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古詩美到令人心碎,每一首都是絕唱,讀來悱惻纏綿 **@ 諸緣來去何增減?笑擁斜陽照海天。。。|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9-09-25 10:05:51| 人氣55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十首古詩美到令人心碎,每一首都是絕唱,讀來悱惻纏綿 **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詩可以興、詩可以觀、詩可以群、詩可以怨」的圖片搜尋結果


      **十首古詩美到令人心碎,每一首都是絕唱,讀來悱惻纏綿** 

《論語》:詩可以興、詩可以觀、詩可以群、詩可以怨。

這意思就是說,把「人」和「世」放在重要地位,表現出對語言的高度關注和矛盾態度,目的主要不在於對詩歌本身的藝術特徵的理解,而在於以形象譬喻引發義理,求得寫詩者與讀詩者用心之相通,並通過學詩來提升人的精神,以達到禮義教化和人格培養的目的。

「《江城子》——蘇軾」的圖片搜尋結果

1、《江城子》——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是一首悼亡詞,是蘇軾悼亡髮妻王弗的。蘇東坡十九歲時,與年方十六的王弗結婚。王弗年輕美貌,且非常孝敬父母,二人恩愛情深。可惜天命無常,王弗二十七歲就去世了。這對東坡是絕大的打擊,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然而好景不長,王弗死於京師。十年後,蘇軾在密州,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夢見愛妻王氏,便寫下了這首傳誦千古的悼亡詞。 

王弗逝世轉瞬十年,想當初年方十六的王弗嫁給了十九歲的蘇東坡,少年夫妻情深意重自不必說,更難得的是王弗蕙質蘭心,明事理,她懂蘇軾。一個懂男人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愛呢?在王弗去世的這十年間,蘇軾坡因反對王安石的變法,仕途坎坷,心境悲憤;後來被貶到密州,到密州後,又逢凶年,忙於處理政務,生活困苦到食杞菊以維持的地步。

因為繼室王潤之及兒子均在身旁,不可能能年年月月,朝朝暮暮都把逝世的妻子王弗老掛在心上,雖不是經常想念,但絕不是已經忘卻。這種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感情,是難以消除的。因為蘇軾時至中年,那種共擔憂患的夫妻感情,越久越堅定,是一時一刻都不能消除的。 

一個人用了十年還忘不了一個人,即使那個人已經不在人世,蘇軾用了十年都捨棄不下的,是那種相濡以沫的親情。人都說,夫妻二人,一開始是愛情,到來了逐漸的就成了親情,變成相依為命,這話一點不假。

蘇東坡睡夢中的情愫很失落,他受不了的不是沒有了轟轟烈烈的愛情,而是失去了伴侶後孤單的寂寞。在夢裡能夠看見的,也全是逝去親人往日生活里的瑣碎片斷。因為在那些瑣碎里,凝結著化不去的親情。 

在紅塵中愛的最高境界是什麼?執子之手是一種境界,相濡以沫是一種境界,生死相許也是一種境界。在這世上有一種最為凝重、最為渾厚的愛叫相依為命。那是天長日久的滲透,是一種融入了彼此之間生命中的溫暖。 

蘇軾的這首詞運用分合頓挫,虛實結合以及敘述白描等多種藝術的表現方法,表達了他懷念亡妻的思想感情,在對亡妻的哀思中又糅進自己的身世感慨,因而將夫妻之間的情感表達得深婉而摯著,使人讀後無不為之動情而感嘆哀惋。

「《釵頭鳳》——陸遊」的圖片搜尋結果

2、《釵頭鳳》——陸遊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閒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如果說蘇軾的《江城子》是悼念亡妻的扛鼎之作,那麼,陸遊的這首《釵頭鳳》就是對封建禮教最無情的鞭撻。陸遊的這首詩傾吐了他的愛情悲劇。 

愛情,本該有一個好的開始,一個完美的結局,而陸遊的愛情卻不是。 陸遊是南宋愛國詩人,他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個大家閨秀兼才女唐婉,也是陸遊的表妹。他們成親以後,伉儷相得,琴瑟甚和,是一對情投意和的恩愛夫妻。

