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紙末代董座有點後悔 P.56 - 今周刊
在今天看見明天

華紙末代董座有點後悔 P.56

永豐餘與華紙合併案將在明年元月一日生效,創立四十四年的中華紙漿公司將成為歷史,而羅勝順從五月十五日接下華紙董事長,短短三個月就宣布將與永豐餘進行合併,羅勝順成為華紙的「終結者」,這樣的尷尬角色,並非當初所能預期。

自從接下華紙董事長後,外界始終以為,由於「羅太太」施麗雲長期扮演第一夫人吳淑珍的「推手」,才把羅勝順「推」到華紙董事長位子上,但實際上,這一次羅勝順接下華紙董事長,並非官股代表,而是永豐餘旗下的上誼文化實業的法人代表。


我到去年九月還處於失業狀態

羅勝順與永豐餘董事長何壽川雖然認識,但並未深交,這一次羅勝順接下華紙董事長,實際上是羅勝順的「前老闆」薇閣基金會董事長李傳洪向好友何壽川大力推薦,卻被許多媒體拿來當作「綠化」的題材,向來低調的羅勝順,始終不願意面對媒體說明。

二十年前,羅勝順就和阿扁成為台北市民生社區的鄰居,兩家經常串門子,到一九八五年吳淑珍在台南縣長落選謝票過程中發生車禍,當時留在台北照顧陳幸妤、陳致中的羅太太,因為在神明前跪求,只要吳淑珍好起來,願意照顧她一輩子,就這樣羅太太扮演了十五年的「推手」,不管吳淑珍到哪裡,她就陪到哪裡。

這一次羅勝順當上華紙董事長,很多人以「夫憑妻貴」來形容羅勝順的際遇。其實,個性內斂、處事低調的羅勝順,不願意辯駁,這一次,羅勝順在難以推辭的情況下,首次接受本刊專訪,也暢談他與第一家庭的親密關係。

問: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你是在扁帽工廠擔任總經理,為何在扁帽工廠門市結束後,會轉任華紙董事長?


李傳洪推薦和阿扁無關

答:扁帽工廠門市結束後,我幫忙處理一些後續的雜務,到去年九月中就處於失業狀態,那段時間,阿扁剛上任,來自各方的「請託壓力」,我覺得好麻煩。後來,就到美國柏克萊大學念了六個月的語文與商業企管,一方面是休息,一方面就近陪伴在美國攻讀碩士的女兒羅怡惠。那一段時間沒有電話、沒有人情上的壓力,也是我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而十一年前,我自己在台南佳里的老家有一家外銷針織廠叫「鍵凱紡織」,因為地緣關係,在轉入扁帽工廠工作之前,我就將這家公司讓給我哥哥經營。

後來,我就去好朋友薇閣基金會董事長李傳洪旗下的維也納貿易公司擔任董事長,直到扁帽工廠成立,阿扁因為選舉,需要人力支援,才向李傳洪借人。這一次我在選後離開台灣半年,到華紙工作的事,也是好朋友李傳洪的關係,是他向和永豐餘何董事長推薦,和阿扁完全沒有關係,所以並不是外面講的什麼「綠化」。


陳羅兩家是同鄉也是好鄰居

問:總統大選之後,阿扁都沒有詢問過你是否有意願進總統府或其他職位的安排?

答:假如要當官,早在他當市長時就可以安插一個職位,但是坦白說,我對做官一點興趣都沒有,那時候還有很多朋友找我一起作工程、從事環保、醫療業等,我都沒有興趣,因為我想那不被人「罵死」才怪,我覺得在阿扁身邊,最重要的是「潔身自愛」,這也是我的個人原則。

問:你與夫人施麗雲,最早是如何與阿扁家建立關係?

答:我的老家在佳里,太太是麻豆人,和阿扁同鄉,以前在鄉下只是認識,後來在民生社區,才發現兩家住得很近。阿扁從當律師開始,做事就相當嚴謹,朋友也很少,除了客戶之外,能夠聊天互動的人真的不多,可是我們兩家一接觸,就有同鄉之間的情誼與信任。以前,兩家偶爾還會一起去日月潭,甚至出國到日本旅遊。

那一年,陳水扁下鄉參選台南縣長,陳幸妤、陳致中就暫住在我家,後來縣長落選,吳淑珍在謝票過程中發生車禍,被送到奇美醫院時,台南的家人打電話說:「吳淑珍可能沒救了,希望羅太太好好幫忙照顧小孩。」當時,羅太太就在客廳的神明前下跪,求神明保佑吳淑珍能好起來,她願意照顧吳淑珍一輩子。

就這樣,我太太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陪著吳淑珍,照顧她一切的生活起居。那一段時間,陳家兩個小孩也幾乎都住在我們家。


羅太太和吳淑珍很有緣

問:你太太就這樣長期照顧吳淑珍?

