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事件

编辑 锁定
SARS事件是指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英语:SARS)于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
截止2003年8月16日,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另有19例死于其它疾病,未列入非典病例死亡人数中)。 [1] 
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
外文名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别    名
肺炎SARS
就诊科室
发热门诊 [2] 
多发群体
所有人群 [3] 
常见发病部位
肺部
常见病因
感染SARS病毒
常见症状
呼吸困难,发热,全身疼痛无力
传染性
呼吸道传染病
传播途径
接触大量脓血痰
死亡人数
919例(截至2003年8月16日)
患病人数
8422例(截至2003年8月16日)
中文名
严重性呼吸道综合征 [2] 
简    写
SARS

SARS事件事件经过

编辑

SARS事件事件早期

2002年12月5日或6日的样子,在深圳打工的河源市人黄杏初感觉不舒服,就像是风寒感冒,于是到附近的诊所看病,医生说问题不大。到8日的时候,他感觉在诊所的治疗效果不好,就到了医院去打针,13日一直不好,就回到河源市,治疗几天,比在深圳时的症状又严重了一些,16日晚上10点多钟被送到河源市人民医院,第二天病情加剧,呼吸困难,被送到广州军区总医院。世界首例病人黄杏初发病后住院,2003年1月2日,河源多循乎市将有关情况报告省卫生厅,不久后中山市同时出现了几起医护人员受到感染的病例,广东省派出专家调查小组到中山市调查,并在2003年1月23日向全省各卫生医疗单位下发了调查报告,要求有关单位引起重视,认真抓好该病的预防控制工作。 [4] 
2003年1月12日起,个别外地危重病人开始转送到广州地区部分大型医院治疗。截止到2003年2月9日,广州市已经有一百多例病,其中有不少是医护人员,在广州市故定拔发现的该类病例中共有2例死亡。此时国家卫生部对广东发生的病例开始关注,派出由马晓伟副部长率领的专家组于2月9日下午飞抵广州协助查找病因,指导防治工作。 [5] 
2003年2月9日开始,出现熏白醋、喝板蓝根能预防怪病的传言。10日,抢购风达到高潮。平时一大包10元以下的板蓝根一下子飙升到三四十元,白醋价格也节节攀升,从10元至80元、100元。
2003年2月11日,广东省主要媒体报道了部分地区先后发生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情况,报道称:截至2月10日下午3时统计,共发现305例,死亡5例。其中医务人员感染发病共105例,没有一例死亡。305例病人中,已有59人病愈出院,尚未出院的病人都得到有效治您酷想疗,情况稳定。死亡的人员中最小的是广州市一名10岁男童,最大的是佛山一名59岁的男性。 [6] 
2003年2月11日上午,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广州地区非典型肺炎情况,称所有病人的病情均在控制当中。强调对于广州千万人口300多人染病是个很小的比例,非典型肺炎只是局部发生,河源中山等市已无新发病例报告。还解释了2月前前阶段没有公布誉立情况的原因是:河源中山等地的患者经过治疗大多已康复或好转没有再发病,非典型肺炎并不是法定报告传染病,而发病人数305例并不算多。负责人强调会按传染病法公布疫情。 [7] 
2003年2月12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迎充兆预测,全国近期内不会发生大范围呼吸道传染病的流行,但局部地区可能会出现小范围呼吸道传染病的流行。 [8] 
由于疫情尚未充分展现,中国政府在2003年2月之前并没有每日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广东地区的疫情。2月10日中国政府将该病情况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在最初提供的数据中,只列出广东省的发病状况。一支访问北京的世界卫生组织调查队也未能进入广东进行调查。这时正值中国春节前后,由于春运的大量人口流动导致了疫情的扩散。比疫情扩散更快的是谣言和恐慌,在江西等地也开始出现了抢购醋和板蓝根的情况。公布当天广东等地出现抢购。
2003年2月12日,因为认为疫情不严重,中国足球队和世界冠军巴西足球队的友谊赛正常进行,双方战成0:0,现场球迷爆满,超过5万人。 [9] 
2003年2月14日,媒体报道非典型肺炎疫情影响不大,广州旅游市场淡季不淡。原定2月18日在天河体育场的“2003罗大佑广州演唱会”也没有推迟,演出制作、排练等一切计划都没有变。2003年2月14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已经组织有关专家对从广东现场采回的标本鉴定。称截至当日当地已连续五天无新病例出现,广东省报告病例总数仍然是305例。
2003年2月21日,染病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举枣犁民二医院(孙逸仙纪念医院)退休教授刘剑伦来港出席亲属的婚礼,并入住香港京华国际酒店911号房,并且将疾病传染给另外七名旅客。刘剑伦其后于2月22日往广华医院急症室求诊并在3月4日不治去世。
2003年2月下旬,一名常驻上海的美国商人在途经香港到达越南河内后确认染病。之后河内当地医院的多名医疗人员也受感染。该病人之后又回到香港接受治疗,但是依然于3月14日去世。常驻河内的世界卫生组织医生卡尔娄·武尔班尼首先向WHO通报了当地医疗人员的病情,并将该病命名为SARS。这名医生之后也于3月29日因该疾病去世。
2003年3月5日,出席人大广东代表提出议案宙捉举采,指出传染病预警治疗方面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考虑寻求国际援助。 [10] 
SARS防控时照片 SARS防控时照片
2003年3月6日,北京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 [11] 
2003年3月10日,香港最大的两家电视机构———无线和亚视,同时播报一条消息:位于沙田威尔斯亲王医院透露,在过去的几天内,有10多名医护人员出现发烧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并发现该病具有传染性。
2003年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全球警告,然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行了另一个健康警告。世界卫生组织建议隔离治疗疑似病例,并且成立了一个医护人员的网络来协助研究SARS疫情。该网络包括了一个安全网站来进行X光片研究以及国际电话会议。
