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無聲》: 擲地有聲、入圍金馬獎八項大獎的社會寫實劇 – 電影神搜

【影評】《無聲》: 擲地有聲、入圍金馬獎八項大獎的社會寫實劇

黎仰欽

柯貞年導演執導,入圍金馬獎八項大獎的電影《無聲》,劇情描述失聰少年張誠(劉子銓 飾)準備轉到啟聰學校就讀。聾人的世界,卻不比聽人的世界寧靜。當他發現校車最後一排的「遊戲」,融入新生活的欣喜之情,瞬間成為恐懼⋯⋯。眼見心儀的女孩貝貝(陳姸霏 飾)在遊戲中遍體鱗傷、學長小光(金玄彬 飾)氣勢狂妄不可質疑,一群同學們又天真無害,張誠忖度著是否該揭開遊戲的殘忍真相,或加入遊戲的行列?

 

沒聽到不代表沒發生!真實案件改編《無聲》端看觀者有無直視真相的勇氣

《無聲》改編自 2009 年台南啟聰學校爆發集體性侵事件,全校多達 300 名學生發生 100 多起性侵案,加害者與受害者皆為聽障人士。柯貞年導演在改編這樣沉重的題材時,她即便呈現了令人不忍卒睹的施暴畫面,但不簡單的將人性一分為二,意即善惡的界線不再那麼涇渭分明,她更想探討的是,受害者為何不出聲尋求援助?受害者怎麼會同情起加害者?又加害者的性暴力究竟是與生俱來、純粹的惡?又或是受了外力誘引、有以致之?

真實案件改編電影《無聲》陳姸霏。

初次執導劇情長片的柯貞年導演,非常嫻熟且有條不紊的梳理了這個故事,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各種複雜面向。透過影片我們看到聾人要融入聽人(聽力正常的人)世界的困難,但聾人自己的世界又遍布了各種危險,為了想要不讓爺爺奶奶擔心,為了能繼續在這個自給自足的世界好好生活,繼續「一起玩」,默不出聲,一如貝貝極欲在夏天學會游泳而不斷練習的「憋氣」,成為了她僅存且唯一的生活選項。張誠出於赤誠想要揭發真相,但和老師(劉冠廷 飾)怎麼努力,卻終難突圍,因為「現實」這堵牆太巨大,他甚至為了營救貝貝自己也成為被捕獵的獸,決定反擊大魔頭小光時才發現,原來大魔頭另有其人。

《無聲》沒有意圖導向正義必得伸張的結局,卻透過抽絲剝繭的漸進式敘事,讓我們看到現實的世界,人性複雜和晦暗的程度,遠超乎我們想像,今日的加害者,有可能是昔日的(或是現在進行式)受害者,這點在柯貞年導演的短片《無名馬》、日片《所羅門的偽證》和美片《》也都描述過類似的景況。片中小光和老師衍生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情節,初看令人詫異甚至不舒服,但仔細想想我們生活周遭,翻開報紙的社會版,這些情節並非憑空憶想,證諸現實他必然存在,端看觀者有無直視的勇氣。

真實案件改編電影《無聲》電影劇照。

 

瑕不掩瑜,擲地有聲

綜觀無聲》全片,柯導在電影節奏的掌控是穩當的,盧律銘為全片打造的配樂營造出懸疑跌宕甚至帶著鬼魅氣息的氛圍,聯手製作音效的蘇珮儀和陳俊宏在環境音的製造上也非常出色,尤其是張誠在菜市場掉了助聽器一幕,透過環境音的淡出我們能充分同理他更形無聲的內心世界。最令人稱道的當屬柯導在演員的指導上,依然發揮了她長於演員調度的強項,縱然楊貴媚、太保和劉冠廷的演技本就有一定的實力,但初次在大銀幕擔綱男女主角的劉子銓和陳姸霏,和一舉入圍最佳男配角的金玄彬,透過密集的手語學習,和努力成為角色的用心,讓觀者能很快融入他們世界,深入他們的困頓、掙扎、痛苦和憤怒,柯導對演員的指導,功不可沒。

無聲》當然不盡完美(何仙姑的鑲嵌實在對全片的敘事起不了什麼幫襯的作用),但他有著直面社會現實的勇氣,不煽情而節制說故事的誠意,對人性細膩而縝密的觀察,佐以編導演和整個技術團隊的通力合作,他能在金馬獎入圍八項大獎,並非無由。

真實案件改編電影《無聲》電影劇照。

電影資訊

無聲 The Silent Forest

上映日期
2020/10/15
無聲_The Silent Forest_電影海報

導演

柯貞年

劇情

失聰少年張誠準備轉到啟聰學校就讀。聾人的世界,卻不比聽人的世界寧靜。當他發現校車最後一排的「遊戲」,融入新生活的欣喜之情,瞬間成為恐懼......眼見心儀的女孩貝貝在遊戲中遍體鱗傷、學長小光氣勢狂妄不可質疑,一群同學們又天真無害,張誠忖度著是否該揭開遊戲的殘忍真相,或加入遊戲的行列? 當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界線越趨模糊,盤根錯節的苦痛、無可傾訴的怨懟,種種困惑與不安在無聲的校園蔓延。

IMDB
7.8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95%
觀看完整介紹
無聲_The Silent Forest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