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諾言。_依湄湄_新浪博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湄湄
依湄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8,398
  • 关注人气:5,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風中的諾言。

(2020-07-16 00:01:53)
分类: 湄。紅塵。
風中的諾言。

都不記得是多少年以前的
小說了。這麼短?
原來當初的文筆也還好
如今是中文的水平下降了?
可是,終不過是一個
紅塵裡的故事。有一點
香yan而已
——題記。

1

 

我知道有很多雙眼睛正盯著我。

酒吧裡的空氣真的糟糕極了,酒精的氣味、香水味、汗味兒、煙味兒……還有隱隱的無處不在的荷爾蒙的味道,混雜在一起。

有男人走過來,招呼酒保拿酒。不知道有意無意,他去接酒吧遞過來的酒杯時手自我的胳膊上滑過去。我沒有看他,他也就只好走開去,可是,他的酒杯裡的酒卻撒了出來,卻並沒有撒落到我的裙子上。酒保沒有說什麼,臉上有一些訕訕的,只是拿了一塊抹布在櫃檯上抹了一下,變魔術似的,櫃檯重新變得光潔如玻璃一樣。我沒有動,像是大理石的雕像似的,但是眼睛的余光告訴我這男人的臉上也一樣有些訕訕的,並不比其他男人不同。我笑了,不屑。

其實,我原本決定今天就是要放縱,不然,我怎麼會穿成了這樣?一襲低抹胸的長裙,時下流行的裸色,酒吧昏暗的燈光下,整個人近乎是半透明的,毛玻璃似的影影綽綽,一種極致的曖昧的誘惑。平素只化了淡淡的裸妝的臉上換作成了一個艷麗的妖冶的濃妝,濃重的煙熏妝,被睫毛膏拉長變黑了的睫毛底下一雙原本嬌滴滴、滴滴嬌的清水眼睛濛了一層霧氣,眯縫了起來更添了風情,這倒是要拜那些無聊時就會翻上幾眼的流行的時尚雜誌所賜,否則,我哪裡懂得什麼樣的表情會吸引男人。我是一個晚熟的、循規蹈矩的女人。

我面前的吧台上放了一瓶紅酒,只剩了一半。今夜,我要不醉不歸。今夜,我要嘗試一下放縱的滋味。今夜,我要好好的愛我自己,雖說我鄙視這樣的自己愛自己的方式,可是,我還能做一些什麼呢?一個慣常是如此寡淡無味而沒有想像力的女人。

 

2

 

又有男人走過來。他跟其他男人有些不一樣,我的余光以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告訴我。

今夜,我第一次扭過臉,一張棱角分明的男人的臉立刻就被吸進了隱藏在又黑又密又長的睫毛底下的深棕色的瞳仁裡了。我怔了一下,原本眯縫著的眼睛睜圓了,只一瞬間又眯縫起來,——男人的眼睛深處掠過去一抹笑意,略帶嘲諷。我覺得臉有些微微的發熱。轉過頭,不再看男人。

男人在我旁邊的高腳凳上坐下去,招呼酒保:「給我一瓶跟這位小姐一樣的!」

我微微顫抖了一下,——略帶些鼻音的男中音,性感的磁性極具誘惑力,我想這是我的軟肋之一。我並沒有看第二眼,只自斟自酌的給自己的杯子裡倒了酒。

酒杯在手裡把玩著,我並不喜歡那種酒精落肚的燒灼感,儘管紅酒甜絲絲的,也依然是酒,也依然會灼痛了胃,儘管此刻我那麼渴望一種痛,可以替代徹心扉的痛的肉體的痛。

仰頭喝完了酒杯裡的酒,我趴在吧台上,頭髮流水似的披散瀰漫開來,幽暗的燈光下,吧台上一個模糊不清的輪廓。我像一個女鬼。

 

3

 

一隻手,在我的胳膊上輕輕滑動著。

我不動。

手指的溫度剛剛好,不冷不熱。我的汗毛靜悄悄的豎起來倒下去再豎起來。

我好像死了一般,趴在吧台上,臉藏在黑黑的頭髮後邊。

我又眯縫起了眼睛,——酒吧的燈光很昏暗,可是頭髮被撩起來依舊會讓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覺得太亮。

