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問題!

圖像中可能有戶外
大便妹,學環保。

🚩如題:你認為應不應該為行山露營設限?

像是:
🔸山野不留痕課程-只要入山都要具備
🔸一級山藝課程-行某些山徑須具備⋯⋯
🔸二級山藝課程-露營須具備(門檻會太高嗎?)
私人地方露營活動不受限制之類的
((山藝課程:教授遠足及露營的技巧、裝備的應用與登山安全知識,從而學習登山禮儀及與大自然相處的態度。))

我覺得應該要設限…
原因是從疫情初期至今的瘋行山瘋露營
都讓自然環境慘不忍睹
特別是垃圾問題😵完全失控狀態
而山野也正面對超越盛載量的壓力

再加上這陣子行山超多人問路🤔
而他們問路其實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地名
而是請問走這邊是不是會有沙灘?有大石?
我不想走回頭路想坐車離開走這邊有巴士站嗎?
當下如實回應:走這邊直入深山😅😅😅
或是在某些時間點看到沒什麼裝備的人想入山
都要問一下:你有足夠的水糧食跟手電筒嗎?

最基本如果手機沒電都要懂得看地圖用指南針
或是求救也要說得出自己大概的座標

當然要在香港推這樣的東西有困難
大家可能會說不就只是行個山露個營嗎?
有必須搞到那麼複雜嗎?

個人認為單是沒法做到: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就沒資格行山跟露營
這真的是最最最低門檻了

不懂得愛護山野就留在市區好了

#唔好搞我個後花園😪😪😪

💩 ig : imsheeppoo

查看更多
圖像中可能有鞋子和戶外
Queenie Law 發帖到 香港行山路綫及資訊谷

今日上獅子山頂🤬🤬🤬可惜我沒有垃圾袋,周边的人也沒有,點解5可以將自己垃圾帶走呢😭😭😭

長春社

【改劃馬鞍山綠化帶,睇漏曬啲古蹟!】

今日(16/12)是城規會收集馬鞍山改劃綠化帶申述書的最後一天,近日不斷呼籲大家齊齊去信反對改劃綠化帶,除了因為今次的改劃非常貼近馬鞍山郊野公園之外,亦因為工程將影響整個具歷史文化價值的馬鞍山礦場遺址。關於古蹟文物保育的部分,長春社研究過城規會的技術文件及圖則,初步發現現時評估至少⋯⋯遺漏了以下幾項﹕

1. 110ML礦洞外牆未有顯示在多幅工程圖則內
根據古物古蹟辦事處的資料,110ML礦洞外牆與毗鄰前馬鞍山礦場的構築物,包括辦公室、機械室等,共同列為二級歷史建築。技術文件內的多幅圖則,一般會將工程範圍內或附近已獲評級的古蹟文物標示出來。奇怪的是,110ML礦洞外牆即使已獲評級,卻未有標示在工程圖則內。長春社實地到110ML礦洞外視察過,礦洞外牆未有被大量植被覆蓋,依然清晰可見。(#無可能見唔到囉)

110ML礦洞外牆在現時馬鞍山將改劃作公營房屋的綠化帶之上,根據工程圖則,110ML礦洞外牆雖然剛剛在工程範圍以外,但嚴格來講也算是緊貼工程範圍邊界,這件已評級的礦洞外牆「被消失」,他日工程會否可以完全無視其存在?

順帶一提,110ML礦洞外牆以外仍有多個獲評級的歷史建築,它們正正被工程邊界包圍,即使部門聲稱提供「緩衝區」,「緩衝區」到底有多闊?有無評估過施工時對古蹟結構的影響?附近荒廢多時,會否仍有不少歷史建築物有待發掘、研究,若把這幅綠化帶剷走,這些歷史會否從此淹沒在房屋之下?

2. 選礦廠外發現多兩支未評級的橋躉
位於馬鞍山村路旁的選礦廠屬三級歷史建築,當中包括相信是昔日運送礦物時支撐礦車路軌的兩支橋躉,然而我們在馬鞍山村路旁,貼近選礦廠旁的一片林地中,發現多兩支外貌相似的橋躉,古物古蹟辦事處的資料內,並沒有把這兩支橋躉納入三級歷史建築。

為配合改劃綠化帶後的房屋發展,計劃將涉及擴闊部分馬鞍山村路,這兩支橋躉的位置,正正與道路擴闊工程重疊,可以預期這兩支橋躉將不獲視為古蹟,道路工程不會讓路。而根據工程圖則,即使已獲評級的兩支橋躉,亦同樣有如此命運,意味著橋躉將全數被拆,一個本來十分完整的選礦廠,將因道路工程而變得支離破碎。

馬鞍山礦場遺址荒廢多年,以上或只是歷史的一小角,綠化帶內會否有更多歷史構築物,為馬鞍山礦場遺址的歷史補漏拾遺,有待官方及民間社會積極發掘。事實上完整保育馬鞍山礦場的倡議,過往一直從未間斷,無論是過去的沙田區議會,到近年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歷史保育不只著重保育「點」,而是「點、線、面」俱備,要完整保育馬鞍山礦場,改劃馬鞍山綠化帶必須停止。

