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在NBA選秀預測中被過高評價的高順位新秀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分析在NBA選秀預測中被過高評價的高順位新秀

隨著選秀日的臨近,和幾個月來的分析,從我們的排名中或多或少可以看出我對現有的高順位新秀的看法。對於這些球員來說,我對他們可能實際獲選的順位會更加謹慎,這值得一些額外的解釋和思考。

我們對於每一個球員的擔憂都已經在大榜單上得到了回應(我們在5月29日退選截止日後更新此榜單),但是考慮到我們將對一些缺點進行深入研究,這些缺點可能使他們想要證明自己在選秀夜的順位更加艱難。下面這三位備受矚目的高順位新秀,讓我和一些NBA球隊在推測他們在下一個級別的比賽技巧時會更加謹慎。

德安德烈-亨特,弗吉尼亞大學,大二

De'Andre Hunter 當我們談論到如何評估一名球員對NBA的準備程度和他在選秀中應該被選到的具體順位時,亨特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尤其是考慮到這不是前鋒特別多的一屆選秀,很容易就能明白為什麼亨特在討論中被放在選秀榜單的前列。他身材高大、強壯、能防守多個位置、這個賽季三分命中率不錯,並且他在決賽的爆髮帶領弗吉尼亞贏得了NCAA冠軍(他在決賽得到的27分為生涯新高)。關鍵是要認識到他在十二月將年滿22歲,他在大一賽季是紅衫球員這一點讓他實際上處於大三這個年齡段,並且比預計前十順位中第二大的球員德克薩斯理工大學球員賈勒特-卡爾弗大了一歲多。亨特比許多他的同齡人在經過三年大學後身體上更加成熟,表面上的準備也更加充分。他理應如此。

在過去的兩個賽季里,我親自對亨特進行了多次評估,並且挑選了過去兩年NBA球探們的報告,我不相信他的技能包預示著他發展良好的一面能讓他在前十人選中更年輕、技能更加豐富的球員的關鍵比較中佔據上風。許多有關他的討論都集中在他場上的表現()。這合乎情理:他的身體素質已經準備好進入NBA了,他可以防守更大的側翼或是6尺7的更小個前鋒,如果需要的話,他能夠在三分線外換防並且不失位,而且他展示出了作為一名外線定點射手的進步。但是當你作為在選秀前幾順位做出選擇的團隊並且試圖改變球隊的命運時,最安全的選擇往往不是最好的選擇。最成熟的球員也同樣不是最安全的選擇。

當然我不視亨特為不好的高順位新秀,我想要說的是對於亨特的期望可能被誇大了。我認為他是一名類似於米卡爾-布里奇斯或是邁爾斯-布里奇斯這樣的前場球員,一位在去年選秀大會上以第十順位被選中,另一位則是第十二順位,兩位球員都預計會成為有用的角色球員。亨特與這兩位球員有共同的缺點:那就是持續進行自主進攻的能力。在他這個年紀,考慮到他在場上運球時明顯的僵硬,我認為對他的比賽水平能夠提高多少持懷疑態度是合理的。他既不能甩開對手也無法晃開空間。考慮到他在這個年齡的技術水平,以及他作為一名運動員的後期發展階段,對我來說他的預期變得很清楚,對他的樂觀預期是成為一名有用的角色球員,而不是建隊基石。

亨特更加依賴於比他的對位球員更高大和更強壯,並且他大多數從三威脅開始發起的進攻都在運球一或兩次就可以造成殺傷的位置。相比背筐他更喜歡面框進攻,這在錯位進攻中讓他佔據優勢。他的三分投射能力並不能讓人完全信服,他還沒有展現出在比賽中能連續投中三分球的自信心。我認為在NBA級別的速度和節奏中他會失去一些身體優勢。我擔憂他在一些級別比賽中的跳投變化。如果他不能在籃筐附近高效的得分或是不能投進足夠多的三分球來拉開空間,你就要開始質疑他的進攻能力到底有多強。他沒有任何一種進攻技巧能讓他足夠自信位列前五順位。

這並不是說他對一隻NBA球隊毫無用處。他來自於一隻成功的球隊,並且能夠成為一名有價值的3D球員,很容易能夠看出他的無形資產和他的基礎身體素質意味著這些。他在防守端的強大作用是可見的,因為他的移動能力出色,能夠做好外線防守,並且擁有好用的功能性長臂能夠幫助他覆蓋防守和進行對抗時避免犯規。但是我擔心他作為得分手的發展很快就會陷入停滯,直到變成我們所說的防守專家而不是其他的角色。

