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Persona 第十三天 - cocoro1128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三天

可可羅 | 2021-03-20 15:59:31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被燈火之星逮住的雨宮蓮,似乎被送到某國的侵略者,病根王國的基地,而就在他被注射奈米病原體的時候,透過幹部卡洛朵以前的回憶,他決定透過『某些計畫』尋求幫助,但是之後,三位光之美少女抵達了囚禁蓮的訓練所,大肆屠殺被感染的民眾們。
雨宮蓮發現了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真面目,不過自己也慘死在元氣魔法棒的招式下……
難道在那之前都沒有人援助嗎?

【載著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直升機】
「報告燈花大人,任務已經完成了,這下亂鬥士們所造成最大的威脅已經消失了。」紅色短髮少女花寺和佳透過機上的無線電說著。
「別直呼人家的姓氏嘛!剩下的都是一些不會決鬥的鬥士了吧?不過蘑菇王國也有四位龍印者啊,這樣說也太直接了點……」無線電突然發出了更年幼的女孩聲音。
「龍印者突然生病就有點那樣……讓他們打算起內鬨,我本來是要打算這樣的,就像我們的前輩那樣,但這樣會把事情鬧大。」藍髮馬尾少女,澤泉千優說著:「我覺得應該要等風頭平靜過後,再讓他們一個一個接上意外比較好。」
「如果他們少了一個鬥士,會不會因此復仇呢?之前就是因為遊作的失誤才導致計畫失敗的說。」無線電的燈花說著。
「他們也只不過是因為吉拉大人召集而來的烏合之眾而已,才沒有那種為夥伴復仇的氣概呢!」褐髮雙馬尾少女,平光香葵說著:「不過我們日後再監視他們就好了。」
「那麼就拜託妳們了,用妳們光之美少女最擅長的秘密武器……」燈花問著。
「讓他們在瀕死的恐懼之下安心度日吧,這就是他們和我等作對的懲罰。」和佳說著。
「對了和佳,看到黑白毛色的貓咪,如果確認疑似元氣精靈的話立刻要殺掉喔!」燈花說著。
「我明白了,畢竟只是妖精族的見習生,我覺得應該不用擔心。」香葵說著。
「現在更重要的是,嫁禍病根之人的階段已經要開始了,消息公布出來之後,就立刻和病根之人斷開聯繫,得準備一下要怎麼嫁禍他們。」千優說著。
「我們這裡也有應有的準備啊,不過呢,那位哥哈企業的首領要怎麼辦?」燈花問著。
『他的宿主』應該很快就病死了吧?話說那個替死鬼,之前還是海馬集團秘書長的父親呢!」和佳說著,原來歌哈的社長有替身……


【哥哈企業大樓?】
「嗯啊啊啊……」這時似乎是社長的慘叫聲從社長室傳來。
「這一刻我已經等很久了……沒想到你還堅持想要投靠亂鬥士來幫助你完成對付遊我的事情啊?」這時一個長得像小女孩的婦女走進來說著,看著社長拆下了面具。
名叫安立美美的女士露出邪惡的表情,看著被拆下面具的社長的臉龐。
「告訴瀨人先生的弟弟,我們有麻煩了……如果讓遊我……干擾審判之日的事情……」社長的真面目出現了,他就是前任海馬集團社長的秘書長,也是現任秘書長的父親。
磯野老爺,就在此安息吧,你潛入哥哈企業的這幾年來辛苦你了。」安立美美說著,拿起了哥哈社長的面具,然後戴上了它,「多虧了燈火之星他們啊,還有江戶川柯南啊!」
「你就改變主意吧,你兒子就辛苦你了。」面具發出了跟原本哥哈社長一樣的聲音。

2020年6月28日,星期日
{第十三天,溫柔的心}


【事件發生前的那天,病根王國遠處平原】
「叮咚叮咚!」病根之人卡洛朵的口袋響起了星夢頻道手機的鈴聲。
「說要給她們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卡洛朵開啟了星夢頻道手機的主要首頁,但上面只顯示了一個訊息:「怪盜姬絲姬樂和璃菈?是哪種精靈怪獸啊?」
這時出現了兩位精靈怪獸,Evil★Twin 姬絲姬樂和縭菈,她們分別說出話來。
「我是姬絲姬樂,她是璃菈,我們是星夢頻道怪盜的一員,巴麻美,我要質問你的正義了!」粉色怪盜姬絲姬樂問著。
「為什麼知道我的真名,是我拿著的嗎?」卡洛朵問著。
花寺和佳澤泉千優平光香葵是壞蛋,她們來這裡不是為了找尋病根之人的線索,而是為了根除有礙審判之日的傢伙們,其中還包括了怪盜們。」藍色怪盜璃菈說著,之後播放了剛才法老的聲音。
在訓練營的會面室,光之戰士會拿起名為魔杖的劍,大肆屠殺所有被疾病感染的惡魔們,雖然他們是善心要對付病根之人,但已經太遲了,沒有見過人類的病根之人,才是正義的一份子……」法老似乎說出了後面的訊息了。
「那個看守的男孩,我是說成熟的病根之人也是同夥,千萬也別相信他……」姬絲姬樂說著:「那麼,來告訴妳詳細的步驟吧,雨宮蓮將由妳來拯救。」
「我去拯救他嗎?」卡洛朵說著,這時姬絲姬樂和縭菈在手機上使用攻擊招式了。
星夢頻道,偶像淨化光束!!」淨化的氣息攻擊著卡洛朵,但是卡洛朵似乎只感到暈眩一下?之後卡洛朵往訓練營的方向前進了。