#馬鞍山 #綠化地帶 #馬鞍山礦場
#保育 #歷史文物
--
長春社對馬鞍山分區計劃大綱圖(編號﹕S/MOS/23)的申述
https://bit.ly/MOSGB20201216

查看更多

【吹雞】

政府呢幾年來改劃綠化地起樓,愈劃愈近郊野公園。佢地知道如果用郊野公園邊陲地會遭到大家反對,依家用「綠化地帶改劃」做榥子,試圖蒙混過關。

今次改劃有九幅地,其中六幅極貼近郊野公園。當中亦包括具有歷史價值嘅馬鞍山村,由當年鐵礦場礦工興建,今次改劃將會滅村,抹殺香港一段重要嘅本土歷史。

⋯⋯

另外,今次改劃會擴建通上山嘅路,為一直囤地嘅地產商大開方便之門。

大家要係12月16日23:59前入信城規會 tpbpd@pland.gov.hk,註明:馬鞍山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編號S / M O S / 2 2的修訂

⬇️懶人可以聯署⬇️

長春社
https://cahk.org.hk/petition.php

環保觸覺
http://greensense.org.hk/2020/12/maonshan/

馬鞍山村關注組
https://www.supporthk.org/…

馬鞍山交通關注組
https://docs.google.com/…/1FAIpQLSdwLLZWxcsyP5awg…/viewform…

查看更多
圖像中可能有戶外和文字
圖像中可能有文字和戶外
長春社

【攪馬鞍山綠化帶,就係攪郊野公園】

包括長春社在內的七個環團,今日(14/12)已向發展局局長、城規會主席及規劃署署長發出聯署信,批評政府借改劃綠化地帶為手段,等同將發展郊野邊陲的計劃暗渡陳倉,促城規會停止改劃馬鞍山七幅綠化地帶。

長春社與幾位環團伙伴,今日亦與部分傳媒朋友到馬鞍山村路,實地視察/感受一下到底多幅將作發⋯⋯展的綠化帶,與郊野公園的距離有多近,事實是,其中兩幅位於馬鞍山村及鄰近信義新村的綠化地帶,與郊野公園最近距離分別只有不足約15米1及35米的距離,為配合住宅發展而興建的食水及海水配水庫,地盤的部分邊界甚至緊貼郊野公園界線!

我們環團亦聯手拉起「保衛郊野公園」橫額,重申今次改劃綠化帶若成功開綠燈,將會嚴重破壞郊野公園環境,關注、愛惜郊野公園的大家,記得12月16日前去信城規會,清晰表達反對改劃馬鞍山綠化帶的訴求。

--
傳送門
12月16日前去信城規會,保護郊野公園
https://cahk.org.hk/petition.php
[ ‼️緊記﹕早年城規會就提出申述修訂指引,故此請確保提出申述時,要提供👉香港身份證所載的全名及👉香港身份證/護照號碼頭四個字母數字,否則申述會被視為無效]

#保衛郊野公園 #saveourcountrypark
#馬鞍山 #綠化地帶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綠惜地球 The Green Earth
Hong Kong Bird Watching Society 香港觀鳥會
創建香港 Designing Hong Kong
Trailwatch徑‧香港
環保觸覺 Green Sense
綠領行動 Greeners Action - 全新專頁

查看更多

香港幽山美地行賞 (作者︰祁麟峰) Hong Kong’s Yosemite (Author: Mahler Ka)

本書推介一些香港境內行山徑以外鮮為人到的幽山美地,或一些被人遺忘了以及鮮人問津的地域,行程包括了荒蕪的小徑、廢棄古道、深幽的溪壑與延綿的山區,讓讀者從中細味香港幽山美水的景致 - 由專家詳盡介紹沿路自然景觀及地名闡述,十二條路線包括︰西流江半島、觀音峒群巒、馬大石澗、雁谷迷壑、牛過路、西貢中部風景線、長咀之旅、鹿湖腹地群巒、萬宜群山、糧船三山、嶼西群山、黃龍坑石澗 - 逾二百五十餘張瑰麗圖片,並提供景觀行程及參考路線,盡賞香港滄海遺珠美景。

免費閱覽 Free reading:⋯⋯
https://issuu.com/hk-nature-explore…/docs/2010_hk_s_yosemite

查看更多
圖像中可能有山、雲朵、天空、戶外、大自然、水和文字
未提供相片說明。
長春社

【守護郊野公園,反對改劃馬鞍山綠化地帶】
12月16日前去信城規會,保護郊野公園
https://cahk.org.hk/petition.php
[ ‼️緊記﹕早年城規會就提出申述修訂指引,故此請確保提出申述時,要提供👉香港身份證所載的全名及👉香港身份證/護照號碼頭四個字母數字,否則申述會被視為無效]

