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台

(2020年李少飞执导的电视剧)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装台》是由李少飞执导,张嘉益闫妮领衔主演的都市情感剧 [1] 
该剧根据陈彦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以刁顺子为首的舞台搭建者生活中发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1] 
该剧于2020年11月29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并在芒果TV、央视频、央视网同步播出 [2] 
中文名
装台
别    名
我待生活如初恋
类    型
都市、情感
出品公司
西安兆麦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贰零壹陆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拍摄地点
西安
首播时间
2020年11月29日
导    演
李少飞
编    剧
马晓勇
制片人
王浩
主    演
张嘉益
闫妮
集    数
33 集
每集长度
45 分钟
在线播放平台
央视频
央视网
芒果TV

装台剧情简介

编辑
47岁的刁大顺带领一群精壮汉子在西安从事舞台演出的装台工作,他们装台的既有本地秦腔剧团、也有各色歌舞演出、婚丧嫁娶的表演,因此也遭遇了五行八作、各色人等。无论他人怎么看待、但顺子他们始终认为这是一份和艺术有关的工作,尽心尽责、吃苦耐劳,并最终随秦腔团进京汇演大获成功。而人到中年,前妻所生的泼辣任性的长女菊、无血缘关系的乖巧的二女儿梅、飘荡异乡半生的大哥刁大军和生命中忽然出现的女人蔡素芬交织在他搭台、架灯、布光、装箱的忙碌生活中,苦辣酸甜、鲜活热闹。随着女儿们的各自成家、装台队员也人去人来,所居住的城中村又一次传来将要拆迁的消息。生活在继续,唯一不变的是顺子们做人做事的责任和担当 [3] 
海报 海报

装台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铁主任给刁大顺的装台班子找了活干,结果给铁主任活的人没付钱就跑路了。装台班子急忙找人讨薪,结果找到一半发现铁主任也不见了。最后刁大顺实在没有法子,拿着被褥跑到铁主任家睡下了。


    第2集

    刁大顺拿着被褥睡在铁主任家,被铁主任叫醒后碰上铁主任和老婆吵架,最后工钱没要到反而当了回婚姻调解员;工友们聊天时想起了顺子的好,于是买了东西上顺子家门口蹲着准备道歉,结果把素芬吓得不敢进门。


    第3集

    顺子偷偷拉着素芬出了门,原来众人为顺子和素芬准备了热闹的婚礼;八叔因为狗的事情找刁菊花理论,结果被刁菊花划伤了脸;夜里顺子刚准备和素芬一起睡觉,就听到菊花在唱歌,顺子去找菊花谈话,留素芬一个人在房间里。


    第4集

    钱科长想见见唱碗碗腔的张老师,瞿团长马上让铁扣去安排,并趁机提出秦腔团排练厅需要安装暖气。钱科长提点他,这次新上任的领导可是个懂戏的主,戏演得好安个暖气可是小事。


    第5集

    墩墩告诉杨波他们干的活儿是“装台”,是装饰舞台的活儿,还让杨波爬上梯子试试他的能耐,结果引来误会,墩墩照着杨波眼睛就是一拳。做了这么没理的事儿,墩墩只好找顺子商量把杨波收在了装台队里。


    第6集

    靳导演为了舞台效果,让瞿团长下决心加班把桃花网子做出来,瞿团长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寻思着她的话。疤叔看着八婶穿的十分精致背着包出了门,觉察到她的异样,打了电话谎称她找给自己假钱想要打探出八婶的去向。


    第7集

    台下观众越听越入迷,本来是被迫来当观众的人们现在一个个都喊着好,脸上带着笑容。瞿团长出去接电话,苍老的背影僵硬地站着。领导没有来,谁也不知那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到底是谁。戏剧来到了高潮,观众们的眼眶都红了,大家的情绪随着演员表演而起伏,落幕后都起立鼓掌表达心中的激动。


    第8集

    杨波想找个活儿干,看一群人围在一起便走上前去,可是人家是要伺候老人的保姆。然而,个人生活态度不同,杨波在找活挣钱的时候,墩墩在网吧玩游戏,大雀儿骑上他的三轮车继续靠力气挣钱。