2003年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该病命名为SARS。
2003年3月13日,台湾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通报了第一名SARS病例(勤姓台商);但由于处置得宜,除了勤姓台商家属和同事以外并没有发生其他感染。至3月13日,全港患SARS的医务人员增至115人。3月20日,SARS走进社区,有5名年龄在2到15岁的儿童被证实染病。此后,SARS迅速闯入办公楼、学校、公共场所,最高峰日增病例60例以上。就连香港医管局局长何兆炜也难逃此劫,因病入院。
2003年3月14日,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亲自来到威尔斯亲王医院,看望医护人员,了解实际情况。
2003年3月15日后,世界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严重呼吸系统困难症(SARS)”的报道,从东南亚传播到澳大利亚欧洲北美。印尼、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都陆续出现了多起非典型肺炎案例。
2003年3月15日,北大附属人民医院急诊科收治了一疑似患者。该名李姓患者年过70岁,从香港探亲回家。后来李姓患者被称为北京毒王。由于最初并不清楚SARS病情,医院没有采取相应严格措施,结果造成该院大量医护人员感染。3月17日,李某被转至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结果在该院又造成大面积感染。一周之内,东直门医院包括急诊科主任刘清泉在内的11位参与过救治的医护人员,全部感染SARS,其中急诊科医生段力军和一名护士不幸殉职。李某因年事已高,病情过于严重,也在3月20日不治身亡。
2003年3月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世界卫生组织向中国卫生部通报了近来有关国家发生的非典型性肺炎的有关情况并高度评价了中国政府在处理广东非典型性肺炎时所采取的有效措施。3月19日卫生部长张文康会见了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介绍了广东省部分地区非典型肺炎的有关情况。 [12] 
2003年3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越南和中国香港的多家医院只有半数员工正常工作。组织也警告医疗人员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直接接触病患将有可能染上该疾病。
2003年3月25日,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叶欣因感染SARS逝世,成为第一名殉职的医务人员,并引起极大震动。
2003年3月27日,港府宣布,禁止探视SARS病人,曾与SARS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士须于10天内每天向指定的卫生署诊所报到,并开始在所有入境管制站实施检疫申报措施。3月27日,宣布中小学及幼儿园停课。
2003年3月31日,香港政府隔离了淘大花园的一幢公寓(E座)。该公寓已经有超过100人受到感染。该公寓的居民之后被转移到一个度假中心,当局对公寓进行全面消毒。当局相信,疾病的传播主要与房屋结构的设计有关,有8A病房的病人造访E座时,在单位内使用厕所后,据称有可能通过排泄物或废水传播。这起事件也让人担心,病毒是否有可能通过空气传播,不过WHO之后否认有这种可能性。
2003年3月31日中国推出了《非典型肺炎防治技术方案》,并于当天在互联网上公布。称非典型肺炎的病原目前尚不明确但在总结前阶段防治工作的基础上制定的了一个防治技术方案。 [13] 
2003年3月3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洪涛教授称非典型肺炎的致病源已经成功分离,很可能是一种新变异的衣原体。 [14] 
2003年3月25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学微生物系已经宣布,非典病原体是来自猪的“冠状病毒”,但没有引起北京研究者的重视。直到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
2003年4月1日,美国政府召回了所有驻香港和广东的非必要外交人员及其家眷。美国政府同时也警告美国公民,除非必要不要到广东或香港访问。瑞士政府也禁止香港厂商参加即将举行的瑞士钟表展,担心病情会扩散到瑞士。4月1日傍晚,700多名淘大居民被撤出,坐着政府提供的小巴,仓皇来到位于西贡鲤鱼门的两处度假村暂住。
2003年4月2日,中国政府承诺会与世界卫生组织全面合作。中国向WHO申报了所有案例。中国广东省3月份有361起新病例,9人死亡。同时,中国的北京、山西、湖南也有人感染。但中国卫生部表示,广东的病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世界卫生组织也进入广东地区了解疫情,并建议游客不要到香港和广东旅行或办公。4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到达广东,视察病情并与当地专家讨论疫情发展情况。4月5日下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在广州会见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五名专家。
到2003年4月上旬,中国的官方媒体对SARS病例的报导已经开始逐渐增多,不过一般说法都是讲疫情已经受到控制。4月3日,中国卫生部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已经到了广东,而在考察北京情况后将北京排除出疫区。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表示,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中国、北京工作、旅游是安全的,他说北京当时SARS病例只有12例,死亡3例,还笑着说,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张文康还指出SARS是指在中国大陆得到有效控制,没有说有效消灭彻底消灭,也没有说在世界各地有效控制和完全消灭。在解释卫生部为什么不通报疫情时说,非典型肺炎并不是法定传染病原不属于必须报告范围;疫情只发生在局部地区,《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由发生疫情的地方政府公布也就是广东省政府。 [15]  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王国庆还指出2月初到4月,广东的各种媒体有关非典型肺炎的报道、有关文章有500多篇,如果记者感兴趣可以请广东省新闻办公室提供文章的目录。 [16]  很多人认为张文康的言论对国内外的民众和政府都有很大的误导,总之人们因此对疫情重视程度不够。