⋯⋯

規劃署向城規會提出改劃馬鞍山綠化地帶,地點位於馬鞍山村路及樟木頭村附近,當中三幅改劃作公營房屋,一幅作私營房屋,分別提供6,170及1,080單位,容納人口共20,430人,另有三幅綠化地帶改作小學及水務設施,配合住宅發展。建議改劃的綠化地帶,非常貼近馬鞍山郊野公園,現時十八區被選中改劃作房屋發展的綠化地帶,當中有不少都十分貼近郊野公園,今次改劃成功,其他類似的個案就更容易開綠燈。

「住屋郊野不對立」,聯合國在2016年底採納的《新城市議程》,提及所有人應享有適當住屋權,但要透過可持續的土地使用模式,保護重要和脆弱的生態環境。

城規會正邀請公眾提交申述,申述期至12月16日。長春社鼓勵大家積極提交申述,反對改劃該區多幅綠化地帶,守護郊野公園。

反對改劃綠化地帶(A、B1、C、D、E、F、G項)﹕
1. 非常貼近郊野公園﹕擬改劃的多幅綠化地帶貼近馬鞍山郊野公園,位於馬鞍山村路多幅綠化地帶與馬鞍山郊野公園的距離,只有10至30多米,當中改作水務設施用地的部分邊界更是與郊野公園界線重疊,若改劃成功,將成極壞先例

2. 發展規模極不配合﹕四幅規劃作房屋發展的綠化地帶,發展規模與周邊環境毫不配合。鄰近樟木頭村的公營房屋用地樓高165mPD,比樟木頭村(8米左右)及帝琴灣(55mPD)的住宅發展高出多倍;位於馬鞍山村路的公營及私營房屋用地,附近只有數十戶民居,沒有任何高密度發展,卻在山上建樓高達225mPD及250mPD,發展規模完全與附近環境不配合

3. 額外道路工程嚴重干擾自然環境﹕無論是連接近馬鞍山村路還是樟木頭村地盤的道路,本身不但需要大幅度擴闊至雙線行車道,而且更需要興建全新道路接駁,發展將大幅度削走天然山坡及樹木,對自然景觀造成極大破壞

4. 沒有評估對古蹟文物的影響﹕規劃署聲稱工程與馬鞍山村大部分古蹟文物有一定距離,不過現階段完全沒有評估施工時對古蹟文物的直接或間接影響

-------
《馬鞍山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編號﹕S/MOS/23)修訂項目文件(A至H項) - https://www.info.gov.hk/…/…/S_MOS_23_plan_gn_and_soa_chi.pdf

【改劃馬鞍山綠化帶,新鴻基或成最大贏家】
https://bit.ly/SHKMOSGB

【保馬鞍山綠化帶 護郊野公園防綫】
https://bit.ly/MOSGB2020

【回帶﹕點解話馬鞍山「玩完」?】
https://bit.ly/MOSGB2017

查看更多

政府悄悄地發展郊野公園,大家要幫手反對啊

天行足跡

【花你少少時間】為起豪宅,滅馬鞍山村,入侵綠化帶,迫近郊野公園

一個月前,政府突然宣佈將馬鞍山8塊地由綠化地帶改為住宅/社區設施用地,準備起樓。其中5塊位於馬鞍山村路兩旁,包信義新村隔離,整條馬鞍山上村和馬鞍山下村。政府只給一個月時間作公眾諮詢,村民和巿民必須在12月16日前向城規會提交意見,否則當你贊成!

其中最受關⋯⋯注的是馬鞍山上/下村塊地,因為就在郊野公園旁邊,塊地本身是一個很斜的溪谷,要在斜坡打樁柱建平台才能起樓。諷刺的是,政府計劃滅了兩條村後,賣塊地給地產商起中低密度豪宅,1040個單位享受半山美景,人口只有3100人,並非真正解決住屋問題之法!

同時間,計劃綑綁式附送一個配水庫,而且為了這個私人豪宅項目,政府會擴闊馬鞍山村路,並建一段天橋跨過引水道。究竟花費龐大兼大肆斬樹,就是為了那個豪宅屋苑?當然不只!

新鴻基早在90年代初已收購了在山上(過馬鞍橋後兩旁)的温家村土地,並拆屋圍封養草。2005年已獲城規會批准興建180幢獨立屋,為何一直没動工?有人認為是馬路問題,但我覺得不是這麼簡單。

新鴻基早在08年已獲政府批准自資擴路,錢似乎不是問題。村民認為今次政府以興建豪宅為藉口擴路,是明益新鴻基在上面的項目。不過,這可能只是猜中了一半。

記得新地在十四鄉的超大型項目是如何錬成的?它從來不着急,嘆慢板,屯地了二三十年,就算當城規會批了建4900個單位,它還是不動工。原來,新地等政府通過擴闊西沙路,同時間獲城規批准增加單位數目近一倍至9500個,又和政府達成協議,補了160億地價!政府大賺,新地又大賺,城規放水,馬鞍山人口驟增3萬,將來出市區塞車更恐怖。

你估,新地的馬鞍山村項目會不會是翻版呢?一旦政府拍板以公屋私樓計劃為掩飾而大肆擴路、興建配水庫和泵房,新地項目水到渠成,突然宣佈加碼,又變成超大型項目,補地價水漲船高,政府正在煩惱填人工島的錢從哪裡來,更多乜鐵乜橋乜口岸的錢也何來,和地產商一起揾錢就是最容易的解決方案,又可以美其名舒緩房屋短缺,一箭雙鵰!

