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了上億元, 姜文還能站著掙錢的原因, 是「信馬由姜」的寵溺

2019-11-23 21:12:28 0 評論 1409 views
摘要

今天又是滿足好奇心的一天,大家好,我是足球宇庚,各位親愛的看完後別忘了戳關注哦!豆瓣上超過100萬人評價,給出8.8分的《讓子彈飛》。是姜文迄今導演過最賺錢的電

今天又是滿足好奇心的一天,大家好,我是足球宇庚,各位親愛的看完後別忘了戳關注哦!

虧了上億元, 姜文還能站著掙錢的原因, 是「信馬由姜」的寵溺

豆瓣上超過100萬人評價,給出8.8分的《讓子彈飛》。

是姜文迄今導演過最賺錢的電影項目。上映當年收6.3億票房,僅次同年的《阿凡達》、《唐山大地震》。

2010年當《讓子彈飛》邁過2億票房大關時,面對記者,作為製片人也是姜文合伙人的馬珂說出了這句名言:「姜文信我(馬珂),我由著他(姜文)」。

從此,「信馬由姜」流傳於江湖。

虧了上億元, 姜文還能站著掙錢的原因, 是「信馬由姜」的寵溺

作為資方與創作方合作的典範,那時候的「馬姜」與「二張」,還有華誼的「王馮」都成為一時佳話。

但和張藝謀、馮小剛的「聽話」相比,「刺頭」姜文,不是一般人能拿捏的穩,稍不留神就會弄出自己一手血。

而比姜文整整小了十歲的馬珂,卻如兄長般「寵溺」著姜文,在姜文彈盡糧絕的時候給了他繼續站著掙錢的機會。

1、大約在冬季

我們把時針撥到1992年。

某個普通的下午,在劉曉慶家裡,小說《動物兇猛》的作者王朔、香港編劇文雋、大陸演員姜文,三個人一拍即合,決定把《動物兇猛》拍成電影,姜文自編自導,文雋找資金,王朔當參謀。

彼時的姜文意氣風發,他的演員生涯,年少成名一路通達,24歲便憑謝晉執導的《芙蓉鎮》問鼎百花影帝,後更是接連出演了張藝謀、田壯壯等第五代導演的作品。

虧了上億元, 姜文還能站著掙錢的原因, 是「信馬由姜」的寵溺

姜文似乎覺得自己沒什麼事做不成,在演員的維度里他揣摩角色,很成功。

但那些故事終究是別人的。

所以他在徹夜翻看王朔的《動物兇猛》時,激動的毫無睡意,在小說里,和王朔同為大院出身的姜文看到了自己的青春和記憶。於是他把這部自己即將執導的處女作電影命名為《陽光燦爛的日子》,因為姜文覺得那些歲月里,總是陽光燦爛。

這很姜文。他的電影散發著濃烈的個人氣息,6萬字的小說最後也被他寫成了9萬字的劇本,他總有說不完的事。

但隨之而來的資金問題就像夢魘,讓他始料未及,這也將伴隨著姜文導演生涯很多年很多年,直到後來那個叫馬珂的男人出現才算消散。

《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組資金出現嚴重問題時,甚至一度連製片人文雋都失聯了。

據王朔後來回憶:當時某次飯局上再見姜文,很頹的樣子,聊到戲什麼時候能拍完,同桌的一位演員戲虐道:片名可能得改成《大約在冬季》。

為此,姜文急的差點和人動手。

但好在劉曉慶及時掏出了全部積蓄,甚至連她媽媽和妹妹的存摺都拿了出來。幫助姜文熬過了最難的時候,才又慢慢找到資金。

多年以後在劉曉慶落難時,唯一還在幫她交巨額罰款斡旋的,是早就和她沒了愛情關係的姜文。

重情,很難說是劉曉慶影響了姜文,還是姜文影響了劉曉慶。

但也是這樣的性格,成為他未來能攬獲「信馬由姜」四個字的重要原因。

2、「老弟可好?太廟老薑」

《陽光燦爛的日子》磕磕絆絆拍完後,隔了一年才在國內公映,雖然觀眾普遍反映沒怎麼看懂,但這部被威尼斯電影節開光過的電影,還是斬獲了當年的票房冠軍。

不過接下來一部《鬼子來了》在國內無法上映,讓幾千萬投資,血本無歸。

好在電影口碑不錯,在藝術上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這才為姜文能獲得資金繼續拍片提供了可能。

然而緊接著,拿到英皇電影投資的《當太陽照常升起》也賠了。

姜文連續兩部電影慘賠,讓他人生一下盪到底谷,如果這樣下去就很可能無法繼續獲得拍片的資金支持。

究其根本,不斷賠錢的原因還是在於姜文在藝術創作時的任性,他總是控制不住要挑戰市場和體制的底線。

姜文這種不太「務實」的個性,用後來馬珂的話講就是:

