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這幾年來南華早給予香港故事機會,提名參加「香港精神獎」。
我們沒有途徑頒授獎座給我們的勵志故事分享者,但這個夢終於成真了。
恭喜朱耀偉教授今晚獲得「香港精神」文化貢獻獎 !
Thank you to all our storytellers, readers, voluntary writers, Professor Stephen Chu Yiu Wai, and SCMP for your support over the years! It was my honor to help make our storytellers shine! What a beautiful way to say goodbye and until we meet again!
有緣再會!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坐著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坐著

大家好。我們就快要同香港故事講聲 ‘bye bye’。最後的post 會是關於南華早報的香港精神獎,希望個page有一個完美的告別。
回想過去,網主Tracy曾經是在她惡劣的時候開辦這個網頁。開辦香港故事是,Tracy 是患病中所以每天都會碰着很多的不同大小的問題。
但是很奇妙的事情是在惡劣的環境下,她能創作並堅持香港故事項目。結果是,她有被傳媒訪問過,做過網上電視訪問,及曾經在收音機奇妙地停着自己的聲線。另外,Tracy有機會在學校做人生第一次的特別嘉賓,在上台與學生和家長交談感覺很開心和奧妙。另一方面,她在明報亦有自己的香港故事英語教育版專欄,對於Tracy來說,寫了專欄是很難得的事情,她非常之感恩。此外Tracy 這幾年與南華早報的香港精神獎聯繫及合作的,Tracy 心感受到這是一種榮幸。最後,香港故事曾經出了一本書,書名是:係。香港人,係。香港故事。這本書是包含101個香港人的勵志故事。對於Tracy來講,出書是像一場夢, 因她由細到大其中一個志願是出了一本書。在2016年香港書展時,這本書好幸運地售罄。Tracy萬分感謝大家的支持。
做到以上的事情對於Tracy來說是很難相信,因為是她最困難的時候做了。Tracy覺得當其時什麼都沒有只能將所有的工作做到最好。今時今日的她會常常問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啊?真的幾難以置信。
現在Tracy是健康的及很快樂,做緊她非常之喜歡的工作,精神上及生活都很滿足,生活得相當愉快,困境已經變成過去的。所以她覺得可以放開香港故事了,因香港故事已經渡過一些很快樂的時光。是時候與讀者講一聲多謝你們的支持和後會有期「香港故事」!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

請大家支持朱耀偉教授,希望他可以獲得南華早報的香港精神獎。無需要登記,只需要按他的名字一下,就可以投他一票。投票截止日期是7月31號,謝謝。
https://spiritofhk.scmp.com/zh/投票/

我是阿 Dee,要作自我介紹,該說我是米芝蓮一星級廚師還是餐廳老闆?我從事廚師行業始自十多年前,當時是日本餐廳的學徒,遵從日本尊師重道的傳統, 什麼都要聽師傳的,而且一切從最基層做起;一如電影電視中的學徒生涯,從早幹到晚,都只做洗碗擦盤的工作。這樣幹了幾年,師傅看見徒弟經得起磨煉,毅力及格了才會慢慢傳授廚藝。當時我任職的日本餐廳被評定為米芝蓮一星級餐廳, 但那是群衆的功勞,從老闆到廚師到洗碗工都曾為評級出力。後來我在福建經營居酒屋,是該城市的第一家,四五年下來也算薄有名氣,後來輾轉回港再創業, 開了一爿小店。