「等一下,凱達利,你是從Cure Grace體內取出來的病根之人對吧?」這時卡洛朵跑到病根之人的訓練所門前,叫住了照顧看守病魔怪的三幹部凱達利,他和達瑞森是兄弟。
「是啊,這沒什麼吧?話說哥哥很照顧生下我的光之美少女啊……」凱達利說著:「對了,有什麼事情嗎?已經結束了啊!」
「有什麼病根之人以外的人來過這裡嗎?」卡洛朵問著。
「嗯嗯?」凱達利天真的疑惑。
「應該還沒發生吧?」凱達利說著:「我照顧的地獄獵犬病魔怪,他很強的喔,足以把那三位光之美少女撕碎啊……」
「病魔!」地獄獵犬病魔怪正在玩球。
「一切都是真的啊?」卡洛朵拿起星夢頻道手機確認,「那些光之美少女不可能會抵達這裡,她們突然被其他人類叫走了……」
「啊?和佳媽媽不會過來嗎?」凱達利問著。
「她拜託我代替她還處理這件事,淨化訓練營的人類這件事……」卡洛朵說著。
「但是,如果是病根之人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消滅他們啊?」凱達利充滿疑惑。
「如果你一直留在這裡,搞不好會被湮滅證據消滅掉呢,如果愛惜自己的生命的話,趕快逃到遙遠的地方去吧!」卡洛朵說著:「你跟我所說的一切絕對不能洩漏出去,不要相信任何人,把所有的一切都忘掉。」
「好吧,和佳媽媽真的會殺我嗎……」凱達利害怕地離開了。


2020年7月4日,星期六。
【赤城藥局樂園】
「今天是安娜公主逝世的一個月後了,所以之後會有很多閃亮宿的學生來到這裡。」坂本龍司帶著四位朋友一起去赤城藥局樂園玩,「但是為什麼我們這麼悲傷呢?」
「因為赤城安娜的意外,樂園的票價根本就是暴跌的狀態。」奧村春說著:「加上這時候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會在這裡舉行最後的遊行會,以表示安娜的敬意……」
「話說遊行會很快就會開始吧?」喜多川裕介問著。
「話說她們等一下也有重大的消息會宣布,也表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行動了!」高卷杏說著。

「各位抱歉,我已經來晚了……嗚嗚……我是交疊的兩朵花,Cure Grace!」這時光之美少女Grace突然傷心地說著。
「我們剛剛正在忙著討伐病根王國,可是發現了一件很遺憾的事情。」Cure Fontaine傷心地說著:「我們發現病根之人抓走了許多的人類,他們原本是受到病魔怪影響的受害者。」
「其中雖然還有對抗四天王的心之怪盜團團長,以及見瀧源Duel Links的決鬥者佐倉杏子……嗚嗚嗚……這些受害者通通都在名單上啊!!」Cure Sparkle突然大哭,然後給大家觀看受害的家屬,其中就包括了雨宮蓮的照片和佐倉杏子,還有數十個失蹤的人口。
我們要反擊啊,拜託四天王跟我們合作,我們會報答你們的!」三位光之美少女突然互相抱住一起大哭,似乎想要為了病根之人復仇。

「怎麼會,小蓮他,居然被病根之人給……」小杏拉住龍司的衣服說著。
「演技真差,不過這次可是零傷亡呢!」這時龍司旁邊有位海星搖滾髮型的成年男子說著:「另一個我,你果然踩到我的覆蓋的陷阱卡呢!」

【天鵝絨房間,蓮的牢房】
「所以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呢?」蓮穿著囚服問著管理者莫比烏斯。
「看來光之美少女的那三位還真的動手呢,你一定在想為什麼被殺死呢!」莫比烏斯說著:「為何要被殺,為何要死掉呢,你想起來了嗎?看來你在意識模糊的時候,忘記了重要的『事實』呢,那就是你為了害怕死亡的理由,對光之美少女的控訴啊!」
「那就是你的目的嗎?」蓮問著男孩管理員,莫比烏斯。
「那樣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讓我喚醒你的記憶吧!」莫比烏斯問著,蓮彷彿自身的記憶產生了倒轉的感覺。
我記得是怎樣產生很痛苦的感覺呢,第一次發生在病根之人攻打四軒茶屋這裡吧?

【記憶中的奧村快餐店】
「嘿,雨宮同學,你身體不舒服嗎?」記憶中的城之內先生看著蓮走出廁所,蓮似乎搖搖頭。
「我舒暢了許多呢!」蓮不好意思地說著。
「注意到了吧?她們說吾輩是元氣精靈的事情……」背包中的摩爾迦納說著。
「我們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看見精靈怪獸之人,很容易就和動物溝通啊。」城之內說著。
「但是我不會和鳥說話啊。」蓮說著,但是他注意到了一件事,「我知道,不能信任花寺,對吧?」
「其實呢,花寺和佳,就是站在第一線的光之美少女,自然有這種能力可以溝通,但並不是所有的動物擅長語言。」城之內說著:「精通語言系統的,自然是高等智慧的生物,可以建立起社會秩序,比如說像螞蟻或蜜蜂,或者是光之妖精的轉世……你一定沒參訪過妖精學校吧?那是生前的靈魂,必須賦予使命的妖精族的英靈殿,但是建立這個系統的,你知道是誰嗎?丘比是可愛的大家的祖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光之妖精的基因可以追溯到聖杯的宿主上……」
「她們絕對不是『第一次』擁有這種好奇的能力,雖然吾輩不是妖精學校的畢業生,如果是就絕對不會懷疑吾輩是不是她們的同行,這很可疑吧?」摩爾迦納問著。
「絕對要調查一下,打個比方要查她們的成績單也行。」蓮說著。
「好,那麼就先暫時調查一下吧!」城之內先生露出奇怪的下巴說著:「等等我遊戲!」