SARS事件公开防治

2003年4月4日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孙钢表示,中国各地的旅游安全和健康是完全有保证的,中国仍是“最理想的投资沃土和最安全的旅游胜地”。国家旅游局发出通告:中国一切旅游活动正常进行。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13295号行政命令,将SARS添加到可以违背当事人的意愿进行隔离的疾病名单中。
2003年4月5日国际劳工组织官员Pekka Aro因SARS在北京去世。
2003年4月6日上午,为显示已经有效控制了非典型肺炎疫情,由广州市委书记等主要领导带领,聚集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的两万名群众开始了广州市春季健身万人长跑活动。
2003年4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的5名专家结束了对广东6天的考察后抵京。对广东省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给予了高度评价。
2003年4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德国病毒学专家普赖泽尔在北京举行的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上说:“广东的经验可以成为中国其它地区,乃至全世界的范例。” 同日,美国发现154起非典型肺炎可疑病例。美国科学家目前正加紧对2000余种药物进行筛选,希望能从中找到根治非典型肺炎的药物。
2003年4月10日,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通报的“非典”疫情报告是可信的。通报的疫情病例的数字是准确的。截至4月9日,中国大陆共报告非典型肺炎1290例,已经治愈出院1025人,占总病例数的79%。
2003年4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抵达澳门,了解并指导澳门的预防“非典”工作。同日,世界卫生组织“非典”专家小组专家詹姆斯?马圭尔率领的一个世界卫生组织小组,从11日起对北京市的非典型肺炎流行情况以及防治工作进行了为期4天的考察。
2003年4月12日,正在广东考察工作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深圳会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时表示,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关心并全力支持和帮助香港夺取同疫病斗争的胜利。同日,温家宝总理到北京佑安医院,看望参加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的医学专家和医护人员。当日,WHO将北京列入疫区。北京邀请WHO的5人专家组参观北京的医疗机构和了解北京的SARS疫情。
2003年4月13日中国决定将其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法定传染病进行管理。
2003年4月14日上午,正在广东考察工作的胡锦涛,到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考察了解防治非典型肺炎的情况。当日,美国科学家宣布绘制出了怀疑与非典型肺炎相关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图。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通力合作,于15日晚11时成功地完成了对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测定。
2003年4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加坡、中国台湾地区、加拿大多伦多、越南河内及疫情始爆发地区的中国广东省、山西省及香港列为疫区。
2003年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SARS的致病原为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并命名为SARS病毒。
2003年4月上旬,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退休教授曹某在北大附属人民医院看病,随后感染。在北大附属人民医院看完病后,曹教授又到北大附属第三医院求治,同样由于缺乏对非典病症的了解,被误诊为普通高烧者,又造成该院部分医务人员感染。10个小时之后因抢救无效而死亡。曹教授症状很像非典。经过北医三院向北京市有关部门请示,患者最终未被确诊为非典。死亡诊断书上写着:呼吸衰竭、肺炎。随后已故教授的妻子住院之后,其儿子、儿媳、孙子、女儿、女婿、外孙6人先后发烧入院;在曹教授儿子工作的中财后勤集团,6位员工相继病倒;而曹家所住的中财西塔楼,住户中十几人纷纷中招。到4月28日为止,仅包括曹教授在内的中财教工有19例确诊和疑似病人,其中两人死亡。此外,还有包括曹教授妻子在内的一批相关家属染恙,一位小区电梯工也未能幸免。
2003年4月17日晚11点半,北方交大计算机学院一位住在交大嘉园B座15层男性学生孙某,因为发高烧被送到学校医院进行检查。孙某是2002级的学生,4月1日在军训时得了感冒,之后多次到医院治疗。由于符合非典四大病征,孙某连夜被送往北京市人民医院,经确诊后迅速被转往专门收治非典患者的北京市温泉胸科医院进行治疗。此时已是4月18日凌晨2点多。4月18日,与孙某同宿舍和隔壁宿舍的学生开始出现集体发热现象。到4月19日,病情开始蔓延,该楼12层一个宿舍出现发烧症状。这是电子学院的学生,与孙某并没有密切接触。北方交大新闻中心主任王想平介绍说:我们后来分析,可能是电梯交叉感染。因为大家共用一部电梯。经北方交大非典预防办公室统计,从4月16日至19日,学校共出现发热症状31人,其中送出医院治疗13人,校医院治疗观察18人,重点监测观察85人。4月20日,北方交大内大量出现低烧患者,疑似病例急增。计算中心一位青年教师被确诊送入西苑医院。
2003年4月18日,教育部决定将全国硕士研究生复试时间暂推迟到5月底进行,具体时间另行通知。4月19日,教育部动员外地生“五一”期间不离校回家。教育部要求北京等地高校学生就地学习和生活,发病人数较多地区的高等学校调整教学和学习方式,避免疫情扩散。
2003年4月17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之后,高层已经充分认识到了非典型肺炎的严重程度和潜在威胁,开始全力以赴应对,采取了包括人事任免在内的各种必要的紧急措施。 4月19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式警告地方官员,瞒报少报疫情的官员将面临严厉处分。翌日,中国政府再度召开记者会,宣布北京的疫情从原先有所隐瞒报告的37例,突然暴增加至339例。记者会后几个小时,中央政府及中共中央宣布撤销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和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的党内职务,并提名王岐山担任北京市代理市长,高强任卫生部党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兼任卫生部部长。
2003年4月20日,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宣布实行“疫情一日一报制”。北京市公布的非典确诊病例数从前一天的37例增至339例。北京新增病例超过100例,疑似病例增至600人以上。同时宣布,原定于5月1日开始的五一“黄金周”暂停施行一次,确保疫情不会进一步扩散。北京多所高校已经宣布停课。
2003年4月21日,在抗击非典第一线被传染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传染病科党支部书记邓练贤殉职。北京确定首批6家非典定点医院。
2003年4月22日,北京市急救中心开通10条非典咨询热线。4月22日,北京市打算启用小汤山医院作为防治非典的专门医院。23日建院85年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历史上第一次关门停诊,整体隔离。4月30日小汤山医院启用,北京市SARS病人都进入此医院治疗。