只是,你同意以滅村斬樹、入侵綠化帶、迫近郊野公園的方法來起半山豪宅嗎?你願意看到馬鞍山村失去原有風貌,變成另一個鳳園/嵐山嗎?

如果反對,在網上發牢騷是沒有用的,甚至連簽名聯署也可能作用不大。最有力的方法是直接上城規會網頁提出反對意見,花少少時間打幾行字,不需要長,只要精簡,有一兩個point,反對立場清晰就得。如果意見的數量是壓倒性,或者能左右委員的決定。還是那句:盡做啦!村民靠你,生態也靠你了。🙏

如何向城規會提交反對意見?
https://www.facebook.com/skywalkersfootprints/posts/3299479713495880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長春社

【改劃馬鞍山綠化帶,新鴻基或成最大贏家】

傳媒報道馬鞍山改劃綠化地帶,其中一幅作私人住宅發展的綠化地帶,不但非常貼近郊野公園,而且勢將馬鞍山村滅村。令人更擔心的,是發展商新鴻基早年在馬鞍山村獲批的低密度住宅項目,會因今次改劃馬鞍山綠化地帶而加快上馬。

90年代,新鴻基已在馬鞍山村舊礦場遺址,鄰近馬鞍山郊野公園的綠化地帶⋯⋯,申請興建低密度住宅,項目雖然在1996年9月被城規會否決,惟1997年4月,發展項目經城規會覆核後獲批,新鴻基其後修改計劃,2005年12月新計劃獲批,可興建180幢2至3層高獨立屋,當年其中一項獲批的條件,是要求發展商「改善現時由馬鞍山路/恆康街迴旋處至擬議發展項目的通道」(即現時的馬鞍山村路),2008年10月,政府就馬鞍山村路改善工程刊憲,工程包括將這段單線通路提升為雙線不分隔行車道、沿路興建行人路、興建兩條行人及車輛兩用橋等,當年憲報預期2009年年中動工,約需三十六個月完成,不過道路改善工程卻一直沒有進行。

今次政府建議的發展計劃,除了建議發展房屋、學校、水務設施,也包括擴闊馬鞍山村路至雙線行車道、行人路等,當中近兩公里的路段,正正屬於當年新鴻基需改善的部分。可以預期,政府今次在馬鞍山改劃綠化地帶成功,在今日房屋單位需求殷切的情況下,馬鞍山村路的擴闊勢在必行,無論最後改以公帑埋單還是發展商繼續出錢,這個低密度發展項目最終都會加快落實。

在馬鞍山郊野公園這個得天獨厚的環境下建豪宅賺大錢,最大的贏家是誰,不言而喻。

長春社﹕【保馬鞍山綠化帶 護郊野公園防綫】
https://www.facebook.com/…/a.124866861163/10160782918011164/
蘋果日報﹕【政府發展古老礦村 距郊野公園10米 遭逼遷村民:我個家冇晒】
https://bit.ly/3ghnSMn
蘋果日報﹕【涉地古蹟距工地僅30米 環團:打樁或有倒塌風險】
https://bit.ly/36Ki0rD
蘋果日報﹕【村民質疑明益新鴻基 工程師指應收回修路成本】
https://bit.ly/2JTNkv6

#馬鞍山 #馬鞍山村 #綠化地帶 #郊野公園 #新鴻基
#保衛郊野公園 #saveourcountrypark

查看更多

//還記得早年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的問題嗎?郊野公園邊陲就是「核心的外圍」,「核心的外圍」被發展,昔日郊野公園「核心的內圍」也會變成「核心的外圍」,簡言之,郊野公園邊陲一被發展,靠近未來發展區的郊野公園,又會成為另一個郊野公園邊陲,另一處可被發展的地方。改劃綠化地帶的問題性質,也是同出一轍,其實我們要保護的,不僅是馬鞍山綠化地帶,而是保住郊野公園一道重要防綫//

圖像中可能有戶外和文字
長春社

【保馬鞍山綠化帶 護郊野公園防綫】

最近政府就馬鞍山改劃綠化地帶作房屋發展開展法定的規劃程序,邀請公眾提交申述,發展地盤位於馬鞍山村路及樟木頭村附近,當中三幅改劃作公營房屋,一幅作私營房屋,分別提供六千一百八十及一千零八十伙單位,容納人口共二萬零四百三十人,另有三幅綠化地帶改作小學及水務設施,配合住宅發展。

改劃馬鞍山⋯⋯綠化地帶的問題,五年多前在同一專欄都講過。

二○一五年,有傳媒揭露政府批出一份名為「馬鞍山區八個可供房屋發展用地的地盤平整和基礎設施工程 - 可行性研究」的顧問合約,研究在馬鞍山物色更多用地建屋,八幅用地均為「綠化地帶」,其中六幅更緊貼馬鞍山郊野公園,這份「可行性研究」在過往改劃綠化地帶的兩個階段都從未提及,亦非過往政府公布的一百五十幅具房屋發展潛力的土地之一,公眾無從得知任何資訊。

