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提供相片說明。
福島核災日記

福島輻射污染水處理設備排氣管濾網幾乎全破損。兩年前就已發現,但不調查原因就繼續運轉,而且沒有公開。😡
.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909/k00/00m/040/241000c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荒凝止息 † Rufixation

每個廢墟都曾經載滿了希望,但隨著人們漸漸離去,或其他不同因素而走向滅亡成為廢墟。荒凝止息在這無數的生生滅滅中走過,試想著未來的香港,開啟了第3.5個廢墟攝影展。由「尋晃」、「荒影‧遺城」到「立此存照」三個影展後,本土經歷各場大小社運,在自由收窄下。有幸與合舍合作,舉辦「剝‧極而復」攝影展。是次攝影展為「剝極而復攝影計劃⋯⋯」頭半部分,後半的「剝極而‧復」攝影展,希望可以在復生後的香港再舉行....
陽盛陰衰的道理一直存在於荒廢之地,正如今日香港正走向「衰敗」而不自知。或者可否從廢墟探索中,思考如何令香港重生的方法。或許「香港」正需要由一個地方蛻變成一種游走於世界的文化,繼而成為永生不滅的思想,只有不死才可剝極而復。

展覽地點:合舍 Form Society
地址:九龍深水埗大南街186號地下,港鐵深水埗站A2出口,沿北河街入大南街直行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FormSocietyHK
展覽日期:2021年9月9日至15日
開放時間:中午十二時至下午七時 (逢星期二休息)

查看更多
可能是戶外和顯示的文字是「貴方の安全と安心のため! 原発事故放射線の影響により イワナ・ヤマメ ・ヤマメ イワナ 禁漁 この場所は、 信夫発電所壊堤より下流域です。 阿武限川漁業協同組合福島支部 ©民の声新聞 20210706 」的圖像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政府背信 福島縣內7成地方反對輻射污染水海放

據日本民之聲新聞6月報導,日本政府在今年4月決定,將於2年後把福島核災衍生的輻射污染水海放。消息一出,不但韓、俄、中等鄰國嚴重抗議,福島縣內7成的地方議會也都決議反對或將慎重因應。

「在縣民還未能充分理解的狀況下,政府就做出海洋放流的決定,實在令人遺憾。以現階段而言,無法讓⋯⋯人信服。」福島縣磐城市長清水敏男,在6月14日的市議會裡如此表示。

同一天磐城市議會上,議員狩野光昭接著說道,在政府決定海洋放流後,截至6月11日之前,福島縣內9個市町村議會做出了意見書。包括已經以意見書反對的議會,共有20個市町村議會反對。不得不說政府的決定,確實沒有得到在地的認同。

狩野光昭並提及目前核災賠償機制的問題:「東電雖然表示過,發生風評被害的話,會迅速給予適當的賠償。但賠償機制卻要受害者向加害者提出受害證明。因此有越來越多申請賠償的人沒能得到救濟。」

「東京電力只用(漁產)銷售好或不好來認定因果關係是不行的。損失需要和核災有相當的、客觀的因果關係才會賠償。而核災後數年,被否定因果關係的賠償申請案件越來越多。」

「輻射污染水之後海放是3~40年的事情,而民法上請求賠償的時效只有10年。到時效消滅時,都還沒辦法證明因果關係。賠償標準也會因此變得模糊不清。應該要求政府跟東京電力,建立從受害者立場出發的賠償機制。」

對此,磐城市危機管理部長綠川伸幸回應道:「政府和東京電力應該對被害者提供體貼細緻的政策支持,站在核災肇事者的立場徹底履行自己的責任。盤城市政府會持續強烈要求他們做到。」

面對來自國內外的異議,日本政府在決定輻射污染水海放後表示,放流時的污染程度會比國家標準還低上許多,並在國際原能總署的支持下施作。而在中韓俄三國的反對之餘,美國則表示能夠理解。

另一方面,早在2018年的輻射污染水公聽會上,包括前京都大學物理教授山田耕作、北海道癌症中心名譽院長西尾正道在內,多位日本醫生學者與NGO代表,分別指出政府在放流標準與放射性核種危害之謬誤;「今天政府代表好像有氚的專家在,其實一無所知,沒有一個討論健康上的問題。」