2003年4月22日,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孙钢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鉴于目前非典型肺炎在一些地区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各地旅游部门近期不得组织到中西部地区和农村旅游,防止疫情通过旅游向农村和边远地区扩散。
2003年4月23日,财政部公布中央财政20亿非典防治基金的用途。4月23日,北京市宣布全市的中小学从24日起停课两周,确保疫情不会在校园扩散。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动用军方力量在北京紧急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小汤山非典医院。同日,世卫组织公布最新统计:截至23日全世界非典型肺炎患者累计为4288人(包括已康复者和部分疑似病人),比上次通报的数字增加了343人。全球2032名“非典”或疑似“非典”患者已治愈出院,251名患者死亡,累计死亡率为5.85%。全球发现“非典”患者的国家和地区仍是27个,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加拿大等都报告了新增患者。
2003年4月24日,铁道部通知旅客开车前要求退票,可全额退款。4月26日,铁道部要求运输防治非典药物用品必须24小时内到达目的地。5月4日,铁道部要求铁路工程建设系统各单位对现场施工人员建立每日健康登记制度,严格控制人员流动。4月29日,民航总局要求对学生于5月7日前购买的飞机票给予全额退票。
2003年4月24日,台湾台北和平医院爆发封院事件,是台湾第一间因SARS感染而封院的事件。
2003年4月26日,温家宝在北京市建筑工地超市社区看望群众,中午看望北大学生,与北大学生共进午餐。
2003年4月26日,民政部与卫生部联合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死于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患者的遗体要及时就地火化,不得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和利用遗体进行其他形式的丧葬活动。
2003年4月27日,香港特区死于非典人数全球居首,昨日再夺12命,成为全球最多人死于SARS的地方,累积死亡人数高达一百三十三人。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表示,虽然感染人数平稳下降,但香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而疏于防范。
2003年4月28日,台湾出现第一名因SARS感染而死亡的病例(曾姓病患,赴台探亲的淘大花园住户之弟)。
2003年4月29日,美国红十字会高级顾问表示:非典不是美国生物武器。针对非典有可能是美国的生物武器这类猜测,美国红十字会国际部的高级技术顾问格拉保尔斯基大夫表示,科学家会调查和研究非典病毒。
2003年4月30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非典型肺炎防治场所严禁使用中央空调。
2003年5月1日美国《科学》杂志刊登了两份SARS病毒基因组序列研究论文,这是首批经过同行评议的SARS病毒基因组序列研究结果。
2003年5月3日,“钟南山谈非典防治”科教片将向全国公开发行。该片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省卫生厅、省教育厅联合摄制,系目前全球惟一的、最具权威性的有关普及非典防治知识的科教片。全片长度为30分钟(中英文版)。
2003年5月4日,台湾非典疑似病例暴增 一天之内创下新高。“行政院卫生署”统计,SARS可能病例累计为116例,新增14例中,有12例都与和平医院有关,同时令人担心的是,疑似病例大幅增加82例,几乎是上次统计数的一倍。而整体通报人数已经达到732例,因此“卫生署”再次呼吁要落实居家隔离,否则疫情很难控制。死亡人数仍维持为8人。当日世界卫生组织在瑞士日内瓦公布全球最新非典疫情报告:截至国际标准时间5日18时整,全球共有非典确诊病人和部分疑似病人6583例,其中死亡461人,痊愈2764人。这3个数字分别比3日统计的数据增加了364例、26人和62人。有疫情的国家和地区总数30个,美国和欧洲国家至今还没有死亡病例。当日,在台有120宗SARS病例10人死亡。
在香港有超过1,200人被隔离,新加坡则有超过900人,而台湾则隔离了约15万人(至7月30日止,A级隔离加B级隔离)。加拿大也发布了多份隔离令。新加坡和香港的学校分别停课两到三周。
2003年5月6日,公安部出台"五不准",确保非典时期运输畅通。不准以防治“非典”为由阻断公路交通;不准在公路的省界交界处实行交通管制;不准在道路上设置路障,阻拦车辆正常通行;不准劝返正常行驶的车辆;不准因卫生检疫造成严重交通堵塞。同天,《工伤保险条例》颁布,据此,医务人员在救治患者的过程中感染非典应按工伤对待。由国务院统一调拨的一批援助香港抗击非典型肺炎物资,逾八万件﹑共重十四点五吨的防护服,6日下午自浙江杭州起飞,经过两小时运抵深圳机场,于7日下午经过皇岗口岸运抵香港。6日,北京举行SARS第四次新闻发布会,向中外媒体通报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首次详尽披露小汤山医院情况。 “小汤山医院二部于5月1日收治第一批“非典”病人134人。5月3日收治第二批病人97人,5月4日收治第三批93名病人。目前医院运转正常。”5月6日,北京宣武医院开始收治非典病人。
2003年5月7日,政府决定推迟10项全国专业技术人员资格考试,要求各地近期不要举办大型人才招聘会。明确规定不得歧视因“非典”被隔离治疗、留验和医学观察的人员,其工资、福利待遇由所属单位按出勤照发。
2003年5月8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作为非典定点医院投入使用。
2003年5月9日,温家宝总理签署国务院第376号令,公布施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要求,将民工纳入防非典统一管理。同日,北京宣布,医务人员的非典感染比例已呈明显下降趋势:4月21日到5月1日,每天平均是15.81人;5月2日到5月8日,平均每天6.3人。北京非典病例呈大幅下降趋势。
2003年5月12日据WHO的报告,把SARS病毒传染给10人以上的病人被称为超级传播者。他们是老人、长期患病或是患了如肾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病的病人。
2003年5月17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解除隔离。
2003年5月1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数降至个位。
2003年5月21日,北京最后一名非典病例张某从北京地坛医院出院。截至5月23日,北京市747名密切接触者全部解除隔离,北京地区非典患者的救治工作已经结束,非典传播链完全切断。
2003年5月2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首现零记录。
2003年6月1日,卫生部宣布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撤销。
2003年6月10日,北京连续三天保持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既往确诊病例转为疑似病例数均为零的“四零”纪录。
2003年6月14日,WHO解除对河北、内蒙古、山西、天津的旅游警告。
2003年6月15日,中国内地实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数均为零的“三零”纪录。
2003年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18名患者出院。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座全国最大的非典定点收治医院完成了从组建、运转到关闭的全过程,共有672名非典患者在这里获得救治,治愈率超过98.8%。
2003年7月13日,全球非典患者人数、疑似病例人数均不再增长,本次非典过程基本结束。 [11] 

