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让你感觉惊艳的名字?

当时问的时候没想到有这么多回答
关注者
335,341
被浏览
566,409,634

115,494 个回答

没人说古人给各种颜色取的名字吗?


像是天青色,


把姑娘画眉的墨色,称为黛。

后来的黛色,也成了远远的山色。


把月色的莹莹蓝影,叫做月白,


论古人的雅致,从颜色取名上就可见一斑,你看宝玉身上穿的是“月白交领中衣”,凤姐给黛玉送了一顶“藕合色花帐”,贾母糊个窗屉都要用银红的“霞影纱”,光是念着这些名字,就生出了几许诗意。

今天就来说一下这些名字美好浪漫到让人心折却想象不出实物究竟是什么模样的颜色。



月白

先说月白,这月白虽简单二字,却颇有风雅之意,从字义上看,大约是月光一样的白色。看到这个在古言里常见却八成被用错的词,脑海里最先浮现出的便是古天乐平平无奇一张脸。



但其实真要说“月白色的脸”,那可能是这样的。




因为月白并非白色,而是蓝色系的,其实指的就是月亮的颜色,古人认为月亮的颜色并不是纯白,而是带着一点淡淡的蓝色。

也有的说发不是“月亮白”,而是“月下白”,在月夜下的白色物体,主要反射的还是来自天幕的、偏青色的光。所以白色的东西在月夜中,会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青色。

但不管怎么说,月白,是一种偏蓝的颜色。



《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菊部汇考二》: "月下白,一名玉兔华,花青白色,如月下观之。"意思是有一种菊花的品名叫月下白,是青白色的,好像是在月亮下看到的一样。



月白缎织彩百花飞蝶袷衬衣实物图


再提到月白,想到的便是微微漾出蓝色的月光,波心荡冷月、月凉如水的意境也有了寄托。



雪青

雪青也是容易望文生义导致用错的颜色,从字义上看感觉像是青白色,实际不然,雪青是紫色的一种,是一种紫中带蓝的蓝紫色,就是跟雪、青两字没关系。



雪青的说法源自何时已不可考,屋顶的雪、树枝上的雪、阳光下的雪可能对许多人来讲也没有什么不同,但读到雪青这两个字,就能联想到背光的雪泛出的淡淡蓝紫色。





这些名称真的很写实又很诗意,令人叹服古人对自然细致入微的观察,对色彩精确又添意境的表达。



天青

这样形神兼备的颜色命名还有天青色,雨后一碧如洗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清新透亮的质感,还带着一点清亮的绿意,“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也许只有这样的颜色才能够等来烟雨。



宋代天青釉全名就是雨过天青釉,在当时有钧窑天青和汝窑天青。钧窑天青是一种淡淡的蓝色,而汝窑天青则是一种淡淡的青色。后来又有景德镇窑天青,始于明代,兴盛于清朝康熙年间,呈淡灰蓝色。



宋钧窑天青釉盌


北宋汝窑天青釉小盘


清乾隆景德镇窑天青釉双耳香炉



藕荷

另外就是困惑了我很多年的藕荷色,《红楼梦》第三回黛玉到贾家之后,王熙凤给黛玉送来了送来了一顶藕合色花帐,后来看林黛玉和贾宝玉同住的碧纱橱,背景的花帐是紫色的,想来藕荷色便是紫中带粉的这种颜色。



《本草纲目拾遗》也有记载:“狗卵草……惊蛰后发苗,似小将军而叶较小,色亦淡绿,春分后即开花,细碎,藕合色。”



“白毛藤生人家墙壁上,茎、叶皆有白毛,八、九月开花藕合色,结子生青熟红,鸟雀喜食之。”



明朝方以智《通雅》卷三十七:油紫今之深藕合色。

《通雅》还记载了宋仁宗时代套染染色方法:以月白或蓝为初染地,而加以红花成之。

总的来说,藕合色应该是指紫色系的颜色,是较浅的紫色。

但我还是很好奇,藕荷色怎么会是紫色的呢?直到有一次帮妈妈切完藕之后忘记把切好的藕片泡进水里防氧化,发现的时候藕片边缘已经变成了灰紫色,这才明白古之人诚不我欺。



瑟瑟

还有小时候读到白居易的《暮江吟》,觉得是一首很美的诗。但“瑟瑟”二字始终纠结在脑中,书上的解释都是简单的“碧绿色”几个字,却想不通怎么这两字就是碧绿色呢?



在美国人谢弗写的《撒马尔罕的金桃》里找到了答案:

唐朝人用来指深蓝色宝石的“瑟瑟”这个词,通常就是“天青石”,白居易将一种矿物质的名称变成了一个颜色词。

我自己对瑟瑟还有一种设想,觉得那应该是傍晚的江面一半被夕阳映照,一半被夜色笼罩呈现暗碧色,江面在微风吹拂下波光粼粼,既有两色的呈现,又有细波粼粼、光色流转的动态,风情楚楚的二字只在口中含着就让人觉得唇齿生香。




其实这些颜色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没有精确的把握,就像天青色,有青有蓝,有浅有深,有的青中掺灰,有的蓝中带绿,但不论深浅,他都是天青色,他霸占了雨后初霁的天空。一次偶然知道天青色的RGB值是#00FFFFR,倒把美的联想一下子荡尽了。



当然,也不只是古代,像这墙的颜色,近些时候就被称之为“相思灰”,也是绝妙的名字了。


除此之外,茶色,月白,竹青,琥珀,艾绿,每一种颜色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


在一个帮助男人穿衣服的公司工作,经常被公司的大神们灌输各种关于”美色 “的故事,前几天买的几张明信片 也是这些美好的中国颜色。

这是霜。

这是黛。


有些时候挺高兴 ,在孩提时,牙牙学语,还不懂文字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关于天与山与风与水的故事印在了画面里。

就像这个中秋节,我们看见的是李白的月光,念得是赵孟頫的:露凉催蟋蟀,月白澹芙蓉。想的是姮娥奔月的故事。

这些东西,就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文化的底蕴吧。




————————————————这里是分割线————————————————



嘿,我会在这个号上继续给大家普及穿衣啦、着装啦、还有像今天一样的“美色”小知识。

如果觉得挺有意思,不妨点个赞给个关注呗?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贺拔胜,字破胡。最骚的是他本人就是鲜卑胡人。。。。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