除了福島縣內7成地方議會表達異議之外,依賴大自然生活的福島縣漁業聯合會、日本全國漁業聯合會、福島縣農業聯合會、林業工會等等,也都一致反對。

據日本各大媒體報導,今年4月日本政府決定海洋放流時,福島縣漁業聯合會會長野崎哲表示:「對政府的決定感到非常驚訝,再次代表漁業組織表達反對。」2015年時,東京電力曾對福島縣漁業聯合會承諾,在沒有得到漁民的理解之前,不會處分輻射污染水,而現在卻違反了約定。

2011年日本發生福島核災時,許多台灣人都熱心捐款,之後也時常關心當地狀況,成為台日友好的佳話之一。如今在輻射污染水海洋放流問題上,福島民眾遭遇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的背棄,需要世界的聲援與支持。包括台灣在內,來自24國家、共311個環保團體已發起國際連署,持續向日方表達異議,希望日本政府早日收回成命。

圖片說明:
福島市信夫水力發電廠下游告示,由於核災輻射污染影響,禁止捕魚。(來源:民之聲新聞推特)

本文作者:宋瑞文 /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本文民之聲新聞報導部份,承蒙授權。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查看更多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奧運光芒下 被遺忘的311災民🥇 全文請看👉 https://bit.ly/3sdmoZl
因COVID-19而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在8月8日閉幕了。這種傾國家之力舉辦的國際賽事,常被視為國威的展現,傳達某種慶賀的訊息。然而,正因如此,日本國內一直存在不少質疑與反對聲浪。

疫情方面的疑慮只是其一,許多人都忘了有關東日⋯⋯本大地震重建的問題。當初申辦奧運時,日本政府揭示的宗旨就是「向世界展現日本從大震災之中振作起來」。而福島核災災民與支援重建的民間團體等有識之士,從申辦時就質問至今的問題,也正是:福島核災的後續還未妥善處理,豈是展現國威、舉國歡慶的時候?

一起聽聽311災民的控訴👉 https://bit.ly/3sdmoZl

查看更多
可能是 3 人、大家站著和戶外的圖像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中國台山核外洩疑雲 日媒體批評置疑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特約撰述

日前,位在中國廣東的台山核電廠傳出輻射管理事故,由於中國向來管制資訊,因此儘管事後澄清,海外媒體仍有質疑聲音。

⋯⋯

日本JPpress專文指出,台山核電廠的技術,來自日本三菱重工出資的法國阿海琺(AREVA)等多個國家的核電公司,用的是世界上的先進技術,但中國的專制體制缺乏公信力,不足以在內部揭露問題。

又有日本學者指出,對於放射線物質的處理,中國不如日本,中國當局即便澄清,也不能全盤相信。的確,日本平時對於放射線物質的處理,有一定的標準。

核能清除制度

日本核電廠在處理放射線廢棄物時,採用所謂的核能清除制度:Clearance制度,亦即核電廠廢棄物可以再做一般性利用與掩埋的標準。

其中,明顯地不會影響人體的標準,以核災常見的放射性銫137而言,為100貝克/公斤,低於這個標準才可以再利用或掩埋(詳見參考資料1)。而即便是100貝克/公斤以下,有的核電廠也要求嚴格管理,不能隨意移出廠外。

日本對核食的標準也是放射性銫100貝克/公斤,低於這個標準,中央政府才允許上架販售或是出口。而部分地方政府則有更嚴格的要求,在50~0貝克/公斤不等(學校營養午餐)。

如何確認輻射外洩

為確認核電廠是否輻射外洩,日本女川核電廠基於和周遭地方單位的協議,檢驗附近植物是否遭到污染。檢驗過程嚴謹,對樣本需做到80小時的乾燥處理、60小時的灰化處理等等,前後需要六天時間。

相對的,據日本農林水產省簡報,目前日本對核食的檢驗則為「緊急式」的檢驗,依照精確程度的不同,時間在10分鐘到2小時不等。由於檢驗時間有限,沒有上段所述的乾燥與灰化處理。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會長陳弘美曾指出,核災前檢驗食品,必須乾燥磨粉後檢驗,但核災後用生的去做,含有的水分會有遮蔽輻射的問題。