SARS事件各省疫情

四川:3月29日,一名已在广东患病并经初步治疗的农民工,回到老家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治疗,被确认为疑似病例;4月5日,四川泸州市叙永县一打工青年在广东患病后回老家治疗,经临床诊断为非典;4月19日,两名从广东返回乐山的青年出现疑似症状,据四川省非典型肺炎防治小组专家分析,四川全部非典病例均为输入型,大多是从广东传入的,尤以在广东务工的农民为主。
湖南:2月14日下午3点,湖南省株洲市疾病控制中心接该县卫生防疫站的报告,株洲县第二人民医院接治一名27岁的女病人王某,病人症状疑似非典。2月17日,湖南省卫生厅派出四位专家前往株洲县人民医院会诊。2月18日下午5点,会诊结果病人为轻型非典型肺炎。经治疗,2月21日,王某体温正常,停药7天后痊愈出院。3月5日,王某再次返回广州打工。进入4月,湖南又报告了6例广东输入性非典病人。其中,一名19岁的女病人因呼吸衰竭死亡。
山西:于某,山西太原人,从事珠宝生意,2月15日到广东进货被感染,2月27日入住山西省人民医院。2月28日,于某到北京就诊,被确诊为非典患者。于某先后传染19人,其中8人在北京确诊,11例在山西省内,于的父母因传染在北京去世。这是山西疫情的第一链。山西疫情的第二链是一位清徐县患者,他因口腔溃疡到北京301医院就诊返回,在山西省人民医院被确诊非典。
内蒙古:进入4月,内蒙古成为内地SARS的重灾区之一。3月7日,内蒙古发现第一例疑似病例报告。此后,中部、西部和东部的六个盟市相继出现病例。内蒙古有三组病例:第一组起点为呼和浩特市一民航女乘务员,她曾于3月15日飞往香港,波及8人;第二组为呼和浩特市一中学生,他在看望患病住院的亲属后发病,波及3人;第三组为巴彦淖尔盟临河市铁路医院医生李某,他在北京佑安医院结束实习后回乡后发病。
宁夏:赵玉善在县广播局工作,40岁左右。2003年3月27日,赵玉善参加完北京国家广电总局的培训后,返回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盟磴口县,在列车上被巴盟临河市铁路医院医生李某传染非典。赵于4月1日后开始发烧,4月12日因病情加重,赵被送往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22日,赵死亡,亦因此成为宁夏首例输入型非典患者。后来,赵玉善的妻子、连襟、妻弟、弟弟等人陆续发病。
浙江:杭州发现的3例输入型非典病例为三兄妹。4月12日,他们全家六兄妹分别从北京、上海、杭州汇集武汉扫墓。来自北京的大姐当时已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返回北京后于4月19日被确诊为非典患者。
吉林:2003年4月,长春市九台市其塔木镇的居民聂某到北京某医院护理女儿分娩。当时,该医院已开始收治非典病人。聂某返回长春后不久,开始出现非典症状,入住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经专家会诊为非典病例。随后,聂某的姐姐、丈夫、外甥女及两名病友、6名医护人员陆续被确诊为非典病例。
河北:4月9日,曹某去北京参加哥哥——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曹兴华的葬礼,回到保定后发烧。曹某的妹妹和儿子均被传染。他的一位朋友在被传染后,朋友又将自己的侄女传染,两天内,保定一下出现了6位非典疑似病人。据官方的疫情通报,石家庄的首发病例是邢台市新河县人。春节后曾在北京打工,4月5日在北京发热后在当地医院治疗,4月11日晚住到石家庄市第五医院。4月25日下午5点,被确诊为非典患者。据张家口市非典办指挥部透露,当地一个50多岁男子在北京某医院治疗糖尿病,住院时染上非典,陪护的妻子和小姨子也被感染,并且传给女儿、女婿和亲家。张家口河北建工学校的3个学生去北京,回来后出现发烧症状,后被确诊。邯郸确诊的首例非典病人是一名在北京理工大学建筑工地打工的甘肃人;秦皇岛的第一例非典是从北京打工回秦皇岛阜宁县的民工;承德的第一个病例也是在北京出差期间被传染的。
天津:4月14日,天津发现首例非典患者———从302医院回天津的46岁的宝坻人王某。4月15日,河北某民政局干部孟某来到天津武警学院附属医院,准备进行心脏搭桥手术。次日,孟某出现高烧、干咳等症状,被转到非典定点医院天津市肺科医院,再转至天津市传染病医院,最终不治身亡。经查证,孟某在北京民航总医院住院期间,该院曾收治过非典病人。5月5日凌晨,天津肺科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以身殉职,成为天津第一个倒在救治非典患者第一线的医务人员。5月11日凌晨,孟某的主治医生之一、天津武警医学院心内一科主任刘维宇博士殉职,终年51岁。
甘肃:25岁的马斌是甘肃定西县香泉镇马家坡村人,长期在北京从事餐饮工作,在北京有与非典病人接触史。4月14日,马斌自感全身酸痛乏力,在北京朝阳区小庄医院就医诊断为感冒。4月17日,马某从北京乘T151次列车返家。下车后,直接去定西县医院传染科发热门诊就诊,随后开始高烧、干咳,肺部有阴影,经专家诊断为非典。在北京期间曾经陪护过非典病人的60岁的马思成,也于18日乘飞机由北京到兰州。从兰州机场乘车返回定西,在妹夫家休息。19日开始高烧,在定西县医院传染科发热门诊就诊,被确定为非典。
陕西:陕西发现的首例输入性非典病例是位女性,今年39岁,西安人,4月间曾陪护其他病人前往北京治病。4月10日开始发烧,并出现病症。4月16日回到西安,住院治疗。4月20日,确诊非典。
江苏:4月30日,江苏省发现了首例非典病例,病人是南通海门市人,35岁,长期居住在北京。4月19日,患者在北京住所出现非典症状。4月25日,患者由丈夫开私家车送回南通,直接去医院发热门诊就诊,随即被转入非典定点医院隔离病房治疗,确认为临床诊断非典病例。
重庆:4月29日,重庆市南川市梓枥乡,曾在北京市东城区某宾馆做服务员的张某被乡卫生院检查出肺部有阴影,后被确诊为重庆第一例非典患者。
辽宁:4月19日,葫芦岛市绥中县王某到达葫芦岛市中心医院就诊。当晚7时,辽宁省卫生厅专家组抵达,明确诊断王某为辽宁省第一例输入性非典患者。
河南:4月16日,曾经在京打工的新野农民吴某因患非典住进南阳市中心医院。4月22日,河南又新确诊3例非典病例。这3例新确诊的非典患者发病前,都曾在北京市的医疗机构从事过打工、陪护或探望病人活动。
江西:5月3日晚21时,江西省首次发现输入型非典病例。经查,患者系吉安县在北京务工人员,乘火车于4月26日晚返回吉安。接到北京方面提供的患者爱人已在京确诊为非典的信息后,吉安卫生防疫人员全部出动,将患者在一家旅馆内找到。
福建:福建厦门市发现两例疑似非典型肺炎病例,两人同一单位同一批从香港培训归来。他们曾与其他64人一道住在香港淘大花园,并于3月30日返回厦门。
上海:3月27日,一名女性商人从香港洽谈商务回到上海,途中已有症状,4月2日被确诊。4月7日,患者68岁的父亲出现了发热等症状,并于4月17日被确诊为上海第二例非典型肺炎患者。
安徽:4月21日,阜阳打工妹步某乘1540次列车(深圳至郑州)从深圳返回。4月22日,步某抵达阜阳,由家人送至阜阳市第一医院就诊,确诊为非典。
山东:4月21日,济南确诊了山东省第一例非典病人。这位任姓患者来自山西省太原市,为一名副厅级的企业干部,刚刚由山西省石油公司调到山东省石油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职务。4月3日,患者出现发烧症状,曾到太原市人民医院就诊。4月7日,患者因为工作调动来到济南,随即在当地多家医院治疗,临床诊断为非典。