在芸芸菜式中我獨愛日本菜,我喜歡它的精緻、多變化。我曾為任職的餐廳創製海膽燒大蝦的新菜式,也獲得老闆的讚賞。我現在的店很小,但可以有較多機會與客人交流,了解他們的愛惡,也給予我創製新菜式的靈感。若問我經營心得,兩個字「用心」,店中所用的醬汁都是我親手調教的,賣點是味道獨特,你絕不可能在別家餐廳吃到,也不可能在超級市場中買到。我的目標是在香港每一個有需要的地方都有我的分店,好讓我的客人能就近嚐到他們喜歡的味道,目標看似頗遠大,但我有信心做得到⋯⋯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我是阿榮,是馬鞍山頌安邨區議員。 在中國出生,因為媽媽在分娩時有困難,令到我頸椎受損,導致手腳不能活動,慶幸腦部沒有受損害,其他方面與普通人沒有什麽分別。兩歲半時我從大陸移居香港,我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初到香港時在荃灣區一個板間房居住,由於業主將單位分成多個房間出租,所以居住環境非常擠迫,但同屋住戶都能守望相助。
後來我們搬到葵芳公共屋居住,在九十年代舊式長方形走廊設計的屋,居民較有人情味,而且非常淳樸。當年公屋的設計十分通風和透光,夏天時大家都經常打開門戶,雖然我只能坐在家中,我亦可以知悉走廊外面的小朋友正在踩單車和打波。媽媽接弟妹放學時,偶爾也會將我交托鄰居代為照顧。我現在居住的和諧式公屋,走廊的光線不足,給人冷冰冰的感覺。居民一般都會將門戶鎖上,雖然關係沒有從前那般緊密,但是有需要時大家仍會互相幫助,有些公公婆婆需要買飯時,鄰舍亦會協助,這一種人情味仍然存在。
我從幼稚園到中學都是入讀特殊學校,小六時我到甘迺迪中心住宿,在那裡二十多個小朋友一起生活,每逢星期五晚才可以回家,星期日便需要回到中心。最初的時候十分掛念家人,媽媽也不捨⋯⋯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樹、小孩和戶外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

【We welcome your HONG KONG Stories!】
歡迎聯絡我們分享自己的故事。
Please send us a Message if you would like to share your Hong Kong story!

我是Trevor,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來香港工作六年後,決定選擇紮根香港,在此創業。去年六月我成立了一家公司,為本地及世界各地到訪香港的藝術工作者或一些創建事業者建造一個供他們發揮的互動平台,讓他們辦工作坊,辦展覽,也讓他們有機會與其他的藝術工作者接觸交流,我們還會舉辦一些慈善活動如為殘障人士辦展覽等。

我的事業目前還只能算是在實驗階段,希望幫助大家去創作,我覺得創作是最美好不過的事情,從無到有,不管結果如何,在經歷這個過程時已令你很快樂。我創業的構想也源於我的座右銘:Make the decision with the purpose of love。我想證明給大家看抱著做好事的心去辦業務是會成功的,過去自己的經歷讓我看到辦業務的人都以賺錢為首要目的,大家都逃不開這個框框。而這個保守的觀念亦令一些有意義的事或有才華的人得不到發揮的空間。

香港,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它擁有國際大都會和亞洲中心的地利,能共享到很多資源。到香港來的人,有的來工作,有些來旅遊,有些來做生意,也有些人士來移民。這個地方生活節奏很急促,效率也很高,由於它很集中,任何在這裡⋯⋯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站立

這是我們今天在南華早報上的香港精神獎候選人朱教授的故事。 由7月開始,你可以提名你最喜愛的被提名人。 如果你覺得他能代表真正的香港精神,我真誠地希望你能投他一票。 稍後將發布更多信息。🙂
Here is our Spirit of Hong Kong Award’s shortlisted nominee Professor Chu’s story i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today. The voting period for your favorite nominee begins in July. I sincerely hope you will cast him a vote if you feel he represents the true HK spirit. More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voting period will be posted later. 🙂

我們很高興與大家告訴,我們的南華早報(SCMP)“香港精神獎” 提名人朱耀偉教授被提名入圍。 朱教授是香港流行音樂文化學術界的具影響力人物,正在爭奪文化貢獻獎。

如南華早報採訪後,公眾可以自由地為他們最喜愛的提名人投票:這個人物是擁有無私的真正香港精神,以及對社會有很大貢獻的。

現在,請隨時閱讀他為我們香港故事說的勵志故事。朱教授,加油!💪

⋯⋯

We are pleased to tell you that our nominee, Professor Stephen Chu Yiu Wai, has been shortlisted for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pirit of Hong Kong Awards’. Professor Chu is a leading figure in the study of Canto-pop culture and will be vying for the Culture Award.

