「重研 
究、 輕 教學」 的 批評。 

論教 學地位 

問: 不少教 授批評 大學在 考慮升 遷和續 
約重 研究輕 教學。 這是否 事實? 

答: 在中文 大學, 這是不 可以成 立的。 
沈校長 在公開 場合都 說了很 多次, 教授 
是否 升遷和 續約, 會考慮 研究、 教學和 
服務 三方面 2 。 (問: 有 沒有硬 性的比 
例?) 沒有, 因為 教授間 的分工 不同, 
但我 們會要 求教授 在三方 面都要 有一定 
的 水平。 教學 方面, 他們 要寫一 份個人 
教學 概覽, 寫他們 在課程 上做了 甚麼設 
計、 又 用了甚 麼方法 幫助學 生學習 ,提 
高 他們的 興趣等 。(問 : 老師是 否知道 
教學好 可以升 遷?) 我覺得 訊息幾 清晰, 
當 然可能 有個別 教授不 清楚。 但 在不同 
的場合 我們都 有重申 這點, 讓大 家知道 
教書 教得好 會得到 肯定。 


問: 但因教 學和研 究表現 優異而 升遷的 
比例 分別佔 多少? 

答: 兩樣 都有。 我相信 兩者沒 有一個 
很大的 差別, 但 具體的 數據我 不清楚 , 
因 為我沒 有參與 在那些 委員會 的決策 。 
(問: 但不 少教授 說教學 對升職 遠遠沒 
有研 究那麼 重要。 有沒有 一些數 據可以 
證明 有多少 老師真 的因教 學表現 優異而 
獲得升 遷?) 不 容易, 因 為升遷 會考慮 
整體 表現, 很難量 化究竟 是因為 研究表 
現 優異, 還 是因為 教學做 得好。 

問: 剛 才問的 是部份 老師教 學表現 優秀是 
否可 以獲得 獎勵。 現在想 問的是 > 如果部 
份 老師教 學表現 不理想 ,大學 是否有 監察? 

答: 我們 每兩三 年會做 一次課 程檢討 。 
如 果部份 學系的 課程, 同 學課檢 給予的 
評分 過低, 教務會 的教與 學事務 委員會 
會在 報告中 反映, 該學 系就需 要跟進 。 
如果 表現持 續太不 理想, 學校有 機會不 
再容許 學系開 某一些 課堂。 教 授方面 , 
學系 會各自 監察。 如果教 學表現 持續表 
現 不好, 是 有機會 不再續 約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178 


論教資 會撥款 

問: 教資 會有甚 麼方法 去衡量 教學質 
素? 

答: 2007 年教資 會成立 了質素 保證局 
( QAC ) , 它 會每四 五年去 不同大 專院校 
做教 學質素 審計。 2008 年 的審計 ,中 
大的 表現差 不多是 全香港 大專院 校中最 
好。 (問: 審計具 體做的 是?) 我們在 
他們 來審計 前兩三 個月要 提交一 份很厚 
的 報告, 介 紹中大 做了甚 麼措施 去提升 
我 們的教 學質素 。然 後他們 就會來 參觀, 
跟二百 多個教 職員、 學生、 高層 去傾, 
去檢 查報告 上所寫 的措施 是否真 的在中 
大 進行。 他 們回去 就會在 報告中 指出各 
大 專院校 有甚麼 優點或 不足。 這 些在網 
上都可 以看到 3 » 

問: 對於 ^ 重 研究、 輕 教學」 的 批評, 
教 資會在 2010 年 的高等 教學報 告亦指 
r 院 校一般 認為實 際教學 表現不 會影響 
教 學撥款 金額, 但研 究撥款 卻不然 4 。」 
你是否 同意這 觀察? 

答: 我 不是很 記得報 告有這 樣寫。 不過 
我覺 得這單 純是一 個觀感 問題。 可能因 
為研 究每年 都要寫 很多計 劃書去 爭取經 
費, 但教學 可能三 五年才 會決定 一次, 
所以感 覺上, 教學 的撥款 相對不 用特別 
做 甚麼去 爭取。 現 在的教 學撥款 主要取 
決 於收生 人數, 如 果你平 日的教 學做得 
不好, 收生的 人數是 會受影 響的。 教資 
會回撥 學額機 制情況 類似, 如果 平曰的 
教 學質素 不佳, 撥 款的數 量是會 受影響 
的。 


後記 

訪問完 結了, 筆者對 「重 研究、 輕 教學」 
是 否事實 卻益發 困惑。 在 大學的 層面, 
中大 確實是 做了不 少東西 去確保 教學質 
素。 但我們 又如何 去解釋 部份前 線老師 
們的 對大學 「重 研究、 輕 教學」 的觀感 
和 批評? 我想, 這 至少可 分作兩 部份去 
思考。 

研 究是教 授十分 重要的 工作, 他 們面對 
激烈的 研究競 爭時, 為了 確保可 以獲得 
足 夠的資 金去進 行研究 項目, 犧 牲教學 
時 間去做 研究、 準備 研究報 告書等 ,實 
在不足 為奇。 這情 況在需 要比較 多資金 
去進 行研究 的學院 ( 例如 醫學院 、理 
學 院和工 程學院 等), 恐 怕更為 普遍。 
相反, 教學一 方面沒 有直接 競爭, 二來 
表現 亦較難 評定, 所以教 授投放 在研究 
的時 間和心 力比教 學多, 相信是 一個普 
遍的 現象。 

但話說 回頭, 老師 在研究 和教學 上分別 
應該 投放多 少時間 才算合 適亦是 人言人 
殊。 所以, 要衡量 一所大 學是否 「 重研 
究、 輕教 學」, 應 該考慮 的是學 校是否 
有足 夠的機 制和措 施去確 保教學 質素, 
和大 學在教 授的升 遷續約 方面有 否帶頭 
輕視 教學。 

中大 如何確 保和提 升教學 質素, 讀者可 
參 閱本部 份另一 篇文章 : 〈中大 的教學 
改進 一 訪中大 「學 能提 升研究 中心」 
主任潘 偉賢教 授〉。 總的 來說, 中大做 
得 不錯, 但教 授的升 遷續約 方面, 教資 
會 2010 高 等教學 報告指 〃很 多教資 


會 資助院 校向教 學人員 表示, 他 們預期 
的 工作比 重是: 教學佔 40% ; 研究佔 
40% ; 社會 / 其他 服務佔 20% 。 但我們 
知道 個別教 學人員 根本不 相信教 學工作 
在評 核中佔 40% , 而實際 經驗似 乎證實 
了這一 點。」 1 2 3 4 5 * 這跟 我們的 觀察十 分接近 。 
正 如我們 在訪問 中一再 指出, 個 別老師 
仍然 覺得中 大在評 核時, 重研究 輕教學 。 
我們衷 心希望 學校的 「重視 教學」 真的 
可以落 實到評 核中, 用一 個又一 個的真 
實例子 ,去 說服 中大的 教授們 / 重研究 、 
輕 教學」 在 中大真 的只是 迷思。 


1 例如呂 大樂, 〈大 學這一 行〉, 《明 報》 , 2014 
年 2 月 9 日; 關焯 照, 〈谷 研究 輕教學 大學教 
育 質量退 步〉, 《蘋果 日報》 , 2013 年 7 月 4 日; 
亦可 參見梁 文道, 〈與 周保 松對談 —— 大 學的價 
值〉, 《讀 書好》 2 010 年 7 月號。 

2 本 文的教 授一詞 不包括 「研究 教授」 。中 大教授 
的不 同分工 ,詳見 本部份 另一篇 文章: 〈大 學的 

「老 師」〉 。 

3 質素 保證局 2008 中 大審計 報告, 連結見 http :// 
goo . gl / UGv 5 Sn ° 

4 教資會 2010 高 等教學 報告, 第 6.8 段, 連結見 
http :// goo . gl / vBHQNX 。 

5 教資會 2010 高 等教學 報告, 第 6. 16 段, 連結見 

http :// goo . gl/oFgYeo ° 


中大 五十年 下 


♦ 180 


中 大的教 學改進 

訪中大 「學 能提 升研究 中心」 主 任潘偉 賢教授 

令 訪問、 整理: 吳嘉倫 


教 

學 

師 

生 


大學 教育的 普及化 只是近 數十年 間的事 
情, 全球大 部份的 大學在 研究教 學效能 
和進 行改進 方面, 都 只在起 步階段 。這 
在香 港亦不 例外, 即 使是教 資會, 亦承 
認香 港的院 校重視 研究表 現而輕 忽教學 
的效能 1 。 在教資 會提出 於體制 層面推 
動院校 重新加 強教育 工作的 同時, 原來 
中大 已在校 內推行 不少提 升教學 效能的 
措施, 包 括嚴謹 的課程 檢討、 教 師發展 
和同 儕評鑑 等等。 推行這 些政策 的大學 
在全 球也不 多見, 雖然中 大說不 上是如 
哈佛、 西安 大略般 的改革 先鋒, 也算是 
走在大 學教學 改進的 前沿。 

中 大設立 「學能 提升研 究中心 」 ( 下稱 
CLEAR ) 已超過 十年, 負 責在校 內提供 
教與學 研究、 教學 支援、 教師專 業發展 
等 服務。 領導 CLEAR 的 是統計 系的潘 
偉 賢教授 ,她 1987 年 起在中 大教學 ,前 
線經驗 豐富, 曾兩 度獲頒 理學院 模範教 
學獎、 兩度 獲頒中 大亞太 工商研 究所傑 
出教 學獎、 以 及首屆 「教 資會傑 出教學 
獎」。 她亦於 2004 年起出 任理學 院副院 
長 (教 育)。 潘教授 可說對 前線、 學系 
學院、 和學校 層面的 教學都 有豐富 認知。 
是次訪 問就藉 向潘教 授了解 CLEAR 的 


工作, 一窺 整個中 大課程 設計和 教學質 
素 控制的 措施。 

師資課 程和持 續進修 

提供 新教師 的培訓 和現任 教師的 持續進 
修是 CLEAR 其中 一個重 要成立 目的。 
中大的 教師培 訓課程 分為三 部份, 首四 
小時為 「任 務和 價值」 ,講 解中大 的教學 
任務 和教學 環境, 並讓教 師探討 教學的 
意義 。接下 來的四 小時為 「教 學技 巧」, 
介 紹基本 的教學 工具和 技巧, 並 由資深 
教 員分享 經驗。 最 後的二 至四個 小時為 
「實用 知識」 ,教 員可從 「教 學分 析」、 
「教 學理念 陳述」 或 「工 作坊」 三者選 
其一。 

「教學 分析」 邀請 校內有 經驗的 教師作 
為學 員的個 人導師 ( Mentor ) , 在觀課 
後與 學員討 論以改 進教學 技巧; 「 教學 
理念 陳述」 則由 CLEAR 的導師 與學員 
討論 ,協 助學員 整理自 己的教 學方針 
和 理念, 並寫 成文字 聲明。 「 工 作坊」 
方面, 內容 從教學 理念、 技巧到 工具都 
有, 而且更 有不少 教學年 資較深 的教師 
參加。 執筆時 CLEAR 在 網站上 列出的 
工 作坊有 ^ 同儕及 小組評 核」〃 課堂中 


181 ♦ 


的角色 與建立 信任」 、 「『維 誠』 的新功 
能」、 「在課 堂外以 流動通 訊工具 學習的 
機會」 等。 

評估學 習成效 

課程 設計要 成功, 有賴不 同方法 去評估 
學生 的學習 成效。 中 大在整 個大學 、學 
系的 層面, 已 經持續 多年進 行問卷 調查, 
分別 會在第 一年、 最後 一年, 畢 業後一 
年, 畢業後 五年, 問中大 學生對 自已不 
同範 疇能力 的自我 評估和 對中大 教學的 
評價 2 。 例 如其中 一項發 現是, 很多同 
學 認為課 業負荷 過重, 所 以四年 制他們 
亦 有相應 減輕這 方面的 要求。 

在 科目的 層面, 每 個學期 同學都 要填寫 
課檢。 而課 檢的設 計亦有 參考國 際學術 
期刊 的最新 發展, 務求以 更有效 的方式 
檢 測課程 質素。 這 些不同 的評估 協助教 
師和大 學不同 的教學 單位, 讓他 們更知 
道自己 要如何 改進。 

目標為 本的課 程設計 

在 中大, 各 個課程 的改善 機制主 要由學 
院 和學系 負責。 每 個學院 和學系 會有評 
估委 員會, 監察 同學的 成績和 教學的 
質素; 亦會 有諮詢 委員會 和學生 討論教 
與 學上的 問題。 不論 發現的 問題, 是小 
是大, 所有 課程定 期都要 做詳細 的課程 
檢討。 潘教 授指在 2005-2010 年全部 
課程 已經做 了一次 檢討, 預備四 年制。 
四年制 之後, 這些 檢討都 會繼續 進行, 
CLEAR 亦有出 了很多 指引, 鼓 勵其他 
老 師就課 程給予 意見。 她 舉例, 統計系 
課程檢 討時, 先是 統計系 的老師 作自我 


評估, 然後 會有四 個不同 學系的 教授去 
分享 經驗、 給予 意見, 最 後整個 小組需 
要交 報告。 這 既是一 個互相 監察, 亦是 
一 個互相 幫助的 過程。 

中大 在教與 學方面 近十年 其中一 大轉變 
是 實施了 成果為 本教學 ( Outcome-based 
Approach , 下稱 OBA ) 。 潘教 授憶述 ’ 
教 資會在 2005-2006 年左 右成立 了一個 
「成 果為本 工作小 組」, 在 大專院 校推動 
OBA , 當 時她還 未成為 CLEAR 的主任 , 
但作 為理學 院的副 院長參 與推行 OBA 
的 工作。 當時大 家都還 未清楚 甚麼是 
OBA , 對 OBA 的理 解有不 少差異 。校 
方於 是決定 讓各學 院自己 思考如 何解讀 
OBA ,決 定有甚 麼東西 想做。 在 理學院 , 
院 方先讓 各個學 系思考 自己想 做的事 , 
自行設 定學系 的學習 目標, 然後 將它們 
放入 OBA 的大 框架。 至於 CLEAR , 潘 
教授形 容他們 在推行 OBA 的過 程中的 
角色是 UGC 、 大學 和教師 之間的 橋樑。 

潘 教授指 OBA 最 重要的 是想清 楚希望 
學 生有甚 麼學習 成果, 因此 在科目 、課 
程以至 大學層 面都會 訂立學 習目標 。這 
些 目標包 含知識 、能 力、 態度 三方面 。 
以 她任教 的統計 系為例 3 , 學系 的學習 
目標 在知識 方面有 「概率 之基本 概念及 
應 用」〃 管 理及分 析數據 統計軟 件之運 
用」 、「對 數據 作出批 判性之 分析」 等; 
技能 方面有 ^ 有效 匯報分 析結果 」 〃制 
訂統計 問題」 等; 價值 觀則有 「認 識統 
計 在日常 生活之 重要」 和 「避免 錯誤運 
用 統計」 等。 而在 有了目 標後, 才可以 
按目 標設計 課程、 學習 活動, 並 訂立相 


中大 五十年 下 


♦ 182 


應的 評估方 法審視 是否做 到當初 訂下的 
目標。 

潘 教授形 容落實 OBA 是 一個很 大的改 
變 。「我 們 會想, 現在的 學生有 甚麼問 
題和需 要呢? 以前 可能要 老師做 好多指 
導, 教 學生看 哪一本 參考書 比較好 ,但 
現 在上網 已經搵 到好多 東西。 所 以現在 
要做的 已經不 單是單 向的資 訊傳輸 ,而 
是多 用不同 方法, 希望如 何讓學 生去內 
化 這些知 識。」 

教學支 援和教 學工具 

中 大教與 學的另 一個大 改變, 就 是資訊 
科技 教學的 流行。 

潘教 授指, 資訊科 技教學 可分成 兩種, 
一方 面可以 是用一 些多媒 體技術 提升課 
堂的 效率和 互動, 另一方 面是開 設網上 
課堂, 令同 學可以 在任何 時間和 地方上 
課。 中大在 利用資 訊科技 提升課 堂互動 
方面下 了不少 工夫, 但網 上課程 目前則 
不 是中大 的發展 方向。 雖然 如此, 開設 
網上課 堂是全 球的大 趨勢, 中大 亦與知 
名 網上學 習平台 Coursera 成為了 合作伙 
伴 1 2 3 4 , 預計九 月會開 始第一 個課程 。但 
潘教授 補充, 這些 課程的 對象會 是整個 
世界, 而不是 現有的 學生。 對本 地生的 
教學 而言, 課堂面 對面的 學習還 是有很 
大的重 要性。 

除 了協助 教師有 效運用 中大提 供的工 
具, 例如以 Powerpoint 演講、 使用 「維 
誠」 檢查學 生有否 抄襲和 使用其 他電子 
學習平 台等, CLEAR 亦 鼓勵教 師申請 


教資會 提供的 「教 學發展 基金」 ,用以 教 

學 

發展新 的教學 方法和 工具。 近年 不同學 

師 

院 都利用 基金引 入了不 少新的 教學工 生 

具, 例如教 育學院 教授申 請了七 十萬建 
立一 個視像 教學資 料庫、 工程學 院的教 
授則 用三十 萬建立 了一個 互動網 頁作設 
計和 製造的 教學、 在整個 大學的 層面, 

則花 了一百 五十萬 元提升 現有的 電子學 
習 平台。 潘 教授本 身也申 請了基 金來進 
行 不少教 學改進 的計劃 5 , 例如 研究理 
科 科目如 何設計 OBA 評 估工具 U 009 - 
2012), 以及利 用遙感 點擊器 ( dicker ) 

進 行理科 的教學 的試驗 ( 2008-2009 ) 等。 


以筆者 看來, 中大 在教學 改進方 面的確 
花費 了不少 心思。 縱然我 們難以 否認由 
於 研究經 費競爭 激烈, 中 大也難 免比較 
看重 研究, 但觀乎 CLEAR 在教 學方面 
的諸多 工作, 說中 大輕視 教學, 似乎也 


1 可見 教資會 2010 年報告 《展 望香 港高等 教育體 
系》 第 六章, 連結見 http :// goo . gl/IcVqlb 。 

2 個人 自我能 力指標 包括: 批判 思考的 能力、 自學 
能力、 解難 能力、 溝通能 力及團 體協助 能力; 學 
習環 境指標 包括: 主動 學習、 為理解 而教學 、教 
學回 饋輔助 學習、 評估、 合作 學習。 

3 中 大統計 系課程 介紹, 連結見 http :// goo . gl / 
OHnrh 2 。 

4 其 他合作 伙伴包 括北京 大學、 耶魯 大學、 史丹福 
大學、 杜克 大學、 普 林斯頓 大學、 東 京大學 、芝 
加哥大 學等。 

5 詳 見學能 提升研 究中心 網頁, 連結見 ht t p : // g 00 . 
gl / Vpwjz 2 。 


小結 


是過於 輕率。 


183 ♦ 


大學的 「老 師」 

令 吳嘉倫 


說起 大學的 「老 師」, 大 家一般 便只會 想起教 授職系 (即 助理 教授、 副 教授、 教 授和講 
座教 授)。 事 實上, 中文大 學的教 員系統 卻並不 簡單, 單論 全職教 員已至 少可分 為四個 
職系, 見 表一: 


教 授職系 

臨床教 授職系 

研究教 授職系 

講 師職系 

其他 

教授 

Professor 

( $91,290-116,480) 

教授 (臨 床) 

Professor ( Clinical ) 
($111,110-177,605) 

研 究教授 

Research Professor 

( 未有 列明) 

高 級講師 

Senior Lecturer 

( $48,695-68,645 ) 

專 業顧問 

Professional 

Consultant 

( 未有 列明) 

副教授 

Associate Professor 

( $72,275-92,175 ) 

副教授 (臨 床) 

Associate Professor 

( Clinical ) 
($76,690-111,110) 

研究 副教授 

Research Associate 

Professor 

( $61,370-72,275 ) 

講師 

Lecturer 

($31,200-56,810) 

特 任講師 

Teaching Fellow 

( 未有 列明) 

助 理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 

( $56,330-72,275 ) 

助 理教授 (臨 床) 

Assistant Professor 

( Clinical ) 
($91,290-116,480) 

研究助 理教授 

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 

( $41,020-57,710) 

助 理講師 

Assistant Lecturer 

($25,685-34,315) 



表一 :大學 全職教 員職系 ( 2013 年 9 月薪金 範圍) 


中大 五十年 下 


♦ 184 


較為 人熟知 的教授 職系, 兼負教 學和研 
究的 責任。 從 入職為 助理教 授起, 一般 
需至少 六年升 任為副 教授, 同時 獲得終 
身聘任 ( tenure ) 資格。 大多職 位都有 
「升 職或 離職 」 ( up or out ) 的規定 ,如 
助理教 授未能 在六、 七年內 升職, 大學 
便不會 與他們 續約。 升職 的主要 考慮條 
件有三 方面, 包括 教學、 研究及 對校內 
校外的 服務。 從副 教授升 任教授 則需動 
輒以十 年計, 不少 副教授 甚至終 身不能 
升任 教授。 教 授之上 尚有講 座教授 、榮 
譽教 授等, 人 事編制 上視同 教授, 在此 
不贅。 

臨床 教授職 系和研 究教授 職系的 職位與 
教 授職系 對應, 薪酬 較高, 但一 般不設 
終身聘 任制。 臨床 教授職 系一般 較著重 
專 業實踐 經驗而 非研究 經驗。 在 中大, 
這職 系主要 見於醫 學院, 但亦有 院校會 
聘用如 法律、 工程 等學科 的臨床 教授。 


研究 教授職 系則多 以研究 為主要 甚至全 

學 

部工作 內容, 較少擔 任教學 工作, 但亦 

師 

被視 為全職 的大學 教員, 研究教 授更可 生 


講師職 系是全 職教學 人員, 不需 負責研 
究, 地位 在各教 授職系 之下。 雖 然講師 
職系 人數只 佔全部 教學人 員約三 份之一 
( 見表 二), 但 由於他 們只負 責教學 ,因 
此 全校約 有一半 科目是 由講師 職系任 
教。 除了 講師職 系外, 大 學亦會 聘任專 
業顧 問和特 任講師 等職位 為全職 教學人 


全 職教員 之外, 大 學還有 兼任教 授職系 
和訪 問學人 等兼任 或臨時 性質的 教學人 
員。 其中兼 任教授 職系人 員多是 行業專 
家, 在正職 以外兼 任大學 教師, 在商學 


院和教 育學院 等較為 多見。 


參 與學務 決策。 


員。 


職位 

人數 

百分比 

教授 

448 

29.6% 

副教授 

226 

14.9% 

助 理教授 

304 

20.1% 

高級 講師、 講師 及其他 

536 

35.4% 


表二: 各教學 職位的 人數和 百分比 ,以 2012 年 6 月 30 日計算 


185 ♦ 


不認 不認 還需認 導 師正名 (節 錄) 


♦ White Wood 

原刊於 《中大 學生報 》 • 2011 年迎 新特刊 


r 現時約 400 位導 師負責 全校約 一半的 
教學 工作, 教學工 作量比 教授多 一倍, 
卻一 直被大 學視為 次等教 學人員 ,在 
〈 〈大學 條例》 裡甚至 不是教 師。」 社工系 
的導師 Jane 道。 

「我們 覺得校 方並不 尊重我 們這班 導師, 
歸根 究柢也 就是不 重視教 學。」 負責語 
文課程 的導師 Vivian 說。 「 因此 我們這 
班導 師聯合 起來, 成 立了導 師關注 小組, 
爭取 為導師 正名, 向校方 表達我 們對大 
學 教育質 素的關 注。」 

Vivian 與 Jane 都是 導師正 名運動 的核心 
成員, 積 極參與 與校方 談判。 在 整個訪 
問過 程中, 我 們都是 一面吃 午餐、 一面 
進行 訪問, 氣 氛相當 和諧。 但在 這和諧 
的氣 氛下, Vivian 與 Jane 卻道出 了導師 
辛酸的 一面。 

中大 導師近 年數量 大增, 這與學 校政策 
發 展不無 關係。 我 們不難 發現, 校方的 
心態越 來越重 視成本 效益, 希望 能夠以 
最少的 資源, 換到 最大的 效益。 Jane 表 
示: 「我 與教 授同樣 是博士 ,我 也要教 
一 些高年 級甚至 研究生 課。」 其 實近年 


中 大導師 的學歷 與以往 相比高 出許多 , 
現 在不少 導師都 有博士 學位, 所 以許多 
導師的 學歷並 不比教 授低。 但是 請一名 
教 授的薪 金能夠 請兩位 甚至更 多導師 , 
所以 校方以 低成本 聘請導 師負責 主要的 
教學 工作。 

升遷、 續約 

大部 分導師 是合約 員工, 必須逐 年或每 
兩年 簽約。 Vivian 表示有 導師在 學校任 
教十 多年, 校方 仍不願 意與他 們簽長 
約。 合約制 讓校方 在管理 與財政 安排上 
更有 彈性, 可是對 教學人 員而言 卻毫無 
保障, 對需 作長線 規劃的 教育工 作更無 
法保 證質素 。「這 會打擊 導師們 的士氣 , 
令教 育質素 下降, 最 終受害 的是學 生。」 
Jane 說 。 

投票 

導 師的主 要職責 為教學 ,無 論課 堂內外 , 
接觸學 生的時 間都比 較多。 他們 的意見 
對 改善教 學質素 應該很 重要, 但 原來導 
師在 系務、 院 務或大 學教務 等會議 ,均 
無出 席或投 票權。 許多教 學上的 重要決 
定, 他們根 本無法 參與, 只能 1 ■有 口無 


中大 五十年 下 


♦ 186 


高 層如何 看導師 

「在與 管理層 會面時 高層談 判其間 ,我 
說我 負責教 postgraduate 課 程 。」 Jane 
繼 續說: 「 他們 感到很 驚訝, 問 為何導 
師 能夠教 postgraduate 的學 生。」 

導 師教本 科生, 也教研 究生, 而 且負責 
課 程管理 等重要 的行政 工作, 可 是校方 
管理層 卻毫不 知情, 那他 們對大 學的具 
體教學 工作到 底知道 多少? 難怪 校方高 
層 不重視 導師的 訴求, 因 為他們 認為導 
師的 工作不 重要, 不必花 費更多 的資源 
改善 導師的 待遇。 然而, 我 們不禁 要問: 
即使 導師只 負責教 授基礎 課程, 就不必 
有合理 待遇? 大學 基礎課 程就不 重要? 


教 

學 

師 

生 


187 ♦ 


大學 教育, 在 語言迷 宮中摸 索前行 (節 錄) 


♦ 蔡寶瓊 

原刊於 《我 很蠢 | 但我教 書》, 2007 年。 


編按: 蔡寶 瓊教授 1988 年開始 在中大 
教 育學院 教書, 見 證了中 大教學 研究環 
境 的不少 變化。 她在 2007 年 曾出版 《我 
很蠢, 但我 教書》 一書, 整理她 對這麼 
多 年教學 經歷的 反思和 觀察, 編 輯委員 
會 決定節 錄其中 一章。 在這 一章中 ,蔡 
寶瓊 教授寫 她如何 由用英 文教書 轉變為 
r 中 文教學 的死硬 派」, 將 教材由 熟悉的 
英文 翻譯成 中文, 除了關 乎如何 跟學生 
溝 通外, 亦 是將外 國的思 潮概念 和學術 
理論本 土化的 嘗試。 所以, 中大 過往堅 
守以中 文為主 要教學 語言的 傳統, 會否 
在高 度商業 化和大 學教育 工業化 的環境 
下 淪喪, 影響 的不單 是學生 的語言 能力, 
而是 大學是 否還可 以堅持 為學生 作思想 
上的 提升、 價值的 轉化。 

我 從牛津 回港, 第 一份工 作是在 港大社 
會系 (我 畢業的 「母 系」) 做 導師, 一年 
後, 我到嶺 南學院 (當時 還未升 格為大 
學) 社 會科學 系任教 兩年, 第三 年申請 
到無薪 假期, 完成延 宕日久 的博士 論文。 
到了這 年的下 半年, 論文 完成, 我應邀 
到港 大社會 系和教 育學院 任短暫 的代課 
講師。 所以, 在這三 年裡, 我前 後在兩 
所高 等院校 任教。 


先說 在嶺南 任教的 兩年。 今天嶺 南大學 
厲行英 語教學 (教 與中國 或香港 文化有 
關的 科目也 要申請 「豁 免」) , 但 當年卻 
沒 有這個 規定。 回 想起來 自己也 赧顏的 , 
是 我竟然 「獨樹 一幟」 地用英 語教學 。 
學生 當然不 習慣, 而且這 樣做也 毫無教 
育 意義。 自己 向學生 的解釋 (可 說是藉 
口), 是社 會學源 於西方 ( 其實 我懂的 
只是英 語國家 的社會 學), 用英 語教會 
好 一點。 真正的 原因, 是 我懶於 翻譯我 
通 過英語 學習得 來的社 會學, 亦 即是說 , 
我還未 構思我 所學過 的社會 學理論 ,和 
我所處 的實際 環境, 或觀 察到的 社會狀 
況 之間的 關係, 因 為所謂 翻譯就 是一個 
理論 與實際 之間的 對話。 換 言之, 我還 
未開 展這個 重要的 對話, 因此我 對社會 
學理 論的掌 握還是 相當膚 淺的。 

1988 年, 我申請 了兩份 工作。 一 份是港 
大社 會學系 講師, 而另一 份就是 中大教 
育學院 講師。 很自 然地, 我希望 能到自 
己本科 的學系 執教, 因此 教育學 院只是 
我 的副選 。結 果港 大社會 學系另 聘高明 , 
我唯有 帶著一 點失望 到中大 任教。 想不 
到任 教中大 至今十 九年的 經歷, 除更實 
在地 應驗了 看塔羅 牌的吉 普賽女 子的預 


中大 五十年 下 


♦ 188 


言外, 更重要 的是, 使我 深刻地 體驗和 
了解 到語言 和知識 之間的 關係。 

個人的 「社 會學本 土化」 經歷 

中 大教育 學院的 學生大 部份是 在職老 
師, 小部 份是準 老師。 由 於這兒 是教育 
學 院而不 是社會 學系, 學 生對社 會學理 
論本身 的興趣 不大, 相反, 他們 著眼於 
較 「應 用」 層面的 知識, 而我也 因此要 
作 出一些 適應。 這 個適應 的過程 是不短 
的, 大概 用了好 幾年的 時間, 我 才由一 
種 「居高 臨下」 的 心態, 去到與 本身當 
老師的 學生取 得一種 認同。 最能 說明這 
個改 變的, 是 我還在 嶺南任 教時, 我為 
一份 報紙寫 專欄, 欄名曰 「教 育新 語」。 
我記 得當時 我是從 一個近 乎馬克 思主義 
階 級批判 的角度 去寫教 育的, 而 教師往 
往會 成為這 個宏觀 理論架 構下的 被批判 
對象。 其實 那時我 並沒有 切切實 實的去 
認 識個別 的老師 一 他們 只是我 從上而 
下所 看到的 、一 群抽 象地存 在的人 而已。 
到 了中大 教書, 每 天面對 這個本 來只是 
抽 象概念 的老師 群體, 教 師變成 了一個 
一 個有血 有肉的 生命, 於是, 我 對於教 
師, 對於教 育社會 學的認 識也不 再是抽 
象 而單向 的了, 而 是實在 地感受 到他們 
每日在 學校課 堂這條 「火 線」 上 的疑惑 
和 掙扎、 努力和 成就。 過 了大概 五六年 
左右, 我已 有一種 與教師 「並肩 作戰」 
的 感覺。 

對 社會學 的仝人 來說, 也 許會覺 得我遠 
離 了精深 博大的 社會學 論述, 但 我卻自 
覺已 培育出 一個 「在地 」( grounded ) 
的 視角。 今 天我認 為理論 本身並 沒有任 


何 作用, 它的價 值在於 能否, 或 多大程 

學 

度替 我們解 釋複雜 多變的 現實。 偉大的 

師 

理 論可以 用來嚇 唬人, 但 真正的 作用, 生 

應發 揮於對 現實的 解釋, 再 進一步 ,就 
是作為 個人和 社會行 動的指 導了。 

以 上這個 了解, 是 經多年 慢慢形 成的, 

對我 的教學 和研究 工作有 很大的 影響。 

不過, 我想回 到教學 語言的 問題上 。我 
在講究 「應 用」 的教 育學院 教學, 當然 
再沒有 藉口說 社會學 要用英 文教、 用英 
文學。 用大家 熟悉的 廣東話 教學, 師生 
的距 離又拉 近了, 但對我 來說, 新的挑 
戰就在 於如何 把以前 我的英 文著作 ,或 
英語講 座上得 來的理 論翻譯 成中文 。我 
終於了 解到, 原來 「翻 譯」 並不 是一個 
簡 單的、 機械的 過程。 所謂 「翻 譯」, 

是一種 對話: 理論 與現實 的對話 ,由 
外國 社會經 驗提煉 出來的 概念與 理論框 
架 ,與 本土社 會的生 活之間 的一種 對話; 

以至 書本、 課堂的 學問, 與現實 處境的 
對話。 大概八 九年前 的一個 暑假, 我花 
了一些 時間, 把各 個任教 課程的 大綱, 

由原 來的英 文改寫 成中文 (今天 學院同 
事 大多仍 慣性用 英文大 綱)。 當然 ,囿 
於自 己的學 習背景 和其他 更宏觀 的歷史 
社 會因素 —— 主要 是華語 和本土 社會的 
教育社 會學研 究還未 成熟, 很多 參考資 
料還是 要用英 文的。 

這種 對話的 要求, 也不單 來自大 學的教 
學 工作。 在大學 教書, 或 多或少 都會接 
受 報紙、 電台、 機 構或民 間團體 的邀請 
去作 評定或 演說。 這些場 合當然 要用一 
般 市民聽 得懂的 中文, 以 至社會 上常用 


189 ♦ 


的 句語, 而非艱 澀難明 的專門 詞彙。 


九十 年代我 開始用 中文寫 學術文 章時, 
那種 快樂是 難以形 容的。 因為我 不僅是 
做 分析、 寫報告 而已, 而 是拿著 一些外 
國的 概念和 歷史, 與自己 的生活 體驗、 
個人歷 史和身 份進行 對話。 這就 是上述 
創意的 來源, 其中的 過程, 當然 也有很 
大的滿 足感。 我想 像在中 華人民 共和國 
成立 之前, 年輕的 費考通 從英國 唸完文 
化人 類學回 來後, 基於他 在江南 的成長 
經歷和 觀察, 寫成 《鄉 土中 國》, 他那 
時的 心情大 概也如 此罷。 

九十年 代初, 我 很天真 地想, 香 港很快 
就 會成為 一個在 華語世 界中, 社 會及人 
文 學科的 重鎮。 隨著更 多的留 學年輕 
學者 回港, 再加上 這裡一 貫言論 自由的 
氛圍, 只要我 們參考 西方的 經驗, 做好 
立足 本土的 研究, 那 麼假以 時日, 我們 
就能 建立一 套豐富 而精闢 的中文 學術語 
言, 再進而 發展獨 特的、 建基於 本土的 
社會 科學研 究了。 誰 知好景 不常, 九十 
年代 中期, 銀行家 梁錦松 當上大 學教育 
資助 委員會 (教 資會) 主席 後不久 ,大 
學中人 就感受 到很大 改變, 其中 最明顯 
的 ,就 是大學 引入商 界企業 的管理 文化, 
大學教 員年年 要呈交 業績, 包括 學術期 
刊文章 以及獲 批的研 究經費 數目。 而其 
中學術 期刊文 章又以 刊登在 「國 際學術 
期刊」 (英 文) 的才算 一 中文 的並非 
不算, 而是 「 叫價甚 低」。 這樣 一來, 
中文寫 作的意 欲大大 減少, 大家 都只努 


力經 營迎合 英美期 刊的文 章了。 

環顧 左右, 在香港 的八大 政府資 助院校 
中, 只 有中文 大學的 「 官 方指定 語言」 
是 「中 英雙 語」, 即包括 中文。 看來中 
大 是中文 教學的 (最 後) 堡壘。 不過, 
這 情況也 會隨著 上述的 業績計 算制度 , 
和在 教資會 的一聲 令下、 各大 學爭相 
「國 際化」 (落實 來說, 即 是多收 英語國 
家的 學生) 的趨勢 而迅速 改變。 

2005 年中大 管理層 企圖通 過行政 手段迫 
使各 學系改 用英語 授課, 遭到學 生和校 
友 的強烈 反對。 有 好一段 日子, 大學的 
「文化 廣場」 拉起 一張用 白色麻 布髹上 
「哭 中大」 三 個字、 如報 喪幡似 的橫額 , 
隨後論 壇和文 章相繼 出現, 都是 重提中 
大 的傳統 使命、 強 調中文 教學和 出版的 
重要, 以至 《中大 條例》 有關教 學語文 
部 份的詮 釋等。 最後, 校方唯 有暫時 
讓步, 成立 了一個 「雙語 教育政 策委員 
會」, 進行 諮詢。 本書執 筆時, 諮詢期 
早已 完結, 但 下一步 如何, 仍未 有定案 。 

我 在這場 爭取保 留中文 教學的 運動中 , 
始 終是站 在維護 中文教 學的位 置上的 。 
作 為一個 從小接 受英文 教育的 人來說 , 
我有點 「曾經 滄海難 為水」 的感覺 。我 
堅 持中文 教學, 不純粹 是為求 「母 語教 
學」 的便利 而已, 而是因 為我了 解到學 
術 立足本 土的重 要性。 起 碼在人 文和社 
會科 學的範 疇裡, 大學 的研究 和發展 , 
必需要 能滲透 社會生 活的各 層面, 才能 
提升社 會文化 素養的 水平。 反 過來說 , 
複 雜多變 的社會 生活, 亦 會滋潤 大學文 


中大 五十年 下 


♦ 190 


化精 英層的 思考, 使 之更為 豐富、 更有 
洞見 。在 這個雙 向的交 流中, 大學一 
定要 有容讓 本地語 文使用 的較寬 闊的空 
間 。如 果學者 只管用 外語教 學和寫 文章, 
只迎 合外國 學術界 的思想 框架, 不與本 
土社群 對話, 那麼 到頭來 香港的 學術, 
只 會困於 「光榮 孤立」 的 境地, 最後落 
地蒼白 無力, 漂流 無根, 附 人驥尾 而已。 
香港學 術處於 這樣的 狀況, 當然 也不會 
對全 球學術 的發展 有任何 貢獻。 

中文 教學的 死硬派 

有了 以上的 想法, 我在中 大就甘 於做中 
文教 學的死 硬派。 幾 年前, 校方以 「回 
扣」 非本地 生教學 津貼為 威脅, 迫令我 
們在 研究生 課程中 放棄廣 東話。 校方規 
定是這 樣的: 班上 只要有 一位聽 不懂廣 
東話的 學生, 我們就 要轉用 英語。 我其 
中一 個班上 有數位 內地研 究生, 於是我 
就用 普通話 而不用 英語。 其實, 跟很多 
本 地同事 一樣, 我 用英語 教學會 比較用 
普通 話流暢 得多, 但是我 卻堅持 不用英 
語。 我並非 對英語 存有甚 麼偏見 一 事 
實上 我參加 海內外 的會議 很多時 候都會 
用英語 ,但在 英語作 為一個 1 霍力 語言」 
power language 的情 境下, 如果 教學語 
言是英 文的話 ,很多 同學都 會被迫 緘默, 
他們會 因為覺 得自己 的英文 「不 夠好」 
而羞於 啟齒, 最終 就只有 教師和 少數自 
覺英語 流利的 同學會 說話。 我很 重視課 
堂上 師生間 的自由 討論, 所以在 內地同 
學的 課裡, 我情 願用普 通話, 反 正我會 
向同 學說: 「本地 同學一 定能聽 懂我的 
普 通話, 因為聽 起來很 像廣東 話!」 至 
於外省 同學, 他們 多聽一 兩課, 就會習 


慣我 的口音 。況且 他們都 樂意教 我一些 教 

學 

外省 詞彙, 提 升我的 普通話 水平! 

師 

生 

此外, 我覺 得學習 應該是 一個理 智與情 
感皆要 投入的 活動, 因為 真正的 教育應 
該 是一種 轉化。 在 一個用 外語的 教學情 
景裡, 學生很 容易在 精神上 「 曠 課」, 

意 思是他 們的軀 殼雖在 課室, 精 神和情 
感卻飛 到九霄 雲外。 相反, 如果 教學語 
言是 他們熟 悉的第 一語言 的話, 教師就 
可以較 容易接 觸他們 的心靈 和情感 。我 
對 某些課 程會尤 為強調 這點, 例如性 
態教育 ( sexuality education ) 、 性別學 
等, 因 為這些 科目的 課題, 會牽 涉到深 
入 而隱蔽 的意識 和文化 習慣, 或 觸及社 
會 深刻的 禁忌。 例如, 我 上性態 教育課 
堅 持不用 menstruation 來代替 「月 經」, 

或 vaginal intercourse 來代替 「陽 具陰 
道 交」。 最初的 幾課, 學 生會覺 得很不 
習慣 ,甚 至震驚 ,但 在課程 後的檢 討中, 

不少學 生都會 表示這 些課堂 體驗, 能讓 
他們 面對和 超越深 植於社 會文化 以及自 
己意 識中的 禁區, 而隨著 這種超 越而來 
的, 就是一 種豁然 開朗的 感覺。 在他們 
不知不 覺中, 學生 經歷了 重要的 轉化, 

那就 是說, 他們 體驗到 真正的 教育。 

我有 一位朋 友在嶺 南大學 教中國 哲學和 
生 死學。 上面 說過, 嶺 大近日 厲行英 
語 教學, 所 以我這 位朋友 要特別 申請豁 
免, 才 能用中 文教這 兩科。 我聽 後異常 
感歎。 從前香 港還只 有一所 大學時 ,大 
學資 格是一 個清晰 的身份 標誌, 能進大 
學的就 成為接 近統治 階級的 精英, 今天 
有 八所公 費資助 的大學 ( 2007 年 初增加 


191 ♦ 


了 私立的 樹仁大 學), 大 學資格 遂變成 
價 目表上 排列的 銀碼: 不 同大學 和不同 
院系 要各出 奇謀, 企圖在 價目表 上爭位 
置。 正如有 關基金 投資的 政府廣 告謂: 
「價格 可升可 跌」, 這 場價目 表上的 「位 
置 之戰」 是 不斷進 行的, 各大學 當局不 
能稍有 鬆懈。 君不見 每年港 、中 、科三 
大 要比賽 「拔 尖」 人數, 各大學 又要在 
各種各 樣的國 際排名 榜上爭 位置。 在世 
界英 語霸權 的大環 境下, 再加上 商界的 
煽動, 大 學生的 英文水 平很自 然也成 
為 「 價 格指標 」 之一。 於是, 大 學就爭 
相厲行 「 英 語教學 」 ,並以 此為 「貴 價」 
的 標記。 大 學教育 的主要 目標就 變為教 
英文, 並不牽 涉到思 想上的 提升、 價值 
上的 轉化。 


今天, 我環顧 左右, 竟還 有大學 同事在 
高度 商業化 的環境 中不走 大學教 育工業 
化的 道路, 艱苦地 堅持為 學生作 思想上 
的 提升、 價值的 轉化, 這 些同事 都給我 
極大的 鼓舞。 不過, 隨著 大學權 力曰益 
集中, 傳統的 「教授 治校」 制 度崩潰 , 
個別 教授還 有多大 自主的 空間? 


中大 五十年 下 


♦ 192 


走 進生命 的學問 g 

♦ 周保松 (香 港中 文大學 政治與 行政學 系助理 教授) 師 

生 

原刊於 《明 報》, 2011 年 1 月 19 日 


各位 同學: 

我 們這門 政治哲 學課, 去到 這裡, 已近 
尾聲。 這三 個月, 我們一 起研讀 了當代 
最主要 的政治 理論, 包括效 益主義 、自 
由平等 主義、 放 任自由 主義、 馬 克思主 
義 和社群 主義。 這是一 段不易 走的知 
性 之旅。 在 課堂, 在小組 導修, 在原典 
夜讀, 在網上 論壇, 都留 下大家 努力思 
考熱烈 討論的 痕跡。 我 希望, 這些 痕跡, 
會為你 們的大 學生活 添上濃 濃一筆 ,並 
長留 於記憶 當中。 每 年去到 此刻, 我總 
是如釋 重負, 卻 也依依 不捨。 在 這最後 
一課, 我 想多說 幾句。 

一門 學問, 如 果能讓 你茶飯 不思, 教你 
輾轉 反側, 並改變 你看世 界看人 生的方 
式, 那它一 定已走 進你的 生命。 它不是 
你要 應付的 功課, 不是無 可無不 可的一 
堆 術語, 而 是成了 你生命 的真正 關懷。 
政治 哲學, 能夠 走進各 位的生 命嗎? 我 
們課上 討論過 的自由 平等人 權公義 ,能 
夠激 起你們 的知性 熱情, 並繼續 引領大 
家的思 考嗎? 抑 或你會 反問, 在 這樣的 
時代, 我們 如此認 真探究 道德和 政治, 
真 的有意 義嗎? 


讓我 們回到 第一課 。世 間之 所以有 政治, 
是因 為我們 希望好 好活在 一起。 在一個 
資 源適度 匱乏而 各人有 不同利 益的社 
會, 要好 好活在 一起, 就 必須建 立起公 
平 合作的 制度。 這套 制度, 將界 定公民 
的 權利和 義務, 決 定社會 財富的 合理分 
配, 並 公正地 解決人 與人的 紛爭。 也就 
是說, 我們 希望它 不是建 基於暴 力恐怖 
欺詐, 而是 建基於 我們能 夠合理 接受的 
理由。 

這是政 治哲學 思考的 起點。 我們 不要小 
看這個 起點, 因為 它告訴 我們, 沒有制 
度是 命定不 變的, 沒有壓 迫是非 如此不 
可的。 所 有制度 皆人為 之物, 並 以這樣 
那樣 的方式 限制我 們的自 由和決 定我們 
的 命運。 因此, 作 為具有 理性能 力和正 
義感的 個體, 我們有 最基本 的權利 ,要 
求這些 制度必 須是公 正的。 自啟 蒙運動 
以來, 現 代政治 最深的 信念, 是 權力源 
於自由 平等的 人民, 所有 權力的 行使, 
必須得 到人民 的認同 接受。 政治 哲學不 
是 關心權 力如何 操作, 而 是關心 權力如 
何 才有正 當性。 換 言之, 我們不 將社會 
當作自 然狀態 式的鬥 獸場, 人們 無時無 


193 ♦ 


刻 活在貪 婪恐懼 當中, 彼 此奴役 互相壓 
迫。 不 是不會 如此, 而是不 應如此 。現 
實政 治當然 有暴力 醜陋的 一面, 但我們 
不願 意接受 這個實 然就是 應然, 也不願 
永 遠停留 在這個 狀態, 而 總是希 望通過 
制 度變革 和社會 轉型, 克 服和超 越這種 
狀態。 

因此, 政治 哲學的 任務, 是認真 探究基 
於甚 麼道德 原則, 實 踐甚麼 價值, 公義 
社會才 有可能 。我們 千萬不 要輕省 的說, 
所 有制度 都是人 吃人的 東西, 本 質上沒 
有任何 分別。 畢竟從 奴役到 自由, 從專 
制到 民主, 從 歧視到 尊重, 人類 走了很 
長 的路, 無數 人為此 犧牲, 而這 中間是 
有極為 根本的 分別。 

這 個分別 體現在 哪裡? 體 現在制 度如何 
對 待人。 這裡的 ^ 人」, 不 是抽象 的人, 
而是 實實在 在有血 有肉會 受苦會 恐懼會 
屈辱, 擁有 自己的 人生計 劃並渴 望得到 
他人 承認的 個體。 這些 個體, 脆 弱但獨 
立, 微小卻 完整。 判 斷一個 制度的 好壞, 
最 重要的 基點, 是 看它能 否給予 這些個 
體 平等的 尊重和 關懷, 能 否令這 些個體 
感受 到活得 像個人 。所 有對 制度的 思考, 
都離不 開人, 離不 開對個 體生存 處境和 
命運 福祉的 關懷。 不是說 民族國 家宗教 
階級政 黨這些 「大 我」 不 重要, 而是這 
些 「大 我」 的存在 如果不 是要解 放人實 
現人, 而是壓 迫人異 化人, 我們 就有理 
由改革 甚至放 棄這些 制度。 

這 不是甚 麼艱澀 難懂的 東西。 只 要我們 
用心 ,我 們就 會看見 那些老 弱無依 的人, 


那 些受到 殘暴對 待卻有 冤無處 訴的人 , 
那些 因為思 想而失 去自由 的人, 那些因 
為貧 窮而失 去機會 和尊嚴 的人。 這些人 
就 在我們 身邊, 不起 眼地默 默活著 。只 
要我們 看見, 就能 體會他 們承受 著多大 
的不幸 苦楚。 這 些不幸 苦楚, 在 很大程 
度上, 是制度 不公造 成的。 如果 我們渴 
求 公義, 就必 須改革 制度。 


不少同 學聽到 這裡, 或會馬 上說, 你說 
的都有 道理, 但 一離開 課室, 這 些全是 
烏 托邦。 第一, 真 實世界 充斥爾 虞我詐 , 
現實 政治儘 是爭權 奪利。 在一個 不公正 
的世 界追求 公正, 猶 如螳臂 擋車, 毫無 
作用。 第二, 當你 身邊所 有人都 蔑視道 
德, 並善於 利用既 有遊戲 規則為 自己謀 
得 巨大好 處時, 你 不僅不 參與還 要提出 
挑戰, 這 是傻瓜 所為。 我 們為甚 麼不做 
旁 觀者, 為甚麼 不坐順 風車, 為 甚麼不 
融入 體制, 卻要選 擇另一 條艱難 得多的 
路?! 

這兩個 問題, 不僅 關乎個 人的生 命安頓 , 
更關 乎我們 為之嚮 往的政 治理想 能否有 
實現的 可能。 道 理不難 理解。 我 們的社 
會, 離 正義還 很遠。 我們 每天睜 開眼睛 , 
見到 的往往 就是強 權當道 貪污橫 行權利 
不 彰弱者 受壓。 有的 時候, 我們 甚至必 
須 蒙起眼 睛捂起 耳朵, 內 心才得 片刻安 
寧。 我們很 清楚, 這個世 界沒有 救世主 , 
也不 可能寄 望既得 利益者 會主動 放棄特 
權。 要改 變這種 情況, 必 須靠人 的努力 , 
必 須要有 很多很 多人站 出來, 一 起去推 
動社會 轉變。 但 從個人 利益的 觀點看 , 


中大 五十年 下 


♦ 194 


「我」 真 有站出 來的理 由嗎? 借 用村上 
春樹的 說法, 我們 真的有 理由站 在雞蛋 
的 一邊, 而 不是站 在象徵 體制的 高牆的 
一 邊嗎? 

在 現實生 活中, 我 們大部 份人都 會選擇 
高牆。 而我們 今天的 大學, 基本 上也成 
了高 牆的一 部份, 並以為 既有體 制提供 
「人力 資源」 為務, 而非 以培養 出具價 
值意 識和反 思意識 的公民 為本。 大學離 
高牆 愈近, 愈失 去她的 靈魂。 正因 如此, 
我 想你們 真正的 困惑是 「如果 我真的 
看到 他人的 不幸, 感受到 世界的 不義, 
那 麼面對 如山的 高牆, 我 仍然有 理由選 
擇做雞 蛋嗎? 我這 樣做, 注定徒 勞和注 
定活 得不好 嗎?」 

這是 求己而 非責人 的切身 之問。 理想與 
現實 之間, 好像有 著永遠 無法踰 越的鴻 
溝。 個 體身在 其中, 遂面 對無盡 拉扯。 
怎麼 辦呢? 我 實在不 能隨意 的說, 往高 
牆 靠吧, 這樣輕 鬆自在 得多。 但 我也不 
能輕省 的道, 做雞 蛋吧, 就算跌 個粉身 
碎 骨也是 值得。 畢竟, 那 是你的 生命, 
而每 個人都 有自己 生命的 軌跡, 任何選 
擇都 會受到 一己的 個性能 力出身 家庭際 
遇等 影響。 因此, 對於 「我 該如 何活」 
這 一實存 問題, 不 可能有 簡單劃 一的道 
德方程 式為我 們提供 答案。 


儘管 如此, 在 這最後 一課, 我還 是希望 
和 大家分 享一點 體會。 這點 體會, 雖然 
平常, 卻是 多年來 我從生 活中領 悟到的 
一點 道理" 


我的想 法是, 既然我 們只能 活一次 ,我 S 

學 

們就 應該認 真對待 自己認 真對待 價值, 

師 

並盡 可能要 求自己 依信念 而活。 我們不 生 

是 在世界 之外, 而是 在世界 之中。 我們 
改變, 世界就 會跟著 改變。 我們 快樂, 

世界 就少一 分苦; 我 們做了 對的事 ,世 
界 就少一 分惡; 我們 幫了一 個人, 世界 
就 少一分 不幸; 我們站 起來, 那 堵看似 
堅不 可摧的 高牆就 少一分 力量。 

這個 道理很 簡單, 卻是 真的。 我 們常常 
感到 無力, 因 為我們 自覺太 卑微, 以為 
甚 麼也改 變不了 。既 然甚麼 都改變 不了, 

也就不 必堅持 甚麼; 既然沒 甚麼好 堅持, 

是非對 錯遂不 必在意 。這樣 一直向 下滑, 

盡頭 往往就 是妥 協犬儒 虛無。 

但甚 麼是改 變呢? 當然, 我們不 必要求 
自 己隨時 犧牲小 我完成 大我, 那 是不必 
要的 嚴苛; 我們也 不應期 望僅憑 一人之 
力 便可於 旦夕之 間搖動 體制, 那 是過度 
的 自負。 但 我們可 以改變 自己, 改變我 
們 的信念 和行動 。因 為我們 在世界 之中, 

只要我 們做對 的事, 過好的 生活, 世界 
就會 不同。 這 包括活 得真誠 正直, 尊重 
自 己尊重 他人, 拒絕 謊言拒 絕墮落 ,關 
心身邊 的人, 珍惜 美好的 事物, 參與公 
共 事務。 當 愈來愈 多人以 這樣的 方式生 
活, 愈 來愈多 人見到 這種生 活的好 ,新 
的文 化就會 形成, 公民社 會就有 生機, 

舊的不 合理的 制度就 有崩塌 的可能 。退 
一 萬步, 即 使這一 切都沒 發生, 我們自 
己還是 改變了 一 我們活 出了自 己想過 
同時值 得過的 人生。 


195 ♦ 


我 知道, 說易 做難, 尤其 在巨大 的不公 
體制面 前要求 自己做 個公正 的人, 需要 
極大的 自信和 勇氣, 同時 必須承 受無數 
不 可知的 風險。 但 我們還 記得羅 爾斯在 
〈 〈正義 論》 中 如何論 愛嗎? 「人一 旦愛, 
遂極 脆弱: 世間沒 有所謂 愛戀之 中卻同 
時 思量應 否去愛 之事。 就是 如此。 傷得 
最少 的愛, 不 是最好 的愛。 當我 們愛, 
就 須承受 傷害和 失去之 險。」 羅 爾斯是 
說, 決心做 個公正 的人, 就像投 入愛情 
一樣, 路途 中總有 可能會 受傷。 但我們 
不會因 為愛的 風險太 大而放 棄去愛 。為 
甚麼? 因 為公正 和愛, 是 我們生 命中重 
要的 價值。 實 現這些 價值, 生命 才會美 
好。 

也就 是說, 活 得正當 和活得 幸福, 不是 
兩 回事。 公 正不是 一種強 加於己 的外在 
戒條, 而是 我們理 應欲求 的寶貴 德性。 
公 正這種 德性, 關 乎我們 如何合 理地對 
待 彼此。 活在 一個極 度不公 的社會 ,沒 
有人可 以獨善 其身。 我們 或許是 體制的 
受 害者, 或 許是體 制的直 接或間 接得益 
者。 受害者 固然沒 有幸福 可言, 但得益 
者 如果只 懂得利 用體制 為自己 謀取好 
處, 將他 人當作 工具, 終 日汲汲 於權力 
名利, 對他 人沒有 關愛沒 有尊重 沒有信 
任, 這樣 的人生 如何談 得上幸 福?! 

所以, 我始終 相信, 建立 公正的 制度, 
培養 正直的 人格, 保 守良善 的心靈 ,是 
美好人 生不可 或缺的 條件。 如果 我們都 
有 這樣的 信念, 都 願意在 生活中 一點一 
滴 去做, 社會就 有機會 變好。 


四 

這就 回到我 最初的 問題: 政治哲 學能夠 
走進各 位的生 命嗎? 這裡的 「走 進」, 
不 只是指 知性的 投入, 更 指政治 哲學中 
對 人的關 懷和對 正義的 追求, 能 否啟迪 
觸 動指引 大家的 生命。 我 這學期 最深刻 
的 體會, 是意 識到教 育最高 的目標 ,是 
使 人學會 瞭解自 己善待 自己, 學 會看到 
他人的 苦難, 學 會愛。 如 果大學 教育沒 
有 這些, 那 麼讀多 少理論 修多少 學分掌 
握多少 技能, 都 沒有觸 及教育 的根本 。 
這 是一種 人性的 教育。 我 們透過 「教」 
來 「育 成」 人, 使 人理解 和感受 到人之 
為人 最重要 的價值 所在。 有 了這些 ,我 
們才 能開始 談如何 追求美 好人生 和建設 
公正 社會。 

各位, 原 諒我在 這最後 一課, 還 要如此 
嘮叨。 修完這 門課, 很多 同學即 將畢業 。 
我是 多麼希 望我們 可以這 樣一起 一直的 
探索 下去。 我最懷 念的, 是原 典夜讀 - 
當 所有人 散去, 只 有我們 的課室 亮著燈 , 
我們打 開書, 安安 靜靜, 一 字一句 ,細 
細 咀嚼羅 爾斯馬 克思。 我們 很幸運 ,有 
機會 接觸這 些偉大 思想。 我們因 此責任 
重大。 中 文大學 新亞書 院校歌 ,有 「艱 
險我 奮進, 困乏我 多情。 千斤擔 子兩肩 
挑, 趁 青春, 結隊向 前行」 句。 那是錢 
穆先 生對新 亞人中 大人的 期許。 我願以 
此 和大家 共勉。 


中大 五十年 下 


♦ 196 


教 學專訪 尹 翠琪教 授專訪 I 

令 Gemini 師 

生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1 年 4 月號 


中大 教務會 之下有 個通識 教育委 員會, 
委 員會之 下有個 「通識 教育模 範教學 
獎」。 今年頒 獎禮於 3 月 初在新 亞的樂 
群館 舉行, 得主 是任教 「 藝術欣 賞」、 
「中 國藝術 欣賞」 等書院 通識課 程的藝 
術 系尹翠 琪教授 ( Maggie )。 除 了教通 
識科, Maggie 教的 本科還 包括古 代藝術 
如 「中國 古代陶 瓷史」 等的 科目。 其實, 
藝術從 不是那 麼容易 被界定 的事物 。米 
開朗基 羅的大 衛像是 藝術, 杜象 的男性 
小便兜 (名叫 「噴 泉」 的 博物館 展品) 
又是 藝術; 而 「 藝術 欣賞」 則 常予人 「在 
藝術 品間遊 花園」 的 感覺, 身為 教者, 
Maggie 自己會 如何看 待藝術 教育? 教甚 
麼, 怎 樣教? 

更多 的想像 更闊 的世界 

Maggie 先 舉一個 例子, 讀 宗教藝 術會讀 
到秦始 皇陵兵 馬俑, 他的墓 葬規模 、方 
式與 概念都 跟現在 的大相 逕庭。 一方面 
是因為 現在的 生活模 式較科 學化, 認為 
人死 後便甚 麼都沒 有了, 自 然不需 (或 
實 際上做 不到) 為 死亡準 備很多 物質和 
大興 土木; 另一 方面, 有 信仰的 人又會 
有各 自一套 神的存 在及死 後靈魂 歸宿的 
解讀, 同樣再 不要求 「視 死如 視生」 的 


喪葬 禮儀。 

當人 們的世 界觀改 變了的 時候, 行為便 
又不 同了。 於 是可以 想像, 將有 一天, 
我們 今天的 生活模 式也會 像秦始 皇的想 
法 一樣, 沒 人信、 沒 人用。 「 就 如學校 
會鼓勵 學生參 加交換 生計劃 一樣, 我們 
的 生活方 式只是 one of the many , 是 
地 方性的 一種生 活方式 ,而 life 是有 
alternative 的, 對 於世界 是可以 有很多 
不同看 法的。 看作 品對學 習藝術 固然重 
要, 但 作品就 係喺度 reflect 好多 唔同嘅 
想法, 看作 品其實 就是看 它們所 反映不 
同人 是怎樣 想同一 件事, 有幾多 可能性 
在 裡面, 然後 你便可 以去做 比較, 想想 
自 己的生 活模式 為甚麼 不同, 有 甚麼不 
好。」 

其實, 不只對 於死後 世界的 想法, 世界 
上不同 的人群 對社會 運作的 想像, 對人 
的行為 模式的 想像, 對兩性 角色的 想像, 
甚至對 一隻蕉 應該怎 樣吃的 想像, 都有 
萬千 種相異 的想法 。「多 看 不同的 世界, 
可以擴 闊對不 同生活 模式的 看法, 也就 
更 清楚現 有文化 中不好 之處, 並 嘗試去 
作改 變。」 而 所謂多 看不同 的世界 ,除 


197 


了地 域的不 同外, 也包括 同一地 域時間 
上的 不同, 甚至不 同族群 及文化 之間的 
不同。 藝術 是一個 工具, 借助它 可以看 
到這個 世界更 廣闊的 一面。 

唔一定 要有用 先學嘅 

^ 擴闊 想像」 固然算 是某種 藝術的 「用 
處」 ,但 Maggie 對學習 藝術還 有更多 
看法 。「坦 白講, 我又唔 會覺得 一定要 
同 當下有 關聯的 事物才 要學。 我 覺得知 
識 本身已 經係有 趣的。 例如在 看博物 
館時, 可 以看到 當時人 們曾經 有過的 
achievement 1 讚嘆 但地當 時卩既 concepts 
同 techniques 。雖 然這些 學習未 必一定 
可 以立即 relate 到 當下, 但都是 一個對 
古代文 化的欣 賞和認 識。」 

知 識不必 然要有 顯見的 用處, 研 究也不 
定 要立即 能賺錢 的吧, 陷於有 「價 值」 
的研究 才能做 ,有 「用 處」 的知 識才要 
學的迷 思下, 將會 大大局 限了新 知識的 
發生 和前進 。而且 ,「價 值」 和 「用 處」, 
又有誰 能說得 準呢? 

藝 術教育 的概念 說得很 宏大, 可 是當落 
實 下來, 又是否 真能在 教學中 達到讓 
學生擴 闊對不 同生活 方式的 想像? 而 
且, 在這 些藝術 史或藝 術欣賞 課程中 
的 mid-term 或 final 又常 涉及一 些需要 
硬記硬 背關於 作品的 資料, 短短 十二至 
十五 節課的 時間, 該如 何達致 「啟 迪思 
考」、 「擴闊 想像」 的 目的? 

這 就關於 要教甚 麼的問 題了。 


教 學內容 的取捨 

Maggie 試過 在教藝 術欣賞 的課時 講到中 
山裝和 旗袍, 卻聽 到一些 交換生 指課堂 
不應 預設他 們會懂 得這些 服裝的 涵意和 
相關 背景, 於是才 發覺在 不同背 景的學 
生面 前要注 意提點 一些我 們以為 是常識 
的 知識, 照顧 文化背 景間的 差異。 情況 
就 像我們 看一個 法國裙 上的花 紋時, 不 
會知道 是哪個 時代、 哪個 家族的 產物及 
它 承載有 怎樣的 暗示。 這 些因為 不同文 
化 背景而 生的阻 隔是需 要教學 去克服 
的。 「沒有 一件作 品能夠 擺脫其 文化背 
景, 對我們 不熟悉 的文化 中的美 和符號 
的 意義, 都需要 『教』 來讓不 (能) 理 
解變成 (可 以) 理 解。」 

然而, 這些 「文化 背景」 和 「符 號的 
意義」 在另 一方面 又是極 大量地 存在著 
的, 課 堂上不 可能把 一切都 講盡, 因此 
又 需要一 個選取 材料的 過程, 揀 出具代 
表 性的, 然 後在課 堂中圍 繞一個 主題來 
教, 如一個 時代或 一種獨 特的創 作手法 
之類。 

Maggie 覺得 這個選 取的過 程需要 十分小 
心 處理, 因為 一旦主 題確立 下來, 某些 
特點 就會被 放大地 論述和 教授。 例如當 
講 過一系 列強調 其用色 大膽的 畫後, 便 
容易 令學生 只記得 它們用 色大膽 而忘記 
其 各自的 特點; 另外, 有 情況是 權威說 
法 太根深 柢固, 如 教到達 文西的 《最後 
晚餐》 時, 總會談 它如何 將耶穌 置於中 
心或 神光如 何被窗 框取代 等等, 一切都 
似 乎早有 定案、 不可 挑戰; 而每 當既定 
的說法 引用得 愈多, 就愈 容易讓 學生滿 


中大 五十年 下 


♦ 198 


足於 這些具 體的知 識而不 能從中 整理出 
詮釋 的方法 和更批 判地看 更多不 同的作 
品。 

知識 需要主 動追尋 

更批判 地看更 多不同 作品, 就是 說藝術 
教育 除了該 讓學生 懂得欣 賞藝術 品外, 
更應 該讓他 們嘗試 重新評 價一件 藝術品 
的 意義和 價值。 如 講四川 三星堆 的青銅 
「面 具」 的 產生和 用途時 ,或 杜象的 「噴 
泉」 是 否藝術 品時, 因現 在都難 以給它 
們一 個確實 的答案 ,於 是討 論便能 開展, 
新想法 便容易 提出。 

結果, 引起 學生的 興趣, 讓他們 學懂自 
己去 追尋更 多知識 並慢慢 建立起 自己的 
看法 成了教 學的真 正任務 /通識 教育的 
constraint 在 於要在 很短, 唔 continue , 
冇 結構的 情況下 在一個 course 中 盡量打 
開多 一點你 可能有 興趣的 面向。 要兼顧 
廣度與 深度好 困難。 這不 是說可 以安於 
這種 constraints , 而是就 通識教 育本身 
而言, 很 難做到 兩者兼 顧。」 

理 論上, 通 識教育 只是一 個學生 在該個 
面 向中僅 有讀到 的一個 課程, 實 在難以 
盛 載太多 內容, 對 於真正 對某特 定題目 
有 興趣的 學生, 他 們可以 再往那 個學系 
中讀更 專門的 科目, 於是, 通識 教育便 
類 似一個 轉介的 機會, 讓 學生能 得到入 
門的 知識, 然後再 追尋更 深入的 了解。 

時 間太少 內 容太多 

「其 實, 不只 通 識, major 的 課也一 

樣, 很多時 候時間 太少, 內容太 多。」 


Maggie 覺得 這可能 是因為 香港的 生活節 

奏習慣 如此, 人們 總希望 在最短 的時間 

, 、 師 

內得 到最多 (最 雜) 的知識 。而 就學習 生 

經歷 來說, 本科生 擁有一 個比較 廣博的 

基礎也 可能是 好的, 因為 如此可 以確保 

學生 有足夠 的知識 底子, 能夠在 修讀更 

高學 歷時更 進一步 研究特 定題目 。而 且, 

在同一 個大題 目下, 同學 感興趣 的面向 

也 會有所 不同, 就教 學效果 而言, 在同 

一個 主題下 有多些 不同的 面向, 可以更 

好地 照顧和 涵蓋不 同學生 的興趣 和知識 


然而, 就通 識教育 (甚 至主科 課程) 而 
言, 內容 太廣, 時間 太少, 是否 我們可 
以 安於的 狀況? 通 識教育 面對的 時間限 
制是 否不可 動搖的 規限? 中大的 通識教 
育是 在一堆 課程列 表中讓 學生在 每個範 
疇中 擇一而 讀的, 這設定 只能確 保學生 
在四 個範疇 皆能修 讀其中 極少一 撮的知 
識, 這又是 否便可 稱之為 「通 識」 了? 
而當 博而不 精的情 況出現 在主修 課時, 
縱使以 「本 科生 程度」 之 名暫且 可以解 
釋, 是否學 生的學 習便真 的一定 要推遲 
到碩 士學位 的修讀 時才能 專注在 更細更 
專的題 目上? 另外, 如果 是因為 科目的 
內容 太多, 使本科 的三年 真的不 足以作 
太深入 的探討 學習, 那麼 在學制 三改四 
之後, 情況又 會如何 轉變? 問題 是改善 


常聽 Maggie 說學習 是一個 主動的 過程, 
想補充 的是, 在個 人努力 以外, 還必 
須考慮 上述制 度中的 安排是 否得當 。否 
則, 試想當 你在課 程的十 四個主 題中幸 


還是 惡化? 


需要。 


199 ♦ 


運地找 到自己 想深入 探討的 課題時 ,卻 
發現 在你能 親近自 己想讀 的書本 和鑽研 
自 己想探 究的主 題前, 還 得先為 了考試 
而把 時間花 在應付 其他十 三個不 想讀的 
題目、 不 想理的 reading 上, 而 且它們 
往往已 花去你 大部份 的精力 和時間 。明 
顯地 ,這樣 一點也 不適合 燃起學 習興趣 , 
主動 學習還 能如何 談起? 


