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成都地铁中医大省医院站二号线和四号线换乘使用同台换乘?

[图片] 个人感觉一般是终点站才使用同台换乘,但在这个站是二号线和四号线同台换乘,都不是终点站。这样会不会耽误乘客时间或者迷路? [图片]
关注者
23
被浏览
31,094

12 个回答

国内城市在修建城市轨道交通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借鉴了一些有益的经验,例如港铁的同台换乘。但很多时候借鉴经验如果未能充分考虑到城市轨道交通线网本身的布局,反而容易变成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例子。

香港可利用土地形态狭长而面积稀少,大陆地区绝大部分城市都不会面临这样的情况。港铁的同台换乘所在的线网结构通常都是T字型交叉,但国内城市在土地面积较为充足的前提下,通常还是以十字型交叉为基础。港铁的连续同台换乘第一站用来解决对向乘客的同台换乘,第二站用来解决同向乘客的同台换乘。这样的设置尽可能的为乘客提供了更多的方便,缩短了换乘周转距离,同时也完全消灭了无序的客流对冲。前述的连续两个站台的同台换乘设置,适合于T字型交叉的两线交汇换乘站。

图片版权:香港铁路有限公司 地址:http://www.mtr.com.hk/archive/ch/services/routemap.pdf 如图所示:港岛线与荃湾线换乘的金钟站(柴湾方向)、中环站(坚尼地城方向),港岛线与将军澳线换乘的北角站(坚尼地城方向)、鲗鱼涌站(柴湾方向)即采用前述换乘方案。

这里可以先决性的给出一个结论:在国内主要的两线换乘站相关线路多采用十字交叉的布局下,两线十字交叉构成平行式同向同台换乘格局,最适合采用于在整个线网的大范围内以及站点附近较小范围内均是较小角度交汇的两条线路所形成的换乘车站上。两条在线网系统中呈小角度交汇的线路在换乘站设置同台换乘布局,由于同台换乘的四组换乘客流(换乘前后路径方向夹角很小,通常不超过60度)远大于另外四组跨岛换乘的换乘客流(换乘前后路径方向夹角较大,通常超过120度),牺牲小部分跨岛换乘乘客的便利程度可以换取绝大多数同台换乘乘客的便利程度。

地铁叠落同台换乘与平行同台换乘分别有哪些优点和缺点?www.zhihu.com图标

以问题中提到的成都地铁2号线和4号线的例子展开:

2号线西北端犀浦经该站转4号线东端西河方向、4号线东端西河经该站转2号线西北端犀浦方向、4号线西端万盛经该站转2号线东南端成都行政学院方向、2号线东南段成都行政学院经该站转4号线西端万盛方向在成都地铁线网里面都是比较顺直的大客流方向。其中4号线万盛经中医大省医院至2号线成都行政学院方向的地铁线路走向在西南财大光华校区至塔子山公园区间与47路公交线路路径高度重合,而2号线犀浦至4号线西河的地铁线路走向与101路、4路等公交线路路径也有一部分重合或平行。

至于2号线犀浦经该站转4号线万盛方向、4号线万盛经该站转2号线犀浦方向的换乘客流,可以直接通过二环快速路BRT、7号线及未来的9号线等线路通过两次换乘实现中转。4号线西河经该站转2号线成都行政学院方向、2号线成都行政学院方向经该站转4号线西河方向的换乘客流,随着线网的完善可以直接通过1号线、3号线、6号线、8号线、7号线等多条线路中转换乘,根本不需要挤到中医大省医院站换乘。而往返于离中医大省医院站较近的数站的乘客甚至可以通过公交或者步行就可以解决。例如往返于4号线宽窄巷子(不含)至四河(含)之间的某站与2号线通惠门站的换乘乘客可以在宽窄巷子站提前下车步行到通惠门站或从通惠门站步行到宽窄巷子站上车,往返于2号线通惠门(不含)至成都行政学院(含)之间的某站与4号线宽窄巷子站的换乘乘客可以在通惠门站提前下车步行到宽窄巷子站或从宽窄巷子站步行到通惠门站上车,往返于2号线白果林(不含)至犀浦(含)之间的某站与4号线草堂北路站的换乘乘客可以在白果林站提前下车步行到草堂北路站或从草堂北路站步行到白果林站上车,往返于4号线草堂北路(不含)至万盛(含)之间的某站与2号线白果林站的换乘乘客可以在草堂北路站提前下车步行到白果林站或从白果林站步行到草堂北路站上车。与其在中医大省医院站上一层扶梯再下一层扶梯跨岛换乘,还不如多步行几百米少坐两个区间。

综上所述:随着成都地铁线网结构的初步形成(标志性事件为2017年12月6日成都地铁7号环线贯通,初步组网完成)及继续完善,2号线和4号线在中医大省医院站的跨岛换乘客流带来客流对冲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情况。