After the interview with the SCMP is published, the public is free to cast a vote for their favorite nominee: the one who embodies the true spirit of perseverance, fortitude and selflessness that is symbolic of the HK spirit.

Right now, do feel free to read his inspiring story that he did with Hong Kong Stories below. Keep up the good work Stephen! 💪

更多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室內
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

我是朱教授,生於一九六五年,如採用呂大樂教授四代香港人計算方法,我便是生於第二代最後一年。在這方面來說,我是幸運的一群。在七十年代成長的第二代香港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比較多。我經歷了香港經濟和流行文化起飛的階段,所以是在流行文化中長大,自小便喜歡看香港電影丶聽粵語流行歌曲和看無線電視。今天的年輕人可能想像不到,當年我們便⋯⋯是這樣長大,慢慢形成了香港自己的身分。因為六十年代前香港是移民社會,所以還沒有一個自覺的身分。七十年代開始,大家開始一起接觸同一種流行文化,慢慢形成大家認同的身分。
七十年代,粵語流行文化開始冒起的時候,對我影響很大,現在回看,我的身分與粵語流行文化其實分不開。八十年代初,我剛中學畢業,到八四年入讀大學,在這個年代成長,回想實在十分幸運。八十年代是香港經濟和粵語流行文化的黄金歲月。
我最喜愛的粵語流行曲歌星有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等等,他們將粵語流行曲帶到全世界的華人社區。那個年代,一切很有活力,電影、電視、粵語流行歌曲,不同流行文化之間產生了協同效應,香港亦變成了華語流行文化中心。當時自己也受到很大影響,但很矛盾的是,香港人一向都不太尊重自己的文化,流行文化常被視作商品,在學院裡沒有甚麼機會研究。回想當年入讀大學,倒有些誤打誤撞。我是傳統男校理科生,當時擔心選讀文科會被人看不起,因為一般同學不會選擇文科。當然,有少數人敢選擇自己喜歡的學科,但我則隨波逐流選了理科。後來在大學入學試時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是理科材料,
因此入讀大學時選了英文系,主修文學,後來又轉讀中西比較文學。研究院畢業已是九十年代初,我有機會到浸會大學中文系工作。那個年代中文系很少比較文學出身的人,因此在中文系有種邊緣感覺,有幸同事並沒排斥。邊緣倒有好處,便是可以研究一些自己喜歡的題目。結果那時開始做了一些好像不太「正經」的歌詞研究。
七十年代是我成長的階段,開始看李小龍和許氏兄弟的電影,聽許冠傑的粵語歌,自小在這個文化環境下成長,流行文化可說是我的身分認同的重要組成部分。讀書的時候,我一直很疑惑,中文科為何不會教授流行歌詞,它常被人批評只是商品,甚至會教壞學生的中文。初時對此沒有甚麽意識,只是人云亦云,老師這樣說,我便這樣說。慢慢長大後知道,當然有一些歌詞寫得很差,也有頗多水準不高的電影,但同時有些歌詞寫得很好,亦有很多出色的電影,只是一直得不到重視。最初我讀理科,根本不會考慮這些問題,但後來有機會進英文系唸文學,後來再轉到中文系任教,開始教學生涯時有需要做一些所謂「學術」研究,便想將流行歌詞作為研究題目,希望使人明白雖然這種流行文化是商品,但也有值得欣賞的地方,而且這種文化一直陪伴我們幾代香港人成長。
那時香港流行文化開始在學院比較多人關心,但仍不是一個廣泛為人接受的研究題目。
後來慢慢發現歌詞研究可以平衡心理,讓我在那些要向學院交數的研究項目之外找到趣味。現實是很矛盾的,後來學院多了人注視流行文化,但香港流行文化卻開始衰落。千禧年後香港流行歌曲、電影、電視都走下波,香港流行文化研究亦漸少人關心。
大約在二零一二年間,香港大學開始籌辦一個香港研究課程。畢業後我只在浸會大學工作過,是二十年來唯一的一份工作。當年知道香港大學有這個新課程,覺得十分吸引,便下定決心步出安逸,轉職香港大學推出香港研究課程。香港文化在學院一向不被看重,加上過去十多年中國崛起,中國文化及流行文化愈來愈受重視,香港文化則漸被冷落。香港研究只是一個很小的本科課程,但難得可以有一個學士學位課程,又同時有研究生專硏香港。雖然課程規模很小,但可以集中做香港研究,可說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我覺得過去十年八載,香港文化,甚至社會和政治氣氛都變得很差。面對這個惡劣環境,我覺得香港人更要尊重自己的文化。面對這個情况,最重要的是做好研究工作。可能很多人認為十年八載後,再沒有人會聽粵語流行曲,但做了研究及把它保存好,就有希望可以流傳下去,大家對保護香港流行文化的意識亦會提高。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這是我過去二十多年在學院,加上多年來經歷香港流行文化高低起落的一些想法和心聲。
I am Professor Chu. I was born in 1965. I was born in the last year of the second generation according to the method of Prof. Lü Tai-le. In this regard, I am among the lucky batch. The second generation of Hong Kong people who grew up in the 1970s saw more opportunities for upward mobility. I endured the taking off of Hong Kong's economy and popular culture. Therefore, I grew up among popular culture. Since I was young, I enjoyed watching Hong Kong movies, listening to Cantonese pop songs and watching TVB. Today's young people may not be able to imagine that those were our days. Slowly, Hong Kong formed its own identity. Because Hong Kong was an immigrant society before the 1960s, it did not have a conscious identity. The seventies began and we began to come into contact with a popular culture, which gradually formed the identity of everyone.
In the seventies, when Cantonese pop culture began to rise, it had a great impact on me. When I look back on it now, my identity and Cantonese pop culture is inseparable. In the early eighties, I just graduated from high school. In 1984, I entered university. Those who grew up in this era can be called very fortunate. The 1980s was the golden age of Hong Kong's economy and Cantonese pop culture.
My favorite Cantonese pop stars are Alan Tam, Leslie Cheung, Anita Mui, Andy Chan, etc. They brought Cantonese pop songs to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around the world. At that time, everything was very dynamic. Films, TV, Cantonese pop songs, and different popular cultures produced synergies, and Hong Kong became the center of popular Chinese culture. During those days, I was also greatly affected. But, paradoxicall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did not always respect their own culture. Popular culture was often regarded as a commodity, and there was little opportunity to study it. Looking back at my university days, I thought there were times when I did not know what I was doing. I was a traditional male school science student. I was worried if I took the liberal arts, I would be looked down on, because students in general did not choose liberal arts. Of course, a few people dared to choose their favorite subjects, but I went along with science. Later at the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 I found that I was not science material.