萬萬沒想到,作為婚姻包辦人之一的陸母卻對兒媳產生了厭惡感,逼迫陸遊休棄唐氏。在陸遊百般勸諫、哀求而無效的情況下,二人終於被迫分離,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趙士程,彼此之間也就音訊全無了。   

幾年以後的一個春日,陸遊在家鄉浙江紹興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唐婉安排酒肴,聊表對陸遊的撫慰之情。陸遊心裡還愛著唐婉,但卻已經分離,陸遊見人感事,心中感觸很深,便乘醉吟賦這首詞,寫在了沈園的牆壁上。 

從這首詩里,可以看到,陸遊內心的痛苦之情,溢於言表。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這是人間悲劇。雖說自己情如山石,痴心不改,但是,這樣一片赤誠的心意,卻難以表達。明明在愛,卻又不能去愛;明明不能去愛,卻又割不斷這愛縷情絲。 

我們可以看出,陸遊在見到唐婉的剎那間,他心中有愛,有恨,有痛,有怨,再加上看到唐婉憔悴的容顏和悲戚情狀所產生的憐惜之情、撫慰之意,真是百感交集,猶如萬箭穿心,一種難以名狀的悲哀,再一次沖胸破喉而出。

但這又有什麼用呢?木已成舟,覆水難收,事已至此,再也無可補救無法挽回了,這萬千感慨還想它做什麼,說它做什麼?可以見得,陸遊明明言未盡,意未了,情未終,卻偏偏這麼不了了之,正如茶壺裡煮餃子,雖有千言萬語,更與何人說?既然說不得,那就寫在牆上吧,琬妹,我陸遊還是愛你的,我願為你精盡人亡。 

後來,唐婉在沈園的牆壁上看到了陸遊的那首《釵頭鳳》,心裡也是百感交集。唐婉知道,原來這麼多年,陸遊還是愛著他的,怪就怪萬惡的舊社會,怪就怪邪惡的封建禮教。

「唐婉一《釵頭鳳》」的圖片搜尋結果

唐婉感念陸遊的舊情,就回了一首《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唐婉這首詩把自己的遭遇和心情表達的淋漓盡致,既然唐婉回了這樣一首詞,可見她和陸遊兩情相悅,情比金堅,但現實無奈啊。唐婉把纏綿執著的感情和悲慘的遭遇作一對比,頗有珠聯璧合、相映生輝之妙。據說,唐婉寫下這首詞不久,唐婉就在悲傷中死去。 

愛情,在兩情相悅的時候,宛如一劑春藥;在兩情別離的時候,就成了殺人的毒藥。人世間,情之一字最難解,有多少善男信女,敗在一個封建禮教上。陸遊和唐婉是,明朝的沈復和芸娘也是,《孔雀東南飛》里的焦仲卿和劉蘭芝也是。 

「李煜——浪淘沙」的圖片搜尋結果 


3、李煜——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簾外,是潺潺不斷的春雨,是寂寞零落的殘春;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俘虜,可是,在睡夢中,依稀還在故國華美的宮殿里,貪戀著片刻的歡娛。當年的榮華與富貴,任性與妄為,已經一去不復返,現在成為了一名階下囚。大勢已去,大勢已去,獨自一人在太陽下山時在高樓上倚靠欄杆遙望遠方,舊時擁有的無限江山,現在無限傷感。離別它是容易的,再要見到它就很艱難。就像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紅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對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間。   

李煜這首詞作於去世前,作為一代亡國之君,李煜的心裡是悲愴的。所以,他的這首詞中基調低沉悲愴,透露出一個亡國之君綿綿不盡的故土之思,是一支宛轉悽苦的哀歌。 

後來,李煜覺得壽命太長,又做了一首《虞美人》,然後找歌姬來唱,這事兒被宋太祖趙匡胤知道之後,直接用牽機藥把李煜賜死。這也從另一點說明一個問題,在那樣的社會,成功者擁有一切,甚至能左右別人的生死,而失敗者一無所有,甚至連姓命都不是自己的。   