處理不來就標準放寬

據6月13日CNN報導,台山核電站面臨「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脅」,中國監管當局主動放寬室外輻射標準,以避免讓核電廠停運。

這種做法在核外洩事故並非個案,福島核災後,由於核污染清除程度有限,福島當地的核輻射防護標準(一年20毫西弗/空間劑量)為日本其他地方的20倍。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副委員長對此表示:「長期而言並不安全。」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為此曾對日本發出正式勸告:「日本停止將輻射暴露水準低於每年20毫西弗的受污染區域指定為疏散區,這威脅到婦女和女童的健康。敦促該國緊急制定長期淨化政策,以便儘快將輻射量降至每年1毫西弗以下。有證據表明短時間接觸100 或100以下毫西弗的輻射水準,可能導致高度發病風險。(官方中譯文字)」

三度拒絕入境調查

福島高出全國20倍的輻射標準,讓不少災民離鄉出走、徬徨無依,成為聯合國在人權事務上關注的焦點。據日本共同社6月報導,聯合國國內流離失所者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塞西莉亞(Cecilia Jimenez-Damary)為開展福島核災避難災民調查,自2018年起三次要求訪日,但日本政府一次都未回覆,事實上置之不理。

日本政府拒絕聯合國專員入境調查福島避難災民問題,不但有忽視國內災民的嫌疑,還成為中國評論迴避人權問題的藉口。倘若日本敞開心胸,早日接受外部調查,對於來自國際間的人權質疑,必能提出有力的澄清。

* 參考資料:

1. 活在黑色笑話之中—專訪福島輻射監測團體代表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02096/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02117/

2. 福島媽媽為10萬人代言 促使聯合國勸告日本政府正視輻射危害
https://e-info.org.tw/node/208882

3. 「100ベクレル以下」でも厳重管理(柏崎刈羽核電廠對100貝克/公斤以下的放射性廢棄物也要嚴格管理)
http://www.radiationexposuresociety.com/…/63f19f94e7a9d47a8…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宋瑞文

【異樣_核災事務募款文45】「在擁擠的電車或感染的醫院也應該這樣穿的。」核災災民桑先生昨天有感而發地說。
.
圖片據說是在放射線管理區域應該穿的防護衣。關東不少區域都應該穿這防護衣的,雖然台灣很多人似乎都不知道這回事。
.
就好像失去某種重要的前提似的,若是看過這應該在關東不少地方也要穿的防護衣的話,對於許多同地方的採⋯⋯訪報導,便感覺有種隱隱的不妥。
.
#核災事務募款中
700-0001331-0440312
.
出處:https://twitter.com/namiekuwaba…/status/1391202348236640259…

查看更多
可能是 1 人、站立和文字的圖像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過濾得掉卻消極不做?福島輻污水放流爭議始末(下)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在上篇文中( https://www.facebook.com/momlovestaiwan/posts/2143286935806882 )我們提到,在輻射污染水的處理上,日本政府先是不採用可以過濾氚以外62核種到檢驗不出程度⋯⋯的Purolite公司,對近畿大學連氚也能除去的新技術也態度消極之後;2018年日本媒體發現,處理過後的輻射污染水,仍有多項核種超標。東京電力於是轉往低於排放標準的方向努力,在2020年進行實驗性的二次處理,採樣結果顯示,數個核種低於標準。

對此,綠色和平在2020年的報告書中質疑,二次處理也只是用同樣的過濾設備。「Newsweek」日本版則說:「到海洋放流的2022年之前,不會再發生同樣的問題嗎?」

在今年決定放流的同一天,東京電力更改了「處理水」的定義:在經過二次處理跟稀釋後,污染程度低於標準。媒體質疑道:「按照這種定義,只要(各核種)低於排放標準,不過濾只稀釋的話也說得通。」

那麼,排放標準究竟是如何呢?日本政府解釋道,未來海洋放流時氚的排放標準(1500貝克/公升),只有原本國家標準(60000貝克/公升)的1/40,世衛在飲用水標準(10000貝克/公升)的1/7。

另一方面,京都精華大學環境社會學教授細川弘明曾指出,國際間標準歧異,歐盟每公升100貝克,加拿大安大略省官方諮詢機關(ODWAC)在2009年更建議,改成遠低於此的每公升20貝克。