中大 五十年 下 


令 200 


我只能 給 他們一 個概念 

♦ 何敬熹 


張 或瞥, 1997 年中大 哲學系 畢業, 人類 
學 碩士, 2003 年回 中大讀 社會學 博士, 
之後回 中大社 會學系 任教。 他現 在除了 
在 社會學 系任教 「都 市社 會學」 、「日 本 
社會」 等, 亦有教 「 日本 社會、 漫畫與 
動 畫」、 「日本 、社 會、 想像」 等 通識課 
程。 

問他 對現在 的同學 有甚麼 觀感, 張形容 
他 接觸的 同學, 有 不少都 會風聞 某老師 
「好 grade 」 就 選修, 而不 是按照 自己的 
興趣來 選科。 甚至, 同學 會特地 上一些 
自己已 經學過 的課, 以求 可以少 少付出 
就獲 得理想 成績。 張說這 實在是 很愚蠢 
的 行為, 花那 麼多的 學費, 卻接 觸不到 
新的 東西。 上 課求成 績而不 求學習 ,於 
是就 有千奇 百怪的 學生。 張說他 教過的 
其 中一科 是逸夫 書院的 通識, 是選 修科, 
談曰本 動漫, 理論 上同學 一般比 較有興 
趣才會 選修, 有一年 的課程 檢討, 同學 
說這一 科好的 地方是 「上 堂有 片睇」 、要 
改善的 地方是 ^ 家課 太多片 睇」。 張或瞀 
略帶 火氣地 問我們 又像問 他自已 : 「即 
係 又唔想 上堂, 又 唔想做 功課, 咁呢啲 
學 生黎究 竟想做 咩呢? 呢種 感覺, 好強 
烈。」 


張或臀 | 

師 

生 


張憶 述自己 本科的 學習經 驗跟現 時的同 
學實在 不同: 「 我 的學習 生活, 第一就 

是 ,有 堂就上 有咩 有興趣 想讀就 讀。」 

張唯一 知道自 己喜歡 讀日文 ( 因 為方便 
打遊 戲機) ,順 理成章 地選了 不少日 文課, 
這 隨心的 機緣, 奠 下了他 日後對 日本研 
究之 基礎。 對張 來說, 也 許大學 教育其 
中一 樣目的 就是讓 學生找 到他們 感興趣 
的 東西。 對此他 說了一 個故事 : 「以 前有 
個 同學, 讀左 三年心 理學, 原來 先知自 
己唔 鍾意心 理學, 佢搵我 師傅, 我師傅 
就同 佢講, 咁咪 幾好, 有個 得著囉 。至 
少 知道自 己唔鍾 意咩, 都 算唔錯 了。」 

考 慮到以 上提到 的種種 背景, 也 許不難 
猜想 張或瞥 為何要 這樣設 計他的 課堂: 
上課的 reading list 不 是經典 理論, 而是 
動 漫小說 短文; 課 堂強調 同學的 參與和 
老師 即興的 聯想。 有同學 會覺得 張的課 
堂 好玩, 具啟 發性。 有同 學則認 為張的 
課堂太 吹水, 令人 摸不著 頭腦, 難以進 
入。 

張 形容, 對大 部分本 科的同 學來說 ,那 
些太 深入、 沉悶的 理論, 放下一 陣子可 
能就會 忘記。 他猶 記得他 讀本科 時上李 
天 命老師 的課, 李 天命老 師曾說 過到日 


201 ♦ 


後沒 有人記 得他教 過任何 東西, 但就只 
會記 得他教 語理分 析這科 的一個 核心問 
題: 問別 人說那 話究竟 是甚麼 意思。 張 
或 瞀強調 自己不 是一本 教科書 : 「我 嘗試 
做的, 是 recreate ( 重現) 我接 觸這個 
field 的時候 的經驗 ,我覺 得怎樣 是有趣 
的, 那 現在就 Show 給你看 我條路 是怎樣 
行過 去。」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2 


如何 改變, 改變 甚麼? 

訪 問 領袖課 程統籌 梁啟智 

♦ 何敬熹 


教 

學 

師 

生 


中 大除了 學院開 辦的主 修和副 修課程 
外, 還設有 一些特 別課程 供同學 選修, 
其中一 個就是 「通 識教 育部」 開 設的博 
群領 袖課程 ( 原稱 「 領袖 培育課 程」, 
下稱 「領 袖課程 」 ) 。 

「領袖 課程」 於 2001 年, 時任中 大校長 
李國章 提議下 開辦, 原意 是希望 可以培 
訓學 生當商 界領袖 和政府 高官。 2011 年 
梁啟 智博士 接任, 新的 口號是 「世 界城 
市, 人文領 袖」, 強調不 是想訓 練政務 
主任 ( AO ) , 要 訓練的 是人文 領袖。 

訓練 AO 有甚麼 不好? 又 為甚麼 要培育 
人文 領袖? 「領袖 課程」 又要如 何變更 
以達 到這個 目的? 

招收 對社會 有想法 的同學 

「 人文 領袖」 一 梁啟 智解釋 「 人文」 
一詞 意指中 大向來 的人文 傳統、 ^ 領袖」 
簡單來 說就是 要為社 會帶來 改變。 這個 
說法當 然過於 空泛, 如果 「人 文」 指的 
是人文 主義中 「以人 為本, 對人 的個性 
的 關懷、 注重 強調維 護人性 尊嚴、 提倡 
寬容、 反對 暴力、 主張自 由平等 和自我 
價值 體現」 ( 出自 百度百 科), 中大的 


人文 傳統又 跟這些 價值有 甚麼關 係和分 
別? 「人文 領袖」 帶來的 又是甚 麼樣子 
的 改變? 梁 啟智在 訪問中 表示他 對人文 
領袖要 帶來甚 麼改變 ,不想 說得太 仔細, 
因為 他認為 每一個 同學都 可以有 自我發 
揮的 空間。 

現 在社會 上不少 人投考 AO , 因 為薪高 
糧準。 梁啟 智說如 果心態 這麼追 求穩定 
的 同學, 未 必是他 們課程 的目標 。梁 
啟智 笑言, 他們的 目標是 盡收各 學系的 
「傻 人」, 他 們在自 己的學 系裡可 能跟其 
他同 學格格 不入, 但在 這兒, 就 可以跟 
其他 「傻 人」 一起 夢想。 梁啟智 補充, 
傻 的意思 是對社 會要有 想法, 具 體的想 
法是甚 麼沒有 所謂, 梁啟 智強調 〃我 
們不 是要做 政治審 查」。 所以, 他們課 
程中的 同學政 治觀可 以十分 不同。 

不管 成績, 只 理熱情 
「領袖 課程」 一年只 收數十 個學生 ,他 
們要如 何挑選 學生? 筆者入 學時, 常聽 
說 要成績 很好才 可入讀 ^ 領袖課 程」, 
梁 啟智承 認過往 「領袖 課程」 還 有不少 
精英 心態, 但自 2012 年 開始, 他們收 
學 生已經 全不過 問學業 成績。 他 們灑脫 


203 ♦ 


的背 後要承 受龐大 的行政 工作, 梁啟智 
說除了 會 有一個 筆試鋪 走約四 分一人 
外, 其餘 的人都 要逐一 面試, 工程 浩大。 
面試 雖然需 時長, 但也有 好處。 梁啟智 
說剛進 大學的 同學, 未 必每一 個都有 
「社會 參與」 的經 驗可以 供他們 參考, 
但 「有 無心, 面試 傾下就 好易分 到」。 

課程如 何培育 「人 文領 袖」? 

梁啟 智說他 2011 年上任 時基本 上是整 
個課程 重新設 計 ( 詳 見表一 ) 。改革 前, 
課程 中不少 學分都 投放在 「領導 才能工 
作 坊」。 這 一個工 作坊由 前公務 員培訓 
局局長 執教, 對當 年投考 AO 的 學生大 
有 幫助。 梁啟智 形容, 工 作坊中 教導當 
領袖的 技巧, 他認 為是有 價值的 ,但 
「 skill 取 代不了 mindset 」, 技巧 是否需 
要 教這麼 多呢? 於是, 相 關的學 分略為 
減少。 

另外, 同 是教導 藝術, 課 程就由 「藝術 
欣賞」 變成 ^ 藝術體 驗」, 梁啟智 解釋, 
這個改 動代表 「藝 術」 指 向的不 再一定 
是 high art ( 例如 歌劇、 油畫 等), 而是 
可以 包含更 多廣義 的藝術 ( 例如 街舞、 
獨立電 影等) ,而 且同學 需要去 「體 驗」、 
去 嘗試, 課 程的想 像多了 很多。 

時代 不同, 學 分減少 
除了因 為課程 目標不 同外, 同學 的期望 
亦會 令到課 程有所 變更。 現在同 學有很 
多活 動可以 選擇, 所以紛 紛要求 「領袖 
課程」 的工作 量要求 不要那 麼高。 於是, 
梁啟智 他們在 2012 年就將 ^ 領袖 課程」 
由佔 24 學分大 幅減至 12 學分, 希望可 


以降 低同學 修讀的 門檻。 學分大 幅減少 
當然會 影響課 程可以 包括的 內容, 梁啟 
智 說他們 會在一 些不計 算學分 的活動 , 
例如 「領袖 課程」 的交流 團和迎 新營中 , 
嘗 試補回 部份被 減去的 範疇。 

刪減 過後的 課程, 當 然有所 限制, 但課 
程結 構還算 清晰。 課程 口號是 「世 界城 
市, 人文領 袖」。 對全球 視野的 培育應 
該是 集中在 「全球 化與文 化多元 主義」 
一科 和每年 的海外 交流團 處理; 領袖才 
能的培 育則有 「領導 才能工 作坊」 和 「領 
袖 實踐」 兩科; 學 科知識 方面, 刪減後 
只剩下 「倫理 學與政 治學」 和 「公 共政 
策 分析」 兩科, 相 信是希 望學生 可以由 
此作為 起點, 建 立他們 的價值 體系。 

領袖 需要互 相學習 和實踐 

梁啟智 亦多番 強調, 課程 十分重 視同學 
間的 溝通和 學習, 他們之 間一定 要互相 
認識。 所以, 雖然 過往校 方常問 他是否 
可以多 收學生 (因 為想同 一筆錢 有更多 
學生受 惠), 但梁 啟智認 為課程 設計上 
實在 做不到 。「之 前 30 個 人其實 比較理 
想, 現在 50 個 人已經 變得好 難管理 ,再 
多件事 就會變 質。」 另外, 「領袖 課程」 
的 學生作 為學生 領袖, 梁 啟智亦 期望每 
一年的 學生可 以學以 致用, 在中 大影響 
更多的 同學。 

後記 

訪問 過後, 思索 良久。 究 竟甚麼 是人文 
領袖? 可以 想像, 課程在 招生方 面和課 
程設計 方面, 都必須 思考這 個問題 。他 
們 想要收 怎樣的 學生? 想 要教他 們甚麼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4 


樣的 東西? 

先論 招生, 有人可 能會說 再開放 的課程 
都必 定需要 有一條 底線, 例 如種族 歧視、 
法 西斯的 思想不 應該被 容許, 某 意義下 
的政治 審查必 定存在 ,而且 「關心 社會」 
四 隻字太 空泛, 難 道四處 派發種 族歧視 
的艎蟲 論單張 的同學 ,就很 「關心 社會」 
嗎? 難道認 為窮人 懶都是 自 己問題 ,所 
以熱心 提倡要 取消所 有福利 的同學 ,也 
很 「關心 社會」 嗎? 

這 些質疑 都是合 理的, 但另 一方面 ,我 
亦可以 想像, 很多 同學現 有的價 值觀都 
只 是十分 初步、 十 分不確 定的, 如果單 
以這 一刻的 政治觀 去判定 他們, 也不太 
公平。 如 果有同 學在入 學前, 真 的如此 
「關心 社會」 走遍 十八區 宣傳一 些錯誤 
的價 值觀, 也難保 他們在 參與領 袖課程 
後不 會改弦 易轍, 覺 今是而 昨非, 同樣 
走遍十 八區為 社會帶 來一些 「好」 的改 
變。 

但 又話說 回頭, 要 扭轉同 學一些 錯誤的 
看法 相信比 由零開 始教起 更為困 難和需 
要 更多的 時間。 既然 課程只 有短短 12 學 
分, 而且強 調要培 訓的是 「領 袖」 。究 
竟收生 方面, 是收有 熱情, 但價 值觀錯 
誤的 同學, 嘗 試扭轉 他們的 看法? 還是 
將 有限的 資源, 投放 在既有 熱情, 亦有 
基本的 人文關 懷的學 生上, 令他 們更上 
一 層樓, 影響 更多的 同學? 


表一: 歷年 領袖培 育課程 
2001-2010 (24 學分) 

領導才 能單元 

GEL 211 A 領 導才能 工作坊 (一 ) (3 學分) 

GEL 212 A 領 導才能 工作坊 (二 ) (3 學分) 

GEL 221 A 外地考 察課程 (1 學分) 

GEL 311 A 領 導才能 工作坊 (三 ) (2 學分) 

GEL 331 A 領導哲 學研討 (1 學分) 

公民教 育單元 

GEL 211 B 政策 工作坊 (一 ) (3 學分) 

GEL 311 B 政策 工作坊 (二 ) (3 學分) 

倫 理及美 育單元 

GEL 211 C 倫理 學與政 治學: 基 本理論 及課題 (3 學分) 
GEL 221 C 藝術欣 賞及審 美經驗 (一 ) (1 學分) 

GEL 311 C 全球化 與文化 多元論 (3 學分) 

GEL 321 C 藝術欣 賞及審 美經驗 (二 ) (1 學分) 

2011-2012 (24 學分) 

人 文思維 

GELD 2311 Ethics and Politics (3 學分) 

GELD 2341 Art and Creative Experience 1(1 學分) 
GELD 2341 Art and Creative Experience II ( 1 學分) 

決 策方法 

GELD 2221 Approaches to Social Problems ( 3 學分) 
GELD 2231 Public Policymaking (3 學分) 

領 袖才能 

GELD 2121 Non-local Studies ( 1 學分) 

GELD 2131 Narrating Hong Kong ( 2 學分) 

GELD 3121 Globalization and Multiculturalism ( 3 學分) 
GELD 3131 Leadership Philosophy ( 1 學分) 

GELD 3141 Leadership Skills (2 學分) 

GELD 3151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 2 學分) 

公 民參與 

GELD 3411 Practicing Leadership (2 學分) 


2012-2013 (12 學分) 

拓闊知 識層面 

GELD 2311 倫 理學與 政治學 (3 學分) 

知識 的獲取 

GELD 2241 公共政 策分析 ( 3 學分) 

GELD 3121 全 球化與 文化多 元主義 (2 學分) 
磨 鍊技巧 

GELD 3142 領 導才能 工作坊 (2 學分) 

實 際運用 

GELD 3412/3413 領 袖實踐 I/II (各 1 學分) 


表二: 

博群領 袖課程 宗旨: 

課程 的設計 是為了 培育學 生成為 倶備下 列能力 的未來 領袖: 

- 顯示出 對社會 和公眾 利益的 關注, 和承 諾以誠 信行事 
- 從廣 闊的角 度觀察 問題, 並對 本土與 全球的 觀察提 出疑問 
- 擁有 理解政 策問題 和尋找 完善解 決方案 的能力 
- 示 範必要 的領導 能力, 和對現 實積極 改變的 責任感 
- 展示 出敏銳 的道德 意識, 和對生 活的問 題有政 治觸覺 
- 擁有終 生學習 的能力 和期盼 


教 

學 

師 

生 


205 令 



學而 


♦ 守仁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013 年迎新 特刊, 本文為 〈上下 求索一 讀書心 態分享 二則〉 之一 》 


誠然, 比起 中學那 「現 代八 股文」 的教 
學 模式, 大學 教育意 味著一 種劇變 (至 
少是 形式上 的)。 

不再有 硬性規 定的時 間表, 甚至 上不上 
課都沒 關係; 偶有 一兩門 課要用 上教科 
書, 但更多 的是無 涯學海 中的其 他文章 
或參 考書; 隨便衝 進其他 學系的 課室聽 
課 是閒事 …… 面對 這種種 轉變, 抱持怎 
樣的 態度去 學習, 居然成 了我們 要重新 
思考的 問題。 

儘 管我們 都聽過 「入 左大 學有排 你玩」 
之類 的話, 我 自己也 深知哲 學系是 「中 
大四大 頹系」 中的 經典, 到頭來 我還是 
比 較享受 讀書。 

從來, 讀書 就少不 了令人 厭倦或 痛苦的 
時候 ,而 它也 往往是 我們最 先接觸 到的。 

記得第 一個學 期到了 大半的 時候, 其中 
一 門必修 科我幾 乎每堂 睡覺, 參 考資料 
也從 沒碰過 。最 後為 了快將 到來的 考試, 
我好 不容易 提起心 肝認真 讀其中 兩三課 
的參考 資料。 雖然在 高考修 歷史科 ,令 
自己 在處理 大堆英 文資料 時不算 難受, 


但 沒料到 那 深夜一 點半開 始讀幾 小時書 
的 經驗, 換 來只是 讀到些 完全沒 幫助的 
入門級 講法, 一 時間覺 得好不 沒趣。 

第二個 學期, 考慮 到第一 個學期 沒好好 
善用 時間去 旁聽自 己喜歡 的課, 加上參 
與 報社及 其他社 會運動 都需要 大量知 
識, 於是編 排了緊 密的時 間表。 結果 , 
更 自由的 學習和 更加的 投入, 換 來更大 
的學習 樂趣。 

而儘 管這些 課中, 以 鄭宗義 教授的 「中 
國哲 學史」 最為 吸引, 我 還是比 較想分 
享上 周保松 教授的 「政治 哲學」 中許多 
愉快 的學習 經驗。 

課堂 往往由 講課、 導修、 交功 課組成 - 
想 要所有 部份都 有趣, 似乎很 看運氣 , 
政治 哲學這 門課是 其中的 代表。 

周生 的講課 總是很 受歡迎 〃哲 學」 這 
兩隻 看似拒 人於千 里之外 的字, 他居然 
可以每 堂吸引 百多二 百人去 聽課, 大家 
也 完全不 介意人 多得需 要坐在 地上。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6 


更誇 張的, 甚至有 從嶺南 大學跑 來旁聽 
的 同學。 

周生的 課跟絕 大多數 的哲學 課相似 ,教 
師總是 喜歡不 時探探 同學的 想法。 

最印 象深刻 的一課 是關於 「公 義」 的討 
論。 

那時我 們早已 討論過 「國 家」 、「自 由」 
等 概念, 周 生便要 我們想 像全班 出海旅 
行, 結 果落難 荒島。 為求 生存, 必須組 
成 「國 家」, 並想 像大家 覺得合 理的分 
配 制度。 

「最重 要的, 是有一 定的中 央分配 制度, 
確保每 個同學 拿到合 理的最 低保障 ,餓 
不 死。」 一個同 學打破 沉默。 

大家 似乎覺 得提議 合理, 開始放 鬆地討 
論: 「其他 時候, 各人依 自己的 才幹工 
作, 除 了分配 給大家 的基本 保障, 其他 
可以 自己保 管。」 

「我 只會 釣魚, 但又 想吃你 的蕃薯 ,我 
們可以 互相交 換。」 

周生本 來一直 讓我們 自己講 下去, 說到 
這裡, 忽 然問: 「 如 何決定 交換的 比例? 
由我 決定? 由大家 列出普 通人的 品味並 
以之 決定? 還 是讓同 學的需 求決定 ,比 
如 魚肉比 粟米受 歡迎, 釣 魚出色 的同學 
就可以 換異常 多的粟 米?」 

「這 個提議 挺好的 呀!」 大批同 學舉手 


支持, 卻 不知是 陷阱。 

「那香 港的不 公平是 否也挺 好的? 怎麼 
大家的 想像力 都如此 狹隘? 我們 由零開 
始, 毫無 束縛, 最 後卻居 然得出 香港的 
制度就 是公義 這個荒 謬的結 論?」 

周 生這才 將思想 實 驗的其 中一個 目的說 
出。 

那時正 值碼頭 工潮, 同學 們一邊 批評制 
度 不公, 不時 組隊給 工友送 物資, 另一 
邊卻 認同了 人吃人 的剝削 制度。 

一 下子, 那 些彷彿 抽離的 思辯, 又全部 
回應 著日常 生活的 悲慘。 

而 對比第 一個學 期比較 「平淡 無味」 的 
導修, 所謂的 「 Intellectual Solitude 」 
和 那伴隨 而來的 喜悅, 自 己也在 「政治 
哲學」 課中 親身經 歷到。 

那次是 晚上預 備政治 哲學課 的導修 ,要 
讀幾 個哲學 家關於 「國 家的 誕生」 的說 
法。 霍布斯 跟洛克 的都很 出色, 但總覺 
不 如意: 人類 怎麼會 一開始 就相互 競爭, 
一心要 把對方 置於死 地呢? 他們 怎麼會 
以自 私自利 的個人 滿足為 理想, 甚至不 
惜 以其他 人的痛 苦為代 價呢? 

最 後讀到 盧梭的 論點。 他 寫到人 類如何 
富有同 情心, 如何懂 得珍愛 別人, 直到 
物質 的困窘 令我們 以為出 路就在 人之間 
的 競爭。 


嘩! 這 個法國 佬太浪 漫了! 


我居然 情不自 禁地為 他的論 證拍掌 ,口 
中更 自動配 上一聲 「勁 呀!」 

幾個 鐘頭的 夜讀, 以一個 精彩的 論證作 
結, 苦中 帶樂, 美好 得很。 

當然, 也少不 了和同 學切磋 砥礪。 

那 是政治 哲學的 導修, 那 時我們 一班人 
爭論怎 樣的財 富分配 制度才 算合理 ,大 
家為 著諾齊 克和羅 爾斯等 學者的 講法爭 
論 得面紅 耳熱, 到導修 結束仍 然僵持 。 
結果, 回到 家才發 現助教 打了八 千多字 
的 長文, 回 應我們 課堂上 提出的 種種疑 
問, 甚至給 我們提 供了幾 種更精 彩的討 
論 方向, 確 確實實 地有種 1 ■求 學問」 的 
感覺。 

幾千 年前莊 子給一 眾學生 哥留下 了這樣 
的話 : 「吾 生也 有涯, 而知 也無涯 。以 
有涯 隨無涯 ,殆 已。」 

也許他 沒錯, 但當 我們真 正體會 到學習 
的樂 趣時, 管 他呢! 


中大 五十年 下 


♦ 208 


「真係 想做, 就 唔係莊 務!」 
專訪上 莊狂人 Javier 

♦ 何敬熹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1 年 11 月號 


教 

學 

師 

生 


當一 般同學 上一支 莊都擔 心工作 量太大 
時 , Javier 在這三 年間, 大大話 話上了 
八次莊 ( 計有青 年公民 社會、 崇 基攝影 
學會、 新亞國 樂會、 崇基社 會學系 系會、 
學 生會、 學生 報)。 當中 青年公 民社會 
( 青 公社) 更 是他由 Yearl 開始, 跟其他 
同學 一起創 立的。 如 此豐富 的資歷 ,稱 
他 為狂人 也實不 為過。 學 生報今 期特地 
跟 他進行 了一個 專訪, 讓 他分享 一下他 
的上莊 心得, 權供 各同學 參考。 為何要 
上莊? 應該 選擇甚 麼莊? 又 應否自 己創 
辦一支 新莊? 

為 甚麼是 「上 莊」? 

選 擇上咁 多莊, 而不 是專心 讀書, 除了 
一向百 足柑多 爪外, Javier 解釋 原來亦 
同 佢系內 的氛圍 有關。 他 表示系 內同學 
參與社 會事務 的氣氛 冷漠, 雖然 同為讀 
與社會 相關的 東西, 卻明 顯被政 政系、 
社 工系比 下去。 不少 同學讀 書好好 ,平 
時好 似好認 識社會 問題, 但一到 要參與 
其 中時, 則紛 紛表示 這些問 題解決 不了, 
或推搪 自己有 事忙。 他覺 得雖然 社會學 
用一 個比較 抽離、 客 觀的位 置研究 社會, 
但 不應只 解釋而 不參與 其中, 因 為參與 
亦 是社會 組成好 重要的 一部份 「如 果讀 


社會 學只為 考試, 跟讀其 他任何 一個學 
科有 甚麼分 別?」 

上 莊影響 成績? 

問及 上莊跟 GPA 的 關係, Javier 表示 
兩 者未必 有關, 在一些 chur 莊做 P 的 
人, 亦 可以有 很好的 成績。 相反, 他指 
上 莊可以 是對現 時將學 術等同 GPA 的 
主流 看法的 反抗。 他 以自身 為例, 因為 
英文 水平不 太好, 所 以英文 course 要比 
中文 course 低 了不只 一 '兩個 sub - grade 。 
但除去 教學語 言這些 制度性 的阻礙 ,難 
道他 不可好 好認識 社會、 做好社 會研究 
嗎? 上莊, 就是他 的其中 一個渠 道去抗 
衡這種 單一的 價值。 

「青 春就是 勇敢」 

有 這麼多 莊上, 又 為甚麼 要自己 創辦一 
個 新組織 (青 公社) 呢? Javier 指第一 
個 原因, 當然是 現在沒 有可以 fulfill 他 
們 要求的 組織。 學 生會、 學生報 積極參 
與社會 事務, 但立場 鮮明, 會趕 走部份 
同學。 而其他 學會, 關心 社會的 最多都 
是社會 服務, 真正可 以討論 / 參與 社會 
的空間 不多。 第二個 原因, 則是 創辦新 
Soc 好 「新 奇」。 他 引用林 懷民在 講座中 


209 ♦ 


所講的 「青春 就是勇 敢」, 認為 要把握 
現時 年青的 活力, 咩都要 試下。 

學會是 怎樣煉 成的? 

創辦青 公社的 意念, 萌生 於保護 菜園村 
運動正 烈之時 , Javier 在參與 護 菜園活 
動時撞 到另外 幾位社 會學系 的同學 ,他 
們 看到系 內來的 人人丁 單薄, 不 禁談到 
系 內關心 社會、 參 與社會 運動的 風氣薄 
弱, 於 是起了 創立青 公社的 念頭。 後來 
曾聚過 一班有 心同學 傾過一 兩次, 但不 
久就被 系會和 其他學 會拉走 大半。 拖拖 
下, 去到 Year 2 頭才 開始正 式註冊 。問 
及有甚 麼得著 , Javier 表示當 初 無想過 
自 己會咁 投入, 但在 這個過 程中, 搞過 
交 流團、 沙龍、 研討會 …… 看到 不同的 
人都 可以被 改變, 好有滿 足感。 

「學 會迎 新活動 其實呃 人。」 

既然講 到上莊 咁好, 咁 同學應 該點選 
擇? Javier 回憶他 Year 1 時 ,有 好多 Soc 


都有 興趣, 但因撞 時間, 只能盡 量去了 
約十 個學會 的迎新 活動、 傾莊。 結論卻 
是, 去 這些迎 新活動 無用。 因為 他們只 
能 幫助你 了解該 學會的 架構、 有 甚麼活 
動, 但 當中的 風氣、 文 化你不 會知道 。 
「而 且, 支莊 既人實 會講到 好好, 但唔 
好人講 哮你就 信。」 

「謹慎 上莊, 唔好讓 自己後 悔。」 

Javier 雖然 上好 多莊, 但 他亦提 醒大家 
要 想清楚 自已真 正想在 莊入面 做到甚 
麼、 學 到甚麼 。「想 清楚 一整年 自己點 
keep 住 passion 好重 要。」 要不然 有不少 
同學, 唔 清楚自 己上莊 為咩, 當 搞活動 
搞得 唔好, 或被 老鬼、 莊員 鬧時, 就會 
一走 了之。 再唔係 都會變 成為做 莊務而 
做 莊務。 但 其實, 如果同 學真正 同意那 
支莊的 理念, 那支 莊就會 成為你 生命的 
一 部份, 那些亦 不再是 莊務, 上 再多的 
Soc 亦 唔會覺 得工作 量大! 


那些年 Javier 上過 的莊, 及他認 為學到 甚麼: 

中大 學生報 

接觸 到不同 的社會 思想, 最具挑 戰性的 地方莫 過於跟 不同人 士做訪 問 ( 院長、 藝術 

家、 性工 作者等 等), 最難忘 莫過於 20 歲生 日當天 七一遊 行結束 後第一 次瞓喺 當時的 

(政 府山) 政府 總部。 

中大 學生會 

提 升行政 效率、 與 傳媒打 交道等 是個人 認為上 呢支莊 最大的 得著, 同時 由於與 不同校 

內部門 接觸, 因而開 始熟習 行政 構架」 及 內裡的 「規 則」 等 事宜。 

中 大青年 

公 民社會 

回 想起都 覺得有 點像變 魔法, 把一 個組織 由無到 有建立 起來, 少點 魄力都 不行。 同學 

生會 一樣, 如何 在有限 的時間 裡處理 大量的 事情, 少一點 腦力及 分配都 不行, 前陣子 

與接 任的主 席整理 資料, 發現 第一年 我們足 足舉辦 了超過 80 項活動 ( 包括 內部活 動)。 

新亞 國樂會 

入國樂 會前全 無樂團 經驗, 做莊 員時曾 經嘗試 過樂團 不同的 位置, 最大 得著是 得到一 

班 學系、 宿舍以 外的好 朋友, 畢 業快將 一年, 但大 家感情 依舊, 仍然會 一起玩 音樂, 

一 起傻笑 XD 。 

崇 基社會 學系會 

其 實呢支 莊主要 真係俾 自己一 個放鬆 空間, 同我親 愛的六 位莊員 (我 是唯 一的男 

丁 LOL ) — 齊嘻嘻 哈哈, 為生 活加點 歡樂。 

崇基攝 影學會 

認真, 真 係一大 堆攝影 技巧以 及晒相 技巧, 呢啲出 面好難 學到。 


中大 五十年 下 


♦ 210 


Internship 學習? 打雜? 

♦ 整理: 何敬熹 


編按: Casel , 2 ,4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2 00 8 年迎新 特刊 , 〈Internship 填塞 

CV 以外 > 。 

近十 年來, 同學實 習的機 會大大 增加, 
中大 校方安 排的寰 宇暑期 實習計 劃的名 
額在 2012 年亦 大增至 508 人, 再 加上其 
他 同學自 己找、 學系 安排的 實習, 可以 
說, 實習已 經不再 是一少 部份精 英同學 
的 專利。 隨 著大學 重回四 年制、 再加上 
大 學學位 眨值, 未 來實習 在整個 大學教 
育中所 擔當的 角色將 會愈來 愈重要 ,成 
為大 部份同 學共同 擁有的 經驗。 但實習 
究竟 是寶貴 的學習 機會, 還是浪 費光陰 
的廉價 勞工? 這些 同學的 經驗也 許可以 
作一 參考。 

Case 1 

學系: 建築系 
機構 類型: 則師樓 
幾錢 人工: 7,500 蚊 一個月 
實習 時間: 2 個月 full time 

參 與實習 動機: 

本著對 學系的 熱誠, 覺得可 以經驗 「爆 
多野 做狂開 OT 」 的建築 師生活 一定超 


爽, 雖然知 道公司 一定不 會讓實 習生做 
太 重要的 事情, 但都 想體驗 一下。 

實 際工作 內容: 

「 入 則」, 即是 畫則, 偶然地 可以做 de - 
sign 的 工作, 但只 限畫下 櫃之類 的細件 
野。 

感想: 

同之 前的想 像大相 逕庭, 只 做入則 都算, 
但 問題係 連則都 唔夠俾 我畫, 做 完一件 
job 誌 住問下 同事仲 有咩可 以做, 同事 
竟然話 : 「下, 咁 快就做 完?! 你再做 
下先 啦。」 天啊, 都話做 完咯, 仲有咩 
好 做呢? 效率 高變成 缺點, 因為 無人得 
閒 理會實 習生。 

不過, 在觀 察同事 工作的 時候, 發現學 
科教 導的, 例如建 築是藝 術品或 建築應 
以人的 生活為 考慮中 心之類 的說法 ,在 
現實 完全不 可行, 尤其在 香港。 香港本 
來就 地少, 加 上商業 主導, 最緊 要在一 
塊地上 賺最多 的錢, 甚麼 藝術不 藝術, 
商 家從不 理會, 連 一般大 眾都覺 得這樣 
無甚 不妥, 建築師 因此受 到相當 大的限 
制 。(問 : 咁呢個 觀察會 唔會令 你考慮 




放棄從 事建築 業?) 咁又 唔會, 反而覺 
得 自 己畢業 之後應 該參與 或籌辦 一些令 
大 眾認識 建築的 活動, 可 以是展 覽之類 
吧, 希望令 大家知 道建築 設計的 意義和 
價值。 這 些實習 帶動的 思考, 倒 是相當 
有用。 


Case 2 

學系: 文 化研究 

機構 類型: 社福 機構的 社區發 展部門 
幾錢 人工: 1,000 蚊 車馬費 一個月 
實 習時間 : 2 個 月半職 

參 與實習 動機: 

實習 機構從 高大空 藝術機 構到窮 苦基層 
團體 都有, 揀社福 機構主 要因為 想知道 
行業的 狀況, 診 下入唔 入行。 畢 竟文化 
研究 都係啲 出路無 限闊既 學科。 

實 際工作 內容: 

原定 是跟進 一個推 廣地區 文化的 計劃, 
做 做下就 變成七 成做隔 籬左右 team 的 
工作, 包括 翻譯、 排版 、訪 問、 擺 街站, 
之類。 

感想: 

做乜 野都係 其次, 雖然算 不上完 全是手 
板眼見 功夫, 如果 只是想 fulfill 要求, 
似乎不 須受任 何學術 訓練。 

親眼 見證社 會工作 被收編 為幫助 政府安 
撫 民間不 滿的機 構為虎 作偎。 實 習機構 
於 行內已 算比較 進步, 但 因為財 政等問 
題 都掌握 於政府 手中, 處 處受制 於人。 


也 不是沒 有真心 為人的 社工, 不 過撥款 
給 他們開 project 的機構 ( 例如區 議會) 
諸多 要求, 要 在滿足 他們要 求的前 提下, 
可以 做到的 不多。 加上機 構的工 作量超 
重, 有位同 事上工 數個月 已經儲 到一個 
禮 拜假。 想 靠社福 機構參 與改變 社會, 
好 難咯。 

Case 3 

學系: 法律系 

機構 類型: 本地細 firm , 跨國大 firm 
幾錢人 工:細 firm 咩 都無, 無交通 津貼; 
大 firm $5,000-12,000 
實習 時間: 多為 一個月 

參 與實習 動機: 希 望知道 律師真 的在做 
甚麼、 知道更 多律師 樓如何 運作。 入大 
firm 同 時為了 CV 親。 

實 際工作 內容: 細 firm 沒有 甚麼 制度, 
得五個 律師, 一 team 三到 四人, 你跟 
的律師 想你做 甚麼, 你就做 甚麼 , check 
bill 又有, 文 書工作 又有。 有一 次為了 
幫 個客做 不在場 證明, 睇 CCTV 睇了幾 
日, 又因為 office 冇碎 紙機, 要 做埋人 
肉 碎紙。 在細 firm 有時 也會溫 case , 也 
試 過跟律 師見客 。大 firm 分 部門, 工作 
辛 苦程度 因部門 而異, 如 IPO 就勁夜 
放。 因為大 firm 有自己 trainee , 所以 
做 的工作 比在細 firm 瑣碎, 無得 見客, 
多 是文書 工作、 資料 整理, 偶然 也會揾 
case 。 有些大 firm 基本上 個個都 可以叫 
你 做嘢, 要學識 拒絕, 不然 就做死 自己。 
有些大 firm 則 帶你 不停去 visit , 做義 
工, 基 本上沒 有時間 做嘅。 


中大 五十年 下 


♦ 212 




感想: 都 算見下 世面, 接 觸多些 文件對 
之後學 習的科 目如民 事程序 也有用 。不 
過做細 firm 時就發 現做律 師不如 以前想 
像 風光, office 好細間 ,好 亂、 working 
hours 好長, 但細 firm 識到 所有人 ,有 
人 情味, 同 埋工作 不如大 firm 嚴謹 ,都 
幾有趣 。大 firm 有啲 好嚴, 唔俾 響走廊 
講嘅, 同埋 無法子 識哂咁 多人, 感覺自 
己只是 芸芸眾 intern 的 一個, 但 人工非 
常好, office 很漂亮 工作起 來也很 開心, 
福利 也好, 文具豐 富可以 任拎, 也因為 
待 遇好, 基 本上都 會做得 較夜。 


Case 4 

學系: 宗 教研究 
機構 類型: 道教祠 
幾 錢人工 :無, 連 交通津 貼都無 
實習 時間: 100 小時 

參 與實習 動機: 

主要 是好奇 和貪新 鮮吧, 之前從 未想過 
投身宗 教界, 感覺 這實習 機會可 一不可 
再。 又由於 一直對 自己的 學科心 存浪漫 
幻想, 總覺 得到宗 教團體 裡工作 一定不 
會做 routine office work > 又覺 得能與 
道教徒 甚至道 長接觸 的機會 難得, 加上 
曾 寫過關 於實習 機構的 paper , 於是不 
顧暑 假爆多 野做, 也 照衝上 去了。 

實 際工作 內容: 

抄寫藏 書閣內 的藏書 資料, 然後 輸入電 
腦、 編寫一 隻關於 道教科 儀的影 碟的劇 
本、 隨 經生到 安老院 宣道, 齋坐 同睇。 


感想: 教 

學 

「入宗 教團體 工作很 有趣」 的 幻想破 

師 

滅 ,因為 自己的 工作內 容有三 分二是 生 

routine work , 領薪的 同事是 100% 
routine office work 。 得著 係有概 ,例 
如可以 與道長 交流, 或在 宣教活 動中將 
觀察 與之前 的基督 教傳道 經驗作 比較, 

對 道教有 較之前 深刻的 認識。 但響 100 
個鐘 黎講, 得著真 係太少 太少, 大佬, 

100 粒鐘我 可以做 多幾多 野呀? 又由於 
實在 太浪費 時間, department 同實習 
機構 連車費 都無津 貼呢個 本來不 算太過 
分的 問題就 令怨氣 再多幾 錢了。 再講落 
去, 問題就 會引申 到學系 之間的 資源不 
平均。 比較 其他學 系的議 價能力 ( 實習 
生的 人工) 及投放 的資源 (實習 機構的 
種類、 實 習負責 人的數 量), 宗 教系實 
在差人 幾皮, 這已 稍稍顯 示敝系 在大學 
的邊緣 位置。 

Case 5 

學系: 會計系 
機構 類型: 稅務局 
幾錢 人工: 7,000 蚊 一個月 
實 習時間 : 3 個月 full time 

參 與實習 動機: 

好 多入左 PAC 的同 學仔, 畢業之 後都係 
去左 BIG 4 , 每一日 的生 活就係 返工同 
返工 。自從 Year 1 之後就 知道自 己唔係 
想 過呢種 生活, 所以 Year 2 時, 無好似 
其他 同學仔 咐申請 BIG 4 的 實習, 而係 
報 政府。 




實 際工作 內容: 

Check 報 稅表, 幫手做 Case , 見納 税人, 
都係 以比較 簡單的 為主。 

感想: 

讀得 呢科, 都預 左將來 做嘅野 唔會特 
別 有趣, 而呢份 算係我 第一份 正式坐 
Office 的 工作, 所以 都有點 期待。 其他 
同 事都係 幾肯教 人嘅, 同 埋除左 做一些 
手板眼 見工夫 之外, 都可 以做到 一部份 
正式既 Cases , 而 唔係淨 係幫手 影下印 
呀、 入電腦 等等, 都 叫做學 到野架 。而 
因為 都要見 下唔同 嘅人, 唔洗淨 係坐係 
位度 做野, 無想像 之中咁 單調。 

Year 3 同 Year 4 的 時候, 都做過 另外兩 
份私人 機構的 Intern , 就 講其中 一份, 
銀 行會計 部啦。 工 作性質 其實係 幫手做 
下同會 計有關 的日常 工作, 包括 入數、 
做 Reconciliation ' Generate Report 等 
等。 平 時見到 同事都 做到無 停手, 差不 
多到 月結或 季結, 就更 加趕。 

感 覺政府 同私人 機構, 無論 係工作 環境, 
同 埋文化 都係好 唔同。 要 誌下邊 面較適 
合自 己喇, 因為只 有自己 最清楚 自已追 
求 咩野。 從最實 際嘅角 度睇, 起 碼呢度 
唔洗做 到天昏 地暗, 會有 收工嘅 時間。 

因 為畢業 之後考 到入税 務局, 無 再做其 
他私人 公司, 所 以無得 比較, 但 總會覺 
得香 港嘅所 謂商業 主導, 其實從 無考慮 
過人嘅 價值, 只係 將人當 做用來 生產的 
機器 。或 者有 人會覺 得揀呢 一科嘅 時候, 
就知 道呢個 行業係 工時特 別長。 但一個 


咁 唔合理 嘅工作 文化, 點 解大多 數人都 
可 以逆來 順受, 會覺 得係無 問題? 



中大 五十年 下 ♦ 





週會, 去來做 ? 


^ 小學咪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1 年 1 月號 


師 

生 


唔知 同學有 無誌過 quit 書院 週會? 

畢 竟大家 都係成 年人可 以有所 選擇, 
「月 巴」 左 週會又 點啫, 成 績表上 Assem - 
bly — 欄寫著 「 FF 」 又 唔會令 你搵唔 到工, 
甚 至唔會 影響你 攞船嘅 機會。 診 真啲, 
「肥」 左又 真係唔 使死架 _ , 仲 慳返啲 
時間, 唔使 下下趕 頭趕命 落堂入 Shaw 
或者 落山。 

話 時話, 書院 究竟點 解要有 週會? 你又 
去來 做乜? 

聚 首一堂 等落堂 

目 前來講 實在好 難考究 「週 會」 係點來 
嘅, 因為 佢幾乎 係自有 永有, 亦 無乜文 
獻講過 中大各 書院幾 時開始 有週會 。不 
過, 週會其 實係每 個書院 嘅通識 項目之 
一 ( 即係書 通), 雖然不 佔學分 亦不設 
考試, 不過 聽講一 定要及 格先係 書院畢 
到業。 

週會既 為書院 通識教 育課程 一部份 ,好 
歹係 中大書 院特色 之一。 傳統四 間書院 
都希望 同學可 以透過 週會擴 闊視野 ,同 
埋凝 聚書院 氣氛。 譬如聯 合書院 嘅網頁 


就話想 「加強 同學和 書院的 聯繫」 ,新 
亞 則希望 「增加 (同 學) 對書院 之歸屬 
感。」 

不過咪 玩啦, 幾個 星期坐 埋一次 仲要個 
場面咁 多人, 點 凝聚歸 屬感? 呢 個目標 
似乎 行貨左 啲喁。 唯一比 較可能 發生嘅 
反 而係, 完 左週會 之後同 學自己 次次都 
有 大小組 聚啩? 咁 就反而 真係比 到同學 
機會 定期見 返同書 院既師 兄師姐 或者朋 
友勒。 

咁扣左 「聚 下」、 ^ 見 下朋友 」 ,書院 週 
會 仲有咩 意義? 

有受 訪同學 分享, 既然週 會唔計 分又唔 
考試, 咁即 係書院 方面其 實都唔 要求同 
學記得 或者知 道週會 嘅內容 架啦? 咐同 
學入 到去玩 手機、 訓覺、 睇 雜誌, 或者 
衝 撃台上 嘅嘉賓 …… 你都 好難怪 人啫? 
崇基嘅 同學仲 特別有 小學雞 感受: 傾偈 
要 收學生 証?! 

不 過講番 轉頭, 又 係咪下 下都要 考試計 
分先去 做先? 雖則 大學嘅 氣氛基 本上都 
係保守 反動, 做 學生嘅 都可以 有獨立 


215 


思 考啩? 書 院一片 好心, 設計左 好多題 
目比大 家揀, 有啲書 院例如 逸夫, 更提 
供替代 選擇。 目前 逸夫同 學可以 選擇去 
High Table ( 每 次約一 百人) 或者 High 
Tea ( 每 次約五 十人) 代 替其中 一兩次 
週會, 如果 你又真 係唔中 意著晒 suit 去 
食餐高 桌晚宴 的話, 亦可 以去足 三次週 
會, 唔算無 選擇, 不過就 要鬥快 登記到 
一 咁變相 証明: 呢 咖替代 嘅飯局 ,又 
幾受 同學歡 迎喁。 出年逸 夫仲會 以藝術 
為題, 主 打請藝 術家做 分享, 講 下佢地 
選擇從 事呢個 「非 主流 行業」 嘅 心路歷 
程, 希望比 到同學 一啲另 類睇法 咁話。 

自主 小學雞 

咐顏 去週會 殺時間 take attendance 係 一 • 
種選擇 ,「肥 」 左 quit 左 週會亦 係另一 
種 選擇, 第 三種亦 都可以 係珍惜 書院花 
左嘅 資源, 比 咖心機 聽下嘉 賓講咩 。網 
上查得 番崇基 過去幾 年嘅週 會題目 ,唔 
少都幾 爆吓, 例如 請過程 翔來講 中國、 
阿虫 講來畫 、 My Little Airport 哦阿 P 
來 講音樂 等等。 而 且你又 未必要 好認同 
啲嘉 賓嘅意 見家嘛 一 比 如最近 就有崇 
基同 學比週 會嘉賓 激親, 當場出 去問完 
佢 問題返 到去仲 係頂住 條氣, 結 果兩位 
同 學寫左 篇文講 下自己 不滿。 不 過老實 
講, 啲 同學都 幾有心 機噃; 老師 亦有聯 
署回 應同學 意見。 

講 到底, 其實係 大家心 目中, 中 大書院 
概 非形式 教育係 咩野一 回事? 在 彈性與 
選擇、 自主與 小學雞 之間, 相信 大家會 
溫到 自己嘅 答案。 


書 院點樣 定週會 題目? 

其實都 幾民主 。書 院一般 會有個 委員會 , 
會 員包括 教授、 同學 等等, 一齊 傾下出 
年書 院有咩 題目、 搵邊個 來做嘉 賓柑。 

唔 少書院 都有問 卷比同 學填, 問 下你覺 
得週會 點搞, 不過 就唔多 有人知 書院係 
點 處理或 者理解 問卷嘅 數據。 譬 如話聽 
講崇 基同學 成日都 係問卷 入面抱 怨週會 
次數太 多喁, 但係 崇基都 係無減 少到週 
會嘅 次數。 算唔算 意見接 受行動 照舊? 
好 難講, 因 為又無 理由啲 問卷問 到乜就 
乜架? 書院作 為教育 機構, 都要 幫手判 
斷 下點做 係為學 生好, 可 能佢地 覺得前 
四後 三去足 七次先 至做到 週會既 教育目 
標? 小記無 資料、 唔 判斷。 


中大 五十年 下 


♦ 216 


外地生 看中大 (節 錄) 

♦ Selina 

原刊於 《中大 學生報 》 , 2 006 年 11 月號。 


編 者按: 中 大的非 本地生 人數雖 然在近 
十 年大幅 增加, 但 當中絕 大部份 都是內 
地生。 僅餘 的外地 生就處 於一個 十分邊 
緣的 位置, 被 同學、 校方有 意無意 忽略。 
這篇 就訪問 了一位 已是第 二年在 中大就 
讀的外 地生, 談談他 眼中的 中大、 又認 
為外 地生這 個族群 有著跟 本地生 如何截 
然 不同的 需要。 由 於是次 訪問部 份以英 
語 進行, 本篇 訪問稿 經小林 輝過目 ,以 
確保其 意見不 會被錯 誤詮釋 和理解 。原 
版 標題為 〈外 地生 點睇中 大國際 化?〉 

有著外 國人臉 孔的小 林輝, 在日 本出生 
和 長大, 十 三歲時 到美國 讀了四 年寄宿 
學校, 他的家 人其後 也移居 美國。 他對 
香 港的文 化很有 興趣, 想 學習並 在將來 
教授廣 東話, 於是 孤身來 香港讀 大學。 
「我 對中國 文化感 興趣, 但對香 港的文 
化更感 興趣, 因此 我選擇 來香港 而不選 
擇去 北京。 以 前曾經 來過香 港兩、 三次, 
也看 過不少 香港電 影和關 於香港 的書, 
也會上 網看香 港的東 西。」 來港前 ,小 
林輝 已懂多 國語言 ,包括 日語、 英語、 
德語、 普通 話和廣 東話, 其中普 通話和 
廣東 話在聽 方面沒 困難, 說方面 仍不太 
可以, 很多 時候需 要書寫 中文字 溝通。 


教 

學 

師 

生 


現在 他用廣 東話溝 通大致 上也沒 問題, 
只 是有時 候有些 字會突 然想不 起來。 

授 課語言 

對 於中大 的授課 語言, 他 坦言比 較喜歡 
用 廣東話 和普通 話上課 。「主 修 科除了 
一個 課程是 用普通 話教授 之外, 其餘 
都用 英語。 而三 個大通 課程、 書通和 
Assembly 則全是 廣東話 授課。 但 要選擇 
廣東 話的課 程也不 容易, 我要在 選科前 
和教授 談上一 小時, 才能 說服教 授我可 
以用廣 東話上 課。」 但他 也說, 他另外 
一些 外地生 朋友會 抱怨可 以選擇 的大通 
課程 很少。 「一位 來自韓 國的外 地生, 
因為 家人需 要來港 工作而 transfer 來中 
大。 另 一位來 自意大 利的外 地生, 因為 
之前 在美國 讀書時 認識了 台灣的 女友, 
想 和她 close —點, 所以來 了香港 。他 
們都是 FuU-time foreign ,會在 香港完 
成整 個本科 課程。 他們本 身都不 懂廣東 
話, 選 擇自然 少了許 多。」 

質疑 一 •: r Separate us from locals 」 
現在中 大的文 化交流 似乎不 甚理想 ,經 
常 是內地 生和內 地生很 熟稔, 外 地生和 
外地 生也經 常待在 一起, 本地生 和外地 


217 ♦ 


生之間 的交流 倒是比 較少。 小林 輝亦留 
意到此 現象。 「 一 來例如 兩個說 法文的 
交 流生認 識了, 大家同 聲同氣 ,很 自然 
會經 常待在 一起。 而且, 校方 也經常 
「 separate us from locals 」 ° 在我入 學前, 
本 想參加 學系的 ◦ Camp , 在開 課前可 
以 認識同 系的本 地生, 但 校方以 迎新營 
會 用廣東 話進行 為理由 reject 了 我的要 
求, 並安排 了我參 加專為 外地生 而設的 
迎 新營。 又 例如我 的房間 由大學 編排, 
第一 年入學 時同房 的香港 人自小 在澳洲 
居住, 雖 然懂廣 東話, 但 他平常 也和交 
流 生相處 較多; 到今 年我特 別要求 ,才 
安 排了本 地生的 同房。 此外, 有 很多課 
程也是 特別為 international students 而 
設; 又進 一 ■步 設了 I - House 把外 地生和 
本地生 分開, 如此, 外地 生要和 本地生 
有文化 交流便 更難。 我有 一位外 地生朋 
友, 去年 住書院 宿舍, 今年住 I - House , 
他也 說相較 起來不 喜歡住 I - House 。 而 
且 I - House 比 普通宿 舍貴, 像 是特別 
『掠 』 international students 的錢, 既然 
現在 本地生 的宿位 也十分 緊張, 我認為 
將 I - House 改 為普通 書院宿 舍會更 好。」 

「 本 身不懂 中文的 full-time foreign stu - 
dents 需 要修讀 9 個學分 的普通 話或廣 
東話 課程。 我那來 自韓國 和意大 利的外 
地生 朋友第 一學期 都選普 通話, 是認為 
對 將來工 作會有 幫助; 但 他們在 第二學 
期 都決定 改選廣 東話, 因 為他們 覺得要 
融 入香港 的環境 才是最 重要, 而 能夠用 
本地 語言溝 通是融 入環境 的不二 法門。 
若然 只是交 流生, 不懂廣 東話也 沒甚麼 
關係, 但對讀 四年的 full-time foreign 


students 來說, 不懂廣 東話就 會十分 》几 
悶。」 

促進文 化交流 的意見 
小林輝 認為, 要更 好的促 進本地 生與外 
地生的 交流, 首先, 校方 應盡量 把外地 
生和 本地生 多聚在 一起, 而不是 把他們 
分開。 而且, 小林 輝亦認 為理想 的文化 
交流環 境是本 地生懂 英語, 而外 地生至 
少懂 少許廣 東話。 他認為 校方應 在入學 
前的 暑假, 為 外地生 尤其是 full-time 
foreign students 提供廣 東話的 口語課 
程, 好讓 他們能 更快融 入香港 的環境 。 
「校 方可 考慮針 對廣東 話的口 語訓練 。 
現時 的廣東 話課教 的是兩 文三語 中的中 
文和廣 東話, 但由 於廣東 話跟中 文的書 
寫系統 有很大 差別, 同時 中文的 文字亦 
比較 複雜, 外 地生學 起來十 分費勁 。而 
對 外地生 來說, 最 實用的 是可以 用廣東 
話作口 語的交 談。」 

質 疑二: 學 校準備 不周、 支 援不足 
對於劉 遵義在 2005 年 2 月的 「 中大家 
書」 1 曾指 出以非 本地生 佔總收 生人數 
的 25% 作 為長期 目標, 小林輝 認為在 
他的印 象中, 中大 根本未 完全準 備好招 
收外 地生, 支 援也十 分不足 。「例 如剛 
才提及 那專為 外地生 而設的 迎新營 ,我 
去年 入學的 時候只 有六、 七名 外地生 
( 2004 年中 大尚未 有招收 外地生 的程序 , 
他曾於 2004 年查詢 而遭拒 絕), 人數太 
少, 校方便 把我們 「硬 塞」 去和 交流生 
一同 參與迎 新營。 但該營 基本上 是專為 
交流生 而設, 在 營中既 沒有介 紹校園 , 
也沒有 提供任 何選科 的程序 介紹等 ,數 


中大 五十年 下 


♦ 218 


天 的活動 全都是 聽校長 演講、 dinner 、 
party 之類, 十分 無聊。 結果, 外 地生在 
選 科時遇 上很多 困難, 例 如我有 一個朋 
友 不知道 add / drop 期時 改選主 修科目 
應 在學系 辦理, 而 誤以為 如選修 科般可 
在網上 處理。 又例 如新亞 書院於 上年學 
期末 透過電 郵通知 學生申 請下一 學年的 
宿舍, 但那 電郵只 以中文 發出, 結果那 
不懂中 文的朋 友對此 事毫不 知情, 要後 
來才 補回申 請。」 

質 疑三: 招收 外地生 為好睇 雙 重標準 

小林輝 認為若 中大希 望做到 「國際 化」, 
實在 有需要 提高外 地生和 交流生 的入學 
門檻〃 中大收 許多內 地生, 似 乎只是 
為 了有多 些外地 生比較 好看, 外 地生的 
水平 反而是 其次。 例如我 有一個 朋友, 
拿的 是澳洲 護照, 自 小在港 居住, 到高 
中 時才到 美國, 而 他的姓 名則很 像韓國 
人的 名字。 他以外 地生的 身份申 請並已 
成 功獲得 錄取, 但 後來學 系發覺 他自幼 
在港 居住, 與 本地生 無異, 感到 大為失 
望 ,並 聲稱不 肯定是 否可讓 他入讀 中大, 
要一 個月後 再給予 答覆。 最後, 因為他 
確實持 有澳洲 護照, 最終 亦可以 外地生 
身 份入讀 中大, 而其 實他的 成績也 不錯。 
此外, 現在 有一種 說法, 就是中 大對外 
地生 , 尤 其是交 流生用 low maintenance 
的 態度, 他們 來香港 主要是 have fun , 
然後就 離開。 」 ( 筆者 也有一 位朋友 ,他 
去 年的同 房是交 流生。 他 說基本 上不可 
能和那 交流生 有甚麼 交流, 因為 永遠在 
宿舍見 到他, 他都在 睡覺。 就他 所知, 
那 交流生 每天的 生活都 是入夜 便外出 
「落 吧」, 日間時 間全用 來睡覺 ,而 且天 


教 
學 

師 
生 

對於中 大整個 雙語政 策的發 展方向 ,小 
林輝認 為校方 似是想 eliminate 廣 東話, 

故此 才要求 「涉 及中國 文化、 社 會及歷 
史的 科目」 增 加普通 話的授 課比例 ,他 
直言對 此感到 失望。 「 大 家都把 廣東話 
視作次 等語言 (low language ) ,都 『重 
英輕 中』。 我 有一個 本地生 朋友, 我和 
他單 獨交談 時他喜 歡用廣 東話, 但當離 
開中 大走到 街上, 他 便寧願 用英文 交談, 

因為 和外國 人在一 起而不 用英語 交談, 

別 人便會 認為他 的英語 很不濟 。」 「校方 
似乎想 透過增 加英語 比例去 modernize 
大學, 想大 家在中 大的日 常生活 也用英 
文 溝通, 但如此 這般, 只 會變成 A Big 
I-House - 而 並非真 實地反 映香港 。若 
然要 追求國 際上的 排名, 也不一 定要有 
更多外 地生、 要更英 語化, 例如 東京大 
學 是日本 全國最 著名的 大學, 但 她只著 
眼於 教育本 地生, 大部份 課程亦 以日語 


外地 生作為 中大學 生的一 份子, 其意見 
理應被 尊重。 校方 聲稱期 望透過 招收外 
地生, 促進國 際文化 交流, 但面 對出自 
外地 生口中 : ^ 校 方的政 策是把 外地生 
和本 地生分 隔開」 的 指控, 校方 可以如 


何 回應? 


天也走 堂。) 

質 疑四: 鄙視 廣東話 


授 課。」 

尔 口口口 


219 令 


1 招收 非本地 學生是 一個發 展的大 方向, 我 們以總 
收生 人數的 25% 作 為長期 願景, 循序 漸進, 估計 
需時 十年以 上才能 完全實 現。」 



♦ 220 


大學 生自白 g 

♦ 周松齡 ® 

生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 2 0! 3 年迎 新特刊 


1 ) 所謂 大學生 

當我 還是個 懵懵懂 懂的小 學生, 不知道 
世界是 甚麼樣 子時, 那時 爸媽已 有意無 
意的在 我耳邊 嘮叨: 「 你要 這樣讀 上去, 
如 祖父母 般升讀 大學, 那 我們就 老懷安 
慰 了。」 

大學生 儼如一 個神秘 階級, 人人 趨之若 
騖。 彷 彿只須 我過關 斬將, 入到 大學, 
就 能成為 社會的 王者。 新聞 報導中 ,人 
家父 母苦苦 經營, 為子女 「增 值」 ,只 
求子 女入到 名校, 為 入讀名 牌大學 鋪路。 
大 學裡, 人 人身穿 西裝、 操流利 英語, 
在商 業場合 打混, 閒時則 流連於 金光閃 
閃的宴 會舞會 之中。 那 大學之 後呢? 晉 
身中產 階級, 不愁 柴米, 從而過 個舒適 
安穩 的生活 一 這 都是我 入大學 前對大 
學生的 想像。 

我所 讀的中 小學雖 非家傳 戶曉的 傳統名 
校, 但我仍 能平平 穩穩、 安然無 恙的入 
到 自已喜 歡的中 大經濟 學系。 打 算努力 
讀書, 亦希望 在三年 後繼續 讀書, 入讀 
研 究院。 一來, 我 喜歡經 濟學理 論與歷 
史。 二來, 是為了 所謂的 「裝 備自 己」, 
以便 自己在 競爭激 烈的勞 動力市 場中佔 


一 上風, 繼 續我平 凡安穩 的生活 (具體 
來說, 即是供 養父母 ,養 活自己 ,建立 
美滿幸 福的家 庭)。 

怎料, 才 開學沒 多久, 隨 即發現 當初我 
實 在太無 知了。 大 學生不 過是個 普通人 
嘛, 即便是 名校出 身的, 讀環管 還是醫 
科的, 他們 的專科 成績也 許是比 較好, 
但 言行舉 止也和 別人差 不多。 或 許是中 
大的 撲素風 使然, 我們平 日 不須穿 西裝、 
說 英語, 不 須談吐 得體、 儀 態端莊 。在 
這個 小小的 社區裡 ,學 生們 只是普 通人, 
不分 ( 明 顯的) 階級。 雖 然與想 像中有 
頗大的 落差, 反 倒活得 更輕鬆 自在。 

不過, 在我 不再感 覺到強 烈的競 爭意識 
之後, 我又有 點回到 起始的 感覺, 迫使 
我開 始進行 更多有 關大學 生活的 思考。 

2) 好奇 

自小, 媽就跟 我說大 學是個 寶藏, 圖書 
館 裡有很 多很多 的書; 我 在寶貴 的三、 
四年 大學生 涯裡, 時間、 空 間都多 得很, 
理應 去尋覓 無窮的 知識, 漫遊於 學海之 
中。 她很愛 看書, 讀書時 也十分 勤力, 
可惜 當年年 輕有為 的爸媽 在國內 讀書時 


221 ♦ 


遇上 文革, 書沒 得讀, 大 家都得 上山下 
鄉。 他 們不知 道大學 裡是怎 樣的, 然而 
這些 空白全 被美好 的憧憬 填得滿 滿的, 
同時亦 換來了 對我這 獨生女 的期許 。他 
們 雖向我 施加了 一定的 壓力, 但 在我的 
心 裡頭, 亦 埋下了 要尋覓 更多知 識的念 
頭。 

迎新日 那天, 我排 隊吃飯 時從某 男生手 
中, 接過 了一份 《2011 年 迎新特 刊》, 
以及 《中 大清 潔工友 抗爭號 外》。 他相 
貌極為 平凡, 猶 與我們 無異, 手 上卻派 
著不太 平凡的 清潔工 號外。 普通 學生不 
應對這 些事情 感到興 趣啊, 不 是嗎? 然 
後, 當他簡 介這件 事時, 他那 七情上 
面、 時而 激動的 樣子, 令 我特別 印象深 
刻。 而 他那股 激情或 許感染 了我, 我用 
心 聆聽他 的話, 開 始慢慢 瞭解一 直被忽 
略的工 友不合 情理的 遭遇, 這使 我心裡 
也有種 莫名的 暗湧。 隨之而 來的, 是因 
為自 己對這 社會的 無知而 導致的 懊惱與 
慚愧。 我不甘 願繼續 做井底 之蛙, 我想 
知道 更多、 更多。 

後來, 因為 《迎新 特刊》 的 關係, 我知 
道了報 社迎新 營可以 「 傾 下偈, 咩都 
傾 下」, 單 純的我 便因此 衝上了 范克廉 
307 報名。 怎 想到傾 傾下, 竟傾 出個大 
頭佛。 

3) 尋覓 

雖然 的確係 傾偈, 但那是 我當時 有史以 
來經 歷過最 hardcore 、 動 得最多 腦筋的 
三曰 兩夜。 有個環 節要求 我們研 究及討 
論房屋 議題, 探討 房屋的 價值和 歷史等 


等, 連帶 到房屋 在社會 裡扮演 的角色 。 
在他 人興高 采烈的 高談闊 論時, 靜坐一 
角 的我則 陷墮於 無窮盡 的深淵 一 我覺 
得自己 真的很 失敗。 

很 失敗。 我 從小就 生活在 香港, 住過公 
屋、 居屋及 私樓, 以前在 課堂上 學過各 
類房屋 在市場 競爭下 的定價 情況, 也曾 
學過 麥理浩 「黃金 十年」 的房 屋政策 , 
但 對於那 些比較 根本的 問題, 我 卻想不 
到 答案。 過去十 八年學 習的, 好 像只是 
書 本上的 知識, 而 它只體 現在考 試成績 
當中。 

我想脫 離中學 時期的 填鴨式 教學。 我想 
趁 著現在 還有時 間和資 源時, 在 寶藏森 
林裡搜 覓更多 知識; 透過 書本或 課堂以 
外的 途徑, 進 一步認 識這個 世界。 接著 , 
我 便入了 基關組 (基 層關 注組) 與報社 。 
我想, 我應 該去學 習的, 不是學 院內學 
習到的 數式與 模式, 而是 更應該 從日常 
人民的 生活、 各種 時事議 題中去 發掘與 
探討更 多社會 矛盾。 後來 我支援 過兩次 
小 工潮, 分 別是蒂 森電梯 工人罷 工以及 
利興 清潔工 人抗議 遊行。 

我遂 發現, 在這 繁華的 都市, 貧 富懸殊 
不只是 冷冰冰 的堅尼 系數, 而 事實上 , 
悲劇 就在人 間啊。 誰 知道, 每一 滴血汗 
背後, 隱含著 怎樣的 無奈和 辛酸; 而它 
又 暗示著 怎麼樣 的社會 制度、 怎 樣的政 
經 結構, 以 至於整 個意識 形態問 題呢? 
然而, 為何 這些重 要的思 考在學 院裡好 
像不 值一提 似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 222 


每當向 外走出 一步, 對世 界的認 知愈明 
晰, 就愈 發現自 己內裡 的空洞 。雖 自慚 
形穢, 卻又有 點不忿 ,我 和自己 說:在 
往 後的幾 年裡, 我 要洗心 革面, 重新思 
考自己 是誰, 自己的 目標是 甚麼, 以及 
自己可 以做些 甚麼。 

4) 惘然 

於是 乎我便 密集式 地出席 每星期 一次的 
報社 傾莊, 傾莊 議題很 廣泛, 包括 選舉、 
醫療、 教育、 性別、 社運、 資本 主義及 
大學 生文化 等等, 這些議 題我都 不熟悉 
卻 又很感 興趣, 亦覺 得它們 理應被 瞭解。 
但 那時候 我總難 以進入 討論, 只 好埋首 
做傾莊 紀錄。 我想, 雖然 我與他 人起步 
點 不同, 暫 時我未 能夠如 其他人 般見識 
廣博、 分析 獨到, 但不 要緊, 我會 努力。 

「以 有涯隨 無涯, 殆 已。」 有個朋 友給了 
這樣 的一個 忠告。 

「 明 知不可 為而為 之。」 

老 實說, 那 時我確 實太過 下巴輕 輕了。 
人的時 間和心 力是有 限的, 它們 總有飽 
和的 一刻。 花了太 多時間 來傾莊 和看自 
己 感興趣 的書, 代 價是沒 有精力 早起上 
課, 而且課 堂知識 遠遠不 是我想 要的, 
我漸 漸質疑 自己曾 堅持的 抉擇。 

晚上又 缺少了 與朋友 相聚的 時刻, 眾多 
組聚頻 頻缺席 : 沒時間 回家, 初 時每星 
期回家 一次, 後來 慢慢變 成兩、 三個星 
期才會 回家。 我不 是不愛 他們, 只是我 
認 為我應 該做更 有意義 的事。 


我以為 我是明 白的, 但我也 會想家 ,也 教 

學 

會 想輕鬆 一下, 也 想和朋 友遊山 玩水, 

師 

將江山 抛諸 腦後。 我也以 為他們 會 明白, 生 

而我 卻不懂 得應付 父母偶 爾洩露 的憂心 
和 埋怨, 不 懂得去 適應與 朋友漸 行漸遠 
的 距離感 …… 與男友 的若即 若離, 或小 
或大 的矛盾 衝突, 又不其 然抽走 很大部 
分 的心力 去苦惱 沮喪。 看 著面書 和電話 
裡 的茫茫 人海, 我 卻不知 道能找 誰來傾 
訴。 我不 是向來 討厭有 事鍾無 豔的人 
嗎? 怎麼到 頭來我 反倒做 了那些 人呢? 

成績 出了, GPA 比想像 中低了 好一大 
截; 我不知 道我該 用怎樣 的秤來 量度成 
績, 但 此刻我 總有點 介懷: 縱使 我不滿 
意那 些課程 及考試 的設計 安排, 認為 
這些 科目不 值得我 去賣靈 魂來換 取不知 
所云的 GPA , 但 它畢竟 影響我 畢業的 
HON ( honor ) - 以 此分做 不同的 學位等 
級), 影響 我能否 讀上研 究院。 

日積月 累地, 我看到 自已的 渺小, 感到 
自 己的不 可為。 在迷 霧裡, 我常 聽見這 
樣的一 句話: 「事不 關己, 己不 勞心。 

自己都 未管好 自己, 你仲 有乜資 格去理 
其他 人?」 

5) 我 ,我 …… 

都已經 「洗 濕左個 頭」, 我不想 走回頭 
路, 唯有抱 著船到 橋頭自 然直的 心態繼 
續走 下去。 

然後, 機緣 巧合下 我參加 了草媒 (民間 
團 體合辦 的草根 媒體計 劃), 須 留在某 
個團體 實習, 其間 我遇上 一個影 響我很 
深 的人。 


223 ♦ 


「當 時得好 少人讀 大學, 幾乎只 要你一 
升到上 大學, 就已經 係個中 產階級 。無 
論你讀 咩系, 基本上 都唔愁 往後嘅 財路。 
好多同 年紀嘅 人已經 非富則 貴啦, 但係 
我知道 我唔係 想要果 啲。」 

他是該 實習團 體的負 責人, 亦是 八十年 
代 末上莊 的報社 老鬼, 畢 業後沒 有走, 
反而 轉折地 在不同 的民間 團體做 組織基 
層的 工作, 例如組 織某條 村的居 民去抗 
議 政府獨 裁的市 區重建 計劃。 他 的明眸 
彷彿 表露著 「雖千 萬人, 吾 往矣」 的堅 
定 決心。 

面對 著懵懂 的我, 他 常說: 「入 大學就 
睇 多啲書 學多啲 野啦, 慢慢 嚟啦, 你仲 
後 生。」 「誌 清楚自 己想要 啲咩, 想做啲 
咩, 想為 個社會 付出啲 咩。」 

偶爾 我看著 他中年 發福的 背影, 在夕陽 
的映 照下, 其 實就像 普通男 人一個 。但 
談吐間 流露出 他淵博 的學識 (他 常自嘲 
^ 我唔係 讀書人 黎架, 我 睇得好 少書架 
咋, 淨係 識用書 姐」) , 轉 個頭來 有街坊 
走 上來, 他 又隨即 變成與 之無異 的街坊 
鄰里。 他 們時說 時笑, 一 時傾下 屋企仲 
有 幾多隻 粽剩, 一 時又傾 下全民 退休保 
障 計劃。 我看著 看著, 心 裡好生 羨慕。 
我也想 做這樣 的人。 

6) 我, 我’我 …… 

花了 多少個 晚上, 我在床 上輾轉 反側, 
思 考以後 的去路 應何去 何從。 

坦 白說, 我 現在仍 然未能 完全解 決那些 


矛盾 困惑。 在現代 社會, 有點矛 盾的確 
難以 解決: 例如讀 哲學的 人好像 冇咩工 
可 以搵, 又 例如搞 民間團 體或社 會運動 
的人, 難 免遭到 打壓, 總會食 得屎; 冇 
乜 人會瞭 解你, 只 會覺得 你喺度 搞搞震 。 
但係, 咁代表 我地要 因此而 退縮? 