    第9集

    蔡素芬和顺子准备去和刁大军一起吃饭,顺子想把钱带着,刁大军表示这顿饭是他请客,告诉顺子不用带钱。在车旁,顺子说高级车他坐不了,会晕会吐,随后骑着三轮车和素芬去了吃饭的地方。


    第10集

    蔡素芬解释说杨波以前是自己的学生,自己以前是他的老师,而自己也只是在门口和他说了两句话。刁菊花追问蔡素芬去杨波屋子里干什么,蔡素芬表示就是说了两句话,随后就转头走了。


    第11集

    干完活儿后,蔡素芬把饭做好,男人们蹲在一旁手里拿着馍就着辣子吃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这次分给他们的钱。甭管是多少钱,杨波似乎并不在意,他前去添加辣子的时候让蔡素芬多给他来点,为的就是多看蔡素芬一眼。


    第12集

    因为杨波整天跟踪素芬,顺子误以为素芬在外头有人了;装台班子想要进场看演出找明星,保安以他们没有工作牌为由拒绝他们入内;顺子开着电动车带着素芬来到一个小山坡,在山坡上正好可以望见演出现场。


    第13集

    铁主任被讨工钱的工友扣下了,瞿团长假扮成武警团长替铁扣解围;顺子素芬被锁在院门外面,杨波翻墙替他们开门;铁主任被开发商骗走了钱,在追回一些钱以后他分了顺子点钱让顺子拿去分给装台班子里的工友。


    第14集

    菊花把医院的检查单子扔给二代问他怎么办,他俩都已经领了证,二代当然是想趁这机会两个人正式挑明。菊花知道二代的家庭情况,自己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和人家在一起,但看着二代诚恳的样子,菊花还是怀着一丝希望来见二代的父亲。可天不遂人愿,菊花被二代父亲轰走,家也不好回,只能来找巫英格。


    第15集

    顺子征求素芬的意见,素芬当然听顺子的话。顺子顺口说着给杨波带一份饭,毕竟是他救了自己一命。谢了顶的谭道厚说想要认下孩子,菊花踹开门进来,说跟他有啥关系,但是顺子却觉得谭道厚说的可以考虑。


    第16集

    张大户父亲去世时他未能赶回来,这次借父亲去世三周年要好好搞个排场。身为钢管舞演员的手枪打着电话从中巴车上下来,高挑的气质一下就吸引了墩墩。手枪穿着短裙在台上表演钢管舞热场,顺子赶紧让素芬和韩梅离开。


    第17集

    这一村都是张家人,顺子他们十几号人哪里惹得起,他让大伙都忍一忍平了这事儿就算了。杨波挎着受伤的胳膊来找张大户,他放话要和他们拼酒,喝倒一个算一个,只要能放了顺子。可不会喝酒的他一杯酒下肚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第18集

    铁扣准备扣下装台的钱和拆礼堂钱,给自己买车。另外,刁大顺不想做手术的原因竟然是不想让蔡素芬离开自己,蔡素芬知道后,安慰刁大顺,告诉他自己不会走,随后,兄弟们来看望刁大顺,大家聚在一起吃饭。


    第19集

    农民工找铁扣要钱,警察让他们去找劳动仲裁部门或者到法院告铁扣,在铁扣被警察带走后,农民工围着铁扣的车看来看去。然而,丁大师那边却没有干活的人,丁大师急了。


    第20集

    刁大顺和蔡素芬闹着玩被刁菊花误会,刁菊花拿着菜刀追蔡素芬,蔡素芬边跑边躲,而刁大顺一直在护着蔡素芬。随后,警察及时赶到,把刁菊花手上的菜刀夺了下来。


    第21集

    刁大顺给丹姐拿点石子馍,让丹姐饿了可以垫一下,丹姐让刁大顺坐会儿,刁大顺婉拒了。随后,刁大顺对丹姐说上次照那照片没照好,再拍一张,丹姐爽快答应了。


    第22集

    八叔想和八婶和好,结果被八婶赶到门外;刁菊花进大山探望韩梅,发现韩梅结婚了;刁菊花看到妹妹嫁到大山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在宴席上塞钱给妹妹;从大山回家的路上刁大军向众人说起了他的往事。