近日面對來自中國、韓國的責難,日本官員又反駁說:「中國和韓國的核電也會排放氚到海裡面去。」、「韓國的月城核電廠放的更多」等。

對此,韓國報導分析,正常運轉的核電廠,不像發生核災的福島核電,燃料棒沒有出事,又有包覆材質、圍阻體等防護,兩者內涵不能混為一談,前者的污染水也沒有碳14、鍶90等日本未能除去的放射性核種。據法國放射線防護與核安全研究所(IRSN)說明,碳14可能造成DNA損傷,引起遺傳突變。

氚水(HTO)與有機結合型氚(OBT)

兩相比較,一般核電廠的廢水似乎相對安全,然而,即便只剩下氚,在日本也有異議。前京都大學物理教授山田耕作,在解釋氚的危險性時提到,「佔人體大部分的一般的水的氫,與有放射性的氚,生物是會無法區別地加以攝取、結合的。並成為危害更大的有機結合型氚(Organically Bound Tritium、簡稱為OBT)。」「玄海核電廠附近的居民,距離越近,白血病罹患比例越高。全國平均是每10萬人有5.8人,而玄海町是38.8人。」

關於氚對人體的影響,在不同機構與研究之間見解不同。據日本綠色和平整理,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ICRP認為氚水被人體攝取後會進入血液,半減期為10天,其中5%會成為有機結合型氚,其放射線量可忽視。但S. L. Commerford等人的研究則顯示,有機結合型氚因為滯留時間長,其放射線量將大於氚水,此外還有多個研究結論大體相似。

由於有機氚的危險性,未被日本政府重視。具有40年放射線醫療經驗的北海道癌症中心名譽院長西尾正道怒斥,將輻射污染水(氚)海放的行為,等於慢性殺人(圖3)。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小柴昌俊,與馬克斯威爾獎(美國物理學會頒發)得主長谷川晃曾聯名表示:「氚是僅僅1毫克就能致人於死的劇毒。」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圖片說明:西尾正道對媒體表示,輻射污染水海放是慢性殺人的行為。(來源 :https://twitter.com/s_hiroki24/status/1383425178529505281…

資料來源:

1. 多核種除去設備等処理水の取扱いに関する小委員会 説明・公聴会 説明資料
https://tinyurl.com/hec7zc

2. 「復興と廃炉」に向けて進む、処理水の安全・安心な処分~ALPS処理水の海洋放出と風評影響への対応
https://tinyurl.com/4f72jjra

3. 原発処理水の海洋放出「トリチウム水だから安全」の二重の欺瞞 
https://www.newsweekjapan.jp/amp/fujisaki/2021/…/post-7.php…

4. ピュロライト社、福島の汚染水問題に対し、自社のイオン交換樹脂製品をベースとしたソリューションが有効であると表明
https://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0001.000013818.html

5. 汚染水の危機2020(日本綠色和平與東亞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合作的報告)
https://tinyurl.com/wzw85ckj

6. 多核種除去設備等処理水の取扱いに関する小委員会事務局 宛て 当日表明する意見の概要
https://tinyurl.com/4b2ks4hc

(以上資料只是列舉、參見網頁版相關段落裡的關鍵字連結)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未提供相片說明。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過濾得掉卻消極不做?福島輻污水放流爭議始末(上)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日本政府在4月13日決定將福島核災衍生的輻射污染水排放到海裡去,並提出多樣說明。然而,由於過往的隱瞞操作嫌疑,加上屢屢不採用更好的技術處理等原因,影響政府的公信力。這次,同樣也無法消弭來自民間與學者的質疑。

⋯⋯

早在2018年,日本政府就打算用海洋放流處理輻射污染水,在當時公聽會事前發佈的資料圖表裡,除了氚之外,像是鍶90等核種,似乎都已除去,標示為ND(不檢出,NOT DETECTED),因此政府稱之為「氚處理水」(請參照圖1)。

然而,就在公聽會召開的前七天,日本媒體卻披露,其實這些「氚處理水」,還有碘129等多種放射性核種的,六十次以上的超標紀錄。獨立記者木野龍逸評論道:「在公聽會召開之前,關於氚污染水的處理狀況,就像東電給的資料一樣,幾乎都是不檢出。政府內部的討論也是以此為前提,然而這個前提卻逐漸消失。」

