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穀實證-弘一大師斷食日誌@|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8-09-30 19:08:00| 人氣1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辟穀實證-弘一大師斷食日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辟穀實證-弘一大師斷食日誌

2016/03/04 來源:萬花鏡

我閨蜜減肥挺成功的,銅而且沒反彈,她說是用的梅一凡華麗蛻變,目前感覺不錯的.銅邊轄逛

本文記錄弘一法師斷食辟穀真實寫照,本內容源於李叔同1916年在虎跑斷食時寫的日記手稿。

人本身有自我凈化的能力,源於人體有精密的清潔系統,通過糞便、尿液、呼氣、汗液等方式排出體內多餘和有毒的物質。由於每個月所攝入的食量,在體內堆積了大量負面的食物,隱藏了諸多毒素,加之現代人每天的飲食,更多的是以葷肉為主,身體所隱藏的毒素就更多,加之社會壓力、心理失衡及環境因素、不當飲食結構,使人常常處於超負荷緊張及失衡狀態,造成了人體內分泌失調及排泌功能下降,也加重了人體的負擔,所以每個月至少要有1-3天的辟穀,方能使身體毒素得以清除和排泄,身體的諸多器官也就會遠離毒素的入侵,得到健康的調整。當今社會,人類越來越多的疾病是由上述因素所造成的,諸如高血壓、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腦血管意外、腫瘤等,同時,越來越多的亞健康人群也與這些因素息息相關!而辟穀可有效減輕甚至消除這些危險因素及對其人體所造成的危害。

作為一種行之有效的健康生活方式,既不需要有特定的環境和特殊的物質要求,也不需要有特殊的專業知識,反而可以節省我們的飲食和時間以及能源消耗。因此,辟穀是當代人獲得健康必然選擇,也是健康養生的最佳生活模式。

1916年李叔同在虎跑寫下《斷食日誌》

日誌中,他只是個被各種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

1916年,早已與佛教結緣的李叔同偶然在一本雜誌中看到了斷食治病的說法,久被神經衰弱折磨的他對此產生了興趣。另一方面,由於當時李叔同已有心向佛,斷食也是修煉身心、磨練意志的一種方式,於是他決定一試。

所謂「斷食」,並不是全程不吃不喝,而是逐漸減少食物攝入量,最終只飲水、不吃東西。在西泠印社社友葉品三的推薦下,1916年農曆十一月三十日,正值學校放年假,李叔同來到虎跑,在當時方丈的樓下借了間房子,開始為期三周的斷食。《斷食日誌》約萬餘字,內容是斷食期間的生活細節,比如活動、飲食、睡眠及每日身體的生理變化。斷食後,李叔同自感脫胎換骨,為示新生之意,還根據老子「能嬰兒乎」之意,改名李嬰。

《斷食日誌》里那個李叔同已不是風流才子,而是一個被各種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有時,喝了虎跑的水,「喉痛,或因泉水性太烈,使喉內脫皮之故」;他飽受失眠折磨,常常凌晨三點醒來;還有胸悶心跳、小便疼痛……

斷食正期第四日……四時醒,氣體極佳,與「日常」無異。起床後精神如常,手足有力。朝日照入,心目豁爽。

《斷食日誌》共五千三百餘字,逐日記錄了李叔同斷食過程。

全篇可分兩部分:

第一部分是前期計劃,記錄斷食前的準備工作。 李叔同在日記中寫明他在1917 年11 月22 日決定實施斷食之後,還詳細摘錄了日本村井氏之妻的斷食經驗,作為參照。他根據村井氏的經驗,詳細列出了到虎跑寺試驗斷食的「攜帶品「和「預定期間「。李叔同原預定12 月1 日下午赴虎跑,25 日返校, 28 日回上海。但事實上,李叔同提前一天即11 月30 日下午就到了虎跑,而返校日期提前到12月19 日。第二部分是斷食過程的詳細記錄。李叔同11 月 30 日到虎跑,12 月1日開始前五日為半斷食,漸減食量。12 月6 日至12 日全斷食。13 日至18日開始逐漸恢復飲食,由粥湯慢慢增加至常量。把李叔同的循序漸進的斷食過程與村井氏之妻作一比較,不難發現,兩者基本一致。

弘一法師的斷食辟穀日誌(一)