    第23集

    顺子正和大雀儿一起干活,接了电话赶紧骑着车回家。大胡子男人自称姓姚,是从河南专程来找顺子商量事情的。可菊花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什么鬼混,简直不能入耳,素芬走进里屋关上门等顺子回来。老姚见到顺子赶紧向他解释自己是河南虎啸豫剧团的,这次是专程来找他来装台的。


    第24集

    二代心里虽然难受,但仍然每天骑车给菊花送饭。菊花掏出钱从楼上扔下去,就是不认二代这份情,更是毫无底线地问二代,孩子如果是二代父亲的他是否也愿意养。和菊花根本没法交流的二代生气地骑着车离开了刁家。


    第25集

    墩墩跟手枪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二代的爱情还在他的电动车上艰难地爬行。来送饭的二代得知菊花去了茶馆,只得提着饭菜又掉头去找菊花。明明是自己点的菜,菊花还要傲娇地数落二代怎么就不懂给自己变变花样。


    第26集

    素芬不想再一个人待在厅里缝桃花了,顺子鼓励她只要内心笃定没人敢动她。大雀儿轰走了杨波不让他再干装台,可杨波转头就来找素芬。素芬不愿意再让以前的事情发生,她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不想再让杨波搅和进来,打乱自己平静的生活。


    第27集

    刁大顺表示往后装台的事,再别跟自己提,劳累了半辈子,自己想要享清福,过退休干部的生活。随后,刁大顺拿起报纸坐下来看,他也让大家一人弄份报纸看一看,学习一下。


    第28集

    刁菊花一个人回家,她对刁大顺说肚子里这娃自己不想要了,并表示这就算是提前跟刁大顺打过招呼了,刁大顺让刁菊花别再胡闹了,随后告诉刁菊花她大伯回来了。


    第29集

    刁大顺和大雀儿出去喝酒,刁大顺问大雀儿丽丽的手术费用,大雀儿回答几十万,刁大顺则继续追问到底是多少。另外,杨波想要告诉刁大顺蔡素芬的住处,但刁大顺已经知道了。


    第30集

    杨波心里面仍然想念蔡素芬,戴着墨镜跟随蔡素芬来到了学校,蔡素芬给孩子们拍视频,催促孩子们吃饭,非常开心。二人见面后,蔡素芬送给杨波一袋子鸡蛋。


    第31集

    顺子去找素芬,素芬以再次离开为威胁让顺子不要再去找她;韩梅回家探望顺子,发现雀儿叔离世了;刁大军知道韩梅怀孕后把珍贵首饰送给韩梅;顺子听到了至亲离世的噩耗,悲痛欲绝。


    第32集

    菊花和八叔谈话时说了句气话,二代信以为真,开车推了八叔的房子;大军病入膏肓,临终前嘱咐顺子找回素芬,之后便撒手人寰;菊花成功生下孩子,众人围着给孩子起名;素芬斜带红领巾,想象自己参加了菊花的婚礼。


    第33集

    素芬选择离开,让刁菊花夫妇不要送她,刁菊花拿着素芬给的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菊花和韩梅回到顺子家,菊花告诉韩梅素芬离开了;顺子深夜拿出了钻戒,回忆自己的三段婚姻;黑总车子被拖走,车里的捐款收条飘了出来。


参考资料 [4] 

装台演职员表

编辑

装台演员表

装台职员表

出品人 薛继军(总)、牛一兵(总)、张华立(总)、黄政文(总)、谢清清、任双有、张勇、蔡怀军(出品人)、赵文涛、张毅、姚立军、王东、罗宏(联合)
制作人 王浩(总制片人)、任旭(总制片人)、武刚(制片人)、陶勇(制片人)、刘焱(责任制片)、任洁(责任制片)、王蕾熙(执行制片人)、赵亚东(制片主任)
监制 庄殿君(总)、王吉德(总)、郑华平(总)、张琳(总)、王勇(总)、俞孟红、顾育英、桂斌、李红新
原著 陈彦
导演 李少飞(导演)、翟立通(执行导演)、何汉(执行导演)、刘宣宇(B组执行导演)
编剧 马晓勇
摄影 李鹏、刘华
配乐 刘小山(音乐指导)
剪辑 王学伟(指导)、梁爽(剪辑师)
道具 孙宁军
选角导演 宗楷霖
艺术指导 张嘉益(艺术总监)
美术设计 刘路
服装设计 蔡若茵
灯光 刘涛
录音 延军
场记 任光林、徐文慧
发行 马长瑜、郭天慈
展开
参考资料 [6-7] 

