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丨孙克强、杨传庆、和希林编《民国词话丛编》目录_百科TA说
新书丨孙克强、杨传庆、和希林编《民国词话丛编》目录
作者  书目文献|发布:2021-06-09 20:26:51    更新:2020-11-07 07:44:27
阅读 77赞 0

民国词话丛编(全8册)

孙克强、杨传庆、和希林 编

2020年10月

装帧:精装

定价:4800.00元

ISBN 978-7-5201-6083-4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内容简介]

词是中国古代韵文的重要形式之一,自唐五代至清代一直是古典文学的经典文体,民国时期(1911-1949)词的创作有了新的特色。词学的批评理论在清代、民国时期取得了很大成绩,可以说代表了古典词学批评理论的最高成就。词话是词学批评理论的典型载体,因而也受到词学研究者乃至词学爱好者的重视。最早对词话进行整理的唐圭璋先生,曾前后两次编辑的《词话丛编》,1986年出版的重编本《词话丛编》,收宋元明清及民国时的词学著作八十五种,其中收录民国词话近十余种,字数约60万。然而民国时期的词话数量远不止此,限于当时的条件,唐圭璋先生未能见到的民国词话还有多种,在《词话丛编》的《前言》中,唐圭璋先生对未能寓目的词话表示遗憾。本书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缺憾。

本“民国词话丛编”对国内主要藏书机构以及民国报刊刊载的民国词话进行系统搜集和整理。汇集民国词话专著一百二十余种,文献数量和规模都较以往有很大提高,尤为难得的是其中很多词话是首次公开出版,为民国词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宝贵的文献资源。

[编者介绍]

孙克强,文学博士。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韵文学会副会长,中国词学学会副会长。主要学术研究著作及文献整理著作有:《清代词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清代词学批评史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唐宋词学批评史论》(河南大学出版社2017);《大鹤山人词话》(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白雨斋词话全编》(中华书局2013)、《龚鼎孳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历代闺秀词话》(凤凰出版社2019)、《清代词话全编》(凤凰出版社2019)等。

[凡例]

一、本书所收为民国时期(1912~1949)发表的词话,一般章节形式的词学专著和论文不在收录范围。

二、依照清人及唐圭璋教授编辑《词话丛编》的编选原则和方法,本书所收词话包括以下四类:

1.原为单本的词话;

2.整理者从词选中辑录的评语;

3.整理者从诗话等文献中辑录的论词文字;

4.词籍提要。

三、所收词话按发表时间先后为序,同一作者的词话集中排列。

四、本书所收文献大多为一次性刻本或排印本,亦有抄本和稿本,因而可进行文字对校的篇幅较少。本书文中明显的错讹之处径予改正;文中所引录的文献使用通行本加以校勘。

五、本书所收各书中之文字多有相互转抄引录的现象,引录之词句亦常有相异之处,为保持各书的原貌,皆不加校改。

六、每种词话之前有简要按语,介绍作者及版本情况。

七、各种词话之序号及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以便读者阅读。

[总目录]