此為弘一大師於出家前兩年在杭州大慈山虎跑寺試驗斷食時所記之經過。自入山至出山,首尾共20天。對於起居身心,詳載靡遺。據大師年譜所載,時為民國5年,大師37歲。原稿曾由大師交堵申甫居士保存。文多斷續,字跡模糊,其封面蓋有李息翁章,並有日文數字。茲特向堵居士借繕,並與其詳加校對,冀為刊播流通,

藉供眾覽。想亦為景仰大師者所喜聞,且得為後來預備斷食者之參考也。後學陳鶴卿謹識。

丙辰嘉平1日始。斷食後,易名欣,字俶同,黃昏老人,李息。

11月22日,決定斷食。禱諸大神之前,神詔斷食,故決定之。故決定之。擇錄村井氏說:妻之經驗。最初4日,預備半斷食。6月5、6日,粥,梅干。7、8日,重湯,梅干。9日始本斷食,安靜。飲用水1日5合,1回1合,分5、6回服用。第2日,飢餓胸燒,舌生白苔。第3、4日,肩腕痛。第4日,腹部全部凝固,體倦就床,晨輕晚重。第5日,同,稍輕減,坐起一度散步。第6日,輕減,氣氛爽快,白苔消失,胸燒愈。第7日,晨平穩,斷食期至此止。

後1日,攝重湯,輕2碗3回,梅干無味。後2日,同。後3日,粥,梅干,胡瓜,實入吸物。後4日,粥,吸物,少量刺身。後5日,粥,野菜,輕魚。後6日,普通食,起床,此兩三日,手足浮腫。

斷食期間,或體痛不能眠,或下痢,或嚏。便時以不下床為宜。預備斷食或1周間,粥三日,重湯4日。斷食後或須一周間,重湯三日,粥四日,個半月體量恢復。半斷食時服ゾチネ。

到虎跑攜帶品:被褥帳枕,米,梅干,楊子,齒磨,手巾手帕,便器,衣,洒水布,ゾチネ,日記紙筆書,番茶,鏡。預定期間,1日下午赴虎跑。上午聞玉去預備。中食飯,晚食粥,梅干。2、3、4日,粥,梅干。5、6、7日,重湯,梅干。8日—17日斷食。18、19、20日,重湯,梅干。21、22、23、24日,粥,梅干,輕菜食。25日返校,常食。28日返滬。

30日晨,命聞玉攜蚊帳,米,紙,糊,用具到虎跑。室宜清閒,無人跡,無人聲,面南,日光遮北,以樓為宜。是晚食飯,拂拭大小便器、桌椅。

午後4時半入山,晚餐素菜六?(盛食物的圓形器具),極鮮美。食飯2盂,尚未饜,因明日始即預備斷食,強止之。榻於客堂樓下,室面南,設榻於西隅,可以迎朝陽。聞玉設榻於後一小室,僅隔一板壁,故呼應便捷。晚燃菜油燈,作楷84字。自數日前病感冒,傷風微咳,今日仍未愈。口乾鼻塞,喉緊聲啞,但精神如常。8時眠,夜間因樓上僧人足聲時作,未能安眠。

(《覺有情》編者按:據前節所記預定時間,12月1日下午赴虎跑。而此節所記,30日午後四時半即已入山,當系臨時改定。)註:重湯=稀粥、米湯;梅干=咸梅,醃過的梅子;胡瓜=黃瓜;吸物=湯、清湯;刺身=生魚片;ゾチネ=西藥名;楊子=牙刷;齒磨=牙膏、牙粉。

弘一法師的斷食辟穀日誌(二)

十二月一日,晴,微風,50度。斷食前期第一日。疾稍愈,7時半起床。是日午11時食粥二盂,紫蘇葉二片,豆腐三小方。晚5時食粥二盂,紫蘇葉二片,梅一枚。飲冷水三杯,有時混杏仁露,食小桔5枚。午後到寺外運動。

余平日之常課,為晨起冷水擦身,日光浴,眠前熱水洗足。自今日起冷水擦身暫停,日光浴時間減短,洗足之熱水改為溫水,因欲使精神聚定,力避冷熱極端之刺激也。對於後人斷食者,應注意如下:

(一)未斷食時練習多食冷開水。斷食初期改食冷生水,漸次加多。因斷食時日飲5杯冷水殊不易,且恐腹瀉也。

(二)斷食初期時之粥或米湯,於微溫時食之,不可太熱,因與冷水混合,恐致腹痛。

余每晨起後,必通大便一次。今晨如常,但10時後屢放屁不止。2時後又打嗝兒甚多,此為平日所無。是日書楷字百六十八,篆字百零八。夜觀焰口,至9時始眠。夜微咳多惡夢,未能入眠。