【記憶中的MAHO堂】
「有件事想跟你調查一下,花咲同學。」記憶中的妹尾愛子走出來問著花咲蕾同學,蓮假裝趴在地上倒地不起。
「我記得星夢頻道有位設計師,他對一個人非常地在意,可以的話盡量調查女王殿下的報告可以嗎?盡量是妖精學校,在六年前的報告書就是了。」老師兼店員的瀨川音符說著。
「蛤,這下就很困難了,因為負責妖精學校的成績單的是雪老師,不是小花啊!」小蕾說著。
「這就對了,作為我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春風DoReMi的朋友,前任女王一定非常照顧我們的。」DoReMi說著。
「吾輩也這麼認為!」貓咪摩爾迦納說著,幸運的是小蕾和繪里香聽懂。
「要不然必須從妖精學校的權限監控拉比琳她們的記錄才對……」繪里香沮喪地說著。
「這需要我幫忙嗎?」藤原羽月問著。
「當然是交給我幫忙了,前任女王的紀錄可是我在管的呢!」繪里香充滿自信的說著。
「妳們真的了解了嗎?這可是攸關到魔女國女王對你們的信任問題呢!」雙葉問著。
「當然了,雙葉我跟妳說啊,嘰哩瓜啦嘰哩瓜啦……」繪里香對著雙葉輕聲細語。
「要演戲,真的沒問題嗎?」雙葉說著。
「當然囉,演員會是一個豪華的陣容呢,嘿嘿。」繪里香說著:「妳知道怪盜亞森吧?他可是有一個鼎鼎大名的孫子呢!」

【回憶中的龜紀遊戲店】
「Joker,這是我已經拜託圭平他們,用最尖端的技術,從惣治郎那老先生開始實驗的『人工淨化光束』。」武藤遊戲先生拿出了一個盒子,上面有十碼的密碼輸入和電擊裝置,「當然,我要認命精靈怪獸世界最強的偶像怪盜,來使用這個力量才行。」

「你想起來了嗎,遊戲還沒結束呢,你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莫比烏斯說著。
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個可怕的一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其實是……


【一星期前,西藏,病根王國訓練營內】
看似血流滿地的屍體,其實都是假的,這個訓練營已經被海馬集團掉包過了。
所以才會有KC標記的針筒,那些都只是實驗用的病毒,而不是病根之人的力量。
說實在的,被綁過來這裡的人還真是幸運,都遭到海馬集團的全面實驗。
打進體內的實驗病毒,似乎不管症狀是甚麼,都對生命無法造成巨大損害。
實驗用的解藥就在星夢頻道手機裡,只要讓姬絲姬樂和縭菈照耀就恢復原狀了。
「哼,要不是Joker在這裡解決問題,我們海馬集團的所有人都會沒命呢!」一個綠色雙馬尾的年輕實驗家說著,名叫都雛乃,她其實是海馬集團派來的間諜。
「倒是我擔心的是麻美,她是被病根魔王的三位幹部黑化的,能在直升機趕來之前淨化她嗎?」蓮被雛乃博士進行抽血,目的就是為了找到奈米病原體的血清。
「你們沒想到要用投影裝置掉包自己,居然把真實程度調整到類似黑暗決鬥的地步啊!」麻美躺在病床上說著,各個男女老幼,都精通生物化學,他們都幫忙救出麻美了。
「我想我們還可以爭取時間,但是留在這裡的話,很快就被發現的,先帶著病患撤退吧!」一個老年男子試圖把麻美搬到箱子上。
「撐著點,我馬上就去救妳!!」蓮安慰麻美的情緒,直升機很快就會趕來了。

一個白靈龍形狀的直升機,拿著裝著病患的箱子,載著很多研究員,馬上載怪盜Joker回去了,他們打算要用自己的力量來解開病根之人的秘密。
「畢竟我們可是開發出『死之牌組破壞病毒』的始作俑著嘛,怎麼可能就被病根之人捷足先登呢?」雛乃博士說著。