「《望江南》——溫庭筠」的圖片搜尋結果

4、《望江南》——溫庭筠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這首詩以一個女子之口吻而作。 她梳洗完畢,獨自一人登上望江樓,倚靠著樓柱凝望著滔滔江面。上千艘船過去了,所盼望的人都沒有出現。太陽的餘暉脈脈地灑在江面上,江水慢慢地流著,思念的柔腸縈繞在那片白蘋洲上。   

這首詞寫一女子登樓遠眺、盼望歸人的情景,表現了她從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後的「腸斷」的感情。它表現了思婦孤寂痛苦的生活和心情,從短短的幾句詩可見一幅清麗的山水捲軸畫,畫面上的江水沒有奔騰不息的波濤,發出的只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嘆息,連落日的餘暉,也缺乏峻刻的寓意,盤旋著一股無名的愁悶和難以排遣的怨恨。還有那臨江的樓頭,點點的船帆,悠悠的流水,遠遠的小洲,都惹人遐想和耐人尋味,有著一種美的情趣,一種情景交融的意境。這首小令,看似不動聲色,輕描淡寫中醞釀著熾熱的感情,而且宛轉起伏,頓挫有致,於不用力處看出重筆。   

溫庭筠是唐代著名的詩人,多寫的是婉約派的,而且以思婦居多。溫庭筠這個人與唐代才女魚玄機有交集,據說魚玄機喜歡溫庭筠,但溫庭筠這個人相貌很醜,他覺得配不上魚玄機這個大美女,就把魚玄機介紹給了李億,成為李億的妾,但最終,李億的的髮妻容不下魚玄機,把她趕走了,至此,魚玄機去了道觀做了道士。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這兩句詩據說就是當時魚玄機問溫庭筠的。後來,魚玄機因殺了綠翹,而被判了死刑,死時才二十六。溫庭筠的這首詞思婦詞,很有特色,把女子的不幸,表現得楚楚動人。

「《聲聲慢》——李清照」的圖片搜尋結果   


5、《聲聲慢》——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李清照被譽為千古第一才女,他的詩詞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宋室沒有南渡的時候,第二階段是宋朝南渡以後。前一階段詩詞風格明快,後一階段多是離愁別緒。   

靖康之變後,李清照國破,家亡,夫死,傷於人事。這時期她的作品再沒有當年那種清新可人,淺斟低唱,而轉為沉鬱淒婉,主要抒寫她對亡夫趙明誠的懷念和自己孤單淒涼的景況。此詞便是這時期的典型代表作品之一。 

這首詞從一個人尋覓無著,寫到酒難澆愁;再從由秋日高空轉入自家庭院。既寫出了自己無心摘花的鬱悶,又透露了惜花將謝的情懷,筆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要深遠得多。 

這首詞大氣包舉,別無枝蔓,相關情事逐一說來,卻始終緊扣悲秋之意,深得六朝抒情小賦之神髓,而以接近口語的樸素清新的語言譜入新聲,運用淒清的音樂性語言進行抒情,又卻體現了倚聲家的不假雕飾的本色。寄託了極其深沉的家國之思,深深地打上了時代的烙印。

「《雨霖鈴》——柳永」的圖片搜尋結果 


 6、《雨霖鈴》——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這首詞是柳永著名的代表作,高中課本上也學過。這首詞是詞人在仕途失意,不得不離開封時寫的,是表現江湖流落感受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這首詞寫離情別緒,達到了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詞的主要內容是以冷落淒涼的秋景作為襯托來表達和情人難以割捨的離情。宦途的失意和與戀人的離別,兩種痛苦交織在一起,使詞人更加感到前途的暗淡和渺茫。   

