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美女醫生”推薦切包皮,男子手術台上被加項目花8萬多 - 香港新浪
微信“美女醫生”推薦切包皮,男子手術台上被加項目花8萬多
2018年12月07日17:17

原標題:微信“美女醫生”推薦切包皮,男子手術台上被加項目花8萬多

29歲河北唐山男子辛餘(化名)刷光他的信用卡,又從公司借了4萬多,至今還欠醫院2萬餘元費用。

日前,辛餘向澎湃質量報告欄目(https://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反映,11月28日,他通過微信“附近人”功能添加了一位“美女醫生”,被推薦在唐山一家名為“唐山現代醫院”的民營醫院做包皮環切手術,原本手術費用僅約800元。

辛餘沒想到的是,在手術過程中,該院醫生稱其還有三處“囊腫”,又額外添加治療項目,共計收費8萬多。

事後,辛餘前往石家莊一家公立醫院檢查身體,諮詢得知包皮環切手術在這家公立醫院收費不超過3000元,且該公立醫院泌尿外科的醫生告訴他,“顯微鏡病灶清除術”和“無張力筋膜修補術”收費這麼高有誇大的嫌疑。

12月5日,一位自稱是“唐山現代醫院”的汪姓醫生回應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稱微信上的“美女醫生”並非醫院醫生,只是一名“諮詢”人員。

該汪姓醫生稱,當時在手術中,他們發現辛餘有三處“囊腫”,在患者知情情況下,做了收費比較高的“顯微鏡病灶清除術”和“無張力筋膜修補術”。

但該汪姓醫生拒絕提供三處“囊腫”的相關檢查影像病例報告。

6日,澎湃新聞將該情況向唐山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反映,該委科教宣傳處一名工作人員在瞭解情況後表示會進行調查。截至發稿,澎湃新聞尚未獲得進一步回覆。

其中一張收費票據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 供圖

做580元包皮環切手術,手術中被加治療項目

11月28日,辛餘通過微信“附近人”功能添加了一名為“王雪”的年輕女士,朋友圈圖片顯示對方很靚麗。“打算和對方聊聊天,看能否處個對象。”辛餘稱。

辛餘稱,聊天中,“王雪”自稱是“唐山現代醫院”醫生,“她推薦我去做割包皮手術,說有優惠,前後不到800元就能搞定”。

翌日,辛餘前往該醫院,兩位醫生為其實施了手術。

辛餘稱,手術進行中,他躺在手術台上,一名醫生突然告訴他陰莖包皮下部位有3處地方化膿感染,需要做“顯微鏡病灶清除術”。

“他指給我看,我沒看清楚,一晃而過就讓我躺下。”辛餘稱,當時聽到有問題也比較著急,就沒注意對方所說的價錢。之後醫生又告訴他,這三處地方還需做“筋膜修補手術”,最後又做了一個“繫帶鬆解手術”。

辛餘提供的其中一張收費收據顯示,此次在唐山現代醫院診療中共8項收費項目,總計51240.5元。其中,“顯微鏡病灶清除術”單價8760元,做了3次,共26289元;“無張力筋膜修補術”單價6800元,做了3次,共20400元。

做完手術後,辛餘才得知總費用達51930元。由於沒帶那麼多錢,交了一部分錢後,醫院讓他打了一張45740.5元的“暫緩繳費申請單”。

在這些費用中,“現代包皮環切術”實際收費僅為580元。

手術次日,該醫院又為辛餘進行了DSP半導體激光、科特治療(低頻)等項目治療,費用3萬餘元。辛餘稱,他刷光了信用卡,又從公司領導借了錢,還欠23000元,只好給醫院打了一張欠條。

辛餘稱,整個治療過程中,“王雪”沒有出示過其“醫生”相關證件,在醫院也沒有見到她。

暫緩繳費申請單

“美女醫生”只是諮詢員,逢人就推薦包皮手術

此前,辛餘通過微信附近人添加的疑似“王雪”的另一個微信賬號顯示“該賬號異常”,“王雪”讓當事人加新號。

12月4日,澎湃新聞記者匿名與“王雪”的新號通過微信聯繫,簡單聊了幾句,對方便自稱是“唐山現代醫院”主任醫師助理,亦推薦記者前往該院做包皮環切手術,稱手術只需700-800元,不會亂收費。

但“王雪”拒絕出示其相關執業證件,稱“如果打算做(包皮環切手術)的話,可以幫忙預約”。次日,得知澎湃新聞記者未去其醫院做包皮環切手術,便將記者微信拉黑,電話拒接。