2020年6月8日,星期一,離相田愛被捕4天前。
【美空町,植物溫室研究所】
「所以花咲同學,妳阿嬤在這裡研究魔法植物很久了吧?」一位猴子臉的可疑份子受到了許可進入了溫室裡面,花咲蕾的祖母在這裡研究特意植物。
「我真不明白,妳跟我阿嬤是什麼關係,莫非妳知道我阿嬤是光之美少女。」小蕾問著可疑分子,但是被身旁的來海繪里香叫住。
「別說出來,薰子阿嬤是Cure Flower的事情是秘密啊!」來海繪里香著急地說著。
「不過很明顯啊,妳旁邊的妖精可貝,很明顯就是舊時期的光之妖精啊。」猴子臉先生說著:「打從我當小偷這件事的不久,聽說有個超級魔法少女誕生在美空町,打算封印把全日本變成沙漠的沙漠之王啊。」
「妳認識我阿嬤?可是這樣算起來,妳就跟我阿嬤差不多老了啊?」小蕾懷疑猴子臉先生的年紀:「而且妖精學校紀載的第一批光之美少女是在2004年,由美墨莎莎雪城乃香的二人組呢,魯邦三世。」
「從那天起,梅普露和米普露就創辦了妖精學校,培育出新的種子呢,這我全都知道,我有一個很強的武士當我的保鑣呢!」名叫魯邦三世的猴子臉先生說著,他是國際級公認的盜賊。
「然而妖精學院成立的宗旨,就是要瓦解丘比這三千年來所帶來的黑暗面。」在魯邦旁邊一位黑色西裝的鬍子男說著:「可惜的是,沒有我次元大介的軍火能力,應該沒有這種勇氣呢!」
這時候,小蕾的祖母過來了,她是一位白髮白袍的研究員。
「可是啊,我孫女已經查到拉比琳的畢業紀錄,但是她畢業的那一刻,所許下的心願,就是要丘比成為光之美少女的一份子。」名叫花咲薰子的研究員說著:「但是好景不常,審判之日的前夕,光之美少女們都被派去前線作戰……」
「然後拉比琳、佩吉和托尼,他們三個就是陪伴丘比,並把奇蹟手電筒送給難民的第一線。」妖精希普蕾說著:「可是就紀錄而言,因為奇蹟手電筒運送有問題,丘比被送到外太空了。」
「不過等一下,丘比為什麼會在妖精學校?」次元先生問著。
「你兒子在二十年前北極的堡壘中,釋放了鏡像空間,丘比被封印了二十年逃了出來。」另一個妖精可芙蕾說著:「然後你兒子在新童實野市大開殺戒,Cure Rosetta受了重傷了。」
「我心裡有底,其實柯南那傢伙,有很強大的決心元素,沒想到那傢伙,居然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脫離命運呢。」次元先生說著。
「不過那種城市有這種決心元素運作的機械,所以我想要拜託魯邦,可以代替武藤遊戲先生他們,他們很快就前往西藏這邊放置『黑盒子』了。」小蕾說著。
「我倒是想看看這個受害的怪盜究竟是誰呢!」魯邦問著。
「他是你爺爺的轉世啊!你爺爺現在是人格面具在雨宮同學的體內甦醒,而且戰鬥力經常超弱還被雨宮同學拿去合成啊!」繪里香生氣的說著,魯邦爺爺的靈魂事實上就如此。
「我知道,不過他是怎麼得到『時間潛行者』這副牌組的呢?」魯邦問著:「你們難道沒想過嗎?審判之日不久後,才正式發售這些稀有卡,但是這張卡多虧它們,Blue Angel才遭到悔改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雨宮有去過新童實野市。」
「你是指他所使用的牌組嗎?那種東西,隨便用魔法印幾張都行啊,而且資料早就在審判之日前已經建立好了。」繪里香說著。
「我覺得他在卡片決鬥上建立自己的『力量系統』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能力是可以操控數個人格面具,已經花費他所有的精神力了。」薰子奶奶說著:「那種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想他一定是接觸著『奇蹟的命運』,被那種力量給選中的。」
「怎麼說?」繪里香不懂薰子奶奶的意思。
「永轉機可以提供能源,但是也能帶來災害,我想它或許剛好波及到雨宮,但是活下去的他,才知道自己牌組的珍貴呢,雨宮很有可能,從永轉機傳送到另一個平行宇宙呢!」薰子奶奶說著:「我還記得十代的朋友們,對我說過,召喚的可能性是無限的呢!」


【海馬集團的青眼白龍噴射機內部】
「沒想到這個花寺同學居然有這樣的想法,要把病根之人徹底抹消,連他們的性命都不放過,她們根本就沒有打算淨化元素精靈,以及人民的心聲。」武藤遊戲說著。
「話說真的要聽那個高中生的話嗎,他真的是十年前的那位十歲少年嗎?」駕駛噴射機的圭平社長問著:「我記得有一位十歲小孩打算要徹底根除『尤貝爾』的詛咒對吧,是他沒錯嗎?我記得他好像有用過超量召喚啊……」
「那傢伙……如果是他想要破除十代身上的詛咒,他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抱著人工解藥盒子的城之內克也說著:「就連美國青少年都跟十代孩童的時候決鬥,但是他在那之後的幾個月後罹癌了。」
「克服內心的恐懼嗎?如果我們當初送『尤貝爾』到外太空,結果吸收到黑暗物質的話,那麼我倒是想知道病根之人是不是跟這張戰鬥怪獸有關係。」武藤遊戲說著,他想開始調查病根之人的事情。
「話說我們的樣本,居然是四軒茶屋失蹤的咖啡店老闆啊……」城之內說著,之後他對著剛安裝新程式的決鬥盤上說著:「要是不是你的忙,我想可能會沒辦法採集到樣本啊,小艾!」
這時一個伊格尼斯AI跑出來說話。
「如果花寺和佳和達瑞森真的有陰謀要摧毀人類歷史,可能不止是合作這麼簡單,對方的主要利益都是對立的型態,很可能花寺說服了達瑞森,就病根魔王的立場來看,他幾乎沒有跟敵人合作的可能吧?」名叫小艾的伊格尼斯說著。
「好了,接下來我要跟你說接下來的計畫吧,遊戲、城之內!」圭平社長說明了主要任務是來做些什麼的:「我們已經把第一線自願調查的研究員送過去病根之人那邊了,所以唯一的任務就是避開病魔怪的攻擊,盡量不要召喚精靈怪獸耗盡體力,盒子的事不能給任何人知道,知道了嗎?
遊戲和城之內裝備了防毒裝甲和魔力衝鋒槍,準備潛入。

【病根王國,臥底的訓練營】
「前方有兩個病根之人正在巡邏呢……我想我來引開一人的主意。」城之內用望遠鏡看著前方說著:「遊戲,現在快點吧!」
潛入隊員B(城之內)朝某處的病魔怪發射衝鋒槍,病魔怪很快就引起了注意。
「病魔!!!」飛龍病魔怪很快就朝兩位巡邏的病根之人發射劇毒吐息,兩位下級病根之人閃開了攻擊。
「去吧,我作為深處靈魂的精靈怪獸,『真紅眼黑龍』!」潛入隊員B使用決鬥盤,召喚了精靈怪獸,鎖定了飛龍病魔怪攻擊。
LV.7 真紅眼黑龍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通常怪獸,作為召喚獸登場!
黑炎彈!!」真紅眼黑龍對飛龍病魔怪發射火焰的吐息,病魔怪似乎正在燃燒著。
這時潛入隊員A正在抱著盒子,迅速的速度前往訓練營門口。