So when I entered the English Department, I majored in literature. I later transferred to Chinese and Western comparative literature. I graduated from the Graduate School in the early 1990s.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work in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Baptist University. The Departm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did not have many staff that graduated from my area of specialty. Consequently, there was a feeling of isolation in the Chinese Department. Fortunately, my colleagues did not exclude me. But being a minority also meant that you can study some of your favorite topics. As a result, I began to do some not very ‘serious’ research on lyrics.
The seventies was the stage of my growth. I began to watch Bruce Lee and Xu Brothers movies. I listened to Sam Hui's Cantonese songs. I grew up in this cultural environment. Popular culture can be considered an important part of my identity. During my studies, I have always been very puzzled by why the Chinese subject did not teach popular lyrics. It was often criticized as a commodity that even taught bad Chinese to students. At first, I did not really mind it but I only talked about it when others did and when the teachers did. Slowly as I grew up, I began to know, of course, some of the lyrics were very poorly written. There were also a lot of sub-standard films. But at the same time, some lyrics were very well-written. There were also a lot of good movies, but it was just that they were not valued. Initially, I did not take these issues into consideration when I took science, but then later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tudy English literature. Later I went to teach in the Chinese department. When I began my teaching career, I needed to do some ‘academic’ research. I made popular lyrics my research topic. I wanted to make people understand that although popular culture is a commodity, it is also worthy of appreciation, and that this culture has accompanied the growth of Hong Kongers that spans several generations.
At that time, the university began to care more about Hong Kong pop culture but it was still not a widely accepted research topic.
Later, I slowly found that the lyrics of the study can balance you psychologically - when I had to show the results of my research project to the school, I still found it fun and interesting. Reality is very contradictory. Eventually, more people began to look into popular culture in the university, but Hong Kong pop culture began to decline. After the millennium, Hong Kong pop songs, movies, television have gone down the drain. People began to lose interest in popular culture research.
At around 2012,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began to organize a Hong Kong research program. After graduation, I only worked in Baptist University. It was my only job for twenty years. When I learned that the University had this new curriculum, I found it very attractive. I decided to take the initiative and move to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launch a Hong Kong research program. Hong Kong's culture has never been valued academically, and with the rise of China in the past decade or so, Chinese culture and pop culture have become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The Hong Kong study is a very small undergraduate course - it is rare to have a bachelor's degree program and a post-graduate program in Hong Kong. Although the program is very small, it can still focus on Hong Kong research. It is still a rare variety of happiness.
I feel that in the past decade or so, Hong Kong's culture and even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atmosphere have become very poor. In the face of this harsh environment, I feel that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respect their own culture. Faced with this situation,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do research work. Many people may think that after ten or eight years, no one will listen to the Cantonese pop music. But if we do research and save it, there will be hope and it will be handed down to the coming generations. The awareness and protection of Hong Kong's pop culture will be heightened. There is still a breath that can light a lamp and when there is a lamp, there will be people. These are things that I have learned in the past two decades.