姜文人很單純,不太精通人情世故,他沒有太多的社會經驗,甚至在公開場合都不太會表達自己,說話也比較直,容易得罪人。

因此孫紅雷曾公開表示,姜文只差一個給他包裝的人。

或者說,姜文需要一個約束管制他的人。沒有唐僧的悟空,再厲害也是不問對錯的猴妖,只有帶上金箍兒,才能殺妖和除魔。

而這個「包裝」他的人也找上過門,只是第一次,姜文把人拒絕了。

2005年,已經是一位成功的電視領域製片人的馬珂不滿足於現狀。他非常崇拜姜文,覺得《陽光燦爛的日子》和《鬼子來了》這兩部電影牛的一塌糊塗,姜文是中國最有才華的導演。

於是這位「迷弟」找到姜文位於太廟的工作室,暢談了兩個小時,希望成為姜文的製片人,做中國最好的電影。姜文日後回憶:「說話的主要是馬珂,馬珂一直在說他對電影市場的理念,這點說到了我的心坎里」。

只是當時忙著新片籌備的姜文還沉溺在自己的歡樂場。

等到2007年《當太陽照常升起》慘賠,姜文才開始琢磨癥結所在,「該這麼著,還是這麼著」。此時馬珂兩年前對他說過的話言猶在耳。

於是姜文拿起手機,給馬珂發出一條簡訊:「「老弟可好?」署名是:「太廟老薑」。

至此,姜文的不亦樂乎工作室變身為不亦樂乎影業公司,馬珂入股,共掌「姜」山。

如果自己沒錢了,姜文不怕;但沒錢拍電影,他怕。

3、「信馬由姜」,站著把錢掙了

每當姜文回憶起拍攝《讓子彈飛》的那段經歷,還顯得難以置信:「這次資金相當正常」。

馬珂的出現,不但給了姜文再次動用大筆投資拍片的可能,還徹底解決了他多年資金不順暢的問題,並在創作上不加干涉,由著姜文拍。

於是我們才看到《讓子彈飛》里,那個站著把錢掙了的張麻子躍然銀幕之上。

站著掙錢既像姜文對觀眾所說,又像是他對自己所講,更像是他對外界的一個示威和表態。

《讓子彈飛》中黃四郎、張麻子、湯師爺那場「鴻門宴」的戲,白酒是重要道具。

「好幾個百年老字號的白酒品牌都想植入,報的價格高達千萬元,競爭激烈的時候,有三家願意一起上,每家安排一位大哥喝,也就是說僅這一場戲就可以賺三千萬元。」

馬珂說起來透著惋惜。

因為姜文把這個廣告植入給否了,理由很充分:「仨大哥聊天正起勁,上來一酒瓶,甭管是二鍋頭還是茅台,觀眾的注意力都會被分散,出了戲還怎麼入?」

最後,果然只放了三個沒標籤的白酒瓶子。

姜文永遠站在電影藝術的角度考慮問題,即便想掙錢,也如他片中所講要「站著把錢掙了」,如果植入影響了電影的藝術效果,這個錢寧願不要。

因為是朋友所託,馬珂難得求一次姜文,他回憶說:「我真是甩手不幹了的心都有,氣得直想哭」。

結果,姜文又一次靠簡訊來解決了問題:「要不,我在電影品質上幫你(把錢)找回來?」。

而最後,姜文也確實用電影本身,把錢找回來了。

且如他所言,站著掙的。

馬姜二人在電影上分工明確,馬珂負責資金和後勤,姜文負責藝術創意。兩個人在拍板一個項目的時候,過程簡單的令人髮指。

「老薑和我講一個故事,聽完頭三分鐘,感覺這個故事非常來勁,好玩!那就夠了,剩下的讓他完成這些故事。我能做的是什麼呢?鼓勵他、推動他、幫助他把這個故事變成一部電影。」

但這背後,藏的是馬珂對於姜文寵溺般的信任,儘管這可能會讓自己受點小委屈。

因為對電影這門藝術,姜文有著近乎圖騰似的膜拜和執著,在他片中時不時出現的,那些冒著濃煙沖向鏡頭的火車,就像是在對影史第一部公映的電影《火車進站》毫無保留的致敬。

和姜文合作過的陸川曾驚嘆到:「電影學院的學生以為自己把所有的電影都看過了,其實姜文才像那個真正看過所有電影的人」。

所以,在藝術創作上,馬珂幾乎無條件的由著姜文來,而姜文也是知恩圖報的人。

《讓子彈飛》的首映禮上,當馬珂看到姜文堅持不植入的「鴻門宴」那場戲,引的現場觀眾大笑並自發鼓掌時,他才感到,「觀眾的反應那麼熱烈,是做製片人最幸福的事」。

信馬由姜,值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