今年選秀不都是亨特這樣的球員,對於像老鷹這樣擁有兩個樂透選秀權和像特雷-楊這樣的正在成長中的精英級別的投籃製造者來說,他顯然是合適的選擇。但是如果僅僅因為湖人現在需要贏球,就將他視為湖人隊第四順位的理想選擇的話是有錯誤的。在我看來,他在這一級的位置應該是在第八位左右,減緩他成為球隊支柱的壓力,同時也不會成為交易籌碼。

布蘭登-克拉克 岡薩加大學 大三

Brandon Clarke

克拉克在本屆選秀中有著明顯的優缺點,你如何評價這名球員完全取決於他的技能包在NBA賽場上的轉化。他沒有什麼未知的東西。你可以認為克拉克能夠命中跳投,也可以相信他的運動能力能夠克服身高和臂展上的不足,或是你都不這樣想。他在防守籃筐方面是一個極佳的火鍋手,並且在岡薩加大學的一年裡能夠在油漆區內完成終結,問題是在NBA的環境里這些天賦能夠兌現多少?

儘管克拉克被一些人誇張的認為可能是樂透後段的刮彩票選擇,但應該特別注意的是,基本每個和我討論克拉克的NBA球探都認為他這賽季受到了中度到高度的關注。值得一提的是,我個人同樣也有這種擔憂,這可以追溯到去年12月在教堂山親眼看到他在場上與北卡對抗的比賽。我覺得,克拉克令人印象極其深刻的統計數據從分析數據的角度為他留下了好印象,但是那些數據並不一定會讓一個團隊決定是否挑選他,尤其是在首輪前半段的挑選中。儘管克拉克在10到15順位階段獲選並不是不可能的,並且他一直在為這個階段的球隊安排試訓,但是如果他在這個階段獲選,球隊將要承擔潛在的風險。我不是做出選擇的人,但就我個人而言,我會在20順位后才開始考慮他。

在聯合試訓上,克拉克的數據為穿鞋身高為2.03米、臂展為2.03米,站立摸高為2.59米。從長度上來看,克拉克有著聯合試訓所有大個子里最小的手掌(21公分)。寬度方面他也只是平均水準(24公分)。我並沒有太過關注這次體測,但是他86公分的垂直彈跳和1.03的最大彈跳是能夠預見的。如果你一整季都密切關注他的比賽,那這件事並不是令人特別驚訝的事情,你會明白他是一位有著精英級別的垂直爆發力、天生能夠干擾投籃的能力和防守面積大,並且有著側翼身體條件的內線。我們可以經常看到他做這樣的事情以至於我們想要忘掉這些高光水準的表現是不可能的。然而,當你預計克拉克在NBA級別的比賽表現時,這可能是唯一的理性思考他的身體條件能夠做出怎樣的貢獻的方法。我並不擔心克拉克防守端的表現,他已經證明了自己能夠發揮影響力並且能提供給球隊他的各種用途,但是這裡的問題是他在進攻端能夠扮演怎樣的角色。

克拉克的身材限制可能會在一種重要的方式上限制他:那就是他陣地戰中得分的能力。他在這個賽季里能保持高效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二次得分和進攻籃板,幾乎在他打的每一場比賽里他都是場上年紀最大和最健壯的球員(他將在今年9月年滿23歲)。當然,岡薩加大學是在西海岸分區,一個算不上是一個很強的賽區。如果你關注他在對抗比他更高的球員的比賽時,我看過的對陣北卡的比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能夠用不同的人對他進行消耗的球隊都能獲得成功。克拉克有一個非常棒的賽季,他同樣也在一些比賽中佔據上風。但是有足夠的理由去懷疑他究竟能有多少這樣簡單的技能可以保持下去,尤其是對一個幾乎完全是右手終結的球員來說。

對我來說最感到擔憂的是他角色的功能性:他能在場上飛奔並且完成終結,但是他可能身材不夠大或者技能不夠而無法成為一個擋拆威脅,而且你也不能在他受到限制時將球傳給他。現在,他只能在面框的情況下進行連續一到兩次運球來為自己創造得分機會,而且他總是試著將球換回右手或是在有人防守時投籃。我認為僅是因為投籃方面取得一些小的改進就認為他會轉變成為NBA級別的射手不是保險的選擇:如果你觀看過克拉克單獨進行投籃,那就沒有很多理由相信他的跳投水準會發生變化。