第一册

香海棠館詞話

餐櫻廡詞話

珠花簃詞話

纗蘭堂室詞話

詞學講義

玉栖述雅

餐櫻廡漫筆論詞

眉廬叢話論詞

餐櫻廡隨筆論詞

織餘瑣述

願無盡廬詞話

綰春樓詞話

雪橋詞話

閨秀詞話

倚琴樓詞話

學詞隨筆

潜庵學詞記

桐風蘿月館詞話

香艷詞話

然脂餘韵·論詞

梅魂菊影室詞話

秋平雲室詞話

詞史卮談

第二册

舊時月色齋詞譚

聲執

病倩詞話

竹雨緑窗詞話

紅藕花館詞話

雙鳳閣詞話

袌香簃詞話

近詞叢話

康居詞話

天問廬詞話

怬簃詞話

詞論

習静齋詞話

固紅談詞

適齋詞話

蕊軒詞話

空齋詞話

根香山館詞話

根香仙館詞話

冷廬非詞話

凌波榭詞話

黛影閣詞話

冰簃詞話

心陶閣詞話

紅葉山房詞話

静照軒詞話

雙十書屋詞話

小梅花館詞話

卧廬詞話

花庵絶妙詞選筆記

海棠香夢館詞話

啼紅閣詞話

蘭蓓蕾館詞話

養心齋詞話

愛蓮軒詞話

雙梅花龕詞話

第三册

閨秀詞話

餐碧簃詞話

求物治齋詞話

詞讕

一葦軒詞話

長興詞話

讀紅館詞話

醉月樓詞話

聽歌詞話

柳溪詞話

秋蘋詞話

垂云戀愛閣詞話

海綃説詞

讀詞星語

怡簃詞話

還讀軒詞話

天際思儀庵詞話

樵盦詞話

讀詞小紀

詞説

酹月樓詞話

詞品

讀閨秀百家詞選剳記

覺園詞話

水西軒詞話

摩詰庵詞話

名山詞話

唐宋詞選識語

鄭校《清真集》批語

孑樓詞話

韋齋雜説

第四册

忍寒廬零拾

彊邨本事詞

忍寒漫録

椶窗雜記

聽鵑榭詞話

詞通

詞林新語

四庫未收書目提要

續編·詞籍提要

忍古樓詞話

忍古樓詞話續編

吷庵詞評

彙輯宋人詞話

夏敬觀跋宋人詞集

芳菲菲堂詞話

粤詞雅

第五册

讀詞雜記

詞説

花隨人聖庵詞話

聆風簃詞話

西溪詞話

栩莊漫記

凝寒室詞話

詞瀋

續修四庫全書總目

提要詞籍提要

第六册

讀詞閑話

槜李閨閣詞人征略

倚聲臆得

讀詞雜記

近代詞人逸事

遁庵詞話

讀詞小箋

詞品

——仿鍾嶸《詩品》之例略述

兩宋詞家流品

飲虹簃論清詞百家

影香詞話

清詞玉屑

蕉窗詞話

第七册

近詞案記

絳岑詞話

顗齋詞話

石淙閣詞話

石床詞話

碧慮簃詞話

紉芳宧讀詞記

雙白龕詞話

紉芳簃説詞

校詞札記

成府談詞

星槎詞話

詞話

珍重閣詞話

詞集提要

惜陰堂彙刻明詞跋

疚齋詞論

第八册

漚盦詞話

弢素詞話

談詞

晚晴樓詞話

夢桐室詞話

柯亭詞論

柯亭唐宋名家詞評

讀詞雜記

今古一爐室談詞

東坡詞説

稼軒詞説

無庵説詞

曼殊室詞論

詞話

[前 言]

詞話是詞學批評理論最典型的載體,與詩話、曲話、文話、賦話共同構成了中國古代文學批評的主要文體形式。詞話的内容和形式均有一定的特點。從内容看,從北宋時期的記逸事、資閒談,發展到明清時期涵蓋所有的詞學批評内容:本事、掌故、鑒賞、批評、理論,等等;從文體形式來看,詞話具有文言語體方式、語録片段結構、感悟概括表述的特點。詞話從北宋至民國已有近千年的歷史,其間清代詞話達到了詞話文體的頂峰,民國時期的詞話雖然已經不再是詞學批評的主要樣式,但仍然取得了豐富的實績,可謂古典詞話文體最後的繁盛期。民國時期,傳統的詞話與新興的具有西學著述規範的詞學論著,由并存到逐漸被後者取代,民國詞話可以視爲古典詞學的終結。

1911年,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清朝壽終正寢,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民國前後,西方的社會思想文化教育漸進漸深地影響中國,詞學領域也産生了較爲深刻的變化。詞是中國古典文學韵文形式之一,宋詞還曾被譽爲“一代之文學”,詞學在民國以前一直被視爲古典文學的重要營壘。民國時期,新文學興起,舊體文學不免黯然失色,但仍然具有廣大的市場。隨着西方文學思想進入到了詞學領域,民國詞壇開始分化并形成了新舊兩派。舊派也被稱爲傳統派或體制内派。其詞學批評更注重詞體的内在結構,講究詞體的規範性。就學術淵源而言,舊派由清代的常州詞派傳承而來。新派,亦稱現代派,對應地被稱之爲體制外派。新派詞學家是一批新型的學者,受西方文藝思想影響較深。民國時期,新的思潮、新的文化必然帶來包括詞學在内的文學思想的變化,新舊兩派代表了詞學思想的革新和守舊,這種差異不僅表現在思想觀念方面,也表現在文體形式方面。新派詞學家喜歡用新的著述方式,如章節形式的史著、論文;而傳統的詞話形式多爲舊派所偏好。

民國詞學是清代詞學的發展,舊派詞學家繼承傳統,喜好用“詞話”這種傳統的詞學批評樣式,民國時期的詞話多爲舊派詞學家撰著。

1908年(清光緒三十四年)在詞學史上具有特殊的意義。這一年在《國粹學報》上前後發表了兩部詞話著作,即况周頤的《玉梅詞話》和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前者集舊派詞學之大成,後者乃新派詞學當之無愧的開山之作。

况周頤的詞學淵源可由朱祖、王鵬、端木埰上溯到常州詞派的周濟、張惠言。况周頤的創作和批評皆稱大家,其詞話著述更可稱爲空前絶後,朱祖曾稱讚《蕙風詞話》爲“自有詞話以來無此有功詞學之作”。况周頤的詞話大都發表於民國時期,如《織餘瑣述》民國八年(1919);《餐櫻廡詞話》民國九年(1920);《蕙風詞話》民國十三年(1924);《纗蘭堂室詞話》民國十五年(1926);《詞話》民國十六年(1927);《詞學講義》民國二十二年(1933);《玉栖述雅》民國二十九年(1940)。隨着况周頤多種詞話的發表,况氏詞學家的聲望、影響日益擴大。加之有朱祖的詞學領袖的號召力,舊派詞學繁盛一時,彊邨、蕙風的弟子、再傳弟子撰寫詞話的風氣長盛不衰。如陳匪石、龐樹柏、陳洵、徐珂、趙尊嶽、陳彰、張爾田分别爲譚獻、朱祖、鄭文焯、况周頤的弟子;盧前、唐圭璋、李冰若皆爲吴梅的弟子。可以説民國詞話基本上是舊派詞學的天下。

從南宋至清末,傳統詞話的内容主要有三類:(1)教人填詞的詞法詞話;(2)體現詞史意識的存人存詞詞話;(3)借鑒古人名作,從中汲取經驗的歷代詞評。本文重點討論前兩類。

首先來看民國詞話中教人填詞的詞法詞話。傳統詞學的核心理念是指導創作,傳統詞話的編撰是指導習詞者填詞,是爲初學者指示門徑,民國時期舊派詞學家創作的詞話亦是如此。詞法具有較强的概括性和借鑒性。民國的舊派詞學家的詞話,在詞法方面用功甚深,特别注意詞體的結構、技法、詞律、詞韵等。况周頤在《蕙風詞話》中多講“讀詞之法”“改詞之法”“用筆之法”“用字之法”。趙尊嶽的《珍重閣詞話》具體而詳地闡釋《蕙風詞話》,亦多講詞法,如“讀詞之法”“循誦之法”“選詞之法”“章法”“起拍之章法”等。民國時期許多大學國文系開設詞學課程,往往理論鑒賞與填詞習作并重,民國詞話的這些詞法内容,正是傳統詞學在民國時期影響的體現。