政府當年的回覆,是這個研究「屬工務部門恒常為物色有發展潛力土地進行技術研究工作的一部分」,又指「可行性研究」並非《環境影響評估條例》下的「指定工程項目」。當時我們的批評,是研究如「石頭爆出來」,質疑此舉偏離原先的短中期房屋供應方式及目標,而其中六幅綠化地帶,更非常貼近馬鞍山郊野公園,將令綠化地帶作為緩衝的功能受損,部分綠化帶內亦有民居,擔心與元朗橫洲被滅村的歷史重演。

改劃仍貼近郊野公園
研究了五年多,不敢說部門就改劃工作對綠化地帶,以及毗鄰馬鞍山郊野公園的影響視而不見,技術文件顯示部門作出過的修訂,包括發展的地盤遷離郊野公園範圍、地盤面積縮細、地盤界綫盡量遠離郊野公園。

不過我們都明白,這只可能是由一個極差方案,變成較差方案,即使有多處小修小補,發展地盤與郊野公園的距離仍然非常接近,其中位於馬鞍山村路的公營房屋地盤,距離郊野公園只有三十五米,同一段路上的私營房屋地盤,更與郊野公園一路之隔,參考公開的圖則文件,部分位置與郊野公園的距離只有約十米。

事實上,現時十八區被選中改劃作房屋發展的綠化地帶,當中有不少都十分貼近郊野公園,今次改劃成功,其他類似的個案就更容易開綠燈。

以往多區被改劃作房屋發展的綠化地帶,基本上都毋須要大刀闊斧加建或改善道路,今次馬鞍山改劃的綠化地帶,聲稱是貼近現有道路,但無論是連接近馬鞍山村路還是樟木頭村地盤的道路,本身不但需要大幅度擴闊,而且更需要興建全新道路接駁。前者涉及兩個房屋發展地盤的道路擴闊工程,將緊貼馬鞍山郊野公園的邊界進行;後者鄰近樟木頭村的兩個地盤,本身是需要在現有道路的盡頭,再額外興建一條全新七點三米的標準雙綫雙程路貫通。

政府把貼近現有道路作為選址原則之一,原意相信是希望節省前期基礎設施的成本及工程時間,同時減低對環境的干擾,現時這幾幅綠化地帶的選址卻要大興土木,對環境的干擾不在話下,更現實的問題是拖慢短中期房屋供應的進度,不要再說環團經常在房屋問題上諸多阻撓,這根本是政府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與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無異

還記得早年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的問題嗎?郊野公園邊陲就是「核心的外圍」,「核心的外圍」被發展,昔日郊野公園「核心的內圍」也會變成「核心的外圍」,簡言之,郊野公園邊陲一被發展,靠近未來發展區的郊野公園,又會成為另一個郊野公園邊陲,另一處可被發展的地方。改劃綠化地帶的問題性質,也是同出一轍,其實我們要保護的,不僅是馬鞍山綠化地帶,而是保住郊野公園一道重要防綫。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
刊於2020年12月4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查看更多
圖像中可能有1 人、顯示的文字是「 zim city The battle for country parks is not yet won Paul Zimmerman on the history Murray MacLehose's national parks scheme and the on-going battle with the government Afforestation after ShaL vegetation voices Idoff colonial ruled otherwise Country Government Country Marine Board. Question o enclaves? has yet parks Pun expats including 36 zoning forward, adquae Court Paul the CEO Designing Kong,a Souther Distric Save ur Country 」
Paul Zimmerman 司馬文

The battle for country parks is not yet won

Afforestation was an urgent task after the war. The Colony was almost entirely deforested. As vegetation became dens⋯⋯er the need to arrest fires and litter grew. So also did the voices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public education and recreation in the forests.
The call to establish a ‘national parks’ scheme was answered by colonial governor Murray MacLehose in 1974, with one newspaper reporting the installation of ‘150 tables for picnickers, 135 benches, 110 barbecue pits and 600 litter bins.’ The Country Parks Ordinance was enacted in 1976 and the Country Parks Regulations in 1977. MacLehose was in a hurry: ‘In four years’ time, there will be about 20 parks covering all the open countryside.’
To expedite the designation, some 77 enclaves of private land inside the parks were excluded from the legislation. Most elderly continued subsistence farming in these small and remote villages for some years while their offspring left for factories in Kwun Tong and Tsuen Wan or went overseas.
Access was mostly on foot or by sampan. The few accessible villages close to Sai Kung developed with small houses under the 1972 policy. They became a popular choice for expats including retirees and pilots (before Kai Tak closed). Fast forward, in 1992 the Sha Lo Tung judicial review stopped a golf course development in this enclave famous for butterfly colonies. A six-year long campaign started in 2000 to hold off the creation of a zone for 370 houses at the Tai Long Wan beach enclave.
Sporadic unauthorised development at enclaves culminated in condemnation when the government failed to act on extensive land clearing behind the beach of Tai Long Sai Wan in the summer of 2010. The public demanded protection of the country parks and strengthening of development control. Recognising the enclaves as part of the country parks would put development under the strict Country Park Regulations Ordinance. Land owners, egged on by the Heung Yee Kuk, objected aggressively.
In 2014, the Government excluded their own advisors, the Country and Marine Parks Board, from its decision not to incorporate the village enclaves Hoi Ha, Pak Lap, So Lo Pun, To Kwa Peng, Pak Tam Au and Tin Fu Tsai into Country Parks.
Government did not go further than zoning the enclaves under the Town Planning Ordinance. This offers minimal protection. It does not provide for management or adequate enforcement powers.
On 12 October this year,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ruled otherwise – the Save Our Country Parks Alliance won. The Government is ordered to go back to the Country and Marine Parks Board. Question is now - will they stop the rot and take control over the enclaves? The battle to protect our country parks has yet to be won.

