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电视剧《司藤》?

关注者
276
被浏览
108,804

219 个回答

酷飒植物系女王和ATM忠犬男仆的爱情故事不够吸引你吗!

太姑奶奶之和姐妹后代有个恋爱要谈,这还不够吸引人吗!

最开始其实我是冲着导演去看的,因为当时看小破宫,真的太喜欢李导了,那还原度堪称一绝,整个剧组除了穷以外没啥毛病了,钱大概都花在男女主的服化道和外景上了。司藤其实也是这样,拥有李导非常浓郁的个人特点,唯美中略显心酸…有没有金主爸爸,关注下我们李导啊,他真的很有才华,不要被穷限制了发挥啊!

看多了傻白甜,忽然看到一个酷飒女王,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而且李导出品,真的不用担心后期人设崩塌,这就不得不安利一下李导的东宫,绝世甜局,李老五绝世好男儿!

实景拍摄是李导一直以来的特色,与其说他是有演员梦的青年导演,不如说他更想当旅游宣传片的导演,那空境随手一截就是壁纸啊!有没有旅游局来看看我们李导,让他有机会接触一下人与自然节目?

从小枫到司藤再到温柔,跟紧李导永不迷路!

司藤真的,入股不亏!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不请自来,专门搜了来回答

原著和电视剧差太多了,

1.第一集华美纺织厂里的特效就假爆了,原著里明明没有这些玩意,很有深意的民国感,是倒挂的,电视剧我有股动漫感那特效很假

2.小说里是妖啊,要改异族这名字,整个外星人很low阿感觉,好奇怪

3.这部原著基本是以大女主成长史的感觉,感情戏很少的,女主是慢热,冷淡,正义感不强甚至不是个好人,对秦放也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最后结尾司藤才表现出一点感情的样子,电视机上来直接披衣服,司藤一脸娇羞,还有抓娃娃机了,另外买衣服那时候司藤像个傻白甜女主一样说,动物招你惹你了吗怎么可以用动物的皮做衣服,我惊呆了,这是女主吗,女主死前可是杀同类吸妖元增长法力的,就跟人类杀人吃心脏延长寿命一样狠毒,,,,, 不过也许是为了迎合大众吧毕竟有的人没看过小说爆点就关注在男女主感情戏,

4.剧中颜福瑞念那个本子上关于司藤的话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很牛逼感觉,是个经典片段,拍的好能带来浓浓的年代感与穿梭感,时代变化的沧桑,结果电视机竟然改了改了词,我看到这段一点都不感触还有点想笑

4.再加一点,原著邵琰宽最开始明明是个正值青春,挥斥方遒,书生意气,那种电视剧里的要自由要民主的进步青年,后来被纸醉金迷浸染了,变成了被染缸浸染的浑身酒财色气, 司藤说,他曾经说的每句话她都记得,只是他自己忘了,,,,,,电视剧里硬是变成了奸诈小人油腻大叔,,我看小说的时候只感到遗憾这样一个向上的进步青年最后却忘记了最初的自己与最初待司藤的心,看电视剧,卧槽这么油这么坏

5.我又开始纳闷了,改编的结局,请问一下既然秦放是擎天树后代,那么请问七十七年前的白英是怎么知道擎天树是哪棵树,并且会孕育后代,是怎么预料到几十年后会姓秦,并且住哪个地区,,,,,, 如果秦放不是白英的血脉,那么丘山为什么无法炼化她的尸骨(反正白英司藤还有孩子都死了没有血脉延续怎么会炼化不了的),,,,,,,再按大家猜的颜福瑞是白英的孩子,那么丘山炼化不了白英尸骨咋可能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把白英血脉留下了,,,,小说中白英杀死司藤去没有吸收她的力量合体,而是把司藤运走,说明她已经算计好复活了,那么她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被丘山杀死,这样不就没法活了?,电视剧白英说自己孩子真得死了,那你运司藤干啥,当时为啥不吸收她恢复力量,,洞太多了

我只是认为改变后这部剧已经不再是半妖司藤这部小说,更像同名同姓的仿版本。

其实景甜演的挺好可以就是剧情改动太大了,没有原著感觉了好像在看同类本剧,,,还是改编太多经典变了很多,








附上一篇作者的后记。知乎摘录

经常会看到有读者去问作者:“你笔下的男女主角,你最喜欢哪一个啊?”

聪明和讨巧的回答有很多,比如:“都喜欢啊”,或者:“我最喜欢下一本的角色”。

可是我想,如果问我的话,我一定会答:“我最爱的女主,是司藤。”

端木很好,俏皮灵动;棠棠很好,暖心坚强;木代也很好,至真至纯。但她们都像我身边的朋友,一扭头,就看见了。

可司藤不同。她那么疏离,我要仰起头,踮起脚,才能模糊看到她漂浮在这个尘世边缘的、恍惚的影子。

完本之后,很多人问我,鱼,感情线呢,为什么这么淡啊?

咦,你们觉得有感情线吗?那就有吧,无所谓,我不好回答也不好解释。因为这本书的原名叫《半妖司藤》,我想写的,就是且只是司藤。

我毕生都在仰望这样的人,她不依赖任何人,把自己从人生的欲海里救赎出来,微微一笑,是自扬的帆。苍天为庐,瀚海为席,无风亦能招展。

她不是洁净的纸,被泼上血污和浓墨,不曾抱怨,就着冰水来洗;伤痕累累,并不扯着衣服拉人来看;被残忍对待,就不动声色地如数归还。不否认手上沾的血,指着心脏的位置说:“是我错,但我不想以死谢罪。你有能耐,就把刀子捅进来,我认。”

苦难和折磨,碾碎在齿间细细玩味,却不会化作眼泪。膝盖不软,头颅很硬,永远不狼狈,穿最破烂的衣服,也不忘仪态端方,即便被打落谷底,也会对着镜子,细细描眉。

你们都想看我哭,我偏要笑得漂亮。

这条路,不是她想走的,踏上去了,就要走的风光。那么多怨毒如剑,拈来佐餐,那么多伤害如刀,倾来下酒。没有迁怒,也没有沉沦,心眼透亮,下得一手富贵险中求的好棋。

走上过歧路,自己扳回来;爱过错的人,仰天一笑,安守寂寞,却也最终接受陪伴。

自问做不到,也没有见谁做的到。

所以,司藤是妖,独一无二,学她者生,似她者死。

因为某些原因,很遗憾,“半妖”两个字拿掉了。不过,值得庆幸,《司藤》足以撑起一个标题,也足以撑起一幅长长的画卷。

这画卷,始于幽幽青城,迤逦过脉脉江水,舒展在十里洋场吴侬软语的上海滩。你以为这是终结,实则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固执地相信,每一个用心写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灵,栖身在浩瀚的书市,等待一颗识它的心。

不一定人人都会喜欢,但司藤会遇到爱她、懂她的人,比如秦放、比如我,比如翻开这一页的你。

最后,俗套地去表达谢意。感谢悦读纪,感谢编辑小萌,感谢一路陪伴我的读者,也感谢司藤。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