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做律師好像做消防員。你是在救一場永遠不會熄的火,但你見到身邊有火頭,你都係要淋熄佢。」

這是某執業律師對港大法律系學生 Eric 所說的話。Eric 記得很清楚,因為這番話和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那場永恆的大火,叫法治危機。當中,有忙著救火的,有遍體鱗傷的 — 還有半隻腳伸進火場的法律系學生。他們動搖,並非因為尚有遠離這場災難的機會,而是在他們的認知中,火源在別處。

受訪的法律系學生紛紛表示,律師在挽救法治上無能為力。其中四人同樣提及香港的主權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