「真是無趣,這點破綻隨時都會被我們燈火之星撕破面紗的。」這時一個聲線成熟的白髮人類女性站在訓練營的屋頂上,似乎純白的頭髮和皮膚都沒有受到影響。
白鳥杏樹,她怎麼會在這裡?」潛入隊員B說著。
「能召喚精靈怪獸是嗎?果然未來和繪萌已經有打算幫助他們了,你想用繪萌的暗號設定為盒子的最終密碼是嗎?可是那傢伙差點射殺了Prism Stone的店長啊……」名叫杏樹的墨鏡少女說著:「我一直都在桃山未來萌黃繪萌身邊啊,不過既然被祐樹那傢伙看上啊,我想她們兩個沒那個可能加入燈火之星那邊了。」
杏樹突然跳下去擋住潛入隊員A前面。
「別擋路,我們是海馬集團的人,妳現在身處這裡很危險。」潛入隊員A問著。
「秀出你的真面目吧!你已經和星夢頻道簽下契約成為綠川沙拉的品牌『Romance Beat』的設計師了,武藤遊戲,還想違抗創世和破壞之神嗎?」杏樹解除了潛入隊員A的防毒面具,露出臉的遊戲嘗試憋住氣。
「嗯嗯……」遊戲因為不敢吸入毒氣而說不出話。
「聽說我可是在星光樂園偶像中,最不會被察覺到人氣的神級偶像啊,如今系統維修後的第四個月,我可是一直都在觀察你們的行動呢!不過呢,因為亞圖姆先生的某條神經網路,似乎就連結到遊戲先生的神經呢,所以遊戲,你想用亞圖姆被侵占的思想來錄下他的計謀對吧?」杏樹說著:「看你這種表情,我想你會問為什麼知道這麼多呢,真不幸的是,我還沒告訴燈花大人呢!」
「妳是『燈火之星』的支持者嗎?」潛入隊員城之內問著。
「就連傳說中的第十任決鬥王,Frisk Dreemurr都是啊,只是他放棄了,他的戀人,真中菈菈卻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啊,就連星光女神都位亂鬥士們睜一隻眼,我不滿意珍妮絲和鹿目圓,她們憑什麼……」杏樹突然生氣的說著:「『三幻神』的力量只要屬於我們這邊,我們就有些勝算了,只差那一部,只要我打敗你,我就是最強的星夢頻道偶像!


「BOOM!!」這時杏樹的後腦勺突然被某種手槍打到子彈,杏樹倒在地上。
「城之內,身為一個決鬥者……」遊戲突然走向城之內說著。
「不用跟白鳥小姐廢話太多了,她因為Meltic Star的解散打擊太大了。」原來是一位名叫次元大介的神槍手止住了杏樹的嘴,他帶著怪盜亞森的孫子,魯邦三世過來。
「為什麼,突然要殺杏樹?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遊戲突然生氣的說著。
「杏樹沒有死,她已經被植入改造的ATPX-4869了,你難道沒有察覺到什麼嗎?」魯邦說著,想讓遊戲和城之內檢查一下四周。
『存檔A讀取完畢。』
「你們還真是壞呢,次元大介先生。」杏樹突然站在屋頂上拿出決鬥盤,「只要我失去死亡的理由,這股強大的『決心』,就足以讓我長生不老了!」
「那是他們研發出來的藥物,只要不使用黑暗決鬥解決她,她就不會死,用物理的方式殺她,會讓她的『時間』倒轉,那是一種在逼入絕境的時候才會用的魔法。」魯邦突然拿出純金打造的決鬥盤:「我也可以啊,這就是我為什麼可以逃離死刑,不過就藥物控制來說……」
「你還太嫩了呢!!」杏樹說著。
「要快一點,在我死之前趕快設置好陷阱啊!」魯邦拜託遊戲趁機設置好機關。
「我知道了!!」遊戲開門進去了。
「大師決鬥!!」