(Published on Southside magazine - November 2020)

郊野公園的抗爭仍長路漫漫

戰後初時,殖民地的植被頓成廢墟,植樹成為一時之急。當森林郊區回復原貌,樹木長回茂盛,撲滅山火的需要以及山野垃圾的數量卻與日俱增,郊區保育、康樂活動及公民教育的聲音亦隨之出現。

1974 年,時任港督麥理浩回應訴求,設立類似「國家公園」的規劃大綱,同期亦有報章報導在郊野公園為行山客安裝 150 張枱、135 長櫈、110 個燒烤爐及 600 個垃圾桶的消息。郊野公園條例及郊野公園規例分別在 1976 年及 1977 年通過立法,而麥對此顯然感到不足,並指出在四年內將會有約20個郊野公園遍布郊區。

為加快立法進度,約 77 個位於郊野公園範圍內,屬私人擁有的「不包括土地」獲得豁免。這些土地擁有者中多為長者,他們把這些土地發展成村落並繼續耕作,其子嗣則選擇到城市的工廠尋找工作機會,或到海外發展。這些村落大多只能步行前往,或以舢舨進入。其中小數如西貢等則因 1972 年的政策發展成丁屋群,在啟德停用前,它們是外籍退休人士及機師的熱門居住地方。

1992 年的沙螺洞司法覆核案阻止在這個蝴蝶棲息地興建高爾夫球場,在 2000 年開展的長達六年的抗爭亦成功否決在大浪灣沙灘周邊的「不包括土地」興建 370 間房屋的計劃。然而,2010 年夏天,政府對大浪西灣沙灘後方的土地清理行為視而不見,零星的違例發展達至高峰。社會大眾要求保護郊野公園,並進一步管制發展開發行為,其一方向就是藉把「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實施嚴格的發展要求限制。作為地主之一,視鄉郊土地為金蛋的鄉議局,想當然作出強烈反對。

2014 年,政府於未有依法諮詢郊野公園委員會的情況下選擇不把海下、白腊、鎖羅盆、土瓜坪、北潭凹及田夫仔等鄉郊的「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這顯然未能充分保護「不包括土地」,亦未能為管理及執法提供足夠權力。

今年 10 月 12 日,終審法院判決保衛郊野公園大聯盟勝訴,政府需回到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重新審視決定。問題是,政府會否下定決心奪回「不包括土地」的掌控權?保護郊野公園的抗爭尚未成功,同志們仍須努力。

查看更多

請將垃圾帶離開郊野

圖像中可能有花朵、植物和戶外
HKOWL伯公坳

感謝大家把垃圾帶下山才丟棄,但垃圾桶如果已經滿瀉,隨便把垃圾放在旁邊地上,跟隨地抛垃圾是沒有分别的,而且位處郊野公野旁邊的巴士站,一陣風就可以把膠樽、用過的紙巾口罩吹到草坡下面。

可以的話,請帶回家,至少帶到市區的垃圾筒才丟棄。

【星期天的東涌道伯公坳】

圖像中可能有文字
本土研究社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治山火 用重典】

重陽節多個新界山頭受祝融之災,錦田大江埔一個動物收容所因受林村郊野公園嘅山火波及需要緊急撤退。眼見郊野公園每年被大火至少蹂躪兩次,市民非常希望揪出放火兇手。究竟放火嘅人,會唔會係一如網上流傳嘅一眾「孝子賢孫」呢?如果喺,咁如何制止佢哋「唔小心」咁留下火種?我哋翻查歷史檔案,搵到當年考慮過嘅應對山火方⋯⋯法,要杜絕拜祭先人導致山火,並唔係無計仔。

-燒山地圖-

本土研究社透過整合新聞報道及社交媒體消息,製作咗「2020年10月新界燒山地圖」(LINK: https://bit.ly/321wMHM),列出在重陽節前後、能核實受山火波及嘅大約或確實地點。我哋發現山火偏佈新界各處:元朗錦田、洪水橋、上水蕉徑、邊境、屯門藍地、馬鞍山等。