我 唔制。 

我不 甘願自 已生存 的意義 只限於 自己的 
圈子。 養活自 己及家 人當然 重要, 但在 
這 之上, 還 有更多 事值得 我們去 堅持及 
行動, 而 我相信 我們總 能在隙 縫之間 , 
擠多一 點空間 去履行 我們的 理想、 理念 。 
我 不想, 死了 就一了 百了, 不留 下一物 
的 離去, 然後 社會始 終沒有 改變過 ,社 
會底層 繼續被 壓迫, 不公 義的事 仍不斷 
的送 上舞台 …… 

我 唔制。 


中大 五十年 下 


♦ 224 




^ t 


♦ 譚焜 

「校 園」 是我 們經常 使用的 詞語。 它可 
以 是一個 地方、 一個 圈子、 一段 記憶, 
或是一 種生活 模式。 關於 校園的 日常面 
貌, 可能在 每個人 心中都 有不盡 相同的 
演繹, 而校 園多姿 多采的 生活, 亦無法 
在 此完整 地呈現 出來。 編 輯唯寄 望抽取 
這些 零碎文 章中的 事件和 經驗, 希望有 
助我 們聚焦 校園其 中一些 「改 變」 出現 
的歷史 原因, 以補 充我們 對中大 校園改 
變的 理解。 

因此, 本部 份嘗試 輯錄或 撰寫一 些不受 
注目的 視角, 一連 三篇文 章從藝 文角度 
概覽 中大的 文化觀 ,如 〈看 似公 共的文 
化 中大〉 討 論中大 日漸重 視文化 藝術, 
不時 新增校 園中的 公共藝 術品, 最後反 
而似 是打造 了徒有 其表的 「藝術 貨倉」 

。 〈抗議 行動藝 術拾遺 一 記另 一種中 
大藝 術史〉 則指出 近年來 的校內 抗爭行 
動 與藝術 其實有 著密切 關係。 最後 〈校 
園藝文 地圖〉 則詳 細記載 藝文相 關的場 
所。 

另外, 校 園飲食 方面, 有幸校 友寫下 
〈頹 飯粗 略考〉 以及 〈眾 志堂頹 飯的沉 


淪〉, 幽默地 記載了 「頹 飯」 誕 生的緣 
由。 而學術 相關的 文章, 譬如 〈中 大體 
育: 大學教 育〉, 訪問前 體育部 主管, 
談論 到體育 在大學 體系中 的邊緣 化和自 
處。 也有 〈好 彩有 CUTS — 訪 問開發 

者 Benson 〉 和 〈唔講 都唔知 網上學 

習平台 改革〉 ,記 錄校園 資訊平 台的發 
展與 變遷。 亦有 〈數 碼化 的中途 一 記 
中 大圖書 館十年 發展〉 ,借 訪問 圖書館 
職員 及官方 資料, 記錄了 圖書館 邁向數 
碼化 的十年 發展。 


中大 五十年 下 


♦ 226 


看 見校園 與藝術 

校園 藝術小 輯前言 

♦ 洪曉嫻 


中大人 每日經 過的新 民主女 神像、 烽火 
台上 佇立的 《仲 門》, 皆 是藝術 作品; 
新亞 小百萬 上的六 四藝術 裝置、 池旁 
路上 「保樹 立人」 的 塗鴉、 反國 際化的 
「哭 中大」 橫額, 也是 藝術的 反抗; 還 
有無數 在邵逸 夫堂、 文 物館、 圖 書館、 
誠明 館裡的 表演和 展覽, 也是藝 術的一 
部分。 中大校 園內的 藝術拈 手可見 ,但 
我們總 是匆匆 路過, 未有 停下來 細看, 
或是, 未 有細意 藝術於 校園的 意義。 

近 十年校 園依然 熾熱與 寂寞, 畢 業於中 
大藝 術系的 阿三寫 〈看似 公共的 文化中 
大〉, 細談 十年間 校園裡 湧現的 「公共 
藝術」 ,人 像與壁 畫處處 ,卻如 中大愈 
見 畸零喧 嘩的新 教學樓 一樣, 與 空間斷 
裂 連繫, 令 草坪與 喘息空 間成為 「藝 
術暫停 貨倉」 ,所 謂的公 共藝術 作品沒 
有加深 校園裡 的藝術 氣息。 而 K 的 〈抗 
議 行動藝 術拾遺 一 記另 一種中 大藝術 
史〉 反其道 而行, 由抗爭 出發, 列舉近 
年以藝 術行動 作為抗 爭方法 的例子 ,反 
對校巴 收費、 保護 烽火台 及反對 劉遵義 
等由 下而上 的民主 抗爭, 不約而 同地運 
用藝術 媒介作 回應及 反抗校 政之用 ,當 
中既見 創意亦 見藝術 的力量 一 對話與 


延伸, 在 傳統示 威手段 以外, 我 們還有 
更 多表達 異議的 方法。 

〈中 大校 園藝文 地圖〉 嘗 試找尋 這座山 
城 大學裡 的藝文 空間和 活動、 組 織和發 
生 ( happenings ) , 展開一 幅官 民並存 
的藝文 地圖, 從小 型音樂 會讀書 會到博 
群 書節, 藝文人 事的點 與線, 在 校園裡 
交織 結聚。 當 中必然 有紕漏 之處, 但集 
結 成圖, 是希 望在未 來的日 子裡, 我們 
有 更多的 力氣去 開啟中 大裡的 藝文空 
間, 共同構 建更繽 紛的校 園藝術 氛圍。 

在校 園日常 裡編一 個關於 校園藝 術的小 
輯, 不談 及專業 的藝術 訓練, 倒 是談及 
抗爭與 雕塑, 因為 藝術就 在日常 之中, 
不單是 上而下 的建構 和意志 反映, 也是 
身處其 中的每 個人, 可共同 改變、 創造 
和 爭奪的 場域。 


校園 .曰常 


227 令 



看似公 共的文 化中大 


♦ 阿三 


時移 世易, 轉 變的確 比我們 想像快 。九 
十 年代我 們在新 亞書院 水塔下 學習, 
舊式 校巴膠 製不分 座位的 綠長櫈 常被烈 
日煎如 熱鍋, 身懷 CALL 機的師 生不算 
太多。 藝術 系老師 給我們 當藝術 家的憧 
憬, 但藝壇 在哪裡 我們看 不見, 怎樣才 
可成 為全職 創作人 我們又 不知道 。自 
千禧 前後, 大量藝 術學院 畢業生 散駐工 
廈, 即使 各自艱 苦打造 自已的 藝術事 
業, 香港藝 術終於 是個觸 摸到的 概念, 
個 別新生 代藝術 家更蜚 聲國際 。七 、八 
十年 代畢業 的師兄 師姐, 不禁覺 得年輕 
人十分 幸福, 他 們那個 時代, 多 選擇任 
職教 師或設 計一類 工作。 

我城到 校園, 忽 然文化 

或 是西九 效應, 或 是回歸 後香港 意識的 
普遍 醒覺, 又或是 香港經 歷一次 又一次 
的經濟 挫敗, 我們開 始學會 反問, 除了 
金錢 拼搏, 生活還 應該有 甚麼? 公營機 
構及 商業財 團開始 向藝術 創作人 招手, 
東 涌公共 屋村、 政府 公營機 構大樓 、地 
鐵沿線 各站, 及大 小商場 紛紛樹 立藝術 
作品, 計 劃此起 彼落, 報 章雜誌 電視網 
絡不時 出現我 們朋友 熟悉的 臉孔。 我城 
忽然 文化, 儘管公 眾仍懷 疑從事 藝術工 


作 的生計 問題, 另 一邊藝 術文化 連小學 
生 都懂得 說了。 中 大校園 不經不 覺亦起 
了 巨變, 不 論建築 地貌或 公共藝 術作品 
的 設置, 越來 越多。 雕塑、 造像 或公共 
藝術 作品過 半於千 禧之後 樹立, 甚至, 
我 們擁有 《中 大文 化徑》 這本 「香 港唯 
一的 大學文 化景點 手冊」 。我們 不能否 
定 整理資 料編定 路線的 用心, 或 者當代 
建 築設計 的輝煌 獨特, 然而, 重 回母校 
似乎迷 路般穿 梭新舊 交雜的 大樓, 我們 
總有 點不能 疏解眼 前滿佈 衝突的 環境。 
未有文 化徑的 概念, 中大 本好好 的已遍 
地 文化; 而按圖 索驥追 尋中大 文化之 
路, 中大學 生又是 否浸淫 在歷史 的沉殿 
與 文化素 養的學 習環境 之中? 

意義, 從 不是空 降植入 

藝 術作品 離開藝 術館或 畫廊等 特定場 
域, 現身 於公眾 地方, 已 不能純 以行內 
術 語開展 話語。 美化, 是 原始不 過的藝 
術 功能。 古 往今來 鑽進人 群裡的 藝術作 
品, 取 決條件 是吸引 眼球, 及街 坊小市 
民的 認同。 作 品採用 的藝術 形式, 除展 
現專業 手藝, 亦是 作品內 在意義 的一部 
分。 質樸 粗獷的 原校園 建築, 與朱銘 
以 發泡膠 製模的 《仲 門》 同出 一轍, 不 


中大 五十年 下 


♦ 228 




得不 承認, 位處鄉 郊山頭 的中大 出名從 
頭到 尾一個 「土」 字。 作 品融入 日常生 
活, 是 環境、 社區、 地域、 城市 以至國 
家文化 中不能 分割的 部分; 作品 陪伴人 
們 成長, 見 證世代 輪替, 它才能 與文化 
身份認 同產生 關係。 意義, 從不 是空降 
植入, 它需 要在地 人們的 參與, 及時間 
的 發酵。 「公共 藝術」 這 概念所 指的大 
概 如此, 不過此 命名是 後來的 事了。 

山城, 尚 有空間 的藝術 貨倉? 

大學, 並非一 般公眾 地方。 學生 在短短 
三 數年間 停留, 是知 識追尋 與鑽研 、檢 
視自 身認清 未來的 提煉。 校園環 境不是 


純粹 夠不夠 用的功 能盒子 或多收 幾個學 
生 的硬件 工具, 它 是塑造 人文素 養奠定 
學者 風骨的 地方, 讓 學生隨 意逗留 、沉 
思、 交流、 浸淫, 或 嬉鬧、 建立 友誼、 
爭辯 吵架, 及怡情 養性的 空間。 可是, 
自大學 彷彿無 限擴充 學額, 工程 此起彼 
落, 坊間瘋 傳會賺 大錢的 自負盈 虧研究 
院課程 吸納更 多在職 人士重 返學院 。山 
城, 已 不再是 山城。 插針 式樓房 堵塞呼 
吸的 通道, 新創立 小得可 憐的書 院毫無 
個 性地成 為中大 一員。 逸 夫科學 大樓玻 
璃外 牆色彩 繽紛, 卻耀眼 得蓋過 原中大 
的 風貌; 文物 館新翼 既典雅 又新穎 ,但 
無法說 服觀眾 ,新、 舊大 樓同是 文物館 


229 ♦ 


的 範圍。 難 以消化 的密集 及不協 調風景 
成 為現時 中大的 特色。 校 友不是 懷緬過 
去的老 古董, 我們 尚記得 中大合 併書院 
創校的 歷史; 擴充、 發展無 傷大雅 ,只 
是, 回歸後 的規劃 思維打 碎了中 大人的 
感情 記憶。 

1998 年, 新 亞書院 沒有公 眾討論 就在草 
坪 樹立孔 子像, 假山 假石惺 惺作態 。我 
們在 不同的 中國藝 術史課 或山水 花鳥創 
作坊, 認識 的孔儒 學說, 總不能 與眼前 
的造像 接軌。 後來, 2009 年唐君 毅像出 
現, 2011 年 李展輝 光亮現 代的雕 塑贈予 
書院, 草坪難 道是尚 有空間 的貨倉 ,有 
空 間就能 放嗎? 誠然, 不 少中大 雕塑來 
自名家 ,文 樓、 朱 達誠、 劉小康 及何兆 
基等, 可是 欠缺公 共藝術 概念與 整體規 
劃, 削弱了 優秀作 品應有 的公共 力量。 


公共 藝術, 民 眾參與 

到底, 每一 件公共 藝術的 設置經 過怎樣 
的 程序, 又 是誰提 供專業 意見, 最後定 
案? 吳 為山在 2004 至 2009 年前後 ,製 
作過錢 穆像、 李卓 敏像、 楊振寧 像及高 
錕像, 另一 邊廂, 逸夫 書院邀 請了香 
港壁 畫學會 設計及 製作的 類中學 水平壁 
畫, 2010 年又在 天涯海 角的逸 夫草坪 
安 放複製 的孫中 山像。 自 傲與國 際看齊 
的 香港, 並沒有 台灣的 「公 共藝 術設置 
辦法」 法令, 規 定公營 建築群 的公共 
藝 術所佔 比率, 及公 開的徵 集辦法 。例 
如, 2013 年 10 月台 灣大學 依法徵 集全校 
公 共藝術 第一期 設置, 指明 「期 望以此 
做為示 範案, 引動 臺大校 園教職 員師生 
對於公 共藝術 不同的 視野與 想像」 ,除 
收集藝 術家創 作計劃 書外, 亦訂 立公眾 
參與 部分, 冀 能達至 「具 深度民 眾參與 



♦ 230 


大 埔公路 Tai Po Road 





的公 共藝術 計劃」 。公共 藝術作 品在中 
大校園 裡一件 又一件 出現, 誠如 新式大 
樓 落成的 魅影, 作 品策劃 好像跟 我們沒 
有 關係, 那麼, 歸 屬感與 身份認 同又何 
以空穴 來風地 萌生? 

2010 年, 新 民主女 神像事 件鬧大 ,終 
在深 宵時份 二千多 中大人 護送下 落戶中 
大, 行動的 確教人 感動。 不過, 諷刺的 
是, 中大人 眾志成 城熱血 滿盈獻 身擁護 
的卻是 個劣質 雕像。 資深 藝術評 論人何 
慶基 在報上 撰文, 深入淺 出從藝 術角度 
逐點分 析該民 女造形 姿勢的 問題, 及製 
作人 不理解 原神像 的象徵 意味, 更明言 
民女 要立, 但立 的不是 這個。 現在 ,每 
逢 從大學 站進入 中大, 劣質 民女就 「篤 
眼 篤鼻」 昂首 歡迎。 


^ 中大 文化徑 / 樂步 



231 ♦ 


中港文 化矛盾 醞釀社 會分化 危機, 我們 @ 

園 

不欲 如國內 城市財 大氣粗 在廣場 商店空 - 
降龐然 大物說 是文化 表徵, 但香 港人是 常 
否絕 對文明 進步? 在公共 藝術的 策劃、 

構思與 製作過 程上, 肯定 要急起 直追。 

那麼, 中 大人怎 樣建立 由我們 共同建 
立 的文化 校園? 按 新亞書 院創辦 人錢穆 
「天 人合 一論」 思 想及吐 露港海 景而設 
計的 「合一 亭」, 絕妙地 以建築 視覺效 
果體 現天命 與人生 的哲人 智慧, 打造讓 
人 遠眺吐 露冥思 的人文 環境, 成 為新時 
代公共 藝術的 代表。 途徑 馬料水 一帶, 

環觀猶 如變形 金剛的 山城, 我們 尚清晰 
看見 一方一 圓的水 塔糾正 矗立, 見證中 
大數十 年來的 變遷。 水塔 在看, 我們在 
做。 



中大五 十 • 校 園公共 空間裡 的藝術 


位置 

作 品名稱 

製作人 

年份 

本部 

正門 

華表 (榜 木) 

不詳 

石 圖則為 1974 

圖 書館外 

仲門 (烽 火台) 

朱銘 

1987 

圖書 館參考 圖書館 

饒 宗頤像 

吳為山 

2009 

圖書 館參考 圖書館 

但丁像 

意大 利政府 

不詳 

中 國文化 研究所 

李 卓敏像 

吳為山 

2004 

邵 逸夫夫 人樓天 台花園 

楊 振寧像 

吳為山 

2007 

邵 逸夫堂 

千年 雲水、 十 載磨劍 

劉小康 

2001 

校友園 

校友園 紀念座 

不詳 

2003 

馮 景禧樓 

馮 景禧像 

不詳 

不詳 

何善衡 工程學 大樓外 

高錕像 

吳為山 

2009 

新 亞書院 

水塔下 

孔子像 

不詳 

1998 

草坪 

唐 君毅像 

朱達 誠創作 
余 英時撰 
李 潤桓書 

2009 

草坪 

萬象 

李展輝 

2011 

知 行及學 思樓前 

AtV. 

鍾樓 

不詳 

不詳 

學思 樓牆外 

壁畫 

不詳 

不詳 

錢 穆圖書 館地下 

錢穆像 

吳為山 

2004 

學思樓 與知行 樓之間 

合一亭 

設計 不詳, 李 潤恒墨 
寶, 唐 錦騰印 

1996 

聯 合書院 

雕塑園 (草 坪) 

光輝 聯合人 

韓秉華 

1989 

雕塑園 (草 坪) 

調 

何兆基 

1995 

雕塑園 (草 坪) 

終 極秩序 

何兆基 

1995 

雕塑園 (草 坪) 

開放 

文樓 

1992 

書 院學生 活動中 心旁邊 

明德壁 

常 宗豪書 

1996 

逸 夫書院 

書院 講堂外 

逸夫台 (女 人腳) 

不詳 

約 1987 

書院 講堂外 

壁畫 

香港 壁畫, ADC 贊 
助 

不詳 

草坪 

孫 中山像 

孫穗芳 

2010 

崇 基書院 

小 橋樓水 

椅子 (已 拆) 

建築 系學生 

1998-1999 

何添 樓牆外 

校 徽圖誌 

李僑 華創作 

不詳 

利黃瑤 璧平台 

五十飛 翔塑像 

不詳 

2003 

校巴 站對面 

哲徑 

不詳 

1959 

嶺南 運動場 

崇基 (地 標) 

崇 基校友 

1983 

眾志堂 後草坪 

勞 動光榮 

不詳 

不詳 

牟 路思怡 圖書館 旁草地 

「众」 字雕塑 

不詳 

2003 

許讓成 樓地下 

許 讓成像 

不詳 

不詳 

李 慧珍樓 

李 冠替像 

不詳 

不詳 

火車 站廣場 

民主 女神像 

陳維明 

2011 


中大 五十年 下 ♦ 


抗議 行動藝 術拾遺 

記另一 種中大 藝術史 

令 K 


近年 香港文 藝跟公 共空間 的爭奪 和政治 
抗 議愈走 愈近, 如 2010 年 一連串 反高鐵 
的 示威行 動中, 有二 十六步 一跪的 「苦 
行」 行列; 2011 年 匿名的 「塗鴉 少女」 
在國金 中心、 星 光大道 等公共 地方噴 
下 「 Who's afraid of Ai Wei Wei 」 的塗 
鴉, 令警 方出動 重案組 調查; 2012 年第 
十屆 社會運 動電影 節選擇 在中環 匯豐銀 
行總行 地下播 放電影 Money as Debt , 放 
映中途 遭到匯 豐保安 人員粗 暴打壓 。先 
不 論藝術 質素, 這 些事例 或多或 少也引 
起 了社會 迴響, 擴 闊了社 會運動 形式方 
面的 界限, 令喜歡 投入藝 術創作 的人知 
道自 已也有 位置, 能發揮 所長; 另一方 
面, 藝術離 開畫廊 或藝文 圈子共 構的安 
全網, 赤裸 面對日 常空間 政治社 會中, 
種種 權力的 操作和 打壓、 大眾的 反響和 
美學, 刺 激泛藝 術行動 者反思 自身。 

這十 年來, 中大學 生針對 教學、 校園規 
劃、 基層勞 工等議 題的抗 議行動 當中, 
除 了能看 見一些 傳統示 威方法 (聯 署、 
集會 、嗌咪 、寫橫 額等) ,其實 也有類 
似 的藝術 行為, 突 襲校園 的日常 生活空 
間。 正規地 書寫文 化藝術 歷史, 這類型 
的 創作未 必會有 機會被 記載, 然而 《中 


大五 十年》 則決 定翻查 一些舊 資料, 
羅 列部份 例子, 並 嘗試以 文藝的 框架去 
理解, 讓大 家看看 另一種 「藝 術」 的可 
能: 

2007 「巴 •不 得」 行動: 

^ 抗議 車票」 和 dem beat 示威 

2007 年 9 月, 中大 新學期 開始實 施校巴 
新 收費: 未 能出示 有效的 中大學 生通或 
教職員 證者, 均被 劃分為 「校外 人士」 

, 在登 車時須 付車費 3 元。 這不 但使司 
機花時 間檢查 證件, 校巴 站長龍 變得更 
長, 也令 所有非 由中大 直接聘 請的員 
工, 例如在 地盤、 飯堂、 書店、 百佳超 
級 市場工 作的, 須繳付 「校外 人士」 的 
車費, 無疑 增添基 層員工 的經濟 負擔。 
一班 不滿的 同學於 是發起 「巴 •不 得」 
行動 ( Free Rider Action ) 抗議新 措施。 

「巴 •不 得」 設計 了一款 黃色的 「抗議 
車票」 ,在 火車站 派發, 呼籲反 對校方 
的人把 它投進 車費收 集箱, 巧妙 地將付 
費的行 為變成 抗議的 行動, 令本 來在火 
車 站匆匆 而過、 或 只被動 地接收 宣傳單 
張的中 大人, 有 機會主 動地選 擇參與 
和 表態。 此外, 他們也 作了幾 節示威 


校園 .曰常 


233 令 


beat , 向著彳 了政 樓表演 dem beat : 

大 家都係 中大人 

你 班高層 齋講錢 

點 解你要 烚基層 

員 工受苦 點算先 

工友人 工好鬼 rim 」 

每 日六蚊 俾到癲 

竟 然仲要 收三蚊 

今 日抵俾 我哋片 

校 長人工 百幾萬 

啱 啱行過 火車站 

三 蚊車費 有幾閑 

同 學等車 等到喊 

工 友生活 咁艱難 

點 解上車 咁鬼慢 

點 解仲要 同佢爭 

皆因 check 證 好麻煩 

交 通安排 好鬼摺 

校 巴翳煽 唔通風 

車 費加左 無津貼 

車 程不過 五分鐘 

亂 咁加價 好作孽 

來 回六蚊 肉都痛 

全無良 心真係 cheap 

外 判工人 點返工 

Dem beat 是 迎新營 「片」 人 的遊戲 、各 

中 大專烚 外判工 

搭 車要有 中大通 

步 行校園 無鬼用 

行 上行落 腳都痛 

系 / 書院 細組 的 團結行 為以及 平時學 

生團體 的宣傳 工具, 只 會在大 學校園 

出現, 大家 都知道 dem beat 的用 字一定 

要是押 韻和易 上口, 更重 要的是 ,要 

夠 「 爆」; 「巴 •不 得」 就好 好利用 



1X0 I»H\T11V CIIECK 

=== S __, 大咖 加娜年 S -〒 


八百 元的校 EW 胄 

* er CUHXCmpv, Traffic Concern Gr«,p 巴 •不得 中大 校晒交 购⑽ 



了 dem beat 這個大 家見慣 見熟的 表演形 
式, beat 詞 裡則填 上了大 家未必 知道的 
學生 和工友 心聲。 而且 dem beat 跟叫口 
號 不同, 表演 者除了 要大聲 叫喊, 身體 
也要 跟一個 拍子做 出誇張 動作和 猛力踏 
地, 聲音 響亮, 有 利於需 要吸引 盡量多 
途 人注目 的示威 行動。 

2008/2009 烽 火台的 「膠樽 怪獸」 

2008 年末, 校方 被揭發 以擴建 中央校 
園的 圖書館 為由, 計劃拆 掉門前 的烽火 
台, 引來很 多師生 和校友 反對, 反對者 
於 是组織 了一連 串抗議 行動, 當 時在任 
的劉 遵義校 長就成 為眾矢 之的。 那時烽 
火台可 謂烽煙 四起, 各團 體在那 兒辦過 
電 影會、 大型 集會、 公開 論壇、 黃絲帶 
行動, 台上 黑色銅 鑄雕塑 《仲 門》 除了 
掛 著手寫 橫額, 旁邊還 有一個 由同學 


做的大 型膠樽 怪物, 攀附著 莊嚴的 《仲 
門》 ,名為 「膠 遵怪 獸」。 事源 惹起烽 
火的 劉校長 有一個 學生起 的花名 ,叫 
「膠 樽義」 ,論壇 裡有同 學就提 出一個 
食字的 「膠 樽義務 回收計 劃」, 公開收 
集大量 膠樽, 希望 「一人 一樽」 抗議校 
長 ,指 「膠樽 回收, 是義務 的重提 ,是 
一份 日常的 堅持, 是在校 長劉遵 義要丟 
棄歷史 現埸, 要中 大人忘 掉社會 參與、 
公共 生活、 大 學價值 之時, 一個 認真的 
宣 告。」 1 同 學們的 這一份 「認 真」 ,最 
終 製成這 一件由 竹枝、 膠 紙和幾 百個七 
彩繽紛 的膠樽 組成的 作品。 

用 廢物做 藝術, 早已 不是新 鮮事, 但這 
「膠遵 怪獸」 的厲害 之處, 既 在於製 
作 過程, 牽 涉了很 多同學 的參與 (「一 
人一 樽」) ,能聚 集同學 發洩出 來的怨 


235 ♦ 


氣, 也在於 位置- 


它坐 落於抗 爭行動 


的核心 地點, 每一 個經過 百萬大 道的人 
都會 看到。 而且這 隻很不 「正 經」 的怪 
獸, 就在很 正經的 圖書館 和很多 校方高 
層出出 入入的 行政樓 附近, 可以 想像它 
有多 挑釁。 2009 年 甚至有 同學投 了一篇 
藝 評到學 生報, 花 了近二 千字分 析它的 
當代藝 術美學 …… 2 

2012 「血 染星 巴克」 行 為藝術 
2012 年 10 月, 位於善 衡書院 餐廳、 美心 
旗下的 Petit Caf 6 正式 開張, 售賣 星巴克 
( Starbucks ) 咖啡, 中 大學生 會幹事 
會和學 生報的 成員表 示關注 並組成 「反 
星巴克 行動」 ,向同 學派發 〈星 巴黑紀 
錄〉 批評其 營商手 法及在 善衡宿 舍洗樓 
宣傳, 希望 同學在 善衡學 生會辦 的公投 
裡 投下反 對票, 令 Petit Caf 6 的星 巴克咖 
啡產品 下架。 當時 關於公 平貿易 和學生 
會權力 的爭議 不斷, 「反 星巴克 行動」 
最 後並沒 有得到 很多善 衡同學 支持。 


白 布蒙著 雙眼, 坐 在地上 用星巴 克膠杯 
喝紅 色飲料 (甜 醬) ,從 口裡漏 出來的 
「血」 都染 在白色 上衣, 同時 旁邊有 
支援的 同學派 發反星 巴克的 刊物。 
辦這一 場行為 藝術的 同學希 望能形 
象化消 費者的 盲目, 以及星 巴克作 
為一 間無良 企業的 暴力, 反 對企業 
剝 削第三 世界的 農民。 據有 份參與 
表 演的同 學說, 當時 一些同 學表示 
反感和 受驚, 有人甚 至說害 怕會有 
真血噴 出來, 同時有 同學認 為他們 
「太 激進」 和 「阻 礙同學 吃飯」 ,此舉 
似乎 真的不 太受善 衡同學 歡迎。 另一方 
面, 反星巴 克行動 的成員 則強調 此行為 
藝術 與社會 現實的 扣連: ^ 其實 我地無 
誇 張到, 飲 Starbucks 同飲 農民啲 血有咩 
分 別啊? 我地 唔係淨 係嘩眾 取寵, 係有 
野想 同同學 表達。 同埋, 其實啲 血甜到 
嘔, 做行為 藝術嘅 幾位同 學仲要 事先排 
練 幾次, 佢地 做完之 後話, 個口 麻痺左 
一日, 食 咩都無 味。」 3 


他們 其中一 個頗具 爭議性 的抗議 行動, 
是在 10 月 16 日趁善 衡的全 宿共膳 時段, 
於咖 啡店前 做了場 「血 染星 巴克」 行為 
藝術 一 四 個同學 穿著白 色上衣 ,用 



結語 

上述的 行為, 基本 上全都 不屬於 我們一 
般理 解的、 傳 統高雅 藝術的 範疇。 比起 
形式 上美不 美觀的 問題, 發起人 更關心 
的, 似乎是 創作行 為能否 傳達訊 息和引 
起觀者 的即時 反應。 於是, 在物 料的考 
慮上, 便 宜的、 能 隨手拿 來但能 配合主 
題的物 料就較 合適, 例如 「膠遵 怪獸」 
就是 由很便 宜很普 通的膠 樽推砸 而成, 


2012 年 「血 染星巴 
克」 行 為藝術 


中大 五十年 下 


♦ 236 


而非一 般雕塑 藝術用 的銅、 石 膏和木 
材; 而在 表達方 法上, 同 學就利 用了流 
行 文化的 元素, 例如 「巴 •不 得」 的示 
威 dem beat 就融入 了校園 環境, 吸引平 
時會 留意這 類表演 的同學 駐足。 

它們並 非一個 人在家 / 工作 室裡 創作, 
然後放 進展覽 廳展示 就能完 成的事 ,反 
之, 它們需 要創作 者以外 的群眾 集體參 
與, 希望有 面對面 的直接 交流, 選址因 

而非 常重要 火 車站、 烽 火台、 善衡 

飯堂都 是人流 頗多的 地方, 是所 有學校 
成 員的日 常生活 空間, 而非 文物館 、圖 
書館 展廳、 新亞許 氏文化 館等學 校成員 
較少 經過和 停留的 正規文 藝展覽 空間。 
至於 「激 進」、 「不 潔」、 「很 滋擾」 
之類的 批評, 既顯 示一些 觀眾不 認同突 
如其來 的表演 行為, 甚至 不認同 行動背 
後的 理念, 另一方 面就反 映出, 創作者 
是想故 意挑起 不安, 令原 來很順 眼的地 
方突 然變得 礙眼, 暫時扭 轉了空 間的用 
途 (如餐 廳變成 了表演 場地) ,引 人爭 
議。 


文 章裡橫 跨五年 的三個 例子, 採 用了不 @ 

園 

同 的媒介 (文字 、聲 音、 物件、 身體 
等) ,以引 人注目 的藝術 方式介 入抗議 常 

行動, 或許不 算特別 成熟, 但這 些同學 
的嘗 試累積 下來, 就會讓 我們見 到更多 
表達 異議的 方法。 一 場抗議 彳了 動, 總需 
各式各 樣的工 作相輔 相成。 充足 的論述 
理據 之外, 文藝 創作之 角色, 大 概就是 
設 置一些 「引 爆點」 ,生 動地將 某些不 
合理 的權力 關係形 象化, 讓群眾 留意到 
該議 題有多 貼身。 而在 藝術、 或 純粹行 
動的 角度, 其意義 除了外 緣的效 果外, 

也包 括行動 者踏出 自己的 框框, 直接將 
身體、 作品或 想法, 抛置 於開放 的公共 
場域, 並從各 方的反 饋中, 找到 可能的 
刺激' 力量, 或 自省的 必要。 


1 e g 9515 〈膠 遵怪 獸抗議 拆烽火 台〉, 香港 獨立媒 
體, 2008 年 12 月 4 日。 

2 鬆弛熊 〈【學 生 投稿】 藝評 「膠 遵怪 獸」〉 ,《中 
大學生 報》。 

3 南書 〈訪問 反星巴 克行動 > • 《中 大學生 報》。 


2 010 年反大 類招生 (藝術 
不再 新亞' 畢業展 抗議) 




中 

大 

五 


年 

下 


\\% 

犄私 I 

★lx 波 


索引 

^ 戶外 / 公共 雕塑 (詳見 前文及 附表) 
o ^ 大型 場地、 重點公 共空間 
® 編輯選 按活動 


^ook (UKvc •⑥ 


1^1 



h 

咏 H 今 


Vvu 次 C 从 ttv% 之 


♦ 238 






料钟劣 知岣 f 橋) 


走晚. H^W 竭約 


;令虹 钟崎 




‘|崎、 相铸 ㈣ 

11SI 


SEI51 


&■ 


&A Jt)] 〜 

• 

咏 讀 ' 雙 ,. 



raWt 





(T][ 7 m^M\ 




© 


O 


\h I • 消考 ) 



頹飯 粗略考 

♦ henryporter 

原刊於 「無 神論 者的巴 別塔」 個人網 誌 • 2006 年 11 月 7 曰 


雖然 早從思 考口中 聽到逸 夫書院 飯堂名 
正言 順打著 「頹 飯餐」 的 消息, 沒想到 
最後 會成為 新聞在 蘋果直 接刊登 出來! 
不 過一看 附圖的 餐牌, 不 禁想學 《開心 
主 流派》 的曾 志偉爆 一句: 4 甘 都叫頹 
飯? 有無搞 〜錯! ? 」 

每間大 學都可 能會有 自己的 「頹 飯文 
化」, 但 在中文 大學能 稱之為 「頹 飯」 

, 兩個共 通條件 是少不 免的: 一 為價錢 
應為一 眾飯類 的便宜 之冠; 二為 用料粗 
劣或欠 特色, 至於 是否使 用單手 湯匙來 
進食, 應不 在條件 之列。 圖中 所列的 
「頹 飯餐」 價 錢竟達 15 元 之譜, 故除 
10 元 的魚香 茄子飯 以外全 部可謂 「不 
合格」 ; 最 諷刺的 是下面 的紙牌 供購買 
「頹 飯」 的 同學加 3 元換 購紅豆 冰或雜 
果 涼粉冰 一 若 進餐能 享用如 此奢侈 
的 特飲, 「頹 飯」 還能 稱之為 「頹 飯」 
嗎? 

「頹 飯」 之 出現, 是盡量 以低成 本來壓 
低 售價的 成品, 為 的是照 顧一班 貧困學 
生, 故品 質當然 只會在 「僅能 入口」 的 
水平; 而 「頹 飯」 的用膳 者多為 生活水 
平 比貧窮 線稍高 (更 低的連 「頹 飯」 也 


吃不起 ,會 轉攻杯 麵和即 食麵) ,進食 
只為填 飽肚子 而無甚 要求, 故一 切省錢 
為上。 而由於 欠變化 而味道 不佳, 長 
期進食 就算不 理營養 問題, 心理 上也會 
間斷 性出現 沮喪、 頹廢 的感覺 一 若果 
菜色 精緻得 讓你擁 有飽嚐 美食的 溫暖感 
覺, 已不堪 稱之為 「頹」 了。 

回憶篇 

未有 認真考 究中大 「頹 飯」 的 歷史, 有 
人說 此乃源 自崇基 眾志飯 堂九元 七角的 
餐肉雙 旦飯, 然而 真實性 存疑; 以個人 
第一 身經歷 而言, 90 年代 末期范 克廉樓 
學 生食堂 (現已 易手) 的 「中式 快餐」 
和 「西式 快餐」 (簡稱 中快或 西快) 可 
謂頹飯 的典型 例子。 雖然 菜色花 款算是 
略有 變化, 可是 本座實 在很佩 服當時 
的飯堂 負責人 如何挑 戰飲食 極限: 如栗 
米 肉粒飯 的難吃 程度讓 人賦予 「栗 米豬 
餿飯」 之 別名; 「中 快」 「西 快」 雖具 
餐飲 之名, 但當 你碰到 「君子 之交」 可 
樂、 「沙塵 滾滾」 豆漿和 「壁壘 分明」 
栗米湯 ( 水 歸水、 粟米 漿歸栗 米漿) 
時, 你 會發覺 有無這 些附送 其實差 不了多 
少 。每碟 「中 快」 「西 快」 皆 會夾些 「時 
菜」 給你, 但自 從親眼 見到朋 友那堆 1 寺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0 


菜」 有曱甴 之後, 本座 已養成 「唔 該唔愛 
菜」 的 習慣。 

崇 基眾志 飯堂和 「范 記」 樓下的 Snack 
Bar 則 為另一 種類的 「頹 飯」 。論 食物 
水準, 其實並 不俗, 但 若光顧 最平的 10 
元飯 餐又不 要那些 「頹炒 飯」, 材料上 
就只有 餐肉、 香腸、 火腿 和雙蛋 之間的 
配搭作 選擇, 一 天兩餐 皆進食 「頹 飯」 
的話 就只能 在餐蛋 、腸蛋 、腿蛋 、餐 
腸、 餐腿、 腸腿之 間不停 重複, 本座稱 
之為 「頹 飯之 地獄輪 迴」。 

「頹 飯」 三吊詭 

有時食 「頹 飯」 吃 到人也 頹掉, 也會產 
生一 些自毀 傾向, 如乾脆 每天吃 「四蛋 
飯」 ,吃到 膽固醇 過高爆 血管死 掉算了 
— 但 聽聞食 堂方面 的人是 會拒絕 「四 
蛋飯」 的 要求, 而 強迫學 生必須 配搭進 
食 ,但 「四餐 飯」、 「四 腸飯」 則不在 
此限 一 難道因 為煎蛋 的成本 較高? 

Snack Bar 和 崇基眾 志飯堂 同樣有 「頹 
飯」 供應, 但不知 為何 , Snack Bai •的 
「頹 飯」 要比 眾志的 「頹 飯」 貴上五 
毛, 令付 錢時十 分不便 一 難道 Snack 


Bar 的 「頹 飯」 特別 矜貴? 

另外 眾志餐 牌上的 「時 菜蛋」 飯 是第三 
個吊 詭:和 「中 快」 「 西快」 一樣, 眾 
志的 「頹 飯」 是有 ^ 時菜 」 奉送的 ,而 
若要求 「多 菜」 的 話也會 酌量加 給你, 
但 「時 菜蛋」 飯 除了多 一點菜 以外, 雞 
蛋卻 仍維持 兩隻, 這不 是明目 張膽的 
「搵 笨」 嗎? 但以本 座所見 ,惠顧 「時 
菜蛋」 飯的 卻大不 乏人, 不知 原因為 
何? 

頹飯 之霸者 

n 頹飯」 本來是 最經濟 實惠的 選擇, 可 
是還 是有班 「死不 執輸」 的人 要將這 
十 元八塊 的功用 發揮至 極限: 為 滿足大 
食的 同學, 各 中大飯 堂通常 都容許 「多 
飯」, 這樣 的話吃 「頹 炒飯」 當 然有著 
數, 但若吃 「輪迴 頹飯」 則只能 「乾 
哽」 一大堆 白飯, 似自 虐多過 進食。 於 
是 有些面 皮特厚 的同學 在領取 「頹 飯」 
的 同時, 便要 求廚師 「多 飯多菜 多汁」 

, 一 次過滿 足三個 願望, 可謂 「頹 飯中 
的霸 者」。 


校園 •曰常 


241 # 


小結 

既然 「頹 飯」 那 麼頹, 為 何還要 堅持吃 
下去? 雖說 「頹 飯」 與 「非 頹飯」 其 
實只是 差個十 元八塊 而已, 但 從比例 
來說, 卻是 150% 〜 200% 之比! 每當心 
想: 「把 香腸換 成豬扒 要加多 一半價 
錢」、 「一 個客 飯可以 買兩客 …… 不, 
差不 多三客 『頹 飯』」 的時候 ,很 自然 
就 會側向 「頹」 的一方 一 這就是 「頹 
飯」 魔力。 

近 年多往 崇基眾 志飯堂 用膳, 在 收銀機 
前 也曾幾 次聽見 有人公 然說出 「想 買一 
個 頹飯」 之類的 說話, 而 這時收 銀員此 
時 多會以 「想 食咩飯 話?」 以作 回應, 
其實 她們怎 會不知 「頹 飯」 的 意思, 不 
過只是 想為食 堂的食 物保持 最 後的一 點 
尊嚴 罷了。 

後話: 說起 「食 在中 大」, 還沒提 「夜 
光 黃咖哩 汁」、 「新亞 、聯合 飯堂鼠 
患」, 聽說 回來的 「新 亞頑石 侷飯」 等 
等真 的三天 三夜說 不完, 看看遲 點會否 
有時間 再寫吧 (通 常寫得 出呢句 即係唔 
會再寫 …… ) ,也歡 迎各中 大校友 、大 
專界 人士就 「頹 飯」 歷史 作出修 訂或補 
完。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2 


眾志堂 「頹 飯」 的沉淪 

♦ henryporter 

原刊於 〈無 神論 者的巴 別塔〉 個人 網誌, 2007 年 9 月 22 曰 


本年 度眾志 飯堂由 君好海 鮮酒家 接手, 
花費 一個暑 假進行 裝修後 重開, 駭然 
發覺 過往眾 志堂的 「台 柱」 消失 於餐牌 
中。 後來幾 經查察 下才得 知現在 「頹 
飯」 已 成為學 期間才 推出的 「季 節性食 
品」 ,這明 顯是逼 在暑假 仍須上 班的中 
大員工 「捱 貴飯」 …… 這使得 本座想 
起了 早前中 大針對 外判員 工徵收 車資事 
件: 限制 「頹 飯」 供 應期, 不正 是對中 
大所 有需要 在暑假 回校的 非學生 成員一 
種 ^ 歧視」 嗎? 

不過已 「餓到 出汁」 的本 座已沒 有心情 
理會這 個可能 永無完 結的論 爭了, 就趁 
今天 直接殺 去眾志 堂來個 「實地 考察」 

° 其 實除了 限制供 應期, 眾志堂 新承辦 
商已惹 了不少 流言, 例如故 意不把 「頹 
飯」 和其 他低於 15 元的飯 款張貼 於餐牌 
上, 要 顧客親 自詢問 才有, 甚至 有指原 
本 新承辦 商就乾 脆取消 頹飯, 只 是經不 
起學 生與工 友的質 詢才勉 為其難 復再推 
出 云云。 

但持平 點說, 消 息也不 是一面 倒負面 
的, 好像 前一兩 天就從 同學口 中聽過 
「頹 飯」 出 現了叫 「五 味飯」 的 花樣, 


合有餐 、腸 、腿 、蛋 、菜 (街上 又有一 
稱號謂 「西 洋四 寶飯」 ) 飯 、汁 ,以前 
一 直希望 「柯 打」 卻怕被 阿嬸的 夢幻之 
飯, 終於有 機會一 嚐了! 今天特 地去眾 
志, 部份 原因也 是衝著 這十元 「五味 
飯」 而來。 

不過 一到眾 志堂立 時要面 對一個 震怒的 
事實: 「特 價飯」 政策又 有更動 ,售價 
10 元的 「頹 飯」 就當 天指定 的一款 ,甚 
麼 餐腸、 餐蛋 飯一律 停售, 不吃 罷就! 
本 座在收 銀機台 上詢問 不果, 心想 「有 
無 可能連 餐肉火 腿都會 缺貨」 ,徑 自走 
往廚房 一看, 發覺 大堆餐 腿蛋腸 四寶依 
舊 健在, 就 是不賣 「頹 飯」 給你 ,吹 
样! 剩下 沒有選 擇的免 牛飯, 倒 了一殼 



校園 .曰常 


♦ 



有 如西湖 牛肉羹 般稀的 「潺」 在 飯上就 
算, 就 算你叫 「多 汁」, 阿姐也 只會面 
黑的 加一啖 給你, 倒有點 《監獄 風雲》 
的 風情。 

記得 上一手 經營者 的時代 ,除了 「四寶 
雙併」 頹 飯外, 還 會附加 兩三款 「頹 
炒飯 炒粉」 供顧客 「頹」 得來也 有點選 
擇; 但現 在呢? 本座 認為, 這種 「囚 
犯」 級的 待遇針 對的, 是 新眾志 今年推 
出的 「扒 飯餐」 銷量 不振的 問題。 價值 
15 元的扒 飯餐基 本上和 過去的 「頹 飯」 
是差不 多的, 分別 只在於 你可以 牛扒、 
豬扒、 魚柳等 「高級 配料」 作為 其中一 
種 選擇。 可是 在學生 眼中, 兩塊 餐肉和 
一塊 牛扒的 分別, 難道會 大得過 10 元 
和 15 元 之比? 平價 飯既導 致貴價 飯沒人 
買, 商家就 只得不 停拉遠 兩者的 質素, 
削 減你的 選擇, 迫 人放棄 「頹 飯」 而轉 
投 其他售 價昂貴 產品的 懷抱。 

或 許寫到 這裡, 有些 「憎 人富 貴厭人 
貧」 的看 倌就會 發炮: 「想食 好野就 
比多 D 錢啦! 而 家百物 騰貴, 比得果 10 
蚊, 唔比 垃圾你 食已算 俾面, 我 Office 
樓下 XXYYZZ …… 」 對於 閣下餐 廳的價 
錢和 水準, 本 座其實 沒有多 大興趣 ,反 


而 想問: 「為 何上一 手能賣 ,新 經營者 
不能? 為 何本部 Snack Bar 的 『頹 飯』 仍 
然那 麼好吃 、好 賣?」 歸根 究柢, 原來 
又 和我們 偉大的 中大校 方政策 有關。 

話 說崇基 飯堂今 年公開 投標, 中 標者其 
中一項 H 韋大建 設」, 就 是將眾 志堂飯 
堂的牆 壁全面 翻新, 再加上 換椅、 其他 
修繕 和部件 雜費, 竟要花 二百萬 之多。 
不過這 個好不 容易奪 得的經 營權, 卻在 
兩 年後又 會重新 招標, 換 言之, 若兩年 
後 失去經 營權, 兩 年間每 月投入 的平均 
資本 仍可達 10 萬。 為了迅 速歸本 (兼賺 
取 鉅利) ,自 不然 要全力 催谷每 位顧客 
的平均 消費, 而這才 是扼殺 「頹 飯」 的 
真正 原因! 當 明白若 「頹 飯」 顧 客放棄 
食頹 飯而轉 攻其他 15 元的 產品, 每位的 
毛利隨 即激增 50% — 不要 忘記, 高價 
食 品邊際 利潤比 頹飯可 高出多 少倍? 

裝修 後的眾 志堂觀 感是改 善了, 但當每 
一塊高 級柚木 牆面、 那部 只為播 放餐單 
號碼 與沒人 看的崇 基廣告 的超豪 42 寸 
LCD 電視, 最後 都會反 映在餐 牌價錢 
的 時候, 我 們這班 學生和 工友, 難道不 
能對 此質疑 一下? 你若 問可以 怎辦, 本 
座的答 案是: 「我 只想要 回舊的 眾志飯 
堂。」 

從現實 考慮, 學生 飯堂的 服務對 象是學 
生 和工友 (教 職員 餐廳只 屬位高 者的玩 
意) ,免租 政策也 是希望 經營者 能將節 
省的 成本, 轉化 成優惠 讓他們 享受, 而 
平價的 n 頹飯」 可 謂這種 德政的 最佳作 
品 。從精 神層面 來說, 「頹 飯」 不單是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4 


我們 的集體 回憶, 更是中 大一種 儉樸精 
神的 投映, 一種把 學術、 追求知 識放在 
首位的 象徵, 讓所 有人知 道中文 大學不 
是一座 商場、 不是一 個旅遊 景點, 更不 
是一間 學店, 而 是一間 大學。 

可 是崇基 膳食委 員那班 只會在 Staff Can 
飲茶、 馬會 百勝廳 用膳的 官僚, 自然不 
會理會 這些; 對他們 來說, 一個 裝潢漂 
亮、 設備 先進的 飯堂, 遠 比用膳 的最低 
消費由 10 元加至 15 元 重要。 一葉 知秋, 
崇基 「頹 飯」 的 淪落, 可 讓各位 了解中 
大官 僚對中 大校園 發展的 思維, 其實早 
與群眾 和現實 脫節。 

後記 

臨 走前遇 到一班 「搭 檯」 的 工友, 其中 
一位因 想節省 數元, 不買 「兩 餸飯」 而 
改要十 多元的 「單 餸飯」 ,結果 換來一 
碟只得 兩小片 蘿蔔、 兩小塊 牛腩, 連小 
學生也 不可能 吃得飽 的飯。 那位 可憐工 
友的同 事不值 飯堂的 「侮 辱性」 行為, 
直接走 去與當 時負責 「筆 飯」 的 經理理 

5冊 • 


工友: 「得果 柑少飯 同餸你 叫人點 食?」 @ 

園 

經理: 「公司 規矩係 咁。」 - 

工友: 「你 叫你老 闆同我 講!」 I 

經理: 「我唔 識我老 闆。」 

工友: 4 甘你叫 個話得 事既人 黎!」 

經理: 「一 係等我 放工我 搵佢同 你慢慢 
傾。」 

工友: 「放工 乜都食 完啦! 你 係咪玩 
野!」 

經理: 「大家 都響中 大做野 ,比 下面好 
D 咼。」 

工友: 「比下 面係咪 就唔駛 比錢! 我 X 
你老 X ! 」 

經理: 「 …… (屈 服) …… 」 

觀此 情景, 本座一 面痛快 於新經 營者為 
求利 潤最大 化的貪 心嘴臉 (幾 啖飯 、幾 
件牛 腩蘿蔔 都要剝 削!) , 一面 卻痛恨 
自 己不夠 工友同 事惡, 向 經理質 詢不賣 
10 蚊餐 蛋飯的 居心。 如 此想著 想著, 

看 回那兜 本座只 吃得下 半碟的 「滑 蛋免 
牛潺」 ,不 禁愈食 愈頹, ^ 頹飯」 的真 
意, 我體 會到了 …… 



245 ♦ 



中 大體育 • 大 學教育 

♦ 李峻嶸 


2012 年, 香 港中文 大學的 本科課 程恢復 
四年制 。因應 「三 改四」 ,本科 課程自 
然進行 大幅度 改革。 主 修科、 通 識科和 
語文 的學分 都有所 增加, 唯獨是 體育科 
的 必修學 分仍然 維持在 兩分。 談 及此事 
時, 中大體 育部主 任盧遠 昌先生 說體育 
部同 事之間 也有談 過是否 可借機 增加體 
育 課程的 份量, 但 最後並 沒有向 校方正 
式提出 建議: 「中文 又要加 (學 分); 
英文又 要加; 通識 又要加 …… 已 經加了 
很 多學分 …… 加上 受制於 場地等 因素, 
我 們因此 也沒有 提出要 求」。 

體 育的尷 尬地位 

體育 部在中 大的尷 尬地位 除了體 現在課 
程發 展外, 在近 年大興 土木的 校園空 
間 分佈中 也可見 一斑。 乘 大學改 四年制 
之機, 數年 前體育 部曾經 正式提 交建議 
書, 希望在 夏鼎基 運動場 側的位 置興建 
一座 Sports Complex (體育 大樓) ,內 
裡除了 會有活 動室、 健身 室外, 還有現 
時 體育部 最需要 的室內 泳池。 現 在中大 
只 有室外 泳池, 所 以下學 期就不 能編游 
泳課, 對體育 科的編 排有很 大影響 。此 
外, 中大 泳隊要 練習, 在 冬天也 只能離 
校 到康文 署的公 眾泳池 訓練。 不 過這個 


被盧主 住稱為 「深思 熟慮」 的體 育大樓 
大 計暫時 還未得 到校方 的正面 回應, 因 
此室 內泳池 的計劃 也仍然 是遙遙 無期。 

另外, 現時 在大學 站附近 有一個 臨時停 
車場, 該處在 2008 年奧運 時曾是 馬術比 
賽的候 車處。 盧主 任說校 方曾經 兜兜轉 
轉問 過體育 部該地 是否適 合興建 臨時的 
運動 設施。 不過, 在體育 部來得 及回應 
前, 他又收 到消息 說該地 因不在 校園範 
圍內, 校方 覺得學 生到那 兒做運 動似乎 
不 太好。 於是, 由 被諮詢 到得悉 校方對 
該 地的用 途另有 他想, 當 中都沒 有甚麼 
正式 的會議 或者程 序讓體 育部發 揮影響 
力。 換 言之, 雖然 場地無 疑是大 學運動 
發 展至為 關鍵的 一環, 但 其實也 沒有機 
制讓 體育部 能介入 規劃校 園運動 設施的 
發展。 

當然, 說 校方完 全無視 體育科 也不公 
允。 例如最 近校方 就為體 育部興 建了一 
幅攀 石牆。 但無論 如何, 相信校 友和同 
學都 會像盧 主任一 樣感到 「大學 都是比 
較注重 學術科 目」。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6 


體 育的教 育功能 

相信 對不少 中大的 校友或 者是在 校生來 
說, 體育 部的處 境並不 奇怪。 始 終絕大 
多 數人升 讀中大 都是求 證書、 求 學問。 
體育科 只佔兩 學分, 一般 來說與 自己的 
主修 科關係 不大, 它不受 重視好 像是理 
所 當然。 然而, 體育在 教育上 能扮演 
的 角色, 其 實有十 分豐富 的潛力 。在 
古 希臘, 柏 拉圖就 提出在 教育中 加入競 
技運動 有助甄 別出刻 苦堅毅 的學生 。而 
在 中國, 春 秋時代 孔子的 教學內 容中也 
有射、 御 兩項, 可 見傳統 儒家絕 不如後 
世所 理解那 樣重文 輕武。 到十九 世紀, 
現 代運動 在英國 興起, 其 中一個 重要原 
因就 是精英 學校的 主事者 看中了 競技運 
動在 個性教 育上的 功能: 團 隊精神 、服 
從、 公平競 技等等 都是當 時英國 教育家 
希 望藉競 技運動 提倡的 東西。 

盧 主任本 身也很 清楚體 育科的 教育意 
義。 他 指出, 體育 科在大 學教育 的角色 
其實 不單是 要提升 同學的 運動技 巧和建 
立終身 運動的 習慣, 還包 括培養 學生的 
共通能 力 ( 溝通、 合作、 解 決困難 、批 
判思考 及創新 能力) 、增 加學生 的心理 
素質及 自我管 理能力 (專 注力、 自省能 
力、 抗壓 / 逆能 力、 決 斷能力 等)、 
培 養學生 的體育 精神等 幾項。 說 得簡軍 
一點, 體育 科就是 「全人 教育」 的一部 
分。 

體育 科和中 大歷史 

「全人 教育」 這 概念, 基 本上是 任何大 
學都會 「講」 的, 但如 何實踐 ( 又或 
者是 否真的 實踐) 當然 往往是 另一回 


事。 中大體 育必修 科成為 本科課 程的一 校 

園 

部分 ,其實 源於中 大獨特 的歷史 。眾所 - 

周知 ,原來 的中大 由崇基 學院、 新亞書 常 

院和 聯合書 院合組 而成。 三所院 校未搬 
到馬 料水校 園前, 已在各 自的校 舍有體 
育課。 到 1 972 年, 三所 院校進 駐馬料 
水後, 就順 理成章 成立了 大學體 育部, 

首任 體育部 主任為 李小洛 先生。 盧主任 
憶述, 李 小洛以 「全人 教育」 為 基礎, 

向大學 爭取將 體育科 列為必 修課。 該建 
議 獲大學 接納, 於 是在大 學一年 級上體 
育課 就成為 了所有 中大本 科生的 必經階 


由於體 育課不 是純粹 的技巧 訓練, 因此 
在課 程設計 時也要 經過一 番心思 。盧 
主任 提到, 除了必 然要考 量的因 素如成 
本、 場地、 師 資外, 體育 部還要 思考該 
運 動的運 動量是 否足夠 (例 如射 箭就因 
為 運動量 不足而 一直不 被列為 必修課 
程) 、同學 修過課 程後是 否能延 續為終 
身 運動、 隊 際項目 是否能 訓練團 隊和合 
作 精神。 當然, 同 學是否 對該項 運動有 
興 趣也很 重要。 體 操課程 就是因 為不受 
歡迎 而在九 十年代 取消。 執 筆之時 ,體 
育部 亦打算 增加瑜 伽和舞 蹈班以 回應同 


至 於在组 織校隊 方面, 原 來跟中 大的體 
育 課是否 設該項 目沒有 關係。 盧 主任解 
釋, 組織校 隊的先 決條件 是大專 體育協 
會有 舉辦該 項目的 比賽。 而每位 體育部 
導師 都會負 責一隊 校隊。 但某些 項目如 
果 體育部 沒有適 合人選 任教, 則 會外聘 
教練。 而就 算同學 是某運 動項目 的學會 


段, 以訓 練他們 成為文 武全才 之輩。 


學的 興趣。 


247 ♦ 


中 的活躍 分子, 要 代表中 大校隊 的話, 
也一 定要參 加體育 部轄下 的校隊 訓練。 

進步體 育課? 

如果 以一個 較為批 判的觀 點看, 現代運 
動與 教育間 的關係 常被視 為一套 「維 
穩」 的 手段。 體育 課常強 調服從 教練、 
裁判、 優勝劣 敗等等 訊息, 某 程度上 
與 「民 主」、 「平 等」 等 價值有 矛盾。 
儘管 當代大 學難免 複製既 有社會 制度, 
但大 概還是 有空間 利用體 育和運 動來推 
重 力一些 進步議 程的。 例如 對於打 破有關 
性別 的保守 和刻板 觀念, 體育課 可擔當 
的角色 其實絕 不小。 比 方說, 現 在足球 
課 程仍然 只有男 生班, 如 果有女 生班的 
話, 對改變 主流意 識對足 球的理 解和性 
別的 標籤一 定會有 幫助。 

另外, 現時 體育課 仍然是 分開男 生班和 
女 生班。 正如 盧主任 所言, 這 安排的 
好處 是能令 同班同 學之間 的能力 差異不 
會那 麼大。 這不 能說不 合理。 然而, 
體 育部也 可以考 慮推動 合球、 終 極飛盤 
( Ultimate ) 等容 許男女 同隊的 運動, 
以 改變男 女在運 動場上 總是分 家的狀 
況。 

中大 使命與 體育? 

中文 大學的 使命是 …結合 傳統與 現代,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其實 必修的 體育科 
也可以 在此發 揮一些 角色。 例如 在必修 
課的 運動項 目當中 是否可 以包括 武術這 
項 中國運 動呢? 盧 主任認 為將武 術列為 
必修課 的難題 是門派 眾多, 在缺 乏規範 
的情況 下難以 推動。 即使 太極算 是較為 


標準 化和規 範化的 國術, 但盧主 任亦擔 
心年青 人對太 極興趣 不足, 故體 育部暫 
時未有 將太極 列為必 修科的 打算。 

中 大的體 育必修 科 缺少了 中國運 動似乎 
正 反映出 一個有 關中西 文化交 流的問 
題。 到 底我們 用講求 理性、 標準、 規範 
的西 方現代 準則來 去推動 中國的 傳統文 
化 是否可 行呢? 如 果硬以 在西方 文化的 
框 架去推 動中國 的傳統 文化, 當 中又牽 
涉 多少的 妥協? 

體育 部作為 大學正 式部門 之一, 總會受 
到大學 的一些 規範所 制肘。 相反, 學生 
的自發 活動就 較少這 方面的 煩惱。 即使 
體育部 較難在 正規課 程推廣 武術, 但書 
院的 各個武 術學會 卻仍可 令這項 中國的 
傳 統運動 能在中 大校園 出現。 這 說明了 
體育運 動作為 文化的 一種, 不能 只靠體 
育部 推動, 學生的 自發性 也十分 重要。 
事 實上, 他 們甚至 因為比 體育部 較少顧 
慮 而做得 更多。 

如果 體育部 在未來 能將體 育課的 內容與 
社會平 等或者 中大使 命結合 起來, 同時 
更多同 學能明 白運動 不單是 減肥、 保持 
身段 苗條的 工具, 而同時 是反映 某些價 
值 的文化 活動, 現 在體育 運動在 中大的 
尷 尬地位 就有改 觀的可 能性。 即 使香港 
的大 專體育 不像美 國那樣 可以成 為吸引 
公眾 眼球的 活動, 中大的 體育科 和運動 
文 化也有 可能成 為中大 的招牌 之一。 

鳴謝: 感 謝中大 體育部 主任盧 遠昌先 
生, 抱 恙接受 訪問。 


中大 五十年 下 


♦ 248 


唔講 都唔知 

網上 學習平 台改革 

♦松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Mil 年 2 月號 


對中 大學生 來說, 一 個很熟 悉的習 
慣 —— 於 WebCT / Moodle/CU Forum 
下載所 需的閱 讀素材 或講義 一 即將要 
改 變了。 在 2010 年, 資 訊科技 服務處 
( ITSC ) 在資訊 科技學 術督導 委員會 
( 艮 PAcademic IT Steering Committee , 
簡稱 AITSC ) 的主 導下, 進行了 有關網 
上教學 系統的 檢討, 它指 出為了 迎合新 
教育 制度三 三四使 收生人 數大幅 上升的 
情況, 以及改 善師生 的教學 質素, 而建 
議將 Blackboard Learn 取 締以上 原有的 
三個 網上教 學平台 1 。 

從上 年秋季 開始, 有關 計劃已 開始實 
行, 包括 Blackboard Learn 的預 覽和試 
f " T 。 而 在今年 八月 , Blackboard Learn 
將正 式取代 WebCT 2 , 明 年八月 時則連 
Moodle 及 CUForum 亦都會 消失; 屆 
時 , Blackboard Learn 將 會成為 校內唯 
一的網 上教學 系統。 

筆者 訪問過 對此比 較熟悉 的傳理 系邱林 
川 教授, 以 及聯絡 資訊科 技服務 處網絡 
教學 小組, 以助加 深對此 事的認 識和了 
解。 


網上 教學系 統檢討 

現時, 在 ITSC 的網 址上, 能看 到上文 
提及的 2010 年檢討 以及以 Blackboard 
Learn 成為 未來的 網上學 習系統 的實施 
計劃, 但據 悉有關 檢討報 告只得 校長及 
少數參 與此事 的人員 得知, 換言 之此報 
告並無 公佈。 

後來, 經筆 者訪問 ITSC , 才得知 轉變系 
統 的來龍 去脈。 中 大的網 上教學 系統將 
由多 系統服 務模式 變為單 一教學 系統。 
現在 三個教 學系統 並行, 原意 是為提 
高大 學面對 Blackboard 公司 時的 議價能 
力, 以及降 低學校 對單一 系統的 依賴。 
不過, 有同學 反映, 同時 在三個 系統上 
尋找 修讀課 程的教 學網站 會為他 們帶來 
困擾和 混亂, 浪 費不少 精力和 時間; 大 
學管 理層亦 認為這 會導致 資源重 疊和浪 
費, 降低 ITSC 在支 援教學 工作的 效率, 
不便 調配人 力和財 務上的 資源。 因此, 
為幫 助同學 們更高 效更專 注地投 入知識 
學 習中, 故 校方決 定將網 上教學 系統改 
成單一 系統。 

在檢 討的過 程中, 一個有 關檢討 工作的 
小組成 立了。 此 小組是 由學院 代表、 


校園 •曰常 


249 令 


圖 書館' ITSC 及學能 提升研 究中心 
( CLEAR ) 各找一 至兩位 代表而 組成, 
代表們 負責參 與評估 工作, 包 括對系 
統 3 評分和 評論。 至於評 估時被 測試的 
功能, 則 是根據 2010 年 5 月教職 員使用 
網上 教學系 統問卷 調查的 結果挑 選而出 
來, 其功能 包括網 上課程 授課、 師生交 
流、 同 學間的 合作、 功課 呈交和 評估, 
以及 課程管 理等。 於是, 大學 決定與 
Blackboard 公司簽 訂為期 5 年的 合約, 
並確保 5 年間 Blackboard 服 務收費 維持穩 
定。 

然而, 更換 系統代 表校方 需要以 一筆為 
數不 少的金 錢購入 系統, 而且, 當以上 
這 些資訊 的透明 度低, 只 在小範 圍裡公 
開, 有師生 反映對 此仍不 知情, 屆時師 
生將 難以適 應突如 其來的 轉變, 須再花 
費 一定成 本幫助 師生適 應新的 系統。 

教 學系統 之外判 

外判, 指將 承包合 約委託 給當事 人以外 
的第 三者, 原意本 為節省 成本、 善用 
資源 和得到 第三者 所提供 的專業 服務。 
在 網上教 學系統 變更一 事中, 學 校將這 
系統 外判給 Blackboard 公司。 或 許你會 


問, 這 又有何 問題? 的確, 在效 率導向 
的角 度上, 這 無疑是 最佳的 做法, 但從 
中衍生 的問題 卻可大 可小。 

且先 看看看 Moodle 的例子 " Moodle 為開 
放源 碼系統 (open source ) > Black-board 
為私 有軟體 (proprietary software ) 。 
兩 者的分 別是後 者須將 原始碼 (source 
code > 又稱源 代碼) 保密, 而前 者將之 
開放, 他人 有改變 系統功 能的自 主性。 
換句 話說, 使 用開放 源碼系 統時, 若師 
生 等人發 現使用 時出現 問題, 或 有更好 
的功 能可作 替改, 例如設 計一個 漢化版 
Moodle 或 改善討 論區的 功能, 則 可由技 
術人 員因應 師生的 需求而 改變系 統功能 
及使用 介面。 相反, 若用私 有軟體 ,則 
不能 自行改 進系統 ,須 「聽 產品 公司支 
笛」, 無 自主性 可言。 

對此, ITSC 則表 示改動 系統源 碼有嚴 
格的 規定及 難度, 過多修 改會加 重系統 
維 護的複 雜性。 此外, 如果以 Moodle 
作為單 一教學 系統, 則 須聯絡 Moodle 
服務供 應商就 系統的 設計、 配置 來提供 
專業意 見和提 供支援 服務, 以 確保系 
統 的穩定 可靠; 惜 Moodle 服務 供應商 
NetSpot 的總部 設於澳 
洲, 在 香港並 無分部 4 


CUSCS Moodle 


Header 


Moodle: My home 



Navigation Bar 





Blocks 

Course Contents 

Blocks 





, 故在 溝通及 支援上 
存在 困難, 而 所涉及 
的 服務費 亦不低 。因 
此, 校 方並不 考慮改 
用 Moodle 為單 一網上 
教學 系統。 


中大 五十年 下 


♦ 250 



不過, 需留意 的是, 萬一 將教學 系統外 
判 給學校 以外的 公司, 則容易 忽略自 
主地 改變系 統的重 要性。 以學生 報的編 
輯過 程打個 比方, 編輯 們除寫 文外, 
還 須負責 排版、 校對和 發行等 事項, 
若然 將寫文 以外的 工序外 判給 其他人 
士, 則會使 編輯們 漸而忘 記那些 工序的 
重 要性, 例如排 版會影 響到文 章內容 
能否 有效地 傳遞給 讀者, 從而破 壞了各 
個工 序之間 層層扣 連的整 體性。 若校 
方 仍然堅 決將有 關系統 的行政 工作外 
判給 Blackboard 公司, 往 後師生 雖然是 
系 統的使 用者, 卻處於 一個被 動的位 
置, 於系統 功能上 完全沒 有權力 改變, 
加 上校方 對此又 無能為 力時, 屆 時整個 
網 上教學 系統會 變成一 個純粹 提供服 
務的 工具, 而我 們卻不 能參與 其中。 

重 新審視 系統改 革計劃 

在整個 網上教 學系統 改革計 劃中, 資訊 
不 透明, 校 方決定 倉卒, 如閉門 造車。 
校方 理應公 開系統 的檢討 報告, 公開諮 
詢師生 對此的 意見, 並重 新為自 已的網 
上學 習系統 定位, 例如以 使用開 放資源 
為基本 原則。 雖然 改革計 劃的大 勢似是 
難以 逆轉, 還望校 方能夠 重新審 視系統 
改革 計劃, 及 交代檢 討報告 的詳情 ,予 
師生 們一個 合理的 交代。 此外, 作為系 
統主要 使用者 之一, 同學 們不妨 向本報 
或校 方反映 大家對 系統使 用以至 於整個 
改革 方案的 意見, 共同參 與是次 系統改 
革 計劃。 重新 審視系 統改革 計劃。 


Build 'j| - ■;.- 


路 Cgui-^R CnntRn ; 


0' AnnouncemenEs 


_ Learning Modules 


屈 as sagn merits 
^ Discussions 


(§1 Web Links 


^ Mail 
p Search 
|~q| Calendar 


s Who's Online 


各大 院校所 使用的 網上教 學系統 
Blackboard Learn 理大 、教 院、 中大 


Blackboard 

Moodle 


城大 

浸大、 港大 


校園 .曰常 


251 令 


2014-15 

PHASE4 
Icicion 

WEBCT 


MOODLE 


201 1-12 Term I 


201 M2 Sunnier 


2)12-13 

PHASC3 
Jucion- \ $ 


20014 


CUFORUM 


CUFORUM at a kxvn iytle<n far onlr* cotoboroton 


PREVIEW 
New System 
(Btacktxx>rd) 


PILOT 

New System 
(Blackboard) 


PRODUCTION 
New System 
(Blackboard) 


CUHK 網 上教學 系統發 展歷程 
1999 年 經 ITSC 內部 研發的 CUForum 被 
推出, 提 供網上 討論平 台和課 
外延伸 交流的 機會。 

20 ⑻年 比 CUForum 更為 完善的 網上教 
學系統 WebCT 被 推出, 方便老 
師 自行建 設課程 網頁, 並提供 
教材 下載、 功課 收集、 網上討 
論 和網上 測驗等 功能。 

2006 年 適逢開 放式源 碼系統 開始普 
及, Moodle 平台 被推出 ,作 
為積累 自身對 相關系 統支援 
的 經驗, 以及 提高大 學面對 
Black board 公 司時的 議價能 
力 。 1 2 3 4 5 

2010 年 ITSC 在 AITSC 的支 持下, 組成 
網上 教學系 統檢討 小組, 以作重 新檢討 
網上教 學系統 之用。 


1 CUHK learning systems review 2010 : http:// 
www.cuhk.edu.hk/ eLearning/c— systems/ elearn/ 
implementation.html 

2 2006 年, WebCT 被 Blackboard 公司 收購。 2010 
年, Blackboard 公司 整合了 Blackboard 和 WebCT 
平台後 推出了 新系統 Blackboard Learn , 並 宣佈於 
2013 年 停止對 WebCT 系統 的支援 服務。 故 在系統 
遷 移的計 劃中, 以 Blackboard 來替代 WebCT 比較 
容易和 方便。 

3 在 2010 年 7 至 8 月進行 的系統 功能性 及可用 性測試 

( Functions and usability evaluation ) 時 戶斤使 用白勺 
版本 均為當 時最新 版本: 即 Blackboard Learn 9.1 
Service Pack 4 及 Moodle 1.9.9 。 

4 ITSC 對於 Moodle 服務供 應商的 說法並 不準確 。除 
NetSpot 外, Pukunui 亦是 Moodle 的 服務供 應商, 
在香港 有其辦 公室。 

5 2006 年, Blackboard 公 司收購 WebCT , ITSC 擔心 
有二。 一為 mbCT 前景 不明, 而可 能會被 硬性轉 
用為 Blackboard ; 二為 Blackboard 公 司在無 強大競 
爭 對手的 情況下 會大幅 加價。 


( 資料 來源: 資訊 科技服 務處網 絡發展 小組) 


好彩有 C U T S 

訪問 開發者 Benson 

♦ 奧奇特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Mil 年 2 月號 


嘆! RGS 右左個 time-table planner ! 
成 日睇錯 C U S I S 個畸 形時間 表呀! 
不如 夾下大 家時間 表吖! 

