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慰安妇题材的喜剧片,让我笑到流泪

这部慰安妇题材的喜剧片,让我笑到流泪

  近年来,国内外关注“慰安妇”题材的影视逐渐多了起来。

  从中国导演郭柯连续两部的《三十二》《二十二》,用平淡的镜头小心翼翼地挖掘数字背后老人们的内心。

  再到韩国电影《鬼乡》里,赤裸裸展现慰安妇们被日本兵禽兽一样蹂躏的地狱生活。

  正如片中已步入晚年的主人公所说:

  “除非是疯了,谁还会说出那样的过去。”

  对于当事人们来说,这是她们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想起的噩梦与苦痛。

  因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只能去小心翼翼地记录。

  若导演控制不好尺度,任何如八卦记者般的追问都将使得那些原本封存在内心最深处的伤疤被撕开,对她们造成残忍的二次伤害

  但最近却有这么一部电影,也讲“慰安妇”故事,却没有残忍,没有沉默,反而充满了喜剧片的笑点,它就是这部韩国电影——《我能说》

  韩国国宝级演员罗文姬搭档青年艺人李帝勋,后者因为《信号》《建筑学概论》大火。

  豆瓣8.7,分数不低。

  电影一开始,昏暗的镜头加上神秘的音乐,仿佛让观众进入了悬疑的柯南剧场。

  黑衣人举着相机拍下一男子的“非法”之举。

  原来这就是本片的主人公,一位爱多管闲事、以信访为乐的老太太罗玉粉。

  而另一位主人公,则是分分钟卡着时间点,凡是讲求原则的信访公务员朴民载。

  70岁的罗奶奶,是一名让朴民载所在的信访室员工“闻风丧胆”,在20年内提交超过8000份意见的信访专业户。

  除了经营生意惨淡的小裁缝铺,罗奶奶最大的爱好就是“挑别人的刺”

  神出鬼没、相机随时在线的罗奶奶成为街坊邻居的“噩梦”。

  信访“刺儿头”无法在英语课程班跟上年轻小孩们的学习节奏,因而向朴民载以递交信访请求书的方式,请他来教自己英语。

  最初罗奶奶使出十八般武艺,软磨硬泡都没有让朴主任答应做自己的专属英语老师,直到他被奶奶的家常菜收服了。

  朴民载典型的“处女座”原则,就这样被奶奶的死缠烂打破解掉了。

  吃货是没有原则的

  这老少二人英语教学过程也是十分逗趣愉悦

  在一次英语围棋游戏中,她假装听不懂主任的话,害他急得破了规矩说韩语。

  看到自己的阴谋得逞,奶奶笑得像个小孩。

  两人到酒吧,立规矩找外国人聊天,从五分钟的尬聊到半小时的互动,她不再恐惧开口。

  不过听到需要完成五分钟交谈的时候,罗奶奶这差点把啤酒喷出来的表现,妥妥的一个真实的“英语初学者”

  看的时候小万一直在猜测,导演将影片前半部分表现得这么幽默、温情而琐碎,一定是想放个大招。

  果不其然,当裹在悲苦外层的喜剧慢慢融化,令人心酸的内核在影片后半部分得到释放。

  从珍珠屋前的这杯米酒开始,两人各自的身世渐渐浮出水面——一个无父无母,一个无子无女。

  这位热心、乐观的老人,也慢慢打开了她的内心世界。

  是的,那“慰安妇”的过往,让她在肉体和心灵上都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痕。

  但再次回到熟悉街道的罗奶奶,仿佛感受到了比过往更深的伤害,因为她感受到了街坊邻居怪异的眼神和有意无意的躲避。

  但导演显然并不想让人性在这里有多恶。

  小万看完才发现,真正关心你的人不会厌恶你,相反因为这样痛苦遭遇,他们心疼都来不及。

  比如片中罗奶奶和珍珠嫂的这段对话,简直承包了本片所有的泪点。

  如小万开头所说,影片最后必然要有面对伤疤的过程。

  但这次不同,因为它是“慰安妇”的奶奶自己主动站出来、说出来的。

  在美国的“慰安妇”听证会,奶奶用简单的词表达了“I Can Speak”的影片名字:

  我能说英语,我能作证,我能面对内心的逃避与痛苦。

  片名“我能说”的双关含义在这里得到了彻底的解释,奶奶下定决心学英语的原因也变得明了。

  前面所有的悬念、埋伏以及主题的升华都在此完成。

  影片最后的字幕提示说,之后十年,日本依然没有谢罪。

  但一切过后,罗奶奶还是回到了韩国,回到那个拥挤又温情的小街道里。

  相比于将苦难的伤疤彻底地暴露在空气中,喜剧的笑与悲剧的泪在这里得到中和。

  我们不会忘记苦痛,但也不要这苦痛始终缠绕于身。

  因为这琐碎而温情的日常才是生活的本身。

  注:本文图片来源于豆瓣,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