更多

我是 Renita,假如我的兒子不是有特殊教育需要 (SEN) 的孩子,我不會知道香港有數以萬計這樣的孩子,也不會知道他們的需要。記得當我的孩子被確定是 SEN 兒童時,我的腦子簡直亂成一片,我需要馬上各方聯絡協調進行語言、職業、物理治療等,而在兒子進行治療的期間,我對有關的教具加深了認識,亦有感於尋找合適教具的困難,便決心投身設計及生產教具。三年前我開創了親子教具網,要由零開始去創立一個事業絕不容易,幸運是我當時工作的公司是生產膠片的印刷厰,與治療師使用的教具物料不謀而合,我便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開始。 第一份教具發佈到網上後,查詢多不勝數,這個小小的成功讓我深刻體驗到大衆對這類教具的需要。接下來的日子,我一邊在治療師來我家做家居訓練時在旁邊學習,一邊四處找專業人士如語言治療師、幼兒發展導師等合作。我自己也絕不偷懶,無時無刻都在想有什麼遊戲適合製成教具,既要好玩又能讓小孩子學會。 事實上我們設計的教具是讓小朋友邊玩邊學的,既適合一般兒童玩樂學習,也可以供 SEN 兒童作訓練之用,我們設計的教具對象是2-6歲的小朋友,主要教會/訓練他們的認知能力。⋯⋯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坐下、表格和室內

我是Michael,是百分百的香港人。後來到英國升讀大學在香港出生和接受教育,。畢業後便回港發展。我最希望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在工作途中有不小改變,這些改變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一些不平常的改變。回港後便在投資銀行工作,但我做了大約三年,便轉到大學教書。很多人認為,在大學教書是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而且工作穩定,但我教了六、七年後,又離開了。開始自己創業,在公司營運了十年的時候,好像所有事情都很穩定,我又放棄做老闆,來到教會工作。我所作的決定,其他人或會覺得很有趣,但我想強調的是因為我在香港成長,接受教育、香港給我的有力的支持,使我不需要循規蹈矩,可以作自己的選擇。
在投資銀行工作,薪金不錯,每天工大約十四小時。有一天和父親喝早茶,他說我的工作不事生產。當時我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回家後想了一段時間,明白了小許。首先要說明的是我並非對這個行業的人士不敬,只是因為我的個人背景和價值觀使至我有以下的看法。在銀行裡工作只是對著一些數字。而銀行所賺取的是手續費,所以不論投資成功或失敗,也要支付手續費。投資成功者往往是贏了投資失敗者的錢,當然這並非
一個定律。但投資失敗⋯⋯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站立、樹、植物和戶外