装台角色介绍

编辑
  • 刁大顺
    演员 张嘉益

    装台工。吃苦耐劳、坚韧不拔、有责任有担当,有情有义;讨口饭吃,得老实隐忍唯诺,但同时也有精明的一面在家庭生活中,他努力要做合格称职、靠得住的丈夫,也努力去做一个好父亲。

  • 蔡素芬
    演员 闫妮

    蔡素芬从甘肃来到陕西落脚,与刁大顺萍水相逢后结为夫妻。蔡素芬贤惠持家,温顺善良,对于他人的恶意和命运的不公,一再退避忍让,是一个情感内敛,敏感害羞,身上笼罩着淡淡哀愁的传统女性形象。

  • 刁菊花
    演员 凌孜

    刁顺子的女儿,她虽刁蛮任性,泼辣凶悍,但实则内心孤独自卑,心中有爱却不会表达。也正因刁菊花的这种性格,成为了刁顺子一家平淡生活里的惊喜与美好。

  • 刁大军
    演员 尤勇智

    刁顺子的大哥。虚荣心极重,出门就是香车美女,住五星级大酒店、一出手就是一万一万的给人钱,排场大的像超级富豪。结果却是个不务正业赌徒,过着表面体面,背地却是拆东墙补西墙一身债的人,身体也是一样,随着他本来面目的曝光,人落魄了身子也垮了。

  • 铁扣
    演员 孙浩

    铁扣是秦腔剧团正式职工,正好管着装台这项工作,顺子这帮下苦力的兄弟就靠他赏饭吃,明知道他在中间没少克扣这帮兄弟的工钱,也不敢得罪他,还要口口声声恭维着他是这帮兄弟的衣食父母。

  • 大雀儿
    演员 姬他

    老实、本分,为了家庭玩了命干活。因为没有文化,大雀踏踏实实靠力气赚钱,白天干装台的活,晚上还给人拉一整晚的石头,徒手扛三轮车、扛冰箱,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能靠力气撬动的活。

  • 疤叔
    演员 李传缨

    一个城中村的闲人,因为喜欢招惹女房客而跟老婆离了婚,但离婚之后,他还是对前妻念念不忘,连她谈恋爱也要横加干涉。别看疤叔长得凶神恶煞似的,其实心肠并不坏。剧场缺观众了,他给凑人手,三皮骚扰,他去审问,是一个看似凶狠实则仁厚的人。

  • 二代
    演员 姜冠南

    之所以称“二代”,是因为他爸爸是煤老板。事业上经营一家饭店,还有一个身份是刁菊花的老公。嘴上最常挂着一句:“光有钱没人脉啥都不顶”,梦想就是登台表演,但一直被团长拒绝。

  • 三皮
    演员 王一

    蔡素芬曾经的学生。三皮一路跟随蔡素芬,甚至为了蔡素芬加入装台队,也搬到了蔡素芬和刁顺子家对面住,通过自己的行为向蔡素芬表达自己的爱意,甚至和顺子表示公平竞争。

  • 韩梅
    演员 吴曼思

    韩梅是刁顺子第二个妻子的孩子,虽然与刁顺子并无血缘关系但胜似亲生。大专在读的她,与同学商满存两人相知相爱,温馨与波折并存。韩梅和姐姐刁菊花的性格截然相反,韩梅看起来既文静又怯懦,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甚至有点自卑。

参考资料 [8]  . [9]  . [10]  . [11]  . [4] 