CUTS 幫 到你。 

CUTS ( CUHK Timetable System ) 是 
一個同 學開發 的上課 時間表 規劃器 ,由 
2007 年開始 開發, 2008 年正式 上線, 
一年 後登陸 facebook , 主 要的伺 服器由 
Oursky 公 司贊助 1 , 至今廣 受中大 同學使 
用。 究竟是 誰開發 這麼便 利的系 統呢? 
為甚 麼會有 這樣的 構思? 學生 報找到 
CUTS 的 開發者 Benson , 原來整 個系統 
僅由 他一個 人獨力 開發。 

CUTS 整個系 統的開 發是由 仏^⑽入學 
不久便 展開, 他 覺得大 學每個 人的上 
課時間 表都不 一樣, 所以 想知道 朋友們 
的時間 表相約 午飯、 做 專題, 於 是便動 
手 去編寫 CUTS 。 最初是 一 ■人 進彳 了寫程 
式, 到現 在仍是 一人去 維護。 Benson 說 
當初編 寫程序 代碼的 時候, 寫得 比較鬆 
散, 若有 人想加 入一同 開發, 定 會覺得 
難度 很高, 尤其是 CUTS 的規模 越來越 
複雜。 



現時 CUTS 有三 個主要 部分, 包括時 
間表 規劃器 ( Planner ) 、 學科 資料庫 
( Course DB ) 和 處理個 人時間 表介面 
(My Timetable ) 。其中 個人時 間表介 
面 現時是 嵌入於 facebook , CUTS 利用 
facebook 提供 的朋友 功能, 讓同 學們得 
知更 多有用 資訊如 有哪些 人會一 起上同 
一 個時段 的課, 也 讓同學 知道朋 友會上 
哪 些課。 據 Benson 透露, 有八成 2010 年 
入學 的中大 同學都 使用過 CUTS 這個應 
用 程式。 時 間表規 劃器更 成為了 同學排 
時間表 的必備 工具, 取代 CUTS 的時間 
表 功能, 同 學只消 輸入下 學期欲 修讀的 
所有 course code , 按數個 鍵便能 動態地 
「砸」 好 漂亮的 上課時 間表, 可 說是開 


校園 •曰常 


253 令 


學的 恩物。 

一 個學期 有二千 多三千 班別, 要 如何把 
如此多 的資料 輸入到 CUTS 的課 程資料 
庫呢? 原來 B e n s o n 是利 用電腦 程式, 
把 RGS 網頁 上人人 可得的 資料, 把學課 
的 編號、 教師 資料、 上課 時間地 點等等 
載入到 CUTS 系統。 上年 CUSIS 啟用, 
理論 上對資 料的來 源並無 影響, 但不巧 
地 RGS 在差不 多時間 更改了 頁面, 把載 
有學課 資料的 網頁由 文字格 式改為 PDF 
的 格式。 那 時正值 八月, Benson 身處 
內地, 未能即 時去調 整程式 去適應 ,其 
後花 上數個 晚上才 可以讓 CUTS 重新投 
入 服務。 Benson 的偉大 系統令 同學在 
熟 識使用 那個從 Oracle 用 好多萬 購下並 
作略 略修改 又不太 對應中 大的課 程編排 
的 CUSIS 前, 仍可 安排自 己的上 課時間 
表。 

如 果有一 直使用 CUTS 的 同學可 能會記 
得先前 有進階 版的時 間表規 劃器, 但現 
時 已隱藏 起來, 因 為一個 更完善 的功能 
和介面 正在開 發中。 進階 版能聰 明地按 
同學輸 入的要 求把所 有時間 表的 可能性 
都顯示 出來, 並根 據多特 定規則 1 2 來排 
次序, 務求 令同學 找到最 「正」 的時間 
表, 這個 功能對 選擇一 些有著 多個時 
段的學 課最為 有用。 此外, 1^1 15011 更 
會加入 個人學 習歷程 紀錄的 功能, 可以 
提 示同學 尚有甚 麼課未 修讀, CUSIS 的 
Planner 可以徹 底取 消了。 不過, 輸入資 
料需 要人手 操作, 要花的 時間比 較長, 
因此仍 未可以 推出。 3 


至於 CUTS 的長遠 命運, Benson 坦言並 
沒有 具體的 計劃, 隨 著他快 將畢業 ,才 
覺 得要開 始想想 CUTS 的 去向。 若沒有 
新人加 入開發 行列, Benson 會繼續 維護 
CUTS 。 他稱, CUTS 全是 由他的 興趣所 
驅使, 一心 為大家 服務, 亦無意 把它商 
業化。 Benson 打 算聯絡 ITSC , 看 看有沒 
有辦 法把他 的成果 融合到 現有中 大的校 
內 系統, 令 到更多 同學得 以方便 地處理 
上課時 間表。 

有同 學把自 己的空 餘時間 貢獻出 來開發 
一個 系統, 比大公 司團隊 做的更 符合實 
際 情況, 我 們若盲 目信奉 「大 公司」 的 
產品, 很容 易會忽 略一堆 更好的 選擇。 
再說, CUSIS 這個 產品, 看來 是錯買 
了。 不如 退貨? 


1 訪問 Benson 時 透露, 他曾在 Oursky 公 司工作 ,當 
公 司知道 Benson 有此 系統, 二話不 說地為 CUTS 
提供 支援, Benson 對 此非常 感激。 CUTS 這個系 
統獲得 崇基學 院的宋 常康創 意獎第 二等。 

2 FAQ 第 三條: http://apps.facebook.com/cuhk- 
cuts/ faq.php ° 

3 有 意協助 Benson 開發 CUTS 的同 學可到 Facebook 專 
頁聯絡 Benson 。 


中大 五十年 下 


♦ 254 


數碼化 的中途 

記 中大圖 書館十 年發展 


Czior 


大 學傳播 知識, 除 了有賴 教職員 口耳相 
傳外, 書本 便是最 主要的 來源。 科技曰 
新 月異, 書本 也不再 只是限 於印刷 ,也 
變成了 寄存於 雲端之 中的數 碼資料 ,一 
直以 來藏書 空間不 足的困 境似乎 終於有 
了 出路。 但隨 著電子 資源逐 漸普及 ,圖 
書館 也面臨 著新一 輪關於 使用、 分享、 
版權等 等的問 題有待 解決。 

千禧 年後香 港各大 專院校 紛紛把 圖書館 
數碼 化擺上 日程, 積極投 入資源 擴展電 
子資 料庫, 在這個 電子資 源與印 刷資料 
交接的 年代, 重新 認識中 大圖書 館的發 
展 歷史, 也 有助於 判斷中 大圖書 館發展 
願景 的好處 壞處。 圖書館 應該如 何看待 
印刷 書與電 子書、 圖書館 擴建該 擴充甚 
麼 功能、 電 子資源 的來源 與機制 借書條 


例 更新、 八 大院校 聯合組 成書網 等等, 
其實都 是這十 年來圖 書館發 展中, 值得 
大家 關心的 事件。 因此, 筆者根 據讀者 
及 研習服 務部門 的主管 劉麗芝 女士, 和 
研習支 援組的 李麗芳 女士的 訪問, 以及 
中 大公開 的資料 數據, 嘗 試簡略 整理十 
年 來大學 圖書館 的發展 歷史。 

電子資 源早已 「普 及」 

若單 從數字 出發, 近十年 來圖書 館藏書 
量確實 是增加 不少, 印 刷本由 2003 年 
170 多萬 本增至 2013 年的 240 多 萬本, 十 
年間 增幅近 四成。 各項改 變中對 同學最 
重 要的, 便是 2009 年 更新的 條例, 包括 
借書 數量、 還書 期限、 續 借次數 等雙倍 
的 調整, 以 及開放 期刊的 借閱, 這些都 
大大提 高了借 閱的自 由度。 譬如 現在本 



書館 



校園 .日常 


255 令 



科 生最多 可借出 50 冊 書長達 5 個月; 研 
究生則 可借出 80 冊達 10 個月; 教 員更是 
可 以借出 120 冊書 和最長 600 天的 還書期 
限。 電子資 料庫和 電子書 的數量 也有成 
倍的 增長, 前者達 632 個, 後者 則增至 
450 多 萬本。 若單 以數量 計算, 十年後 
的 今日, 電 子書的 館藏數 量已經 遠遠超 
過印 刷書, 成為 主流。 

這些 粗略的 數字, 一端既 反映了 圖書館 
在知 識版圖 上的擴 張外, 另一端 亦是展 
示了 長久下 來圖書 館的發 展趨勢 一 數 
碼化的 趨勢。 早 於九十 年代已 啟動的 
圖書 館數碼 化計劃 一 「道 (Digital 
Access Online ) 」 —— 將 一些館 內珍貴 
的 印刷本 和影音 資料數 碼化。 在 近年更 
是 「兩 條腿走 路」, 一邊 數碼化 陳舊資 
料, 另一邊 廂則主 動購入 已有的 數據資 
料庫。 從 2012 年中 大策略 性增購 國外大 
型電 子書數 據庫, 一下讓 電子書 館藏激 
增二百 多萬本 便可見 一二。 

中 大數碼 化主要 根據國 際圖書 館協會 
耳節盟 (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 ) 
的 指引, 其 中強調 要善用 數碼科 技的潛 
力, 使得資 料的格 式和地 理不再 成為限 
制, 令各 地人們 可較易 接觸; 並 推動圖 
書館、 檔案庫 和博物 館多方 合作, 提供 
廣泛 而完整 的圖書 館服務 1 。 聯盟 指出數 
碼化 圖書館 迎合了 使用者 的期望 一 提 
供免 費即時 的網上 資料。 可是, 數碼化 
會否令 圖書館 使用率 下降? 據大 學年報 
的數據 計算, 近三 年圖書 館使用 者的平 
均進 館次數 相近, 為 一年四 十多次 ,可 


見 電子資 源不一 定與印 刷書庫 互相衝 
突。 

另外, 劉小 姐在訪 問中亦 提及使 用習慣 
的 變化, 即 從單獨 研習轉 變為小 組討論 
的 模式。 可 以想像 2012 年 落成啟 用的大 
學 圖書館 新翼, 其 實也是 循著這 樣的思 
維去 設計, 現今的 圖書館 有更多 空間安 
放桌椅 和設置 獨立討 論間, 與原 有圖書 
館置滿 書架, 以借 閱書籍 為主要 功能的 
安 排有著 清晰的 區別。 

臨界 點與書 商的銷 售模式 

引用 〈2013 至於 2016 年度 大學圖 書館系 
統策略 計劃〉 中 所載的 說法, 中 大圖書 
館 ^ 已臻從 紙本邁 向數碼 館藏的 ^ 臨界 
點』」 , 指 的是電 子資源 成為了 常用的 
資源。 並 將圖書 館的角 色重新 定位一 
「數 碼學術 (digital scholarship ) 、 網絡 
科研 ( e-science ) 和社交 網絡等 技術將 
促使 學術交 流及出 版迅速 演變, 圖書館 
在 提供支 援研究 方面將 有新的 角色」 2 。 
這意 味著大 學圖書 館除了 擔當大 學的知 
識 庫外, 亦 扮演著 連接不 同知識 庫的重 
要 角色。 

另外, 書商 的賣書 策略相 信也是 圖書館 
數碼化 的助力 之一。 劉 女士憶 述電子 
書 /期刊 早在九 十年代 已在市 場上出 
現, 但直到 2003 年左右 才開始 多了人 
使 用電子 資源。 當 時書商 還是以 印刷本 
銷售 為主, 慣常 是以印 刷本的 5 % 售價 
出售電 子書。 可 是隨著 使用率 上昇, 卻 
反過 來變成 銷售電 子書為 主軸, 加以若 
干 優惠價 則送印 刷本。 書 商的邊 際利潤 


中大 五十年 下 ♦ 


( marginal benefit ) 大幅 增加, 因此, 
數 碼化的 趨勢不 止是圖 書館發 展的選 
擇, 也是 書商在 利潤考 量下的 結果。 

印刷 與電子 書的交 接年代 

不得不 提的還 有香港 高校圖 書聯網 (俗 
稱 「 港書 網 」; HKALL ) 的成立 。港 
書網是 2004 年 港大、 嶺大、 城大 合作的 
聯 校試驗 計劃, 後 來獲教 資會撥 款一千 
萬, 遂 拓展至 八大高 等院校 的聯網 ,並 
於 2005 年 底正式 啟用, 共享約 500 萬印 
刷 藏書。 書 商售書 模式的 轉變, 以及港 
書網的 建立, 都是 數碼化 得以順 利進行 
的 助力, 令 中大有 能力一 邊保持 資料庫 
的 擴充, 同 時避免 大專院 校藏書 重複而 
導 致浪費 空間的 問題。 劉 女士指 出圖書 
館空間 不足, 既是 由於他 們並不 會掉棄 
任 何書籍 資料, 即 使下架 的館藏 也只會 
移往遠 端庫藏 (remote storage ) 中存 
放, 亦是缺 乏教資 會撥款 審批擴 建的問 
題。 在 這個情 況下, 數碼 化和聯 網的建 
立無 疑都是 巧妙的 策略, 克服了 空間存 
放 的困難 而繼續 豐富了 館藏。 

唯一 美中不 足的, 便是現 存的國 外資料 
庫 多集中 在歐美 地區, 令 電子書 庫偏英 
輕 中的情 況愈趨 嚴重。 


\1 

1*1 Mm| Km| IJkfw? UM 




讀 者期望 等等各 方面的 轉變。 現時印 
刷和 數碼資 源互不 衝突, 甚至成 互補之 
勢, 在這一 連串轉 變中, 中大圖 書館依 
然穩步 發展, 圖書 館多年 來的努 力實在 
應記 一功。 可是, 電子館 藏使用 規則的 
限制 3 , 以 及空間 不足的 問題仍 有待解 
決。 印刷資 源會否 因此而 慢慢退 出歷史 
舞台, 被數 碼資源 取代, 這將會 是圖書 
館長遠 必然需 要面臨 的抉擇 。 


1 "About Digital Libraries " , ILFA . http :// www . ifla . 
org / about - digital-libraries 

2 〈2013 至於 2016 年度 大學圖 書館系 統策略 計劃〉 

, 中文 大學圖 書館。 

3 譬如中 大圖書 館條款 列明: 「 基於特 許協議 ,此 
服務只 涵蓋部 份提供 現有中 大學生 及教職 員使用 
之資 料庫, 內 容不一 定是全 文。」 故繳付 費用申 
請數 碼圖書 館服務 ( DLSA ) 的 校友, 卻不 一定能 
夠 使用某 些電子 館藏, 而且 2013 年 首年推 出亦只 
限 400 個 名額。 


結語 

圖書館 電子化 不止是 國際的 潮流, 同時 
圖書館 定位、 使用者 習慣、 購書 機制、 





^ t 


♦ 杜振豪 

「道 德」 在日常 語用習 慣中, 通 常被理 
解為 關於生 活方式 的好壞 標準。 這些規 
範有時 明顯, 有時 隱晦, 有時可 以說清 
楚 理由, 有時 則說不 清楚。 無論 如何, 
只要不 觸犯法 律或違 反公眾 利益, 我們 
通常 不會認 為這些 生活方 式屬於 「公 
共」 範疇, 即 與政治 無關。 直至 有人拒 
絕 馴服於 制度的 安排, 開 始挑戰 既有規 
範, 才 會掀起 公共的 爭議。 

現 代社會 的教育 時間不 斷延長 ,「成 
人」 的界 線也不 斷向後 推移。 大 學生介 
乎於青 少年與 成年人 之間, 處境 尤其尷 
尬。 一 方面, 大學 生被理 解為處 於學習 
階段, 被假定 為心智 未完全 成熟, 容許 
有犯錯 空間; 另一 方面, 作為享 用政府 
資源 的社會 精英, 大學生 似乎有 責任成 
為 青年人 的道德 楷模, 不 辜負社 會大眾 
的 期望。 

於是, 大學 生這種 身份, 可說面 臨雙重 
的道 德壓力 困境: 他們是 不完全 的成年 
人, 被 矮化的 主體。 社會 大眾很 容易質 
疑他 們的決 定不理 性或不 成熟, 然後理 
解他 們為不 懂事的 小孩, 因此他 們的聲 
音特 別容易 被家長 式論述 收編; 與此同 


時, 因為 背負沉 重道德 期許, 他們的 一 
舉一 動都會 被社會 大眾所 監視。 傳媒非 
常熱 衷於描 繪大學 生道德 淪亡的 社會圖 
像, 為讀者 提供將 大學生 拉下道 德高地 
的 快感。 

只有在 這個意 義下, 我們 才能理 
解, 2002 年迎新 營性騷 擾案曝 光後, 何 
以傳 媒年復 年不成 比例地 關注大 學迎新 
營如何 「淫 賤」 和 「鹹 濕」, 卻 對處理 
性騷擾 的投訴 機制幾 近不聞 不問。 主流 
道德 論述的 偽善, 不僅在 於經常 出現的 
雙重 標準, 更在於 嚴重收 窄了道 德思考 
本身。 於是我 們被教 導如此 理解: 同性 
戀 是道德 問題, 貧窮 不是。 婚前 性行為 
是道德 問題, 民主 不是。 大學生 性醜聞 
是道德 問題, 防止 性騷擾 不是" 

在 「道德 • 身份」 文稿的 編輯過 程中, 
我 們曾經 希望重 新界定 「道 德」 的戰 
場, 避免跌 入主流 道德論 述的框 架中打 
轉。 無奈, 限 於篇幅 及既有 材料, 最後 
我們 希望優 先記錄 校園中 關於言 行生活 
規範 的重要 爭議, 為未來 重整道 德論述 
留 下思考 資源。 


中大 五十年 下 


♦ 260 


〈從 迎新 營到性 騷擾〉 整理了 2002 年迎 
新營 性騷擾 事件的 爭議, 並與 2010 年的 
黃燕雲 事件對 照閱讀 。從中 可見, 2002 
年校方 處理性 騷擾投 訴的敷 衍態度 ,並 
沒有隨 處理投 訴程序 改進而 改善。 即使 
黃燕雲 身為中 大防止 性騷擾 委員會 秘書多 
年, 依 然跌入 制度的 縫隙。 處理此 事的中 
大 高層, 不是 嚴重缺 乏性別 敏感, 或者不 
懂處理 複雜的 性騷擾 求助, 就是意 圖隱瞞 
事件, 打算 大事化 小小事 化無。 說 到底, 
防止性 騷擾不 僅是處 理投訴 機制的 問題, 
還 牽涉整 體校園 文化的 改變, 尤其 是校方 
管理 層的性 別意識 及管治 文化。 

〈奪回 宿舍性 空間〉 輯錄了 《中 大學生 
報》 2009 年 針對中 大新聞 傳播學 院刊物 

《大 學線》 的 諷刺式 回應, 以及 節錄了 
2011 年 爭取性 別友善 宿舍的 「瞓 湯石」 
行動 的訪問 報導。 中大 同學因 「鴛鴦 
蛇」 而 被革令 退宿的 事件屢 有所聞 ,但 
學生 組織一 直少有 發聲。 中大學 生報情 
色版, 雖 然曾經 遇到頗 大爭議 1 , 但在 
某程 度上的 確開拓 了校園 的性別 討論空 
間 。 2009 年底台 灣連串 「性 別友 善宿舍 
DIY 」 的 行動, 更 直接啟 發了關 注此問 
題的 同學。 其後兩 次爭取 宿舍性 空間的 
行動, 雖然 未有引 起廣泛 迴響, 卻可說 
是校園 中直接 介入此 議題的 先鋒。 

〈講粗 口的學 生報〉 輯錄了 2004 年中大 
學生報 粗口標 題風波 的論戰 文章, 以及 
十 年後回 望事件 的一些 思考。 從 今天看 
來, 大學學 生報出 現粗口 標題, 可能只 
是不值 一提的 小事, 但放 在當年 卻是爆 
炸性的 新聞。 道德 界線的 鬆綁, 除了王 


邦華 提到互 聯網文 化滲透 主流媒 體的因 
素, 近年社 會矛盾 加深也 是不可 忽略的 
背景 。從 「 poor guy 」 、 「 Delay No More 」 
到 「路姆 西」、 「 D 7689」 ,粗口 愈來愈 
被認 可為普 通市民 的抗爭 語言。 當 社會上 
愈來 愈多人 捍衛粗 口的正 當性, 從前被 
網民 嘲笑的 〈道 德高 地的虛 妄〉, 也慢 
慢成 為了網 路粗口 文化的 「經 典」 。 2 相 
對 於此, 當年 部份仔 細批評 學生報 、至 
今不失 尖銳的 聲音, 卻是流 傳不廣 。我 
們期望 這幾篇 文章, 能有 助拓闊 相關問 
題 的討論 空間。 

〈健 康生活 _ 上進 青年〉 輯錄了 四篇文 
章, 各自討 論不為 社會主 流價值 觀認可 
的個人 經驗。 覃俊 基細訴 校園禁 煙政策 
對 煙民的 壓迫; 李 智良詰 難精神 科治療 
於解救 抑鬱之 無用。 無獨 有偶, 兩人在 
強 大的醫 學論述 面前, 均 感到他 們的處 
境 被拒絕 理解, 甚至 反而造 成傷害 。子 
僑 憶述自 己投入 不了迎 新營的 遊戲, 
繼而勇 敢地向 組爸組 媽吐露 心聲; 梁靜 
友回想 大學時 代沉迷 打機的 日子, 在他 
眼中, 沒 有豐富 社交生 活便是 「頹」 和 

^ 摺」。 雖然 如此, 他卻 依然嚮 往頹廢 
的 生活, 甚至 慨嘆畢 業後此 情不再 。表 
面上 他們兩 人怡然 自得, 但從字 裡行間 
不難 感受到 他們對 於旁人 目光的 戒慎恐 
懼。 無 意融入 「正 常」 的社 交生活 ,本 
來不會 傷害任 何人。 也許 需要改 變的, 
不是 「頹」 或 「摺」 的生活 選擇, 而是 
否定 這種生 活選擇 的社會 價值? 

1 詳見本 書卷二 「情色 版事件 j 。 

2 該文被 「香 港網絡 大典」 所輯錄 ,得 到不 少網民 
引用及 談論。 


道德 .身份 


# 



求 助無援 的校園 性騒擾 2 0 0 2 年迎新 營事件 

♦ 洪嘵嫻 


2002 年 書院迎 新營的 「四院 互片」 環節 
中, 出現 涉及性 騷擾的 口號, 其 中逸夫 
迎新 營籌委 會高舉 「新亞 桑拿」 海報, 
影射 新亞女 學生, 「互 片」 時的 口號更 
涉嫌侮 辱同性 戀者、 殘疾 人士、 綜援人 
士、 新來港 人士、 少數族 裔等。 8 月 26 
曰, 中大 學生會 幹事、 新亞書 院學生 
丘梓 蕙就此 向中大 性騷擾 政策委 員會投 
訴, 兩 日後學 生會發 表譴責 聲明, 隨後 
各大報 章開始 報導, 引 起廣泛 回響。 

暴 力的官 僚體系 

根 據校內 的防止 性騷擾 政策, 表 明第一 
個 程序為 召集人 接見受 害人, 嘗試調 
解的可 能性, 若 然不果 需展開 調查程 
序。 9 月初, 性騷 擾政策 委員會 召集人 
劉明珠 教授會 見丘, 劉教 授在會 上表示 
事態 嚴重, 一定 會調查 事件, 然 而劉教 
授同 時武斷 地指: 「你咁 堅強, 唔洗心 
理輔導 啦!」 

經過三 個月的 調查, 防止 性騷擾 政策委 
員 會的負 責人, 只將 兩封分 別寫上 「密 
件」 的兩 頁紙交 予丘, 而 且內容 空泛, 
未有 提供足 夠資料 了解調 查結果 。翌 
年 1 月, 丘 致函予 校長詢 問調查 報告事 


宜, 新亞書 院院長 黃乃正 教授會 見丘時 
表示, 要 求公開 報告是 沒可能 的事, 大 
學 最重視 聲譽, 「家 醜不出 外傳」 是必 
然的, 醜事 當然讓 它淡化 過去。 黃院長 
繼而 表示校 方重視 事件, 但校長 亦有大 
量要事 須處理 一 例如中 大四十 週年校 
慶 一 而校長 已經是 一位老 人家, 籌備 
校 慶的工 作已很 繁重。 他 續說, 作為晚 
輩, 同學 不應用 「要 求」 這些字 眼及要 
求校 長於一 星期內 回覆, 校長有 自己的 
安排。 

在 申訴過 程中, 丘 被校方 各個部 門召見 
超過 十次, 校方每 次都拒 絕透露 會面的 
目的, 只非 常含糊 地表示 H 項下 偈」, 
至於 校方亦 未有將 完整的 調查報 告交予 
申訴人 ,其理 由是: 「尊 重其他 人的私 
隱」。 

在 欺凌的 幽谷裡 

丘梓 蕙的投 訴引起 某些同 學強烈 反應, 
中大網 上新聞 組內的 同學留 言表示 「賣 
校求 榮丘梓 蕙」、 「過街 老鼠丘 梓蕙」 

、 「丘 梓蕙, 一個 字講哂 ,賤! 」 、「佢 
擺明玩 野啦! 」 、 「喺 度想 出風頭 ,榜 
政 治本錢 ! 」 等。 有人甚 至私下 致電及 


中大 五十年 下 


♦ 262 


於公開 場合辱 罵她。 事 發後, 她 在宿舍 
內遭 受同學 歧視, 感到強 大心理 壓力。 
丘試 圖向校 方申請 調宿, 然而性 騷擾投 
訴小 組將問 題推給 大學輔 導長鄭 振耀, 
後 來又將 此要求 轉介至 新亞書 院輔導 
長, 前後 七次反 覆提出 要求, 才 得到答 
覆: 下學期 若有宿 位便可 調宿。 

12 月, 丘梓蕙 接受無 線新聞 訪問, 講述 
被歧 視的遭 遇和對 校方處 理調宿 問題的 
不滿。 訪問播 出後, 丘在 校內的 處境不 
但沒 有得到 改善, 反而受 到更嚴 重的攻 
撃, 以 致丘不 敢回宿 過夜。 丘自 8 月起 
撰寫超 過廿封 信予不 同部門 交涉, 反映 
在宿 舍遭受 歧視的 問題, 直至年 底才成 
功 調宿。 

後續 

其後, 校方 為大學 迎新營 輔導員 舉辦工 
作坊, 介紹 大學的 性騷擾 政策, 2003 
年製作 「甚麼 是性騷 擾?」 教育 光碟, 
派 發全校 學生。 往後 迎新營 「四 院互 
片」 的環節 易名為 「四院 會師」 。口號 
和標 語依舊 為抬高 自己、 贬 低他人 ,但 
所謂 「淫褻 不雅」 的 口號經 已收斂 。然 
而, 中大的 性騷擾 政策卻 未有實 質的進 
步, 2005 年 中大校 園電台 在宣傳 展版上 
寫上 「任你 上」, 旁邊放 著一個 性用品 
女 性吹氣 公仔, 3 位女同 學向委 員會投 
訴。 中大的 發言人 在調查 小組未 有判決 
前, 已經對 外宣稱 這次事 件不渉 及性騷 
擾, 並認為 吹氣公 仔就等 如熊啤 啤公仔 
一樣 而已。 「任 你上」 是 否侮辱 女性當 
可再 討論, 中 大發言 代替委 員會判 斷是否 
受理 投訴, 敷衍 了事, 卻是 不爭的 事實。 


2002 年 迎新營 事件曝 光後, 各界 紛紛指 
責大學 生道德 淪亡, 品 味愈趨 庸俗, 然 
而坊 間傳媒 一般未 有真正 觸及迎 新營中 
的核 心問題 一 性傾向 歧視、 對 性工作 
者的不 尊重、 性 騷擾、 性 別意識 等等。 
大學 迎新營 淪為大 眾傳媒 一年一 度的焦 
點, 毎 年翻炒 舊聞, 一面 滿足批 評者心 
理, 一面塑 造道德 淪亡、 江河日 下的大 
學生 形象。 

於 此事上 可見, 中 大的防 止性騷 擾政策 
亦因著 其官僚 特質, 以極 之繁複 的行政 
手段 來消磨 受害人 的投訴 意志, 不曾提 
供 適切的 協助。 中 文大學 作為首 間制定 
防 止性騷 擾政策 的高等 學府, 有 政策而 
無處理 方法, 繁瑣、 官僚、 無止 境的申 
訴 過程, 不 只令受 害人陷 入焦慮 無助, 
更令 其他遭 到性騷 擾及性 暴力事 件的受 
害 人不敢 為自己 的權益 申訴, 這 方才是 
窒 礙中大 校園性 別平等 的最大 阻力。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263 令 


那年 之後, 當媒 體遇上 迎新營 …… 

♦ 陸明敏 


自從 2002 年 8 月迎新 營事件 (詳 見前 
文) 發 生後, 每到 大專院 校迎新 營旺季 
七、 八 月份, 迎新 營便成 為了各 大主流 
媒體 的攻撃 對象: 標題 字眼從 「意 淫」 

、 「遊 戲不雅 / 變 態」、 「胸部 下陰任 
搶」 到 2011 年 「玩死 女生」 ,應 有盡 
有, 意淫 至極。 而 報導中 亦不乏 翻炒舊 
聞, 將 該年迎 新營與 2002 年迎 新營相 
提 並論, 意圖 延續自 2002 年來大 眾對大 
學迎 新營的 謾罵, 塑造 大學生 「世 風曰 
下, 道德 淪亡」 的 形象, 引起 話題。 

販賣 性想像 遮蔽 性騷擾 
2002 年 迎新營 事件源 自有同 學不滿 
「 四院 互片」 中的 口號對 女性、 種族、 
傷 殘人士 等構成 歧視, 認為口 號涉及 
^ [生 騷擾」 ,而 向中 大性騷 擾政策 委員會 
投訴。 及後事 件被傳 媒大肆 報導, 一時引 
發起大 眾對性 騷擾的 討論。 在往後 每年的 
七 、八 月中, 各大專 院校的 迎新營 都被傳 
媒大肆 報導。 不過, 在 傳媒的 報導中 ,卻 
鮮有 觸及迎 新營中 的問題 一 性騷擾 ,反 
而只 聚焦於 當中是 否有性 意味的 活動; 更 
甚者, 有報導 更放大 當中有 肢體碰 撞的活 
動, 將肢 體碰撞 與性意 味劃上 等號, 以此 
嘩眾 取寵, 作為 賣點。 


「毛 毛蟲」 本為傳 統集體 遊戲, 參加者 
分成 兩隊, 每 隊人數 相約。 同一 隊伍參 
加者 需以同 一方向 坐下, 用雙腿 緊扣前 
者 雙腿, 串連成 一條毛 毛蟲。 兩 條毛毛 
蟲各自 移動, 先奪 得目標 物品的 一隊為 
勝出 。不過 ,當 「毛 毛蟲」 遇 上媒體 
報導, 卻變成 「科 大迎 新喪玩 撩陰」 

( 《東 方日 報》, 2012 年 8 月 10 日): 

「香 港科技 大學工 商學院 日前率 先舉行 
迎 新營, 逾百 名大學 生大玩 『有 味』 遊 
戲 ^ 毛毛 蟲』, 男女梅 花間竹 而坐, 後 
面的 人用雙 腳緊蹺 前面的 學生, 女生雙 
腳 放在男 生性器 官上, 男 生雙腳 則觸碰 
女 生的胸 部及陰 部。」 

當然, 我們 無可否 認迎新 營或會 有性意 
味的 活動, 不過 性意味 卻不一 定等於 
性 騷擾。 因 為是否 性騷擾 要視乎 當時情 
境、 對方 意圖、 言行 內容及 「受 害者」 
的心 理狀態 而定。 如果強 行將性 意味定 
型為性 騷擾, 則只 會繼續 妨礙大 眾深入 
探討性 騷擾, 如大 眾應該 怎樣理 解性騷 
擾、 可以怎 樣減少 性騷擾 個案、 怎樣協 
助受 害者, 以減低 對受害 者的二 次傷害 
等等。 


中大 五十年 下 


♦ 264 


死 不悔改 的淫賤 大學生 

除了 忽視性 騷擾, 誇 大肢體 碰撞的 ^ 注 
意味」 ,媒 體亦會 將含有 性意味 的遊戲 
描述為 ^ 低俗 、淫賤 、不雅 、意淫 、具 
不 良意識 、不 道德」 ,例 如, 「大 玩男 
女生互 相脷疊 脷等不 雅動作 」 ( 《東方 
日報》 , 2004 年 8 月 29 日)、 「當 中理 
工大 學迎新 營遊戲 被批評 為下賤 及意識 
不良, 要 求學生 模仿性 交姿勢 …… 」 

( 《星島 日報》 , 2 0 0 5 年 8 
月 4 日) 、 「迎 新營的 遊戲形 
式繁多 ,由 『飲 口水 奶』、 

『 下 體撞柱 』 、到 『 模仿 口交』 都有, 
意識極 之不良 」 ( 《東方 日報》 , 2 010 
年 11 月 9 日), 當中大 「收 晒火」 的時 
候, 卻被 報導為 「乾 淨迎 新營無 創意」 

( 《頭條 日報》 , 2007 年 8 月 28 日), 
意謂 沒有性 意味活 動的迎 新營是 乾淨、 
無新 意的。 媒體 一方面 責備參 與有性 
意味 活動的 大學生 「不 雅、 意淫、 不道 
德」 ,但另 一方面 自身卻 是最需 要依賴 
性的語 言去吸 引大眾 注意, 由此 可見媒 
體作為 「道 德審 判者」 的矛盾 特質。 

因此, 就算想 要認真 及公開 地探討 
性, 媒 體亦不 會就此 「輕易 放過」 。例 
如, 2005 年中大 學生會 舉辦了 一名為 
「性別 • 大 學生」 的迎 新營, 主 題是性 
別 探討, 讓 同學了 解更多 有關同 性戀、 
性工作 等性別 議題。 活動 內容為 :一) 
探訪 性工作 者組織 「紫 藤」 的 工作人 
員; 二) 與同 志組織 「 十分 一會」 的成 
員 對談; 三) 研究 中小學 性教育 如何製 
造性 別定型 :四) 與 「老 鬼」 夜話 。其 
中一 個到性 工作者 集中地 砵蘭街 的參觀 


環節最 吸引傳 媒注意 ,如 「學生 會再向 
『性』 挑戰強 調學術 探討, 中大 出位迎 
新考察 『鳳 樓』」 ( 《星島 日報》 , 2005 
年 8 月 4 日)、 「中 大迎新 營又涉 意識不 
良」 ( 《東方 曰報》 , 2005 年 8 月 3 曰)、 
「中 大迎新 參觀砵 蘭街」 ( 《蘋 果日 
報》 , 2 00 5 年 8 月 3 0 日) 。同時 內文又 
再次將 2002 年迎 新營事 件相提 並論, 揶 
揄 大學生 「死不 悔改、 教而不 善」。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 

「大 學生」 能輕 易成為 大眾的 焦點, 因 
此大 學生的 一舉一 動盡在 媒體的 監視之 
內。 媒體 在塑造 大學生 的形象 之餘 , 亦 
擔任著 「道 德審 判者」 的 角色, 要求大 
學生 服膺於 某些規 條下, 符合某 種大眾 
對大 學生的 期望。 例如有 報章評 論認為 
「遊 戲色情 猥瑣, 絕對不 應在大 學迎新 
營 出現」 〃 「學生 此舉是 不雅當 有趣, 
長遠 勢令大 學生質 素續走 下坡」 2 。 

不過, 媒體 塑造出 來的又 是否合 
理? 2 011 年 《蘋果 日報》 便將 某女生 
自殺 的原因 歸咎於 剛參加 完的迎 新營: 
「中 大迎新 營玩死 女生, 作家之 女留遺 
書跳樓 亡」, 內文 更描述 了以往 的迎新 
營何等 「荒 淫無 道」, 以致今 次終於 U 
下彌天 太禍」 ,將 大學生 打造成 荒唐之 
極、 任意 妄為的 一群。 其後, 經 警方調 
查後 發現兩 者並無 關連, 香港記 者協會 
執 行委員 會認為 《蘋果 日報》 應 向受報 
導影 響的人 士道歉 3 ; 中大 學生亦 發起罷 
看 《蘋果 日報》 行動 4 。 由 此可見 事實的 
真相未 必是媒 體所關 心的, 反而 將大學 
生 打造成 「道 德淪 亡的大 學生」 才是其 
焦點 所在。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令 


綜觀上 述媒體 報導, 我們 發現各 大媒體 
除了忽 視迎新 營中性 騷擾的 問題外 ,亦 
利用 性作為 禁忌的 特質, 塑造大 學生的 
形象與 身份, 以此 來製造 話題, 嘩眾取 
寵, 因此我 們有必 要重新 審視到 底是否 
需要 認同並 符合媒 體製造 出來的 對大學 
生的 期望, 並以 此作為 起點, 思 考大學 
生的 身份應 該是怎 樣的。 


1 〈玩蒙 眼剝衫 理大 三級迎 新〉, 《東 方日 報》, 
2006 年 8 月 23 日。 

2 〈中大 迎新玩 粗口諧 音〉, 《文 匯報》 , 1 2 3 4 007 年 8 
月 25 日。 

3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201 1). HKJA/s 
judgement on Complaint against Apple daily.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4 〈中 大師 生憤怒 罷看 《蘋果 日報 》 > , 《東方 
日 報》, 2011 年 8 月 19 日。 


中大 五十年 下 


♦ 266 


還生者 公道, 讓死 者安息 

中 大性騷 擾 事件聯 署聲明 (節 錄) 

♦ 中大性 別平等 關注組 


編按: 中大 秘書處 職員黃 燕雲兼 任防止 
性騷 擾委員 會秘書 多年, 疑遭上 司性騷 
擾後, 卻 未正式 投訴, 而 得知此 事的校 
方高 層亦沒 有能妥 善處理 事件, 後來黃 
患上 抑鬱, 於 2010 年選 擇了結 生命。 
黃燕 雲事件 為一長 時間的 性騷擾 事件, 
並可 能涉及 刑事的 性侵犯 行為。 此為死 
因庭開 審時, 以校 友為主 臨時組 成的中 
大性 別平等 關注組 發表的 聲明, 整理黃 
燕 雲事件 經過, 並 指責校 方處理 不當。 

近 月媒體 接連揭 發中大 校園性 騷擾事 
件, 先有中 大前秘 書長梁 少光疑 涉性騷 
擾, 復有教 育學院 講座教 授盧乃 桂疑涉 
性 騷擾, 我 們深感 震驚及 憤怒。 原因不 
僅在 於捲入 性騷擾 案諸君 均為校 方高層 
或資深 教授, 更在 於事件 反映處 理性騷 
擾的 校方管 理層, 完全缺 乏應有 的性別 
意識, 不 單沒有 向投訴 人提供 足夠支 
援, 甚至在 處理過 程中對 事主造 成二度 
傷害。 目前 兩次性 騷擾事 件仍存 有不少 
疑點, 亟待 進一步 調查, 但從媒 體報導 
及死因 研訊庭 可知, 我們 已發現 中大連 
番 失誤, 清 楚顯示 中大防 止性騷 擾制度 
存 在嚴重 問題。 


言論充 斥性騷 擾迷思 
在黃 燕雲事 件中, 當死者 親屬知 悉黃疑 
被性騷 擾後, 曾明 確要求 校長沈 祖堯調 
查 事件, 沈 祖堯查 問梁少 光後竟 向死者 
親屬指 ,黃 與梁 「關係 密切」 ,不 便調 
查。 黃燕雲 生前已 明確表 示無法 接受梁 
少光的 行為, 沈祖 堯清楚 此事, 卻強指 
二人 關係密 切不便 調查, 是無異 於以不 
相干 甚至虛 構的理 由抹除 調查性 騷擾的 
正 當性。 

中大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前 主席馬 麗莊的 
言論 也備受 關注。 事主好 友曾作 供稱, 
當黃 燕雲向 馬麗莊 表示自 己在戲 院被梁 
少光非 禮時, 馬竟 向黃燕 雲暗示 戲院是 
公眾 地方, 但 黃燕雲 沒即時 離開, 也無 
明顯 反抗, 未必 有足夠 證據證 明性騷 
擾。 性侵犯 罪行往 往缺乏 第三者 目擊, 
事 主因種 種原因 當場未 有反抗 也非罕 
見 之事, 兩 者皆非 性侵犯 罪行是 否成立 
的必要 條件。 若黃 燕雲好 友作供 屬實, 
馬麗 莊將被 侵犯的 責任歸 諸黃未 有明顯 
反抗, 又以 性騷擾 迷思打 消黃的 追究意 
欲, 絕對 是嚴重 過失, 在 事件中 須負上 
極大 責任。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處理求 助不當 

其次, 校方處 理黃燕 雲的求 助時, 也出 
現極多 問題, 顯 中大局 層完全 缺之處 
理 性騷擾 個案的 認識。 例如, 黃 燕雲在 
戲 院事件 後相當 自責, 認 為被性 騷擾是 
因 為自己 「冇 用」; 當被 問及是 否願意 
投 訴時, 更曾表 示擔心 中大偏 袒梁少 
光。 為何 死者會 有這種 想法? 為 何馬麗 
莊不 向黃燕 雲保証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調 
查的獨 立性? 

又如, 當 副校長 楊綱凱 接獲死 者投訴 
時, 曾 向死者 建議正 式書面 投訴。 但當 
死者 表示不 欲正式 書面投 訴時, 楊綱凱 
卻選 擇了一 個現行 政策上 沒有任 何根據 
的方法 處理: 合寫 一份秘 密紀錄 放在人 
事處 存檔。 其實, 即使投 訴人不 欲書面 
投訴, 根據 現行中 大防止 性騷擾 政策, 
委員會 也可作 非正式 調查, 嘗試 以調停 
方 式解決 爭端。 楊 綱凱沒 向黃燕 雲建議 
作 非正式 調查, 反 而選擇 了設立 秘密檔 
案, 幫 助不到 黃燕雲 問題, 也對 梁少光 
並不 公平。 而前任 校長劉 遵義及 現任校 
長沈 祖堯得 悉事件 及秘密 檔案, 卻對楊 
的 處理手 法不置 一詞, 顯 然也須 與楊綱 
凱負 上同樣 責任。 

拒絕 調查選 擇私了 

當黃 燕雲親 屬要求 校長沈 祖堯調 查事件 
後, 沈祖 堯為此 查問梁 少光, 梁否認 
性 騷擾, 但 最後卻 在沈祖 堯施壓 下提早 
離職。 然後, 又向 死者親 屬指, 黃與梁 
r 關係密 切」, 不便 調查。 沈祖 堯拒絕 
正 式調查 事件, 反而一 面向梁 少光施 
壓, 一面以 性騷擾 迷思合 理化不 作調查 


的 做法, 私下了 結掩埋 醜聞。 此 舉置死 
者親屬 要求於 不顧, 視防 止性騷 擾機制 
如 無物, 梁少光 本人也 失去抗 辯機會 ° 

總括 而言, 校 方未有 給予適 當回應 ,多 
次 錯過阻 止慘劇 發生的 機會, 令 事主倍 
添 困擾。 事 件反映 中大校 方處理 性騷擾 
事件存 在各種 問題, 涉事 的校方 高層不 
單 缺乏處 理性騷 擾個案 經驗, 也 缺乏性 
別 意識, 甚至試 圖以各 種方式 淡化事 
件。 令人深 感嘆息 和諷刺 的是, 死者黃 
燕雲 本身便 曾擔任 中大防 止性騷 擾委員 
會秘 書五年 之久, 但最後 她本人 也不相 
信委員 會的獨 立性, 覺得 中大會 偏袒梁 
少光。 中大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能 否真正 
支援性 騷擾受 害者, 從 此可知 一二。 

更令 人憂慮 的是, 目前媒 體報導 的可能 
只 是冰山 一角。 在 校方淡 化醜聞 及消極 
應對投 訴的態 度下, 究竟 一直以 來有多 
少性 騷擾投 訴人被 冷待, 或甚至 乾脆放 
棄 投訴? 逝者 已矣, 來者 可追。 為了還 
生者 公道, 讓死者 安息, 此事必 須得到 
公正 處理。 我們理 解有人 可能會 因為擔 
心 校譽有 損而希 望低調 處理, 但 相對於 
虛妄的 校譽, 我們 更擔心 的是, 類似事 
件一次 又一次 發生, 校園 性騷擾 無日無 
之, 師生職 工被逼 長年在 性敵意 的環境 
中 工作和 學習。 

發起 團體: 中大性 別平等 關注組 
2012 年 5 月 28 日 

原文 連結: http :// goo . gl / V 16 kaD 


中大 五十年 下 ♦ 


黃燕 雲事件 時序表 


♦ 周松齡 


2006 年 

年底, 黃燕 雲向好 友陳玉 兒透露 被上司 
前秘 書長梁 少光性 騷擾。 

2007 年 

2 月 14 日, 黃於情 人節收 到梁少 光的禮 
物, 礙於驚 慌不敢 拆開。 

3 月 中旬, 時為秘 書處助 理主任 的黃申 
請 調職。 

4 月 12 日, 黃獲 批准調 任至校 長辦公 
室。 

4 月 21 日, 黃於調 職前請 梁少光 吃飯, 
飯後 被要求 同往看 電影, 據陳玉 兒稱黃 
在戲 院中疑 遭到梁 非禮。 

4 月 22 日, 黃向校 長辦公 室主任 梁其汝 
請辭 並告知 此事, 梁其汝 拒絕黃 辭職的 
請求。 

4 月 24 日, 黃 向時任 副校長 楊綱凱 要求辭 
職, 表明 不想啟 動性騷 擾投訴 機制。 楊按 
黃燕雲 要求, 除當時 校長劉 遵義得 知此事 
外, 楊會將 事件以 保密形 式處理 ° 


4 月 下旬, 劉遵義 致面挽 留黃燕 雲不要 
辭職, 並承 諾盡快 安排黃 於五月 調職至 
校長辦 公室。 

5 月, 黃向 中大防 止性騷 擾委員 會前主 
席馬麗 莊教授 求助, 馬一 方面表 示事件 
嚴重, 但 另一方 面表示 黃沒有 明確反 
抗, 暗示未 有足夠 證據證 明梁性 騷擾。 

5 月 7 日, 楊綱凱 接見黃 燕雲, 黃表 示不願 
作正式 投訴, 楊就此 做了三 頁機密 記錄。 

5 月 9 日, 黃 因失眠 及抑鬱 求診精 神科。 

7 月 ,黃向 陳玉兒 透露於 戲院中 遭梁非 
禮。 

8 月 7 日, 精 神科報 告指黃 因性騷 擾事件 
引致抑 鬱症。 

2008 年 

梁 少光獲 校董會 續約。 同年 (未 能確定 
為梁 續約前 或後) ,劉遵 義將梁 少光涉 
嫌性 騷擾之 事告知 校董會 主席鄭 維健博 
士及候 任校長 沈祖堯 教授, 期間 未有透 
露 受害者 黃燕雲 身份。 


2009 年 

5 月, 陳玉 兒發現 黃燕雲 仍於梁 少光附 
近 工作, 黃 因害怕 碰見梁 少光而 每天工 
作至 很晚。 

2010 年 

7 月 2 日, 沈祖堯 正式上 任的首 個工作 
曰。 校長助 理林恬 在亦在 此時兼 任校長 
室 主任, 為 黃燕雲 上司。 楊綱凱 向沈報 
告 性騷擾 事件。 

7 月 12 日, 黃燕雲 突然被 沈調職 至全球 
經濟 及金融 研究所 工作。 疑因調 職過於 
突然, 黃反應 過大, 黃 先後被 送往急 
症 室及精 神科。 醫 生指黃 有明確 自殺傾 
向。 黃亦向 醫生埋 怨沈的 秘書林 恬在要 
求 苛刻。 

9 月, 據死 因庭證 人稱, 黃燕雲 與林恬 
在單獨 食飯, 飯局後 黃情緒 低落。 

10 月 27 日, 黃燕雲 於中大 教學酒 店因過 
量服藥 而自殺 身亡。 

12 月, 黃燕 雲姊在 黃遺物 中發現 楊綱凱 
的機 密文件 副本, 因 此電郵 沈祖堯 ,不 
獲 回覆。 


2011 年 

2 月 5 日, 黃 燕雲家 屬就黃 燕雲事 件再電 
郵沈 祖堯, 沈 才約見 他們, 沈指 「(黃 
梁) 二 人關係 密切, 不便調 查」。 

3 月, 梁 少光開 始休假 ,梁指 「為自 
己、 中 大同佢 (黃 燕雲) 聲譽, 願意離 
任」 ,休 假至 7 月底 離任。 

2012 年 

4 月 20 日, 死因庭 開審。 

5 月, 中 大性別 平等關 注組發 出題為 
〈就 2007 年黃燕 雲遭遇 性侵害 事件一 
改善 香港中 文大學 處理歧 視及騷 擾政策 
的 建議〉 聲明。 

6 月 6 日, 死 因庭陪 審團以 4 對 1 裁定黃 
燕 雲死於 自殺。 同月, 黃燕雲 姊黃燕 
媚寫下 〈就 2007 年 黃燕雲 遭遇性 侵害事 
件 一 改善 香港中 文大學 處理歧 視及騷 
擾政 策的建 議〉, 其文 可見於 《中 大學 
生報》 網 上版: http :// cusp . hk /? p =3036 

7 月 7 日, 校友評 議會的 2012 週年 會員大 
會中, 通過 「中大 應貫徹 執行對 性騷擾 
零 容忍的 政策, 並 可主動 調查性 騷擾事 
件, 並加強 對處理 性騷擾 事件的 人員的 
培訓」 的 議案。 


莊耀洸 專訪: 評中 大性騷 擾政策 

♦ 周松齡 


編按: 莊 耀洸, 中大 校友, 中大 學生會 
老鬼, 非執業 律師, 現任 教於香 港教育 
學院。 持 續關注 性騷擾 議題, 經 常出席 
關 於大學 性騷擾 政策的 論壇, 也 寫下不 
少相關 文章。 

「 中 大防止 性騷擾 政策往 往都係 有大單 
野 發生, 因 為有壓 力要做 啲野, 就改一 
改咖條 文。」 莊耀 洸應新 婦女協 進會所 
託, 自 2009 年 中起, 每年按 64 個項目 
的檢 視清單 比較八 大院校 防止性 騷擾政 
策。 根據 2012 年 的統計 數字, 從 各大學 
的比 較中, 中大在 64 項中有 52 項達標 1 , 
成績 最好。 

十年仍 未達標 

即使中 大評分 最高, 過往 十年仍 有不少 
嚴重 的性騷 擾事件 發生。 莊說, 只要 
政 策改善 的難度 不高、 不太 複雜, 大學 
就會改 善相關 政策。 這同時 意味著 ,防 
止性 騷擾政 策的修 訂很多 時都是 小修小 
補。 說 到這十 年仍未 改善的 地方, 莊拿 
出厚厚 的一疊 文件, 細說 由迎新 營事件 
後就 一直在 批評的 問題。 


政 策方面 2 



過往十 年未達 
標 3 

改 善建議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的 

組成 

委 員會缺 乏有性 
別 及基層 視角的 
人士 ° 

加入熟 悉性別 課題的 
人士, 例如性 別研究 
系 教授, 同時 加入工 
會 代表, 將政 策的宣 
傳、 教 育等傳 達至基 
層 職工。 

主動調 

查權 

大 學在沒 有收到 
正式 (書 面) 投 
訴 前都不 會主動 
調查 事件。 

大學一 旦得悉 性騷擾 
事件, 無論是 否涉及 
大學高 層或濫 用權力 

4 , 即 使是同 學間的 
性 騷擾, 都應 該展開 
主動 調查。 不 應只從 
校譽 出發, 而 是從維 
權及公 義角度 去改善 
問題。 

性騷擾 
調停 / 
投訴小 
組 

只 有教職 員的參 

跑。 

全校 參與, 除 教職員 
外, 須 加入學 生代表 
及工會 代表。 

涉及校 

方高層 

的個案 

未 有特別 處理涉 
及 校方高 層的個 
案。 黃燕 雲事件 
中, 由於 沒有正 
式展 開調查 ,事 
件 遂由沒 有專業 
知 識的校 方高層 
處理。 

調查小 組內應 包含不 
同 人士, 包括 校外人 
士 (如 校董會 委任校 
董或其 他校外 人士) 

, 以免官 官相衛 。另 
外, 亦 應確保 處理性 
騷擾時 不會對 投訴人 
造 成任何 不利。 

法律意 

見支援 

不 准許法 律顧問 
直 接參與 內部調 
查 程序。 即使投 
訴 人要求 法律顧 
問 陪同, 委員會 
亦不 批准。 

大學應 提供免 費法律 
諮詢, 以免投 訴人因 
擔心證 據不足 而不願 
投訴, 亦能 向求助 
人提供 相關的 法律支 
援, 以 保障其 權益。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一站式 

服務 

投 訴人求 助後須 
自行處 理煩瑣 
事務, 例 如:調 
職、 要求 調宿、 

向 大學輔 導處求 
助、 要求 分隔投 
訴雙 方等, 令投 
訴 人疲於 奔命。 

一站式 服務, 有專 
責人士 全程協 助投訴 
人, 又可做 「跑 腿」 

研究及 

教育工 

作 

沒 有系統 地舉辦 
教育 活動。 大學 
未 有投放 資源或 
申 請更多 資源進 
行 相關研 究及教 
育 工作。 

大學應 增撥資 源組成 
研究 小組, 找 出大學 
性騷擾 問題的 核心。 
開設關 於平等 機會及 
反暴力 的必修 課程。 

真誠投 

訴 

現 行政策 5 過分 
強 調投訴 人有誣 
告 或提供 虛假資 
料的 可能, 使受 
害 人不敢 正式投 
訴 。 

確保投 訴者不 會因真 
誠投訴 而遭到 報復。 


教 育及宣 傳方面 

政 策問題 以外, 在 提高防 範性騷 擾的意 
識上, 防止 性騷擾 委員會 (下 稱委員 
會) 似乎在 教育及 宣傳方 面下過 工夫, 
效果 卻未如 理想。 

莊 認為問 題主要 有三: 第一, 委 員會缺 
乏 規劃。 委 員會所 辦的教 育活動 都只是 
「走馬 看花」 ,而 無認真 規劃。 應先要 
知道性 騷擾的 原由是 甚麼, 例如 可能是 
人們對 性騷擾 意識的 不足, 可能 是性別 
敏感度 不足, 又或 者完全 不知道 性騷擾 
的定 義等, 然後再 針對性 地去做 宣傳、 
推廣。 第二, 學校撥 款的資 助不足 ,委 
員會 的活動 未能接 觸大量 群眾。 第三, 
活動 質素無 保證, 莊聽過 有學生 在迎新 
營 裡的防 止性騷 擾環節 中拿性 來開玩 
笑。 而且, 也難以 保證學 生及教 職員在 
出席 防止性 騷擾的 講座後 能吸收 多少資 
訊。 


那麼, 如何滿 足以上 三個要 求呢? 其背 
後則涉 及全校 參與, 甚 至應和 校外民 
間團體 聯絡, 否 則沒有 制衡、 監 察的機 
制, 只是 ^ 自我 感覺良 好」, 便 難有真 
正的 改善。 

對此, 筆者 認為, 最關鍵 的是防 止性騷 
擾 委員會 的資源 匱乏。 部分委 員 ( 如主 
席及 秘書) 是 由校方 委任。 不同 於平等 
機會委 員會, 平機 會的主 席及其 他部分 
職員都 是全職 聘請, 他們 分別專 門負責 
行政、 調解、 跟 進個案 及提供 法律協 
助等 工作。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的 委員則 
本已 有原來 職位的 工作, 例如 一人要 
負責 教書、 寫 論文、 行政 等等的 工作, 
可想 而知他 們難以 投放很 大的心 力在委 
員 會上。 現 時委員 會的工 作大抵 是按部 
就班, 主要 依據行 政程序 做事, 如有 
正式 投訴個 案則去 跟進, 故未見 有大進 
步, 更遑論 要推動 營造性 別友善 環境的 
運動。 故此, 學校 應該增 撥資源 給委員 
會, 聘 請全職 人員, 以重 新檢討 整個委 
員會的 方向, 能夠 有心有 力去妥 善處理 
性騷擾 事件。 

重 視校譽 的心態 

莊 耀洸亦 指出, 若 要妥善 發揮委 員會的 
作用, 「一 半制度 ,一半 係人」 。無論 
是 委員會 職員, 還 是校方 高層, 除了應 
得到 充分的 培訓, 也應該 對提高 校內人 
士防 範性騷 擾的意 識及妥 善處理 性騷擾 
事 件負上 責任。 但事 實上, 學 校始終 
緊張 排名、 校譽, 並不將 之放在 優先次 
序。 「任 何野 都係防 禦式的 。而 家都係 


中大 五十年 


下 


爆大鑊 果時, 校內機 制 ( 校方) 先黎處 
理, 而 唔係從 根源去 扭轉件 事。」 

對此, 我們 從校方 處理黃 燕雲事 件的手 
法 中可見 一斑。 黃於 2010 年疑 因遭上 
司 梁少光 性騷擾 而自殺 身亡, 當 時學校 
沒有妥 善處理 此事, 沒 有主動 調查事 
件, 也沒有 因此改 善處理 性騷擾 政策。 
直至 2012 年死 因庭開 審時, 同 學們才 
從 大眾媒 體得知 此事。 面 對廣泛 的輿論 
壓力, 學 校成立 「處 理性 騷擾事 宜檢討 
委 員會」 ,此 委員 會也沒 有調查 黃燕雲 
事件, 而是抽 空黃燕 雲事件 的事例 ,憑 
空討 論如何 改善防 止及處 理性騷 擾的政 
策, 難以回 應黃燕 雲事件 中校方 高層人 
為 過失的 問題。 事 實上, 有很多 性騷擾 
事件, 同學 都是從 大眾媒 體得知 相關事 
件, 難免令 人認為 學校為 顧及校 譽而隱 
瞞 事件, 直至在 傳媒上 曝光才 正視。 

莊 認為, 要 處理這 種根深 柢固、 結構性 
的 問題, 高層 的意識 是很重 要的。 另外 
民間亦 應有具 性別角 度的社 會運動 ,以 
達 致內外 改變。 「呢 個係 互動, 但係有 
權 嘅人既 政治意 志係好 關鍵, 如 果唔係 
好容 易一曝 十寒。 要有咁 既政治 意志、 
決 心同能 力。」 

對 性的適 當態度 

觀 乎委員 會對性 的態度 保守, 避 免有身 
體 接觸的 遊戲, 例如迎 新營裡 「毛毛 
蟲」 等 遊戲。 莊 稱之為 「斬腳 趾避沙 
蟲」。 「如果 任何活 動有身 體接觸 ,佢 
要 抽水既 話都制 止唔到 佢抽水 …… 對大 
學 黎講, 最好 冇身體 接觸, 掂得 愈少愈 


好, 咁就冇 事啦。 其實 咁係另 一個極 
端, 唔 掂就冇 事啦, 咁不 如叫人 唔好講 
野, 唔講 就冇事 啦。」 

人際 交往並 非如此 的刻板 極端, 「斬腳 
趾」 無助 於改善 問題。 拍 膊頭、 握手可 
以 接受, 至 於超出 日常生 活的接 觸呢? 
莊 說這則 須詳細 討論。 「性 騷擾 或性別 
歧視, 去到 最後, 係尊重 人地同 顧及人 
地嘅感 受。」 例如, 迎 新營應 提供開 
放的 環境, 不應讓 新生在 壓力下 ^ 调住 
玩」 遊戲, 要有真 正的選 擇參與 還是退 
出, 而不 被他人 白眼或 歧視。 這 才是真 
正 平等的 校園。 

總結 

在黃 燕雲事 件中, 黃本來 是防止 性騷擾 
委 員會的 秘書, 但也不 敢作出 正式投 
訴。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的 處理程 序固然 
有 可改善 之處, 改 善政策 不乏重 要性。 
但 如沒有 全職職 員及未 見校方 「有 心」 
來營 造性別 友善的 環境, 政策再 好似乎 
也只 是充撐 場面, 未能 發揮最 大的效 
用。 總括 而言, 學 校應增 撥資源 予委員 
會, 仿效平 機會開 設全職 職員, 重新計 
劃 委員會 的工作 方向。 

另一 方面, 委員會 也應嘗 試推廣 進步的 
性別 意識, 包括推 廣我們 應如何 與他人 
接觸, 並非一 味排斥 (可 被詮釋 成有) 
性 意味的 行為。 問題 在於, 當大 家對於 
涉及 性的言 談及身 體接觸 持有不 同的界 
線時, 我們 應如何 避免防 止性騷 擾發生 
而又不 會矯枉 過正。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 


1 中大有 12 項未能 達標, 包括: (1) 鼓 勵平等 或反性 
騷擾 的教學 (包 括正式 課程) 及 研究; (2) 性騷擾 
最 嚴重的 後果: 終止僱 傭合約 (員 工) ; (3) 性騷 
擾最嚴 重的後 果:開 除學籍 (學 生) ;(4) 向受影 
響人士 提供即 時協助 / 初步 程序決 定是否 需要停 
職; (5) 分隔投 訴人、 被 投訴人 及證人 的安排 (如 
需 分隔, 清楚 訂明應 調走被 投訴人 而非投 訴人或 
證人) ; (6) 在 不同階 段及有 關程序 後安排 投訴雙 
方 及證人 重新投 入工作 / 學習; (7) 可容許 被告人 
出席 聆訊; (8) — 站式 服務; (9) 在所 有程序 中均容 
許同事 / 同學、 朋友、 親戚 或志願 團體成 員陪同 
當 事人; (〗0) 在所 有程序 中只容 許律師 陪同; (11) 
不會突 出惡意 投訴; (12) 邀 請學生 及各級 員工參 
與 。以 上資料 來源: 〈以檢 視清單 評鑑各 大學性 
騷擾 政策〉 的 「中 大、 城 大及港 大表現 最佳」 部 
分, 莊耀 洸著, 輯於 《教育 的性別 視角一 課堂與 
教 學實證 研究》 ,陳 潔華 、蔡寶 瓊編著 ,香 港城 
市 大學出 版社, 頁 170 。 

2 根 據莊耀 洸過往 的文章 及訪談 內容, 筆者 整理了 
以 下八項 過往十 年未達 標的重 要政策 項目, 並指 
出莊 所提出 的改善 建議。 

3 此處只 列出部 分重要 的政策 問題。 

4 在 第二次 「處 理性 騷擾事 宜檢討 委員會 諮詢論 
壇」 中, 委員會 建議, 即使 投訴人 不希望 處理性 
騷擾 事件, 又 或者收 到匿名 投訴, 大學都 有權主 
動展開 調查, 惟其條 件是指 控中牽 涉一名 大學高 
級教 職員, 及可 能會牽 涉嚴重 濫用權 力等。 

5 有 關政策 條文為 「如 果有任 何教職 員或學 生提出 
虛假的 投訴, 或在任 何調停 或投訴 過程中 故意提 
供虛假 資料, 大學對 此保留 紀律處 分的權 利。」 


中大 五十年 下 


♦ 274 


防止性 騷擾委 員會歷 年大事 


♦ 周松齡 


1995 年 

立法 局通過 《性別 歧視條 例》, 為香港 
第一條 反歧視 法例。 基於 性別、 婚姻 
狀況及 懷孕的 歧視, 以及 性騷擾 都屬違 
法。 

「防 止性 騷擾委 員會」 (委 員會) 成 
立, 成 員包括 教職員 和學生 代表。 

委員會 轄下的 「教 育及培 訓工作 小組」 
在校內 透過不 同渠道 作宣傳 及教育 ,如 
編印 刊物、 舉辦講 座等。 

1997 年 

一名 逸夫書 院女同 學發現 被同房 男友偷 
拍 半年, 為全港 首宗透 過平等 機會委 
員會 法律協 助而狀 告的性 騷擾。 案件歷 
時 兩年, 1 999 年 涉案男 生被裁 定違反 
《性 別歧視 條例》 ,賠償 八萬元 及支付 
堂費, 並需向 女事主 道歉。 

1998 年 

港大 校內一 名反性 騷擾組 織的女 主席遭 
港大男 生電郵 恐嚇, 恐嚇 要殺掉 她及偷 
拍她的 裸照, 犯案 男生三 項恐嚇 罪名成 
立, 判入獄 半年, 緩刑 兩年。 


2002 年 

書院迎 新營的 「四院 互片」 出現 渉及性 
騷擾的 口號, 學 生丘梓 蕙向委 員會投 
訴, 引 起廣泛 迴響, 丘亦 因投訴 一事而 
遭 受同學 排擠, 後 來委員 會判此 案構成 
性方面 的敵意 環境。 

2005 年 

中大 發言人 繞過防 止性騷 擾委員 會就丘 
梓蕙投 訴事件 發言, 表示 該案不 是性騷 
擾。 

2007 年 

委 員會上 載平機 會所推 出的, 首 個為各 
大專 院校而 設的, 防止校 園性騷 擾網上 
培訓 課程。 

2008 年 

委 員會長 期開設 「推 廣活 動資助 計劃」 

, 鼓 勵教職 員和學 生團體 舉辦活 動以推 
廣防止 性騷擾 及性別 平等的 訊息。 

2009 年 

委 員會定 期舉辦 晚餐研 討會, 邀 請大學 
和不 同機構 的專家 和學者 與學生 研討性 
騷擾 議題。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令 


2010 年 

前委 員會秘 書黃燕 雲疑遭 上司多 次性騷 
擾 後自殺 身亡。 

2012 年 

中大 女職員 投訴教 育學院 教授盧 乃桂, 
指 去年遭 盧三度 強抱。 經委員 會調查 
後, 被裁定 性騷擾 成立, 時任校 長沈祖 
堯只 對盧作 出書面 警告。 盧否 認性騷 
擾。 

「處 理性騷 擾事宜 檢討委 員會」 就回應 
黃燕雲 事件而 成立, 就防 止及處 理性騷 
擾的 政策分 別辦過 兩次檢 討會及 公開論 
壇, 卻 沒有直 接檢討 黃燕雲 事件。 

2013 年 

校董 會接納 處理性 騷擾事 宜檢討 委員會 
的報 告書, 並稱將 交予防 止性騷 擾委員 
會以制 訂實施 細則。 


回應 《大 學線》 報導: 

宿 生放肆 食榴楗 難為 了同房 

♦ 洪 曉嫻、 陳玉峰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M 09 年 2 月號 


一月號 《大 學線》 報導 了大學 生在宿 
舍房內 與伴侶 做愛, 引 起同房 不滿。 
《中 大學 生報》 進行 了跟進 調查, 旋即 
發現, 原來 有不少 同學, 每日仍 然啞忍 
同房 的另一 騷擾性 行為: 食 榴楗! 

同 房長期 食榴楗 趁其 熟睡即 有異樣 
現為中 文大學 數學系 三年級 生阿光 (化 
名) ,一年 級時的 宿舍生 活異常 「難 
忘」 。同房 一星期 有六天 會進食 榴楗, 
開榴 楗的水 果刀和 鋪枱用 報紙長 期放在 
房內。 

宿舍成 了同房 的榴楗 天地, 同房 更在阿 
光面前 喝他媽 煲的榴 楗海底 椰雞湯 ,其 
味道四 溢令阿 光非常 困擾: 「房 間那麼 
小, 無可 避免會 聞到, 我 根本不 能集中 
精神做 自己的 事。」 

同房吃 榴楗製 品屢見 不鮮, 但阿 光料不 
到他會 有更進 一步的 行動。 

有一 晚凌晨 時分, 他上床 休息, 奇怪同 
房 總是盯 著他, 阿光 便佯裝 熟睡。 未幾 
同房 關燈, 竟然 開始睇 《榴 楗飄 飄》! 
阿 光對同 房的行 為非常 氣憤: 「我 很驚 


訝他 不尊重 人可以 到這個 地步, 真是可 
恥。 要睇啲 咁嘅戲 可以去 別處, 不要在 
影 響別人 的地方 睇。」 

同房 榴楗果 味刺鼻 垃 圾桶見 榴楗穀 

中 大生物 化學系 三年級 生阿仁 (化 名) 
的 宿舍見 聞同樣 「精 彩」, 他曾 在房內 
的 垃圾桶 發現食 剩的榴 楗穀: 「那 一刻 
忍不住 『爆 粗』, 好 驚訝! 沒想 到自己 
會發 現同房 在房食 啲咁既 野。」 

每 次回到 宿舍, 阿 仁都要 幾番掙 扎才打 
開 房門, 有時 見到同 房在食 榴楗, 好大 
陣味: 「這 間房本 來我也 有份, 現在卻 
變了他 的世界 …… 這 樣很不 公平, 大家 
交 一樣的 宿費, 住同一 間房, 為 甚麼你 
可 以為所 欲為食 榴楗? 又騷擾 到我! 太 
自私 了!」 雖然阿 仁曾要 求同房 在考試 
期 間改食 山竹, 但對 方表現 激動, 指只 
要把 垃圾清 理好, 打開窗 散下味 就沒問 
題。 但阿仁 認為, 不 論有否 打開窗 ,房 
內 有陣榴 楗味, 始 終不是 一個好 的溫習 
環境。 

食皇 帝蕉同 惹不滿 

在 宿舍食 榴楗固 然造成 不便, 但 食皇帝 


道德 .身份 從迎 新營到 性騷擾 


♦ 


蕉也 會令人 困擾。 現就讀 香港大 學文學 
院 的阿臣 (化 名) ,去年 為宿舍 樓主, 
一次阿 臣要通 知一位 宿友出 席活動 ,一 
開房 門便見 到宿生 在床上 抱住一 梳皇帝 
蕉係 咁食: 「那 一刻 我們都 發了呆 ,唯 
有扮 無事發 生。」 

阿臣 指該宿 生幾乎 每天都 會食皇 帝蕉: 
「仲 會食埋 西柚! 房間經 常傳出 蕉味, 
宿友 也覺得 不滿。 加上 這些水 果味道 
濃烈, 有宿 友以為 有食物 腐爛而 嚇了一 
跳 。 j 

宿舍 食榴楗 最方便 「食 都是 生活」 

中 大社工 系阿雷 (化 名) 指宿生 要食榴 
楗, 宿舍是 首選, 方便 至極: 「我 差不 
多每 天都要 上堂, 如果在 宿舍, 還要離 
開中大 去食, 會不會 太麻煩 啊?」 他認 
為在宿 舍食榴 楗並無 不可: 「宿 舍提供 
了 一個生 活環境 給我, 而 食也是 生活的 
一部 分。」 

食榴 楗無錯 但不應 「老 奉」 

因同房 食榴楗 而大受 困擾的 阿仁, 指自 
己並非 對宿舍 食榴楗 行為特 別反感 ,他 
最不滿 的是同 房視食 榴楗是 「老 奉」 
(理所 當然) ,沒 有想過 會對他 造成影 
響 ,也從 沒有詢 問他的 意見: 「你問 
我, 起 碼給我 一個機 會表達 意願, 表示 
你有 考慮我 的感受 …… 」 

同為受 害者的 阿光, 亦認 為問題 在於同 
房 沒有尊 重他, 他指食 榴楗本 身沒有 
錯, 但 若影響 到別人 便構成 問題。 


中大四 所書院 的宿舍 規則, 均沒 有明文 
禁止學 生在宿 舍內食 榴楗。 

訪問 同學: 你介 意同房 在宿舍 食榴楗 
嗎? 

