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大結局帶些遺憾不比《想見你》?犧牲是穿越永恆定律|香港01|知性女生

《二月廿九》大結局帶些遺憾不比《想見你》?犧牲是穿越永恆定律

撰文:林珈希
出版:更新:

ViuTV的本地製作《二月廿九》終在3月13日迎到大結局,共10集,最高收視曾達3.3,成為近期討論區人氣熱話。
吳海昕飾演女主角的Yeesa擁有穿越能力,正正與剛播畢的台劇《想見你》不謀而合,因而《二月廿九》有「港版《想見你》」之稱,故事終於有分曉,到底兩個故事是否相似呢?

ViuTV最新穿越劇《二月廿九》成為近期熱話。(《二月廿九》劇照)

《二月廿九》講述Yeesa(吳海昕飾)是一位2月29日出身的女生,她選擇每年2月28踏入2月29或3月1 的凌晨12點慶祝生日,在2017年生日前夕,她在媽媽的遺物中拿了一個神社御守,怎料當晚卻第一次穿越到2020年2月29的北海道,在這遇上影響她未來的Ryan(徐天佑飾)和余家聰(劉俊謙飾),並在新聞上得知她發生了嚴重車禍,一人身亡;在余家聰的幫忙下發現Yeesa每年都有一次24小時的穿越,為了拯救生命,開展了穿越之旅。

而台劇《想見你》的時空比較繁複,集數愈後便會發現不只女主角黃雨萱(柯佳嬿飾)拿伍伯的《Last Dance》錄音帶和想見的人便可以穿越,因而有不同時空穿插,要一步一步了解,點圖即看故事發生 == >

+8

《二月廿九》與《想見你》大結局 犧牲便是最好的?

故事一開始,《二月廿九》和《想見你》的女主角都因為一件有紀念價值的物件(神社御守和伍伯錄音帶)而令她們得知未來或過去的能力,想改變未來不幸的事情發生,開展穿越之旅。
 

在無盡的平行時空之中,有一個不變的定律,在所有的關係當中,總得有人犧牲,去成全另一個人。
《二月廿九》
余家聰為了Yeesa的幸福,選擇犧牲自己。(《二月廿九》劇照)

當人們擁有了穿越能力便想用盡一切的辦法去改變,希望一切會變好,《二月廿九》的Yeesa比較幸運,她發現未來的好友Fiona會死去因而阻止事情發生了,雖然Fiona因內疚而想輕生,但得到朋友家人的陪伴而尋找到另一個人生目標,也正因如此Yeesa深信未來是可以改變;《想見你》的黃雨萱和李子維便沒有這麼順利,在改變已知未來的時候發現,結果還是改變不到,就像李子維說:

是不是在這無數交錯的時空之中,早已發生過千萬次,我都會像現在這樣,無可救藥地,愛上那個來自未來,想要改變這一切的妳。
黃雨萱最後決定銷毀可以穿越的錄音帶。(《想見你》劇照)

雖然兩個故事的時空架構不一,但沒有犧牲,事情是不會有所改變,余家聰為了Yeesa幸福,選擇犧牲自己,黃雨萱為了救回陳韻如、王詮勝、李子維和莫俊傑,選擇放棄與李子維穿越的愛情,讓一切回到起點。

現實世界未必有穿越這回事,但無疑,我們人生中往往有很多東西都要學習取捨,人的力量就是如此渺小,雖然我們未必能像主角那麼偉大,但有時放手可能對彼此都是好事,無論是愛情還是人生。

觀後感:兩套人氣劇集筆者都是跟播觀看,穿越令故事更精彩、更有追看性,非常考驗製作團隊說故事的技巧,一不小心便會成了「膠劇」。看穿越劇時,觀眾最在乎是有沒有漏洞,兩套基本上都說得過去,可能有人會說人物之間的關聯都是在穿越時才認識,要是一開始沒有穿越故事便說不通,但穿越一事本是凌駕於現實,需要觀眾給予空間,正如看Marvel一樣。

其實筆者更喜歡《想見你》,因為它超越一套愛情劇的愛情劇,它更談論人生的成長和社會上的小眾,而且多位主角的穿越令故事更複雜更精彩,被喻為「神劇」不無道理;但依然非常欣賞香港有《二月廿九》的創作,筆者對上一次坐在電視機前追劇已不知何時了,劇集的美術指導、鏡頭運用一點也不遜色;Yeesa的友情、親情線反比愛情更令人深刻,故事也沒有太大說不過的地方,只是結局確實有點失望,可能是有太高期望罷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