我是Daphne,是客戶熱線服務品質顧問,自大學畢業加入金融業到今天已經近20年了。不過今天我要談的並不是金融業,而是我的興趣 – 編織,我更為此開設了一個Facebook專頁。看到我高大健碩的身型及知道我自小在泳隊訓練的經歷的人都不太相信我能坐下來編織,那個賢良淑德的形象與我運動健將的外型實在太不匹配了。不過,正因為我曾在泳隊接受過刻苦的訓練,我才有毅力堅持追尋我的夢想。對於編織,一般人的印象都是老人家的玩意,是退休的婆婆閒來無事,打發時間的手作;又或是蜜運中的女子為表達愛意替意中人編織的『溫暖牌』。甚少人會把編織發展出什麼事業來,況且近年香港的毛冷業也因編織的人逐漸減少而式微,僅餘數家較大的毛冷店仍在苦苦經營。

編織於我是一個夢想,我正修讀一個日本證書課程,為期約五至六年,費用也不菲,絕對可以用來報讀一個MBA課程。也許有人會認為我錯用了資源,認為錢應該花在為事業增值上,而不是在這種『消閒』的玩意上。慶幸我得到家人的鼓勵和認同,他們都支持我修讀課程和辦網頁。在營運這個網頁的兩年裡,我才發現香港原來有很多同道中人,大家在網站上分享編織的樂趣,互⋯⋯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 Rosa,是表達藝術工作者,多年願望最近終於得償,開設了自己的畫室,正式體驗施比受更有福的真諦。我除了教小朋友畫畫外,同時正在香港大學修讀表達藝術治療碩士課程,完成課程後我就能取得執業證書,正式為有需要的患者進行治療了。
我對情緒病患者的關注除了因為眼見香港的自殺率近年不斷上升,報章的頭條不時被與情緒病有關的新聞佔據,一會是精神病人自殘自殺,一會是倫理慘案,實在讓人看得觸目驚心。而且普羅大衆對情緒病人也頗有偏見及誤解,甚至是歧視。 以香港如此緊張的生活,活在其中的人情緒出現問題實在不是稀奇的事,曾有統計香港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曾經歷不同的情緒困擾。除了社會上發生的案例,最令我揪心的還是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的。事情發生後我們往往會追悔或甚至自責,怪自己沒有及時察覺到親人的情緒出現了問題,到出事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其實我自己也曾受困於情緒病,幸而我及早察覺並尋求治療,才得以痊癒;我就是靠繪畫走出抑鬱的陰霾。很多患有情緒病的病人都不能把自己的問題宣之於口, 特別是小孩子更不懂得表達自己。但藉著繪畫,他們受抑壓的情緒得到發洩和舒緩。他們的畫作反映了⋯⋯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 Amy,是一位執業律師,去年中「毅然」放棄國際知名律師樓的高薪厚職,開設了自己的公司。這樣的開場白大家一定耳熟能詳了吧?那麼就讓我換個說法吧。我從事法律工作已差不多有十年了,接觸過的案例有幫公司上市、有訂立遺囑。當中最觸動我心的是幫客人訂立遺囑,當時有感於普羅大眾對遺囑的許多誤解;特別在中國人社會對遺囑特別忌諱,認為立遺囑是老人家的事,未到必要時談遺囑是不吉利的,年輕人更加不需要遺囑。從事訂立遺囑讓我更加了解遺囑的重要性,所以我決定創業向大家介紹及推廣立遺囑的意義和重要性,便這樣開設了專門替客戶立遺囑的公司。