畢謹瑤 (中大 食品及 營養科 學二年 級): 
「不 介意。 只要他 事先告 訴我, 我便不 
會回 宿舍。 不過我 會因自 己房間 放了昨 
晚食剩 又未洗 的碗而 感到很 不好意 思。」 

吳造德 (中 大法律 系四年 級): 
r 下 介意。 想食 生果是 很平常 的事, 如 
果 他只是 找個地 方開下 榴楗, 並 沒有食 
埋個 榴楗, 我認為 可以接 受。」 

舍 監立場 

伍宜孫 舍監殷 寶守: 「宿 生不應 該在宿 
舍食 榴楗, 就算不 影響其 他人的 情況下 
也不 可以。 宿舍不 是家, 不是一 個完全 
私人的 空間, 不代 表可以 隨意在 房間做 
自己喜 歡做的 事。」 


中大 五十年 


下 


278 


回應 《大 學線》 報 導:宿 生自治 唔 關性事 

♦ 洪 曉嫻、 陳玉峰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 2 009 年 2 月號 


一月號 《大 學線》 以 「大 學生 率性而 
為」 作題, 報導校 園內的 宿舍性 生活。 
相 比過往 的報導 手法, 今 期實在 相當有 
進步, 比如 特別採 訪了同 性戀人 的宿友 
以及舍 監等。 但細讀 報導, 卻仍 然觀察 
到寫報 導的同 學頗受 傳統道 德規範 ,以 
致 客觀效 果只好 結論為 「做愛 = 騒擾到 
同房 =唔 好做」 :而報 導一出 ,中 大更 
隨即再 次嚴厲 打蛇。 

編 輯視點 的誤落 

《大 學線》 過 去多次 報導性 / 別議 題, 
稍經 整理, 將近 年的報 導驢列 如下: 

87 期 出 租女友 現 身說法 

81 期 隨 「性」 有罪 

81 期 性教育 老師開 不了口 

77 期 香港自 由風氣 印傭 同性戀 者站起 

來 

73 期為 矯身形 穿內衣 苦 果嘗盡 仍堅持 
66 期 淫褻 禁書唾 手可得 女生沈 溺男同 
志漫畫 

60 期 未 婚媽媽 的抉擇 

雖然 《大 學線》 編輯 同學每 期不同 ,但 
幾乎 所有相 關報導 都以對 性極為 恐懼負 
面 的視野 處理。 以 60 期 「未 婚媽 媽的抉 
擇」 中, 結尾 就引述 社工說 「無 論是墮 
胎、 領養或 是自行 撫養, 都會帶 來不少 
問題 …… 真 正的安 全措施 是不發 生性行 


為, 年輕人 急甚麼 呢?」 。 報導 不去處 
理 社會對 未婚媽 媽缺乏 支援的 現實, 甚 
至不 屑教導 同學重 視安全 性行為 知識, 
還 引述社 工說: 「尤其 大學生 ,以 為自 
己有 知識去 避孕, 就可 以有安 全性行 
為, 但 事實未 必是這 樣。」 : 第 73 期 
「為 矯身形 穿內衣 苦果 嘗盡仍 堅持」 
全篇 文幾乎 只是透 過穿著 矯形內 衣的女 
子自述 苦果, 去 責備她 們愚不 可及, 而 
竟然完 全不討 論男性 的凝視 眼光, 才是 
造成 女性急 著要滿 足他人 對女體 美觀要 
求的 主因。 這種報 導手法 無一不 是在強 
化現時 社會上 的性別 定型, 甚至 責難在 
霸權 之下的 受害者 是有苦 自招, 這實在 
是編 輯視野 的嚴重 誤落。 

反而 今期一 月號的 《大 學線》 卻 比之前 
更平衡 開放。 是次報 導較多 角度, 訪問 
不少 持份者 意見, 包括有 在宿舍 進行性 
行為的 宿生、 他們的 同房、 一般 同學、 
舍監以 至同性 戀宿生 都包括 在內, 非常 
豐富。 

儘管 如此, 細閱 下仍可 發現, 《大學 
線》 編採同 學仍然 未能擺 脫傳統 傳媒報 
導的 影響, 報導依 然籠罩 著對性 的恐懼 
和 污名。 

將性 「非正 常化」 性事 始終不 脱污穢 
報導 訪問的 同學幾 乎都已 表明自 己不太 


道德 .身份 奪 回宿舍 性空間 


279 


介 意同房 在宿舍 做愛, 重 點是事 前要溝 
通 清楚。 但 報導仍 然傾向 結論同 房不應 
帶伴 侶回宿 過夜, 更不應 該在宿 舍內發 
生性 行為, 以 免造成 滋擾。 

本 篇報導 嘗試將 「食 榴楗」 置換 原訪問 
中 的性事 字眼, 效果變 得荒謬 好笑同 
時, 是希 望暴露 《大 學線》 的處 理實在 
是將 性過份 「非正 常化」 。將性 變成異 
事, 不 斷強調 性事的 風險, 以及 放大討 
論 它的騷 擾性, 無 助於同 學真正 理解問 
題 所在, 反而 鞏固了 q 故愛 = 滋擾」 的 
前設。 問題 已經很 明顯: 問題 不是反 
對同房 做愛, 而 是需要 溝通; 問 題甚至 
是, 為甚麼 在性事 的關口 舍監會 改口說 

I 宿舍不 是學生 的家」 。做 愛何 以一定 
具滋 擾性? 為甚麼 似乎同 性戀的 性事又 
比 異性戀 的更為 騷擾? 大 學為甚 麼沒有 
正面 回應同 學的性 需要? 

宿 舍的確 不是純 粹私人 空間。 但 住宿學 
習 的其一 目標就 是與人 溝通。 生 活中還 
有種 種擾人 的事, 例如: 同房在 房內進 
食、 看電影 時聲浪 太大、 煮食後 不自行 
清潔 廚房、 溫習時 燈光與 打字聲 擾人清 
夢 …… 為甚麼 只有性 事是做 不得, 甚至 
要特別 報導? 我們時 時說食 色性也 ,但 
特 地放大 報導性 行為, 客 觀效果 上只是 
更加強 禁忌, 以 致引起 誤解, 令 性事始 
終不脫 污穢。 

《大 學線》 的同學 或者會 認為, 作為傳 
媒須負 上道德 責任, 因 此才會 在報導 
性 / 別議 題時採 取保守 角度。 但 真正的 
傳媒道 德難道 不是要 正面面 對性, 糾正 


多年來 媒體對 身體和 慾望的 扭曲, 為性 
洗脫 污名? 

其實 …… 是 校園民 主問題 

據知 《東方 曰報》 隨 即報導 事件, 更將 
大學生 的日常 性生活 誇大成 「荒 淫」, 
中大校 內各大 宿舍隨 即加強 打蛇。 報導 
的明顯 效果, 只是 提醒了 宿舍管 理者: 
「上左 報紙! 要做野 喇!」 最終 受到更 
大滋 擾的只 是各位 同學, 目前即 使通宵 
傾 PRO 、 做 莊務, 甚 至晚上 聊天, 男女 
同學 都只能 「非 法」 進行。 

由 此推展 開去, 問題 不應再 留守在 4 故 
愛是 否騷擾 同房」 ,而是 宿舍生 活民主 
化的 議題: 明明我 們知道 男女同 學有需 
要深 夜留在 宿舍, 也深明 大學生 大部份 
活動 例如傾 Project ' 開 會都要 晚上進 
行, 或 者需要 在宿舍 進行, 為甚 麼宿舍 
仍硬 性劃線 i ^一 點前要 清場? 這 些宿規 
有 沒有經 過宿生 的民主 討論, 研 究是否 
切 合同學 的真正 需要? 目 前仍保 留這些 
規 定是否 合理? 有 否需要 調整? 值得問 
的 其他問 題實在 太多。 

無論是 《中 大學 生報》 還是 《大 學線》 

, 作為 校內媒 體之一 ,性. / 別 的議題 
不 但無可 避免, 亦 是同學 關心的 議題之 
一, 從 最根本 的方法 改變校 內對性 / 別 
議題 惶恐的 風氣, 是要加 強分析 這種氣 
氛 的形成 原因、 引介不 同流派 對於性 / 
別 議題的 看法, 承 認性事 的重要 與不可 
迴避, 而 非再鞏 固日趨 保守的 校園。 


中大 五十年 下 


♦ 280 


輕石 激漣漪 中大生 

♦ 李雨夢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獨體 網》, Mil 年 5 月 M 曰 


編按: 2 011 年, 中大生 劉璧嘉 ( Lala , 
人 類學) 及 羅恩賜 ( Andy , 文化 及宗教 
研究) 為抗 議宿規 ,爭 取性 別友善 宿舍, 
發起 「瞓 湯石」 及 「爭取 性別友 善宿舍 
之 巡迴瞓 書院」 的露宿 行動, 試 圖引起 
同 學討論 及向校 方表達 訴求。 

家長 式管治 

雖然早 已留意 到宿舍 問題, 但真 正促使 
Lala 及 Andy 行動, 卻是源 於一次 很普通 
的日常 經驗, 有 一次, Lala 到了 一個異 
性 同學的 宿舍做 功課, 第 二天早 上被工 
友發 現了, 最後收 到警告 及被要 求寫悔 
過書。 

現時聯 合書院 的宿規 列明, 同性非 宿生可 
逗留 到晚上 H 時, 如要 留宿, 則須 購買四 
十元的 「蛇 飛」; 但 異性非 宿生卻 只能逗 
留 到晚上 九時, 而且不 可購買 「蛇 飛」 留 
宿。 在罰則 方面, 同性和 異性也 相去甚 
遠: 若 發現同 性屈蛇 但沒買 蛇飛, 只需罰 
款數 百元; 但 若發現 異性屈 蛇的後 果則除 
了罰 款外, 還 會被勒 令退宿 及交予 紀律委 
員會 處理。 有同 學說, 個 別宿舍 甚至會 


「瞓 湯石」 行動 (節 錄) 


翻看閉 路電視 記錄, 作為 打蛇的 證據, 
有 些宿舍 工友發 現垃圾 桶有安 全套, 會 
在背後 討論和 猜想屬 於何人 。 

雖然宿 舍對宿 生的監 控無孔 不入, 但不 
同宿 舍也會 有鬆緊 之分。 在場參 與者不 
諱言, 不同 宿舍長 久以來 已建立 了不同 
規管 文化, 部份宿 生早已 懂得因 應不同 
的規管 文化, 選 擇適合 自己的 宿舍。 這 
些潛 規則讓 宿生在 制度的 夾縫間 遊走, 
但反 過來卻 也鞏固 了整個 制度的 運作, 
令宿生 心存僥 倖得過 且過, 即使 打蛇極 
為 橫蠻, 也無人 反抗。 

家 長式宿 舍教育 體現在 宿規的 不同層 
面, ^ 性」 在其中 正是令 校方最 恐懼。 
因此, Lala 及 Andy 便決 定打正 「直 視性 
慾」 的 旗號, 參考 2009 年 台大的 爭取性 
別友善 宿舍的 行動, 策劃 第一次 瞓湯石 
行動。 

與 書院高 層對話 

Lala 及 Andy 以 facebook 為 平台, 發起第 
一次 瞓湯石 行動, 行動的 基本訴 求是: 
「短 期容 許異性 留宿, 當然這 與同性 
留宿 一樣, 需要先 與同房 協商; 長期設 


道德 .身份 奪 回宿舍 性空間 


281 令 


立性 別友善 宿舍, 將部份 宿舍或 樓層改 
為男女 同宿, 供學生 自由選 擇。」 所謂 
h 注 別友善 宿舍」 ,是指 打破嚴 格的男 
女分 宿空間 設計, 針對不 同學生 的需要 
提供 不同的 選擇: n 生別 友善宿 舍是對 
性別 差異的 尊重。 這種宿 舍不只 是為情 
侶, 也是給 普通的 男性與 女性。 例如我 
是 女性, 我 覺得與 男性相 處會更 自然一 
點, 我會 希望能 跟男性 同住。 即 使男女 
同宿會 發生性 行為, 但已 是成年 人了, 
不 騷擾到 人又有 何干? 另外, 性 別友善 
宿 舍也會 歡迎同 性戀者 入住, 令性別 
少數 可以在 沒有歧 視和敵 意的環 境下生 
活” 

直視性 慾和奪 回性空 間這些 主張, 自然 
挑 動了不 少人的 神經, 除 了引發 網上辯 
論, 書 院也顯 得十分 慎重。 行動 當晚, 
竟有 五位聯 合書院 高層前 來商談 。「那 
次行 動高層 很快便 出現, 我們希 望討論 
是公開 性的, 因 此打算 錄影, 可 到來的 
高 層卻連 錄音也 不行, 可 見他們 其實並 
不打算 作公開 性的討 論。」 

據 Lala 及 Andy 的 引述, 他 們的說 法大約 
可 歸納為 幾類: 「第 一是 認為香 港文化 
仍然很 保守, 不會接 受男女 同宿; 第二 
是家 長會擔 心女學 生被男 學生騷 擾或造 
成種種 不便, 需 要顧及 家長的 感受; 第 
三是 學生將 來可能 會因此 影響尋 找工作 
的機會 (潛 台詞是 影響校 譽); 餘下則 
是 一些關 於性的 觀點, 背 後由大 學生的 
去性 化想像 支撐, 彷彿只 因為你 是大學 
生, 所以 便不應 甚麼甚 麼。」 對 於這些 
說法 ,她 們如此 反擊: 「傳 統文 化不必 


然 合理, 當 它對不 同性別 身份的 人造成 
壓 迫時, 便不應 順從, 而 是應該 嘗試改 
變; 其次, 大 學生已 是成年 人了, 為何 
不容 許大學 生為自 己的情 慾當家 作主? 
有些人 擔心如 果男女 同宿, 女性 將會被 
男性 騷擾, 其實這 種心態 源於一 種賺賠 
邏輯, 彷彿女 性總是 弱勢, 總會 被男性 
睇蝕, 實際 上騷擾 問題在 同性間 也會發 
生。」 

直 視性慾 還是民 主自治 
或 許正值 學生考 試與趕 paper 的季 節, 
兩次瞓 湯石行 動的參 與人數 不多 , Lala 
及 Andy 期 待考完 試後, 可 以凝聚 到更多 
人一 起組織 行動及 論述, 多寫文 章讓更 
多人了 解他們 爭取的 意義。 Lala 說 ,可 
以視 他們為 種子, 現在所 作的可 為後來 
的人 作一個 source 參考。 作為種 子的同 
時, 他 們亦打 開了話 匣子, 從性 / 別維 
度抛 出了宿 舍性空 間及宿 舍民主 化的問 
題, 同時將 性別友 善宿舍 的概念 帶入公 
共 討論。 

與兩 位發起 人傾談 期間, 間或會 發現她 
們的論 據並不 連貫, 有時 指向大 學生的 
性權, 有時則 指向宿 舍民主 自治。 宿舍 
管 治的問 題多種 多樣, 反 抗也可 以有不 
同 理由。 宿 舍民主 自治不 保証必 然維護 
宿舍性 生活的 權利, 奪回 性空間 也不必 
然 指向宿 舍民主 自治。 兩 者的關 係我們 
應 該如何 理解? 事 實上, 相對 於第一 
次行動 的主題 (直視 大學生 性慾, 奪回 
宿 舍性空 間), 第二 次行動 的主題 ( 爭 
取性 別友善 宿舍) 在姿態 上明顯 溫和得 
多。 或者這 是首次 行動遭 遇一定 反彈後 


中大 五十年 下 


♦ 282 


的策略 調整? Lala 並不否 認對此 感到迷 
惑, 未來 的運動 方向和 策略, 仍 有待與 
新 加入成 員一起 商議。 

另稿: 「 ,中 大宿 舍遭縱 

火」 

就著 第一次 行動, 主流媒 體也有 報導, 
可是 卻與中 大宿舍 被人縱 火一事 扣上關 
連 。例如 《蘋果 日報》 在 5 月 7 日 報導此 
事 的標題 〈學 生爭 性空間 中大宿 舍遭縱 
火〉 ,引 起了 facebook 上一個 「[百 搭 

Key ] 中大 宿舍遭 縱火」 

的 event , 以 指向該 報把兩 件沒有 關連的 
事 情連結 起來作 標題。 活動 吸引近 1,500 
人 參與, 創作 出數量 龐大的 金句。 正當 
此 活動如 火如荼 之時, 《東方 日報》 又 
於 5 月 9 日刊 出題為 〈中 大生怒 吼罷看 
《蘋 果》〉 的 報導, 另一波 「 [百搭 

Key ] 中大 生怒吼 」 的 event 因 

此 而起。 兩 次百搭 key 事件 起源於 對主流 
傳媒 報導的 不滿, 藉著一 次集體 創作以 
嬉笑 怒罵形 式作為 抗議的 姿態, 以對照 
出主流 媒體的 荒謬。 


道德 .身份 奪 回宿舍 性空間 


283 令 


寫在粗 口 • 十年後 

♦ 王邦華 


這十 年來, 學生報 有兩次 成為公 眾媒體 
的 焦點。 一次是 2007 年的 情色版 事件, 
一 次就是 2004 年的 粗口標 題事件 。其 
時學 生報九 月號出 版了一 篇題為 〈講普 
選, 你 講咩撚 野呀? 一 論普選 理據, 
兼 論代議 政制〉 的 文章, 被幾份 香港報 
章以 「粗 口標題 惹同學 公憤」 報導 ,掀 
起巨大 爭議。 現在 回看, 這完 全是一 
場意料 之外的 風波。 〈講〉 文本 身是一 
篇反 駁功能 組別、 論說 性強、 甚 至略嫌 
沉 悶的政 治哲學 文章, 可 能正因 為其內 
容, 才 會採用 一個較 搶眼的 標題。 豈料 
標 題過於 搶眼, 反 而喧賓 奪主。 筆者在 
輯錄文 章時, 翻查 過去許 多評論 這篇文 
的 文章, 全部都 集中講 標題, 而 沒有一 
篇講 普選。 幸運 的是, 這 意料之 外的爭 
議, 卻 催生出 許多有 關粗口 的討論 ,間 
接也令 人反思 講粗口 的對錯 問題, 未嘗 
不 是塞翁 失馬, 焉知 非福。 

粗口事 件後, 許 多評論 固然是 「大 學生 
道德倫 喪」、 「學生 報不代 表我」 等老 
生 常談的 說法, 但 其中也 有關於 在公共 
空間道 德規範 的深入 討論。 究竟 公共空 
間的 討論和 寫作應 否出現 粗口? 學生報 
於十 一月出 版了後 續的討 論文章 〈道德 


高地的 虛妄〉 。其 文指出 粗口的 侮辱性 
必 須放在 特定語 境下才 成立, 而且探 
討了粗 口和低 下階層 標籤、 性禁 忌的關 
係。 前者解 釋標題 不旨在 侮辱任 何人、 
沒有破 壞規範 (嚴格 來說, 標題 的粗口 
如 果有任 何指罵 對象, 那 恐怕只 有作者 
自己) ,後 者則批 判公共 空間何 以對粗 
口諱莫 如深" 

曾 瑞明的 〈對 道德 的兩種 區分〉 承認禁 
止粗 口的公 共禮儀 有其重 要性, 但進 
一步 詢問: 這 些禮儀 是甚麼 禮儀? 是無 
根據 的約定 俗成? 還是 有理由 的批判 
道德 (critical morality ) ? 是不 是甚麼 
禮儀 都值得 遵守? 有趣 的是, 學 生報的 
〈道〉 文也 有嘗試 分析這 問題, 揭示公 
共道 德背後 的權力 結構。 

然 而為何 〈道〉 文 始終得 不到公 眾同情 
和 理解, 而被 人指為 狡辯? 當 時有學 
者如 黃念欣 指出學 生報的 粗口標 題忽略 
接 收者的 反應, 導致信 息傳遞 失效。 
〈道〉 文 中儘管 有嘗試 解釋標 題的語 
境, 但 卻收效 甚微。 鄧 小樺的 〈困 難的 
話 …… > 則進一 步解釋 〈道〉 文何以 
策略上 失敗。 粗 口需要 預設一 定的友 


中大 五十年 下 


♦ 284 


誼關係 才能互 相理解 ,但 〈道〉 文卻營 
造 出一種 「隱 然傲 岸」、 「劍拔 弩張的 
氣氛」 ,置 學生報 和大眾 於對抗 的結構 
內。 鄧文另 一方面 指出, 許多人 批評學 
生報 時提出 「粗口 可以私 人講, 不可以 
在公 共空間 講」, 然 而這不 過是被 ^ 馴 
化」 的 粗口。 粗口之 珍貴, 正是 在於它 
能衝 撃我們 對禮儀 的模糊 共識。 如果這 
些批 判完全 絕跡, 公共 空間清 潔無比 
時, 又是 否我們 想要的 情景? 

十年後 回望, 這次 粗口事 件可說 是當時 
學生 報無心 插柳下 的一次 對公共 空間言 
論底線 的挑戰 。在 〈講〉 文 出版前 ,編 
輯中 沒人預 料到會 出現這 麼大的 迴響。 
但另一 方面, 粗口 標題也 不是完 全偶然 
下的 產物。 當年傾 莊時, 許多莊 員早已 
就粗 口的禁 忌和階 級意義 等作過 不少討 
論。 因 此這場 風波雖 然突如 其來, 但其 
出現 也和一 些學生 報內部 蘊釀已 久的想 
法 有關。 這 也能解 釋學生 報為甚 麼能短 
時間 內立即 撰長文 解釋。 

長文 回應的 策略和 態度固 然大有 改進的 
空間, 但學 生報當 時勇於 回應質 問而不 
是立 即屈服 於公眾 壓力的 態度, 有力地 
挑戰 了當時 流行的 「乖乖 讀書、 順服權 
威」 的 大學生 想像。 而學 生報這 種挑戰 
權威 的批判 態度, 又在 幾年後 的情色 
版事 件中更 加發揚 光大。 在這兩 件事件 
後, 學生報 「百無 禁忌」 的形象 已經在 
大眾之 間根深 柢固。 2013 年中大 學生報 
九月號 的其中 一個專 欄名是 〈恰 鳩里小 
學 模擬試 題〉, 在 中大校 園和主 流傳媒 
之 間波瀾 不興。 這 和九年 前的粗 口標題 


引 起的軒 然大波 成強烈 對比。 

這或 許也反 映出社 會對粗 口的容 忍度愈 
來 愈高。 粗 口正字 (撚、 鳩等) 雖然 
依 然極少 出現在 公眾媒 體上, 但 卻多了 
「金 翅仆佳 鳥」、 「傻的 嗎 」、 「Hi 
Hi 」 等粗 口諧音 和粗口 代號。 箇 中原因 
甚多, 但其 中一個 應是互 聯網的 興起。 
討 論區、 網上日 記、 Facebook 等挑戰 
了傳 統的公 私空間 分界。 它既是 私人的 
(用 戶用以 抒發自 己個人 意見) ,但又 
是 公共的 (任 何人 也可以 瀏覽或 加入) 

。 私人空 間和公 共空間 的分野 遂變得 
模糊。 許多 人在這 些網上 空間都 粗口橫 
飛, 從 而拓寬 大眾對 粗口的 想像。 其中 
一個 衍生出 來的次 文化就 是高登 有名的 
粗口 代號。 

粗 口借著 代號化 堂而皇 之進入 公共空 
間, 甚至 成為主 流媒體 的修辭 之一 。 於 
是出 現了一 個相當 奇怪的 現象: TVB 演 
員在黃 金時段 的劇集 ( My 盛 Lady ) 大 
講 4 曼的 嗎」, 扮作 不是講 粗口, 但許 
多人一 聽便知 道這是 粗口。 和十 年前相 
比, 這也許 是一種 進步。 粗口 由接近 
完全 被禁絕 (劉 德華 1 995 年台 慶講杏 
加橙, 結果 無線被 廣管局 罰款, 劉德華 
也被 雪藏) ,到今 日成為 主流話 語的一 
部 分而無 人投訴 一 雖然 是以一 個掩耳 
盜鈴的 方式。 但另一 方面, 進步 真的有 
出 現嗎? 這 種粗口 代號, 無疑是 一種被 
。馴 化」 的 粗口, 抗爭性 削弱了 不少。 
它們 是提高 了公眾 對粗口 的容忍 程度? 
還是在 維持粗 口的階 級觀的 同時, 又為 
被壓 抑的公 眾提供 一個便 宜又安 穩的宣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85 # 


拽 途徑? 如 果粗口 標題今 日再在 學生報 
出現, 公眾 會因為 見過許 多粗口 代號而 
覺得 這不是 甚麼大 問題? 還是 會因為 粗 
口代 號而覺 得在公 共空間 使用代 號是識 
大體、 醒目、 風趣的 表現, 而用 正字是 
無禮、 愚蠢、 低俗的 表現, 從而 對粗口 
標題更 加口誅 筆伐? 


中大 五十年 下 


♦ 286 


道 德高地 的虛妄 

答一 眾對學 生報粗 口標題 的詰難 

♦ 中大 學生報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04 年 11 月號 


10 月 27 日, 《明 報》 報導 《中 大學生 
報》 中有粗 口諧音 標題, 引起校 內同學 
不滿, 亦引 述了一 些社會 人士對 本報此 
舉的 批評。 我們基 本上可 以將這 些責難 
歸 納為五 大類: 

(一) 粗口字 眼帶有 侮辱性 (明 光社總 
幹事 蔡志森 先生) 

(二) 粗 口字眼 不尊重 (接受 《明 報》 
訪問的 同學) 

(三) 粗口 字眼有 性騷擾 的成分 ( 中大 
新聞組 的網上 討論) 

(四) 可以有 其他字 眼代替 ( 中 大三年 
級曾 同學) 

(五) 低 俗粗鄙 (可以 預見的 批評) 

學生 報基本 上完全 不同意 以上的 責難, 
也 因此認 為毋須 道歉。 現 謹將理 據闡述 
如下。 

詞義須 置於具 體語境 下理解 

首 三項的 批評大 致均是 依循這 樣的思 

路: 

粗口字 —粗口 —不好 ( 侮 辱性、 不尊 
重、 性騷擾 等等) 


本 報認為 這種思 路是錯 誤的, 因 為字詞 
的 意義有 需要結 合具體 語境來 理解。 
普遍 來說, 一個字 或詞語 在每一 個別場 
合 的語義 至少決 定於兩 項基本 因素: 所 
謂本義 一 例如字 典裡可 翻查到 的解釋 
(但字 典作為 標準語 言的維 護者, 難免 
行 使著極 挑剔以 至脫離 現實的 過濾機 
制) ,和 語境 一 即上 下文。 某些字 
詞, 如專業 名詞, 其語境 對該字 詞的影 
響會 較少, 基本上 大部分 場合以 所謂本 
義解 釋便可 。但 「撚」 字 所指涉 的粗口 
字, 其中一 項重要 解釋為 無特定 意義的 
情 緒流露 (這種 用法雖 然十分 常見, 但 
亦 因相當 「粗 俗」, 且 全無經 典性, 中 
文字 典難免 拒絕承 認), 而 此中之 「無 
特定」 ,則 正正待 特定於 語境。 要澄清 
的是, 我們 無意否 定所謂 本義的 基本解 
釋 功能, 我 們一再 強調的 觀點, 不過是 
其應 用場合 與方式 必須同 時考慮 到上文 
下理; 而一 眾反對 者的想 法中流 露的不 
辯自 明的、 一刀 切的、 唯 本義式 的解讀 
視角, 正正 就是我 們於這 場小風 波裡嘗 
試提出 挑戰、 嚴 正迎擊 之處。 

承上, 所謂 「粗 口字」 的其中 一種用 
法, 就 是要表 達某些 情緒; 而對 於該字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87 令 


的理解 必須要 透過其 語境去 理解。 換言 
之, 粗口字 須在一 定的語 境下才 能產生 
「侮 辱性、 不 尊重、 性 騷擾」 等 意思。 
反過 來說, 一些普 通的字 詞在一 定的語 
境下也 可有嚴 重的侮 辱性。 我們 這裡試 
舉數個 例子來 說明。 

(一) 甲 剛寫完 了一篇 很長的 論文, 
又 寫得很 滿意, 於是對 天說了 一聲: 

「屌! 搞 掂!」 

(二) 某人 於遊覽 期埃及 其間, 見到宏 
偉 得令人 驚歎的 金字塔 ,讚 嘆道: 「估 
唔 到以前 啲埃及 人柑撚 勁!」 

在第 一個例 子中, 該粗口 字旨在 強調一 
種 「 終於完 成了」 的喜悅 與滿足 ,而 
次例 中的粗 口則表 達了他 對古埃 及人的 
敬佩, 兩 者都肯 定沒有 M 每 辱性、 不尊 
重、 性 騷擾」 的 意思。 

同理, 一些 很普通 的字眼 在特定 的情況 
下 也可以 表達侮 辱或不 尊重。 例 如攻撃 
別人身 體上的 缺陷, 或是 不理他 人感受 
而 強調他 的一些 弱點: 

(三) 某人 帶著玩 弄的態 度在口 吃的朋 
友 前模仿 其說話 神態: 「早 …早 …早… 
早 晨!」 

(四) 一員 戆直男 生穿著 新買的 襯衣, 
手拿 兩張入 場券, 盛意拳 拳的邀 請一位 
算有 交情的 女性朋 友去一 個聯校 舞會, 
不 料那女 孩冷然 奚落: 「咪 玩啦 ,好心 
你 照下鏡 先啦哥 仔!」 


可以 想像, 例三的 說話對 於一個 口吃的 
人來說 是相當 侮辱的 傷害, 而例 四中的 
女子 無視朋 友一番 心意, 直截地 挖苦朋 
友的 弱點, 極盡不 尊重之 能事。 

這些 例子均 說明: 抽離語 境來針 對粗口 
字眼 並聲稱 「粗口 字本身 有甚麼 意思」 
幾乎是 沒有意 思的。 將我 們的出 版物不 
作任何 遮掩、 原標 題掃描 到報章 上的傳 
媒, 甚 至必須 回答: 如果 語境不 必被考 
慮, 那麼 你們有 甚麼理 由把那 「撚」 字 
施 施然的 印在報 章上, 而 又不須 附以任 
何申 辯或解 釋呢? 

話說 回來, 首三個 批評, 就是預 設了粗 
口字 本身就 有這些 「侮 辱性、 不 尊重、 
性 騷擾」 等負 面意思 一 無論語 境如何 
仔細的 表明對 讀者的 尊重, 而語 調又如 
何 理性。 現在, 讓 我們將 「撚」 字放回 
具體 語境。 究 竟標題 「 講 普選? 你講哮 

撚野呀 論普選 理據, 兼論代 議政制 

之 問題」 ,和 整篇 文章放 在一起 看的時 
候, 有 沒有批 評者所 說的意 思呢? 

原 文標題 的含義 

整篇 文章, 希望 提出三 個很重 要的問 
題。 第一, 「普 選」 本身 是甚麼 意思? 
有功 能組別 還可以 算是有 普選嗎 ? 有團 
體 票的情 況下可 以是算 是有普 選嗎? 這 
些問題 於作者 看來, 是含混 不清, 有待 
說 明的。 第二, 普 選的理 據在媒 體上有 
深 入的討 論嗎? 第三, 為 甚麼一 定要選 
舉? 代議 政制本 身是否 就是最 好的政 
制? 這個問 題更幾 乎未有 討論。 


中大 五十年 下 


♦ 288 


而在嘗 試回答 這三組 問題的 同時, 回望 
文章 分析的 背景, 我 們大抵 會發現 ,當 
下香港 社會的 情形, 正正 就是: 很多人 
根本 不曾真 正明白 普選為 何這麼 重要, 
也不 明白普 選背後 的種種 含義, 甚至會 
認為要 爭取的 人均在 「搞 搞震」 。試想 
想, 對於一 個不大 清楚實 際上是 甚麼、 
又 不大清 楚其中 理據、 兼 且又鬧 得滿城 
風雨 的東西 一 普選, 這 些人可 以抱有 
甚麼態 度呢? 當然 就是相 當不耐 煩而又 
覺得 無聊。 這個 標題, 就 是希望 去捕捉 
及模 擬這些 人的這 種心態 :而該 「撚」 
字 正正就 是要準 確地展 現出這 樣的情 
緒。 

真的有 「侮 辱性、 不 尊重、 性騷 擾」? 
那麼, 這個標 題有沒 有帶有 M 每 辱性、 
不 尊重、 性 騷擾」 的意 思呢? 

從以 上的闡 釋中, 我們可 以大約 理解此 
標題 是在描 述某些 反對普 選者的 心態。 
那麼, 這 標題是 在侮辱 他們嗎 ? 口吻是 
否有欠 尊重? 只 要仔細 思考, 便 會否定 
此說。 結合 正文, 作 者指出 的是: 假使 
沒有清 楚解答 以上三 個問題 的話, 出現 
這種態 度非常 自然。 放回 真實的 情況裡 
看 一 社會 上流行 的媒體 中對這 三個問 
題並 無深入 討論, 某些朋 友會反 對普選 
絕 對不足 為奇; 甚 至進一 步說, 即使贊 
成普選 的朋友 也為數 不少, 可是 如果對 
此 三個問 題沒有 深思, 也是 枉然的 、不 
值得高 興的。 實質 言之, 作者就 是希望 
透 過解決 這三個 問題來 說明: 選 擇應否 
支持 普選或 代議政 制時, 我們唯 有付出 
認真而 知性的 態度, 才能 瞭解普 選的意 


義、 需要 性及其 限制。 

由是 而觀, 只要細 心地去 解讀, 顧及整 
個 語境, 便 會發現 作者毫 無侮辱 或不尊 
重他們 之意; 反過 來說, 如果換 上另一 
個情境 一 於 一個演 講中, 李柱 銘細說 
關於爭 普選的 理由, 然後 在發問 環節, 
某人帶 著相當 不屑的 語氣, 說出 像標題 
一般 的說話 的話, 這就是 侮辱, 這就是 
不 尊重。 但 此句子 作為涉 事文章 的標題 
的話, 則很明 顯沒有 侮辱的 意味。 而我 
們認為 標題裡 沒有性 騷擾的 意思, 也是 
同理。 

能 否用其 他字詞 替代? 關於第 四點一 
即 可以用 別的詞 彙代替 「撚」 字的提 
議 一 , 假 使如前 所述: 以上的 三項批 
評 站不住 腳的話 ,此一 「撚」 字 就根本 
沒有 改變的 需要。 況且, 作者由 一開始 
便 認為, 沒 有比這 個標題 更能表 達那種 
神髓。 「講 普選, 你講咩 野呀」 、「講 
普選 ,你講 咩鬼野 呀」、 「講 普選 ,你 
在說甚 麼呀」 …… 這些選 擇在字 面的意 
思上或 許均與 現在的 標題差 不多, 但於 
展現那 種不屑 神髓的 功能, 卻顯 然無法 
比擬。 當然, 不一 定所有 讀者都 會認同 
作者的 想法, 畢竟 各人的 語文經 驗繫於 
截 然不同 的成長 境遇, 同 一個詞 語在我 
們之 間召喚 出千差 萬別的 體會也 是情理 
之常 一 這 問題究 竟迴避 不了當 中或多 
或少 的主觀 成分。 但無論 如何, 在前述 
三項批 評站不 住腳的 前提下 ,作 者自然 
可 以選擇 最能表 達其意 思的修 辭了。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89 # 


低俗 粗鄙? 一 其一: 階 層標籤 
或 許有人 會說: 「說 到底 ,用這 些詞彙 
都 是低俗 粗鄙! 大學生 是不應 該如此 
的!」 

粗鄙、 低俗是 兩個稍 稍不同 的概念 ,但 
也大體 相近, 現姑且 放在一 塊討論 。究 
竟 粗鄙、 低俗是 甚麼意 思呢? 為 甚麼用 
某 些詞彙 就會有 粗鄙、 低俗的 指向? 我 
們認為 至少可 有兩個 理由。 

第一, 多數 使用這 些詞彙 的人都 是所謂 
的 「低 下階 層」, 他們 往往予 人粗鄙 
的 形象, 而其常 常使用 的語言 一 如粗 
口 一 也 會因而 與粗鄙 的意味 連結。 

大體 而言, 「低下 階層」 就是指 那些接 
受教育 較少, 不了 解或不 考慮一 些所謂 
高尚 禮儀與 品味的 階層。 從一個 略粗糙 
的理 論角度 出發, 縱然我 們嘴裡 經常掛 
著 「人人 平等」 又或 「職 業無分 貴賤」 
等令我 們感覺 良好的 口號, 但我 們還是 
有很 多根深 蒂固的 標籤式 理解: 例如我 
們 會覺得 律師大 致是高 尚的, 而 地盤工 
人 則是粗 鄙的。 此 方面的 標籤之 集合體 
就 形成了 一個文 化層級 的結構 (cultural 
hierarchy ) , 而 所謂的 「低下 階層」 就 
是從 這樣的 一個框 架下去 理解。 

文 化層級 本身有 著一套 意味好 壞的判 
準; 低下 階層常 用的, 很 多時候 便往往 
會被 認定成 粗鄙與 負面。 而若將 此判準 
放在社 會意義 之下, 我們 至少還 可再思 
考, 比對這 樣的兩 組結構 :一, 法律條 
文或政 府刊物 的語言 是高雅 清潔的 ,粗 


口 或廉價 色情刊 物的語 言是粗 鄙低俗 
的; 二, 李 國能、 余 若薇、 范太 或殖民 
地時 代高官 的文化 形象是 高雅清 潔的, 
地盤 工人或 貨車司 機或賣 魚旦阿 姐的文 
化 形象是 粗鄙低 俗的。 而 我們希 望從此 
一比 對提出 的觀點 則是: 這兩種 結構某 
程 度上的 平行, 並 非出於 巧合。 進一步 
說, 將粗口 的使用 或使用 者線性 地直指 
為粗鄙 低俗, 正正 就是其 中一種 鞏固我 
們社 會中整 個嚴重 失衡的 權力結 構的支 
援 操作, 也 正正就 是對當 中之典 型標籤 
( stereotypification ) 所 潛藏的 暴力的 
默許。 

為 甚麼會 說這是 一個失 衡的權 力結構 
呢? 因為在 這個社 會中, 某些人 比另外 
一些 人不合 理地獲 得異常 多的優 勢與權 
力。 在先 天資質 與經濟 的不平 等的因 
素, 以及後 天的資 本主義 的自由 競爭催 
化下, 我們 可以理 解得到 這種情 況有多 
麼 自然, 而又 多麼不 合理。 試想像 一 
個天資 聰敏、 家 庭環境 又好的 小明, 相 
對於 一個較 笨拙而 又生於 窮困家 庭的小 
強: 小明可 能只要 付出相 對地少 很多的 
努力便 可獲得 不錯的 成就。 天資 與經濟 
環境固 然不能 抹平, 可是, 即使 撇除這 
些決定 性的、 無可 改變的 因素, 文化層 
級 的標籤 卻在加 劇這不 合理的 失衡。 順 
延這 個方向 推測, 小明最 終可能 會成為 
一位 律師, 而小強 則也許 會成為 一名管 
理員。 我 們可以 想像, 小 強是一 個好好 
先生的 機會, 絕 對不比 小明低 一 幫助 
別人、 為朋 友兩脅 插刀、 愛護家 人等等 
的美德 絕對可 以在小 強身上 實現。 但不 
知 為何, 他的 說話, 縱然 是頗有 道理, 


中大 五十年 下 


♦ 290 


但在 他人心 目中就 總是沒 有甚麼 分量, 
而小 明卻隨 便說些 話便會 有顯得 很有說 
服力; 小強由 小至大 喜歡打 乒乓球 ,被 
人譏為 「大細 路」, 但自 小隨父 親打網 
球、 打哥爾 夫球的 小明則 被視為 高尚; 
小強所 慣用的 「粗言 穢語」 常被 視為粗 
鄭, 每 當他提 起便被 人回以 白眼, 小明 
的 一口英 語卻換 來別人 的肯定 …… 我們 
認為, 這些 對低下 階層不 公平的 例子實 
在 多到無 法數清 。這 些對於 「低 下階 
層」 文 化一刀 切式的 藐視, 實是 對他們 
的自我 認同, 以及 別人對 他們的 肯定都 
有 莫大的 影響, 而因為 身份的 贬低會 
令到 他們在 為自己 爭取支 持及社 會資源 
的時 候處於 一個頗 不利的 位置, 例如小 
強在 媒體面 前表達 自己對 社會福 利的意 
見, 傳媒根 本不會 報導, 就算會 平常人 
可能 也不甚 重視; 但假如 是小明 的話我 
們可 以想像 會是完 全另一 回事。 如前所 
述, 當我們 依據文 化層級 的典型 判準生 
活和相 處時, 所不得 不面對 的惡果 ,便 
是對低 下階層 的暴力 的縱容 與默許 。真 
正 反映個 人修養 的素質 一 就例 如那些 
絕 對有機 會在小 強身上 體現的 美德一 
就 得不到 其應有 的判準 意義。 

從這裡 出發, 首先, 我們 希望描 敍出這 
種典 型標籤 以外的 風景, 我們認 為:我 
們的 文化層 級的背 景不能 決定我 們的語 
言 作風, 這 情形並 非那種 「在美 國長大 
的人 就講美 國話, 在澳門 長大就 講澳門 
話」 那 種決定 論式的 例子; 我們, 無論 
是曾經 負笈遠 洋的大 律師, 還是 新移民 
來港 的邊緣 勞工, 無論被 標籤成 高級或 
低下 的人, 都有選 擇語言 作風的 能力與 


自由。 無論 擁有教 育資源 多寡, 每一個 
人都可 以既講 粗口, 又以 所謂純 潔的格 
調發言 或寫作 一 說 話謙遜 優雅的 「低 
下 階層」 無處 不在, 一若 有時爛 口爛到 
七 彩的大 學生或 《中 大學 生報》 編輯四 
散於 「高等 學府」 之中 一 暴力 的標籤 
與個 別的表 述風格 之間, 有一決 定性之 
距離。 

第二, 以 此反省 角度, 檢視某 些認為 
「大 學生 應知書 識禮、 斯文 大方, 不應 
該講 粗口」 的 觀點, 我 們便可 明白, 這 
些觀 點正正 就是上 文所指 出的、 極其危 
險的標 籤系統 之下的 產物。 我們 不獨拒 
絕 認同此 一僵化 的理解 方式, 更 希望指 
出這 種理解 方式的 其中一 個微妙 的癥結 
在於: 此一 標籤系 統也許 肇因於 種種複 
雜的、 不 易辯清 的歷史 發展, 但呆在 
文 化層級 低處的 「低 下階 層」, 其實是 

極 難反抗 此標籤 系統之 壓迫的 方 

面 H 氏下 階層」 因 為受教 育機會 較少而 
擁有 較少資 源去解 拆其中 問題, 另一方 
面, 就算 「低下 階層」 可 以越過 此有限 
教育 機會的 障礙, 意圖 去影響 社會, 亦 
會 因為典 型標籤 的贬抑 而事倍 工半; 而 
考慮到 我們大 學生的 身份、 部分 公眾對 
此身份 的暴力 的期望 一 如 前述的 「知 
書識禮 、斯文 大方」 、整 個暴力 格式的 
困頓, 在本 報以至 日常生 活中以 所謂粗 
口 發言或 書寫, 實 在是對 此不動 如山的 
文化 層級、 標 籤系統 及其暴 力的, 勉力 
為之的 反抗與 批判。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91 # 


低俗 粗鄙? 一 其二: 性 與禁忌 
承上, 第二 個粗口 會被部 分人反 射性地 
理 解為粗 鄙的理 由是: 這 些字彙 的本義 
都 是與一 些禁忌 如性、 排 洩物等 有關。 
性與禁 忌帶給 人的粗 鄙低俗 的印象 ,就 
此烙印 在粗口 之上。 

關於 性或排 洩物為 甚麼會 發展成 禁忌, 
或其 牽繫的 危機, 因篇幅 關係, 容許我 
們 於此處 不贅。 然而, 我 們亦希 望至少 
提出兩 種態度 :首先 ,與 「禁 忌. /禁忌 
以外」 相連的 ^ 負面 / 正面」 判準 ,頗 
有可質 疑處, 本報 認為我 們決不 應馴順 
地全盤 接受。 第二, 那怕 我們最 終選擇 
接受, 也應 用盡努 力去維 護別人 拒絕接 
受這種 判準的 自由; 而千 萬不能 以人云 
亦云、 眾志 成城的 強大氛 圍向特 立獨行 
的小眾 施壓。 

關於 第二種 態度, 持懷 疑論者 或會發 
問: 一旦有 人假借 行使這 種所謂 自由之 
名, 而行 放肆撒 野之實 (例如 當眾便 
溺 / 做 愛), 將他人 感受抛 諸腦後 ,那 
我 們的社 會秩序 如何得 維繫? 我 們如何 
安靜 地生活 下去? 我們願 意指出 的是, 
此 處所指 之自由 與我們 甘之如 貽的出 
版、 言論、 結社、 信仰等 自 由一樣 ,是 
須與 其他大 家珍視 的價值 一 例 如對別 
人痛苦 的同情 一 同時操 作的。 可是反 
過 來說, 這 也絕非 意味每 有人對 踰越禁 
忌 的行止 「表示 反感」 時, 挑戰 禁忌之 
舉 便得被 停止。 很 多言論 本身就 會惹人 
反感, 而這 些反感 很多時 都遠比 觸碰禁 
忌所帶 來的反 感為大 (如 討論到 一些信 
念 問題) ,但我 們都堅 持所謂 的言論 


自由 •方 面我 們認為 不斷的 討論是 

社 會進步 的重要 因素, 另 一方面 我們認 
為人人 都是平 等的, 每 人都有 表達、 以 
及 自己的 一套表 達方式 表達的 權利。 我 
們無 意將這 自由無 限制的 放大, 最終的 
判斷 就如這 裡上述 提過的 閱讀寫 作的判 
斷方案 類似: 如何 處理挑 戰禁忌 的自由 

( 批判的 鋒利) 和 信奉禁 忌者之 感受中 
間的張 力 ( 內 化的、 感 官的脆 弱), 牽 
涉 到個別 情境的 各種個 別元素 一 但要 
指出 的是表 達的自 由在具 體的考 慮中佔 
有一 個非常 重要的 比重。 

因此, 以今次 「撚」 字事 件為例 簡單說 
明: 我們 認為, 挑 戰這種 禁忌的 自由, 
不必為 了相對 輕微的 反感而 犧性; 值得 
考 慮的環 境元素 如下: 

(一) 中大 總流動 人口約 二萬, 《中大 
學 生報》 的 印數約 三千, 派發位 置為中 
大 本部, 預設讀 者主要 是中大 同學, 其 
次為 工友、 老師和 職員。 

(二) 粗口 在年青 人日常 生活的 使用情 
況普遍 ,而 「撚」 字則幾 乎可說 是最被 
廣泛利 用的粗 口字。 

(三) 在日 常生活 中完全 不接受 粗口的 
大學 生為數 不多, 當 中有一 部分是 「我 
唔介 意你講 甚至我 想你講 但我自 己並唔 
係太 識講」 ,剩下 來自然 也有對 粗口反 
感的 朋友, 但反感 程度往 往只屬 輕微, 
頂多只 會偶然 呻句, 「乜 你咁 架!」 
更重 要的是 ,這種 「反 感」 意味 的是奇 
怪、 鄙夷或 不屑而 非困惱 與痛苦 一 可 


中大 五十年 下 


♦ 292 


能比 一次習 作被打 上低分 的苦惱 還要輕 
微。 

(四) 在 公開發 表的文 化表述 中寫作 / 
閱讀 粗口已 有不少 先例, 大家從 來不以 
為 意的港 產電影 至少有 《籠 民》 和 《春 
光乍 洩》; 十年 前的中 大更有 《小門 
報》、 《西 門報》 等蔚 然成風 的獨立 
出版 浪潮, 如果粗 口真是 顧名思 義地粗 
野, 則這些 刊物之 辛辣文 風幾可 謂無堅 
不摧。 而與 之相較 的話, 本報的 「撚」 
字 及其作 者屈機 本人, 簡 直班門 弄斧, 
連 提鞋也 不配。 

(五) 性在本 地社會 中依舊 是禁忌 ,例 
如我 們不會 在繁忙 時間的 地鐵車 廂內放 
聲討 論自己 或誰誰 誰的自 慰頻率 或性交 
體位, 例如 無愛情 關係的 異性朋 友間絕 
少會談 及一己 的性徵 (如 乳房的 形狀或 
包皮的 長短) 一 但也不 是所有 性的內 
容 都與公 共討論 絕緣, 例 如初夜 年齡、 
避孕 方法的 效率、 今晚阿 邊個會 去阿邊 
個到 「瞓」 等等, 年青人 對此尤 其不介 
意。 

(六) 在公 開發表 的文化 表述中 寫作及 
閱 讀性已 有不少 先例, 例如 《蘋 果》、 

《東 方》、 《太 陽》 均有色 情專頁 ,小 
說專 欄信箱 廣告照 片比比 皆是。 

(七) 更重要 的是, 在該 涉事文 章的語 
境下, 本 報在題 目中加 插一個 「撚」 字 
幾 乎完全 沒有引 發性的 情味。 

從上 面七點 說來, 這次本 報發表 的作品 


以 「撚」 字為題 一事, 其 實也許 連踰越 
禁 忌都談 不上, 更 遑論對 別人造 成傷害 
了。 

語義 的流動 

有些人 或許會 回應, 那些 粗口字 詞很久 
以 前的大 部份用 法都是 負面的 一 如辱 
罵本 義都是 不雅的 一 如 陽具, 所以它 
們就是 粗鄙。 這 種缺乏 對語境 考慮的 
想法固 然站不 住腳, 但即 使只關 心其本 
義, 此理解 也頗有 問題。 隨著 時移勢 
易, 字詞會 因具體 應用而 豐富了 其意義 
(如 「界」 、 gap ) ,甚 至該字 詞的普 
遍 用法及 解釋亦 會隨之 而變化 。如 「風 
流」 的日常 解釋已 是濫情 濫慾, 拈花惹 
草, 不 再意味 「如風 之飄, 如水 之流」 
的出塵 氣質; 「鹹 濕」 現 已作好 色甚至 
猥 褻解, 不 再是指 鹹與濕 的食品 (如話 
梅!) : 「十下 十下」 現 今亦不 再解作 
^ 柒」, 「大 鑊」 的 「鑊」 亦不 再指強 
落 (原義 資料出 於一位 網友) 。而 厂 
撚」 字所 指涉的 粗口字 一 以至 所有港 
用 粵語粗 口詞彙 一 今天 之引申 義所觸 
及的 範圍, 亦遠遠 超過了 陽具的 原義了 
(部 分闡 釋可參 見本文 首節) 。忽 略這 
些改 變而執 意視原 初之用 法為唯 一合法 
的 用法, 實 在是否 認一個 字詞的 語義會 
隨時間 改變此 一確鑿 事實。 

本報 認為, 真正的 粗鄙、 低俗乃 決定於 
文章 本身。 如果 有讀者 提出了 合理充 
實的理 據舉證 本報文 章嘩眾 取寵、 觀點 
沒有批 判性、 盲目 向主流 靠攏、 力求政 
治正確 等等, 並因 此而批 評本報 低俗的 
話, 本 報絕對 會欣然 接受。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93 # 


結語 

總括 來說, 本報對 於社會 一般上 對於粗 
口字的 評價相 當質疑 一 這根本 上就是 
迷思。 硬要 去指控 粗口字 本身必 然包羅 
了 「侮 辱性、 不 尊重、 性 騷擾」 這種種 
惡質, 根本 就忽略 了將字 詞的本 義結合 
語 境去理 解文句 語義的 必要; 將 涉及禁 
忌的 東西一 棒打成 負面、 將粗口 以不證 
自明 的語調 講成粗 鄙低俗 之物, 更是相 
當野 蠻的理 解方式 一 後 者還隱 含著贬 
抑 「低下 階層」 的 想法, 默許將 典型標 
籤黏貼 在低下 階層的 暴力。 

岔開一 筆要提 的是: 有反對 聲音說 《中 
大學 生報》 的同學 仔私下 無論講 幾多粗 
口都 可以, 但用 中大同 學的錢 ,在 《中 
大學 生報》 上 刊登, 就是 「代 表」 中大 
同學, 就 是強姦 民意, 就 是污蔑 校譽, 
就 是不對 ( ! ) , 云云。 我們 希望回 
應 的是: 本報一 直以來 也有不 少應該 
批評、 值得 反省的 地方, 例 如脫期 ,例 
如校對 粗疏, 例 如反應 遲鈍, 例 如文章 
或版 面乏善 可陳, 例如表 述介面 十年如 
一日; 但今次 「粗 口」 事件, 可 卻自問 
是有 料到的 ( ! ) 。那怕 是從最 建制的 
角度來 論證, 我們 今年春 天得到 千八位 
同學的 支持, 對我 們及我 們的政 綱投下 
信任 一票。 因此, 我們的 政綱從 千八張 
選票中 得到了 最起碼 的建制 基礎, 而我 
們 在政綱 上寫上 甚麼諾 言呢? 「 …… 
『思』 則是指 批判性 思考, 『 三思』 即 
指反復 …… 批判 …… 」 、 「析解 文化現 
象 …… 批判 因循已 久的固 有觀念 ,破 
除迷思 …… 」 、 「毫 無保 留接受 這些文 
化 …… 我們希 望透過 分析, 批判 …… 」 


本報在 此事上 的發言 與討論 一 關於以 
粗口 書寫的 批判意 義請參 見前段 一 , 
正正就 是兌現 了一份 合法的 、有 「代表 
性」 的政 綱上的 期許。 今次, 算 對得住 
學生 報三十 多年豐 富鋒利 的批判 傳統, 
算 對得住 曾給予 我們支 持的同 學啊。 

其實, 這場 粗口論 爭關係 到的範 疇幅員 
遼闊, 且枝節 複雜, 本文 即使字 數長逾 
四千, 亦不 過水過 鴨背, 遺缺與 未善之 
處不勝 煩舉; 部分 刊登在 報章上 的所謂 
回應 之局限 更不問 可知。 若有朋 友仔想 
繼 續傾、 狂傾、 怒傾、 齋傾, 可 逕上范 
克廉樓 會室或 與我們 電聯。 

最後, 希望 大家不 會因為 此事而 忽略了 
該篇 文章的 內容: 對代 議政制 的種種 
質疑與 擁護的 思辯。 若然 因為題 目有爭 
議 性而最 終使人 忘記了 題目以 下的正 
文 一 大 概沒有 比這更 遺憾的 事了。 


中大 五十年 下 


♦ 294 


對道 德的兩 個區分 —— 借楊 國榮及 鄧小樺 的觀點 
談 學生報 刊登粗 口事件 

♦ 曾瑞明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M 05 年 1 月號 


「如果 優秀的 年輕人 以為, 承認 別人已 
承認 的真理 就是喪 失了創 造性, 那麼他 
就大 錯特錯 了。」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筆 者曾在 學生報 生活, 但 現在又 近乎脫 
離。 對於學 生報刊 登粗口 的事件 ,說 
不上是 很驚訝 憤怒, 也說 不上是 默默支 
持。 但 對於學 生報的 言行和 做法, 也會 
特別的 關注, 故希望 能在此 時此刻 ,就 
此事提 出一些 論點, 就 這件已 經近乎 
close file 的 事件帶 來一點 活力。 

在 11 月 15 日 《明 報》 的論 壇版看 到楊國 
榮先 生和鄧 小樺小 姐就這 件事發 表的文 
章。 編輯 用意很 簡單, 就 是要有 正反的 
觀點, 但這 種正反 觀點之 間往往 存在了 
更多的 觀點要 考慮。 而本 人亦認 為楊國 
榮先 生和鄧 小樺小 姐在明 報論壇 版提出 
的 論點, 如 果認真 對待, 其實有 很大的 
偏頗。 公平 起見, 本人願 意相信 這可能 
是論 壇版的 字數限 制了他 們最有 利的去 
陳述 自已的 觀點。 而 現在, 筆者 希望指 
出 他們該 篇文章 可見的 缺失, 正 是沒有 
對 「道 德」 一 觀念作 出重要 的區分 ,見 
以下 分析。 


公眾道 德和私 人道德 

鄧文說 「粗 口一 直象徵 『粗 鄙』 、『沒 
有 教養』 指 向低下 階層。 但其 實誰都 
知道, 這世 上存在 著大群 講粗口 的大學 
生、 OL 、 記者、 教師、 CEO 、 高宮, 
餘不 一一。 不過 我們這 些成功 人士知 
道, 必須懂 得在適 當時顯 得像個 不講粗 
口的人 (蔡 國光 也說私 底下講 沒有問 
題), 才能穩 保自己 的成功 。 」 因為 「 
如 果不戴 上犬儒 的溫文 面具, 不 做一個 
精 神分裂 的人, 我 們自己 就會一 敗塗地 
成 為低等 人類。 筆 者無須 否認這 種情況 
的 存在, 但 鄧氏的 看法, 只解釋 了部份 
人 不在公 眾場合 說粗口 的原因 ( cause ) 

, 就是因 為他們 虛偽。 但是她 沒有留 
意, 我們不 在公眾 場合說 粗口, 其中一 
個理由 ( reason ) 正是因 為那是 公眾場 
合。 

公眾 的道德 ( public morality ) 和 私人的 
道德 (private morality ) 是 不同的 。例 
如在 私人場 所做愛 並沒有 問題, 但在公 
眾場 合則會 被視作 不雅, 而且那 是傷害 
了、 侵犯了 別人。 同理, 即使覃 同學認 
為在 私人場 合說粗 口沒有 問題, 但也不 
代表 在公眾 場域, 即在學 生報說 粗口沒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95 令 


有 問題。 除非 鄧氏和 覃同學 能證明 ,這 
區分 是不成 立的。 否則不 可以用 「精神 
分製」 來充 份理解 那些反 對在學 生報說 
粗口 的人。 

現在, 不見 得有很 多人要 把粗口 驅逐, 
起碼在 私人場 合在彼 此的同 意下, 朋友 
之 間用粗 口互相 對談, 很 多人不 會認為 
那有 問題, 甚 至認為 那是賞 心樂事 。但 
是 在公眾 場域說 粗口, 便 要考慮 其他人 
的 感受和 反應, 因為約 定俗成 之下, 
粗口 本身是 充滿侮 辱性及 與性有 關的暴 
力 一 這似 乎難以 抹殺。 當然, 如學生 
報 所說, 約 定俗成 的意思 可以在 不同語 
境下 改變。 沒錯, 在某種 特定的 語境, 
例如舞 台上, 當眾 做愛便 可以是 一種藝 
術 表現。 所以 最重要 的是, 學 生報有 
沒有給 予讀者 提示這 是甚麼 語境? 如果 
有, 提 示是否 足夠, 讓其 他人把 握這語 
境? 但老 實說, 現在 的效果 不好, 很多 
人都覺 得不以 為然, 身為 傳媒, 發放訊 
息的學 生報, 好應再 反省、 再 努力。 

我想, 很 多人不 滿學生 報使用 粗口, 不是 
因為 要趕絕 粗口, 而學生 報也不 用擔當 
捍衛粗 口這個 角色。 另外, 如果 要捍衛 
粗口, 那究竟 捍衛甚 麼呢? 是粗口 指向的 
低下階 層還是 粗口約 定俗成 的侮辱 性和與 
性 有關的 暴力? 這當然 可以再 深思, 但筆 
者認 為這件 事的核 心的問 題是, 學生報 
有沒 有好的 理由在 公眾場 域使用 粗口。 
由是, 如果 《明 報》 論壇版 編輯把 鄧小樺 
這篇文 章列為 這件事 具代表 性立場 的文章 
也是危 險的, 因為該 文章並 沒有就 這核心 
問 題提出 立場和 見解。 


批判 的道德 和鸚鵡 學舌式 的道德 

楊國 榮先生 文章的 立場也 是有相 當危險 
性的。 他說 「禮 是一個 社會的 共用符 
號。 它是社 會的黏 合劑, 讓人們 生活在 
一個 共同的 符號世 界裡, 建立彼 此從屬 
的 感情。 它也是 人與人 溝通的 方式, 不 
尊 重這套 符號, 就 是不尊 重所有 生活在 
符號 系統中 的人。 在一 個默哀 儀式之 
中, 你一個 人大叫 大跳, 甚至只 是一個 
人 躲在一 角擠眉 弄眼, 說 沒有不 尊重都 
是說不 通的。 默哀 是一個 禮儀, 在那兒 
有 所謂得 體與不 得體的 行為。 學 生報的 
出版也 是一個 儀式, 代表 著校園 的社會 
關懷 和學術 良心。 二者同 樣是嚴 肅的事 
情, 二 者同樣 需要處 理得合 禮。」 

似乎 楊文有 一個含 義是最 終決定 行為是 
否正確 的標準 是禮, 但老土 的都問 一 
句, 禮從哪 裡來? 是純粹 約定俗 成還是 
有理由 支持? 如是 令筆者 想起批 判的道 
德 ( critical morality ) 和 鸛鵡學 舌式的 
區分。 後者 只是不 加反思 的接受 社會的 
道 德觀。 而 前者則 是要反 思的, 給予理 
由的。 如果 只因社 會大眾 不喜歡 粗口, 
而把有 關粗口 的討論 禁絕, 那 是錯誤 
的, 故筆者 認為楊 文有其 危險的 一面。 
但 如楊文 所言: 「禮 當然 不可能 一成不 
變。」 要 改變, 可以靠 輿論, 可 以靠暴 
力, 但最好 還是靠 理由。 故此, 學生報 
當然 可以在 其刊物 討論說 粗口是 否真的 
不 合禮, 或 者是不 是在所 有情形 下都不 
合禮, 但最根 本的, 都是 理由的 提出。 
但觀學 生報所 刊登的 《講 普選》 似乎是 
使用 ( use ) 粗口, 而不 是討論 與粗口 
有關的 問題。 雖然 學生報 後來解 釋了其 


中大 五十年 下 


♦ 296 


立場, 這已 難免給 人魯莽 和嘩眾 取寵的 
觀感。 學生 報亦應 明白, 要改變 社會對 
粗口 的看法 是需要 漫長的 討論和 思考, 
不 可一蹴 而就。 而 且他們 自己或 許更要 
思考, 對粗 口的看 法真的 需要改 變嗎? 
要改 變的是 甚麼? 他們擔 當的是 甚麼角 
色? 這角色 適合他 們嗎? 

學生 報無疑 可以就 社會的 道德、 文化各 
種前 設提出 質疑, 這也是 它可貴 之處。 
但 作為旁 觀者, 在今次 事件, 未 免覺得 
學 生報對 於一些 subtle 的 問題, 太快下 
結 論了; 而且在 整個過 程中, 也 陷入一 
種 學生報 / 同學 = 啟蒙者 / 俗見 者的對 
立 之中。 作為年 青未成 熟的學 生報, 作 
為 過來人 的我, 深感這 種對立 絕不健 
康, 也對學 生報絕 不有利 一 這 也確令 
我這 脫離了 學生報 的人傷 心和擔 心的。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97 令 


困 難的話 (節 錄) 

♦ 鄧小樺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005 年 1 月號 


討論 是這麼 困難: 實際上 的情況 總是, 
你沒有 擁抱兩 個壞選 擇的其 中之一 ,但 
別 人堅持 你有。 如果你 正面理 會 ( 先別 
論承認 與否) 這些 邏輯, 就很可 能淹死 
在一 大堆你 不想回 答的問 題裡; 如果你 
完全不 理會, 你 又怎能 肯定, 自 己真的 
與他們 不同? 至於 你想說 的話, 它很可 
能 是實際 上沒有 說出來 一 或更 壞的, 
在意義 上被取 消了, 即你 說了你 想說的 
話, 但你已 變成與 你所攻 撃的人 同樣的 
人。 這樣 想著難 免心情 很壞, 懷 著這樣 
的壞心 情面對 論爭, 怎麼能 不變成 「潔 
身 自好的 犬儒主 義者」 呢。 

關於中 大學生 報的粗 口標題 事件, 我數 
度與 人討論 而不得 要領。 我大概 顯得十 
分 同情學 生報, 總 會有一 堆人說 「不用 
這麼幫 著他們 吧」、 「要 客觀」 、「愛 
學生報 的話就 先教好 他們」 之類 的話, 
結果 我的論 點就被 「幫學 生報」 這個立 
場帽 子遮蔽 無餘。 好吧, 且讓大 家看看 
我到 底有多 「幫 著學 生報」 。以下 3,000 
字謹 獻給希 望溫文 而長篇 地怒罵 學生報 
的 讀者: 因 為不斷 被人將 我的立 場等同 
於學 生報, 我已累 積了與 你們相 近份量 
的對學 生報的 怒火。 


Part I : 學 生報, 你不 是沒有 縫隙的 
對外 界針對 粗口的 抨撃, 學生報 有洋洋 
7 ,000 字回應 〈道德 高地的 虛妄〉 (下 
稱 〈虛妄 > ) 。不 過最後 被傳媒 所引用 
的, 無非是 「認 為用字 無粗鄙 之意, 
因 此毋須 道歉」 的斬截 立場。 學 生報之 
所 以堅不 道歉, 其 中最重 要的理 據來自 
「語 境說」 ,我這 樣說是 因為在 〈道德 
高地的 虛妄〉 中, 學 生報用 了超過 2 ,500 
字去 分析粗 口並非 本質地 具有侮 辱性, 
同 時釐清 〈講 普選, 你 講咩撚 野呀一 
論普選 理據, 兼 論代議 政制之 問題〉 

( 下稱 〈撚 > ) 的 語境。 學生報 的論點 
在此 不一一 重複。 〈虛 妄〉 出來 之後, 
似 乎沒有 怎樣獲 得普遍 同學的 同情; 尤 
其因為 這樣, 學生 報不可 以放棄 策略性 
地考 慮其中 所包含 的各種 因素, 因為由 
始 至終, 學 生報, 必 須面對 同學。 

冬 _ 乞人 憎的璺 牛報晒 I ! 

大概在 反對者 看來, 〈虛 妄〉 一 文所提 
供 的大量 (接近 轟炸) 論據, 無 論多麼 
周詳 ,與 〈撚〉 事件所 呈現的 「實 際狀 
況」 ,始終 有著不 可彌合 的鏠隙 。〈虛 
妄〉 一文 不能彌 合這種 縫隙, 因 此才被 
覺得是 「狡 辯」, 而且說 得愈多 愈像狡 


中大 五十年 下 


♦ 298 


辯。 我 認為, 探索這 鏠隙的 起點, 是回 
想一 下文字 書寫與 面對面 交談的 分別。 
在面 對面交 談時, 我們擁 有較多 條件去 
肯 定溝通 的環境 條件, 因 此語境 會較明 
晰 地呈現 出來, 意 義能夠 較清楚 地被交 
談雙方 把握。 然 而書寫 ( writing ) 是一 
種 「不 對等交 流」, 溝通 雙方並 不能即 
時 釐清、 修訂 信息的 內容, 因此 溝通過 
程會出 現理解 差異。 我實 在不願 推出德 
里達或 德曼式 的結論 ( 「語 境是 永遠不 
能絕 對框定 的」) ,因為 我覺得 學生報 
的問 題不在 於他們 斗膽想 框定自 己所寫 
的東西 的語境 一 即使問 題與此 密切相 
關。 

學生 報說, 粗口字 的意義 必須透 過語境 
去 理解, 只有某 些語境 之下才 會表達 
不尊重 或侮辱 之意, 我想 這在常 識上是 
很難反 駁的。 問題 出現在 〈虛 妄〉 一文 
嘗 試框定 〈撚〉 的 語境的 環節上 。〈虛 
妄〉 稱, 「你 講咩 撚野」 意在表 達反對 
普選者 「相 當不 耐煩而 又覺得 無聊」 的 
「不 屑神 髓」。 一般 而言, 粗口在 ^ 
轉述」 語境 之下通 常都被 允許, 這種轉 
述包 括文學 作品中 角色所 說的話 ,像 《 
紅 樓夢》 裡 薜蟠唱 「一 根雞巴 (音 譯) 
往 裡劉」 無損 《紅 樓夢》 的文學 地位, 
《書 劍恩 仇錄》 裡蔣四 根常說 「丟那 
媽」 而金 庸還是 文豪, 而 報章直 接引述 
「你 講咩撚 野呀」 仍然是 作為天 下公器 
的 傳媒。 大家 都是轉 述別人 的話, 偏偏 
〈撚〉 就 中招, 最 直接的 解釋應 該是, 
誰都 看不出 那是轉 述語境 (例如 本人, 
始終讀 不出該 種不屑 神髓, 看過 〈虛 
妄〉 一文後 仍讀不 出)。 〈虛 妄〉 一文 


有一句 「回 望文章 分析的 背景」 堪稱全 
文的陰 影部分 一 你所指 涉的是 此時此 
地的 現象, 虛構和 模擬的 是某種 你所認 
為是 典型而 非個別 存在的 角色或 形像, 
而連 與你同 處一時 一地, 教育程 度相近 
的讀 者都讀 不出你 在虛構 角色、 模擬講 
話 (這麼 常見的 修辭技 巧), 你 還要覺 
得是不 可代替 的表達 方式, 是不 是過於 
一廂 情願、 自以 為是? 人 家覺得 你是狡 
辯, 豈非 正常? 