柳永的一生是極為坎坷的,他懂得音律,但作的詞都是艷詞,大概相當於現在的小黃文或者曖昧文之類的。但當時的宋仁宗喜歡儒雅的詩詞,後來宋仁宗就以柳永的詞為藉口,讓他奉旨填詞,柳永經常出入煙花柳巷,到死的時候,還是幾個青樓女子湊錢買了一口棺材把他給埋了。 

這首詞寫將別、臨別以及別後的種種設想,以白描的手法鋪敘景物,傾吐心情,層次分明,語意明確,絕少掩飾假借之處。尤其是把別後的情景描寫得比真的還真,又以景視之,使人不覺得是虛構的,足見柳永的藝術手法之高妙。

相關圖片  


7、《蝶戀花》——晏殊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清晨欄杆外的菊花籠罩著一層愁慘的煙霧,蘭花沾露似乎是飲泣的露珠。羅幕之間透露著縷縷輕寒,一雙燕子飛去。明月不明白離別之苦,斜斜的銀輝直到破曉還穿入朱戶。昨天夜裡西風慘烈,凋零了綠樹。我獨自登上高樓,望盡那消失在天涯的道路。想給我的心上人寄一封信。但是高山連綿,碧水無盡,又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何處。   

晏殊這首詞里影響最廣的詩句莫過於其中兩句——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這一句流露出的有憑高望遠的蒼茫之感,也有不見所思的空虛悵惘,但這所向空闊、毫無窒礙的境界卻又給人一種精神上的滿足,使其從狹小的簾幕庭院的憂傷愁悶轉向對廣遠境界的騁望。 

晏殊作為一名詞人,由於家境較好,他爹晏幾道也是一個名人,所以,他從小就得以飽讀詩書。晏殊和晏幾道一樣,都善於寫婉約詞,而婉約詞最常見的就是以女子口吻來寫。 

在宋代婉約詞人許多傷離懷遠之作中,晏殊的這一首頗負盛名。它不僅具有情致深婉的共同特點,而且具有一般婉約詞少見的寥闊高遠的特色。它不離婉約詞,卻又某些方面超越了婉約詞,這就是晏殊的獨到之處。 

「《滿庭芳》——秦觀」的圖片搜尋結果

8、《滿庭芳》——秦觀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徵棹,聊共引離尊。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會稽山上,雲朵淡淡的像是水墨畫中輕抹上去的一半;越州城外,衰草連天,無窮無際。城門樓上的號角聲,時斷時續。在北歸的客船上,與歌妓舉杯共飲,聊以話別。回首多少男女間情事,此刻已化作縷縷煙雲散失而去。眼前夕陽西下,萬點寒鴉點綴著天空,一彎流水圍繞著孤村。悲傷之際又有柔情蜜意,心神恍惚下,解開腰間的系帶,取下香囊。徒然贏得青樓中薄情的名聲罷了。此一去,不知何時重逢?離別的淚水沾濕了衣襟與袖口。正是傷心悲情的時候,城已不見,萬家燈火已起,天色已入黃昏。
   
這首詞是秦觀最傑出的詞作之一,寫的是秦觀與越地一位歌伎的戀情。古人寫詞表達戀情,大致相當於年輕人談戀愛寫的情書,表達情愫非常委婉,不那麼直抒胸臆,常常轉個彎抹個角。所以說,歐洲的女子評價中國的男子,都說不太開放。 

秦觀這首詞筆法高超還韻味深長,至情至性而境界超凡,如果不用心體味,不能體會到其中的玄妙之處。

「《破陣子》——李煜」的圖片搜尋結果   


9、《破陣子》——李煜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這首詞的一開頭,就點出了南塘的繁華,就好像是李煜本人的自況自述。  南唐開國已有四十年歷史,幅員遼闊。宮殿高大雄偉,可與天際相接,宮苑內珍貴的草木茂盛,就像罩在煙霧裡的女蘿。在這種奢侈的生活里,我哪裡知道有戰爭這回事呢?自從做了俘虜,我因為在憂慮傷痛的折磨中過日子而腰肢減瘦、鬢髮斑白。最使我記得的是慌張地辭別宗廟的時候,宮廷里的音樂機關教坊的樂工們還奏起別離的歌曲,這種生離死別的情形,令我悲傷欲絕,只能面對宮女們垂淚而已。   