其次來看民國詞話中存人存詞的内容。詞話最初的形態是本事詞話,清代詞話中有關當代詞人詞作的記載亦非常豐富。從這些詞話載録存人存詞的目的來看,有朋友之間的標榜,有對上級權貴的阿諛,有對鄉邑文獻的保存,有對掌故的獵奇,等等。民國詞話繼承了本事詞話的傳統,對詞本事多有記載。如張爾田的《近代詞人軼事》望而可知是爲存人而撰,其中記載晚清蔣春霖、鄭文焯、况周頤、沈曾植四人的詞壇逸事。葉恭綽的《近詞案記》記載了晚清民初詞壇名人五十四家的基本資料。高旭《願無盡廬詞話》記載了同時代人傅鈍根、李叔同、沈道非、柳亞子、蔡哲夫、林以和、于右任、俞劍華、胡旡悶、龐樹柏、陳惕庵、莊禮本、高東嘉、鄒天一等人的詞事詞作。

民國詞話還記載了許多詞社雅集故事,如高旭《願無盡廬詞話》記南社詞人聚會,王藴章《梅魂菊影室詞話》記春音詞社,碧痕《竹雨緑窗詞話》記傲寒吟社,徐珂《康居詞話》記聊園詞社,陸寶樹《樵盦詞話》記藕香吟社,夏敬觀《忍古樓詞話》記漚社,等等。民國詞社與清代詞社一樣,大多爲鬆散的詞人組織,并不强調文學流派的凝聚力和審美的一致性,詞社活動多是酒宴消遣,分調分韵,結集刊行,追求的是詞人的風流閒雅品味。詞社雅集的載録亦屬於本事詞話範疇,是詞話的傳統内容。郭則澐的《清詞玉屑》十二卷是一部專題詞本事詞話,纂輯的是清朝詞史上詞人詞作的本事掌故,無論朝廷大事或閨閣瑣事,皆在搜羅之列。

詞學發展到清代,出現了一個“高大上”的主題——“以詞存史”。清初陳維崧曾提出“選詞所以存詞,其即所以存經存史”(《詞選序》);清代中後期的周濟,更是明確提出“詩有史,詞亦有史”(《介存齋論詞雜著》)。“詞史”觀念與存人存詞之間有相通之處,存人存詞自然可以積累而成詞的創作歷史,詞人詞作又是對社會人生、心路歷程的歷史書寫。不過“詞史”書寫更注意具有社會、歷史、國家、民族意義的題材。如王藴章特别强調“詩有詩史,詞亦有詞史”,其《秋平雲室詞話》從“詞史”的角度載録本事詞:有譏刺朝中權貴翁同龢、張佩綸等人的,有反映光緒朝朝廷内宫黨争、内鬥歷史的,有記述義和拳亂及八國聯軍侵占北京時文人生活的,有表現廣東鴉片戰争中以鄧廷楨、林則徐爲代表的民族英雄的氣概的,有記載清朝廷腐敗無能外交耻辱的,等等。王藴章曾説:“余嘗欲搜求此類詞,匯爲一編,時備觀覽,似勝昔人集本事之詩,與但爲詞人作箋注記傳者遠甚。”可見王藴章具有明確的詞史意識,意欲鈎沉記載重大歷史事件的詞本事,以詞話書寫歷史,已經超越了存人存詞的局限。

新的時代、新的社會必然會促生新的思想和新的方法,民國詞話的内容也在發生變化,體現時代的新變。

第一,詞話作者身份的新變。與民國之前相比,民國詞話作者的身份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可以從兩方面加以考察。其一,詞學家不再一定身兼詞人。民國詞話作者除了極少數還可稱爲“詞人”,能夠以詞聞名於世者之外,大多數已經很少填詞,甚至從不填詞。其二,詞學家多以詞學研究爲職業,許多詞話作者是職業的詞學研究者。據統計,民國詞話作者的社會職業最多的是大學教師,其次是新聞出版界業人士。如《梅魂菊影室詞話》《秋平雲室詞話》的作者王藴章,歷任滬江大學、南方大學、暨南大學教授;《宋詞舉》《聲執》《舊時月色齋詞譚》的作者陳匪石,任中央大學教授;《怬簃詞話》的作者聞野鶴,歷任中山大學、燕京大學、山東大學、雲南大學、西南聯合大學教授;《夢桐室詞話》的作者唐圭璋,任中央大學、金陵大學教授。民國詞話作者中有不少是新聞界、出版社界的文化人,如《學詞隨筆》《潜庵學詞記》《桐風蘿月館詞話》的作者姚鵷雛,歷任《太平洋報》《民國日報》《申報》《江東》《春聲》等報刊編輯;《天問盧詞話》的作者成舍我,曾任《民國日報》副刊編輯;《啼紅閣詞話》的作者沈瘦碧,任《農民教育》期刊編輯。新的職業身份往往决定了詞話撰著的目的和方向。民國的這些學者、文化人不再是爲了教人填詞而寫詞話,不再以指導作詞爲目的,而是配合自己的職業進行學術研究。詞學課教授將課堂教學與詞學研究融爲一體,他們撰著的詞話具有現代學術硏究的性質。如唐圭璋先生的《夢桐室詞話》就是一部學術性的詞話,其特點是詞學文獻考辨札記的彙編。唐圭璋在編纂《全宋詞》《全金元詞》之時,發現一些傳世文獻存在訛誤或矛盾,就進行了深入的考辨硏究,然後將這些考辨文字加以彙編,成爲《夢桐室詞話》。這些成果後來在《全宋詞》《全金元詞》中皆有體現。又如,許多詞選評點類的詞話就是當時教授詞學課的教材,如劉毓盤的《花庵絶妙詞選筆記》,汪東的《唐宋詞選識語》,蔡嵩雲的《柯亭唐宋名家詞評》,顧隨的《稼軒詞説》《東坡詞説》等,皆爲當時的教案教材,實爲職業工具。

