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宣言》中譯本的故事--黨史頻道-人民網

《共產黨宣言》中譯本的故事

黃黎

2020年08月13日09:29    來源:人民政協報

原標題:《共產黨宣言》中譯本的故事

隨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廣泛傳播,隻言片語、零散的、不系統的馬克思主義著作已經難以滿足中國先進分子的需要。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綱領性文件之一,《共產黨宣言》全文的翻譯成為中國先進分子宣傳和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迫切任務。

筆者簡要介紹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的幾個《共產黨宣言》的中譯本,講述它們背后的故事。

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1920年初,陳獨秀、李大釗籌劃將《共產黨宣言》譯成中文。3月,陳望道攜帶《共產黨宣言》英譯本和日譯本秘密回到了家鄉浙江義烏分水塘村,夜以繼日,廢寢忘食,終於在4月下旬完成了《共產黨宣言》的全文翻譯工作。

由於原定連載《共產黨宣言》中譯本的《星期評論》被查封,陳獨秀便計劃改出單行本。當時經費困難,在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幫助下籌措到2000塊錢,隨后在辣斐德路(今上海復興中路)成裕裡12號建立了一個名為“又新”的小型印刷廠,承印的第一本書便是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

這個中譯本為豎排平裝本,內文共56頁,以五號鉛字印刷,每頁11行,每行36字,文中部分專用名詞后注有英文供參照。封面標注“社會主義研究小叢書第一種”,作者標注為“馬格斯、安格爾斯合著”“陳望道譯”。書末版權頁還豎排印有幾行字:“一千九百二十年八月出版”“定價大洋一角”“印刷及發行者社會主義研究社”。封面印有水紅色馬克思微側半身肖像,這是馬克思1875年在倫敦拍攝的肖像。書的尺寸高18厘米,寬12厘米。

由於排版疏忽,封面書名《共產黨宣言》錯印成了《共黨產宣言》。本書初版1000冊,同年9月再印1000冊,封面書名更正為《共產黨宣言》,馬克思肖像的底色也從水紅色改成了藍色。到1926年5月止,共印行了17版之多。后來國民黨將《共產黨宣言》定為“禁書”,不准再版。

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中文首譯全本,對於宣傳馬克思主義,推動中國革命的蓬勃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華崗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大革命失敗后,革命理論准備的不足更加激發中國共產黨人、先進知識分子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熱情。

1929年,在上海書店被查封以后,中國共產黨秘密創辦了華興書局。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包圍下,為了適應當時革命形勢的需要,華興書局和其他一些進步出版發行機構出版了一大批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華崗譯本就是其中之一,這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后,第一個由共產黨人翻譯的中文全譯本,當時華崗年僅27歲。參照陳望道譯本,華崗字斟句酌,反復推敲,於1930年初由華興書局出版了《共產黨宣言》中英文對照本。

這個譯本的內容包括:《共產黨宣言》《1872年序言》《1883年序言》《1890年序言》。這三個序言是《共產黨宣言》的三個德文版序言,首次與我國讀者見面。該譯本的后半部還附有《共產黨宣言》的英文全文,這也是我國最早出版的英文本《共產黨宣言》,採用的是恩格斯親自校閱的1888年英文版本。採用英漢對照形式出版《共產黨宣言》在我國也屬首次,更利於《共產黨宣言》思想的准確傳播。

從1920年陳望道譯本問世,到1930年華崗譯本出版,期間相隔10年,華崗從一名青年學生逐步成長為成熟的革命者,對《共產黨宣言》的理解也在不斷提升。他將《共產黨宣言》的最后一句話譯為“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十分接近現在通行的譯文“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成仿吾、徐冰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1938年,中央宣傳部門為尋找更加忠實於原文的版本,委托時任陝北公學校長的成仿吾和解放日報編輯徐冰共同翻譯德文版的《共產黨宣言》。他們把書分成兩部分,成仿吾譯前半部,徐冰譯后半部,利用業余時間譯出。同年8月,該譯本在延安解放社作為《馬恩叢書》第4種出版﹔9月,在武漢和上海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出版社、新中國出版社、新文化書房等出版。

對於成仿吾來說,這已經是第二次翻譯《共產黨宣言》了。早在1929年他在法國留學時,就曾譯過《共產黨宣言》,並請人將譯稿帶往莫斯科交給蔡和森,而此時蔡和森已調回國內,不久犧牲,譯稿也就石沉大海了。