由于前述四组换乘客流相比后面四组换乘客流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蜀都大道清江东路的宽度使得施工条件基本允许,2号线与4号线在中医大省医院站直接设计成平行式双岛同台同向换乘布局是合适的选择。不过两个岛式站台的空间仍然稍显局促。


图片版权:成都地铁运营公司官方微博。本安全导向图也清晰地展现了地下三层2号线、4号线的具体布局。
图片版权:地铁族论坛@Stumpjumper 地址:http://www.ditiezu.co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632800&pid=10584037&fromuid=641177

其实再比照港铁荃湾线、观塘线在太子、旺角、油麻地三站连续同台换乘,事实上成都地铁2号线白果林站与4号线草堂北路站,2号线通惠门站与4号线宽窄巷子站只是没有开通也没有必要开通虚拟换乘而已。

图片版权:香港铁路有限公司,地址:http://www.mtr.com.hk/archive/ch/services/routemap.pdf
太子、旺角、油麻地三站连续同台换乘布局图示,图片来源:《港铁同台换乘站的布局形式和匹配性分析》,陈文俊、顾保南、沈小盈。



另外成都地铁5号线和6号线的换乘站西北桥站将采用叠落式反向同台换乘的设计方案。成都地铁5号线、6号线均为贯穿成都南北且使用8节A型列车编组的大运量线路,但在西北桥站附近5号线南行方向列车从东向西行驶、北行方向列车从西向东行驶,而6号线北行方向列车从东向西行驶、南行方向列车从西向东行驶。为了便利南北方向的换乘客流贯通与便利换乘,5号线和6号线在西北桥站采用叠落式反向同台换乘的建设方案,5号线新都区华桂路→天府新区回龙方向和6号线郫都区望丛祠→天府新区兰家沟方向在地下二层反向同台换乘、6号线天府新区兰家沟→郫都区望丛祠方向和5号线天府新区回龙→新都区华桂路方向在地下三层反向同台换乘。考虑到途经一环线北段东西两侧的换乘乘客需要在西北桥站换乘,且这一部分乘客人数占比也不会太少,所以西北桥站优先设置为叠落式同台换乘布局,这一部分换乘客流只需要上下一层扶梯即可。

图片版权:地铁族论坛@AyuReadyz,链接:http://www.ditiezu.com/thread-641576-1-1.html

相比之下,在国内武汉地铁2号线和4号线在中南路站和洪山广场站的两站连续同台换乘、杭州地铁1号线和4号线在杭州东站和彭埠站的两站连续同台换乘、南宁地铁1号线和2号线在南宁火车站和朝阳广场站的两站连续同台换乘还是有显而易见的瑕疵。

以武汉地铁2号线和4号线在洪山广场和中南路的连续两站同台换乘布局为例说明:武汉地铁2号线和4号线的换乘站中南路站为平行式同向同台换乘布局,而另一个换乘站洪山广场站是叠落式反向同台换乘布局。往返于2号线佛祖岭(含)至宝通寺(含)区间上任何一站与4号线梅苑小区(含)至柏林(含)区间任何一站的换乘乘客,要么需要在中南路站下车后上一次楼梯到付费区顶层再下一次楼梯到另外一个岛式站台乘车,要么需要多坐一个区间来回两遍到洪山广场站同台换乘。这样的布置导致不选择同台换乘就在中南路站形成了客流的上下对冲,选择同台换乘就在中南路站至洪山广场站这个区间增加了乘客无谓占用列车的区间两次使得线路局部运输压力更加紧张。这个问题在武汉地铁11号线二期工程武昌火车站至光谷火车站区间贯通之前会一直存在。总的来说虽然天河机场至武汉火车站方向之间的同台换乘、天河机场至柏林方向之间的同台换乘、佛祖岭至武汉火车站方向之间的同台换乘都还算顺畅,但佛祖岭至柏林方向的换乘体验就非常差劲。

武汉地铁2号线与4号线在洪山广场、中南路的连续两站同台换乘示意图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武汉地铁2号线与4号线在洪山广场、中南路的连续两站同台换乘立体示意图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两线十字交叉换乘且需要在换乘站布置成同台换乘布局,如果不满足“同台换乘的四组客流远大于另外四组跨岛换乘的换乘客流,牺牲小部分跨岛换乘乘客的便利程度可以换取绝大多数同台换乘乘客的便利程度”的先决条件,除非设计成类似于前文所示的港铁荃湾线和观塘线的连续三站换乘布局,或者是在换乘站两边引入第三条线路与同台换乘的两条线路均设置换乘站对换乘客流进行引导(例如广州地铁11号环线和13号线在彩虹桥站采用平行双岛式同向同台换乘布局,但彩虹桥站西边通过5号线引导换乘,东边通过2号线引导换乘)。否则只设计连续两站同台换乘仍将存在明显缺陷。


最后再引用一篇《中医大省医院站地铁三线换乘站研究》。

作者单位:广州地铁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4号线温江金沙出来换2号线到市中心乘客很多的,地铁开通前这个走向的81路、58路都是客流大家。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