魯邦 LP 4000 杏樹 LP 4000


「就由我可愛的杏樹讓你知道厲害吧!」杏樹先攻了:「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作為逮捕時空怪盜的先鋒警衛隊,『S—Force 亂破小夜丸』!」
LV.2 S—Force 亂破小夜丸 攻擊 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魯邦三世,你可是一位重大罪惡的人呢!」忍者警察怪獸,亂破小夜丸說著。
『S—Force 亂破小夜丸』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張『S—Force 孔口測量士』除外,從牌組守備表示特殊召喚,作為與時空怪盜敵對的的偵探魔術師,『S—Force 鉑拉=蒂娜』!」杏樹發動了怪獸效果,特殊召喚第二體怪獸。
LV.6 S—Force 鉑拉=蒂娜 攻擊 22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S—Force 鉑拉=蒂娜』的效果發動了,除外的警衛隊隊長,現在就此拿下魯邦三世的性命,特殊召喚,『S—Force 孔口測量士』!」杏樹特殊召喚了怪獸,她場上有三體怪獸。
LV.4 S—Force 孔口測量士 攻擊 1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S—Force』怪獸的效果怪獸三體,我要將『S—Force 亂破小夜丸』『S—Force 鉑拉=蒂娜』『S—Force 孔口測量士』設置連結標記,怪盜亞森的孫子啊,你一直都在整晚和峰不二子上床,你這個淫蕩的怪盜,生崖就此結束吧,連結召喚!Link-3,『S—Force 正名者』!」杏樹連結召喚了怪獸,看來對魯邦的私生活很有怨念。
LINK ↖↑↗ S—Force 正名者 攻擊 2600
光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覆蓋上兩張牌,這回合結束了,怪盜亞森的孫子,你已經陷入了生不如死的陷阱了!」杏樹結束了她的回合。
「嘿嘿,輪到我了,抽牌!」魯邦有六張手牌,「雖然妳的怪獸看起來都很潮到出水是嗎?不過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解開這個毒陣!」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作為穿越時空,拯救人類自私的心的怪盜機械,『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魯邦通常召喚了怪獸了。
LV.4 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 攻擊 600 守備 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時間潛行者‧規範針錶犬』的效果發動了,將這張卡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兩體不同卡名的怪獸,『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出來吧!」魯邦特殊召喚了兩名帥哥美女的怪獸。
LV.4 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LV.4 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 攻擊 1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魯邦發動怪獸的進場效果,但是被杏樹打斷了。
「連鎖2,『S—Force 正名者』的效果發動了,那體『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的效果無效化,之後,『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從主要怪獸格1到我的連結區域,主要怪獸格3移動吧,正義之風!!」杏樹打斷腕錶調節生的效果,並把腕錶調節生帶到杏樹王牌怪獸的連結區域。
「但是『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的效果還沒處理完呢,從牌組搜索一張『時間潛行者‧啟動』並加入到我的手中。」魯邦有五張手牌,「我發動速攻魔法,『時間潛行者‧啟動』,從我的手牌特殊召喚怪獸,『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
「連鎖2,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千查萬別』,這下你的怪盜會無法入境檢查啊,如果場上出現相同種族的怪獸,必須要把他們送到墓地直到剩一隻啊!」杏樹翻開了永續陷阱,給了魯邦最困難的問題。
LV.4 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那麼我就把『時間潛行者‧腕錶調節生』送入墓地好了,但是,我要將等級4的『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進行疊放,構築時空疊放網路,在超能力的世界,腐敗人心的社會裡,有一群願意改寫歷史拯救人心的怪盜,現在就制裁妳的罪惡吧,超量召喚!階級4,『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魯邦把美少女怪獸送入墓地後,超量召喚了他的王牌怪獸。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超能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S—Force 樣本』,我從墓地特殊召喚『S—Force 鉑拉=蒂娜』到你的怪獸正對面上,你已經無處可逃了,魯邦三世!」杏樹翻開了陷阱卡,復活了警衛隊隊長。
LV.6 S—Force 鉑拉=蒂娜 攻擊 22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S—Force 鉑拉=蒂娜』有一種特殊的影藏能力,你的『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攻擊力下降600點,哎呀,你必須在下一回合之前對我做出攻擊啊!」杏樹說著,她知道魯邦會採取攻擊了,使用了干擾戰術。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1800 守備 2000


「發動永續魔法,『時間潛行者‧停秒』,我要選擇『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攻擊力本回合提升至原攻擊力,那之後可以對杏樹直接攻擊!」魯邦發動了永續魔法,提升了錶盤修復師的攻擊力,他似乎恢復了力量。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戰鬥階段,我要將『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對杏樹直接攻擊,時空光碎擊!!」魯邦用怪獸對杏樹發動痛恨的一擊。
「啊啊啊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女人?」杏樹的LP從4000降到1600點。
「你們燈火之星,已經超出對女人的定義了,再加上,我本來就不是對女人友善的怪盜了,雖然爺爺的紳士精神非常讓我敬佩,相對的,吉拉和達斯,他們用這點來腐化人心。」魯邦說著:「覆蓋上一張牌,既然你是最強的星夢頻道偶像,實力應該要比遊戲先生還要好。」
「你還真是壞呢,但是你沒有摧毀怪獸,你有什麼想法嗎?」杏樹問著:「還是你只想打我呢,或許就是這樣吧?我的回合,抽牌!」
白鳥杏樹有兩張手牌,錶盤修復師的攻擊力恢復原狀。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1800 守備 2000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在準備階段的時候會奪去你下一張抽牌,時空奪取!!」魯邦發動怪獸效果,但是……
「連鎖2,『S—Force 正名者』的效果發動了,『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的效果無效,之後……」杏樹發動了怪獸效果,但是魯邦發動他最後的王牌了。
「其實本來不想對妳使出這招的,一開始我就想好用這張怪獸對付妳了,連鎖3,從手中發動『幽鬼兔』的效果,對場上的『S—Force 正名者』效果無效並破壞掉,夢境封印!!」魯邦發動了令人妨礙的蘿莉怪獸破壞掉杏樹的王牌。
連鎖1的處理,錶盤修復師偷到了S—Force 引力微子,但是是怪獸卡,所以錶盤修復師沒有獲得能力。
「你還真壞呢,不過就只是一個小怪獸剛好逮到機會而已。」杏樹說著:「發動場地魔法,『S—Force 橋頭堡』,將牌組搜索一張『S—Force 亂破小夜丸』加入手牌。」
「真是有趣,你想讓整個病根王國的環境隔離吧?」魯邦說著,場地魔法造成的力場,足以擋下病根王國環境上的毒氣了。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另外一體,『S—Force 亂破小夜丸』!」杏樹通常召喚了怪獸了。
LV.2 S—Force 亂破小夜丸 攻擊 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S—Force 亂破小夜丸』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張『S—Force 教授‧F』除外發動,我要從牌組特殊召喚另外一體『S—Force 孔口測量士』!」杏樹特殊召喚怪獸了。
LV.4 S—Force 孔口測量士 攻擊 1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連結怪獸以外的怪獸兩體,我要將『S—Force 孔口測量士』『S—Force 亂破小夜丸』設置連結標記,雖然是治安警衛隊的敵人,但是請助我一臂之力,為燈火之星效勞,為這個社會淨化吧,連結召喚!Link-2,『I:P 偽裝舞孃』!」杏樹連結召喚了怪獸了,這個怪獸似乎很性感活潑。
LINK ↙↘ I:P 偽裝舞孃 攻擊 800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這時候發動『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的怪獸效果,這張卡移除一個怪獸卡的疊放單位,可以給予逃離除外區的能力,去吧,時空穿梭!」魯邦發動錶盤修復師的能力,讓怪獸除外,但是還沒有結束,「墓地裡的『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的效果發動了,這張卡從墓地特殊召喚,離場的時候視為除外!」
LV.4 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太好了,進入戰鬥階段吧!」杏樹說著,「『S—Force 鉑拉=蒂娜』『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發動攻擊,正義電磁波!!
「你場上還有『S—Force 鉑拉=蒂娜』來當作攻擊的手段吧?但是可惜了,『時間潛行者‧考勤機鐘蝶』的效果發動了,將這體怪獸除外,我方可以有一次讓戰鬥傷害給對手承受,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魯邦繼續發動怪獸效果,魯邦身上有著物理的反射盾牌。
「不過這樣戰鬥回捲就取消攻擊了,接著『I:P 偽裝舞孃』對魯邦直接攻擊,魅惑的車速!!」杏樹發動直接攻擊,偽裝舞孃開著摩托車撞飛魯邦。
「我是不死之身啊……」魯邦說著,因為考勤機鐘蝶的效果,偽裝舞孃的摩托車壓在杏樹身上,換杏樹受苦。
「為什麼,究竟是哪位正義的使者派你過來阻止我等燈火的行動啊?」杏樹被撞飛了,她的LP從1600降到800點,似乎臉上流著血。
「我倒是要先問妳,妳真的跟『妳的上司』告密了嗎?趁妳還沒死掉之前,我想問問妳所發生的一切吧!」魯邦說著:「阿斯特拉爾世界上的女神,她們究竟是為了什麼把異世界的主題樂園修改成網路直播的YouTube頻道,並且修改成大家都可以使用『那種頻道』?」
「那是珍妮絲為了要揭穿我們的惡行才使用的手段啊,畢竟大家的潛意識,都會被女神的經營權給修改啊,你大概不知道吧?那位七大設計教主已經設置好盒子了吧?」杏樹說著,然後問著裡面的武藤遊戲,遊戲和城之內似乎出來了。