由於 〈虛 妄〉 沒 有直面 4彦 辭 失效」 這 
顯而 易見的 缺失, 而逕自 解釋自 己的原 
意, 就造成 了一種 「發言 壟斷訊 息之解 
釋」 的 感覺, 而這 種感覺 在以書 寫溝通 
這語境 漂移不 定的背 景下, 令前 文所述 
同學 眼中的 〈虛 妄〉 與 「實際 狀況」 
的 縫隙, 更加 顯化。 此日 的我們 應該特 
別 懂得, 不應給 「作者 原意」 太高的 
位置。 廿三 條和四 十五條 的爭拗 餘波未 
了, 政 府旋風 式推出 「中 學生基 本法常 
識問答 比賽」 ,林 瑞麟當 然會說 這是為 
了增 加對基 本法的 「認 識」 ,中立 、客 
觀、 無害的 認識; 如果以 「原 意」 為標 
準, 我們 有何立 場說, 在此時 此地, 結 
合問答 比賽設 有標準 答案的 模式, 政府 
此舉實 意在統 戰而非 認識? 學生 報應該 
清楚 記住, 在 為自己 辯解的 同時, 不可 
放棄批 判林瑞 麟等的 理據, 最 好還明 
確地在 各方面 顯得與 其截然 不同。 大講 
「原 意」 的 還有前 段時間 來港的 原基本 
法起 草委員 們呢。 

當然, 我 不可以 太隔岸 觀火。 作 為事件 
的 主角, 作為肇 事文章 作者, 學 生報與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299 令 


哲 學系學 生覃某 (此 名不 穿鞋子 通山跑 
又 沉迷哲 學書籍 的可惡 小子) ,解 釋自 
己的原 意是必 要的。 在我 眼中, 意圖既 
然 不等於 你做了 甚麼, 然 則解釋 原意無 
非是一 種倫理 姿態, 即解釋 「我 並不意 
在 侮辱你 ,你 又何必 生氣」 ,而 平息 
對方感 到自己 受辱的 忿懣。 那麼 這種倫 
理 姿態為 甚麼會 失效? 大概 是因為 ,在 
日常情 況中, 誠懇的 a 向 b 解釋說 「我並 
無意侮 辱你」 ,下 一句 通常是 「如 果令 
你 感到受 侮辱, 我 向你道 歉。」 而學生 
報 則說, ^ 我無意 侮辱你 ,所以 我不道 
歉。」 這 難免被 理解為 傲岸。 我 完全無 
意設 立一種 現代禮 教來判 斷這種 回應是 
錯是對 (我 更希望 我和該 類君子 有著明 
確的 區別) ,不過 這種回 應所提 示我們 
的, 是一 種劍拔 弩張的 氣氛, 像 范太要 
長毛 道歉, 而長毛 拒絕。 

而我要 強調的 則是, 同學 與學生 報的關 
係, 絕非 范太與 長毛, 這 偏偏是 〈撚〉 
文告訴 我的。 

不阜 范太, 不 阜甚系 

談到 粗口, 其實無 法迴避 最近在 中港台 
三地 都大紅 大紫的 馬克思 主義精 神分析 
哲學家 斯拉沃 熱 • 齊 澤克。 齊澤 克提到 
他 在服兵 役時, 與 一位阿 爾巴尼 亞士兵 
交誼 甚厚。 阿爾巴 尼亞人 對涉及 自己最 
親 密的家 庭成員 (母 親與 姊妹) 的性污 
辱十分 敏感, 但齊 澤克與 他的阿 族朋友 
竟 用這種 方式打 招呼: 

「是 那位阿 族人開 風氣之 先的。 一天 
早晨, 他 給我打 招呼, 不過 沒有說 『你 


好!』 , 而是說 『 我 x 你 媽!』 我知道 
這是 他發出 的一個 挑戰, 我 必須作 出恰如 
其分的 回應, 所以 我乾脆 回應: 『請 便, 
歡迎, 不過得 等我和 你妹妹 完事之 後。』 
這個對 話很快 失去了 它表面 的淫穢 性或諷 
刺性 特徵, 而成為 一種常 規會話 形式: 過 
了 沒幾個 星期, 我們 倆就失 去了說 出完整 
句子的 耐心。 每天 早晨一 見面, 他 就會點 
著 頭說: ^ 你 媽!』 我也只 是簡明 扼要地 
回敬道 : 『 你妹妹 ! 』 」 

上述 情形很 接近在 學生報 編輯之 間交換 
粗口的 情況。 我 願意強 調的, 是 齊澤克 
指出, 只因在 他和阿 族士兵 之間存 在著預 
先假定 的平等 (a presupposed equality ) > 
二人之 間才會 有這樣 的淫穢 儀式。 換言 
之, 〈撚〉 會逕直 使用粗 口字為 標題, 
未嘗 不是一 種友誼 心態的 投射, 該文作 
者假 設讀者 像他的 朋友一 樣信任 和理解 
他 (也 許還 包括遇 分歧會 理性地 討論) 

, 像齊 澤克一 樣知道 「這 是他 發出的 
一個挑 戰」, 懂得 ^ 作出 恰如其 分的回 
應」 。對 我而言 這種假 設的明 顯性遠 
遠強於 「不屑 神髓」 。現 在大 部分的 
反應 都十分 冷酷: 「誰和 你學生 報是朋 
友呀」 ,遮 蓋了另 一個令 人微帶 感傷的 
說法 一 「學 生報 信錯了 各位」 。也許 
是因 為處於 論戰氣 氛中, 也許是 因為在 
有人 向傳媒 報料的 行動中 發現了 敵意, 
〈虛 妄〉 一文 也放棄 了這個 美麗的 「友 
誼 假設」 ,使得 其隱然 傲岸的 倫理姿 
態更 難獲得 同情。 即使范 太新寡 楚楚可 
憐, 長毛 不可能 向范太 道歉, 因 為他們 
處於對 抗的結 構內, 道歉 會推翻 前者所 
抗爭的 價值。 怎 樣才能 不置學 生報與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0 


同 學於對 抗的結 構內? 我甚至 忍不住 
幻想, 「對 於那些 願意接 受粗口 並不本 
質地帶 有不尊 重或侮 辱意味 的同學 ,尤 
其願 意推翻 粗口的 階層標 籤及禁 忌意味 
的同學 ,學生 報願意 向你們 道歉」 ,這 
個太 過滑頭 的說法 會不會 有好一 點的結 
果。 當發現 我們所 說的話 都被結 構決定 
的 時候, 或者 就需要 滑動。 

其 實另有 一個對 學生報 更為不 利的假 
設。 假 如學生 報的態 度是: 無視 校內外 
的 各種反 對聲音 (要 知道 這些聲 音的保 
守可 能也是 被學生 報的兩 篇文章 所激化 
的) 、無視 這些行 動的總 和對於 校園和 
作為组 織的學 生報到 底有何 效果, 只單 
單覺 得自己 寫了一 篇自己 看來全 面週到 
的回 應文章 就可赢 晒收工 大吉、 得到了 
獻 給理性 之神的 勝利, 這 就是超 級的一 
廂情 願和自 我感覺 良好, 或會導 致目前 
的支持 者 ( 包 括我) 倒戈。 一廂 情願這 
個詞 在本文 裡多次 出現, 因為這 始終是 
我 覺得自 〈撚〉 文 以下一 個無法 抹去的 
陰影。 即便 粗口不 是本質 地具有 負面意 
義, 在標題 中使用 粗口字 的影響 應該是 
可以預 見的; 粗口 字出現 在一篇 並不直 
接 討論粗 口的文 章中, 始 終是把 第一戰 
場 讓出, 讓 傳媒和 某些保 守人士 掌握了 
主 動權, 而 學生報 的回應 則一如 既往地 
不適合 於傳媒 發表, 一再 一再地 讓出了 
社 會性的 戰場。 這 種策略 比較接 近行為 
藝術, 多於 〈虛 妄〉 一文 所擺出 的理性 
討論姿 態及社 會運動 式目標 。雖然 ,我 
比較傾 向相信 「撚」 字出 現是出 於上段 
所言的 錯誤而 美麗的 「友誼 假設」 ,但 
我覺得 學生報 (以及 覃某) 還是 應該更 


策 略性地 考慮整 件粗口 事件, 起 碼與上 
述的 一廂情 願自我 感覺良 好者劃 出清楚 
距離。 


Part III : 從 黃霑到 校園, 但仍 在社會 
莆霃 @ 馴仆 

不文 霑最近 去世, 大家少 不免在 對他的 
追 思中, 提到 他常講 粗口, 一般 都會評 
之為 「 真」、 「講 得好 好聽」 。這 令我 
想起, 有一 次與一 位相當 疼愛我 的前輩 

( 他當 然也偶 而講點 粗口) 聊天, 我爆 
了一 句粗, 他登 時整個 人一彈 ,說: 

「嘩 乜你 D 粗口講 得咁難 聽架, 講粗口 
都 可以講 得好聽 架。」 區 區鄙人 當然不 
能 和黃霑 相比, 但 值得思 考的是 ,「好 
聽的 粗口」 到底 是甚麼 意思? 

另 一位文 壇前輩 素以好 老師與 好父親 
形 象深入 民心, 他 喝醉了 酒就會 講點粗 
口, 這是眾 所週知 的一項 奇觀。 有一次 
他 微醺之 下爆個 小粗, 然 後訕訕 地向我 
解釋: 「因為 得你一 個女仔 (鄙 人以粗 
鄙形 象深入 民心) 喺度, 我 先咁樣 講咋, 
第個喺 度唔講 架。」 我一心 助興, 下句 
連出 三個粗 口字, 他當下 一震, 竟席 
沒有 再講一 句粗口 (酒是 喝了不 少), 
鄙人助 興反成 敗興。 

「好 聽的 粗口」 (它 的另 一面是 「罵人 
不 帶半個 髒字」 ,古 龍小 說常對 此讚譽 
有加) 和醉後 的粗口 一樣, 都是 馴化了 
的 粗口, 所 迴避的 是粗口 所帶有 的濃烈 
的抗爭 氣質。 粗口 不但以 暴力語 言的方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301 令 


式時常 出現於 對抗性 環境, 它還 是許多 
藝術 工作者 挑戰社 會禁忌 與意識 型態的 
常 用工具 一 這些挑 戰往往 被冠以 「嘩 
眾 取寵」 的 罪名, 以 取消其 正當性 。相 
反, 私人朋 友之間 的粗口 便較被 允許, 
不但 是因為 所謂現 代社會 姿態上 必須給 
予 「個 人」 更多 空間, 同 時也是 因為, 
一 旦承認 「私 人」、 「個 人」 的 性質, 
它的 公共抗 爭意味 就大大 減弱。 因此, 
當我 們不斷 強調黃 霑的粗 口乃出 於他的 
「我 自求 我道」 ,其 實是 同時馴 化著黃 
霑: 因為 粗口是 黃霑的 「個 人」 嗜好, 
我 們只須 「欣 賞」、 而不 必正面 思考他 
所依靠 的價值 對主流 價值的 衝擊。 到最 
後, 黃霑 的方方 面面就 被削減 至剩下 
「與我 們一起 成長」 (其 實全球 人類都 
和我 們一起 成長) 的溫情 一面; 通過如 
此, 我們就 保衛了 「我 們」, 混雜 、搖 
擺、 意識型 態與掙 脫意識 型態的 衝動糾 
結 不斷的 我們。 

黃 霑死後 的悼念 活動還 令我想 起一些 
事。 就像八 十年代 參與學 生組織 的科大 
社會 科學部 助理教 授馬嶽 所說, 中大每 
隔一段 時間就 會出現 挑戰禁 忌的事 (他 
認為 這是好 現象) :以我 所知, 上一次 
是 90 年代中 期的小 報熱潮 (有 興趣者 
可參考 《中 大四 十年》 「小 報」 部分) 

。 在 我做學 生報的 本科生 時代, 有些昔 
曰 反對小 報風格 的老鬼 自海外 回歸, 
看到校 園死寂 一片, 不禁 為文慨 嘆:昔 
曰的小 報雖然 過激, 到底 當時的 校園是 
眾聲 喧嘩、 大鳴大 放的, 總比現 在的情 
況好 一點。 這 個例子 並不是 要證明 「反 
對 粗口的 人到最 後都要 贊成」 ,而 是意 


在 指出, 對 某些人 來說, 唯有通 過感性 
懷舊 的朦朧 薄紗, e . g . 「死 後的 馴化」 

, 激進 的挑戰 性行為 才能被 接受。 我 
們不禁 要問, 當今 時今日 中大校 園發生 
類 似的抗 爭主流 意識型 態事件 之時, 這 
些 緬懷小 報風采 的人士 到哪裡 去了呢 
( physically 彼 人是在 中大) ?會 不會, 
等學生 報也棄 械投降 化作繞 指柔, 再過 
數年, 彼等 才會走 出來憑 弔昔日 冥頑不 
靈的 骨氣? 

「到 底校 園發生 了甚麼 事?」 

這次粗 口事件 有一點 出人意 表的, 是除 
了 意料之 中的明 光社、 教 協等衛 道組織 
之外, 一些 四十歲 以下、 畢業於 中大、 
任教於 學院不 滿十年 的青年 學者, 在大 
眾傳媒 上為文 抨擊學 生報或 「解 釋」 學 
生報與 同學的 M 冓通 失敗」 。以 前某些 
德高 望重的 老教授 會將我 們的諸 多怪行 
一笑 置之, 我當 時還覺 得不滿 (因 為這 
和蔡國 威所說 「明 白大學 生思想 前衛」 
一樣, 下一句 可以是 「普 通人不 可以有 
樣 學樣」 ,差 一點 就是現 在常見 的微帶 
嘲諷的 「藝術 / 前衛」 標 籤), 原來今 
日尚 有等而 下之。 

當年 小報出 現當然 也挑起 了反對 聲音。 
主 流媒體 如常的 獵奇式 報導、 以 所謂的 
道 德標準 質疑: 「大學 生講粗 口呀! 仲 
講性添 呀!」 根據當 事人的 憶述, 當時 
的校 園討論 並不理 會這些 「道德 聲音」 

, 討論 的是更 加細腻 的學生 組織、 學運 
的概 念問題 一 即 當年反 對小報 和粗口 
的人 都不屑 與某些 「道德 聲音」 為伍。 
而是次 的粗口 事件, 校園 裡對學 生報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2 


反對 聲音, 卻 十分貼 近主流 傳媒。 我們 
不禁 要學某 老鬼的 感性口 吻問: 到底校 
園發 生了甚 麼事? 

我們 妥協! 一 回 應反對 粗口的 青年學 
者 

而即 使由青 年學者 發出的 反對聲 音中, 
也明顯 存在著 對某種 模糊的 「常 識」 / 

「禮」 ,「共 識」 的肯定 邊說著 

「這 些都不 是一成 不變的 標準」 ,又說 
不出其 標準的 具體細 節或所 以然, 但那 
邊廂已 舉著這 些標準 來批判 學生報 「不 
合 標準」 了。 這 是作反 省狀的 「當下 
即是 、以我 為準」 。這些 人士往 往毫不 
猶疑地 肯定, 「常 識」 /「 禮」 /「 共 
識」 必須 存在, 因 為它是 我們社 會的基 
礎 ,不管 其內涵 如何。 那麼, 「常 識」 

. / ^ 禮」 / ^ 共識」 其實 不過是 我們的 
想像結 構中的 一個空 洞的神 聖位置 ,可 
以換 上任何 內涵, 但必須 先設地 視之為 
神聖 不可侵 犯的, 否則我 們的精 神結構 
以 至社會 結構就 會崩潰 。同樣 ,「粗 
口」 所 佔據的 就是神 聖的對 立面, 也是 
一個可 以換上 任何內 涵的空 洞位置 ,它 
的負面 形象保 衛著社 會和整 體人類 (的 
幻覺) 。好 吧, 這是 我們的 回答: 如果 
以 「常 識」 /「 禮」 ’「共 識」 為標準 
而 反對粗 口的人 士願意 承認, 我 們的社 
會正是 虛弱得 要空洞 位置來 保障, 粗口 
擔當 代表負 面空洞 位置乃 是我們 的想像 
結構 使然, 而非粗 口本身 本質地 具有侮 
辱 性或甚 麼負面 元素; 那 麼我們 這些粗 
口 保衛者 不介意 接受, 粗 口理應 遭到大 
肆 鞭撻。 


再提 提你, 學生報 

上述青 年學者 的反對 聲音, 是在 主流傳 
媒上發 表的, 其間 並無與 學生報 討論; 
儘管 作者都 畢業於 中大, 聯絡學 生報也 
並非 難事。 「戰場 移至校 園外」 這個現 
象還顯 示出, 五四 蔡元培 諸等所 劃出的 
校 園地限 或所謂 「象 牙塔」 ,今 天已經 
日 趨崩潰 一 如果 不是已 經徹底 崩潰的 
話。 我 想補充 的是, 這也 不是真 的那麼 
壞。 不過, 學生 報應該 隨時有 將戰場 
擴大、 轉移的 準備, 應該 更敏感 於策略 
和 手段, 因 為我們 的終極 目標從 來都不 
只是 學生, 而是 社會的 變革。 所謂 「策 
略性」 ,首 先就是 不要認 為把道 理用自 
己的 方式說 清楚, 就等於 面對了 同學; 
「道 理」 或 信息不 止是指 說話的 內容, 
也包括 載體、 姿態等 等其他 因素。 如 
果視其 他因素 都是透 明的, 而 訊息的 
r 內容」 就是 一切、 就 能取得 預期效 
果, 這可說 是一種 「政 治不 敏感」 

( politic insensitive ) 。遠 古的亞 里士多 
德 早已指 出說服 力的三 元素: 情感 
( pathos )、 道德 ( ethos )、 邏車茸 
( logos ) 。 我 們是基 於甚麼 假設, 才認 
為 logos 的 力量可 以蓋過 一切? 

這篇 文章因 為甚麼 都想談 談而迂 迴得過 
份, 而且比 〈虛 妄〉 還長。 在往 日參與 
各式 學生報 的討論 之時, 我總是 大力反 
對將 「普通 同學」 假設為 愚昧、 保守、 
功利、 非 理性、 不 關心社 會的統 一體。 
我 覺得這 些論調 都是出 於精英 心態, 是 
製造 一個稻 草人以 便顯得 眾人皆 醉我獨 
醒。 因此, 在有關 粗口的 爭論過 程中, 
出現的 「稻 草人實 體化」 著實令 我尷趙 


道德 .身份 講 粗口的 學生報 


303 令 


不已。 我可 以想像 以往與 我爭論 的對手 
這 樣說: 「反 對將 『普通 同學』 當作蒙 
昧 大眾般 來教化 的又是 這班人 ,在與 『普 
通 同學』 有 限的接 觸中出 現最多 對峙的 
又 是你這 班人。 你 自己腹 背受敵 咋。」 
我 若是迫 害妄想 狂就會 想到他 們在冷 
笑。 我 希望, 參 與事件 的學生 報同學 
仔, 會認真 地思考 、秉持 「粗 口」 中的 
反偽 精英主 義立場 (參見 〈虛 妄〉 一文 
「低俗 粗鄙? 一 其一: 階層 標籤」 一 
部分) ,反省 無所不 在的意 識型態 、階 
層 標籤, 無 論面對 千千萬 萬實體 化了的 
稻 草人, 也 不會變 成傲世 而粗糙 的教化 
論者。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4 


我的 吸煙大 學生活 

♦ 覃俊基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08 年 《迎新 特刊》 


如非 必要, 我實不 欲寫下 有關任 何評價 
大 學校園 禁煙的 文字。 

那是 2002 年 9 月 的事, 開 學前的 數天。 
哲學 系的師 兄師姊 似乎都 有喝一 杯的愛 
好, 於是 在所謂 「開 學飯」 以外 又加入 
了 「 開 學酒」 的 環節。 對於 酒精, 我也 
談不上 愛或者 不愛, 只不 過是覺 得醉醺 
醺 的感覺 挺有趣 而已, 於 是也就 興沖沖 
的 加入。 

具 體對談 內容我 已不大 記得, 但 氣氛卻 
肯 定是熾 熱的。 就在 酒酣耳 熱之際 ,我 
提 出了希 望嘗試 香煙的 要求。 

一眾 師兄師 姊大聲 叫好, 就連一 向看上 
去 穩重的 師姊也 沒有說 上半句 反對的 
說話, 只說認 真想過 就好。 雖則 如此, 
她 / 他們 眼神之 中還是 有著猶 豫的一 
我以 為我明 白的, 倒 是師兄 K 二話 不說 
就從煙 盒中拿 了一枝 給我。 見到 我拿起 
煙 以後, 另一 位師兄 P 也就 向我 說明煙 
是怎麼 抽的。 結果 對煙民 來說是 可以預 
期的。 不是神 之為奪 的奇妙 感受, 而是 
嗆 得出淚 水來。 我 不斷的 咳嗽, 但仍堅 
持著抽 完它。 那是 一根薄 荷煙, 其中的 


清涼 本來就 是用來 沖淡煙 草本來 的苦經 
味, 但我還 是無法 想像怎 麼會有 人愛上 
這種 感覺。 

回想 起來, 大學生 活的開 始實在 是我人 
生另一 階段的 開展。 課程 困難得 使人焦 
躁, 卻又 有趣得 過份; 課 外的活 動亦只 
有過 之而無 不及。 這些都 不是循 規蹈矩 
的中 學生活 所能給 予的。 但與繁 忙激盪 
相比, 真 正沉重 的卻是 孤獨與 疏離。 
大學 的時間 表總是 給予你 真正的 自由與 
空閒。 就算 你努力 旁聽, 一天 也不過 
是 上四至 五小時 的課, 而 且大多 數情況 
也是 支離破 碎的, 同學之 間就不 可能如 
中學般 熟稔。 入住 宿舍的 話夜裡 就更顯 
寂聊。 事 實上, 在任何 時間, 你 想怎麼 
也 可以, 不會有 甚麼真 正的阻 攔你。 當 
選擇 的權力 切實地 落入你 手中, 你就 
會發 現其實 真正值 得選擇 的東西 少之又 
少。 有 太多的 人選擇 熱鬧, 我亦 嘗試投 
入, 但在發 現再多 的熱鬧 也不過 是映襯 
這 個無法 逃避的 狀態的 時候, 我 便唯有 
不顧 一切地 選擇那 些更令 人焦慮 的生活 
方式。 艱 澀的哲 學文字 也好, 龐 複的社 
會政 治事務 也好, 一切都 是那麼 義無反 
顧, 而不能 回頭卻 未必代 表可以 承受。 


道德 .身份 健 康生活 .上 進青年 


305 令 


自由 意味著 選擇, 選擇亦 意味著 可以放 
棄 。不安 、焦燥 、孤獨 、茫 然, 就在那 
無比遼 闊的冬 夜裡, 我認 真地抽 了我的 
第一 次煙。 在那生 澀至熟 練的過 程中, 
我慢慢 理解到 那苦澀 與沉靜 的味道 ,以 
及生 活之中 必定亦 必須有 它們的 位置。 

就 這樣, 吸 煙正式 成為我 大學生 活的一 
個不可 割離的 部份。 初時 只是間 中的抽 
一枝, 到 了大一 學期完 結時, 一 包二十 
枝的香 煙最多 只能抽 三天; 大二 的第二 
學期, 每天 就要撥 出二十 多元購 買一包 
煙了。 越抽 越多, 有人將 之純粹 歸咎於 
耐藥性 的生理 現象。 在我 看來, 這未免 
過失 之於科 學還原 主義。 無論怎 樣看, 
抽煙 都是一 項偏於 精神的 活動。 會越抽 
越多, 而只 是長了 見識。 原來以 為枯燥 
的, 變 得更加 枯燥; 曾以 為困苦 的卻變 
得 單薄; 以 為可以 盡情投 入的又 變得細 
碎; 在 沉靜之 中我們 變得更 加敏感 ,然 
後 乏力。 廣義 地說, 生命 並沒有 變得更 
加 沉重, 而只是 在靜默 之中人 越來看 
清這些 事實。 但香 煙卻不 會使人 停下, 
在認 清那教 人驚懼 現實的 同時, 苦澀 
又使我 們越趨 淡然, 回過 頭還是 繼續的 
生活, 繼續 的抽。 所不同 的只是 本來細 
小的水 流已經 變成縱 橫交錯 的水道 ,深 
深 的進入 生命的 肌理。 這 是一點 都不誇 
張的 說法。 常被人 問及甚 麼情況 下會抽 
煙, 這 問題幾 近沒有 完整的 答案, 因為 
煙是 甚麼時 候都會 抽的, 它的角 色本來 
就是 如此的 混沌。 疲憊、 焦慮、 煩悶' 
甚 至愉快 都會抽 一 那是 因為某 些我們 
不 能亦不 願永遠 投入, 因 而需要 抽離、 
調節、 重整 節奏。 


所以, 無論怎 麼說, 抽煙 都是非 常私人 
的一 件事。 三年的 大學生 活裡, 可以讓 
我獨 處的地 方我都 幾近抽 過煙: 大學圖 
書館 外那些 角落、 無 數宿舍 的天台 、小 
橋 流水的 長椅, 還 有邵逸 夫堂的 背後。 
不過 更加重 要的, 大概是 以氣御 劍的將 
所有 空間都 變成可 獨處的 空間。 當然也 
是 有多所 謂的社 交煙的 時間: 和 朋友長 
談、 聆聽 別人的 訴說、 喝酒, 這 些都是 
在某 個意義 底下的 公共。 但無論 怎樣公 
共還 是有著 抽離的 欲望, 抑或 需要。 哲 
學 系的課 堂一放 小休, 一 眾吸煙 的師兄 
弟姊妹 與教授 總是要 抽煙。 有些 總會行 
上 個三五 十步自 己一個 兒抽, 但 大部份 
的 人還是 三五成 群的。 要 延續課 堂的, 
無 論抽煙 與否, 總會 聚在教 授旁; 提問 
立論 有之、 驚嘆 嘲笑亦 有之。 但 再多的 
溝通 情緒, 總有需 要認真 獨處思 考的時 
間, 才 能繼續 討論、 聆聽、 還是 盡興。 

我無 意為抽 煙述說 太多。 始終每 個人都 
會 對這活 動有著 個別的 詮釋。 呼吸之 
間那 迷離的 明晰, 然後在 力盡處 找回力 
量, 那就是 我重複 又重複 的私人 經驗。 
別的吸 煙者或 許有自 己 輕鬆愉 快的故 
事, 不 過那就 不是我 能觸及 的了。 說到 
底, 是否 抽煙或 是怎樣 抽煙, 都是個 
別 經驗與 選擇的 結合。 我 也不是 抱持存 
在主義 的相對 觀點, 認為 只要是 自己選 
擇的 就好。 久不久 就會有 朋友勸 我小心 
身體, 直接 點的就 問我不 害怕肺 癌嗎, 
我每 每都因 為他們 的善意 而忍著 嘲諷。 
身體自 然要小 心的, 抽煙 亦當然 損害健 
康, 肺癌的 機會亦 會提高 —— 不 是白癡 
都會 知道這 些事。 但是 多少? 好 像從來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6 


都 沒有人 在意過 這最為 重要的 問題。 所 
謂 選擇, 從來都 是一個 取捨得 失的問 
題。 所以, 就 算推倒 從來多 少次, 我還 
是會 義無反 顧的再 次選擇 抽煙, 還有很 
多其他 相連的 東西。 

時至 今天, 我亦變 成了可 以推薦 別人吸 
煙的老 兵了。 至此, 我才 明白師 兄師姊 
們猶豫 的含義 一 不是因 為害怕 師弟被 
帶壞, 而是 抽煙與 自身的 生命如 此交相 
糾纒, 可以 的話就 最好不 要介入 一 扶 
助 就好。 每當有 別人問 及時, 我 總是嘗 
試回 憶著, 然 後遞上 香煙, 還有 說明那 
獨特 的呼吸 方式。 面對 那些咳 嗽的聲 
音, 我還 是將笑 意埋在 心底。 這 是一件 
莊嚴 的事, 就如 昨天。 

不難 想像, 我對 於現時 的禁煙 措施, 是 
感 到無比 憤恨。 義 理上固 然說不 過去: 
只 要稍有 腦子的 人都想 像到, 室 外二手 
煙對 健康的 影響根 本無關 痛癢; 而稍為 
願 意翻查 一下疾 病的研 究的, 亦 會知道 
近二 十年九 成以上 的報告 都無法 將二手 
煙與種 種疾病 連上。 種種 措施也 不過是 
健康霸 權的意 識型態 作祟。 然而 禁煙不 
只是純 粹義理 上站不 住腳, 它所 做成的 
是對 煙民最 細致的 壓迫, 是毫無 理由的 
進入、 踐踏 別人最 私人的 位置。 大學範 
圍 禁煙, 不 單是對 所謂自 由與獨 立思考 
的根本 嘲弄, 更是 對我個 人歷史 與成長 
徹頭 徹尾的 強暴。 無論是 那極致 的荒讓 
感, 還是 那滔天 恨意, 都 使我沒 有解釋 
與 溝通的 意願。 如非 必要, 我實 無意與 
任何 共謀者 談及這 些事。 


道德 .身份 健康 生活 .上 進青年 


307 # 


哀 痛之難 

♦ 李智良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009 年 1 月號 


自 殺是最 強烈的 抑鬱: 我 活不下 去了, 
生 命那麼 醜惡, 你 們每一 個還生 活著的 
人 是那麼 醜惡。 

自殺 令我們 每一個 還活着 的人羞 慚:你 
說 你說, 你的生 命有何 價值, 令 你可以 
毫不羞 愧的活 下去" 

我 們還可 以怎樣 回答。 

一 黃碧雲 〈無人 相認〉 

我從朋 友發過 來的電 郵得悉 M 前幾 天晚 
上跳 樓自殺 死了。 

我不知 道對於 一個人 的死, 作為 生者可 
以說 甚麼。 (不可 能的! 一 是 她。) 

死者不 是歷史 人物, 我不 能帶著 借古鑑 
今的 眼光去 評斷她 或她在 某個歷 史時期 
的 「位 置」 與社會 學研究 「意 義」 ,或 
者說, 如果 「歴史 現場」 是還未 宣佈成 
為 過往的 現在, 時 間因為 記憶與 想願而 
變成 捲曲、 折叠。 死者與 我不算 相識, 
但也 不算不 相識, 我無 法以路 人論者 
「無 知」 的位置 理解她 的死, 也 無法以 
親人 朋友的 悲傷去 悼念。 

死者 算是我 的讀者 一 那純粹 是語言 
文法 使然, 一個 作者不 能擁有 「他 的讀 


者」 的; 「讀 者」 是指 她讀過 《房 間》。 
她的 死被說 成某種 典型: 優 才生、 受 
不 了課業 壓力、 壓抑 情感、 躁 鬱症病 
患 …… 典型與 「真 相」 之間, 情切之 
處頓 然落空 : Time is a joke we keep on 
telling the wrong way . 

M 來 過七月 的一場 書會, 我 在二、 三十 
人面 前跟她 吵了一 場架, 關於 精神科 
「治 療」 演進和 「病 者」 身份標 籤的不 
同 見解。 她不 是我的 粉絲、 也不 是整天 
盯 著肚臍 眼覺得 抑鬱很 浪漫、 很 文藝的 
另外 那種。 她 帶著問 題來, 帶著 更多問 
題 離去, 又 在網誌 上寫了 些反駁 著我去 
讀, 我沒有 回話, 我只是 覺得她 太急著 
想抓 住一種 說法, 以處置 自己正 歷著的 
困擾。 

當時。 我覺 得她突 然發言 頂撞, 是在惹 
人 注意, 就 像故意 搗蛋的 那種小 女孩式 
撒嬌可 是表情 語調走 了拍, 我也 對她很 
不 客氣, 而 且精神 科醫生 會說的 論調我 
聽了十 二年、 幾代 「抗抑 鬱藥」 我和一 
些 朋友都 吃過, 真的 夠了! 以社 會功能 
障 礙劃分 「疾 病」' 用危 險藥物 長期轟 
擊大腦 中樞神 經作為 「治 療」, 並沒有 
讓人對 自己的 人生更 負責, 僅成 全了一 


中大 五十年 下 


♦ 308 


種制約 ( Conditioning ) 。 到 她轉頭 g 兌自 
己不 只是醫 科生、 也是 「同病 相憐」 的 
病者, 我感覺 很差、 彷彿 我的坦 陳終究 
是 為了被 嘲弄、 或 僅是為 了讓人 「認 
同」 …… 

我 方才記 起那天 臨走的 時候, 我跟 M 握 
過手, 輕 輕的, 大家 都有點 尷尬, 但是 
大 家都需 要那一 下輕輕 握手。 因 為這種 
極其 薄弱的 體諒、 或連 繫感, 我 無法別 
過臉不 去想, 她 後來的 自殺。 我 彷彿看 
到 的是醫 科生與 「躁 鬱症」 病患 的雙重 
「身 份」 在 她身上 打架、 無法疏 導對自 
己的 「精神 病歷」 的壓抑 、怨 、愧 、反 
抗。 我 以為她 會好起 來的。 我以 為她能 
夠 開始跟 人談起 這些, 就 會慢慢 鬆開那 
無形的 緊束衣 和防衛 機制。 

後來我 才知道 她那麼 年輕。 我像 她那個 
年紀的 時候, 一定比 她還更 「倔 強」、 
「癡 狂」、 「離 羣」。 再回 頭想, 12 ' 
13 年前, 大學校 園以至 香港的 社會氣 
氛, 似乎 比今天 濶落、 鬆動 好些。 

氺氺氺 

我 是自殺 遺族、 倖 存者, 我願意 相信, 
她本來 就不會 自殺的 一 死是可 以的。 
死前 經歷的 痛苦、 冷漠、 不流血 暴力與 
割離 並不。 

死者趁 深夜, 大家在 睡覺、 在上網 、看 
電視的 時候, 在一 幢公屋 的電梯 大堂附 
近徘徊 ,遺下 寫好的 「遺 書」 ,在 一米 
多高 的欄河 前面, 她看到 甚麼? 聽到甚 
麼? 然後, 她 攀過那 欄河, 危立 廿多層 
樓上面 那一截 石璺, 她看 到甚麼 然後就 
合上眼 踏空那 一步? 


我 一直丟 不開腦 裡那個 情景: 許 多幢幾 
十 層高的 大厦、 許多家 戶亮著 白的、 
黃的 電燈。 汽車在 馬路上 行駛、 車燈流 
動。 晚歸 的人在 街上。 

M 最後 一次看 著這個 「世 界」 ,一 定就 
是眼前 有許多 幢幾十 層高的 大厦、 許多 
家 戶亮著 白的、 黃的 電燈, 汽車 在馬路 
上 行駛、 車燈 流動, 晚歸 的人在 街上; 
與昨 天和明 天沒有 兩樣; 然後她 就伸出 
那 一步、 放空。 生和 死沒有 分別, 跳下 
去比活 在這個 「世 界」 要好 一點。 

氺氺氺 

你想 想看, 二十 歲女, 大把 青春。 除了 
標籤 、除了 自殺, 可以有 那麼多 可能、 
那麼多 潛質。 為 甚麼偏 偏就是 標籤、 又 
偏偏是 以自殺 終局? 

對! 「沒 有人叫 她去死 的。」 我們沒 
有。 我們 只是扼 殺一個 人的那 麼多可 
能、 那麼 多潛質 而已。 扼殺: 不 容許、 
不 容讓、 不 接納、 不願意 見到、 不要 
聽、 不 想知道 其他的 可能。 此消 彼長。 

我 們竟還 活著, 不懂 安慰, 竟還 在無恥 
的說 死者: 「 …… 本周 一還見 她如常 
上課, 卻想不 到她突 然自尋 短見, 對事 
件 感到傷 感和驚 訝。」 然 後又說 她一向 
^ 活躍 開朗, 經 常笑臉 迎人, 懐 疑她有 
心事只 會往心 裏藏, 加上 醫科功 課壓力 
大, 疑未 有向人 求助而 自尋短 見。」 說 
完, 無姓名 標示的 「知 情者」 則 透露: 
死者 「早前 患上狂 躁症及 有抑鬱 傾向, 
其同學 發現她 情緒受 困擾及 失控, 更開 
始 離群並 與大學 宿舍同 學發生 衝突。 校 
方得悉 其情況 後與她 聯絡, 並 提供輔 


道德 .身份 健康 生活 .上 進青年 


309 # 


導。」 竭力 維護體 制專業 形象的 精神科 
教授 又摸透 「病 人」 心理一 樣說: 「醫 
科三年 級學生 已被當 作實習 醫生, 有精 
神病時 求助會 卻步, ^ 好 驚帶住 能醫不 
自醫的 感覺, 介 意俾人 知道, 接 受醫治 
時唔會 跟足指 示。』 」 

我們 站在一 種言論 位置, 不 斷重申 「我 
們沒有 甚麼可 作的。 當時 沒有, 一直沒 
有。」 死 者可沒 有這個 位置, 她 做或不 
做任何 事都要 算數。 

我聽 到的版 本跟報 章和討 論區所 載大有 
出入。 死者一 直有尋 求專業 介入、 為了 
「病情 所需」 申請 停學、 調宿, 也很努 
力去 理解冠 在自己 額上的 「病 稱」; 死 
者也跟 人訴說 過自已 受不了 壓力; 死者 
死 前一個 月剛轉 了藥物 處方、 正 值藥物 
「斷癮 癥狀」 最猛 烈的高 危期。 

— 〈羅 生門〉 的教 訓是, 鬼 魂要保 
護自己 的名聲 ( Name ) , 也因此 有了說 
読的 動機, 身體沒 有了, 但身份 與身份 
政 治持續 還在。 只 有死者 知道發 生在自 
己 身上的 到底是 甚麼一 回事、 甚 麼一種 
「真 實」 :死者 與生者 所持的 「真 實」 
大相 徑違。 我們可 是活在 招魂乏 術的時 
代裡。 

氺氺氺 

一 個又一 個人兒 活的不 快樂, 自殺死 
了。 我們還 是無視 現實, 顧左 右而言 
他。 

小 朋友都 知道的 事情: 跌 痛了的 小朋友 
哭了, 他的同 伴會伸 手扶他 一把、 抱他 
一下、 親親他 。我 們首先 卻說, 「不干 
我事」 ,並 且告誠 自己的 孩子, 「不要 


亂 跑」。 

我 們連小 朋友懂 得的事 也不願 意做; 輕 
蔑死者 「自尋 短見」 ,見 出我們 的涼薄 
— 相對於 「自」 的 「他 人」、 相對於 
「短 見」 的 「遠 景」 在哪? 他人 缺席、 
遠景 未現, 一 個人所 「尋」 能有 所獲、 
能 有所覓 見嗎? 

死者 經歷了 甚麼落 得如斯 絕望? 她的心 
事怎 麼沒有 人願意 照顧? 她 不曾對 「絕 
望」 作出頑 抗嗎? 

一個 人徹底 絕望, 來到一 個地步 ,「世 
界」 只餘那 短短一 截石璺 不得駐 足要掉 
下 去了。 這 可以剝 離她的 生活情 境與條 
件去 考量, 說她是 「突然 自尋短 見」、 
對記 者表示 4 艮驚訝 …… 很 遺憾」 開脫 
過 去嗎? 如果 M 真是 「優 才生」 ,她一 
直以來 接受的 「優才 教育」 給了 她甚麼 
教育? 醫學 院和宿 舍生活 給了她 甚麼體 
驗? 如果 M 真是 「患 上狂 躁症及 有抑鬱 
傾向」 ,精 神科和 臨床心 理治療 給了她 
怎樣 的康復 條件? 自殺者 卻用自 己的生 
命與 未來的 全部、 用毀滅 自己、 用感情 
的最大 傷害, 對這一 切作了 否定。 非常 
明確。 

M 的自 殺不是 獨例, 將來還 有的。 死亡 
佔盡 上風, 而我們 只有自 己的平 庸和不 
甘。 


中大 五十年 下 


♦ 310 


對 唔住, 我想 

♦ 子僑 

原刊於 《中 大學生 報》, 2 010 年 《迎新 特刊》 


三 唔識七 猶知己 

我不 是一個 很能玩 的人, 但 兩年前 ,我 
還是決 定參加 兩個迎 新營, 因 為我相 
信, 在 營裡總 會有些 人和我 一樣, 不那 
麼 玩得, 而我可 以藉這 個機會 認識他 
們, 然後, 在日後 的大學 生活裡 多點聯 
絡, 多點 相處, 跟 他們深 交指日 可待。 

一如 所料, 在迎新 營裡, 我認識 了好幾 
位 也不太 能玩的 朋友, 互 相頗有 好感。 
當然, 我沒 期望在 短短四 天裡, 由互不 
相識一 躍成為 知己。 畢竟 中學的 經驗告 
訴我, 真正 的友情 是需要 時間培 養的。 
離 營時, 儘 管我不 太喜歡 那種玩 淹沒一 
切的 氣氛, 我仍 是滿心 歡喜, 因 為我知 
道, 未來三 年裡, 我將 不愁寂 寞了。 

五 隻馬騮 一隻蕉 

抱著 同樣的 心情, 懷 著同樣 的目標 ,我 
走 進了大 o 的 世界。 記得一 開始, 是在 
邵 逸夫堂 教我們 跟著大 組的歌 詞做動 
作。 當時, 組爸媽 給我們 示範了 一次以 
後, 便 叫我們 跟著他 們做。 不過, 不知 
是 由於跟 不上, 還 是覺得 那些動 作太奇 
怪, 大家 都沒能 反應, 不知如 何是好 ,只 
好站 著看他 們邊唱 邊舞。 結 果組爸 媽唱了 


兩 句便沒 再唱下 去了。 

他 們好像 早預計 到會有 這樣的 情況, 立即 
向我們 陳述這 樣做的 作用。 經過 一輪溝 
通 ,七、 八個 人裡, 已經 有三、 四 位組員 
開始嘗 試跟著 他們的 動作, 而打後 的每次 
示範, 總多 了一、 兩個 人放開 了自己 ,力口 
入了 練習" 

不久 之後, 沒 有跟著 做的便 只剩下 我一個 
了。 我 嘗試坐 在離他 們練習 處稍遠 的座位 
上, 盡可 能不影 響大家 練習的 氣氛。 組爸 
媽大概 怕我寂 寞或悶 壞了, 每隔幾 分鐘, 
便 會過來 跟我談 幾句, 勸 我一起 練習。 我 
堅持 了五、 六次 以後, 一來 實在覺 得不好 
意思, 二來 也有點 擔心會 被另眼 相看, 最 
後還 是跟著 大伙兒 練習。 

接著, 有些 遲來的 組員, 頭 幾次看 著我們 
練習, 一臉 愕然, 沒跟 著做。 不 過很快 
地, 當 他們發 現每一 個組員 都在努 力練習 
時, 他們 也加入 一起練 習了。 

張 良計與 過牆梯 

記得在 第一天 夜裡, 大家玩 「話事 啤」, 
每次由 一個人 說一項 懲罰, 攤 牌時, 點 


道德 .身份 健康 生活 .上 進青年 


311 # 


數最小 的人便 要接受 懲罰。 當時 雖然大 
家都說 懲罰不 可以太 過份, 但我 當然很 
清楚, 甚 麼謂之 「過 份」, 本來 就很主 
觀。 即 使大家 不認為 「過 份」 的, 我也 
可 能接受 不了, 畢 竟我知 道自己 不是很 
玩 得的那 種人。 於是, 我 也把話 說在前 
面: 頭 兩回, 如果 我真的 接受不 了那些 
懲罰, 那我可 以選擇 不玩。 

遊戲開 始了, 記得 自己排 在第五 、第 
六, 頭兩回 的懲罰 還可以 接受, 例如 
做 N 下掌 上壓; 敲隔 離組的 房門, 然後 
4 尼」 入其中 一個衣 櫃裡面 一分鐘 ,期 
間不准 說話。 

一心 以為還 可以, 誰 知好戲 才開始 …… 
講 一個黃 色笑話 (我: >.< ) ; 伸隻腳 
入 馬桶, 然 後沖水 (我: / . \) ; 舔 
一位異 性的耳 珠三下 (我: …… ) 。 

幸 好上天 眷顧, 這些 懲罰通 通與我 無緣, 
終於換 我了: 「 呢次你 地仲唔 死!」 
不 過還真 麻煩, 既 不能太 普通, 自己又 
不 能接受 不了, 畢竟擔 心自食 其果。 
想來 想去, 終於給 我想到 了一個 人人都 
怕, 唯我 不怕的 懲罰。 話 說我很 喜歡踢 
足球, 踢了 三五七 個小時 之後, 我的朋 
友 來回換 了七、 八次, 卻 總換不 著我。 
「輸 了的 人要由 這一層 (好 像是 三樓) 跑 
樓梯到 地下, 再跑 上來, 來回十 次!」 
說 時豪氣 干雲; 說 完風雲 色變。 瞥見眾 
人 眼中突 然放出 異樣的 光芒, 我 還哪敢 
造次: 「咁 五次 啦!」 話未 說完, 又聽 
到幾聲 乾咳, 夾 雜半句 粗口。 我 暗道不 
妙 ,正 欲開口 申辯: 「我 …… 」 沒料到 


一 人後發 先至, 語帶 關心, 又似 恐嚇: 
「你因 住自己 啃返, 跑死你 呀!」 聽 
罷, 我不 禁眉頭 一皺, 心 中暗暗 咒罵: 
「我 都未 驚過, 試 下你跑 十次, 我跑廿 
次丫, 你死我 都未死 呀!」 

不過始 終眾怒 難犯, 我只 好裝作 妥協: 
「三次 囉。」 霎 時鴉雀 無聲, 空氣停 
頓了 三秒。 環顧 四周, 卻 見大家 眉頭深 
鎖, 面有 難色, 似 乎想對 我說些 甚麼。 
未幾, 一位 組媽終 於忍不 住為我 說起情 
來: 「你宜 家柑罰 既話, 因間我 地再罰 
勁啲架 咋!」 原來 大家都 不過擔 心我接 
受不 了之後 的懲罰 罷了。 最後, 也不知 
邊 個同情 邊個: 「唉! 咁一 次算啦 °」 
未幾, 看著 一位組 員氣喘 噓噓攙 扶著牆 
壁 進來, 我還 可以, 還能 說些甚 麼呢? 

迎 新營與 輔導營 

第 二天再 通宵的 時候, 許 多組員 都捱不 
住 ,早早 ( 凌 晨兩、 三點) 睡 去了。 
最後, 只剩下 我和幾 位組爸 組媽。 我終 
於第 一次直 接跟他 們說, 我 不喜歡 dem 
beat ■ 我 不喜歡 互片, 我 不喜歡 黃色笑 
話, 我不喜 歡只有 玩的迎 新營。 我所期 
望的迎 新營, 不 只是大 家熱熱 鬧鬧、 輕 
輕 鬆鬆、 痛 痛快快 地狂歡 一番, 還會認 
真 地討論 一下, 未 來這三 年可以 怎麼過 
得 更好, 更有 意義, 甚或 人生有 甚麼值 
得 追求的 理想和 價值。 

若 問我四 日三夜 的迎新 營裡, 究 竟要花 
多 少時間 讓大家 去認認 真真討 論這些 
問題 才算夠 的話。 坦 白說, 確確 實實的 
比例, 我不 知道。 不過, 我可以 肯定, 


中大 五十年 下 ♦ 


絕對不 會是八 比二、 九 比一, 甚 至十比 

零。 

我 知道, 每 一個有 份籌備 迎新營 的人, 
都十 分希望 新生帶 走的, 是一段 段愉快 
難忘的 回憶, 而不 是一個 「悶到 抽筋」 
的迎 新營的 印象, 所以大 家都很 害怕悶 
壞一眾 新生。 久而 久之, 認真或 嚴肅的 
話 題則成 禁忌, 可免 則免。 

兩年前 的我, 大概 也是這 麼想的 。不 
過, 這兩 年間, 經歷 多了, 體驗 多了, 
想法 亦有所 不同, 尤其是 接觸到 一位前 
輩 的說話 以後。 

「 曾有 人畢業 在即, 才慨 嘆三年 大學生 
活 如一陣 風一樣 逝去, 留 下的只 有一紙 
文憑; 面對 著自己 即將踏 入社會 工作, 
只感到 茫茫然 不知去 向。」 

我不 相信這 只是個 別畢業 同學的 感受, 
其 實在兩 個迎新 營裡, 不 少組爸 媽都這 
樣 提醒過 我們。 可惜 的是, 他們 除了勸 
我 們去思 考外, 似 乎再沒 法引導 我們進 
一步 去想清 楚一點 一 我 們究竟 想要一 
個怎樣 的大學 生活, 更別 說一個 怎樣的 
人 生等問 題了。 

在偶 然的機 會下, 翻看 以前的 迎新特 
刊, 竟然 發現很 久很久 以前, 迎新營 
(或 者應 該叫輔 導營) 裡 的師兄 師姊原 
來會 跟新生 討論家 、國、 天下; 談大學 
生的 理想、 抱負。 假如你 以為這 樣的迎 
新 營必定 悶得不 得了, 那 你便猜 錯了。 
當年 的迎新 營裡, 也有 dem beat 、 互片 


等等的 環節, 不同 的只是 搞手們 都不會 
將這 些環節 當作主 菜或是 賣點。 

此後, 我似 乎感到 有些事 情是必 須去做 
的。 此後, 我相信 前行者 的親身 經驗, 
哪 怕只有 一年或 兩年, 對任何 一個一 
無所知 (有 的不過 是道聽 途說的 模糊印 
象) ,兼且 受了十 幾年填 鴨式教 育的新 
生 來說, 都 可以是 很好的 指引。 此後, 
有人說 「迎 新營只 要大家 開開心 心就好 
了 ,何 必認認 真真」 ,我 再也不 為所動 
了。 

今天, 雖然 我不時 仍會為 這些複 雜的問 
題而 苦惱, 但 我心裡 明白, 我 距離那 
些看 似遙不 可及的 答案已 經越來 越接近 
了。 只是, 兩年 前的一 句話, 始 終徘徊 
我 的記憶 之中, 揮之 不去, 至今 難忘。 
當時 的我, 不知 猶豫了 多少個 小時, 或 
多 少天, 然 後好不 容易待 其他組 員都睡 
著了, 才敢 悄悄地 跟其中 兩個比 較熟的 
組爸組 媽說。 

「對 唔住, 我想 quit camp 」 

後記 

坦 白說, 當 時我並 不覺得 自己做 錯了甚 
麼。 只 不過, 當人 與周遭 的環境 不協調 
時, 心裡就 會感到 不安。 然後, 為了消 
除這種 不安的 感覺, 我們 很多時 會嘗試 
與周圍 的環境 協調。 

因此, 當我 發現幾 乎所有 的人都 清一色 
的掛 著一副 非常享 受的模 樣時, 我也不 
禁對自 己產生 懷疑, 不安 的感覺 亦隨之 


道德 .身份 健 康生活 .上 進青年 


313 


而生: 難 道我對 迎新營 的全部 不滿、 所 
有的不 喜歡、 一切 的不能 接受, 都竟是 
我 一個人 的問題 而已? 

最後, 儘管我 不認為 自己做 錯了, 然而 
為了消 除或減 輕這種 不安的 感覺, 我還 
是為我 的決定 道歉, 只是 更多的 人會選 
擇 完全融 入於周 遭的環 境裡。 迎 新營裡 
的那種 無形的 壓力, 遠比 你和我 想像中 
大 得多。 

兩 年前, 沒有人 告訴我 這些。 所以今 
曰, 假如你 一點也 不喜歡 你的迎 新營, 
我 可以肯 定的告 訴你: 享 受迎新 營的人 
固然 很多, 但不能 接受的 也絕不 只你一 
人! 


中大 五十年 下 


♦ 314 


笑 甚麼? 你 也是頹 學生! 

♦ 梁靜友 


是 咁的, 我是 十年前 的中大 學生, 大學 
生活 過得一 團糟。 以當年 的標準 ,很 
頹, 用 今日的 眼光, 就是 很毒。 

頹其 實沒有 明確的 定義, 我懷疑 頹是大 
學 生活的 本質。 包括我 在內, 身邊的 
同學都 係頹, 特別是 住宿的 一群, 走堂 
已是 常態, 可以睡 至日上 三竿, 整天都 
不離開 房間; 我 們一群 宿友, 喜歡到 
common room 看漫畫 、打 機, 我 最記得 
一堆宿 生霸著 電視機 打三國 無雙或 
Winning Eleven , 每晚 玩至通 宵達旦 , 
連 tutoi •都 來玩, 令其他 人非常 不滿。 

不 過我們 最沉迷 AOE , 幾 乎天天 開戰, 
每打完 一場, 都會 衝進其 他人的 房間, 
恥 笑打敗 仗的, 不 服輸的 又會要 求開多 
場。 直到 累了, 就 一起食 宵夜, 多數煮 
即 食麵。 這種生 活實在 很頹。 

像 我這些 喜歡打 機的, 固然 是頹; 埋首 
學 業的, 也 是頹, 例如讀 medic 或某些 
神科的 同學, 每天 schedule 都很密 ,回 
到 hall 也是 溫書, 娛樂 很少, 十 分頹。 

而有些 同學申 請不到 grant , 又 不想借 


loan > 就 會做一 大堆兼 職應付 學費。 他 
們很 多都返 馬會, 或者 當私人 補習, 在 
上課以 外就是 打工, 以 致沒有 甚麼娛 
樂, 也是 很頹。 

至 於摺, 可 能是指 完全沒 朋友, 只有相 
對, 沒有 絕對。 有住 hall 的話, 宿生會 
每月總 有很多 活動, 會 拍門叫 你去, 拉 
你 出去, 你沒 可能認 識不到 宿友。 當然 
有些 人宿分 很低, 做了 三年走 讀生, 
享受不 到宿舍 生活, 但他 們也會 玩大細 
O 、 系會或 屬會, 摺到冇 朋友的 真的不 
多。 

另外, 幾乎每 位大學 生都會 上莊。 中大 
有 非常多 的莊, 系會已 經有大 有細, 又 
有宿 生會和 屬會, 頹莊更 是爭宿 分的主 
要 戰場。 有上莊 就很難 會摺。 

但我在 中大遇 上不少 怪人, 他們 很多都 
喜歡 到中大 newsgroup 流連, 每 天都非 
常 熱鬧。 當年 newsgroup 有不少 常客, 
有些筆 名非常 特別, 我最記 得的是 「亡 
命小巴 佬」、 「巴士 狂人」 及 「的 士怒 
漢」 ,當然 至今仍 不知道 他們的 真實身 
分, 只 聞說他 們是三 位政政 系學生 (好 


道德 .身份 健 康生活 .上 進青年 


315 


似係) 。 newsgroup 也是 吵架的 地方, 
甚麼都 可以嘈 一餐, 就像 今天的 高登。 

但說 到底, 頹摺 怪也是 常態, 只 是每位 
大學生 也可以 有不同 的生活 方式; 與 
今天 的毒、 宅 這兩個 負面標 籤不同 ,沒 
有人 會刻意 脫頹、 脫摺、 脫怪。 我至 
今仍嚮 往一堆 頹人到 pantry 煮頹飯 ,到 
common room 頹食, 嘻嘻 哈哈又 一日。 
這 種頹廢 的大學 生活, 畢 業後就 再沒機 
會 享有, 要 面對殘 酷的世 界了。 



^ t 


♦ 陳秉鳳 

這十 年間, 中大校 園內發 生過大 大小小 
的 抗爭, 不少學 生亦投 身參與 社會運 
動, 當中有 許多值 得記錄 及讓往 後的人 
參考的 事件。 

「運動 •角 力」 這一 部份, 文章 主要可 
分為兩 大類。 其一 是記錄 校園內 抗爭事 
件的 列表和 文章。 包括 〈金 玉其外 ,敗 
絮 其中? 一 中大 十年抗 爭史〉 ,簡介 
二十 件抗爭 事件, 並概論 引起抗 爭的幾 
個 主因及 影響。 〈基層 勞工血 與汗〉 及 
〈也許 只是冰 山一角 一 十年勞 工抗爭 
事 件簿〉 結構 與前一 篇文章 類同, 但主 
題是圍 繞校園 內的勞 工抗爭 事件。 這些 
事件 伴以兩 篇文章 閱讀, 包括訪 問中大 
員工總 會創會 理事吳 曉真的 〈任 重而道 
遠 一 訪問員 工總會 理事吳 曉真〉 ,談 
及該 會成立 十年來 的各種 困難與 挑戰; 
〈中 大女工 合作社 紀事〉 則記述 現已成 
為香 港談及 合作社 運動時 的重要 例子的 
中 大女工 同心合 作社, 如 何能持 續十多 
年 於中大 經營。 

第二類 文章, 為中大 學生會 三莊、 中大 
代 表會以 及學聯 的記述 文章。 中央學 
生 組織, 一直 以來是 傳承中 大精神 、堅 


持 大學生 應參與 社會、 關 顧基層 等理念 
的 重要橋 頭堡。 〈中 大學 生會: 十年評 
點〉 中, 李 敏剛以 「區議 員化」 作為論 
述 這十年 幹事會 轉變的 軸心, 試 總結在 
拉近 學生與 學生會 距離中 所花的 努力, 
及論 其成敗 得失; 〈中大 學生報 十年浮 
沉〉 重點是 發生於 2006 年的學 生報改 
版, 正正是 為了扭 轉早年 頹敗的 組織狀 
態; 〈四 代電 台人〉 中則 著眼書 寫電台 
游走在 「主流 娛樂」 與 「關社 基進」 兩 
條 路線之 間的歷 史脈絡 。而 〈中 大學生 
會代表 會的制 度問題 一 由零八 年修章 
說起〉 嘗試 淺述學 生會架 構裡負 責執法 
及監察 的組織 一 代表會 的制度 問題。 

最 後說到 學聯。 在組 織層面 來說, 學聯 
就像 中大同 學參與 學運及 社運的 一扇重 
要 窗口。 學 聯在這 十年間 亦經歷 風風雨 
雨, 包括在 2005 年 發生的 「摺 八樓」 事 
件, 多年的 秘書處 出缺, 組織行 動力很 
低; 至近 幾年似 乎開始 中興, 卻 又面對 
「雨傘 運動」 後的 「退 聯」 潮 。 (從八 
樓 之爭到 退聯〉 正 是嘗試 簡單疏 理上述 
這段 歷史。 

本 部份文 章數量 不多, 卻 動輒花 上數千 


中大 五十年 下 ♦ 


字去 整理各 組織及 抗爭的 細節及 因由。 
希望各 位讀者 能耐心 閱讀, 相信 無論是 
希望 在校園 裡帶來 變革, 或者思 考大學 
生參 與社會 運動的 角色或 定位, 都可以 
從 中找到 有用的 材料。 編 書過程 期間, 
曾有一 位編輯 慨嘆, 像有 工友意 外身亡 
這種 事件, 總比不 上觸及 「中大 精神」 
的 事件那 樣多人 關注, 到 底何時 我們才 
能對 各種不 公義的 事件, 以相符 的力度 
去 回擊? 在 社會形 勢急速 轉變的 今天, 
右翼民 粹力量 抬頭, 過去 幾年學 生報及 
幹事會 同學仍 能正面 回應及 論辯, 往後 
的 日子, 更 艱難的 時勢, 是否仍 能守住 
這 一點? 最後留 下兩個 問題, 隔 十年後 
再 回看, 希 望能得 出不辜 負前人 努力的 
答案。 


運動 .角力 


319 # 



金玉 其外, 敗絮 其中? 中 大十年 抗爭史 

♦ Edward ' 陳秉鳳 


編按: 在本 書卷三 「理想 •傳 統」 中, 
戴遠雄 的文章 〈大 學的魔 咒與解 咒〉, 
提到 「大學 不是象 牙塔, 而是政 治和社 
會 經濟權 力滲透 其中的 場所, 吊詭的 
是, 它同時 孕育了 反抗政 治經濟 權力宰 
制的人 們。」 

過去 十年在 中大內 發生的 抗爭, 大抵也 
能 印證這 段話。 以下十 年抗爭 事件清 
單, 均由 學生、 教 職員、 校友等 發起, 
至 於校園 內勞工 抗爭, 詳見 後文。 受資 
料 紀錄整 全度、 篇 幅及編 輯視野 所限, 
下列 清單並 非嘗試 羅列所 有曾發 生過的 
抗爭 事件, 而是盡 量選取 有較完 整紀錄 
相關 爭議及 結果的 事件。 


2004 年 

殺 系事件 

在 2003 年沙 士後, 香 港經濟 低迷。 教資 
會 要求大 學接受 2 004/ 2 005 年度 10% (約 
3 億 8 千萬 港元) 的撥款 減幅。 校 方因此 
計劃在 2004/2005 學年 開始, 取 消或合 
併多個 學系, 主 要集中 於人文 學科。 不 
過由於 事前並 無任何 討論, 感到 徬徨的 
同 學師生 批評校 方黑箱 作業, 絕 少諮詢 
師生的 意見。 有些 學生擔 心學系 被殺而 
難以 求職, 亦有學 生認為 校方殺 掉體育 
系 和與科 技相關 的系, 會 減少香 港體育 
教育工 作者, 亦與 科技發 展方向 背道而 
馳。 

校 方回應 計劃只 是重組 學系, 殺 系是誤 
解, 應注 意有新 學系與 新課程 成立。 校 
方 同時亦 強調課 程重組 可助節 省每年 6 
千 萬元的 經常性 開支, 妤緩財 政負擔 1 。 

學生 會舉行 「學系 及課程 整合交 流會」 

, 讓校 方與學 生討論 事件。 校 長金耀 
基在 會上遭 學生狂 轟黑箱 作業和 罔顧學 
術, 校長 離去時 拒絕接 收學生 的請願 
信, 在 座駕中 遭學生 包圍, 期間 保安人 
員 與學生 推撞, 多名學 生跌倒 地上。 


中大 五十年 下 


♦ 320 


不久, 校方月 •佈修 改方 案, 指因 為教資 
會 突然通 知會繼 續資助 課程, 及 某些學 
系有 機會獲 得機構 捐助, 因而能 暫緩重 
組。 校方否 認因學 生抗議 而修改 方案。 



原方案 

更改 後方案 

日本 研究系 

把日本 文化併 

入歷史 及人類 

學系, 日語與 

現代語 言合併 

暫緩 執行, 

於 2 0 0 6 至 

2007 年度再 

檢討 

現代 語言及 

文化系 

1 .現代 語言部 

分納入 新成立 

的語言 學及現 

代語 言學系 

2 .文 化研究 

部分納 入宗教 

系, 成 為新成 

立的文 化及宗 

教系 

1 . 現代 語言及 

語言 學的部 

份會 獨立成 

為新 的語言 

學系 

2 . 方案 維持, 

但指 明文化 

研究 系和宗 

教系 各自獨 

立收生 

體育 運動科 

學課程 

2005 至 2006 年 

度停辦 

繼 續收生 

人 類學系 / 

歷史系 

原擬於 2005 至 

2006 年 度合併 

人類 學系與 

歷史 系組成 

聯 合系務 

會, 及共用 

資源, 但雙 

方可 以各自 

保 留 課程獨 

立 名稱。 

互聯 網工程 

學課程 

併 入訊息 工程系 

維持 原有方 

案 

創 新 及設計 

工程 學課程 

併入自 動化與 

計算機 輔助工 

程系 

維持 原有方 

案 

材料 科學與 

工 程課程 

併入 物理系 

併 入物理 

系, 成為物 

理系 的一個 

組別 

應用 化學及 

管 理課程 

停辦 

維持 原有方 

案 


2005 年 

國際 化事件 

請參 看卷二 「國 際化事 件」。 

保樹立 人事件 

請參 看卷二 「保樹 立人事 件」。 

2006 年 

新書 院事件 

2005 年, 中大草 擬未來 十年大 學的發 
展藍圖 《中大 策略計 劃》, 文件 中提及 
2012 年四改 三的新 學制, 中大本 科學生 
將會 增加, 並建議 中大開 設更多 書院, 
應付學 校人口 增長。 校董 會接納 計劃並 
於 2006 年 2 月正式 公佈。 

由 於政府 表明不 會資助 中大成 立新書 
院, 因此中 大便對 外籌款 獲取成 立新書 
院 的經費 (詳 見下 表)。 另外, 中大並 
沒有足 夠土地 成立一 所規模 如四間 舊書院 
的新 書院, 所 以新書 院的規 模將會 較小。 

校方 公佈計 劃後, 立刻引 來許多 校友、 
學生的 質疑, 如 選址、 經費、 學 校人口 
增長、 院校間 的惡性 競爭、 理念 等等。 
他們 批評校 方未有 詳細研 究就匆 匆建議 
成立新 書院, 是 只顧籌 集經費 ,忽 略中 
大 的傳統 理念。 

4 月底, 中大校 友在報 章刊登 聯署廣 
告, 校友關 注組和 中大學 生會在 5 月中 
召開 聯合記 者會, 反對 校方成 立新書 
院。 但是這 些反對 聲音都 無法阻 止新書 
院 成立, 五 所新書 院逐漸 落成, 現時中 
大共 有九間 書院。 


運動 .角力 


321 



成 立年份 

學 生人數 

新 亞書院 

1949 年 

約 3,400 人 

崇 基學院 

1951 年 

約 3,500 人 

聯 合書院 

1956 年 

約 3,400 人 

逸 夫書院 

1986 年 

約 3,400 人 

晨 興書院 

2006 年 

300 人 

善 衡書院 

2006 年 

600 人 

敬 文書院 

2007 年 

300 人 

伍宜 孫書院 

2007 年 

1, 200 人 

和 聲書院 

2007 年 

1, 200 人 


(更 多相關 討論, 請參 看卷三 「理想 .傳 統」 。 ) 

2007 年 

H 青 色版」 事件 

請參 看卷二 「情 色版事 件」。 

學 院院長 委任制 

自 1963 年中 大成立 以來, 學院院 長一直 
是各學 系教師 一人一 票選舉 產生。 但在 
2006 年 12 月, 中大 教務會 通過新 的學院 
院 長產生 方案, 由 教師選 舉改為 由校董 
會 委任。 2007 年 1 月, 校 方就此 問題向 
校董會 提供報 告書。 

校方 指改制 後全職 的院長 有更清 晰的權 
責, 能夠專 注領導 和管理 工作, 有利學 
院長遠 發展。 委任 又能避 免選舉 制引起 
的內部 磨擦和 分化, 又能 鼓勵校 內外更 
多有志 之士擔 任院長 之職。 校方 又指許 
多外國 知名大 學都實 行院長 委任制 ,未 
嘗聽 聞對學 術自由 有任何 傷害。 

方案通 過後, 引來 校內許 多反對 聲音。 
反對者 指改制 一事, 大部 分老師 和同學 
被蒙在 鼓裡, 校方 從未有 就大學 社群對 
委任制 的看法 作出正 式的全 面諮詢 。整 
個改 制過程 倉卒、 不 透明, 處處 顯示校 


方 對教師 的不尊 重和不 信任。 

校方指 「院 長遴選 委員會 的過半 數成員 
將 由學院 院務委 員互選 產生」 ,不 過由 
於院 務委員 成員只 有極少 部分是 民選, 
教 授級或 以下成 員意見 的代表 嚴重不 
足。 推 行委任 制後, 恐怕 學人自 治的理 
念 將蕩然 無存。 

此外, 新的院 長並不 獲終身 教職, 校方 
可以 不續聘 院長。 欠缺 這種保 障下, 院 
長 為保職 位可能 要迎合 校方的 意願, 違 
背 學院的 利益。 

中 大員工 總會、 教 育關注 組和中 大學生 
會發起 網上簽 名抗議 行動, 要求 就院長 
改制一 事重新 諮詢。 結果校 董會在 2007 
年 1 月份 暫緩通 過有關 建議。 校 方隨後 2 
月 進行了 幾次諮 詢會, 但 討論範 圍只限 
於如何 推行委 任制, 而 非是否 推行。 最 
後, 校 董會在 3 月 27 日正 式通過 院長委 
任制。 

巴不 得事件 

校方在 2007 年 8 月 突然更 改校巴 收費, 
由原 本在假 日時向 持證者 2 (指學 生證、 
職 員證) 收取 1 元、 非持證 人士收 5 元或 
購買 1 元乘 車券, 改為持 證者在 所有日 
子 免費、 非持證 者收取 3 元。 校 方解釋 
由於 教資會 的校巴 服務撥 款只應 照顧同 
學及教 職員, 不包 括校外 人士。 在教資 
會的壓 力下, 不得 不向校 外人士 「收回 
成 本」。 

有學 生認為 收費不 合理, 指校內 有數百 


中大 五十年 下 


♦ 322 


名外 判工人 ( 如建築 工人、 飯 堂職工 
等) 被歸 為校外 人士, 這 是歧視 基層工 
人。 另外, 收費只 是蠅頭 小利, 卻勞師 
動眾, 逼乘 客出示 證件, 在崇尚 來去自 
由的 校園開 了審查 身份的 規矩, 亦影響 
校巴 的行駛 效率。 

反對 者成立 「巴 • 不得」 校園交 通關注 
組, 發 起聯署 和在校 巴投下 「反 對車 
票」 的行動 3 , 抵 制收費 計劃。 他 們亦趁 
諾貝爾 得獎者 到訪, 在逸 夫書院 大講堂 
外 示威。 

後來, 有 同學在 翻查資 料後, 發 現中大 
校巴客 運營業 證屬學 生服務 ( B 01) 及 
僱 員服務 ( B 0 2 ) 類別, 除本校 學生或 
教員及 中大僱 員外, 校巴 不可接 載任何 
人士以 作取酬 用途。 除非 有相應 的客運 
營 業證, 否則 收費是 違法。 校方 隨後立 
刻停止 收費, 並對 學生說 不要強 調法律 
問題, 校 方很想 提供校 巴服務 ,若 「事 
情搞 大了」 ,就沒 法提供 服務。 

校方 要求校 內與非 校內人 士分開 搭兩類 
校巴, 以 便蒐集 數據, 待 日後決 定如何 
收費。 不過 校方否 認由於 違反法 律而暫 
停 收費。 校巴 收費至 今還未 有改變 ,但 
據聞 校方已 經申請 了收費 牌照, 或許某 
天校 巴收費 會捲土 重來。 

畢業禮 事件: 董建華 

在 2007 年 中大畢 業禮, 校 方頒授 榮譽法 
學博 士給前 特首董 建華。 有學生 和校友 
不滿 意董的 施政, 認為頒 發學位 給他是 
政治 獻媚, 反對 校方頒 發榮譽 學位。 


反對 者當日 派發紅 絲帶, 呼籲反 對頒授 
榮譽法 學博士 學位予 董建華 的人, 將紅 
絲 帶繫於 身上。 而 在負責 主禮的 特首曾 
蔭 權向董 頒授榮 譽博士 之際, 部 分學生 
衝入 會場內 打斷儀 式和舉 橫額抗 議校方 
的政治 獻媚。 

劉遵 義指反 對者批 判精神 雖值得 嘉許, 
但行動 破壞莊 嚴的畢 業禮, 影響 其他參 
與者的 權利。 反對 者則反 駁劉的 說法, 
指校 方頒發 學位給 董才是 真正侮 辱了畢 
業禮, 而且 抗議行 動都只 是在董 建華獲 
頒 學位的 環節時 出現, 其 餘時間 出席者 
沒有受 到任何 影響。 