未採用更好的過濾技術

從不檢出到低於排放標準,讓日本民眾降低了對政府的信心。而且,過濾到不檢出的程度,真的是做不到的嗎?有廠商表示做得到,但未被採用。此外,政府對於更好的過濾方法,也顯得消極。

據綠色和平報告,2011年福島核災發生後不久,污水處理經驗豐富的離子交換樹脂廠商Purolite,和日立Hitachi-GE Nuclear Energy(HGNE),曾在福島核電廠試驗過初期的輻射污染水過濾裝置(多核種除去装置,英文為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簡寫為ALPS),結果成功除去氚之外的核種。

可是,東京電力沒有選擇和Purolite合作,而是以後者的設計為基礎,和東芝合作現在的過濾裝置。在離子交換樹脂領域,Purolite有數十年的經驗,日立和東芝則無。

而後Purolite還告日立洩漏了他們的設計情報。法庭上,該公司提出2000次以上的試驗成功實績與操作細節,又提出東京電力因為技術不足,影響過濾裝置效能的證據。同時,東京電力則拒絕出示自身技術的細節。最後Purolite敗訴。

除Purolite外,核廢處理公司Kurion Inc還擁有連氚都能去除的技術,但日本政府經產省認為不適用。又,近畿大學開發出高效率低成本的分離氚的技術,但經產省一樣顯得消極(請參照圖2)。此外,關於另一種未能除去的核種碳14,國際原能總署IAEA資料記有處理技術,也未被考慮。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圖片說明:
圖1:2018年輻射污染水公聽會資料圖表,說明輻射污染水經處理後的效果,最右邊是過濾設備出口水的狀況,鍶90等3種放射性核種,都不檢出。(來源:日本經產省官網:https://www.meti.go.jp/…/c…/takakusyu/pdf/HPup3rd/5siryo.pdf

圖2:媒體報導,近畿大學開發出高效率低成本的分離氚的技術,但日本政府態度消極。(來源:https://twitter.com/XzkVQsbxzEk…/status/1383311881050361866…

資料來源:

1. 多核種除去設備等処理水の取扱いに関する小委員会 説明・公聴会 説明資料
https://tinyurl.com/hec7zc

2. 「復興と廃炉」に向けて進む、処理水の安全・安心な処分~ALPS処理水の海洋放出と風評影響への対応
https://tinyurl.com/4f72jjra

3. 原発処理水の海洋放出「トリチウム水だから安全」の二重の欺瞞 
https://www.newsweekjapan.jp/amp/fujisaki/2021/…/post-7.php…

4. ピュロライト社、福島の汚染水問題に対し、自社のイオン交換樹脂製品をベースとしたソリューションが有効であると表明
https://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0001.000013818.html

5. 汚染水の危機2020(日本綠色和平與東亞綠色和平首爾辦公室合作的報告)
https://tinyurl.com/wzw85ckj

6. 多核種除去設備等処理水の取扱いに関する小委員会事務局 宛て 当日表明する意見の概要
https://tinyurl.com/4b2ks4hc

(以上資料只是列舉、參見網頁版相關段落裡的關鍵字連結)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宋瑞文

【太平間_核災事務募款文22】前兩天寫到,大阪醫大的本行忠志教授說,全身計數器沒辦法測量臟器裡的輻射的。
.
嗯嗯,能測量的,好像只有前白俄羅斯戈梅利醫大校長Yuri Bandashevsky了吧。
.
他是在車諾比核災後,到停屍間把一個一個臟器取出然後各個測量。一份聽他演講的筆記(註1)寫道:⋯⋯
.
“次のシーンは、(人間の)死体安置所
The scene shows the mortuary
解剖して取り出した臓器の研究
Organs were extracted after dissection
.
總之後來就是心臟裡蓄積的放射性銫越多越有事。天天吃一點點都會有事。圖片是當年放進檢測容器裡測量放射性銫的樣子。
.
不過他的研究沒有得到全世界的認可的樣子。網路上有人說不好。也有去過車諾比行醫的醫生菅谷昭覺得可信。
.
菅谷昭也是松本市市長,該市營養午餐最早採用所謂的車諾比核食標準,40貝克/公斤(實務上是檢驗下限值為1的近零貝克),2011年底,文部省也發文給關東學校比照辦理。
.
雖然中央政府標準(100貝克/公斤)已經說考慮到各年齡層了,總之連日本中央政府自己的標準都有矛盾。
.
#核災事務募款中
700-0001331-0440312
.
註1:Yuri Bandashevsky聽眾演講筆記
https://takenouchimari.blogspot.com/2013/07/721.html?m=1
註2:一位暴斃的男性,其蓄積了放射性銫(45貝克/公斤)的心肌切片。
https://commons.m.wikimedia.org/…/File:Heart_YuriBandashevs…