我對立遺囑感受特別深刻是源於個人的經歷,記得媽媽病重時我和弟弟年紀尚輕, 爸爸又忙於工作,經常不在港。幸好媽媽考慮周全,在確診患病後便立下遺囑,妥善安排好我兩姊弟的監護人及一應事宜,免卻我們的後顧之憂。在我出國留學之前媽媽便不幸離世了,我在澳洲昆士蘭大學唸法律,成為執業律師後,先後在澳洲工作及在香港獲取執業律師資格後在不同的律師樓工作,在處理過的諸多不同類別的案例中最令我感慨的都是與遺囑有關的。很多人或因忌諱,或因意外事故,未有立下遺⋯⋯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Ranis。雖然我是在香港出生,但不久就移居到加拿大居住,我大約在六年前回香港工作。二零一四年初作身體檢查,發現我身體內有一個腫瘤,醫生告訴我可能需要做手術把它拿出來;當聽到這個消息時非常害怕。
我便致電給媽媽;接電話時她告訴我爸爸進了醫院,我沒有告訴她關於腫瘤的事。我考慮了一段時間,才決定是否應該知會家人,最後覺得家人是需要知道的。所以我就決定告訴他們,但當他們知道後,便不知所措,因為當時只是我一個人在香港,她說如果不是因為爸爸健康出現問題的話,一定會趕來香港。
我與爸爸的關係並不是太親密,在外國成長時,發覺其他家庭的人很懂得表達自己的情感,他們會跟自己的家人說"我愛你",但我與爸爸之間就是沒有這回事,但媽媽有時會跟我說,爸爸曾在我背後為我做了很多事和很愛我,只是沒有表達出來;但我自己亦不是很懂得怎樣去表達自己的感情。
在我做手術的前一天,爸爸傳了我一個信息「緊張嗎?媽媽買了機票來香港照照顧你」,我看完這個信息後,我便開始哭起來,因為媽媽來了香港,誰人能照顧爸爸呢,弟弟需要工作,可能沒有足夠時間照顧他,但爸爸叮囑我不用擔心,他會有親戚朋友照⋯⋯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彭啤,我的職業是室內設計師。畫畫是我自小培養的興趣,記得小時候曾上過畫畫班,但後來因貪玩電子遊戲機便疏懶了。直到約十年前到澳洲參加工作假期才重拾興趣,當時我在農場工作,由於天氣太炎熱,每天只在上午工作,下午餘暇的時間很多,同伴們或休息,或計劃晚餐,而我則利用這段時間畫畫,這興趣重拾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回到香港,仍繼續畫畫。我喜歡畫城市、社區,畫建築物,對於一些即將拆卸的建築物我更願意以畫的形式保留下來。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不拍照?那不是更省時間嗎?因為要完成一幅畫,少說也要一個多小時。我認為拍照有它的優點,但畫畫更讓人有機會把目光多逗留在目的物上。在畫的整個過程中,你要全神貫注看著那幢建築物,一筆一畫的把它的外貌留在畫紙上。假若那幢建築物是你所熟悉的,如你兒時的舊居,注入畫紙的還有回憶和感情,這些都不是拍照所能做到的。

