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深,一个差点被误解毁掉的男歌手。_百科TA说
周深,一个差点被误解毁掉的男歌手。
作者  视觉志|发布:2019-10-13 19:34:29    更新:2019-10-13 19:34:29
阅读 24002赞 577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模样。也看到了一个少年披荆斩棘的过往。 成长本就痛苦,可是只有踩平荆棘,才可以让繁华盛开。 好在,周深做到了。

“彼得潘终于走完了漫长的小时候,彼时的少年站在成长的尽头,回首过去,一路崎岖竟已遍地繁花盛开。”

这句话,我想说给周深听。

前段时间,周深在生日直播间唱了一首《左手指月》。

视频里,他坐在一间小小的卧室里,可是一开口,便惊艳了众人。

短短几小时,点赞就达到了70万。

有人这么评价周深的声音:

完全是老天爷的赏赐,嗓音像是被天使吻过般清纯干净。 这种声音带来的感受,很多年前,只在王菲的歌声中听过。

可是又有谁知道呢?

别人口中的天籁之音,曾经一度是他的噩梦。

 01   

2014年,21岁的周深在好声音的舞台凭借了一首《欢颜》,震惊全场。

三位导师集体转身,又惊又喜。

原来刚才唱歌的那个人,竟然是个男生。

那英忍不住惊呼:

“你比女生唱得还好。”

杨坤激动地说:

“你的声音真的是我从事音乐这么多年少见的一种声音,跨越了年龄,跨越了性别,你有太多的可能性了。”

汪峰也忍不住赞美:

“没想到在我有限的生命中能听到这么美的声音。他的声音让人觉得世界上无论多少苦难都能变得美好。”

面对导师们如此高的评价,周深却不知所措。

眼神里充满着忐忑和自卑。

而这一切,都和他年少的经历有关。

02   

人们总说,青春期不好的的经历会影响人的一生。

显然,周深就是那个受害者。

1992年,周深出生在湖南。

小时候,周深就开始展现出自己的歌唱天赋。

他总能带领学校的合唱团在比赛中获得冠军,这也让他一直很骄傲。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这份骄傲也开始消失了。

青春期的时候,本该“变声”的他,却被命运遗漏了。

所以,他的声音一直停留在孩童时期,无法发出低沉,粗犷的嗓音。

再加上他身材瘦小,很多同学开始对他指指点点,说他不男不女。

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本就敏感,这些嘲讽的语言更是一点点在击垮他的防线。

他努力压着嗓子说话,希望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粗一点。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那些嘲讽和谩骂依旧扑面而来。他也因此一度自卑、压抑、迷茫。

整个初中,他都没有唱过一首歌。

03   

直到进入高中后,他参加了一个校园歌手大赛获得冠军,他才找回了一点点自信。

17岁高考失利后,他远赴乌克兰学医。一年预科,一年医学。

但最终,他还是决定放弃医学,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

终于,他如愿考上了利沃夫国立音乐学院美声专业。

但他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个噩耗。

没过多久,他患上了声带小结。声带小结属于一种慢性喉炎,会导致声带沙哑,甚至造成失声。

周深近乎绝望。

可是,上天还是可怜他。

再经过针灸,按摩,中药,西药等各种方法的治疗后,他终于康复了。

于是大二那年,他参加了好声音。

虽然一曲《欢颜》让他惊艳四座,《贝加尔湖畔》更是被直呼天籁。

然而,在那个舞台上他并没有走到终点。

他就像一个短暂的花火,匆匆熄灭。

不过对周深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后来,他遇见了高晓松。

04   

14年前,高晓松看完电影《孔雀》的样片之后,写下一首歌《蓝色降落伞》。

直到2017年,他才把这首私藏的歌拿出来,让一位叫周深的新人演唱。

或许在高晓松的心里,只有干净纯粹的声音,才能唱出他校园民谣中的清澈和纯情。

打开窗穿过走廊,下起雨来的弄堂

风里飘散的头发,门里空荡荡的家

我枕头下的梦想 ,我书包里的惆怅

她们等着我发芽,等到一地的落花

我蓝色的降落伞,在天空里那么孤单

2017年11月,周深的第一张专辑《深的深》发行。

由高晓松自掏腰包投资,并担任监制。制作班底则是被网友誉为“高家班”的尹约,钱雷等人。

耗时,三年。

高晓松这几年其实并不高产,但创作的几首作品,《玫瑰与小鹿》和《妳》,都给了周深。

高晓松说:

“我自己不惜代价,从个人腰包里投资一张我喜欢的歌手的唱片,这一辈子都只有三次。前两次都是二十年前,做的小柯的第一张专辑和朴树的。”

很多人说,高晓松沉淀了一个世纪,就是为了等待周深的出现。

为什么是周深?

高晓松只回了四个字:“喜欢,人好。”

05   

周深一首《大鱼》,唱哭了许多人。

《大鱼》更被评为年度十大金曲之一,连夺九奖,这首歌也让他赢来了事业的巅峰。

有人在这首歌下面评论:

自从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就觉得你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纷乱,你的声音总是能让浮躁的心得到慰籍。

可是,随着赞誉而来的依然是铺天盖地的质疑。

有人说他声音很“娘”,有点像“人妖”。

还有人说,“这首歌我听了好久,到后面发现是一个男生,真的是恶心。”

那一刻,好像曾经的噩梦又再次回来了。

但比起年少时的逃避,现在的他选择勇敢地去面对各种声音。

他说,“我生来就是这样的声线,无论什么样子,我要接受它。”

冷静、沉着、释然。

后来,他脚踩9cm的高跟鞋,身穿一身长裙,蒙着面以一位女子的身份登上了《蒙面唱将》的舞台。

一开唱,依旧被惊为天人。

“她”的出现,几乎满足了一切人们对女神的幻想。

直到周深揭开面具,人们才惊讶面具背后竟是个青涩的小男生。

之前的印象,只是个标签而已。

虽然,还是有人依旧在网络上敲打着关于周深的恶意言论。

但周深早已不在乎了。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唱,让更多人认识一个叫周深的男生。

作家刘同曾在微博里写道:

“看着周深云淡风轻说着自己过去的‘不堪’,一定给他带来过少年阴影的经历,此刻并没有让他为难,对过往接受的坦然,显得他愈发洒脱和潇洒。他真的很厉害,我不是指唱歌。”

06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周深:

“他一路风风雨雨走到现在,最缺的就是尊重,最不缺的就是嘲讽。”

从校园暴力,到差点失声,又到成名后的一路跌跌撞撞。

这些年,他明明经历了那么多心酸,可是都藏在那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里。

大张伟红着眼眶说:“周深你怎么还不红啊,你太可惜了。”

可周深说,他不喜欢一夜爆红。

“幸好我没有一夜爆红,不然我的心态可能会非常差。我就是要熬、要等、要慢慢去习惯。”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圈子里,能真正沉淀的人真的不多了。

幸好,周深还守得住那份初心。

他不介意火不火,也不介意被嘲讽,他只想安安心心唱歌。

因为歌里,还有着他的梦。

记得在《白墙》里,他唱道:

油漆桶来回晃 我是个粉刷匠

肮脏的绚丽的 都漆成白色的墙

别人看多正常 好像不曾绝望

白油漆傻笑着 从前事全都隐藏

偶尔回头望 白的墙空空荡荡

不再回头望 漫长路才敢独自前往

我想,这首歌也是他的心声吧。曾经的过往早已消散云烟,只有未来才值得期待。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模样。也看到了一个少年披荆斩棘的过往。

成长本就痛苦,可是只有踩平荆棘,才可以让繁华盛开。

好在,周深做到了。

577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