SARS事件疫情扑灭

编辑
  • 2003年5月31日,WHO将新加坡从疫区中除名。
  • 2003年6月23日,WHO将中国香港从疫区中除名。
  • 2003年6月24日,WHO将中国大陆从疫区中除名。
  • 2003年7月2日,WHO将加拿大从疫区中除名。
  • 2003年7月5日,WHO将中国台湾从疫区中除名。
  • 2003年7月13日,全球不再增加新增病例和疑似病例,疫情基本结束。 [8] 
  • 2003年12月,《南方都市报》曾报道SARS再现广州,但未得到官方证实。
  • 2003年12月5日,“台湾防务部门”预防医学研究所的詹姓中校,因操作问题,在实验室内感染SARS,未发生传染且治疗后康复。
  • 2004年4月,北京再次发现SARS疑似病例,并发生数件传染案件。
截止2003年8月16日,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另有19例死于其它疾病,未列入非典病例死亡人数中)。 [1]  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中国台湾:665例,死亡180人;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 [17] 
SARS统计图 SARS统计图
病毒宿主
2013年11月1日《科技日报》报道,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研究团队分离到一株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SARS样冠状病毒(SARS-like CoV),进一步证实中华菊头蝠是SARS病毒的源头。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自然》杂志。 [18]  然而已有的流行病学证据和生物信息学分析显示,野生动物市场上的果子狸是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直接来源。这岂不是与石正丽的报告相矛盾,SARS病毒的源头到底有几个。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中国北方的果子狸身上并未携带类SARS的冠状病毒(SARS-CoV),只有广东地区,那年冬天的果子狸身上携带着这类病毒。这表明果子狸可能只是病毒的一个中间宿主,它可能是被中华菊头蝠感染,从后者身上得到了这种病毒。总之,寻找SARS病毒源头的工作还在继续,彻底消灭SARS还有待全人类的共同努力。 [19] 
2014年2月,徐德忠等发表于《医学争鸣》上论文指出,中华菊头蝠为非典样病毒(SARS-like-CoV)而非非典病毒(SARS-CoV)的贮存宿主,即中华菊头蝠为SARS样冠状病毒(SARS-like-CoV)的贮存宿主。 [20] 

SARS事件事件争议

编辑
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医生蒋彦永,从他看到的情况来看,知道张文康没有透露实情,至少北京市当时情况远比他说的严重。
张文康当时在记者发布会的原话是“中国大陆自2003年初发现非典型肺炎以来,截至3月31日,共报告非典型肺炎1190例,其中广东省1153例、北京市12例、山西省4例,另外经回顾性调查,广西壮族自治区11例、湖南省7例、四川省3例。已经治愈出院的共934人,占总病例数的78.5%。其中广东911例、北京1例、广西8例,湖南、山西、四川的所有病例全部治愈出院,并且未发生新的病例。在这次疫情中,共死亡46例,其中广东40例、北京3例、广西3例,山西、湖南、四川没有死亡病例。”
而3月底,蒋彦永的大学时候的同学、在301医院工作的一位同事患了肺癌,同时出现了SARS症状,被单独隔离在301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而当时解放军防治SARS中心设在309医院,这位病患的资料被送到309医院会诊。所以蒋彦永医生从309医院得到了SARS的一些内部数据。他当时得知,309医院有40名病人,死亡6例,过了一天,增加为60个病例,死亡7例。蒋彦永同时知道302医院也有40个SARS病例。所以蒋彦永认为张文康公布的数字被严重缩小,是对中国民众、卫生部门的误导,是对人民健康不负责。4月4日蒋彦永给中央电视台4台和香港凤凰卫视写电子邮件反映情况,但都没有结果。但是4月8日深夜他被美国《时代》周刊驻中国记者Susan Jakes电话找到,接受了采访。第二天《时代周刊》在网络发表了《北京遭到SARS袭击》的报道,引用了蒋彦永提供的信息。 [21] 
至此,公众才了解到北京市疫情远比中国官方公布的严重。世界卫生组织重新提出旅游警告,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再次把北京列为疫区。多家国际媒体指责中国政府企图隐瞒疫情,导致病毒在全球扩散。中国国内也认为暴露了中国医疗体制中存在的众多问题和漏洞。
Susan Jakes事后有限度地透露,以前她不认识蒋彦永,是一个“朋友”把蒋彦永的电子邮件转发给她和《华尔街日报》的记者。
事后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认同张文康因隐瞒疫情被免职,也不认同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声称中国官方第一次公布SARS疫情是2月11日,2月12日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已经明确提出来,在广东地区出现一种叫非典型肺炎的疾病。在中国广东政府第一次发布疫情的时候,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生SARS,这个发布本身就是对世界的警告。关于有关部门的责任,会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处理。之所以张文康记者会对北京疫情缩小数字,是因为当时的信息渠道不畅,北京的医疗机构分散在各个方面来管理,一时很难掌握到准确数字,情况掌握的不准确和有意隐瞒疫情是不同的。 [22] 
中国官方媒体也对外媒的一些恶意炒作做出了批驳。《华尔街日报》题为《隔离中国》的评论说,“关于这种始发于中国南部的疾病,目前还有许多神秘之处,而且没有治愈的办法,即使是在今天,中国还是拒绝给予世界卫生组织所需要的全部信息。”人民日报指出这不是事实,没有科学依据表明广东是非典型肺炎的发源地,中国政府和WHO进行了有效透明的合作。非典型肺炎是一种新的疾病,疫情的判定和发布是一件极慎重的事避免引发恐慌。上海东方日报也对美国《时代》杂志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前往上海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出批评,时代文章声称上海华山医院匿藏“非典”患者以避免世界卫生组织检查,华山医院指出这是为非典患者单独留出了一栋房子便于防疫。东方日报还对时代记者歪曲报道疫情和冒充是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进入表示不满。 [23] 