回到香港之後,我經常在街上畫畫,畫建築物,雖然不時會遭保安員驅趕,但也因緣際會認識了不少同道中人,也因此開始參加一些與社區有關的活動,例如參加畫展介紹社區的今昔,關注社區重建計劃,也喚起市民大眾的關注,讓大家在忙碌生活之餘,也不忘⋯⋯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Allie,是一位社工;畢業之後,在社會服務機構工作超過二十多年。在職期間,待遇、職位和工作環境都可算十分穩定。然而,工作了一段長時間,看到香港社會的需要,也為了更能實踐服務使命,我便毅然放棄原先的工作,轉往一間專為服務基層的機構工作,一直十分投入和用心。
任職的機構主要關顧基層市民身心靈各方面需要,我的工作範圍主要集中在貧窮社區,令我體驗甚深!當探訪區內一些「劏房戶」,眼見一家幾口困住在斗室中,居住環境不僅狹小,而且衛生條件亦十分惡劣。所以,透過食物銀行、申請基金和有關籌組物資捐獻,以支援生活基本所需,無疑就是先要工作之一。
個人力量有限,要能更幫助有需要的基層大眾,我亦會組織發動基督教教會的義工們,鼓勵一起前往探訪,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表達關懷,要了解基層苦況,必須深入體驗他們的生活狀況。每次探望「劏房戶」,最大感觸是登門造訪必經他們居住的舊式唐樓,探訪工作期間,接觸一些單親家庭,其故事均不外乎是女方由大陸嫁來香港,惟在懷孕期間,腹大便便即遭丈夫逃避責任不顧而去,剩下自己獨力肩負一家重任。亦有些情況是女方來港定居以後,便離開家庭另謀生活⋯⋯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Pat醫生。我是在香港長大,年少時家境相當貧困,父母是在七, 八十年代的偷渡潮來香港,我們是在木屋區長大,居住環境十分惡劣,也沒有親人幫助。所以我十分努力讀書,希望將來有機會脫貧 。後來我順利入讀了一間很好的中學,讀書成績很好,但是壓力很大,後來發覺自己的人生愈來愈空虛,成績雖好但不能帶給自己快樂,晚上經常不能入睡。
後來在一間基基督教學校接觸到信仰,信仰改變了我對自己的人生觀,成就不會為我帶來安全感和滿足感,人生中應該有一個更高的目標,所以我就改變了想法,努力讀書不是為了可以賺多一些金錢,而是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別人。
在閱讀過一本書之後, 使我很想成為一個醫生,後來亦順利入讀醫學院,當時選擇修讀醫科是希望學成後可以到一些落後地方幫助人。但是進入醫學院後又開始面對新的壓力,要不斷應付考試和實習,慢慢地忘記了當時入讀醫科的心志。
直至去年我完成了自己的專科試後,我的丈夫剛要離開香港一年到澳洲深造。我想起了從前讀醫時的心願,應該是時候去實踐自己曾經許下的諾言。所以我便辭去外科醫生的職務,然後離開香港去了非洲, 我在當地一些醫院當了半年義工,然後再去⋯⋯澳洲半年和我在當地深造的丈夫會合。
經過了這一年的經歷, 再一次提醒我對人生觀的體會。我發覺現時在香港沒有人會鼓勵別人去追尋夢想,因為生活迫人, 要計劃置業和照顧家庭。雖然我暫停工作一年,但是我能夠實踐自己當日的夢想,我覺得很有價值。
當到過一些落後的地方,會發覺我們現時所擁有的和能夠在香港這個地方生活是非常幸福。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事情發生,有很多人對社會不滿和有很大的怨氣。我會提醒自己, 跟世界其他地方比較, 我們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一群。我們能不能懷著一個感恩的心去看身邊的事物呢。
我人生的最大感受,是我們要學習數算上帝給予我們的恩典,恩典不是自己的享樂,因為當自己享樂的時候是不會覺得這是恩典,只會覺得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但當我們會數算恩典和願意同人分享的時候,這個恩典會能夠倍增,你可以體會到你的恩典和上帝的禮物會愈來愈多,只是你可能不懂得好好管理。我相信如果世界上所有人可以將自己所擁有的和別人分享,這個世界便會減少缺乏。
05/01/2016 @香港故事Hong Kong Stories

更多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

我是Olivia,是一家健康創意產品公司的始創人,這是我名片上的銜頭,可是我的這一盤生意絕不僅僅是一盤生意,裡面還帶有我回饋社會的理念。這家公司的成立是我今年年中踏出的勇敢一步。過去廿多年我過的都是打工生涯,激發我創業的原動力來自我的小伙伴們。去年我加入了一家上市公司,他們招我加入是為了開設一條新創的生產線,專門研發創新產品。我負責替他們研發、製造一系列的產品,這樣龐大的項目自然不能由我獨力完成,為此我招兵買馬,把以往得力的幫手召喚歸隊。開始的時候,發展頗順利,我負責的部門更發展成為集團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可惜,一年下來,因公司策略的改變,營運被迫終止,我和小伙伴們也全部被請離開公司。本以為事業就此告一段落,要開始另一段打工生涯,但就是在這樣的困境中,激發起了大家的鬥志,眼看很多研發的產品已差不多到了可以面世的階段,大家都不忍心半途而廢,便決意開創公司,延續大家未竟之夢。

雖然公司只有半歲,離成功仍有一大段距離,但成績卻不俗,我本人已經註冊了廿六項發明專利,並會用於產品中。我們的理念是回饋、關愛,每個發明的首五件產品我們會送給有需要的機構。目前,我⋯⋯

繼續閱讀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