值得注意嘅係,山火地點同原居民「新界認可殯葬區」高度重疊,就連「黑過墨斗」嘅元朗南邊圍後山嘅殯葬區,重陽節當日都紅紅烈火。

-近千公頃郊野公園土地遭殯葬區入侵-

我哋仲用空間分析工具發現,全港郊野公園入面有達939公頃嘅土地遭殯葬區「入侵」,當中林村郊野公園有近3成(459公頃)嘅土地同殯葬區重疊,無論面積同比例上都為眾郊野公園之最。重陽節當日,林村郊野公園嘅火場亦係最大,林村郊野公園無燒烤露營地點【註一】,重陽節當日亦無雷擊,起火原因有冇可疑不言而喻。

郊野公園不得胡亂生火【註二】,容許村民喺郊野公園燃燒冥鏹,本身就同郊野公園保育嘅目的相違背,所以係郊野公園成立之初,港英政府就高度管制郊野公園入面嘅拜祭活動,並設下好多嚴格發牌條件。面對年復一年「唔小心留下火種」嘅行為,呢啲「辣招」應該要再次被「激活」。

-港英曾考慮郊野公園禁止焚燒祭品-

1970年代以前,新界山邊殯葬近乎不受管制,與市區墳場的嚴格管制大相逕庭,亦導致眾多衛生、環境、火災及法律問題。1980年,港英政府打算引進辣招,喺植林區全面禁止生火,包括大欖、城門同大埔滘,當中包括大片郊野公園土地。時任新界政務司鍾逸傑曾表示措施雖然看似嚴厲,「但鑑於山火造成嚴重損失,[政府]認為有禁止在此等極易發生火警之地區焚燒掃墓製品之必要。」【註三】

但措施引起各鄉事委員會激烈反對,認為「掃墓者無惡意遺下火種」,結果不了了之【註四】。

-最嚴重情況可以「起骨」-

雖然政府對山邊掃墓燃燒祭品繼續採取容忍態度,但因每年均有掃墓人士唔自律,山火仍然頻繁。政府喺1983年開始透過發牌制度管制新造墳墓及拜祭活動【註五】,同時劃定「新界認可殯葬區」,規定新墳必須座落喺指定地點。

但因唔少嘅「新界認可殯葬區」同郊野公園重疊,為減少因拜祭先人引起山火對於樹林和自然植被嘅破壞,檔案中發現港英政府自1983年起加入發牌條件,原來有特別要求獲發牌嘅村民,*必須*在合適容器燃燒冥鏹,不能在曠野燃燒冥鏹 (No open fire may be used for any purposes whatsoever at grave sites inside Country Parks)【註六】。

時至今日,該項發牌條件仍然生效,在現行「認可殯葬區-殮葬注意事項」中,特別列明「持證人須使用合適的容器用作燃燒香燭、冥鏹等物品」,「否則當局有權撤銷此許可證,而先人的遺體/遺骨/骨灰則須掘出或遷移至別處安葬,一切費用由持證人承擔」【註七】。

簡而言之,係郊野公園墳頭攪到生靈塗炭唔係無後果嘅,最嚴重嘅情況係需要起咗先人條骨出嚟,祖宗山墳都冇情講。

-收回燒山特權-

所以根據現行法例,村民即使有特權係山邊安葬先人,亦無特權胡亂留下火種,政府本身已有辣招對付,見到胡亂放火嘅情況絕對有權制裁。但申訴專員公署係2015年發表報告炮轟,一個小小嘅「新界認可殯葬區」政策,竟由四個政府部門執管:食環署、漁護署、地政總署及民政總署【註八】,面對殯葬區各種亂象,各部門均互相推波,而山火就繼續猛烈地燒。

除咗透過執行發牌條款「起佢條屍」,政府仲可以參考市區墳場管理措施,集中燃燒冥鏹嘅地點,減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嘅機會,例如係郊野公園入口設立化寶爐,一刀切禁止係郊野公園入面生火。

其實滅絕每逢春秋二祭燒山有好多辦法,但似乎新界係有個暗黑「殯葬結界」,政府對問題長期都視而不見。

--
【註一】漁農自然護理署 《林村郊野公園簡介》 https://bit.ly/37Y9dn2

【註二】在郊野公園內,只可以在指定燒烤爐生火。

【註三】1980年3月1日 星島日報 《植林區內山火頻仍 掃墓今次焚燒祭品 新界司向鄉局徵詢意見」》

【註四】1980年5月5日 華僑日報 《掃墓禁焚祭品有違習俗 大埔鄉事會決反對》

【註五】香港歷史檔案 HKRS895-1-40 Burial Policies in NT

【註六】香港歷史檔案 HKRS882-1-34 Disposal of NT Dead

【註七】民政總署 《認可殯葬區-殮葬注意事項》 https://bit.ly/320mQi2

【註八】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報告 《政府對「認可殯葬區」的管理》
https://bit.ly/3kMEe0K