第二,詞話意涵的新變。民國詞話内容豐富,包括詞學理論、詞人批評、詞作品評、詞法、詞律以及校勘、輯佚等。傳統詞話的内容應有皆有,但是新的思想和方法已經悄然滲入其間。

首先是新方法、新見解的體現。如民國詞話對常州詞派穿鑿附會的解詞方法予以駁斥,即一顯例。常州詞派從張惠言開始,以“意内言外”論詞,往往用錘幽鑿險、穿鑿附會的方法解詞,這種方法又成爲常州派的“家法”。民國詞話中多有對此批評者。如鄭騫《成府談詞》指出“清人如張惠言、周濟、陳廷焯等,……蓋緣胸中先横一尊體之見,牽引附會以求微言深意,於是催雪落葉,皆成麥秀黍離矣。”并且明確説自己“對於清人穿鑿附會之解説則始終未能贊同”。

其次是對清代詞史的總結。民國上繼清朝,對前朝文學成就以及經驗教訓的總結,是當代學者應有的責任和使命。民國詞話中對清代詞學的成就、分期進行了概括。民國詞話認定清詞爲“中興”,陳匪石、葉恭綽、陳乃乾、龍榆生等人均認爲清詞可與宋詞并肩,形成雙峰對峙,充分肯定了清詞“中興”的地位和成就。民國詞話將清代詞史予以分期,如張德瀛、蔡嵩雲等人全面考察清代詞史的發展歷程,分爲三期。張德瀛《詞徵》把康熙時期的朱彝尊和陳維崧、雍乾年間的厲鶚、嘉道年間的張惠言作爲三個時期的代表。蔡嵩雲《柯亭詞論》則從流派着眼,以浙西派和陽羡派、常州派、晚清四大家作爲三個時期。葉恭綽又將浙西派、陽羡派之前的清初單列,增爲四個時期。歷史分期看似簡單,其實則藴含了論者豐富的閲讀經驗和深刻的思考。

1926年王國維的《人間詞話》經由俞平伯標點後出版,逐漸影響了整個詞學界,甚至被捧上了神壇。《人間詞話》論詞的主旨具有“反主流”的意識,許多觀點與清末民初尚居於主流地位的常州詞派的追隨者相對立。與《人間詞話》相呼應,胡適以新思想看待舊詞學,提出了全新的詞學觀和詞史觀。新派詞學在民國時期影響甚大,但他們大都喜歡用由西方引進的章節形式的著作或論文來著述,有些新派詞學家對詞話這種形式甚爲鄙視,如胡雲翼説“詞話本是胡説八道的東西,没有什麽意義”(《詞學ABC》),因而民國時期新派詞學家的詞話較爲少見。民國時期的新派詞學以王國維爲旗幟,以胡適爲領袖,詞學思想深受他們的影響。雖然民國時期的詞話幾乎被舊派所罩,但是現代新詞學的思想還是不可遏制地滲透進民國詞話之中。

在民國詞話中,王國維的《人間詞話》有相當大的影響。《人間詞話》論詞别出心裁,新意頻出,如一縷清風吹過舊派罩的詞壇,一些詞論者頗有會心。如《名山詞話》的作者錢振鍠説“偶見王静安《人間詞話》,於不佞有同心焉,喜可知也”,正是這些詞論者的反應。民國時期引用、討論《人間詞話》的文字在各種詞話中不斷出現。如蕭滌非《讀詞星語》評析歷代詞人詞作文二十九則,其中引用《人間詞話》竟達十則之多,蕭氏對《人間詞話》的欽敬由此可見。蕭滌非於1926年至1933年在清華讀書,與王國維有師生交集,蕭滌非的詞學批評有王國維詞學的烙印當屬自然。又如翁麟聲的《怡簃詞話》論詞曲關係,引用《人間詞話》的論斷,視《人間詞話》爲經典。凡此種種皆可見出《人間詞話》的影響。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與傳統詞學有一定的背離性,是新詞學思想的表現,在民國時期不僅引起追捧,同時也受到了質疑和批評。下面略舉數例。

其一,對“境界”説的批評。“境界”説是王國維詞論的核心範疇,也成爲民國詞學知名度最高的範疇。“境界”説引發了詞學界的熱烈討論,在民國詞話中亦不乏評議,熱烈鼓吹者有之,質疑批評者亦有之。如《漚庵詞話》有一則專論“境界”,對王國維的“無我之境”加以質疑。又如厲星槎《星槎詞話》指出王國維所説的“境界”通用於詩、詞、曲等各種文體,并非詞學專有範疇,“境界”的提出實際上是對詞體認識不深的表現,并不值得過高評價。其二,對《人間詞話》輕視詞體語言藝術的批評。張爾田《遁庵詞話》指出,“晚近”的習詞者追捧“意境”而拋弃了“辭藻”,是輕視詞體語言藝術的表現,此種傾向應予糾正。其三,對《人間詞話》中一些觀點的批評。如鄭騫《成府談詞》對《人間詞話》過度否定南宋詞人予以批評。

就影響而論,在民國詞壇上能與王國維《人間詞話》相媲美的當屬胡適的《詞選》。胡適詞學的特點是白話、平民化、自然;這些概念成爲新派詞學的標志性符號。胡適新的詞學主張贏得了民國時期不少認同者,在民國詞話中,胡適的《詞選》亦多被提及,胡適提倡白話詞的主張在部分民國詞話中也得到了積極的擁護,蕭滌非《讀詞星語》舉李後主詞之例云:“後主以俗語白話入詞,如‘酒惡時拈花蕊嗅’,‘酒惡’乃當時俗語。又如〔相見歡〕詞‘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頭。’則純爲白話矣。”顯然是對胡適白話詞説的正面呼應。朱劍芒《垂雲戀愛閣詞話》舉宋代詞人石孝友〔品令〕詞的例子證明白話詞的審美價值,“寫離别時依依狀態,讀之宛然在目”,生動感人,非文言的“翠顰紅濕”可比。也是對胡適肯定白話詞主張的回應。