二日,晴和,50度。斷食前期第二日。7時半起床,晨起無大便。是日午前11時食粥一盂,梅一枚,紫蘇葉二片。午後5時同。飲冷水三杯,食桔子三枚,因運動歸來體倦故。是日佘生胎白,口內粘滯,上牙里皮脫。精神如常,但過則疲〇〇。運動微覺疲倦,頭目眩暈。自明日始即不運動。

晚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寫字百三十二,是日鼻塞。摹大同造像一幅,原拓本自和尚假來,尚有三幅明後續〇〇。8時半眠,夜夢為升高跳越運動。其處為器具拍賣場,陳設箱櫃几椅並玩具裝飾品等。余跳越於上,或騰空飛行於其間,足不履地,靈敏異常,獲優勝之名譽。旁觀有德國工程師二人,皆能操北京語。一人謂有如此之技能,可以任遠東大運動會之某種運動,必獲優勝,余遜謝之。一人謂練習身體,斷食最有效,吾二人已二日不食。余即告余現在虎跑斷食,亦已預備二日矣。

其旁又有一中國人,持一表,旁寫題目,中並列長短之直紅線數十條,如計算增減高低之表式,是記余跳越高低之順序者。是人持示余,謂某處由低而高而低之處, 最不易跳越,贊余有超人之絕技。後余出門下土坡,屢遇西洋婦人,皆與余為禮,賀余運動之成功,余笑謝之。夢至此遂醒。餘生平未嘗為一次運動,亦未嘗夢中運動,頭腦中久無此思想,忽得此夢,至為可異,殆因胃內虛空有以致之歟?

三日,

晴和,52度。斷食前第三日。7時半起床。是晨覺飢餓,胸中攪亂,苦悶異常,口乾飲冷水。勉坐起披衣,頭昏心亂,發虛汗作嘔,力不能支,仍和衣臥少時。飲梅茶二杯,乃起床,精神疲憊,四肢無力。9時後精神稍復元,食桔子二枚。是晨無大便,飲藥油一劑,10時半軟便一次,甚暢快。11時水瀉一次,精神頗佳,

與平常無大異。11時20分食粥半盂,梅一個,紫蘇一枚。摹普泰造像、天監造像二頁。飲水,食物,喉痛,或因泉水性太烈,使喉內脫皮之故。午後4時,飲水後打嗝?,食小梨一個,5時食粥半盂。是日感冒傷風已愈,但有時微嗽。是日午後及晚,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8時半眠。入山欲斷以來,即不能為長時之安眠,旋睡旋醒,輾轉反側。

四日,

晴和,53度。斷食前第四日。7時半起床。是晨氣悶心跳口渴,但較昨晨則輕減多矣,飲冷水稍愈。起床後頭微暈,四肢乏力。食小桔一枚,香蕉半個。8時半精神如常,上樓訪弘聲上人,借佛經三部。午後散步至山門,歸來已覺微疲。是日打嗝兒甚多,口時作渴,一共飲冷水四大杯。摹大明造像一頁。寫楷字八十四,篆字五十四。無大便。四時後頭昏,精神稍減,食小桔二枚。是日十一時飲米湯二盂,食米粒二十餘。八時就床,就床前食香蕉半個。自預備斷食,每夜三時後腿痛,手足麻木。(余前每逢嚴冬有此舊疾,但不甚劇。)

五日,

晴和,五十三度。斷食前第五日。七時半起床。是夜前半頗覺身體舒泰,後半夜仍腿痛,手足麻木。三時醒,口乾,心微跳,較昨減輕。食香蕉半個,飲冷水稍眠。六時醒,氣體甚好。起床後不似前二日之頭暈乏力,精神如常,心胸愉快。到菜園採花供鐵瓶。食梨半個,吐渣。自昨日起,多寫字,覺左腰痛。是日腹中屢屢作響,時流鼻涕,喉中腫爛尚未愈。午後侍和尚念經靜坐一小時,微覺腰痛,不如前日之穩靜。三時食梨半個,吐渣。食香蕉半個。午、晚飲米湯一盂。寫字百六十