「杏樹,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遊戲看著杏樹似乎失血過多,關心身為頂尖星夢頻道偶像的杏樹,但是杏樹撥開遊戲的手。
「已經太遲了,我等燈火之星的計謀早已被奇蹟閃耀組揭穿,我現在也早已覺悟,我無法將怪盜團仍然未殞落的消息告訴燈花大人,不過我們擔心的不只是這些呢!」杏樹說著。
「燈火之星已經在審判之日戰敗了,這戰爭早就應該要結束了,你們趁著哥哈市的獨裁政權崛起的時候,藉此反擊已經很辛苦了。」遊戲說著。
「只要另一個你,他無法理解怪獸的進化究竟可以達到什麼地步,這場戰爭無法安息。」杏樹說著,她突然哭了出來,「無名之法老王已經認同決鬥怪獸世界的殞落,他認為進化只是造成更多人來腐敗而已,所以我們只是想幫他啊!」
「妳說另一個我嗎,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遊戲緊張地問著杏樹。
「魯邦,換你抽牌了,將我白鳥杏樹的生命值歸零吧!」杏樹似乎不想活下去了。
「妳真的想要結束自己繁華的一生嗎?那會是妳死亡留下的遺憾嗎?」魯邦問著杏樹。
「杏樹……我明白艾拉前輩傳達的意思,她當初不想餐與毀滅世界的一方是有原因的。」遊戲說著:「最重要的,就是讓妳成為神級偶像啊,妳以前在結界附近的閃亮宿學園,要通車到星原宿很辛苦,我都知道。」
「好不容易星原宿樂園已經消失了,但我有一種悲傷啊,決心能量很強的我,知道星光樂園轉型的事情,你知道,奇蹟閃耀組總有一天會充滿像我這樣的勇氣,然後,星夢頻道不知道會哪一天發生劇烈的轉變,她們也沒有活下去的理由嗎?」杏樹說著。
「終究會被時代淘汰掉,但是世界不會忘記妳的名字,白鳥杏樹,只要妳願意戰鬥下去,告訴我妳願意為了自己心愛的人活下去,我絕對不會忘記妳的!」遊戲說著。
杏樹看著自己星夢頻道手機變成的決鬥盤,上面有自己的星夢頻道會員證。
「我跟菈菈她們一樣,為了世界的幸福和美滿,所以我們一定要活下去……未來、繪萌和凜花,很抱歉我沒辦法跟妳們一同站在舞台上了,我知道天野河流星的訊息,我可以告訴你們,只要妳還願意跟我決鬥的話!!」杏樹說著,遊戲的話讓她重新振作起來。