然而在民國詞話中也有不少與胡適詞學思想相對立的主張。如劉德成《一葦軒詞話》認爲,詞體作爲一種文體有“其旨隱,其詞微”的特點,用白話來寫則“難盡其含蓄之妙”。又指出在宋代詞史上,黄庭堅、蔣捷、石孝友等人的白話詞“尤卑鄙不堪”,是失敗之作。這則詞話雖然没有提到胡適之名,却顯然是對胡適所謂“白話詞”的直接批評。

民國詞話的一大亮點是閨秀詞話的出現。民國之前没有單本閨秀詞話,女性詞人詞作的評論保存於兩類詞學文獻之中:一是零星見於歷代各種詞話,二是附于歷代閨秀詞選之中。明清兩代女性詞學文獻尚處於存人存詞的文獻意識階段。民國出現了九種單本的閨秀詞話,單本閨秀詞話的出現標志着女性詞學批評理論進入了的新階段。

值得注意的是民國時期閨秀詞話的作者中有一些是女性,如《綰春樓詞話》的作者楊全蔭,《香艷詞話》的作者胡旡悶,《讀閨秀百家詞選札記》的著者爲楊式昭;知識女性的介入是民國閨秀詞話的一大亮點。早在北宋末期,李清照曾撰《詞論》,開女性論詞的先河。民國時期,女性作者撰寫閨秀詞話又有特别的意義,她們有文化修養,甚至還有現代教育背景,因而視野廣闊、思想解放;作爲女性她們更瞭解女詞人的生活狀况、思想情感和創作心態,因而對女性創作有更爲深切的感受,對女性詞的優長和欠缺也有更明晰的認識。

閨秀詞批評理論的深度有明顯突破。民國之前,相關的閨秀詞話文獻多爲本事詞話,是出於存人存詞的目的而加以輯録的。民國閨秀詞話的詞學思想則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其一,論閨秀詞者已經注意到評析閨秀詞的特殊性,如况周頤説“評閨秀詞,固屬别用一種眼光。”(《玉栖述雅》)况周頤還提出論閨秀詞的基本原則:“蓋論閨秀詞,與論宋元人詞不同,與論明以後詞亦有間。”是説論閨秀詞既要區别於同時代的男性詞人,也要注意不同的時代特點。古人論詩詞之辨,有“詩莊詞媚,詩直詞婉”之説,詞體具有婉媚的特性,這種特性與女性的性格特點恰相契合。應該説這是很有眼光的認識,頗有一些女性文學批評的色彩。其二,閨秀詞話對閨秀詞人的創作環境、性格特點以及閨秀詞的局限和弊端進行了分析。如楊式昭的《讀閨秀百家詞選札記》云“閨秀詞總是堂廡太小”,指出閨秀詞人受生活閲歷和環境之限,眼界受到很大的局限。楊式昭認爲,與唐宋名家相比,閨秀詞的差距主要表現在“求其豪氣鬱勃者則不可得”,“學問經驗修養不同”,“觀察之力不及,故言情體物不能細膩”。歷代閨秀詞人受社會制度、倫理觀念和傳統習慣的影響,她們的成長環境、社會地位和教育背景均無法與男性相比,女詞人的文化、修養、眼界難免受到限制,甚至造成根本的缺陷。楊式昭受過現代高等教育,其閨秀詞批評的思想和方法均高出時人一籌。

民國時期閨秀詞話蓬勃湧現,此與時代背景有直接的關係。民國時期女性的社會地位有所提高,更多女性接受文化教育,乃至高等教育。女性的文學創作也更爲普遍,西學東漸,女性意識增强。民國時期的閨秀詞話進入一個新時代,無論文本形式、創作思想,還是批評理論水平,均呈現新的特色,達到了新的高度。

“詞話”當下學界有廣義、中義、狹義三種認識。廣義的“詞話”將一切論詞文字皆視爲詞話,甚至將民國時期的詞學專著、論文、白話文章皆視爲詞話;狹義“詞話”專指原爲單本刊行發表的詞話;中義“詞話”指既包括原爲單本詞話,還包括從詞選批語、筆記、詩話、書目提要等詞學文言著述中輯録而成的新的單本詞話。本叢書纂輯的民國詞話爲中義“詞話”。

《民國詞話叢編》在前賢成果的基礎上進行整理工作,共收入民國詞話154種。所收詞話大體分爲以下四類。

1、單本詞話。此類詞話又可分爲二種樣式:(1)原創類單本詞話。如况周頤《餐櫻廡詞話》《纗蘭堂室詞話》,陳匪石《舊時月色齋詞譚》,周曾《卧廬詞話》,夏敬觀《忍古樓詞話》,趙尊嶽《珍重閣詞話》,唐圭璋《夢桐室詞話》等。(2)輯録類單本詞話。輯録類詞話是輯而不是撰。輯録類詞話在清代頗爲盛行,如徐釚《詞苑叢談》十二卷、沈雄輯《古今詞話》八卷等。民國詞話中亦有輯録類詞話,如夏敬觀《彙輯宋人詞話》,乃從五十種宋代詩話筆記中輯録涉詞文獻而成的詞話。