成仿吾、徐冰譯本第一次在書前刊登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標准像,語言更規范,表達更准確,除豎排版外,還有橫排版,開始向現代書籍形式過渡。這個譯本作為當時陝北公學馬列主義課的教材,是當時中共干部的必讀書籍,對提高中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起了巨大作用。它不僅在各抗日根據地廣為傳播,在國統區也傳播很廣。

博古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1943年5月,毛澤東主持的中央書記處會議作出《關於一九四三年翻譯工作的決定》,指出:“延安過去一般翻譯工作的質量,極端不能令人滿意”,因此,“為提高高級干部理論學習,許多馬恩列斯的著作必須重新校閱”。決議還指定博古、張聞天、師哲等人組成“翻譯校閱委員會”。

博古接受了重新翻譯《共產黨宣言》的任務。他根據俄文版對成仿吾、徐冰譯本進行了校譯,並在原有三篇德文版序言的基礎上,增譯了一篇1882年的俄文版序言。此譯本首版於1943年8月由解放社出版,新華書店發行。

譯本出版后,被中共中央指定為“干部必讀書”之一,在各解放區廣泛印行,成為新中國成立前影響最大的中譯本。

陳瘦石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共產黨宣言》有著廣泛的世界影響,不少外文書籍都有對其內容進行引用和分析。在美國人洛克斯和霍德合著的西方經濟學名著《比較經濟制度》中,為方便讀者理解書中觀點就附錄了英文版《共產黨宣言》。陳瘦石翻譯后於1943年9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全書分兩卷,附錄中收入《共產黨宣言》全文。

譯者目的只是將它作為研究馬克思經濟思想的參考資料,因此《比較經濟制度》一書連同其附錄《共產黨宣言》才得以在國民黨統治區合法出版,封底上印有“重慶市圖書雜志審查處,審查証世圖字第3400號”。

陳瘦石譯本的另一個版本是64開,豎排版,鉛字印刷,紙質較差。封面中央是書名《共產黨宣言》,左上部有紅星,紅星下邊是中國共產黨黨徽,右邊是“陳瘦石譯”字樣。該譯本沒有版權頁,出版時間、地點都沒有注明,人們對陳瘦石其人了解很少,所以對該版本的研究不多。

喬冠華校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1948年,為了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00周年,中國出版社在香港出版了喬冠華對成仿吾、徐冰校本的校譯本。封面寫的是“馬克思恩格斯著”,“成仿吾徐冰譯”,並沒有署名校譯者,只是在“校后記”中進行了簡單說明。

陳家新先生曾持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的喬冠華譯本原件,與成、徐譯本進行了細致的對比,發現改動的地方多達105處。雖然喬冠華是對成仿吾、徐冰譯本的校訂,但就其內容而言,無論是語詞的尖銳化、用語的變更還是實質意義的修改,都具有較大的研究價值,從譯者、依據的藍本、內容改動三個方面來說,喬冠華的校譯本顯然可以稱得上是一個新譯本。

謝唯真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全譯本

1948年,為了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00周年,莫斯科外國文書籍出版局出版了封面上注明為“百周年紀念版”的《共產黨宣言》漢譯本。這個譯本主要是謝唯真根據德文版,參考國內陳望道譯本、成仿吾、徐冰譯本、博古譯本進行重新翻譯的。

這是當時最好的譯本,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它是從原版德文翻譯的﹔二是它收齊了作者所寫的全部7篇序言﹔三是其譯文更加准確,更符合現代漢語規范,閱讀起來更為流暢。

馬克思、恩格斯撰寫的《共產黨宣言》,不僅對過去一個多世紀的人類社會發展進程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影響,更是中國共產黨人革命信仰的起點。從翻譯片斷到全文,從秘密出版到公開發行,從偽裝本、手抄本到紀念版、珍藏版,《共產黨宣言》的不同中譯本,不僅影響了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等歷史偉人,更是見証了中華民族百年來的屈辱與奮起,以及中國共產黨人堅持不懈追求真理的初心。毛澤東后來曾多次談到這本經典著作,“有三本書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其中第一本就是陳望道譯的這本《共產黨宣言》。1975年,周恩來對《共產黨宣言》中文版本首譯者陳望道先生深情地說,當年長征的時候他把《共產黨宣言》當做“貼身伙伴”。鄧小平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就開始學習《共產黨宣言》,正是這本書使他由工業救國的愛國青年逐步成長為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可以說,其他許多老一輩革命家也都是讀著《共產黨宣言》走上革命道路、進而成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的。

一本書,影響了一群人。正是這一群人,改變了中國的命運。

(作者系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

(責編:王靜、常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