SARS事件事件影响

编辑

SARS事件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多所大学的正常教学进度被打乱,北京市的中小学全面停课,不过6月举行的全国高考并没有延后举行。全国很多省市都实行了中小学全面停课,很多地区改变了以往的考试执行顺序以适应特殊时期,如北京采用了等分数揭晓后再填报志愿的顺序,而导致出现了严重的“扎堆”现象,从而导致了复读人数的大幅上升,但另一方面,则保证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招生。北京的北方交通大学(现名北京交通大学)是最著名的隔离大学。但很多高校的学生都离校返乡,隔离政策执行得不是很彻底。
SARS高峰时期,中国各级党政机关显示了惊人的动员力量,深入到农村基层社区。这时以村为单位的传统社会力量发挥了作用:所有外村人员不得进村,本村在外打工返乡人员也被挡在村外,直到观察期满才能回村。SARS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到四川农村视察防疫执行情况,因为中央政府最担心在广东一带打工的四川等内地省份农民工返乡传播疫情。因为防范措施得力,四川的疫情没有广东和北方的北京、山西、内蒙古严重。
多场体育比赛和热身赛被取消、更换主办地或者推迟,2003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甚至因严重推迟出现11月雪战的情况。
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解除北京旅游警告,并自疫区名单中剔除(即所谓“双解除”)。
SARS疫情结束,中央政府宣布大幅度增加卫生防疫经费投入,在全国建设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特别是增加了对农村地区的经费投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则视察了疫情最严重的广东,并高度重视当地防疫专家钟南山院士的建议。此外,中央政府还公开扶植中医药行业,在公开场合宣扬中医药在治疗SARS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要求各级医疗体系必须配备中医。

SARS事件中国香港

当时中国中央政府禁止媒体报道有关疫情,当香港的电视台的新闻片段传送到中国内地时切断在内地播放。当地政府也要求媒体不要“过度渲染”该地区的疫情,以免引起民众恐慌。甚至在疫情于港爆发前,多名香港医学专家留意到有不妥,专程跟进及审视有关问题,内地政府被指责多番对他们封锁及隐瞒有关疫情消息。香港有人认为中央人民政府隐瞒疫情,令香港政府低估该疫症传入香港的风险,导致SARS由中国大陆传到了香港。不过在香港爆发SARS10天前的2月11日,广东省政府已经按传染病法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疫情,隐瞒少报疫情的情况发生在北京地区,并非传入香港SARS的广东地区,且北京疫情爆发晚于香港一个月。事后卫生部也声明不认同隐瞒疫情的说法,2月11日广东省公布疫情的时候,除大陆任何地方都没有爆发疫情,本身就是对世界的警告。

SARS事件中国台湾

亲大陆媒体《大公报》宣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出“‘无偿支持台湾’,以确保台湾同胞顺利渡过危机”,并自称在报道之前将第一批援助物资两千份“非典型肺炎冠状病毒抗体联免疫试剂盒”交予台湾医学专家手中。台湾当局否认有此事,时任“总统”陈水扁、“副总统”吕秀莲与“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副秘书长吴钊燮等更痛批“真是无耻的谎言”,并强调“台湾要遏止疫情的蔓延必须靠自己,不可能依赖对岸的中共”。
大陆媒体表示,4月11日,应大陆有关方面邀请,3名台湾病毒及感染专家近日前往广东,针对SARS疫情的防治工作与大陆有关方面进行交流。这3名专家分别是慈济医院副院长王立信、“中央研究院”生医所副研究员何美乡和专家林宜琳等人。4月下旬,由福建马尾经济文化交流合作中心支援马祖乡亲的3000个口罩和3台紫外C空气消毒机经“两门”航班运往金门,由金门县长李炷峰转交马祖。4月下旬,当今国际最先进的消毒材料——光催化剂,从福州大学启程运往台湾岛,在台湾公共巴士上阻击SARS。4月下旬,中国政府同意世界卫生组织派专家赴台考察SARS疫情,协助台湾对抗SARS。5月9日,北京举行“海峡两岸防治非典(SARS)研讨会”。海峡两岸的医学专家通过电视电话进行宛如面对面的研讨交流。大陆医学专家洪涛、曾毅、钟南山和台湾医事联盟协会会长高明见、台湾长庚医学院前院长张昭雄等20余名专家参加会议并发言。5月14日,近10万只口罩等医疗用品通过深圳航空的抗SARS绿色通道紧急转运台湾。5月21日,应台湾医学界的要求,以“两岸联手抗击SARS”为主题,海峡两岸4位医学专家通过电视连线的方式对防治SARS事宜进行了现场交流,并录制成电视节目向两岸观众播出。这4位专家是:大陆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内科学教授殷大奎和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仝小林、台湾医事联盟协会理事长高明见和台湾中医师工会理事长陈旺全。5月21日,在厦门投资的台湾企业家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台湾捐赠人民币125万元、口罩5000个,向北京捐赠人民币25万元、口罩2万个,向厦门捐赠人民币10万元、口罩2万个。5月25日,大陆中华中医药学会邀请北京和广州的著名中医药专家,通过电视电话连线的形式与台湾专家举行了“海峡两岸中医药防治SARS研讨会”。
亲大陆媒体《文汇报》报道,5月间大陆方面在出席世卫组织年会期间,主动为台北向世卫组织争取了5名出席6月中旬全球抗疫会议的名额。据说,世卫组织的邀请函,是经由北京的中华医学会转达的,世卫组织在邀请函上均明显标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字样。台北舆论的说法是,美国首先向世卫组织提议,安排召开全球SARS防治会议,其后由台北驻日内瓦代表向世卫组织提交4人名单,北京获悉后也提交一份推荐名单,台大医生高明见在名单上。台湾泛绿阵营开始利用媒体对高明见以及亲民党进行言论攻击,乃至于上纲上线到出卖台湾利益,为北京张目,迫使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出面要求高明见急速返台。高明见不得不临时放弃医学专家的角色,“遵旨”在吉隆坡会场外举牌抗议。
事后卫生部部长高强在记者会上曾批驳台湾有人认为台湾的疫情是由大陆引起的说法,指出这种言论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称中国的疫情官方发布最早的是在2月11日。而台湾的首例发布是3月15日,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能说因为中国隐瞒疫情而造成台湾的扩散。大陆对台湾的非典疫情进行了多方面的帮助。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则派员前往台湾观摩学习,并提供协助,以了解有效方法协助其他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控制疫情。
台湾省台北市从2003年3月14日发现第一个SARS病例,到2003年7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台湾从SARS感染区除名,近4个月期间,共有664个病例(行政院卫生署疾病管制局9月重新筛选出346个实际病例),其中73人死亡,行政院卫生署在疫情流行期间宣布将SARS列入为第四类法定传染病,并创下1949年以来,和平医院及周围街道、邻近大楼管制封锁、其它医疗院所院外发烧筛检的首见景况,也造成行政院卫生署署长和台北市卫生局局长下台。
台北市立和平医院因SARS院内感染而遭到封院,其原因是在于SARS病例判断困难、防护措施未能严格落实执行及医院在发现疑似病例时未隔离。一开始邱淑媞与行政院卫生署因是否要将SARS列为法定传染病而有所争论。在争论时,台北市和平医院由于未告知医护人员及员工院内有疑似案例(这些案例是较难为判断的,但卫生署要求将疑似病患当成SARS病患处理以策安全)。
2003年世界卫生大会期间,台湾第七度申请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该提案遭到中国代表团的强力反对,美国、日本与欧盟等表态支持,在会员国激烈辩论后,大会宣布不将台湾入会申请案排入议程。
台湾媒体的批判是由台湾《壹周刊》报道和平医院4月24日封院政策混乱开始。报道指出,和平医院封院混乱,造成院内医护人员人心惶惶,之后邱淑媞率官员至和平医院配有全套防护衣、氧气筒,装备比物资缺乏的第一线医护人员还齐全。叶金川于27日进入和平医院提供协助。
之后仁济医院也因为院内感染而封院,而在台湾当局接手下,仁济医院采取只出不进的方法将病患及医护人员疏散。
2003年5月和平医院院长吴康文遭免职,台北市卫生局长邱淑媞因舆论压力请辞。