2、新輯單本詞話。此類詞話又可分爲二類:(1)從詩話中輯録之詞話,如王藴章的《然脂餘韵·論詞》乃從王氏詩話《然脂餘韵》中輯録而成的。楊鍾羲《雪橋詞話》乃從《雪橋詩話》中輯録而成的。(2)匯輯各種詞學文獻之詞話。一些詞學家的詞學批評文獻散見於各種形式,如筆記、批語、論詞書札、論詞韵文等,本叢書加以匯輯整理成爲新的詞話。如張爾田的《遁庵詞話》乃從其所著《史微》《玉溪生年譜會箋》《遁庵樂府》等書中輯録的;徐珂的《康居詞話》乃從其筆記集《康居筆記彙函》中匯輯的。

3、由詞選批語彙集而成的詞話。在清代詞話中由詞選批語彙集而成的詞話甚多,如《詞潔輯評》乃胡念貽先生從清人先著、程洪編選的《詞潔》中的評語輯出的;《蓼園詞選》由清人黄蘇編選,詞下有箋注、詞話、點評,唐圭璋輯其評語爲《蓼園詞評》。民國詞話中亦不乏此類由詞選批語而成的詞話,如《花庵絶妙詞選筆記》乃據劉毓盤講授南宋黄昇《花庵詞選》中的評語輯録整理而成的。《唐宋詞選識語》乃從汪東講授詞學課程所編《唐宋詞選》中之批語輯録而成的。《柯亭唐宋名家詞評》乃據蔡嵩雲《作法集評唐宋名家詞選》附録《柯亭詞評》輯録整理而成的。

4、書目提要類。清人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等,民國亦有孫人和等的《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詞籍提要》,胡玉縉《四庫未收書目提要·續編詞籍提要》,趙尊嶽《詞集提要》等。

早在民國時期,民國詞話就開始進入學者的研究視野,他們已開始利用現代學術方法對民國詞話進行整理研究。較早從事民國詞話彙編工作的是詞學大師唐圭璋先生。唐圭璋先後出版了兩種《詞話叢編》叢書,1934年即出版了初印本《詞話叢編》,共收60種詞話,其中標明是民國人撰輯的詞話共6種:徐珂撰《近詞叢話》、王國維撰《人間詞話》、冒廣生撰《小三吾亭詞話》、陳洵撰《海綃説詞稿》、潘飛聲撰《粤詞雅》。1986年中華書局出版增訂本《詞話叢編》,共收85種詞話,其中民國詞話增加8種:張爾田輯《近代詞人軼事》、朱祖撰龍沐勛輯《彊邨老人評詞》、况周頤撰《蕙風詞話》、况周頤撰《玉栖述雅》、周曾撰《卧廬詞話》、夏敬觀撰《忍古樓詞話》、蔡嵩雲撰《柯亭詞論》、陳匪石撰《聲執》。兩版相加共14種。《詞話叢編》對民國詞話的匯輯有篳路藍縷之功。

21世紀以來,民國詞話的文獻整理進入了新時代。張璋編在《歷代詞話續編》(大象出版社,2005)中收入《詞話叢編》未收的民國詞話29種:况周頤撰《詞學講義》《餐櫻廡詞話》《香海棠館詞話》,汪兆鏞撰《椶窗雜記》,陳鋭撰《詞比》,楊鍾羲撰《雪橋詞話》,冒廣生撰《疚齋詞論》,易孺撰《韋齋雜説》,夏敬觀撰《吷庵詞評》,夏敬觀輯《匯輯宋人詞話》,梁啓勛撰《曼殊室詞論》,葉恭綽撰《遐庵詞話》,陳匪石撰《舊時月色齋詞談》,黄浚撰《花隨人聖庵詞話》,趙尊嶽撰《珍重閣詞話》,張伯駒撰《叢碧詞話》,沈軼劉撰《繁霜榭詞札》,李冰若撰《栩庄漫記》,祝南撰《無庵説詞》,宣雨蒼撰《詞讕》,蒙庵撰《雙白龕詞話》,朱保雄撰《還讀軒詞話》,徐興業撰《凝寒室詞話》,劉德成撰《一葦軒詞話》,伊鵑撰《醉月樓詞話》,武酉山撰《聽鵑榭詞話》,配生撰《酹月樓詞話》,林丁撰《蕉窗詞話》,碧痕撰《竹雨緑窗詞話》。

從所收篇目看,《歷代詞話續編》較唐圭璋的《詞話叢編》所收民國詞話有大幅度的增加,在當時乃民國詞話文獻匯輯最多的叢書,應該説《歷代詞話續編》有新發現之功。但是整體來看《歷代詞話續編》作爲文獻著作存在一些明顯的問題。

其一,所收詞話不是全貌,影響了文獻價值,如《歷代詞話續編》所收陳彰《雙白龕詞話》乃據《雄風月刊》1947年出版的第2卷第2期刊載之21則而成的,却失收《茶話》1948年第23期刊載之另外21則。又如趙尊嶽《珍重閣詞話》發表於1941年《同聲月刊》第1卷第3、4、5、6、8號上。《歷代詞話續編》收録之《珍重閣詞話》乃據《同聲月刊》第1卷第3號加以整理,共計111則,遺漏了第4、5、6、8號中的200餘則。

其二,《歷代詞話續編》收録了大量論詞的白話文章,造成詞話文體的“破體”,如收輯有詞籍序跋、論文、論詞書札,甚至還有民國時期詞學家以及之後包括張璋本人的論文和鑒賞文章,説明該書編者對“詞話”這一概念的理解與學界的共識有所不同。

唐圭璋《詞話叢編》出版之後,不少學者對《詞話叢編》進行增補,較具規模的有以下三種:朱崇才編《詞話叢編續編》5册(人民文學出版社,2010)、葛渭君編《詞話叢編補編》6册(中華書局,2013)、屈興國編《詞話叢編二編》5册(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這三部叢書有共同之處,即爲了接續唐圭璋的工作,補《詞話叢編》之未備,凡是《詞話叢編》收録的詞話不再收入。三種叢書中均增補了一定數量唐圭璋《詞話叢編》未收的民國詞話。