澎湃新聞記者更換微信賬號再次添加“王雪”微信時,對方變警惕,還未說幾句話便拉黑。12月6日,辛餘前往石家莊一家公立醫院檢查諮詢,得知包皮環切手術在該公立醫院收費不到3000元,且該公立醫院泌尿外科的醫生告訴他,“顯微鏡病灶清除術”和“無張力筋膜修補術”收費這麼高有誇大的嫌疑,根據辛餘的病情,不會產生如此高的治療費用。

此前一天,一位自稱是“唐山現代醫院”的汪姓醫生回應澎湃新聞,稱微信上的“美女醫生”並非醫院醫生,只是一名“諮詢”人員。

“價錢物價局有規定,不是我們定的。”該汪姓醫生稱,當時是在手術過程中,他們發現辛餘有三處“囊腫”,在患者知情情況下,做了收費比較高的“顯微鏡病灶清除術”和“無張力筋膜修補術”。

在澎湃新聞的追問下,該汪姓醫生拒絕提供辛餘該三處“囊腫”的相關檢查影像病例報告,稱該三處“囊腫”給辛餘看了,“他不信讓他來看資料”,並質問“你們想幹什麼”。

6日上午,唐山市物價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私立醫療機構的價格以前是備案的,之後放開了,由市場調節。

隨後,澎湃新聞將該情況反映至唐山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該委科教宣傳處一名工作人員在瞭解情況後表示會進行調查。

針對辛餘的遭遇,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律師邢鑫向澎湃新聞分析認為,辛餘遇到的極有可能是醫托,醫托不僅擾亂的正常的市場秩序,嚴重的還會對患者的病情造成延誤或者不正確的治療,導致患者受到經濟和生命健康的威脅。

唐山現代醫院的工商資料顯示,該醫院成立於2015年10月29日,屬於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僅一人,名叫許國騰。

通過網絡搜索,唐山現代醫院存在多個域名的官方網站。其中一個網站宣稱“已造福10萬餘例男性患者”,“嚴格執行唐山市物價局標準收費,對多種檢查和治療費用進行限價公示”。

澎湃新聞注意到,網上曾有部分網友發帖稱,在該醫院治療被騙。其中一篇帖子中,作者聲稱“到唐山現代醫院做婚前檢查,醫生稱有前列腺炎,精子沒用,在該院治療了兩次,就花了7000多元,換一家醫院檢查,則顯示一切正常”。

對此,該醫院官網還發佈了兩篇聲明,稱是“網絡惡意抹黑事件”。

今年媒體已報導多起包皮手術醫療投訴,均為民營醫院

和辛餘一樣,今年已有多起男科治療“美女推薦”“術中加項目或錢”投訴,涉事醫院均為民營醫院。

遼瀋晚報等媒體報導,今年10月25日,在甘肅旅遊的姚先生在蘭州現代男科醫院做包皮切割手術,原本538元的手術費,卻在手術過程中遭遇強加項目收費。

據報導,姚先生正在接受包皮環切手術,醫生稱其手術部位有炎症(淋巴管炎)要清理,還有神經暴露在外面需要修復,不趕緊做手術以後會遺留很多問題,然後停止手術,讓姚先生再繳納15300元手術費才能繼續,讓拖著傷口下樓去繳費。姚先生在局部麻醉狀態下繳費12000元,術後又從網上借貸3300元繳費。

今年7月,澎湃新聞曾報導一則與辛餘遭遇類似的案例。今年5月,一名自稱“劉婷”的女子通過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加武洪(化名)為好友。兩人在線上聊了一個月後,“劉婷”表示願意和武洪“交往”,但強調另一半得身體健康,以此要求武洪去她工作的醫院昆明軍都339醫院做個體檢。

體檢過後,昆明軍都339醫院以武洪前列腺排毒為由,陸續為其做了十幾次治療。武洪提供的票據顯示,治療從6月16日持續至7月6日,平均一到兩天一次,每次花費約1700元,共計2.3萬元左右。

據經濟參考報8月3日報導,長沙市工商部門接媒體和群眾舉報,一家名為“湖南男博醫療集團”的公司誘騙患者就醫,這家公司組建新媒體諮詢顧問組,讓諮詢顧問加患者為微信好友,通過聊天等方式,誘騙患者到長沙、衡陽、永州的醫院看病。

該案例中,所謂的“諮詢顧問”將自己的微信頭像換成美豔動人的美女頭像,並在微信聊天中挑逗男性,噓寒問暖,以“交男女朋友”等誘騙男性前往就醫,做一些沒有必要做的手術治療,賺取醫療費用。

在今年7月,遵義市公安局紅花崗分局就打掉了一個組織嚴密、利益鏈條清晰,以民營醫院、下屬“醫托”部門共同實施詐騙的犯罪團夥。該團夥同樣以“對不特定人員添加聊天誘導無辜群眾前往醫院就診,並在就診過程中通過虛構病情、誇大病情、過度治療等方式騙取群眾錢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