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此聲明:
新芳春行建物本身已經捐贈給台北市政府,也就是說古蹟內的展覽單位及內容跟本網頁是沒有任何關聯的,但還是很高興有許多民眾透過各種不同管道訊息而來參觀古蹟建築.

至於這個網頁(新芳春茶行-王連河)單純是個人為記錄王家長輩歷史資料而建立的私人網頁,歡迎有興趣的民眾可以閱讀其中資料. 但是希望能避免兩者被連結在一起,造成彼此的困擾.

讀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顧維鈞回憶錄有感.

1948年11月2日,美國總統大選揭曉,民主黨杜魯門逆轉擊敗共和黨杜威,選前國府就是單押寶在共和黨身上,可能和馬歇爾調停態度明顯偏向共產黨有關,選後民主黨對國府的態度更趨惡劣甚至引來報復,那個時空約當就是國共內戰的三大戰役進行期間(東北,平津,徐蚌),一年後國府遷台中共建政,很難相信中華民國的命運及走向竟然維繫在美國總統身上,不幸的是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否認,唯有統獨問題解決後才有可能擺脫這一種畸形發展,一如東西德,南北越,南北韓,例子不勝枚舉,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時間,中期怕不是任何民主體制下的政治人物可以解決的,端賴全民的智慧做選擇或長時間的磨合.

極短期的問題在於我們是現在美國盟邦中唯一重押共和黨會贏的政治實體也是唯一民調顯示出人民支持川普當選的,這可能是一個大膽的選擇,最有可能的解釋就是有人食髓知味了,三天後答案即將揭曉,萬一我們的政府賭輸了未來四年下場可知,因為後路被自己切斷了,不過她不會告訴我們而是會悄悄地變乖,變得比現在更乖,看得出來她們現在比幾個月前的賣力演出安靜多了⋯⋯,簡直不是我認知的那一群人,我納悶的是為何歷史總是不斷重演著或根本就像是一個無法逃脫的宿命.

二戰時盧森堡幾乎不做抵抗就投降德國,有人問當時的盧森堡總理為何不抵抗到底而選擇投降,他說:我身為執政者必須為我的民族留下日後再起的可能,而不是因為理念上的堅持而帶著他走向萬劫不復的種族滅絕戰爭. 這才是政治家.

雖然我不相信川普會贏得大選,不過萬一她們賭贏了....,應該多少為下一代留點餘地吧!

更多

修短有數兮,不足較也;生而如夢兮,死則覺也.

擷自明史.列傳.后妃.郭愛

想起了東坡跟佛印諸多警惕世人的故事,包括何事匆忙?無非名利而已!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修短有數,富貴在天,現今能明白的人不多了.

AIT解密的1982年美國雷根政府關於817公報的原則說明,當年蔣經國總統時代的努力成果,想當然爾後人就各取所需各自解讀,既然要去蔣就應該要徹底一點,不要有用的就據為己有,其他的就去之惟恐不及,這就是政治可惡的地方. 其實兩蔣時代為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爭取了不少安全的籌碼,只是昨是今非被刻意的抹殺,現在的人真的是「刻畫無鹽,唐突西子」.

看看人家美國阿公(他最近由爸爸升格了因為實在是太厲害了)出手的時機及力道之精準,有憑有據還外帶日期時間,徹底地打臉了那一些空口說白話,今是昨非的政客,小心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也就是胡適李敖一流的學人令人討厭的地方,因為只會說不中聽的真話啊!不過我非常喜歡他們倆.

但是話說回來,這兩份文件的確有其歷史的重要性在. 此誌.