2008 年 

烽火 台事件 

請參 看卷二 「烽 火台事 件」。 

教務 會改組 

中大教 務會在 2008 年 5 月舉行 特別會 
議, 商討 重組教 務會。 校 長劉遵 義在會 
上宣布 成立由 31 人 組成的 ^ 重組 專責委 
員會」 ,研究 如何將 人數從 200 多人 4 縮 
減至 50 人 左右。 他 指精簡 架構能 提高效 
能、 加強 問責, 使 教務會 更能發 揮其學 
術 決策的 作用。 委 員會在 5 月 中 成立, 
在 6-7 月 兩個月 中閉門 討論, 沒有 進行公 
眾諮 詢會。 委 員會於 8 月 初完成 報告初 
稿。 

中大於 2009 年 5 月發 出的新 聞稿, 教務 
會 在重組 後將有 3 名學 生代表 (原 本有 
13 名 學生代 表), 本 科生、 研究 生和全 
民 代表各 1 名, 同 時中大 學生會 會長的 


運動 .角力 


323 ♦ 


當然 席位被 削減。 在改 組後, 學 生代表 
的比例 下降。 

書 院學生 會和中 大學生 會發表 聯合聲 
明, 指 校方的 改組方 案代表 不足, 諮詢 
工 作草率 了事。 校 友關注 組指改 組的首 
要 原則在 於保持 廣泛代 表性, 否 則教務 
會只不 過是高 層下達 政令的 一言堂 ,是 
否改組 也分別 不大。 

學 生會在 2010 年 2 月就 「要 求採納 《教 
務 會本科 生委員 產生方 案》」 進 行全民 
投票, 結果 學生會 提出的 「四名 本科生 
為 教務會 代表」 5 的方案 獲得大 比數支 
持。 不 過校方 無視這 次投票 的結果 ,將 
改 組方案 擱置。 後 來校方 提出新 的改組 
方案, 不 過至今 還沒有 通過。 

2009 年 

導師正 名事件 

請參 看本部 份文章 〈也 許只是 冰山一 
角 一 十年來 勞工抗 爭事件 簿〉。 

畢業禮 事件: 唐英年 

2009 年, 中 大校方 在大學 畢業禮 頒發榮 
譽法 學博士 學位給 時為財 政司司 長唐英 
年, 與 2007 年已 退休的 前行政 長官董 
建 華獲頒 學位的 畢業禮 相比, 這 次事件 
引 起社會 更大的 反應。 有 學生和 校友認 
為唐 英年任 內毫無 建樹, 加劇社 會的貧 
富 懸殊和 不公, 並 不配獲 頒榮譽 學位, 
校方 頒發學 位給唐 英年是 再次的 政治獻 
媚。 

學生 會在畢 業禮時 向唐英 年遞請 願信。 


一些 非學生 會的反 對者在 頒發學 位給唐 
英年 時干擾 其發言 和舉牌 示威, 並有畢 
業生在 唐受頒 時起立 背對頒 獎台, 以口虛 
聲表 不 抗議。 

校方 指有保 安員被 示威者 「武力 脅持」 
而 受傷, 指責 反對者 不和平 理性, 並不 
尊重 到場參 與畢業 禮的人 。不過 ,校方 
拒絕讓 受傷的 保安接 受傳媒 採訪。 事實 
上示威 者主要 由學生 和校友 組成, 但校 
方誣 指示威 者全是 社民連 成員。 校方報 
警 求助, 但 並不獲 受理。 

反 對者事 後亦發 表文章 指學生 也有受 
傷, 說 明為何 反對唐 英年, 並反 駁校方 
的 「武力 脅持」 說法, 指 責校方 抹黑示 
威者。 

由 2011 年 開始, 校 方將頒 授學位 典禮分 
開 舉行, 一 天是頒 授學士 及碩士 學位, 
另一 天為博 士及榮 譽博士 學位。 

2010 年 

學系 書院歸 屬爭議 

校方在 2010 年 4 月 宣布, 大學在 2012 年 
恢復 四年制 之後, 文學院 的收生 制度將 
會變為 以學院 為本, 本科 生在第 二年才 
決 定主修 課程。 一 些原本 隸屬於 特定書 
院的 學系, 如新亞 書院的 人類學 系及藝 
術系和 崇基學 院的音 樂系, 將 面臨被 ^ 
拆散」 的 危機。 

此決議 令有關 學系的 學生、 教師 和校友 
非常 憤怒, 校方 沒有作 出任何 公開諮 
詢, 就打算 「肢 解」 這些 學系, 完全無 


中大 五十年 下 


♦ 324 


視了 他們的 意願。 校方的 舉動無 疑是獨 
斷 霸道。 他 們質疑 有關作 法對教 學並無 
好處, 指斥 校方的 做法無 異於破 壞中大 
歷史 悠久的 「書院 學系模 式」, 令中大 
的書院 越趨單 一化, 將書 院化為 只提供 
「書 通」 和 「宿 舍」 的 地方。 

這些 學系在 網上成 立反對 計劃的 群組、 
發表 聲明, 音樂系 學生更 在崇基 的周會 
環節時 抗議。 校 方在壓 力下, 在 6 月提 
出 暫緩實 行而作 諮詢。 有 關收生 有限制 
的 學系在 2010/2011 學年維 持不變 ,直 
到 現在亦 如是。 

大 類招生 

中大一 直以來 都以學 系為本 收生。 2010 
年 3 月, 校 方開始 向各學 院推銷 統一收 
生 6 的 方案, 要求各 學院開 始討論 、研 
究 「大類 招生」 的可 能性" 

在諮 詢學院 期間, 政治 及行政 學系的 
教 師提出 「各 系交出 20% 學額作 為大類 
招生, 另外 80% 由學 系自行 收生」 的方 
案, 可是校 方一直 未明確 回應。 到了 9 
月, 校 方拒絕 政政系 方案, 並要 求各學 
院在 9 月中 決定是 否加入 計劃。 雖則校 
方表示 各學院 能自行 決定是 否加入 ,不 
過校方 明言若 果不接 受統一 收生, 社科 
院可能 被削減 資源。 

大類 招生方 案問題 重重, 改變會 渉及整 
個大學 的教育 理念及 體制。 在 大類招 
生後 可能有 大量同 學報讀 某些熱 門的學 
科, 某些較 冷門的 學系可 能收生 不足, 
要面臨 削資、 殺系 危機。 同時, 學系為 


招 收更多 學生, 可能導 致惡性 競爭, 令 
課程 的質素 下降。 因此, 有人擔 心一些 
冷門課 程受到 淘汰。 亦有 人擔心 改制會 
影響 學系的 文化、 傳統, 減弱學 生的歸 
屬感。 

中大學 生會發 信批評 校方, 在未 有充分 
討論 和分析 前就急 急推行 新政, 要求校 
方立 即公開 諮詢、 公開 文件, 向 師生校 
友交待 清楚。 

在 10 月, 校方表 斤:文 學院、 教育 學院、 
醫 學院及 法律學 院和某 些學系 7 暫 不考慮 
進 行大類 招生。 另外, 社 會科學 院除了 
社工 系外, 其餘七 個學系 均撥出 20% 的 
學額進 行大類 收生。 

民 主女神 

請參 看卷二 「民 主女 神像事 件」。 

2011 年 

黃燕 雲事件 

請參 看卷三 「道德 • 身份」 

性別友 善宿舍 

2011 年 5 月, 兩名 三年級 學生在 聯合書 
院湯 若望宿 舍外的 空地發 起兩次 「瞓湯 
石」 行動, 希望能 引起同 學關注 宿舍性 
空間的 問題。 行動 者短期 內希望 能廢除 
禁止 「鴛 鴦蛇」 等 過時、 不 合理、 家長 
式 管治的 宿規, 長 期目標 為成立 性別友 
善 宿舍, 望 能使性 小眾可 在沒有 歧視和 
敵意的 環境下 生活。 


運動 .角力 


325 # 


聯合書 院對事 件非常 關注, 在第 二次行 
動 當晚有 五位高 層前來 商談。 行 動者希 
望 討論能 錄影或 錄音, 可 是高層 都不願 
意, 拒絕 作公開 討論。 校 方回應 學生雖 
然同意 他們的 行動, 但認 為香港 文化不 
接 受男女 同宿, 擔 心設立 性別友 善宿舍 
會影響 校譽。 

不過 行動者 反駁傳 統文化 不必然 合理, 
當它 造成壓 迫時, 便不應 順從, 而是應 
該嘗試 改變。 同時大 學生是 成年人 ,有 
權 為自己 的情慾 作主。 他 們認為 只要放 
下傳 統性別 想像, 男女同 宿絕不 是甚麼 
驚世 駭俗的 事情。 

(亦 可參 看卷三 「道德 •身 份」。 ) 

2012 年 

逸夫校 巴事件 

為配合 三三四 改制, 校巴 路線需 要重新 
設計。 校方在 2013 年 9 月 公佈原 本新逸 
夫 幹線、 循 環線和 崇基至 逸夫的 轉堂校 
巴均會 取消。 由於取 消這些 班次, 學生 
將 無法在 本部、 新亞、 聯 合和崇 基乘車 
回 逸夫, 為逸 夫學生 帶來極 大不便 。所 
以一 班逸夫 學生組 成逸夫 書院校 巴關注 
組, 反對新 方案, 要求保 留循環 線校巴 
和重 新審視 方案, 並舉 行公開 諮詢。 

雖然校 方亦與 逸夫學 生開會 商談, 但成 
效 不大, 引 起一些 逸夫學 生不滿 校方, 
於是 在書院 的牆和 用粉筆 在地上 塗鴉, 
向校 方表達 訴求。 


最後, 校方同 意保留 循環線 校巴、 新逸 
夫幹 線原有 服務和 由崇基 開往逸 夫的轉 
堂 校巴。 

中 大書店 

校方 計劃在 位於崇 基書院 的康本 國際學 
術 園開設 一間約 6 千呎的 書店, 並對外 
公 開招標 書商。 原 本位於 本部的 辰衝書 
店 和李惠 珍樓的 學術專 業圖書 中心在 
2012 年 約滿, 並不 獲校方 續約。 

一些 學生覺 得大學 的書店 不應該 只著重 
謀利, 更重 要的是 能藉著 書本為 學生提 
供交 流的機 會和推 廣閱讀 文化, 所以組 
織 了起來 討論心 目中的 「理 想書 店」。 
他 們舉行 了讀書 分享會 與新書 店構想 
會, 後來成 立了關 注中大 新大學 書店群 
組, 收 集同學 意見。 

正 當討論 進行得 如火如 荼時, 學 生發現 
截 標日期 將至, 於 是向校 方爭取 延後。 
校 方同意 封標, 讓師生 詳細討 論遴選 
準則、 合約 條件和 學生對 新書店 的期望 
後, 才拆閱 標書, 進 行遴選 程序。 

商務印 書館在 5 月成功 中標, 後 學生開 
始 與商務 印書館 討論有 關新書 店的設 
計。 學生希 望書店 可以提 供舉辦 活動的 
空間、 店內有 坐位可 供同學 使用、 增加 
書種種 類等。 商 務印書 館則認 為不可 
行, 因為預 留場地 給學生 舉辦活 動會減 
少了 賣書的 空間。 

最後, 商 務願意 開放千 呎的多 用途空 
間, 平時用 作擺放 圖書, 學生申 請後可 


中大 五十年 下 ♦ 


用 來舉辦 活動。 後來 成立了 由學生 、教 
師 和校友 組成的 書店構 想會、 書 店聯絡 
委員會 和書店 管理委 員會, 負責 處理活 
動構思 和行政 工作。 

Starbucks 進 駐中大 

2012 年 9 月, 善 衡學生 會幹事 會就在 
善 衡書院 內即將 開張的 Petit Cafe 出售 
Starbucks 咖 啡一事 舉行意 向調查 。有 
266 位 善衡同 學參與 投票, 當中 大部份 
同學 支持。 10 月, 有 善衡學 生發現 Petit 
Cafe 內掛著 星巴克 餐牌及 「we proudly 
brew Starbucks coffee 」 字眼, 証 實店內 
將 會出售 Starbucks 咖啡。 

中 大學生 會批評 Starbucks 惡意 競爭、 
打壓 工會和 壓榨咖 啡農種 種惡行 令人不 
齒, 於 是發起 杯葛善 衡書院 Starbucks 
咖啡店 的行動 ,如 「血 染星 巴克」 的行 
為 藝術, 在 中大校 園舉行 反星巴 克遊行 
等。 而善 衡學生 會幹事 會否認 Starbucks 
為無良 企業, 指 它亦售 賣公平 貿易咖 
啡, 並 認為中 大學生 會是干 預院政 。不 
過反 對出售 Starbucks 的學 生反駁 所謂的 
「公 平貿易 咖啡」 不過是 企業間 自欺欺 
人的 產物, 根本 稱不上 是甚麼 公平。 

事件 引起許 多同學 關注, 善衡代 表會為 
此 事舉行 諮詢, 並在 10 月 尾舉辦 全民投 
票決定 Starbucks 的 去留。 參加 投票有 
373 人, 當中約 76% 的善 衡學生 支持出 
售 Starbucks 咖啡。 議 案獲得 通過 , Petit 
Cafe 能繼 續出售 Starbucks 咖啡。 


2014 年 

宿 費爭議 

2005 年 以前, 政 府承擔 全部宿 舍維修 
費。 在此 以後, 維 修費由 校方和 政府各 
自負擔 一半。 而到了 2012 年, 政 府不會 
再分擔 大學宿 舍的維 修費, 建議 學校和 
學 生各自 承擔。 

2012 年至 2014 年宿 舍收費 上升了 20% , 
在 2014 年, 校方甚 至提出 宿舍收 費調整 
方案, 令宿 費跟通 脹和維 修儲備 掛勾, 
五年 一檢。 校方指 加宿費 是為了 應付通 
脹, 以 確保宿 舍財政 健全。 又指 近十年 
也沒 有加過 宿費, 調整宿 費是很 合理。 

學生 對校方 此舉感 到非常 憤怒, 他們舉 
辦論 壇及靜 坐反對 校方加 宿費, 亦在網 
上開 設反對 加宿費 專頁和 聯署, 組織同 
學反對 校方加 宿費的 決定。 

學 生指宿 舍是非 形式教 育的一 部份, 並 
不 是一件 商品。 增 加宿費 令原本 要承擔 
學 債的學 生負擔 加重, 並 會令貧 窮學生 
失 去接受 教育的 機會。 另外, 學 生又指 
中大 近年財 政盈餘 豐裕, 如 2012/2013 
年度盈 餘高達 25 億元, 校 方是有 能力承 
擔宿舍 開支, 減 輕同學 負擔。 

結果, 校方 承諾將 會全數 承擔所 有宿舍 
維 修費, 但 日後會 按宿舍 的日常 開支而 
修訂 宿費, 每年 商討新 宿費。 

2009 年至 2013 年 

校友 評議會 

校 友評議 會一直 被指與 校方的 關係密 


運動 .角力 


令 


切, 為 校方擔 當護航 角色。 評議 會跟高 
層 是同氣 連枝, 其主 要功能 變為向 「有 
地位」 的校 友聯繫 籌款的 地方, 根本不 
起監察 校政的 作用。 

評議 會的議 事方式 亦一直 被人批 評為混 
亂、 無能, 遇到 對有損 校方聲 譽的議 
題時, 千方百 計阻止 討論, 避免 校方難 
做。 此外, 評議會 的選舉 亦常常 出現問 
題, 如候 選人的 合法性 問題、 投 票程序 
混亂, 在 2010 年週 年大會 的投票 更要作 
廢, 需在 8 個月 後續會 再投。 

近年有 年輕的 校友將 民主女 神像、 前校 
長劉 遵義、 中大深 圳分校 等各種 問題帶 
到 評議會 討論, 引 起許多 一心只 想將評 
議會 作為社 交組織 的校友 不滿。 

另外, 在 2009 年之前 每個人 能接受 50 張 
沒有意 向的委 託票, 即受 委託人 可以隨 
意幫 50 人 投票。 委 託票制 度一直 為人咎 
病, 有傳出 校友受 到上司 壓力而 交出委 
託票。 不過, 自 2009 年起, 每名 校友最 
多只 能接受 5 張委 託票。 

校友 評議會 漸漸成 為政治 角力的 地方, 
建 制與非 建制校 友之間 的火藥 味曰漸 
濃烈, 不過 由於建 制派比 改革派 更有組 
織、 手握更 多資源 和動員 能力, 故此評 
議會一 直都是 建制派 壟斷, 在系 統以外 
的 校友能 選上常 委只屬 少數。 近 年亦有 
有年 輕非建 制校友 參選評 議會, 不過大 
多 大比數 落敗。 


這 十年, 中大有 不少制 度上重 要的改 
變, 都 是因著 UGC 所做的 《宋 達能報 
告書》 內, 要以效 率為主 而降低 民主程 
度的建 議而來 8 , 不少皆 被指為 民主大 
倒退, 包 括取消 院長委 任制、 企 圖取消 
學生 會會長 作為教 務會當 然學生 委員資 
格、 校董會 改組初 期計劃 中亦沒 有學生 
及教 職員校 董等。 

另 一類較 大型的 事件, 多 始於校 方就著 
整體 社會狀 況而作 出急速 調整, 或為 ^ 
配 合社會 發展」 而 作出違 背中大 理想傳 
統 的政策 改動, 包括 2004 年因 UGC 削資 
而生的 「殺 系事 件」、 因 學制三 改四而 
生的 「新 書院事 件」、 「烽 火台 事件」 

、 以 及因前 任校長 劉遵義 「為提 升中文 
大 學國際 水平」 而生的 「國 際化 事件」 
等等。 

其他 事件, 多涉 及不同 範疇的 議題, 例 
如由 「保樹 立人」 引起 關於校 園民主 
規劃的 討論、 各項 與性別 平等有 關的事 
件、 監察 校方政 治獻媚 ( 如兩次 ^ 畢 
業禮 事件」 及 「民主 女神像 事件」 ) 、 
因著 不同校 園管理 問題而 生的較 小型抗 
爭 ,如 「 巴不得 事件」 及 「逸夫 校巴事 
件」。 

上 述提到 第一類 事件, 即由 UGC 政策引 
申的 轉變, 例如 教務會 改組, 這 類事件 
是較難 引起注 意的。 這些 對中大 發展方 
向相 當重要 的制度 改變, 往往是 資訊最 
封閉, 一 般學生 最難接 觸的, 故 雖有對 
這 些改變 的反對 聲音, 但 卻很難 成為校 
園 內廣泛 討論的 事件, 未 能形成 有力的 


中大 五十年 下 


♦ 328 


反對 勢力。 但若能 配合議 會適時 提出有 
力 意見, 也 能改變 政策一 部份, 例如保 
留 教務會 學生會 會長當 然委員 一席。 

第二 類事件 之中, 由於校 方在沒 有經過 
充分諮 詢下, 單方面 宣佈很 多政策 ,扭 
曲甚至 扼殺反 對方堅 持的中 大理想 、歷 
史及 價值, 而引 起巨大 迴響, 動 輒過千 
人聯署 反對。 可是 一時的 力量未 必能保 
証往 後安寧 ,像 「國 際化 事件」 過後, 
校方 成立的 雙語政 策委員 會並無 致力支 
持中文 教學, 不少 學系均 增加英 語授課 
比例。 9 

同學能 反應較 快的, 多是 一些直 接影響 
日常 生活的 事件, 例如 被刪減 校巴班 
次 ,及 「學 系書 院歸屬 爭議」 ,同 書院 
或同 學系的 同學們 很快走 在一起 抗議。 
這 類事件 相對較 易取得 成果, 迫 使校方 
收 回無理 改動。 其次能 引起同 學反應 
的, 就 是動搖 「 中大 價值」 的 事件, 
像 「烽 火台事 件」、 「民女 事件」 及 「 
國際化 事件」 ,而 前兩者 都能改 變校方 
做法 與立場 ,但 「國 際化」 則如 上段提 
到, 沒那 麼容易 推翻。 而 最難引 起同學 
關 注的, 是既 離同學 日常生 活很遠 ,又 
與中 大價值 似乎沒 最直接 關係的 教務會 
改組 或院長 委任制 事件, 就只能 得到少 
得 可憐的 關注。 

校內 會關心 校園議 題的, 是以學 生會為 
主 的學生 組織。 而 學生會 既要兼 顧校外 
議題, 初上 莊的同 學對校 內政策 亦未熟 
悉, 不時需 要靠熱 心關注 校政的 校友, 
透過 不同渠 道獲得 消息, 再與當 屆學生 


會一 同組織 反抗。 這十 年間, 在 國際化 
後 組成的 「中 文大 學校友 關注大 學發展 
小組」 (校 友關 注組) 尤 為重要 ,校友 
關注 組內有 不少七 十至八 十年代 的老校 
友, 他 們人脈 較廣, 亦不 乏與校 內高層 
相 熟者, 能 提供很 多資訊 及資源 與在校 
學生。 而他 們亦對 中大的 歷史有 深入認 
識, 對中大 的理念 有極強 堅持, 成為一 
股很 重要的 力量。 (例如 在新書 院事件 
中, 主力發 聲的反 對聲音 其實是 校友關 
注 組。) 而較 年輕的 校友, 亦會 以參與 
校友評 議會等 途徑, 嘗試 改變既 有保守 
親建 制的管 理層。 近年亦 較多一 些學生 
自發 的行動 ,如 「新 書店 事件」 中, 學 
生自行 組織收 集同學 意見, 希望 新書店 
能 更符合 同學的 需要及 期望, 「逸 夫校 
巴 事件」 中同學 自發畫 粉筆字 行動, 抗 
議校友 削減校 巴次。 

最後, 也想提 一點, 部分 在校園 內發生 
的 爭議, 亦會引 起社會 上廣泛 討論, 
例如 「情 色版 事件」 及 「畢 業禮 事件」 

。 前 者引起 許多關 於大學 生談性 或性本 
身的 爭議, 後者對 學生應 否衝撃 「神聖 
的」 畢業禮 亦引起 熾熱的 討論。 這些事 
件及 行動, 能衝擊 社會上 保守的 道德聲 
音, 為拆解 部份施 加於大 學生身 上的道 
德 枷鎖, 帶 來一些 正面的 影響。 

總括 而言, 在 捜集資 料的過 程裡, 我們 
發現 過去十 年於校 內發生 的抗爭 事件, 
無 論是形 式或議 題方面 均是豐 富多樣 
的。 爭 取的結 果有勝 有負, 但 整體來 
說, 涉 及較重 大發展 方向的 事件, 是難 
於 使校方 改變, 例 如語言 政策、 新書院 


運動 .角力 


329 令 


的建立 及教務 會與校 董會的 改組等 。這 
狀 況並非 這十年 獨有, 若 要說其 轉變, 
則 是在行 政管治 架構重 整下, 其 權力更 
集中, 反 抗也許 更難。 而 校方面 對反對 
者的手 段也有 轉變, 例如在 2008 年以 
前大 量大規 模抗爭 事件, 都是針 對由前 
任 校長劉 遵義所 推動的 政策, 其 時校方 
形象 差劣。 及後 沈祖堯 「 明星」 上陣, 
明 顯使校 方形象 提升, 而 如學生 會幹事 
會 這著名 的反對 組織, 都轉行 「又 傾又 
砌」 的方向 1Q 。 

最後, 善 用不同 的網上 平台, 似 乎是未 
來聚 合校內 弱勢者 的重要 方向。 有不少 
成功 的小型 抗爭, 都有於 網上動 員及討 
論 ,如 「 逸 夫校巴 事件」 及 「學 系書院 
歸屬 爭議」 ,都在 面書成 立群組 方便宣 
傳及 聚合受 影響的 同學, 同時間 也能引 
起校友 關注加 入討論 或提供 協助。 而這 
幾年有 較進步 校友出 選校友 評議會 ,亦 
多由網 上校友 群組宣 傳及爭 取支持 。善 
用網 上平台 有助於 社群的 聚合及 資訊交 
流, 可以 是未來 努力的 方向, 亦 有利於 
同學 自發的 行動。 眼下站 於權力 下層的 
我們, 仍未 有足夠 力量去 改變既 有的發 
展 及治校 模式, 但 願異議 者的聲 音於未 
來十年 不會被 掩蓋, 甚至 愈來愈 響亮。 


1 後來 中大於 2005 年 成立法 學院, 加 上醫學 院花費 
6 百萬 元資助 拔尖學 生全部 學費, 校 方被指 責犧牲 

「規 模小、 賺錢能 力弱」 的學 系進行 重組。 

2 雖 然當時 有分開 收費, 但校 方一般 不會查 乘客是 
否持有 証件。 

3 反對者 在火車 站派出 「反對 車票」 ,黃色 紙片寫 
上反對 字句, 呼 顧同學 投入車 費箱。 

4 名 義上為 200 多人, 但實 際上成 員只有 130 人。 

5 四 名本科 生代表 為中大 學生會 會長, 兩名 書院代 
表和 一名院 務委員 代表。 

6 大類招 生後, 將改 為以學 院為本 收生。 即 是新生 
在第一 年不設 主修, 到 第二年 才選讀 主修科 。改 
制目的 是為了 讓三三 四學制 的學生 能夠在 深入了 
解 各科後 才選讀 合適的 主科。 

7 理學院 方面, 中 醫學、 風險 管理科 學及數 學精研 
課程 會個別 招生。 

8 請參 見卷三 「社會 • 教育」 中 的文章 〈不 可忽視 
的有形 之手: UGC 如何 改變中 大〉。 

9 關 於雙語 政策委 員會的 工作, 請 參見本 書卷二 

「國 際化 事件」 中 杜振豪 的文章 〈貨 不對 辦的大 
學語 委會〉 。而關 於部份 學系增 加英語 授課比 
例, 於 2014 年就在 社會學 系引起 爭議。 可 參見黃 
漢彤, 〈犧牲 本科知 識換來 甚麼? —— 反 對社會 
學 系英語 化〉, 《中 大學 生報》 , 2 014 年 9 月號。 

10 關 於劉遵 義及沈 祖堯兩 任校長 的施政 分析, 可參 
見卷三 「理想 • 傳統」 中 的文章 〈一 樣的 軌跡, 
不 同的治 術〉, 而有 關學生 會幹事 會在沈 祖堯上 
任後的 轉變, 請參 見本部 份文章 〈中 大學 生會: 
十年評 點〉。 


中大 五十年 下 


♦ 330 


基 層勞工 血與汗 

♦ 陸明敏 


「我 們這 些最底 層的人 比泥還 賤。」 某 
位 EMO (物 業管 理處) 工友如 是說。 

的確, 縱 觀這十 年間發 生過的 勞工事 
件, 校方與 基層工 友的權 力差距 幾近沒 
有改 變過, 校 方依然 是高高 在上, 而基 
層 工友, 如清 潔工、 保安, 也許 真的是 
連 地底泥 都不如 —— 2003 年肥 上瘦下 
事件, 最高 層減薪 2-3% , 最基 層減薪 
20-30% ; 2011 年 校方無 視八成 工友反 
對 聲音, 強 逼室內 清潔工 調遷; 還有更 
多 …… 1 

如 果說中 大直接 聘請的 工友猶 如地底 
泥, 外 判工於 校方而 言肯定 是隱形 
的: 20 U 年 七名善 衡建築 工罷工 堵路追 
討兩個 多月的 欠薪, 事後 揭發工 友曾向 
校方 求助, 但未獲 受理; 2009 年, 一名 
外判油 漆工在 中大工 作時, 因三 米工作 
台翻 側不幸 身亡, 判頭拖 延恩恤 安排, 
中 大校方 亦逃避 責任。 2012 年, 校方更 
打算 外判七 所圖書 館清潔 服務, 把對勞 
工應負 的責任 也外判 出去, 幸因 各方反 
對 而擱置 計劃。 


基 層勞工 的處境 

外判 工友與 學校基 層員工 不同, 他們既 
與校方 沒有直 接勞資 關係, 亦 沒有所 
屬 工會, 他 人較難 得知外 判工友 的工作 
實況。 他們 遇到嚴 重事件 如欠薪 或工殤 
時, 只能 透過直 接行動 表達, 以 引起校 
方 關注及 回應。 

校 內基層 工友算 是有較 多渠道 解決問 
題, 例 如有關 續約、 無理 解僱、 工作待 
遇等, 有專門 的申訴 渠道, 但卻 因其結 
構性 問題, 令工友 經常不 被公平 對侍。 
另外, 校 內有香 港中文 大學職 員協會 
(職 協) 及香 港中文 大學員 工總會 (員 
總) 兩 個工會 組織, 也會 處理工 友遇到 
的不 同勞工 問題。 惟 以這些 渠道, 仍有 
不少問 題未能 解決, 以致 工友要 找學生 
組織如 中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基層 
關注組 等協助 處理。 若 不能以 協商方 
式 處理, 就 需要透 過具體 行動: 發起聯 
署、 示威行 動等去 迫校方 回應及 讓步。 

遍 閱一次 這十年 來的勞 工抗爭 事件, 校 
方顯 然不重 視勞工 權益。 


運動 .角力 


331 ♦ 


只能 由上而 下的評 核制度 

一直 以來, 員工評 核都是 由校方 向工友 
單方面 進行, 而評 分項目 也由工 友的上 
司 訂立。 2003 年, 中大引 入新的 評核標 
準 2 , 工友工 作表上 的評分 項目就 變得瑣 
碎, 工 作的每 一部份 都被仔 細監察 。然 
而, 如 此過份 切割、 細碎 的工作 評分項 
目, 讓上司 有更大 權力和 機會去 整治不 
聽話的 工友, 直接 影響工 友加薪 及轉長 
工的 機會, 而評核 亦會影 響工友 會否被 
解僱。 3 

工 友在七 月評分 時期, 都 會被上 司召見 
查看 評分, 同時 簽名表 示承認 評核分 
數。 有工 友不敢 細看評 分紙, 怕 看得慢 
上司不 高興; 而且評 分項目 眾多, 字間 
密密 麻麻, 一 時三刻 也未必 能看完 ,所 
以就 算評分 表是否 合理, 也是 簽了再 
算。 4 工友很 多時只 以為簽 名代表 ^ 已收 
到」、 「已 讀」 的 意思, 但事實 上工友 
在評核 上簽名 作實, 若工 友沒仔 細看清 
楚, 可能承 認了一 些自己 沒犯過 的錯, 
影 響未來 工作。 

由上而 下的評 核未必 公正, 有 工友表 
示, 希 望校園 使用者 也有份 評核, 可以 
降低 因為上 司與下 屬關係 不佳, 而導致 
評分不 公正。 若工 友認為 評分不 公正, 
也 經常不 敢投訴 上司, 原 因是投 訴機制 
也不能 保障投 訴人的 權益。 

投訴 機制鼓 勵非正 式處理 

「作為 一個負 責任的 僱主, 中文大 學致力 
提 供一個 和諧互 助的工 作環境 …… 」 這個 
和諧互 助的工 作環境 到底是 怎樣煉 成的? 


僱 員若對 評核的 結果有 異議, 是 不可以 
申 訴的, 若 僱員對 大學整 體政策 和規例 
不滿, 亦不構 成申訴 理由。 除非 是評核 
進行 的程序 有誤, 才能構 成申訴 理由。 
而 在提出 正式申 訴前, 程 序上亦 得先嘗 
以非正 式途徑 解決, 即找 自己的 直屬主 
管 商討。 換句 話說, 工友 想投訴 他的上 
司, 亦得 先和他 的上司 商討, 這 令工友 
壓力非 常大, 足夠 令工友 卻步。 而且, 
工 友認為 即使投 訴也沒 有用。 比 方說, 
組長資 歷深, 管 方倚重 他們, 工 友再投 
訴, 他 們也頂 多挨兩 句罵, 不會 有甚麼 
後果。 5 

如果 仍未能 解決, 在提出 正式上 訴後, 
仍有 上訴到 至校長 及校董 會兩個 步驟, 
但問 題是, 每一個 程序校 方都會 鼓勵工 
友 以非正 式途徑 解決。 工 友同時 面對繁 
複 的申訴 程序、 校 方處理 投訴人 員不停 
游說 和解、 當 然還有 自己的 上司, 都使 
工友很 難為所 遇到的 不公平 申冤。 

學生 的位置 

在 中大, 工友 們若面 對重大 困難, 都有 
可能 找上學 生組織 幫忙。 學生組 織如中 
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中大基 層關注 
組等, 一直 有關心 弱勢, 以至挺 身而出 
的 傳統。 而學 生一起 發聲, 某程 度上能 
讓工 友們的 訴求獲 得更多 支持。 (這也 
許也是 社會上 的悲哀 一 為甚 麼工人 
議題 本身不 能受到 該有的 關注? 為甚麼 
「大 學生」 這身份 能得到 更多支 持?) 

而更諷 刺的, 或許是 校方的 取態。 前校 
長 劉遵義 著名的 「茶 餐廳」 比喻, 以學 


中大 五十年 下 


♦ 332 


生 為顧客 身份, 這不單 單是一 個比喻 ,更 
有 其制度 效力: 在 一份工 友評核 表中, 
其中 一項指 標是: 「向客 戶提供 妥善服 
務 並建立 並維持 良好的 人際關 係」, 
上司 如此評 價清潔 工友: 「對顧 客的服 
務態度 良好」 。誰是 樓宇的 「顧 客」? 
不就主 要是教 授或學 生嗎? 

校 方對於 學生的 顧忌, 在 勞工抗 爭事件 
中可見 一斑。 有 被逼遷 的工友 曾說, 
「如 果我 們和校 方正面 交接, 就 會變成 
上司評 價下屬 的工作 表現, 但 這是住 
屋 問題, 不是工 作表現 問題, 是 公道問 
題。 如果 有學生 在場, 就 會變成 是學生 
批評校 方做得 唔好, 唔公 道。」 工友嘆 
道, 學生在 場時校 方都是 客客氣 氣的, 
若只 有工友 在場, 很快就 會被校 方打發 
走, 「而 我們 要求的 ,起 碼大家 是有個 
共同、 稍為 平等的 空間去 傾。」 

工友需 要學生 支持, 才能 與校方 有稍為 
平等的 權力。 勞工 抗爭的 出現, 正正是 
因為 工友在 建制上 無法與 校方進 行對等 
談判、 協商。 

總結 

在這十 年間, 校方 與工友 之間的 權力差 
距幾乎 沒有縮 減過, 一 直都是 「無公 
平」 。基 層工 友幾乎 沒有議 價能力 ,而 
工友 所面對 的各種 不公平 待遇, 不只是 
個別校 園高層 是否有 良心的 問題, 更是 
得到 制度的 允許與 維護: 評核機 制與投 
訴 機制, 兩 者互惠 互利, 「成 功地」 使 
面 對不公 平待遇 的工友 噤聲。 


然而, 在這十 年間, 學生 / 學生 組織的 
角 色似乎 也只是 發揮著 消費者 力量一 
沒有令 工友團 結爭取 應有權 益的意 
識, 以扭轉 校方上 一 工 友下的 結構關 
係, 很 多時候 只是介 入單一 事件, 比方 
說, 2011 年 反調遷 事件中 也只是 阻止調 
遷的 發生, 卻沒有 辦法將 整個運 動趨勢 
轉 向評核 機制。 這 種力量 也有其 局限, 
比方 說學生 組織每 年便會 換莊, 而莊與 
莊之間 的傳承 亦因各 種原因 有偏差 。即 
便 如此, 學生也 確實有 介入、 影 響事件 
的 身位及 力量, 也 的確能 以行動 監察校 
方, 阻 止更荒 謬的勞 工事件 發生。 


1 詳見 本文後 〈也 許只 是冰山 一角的 h 年來勞 

工抗 爭事件 簿〉。 

2 < 二等 公民, 如何 excellent ? 中大 員工加 薪之前 
之 後〉, 《中 大學 生報》 M 08 年 11 月號。 

3 如 果評核 成績不 能達到 「very good 」 或 

「 excellent 」 ,工 友的薪 級點就 不能隨 年資跳 
升 ( 俗稱跳 point ) 。 合約工 要轉做 長工, 除了 
必須做 滿六年 • 同 時亦須 連續三 年拿到 「very 
good 」 或 「 excellent 」 。 如果評 核報告 被評為 
「持 續不符 合大學 標準」 ,過 了三 個月的 觀察期 
還未 有改善 • 就要被 革職。 

4 〈打 開潘 朵拉的 盒子: 從調動 窺見的 制度問 題〉, 
《中 大學 生報》 Mil 年 9 月號 

5 同上" 


運動 .角力 


333 令 


也許 只是冰 山一角 

十 年來勞 工抗爭 事件簿 

♦ 陸明敏 


校園 裡勞工 的聲音 微弱, 勞工的 抗爭歷 
史更沒 有正式 記載, 可 供參考 的僅有 
中大學 生報的 報導, 中大 員工總 會的會 
訊, 以及中 大人間 的口耳 相傳。 以下也 
許只 是冰山 一角, 還有其 他各種 形形色 
色 的勞工 事件, 例 如不斷 出現的 無理解 
僱、 嚴苛的 工作環 境等。 

在此 感激各 前人的 努力, 讓這些 珍貴的 
抗爭史 不致被 淹沒在 時間的 洪流中 ,亦 
希望 後人能 繼續關 注並紀 錄勞工 事件, 
作歷 史的見 證人。 

肥上瘦 下事件 —— 2003 年 
大學教 育資助 委員會 ( UGC ) 提出, 
大學 員工的 薪水與 公務員 脫鉤, 不再如 
數 撥款。 中大 擔憂日 後慘遭 削資, 先自 
行 節流, 第一 招是減 人手, 第二 招是減 
薪, 最高 層減薪 2-3% , 最 基層如 清潔保 
安減薪 20-30% 。 第 三招是 大規模 外判, 
校 方將整 個物業 管理處 ( EMO ) 以價低 
者 得的方 式外判 予清潔 公司。 

在職工 盟的幫 助下, 學生、 師生、 工友 
群起 反抗, 包 括收集 聯署、 400 多人打 
算在 中大舉 辦的國 際校長 會議中 示威, 


後 來示威 行動因 中大校 方臨時 「走 佬」 
而 「失 敗」 ,改為 於烽火 台集會 。經過 
一輪 抗爭, 外 判的決 定緊急 煞車, 校方 
亦承 諾按照 2003 年的人 手比例 支薪, 及 
恆常服 務永不 外判。 其後 事件中 參與度 
較高 的工友 組成籌 委會, 在基關 組及中 
大學生 會的協 助下, 最後 更成立 中大員 
工 總會。 

然而, 中大於 2003 年引入 ISO 9002 標準 
評核 工作, 工友的 評核項 目變得 瑣碎及 
管理 層有全 權決定 下屬的 升遷。 當時協 
理副 校長許 敬文對 此的回 應竟是 「擦鞋 
文化係 好嘅, 可以 加強上 司下屬 之間嘅 
關係」 ,並 補充 一句: 「呢 個世 界無公 
平 架!」 

EMO 清潔 工友墮 梯身亡 —— 2007 年 7 月 
一位 EM ◦陳 姓清潔 工友, 於聯合 書院對 
開之巴 士站, 清潔 上蓋簷 篷時, 於 8 尺 
鐵梯上 墮下, 頭部 重創, 並 在搶救 5 曰 
後 不治。 

其後, 同在 EMO 工作的 妻子麥 女士, 手 
持丈夫 遺照, 於行 政樓天 台危坐 企跳, 
最後 由消防 員救下 送院。 始揭發 校方對 


中大 五十年 下 


♦ 334 


她 丈夫的 死和她 的工作 狀況, 都 漠不關 
心。 而自陳 工友過 身後, 校方一 直未有 
向 家屬交 待事故 因由及 詳情, 令 死者死 
得不明 不白。 不單 如此, 麥女士 竟經常 
被安 排於其 夫身故 之地點 工作, 而此次 
事 件的導 火線, 正 是因麥 女士在 當日被 
指令 於同一 地點單 獨進行 工作。 

巴 • 不 得事件 一 2007 年 
中大 校方曾 在暑假 期間打 算向中 大員工 
收取 1 元的校 巴費, 但在 員工總 會爭取 
下, 成功獲 豁免。 其後 校方向 「訪 客」 
收 取毎程 3 元的 車費, 「訪 客」 包括舊 
生及 非由中 大直接 聘請的 員工如 建築工 
友、 飯堂 員工、 超市 員工、 書店 員工、 
學生會 職員、 女工 同心合 作社社 員等。 

八 月中, 中大同 學發信 中大交 通組投 
訴, 認為 政策歧 視外判 工友, 令 基層工 
友生 活百上 加斤。 惜無 回音, 逐發起 「 
巴 •不 得」 行動。 具體的 行為包 括收集 
聯署 反對收 費措施 和派發 「反對 車票」 
讓人投 進校巴 的收費 箱作抗 議等。 後來 
學生揭 發校方 持校巴 牌照收 費違法 ,校 
方才 停止所 有收費 措施。 

導師正 名運動 —— 2009 年 12 月 
中大 校董會 擬向立 法會提 出修訂 《香港 
中 文大學 條例》 ,其 中一項 為更改 「教 
師」 的 定義。 在新定 義下, 導師 不包括 
在 「教 師」 之列。 員總及 導師要 求校方 
重 新修訂 「教 師」 的定義 ,然而 ,校董 
會不顧 其反對 聲音, 一意 孤行通 過大學 
條例 修訂, 並提交 立法會 立法。 不過其 
後立 法會否 決修訂 ,指出 「教 師」 定義 


不包括 導師是 「明 顯漏 洞」, 要 求校方 
重新 諮詢。 

其後員 總發起 「為 導師 正名, 為 教學正 
名」 聯署 ,校 方成立 「導 師事 宜專責 
小 組」, 向導師 口頭公 布初步 建議。 但 
導師認 為建議 保守, 對改 善導師 的現況 
幫助 不大, 故雙 方繼續 磋商。 2011 年 1 
月, 時任校 長沈祖 堯對外 宣布已 經為中 
大 「導 師」 正名為 講師, 其後, 校方亦 
逐 步回應 有關升 遷及起 薪點的 訴求。 

油 漆工工 殤身亡 —— 2009 年 1 月 
一名 外判油 漆工在 中大工 作時, 因 3 米 
高工作 台翻側 而不幸 身亡, 判頭 卻對恩 
恤安 排一再 拖延, 最後只 願付部 分殮葬 
費, 而 不願付 家屬生 活費。 再者, 外判 
商竟欺 騙死者 家屬中 大不准 路祭, 而跟 
校方 和死者 家屬會 面時, 更多次 把工殤 
責任推 在死者 身上。 

校方 先後以 「無 預約」 及 「高層 正在開 
會」 為由拒 絕接見 家屬和 同學。 直到 2 
月 n 日家屬 及工會 聯同聲 援同學 到烽火 
台 抗議, 校方 才回應 事件, 並承 諾墊支 
殮葬 費和生 活費。 而負責 監督外 判商的 
EMO , 在整 件事當 中處處 偏幫外 判商, 
負 責跟進 事件的 EMO 職員 亦沒有 盡力協 
助家屬 處理死 者的身 後事。 

建築 工堵路 追欠薪 —— 2011 年 2 月 

7 名 負責善 衡書院 陳震夏 館改建 工程的 
建 築工, 過 年前夕 被外判 商佳運 工程的 
判頭拖 糧兩個 多月, 在 年廿九 早上於 
大 學道善 衡書院 對開, 發起罷 工堵路 


運動 .角力 


335 令 


行動, 要求即 日取回 應有的 薪金。 工友 
和到 場聲援 的學生 跟校方 和佳運 周旋了 
半天, 最 後晚上 6 時多佳 運的支 票才送 
到。 校 方無為 此追究 佳運, 而且 學生事 
後 揭發, 原 來以前 工友曾 向校方 求助, 
但未獲 受理。 

新亞 飯堂剋 扣員工 飯鐘錢 一 2011 年 4 月 

最低 工資實 施後, 報章報 導負責 經營新 
亞 飯堂的 生利集 團在實 施最低 工資前 
夕, 逼 員工簽 署同意 書取消 飯鐘錢 (有 
薪 用膳時 間)。 其後學 生組成 ^ 中大飯 
堂關 注組」 到新亞 飯堂舉 牌抗議 生利集 
團剝削 工友, 要 求撤回 安排, 否則中 
大 校方應 拒絕與 生利續 約並補 貼工人 
損失。 經過 關注組 的抗議 和新亞 學生會 
的 爭取, 生 利才承 諾有飯 鐘錢。 而校方 
繼續 對於校 園內數 外判飯 堂百名 員工的 
「飯 鐘錢」 問 題不聞 不問。 

室內清 潔工被 逼調遷 一 2011 年 5 至 7 月 

物業 管理處 ( EMO ) 屬下 的室內 清潔組 
組員 的調遷 一向遵 從自願 原則: 工友若 
在自 己的崗 位工作 得不愉 快就可 以申請 
調到其 他組。 

然而 , 5 月底, 室 內清潔 組助理 經理通 
知各 組長即 將推行 新制, 透過抽 籤強行 
將工友 調組。 這決定 使希望 4 故 生不如 
做熟」 的工 友壓力 大增, 更有工 友因而 
出現 幻聽。 室內 清潔組 54 名工 友裡有 
43 名因而 聯署反 對調動 方案, 當 中最少 
有 7 成 都是合 約工。 但室 內清潔 組主管 
完全漠 視工友 訴求, 反而變 本加厲 ,強 
制大 部分工 友一次 過決定 以後十 年的調 


動。 抗爭 期間, 工 友除了 承受不 獲續約 
的 風險, 也受盡 上層的 壓力, 如 EMO 強 
迫 工友提 早安排 年假, 強 令組長 負責風 
險 評估, 甚至騷 擾個別 員工。 

中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基 關組、 左 
翼學 會組成 EM ◦工 友關 注組, 與員總 
收集同 學反對 調遷的 聯署, 並聯 同工友 
向沈祖 堯校長 遞信, 校方 才停止 進行調 
遷。 

校 方外判 所有圖 書館清 潔服務 
2012 年 6 月 

有工友 向工會 放風, 圖書 館清潔 服務將 
在 暑假期 間被全 面外判 。 5 月 7 日, 員總 
去信校 方查問 傳言, 校方 卻於個 多月後 
才回覆 確認, 中 大全數 7 所圖書 館會以 
「提 升管理 效益」 為由, 於 7 月 1 日起外 
判所 有圖書 館清潔 服務。 是次中 標公司 
為在 勞工條 件問題 上一直 惡名昭 彰的惠 
康 環境服 務有限 公司, 校 方此舉 亦違反 
2003 年校方 永不外 判恆常 物業管 理工作 
的 承諾。 

中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左翼 學會和 
基 關組同 學得悉 後組成 「中 大反 外判戰 
線」, 與員總 發表反 對外判 聲明, 並收 
集 聯署。 最 終逼使 校方取 消與外 判商擬 
定的清 潔服務 合約, 而館 內清潔 服務將 
交由大 學員工 負責。 其後, 員總 和反外 
判戰 線要求 校方增 設良心 約章, 雙方就 
校內外 判事宜 商討, 但 未達成 共識。 過 
程持續 至今。 


中大 五十年 下 


♦ 336 


手 法令人 不齒。 


娥 姐事件 一 2012 年 7 月 

7 月初, 潤 昌堂清 潔工友 娥姐因 工作評 
核報告 被評為 「持 續不符 合大學 標準」 
而 被勒令 離職。 她不 滿評核 結果, 除了 
尋 求員總 及人事 處介入 事件, 亦 向同學 
及 教職員 求助, 希 望能得 到潤昌 堂使用 
者 的公正 評價, 而 普遍使 用者都 認為潤 
昌 堂的清 潔狀況 良好。 經 過同學 與校方 
不斷交 渉後, 娥姐 最終獲 調任到 龐萬倫 
學 生中心 工作。 

中 大工友 被逼遷 —— 2012 年 10 月 
10 月 2 0 日, 《東方 日報》 報導爆 出住在 
中大 山村徑 職工宿 舍的職 工將於 11 月 30 
日被校 方強行 遷出。 基關 組同學 得悉後 
前往 職工宿 舍了解 詳情, 始 發現, 被逼 
遷工 友早於 5 月已 聯署去 信沈祖 堯校長 
表 達搬遷 困難, 但 校方指 是行政 事務委 
員會 ( AAC ) 的最終 決定, 不能 推翻。 

其後同 學去信 校長、 副校 長及其 他行政 
部門, 希望校 方能於 7 天 內與求 助工友 
會面, 共同 商討解 決方案 ,未果 。基關 
組 聯同學 生會、 學 生報、 電台於 中大各 
處及網 上發起 聯署, 五日 內收到 1,471 個 
來自 市民、 教 職員、 學生的 聯署。 其後 
終獲 得校方 答應與 學生、 求助工 友三方 
一同 會面。 

在商討 期間, 校方 暗地裡 使手段 令工友 
承 受極大 壓力, 務 求令工 友知難 而退, 
例 如要求 與工友 單對單 會面; 有 工友收 
到上 司暗示 「再 同啲 學生搞 搞震, 小心 
有得 續約」 。求助 工友先 後因抵 受不住 
壓力 離去。 事件其 後告一 段落, 但校方 


運動 .角力 


337 令 


任重 而道遠 

訪問 員工總 會理事 吳曉真 

♦ 陳秉鳳 


香 港中文 大學員 工總會 (簡稱 「員 總」) , 
是職 工盟的 屬會, 成立於 2004 年。 當時 
大 學削減 開支, 引起 「肥上 瘦下」 的風 
波 1 , 一班 員工為 抗議此 事組織 起來, 
後來並 成立了 工會。 員總 的主要 工作是 
維 護中大 員工的 權益, 同 時也會 就各種 
中 大政策 發聲, 例 如反對 院長委 任制、 
反對取 消教務 會學生 委員、 反 拆烽火 
台、 支持情 色版事 件中被 校方警 告的學 
生 等等。 

吳曉真 ( Emily ) 由員 工總會 2004 年成 
立 至今, 一直擔 任理事 (其 中多 年出任 
會長) ,她 2013 年 時任職 於中大 通識教 
育部, 跟進 334 改 制後新 的通識 課程。 
相對 中大原 有的兩 個工會 (香港 中文大 
學職 員協會 (職 協) 及香 港中文 大學教 
師協會 (教 協), 員總是 一個進 步性及 
抗爭性 較強的 工會, 亦不 限制會 員的工 
種。 其兼 有基層 職工、 白 領與教 職員的 
特性, 亦使其 為基層 勞工發 聲之餘 ,亦 
能關 注其他 與教學 及大學 政策有 關的議 
題。 今次 訪問, 希望 Emily 能就 員總十 
年作出 回顧, 一同 思考日 後中大 內員工 
組織的 方向和 重心。 


組織 的成長 與限制 

員總成 立時人 數只有 73 人, 現 時約有 
760 人, 是 全中大 員工的 約十分 之一。 
成立初 期基層 工友佔 的比率 較高, 現 
在 多了文 職及教 職員, 除物業 管理處 
( EMO ) 工 友外亦 有其他 工友, 如校巴 
司機及 宿舍職 工等。 員總 初期並 不接納 
教 職員做 會員, 後來在 2005 年修 章改變 
這個 規定, 主要考 慮是要 結合不 同工種 
及不 同階級 職工的 看法, 才能真 正就校 
方的 資源分 配方針 發聲, 並不只 為了爭 
取 各自的 利益。 「例 如在 成立時 面對的 
肥 上瘦下 事件, 其 實對長 約工的 影響較 
少, 但有很 多長約 工都加 入爭取 合約工 
的 利益, 都 是因為 看不過 眼不公 義的事 
情。」 Emily 如 此說。 十 年來理 事會的 
人也有 更替, 大多 是因為 職工離 職或覺 
得不 適合擔 任理事 工作, Emily 覺得換 
人是 好事, 能夠擴 闊員總 的接觸 層面, 
這亦是 她堅持 今屆不 再續任 會長的 原因, 
她 覺得應 該讓更 多人嘗 試承擔 職務。 

現時員 總招收 會員, 主 要是靠 寄通訊 
這種較 被動的 方式, 但有 時寄入 會表給 
新 員工也 未必做 得足, 都是因 為人手 
問題。 部份 會員加 入是靠 定期的 電郵通 


中大 五十年 下 


♦ 338 


訊, 特別 是有重 要消息 透過通 訊發放 
時, 如成功 爭取加 人工, 就會 比較多 
人回覆 入會" EMO 入 會率高 ( 300 人中 
有 200 多人是 會員) 是因 為容易 接觸, 
很 多時有 同事新 入職, 已 是會員 / 理 
事 的同事 就會招 募他們 入會。 由於人 
手 問題, 處理 日常事 務已忙 不過來 ,員 
總年度 活動只 有會員 大會, 春 茗和旅 
行。 Emily 說他們 也想多 搞一些 聯誼活 
動, 只可 惜人力 所限。 「文 職職 員常會 
覺得我 們形象 太 『 爛 仔』, 總是 與學校 
拗數, 令好多 人不敢 入會。 其實 應該透 
過這種 較軟性 的活動 去做, 但 心力不 
足 j ° 

跟 個案與 推議題 的困難 

Emily 表示, 其實議 題是有 很多, 但很 
難 推動, 因 為大部 份人力 時間都 花了在 
跟個 案上。 很多不 同層級 的職工 都有工 
作環 境及待 遇問題 (例如 宿舍員 工走時 
沒有校 巴搭) ,推個 案是很 煩的事 ,學 
校很 容易覺 得你是 「搞 事」, 本 身想推 
一個 問題, 但 又發覺 制度不 公平, 就愈 
滾 愈大, 處理的 問題愈 複雜。 

其實 理事都 是在中 大要打 份工, 可以跟 
個案 的時間 不多。 簡單 的個案 基層工 
友理事 都可以 跟進, 但 與文職 和白領 
有關的 問題就 主要是 Emily 和另 一位同 
事 去跟, 因 為需要 寫信及 要較熟 悉整個 
中 大運作 架構。 「其 實是 很辛苦 ,有 
時也 會很內 疚覺得 有些部 份可以 再做好 
些」 Emily 感嘆 地說。 近 年有很 多個案 
的事主 都有很 大情緒 問題, 亦導 致他們 
與身邊 的同事 有更多 磨擦, 到三 更半夜 


Emily 都要聽 電話疏 解對方 情緒。 而這 
些情緒 出現的 原因, 尤其 是一些 較長年 
資的 職工, 是源於 對學校 的歸屬 感強, 
認為 大學應 該比較 其他商 業或公 營機構 
重人情 關係, 亦認 為自己 是這個 社區的 
一 份子。 而 校方在 對待這 些有情 緒問題 
的職 工時, 很容易 就失去 耐性 , Emily 
覺得這 樣是不 對的。 

推議 題也不 容易, 例如不 少職工 都遇到 
評核 制度不 公平的 情況, 他們都 會嘗試 
跟進, 搞 聯署, 去 向校方 爭取, 但問題 
改 善的幅 度可能 很小。 若 議題影 響層面 
不夠 普及, 聲音不 夠大, 校方又 不會正 
視。 有 些個案 問題, 例如 教師的 升遷評 
核, 他們未 必想對 外公開 他們在 評核裡 
遇到的 問題, 因為 始終可 能對前 途構成 
影響。 

與校 方斡旋 

自成立 以來, 員總每 半年和 學校開 一 
次會, 校方代 表有副 校長、 人 事處處 
長、 副 處長、 財務 長和秘 書長 。 Emily 
感覺這 個會效 果愈來 愈少, 校 方代表 
都只 會說幫 你反映 意見, 或者有 一些小 
修補。 要有比 較大的 改變, 還 是要動 
員會員 施壓, 加 上輿論 壓力, 才可能 
推動。 其實學 校有個 Joint Consultation 
Committee ■ 是校方 和工會 (職 協及教 
協) 溝通的 平台, 員總 成立時 也想加 
入, 但委員 會馬上 定了個 很高的 門檻, 
要 有一定 會員人 數才能 加入, 員 總一直 
未達到 門檻, 就沒 法在這 委員會 發言, 
也不 能派代 表加入 不同的 諮詢委 員會接 


運動 .角力 


339 # 



攝 於員總 會室。 正中是 
Emily , 旁邊 為其他 理事。 


收資 訊及提 意見, 現在他 們在申 請希望 
委員 會能降 低門檻 讓員總 加入。 

而多年 與校方 斡旋, Emily 認為 校方是 
明白 員總也 是講道 理的, 只是員 總提的 
問題和 校方慣 常處理 的問題 不同, 例如 
工作間 民主及 公義的 問題、 情色 版風波 
時 譴責校 方處理 失當, 這 些會是 校方覺 
得員 總較難 處理的 地方。 

Emily 對這 幾年校 方的施 政亦有 擔憂, 
人治色 彩仍然 很重, 制度 不完善 亦不能 
公平 地解決 問題, 以致任 何職級 崗位的 
職 工遇到 問題, 都 會直接 寫信給 校長沈 
祖堯, 這絕不 是一個 理想的 狀態。 

導師正 名事件 帶來的 好影響 

2009 年底 開始的 導師正 名運動 2 , 在這 
幾年為 員總帶 來正面 影響, 首先 是現時 
員總 提的大 部份要 求校方 都予以 接納, 
導師 現在能 被正視 為教學 人員, 也能加 
入系 務會。 其次, 這件事 發生後 教職員 
加入員 總的人 數稍有 增加。 更有 一班導 


師透 過這次 事件認 識了, 催生了 一些教 
學 相關的 跨部門 合作, 亦 在重要 社會事 
件發生 時自發 參與, 例如在 2012 年反對 
政府強 推國民 教育及 2013 年碼頭 工人罷 
工事 件中, 他們 都有搞 論壇、 二 手書義 
賣, 籌款等 等支援 運動。 惟這班 導師參 
與 工會工 作未算 積極, Emily 希望 將來能 
使他 們參與 推動有 關大學 管治的 議題。 

Emily 覺得, 教職員 / 教授 是很 難組織 
的, 「有 時可 以拉一 些熟人 (教 授) 傾 
議題, 但 每次傾 完又是 『唉』 一 聲說沒 
有時 間搞」 。她 覺得常 常講的 「學 人自 
治」 (院校 自治的 前提) ,一定 要院校 
內部 人士去 爭取, 但現在 遠遠做 不到這 
樣的 形勢。 教授始 終要忙 研究, 有些則 
比 較活躍 於社會 議題, 大 學的問 題優次 
較後。 「但 長遠 要守護 學校的 一些價 
值, 這 班人好 重要, 不可 只靠學 生去發 
聲, 始終學 生未必 能掌握 有關大 學管治 
問題的 細節, 關心的 面向亦 未必一 樣」。 

與學 生關係 的轉變 

員總成 立時, 學生 的角色 很重, 那班同 
學未畢 業時也 會與員 總一同 開會。 往後 
幾 年校友 關注組 成立, 突 出的校 政問題 
很多, 校友、 員總 和學生 組織的 交流也 

o 

直到 民女事 件以後 3 , 大家 之間就 少了交 
流。 2011 年至 2012 年發生 了兩件 矛盾比 
較大的 事件, 一次是 EMO 調 遷事件 4 , 
另 一次是 宿舍迫 遷事件 5 。 受影響 工友直 
接 找學生 求助, 在 員總的 角度, 認為不 
能只聽 信部份 工友的 說辭。 員總 和學生 


中大 五十年 下 


♦ 340 



組織對 事件和 形勢的 理解不 盡相同 ,學 
生組 織方面 亦與員 總有不 同的意 見和立 
場, 因 而產生 磨擦和 爭執。 6 

Emily 認為, 意 見不同 與身份 不同有 
關, 職工與 學生面 對的風 險和後 果不一 
樣, 例如, 員工要 承受往 後在職 場可能 
出現的 排擠或 壓迫, 亦 有可能 要面對 
秋後 算賬, 被 解僱或 不續約 等風險 ,壓 
力 較大。 她 覺得學 生不是 不能理 解這些 
東西, 但當 時員總 和學生 組織意 見有分 
歧, 溝通亦 不足, 失 去了互 信基礎 ,使 
雙方 未能站 於同一 陣線。 

她認 為與學 生組織 重新建 立關係 是重要 
的, 在事 件發生 之後, 亦 有嘗試 與學生 
組織方 面重新 接觸和 溝通。 筆者 後來再 
向有關 的同學 了解, 他們 表示現 時與員 
總的溝 通和接 觸依然 不多, 相信 日後要 
重新建 立互信 關係, 使 到有問 題出現 
時, 兩方面 能並肩 作戰, 仍需要 更多的 
溝 通和磨 合才能 達成。 

未 來路向 

Emily 說, 現 時員總 追求的 東西, 其實 
和 成立時 一樣, 就是大 學作為 一個社 
區, 處理不 同事情 上要有 公義, 資源分 
配要 公平。 但她感 到時間 愈長, 見到的 
問題 愈多, 與剛 成立時 不同, 現 在反而 
很難 聚焦在 一個問 題上。 

其實 她很想 員總可 以處理 大學的 管治問 
題, 2004 年肥上 痩下, 其實歸 根究柢 
都是整 個機構 如何做 決定, 誰做 決定的 
問題, 但去 到那些 部份, 老師不 參與很 


難 做到。 好像 2007 年 院長委 任制, 員 
總也曾 經將問 題拖延 了一段 時間, 搞了 
聯署, 但一 到暑假 教授們 各有各 忙又潰 
不 成軍, 結 果校方 還是通 過了院 長委任 
制。 面 對人手 不足、 組織 力不夠 強等等 
問題, 員 總未來 的路, 看 來仍不 易走。 

後記 

訪問 初稿完 成後, 筆者 帶著稿 件到員 
總辦 公室讓 Emily 查看, 她讀稿 後說, 
也許是 因為她 長期揹 著太多 個案, 壓力 
不小, 談的都 好像有 點令人 灰心。 我 
就藉著 機會, 向在 午休時 聚在員 總辦公 
室一起 午膳的 理事們 (包括 EMO 和文 
職 人員) 問 問看, 覺得有 了員總 有甚麼 
分別? 其 中一位 EMO 叔 叔說, 「以前 
只 懂低頭 做事, 有 不公平 事時, 上司也 
會 把聲音 按下, 但 有了員 總後, 知道了 
自己的 權益」 ,幾 個人七 嘴八舌 ,說 
知道 多很多 資訊、 每年傾 工資, 也有人 
代表 自已、 有 些改變 是細眉 細眼, 但也 
協助 了很多 個案。 和其 他理事 在一起 
時, Emily 表現 得輕鬆 很多。 要 使工人 
團結、 充權, 絕不 是個人 之事, 希望員 
總能繼 續壯大 下去。 


運動 .角力 


341 令 


1 2003 年底, 當時 政府出 現嚴重 財赤, 教育 局局長 
李國 章與大 學校長 磋商削 減大學 開支, 政 府後來 
宣佈 2004-2005 度的大 學資助 需削減 一成, 約十 
一億, 中大校 方於是 提出調 整員工 薪金, 而當中 
基層員 工減薪 的百分 比比高 層的高 許多, 引發基 
層工友 及其他 不滿此 「肥上 瘦下」 政策的 職工、 
學生、 校友 抗議。 

2 2009 年底, 中大 校董會 擬向立 法會提 出修訂 

《香 港中 文大學 條例》 ,其 中一項 為更改 「教 師」 
的 定義。 在 新的定 義下, 導師不 包括在 ^ 教師」 
之列, 這 意味著 較差的 待遇和 不穩定 的職位 。員 
總 要求校 方修訂 教師的 定義, 但校 董會在 反對聲 
音下仍 通過該 修訂並 提交立 法會, 幸而立 法會指 
「教 師」 定義 不包括 導師是 「明顯 漏洞」 ,並 要求 
校 方重新 諮詢。 員總其 後發起 「導師 正名運 動」, 
成功爭 取導師 正名為 講師。 

3 請參 見卷二 「民 主女 神像事 件」。 

4 詳 見本部 份文章 〈也許 只是冰 山一角 —— 十年來 
勞工 抗爭事 件簿〉 之 附表。 

5 同上。 

6 在 EMO 事 件中, 員 總收到 一封匿 名信, 信中指 
控 一名清 潔工友 會欺負 低級的 員工, 並強 迫員工 
聯署反 對調遷 方案。 員總認 為清潔 工友的 意向不 
清, 認為 不方便 介入。 不過 學生組 織就相 信大部 
份 清潔工 友都反 對調遷 方案, 大力 地支持 反對的 
清潔 工友。 


中大 五十年 下 


♦ 342 


中大女 工合作 社紀事 

♦ 陳正恒 


開一間 商鋪, 利潤 至上, 凡有 利於賺 
錢, 員工 流動再 頻繁、 人際關 係再貧 
乏都可 以接受 —— 在這 種主流 之外, 
我們可 有其他 選擇? 另類 經濟模 式的確 
存在, 不過 由於跨 國資本 與本地 財團壟 
斷 市場, 發 展空間 往往被 擠壓。 然而在 
中文 大學, 有間 已成立 十幾年 的合作 
社, 一直踐 行以人 為本的 理念。 合作社 
由社 員共同 經營, 實 踐民主 決策、 集體 
共識' 分擔 勞動、 互 助權責 等原則 ,社 
員 集體決 定包括 工資、 工時、 分工 、產 
品配 置在內 的所有 事務; 合作社 還注重 
回饋 社會, 壯 大基層 運動, 矢志 為弱勢 
社群 建立可 持續發 展經濟 生活的 參考楷 
模。 

女工 同心合 作社小 賣店, 位於大 學本部 
范克廉 樓地下 低層, 於 2001 年 11 月由香 
港 婦女勞 工協會 (女 工會) 組織 創立。 
2000 年, 大學裝 修范克 廉樓, 預 留空位 
開設 學生會 爭取已 久的便 利店; 與此同 
時, 幾 位中大 學生會 與基層 關注组 (基 
關組) 的同學 接觸合 作社這 一概念 ,萌 
生 興趣, 認 為大學 素有擁 抱社會 平等的 
精神, 又 享受優 惠租金 條例, 是 適於發 
展合 作社的 土壤。 更重要 的是, 他們明 


白合 作社實 行工人 自主、 經濟 民主, 寄 
望 合作社 能抗衡 壟斷。 經 過數月 籌備, 
合作 社正式 開張。 社員回 憶道, 從前的 
她們, 成 功開業 已經很 高興, 未 曾想到 
十幾 年後合 作社仍 然屹立 不倒。 

婦 女勞工 合 作充權 

這 群來自 基層的 婦女, 以 前多是 因香港 
經濟 轉型、 製造業 遷離而 失業的 工人, 
或 全職照 顧子女 的家庭 主婦, 她 們如何 
組織 起來, 胼手 胼足、 創業 守業? 報名 
加入合 作社的 婦女, 先要 參加一 系列工 
作坊, 內 容包括 認識合 作社原 則和運 
作、 處理 分歧、 開會流 程等, 還要實 
習、 通過 評估方 能成為 社員。 對 合作社 
的 理解、 是 否願意 及適合 與大家 長期共 
事, 是 評估的 重點。 曾有 實習者 只想打 
工, 無心 開會, 因此 退出。 一連 串訓練 
實非 易事, 社員卻 說她們 「唔可 以隨時 
入來 ,但可 以隨時 出去」 。既然 招募新 
人不 簡單, 缺人 手無法 立即找 替補, 為 
何又 能隨時 離開? 原來, 合作社 尊重個 
人 自由, 不強迫 人為工 作犧牲 生活。 若 
退出, 能領回 股金; 若 一年內 打算回 
來, 還 會獲得 接納。 


運動 .角力 


343 # 


當然, 現實 總比理 念複雜 得多。 最初她 
們 總遇到 質疑: 基層婦 女也懂 得管理 
嗎? 「師 奶」 也能主 外嗎? 連社 員自己 
亦半信 半疑。 雖 說權責 平等, 但 社員不 
可能 一下子 全部掌 握看鋪 、訂貨 、算賬 
等 本領, 總 有能者 多勞的 狀況; 社員性 
格 各異, 有人 強勢、 有人 內斂, 難免出 
現 不合。 最嚴 重時, 已共 事幾年 的社員 
也因對 人際關 係失望 而離開 。然而 ,平 
等 的溝通 仍然有 助處理 分歧, 許 多矛盾 
都靠互 相遷就 和磨合 解決。 決策 亦然, 
沒 有上下 階層, 每 個人的 意見都 會被尊 
重。 旁 聽過例 會的朋 友便能 見識到 ,社 
員需 要討論 小賣店 運作、 互 相遊説 ,以 
爭 取達成 共識; 少 數服從 多數的 投票制 
只 在長期 未有共 識時才 採用。 曾 有同學 
建議賣 撈麵, 社員 中的支 持者認 為要優 
先考 慮同學 願望, 賣撈麵 還可增 加不少 
盈利, 反 對者指 撈麵不 健康, 不 符合同 
學營養 需要; 經反復 商量, 她們 才開始 
販售, 每一份 皆搭配 粟米, 吃起 來更健 
康。 在商 討中, 原 本較少 出聲的 社員發 
現, 原來自 己的聲 音也能 影響小 賣店的 
發展, 於 是愈來 愈有信 心發表 意見一 
向來在 公共討 論中失 語的基 層婦女 ,因 
此 改變: 「我 哋長 咗見識 ,表達 能力都 
提 升。」 

成立 初期物 價低, 賺 錢相對 容易, 合作 
社兩 三年間 即還清 賒脹, 為之後 加薪至 
最低 工資、 舉行義 賣奠定 基礎。 近年, 
如 同所有 商鋪的 境況, 合 作社也 要承受 
進貨價 上漲, 水電 煤雜費 和地租 日趨昂 
貴。 社員不 願定價 太高對 客人太 不利, 
故財 政壓力 激增。 儘管 如此, 她 們靠開 



2001 年女 工合作 小賣店 開幕。 


源 節流和 勤懇勞 作堅持 下來, 學 期中賺 
的 錢補貼 假期的 虧損, 假 期的空 閒則用 
來接 觸社會 和學習 技能。 

扎 根中大 貢 獻社會 

2006 年合約 到期, 女工決 定爭取 續約。 
大學 招標制 度下, 師生 中心管 理委員 
會、 學 生會、 財務 處的選 擇決定 結果。 
委員 會中, 較認識 合作社 的教授 與學生 
會 代表努 力遊說 各方, 講 解合作 社存在 
的 價值, 希 望大學 貫徹人 文精神 、提 
供 孕育另 類制度 實踐的 環境。 女 工在委 
員會 投票中 險勝。 校園 使用者 的看法 
影響 著有權 決定的 委員, 平時女 工表現 
令師生 滿意, 關 心女工 的學生 設計單 
張、 落力 宣傳, 皆 是她們 得以留 下的原 
因。 2 009 年 約滿, 除 了上述 努力, 基關 
組 還與女 工會合 作出版 特刊, 講 述合作 
社運動 與社員 故事。 眾人 支持, 女工又 
一 次獲得 續約。 