答:可能是緣分吧!從車禍發生幫忙照顧小孩,到後來出院之後,我太太就一直照顧吳淑珍,尤其在阿扁因為誹謗案到龜山坐牢那八個月,她幾乎每天都陪吳淑珍睡覺,因為那一段時間她的身體狀況比較不穩定,心理壓力也大。

那個時候的情況很糟,每一次我太太陪著吳淑珍到龜山去看阿扁時,很多計程車司機都「嫌麻煩」︵必須停車開後行李廂收好輪椅,才能抱著吳淑珍進後座︶,攔一部計程車都要等很久。那段時間,阿扁的很多朋友,也因為自身安全,幾乎都不敢與陳家往來,或許這就是緣分。也可以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誰知道十幾年後阿扁會當上總統。

問:阿扁每一次的選舉,聽說你一直都是扮演「金主」角色?

答:我只是幫忙而已!如果以阿扁與吳淑珍幾次的選舉來看,選市議員時因為規模小,只花了一百多萬元。後來吳淑珍選立委,因為有阿扁的魅力與坐牢的同情因素,加上政治迫害受到理念相同者的支持,沒花多少錢就順利進入立法院。阿扁出獄後擔任吳淑珍的國會助理,當時幾乎所有的質詢稿都是由阿扁草擬的。

後來阿扁的兩次立委、兩次市長選舉,情況都比較不利,有一次黨內初選時我陪他拜票,結果手伸出去,沒有人願意握手,因為民進黨內都是人頭黨員,加上派系林立,阿扁本身又沒有派系組織,只能靠一個一個握手建立交情。


在阿扁身邊要潔身自愛

我個人對政治並不熱中,完全是對阿扁個人理念的認同。一九九九年,阿扁在準備學習之旅前,又面臨黨內之爭,當時的環境並不好。只是因為看到過去選舉的商品都很政治味,我就開始思考如何開拓年輕族群,當設計的定位明確後,就著手進行一系列有創意的商品,後來,扁帽娃娃等相關產品一推出就造成搶購。

總統大選後,扁帽娃娃門市雖然停了,但是設計工作還是持續,例如扁帽娃娃之後,我們也設計了扁帽娃娃的女朋友「扁帽妹妹」,這些東西都還沒有問世。公司目前是由吳淑珍的哥哥吳景茂擔任董事長。

其實,扁帽工廠結束營業,是一件相當可惜的事,當時,羅文嘉有一個構想,就是把台北市新生南路的扁帽工廠保留下來,讓年輕人使用,繼續在那裡辦活動,其實相當有特色。

問:你太太十幾年來都在吳淑珍身邊,還有人形容「走後門找羅太太」,實際上你們對於阿扁夫婦的「用人」,有過一些建議或推薦嗎?


我太太進官邸後才開始領薪水


答:我看到媒體這樣形容,心裡頭只是想「還好我家住二樓,沒有後門」,很多人自然會想,我們與阿扁的交情很好,所以去年選舉後,我才會離開台灣,避開一些無謂的人情壓力。

以前,連我在扁帽工廠時,也有人誤會扁帽工廠的產品是由我老家的鍵凱紡織來做,實際上這些都是統一發包,沒有一樣東西是在鍵凱︵這家公司已於八十九年解散︶做的。我覺得當阿扁的好朋友,最重要的是潔身自愛。做一個阿扁身邊的人,壓力很大,外面認為很簡單的事情,對我而言卻很難。

至於我太太,從阿扁當市議員到市長,她當了十幾年的義工,進了玉山官邸後,才開始領薪水,還有固定的編制。

問:除了你們夫婦外,阿扁經常保持互動的好朋友還有哪些人?

答:大學同學中,還有從事翻譯書籍出版的西書出版社老闆吳文清、總統府第一局局長趙麟、人事行政局長朱武獻,以及當時介紹阿扁進入北門扶輪社的黃維生等人。

問:你才就任董事長三個月,永豐餘與華紙就宣布合併,你成了華紙任期最短的董事長?


早知是末代董事長就不來

答:五月中我還在美國,就被通知要回國參加華紙董事會。在華紙二十一席董事、五席監察人中,永豐餘約占三分之二,我個人也算是永豐餘旗下上誼實業的法人代表。因此,這一次永豐餘與華紙合併,幾乎完全由永豐餘主導。九月二十八日,華紙將與永豐餘同時召開董事會,如果沒有意外,就順利通過合併,明年元月起生效。

問:當初你知不知道自己可能成為華紙的最後一任董事長?

答:其實華紙從民國五十七年建廠,何壽川就是第一任常務董事,對於華紙的經營目標與方針,他一向相當了解,華紙也一直是永豐餘主要的紙漿供應商,如果完成合併,實際上也等於是上下游的整合與合併。

問:你未來的角色與工作執掌是否隨著合併案而改變,據了解你應該是合併後的副董事長?

答:五月中接任華紙董事長之前,我並不知道自己可能是最後一任董事長,否則我不會來背這個黑鍋,我想公司合併,對目前九百三十位員工很難交代。不過,整個合併工作的對外發言一律由永豐餘來回應,我不能多說。

延伸閱讀

從鄉民變公民 沃草執行長:「別被荒謬的人決定你的未來」

2020-02-13

最新台股解析 一文總整理

2020-02-14

光葉克膜就燒了160萬!劉真搶救26天,究竟要花多少錢?

2020-03-05

央行降息助攻 大咖解讀:房市「租不如買」

2020-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