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用親情為人們療傷, 生與死的距離太可怕!

2019年12月10日 10:24:23 發表評論 1176 views
摘要

沒看《唐山大地震》之前,我對這部電影一直是比較排斥的一雖然我一直比較喜歡馮小剛的電影,但這部《唐山大地震》卻一直讓我躊躇。我的顧慮:其一,是擔心影片表現災難場面

沒看《唐山大地震》之前,我對這部電影一直是比較排斥的一雖然我一直比較喜歡馮小剛的電影,但這部《唐山大地震》卻一直讓我躊躇。我的顧慮:其一,是擔心影片表現災難場面時,過於慘烈、過於用心,因為我畢竟是從那個年代那個時刻經歷過來的人,那個「傷疤」確實輕易不願觸動;其二,是我擔心馮小剛會不會由此而陷入特技的陷阱,把精力過多地投入在為表現災難場面的電腦特效上。及至看完之後,卻發覺原來的擔心真是多餘。而出了影院之後只是覺得奇怪:這麼多年居然還有部國產電影讓我落淚--乃至一時間哭得稀里嘩啦。由此我好一陣都無法斷定:究竟是隨著年齡的增大我的「淚點」變得有些降低了呢,還是這部電影確實感動了我。

《唐山大地震》用親情為人們療傷, 生與死的距離太可怕!

《唐山大地震》上映之後,在好評如潮的聲浪中,也有質疑甚或不屑的聲音。比如,有人就把這部電影稱作「催淚彈」,甚至指責馮小剛靠「撕一個民族的傷疤"來吸引觀眾的眼球。對此,我很不以為然。當然,這也並不意味著我對來自官方的讚揚--諸如「攀登精神高度」一類多麼讚賞。我只是覺得這個電影的確打動了我;再往深處一想,覺得影片最大的看點.還是在於通過一場災難,對中國人的人性和生存理念等進行了一種深刻的闡釋。

《唐山大地震》是2010年度一部非常優秀的國產電影;然而也是一部幾乎讓所有觀眾都不願再重看一遍的影片。32年前發生的那一場災難,聚集了幾代中國人撕心裂肺的記憶,一旦觸動便難以自己。

影片以1976年震驚中外的唐山大地震為背景,表面上看,似乎是一部以表現災難為主並以再現災難的視覺效果為賣點的災難電影,而實際則是通過地震中一個普通家庭破碎的故事,來闡釋幾千年中國人的倫理綱常,並試圖以一種獨特的方式,來表達中國人對生存的看法與思考。

《唐山大地震》用親情為人們療傷, 生與死的距離太可怕!

23秒,32年!是一個高度凝練的概括和歸納。它一方面揭示了主人公李元妮32年來心裡所廝守的那一片廢墟;另一方面則直指女兒小登心中那32年來難解的心結。

李元妮在災難面前的兩難選擇,一直是記憶中無法抹去的劇痛;但當時的狀況,又沒有人能給她提供一種能稱為「合理」的選擇。事實上,一個母親的心,在必須要做出選擇時就必定已被撕成了兩瓣-在兩個親生兒女血肉模糊的軀體與生命的須臾消失中無助的飄搖;直至在其後的32年中,她雖然頑強地活下來,並把自己失去一隻手臂的兒子撫養成人,但心靈卻一直掙扎在32年前的那一片廢墟中;守望著早已離她而去的丈夫和女兒。為此,她不僅拒絕了日後生活當中相識而相知的家用電器修理工老楊;而且還固執地在遷人新居後就不肯再搬家-因為怕丈夫和女兒的魂魄歸來之時找不到家門。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報答生死之間丈夫對她那性命攸關的一拽,也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減輕對「放棄」女兒的愧疚。

《唐山大地震》用親情為人們療傷, 生與死的距離太可怕!

影片用大量的情節鋪陳與細節描寫,表現了32年來隱秘於李元妮心中那一份無法排遣的痛苦,只是這痛苦在生活的重壓下在表面看來已近乎麻木。那幅掛在牆上32年的丈夫與女兒的照片,固然是一個醒目的標誌,但真正讓人動容的,還是李元妮仍然沒忘32年前給女兒的一句承諾:「媽不騙你"!

於是,當32年後,當小登與小達偶然之間在汶川地震的救援現場相遇;當面對母親早已洗好的西紅柿在水中靜靜地漂浮時,人物內心的糾結雖然並沒有完全打開,但已有了松解;只是這鬆動還不是完全來自人物的自覺,它更有母親哭著道歉的那一跪。電影就是用這樣的情節和人物性格,闡釋了中國人對待倫理家庭乃至生活的一貫看法:那就是堅忍、感恩與承諾。

李元妮無助的選擇,在當今各種語境並存的環境下可以做出多義的讀解-包括來自對中國重男輕女之類傳統思想的批判。但於影片的表情達意來講,這其中最不幸的是,這句話被女兒小登聽到了。於是,那時已經很微弱的敲擊聲頓時沉寂下來。而且當小登奇蹟般地活下來時,便「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在事實上已經成為了孤兒。為此,她不僅一直拒絕再回唐山找尋自己的親人;即便是對領養自己的父母,也是多年都處於隔膜的狀態。影片在表現小登的內心糾結中,亦同時觀照了人物生活的時代背景和其時的社會風氣。因此,當養父去學校宿舍找女兒,當我們看見出現在久叩才開的門前的小登其實並無多大尷尬。由此,人物因那次創傷留下的劇痛、冷漠與孤寂便一覽無餘。

小登內心的糾結,到最後還是被親情所打動。雖然此前已有了「西紅柿兌現的承諾」和母親那動容的一跪,但她深埋於內心32年的糾結卻未完全釋然。只是到了日後人生的最後歸宿-在弟弟給自己買的墓穴前,看到了穴坑中母親從地震後那一年起,就從沒間斷地給自己一直買到高中畢業時那厚厚的兩摞課本時,封凍於心中那32年的堅冰才最終被打破,並隨著發自內心地一連串的「對不起....「而如春水般奔涌而出。

影片結構嚴謹,情節逼真,細節感人而頗具象徵意義;無論在敘事與人物性格刻畫乃至情感的把握方面,都難得的和諧統一。唯一令人遺憾的是,影片中出現的植入廣告似乎有些不夠莊重。同時,小達這個人物的心路歷程似乎還有待開掘而顯得有些平面。但瑕不掩瑜,《唐山大地震》以6億多元的高票房贏得觀眾的喜愛絕非偶然,更顯示了一種馮小剛在當今中國電影界--在受眾的關注與喜愛程度上的實至名歸。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