自訂金額支持研究工作
https://www.paypal.com/webapps/shoppingcart
有些事發生左就無法忘記,相信我地好快又會再同大家見面,please expect us.
本土研究社
--
🕵️‍♀️ 月捐民間研究工作多多支持
https://liber-research.com/support-us/
Follow U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 Podcast: https://apple.co/3ly0yfw
📸IG: https://www.instagram.com/liberresearch/
🖨TG: t.me/liberinfo
🐦Twitter : https://twitter.com/LiberResearch
🎥Youtube: https://bit.ly/2WOIKTk
🧠研究義工報名申請表
https://bit.ly/2SbbyT3

查看更多

保育郊野公園、濕地,就一定要犧牲海洋去填海嗎?特首再次刻意製造矛盾,事實上積極善用棕地,才是解決眼前短期的房屋問題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
長春社

【特首,保育是咁的】

特首一連兩日不斷自行演繹「保育」定義,必須立即回應幾句,以正視聽﹕

1. 習主席重視保育,在香港大規模填海推動明日大嶼,豈非與習主席的理念背道而馳?

⋯⋯

2. 保育郊野公園、濕地,就一定要犧牲海洋去填海嗎?特首再次刻意製造矛盾,事實上積極善用棕地,才是解決眼前短期的房屋問題

3. 我們去年已講過,明日大嶼填海範圍的水域,本身的生態價值不能忽視,根據2011/12年「優化土地供應策略」研究的策略性環評,指出喜靈洲以西極為接近芝麻灣魚類養殖區,長洲南是江豚熱門出沒點及極為接近擬議的海岸公園,在坪洲-喜靈洲填海將侵佔主要珊瑚群落及香港雙足蜥棲息地,在交椅洲西填海將帶來中度環境影響等

4. 去年多個環團亦舉辦過聯合記招,反駁明日大嶼所在的中部水域「生態敏感道相對低」的說法。環團指出鄰近填海選址的周公島,有具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白腹海鵰的鳥巢及香港獨有的鮑氏雙足蜥,環團亦在中部水域錄得稀有的海筆,反映東大嶼水域具生態價值。明日大嶼大規模填海,勢必破壞海洋、陸地生物的棲息及繁殖地

5. 2018 年起,中央發布了《國務院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嚴格管控填海,不少珠三角地區的大型填海項目,目前依然前途未明。要緊貼習主席「重視保育」的提倡,更加不應搞明日大嶼

參考番👇👇
生態調查反映東大嶼水域具生態價值 環保團體促請政府撤回「明日大嶼」
http://bit.ly/lantautmrpc
明日大嶼 別讓小島沉沒
http://bit.ly/lantautmr
桂山島填海 多風光仍是絕望
http://bit.ly/Kweishan

#明日大嶼 #郊野公園 #濕地 #林鄭 #保育 #填海

查看更多

Court of Final Appeal ruled in favour of the Save Our Country Parks Alliance. What next in stopping the rot of enclaves in Country Parks? How to manage the enclaves to become amenity areas for country park visitors?

圖像中可能有山、天空、戶外、大自然和文字
長春社

【上訴得直!保衛郊野公園仍需努力!】

2013年,漁護署不建議六幅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2017年,"保衛郊野公園"成員陳嘉琳就此提出司法覆核,覆核案其中一項理據,是指該決定未有按《郊野公園條例》徵詢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的意見,該理據被高等法院駁回後,申請人早前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5名法官昨日頒下書面⋯⋯判詞,一致裁定上訴得直,漁護署需就案中六幅「不包括土地」(海下、白腊、鎖羅盆、土瓜坪、北潭凹及田夫仔)是否納入郊野公園逐幅徵詢委員會意見。我們要如何理解這次的結果?

1. 今次的裁決為所有「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的程序撥亂反正,漁護署必須從速就該六幅「不包括土地」是否納入郊野公園,向委員會徵詢意見

2. 今次裁決的焦點,涉及漁護署就郊野公園事宜徵詢委員會時應涵蓋的範圍。若細心留意2017年該司法覆核在高等法院的判決,當時結果是「部分勝訴」。勝訴的部分,是針對漁護署當年未能為委員會提供詳細的環境研究報告,沒有履行好其職責。因此,漁護署必須根據2011年「指定新郊野公園或擴建現有郊野公園的原則及準則」,為該六幅「不包括土地」重新作嚴謹的評估

3. 我們固然不能排除署方未來只為走完上述程序,然後依然歸納出六幅「不包括土地」不符合納入郊野公園的決定。事實上,過往多個環保團體以至公眾人士已提出充分資料,證明該六幅「不包括土地」的生態、景觀、康樂等價值,均足以符合納入郊野公園的資格,署方及委員會應順應公眾意見,把六幅「不包括土地」明正言順納入郊野公園,不應逆民意而行

#郊野公園 #不包括土地 #生態 #景觀 #康樂
#海下 #白腊 #鎖羅盆 #田夫仔 #北潭凹 #土瓜坪
#保衛郊野公園 #saveourcountrypark

Save Our Country Parks 保衛郊野公園
陳嘉琳 Debby Chan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