綜合來看,上述張璋編《歷代詞話續編》(簡稱張編)、朱崇才編《詞話叢編續編》(簡稱朱編)、葛渭君編《詞話叢編補編》(簡稱葛編)、屈興國編《詞話叢編二編》(簡稱屈編)諸編,由於各自用功,造成重復收録的情况,如署名况卜娱的《織餘瑣述》,朱編、葛編、屈編皆收;陳匪石的《舊時月色齋詞譚》,張編、葛編、屈編皆收;黄浚的《花隨人聖庵詞話》,張編、朱編、屈編皆收;碧痕的《竹雨緑窗詞話》,張編、朱編、屈編皆收;陳鋭的《詞比》,張編、葛編皆收;冒廣生的《疚齋詞論》,張編、葛編皆收;夏敬觀的《吷庵詞評》,張編、葛編皆收;雷瑨雷瑊的《閨秀詞話》,朱編、屈編皆收;郭則沄的《清詞玉屑》,朱編、屈編皆收;李冰若的《栩庄漫記》,張編、屈編皆收;宣雨蒼的《詞瀾》,張編、朱編皆收。

各叢書亦有單獨輯録、整理的民國詞話,如朱編有陳匪石《病倩詞話》、顧隨《駝庵詞話》、唐圭璋《夢桐詞話》;葛編有夏敬觀的《五代詞話》和《學山詞話》、梁啓超的《飲冰室詞話》;屈編有王藴章《秋平雲室詞話》和《然脂餘韵》。從唐圭璋《詞話叢編》到近年的各種詞話叢書,民國詞話的基本輪廓已經顯現。

除了上述大型叢刊彙編了所發現、整理的民國詞話之外,還有不少學者對民國詞話文獻個案進行了整理研究,近數十年來各種學術期刊發表了一批民國詞話的整理本。發表民國詞話文獻整理較多的刊物有《詞學》《中國詩學》《古代文學理論硏究》《文學與文化》等。如《詞學》第2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83)發表施蟄存先生整理的汪東《唐宋詞選識語》;《詞學》第4輯(1986)發表黄浚《花隨人聖庵詞話》;《詞學》第10輯(1992)發表鄭騫《成府談詞》;《詞學》第13輯(2001)發表劉榮平整理的《晚晴樓詞話》;《詞學》第28輯(2012)發表傅宇斌整理的《紅藕香館詞話綰春樓詞話》;《詞學》第29輯(2013)發表王亮整理的王仲聞《讀詞雜記》;《詞學》第30輯(2013)發表曹辛華、張響曾整理的蔡嵩雲《柯亭唐宋名家詞評》;《詞學》第34輯(2015)發表羅克辛輯録的石凌漢《弢素詞話》。《中國詩學》第13輯(人民文學出版社,2010)發表陳昌强整理的卓掞《水西軒詞話》;《中國詩學》第22輯(2016)發表張響整理的曹元忠《凌波榭詞話》。《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4輯(華東師範大學,2017)發表杜文捷整理的黄秋岳《聆風簃詞話》;《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6輯(2018)發表劉學洋整理的徐珂《〈近詞叢話〉輯補》。此外《國學季刊》第5期(山東人民出版社,2017)發表李婧、楊愛娟整理的《碧慮簃詞話》。李慶蘇、李慶淦編著有《李冰若〈栩庄漫記〉箋注》(中國文聯出版社,2009)。民國詞話的發現和整理又邁進了一步。

總體來看,以《詞話叢編》《歷代詞話續編》《詞話叢編續編》《詞話叢編補編》《詞話叢編二編》爲主體的民國詞話彙集整理,取得了較大成績,民國詞話文獻得到極大的豐富。

在民國詞話文獻研究方面的成果,應以曹辛華教授的論著爲代表。其《論民國詞話的特點及其價值》(《社會科學戰綫》2014年第7期)、《論〈全民國詞話〉的考索、編纂及其意義》(《泰安學院學報》2012年第1期)二文對關於民國詞話的各種學術問題均進行了探討。曹辛華的《民國詞史考論》(人民出版社,2017)的第十章的附録《民國詞話部分詞話篇名、作者考録》乃首次對民國詞話文獻進行考索的文獻。

以上有關民國詞話的整理和硏究,爲本叢書《民國詞話叢編》的編纂提供了借鑒,在編纂本叢書時參考了前賢時彦的成果,在此謹表謝忱。

本書對民國詞話的整理編纂,基本沿用清人及唐圭璋先生對詞話的分類認識及文獻整理編纂方法。本叢書題爲“民國詞話叢編”,乃斷代的文獻總集,彙集民國時期的詞話著作。本書關於民國詞話的界定,原則上以發表(刊刻)時間爲範圍,即以辛亥革命清廷遜位(1911)爲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49)爲終。由於涉及清與民國易代及民國與新中國更替,本書采用較爲寬泛的時間認定標準,適當從寬掌握。

輯者進行民國詞話的整理編纂工作已有十餘年,其間發表了一批有關民國詞話的文獻整理和考辨的成果,概述如下。

1、民國詞話的整理。本叢書的纂輯者先後在各種期刊發表民國詞話文獻整理論文:

《况周頤〈纗蘭堂室詞話〉》(孫克强、和希林,《文學與文化》2011年第3期);

《陳彰〈雙白龕詞話〉》(孫克强、劉少坤,《文學與文化》2012年第1期);

《况周頤〈餐櫻廡漫筆論詞〉》(孫克强、李倩,《文學與文化》2013年第2期、第3期);

《况周頤〈珠花簃詞話〉》(孫克强,《詞學》第31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

《張爾田〈遁庵詞話〉》(孫克强、羅克辛,《文學與文化》2014年第1期);