查看更多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宋瑞文

【大家都有理由_核災事務募款文17】前幾天說到,日本最大零售商AEON對核食都追求零貝克(輻射單位)了,有什麼好介紹農家的20貝克之類的。
.
「說不定只是競爭下商業手法罷了,其實並不需要這樣。」有的台灣人聽了,覺得日本中央政府才是對的吧。
.
那麼,看看AEON的理由是什麼,一個是政府在核災初期的暫定標準,他們認為,⋯⋯會超過一般公眾建議劑量1年1毫西弗。
.
且根據專家意見,要不超過的話,應訂為50貝克/公斤(目前日本中央政府標準是100),見下段日文。
.
“有識者のご意見をふまえ、この1ミリシーベルト内に抑える数値として、野菜・果物・穀類・肉・魚介類は50ベクレル/kgといたしました。”(註1)
.
不過AEON已經標榜零貝克了,所以實務上是驗到就不賣(註2)。仔細一點地說,他們的檢驗下限值大概低於10貝克。
.
AEON的解釋相對簡單,如果是跟多位學者合作的食品通路「white food」(標準是0.5貝克),那至少要解釋好幾個頁面的文字。
.
比方說,日本政府把核食標準訂在一般公眾建議劑量是不合理的,因為(人工放射線)輻射被曝不會只來自於食物。
.
也有翻出ICRP公報跟你解釋的。也有依照在車諾比的行醫經驗的等等。
.
長話短說,只講這些日本社會實況就已經是一般福島報導沒有介紹的了。
.
圖片(註3)是「white food」提供,白俄羅斯(上、ベラルーシ)與日本中央政府(下),對鍶90(ストロンチウム90)的核食標準(一般只講放射性銫)。
.
兩者都是核災國,但各食品項目,相差可達數十倍。這是核食標準論述裡的一個很小很小的例子。話若是要說到透枝,十篇長文也行。
.
#核災事務募款中
700-0001331-0440312
募款源由:
https://www.facebook.com/296715004128269/posts/1112697419196686/
.
註1:AEON放射線政策說明
https://www.aeon.info/zh-CHS/radioactivity/qa/
註2:日本綠色和平說明AEON核食檢查實務(仍有漏檢之魚)
https://www.greenpeace.org/…/sustain…/story/2011/11/09/2512/
註3:
https://www.whitefood.co.jp/sp/sr90.html

查看更多
可能是 1 人和文字的圖像
宋瑞文

【假相_核災事務募款文08】截圖是飯館村村民長谷川健一在講福島復興有多虛假(中文字幕),在地學生不做室外運動,反而把室外運動場便宜租給外地人比賽(這不算害人嗎?)。
.
"飯館村在地議員大部份都住外面,還好意思講什麼未來。"、"用很多補助刺激出來的居住率26%,沒有實際意義。很多人只是提出回鄉申請,其實住在(更遠的)福⋯⋯島市。"、"給學生很多補助,於是留小孩下來唸書,父母到外地工作。"(這不算害小孩嗎?)
.
此外還有很多荒謬的弊端。雖然蠻多反核臉友推Discovery的福島十週年專題,但記者去富岡町講那些"很多建設商店重建了"、"(居住率不高)以後會改善。",對比於日本地球之友拍的,相對上就顯得不痛不癢,抓不到實相。
.
影片出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pqRsS75uDM (7分鐘 中文字幕與中文旁白)
.
我要是有錢的話,希望能多引進這種吐嘈政府講不完而且句句都命中要害的災民。一個學校不敢室外運動的地方,還在推種植跟生產,不住那裡也可能會接觸到產品啊。
.
所以歡迎打賞。700-0001331-0440312
募款說明請見:https://tinyurl.com/fjfmvpbs