SARS事件欧美

许多原定于在中国大陆举行的体育赛事都被迫转移到其他国家进行,如原定于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足联女子足球世界杯移至美国举行;3月30日,国际冰球联合会宣布取消原定于北京举行的2003世界女子冰球锦标赛;国际排联决定将世界女排大奖赛全程改在意大利举行。
4月1日,一家欧洲的航空公司进行大规模裁员。此次SARS疫情对航空和旅游业造成重大影响,广东和香港的宾馆入住率明显下降。北美地区的唐人街商业业绩也有下滑。
瑞士宣布禁止香港厂商参加4月在苏黎世举办的国际钟表展。香港钟表工会表示强烈抗议,并称该决定将使香港钟表产业受到重创。
一些原定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国际会议被取消。至少有一场电影首映礼移地举行。加拿大媒体报导,多伦多的旅店入住率只是同期的一半。

SARS事件新加坡

3月27日,新加坡政府宣布因为疫情扩散,全国所有中小学校停课10天。
4月5日,新加坡政府由于担心疫情进一步扩散,宣布分三阶段延长学校停课时间。所有初级学院将到4月9日复课,中学到4月14日复课,而小学和学前班则将到4月16日复课。

SARS事件殉职医护人员

编辑

SARS事件中国大陆

  • 叶欣(2003年3月25日,广州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
  • 李晓红(1974年7月-2003年4月16日,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内二科主治医师)
  • 邓练贤(2003年4月21日,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传染病科党支部书记、主任医师)
  • 梁世奎(1946年-2003年4月24日,山西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 杨涛(1960年-2003年5月6日,北京市通州区潞河医院放射科医生) [24] 
  • 丁秀兰(1954年3月24日-2003年5月13日,北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急诊科副主任、急诊科党支部书记)

SARS事件中国香港

  • 刘永佳(1965年-2003年4月26日,屯门医院胸肺科内科护士)
  • 谢婉雯(1968年3月31日-2003年5月13日,屯门医院胸肺科内科医生)
  • 邓香美(1967年-2003年5月16日,基督教联合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 刘锦蓉(1956年-2003年5月27日,基督教联合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 王庚娣(1950年-2003年5月31日,威尔士亲王医院健康服务助理)
  • 张锡宪(1945年-2003年5月31日,香港耳鼻喉科私人执业专科医生)
  • 郑夏恩(1973年-2003年6月1日,大埔医院医生)

SARS事件中国台湾

  • 林永祥(2003年4月28日,高雄长庚医院内科医生)
  • 陈静秋(2003年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理长)
  • 林佳铃(2003年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士)
  • 林重威(2003年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医生)
  • 郑雪慧(2003年5月18日,台北市立和平医院护理部副主任)

SARS事件意大利

SARS事件媒体作品

编辑
  • 凤凰卫视:《非典十年祭》
  • 纪录片《穿越和平》台湾公共电视台拍摄 记录台湾地区在SARS疫情爆发期间,疫情最为集中的和平医院为背景和相关人物的心声、及事后相关惩处,与法律审判历程。
  • 《恐慌,在政治瘟疫蔓延时》 批判台北市政府的处理方法。
  • 电影、小说《天作之盒》
  • 电视剧《亚洲英雄》
  • 香港电影《非典人生》
  • 香港电台《爱在瘟疫蔓延时》、《台北游民》等系列影片。
  • 新加坡电视剧《无炎的爱》
  • 香港无线电视节目《沙士十年》
  • 电影《全境扩散
  • 小说《巴国侯氏》
  • 传记《看见》柴静著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