《朱鴛雛〈雙鳳閣詞話〉》(孫克强、和希林,《文學與文化》2014年第4期);

《趙尊嶽〈珍重閣詞話〉》(孫克强、聶文斐,《民國舊體文學研究》第1、2輯,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6、2017);

《况周頤〈詞學講義〉》(孫克强,《南陽師院學報》2016年第10期);

《况周頤〈筆記詞話二種〉》(孫克强,《南開詩學》第1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

《楊式昭〈讀閨秀百家詞選札記〉》(孫克强、孫文婷,《文學與文化》2019年第2期);

《無名氏〈閨秀詞話〉》(楊傳慶,《文學與文化》2012年第2期);

《梅魂菊影室詞話》(楊傳慶,《詞學》第28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2);

《民國詞話四種》(《王藴章〈秋平雲室詞話〉》《王藴章〈紉芳簃説詞〉》《何嘉〈石淙閣詞話〉》《何嘉〈顗齋詞話〉》)(楊傳慶,《中國詩學》第17輯,人民文學出版社,2013);

《方廷楷〈習静齋詞話〉》(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39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

《况周頤詞評輯録》(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0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

《晚清民國詞話兩種》(《王鐘麒〈慘離别樓詞話〉》《鄺摩漢〈適齋詞話〉》)(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2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6);

《金天羽〈倚聲臆得〉》(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4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7);

《〈先施樂園報〉所載詞話五種》(《史别抱〈空齋詞話〉》《滕若渠〈根香山館詞話〉》《冷廬非詞話》《謝黛雲〈黛影閣詞話〉》《唐和華〈蘭蓓蕾館詞話〉》)(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5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7);

《〈小時報〉所載詞話五種》(《章星園〈星園詞話〉》《姚民哀〈倚聲偶得〉》《陳詩〈静照軒詞話〉》《王芋原〈懷蘭拜石軒詞話〉》《尤一郎〈楙齋詞話〉》)(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6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8);

《詞林玉屑》(和希林,《古代文學理論研究》第49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9);

《民國詞話五種》(《馮秋雪〈冰簃詞話〉》《黄沛功〈心陶閣詞話〉》《聞野鶴〈詞論〉》《潘與剛〈讀紅館詞話〉》《張龍炎〈讀詞小紀〉》)(和希林,《中國詩學》第20輯,人民文學出版社,2016);

《沈奎閣〈西溪詞話〉》(和希林,《詞學》第38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7);

《民國詞話七種》(《葉靈鳳〈餐碧簃詞話〉》《求物治齋詞話》《朱劍芒〈垂雲閣戀愛詞話〉》《宋訓倫〈天際思儀庵詞話〉》《武酉山〈聽鵑榭詞話〉》《何嘉〈絳岑詞話〉》《厲鼎煃〈星槎詞話〉》)(和希林,《南開詩學》第2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

此外,先期出版了兩部民國詞話彙編。孫克强編《况周頤詞話五種(外一種)》(浙江古籍出版社,2014)目録如下:

《香海棠館詞話》《餐櫻廡詞話》《珠花簃詞話》《纗蘭堂室詞話》《詞學講義》《織餘瑣述》。

楊傳慶、和希林編《輯校民國詞話三十種》(花木蘭文化出版社,2016)目録如下:

《綰春樓詞話》《閨秀詞話》《倚晴樓詞話》《鏡臺詞話》《香艷詞話》《梅魂菊影室詞話》《雙鳳閣詞話》《袌香簃詞話》《詞論》《習静齋詞話》《心陶閣詞話》《冰簃詞話》《紅葉山房詞話》《愛蓮軒詞話》《柳溪詞話》《讀紅館詞話》《讀詞星語》《怡簃詞話》《讀詞小紀》《覺園詞話》《詞瀋》《讀詞雜記》《讀詞閒話》《潜公詞話》《秋平雲室詞話》《漚盦詞話》《石淙閣詞話》《顗齋詞話》《雙白龕詞話》《紉芳簃説詞》。

2、民國詞話考辨。民國詞話許多發表在各種刊物上,往往存在重出、改易的情况,纂輯者曾進行了一些考辨硏究。主要論文有:

《况周頤詞學文獻考論》(孫克强,《文史哲》2005年第1期);

《况周頤詞話綜考》(孫克强,《國學學刊》2018年第4期);

《况周頤〈餐櫻廡詞話〉考辨與輯佚》(孫克强,《中華文史論叢》2006年第2期);

《民國詞話四種説略》(楊傳慶,《古典文學知識》2013年第5期)。

以上工作皆圍繞《民國詞話叢編》開展,解决了一些歷史懸案,拓展了今見民國詞話的範圍,爲本叢書的編纂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需要説明的是,本叢書與孫克强編纂的《清代詞話全編》(鳳凰出版社,2020)有接續關係,分别爲清代、民國的詞話總集。

民國時期是中國文化的轉型時期,一方面由西方引進的新思想、新觀念、新方法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産生了新的文化;一方面中國傳統文化仍保有强大的生命力。在詞學領域新舊兩派的分野與争論,正是時代精神變化的體現。作爲民國詞學組成部分的詞話著述,雖然也有新變的因素,但是舊派仍占據了主流位置,可以説民國詞話是古典傳統詞學的終結,也是詞話這種文學批評形式最後的輝煌。民國詞話對後世産生了深遠的影響,民國詞話的作者多在各個大學任教,形成了傳承有序的詞學傳統,薪火相傳,意義自不待言。但是作爲民國詞學文獻重要載體的詞話,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呈現其全貌,《民國詞話叢編》的出版冀望能推進民國詞學的研究,進而深化對中國詞學史的研究。

感谢和希林老师供稿!

0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