蔣夢麟,民國八年五四運動後接替蔡元培掌北京大學,在其回憶錄-西潮中針對這個大時代的運動引用當時的校長蔡元培及文人領袖胡適的心境,寫下這一段話:

蔡校長和胡適之他們料得不錯,學生們在五四勝利之後,果然為成功之酒陶醉了。這不是蔡校長等的力量,或者國內的任何力量所能阻止的,因為不滿的情緒已經在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知識的土壤上長得根深蒂固。學校裏的學生竟然取代了學校當局聘請或解聘教員的權力。如果所求不遂,他們就罷課鬧事。教員如果考試嚴格或者贊成嚴格一點的紀律,學生就馬上罷課反對他們。他們要求學校津貼春假中的旅行費用,要求津貼學生活動的經費,要求免費發給講義。總之,他們向學校予取予求,但是從來不考慮對學校的義務。他們沉醉於權力,自私到極點。

我認為這是五四運動後的一個絕佳註解,雖然這個運動後來因為政治因素已經神聖不可侵犯.

⋯⋯

朱自清在之後的浙江一師的學潮後寫下:...到學校辦事偶爾不滿那少數人意時,便成就了少數底囂張....總之吃虧的是多數!

五四後大抵分成不太顯著的正反兩派,私下反對的大多是自由主義者,這些先輩講的其實都是指學運領袖這群少數,挾沈默或是無知的多數以成就個人的政治私心,至今依舊似曾相似啊!歷史總是不斷地在重演著人們的無知.

更多

堂號太原有感

王氏堂號一曰太原,據鄭樵.通志.氏族略第四.以爵為氏:若琅邪太原之王則曰周靈王太子晉以直諫廢為庶人,其子宗恭為司徒,時人號曰王家...云云. 其書序曰:三代之前,姓氏分而為二,男子稱氏,婦人稱姓,氏所以別貴賤,貴者有氏,賤者有名無氏....,三代之後姓氏合而為一. 應劭.風俗通.姓氏:王,黃帝賜姓也. 二者蓋不同論.

考諸宗親譜蓋多溯源於五帝,播閩台者多與唐末開閩三王有關,僅以常理而言極不合情理,此一跟古人習於自稱為某人後裔之攀附傳統或一跟胡人漢化賜姓等等有關. 最著名者即為李唐先祖是胡人抑或漢人之疑問,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讀陳寅恪先生.金明館叢稿二編之三篇論文“李唐氏族之推測”、“李唐氏族之推測後記”、“三論李唐氏族之問題”.

⋯⋯

至於各私家傳承之族譜則多久經遷徙、肇基散葉或傳抄訛誤,致多無法溯源,初以東漢末年天下擾動,繼而五胡亂華,唐末藩鎮紛立,宋末北人屠戮中華,唯自明後則多譜牒俱全,實屬難得. 本家實為福建.安溪.嶢陽.梅坂宗系,據悉原譜系僅勉強溯自元末,唯自有明以後傳鈔不惙譜系俱全,惜後人不肖乃至譜牒付諸闕如,再傳之後將無從得知舊譜序之由來. 今僅重錄嶢陽昭穆於後以供參考:

前十八世字行
世子中,爾克伯,壬丈卿,
超君臣,永景孝,友端明。

民國三十七年重編後十八世
正典章,修儀禮,肅宗規,
尚文德,致遠猷,顯丕烈。

註記:吾人為友字行,後輩應為端字行而非瑞字行,端瑞可謂失之毫釐,差以千里,足見後人之失. 甚戒之.

更多

善良是一個選擇,有感:

天賦與生俱來而「善良」卻是一個選擇,道貌岸然無惡不作也是另一個選擇 - 很多人的選擇,總自以為無奸不巧,暗自竊喜,活生生像個行屍走肉,心裡踏不踏實自己最清楚不過,只能在暗夜裡獨自安慰自己是別人不了解。禪宗的棒喝講究的是頓悟,對這種人恐怕也是枉然,只能暗暗地等待最後的審判!

功利改變了人性,有多少人可以常保赤子之心?

新芳春茶行古蹟目前休館整修中,或許是市政府年度例行維護修繕吧!沒有多去暸解,只是衷心希望主管機關可以不忘初衷持續的維護下去,即使日後萬一發生遊客減少或吸引力降低而面臨經費不足問題,身為其中的一份子總希望這棟建築物既然被徵收了就要能永續,若是日後荒廢了總是可惜,,後人若有心改變也不得其門而入,偏偏這種案例不乏其例,真的不太希望看到這個狀況. 已亥有感記之.