此詞作於李煜降宋之後的幾年,即作者生命的最後幾年。金陵被宋軍攻破後,李煜率領親屬、隨員等四十五人,光著膀子出城投降,告別了烙印著無數美好回憶的江南。投降是屈辱的,這次永別,李煜以這一首《破陣子》記錄了當時的情景和感受:那四十年來的家國基業,三千里地的遼闊疆域,被這麼一投降,拱手送人,竟都沉浸在一片享樂安逸之中。  據說,李煜投降後,整日以淚洗面,他心裡是後悔,一方面後悔當初的任意妄為,枉殺大臣,一意孤行,現在淪為了一個俘虜,悔不該當初。可以說是一個喪國之君內心的痛苦自白。 

(有一句話非常有道理,那就是:你現在流的淚,都是當初你腦子裡進的水。)

「《風入松》——吳文英」的圖片搜尋結果

10、《風入松》——吳文英 

聽風聽雨過清明,愁草瘞花銘。樓前綠暗分攜路,一絲柳、一寸柔情。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曉夢啼鶯。

西園日日掃林亭,依舊賞新晴。 
黃蜂頻撲鞦韆索,有當時、縴手香凝。惆悵雙鴛不到,幽階一夜苔生。 

聽著淒風苦雨之聲,我獨自寂寞地過著清明。掩埋好遍地的落花,我滿懷憂愁地起草葬花之銘。樓前依依惜別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濃密的綠蔭。每一縷柳絲,都寄託著一分柔情。料峭的春寒中,我獨自喝著悶酒,想借夢境去與佳人重逢,不料又被啼鶯喚醒。西園的亭台和樹林,每天我都派人去打掃乾淨,依舊到這裡來欣賞新晴的美景。蜜蜂頻頻撲向你盪過的鞦韆、繩索上還有你縴手握過而留下的芳馨。我是多麼惆悵傷心,你的倩影總是沒有信音。幽寂的空階上,一夜間長出的苔蘚便已青青。 

吳文英的詩詞在課本中並不多見,這一首詞是西園懷人之作。西園在吳地,是夢窗和情人的寓所,二人亦在此分手,所以西園誠是悲歡交織之地。夢窗在此中常提到此地,可見此地乃是夢縈魂繞之地。   同時,這也是一首傷春之作。 

在古典文學中,詩人常常與悲秋情結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就是傷春情結。古人有云,士悲秋,女傷春。說的就是男士習慣於面對蕭瑟的秋景而悲秋,抒發感慨,而女性則很容易對著美好的春天聯繫到自身,抒發幽幽的感傷。其實,總覽中國古典詩詞後,會發現,傷春這一主題,並不主要是由女性來完成的,很多傷春的詩詞,都是男詩人作的,正如有些閨怨詩並非出自女性筆下一樣。當然,在傷春這一情結中,確實有不少傷春詩詞,是借著男性文人筆下的女性之口來抒發的,這一首也不例外。 

這首詞的上片情景交融,意境有獨到之處。前二句是傷春,三、四兩句寫傷別,五、六兩句則是傷春與傷別的交融,形象豐滿,意蘊深邃。「聽風聽雨過清明」,起句貌似簡單,不象夢窗綿麗的風格,但用意頗深。不僅點出時間,而且勾勒出內心細膩的情愫。   

以上這十首詩歌,每一首詩歌的意境都非常豪放而闊大,情懷樂觀而曠達,寫出了對所執念事物的嚮往之情,眷戀之意,以及那詩詞中浪漫的色彩,瀟洒的風格和行雲流水一般的語言,至今還能給人們以健康的美學享受,讀來很有哲理意味,堪稱是傳世之作。

         ã€Œã€Šé¢¨å…¥æ¾ã€‹â€”—吳文英」的圖片搜尋結果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