他改變了投籃姿勢,但是仍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他最好的希望是能夠投進足夠多的底角三分球來擴大他在進攻端的威脅,從本質上來說他可以成為一名空間型四號位。克拉克罰球命中率69%,而且整個賽季僅嘗試出手15次三分球。據我所知,大部分NBA球隊對此都不樂觀。更可能的是由於他的局限性,他只能扮演一個扣將的角色,這很符合他的天賦,但是如果他不能投籃,同樣會限制你可以圍繞他進行的一些戰術。

如果克拉克在選秀夜的順位有些滑落並且在生涯早期沒有技能上的進步,不要感到驚訝,這種情況可能是一種風險投資。如果要用樂透簽來冒險選擇他,我也不反對。我只是不確定我們能夠有多少自信可以假設他未來的樣子。

羅密歐-蘭福德 印第安納大學 大一

Romeo Langford 有時,對運動型側翼的普遍要求會使我們忽略符合這種模型球員的自身問題。他們的前景可以添加上樂觀的預測,推測下最差的情況,前景是成長為一個能夠充分利用時間並且防守住對位球員的輪換級別球員。對蘭福德來說,他可能有更好的情況,他有著成為一名合格的NBA球員的全部硬體和足夠的天賦能夠做到比這更好。你可以認為他本賽季的一些掙扎表現都歸咎於傷病。但最終,在樂透後端或甚至是首輪,都看起來是根據他的預期表現而不是現實預測的選擇。

印第安納有著一個非常尷尬的賽季,蘭福德可能會值得懷疑,但是對於一個不擅長跳投的糟糕得分手而言,很難根據他驚人的技能水平落後程度而對用樂透簽選擇他來做出解釋。他將在今年秋天年滿20歲,這將讓他處於這一級別的高齡球員,也意味著從條件上來講他去年就已經符合參選的條件。你可以為他的掙扎表現找到合理的借口,但是如果最終你要賭一把蘭福德的話,就要看他能不能通過努力訓練來趕上進度。

看比賽而論,經過多次觀察后很容易對他產生懷疑。他喜歡走右側突破,用右手會讓他成為高於平均水準的終結者。一旦你讓他走左邊,他更喜歡做出急停跳投或是出手三分,這經常比印第安納大學預期的得分要少。這是他能夠提高的領域,當然也有用一隻慣用手在NBA取得成功的球員,但是他的控球能力必須要提高。跳投是更大的問題,他能在全場各個位置投丟籃球,這足夠讓你不得不質疑他的球感和技術。蘭福德的投射有點像是凌亂的彈射,他將球舉過頭頂后在臉前出手。他當時拇指韌帶撕裂,但是我對於他投籃方面的擔憂要早於他的這次傷病,這可以追溯到去年全美麥當勞大賽的時候。

當你考慮到蘭福德將要面對更高大的鋒線球員和更加困難的防守時,他的比賽的整體可預見性讓我感到害怕。如果他不能成為接球投籃的威脅點,你可以輕易地迫使他走左路,他不太會是一名能夠幫助隊友的進攻組織者,他將會陷入到麻煩中。在大學級別的比賽中,他是一名有效的單打球員,但是讓他的比賽增加不依賴於用力量壓制防守人進行運球是一個很重要的點。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特別是對於一個被認為是高於平均水平的運動型側翼終結者來說,他在轉換進攻中的效率低下令人擔憂(轉換終結命中率僅高於29%的球員)。

歸根結底,大的問題是儘管有這些缺點,你仍然希望選擇蘭福德作為你希望能夠在某一時刻帶領你的球隊得分的人(這沒有太多樂觀的理由)。如果不能,那麼你希望他能夠很好地適應第二進攻手的角色,儘管他有著一段作為外線停球得分的歷史,但是作為防守者和傳球手的判斷力也相對較低。時代在變化,球員們也在發生轉變,但是從天賦角度而言,並不總是那麼多。傑森-塔特姆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作為一個在高中和大學級別的高產得分手,當被要求適應其他有天賦的球員時,他本賽季的表現有些掙扎。這並不是說他不會或者不能改進,而僅僅是說他的核心問題或多或少還是出自本身。他不會轉變成為像克里斯-米德爾頓那樣的得分型前鋒。拋開球商而言,如果蘭福德在技術上無法完成迅速的成長,那他到底價值幾何?在我看來,他是首輪後半段的最佳選擇,而不是在樂透中值得優先考慮的人。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