女工 合作社 不只有 女工, 同學亦 時有參 
與 營運。 基關組 不僅曾 協助小 賣店成 
立, 亦 在平時 做問卷 調查, 將師 生對小 
賣 店的期 望和意 見告訴 女工, 助她們 


中大 五十年 下 


♦ 344 



改善。 除 意見反 饋外, 學 生亦參 與策劃 
合作社 的空間 使用, 例如 基關組 曾在店 
面增添 理念宣 傳和社 會運動 的資訊 。首 
次續約 之後, 有人 建議女 工通宵 營業, 
社 員與基 關組商 議後, 認 為午夜 之後人 
流 稀少, 無 必要開 通宵, 然而為 盡量照 
顧同學 需要, 開設 了星期 一至五 深夜的 
特更 服務, 由基關 组招募 同學在 夜間義 
務當值 。自 此, 女 工合作 社真正 融入同 
學生活 之中。 每年, 女工與 學生會 、基 
關組 合作, 在勞 工週、 公 平貿易 週等時 
機, 向 師生介 紹勞工 權利, 傳播 民主平 
等經濟 理念。 富有特 色的女 工夜話 、池 
畔音 樂會, 都是學 生協力 女工開 創的活 
動。 

合作, 還存在 於女工 與社會 之間。 婦女 
勞工協 會時常 組織會 員討論 時事, 瞭解 
勞工 法例、 財政 政策; 每年 五一、 七一 
等 遊行, 女工相 約走上 街頭。 一 開始, 
社員只 是在工 會活動 中亦步 亦趨, 隨著 
認識 和參與 漸多, 她們逐 漸意識 到與眾 
多 工人如 命運共 同體。 她們 覺得, 合作 
社 是進步 的經濟 模式, 身為 社員, 知道 
工人自 主的內 涵後, 應當 成為推 動社會 



進 步的一 份子: 「對 社會 議題發 聲嘅意 
識越來 越強, 會企出 來貢獻 力量。 因為 
唔只係 (事 主) 一 個人嘅 事情, 而要靠 
集體 嘅力量 。 」 因此, 她 們反對 大學外 
判校巴 服務、 清潔 工作, 也曾去 觀塘擺 
街站、 派 單張, 聲 援被新 鴻基外 判剝削 
的 APM 清 潔工。 當大學 有工殤 意外, 當 
紮鐵 工人、 碼頭工 人發動 罷工, 以及當 
東南亞 海嘯、 地震等 大災害 發生, 合作 
社皆舉 行一日 義賣, 將收 入捐給 有需要 
的人。 因為 感受到 合作社 中日常 的民主 
決策 讓她們 充權, 所以女 工一向 關心政 
制 民主、 支持雙 普選。 她 們不僅 參與佔 
領中環 商討日 , 2014 年起 還義賣 「民主 
梘」 、糯米 糍為佔 中運動 籌款。 

女工 的社會 參與, 深入 到政策 倡議。 法 
定最低 工資實 施之前 幾年, 合作 社就已 
率 先把時 薪加到 民間勞 工組織 建議的 33 
元; 加薪一 年後, 合作社 沒被最 低工資 
「搞 垮」 ,證 實合 理提升 員工待 遇有益 
無害。 校園 以外, 女工與 綠慧、 群芳等 
友好團 體組成 聯會, 每年 一度的 合作社 
日前後 都開設 專題論 壇聚首 交流; 女工 
加入社 會經濟 聯盟, 一 同約見 官員、 頒 


運動 .角力 


345 # 



佈社會 經濟政 策綱領 ( * 2 012) , 建言 
香 港經濟 藍圖; 女 工還出 席婦女 政綱論 
壇, 和議員 討論婦 女在政 策制定 中的位 
置。 2012 年是國 際合作 社年, 女 工於旺 
角西 洋菜南 街舉辦 推廣日 活動, 向市民 
介 紹她們 獨特的 經驗。 

小 店星火 燃 點希望 

中大 女工合 作社的 成功, 示範了 一場社 
會實 驗如何 進行, 啟發 和指導 了其他 
院校 開設合 作社: 嶺南 大學、 城市大 
學、 香港 大學、 香港 專業進 修學校 、理 
工大 學先後 出現了 由婦女 組織承 辦的小 
賣店、 果 汁店或 飯堂。 合 作社是 國際運 
動, 女工會 考察不 同文化 背景、 政經制 
度下合 作社的 發展; 中國 內地、 國外的 
組 織也會 來到中 大女工 合作社 取經。 

這 些年, 合作 社改變 良多: 原本 狹窄的 
店面擴 張了, 增加 了水槽 '雪櫃 、儲 
物 空間, 添 置了影 印機; 供應公 平貿易 
認證的 咖啡、 朱 古力, 支 持公平 貿易合 
理 對待生 產者; 身 體力行 使用環 保洗潔 
精、 洗 手液, 還販 售友好 團體手 作的環 
保皂、 環保 唇膏, 倡 導綠色 生活; 親自 


考察 農場, 寄賣本 地家庭 有機農 場出產 
的蔬菜 …… 無疑, 這些都 是增加 成本的 
舉措, 也不是 每次改 變都效 果顯著 ,然 
而她們 正是在 不斷摸 索中吸 取經驗 ,走 
一條本 來沒有 的路。 

女 工持續 成長的 同時, 香 港財閥 壟斷變 
本 加厲, 少數人 的利益 支配多 數人的 
生活, 街道和 商場變 得千篇 一律, 人均 
工時常 年領先 全球。 在扭 曲的政 經制度 
下, 合作社 這條出 路更顯 可貴。 中文大 
學是 香港院 校中支 持社會 經濟的 先鋒, 
若無 中大引 以為傲 的人文 精神、 學運傳 
統, 如 土壤和 空氣, 滋養 這場來 自基層 
的社會 實驗, 小小 的女工 合作社 怎能開 
出淡 雅芳香 的花。 透過 女工, 我 們看到 
美 好社會 的可能 圖景, 那 是我們 本應擁 
有 的生活 體驗。 願 這點星 火燃燒 下去, 
改變的 希望在 人心中 不滅。 


參考 資料: 

1 林曦華 • 〈攜手 創未來 女工 同心合 作社九 週年紀 
事〉, 《中 大學 生報》 , 2 009 年 9 月號 

2 Tracy • Ivy • 〈女 工合作 社知多 少?〉 , 《中 大基 
層 關注組 2012 年迎新 特刊》 



♦ 346 


* 本文所 用照片 均由中 大基層 關注組 提供。 


中大學 生會: 十 年評點 

♦ 李敏剛 


這十年 來學生 會各方 面的成 敗得失 ,並 
不 易一概 而論, 更 非筆者 的意見 、分 
析、 評 價足以 定論。 本文 希望點 出一些 
這 十年來 學生會 有趣的 轉變, 並 做一點 
相關 的歷史 梳理, 以留 下一點 歷史紀 
錄。 筆者 曾為第 3 8屆 ( 2 008_ 2 009 年) 
和 39 屆 ( 2 009_ 2 010 年) 學生會 幹事; 
我 的觀點 自難免 偏頗, 但 相信應 能大體 
捕捉到 這十年 來學生 會值得 留意、 反思 
和爭辯 的一些 轉變。 

近年來 學生會 最值得 一提的 轉變, 我會 
將之 概括為 「區議 員化」 。但這 個轉變 
有 意識形 態上的 脈絡, 其 中的過 程和得 
失, 也得有 更多的 社會大 氣候、 以及當 
然少 不了的 偶發事 故的影 響作為 背景, 
才 足以作 公平的 評價。 以下便 會跟従 
這個 次序談 「區議 員化」 的背景 、內 
容、 得失: 意 識形態 包袱的 轉變、 何謂 
「區 議員 化」, 以 及區議 員化下 「地區 
工作」 成果 受到的 限制。 意識形 態轉變 
作 為變遷 的主要 因素, 這 方面的 交代會 
不 合比例 地長, 但 考慮到 這段變 遷歷史 
頗為 重要, 我 因此不 避繁瑣 累贅, 只求 
盡量 清晰。 


意識形 態變遷 

這十 年來學 生會的 意識形 態包袱 逐漸變 
得輕省 。這 是指: (一) 學生 會內閣 
內 部的意 識形態 衝突愈 來愈不 尖銳; 
(二) 政綱 的內容 趨同, 尤其在 社會面 
向 方面; (三) 學 生會各 屆內閣 (大同 
小 異的) 意 識形態 與社會 / 學生 主流的 
衝突 愈趨不 尖銳。 這幾個 轉變的 客觀效 
果, 就是學 生會相 對來說 愈來愈 能空出 
心 思與時 間做一 些較為 軟性、 拉 近和學 
生距 離的, 卻相對 「非政 治化」 的福利 
工作。 為何會 有這個 轉變? 其中 社會大 
氣 候轉變 是一大 原因, 但 也有偶 然的因 
素。 而 這可以 2009 年六四 二十周 年做一 
個分 水嶺。 

甲、 中國 認同 / 鹿內 地牛 的藤擦 
2009 年 以前, 學生 會其中 一個矛 盾最尖 
銳的意 識形態 爭議, 是中國 認同。 這有 
時代 背景: 2004 年, 港 大學生 會發表 「 
七 一救港 宣言」 ,稱 憂慮 泛民主 派對普 
選 「盲 目的 追求」 ,擔心 這會令 「社會 
在政改 議題上 走向兩 極化」 ,主 張應和 
中央 「雙向 溝通」 ; 2006 年 ,學 聯代表 
與曾蔭 權閉門 會面, 商討 政改; 一時間 
和 解溝通 的氣氛 甚濃, 於 是對中 共的態 


運動 .角力 


347 


度就 常成為 傾莊和 學生會 爭議的 焦點。 

2007 年, 第 37 屆學 生會便 曾就是 否參與 
當年 港大學 生會牽 頭的訪 京團, 內部出 
現激烈 爭議, 最後決 定不參 與訪京 2 。 但 
對 中共的 態度應 該如何 ? 對內地 由中共 
控制 的中央 政府應 該有何 態度? 是否承 
認中共 是內地 的合法 政權? 對藏獨 、台 
獨問 題又應 有甚麼 取態? 這些都 成為了 
當時 學生會 傾莊、 學生會 內閣出 聲明考 
慮字 眼措辭 時常要 考慮的 問題。 這些問 
題並 不是庸 人自擾 一 因 為學生 會對中 
國 認同的 取態, 將 直接影 響到和 在中大 
就 讀的內 地生的 關係。 

近 十年、 尤其是 2009 年 以前, 學生會 
傾莊 常會有 內地生 參與, 而最尖 銳的爭 
論往 往就是 圍繞對 中共的 態度。 應公平 
地說: 會來學 生會傾 莊的內 地生, 一般 
都 是關心 社會問 題的有 心人, 談 到內地 
的貪 腐問題 之類, 會站 在批判 當權者 
的 立場, 甚 至談到 六四, 不少內 地生也 
認為 中共鎮 壓學生 有錯。 他們 和傾莊 
的香 港學生 的分歧 在於: 他們一 般大都 
承認 中共控 制下的 中央政 府是中 國的合 
法 政府, 而香 港學生 (當 年) 都 一般只 
會 稱之為 「中 共政 權」, 稱九七 年香港 
回歸為 「主權 移交」 ,不 接受中 共的合 
法性; 其次, 內地 生一般 強烈反 對藏獨 
和 台獨, 主張 維護中 國領土 完整, 香港 
學生 則傾向 接受當 地人民 自決。 於是問 
題就 來了: 學生會 應如何 面對這 些內地 
生? 如果學 生會的 政治立 場令內 地生反 
感, 等於自 絕於這 班值得 爭取的 內地生 
的 支持, 這 樣是否 值得? 


2008 年 西藏的 「三 一四 事件」 則是這 
個矛盾 的最大 爆發。 2008 年 3 月, 藏人 
發 起集體 抗議, 及後 演變成 騷亂, 大批 
解放 軍入藏 彈壓。 中大學 生會隨 即發表 
了措辭 強硬的 聲明, 批評 中共武 力鎮壓 
藏民; 這 份聲明 令內地 生十分 反感, 認 
為學 生會不 明事件 真相, 就代表 中大學 
生發表 聲明; 學生 會收到 過百封 表達不 
滿的 電郵, 亦有不 少內地 生親身 到學生 
會會室 理論; 及後 學生會 再發表 長篇回 
應, 亦在 網上引 來了激 烈罵戰 3 。 這次對 
抗令學 生會和 內地生 的關係 決裂, 此後 
幾乎是 處在不 瞅不睐 的狀態 4 。 

平心 而論, 有關 西藏、 台灣, 乃 至國族 
認同的 問題, 學 生會歷 屆內閣 都並沒 
有 真正討 論過, 遑 論有甚 麼有意 義的立 
場; 捨 去平反 六四、 對內 地的維 權及部 
分社 會問題 (如 勞工 問題) 的 關注之 
外, 對中國 的進一 步分析 (甚至 認識) 
基本上 都是交 白卷。 內 地生批 評學生 
會人云 亦云倉 促表達 立場, 其實 不無道 
理。 進一步 來說, 學生會 動不動 就會對 
政治事 件發表 聲明, 幾乎 已經變 成了慣 
性 動作, 而到 底應對 甚麼事 發聲、 甚麼 
事不 發聲, 則 近乎漫 無標準 (不 公義的 
事每 天都在 世界每 個角落 發生, 學生會 
是 否也要 一一發 表聲明 呢?) ,到 底學 
生 會對政 治社會 事件, 應 有甚麼 角色? 
聲 明的重 要性又 在哪? 

這些都 是值得 反思的 問題。 但 幸或不 
幸, 社 會氣氛 轉向, 這 些反思 未及開 
展, 轉 眼就失 去了迫 切性。 


中大 五十年 下 


♦ 348 



7, 、 分 7 k 嶺: 六四二 + 固年 逛朴會 f 眚 

年) 激谁化 

2009 年是六 四二十 周年, 港大 學生會 
會長陳 一誇公 開質疑 在八九 民運中 ,中 
共暴力 清場是 否真的 「屠 城」, 指中共 
已將暴 力減至 最低, 其決 定未必 錯誤。 
中大 學生會 立即發 表聲明 批評, 指陳的 
言 論是為 劊子手 開脫; 港 大學生 會亦發 
表 聲明和 陳劃清 界線。 社 會輿論 嘩然之 
餘, 亦 一面倒 批評陳 的言論 冷血、 意圖 
為中共 翻案、 放 大學生 運動領 袖的過 
失、 無 視中共 屠殺學 生之惡 等等, 陳亦 
旋 即被港 大學生 罷免。 事後 看來, 這次 
爭議 其實是 香港社 會氣氛 的分水 嶺:除 
了 進一步 確認要 求平反 六四、 追 究屠城 
責 任是香 港的社 會共識 之外, 和 中央妥 
協 溝通的 氣氛亦 轉淡。 之 後相繼 爆發了 
反高 鐵運動 ( 2 009 年末 2 010 年初) 、五 
區公投 運動、 民主 女神像 入中大 (2010 
年) ,社 會上 ,尤 其是年 青人對 特區政 
府、 對中 共的抗 爭氣息 漸變得 強烈。 

在 內地生 退出校 園政治 爭議、 社 會抗拒 
中共意 識上升 的情勢 之下, 學 生會有 
關 中國的 政治認 同方面 的壓力 大大減 
輕, 至少沒 有人會 要求學 生會就 台獨、 


藏獨、 中共合 法性之 類問題 表態。 學生 
會即 使退回 最基本 的平反 六四、 支持維 
權、 關 心社會 基層的 立場, 也不 會出大 
問題 : 同時, 社會 抗爭氣 氛日漸 濃厚, 
學生 會就政 治議題 發表批 判性的 聲明, 
重申一 些如支 持民主 、自 由、 人權、 公 
義等的 價值, 也 不會引 起太大 的反對 
(或 注意) ,甚 至做一 些對抗 性的行 
動, 受到 的批評 亦大減 (例 子: 2007 年 
畢業禮 學生衝 撃來主 禮的董 建華, 受到 
輿 輪一致 批評; 到了 2009 年學生 在畢業 
禮 衝擊唐 英年, 受 到的批 評已經 大減, 
甚且 有支持 的聲音 ) 5 。 

此外, 學聯 的政治 意識變 得激進 (這也 
許也 是社會 尤其年 青人激 進化的 影響所 
及) ,也令 學生會 的理論 化其立 場的壓 
力 大減; 既 然有跨 院校的 學聯就 政治議 
題發 表評論 和組織 行動, 中大學 生會也 
不 太需要 別樹一 幟提出 自己的 政治議 
程。 在反 高鐵運 動和五 區公投 運動之 
中, 學聯 和各院 校學生 會空前 團結, 在 
五區公 投之中 尤其全 力參與 6 。 此後, 爭 
取 普選、 社 會公義 成為了 學聯的 基本政 
治 立場: 2012 年 9 月, 學 聯在中 大百萬 
大道 組織大 罷課, 反對特 區政府 在中小 
學推 行國民 教育, 有 八千人 參與; 2013 
年戴 耀廷提 出佔領 中環公 民抗命 爭取普 
選, 各 大院校 學生會 亦全力 支援。 早幾 
年院 校之間 就和中 央溝通 還是抗 爭到底 
的擺 盪煙消 雲散, 中大學 生會在 政治立 
場上亦 可安心 「跟大 隊」。 

丙 、內 W : 就 政治堪 朴會 的共識 
除了這 些外在 因素, 學生 會意識 形態包 


運動 .角力 


349 # 


徽減 輕也有 內在的 原因, 這就 是近幾 
屆 學生會 內閣, 似 乎對香 港的社 會政治 
分析 有了一 個相對 穩定的 框架; 大體而 
言, 就是以 左翼自 由主義 的視角 來批判 
香 港現況 7 。 這其實 也是學 生會幹 事們就 
意識 形態努 力經營 的一個 成果。 雖然整 
體上 而言學 生會面 對的意 識形態 壓力漸 
減, 卻不代 表他們 在這方 面毫無 建樹。 

2009 年的七 一遊行 前夕, 學生會 發表了 
中大版 的長篇 「七一 宣言」 《為 我們社 
會的 未來建 言》, 提出了 諸如爭 取政治 
自由、 批判 自由 市場、 打 撃地產 霸權、 
恢復遺 產稅、 增加利 得稅、 反對 高等教 
育市 場化、 民 主規劃 社區、 開放 大氣電 
波等 訴求, 是社會 上較早 提出打 撃地產 
霸 權論述 的一篇 文章; 宣 言發表 之後, 
頗 有迴響 8 。 

更重要 的是, 這篇 宣言以 大體而 言接近 
左 翼自由 主義的 視角, 結合一 些對香 
港、 內地, 乃至 世界經 濟發展 的分析 
(當年 恰為金 融海嘯 之後, 宣言 便用了 
大 篇幅批 判 金融資 本主義 和自由 市場論 
者) ,相對 完整地 總攬了 當時一 籃子社 
會抗爭 議程, 因而 成為了 往後數 屆學生 
會傾莊 的共同 文本: 無論同 意與否 、同 
意 多少, 前 任學生 會既然 提出了 如此有 
份量的 講法, 作為 「下 莊」 多少 要有點 
回應。 而就 事實上 看來, 比較往 後幾屆 
學生會 的政綱 和他們 的實際 行動, 大體 
上也 不脫離 宣言的 思路和 框架; 當然, 
外在 因素亦 重要, 畢竟重 視社會 公義、 
爭取 普選, 同時也 是社會 抗爭、 尤其學 
界 ( 學聯) 的 共識。 


之所 以多花 筆墨交 代學生 會走向 「區議 
員化」 的意 識形態 背景, 是因為 如果沒 
有這個 脈絡, 我們就 很難對 「區 議員 
化」 作 公平的 評價: 學生 會之所 以能夠 
投 放更多 心力去 辦福利 工作, 並 不簡單 
地因 為學生 會投放 到社會 抗爭的 心力減 
少了, 或社會 意識降 低了。 當然, 也是這 
些 轉變, 本身 也有值 得紀錄 的歷史 意義。 

^ 區議員 化」: 成果 

學生 會意識 形態包 袱減輕 的客觀 效果, 
就 是空出 了更多 心力時 間處理 其他問 
題, 而 最終這 個演變 的結果 ,就是 「區 
議 員化」 。甚 麼是 「區議 員化」 ? 這除 
了前 述的福 利工作 之外, 還有 兩個面 
向: 一方面 是對校 政問題 的持續 關注, 
以 及爭取 在體制 內解決 問題; 另一方 
面, 政治 動員和 宣傳的 手法, 也 和政黨 
在地 區宣傳 和動員 的手法 趨同, 而在近 
一 兩年, 學 生會的 網上動 員和形 象工程 
也甚為 成功。 重視 相對非 政治化 的福利 
工作、 重視校 園 ( 地區) 問題、 貼近政 
黨地 區工作 的辦事 方法, 這幾點 我通稱 
之為 「區 議員 化」。 

「區議 員化」 是否新 現象? 即使 僅以這 
十年 為限, 也不 易一概 而論: 如 從建制 
渠道影 響校政 和提供 福利, 其實第 35 屆 
學生會 ( 2 005 至 2 006 年) 都有 相當成 
果, 但此 後幾屆 ( 第 36 屆至 38 屆) 學 
生會 都難以 為繼, 至 2009 年起第 39 屆 
學生 會才能 重新有 系統地 跟進校 政和福 
利 工作, 但 在網絡 動員和 宣傳手 法方面 
卻 是近年 創新。 至 於盡力 貼近學 生切身 
利益、 追求更 多同學 認同的 意識, 則其 


中大 五十年 下 


♦ 350 


實 每一屆 學生會 都會, 問 題只是 當屆可 
以抽 出多少 人力物 力來推 進這方 面的工 
作。 

學生 會近年 做得尤 其成功 的福利 工作, 
有實 體二手 書買賣 ( 2 005 年前 在福利 
品部闢 出一角 擺賣、 自 2007 年 改為買 
賣均只 有網上 平台、 2009 年起才 又再回 
復在福 利品部 擺賣) 、福 利品部 的貨源 
更新 (譬如 賣發泡 膠板、 泳帽) 、設計 
有中大 / 中大 學生會 特色的 T 恤、 書包 
布袋、 學 生會記 事簿、 筆友 活動等 。在 
2009 年以 前的學 生會, 這些活 動無論 
是其 規模及 其精緻 程度, 都是難 以想像 
的 —— 這是 因為根 本騰不 出足夠 人手和 
心力去 經營。 隨著意 識形態 ( 也 就是政 
治) 的包袱 (或 內部 / 與外部 張力) 減 
輕, 這些比 較細緻 的團結 學生、 拉近與 
學生 距離的 工作, 才有 落實的 條件一 
當然, 意識形 態張力 軟化、 投入 更多福 
利工 作令學 生會的 形象變 得較為 軟性, 
也是吸 引更多 善於籌 劃福利 工作的 同學成 
為幹事 / 協助 學生會 工作的 原因。 

除了提 供福利 之外, 學生 會亦有 爭取較 
平等 的校園 制度, 及政策 參與的 權利; 
而 運用制 度的有 利位置 來爭取 學生權 
益, 則是近 幾年的 趨勢。 

在 2009 年 以前, 學 生會和 校方的 對抗氣 
息 極重: 自 劉遵義 2004 年 出任中 大校長 
以來, 先是 2005 年 「哭 中大」 反 對校方 
將 課程英 語化的 爭議; 隨後 2006 年校方 
推出校 園發展 計劃, 學生 會發表 「齊來 
保衛 我們的 山城」 聲明, 反對校 方過度 


發展、 濫伐 樹木、 破 壞自然 環境, 有三 
千人 聯署, 及後 即觸發 「保樹 立人」 運 
動; 2008 年 底又有 拆卸烽 火台的 爭議。 
同時, 自 2006 年起 連續幾 屆學生 會都缺 
乏 人手處 理校政 (也 是把 校政的 優次放 
得較 低), 校政議 題跟進 不足, 很多時 
會直接 訴諸公 開行動 (如 聲明) 而非先 
在建制 內爭取 談判。 因為 這兩大 原因, 
學生會 和校方 之間, 即使 是和個 別的部 
門 (如 作為 對口單 位的學 生事務 處), 
都沒有 互信, 也 談不上 合作。 

2009 年, 新 上任的 學生輔 導長尋 求修補 
和學 生會的 關係, 當屆 (第 39 屆) 學生 
會 亦有意 扭轉這 種互不 信任的 關係; 當 
年 六月, 學 生事務 處準備 清理范 克廉樓 
的學 生活動 海報, 學生會 提交建 議書, 
建議增 設水松 板供學 生張貼 海報, 交由 
學 生會寬 鬆管理 (校 內團 體基本 上可以 
自由 張貼) ,得到 採納, 是幾年 來首次 
由學 生會遞 交正式 文件和 校方部 門磋商 
政策; 對上一 次的相 類似的 磋商, 已經 
是 2 <)05 年: 當屆 (第 35 屆) 學生 會提交 
改 善文化 廣場的 建議書 (建 議最 終得到 
落實, 現時 文廣的 設計即 為當年 學生會 
的 計劃) ,以 及接 手手提 電腦合 作計劃 
起草 招標條 款了。 

這 種重視 制度改 革和建 制內溝 通的操 
作, 及後由 福利工 作推展 至其他 校政, 
譬如 校董會 教務會 改組, 第 39 、 40 屆 
學 生會都 提交詳 盡的建 議書, 同 時往後 
各屆 學生會 會長亦 盡力出 席各次 會議。 
再後來 的如爭 取改善 CUSIS 選課 系統、 
爭取 龐萬倫 師生中 心通宵 開放等 大大小 


運動 .角力 


351 令 


小 的校政 細務, 學 生會都 在建制 內頗為 
盡 力跟進 ,這 (無 論是在 對校政 的關注 
程度, 還是在 建制內 跟進的 程度) 亦是 
2008 年以 前幾屆 學生會 所難以 想像的 
— 例子: 2008 年教務 會改組 小組會 
議, 當屆學 生會會 長作為 成員, 竟缺席 
數次, 備 受內外 批評。 

重視 建制溝 通不等 於沒有 抗爭。 譬如校 
董會 教務會 改組, 學生會 也有發 表強硬 
公開 聲明; 2011 年初善 衡書院 外判建 
築工人 堵路, 學生 會亦有 聲援, 同年亦 
有和 基層關 注組合 作的校 園勞工 調查, 
抨 撃校方 的外判 制度。 總的 來說, 近幾 
年來, 學 生會和 校方的 關係是 「又 傾又 
砸」 ,既有 對抗也 有合作 一 這 樣需要 
耗費 的心力 遠比單 純和校 方對抗 要多, 
這其 實是學 生會更 趨踏實 處理校 政問題 
的表現 9 » 

除了 福利工 作更具 規模、 更善於 運用建 
制位 置爭取 學生權 益外, 近年 來學生 
會 的宣傳 工作, 乃 至形象 工程, 都比以 
前 (至少 2 <308 年 以前) 做得更 到位; 
自 2009 年 開始, 學生會 幾乎做 到每月 
均 向同學 (在 網上) 發佈工 作報告 (比 
較: 2008 年 以前則 連代表 會要求 的中期 
報 告都沒 有準時 提交) ,這 一方 面固然 
是宣傳 手法, 另一 方面其 實也是 向同學 
發 佈更多 資訊、 向同學 問責。 除 了正式 
的工作 報告, 學生 會亦不 時會掛 橫額, 
或用壁 佈板, 向 同學報 告自己 「成 功爭 
取」 了些 甚麼。 

此外, 學 生會在 運用社 交網站 Facebook 


做信 息發佈 、宣傳 、動 員、 和 同學溝 
通 方面, 都頗有 成效; 譬如說 前述的 
CUSIS 選課 系統出 問題, 令很 多同學 
選不 了課, 有些 同學在 Facebook 開了 

「 CUSIS 老母」 帳戶 與大家 同樂, 一 
起咒罵 CUSIS , 學 生會迅 速和那 些同學 
取得 聯絡和 互動, 同時 亦掌握 了同學 
對 CUSIS 的 意見, 這是很 成功的 一次嘗 
試。 在網絡 以外, 學生會 亦陸續 購買了 
摺檯、 旗幡、 大 聲公等 物資, 隨 時可以 
如區 議員在 地區宣 傳般開 「街 站」; 購 
置 和運用 這些工 具雖然 細碎, 卻 是表明 
學 生會更 重視校 外的宣 傳和校 內的動 
員, 至少開 始關注 到這些 實務工 作需要 
有 的物質 條件。 

這些 「區議 員化」 的動 作並不 容易評 
價: 它 既有純 粹提供 福利, 也有 學生會 
形象 工程、 關注 校政、 善 用建制 渠道、 
重 視動員 的實務 工作的 面向。 這 些工作 
自然 有它們 進步的 一面, 但實踐 之中也 
不 乏過了 火位, 而 和學生 會一貫 批判社 
會批 判建制 的議程 有張力 的做法 一 如 
協 助校外 商戶做 宣傳、 又 或者和 校方高 
層私下 談判、 閉 門談判 之類; 箇 中得失 
應如何 取捨, 仍待 探索。 

「地區 工作」 的 限制: 

中 央——書 院關係 

「區議 員化」 之下, 學生 會雖然 以關注 
校園、 貼近一 般學生 來定位 ,但 「地 
區 工作」 的成效 也不應 高估; 其 中一個 
值得 注意的 限制, 就是中 大的書 院制之 
下, 中央學 生會和 書院學 生會之 間的張 
力。 


中大 五十年 下 


♦ 352 


相對於 中大學 生會, 這十 年來書 院學生 
會 的政治 氣氛和 抗爭氣 息較淡 W , 而書 
院學生 會因為 負責籌 辦書院 迎新營 ,和 
宿 生會亦 有直接 的工作 關係, 因 此和一 
般學生 關係較 密切。 由於 中大學 生會和 
書院 學生會 沒有直 接的從 屬關係 (以歷 
史 而言, 三 書院的 學生會 早於中 大學生 
會 成立; 學 生會代 表會亦 由書院 代表構 
成, 監察學 生會) ,亦 沒有仔 細分工 11 
, 中 央學生 會和書 院學生 會便常 會有矛 
盾, 其 中的關 係不易 理順。 

譬 如說, 2012 年善 衡書院 咖啡閣 將引入 
星巴克 咖啡。 中大 學生會 一直反 對連鎖 
咖啡 店進駐 中大, 而星巴 克咖啡 亦以賤 
價剝 削農民 著名, 因此隨 即表示 反對。 
另一 邊廂, 善衡書 院學生 會卻批 評學生 
會干 涉書院 內政, 及 後發動 公投, 善衡 
學生大 比數支 持善衡 賣星巴 克咖啡 。到 
底在 尊重書 院獨立 性和推 廣進步 理念之 
間, 應 該如何 平衡? 書院 制之下 ,學 
生 (尤 其是書 院學生 組織的 學生) 大多 
對書院 很有歸 屬感, 如何 理順和 書院學 
生、 書院學 生會的 關係, 關係到 學生會 
是否 能爭取 同學的 認同。 在 這方面 ,學 
生 會似乎 仍未能 有完善 的應對 方法。 

當然, 這十 年之中 也有學 生會和 書院學 
生 會關係 較好的 時候, 但 這主要 是建基 
於偶然 的私交 —— 這固然 重要, 但沒 
有恆 常的工 作制度 來建立 互信, 始終令 
兩 者常有 張力。 例 如聯合 學生會 曾經和 
中 大學生 會關係 友好, 但 2013 年的迎 
新曰, 聯合 學生會 不同意 中大學 生會迎 
新 刊物中 對聯合 書院的 描述, 雙 方關係 


大壞。 事件 之後演 變成書 院聯手 譴責學 
生會 (和學 生報) 不尊 重書院 (因 為學 
生報 迎新刊 物也有 對其他 書院的 失實報 
導) ,更是 近年學 生會和 書院學 生會的 
一大 衝突。 

結語: 有 待改善 的民主 

「區議 員化」 的最大 動因, 是追 尋提高 
學 生會在 同學之 間的認 受性。 認 受性不 
足是 這十年 來一直 困擾學 生會的 難題: 
如選 舉投票 率偏低 (會章 規定只 需要有 
六分 一學生 投票, 選舉已 有效) :近年 
學生會 選舉投 票率約 三成, 候選 內閣一 
般得到 九成以 上的支 持票、 學生 沒有細 
讀 政綱就 投票、 候 選內閣 諮詢大 會極少 
人 出席等 問題。 即 使近年 學生會 投放不 
少心 機拉近 和同學 距離, 其動員 能力也 
只 是由約 略三四 人提升 至三、 四 十人, 
在 一萬人 的校園 之中, 這 個動員 能力仍 
難令人 滿意。 

學生 會近年 來雖然 著力拉 近和學 生的距 
離, 但 這無論 和現存 的代議 民主, 還是 
和學 生會經 常倡議 的參與 式民主 比較, 
都 仍相去 甚遠; 如 何能進 一步增 強學生 
會的認 受性, 同時 能堅持 一定的 理念和 
持續 的社會 參與, 目前都 未有簡 單而充 
分的 答案。 這仍待 往後的 各屆學 生會的 
探索。 

後記: 好打得 、摺 、老鬼 

前 文較少 觸及, 但 其實不 能迴避 的事實 
是: 「學 生會 真係得 好少人 做野」 。更 
準 確的說 法是: 學 生會上 莊已經 人少, 
更 常會有 莊員莊 期中途 就不顧 而去, 或 


運動 .角力 


353 # 


低度 參與, 即 所謂的 「摺 埋」。 以實際 
運 作人數 來衡量 的話, 由第 M ( 2004- 
2005 ) 至第 38 屆 ( 2008-2009 ) 學生 
會, 可以 稱為低 潮期, 往 往到了 莊期後 
半, 十位莊 員之中 便只剩 下大約 兩三人 
還在 「運 作」。 

不諳熟 中大學 生組織 常態的 讀者, 可能 
會 對此很 驚訝, 但 細心的 讀者可 能已發 
現: 這個所 謂的低 潮期, 其實恰 恰和前 
面所 說意識 形態張 力很大 的一段 時期重 
疊。 少人 上莊、 多 人摺、 意識形 態張力 
大, 箇中有 何因果 關係, 實 在一言 難盡。 

我想談 的反而 是另外 兩點: (一) 表面 
上抗 爭不絕 和人丁 單薄的 關係; (二) 
所謂 「摺」 (可 以) 是怎 麼的一 回事。 

2004 至 2008 年的 中大學 生會, 往 往會被 
人覺得 很激進 很抗爭 「好 打得」 , 2005 
年有 「哭 中大」 , 2006 年 有保衛 山城保 
樹 立人、 2007 年有 衝擊畢 業禮' 2008 年 
底有 烽火台 事件, 還未計 校外的 社會抗 
爭。 學生 會事實 上人丁 單薄, 卻 運動多 
多, 到 底是甚 麼一回 事呢? 

首先, 這些抗 爭其實 很多是 「假 手於 
人」 或有 「外 援」 。或許 是一些 和學生 
會相熟 的熱心 同學, 或許 是學生 報莊員 
發起 / 參與。 因此 如果仔 細留意 那段時 
期學 生會的 「聲 明」, 很 多的下 款都是 
中大 學生會 某某小 組或關 注組; 外界不 
會在 意這小 轉折, 因此往 往都會 歸入中 
大 學生會 名下。 此外, 人手 緊張, 後果 
自 是策劃 不周, 因此 亦多混 亂場面 ,自 


然 吸引輿 論眼球 (在 畢業 禮衝撃 董建華 
就是 一例) ,然後 受到批 評便要 回應, 

人少少 也是寫 文比行 動容易 中大 

學生會 「乜都 衝一餐 乜都拗 一餐」 的形 
象, 也由此 成形。 

那麼 ,所謂 「摺」 ,又還 有甚麼 可以說 
呢? 做到半 路就走 不就是 不負責 任嗎? 
何必 多言? 

這種說 法忽略 的是: 因為 香港所 謂的學 
運 傳統, 學生 會往往 有很重 的政治 (意 
識 形態) 包袱, 既免不 了要和 「政 治世 
界」 打交道 (例如 中大學 生會是 支聯會 
和 民間人 權陣線 的成員 團體) ,又 似乎 
有 著為社 會爭取 公義的 角色, 但又要 
顧及 不要和 一般同 學距離 太遠, 同時那 
邊 廂又要 和大學 高層劍 拔弩張 地談判 
(甚至 對抗) ; 作 出的決 定隨時 影響深 
遠 —— 也隨 時令自 己身敗 名裂, 受同 
儕 及社會 責難; 還有 權力的 誘惑, 還有 
鎂光 燈帶來 的亢奮 (和 恐懼) 一 這 
一切 對那些 才二十 出頭、 可能才 剛進大 
學的 大學生 (好幾 屆學生 會會長 都是一 
年 級生) ,是 否過於 嚴酷? 這樣 的成長 
和學習 環境, 是 否過於 扭曲? 我 們不能 
忽略 的是, 學 生會除 了代表 學生、 服 
務學生 之外, 幹事 們也在 其中學 習和成 
長 一 學 生會的 存在, 其實也 是廣義 
大學 教育的 一環。 幹事在 任期內 惶惑、 
迷失、 軟弱、 怯懦、 逃避, 最 後決定 
1 習埋」 ,這 其中 的掙扎 ,又真 的一句 
「不負 責任」 可 以說得 清嗎? 其中 (成 
長和 學習) 的 價值, 又真 的一句 「不負 
責任」 可 以說得 完嗎? 


中大 五十年 下 


♦ 354 


這裡無 意為學 生會沒 有盡責 開脫, 只是 
希 望點出 除了簡 單一句 「不 負責 任」, 
摺埋, 還 可以有 其他的 解讀, 難 以一概 
而論。 

最後 ,也談 談所謂 「老 鬼」。 

學生會 幹事落 莊交接 之後, 往往 就各散 
東西。 除非當 屆幹事 邀請, 絕少 回去幫 
忙和給 意見, 更別說 「老鬼 干政」 。所 
謂 「老 鬼」 的 網絡, 其實 更像一 個各個 
年代 的學生 會幹事 (當 然包括 當屆) 互 
相 砥礪、 持續 學習、 互通 聲氣, 然後在 
各自的 領域推 動社會 變革的 平台。 在學 
生會成 長了的 幹事, 把學 生會的 理念帶 
到自 己的事 業裡去 一 為 了社會 公義的 
抗爭, 並不 會隨著 「落 莊」 結束 (這亦 
是學 生會的 「教 育」 價值 之一) :當屆 
幹事 如需要 幫忙, 大部分 「老 鬼」 也不 
會 推托, 但 支援很 多只是 資料和 經驗上 
的 分享, 不 會干渉 指點當 屆學生 會的決 
定, 平 等相待 —— 學生會 向來重 視平權 
重視 尊重, 這也許 是這理 念在組 織關係 
的 一個延 伸吧。 

這 些零星 片段, 對理 解學生 會變遷 ,甚 
至學 生會的 性質, 其實也 重要, 但如果 
在 正文交 代來龍 去脈, 大 抵讀者 只會覺 
得更 混亂、 更 難把握 學生會 的形象 ,是 
以放 在後記 之中。 歷史所 以值得 我們思 
考, 也許正 因為它 從來都 是千頭 萬緒, 
而非條 理分明 12 。 


1 這裡用 「中 大學 生會」 而不 用法理 上更為 準確的 

「學 生會幹 事會」 •是 因為 一般人 們提起 中大學 
生會 ,譬如 I ■中 大學生 會發表 聲明」 •指 涉的其 
實 都是幹 事會, 而 不是作 為法理 架構的 ^ 中大學 
生會」 (接照 學生會 會章, 中大學 生會的 最高權 
力機關 為全民 投票, 然後權 力機關 的位階 依次為 
全民 大會、 三莊暨 代表會 之聯席 會議、 代 表會、 
然後是 平行的 三莊: 幹 事會、 學生 報出版 委員會 
及校園 電台, 其中幹 事會會 長對外 代表中 大學生 
會 ,即 「中 大學學 生會會 長」) ,用 「學 生會幹 
事會」 或 「幹 事會」 反而會 使行文 顯得混 亂和累 
贅。 

2 事實上 ,學生 會每年 均會收 到中共 國慶酒 會的邀 
請函 • 惟各屆 學生會 均拒絕 出席。 

3 學生會 的聲明 和回應 ,以 及隨後 罵戰, 可見當 
時 學生會 為此事 架設的 網站: http : // tibetc USU . 
wordpress . com / 

4 直至 2008 年末, 都依 然有內 地生來 傾莊, 但之後 
幾屆的 學生會 傾莊, 都不 再有內 地生。 此 後當然 
還 有零星 的和內 地生的 交流—— 畢竟 ^ 內 地生」 
不 是鐵板 一塊的 整體。 但總 的來說 此後學 生會似 
乎並沒 有特別 重視內 地生。 

5 2011 年 以後, 中港矛 盾磨擦 加劇, 社會上 甚至出 
現 了稱內 地雙非 孕婦、 自遊 行遊客 乃至內 地人為 

「蝗 蟲」 的 聲音; 陳雲 推出了 《城 邦論》 ,本土 
城 邦論述 大行, 對內地 (人) 的不 滿和排 斥只有 
日增, 這會不 會引起 學生會 另一次 的有關 「中國 
認同」 的意 識形態 壓力, 仍有待 觀察; 但 執筆之 
時, 當屆 學生會 對中港 矛盾仍 未有積 極介入 ,校 
園 亦未形 成足以 要學生 會表態 的同學 壓力。 

6 事 實上, 當時 出選的 「大專 2012」 就是 學聯班 
底。 

7 左翼自 由主義 即大體 上認同 每位公 民都是 自由而 
平等的 個體, 應 享有廣 泛的基 本人權 和自由 、政 
府 而由民 主選舉 選出並 受到公 民權利 的限制 、並 
支持 較為平 等的財 富分配 (如 支持累 進稅、 限制 
資 本擴充 等)。 

8 如潘慧 嫻在其 2010 年 出版的 暢銷書 《地 產霸 
權》 中文 版的序 言中, 也有 引用這 篇宣言 。宣 
言全 文可見 學生會 為宣言 架設的 網誌: http :// 
hkdeclaration . blogspot . com / 

9 2009 年, 當 時的校 長候選 人沈袓 堯答應 會見同 
學。 這 是中大 學生會 及書院 學生會 多次爭 取的成 
果-雖 然本來 是要求 遴選委 員會要 有學生 代表。 
不過在 遴選階 段已能 要求候 選人接 受同學 質詢, 
已 是爭取 同學權 益和校 政參與 的一大 進步。 

10 當 然個別 屆數有 比較活 躍的, 譬如說 2005 至 2006 
年的 聯合學 生會。 

11 根據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會章, 學 生會幹 事會有 
專有 事權, 總綱第 三條: 本 會之專 有事權 乃由各 
成 員書院 學生會 共同授 予者, 其為 參加香 港專上 


運動 .角力 


355 # 


學生 聯會, 對外委 派一切 代表, 對 外發表 一切聲 
明, 收集 會費。 文中指 分工不 清楚, 是指 上述條 
文外 的工作 分工。 

12 感謝鄭 斌彬、 林 朝暉、 楊 政賢、 范 長豐、 王海平 
為本文 提供了 寶貴的 資料和 意見, 以及 其他多 
位學生 會前幹 事在資 料和文 字上的 幫忙, 也感謝 
他們對 筆者的 鼓勵。 後記的 意念來 自陳日 東的建 
議, 他 亦對正 文提供 了很多 重要的 歷史資 料和意 
見, 在 此一併 致謝。 當然, 本 文所有 紕漏, 責任 
全然 在我。 


中大 五十年 下 


♦ 356 


中大學 生報十 年浮沉 

♦ 劉子僑 (第 38 、 40 屆編 輯)、 羅奕媚 (第 37-38 屆 編輯) 


《中 大學 生報》 大 概是這 十年來 校內最 
具 爭議的 刊物。 自 詡為監 察校政 的學生 
組織, 報社 向來不 怕得罪 校方, 於是據 
說每逢 出版, 大學 裡某些 部門主 管都要 
拿 一份, 看 看有沒 有自己 部門的 不利報 
道; 作為具 批判性 的學生 媒體, 近三、 
四年 《迎新 特刊》 出版, 最關心 的莫過 
於一眾 書院迎 新營的 搞手, 他們 總能在 
「書院 介紹」 裡發現 錯誤, 然後 連同批 
評書 院制的 文章, 一 同鬧上 代表會 ,而 
代表 會也難 得地需 要討論 一下編 輯自主 
的 問題。 

不過, 無 論誰是 誰非, 可 以肯定 的是, 
假如 《學 生報》 沒有 影響力 的話, 這一 
切 都不會 發生。 而 2005 年底的 改版, 
可說是 這一切 發生的 關鍵, 也是 《學生 
報》 這 十年裡 最大的 改變。 

改 版前的 《中 大學 生報》 

這段 時期的 《學生 報》, 已經會 出版很 
多立 場鮮明 的批評 文章。 這類文 章的出 
版, 難免 會遇到 讀者的 反彈, 被 主流媒 
體所 批評。 讓負責 該文章 的編輯 承擔一 
切 是一種 做法, 不 過報社 採取的 是另一 
種 方法, 每 篇文章 原則上 需要每 位編輯 
同 意才能 出版, 畢竟 文章一 旦出事 ,對 
整本 刊物的 影響, 並不是 個別編 輯可以 


承擔得 來的。 在集體 負責制 底下, 編輯 
必須花 更多的 時間討 論每篇 文章, 以致 
出 版需時 甚鉅, 一 年大約 只能出 版三至 
四期, 且也沒 有固定 的出版 週期。 

此外, 每期 的印量 雖達三 千份, 但基本 
上只 會放在 本部的 范克廉 樓大堂 ,只 
能接 觸到經 常出入 本部的 同學, 而不穩 
定的 出版週 期也令 《學 生報》 無 法如六 
點半 新聞般 可以被 預期, 故當時 《學生 
報》 的讀者 很少, 而知道 這本刊 物的同 
學也 不多。 

出 版物不 為同學 所知, 除了局 限了自 
身 的影響 力外, 更引致 傳承接 莊的問 
題。 儘管 比以往 加強了 宣傳, 但 2004 
、 2005 連續 兩年來 傾莊的 同學都 明顯減 
少。 2005 年 更曾試 過到了 11 月底 傾莊, 
仍只有 兩位同 學恆常 出席。 (有 別於普 
遍學 生组織 的三次 傾莊, 報社的 傾莊往 
往持續 兩至三 個月, 故 11 月底是 報社成 
莊的 關鍵時 期。) 

內容 方面, 這段 時期的 《學 生報》 以報 
導校 園新聞 為主, 相關內 容每每 佔全刊 
一半 以上, 而每期 均有一 個校園 專題, 
大篇幅 深入報 導特定 題材, 如代 表會、 
學聯、 學 生會選 舉等。 此外, 當時的 


運動 .角力 


357 # 


會丨是 丨爲; 舍 



報 社會室 (攝於 2 0( )7 年) 


《學 生報》 亦有不 少有關 同學的 投訴的 
報導, 如宿舍 設備、 課檢、 迎新 營收費 
等等。 


書店、 Cafe 、 青年中 心等, 改版 初期更 
會到 地鐵站 派發。 此後各 莊基本 上沿用 
以 上出版 模式, 只 在細節 上有所 調整。 


改 版初期 

為 了扭轉 青黃不 接及影 響力不 足的局 
面, 2 006 年底 《學 生報》 進行了 一次大 
規模的 改版: 確立每 月一期 的出版 ,現 
時黃色 報架上 「每 月五號 全年 毋休」 
便是 從這個 時候定 下的; 在校園 版和社 
會版 以外, 增設了 文藝、 情色、 體育等 
版面。 這 些新增 的版面 固然有 基本的 
理念, 但增 版最主 要的目 的則為 了吸引 
不同 興趣的 讀者, 讓刊物 接近讀 者多一 
點。 這可是 《學 生報》 首 次將自 己定位 
為 年青人 (不單 是中大 同學) 刊物 ,首 
次視各 種免費 潮流刊 物為競 爭對象 ,開 
始 重視外 觀和文 章篇幅 (以 往編 輯鮮會 
關 心文章 過長, 一 般讀者 難以進 入的問 
題)。 發行 方面, 為 配合找 廣告, 將印 
數增 加至一 萬份, 除了在 中大增 設擺放 
位 置外, 同 時亦會 發行至 各大專 院校、 


由於 改版後 工作量 大增, 然而莊 員的人 
數與投 入程度 卻年年 不同, 為了 維持出 
版的 穩定, 於是開 始聘請 兩個全 職及兩 
個 半職職 員協助 出版, 一 位全職 編輯助 


理 


-位全 職廣告 主任, 以及一 位半職 


平面設 計師。 聘 請編輯 助理的 目的, 
除了傳 授編輯 技巧, 確保 刊物如 期出版 
外, 更重 要的是 傳承報 社一直 秉承的 
基 本理念 一 親 基層, 對主流 論述保 
持 距離和 批判以 及反權 威等。 至 於廣告 
主任, 則 主要是 為了幫 補改版 的龐大 
開支, 同時 亦會讓 出空間 (免費 或友誼 
價) 讓 友好團 體宣傳 各自的 活動。 要與 
街外的 消費雜 誌爭取 讀者, 必須 增加雜 
誌吸 引力, 故亦聘 請了一 位平面 設計師 
負 責刊物 一部分 的排版 工作。 

內容 方面, 《學 生報》 在 改版以 後也有 


中大 五十年 下 


♦ 358 



了比 較大的 改變, 重心由 校園為 主逐漸 
轉移 到了校 園以外 (社 會版) 為主 ,再 
加上 文藝、 情色、 體 育等新 版面, 以及 
定期專 欄的設 立下, 校園 版佔全 書的比 
重明顯 下降, 約只佔 全書四 分之一 。專 
題 報導雖 然並未 消失, 但 大部分 題材已 
不如過 去那麼 「校 園」 ,這段 時期的 
專題 主題有 大學三 改四、 醫 療融資 、高 
鐵、 立 法會、 施政 報告、 財政預 算案、 
無良 企業、 以 巴衝突 等等。 

《學 生報》 的 轉變雖 然翻天 覆地, 但其 
於 改版初 期的存 在感仍 不高, 直 到經歷 
2007 年 情色版 事件。 

2 007 年 3 月, 《學 生報》 2 月號及 3 月號 
的情 色版被 人向多 家報館 投訴, 指其內 
容淫穢 不雅。 報道 一出, 全城群 起攻之 

(在此 不贅, 詳細 可看本 書卷二 「情色 
版事 件」) 。受爭 議的期 數是第 36 屆編 
委之 出版, 可當 時適逢 換屆, 第 37 屆編 
委甫上 任就得 應付校 內外的 圍攻。 在內 
校方 為劃清 界線, 急 發警告 信予第 37 屆 
編委 (而 非第 36 屆) 。在 外各保 守團體 
和 媒體更 是窮追 不捨, 給 一眾莊 員巨大 
壓力。 

經此一 役後, 《學 生報》 可謂 「聲 名大 
噪」, 內部 卻元氣 大傷。 部分莊 員因不 
堪 壓力而 離去; 應 付輿論 戰亦消 耗留下 
來的莊 員大量 時間和 精力, 日常 的出版 
工 作大受 影響, 更 間接影 響了其 後的傾 
莊。 此後 兩年, 雖 然未有 缺莊, 但投 
入報 社工作 的現莊 人數只 維持在 二至四 
人, 莊員 的工作 量變相 大增。 即 使在職 


員和 部分老 鬼的協 助下, 也只能 勉強維 
持恆常 的出版 工作。 

改版 成熟期 

直至第 40 屆 以後, 莊員人 數開始 回穩, 
情 況始有 改善。 這段時 期的報 社運作 
相對 穩定, 出 版亦趨 穩定, 且有 固定的 
讀 者群, 實體 發行幾 乎一本 不剩, 而 
每月 一期的 出版模 式基本 上未有 太大改 
變, 內容方 面亦沒 有很大 變化, 仍是以 
校 園版和 社會版 為主。 不 過隨著 網上媒 
體 越來越 流行, 報社亦 開始注 意開拓 
網上 世界的 必要, 除了在 中大學 生報的 
facebook 公佈新 一期的 出版, 還 將實體 
版製成 網上版 上載到 網頁。 另外, 在這 
時 段學生 報已沒 有再聘 請廣告 主任, 廣 
告的 邀約和 聯絡轉 由編委 負責, 到第 41 
屆已 能轉虧 為盈。 在组織 方面, 每年來 
傾 莊的人 數開始 較以往 穩定, 終 於沒有 
缺莊 之憂, 且在中 大迎來 三三四 的第一 
年 之際, 組成了 近十年 來人數 最多的 20 
人的一 屆莊。 

十 年總結 

雖然 改版後 《學 生報》 的 內容均 沒有大 
變動, 但風 雨不改 的是每 屆編委 都堅持 
保留情 色版。 這場 風波雖 然令報 社進入 
小 低潮, 但 及後的 編委在 傾莊討 論後都 
認 為有必 要留住 這能開 放地討 論性的 版 
面, 故繼續 經營。 

另外, 這 十年的 編委都 有出版 《迎 新特 
刊》 和 《六四 特刊》 (由 六四 21 周年 
開始, 特刊 改名為 「八九 民運特 刊」) 

。 他們其 實基本 上沒有 經歷過 八九民 


運動 .角力 


359 # 


運, 經 討論後 仍堅持 出版, 雖 然特刊 
內容 焦點不 盡相同 (詳 見本 書卷三 「中 
國 •香 港」: 〈淺談 《中 大學 生報》 六 
四特刊 之轉變 與不變 >) , 但對 中國民 
主 化的追 求仍然 熱切。 另外, 後 改版時 
期正值 中港矛 盾激烈 之時, 社會 上亦明 
顯分裂 成不同 路線, 除了 全盤抗 拒中國 
的所謂 「本 土派」 成形 以外, 主 張與內 
地人民 連結左 翼的旗 幟亦開 始鮮明 。至 
於 報社, 近 十年大 致都是 稍稍左 傾的自 
由派, 偶有更 左傾的 主張, 但都 只屬偶 
然。 而 自運動 格局改 變後, 學生 報有明 
顯 的左傾 跡象, 評 論文章 的方向 始與主 
流論 述有所 距離, 如比起 政制民 主更關 
心經濟 民主, 又或 如在評 論反國 教運動 
或 「雨傘 運動」 時, 均不 會持那 種對中 
國避之 則吉, 獨 善其身 即可的 「本 土」 
主張。 

學 生報一 直都非 常著重 傳承, 無 論改版 
前後, 報社 上下均 認同編 輯工作 都不只 
是當屆 編委的 責任, 每屆 都會有 老鬼在 
落莊後 留下來 幫忙, 尤其 是在編 輯趕出 
版時幫 忙領頭 傾莊。 另外, 不少 老鬼在 
畢 業後會 投身民 間組織 (如 勞工、 環保 
組織和 政黨) ,一 些會從 事文化 與媒體 
界, 由 於向心 力強, 大多 都願意 跟報社 
同 學分享 資訊和 經歷。 相 較很多 常提防 
「老鬼 干政」 的學生 組織, 報社 傾向視 
老鬼 為資源 而不是 包袱。 

最後, 改 版後的 《中 大學 生報》 存在感 
與影 響力大 增無容 置疑, 不過是 花了不 
少人力 時間換 來的, 而且 有得必 有失。 
改 版前的 學生報 編輯, 除了報 道事件 


外, 會 較主動 去推動 校政, 例如 語言政 
策和 監察前 校長劉 遵義的 施政; 在校外 
亦 會投入 運動, 如 2005 年的反 世貿事 
件。 但改 版後, 學 生報的 角色就 只有作 
媒體 報道, 鮮有 編委有 心力投 入到運 
動 當中。 每 月出版 的壓縮 日程使 編委無 
暇 兼顧出 版工作 以外的 崗位, 令 一些編 
委就 算願意 亦只能 在落莊 以後才 能參與 
或認真 跟進。 改版至 今已近 十年, 大概 
也是 時候檢 討一下 一直沿 用的工 作模式 
了。 


中大 五十年 下 


♦ 360 


四代 電台人 

記中大 校園電 台十五 年歷史 


♦ 區諾軒 (第 37 屆校 園電台 外務副 台長) 


數算 年頭, 中 大校園 電台於 1999 年成 
立, 成為中 大學生 會第三 支莊, 已經有 
15 年的 歷史。 我經常 在想, 它 成立於 
網絡電 台方興 未艾的 年代, 更比 一般網 
台有學 生組織 的財政 支援, 但當 今天網 
台百花 齊放, 校園 電台甚 或是所 有大專 
電台 竟仍寂 寂無聞 (甚至 懷疑在 同學間 
有 多大影 響力) 。而 且電 台成立 之初既 
然有 「開 放大氣 電波」 之 宏願, 如果當 
初成 立是為 了推展 甚麼, 這肯定 不是成 
功的 嘗試。 本來, 我沒有 想過為 校園電 
台 寫史, 但 近年我 察覺電 台已經 出現斷 
層, 所以才 接下這 個寫作 邀請。 不過, 
大學作 為同學 參與、 歷練的 地方, 沒有 
人期望 這裡做 的嘗試 一定要 成功, 更重 
要的是 如何總 結經驗 1 。 

校園 電台的 歷史, 大概可 分為四 代人的 
歷史。 

第一代 (1999 至 2004 ) 

校園 電台的 成立, 始自 1 997 年 幹事會 
「綠野 仙蹤」 的 政綱, 他 們成立 了非常 
設的 「校 園電台 籌備委 員會」 ,籌 委會 
在 1998 年的 藝墟招 募了一 班志願 同學, 
組 成了節 目製作 小组, 並於 9 月 和突破 


青 年合辦 DJ 訓 練班。 經過 兩年的 時間, 
最終 中大代 表會於 1999 年 2 月 28 日委任 
了臨政 委員, 以范 克廉樓 308 室 作為會 
室和錄 音室, 並 購置錄 音器材 2 。 

關 於校園 電台初 期運作 的資料 不多, 連 
莊 員名單 也無法 尋回, 只 能從莊 員訪問 
和 幹事會 政綱中 得知, 校 園電台 最初創 
立 有兩個 功能: 1. 透過電 台宣傳 校園活 
動, 作為同 學充權 ( empowerment ) 的 
過程; 2 .爭取 開放大 氣電波 3 。 當 時的校 
園 電台, 理 念和幹 事會、 學生報 較為一 
致, 從 政綱、 行動 資料亦 可見很 多行動 
都同氣 連枝。 

番取 開协大 氩雷波 的嘗試 
最初校 園電台 只能從 校內經 VPN 接駁收 
聽, 侷限 了廣播 渠道, 收聽率 亦很低 4 。 
為了實 現無線 廣播, 當時 的籌備 小組以 
至 及後的 電台, 大多從 兩方面 著手。 其 
一是 在製作 節目上 盡力追 上一般 電台的 
廣播 水平, 希望政 府允許 電台佔 用大氣 
頻譜。 最初, 籌委 會曾去 信電訊 管理局 
查詢申 請無線 電牌照 事宜, 當局 很快便 
以 「不符 合廣播 定義」 為由 拒絕。 後來 
聽說 首幾屆 同學曾 與電訊 管理局 溝通, 


運動 .角力 


361 # 


電訊 管理局 要求電 台應該 逢星期 一至曰 
24 小時均 有節目 廣播, 這 對於學 生電台 
而言, 是不可 能實現 的事。 儘管 如此, 
為了 終有一 日令局 方接納 其製作 水準, 
首幾 屆的校 園電台 參照了 香港電 台的廣 
播 守則, 以此規 範製作 節目的 內容。 

廣播 守則雖 然沒有 為校園 電台帶 來大氣 
頻譜, 卻自 此成為 校園電 台製作 節目的 
依據。 而這份 守則, 反而 成為了 電台節 
目出 現問題 時的擋 箭牌。 曾經在 2000 至 
2001 年新 舊莊交 接期間 ,新莊 (即 「留 
聲 群」) 曾圍繞 「四院 互片」 為 題製作 
新聞 報導, 內容大 概是覺 得互片 十分無 
聊 ,直接 引述粗 口諧音 「跳 狗里」 ,引 
來 CU Forum (當 時電台 的廣播 渠道) 
同 學強烈 不滿, 現莊 為了息 事寧人 ,唯 
有祭 出廣播 守則曾 言粗口 若是為 了帶出 
事件 經過, 而又不 屬低俗 的話, 是可以 
接受而 且可以 引述; 又 有一次 是有節 
目談 及中大 Med Can (醫 學院 餐廳) 鬼 
故: 「 為甚麼 Med Can 的叉燒 特別好 
吃? 那 …… 是用醫 學院停 屍間的 人肉做 

的 」 惹來 Newsgroup (網絡 興起初 

期常用 的討論 媒介) 的醫 學院同 學群起 
聲討, 最 後又以 廣播守 則註明 「如 有雷 
同, 實屬 巧合」 等字 眼平息 事件。 

另一 實現大 氣電波 廣播的 嘗試, 是同學 
曾成 立研究 小組, 探討 在中大 實現無 
線電 廣播的 可能。 可是, 據研究 小組憶 
述, 小 組同學 經過一 連串研 究後, 發現 
在 中大根 本沒辦 法透過 FM 頻道 廣播, 
唯一能 夠實現 廣播的 便只有 AM 頻道, 
但 AM 的廣播 成本, 遠比 FM 高, 結果大 


家 很早便 對於實 現無線 廣播打 消了念 
頭。 不過研 究小組 成員之 一的黃 世澤曾 
下 過一個 註腳: 校 園電台 應該等 待數碼 
廣播 實現, 再爭 取於數 碼頻譜 廣播。 

當然 大家都 知道, 數碼 廣播出 現了, 但 
此後 的校園 電台, 已經 忘記了 初年的 
「遺 願」。 

街范 克廉 樓分離 

在 1999 年尾, 創 台不久 的校園 電台, 便 
因為 范克廉 樓改建 而需要 遷到崇 基學院 
的李慧 珍樓。 很多 人歸咎 這次的 遷移為 
校園電 台與幹 事會' 報社 分道揚 鑣的禍 
根。 的確 三莊同 在范克 廉樓, 互 動一定 
多 很多。 電 台的遷 移或許 減少了 三莊交 
流, 但分 歧要來 便來, 有否 遷移, 不過 
是某種 象徵。 

電台 歷年上 莊的, 多數不 外乎幾 類人, 
一類是 對電台 工作有 憧憬, 甚或 是覺得 
上 電台莊 與他日 從事新 聞工作 有關, 他 
們可能 以往是 903 、 港台 第二台 的忠實 
聽眾, 來到 電台, 或為圓 「 DJ 夢」, 或 
至少 對電台 工作有 興趣; 一類是 技術專 
才, 他們很 多是工 程學院 學生, 對於電 
腦、 panel 知 識較為 在行, 來到電 台就成 
為幕後 製作的 骨幹。 

據千 禧年入 讀中大 的前輩 憶述, 校園關 
心社 會氛圍 薄弱, 也 是社運 低潮, 何況 
大 氣電波 問題? 校 園電台 的社會 視野銷 
聲 匿跡, 並非不 可預期 之事。 有 些初代 
的電 台成員 強調, 當時電 台並非 後人想 
像 那樣政 治化, 只 不過當 時他們 訂立了 


中大 五十年 下 


♦ 362 


「 時事 六成、 娛樂 四成」 的 比例, 希望 
秉持 學生媒 體應有 的責任 而已。 他們 
也有 很多製 作時事 與娛樂 節目的 取捨與 
內部 討論, 這種關 心社會 與娛樂 化的衝 
突, 很早 便植根 電台。 

第一代 的校園 電台, 對學 生的影 響力未 
必 很大, 但很 多電台 往後的 傳承, 均自 
此 而來, 當 然包括 一些重 複而無 法解決 
的 問題。 

第二代 ( 2 00 4 至 2 00 7 ) 

理念 分胺到 「仟你 h i 禀件 
CUPortal ( 2 004 年莊) 是 校園電 台全面 
轉 型的轉 捩點, 他 們與以 往的電 台完全 
不同, 基本上 是全面 走向主 流化、 娛樂 
化。 當中包 括邀請 明星擔 任活動 及電台 
節目 嘉賓, 邀 請電台 DJ 到中 大分享 ,這 
些改 變吸引 了很多 中大同 學收聽 (其次 
是明 星的歌 迷會) ,當時 的情況 是平日 
直 播只有 5 至 10 人 收聽, 當有名 人出席 
節 目時, 收聽率 會忽然 飆升至 2-300 , 但 
同時 亦令他 們受到 不少學 生會、 報社和 
老鬼的 反對與 壓力, 使電 台與幹 事會、 
報 社開始 敵視, 走上截 然不同 的路。 

中 立埏不 偏不倚 

這屆莊 與學生 組織的 裂痕, 在傾莊 、競 
選期 間已經 出現。 當時 的老鬼 帶傾莊 
時, 已 經質疑 CUPonal 對 於傳媒 報導中 
立 與不偏 不倚的 理解。 新莊 認為, 傳媒 
作為 公器, 不應該 把一已 的觀點 強加於 
事情 身上, 應 當平衡 報導, 以求 客觀, 
不需與 學生會 一樣參 與抗爭 、示 威; 上 
莊及老 鬼不敢 苟同, 認為 報導中 立不等 


於沒有 觀點, 更不 等如個 別觀點 不能刊 
登, 不偏不 倚更加 是指在 報導時 不受權 
貴 影響, 有自己 的編採 自主, 不 是為平 
衡 報導而 「各打 五十大 板」, 也 不是迴 
避 真相的 藉口。 

最終, 當 時的老 鬼決定 張貼大 字報, 呼 
籲 同學小 心選擇 新莊, 成 為決裂 的導火 
線。 嫌隙 蔓延至 學生會 三莊的 關係, 幹 
事會、 報 社批評 電台作 為學生 組織, 不 
改 變現狀 之餘, 還 要迎合 主流, 亦有形 
容 指電台 成為更 保守、 更 去政治 的新世 
代學 生組織 5 » 而 「任 你上」 事 件的處 
理 手法, 令 雙方關 係更加 惡劣。 當時校 
園電 台在范 克廉樓 擺了一 個女性 吹氣公 
仔, 旁邊 的壁報 板貼了 「任你 上」, 當 
時的 學生會 幹事胡 浩堂向 傳媒表 示校園 
電 台利用 這種意 識不良 的宣傳 手法, 極 
為 不當, 也 反映電 台負責 人沒有 尊重女 
性 的意識 6 。 這次事 件不但 反映電 台迎合 
主流 的宣傳 手法, 學生 會公開 批評, 可 
見 他們的 關係已 跌到新 低點。 

击向 姆樂化 

CUPortal 那一 屆正值 2004-2005 年, 四十 
五條關 注組在 2003 年七一 大遊行 後剛剛 
成立, 該屆 幹事曾 表示, 有一段 時間他 
們向 校園電 台借用 校園電 台的錄 音室, 
錄製 《 Radio 45》 的電台 節目。 起初彼 
此相安 無事, 但後 來據說 四十五 條關注 
組要 求每星 期可否 借用一 節時段 錄音, 
電 台卻不 能過問 錄製的 過程與 內容, 
令 彼此無 法達成 共識, 最後校 園電台 
拒絕 借用錄 音室。 此外 Interlive ( 2006 
年莊) 時代, 邀請 明星已 經成為 每屆慣 


運動 .角力 


363 # 


例, 甚至有 個別公 關顧問 開始代 理邀請 
明星。 經年 累月, 該名人 士亦取 得電台 
成 員一定 程度的 信任, 但 有天卻 突然要 
求校園 電台能 否給予 他顧問 的身分 ,最 
終 亦被校 園電台 拒絕。 

無疑, 在校 園電台 轉營全 面娛樂 化後, 
電台除 了接觸 聽眾面 更廣, 亦 使一般 
學生 聯想校 園電台 便等如 「請 明星」 一 
樣。 有人 關注, 便證 明自己 存在, 第二 
代 的校園 電台, 確 實開拓 了一定 的知名 
度。 不 同人士 開始找 上門要 求合作 ,如 
李慧 珍的鄰 居動漫 研究社 在某年 開始恆 
常地在 電台主 持動漫 節目。 

第二代 的校園 電台, 從吸 引聽眾 角度來 
看, 的確有 相當的 貢獻 。 CU Portal 往後 
幾屆, 基本 上也是 循著其 範式走 下去, 
電 台走主 流化導 致與學 生會的 關係惡 
劣, 使往後 多年, 學生組 織乃至 代表會 
成員 經常念 茲在茲 一句: 「不如 執_左 
電台 佢。」 覺得每 年要花 一筆學 生會會 
費給 電台, 結果只 請明星 來中大 宣傳, 
卻 無社會 承擔, 報導亦 不見得 有人文 
關懷 …… 不論 以上評 價正確 與否, 這筆 
脹, 結果落 得後面 幾屆電 台也要 承受。 

第一 代的意 識形態 無法傳 承到第 二代的 
電 台人: 從 CU Forum 搬到獨 1何 服器架 
設 網頁, 歷 屆名單 再沒有 CU Portal 以前 
的 資料; 每 年傾莊 也是把 第二代 電台的 
想 法繼續 傳承, 預 備諮詢 又如臨 大敵般 
要提防 「赤腳 大仙」 (當 年報社 好幾個 
不 穿鞋的 老鬼) ,成 為新 莊員諮 詢攻防 
戰的 妖魔。 


第三代 ( 2 00 7 至 2 011) 

我把 自己上 莊的一 年到往 後幾屆 (也就 
是 2 007 年莊) ,視 作第 三代電 台人。 
對 於我們 來說, 第二代 電台的 營運模 
式, 仍然深 深的模 塑我們 的處事 手法, 
迷 信編採 中立、 追 往大專 院校播 放版權 
歌曲, 其 實頗為 隨意, 其 時正值 各大專 
院 校製作 聯校廣 播劇, 大 家閒話 家常時 
發 現大家 也收到 CASH 的 通知, 遂決定 
聯合 起來與 CASH 談判, 這 亦成為 日後組 
織大專 聯校廣 播協會 (JUBO ) 的 起點。 

談判 初期, 有數間 大專電 台一開 始便表 
明會 費每年 只有數 千元, 僅 夠開支 ,根 
本沒可 能支付 版權費 8 。 中 大雖然 相對來 
說 資金較 充裕, 但 認為版 權制度 過度維 
護版權 持有人 利益, 希望 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