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底斯堡战役为什么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

该战役后南方真的失去打赢战争的希望了吗?
关注者
10
被浏览
4,813

1 个回答

不请自来

依例先下结论:

  1. 严格来说,葛底斯堡战役不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
  2. 输掉葛底斯堡后,联盟国(Confederate States,即南部同盟/邦联)理论上仍有拖平战争,赢得独立的希望。

首先,关于第一点,被称为“转折点”的战役,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斯大林格勒和阿拉曼,往往都起到了扭转战略态势的作用(或者至少能够作为战略态势变化的一道分水岭)。但很显然,葛底斯堡并没有起到这两种作用中的任意一种。众所周知,南北战争史从始至终,几乎完全是一部联邦军持续侵攻联盟国各州的战史。除非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当中,联盟军在葛底斯堡取胜,并于此后一路势如破竹,杀进华盛顿/费城/巴尔的摩,打赢内战;否则实事求是地说,这场战役根本没有,也不会扭转战争的形势。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葛底斯堡之所以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是因为在此之后南军再也无力入侵北方领土。由于南军长期被动挨打,他们向联邦各州发起的大规模入侵次数也寥寥无几,因此我们只需要简单对这些入侵做一个总结,就能判断出葛底斯堡“分水岭”论正确与否:

1861年密苏里会战(也叫威尔森溪会战,以素有“西线的第一次奔牛河战役”之称的威尔森溪战役命名)。实际上这场会战与其说是联盟军入侵密苏里,不如说是南北双方对于密苏里的争夺战。为南方而战的主要是密苏里本地人组建的州卫队(Missouri State Guards),由密苏里的前州长斯特林 普莱斯(Sterling Price)与时任州长克莱本 杰克逊(Claiborne Jackson)指挥,其在编制上并不属于联盟军;

密苏里州卫队的旗帜,其风格迥异于联盟军的南方十字旗

1862年秋马里兰会战,李率领北弗吉尼亚军团首次侵入联邦势力范围,并与赶来拦截的联邦军波托马克军团在安提塔姆溪(Antietam Creek)边的夏普斯堡(Sharpsburg)交战;

同年冬腹地攻势(Heartland Offensive),布拉克斯顿 布雷格率西线联盟军反攻肯塔基;

1863年夏葛底斯堡会战,北弗吉尼亚军团二次入侵北方;

1864年第二次谢南多厄河谷会战(Second Shennandoah或者Valley campaigns of 1864),在具伯 厄尔利的指挥下,东线联盟军最后一次入侵北方;

同年第二次密苏里会战,斯特林 普莱斯率军反攻密苏里。

结论一目了然,葛底斯堡的失败没有阻止联盟军继续尝试进攻。有趣的是,联盟军距离攻占华盛顿(物理距离)最近的一次,就是在葛底斯堡之后的1864年河谷会战中。具伯 厄尔利的部队对拱卫特区的众多要塞之一,史蒂文斯要塞(Fort Stevens)进行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在那以后,联盟军暂时退回了谢南多厄河谷。然而随着他们在第二次克恩斯镇战役中取胜,联盟军又回过头去,再度攻入了马里兰。

1864年联盟军北进的示意图。红色箭头为联盟军行动路线,蓝色为联邦军路线。史蒂文斯要塞(Fort Stevens)就位于图右侧绿圈处,可以看到其已经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辖境内了。葛底斯堡(Gettysburg)和夏普斯堡(Sharpsburg)的位置分别在图中橙圈处以及地图中上部的黄色五角星处

最后还有一种马后炮的论证方式:南方在葛底斯堡会战后江河日下,最终走向失败,所以葛底斯堡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然而,这个说法既忽略了南军此后取得的胜利(东线有1864年夏的冷港战役,西线有1863年秋的奇克莫加战役),也没有看到另一种可能性:葛底斯堡的失败并没有敲响联盟国灭亡的丧钟。

美国南北战争为什么是北方赢了?www.zhihu.com图标

就像我在这个回答里提到的那样,葛底斯堡战败后,联盟国需要的是稳住战局,让北方民间的反战运动在1864年总统大选中把林肯赶下台,换上愿意和谈的民主党候选人麦克莱伦(即联邦军前总司令,安提塔姆战役就是他和李的最后一次交锋)。为了尽可能达成这一目标,联盟军需要:

  1. 东线:在1864年春夏的Overland Campaign中赢得不止冷港一场战术性胜利;
  2. 西线:利用1863年秋的奇克莫加战役作为翻盘机会,给予威廉 罗斯克兰斯的联邦军坎伯兰军团(Army of the Cumberland)以更为沉重的打击,进而打乱联邦军“向大海进军”、攻取亚特兰大的计划。

事实上,理论上来说,以上两个子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不过考虑到篇幅和问题关联性,以后我会在另外一个问题下进一步对这个翻盘计划作出更详细的解释。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