「我的回合,抽牌!」魯邦有四張手牌,「這時候『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返回主要怪獸格4結束時空穿梭,攻擊力也恢復原狀。」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偷走我內心的邪念吧!」這時杏樹抽了一張牌,遞給錶盤修復師,成為怪獸的疊放單位。
「那張是,陷阱卡『無限泡影』?有辦法讓她贏嗎?」次元大介問著魯邦。
「我從手中通常召喚,『鐵皮金魚』,並且發動怪獸效果……」魯邦通常召喚了怪獸了。
LV.4 鐵皮金魚 攻擊 800 守備 2000
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連鎖2,『I:P 偽裝舞孃』的效果發動了,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I:P 偽裝舞孃』『S—Force 鉑拉=蒂娜』設置連結標記,星夢頻道的守護者,請告訴我這一切無知的答案,加速連結!Link-3,『解碼語者』!」杏樹啟動了加速連結召喚傳說中最強的連結怪獸了。
LINK ↑↙↘ 解碼語者 攻擊 2300→2800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連鎖1,從手牌特殊召喚,作為悔改內心固執的聖女,將會解放妳罪惡的靈魂,『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婭』!」魯邦特殊召喚了另一個陣營的怪獸了。
LV.4 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婭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移除一個陷阱疊放單位,將場上的永續陷阱,『千查萬別』返回對手牌組最上方吧,時空逆轉!!」魯邦發動了怪獸效果,杏樹的永續陷阱消失了,「之後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這體王牌,『教導的騎士 鳶尾』!」
LV.8 教導的騎士 鳶尾 攻擊 25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教導的騎士 鳶尾』之後可以將場上的『解碼語者』效果無效化,聖光祝福!!」魯邦發動了教導的騎士的怪獸效果,解碼語者看起來是短路了。
LINK ↑↙↘ 解碼語者 攻擊 2300
「我要將等級4的『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婭』『鐵皮金魚』進行疊放,構築時空疊放網路,在時空統治下的大小姐啊,她將會是扭轉一切的女怪盜,來幫助時空怪盜們,超量召喚!階級4,『時間潛行者‧恆動上鏈士』!」魯邦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RK.4 時間潛行者‧恆動上鏈士 攻擊 1900 守備 25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場上永續魔法,『時間潛行者‧停秒』的效果發動了,我要將『時間潛行者‧恆動上鏈士』的攻擊力提升到2500點吧,不過還不能直接攻擊啊……」魯邦說著。
RK.4 時間潛行者‧恆動上鏈士 攻擊 2500 守備 2500
「戰鬥階段,我要將『時間潛行者‧恆動上鏈士』『解碼語者』發動攻擊!!」魯邦說著,打算提起杏樹的鬥志,「跟我一起喊吧!」

時空光碎擊!!」「解碼終結!!


【時間回到現在,在海馬集團的轎車上】
「雨宮同學,我們快到MAHO堂了,等一下我們會跟某人見面啊!」雛乃博士開著轎車叫醒了熟睡的蓮。
「嗯嗯……不過我們還要告訴雙葉她們,我們幾乎都被騙了。」蓮安靜地坐在後座,擔心著自己的團員們和一些朋友。
「等一下喔,似乎MAHO堂沒有停車場耶。」雛乃博士說著。
「讓我下車就好了。」蓮說著,他開了車門到MAHO堂。

「嗚嗚嗚,沒想到小蓮居然生命受到這麼大的威脅,我好想你啊。」佐倉雙葉抱住蓮的身體說著,似乎很想念蓮。
「沒事了,我們要相信圭平那邊的幫助呢!」蓮安撫雙葉的情緒,但是這時被一位星夢頻道偶像打斷了。
「真不激萌,沒想到你堂堂一個與企業、政府敵對的前科,居然是拯救我們,避免陷入毀滅的關鍵?」金髮雙馬尾偶像萌黃繪萌說著。
「好了,別生氣了,繪繪。」坂本龍司安撫繪萌的情緒。
「倒是我很好奇,所以佐倉先生和巴小姐都還活著是嗎?」偶像桃山未來問著。
「他們已經到海馬集團所屬的實驗室治療了,不過我們送過去的解藥只不過是打消他們效忠病根魔王的意識,要做出真正的解藥,需要光之美少女的力量。」蓮說著。
「而且還要是能克制奈米病原體的解藥的光之美少女呢!」凜花說著。
「那根本就不可能啊!『她們四個』已經知道和我們已經是敵對的了,加上奧運會聽說繪改成全世界的決鬥菁英大會,而她們正好跟I2(幻象集團)是主辦單位呢!」喜多川裕介說著。
「你說她們四個,難道有其他同夥在嗎?」蓮充滿疑問。
「喔喔,差點忘了告訴你,聽說健康中學來了一位國籍不明的轉學生,警方已經調查她是不是非法入境了。」雙葉說著。

這時一為白色長髮的小蘿莉過來接著雙葉的話,可惜她不是棗可可蘿。
「你要快點,你那個使者之門的地圖還留著吧?」名叫杏樹的小女孩問著。
「妳誰啊?」蓮問著。
「就由玫兒玫兒告訴妳吧,這傢伙可是現任的星夢頻道偶像,白鳥杏樹啊!」這時一位紫色長髮的美少女過來說著。
「騙人的吧?」蓮說著,他認識的杏樹是成熟的美女。
「我叫做紫藤玫兒,玫兒玫兒知道杏樹受到工藤新一的藥物影響,所以才會變成這個樣子。」名叫玫兒的美少女說著:「你的地圖,應該還有留在身上吧?」
「被幹部沒收了……」蓮拿著自己的包包給大家看,還是空無一物。
「哎呀,吾輩很久都沒有跟團長好好聊聊了。」摩爾迦納跑進蓮的包包裡面。
「等一下,你要去的使者之門的首領,我知道一個人。」這時一位花花眼鏡的綠髮科學家說著:「卷旗山莉卡,聖安奴號!
「等一下,魔女莉卡是這家店的店長,難不成?」未來驚訝的問著……

雛乃博士給了被沒收的使者之門地圖,給蓮看了一下。
但這不是GameBoy寶可夢遊戲上的聖安奴號船嗎?

下集預告:
奇怪的事件一直不斷的發生,有個叫做日暮的流浪漢突然朝蓮襲擊而來,說是把獅童的政黨踢下去的原兇,但是他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居然那位流浪漢會一位亂鬥士的PSI能力,而且聽說那位第十任的決鬥王已經回來了?這時出現一位可疑的黑肉少年,會用星夢頻道手機召喚寶可夢?而且不斷地用決鬥嘲諷大家嗎?

{第十四天,運氣就是一種技能}
2 巴幣: 100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