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鐵壺堂號及歷史脈絡
字號

  日本鐵壺分為南部壺與京都壺兩派,其中南部壺是尋常人家的日用品,配以鐵蓋子。而京都壺則屬於收藏品的範疇,工藝精致,以龜文堂、龍文堂、金壽堂、光玉堂四大堂號為代表。

  談及日本老鐵壺的緣起,是絕對不可脫離茶道的,日本茶道史載應溯源於中國的唐朝,當時日本國家派往大唐的僧侶將中國的佛教與茶文化帶回本國的同時也將中國的茶種遍全島,及至中國的宋代更有日本禪僧榮西大力弘揚中國茶道禮儀,並撰寫著名茶書《吃茶養生記》宣傳茶之養生益處與功效,以致飲茶習慣從日本的寺院擴及民間,茶道文化油然興盛。

  鐵壺在起初的日本茶道中稱之為鐵釜,鐵釜是沒有提梁和壺嘴的,煮沸的水要用小竹勺舀出來,就像我們今天從湯盆裏往外舀湯。由於這樣用起來很不方便,後來就有聰明人把鐵釜的一面造出了一個向外倒水的壺嘴,俗稱為“流”,又在釜的上面按了一個能將釜提起來的提梁,這樣再用這種鐵器皿煮水、倒水、清理釜底就大大便利了,這樣的鐵容器就是鐵瓶,也就是現在的鐵壺。?

  “堂號”的由來

  據文獻記載,鐵瓶一詞最早出現在日本的江戶時代天明期(1780年代),也就是中國清代乾隆年間,由此可見日本鐵壺大約形成的時期就在此間。據《鐵壺之最》書中所載,日本第一個發明鐵壺的人應該是“三世清水家族的小泉仁左衛門,當時他將湯釜的體積縮小並將其使用在茶道上,將把手與壺嘴加在湯釜上,也因為這樣的改良,讓他成為第一個發明鐵壺的人,開始鐵壺的制作”。

  又有《日本鐵壺全集》書載:“當時最早用臘形鑄造法來制造鐵瓶的是京都的初代龍文堂主安之助。”這裏出現了一個關鍵詞就是“龍文堂主安之助”,收藏鐵壺的朋友都知道,要了解日本鐵壺就離不開日本老鐵壺的“堂號”和堂口裏的釜師,特別是名釜師,所謂“堂”號就是相當於今天作坊或是公司,堂主相當於今天公司的董事長,名釜師也就相當於我們中國的紫砂壺的名家。?

  說及鐵壺的堂號,就不能不提及“龍文堂”,龍文堂的創始人四方安之助(1780-1840年),是龍文堂創辦人龍文的兒子。龍文(1732-1798年)是丹波龜山市的一個陸軍將校,他於1770年來到了京都做鑄物師,他的兒子四方安之助繼承他的名字創立了自己的工作坊,即初代龍文堂。由於龍文堂是日本鐵壺史上第一家采用脫臘法精鑄鐵壺的,這使得它在日本老鐵壺的歷史上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名望影響日本及歐洲長達百余年。龍文堂的老鐵壺不僅在日本民間及國家和縣立博物館有所收藏,在倫敦大英博物館和俄羅斯聖彼得堡的東宮博物館筆者也有所見。在龍文堂鼎盛時期,一年所造鐵壺也不超過150把,其稀有性由此可見。?

  自初代龍文堂的四方安之助繼承父業,與此同時,有兩個對日本鐵壺制造技和文化起到極大影響的著名釜師跟從了安之助學徒,成為了安之助的得意門徒,這兩個就是日本鐵壺史上大名鼎鼎的波多野正平和初代秦米藏(也稱秦藏六或藏六)。有史書記載正平和藏六是親兄弟,兩人在師從安之助後造化各有不同,波多野正平(1812-1892年)學藝大成,尤以脫蠟制造而出名,滿徒離開龍文堂後,他自立門戶自許為龜文,創建了自己的堂號“龜文堂”。相當於我們現在人開辦了自己的公司。而秦藏六(1823-1890年)在掌握了臘鑄法後對中國青銅器文化極感興趣,以致在後來他所制作的鐵壺等茶道用器中多次將中國西周時期許多青銅器上的圖騰紋樣鑄在自己的壺身和器件上,形成獨特風格。藏六釜師沒有創建自己的鐵壺堂號,後來所見到他造的壺體上一般有“藏六居造”、“藏六二世”、“三世”、“四世”、“藏六造”等章款,這可能與他被天皇召為宮廷禦用釜師有關。藏六的壺雖無堂號,但其壺身落款“藏六”也是一直代代相傳,亦可等同於藏六堂也。藏六系所造茶器除鐵壺外還有諸多方面的器具種類,如銅器、銀器、茶器、文房四寶、香道用具等,特別是茶道用具例如釜、爐、水指、建水、蓋置、水竹、茶五德、茶壺、罐、茶托、茶入、茶碗、茶刀、茶則香爐、花插等等,每一器件都精美至極,實為追崇者收藏之佳品。