查看更多

From 方儉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22日報道,東電會定期抽檢該海域的魚類和監察其輻射物含量,在當日的試驗性捕撈中,縣漁聯在福島縣相馬郡新地町離岸約8.8公里海域的一個深24米的漁場中捕撈出帶有放射性的銫元素的石斑魚。報道稱,當日抽檢的結果發現,每1公斤的石斑魚含500貝克的銫,多於日本國家標準的100貝克。
==⋯⋯======

我並不擔心包裝日本的食品,畢竟有標籤,有廠商,冤有頭債有主。可怕的是水產、海產,個別差異大,又無法標示區分,而且福島核電廠的輻射污水還持續大量排放到海域。

十年來,我絕不碰日本的水產、海產,像石斑魚,貝類,蟹類,昆布海藻等底棲等更是高風險。

市場上可以見到不少,政府的檢驗都說沒有問題,基於基本的生態食物鏈的概念,我很難相信這樣的結果。

查看更多
可能是地圖和顯示的文字是「 ad Omsk ga AnerLh Ssia .Chelyabinsk Qostanay Petropavlovsk Orenburg Novosibir Oral Ob River Aktobe Astana K a z a Kurchatov Qaraghandy Semey Lake Balkash n h S t a Aral Sea Bayqongyr Qyzylorda Toshkent sat Darya 哈薩克 蘇聯時期的核試場 CENTRAL ASIA PULSE 」的圖像
中亞脈搏 Central Asia Pulse

#中亞歷史 #星期日閱讀】哈薩克 —— 蘇聯時期的核試場

1947 年,蘇聯在哈薩克塞米爾(Semey,2007 年以前這裡被稱為塞米巴拉金斯克,Semipalatinsk)市西南 150 公里的草原上,建立了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試驗場。這個核試地點是由蘇聯時任秘密警察頭目貝利亞(Lavrentiy Beria)所挑選的⋯⋯,這裡被稱為「無人帶」(uninhabited)。1949 年,蘇聯第一枚原子彈在這處試驗成功,核試行動被稱為 Operation First Lighting(Первая молния,美國稱此行動為 Joe-1),從此開始了哈薩克人核試的夢魘。

根據中亞資深記者 Joanna Lillis 的《Dark Shadows: Inside the Secret World of Kazakhstan》一書,作者訪問了在 1960 至 1970 年代在塞米爾居住的居民,那居民回憶說:「當時國家電台會在收音機廣播:『這裡即將發生地震,請大家出走到街上』,但是誰知道那是甚麼「地震」?」當地居民回想起,通常「地震」發生在每周六早上 9 時正左右。那時大家都不個「地震」所謂何事。

但隨著愈核愈多充滿奇心強的人探個究竟,加上 1980 年代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實行「開放」(Гласность),以及 1986 年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災難,使 1980 年代末期哈薩克興起民間反核運動,時任哈薩克共產黨第一書記、哈薩克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ev)更乘著這種民意反核上位,令哈薩克核試場引起廣泛關注。直到 1989 年,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試驗場進行最後一場核試;在 1991 年,核試驗場正式關閉。

1949 年至 1989 年這 40 年間,蘇聯在這裡共進行了 456 次核試驗,其中 340 次為地下核試驗,116 次為大氣層核試驗。在 1961 年引爆史上威力最強的「沙皇核彈」的俄羅斯新地島核試場,與此核試場並列為當時蘇聯主要的核試地方。

獨立記者 Alexandra Genova 2017 年到訪塞米爾,採訪了受核試輻射影響健康的居民。受訪當年 38 歲的 Berik Syzdykov 與母親居於塞米爾,他的母親因蘇聯政府在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試驗場進行核試,而不幸受到核輻射感染,這也令 Berik 出生時出現缺陷。他現在是一位失明人士,而且為了舒緩他臉上的腫脹,已進行了多次手術。

蘇聯時期的核試,也同樣為當地居民帶來很多後遺症。據資料,直到 2008 年,在核試場附近居住的居民,比居住在哈薩克其他地方的居民的患癌風險高出了 25 - 30 %。

資料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 Dark Shadows: Inside the Secret World of Kazakhstan

#哈薩克 #核試 #塞米爾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