「你醉了。」磁性而性感的男中音以一種所向披靡的姿態自我的耳朵一路殺進我的心底,我微微顫抖了一下,立刻,一抹近乎嘲弄的微笑自薄薄的嘴唇邊上掠過去。「你醉了。」

我攢了眉,睜開眼睛,好像看著怪物。

「不要皺眉。」溫暖而柔軟的手指頭在我的額頭輕輕抹了兩下,「女人皺眉會生皺紋,難看的皺紋。」

我愈發攢緊了眉。

「真不乖!」嘆息一般,卻笑起來,潔白的牙齒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閃一閃的。變戲法一樣,一隻修長的女士香煙長在了我的鼻子底下,「抽一隻?」

「我不會。」幾乎是脫口而出,立刻就後悔了,怎麼這麼輕易就露底了?

又一個嘲弄的笑。

我奪過了香煙,「啪~!」,打火機就閃動著紅艷艷的小火花在我跟前了。我低頭湊向那簇火花,卻一陣急促而尷尬的咳嗽。

香煙從我的手裡被拿開了。

眼前棱角分明的臉映在了水裡,我有想要咬人的衝動。

 

4

 

他在我的耳邊呢喃著。我聽不清楚,一個字都聽不清楚,只感覺耳朵底下絲絲柔柔的熱氣小波浪一般一波又一波,隨著他的鼻息滲進我的肌膚。

他的手,溫暖柔軟的手指頭彈琴一樣,在我的身體上遊走,又好像長了腳的蛇。

我知道了,我在往下墜,很深很深的往下墜著。

我記得我微微的抗拒了,我要放縱,可似乎並不是這樣的方式。其實,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連放縱都那麼期期艾艾的,永遠脫不去的小家子氣。

他溫柔得笑笑,並不停止。一雙手依然彈著琴,如入無人之境。

 

浴室的鏡子裡映出帶著殘妝的我的臉,慘不忍睹。

盯著那張陌生的熟悉的臉,我突然笑起來,在陌生的衛生間裡。

將水龍頭擰到最大,「嘩嘩」的水聲衝擊著我的耳膜,我抓起洗臉池邊兒上的男用洗面奶,發狠一般一下子擠出一大堆,搓出泡泡,一臉的白花花,我帶著一種惡毒的快感搓洗著自己的臉。抬起頭,鏡子裡映出來原來的我的臉,——淡淡的眉、清水的眼、纖瘦的鼻樑、薄薄的略帶蒼白的唇……

我的眼淚大顆大顆滾落下來。

 

5

 

我的面前放著早餐,一個男人為我準備的早餐。

我看著棱角分明的陌生的臉,一陣眩暈。

「吃吧,你的臉色很不好。」磁性的男中音裡帶著幾分憐惜,忽然我想到「憐香惜玉」這個詞,多久了,我都快忘記這個詞了。

我喝了牛奶,吃了吐司。

「飽了?」有些吃驚的聲口。

我點點頭,對面一雙單眼皮的眼睛。眼鏡片後邊,看不清楚裡面的內容,憐愛?喜歡?抑或還有些許的嘲弄?我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不要這樣看著我!好像我是個大壞蛋似的。」

儘管很調侃的聲口,我卻笑不出來,反攢了眉。

「女人皺眉會生難看的皺紋。」抹了抹我的額頭。「知道嗎?」我的眼睛盯著那兩片薄薄的一起一合的嘴唇,驚詫,那樣單薄的嘴唇怎麼會吐出那麼厚重的男性的聲音?「你是個很特別的女人!」

我不語。這評語我聽見的太多了。

「我想要保護你,卻不知道怎麼樣做才保護得了你。你好像一縷煙,青煙。」磁性的聲音陡然低了下去,宕遠了,慢慢升騰起的青色煙霧裡頭我聽不見後邊的話,依稀是:「我不知道怎樣才抓得住一縷煙,儘管我那麼渴望能夠抓得住。真的!」

我不知道我是「青煙」還是「輕煙」,我只知道我是一縷煙,來無影,去無踪。

 

6

 

我生平第一次的放縱也成了我惟一的一次放縱。

我知道了我是一縷煙。

沒有哪一個男人會要一縷煙。

那一句磁性的:「我想要保護你,卻不知道怎麼樣做才保護得了你。」我笑了,不屑。

順手丟出去一個垃圾袋,剛剛好,命中垃圾箱的開口。

起風了,很大的風,彷彿能夠吹散一切的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