装台音乐原声

编辑
歌曲名称
作词
作曲
演唱
备注
《不愁》
赵钶
赵钶
片头曲 [7] 
《我待生活如初恋》
张杨
范炜
孙浩
片尾曲
《不愁》
赵钶
赵钶
插曲
《陕西美食》
黑撒乐队
黑撒乐队
插曲
《这就是陕西》
范炜
范炜
插曲
《梦想飞翔》
任汉玥
任汉玥
任汉玥
插曲
《痒》
孟楠
孟楠
-
插曲
《白龙马》
张藜
肖白
-
插曲
《奔向自由》
王胜勃
王胜勃
大圣乐团
插曲

装台幕后花絮

编辑
  • 为了完成改编任务,编剧马晓勇往城中村跑了很多次,更是切身体验在村中小医院看了三回病。为扮演顺子一角,张嘉益和主创提前一个月就来到西安的城中村,和工人们一起干活体验生活。 [12] 
  • 为了剧中角色,闫妮从方方面面去接近“蔡素芬”这个人物,同时在剧中也几乎是素颜出镜。 [10] 

装台播出信息

编辑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2020年11月29日
央视一套 [2] 
2021年3月4日
北京卫视 [14] 
央视一套CSM59城收视
日期
收视率
收视份额
排名
2020.11.29
0.754
2.931
7
2020.11.30
0.892
3.386
7
2020.12.1
0.951
3.651
7
2020.12.2
0.921
3.470
6
2020.12.3
1.176
4.420
5
2020.12.4
1.262
4.535
5
2020.12.6
1.205
4.298
5
2020.12.7
1.281
4.810
6
2020.12.8
1.352
5.142
6
2020.12.9
1.306
4.844
6
202012.10
1.418
5.280
6
2020.12.11
1.428
4.832
5
2020.12.13
1.422
5.098
5
2020.12.14
1.525
5.613
5
2020.12.15
1.492
5.580
6
2020.12.16
1.552
5.831
5
2020.12.17
1.582
5.949
5
2020.12.18
1.629
5.368
5

装台剧集评价

编辑
《装台》塑造了中国电视剧里极为少见的人物群像,不管是秦腔团不怒自威的瞿团长,还是鸡贼算计又上下奔走的主任铁扣,就连装台队伍里形形色色的工人们也都极为生动有趣。老实巴交的农村孩子墩墩,嘴欠鸡贼的猴子,闷头出力气的大雀,还有城中村里时不时出现的疤叔、黑总,都极富个性色彩,让人过目不忘。(《北京日报》评) [13] 
《装台》虽然延续了原著小说的一部分内核,但剧集更像是一出“宣传片”,小说是“生活虐我千百遍”,现在变成了“我待生活如初恋”。当然,这出“宣传片”是那一类比较高明的宣传片,没有说教味,充满平民趣味和烟火气。该剧几乎每一集都有好几个镜头,对准陕西的各样美食。不仅有美食,还有地方风物。不同于一些都市剧,角色的活动范畴几乎离不开市中心最豪华的地段,该剧的主人公刁大顺,则住在古城里的城中村。看惯了高楼大厦,这一回观众跟着刁大顺那辆破三轮在西安的城门里穿行,活动范围主要是城中村的小院、民房、巷弄,那热腾腾的本土气息和生活气息,反而给人一种亲切感和踏实感。虽然该剧以普通话为主,但人物对话时不时也蹦出方言,或夹带一些方言词汇,鲜活又生动。总之,食物、风物和方言,包括秦腔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该剧妥妥成了西安文化大展览。该剧对准的是平民,对准的是庸碌俗气的生活本身,但它发现了这种生活被掩藏的醇美和甘甜,让生活有了更多值得好好过下去的理由。(澎湃新闻评) [8] 

装台获得荣誉

编辑
时间
奖项
奖项名称
获奖方
获奖情况
2021年4月
影视榜样·2020年度总评榜
2020年度最佳剧集
《装台》
获奖 [15] 
2021年4月
影视榜样·2020年度总评榜
最佳男主角
张嘉益
获奖 [15] 
2021年4月
影视榜样·2020年度总评榜
最佳女配角
刁菊花
获奖 [15] 
2021年4月
影视榜样·2020年度总评榜
2020年度编剧
马晓勇
获奖 [15]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