爬蠹有感

祖厝是一個家族的軀殼,從當年因為逃避民初的動盪及閩變導致搬離安溪嶢陽珍源厝,立腳日本殖民統治但治安相對好的台北日新町新芳春祖厝,可見中華先民三千年來的逃難文化傳播史,身為後人暨良好生活環境的受益者而言,沒有立場批評甚至指教,只能在個人的不同選擇下盡力的傳承。
族譜則是一個家族的根本,自從三皇五帝神話時代便開枝散葉代代傳承,連逃難都不忘帶上一本以便日後尋根,這反應著先人慎終追遠的偉大情操也是中華文化的脊梁,各宗族的家譜若做有系統的整理溯源,結果一定比那一套二十五史更為精彩。只可惜時代真的進步太快了,快的來不及轉變心態,極致的享樂物質生活腐化了不少人的心靈,導致已經沒有太多人在意這本不值錢的東西,我很懷疑在他們的心裡甚至比一本奢侈品型錄都更不如,所以我猜想看完後應該就可以丟了吧!丟了?
故心中大惑不解,看似虔誠的背後其良善之心安在乎?還不如學學莊子筆下的盜跖不掩其非,至少令人覺得可敬。

⋯⋯

小注(吾人先聲明並無對孔子不敬之意):前些時候讀了莊子.盜跖篇首段,用自己的話來形容就是莊子後人借柳下季,盜跖(蹠)的寓言組合打臉孔夫子的理論,心中頗認同道家的主張,或許本不該罷黜百家應該學學太史公講述六家要旨兼採百家之長。

更多
新芳春茶行-王連河──覺得很有挑戰。

昨天早上趁著帶老婆及倆小孩回新芳春社區的時候,順便到古蹟3樓的祖廳上香拜拜,她們對這個大宅子是沒有情感的,這很容易理解,但是至少內心都充滿了好奇心,邊看會邊問.

這個專頁也成立至今也一年半了,自始自終沒有想過要做任何的宣傳,純粹是當作自己對祖輩歷史的私人整理心得及記錄,初衷只是希望在政府的管道之外,為後人儘量保留一些文件或照片下來.

曾祖父-王芳群在大正15年(民國15年, 西元1926年)所立的遺囑(高寶是曾祖母), 爺爺(王連河)及叔公(王連澎)二人各自一份(附件1-8), 最主要的內容就是(死前)分家: 一個千古難解的問題. 曾祖的作法以我個人的觀感而言其實頗為正確, 只是後來一些歷史的遭遇(叔公的早逝)及演變(爺爺的兄弟情義), 讓整個家族的後來的情況變得更複雜難解.
關於這整段歷史的來龍去脈在這幾年的慢慢釐清及父輩的偶而提及下, 變得比較清晰點, 但還是不夠具體, 因為牽涉到的人數太多, 而曾經目睹還健在的長輩為數不多, 願意說的就更少了, 手頭只有一些碰巧攔截下來的翻拍資料照片可以供我參考. 姑且不論當年一些族親長輩們的選擇對錯問題. 我如果能在父執輩尚在之年, 還原整個的過程都可算是不容易的了. 畢竟這種沒有利益的事情, 我輩族人在意的並不多, 更遑論下一代呢?

這陣子挺忙, 無意中想起我一些家族的過往故事, 才猛然想起自己手中尚有一堆茶行資料都還沒有整理, 所以剛剛抽空稍微過濾了一下, 發現這兩張100:1的新芳春茶行一樓平面位置圖, 繪製用途已經無法知曉. 但是某種程度可以還原40年前的內部空間使用狀況, 也可以跟現在的古蹟平面空間格局做一比較. 像不像三分樣.

第一張是民國58年8月1日繪製.
第二張繪製時間不詳, 看起來更為古老.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未提供相片說明。

對為期5個月的特展,原本自己以為會有興趣的民眾應該為數不多,最近因為有事常常回去,發現進去參觀的民眾其實算是不少的,自己也好奇的帶著家人進去參觀了一下自己小時候成長的大宅,整體來看是佈置得挺不錯的,尤其是一樓川堂放置的幾個仿真模型特別吸引我的目光.