  在京都著名的釜師中,正平釜師是一位極具創新意識的著名大師,他創建的龜文堂曾因創新進取一度超越了師傅安之助的龍文堂的日本鐵壺界的聲望。龜文堂的很多名釜師以及龍文堂系的鐵壺都為當今收藏者追崇。龜文堂系的主流作品,除名釜師自成一格的壺風外,就是龜文堂波千鳥系列的以山水、鳥、蟲、獸、舟、橋、花、草、木為題材的鐵壺。但壺的提梁卻一律都是采用了龜文堂特殊發明的“S”形可拆卸式的提梁,這種提梁在出門論茶道的時候可將壺提梁拆下並可作為置壺的坐架,既便於攜帶又具有其功能,還不占地方,被廣泛認同。

  “堂號 ”譜系

  金壽堂的創辦人雨宮宗兵和龍文堂的安之助為一時瑜亮,現在的歐洲的亞洲民藝館還收藏著金壽堂雨宮的作品,可看出金壽堂的歷史地位。就像紫砂有花貨和光貨,花貨就是龍文堂系統,光貨(又叫素壺)多出自金壽堂系統。

  龍文堂系統的堂號很多,如金龍堂就是龍文堂針對高端客戶產生的。其他和龍文堂有關的堂號有:青龍堂、光龍堂、旭龍堂、萬龍堂、信龍堂、山龍堂、地龍堂、龍善堂、龍虎堂、龍方堂、晴壽堂、瑞雲堂、龍雲堂、金祥堂等。

  還有祥雲堂和大西家有關,正壽堂是京鐵壺中風格橫跨京鐵壺、南部鐵壺、地方系三個風格。還有一些其他的一些堂號很稀有,如鳳字輩的堂口。

  金壽堂(素壺系統)有金青堂、金觀堂、金玉堂、金榮堂、金龜堂等。雲色堂、光玉堂、省鑄堂、松榮堂、三德堂是金壽堂系統五大支柱。

  光玉堂是素壺中的精品堂號(能做金工的堂號很少,名師也就是那麽幾個,光玉堂是其中之一)。光寶堂、永寶堂、菊光堂、山玄堂也是金工大家。

  在日本江戶(1615-1868年)末期到昭和(1926-1989年)末期的二百多年中,僅日本京都地區就出現了百余家鐵壺堂號,近千位釜師,而其中比較著名的鐵壺堂號也有五十多家,這些著名堂號旗下的名釜師也不下五百人之多。在日本的鐵壺名師中還必須要提及到如下三人,他們是被日本國家授予“無形文化財”,也就是人間國寶的工業技術類的金工類釜師長野垤誌、角谷一圭、高橋敬典,以上三人的造壺技藝已屬爐火純青,其中角谷一圭更是上乘高手。

  收藏日本老鐵壺要了解老鐵壺的年代堂號、釜師、器形名稱、材質、工藝等等。前面說過,日本老鐵壺的堂號百余個,其中尤以京都地區的老堂號為主流。例如龍文堂、龜文堂、金龍堂、金壽堂、光玉堂、祥雲堂、晴壽堂、精金堂、湖嚴堂、松榮堂、雲色堂、保壽堂等等。在日本鐵壺三四百年的發展歷史中,這些老鐵壺堂號及堂下的釜師們不懈努力,打造出數萬款的經典鐵壺,為當今鐵壺收藏愛好者留下了一大筆珍品寶物。

  近兩年來,鐵壺收藏愛好者與日俱長,而老鐵壺的不可再造性和它的稀有性又使它的未來具有很大的增值空間。三年前大約一把人民幣三四萬元的壺,而今起碼得價值八九萬甚至十幾萬元。越是精品極品壺升值空間越大。但目前普品鐵壺的價格相對穩定,一般在人民幣3000元至2萬元之間。目前一把安之介、藏六、波多野正平、梅泉的精品壺身價都要高達十幾萬元以上。鈴木光重的壺由於傳世僅有數把,以致價格近百萬元;高木治良兵衛、明越唱晴、大國壽朗、中川凈益、角谷一圭、長野垤誌、上田照房、雨宮宗、雨宮宗兵衛等釜師的精品壺也需人民幣五六萬元以上方可得到。一些鑲金嵌銀的高檔老鐵壺身價已達數以幾十萬元計,甚至,一些著名釜師的極品鐵壺甚至身價已過百萬。去年嘉德等拍賣行的鐵壺拍賣更是為鐵壺身價的飆升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