二。傍晚精神稍佳,惡寒口渴。本定於後日起斷食,改自明日起斷食,奉神詔也。

斷食期內,每日飲梨汁一個之分量,飲桔汁三小個之分量,飲畢漱口。又因信仰上每晨餐神供生白米一粒,將眠,食香蕉半個。是日無大便,七時就床。是夜神經過敏甚劇,加以鼠聲人鼾聲,終夜未安眠。口甚干,後半夜腿痛稍輕,微覺肩痛。

弘一法師的斷食辟穀日誌(三)

六日,

暖晴,晚半陰,五十六度。斷食正期第一日。八時起床。三時醒,心跳胸悶,飲冷水桔汁及梅茶一杯。八時起床,手足乏力。頭微暈,執筆作字殊乏力,精神不如昨日。八時半飲梅茶一杯。腦力漸衰,眼手不靈,寫日記時有誤字,多遺忘。九時半後精神稍可。十時後精神甚佳,口渴已愈。數日來喉中腫爛亦愈。今日到大殿去二次,計上下二十四級石階四次,已覺足乏力,為以前所無。是日共飲梨汁一個,桔汁二個。傍晚精神不衰,較勝昨日,但足乏力耳。仍時流鼻涕,晚間精神尤佳。是日不覺如何飢餓。晚有便意,僅放屁數個,仍無便。是夜能安眠,前半夜尤穩安舒泰。眠前以棉花塞耳,並誦神人合一之旨。夜間腿痛已愈,但左肩微痛。七時就床,夢變為豐顏之少年,自謂系斷食之效。

七日,

陰復晴,夜大風,五十四度。斷食正期第二日。六時半起床。四時醒,心跳微作即愈,較前二日減輕。飲冷水甚多。六時半即起床,因是日頭暈已減輕,精神較昨日為佳,且天甚暖故早起床也。起床後飲桔汁一枚。晨覽《釋迦如來應化事跡圖》。八時後精神不振,打哈欠,口塞流鼻涕,但起立行動如常。午後身體寒益甚,披被稍息。想出食物數種,他日試為之。炒餅、餅湯、蝦仁豆腐、蝦子面片、什錦絲。咸口瓜。三時起床,冷已愈,足力比昨日稍健。是日無大便,飲冷水較多。前半夜肩稍痛,須左右屢屢互易,後半夜已愈。

八日,

陰,大風,寒,午後時露日光,五十度。斷食正期第三日。十時起床。五時醒,氣體至佳,如前數日之心跳頭暈等皆無。因天寒大風,故起床較遲。起床後精神甚佳,手足有力,到院內散步。四時半就床,午後益寒,因早就床。是日食慾稍動,有時覺飢,並默想各種食物之種類及其滋味。是夜安眠,足關節稍痛。

九日,

晴,寒,風,午後陰,四十八度。斷食正期第四日。八時半起床。四時醒,氣體極佳,與日常無異。起床後精神如常,手足有力。朝日照入,心目豁爽。小便後尿管微痛,因飲水太多之故。自今日始不飲梨桔汁,改飲鹽梅茶二杯。午後因飲水過多,胸中苦悶。是日午前精神最佳,寫字八十四,到菜圃散步。午後寒,一時擁被稍息。三時起床,室內運動。是日不感飢餓。因天寒五時半就床。

十日,

陰,寒,四十七度。斷食正期第五日。十時半起床。四時半醒,氣體精神與昨同。起床後精神至佳。是日因寒故起床較遲。今日加飲鹽湯一小杯。十一時楊、劉二君來談至歡。因寒四時就床。是日寫字半頁。近日精神過敏已稍愈。故夜間較能安眠。但因昨日飲水過多傷胃,胃時苦悶,今日飲水較少。

十一日,陰寒,夕晴,四十七度。斷食正期第六日。九時半起床。四時半醒,氣體與昨同。夜間右足微痛,又胃部終不舒暢。是日口乾,因寒起床稍遲。飲鹽湯半杯,飲梨汁。夕晴,心目豁爽。寫字百三十八。坐檐下曝日,四時就床,因寒早就床。是晚感謝神恩,誓必皈依。致福基書。

十二日,

晨陰,大霧,寒,午後晴,四十八度。斷食正期第七日。十一時起床。四時半醒,氣體與昨同,足痛已愈,胃部已舒暢。口乾,因寒不敢起床。十一時福基遣人送棉衣來,乃披衣起。飲梨汁及鹽湯、桔汁。午後精神甚佳,耳目聰明,頭腦爽快,勝於前數日。到菜圃散步。寫字五十四。自昨日始,腹部有變動,微有便意,又有時稍感飢餓。是日飲水甚少。晚晴甚佳,四時半就床。