茶行門廊上面高掛的長達15公尺的八仙彩, 印象中小時候在一些重要的喜慶節日常常會看到它被掛出來, 東西現在已經捐給市政府, 目前正在舉行特展中, 所以還掛在上面, 有興趣的可以注意看看. 個人認為這東西還挺有保留價值的.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未提供相片說明。
未提供相片說明。

2016.09.16 上午吉時, 父執輩們把祖先牌位移回茶行3樓的公媽廳(這個廳是沒有捐贈給市政府的, 仍永遠屬於王家後代共有). 當天很多家族長輩都有出席, 當然還有些成員因故並未出席, 包括我的一家子在內. 這個沒有捐贈的公媽廳因為牽涉到以後永久使用權的問題, 所以在跟市政府協商的過程有些波折, 所幸在姑丈張迺良的大力協助下, 總算是功德圓滿.

還有, 茶行大門的對聯及橫批也在日前刻上去了.

非常感謝齊裕營造的林志陽先生幫忙拍照並提供照片. 照片中所有的人物均是家族人員, 若有侵犯肖像權的疑慮, 麻煩不吝跟我反應, 必會立即撤下相關照片.

⋯⋯

~~此組照片煩請還勿網路分享, 因為恐涉及隱私問題.~~

更多

新芳春行特展,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希望政府保護古蹟要不遺餘力,不要辜負了捐贈者的初衷.

2016.09.27 補記:
主辦單位有成立網站, 連結如下:
http://www.xn--ygtp1tbkay43bnxtyvh.tw/

⋯⋯

FB:
https://www.facebook.com/新芳春行特展-1119304481426235/

也希望參觀的民眾可以多多愛護建築本身, 終究是老建築了, 承重能力有限, 尤其是樓板及木造樓梯.

更多
xn--ygtp1tbkay43bnxtyvh.tw

2016.02.22
王連澎(爺爺王連河的弟弟, 當年主導泰國的茶行)的歷史記錄:
1. 王連澎手記泰國公司帳冊(圖片資料來源: 興富發出版的新芳春茶行小冊子)
2. 朝鮮每日新報: 1938年(民國27年, 昭和13年)5月28日的報導:二重國籍奸漢王連澎被殺, 應該是被抗日份子當成日本人殺害的吧!歷史的際遇.
3. 小時候一直不知道掛在客廳的掛鐘上方的人是誰, 現在知道了, 就是叔公-王連澎

⋯⋯

2016.08.13 補記:
新增照片4 - 照片29. 附上王連澎手記翻拍(泰國分行手帳, 昭和9年~昭和19年), 記帳方法很特別, 基本上完全看不懂, 內容所記載的都是往來的同行(例如:炳春茶行), 唯一的例外是"林濟舟", 是爺爺的親妹夫(王錢), 在一些相關資料中不斷地出現, 角色看來不輕.

2016.09.17 拾遺:
原來照片4 - 照片29的特殊記帳方式叫做"蘇州碼", 感謝暨南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謝濬澤先生的解惑.

2017.05.08 補記:
新增照片30. 感謝暨南大學謝濬澤先生提供1938年台灣日日新聞有關王聯澎被殺害的新聞檔案.
新增照片31. 王連澎死亡書, 由決議錄中擷取. (據爸爸說爺爺生前絕口不提此事的經過, 想必是有苦衷吧! 現在看來原因已經清楚了, 在當時能有什麼選擇呢?

更多

2016.05.22: 現在手上有一大堆茶行及家族的歷史檔案, 在沒有父執輩的協助下, 希望能慢慢的拼湊整理出脈絡來, 至於之前貼上來的資料如果有補正的也會陸續更新.

新芳春茶行, 民國21年3月23日(昭和7年, 1932年)成立時的原始決議錄, 是在一堆歷史翻拍檔案中發現的珍貴資料(後面尚有幾十頁, 但資料比較牽涉家族事務, 有點隱私問題, 所以沒有放上來). 前面27頁中包含原始11位股東的名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