弘一法師的斷食辟穀日誌(四)

十三日,

晨半晴陰,後晴和,夕風,五十四度。斷食後期第一日。八時半起床。氣體與昨同。晨飲淡米湯二盂,不知其味,屢有便意,口乾後愈,飲梨汁桔汁。十一時飲濃米湯一盂,食梅干一個,不知其味。十一時服瀉油少許,十一時半大便一次甚多。便色紅,便時腹微痛,便後漸覺身體疲弱,手足無力。午後勉強到菜圃一次。是日不飲冷水。午前寫字五十四。是日身體疲倦甚劇,斷食正期未嘗如是。胃口未開,不感飢餓,尤不願飲米湯,是夕勉強飲一盂,不能再多飲。

十四日,

晴,午前風,五十度。斷食後期第二天。七時半起床。氣體與昨同,夜間較能安眠。五時飲米湯一盂,口乾,起床後精神較昨佳。大便輕瀉一次,又飲米湯一盂,飲桔汁,食蘋果半枚。是日因米湯梅干與胃口不合,於十一時飲薄藕粉一盂,炒米糕二片,極覺美味,精神亦驟加。精神復元,是日極愉快滿足。一時飲薄藕粉一盂,米糕一片。寫字三百八十四。腰腕稍痛,暗記誦《神樂歌序章》。四時食稀粥一盂,鹹蛋半個,梅干一個,是日不感十分飢餓,如是已甚滿足。五時半就床。

十五日,

晴,四十九度。斷食後期第三日。七時起床。夜間漸能眠,氣體無異平時。擁衾飲茶一杯,食米糕三片。早食藕粉米糕,午前到佛堂菜圃散步,寫字八十四。午食粥二盂,青菜鹹蛋少許。夕食芋四個,極鮮美。食梨一個,桔二個。敬抄《御神樂歌》二頁,暗記誦一、二、三下目。晚飲粥二盂,青菜鹹蛋,少許梅干。晚食粥後,又食米糕飲茶,未能調和,胃不合,終夜屢打嗝兒,腹鳴。是日無大便,七時就床。

十六日,

晴,四十九度。斷食後期第四日。七時半起床。晨飲紅茶一杯,食藕粉芋。午食薄粥三盂,青菜芋大半碗,極美。有生以來不知菜芋之味如是也。食桔,蘋果,晚食與午同。是日午後出山門散步,誦《神樂歌》,甚愉快。入山以來,此為愉快之第一日矣。敬抄《神樂歌》七葉,暗記誦四、五下目。晚食後食煙湮一服。七時半就床,夜眠較遲,胃甚安,是日無大便。

十七日,

晴暖,五十二度。斷食後期第五日。七時起床。夜間仍不能多眠,晨飲瀉油極少量。晨餐濃粥一盂,芋五個,仍不足,再食米糕三個,藕粉一盂。九時半大便一次,極暢快。到菜圃誦《御神樂歌》。中膳,米飯一盂,粥三盂,油炸豆腐一碗。本寺例初一、十五始食豆腐,今日特因僧人某死,葬資有餘。故以之購食豆腐。午前後到山門外散步二次。擬定出山門後剃鬚。聞玉采蘿蔔來,食之至甘。晚膳粥三盂,豆腐青菜一盂,極美。今日抄《御神樂歌》五葉,暗記誦六下目。作書寄普慈。是日大便後愉快,晚膳後尤愉快,坐檐下久。擬定今後更名欣,字俶同。七時半就床。

十八日,

陰,微雨,四十九度。斷食後期最後一日。五時半起床。夜間酣眠八小時,甚暢快,入山以來未之有也。是晨早起,因欲食寺中早粥。起床後大便一次甚暢。六時半食濃粥三盂,豆腐青菜一盂,胃甚漲。坐菜圃小屋誦《神樂歌》,今日暗記誦七下目,敬抄《神樂歌》八葉。午,食飯二盂,豆腐青菜一盂,胃漲大,食煙一服。午後到山中散步,足力極健。采乾花草數枝,松子數個。晚食濃粥二盂,青菜半盂,僅食此不敢再多,恐胃漲也。餐後胸中極感愉快。燈下寫字五十四,輯訂斷食中字課,七時半就床。

十九日,陰,微雨,四時半起床。午後一時出山歸校。囑託聞玉事件:晚飯菜,桔子,做衣服附袖頭,二十二要,轎子油布,轎夫選擇,新蚊帳,夜壺。自己事件:寫真,付飯錢,致普慈信。

編者按:

生命本身蘊涵著強大的自愈力。但是,倘若不給自愈力以大顯身手的機會,長期地壓抑它,這種能力就會逐漸弱。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說:「大自然治病,醫生不過是大自然的助手。」

人類的任何創造,都比不上身體自身非凡的創造。你也許並不知道,你的身體內的白血球,每分每秒都在消滅著體內的有害物質;你的骨髓,每分鐘都會產生250個紅細胞,滿足全身各處的供養需求;你的肝臟,每分每秒都在製造新鮮健康的血液,而人為地補血,其實只是極微小的一部分;你的消化系統,每天都會分泌約

800毫升的消化液,來消化食物;你的身體每分每秒都在新陳代謝;你的眼淚、唾液、胃液都是天然的殺菌劑;你的皮膚也有殺菌力,它是身體的第一道防線。

我們說,身體有著強大的自愈力,這其中的一部分是指免疫系統,但不全是。身體的自愈力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它包括免疫力、排除異類的能力、癒合和再生的能力、 內分泌調節能力、對刺激的反應能力等。它需要免疫系統、排毒系統、修復系統、神經系統等的共同協調工作,才能得到良好的發揮,完成保衛身體的任務。

許多人都會有這樣的體驗,有時不小心擦傷破皮,過幾天傷口會自動癒合,有時候患點兒小病,不用吃藥也會自動好轉,這都是自愈力所賦予的神奇力量。

自愈力是一個高度協調的系統,一旦身體出現異常,它會調動身體內的全部資源,進行重新分配,待病消除後,再恢復正常。正因為如此,許多醫生都強調,偶爾的發熱、腹瀉、嘔吐等,其實只是身體的自愈系統活動的反應,是身體的一種自我保護。試想,要是那些有害物質待在身體里,不排泄出來,那才真是最可怕的。對於身體的這些信號,其實沒必要馬上吃藥,而可以輔助以更積極的調養方法,幫助我們的自愈系統更好地運轉,斷食就是其中的一種。

我們都知道,免疫系統的主要「戰士」白血球,它是殺死細菌的有力武器。為了檢查白血球增加的狀態,1930年,大阪醫科大學的兵治郎教授帶著4名助手進行辟穀,結果顯示:第一周白血球沒有增加;第7~10天,白血球數量逐漸增多;第10天後,白血球急速增多,有人甚至超過平常的2倍。由此可見,斷食可以大大增強免疫力。

醫學專家通過研究發現,當細菌或病毒入侵人體時,有這麼一個過程:首先,白血球會來阻止,一旦白血球不能把細菌全部消滅,巨噬細胞就會前來幫忙,如果仍然不能消滅,就會侵入淋巴系統,頸部的淋巴腺是阻止細菌進入血液的最後一道防線,倘若還是不能阻止,就會進入血液,參與循環。這時,骨髓、肝、脾臟及其他小器官中,也有無數巨噬細胞,來消滅這些外來異物。這就是體內的「縱深防禦線」,是身體的自愈系統,一旦它遭到破壞,完全無法發揮,人就活不下去了。很多晚期的癌症病人就是這樣,身體各個部分的機能都已經失效了,藥物自然無用了。

美國古德教授說:「每一個正常人,每天在體內都可能會產生100~200個癌細胞,照這樣看來,應該是每個人早晚都會患癌啊,但事實上,患癌的人卻不到總人

數的1%。這就是因為身體的自愈力,包括解毒能力、殺死異物的能力,等等。在自愈力面前,醫藥是非常渺小的。倘若沒有這種能力,人類可能早已經滅絕了。

辟穀,實際上就是強調排除毒素、促進身體平衡,並給「懶惰」的身體以刺激,使之恢復活力,從而改善人的體質,提高身體的自愈力。

健康要訣__中國健康養生第一自媒體

以道為宗,融契儒佛,會通諸子於一爐;以生命煉養、人生修證為之用;力主功夫與理論並重,聖功與神化同參,大力弘揚傳統養生文化,以利千秋

辟穀李叔同米湯運動散步飲水豆腐食物青菜健康弘一大師弘一法師毒素飲食香蕉藕粉米糕大師
養生秘訣

專注養生,熱愛生活,體悟生命

台長: 小燕子格格3
人氣(1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