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禪 ─】~續~@ 諸緣來去何增減?笑擁斜陽照海天。。。|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9-06-01 19:37:59| 人氣87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禪 ─】~續~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玄沙師備禪師云:佛道閑曠有程途;“無門意道人之意”;不在三,故不可升沉;建乖真,非造化。

(若得此意,不費纖毫功行,立地成佛,多了成字。)


玄沙
禪師云:動則起生死之本,靜則醉昏沉之動靜雙泯,即落空亡;動靜雙收,顢頇佛性。

(行人多厭動剔起眉毛,打破動靜窠臼,始是道人用心也。)


玄沙
禪師云:必須對塵對境,如枯木寒灰;臨時應用,不失其宜;如像,不鳥飛空中,不空色。

(如枯木寒灰,蓋無心;不失其宜,蓋應物,豈與灰心泯智者同日而哉。其不、不空色、云云自彼,于我何。)


玄沙
禪師云:所以十方無圖像,三界;不來機,不住中意。毫道不,即魔王眷。句前句後,是難處,所以一句天八萬門,永生死。

(此語貴在一句天八萬門十方世界,無纖毫空缺無纖像、無纖毫行。可爍爍、活潑潑,佛祖沒處安著,生死二字,是阿道?)


玄沙
禪師云:直如秋潭月影,鐘聲無虧而不散,是生死岸事。

(坐一不到恁田地。到得,尚是生死岸事,尋個活路,始得。)


玄沙
禪師云:道人行,如火冰,成冰;箭既弦,返回。所以牢不肯住,呼不回,古不安排,至今無處所。

(道人之心,合如是,但此段將來自然省力,沾黏些不得,若將識泊,正所“因地不真,果招迂曲”。)


玄沙
禪師云:今人不悟中道理,妄自涉事涉處處染著,頭頭悟,則塵紛紜,名相不

(處處染著,頭頭,只是究心不切,命根不,不肯死去!真正參學人,如過蠱毒之,水也不可沾著一滴,始得個徹頭。)


玄沙
禪師云:便凝心念,空,目藏睛;有念起,旋旋破除;生,即便遏捺。如此解,即是落空亡外道,魂不散的死人。冥冥漠漠,無覺無知,塞耳偷,徒自欺

(病在不起疑情、不究公案、不肯全身入理。只是將識心遏捺,是澄澄湛湛,竟命根不不是做工夫人。)


玄沙
禪師云:仁者,莫祇長戀生死愛網,被善惡業去,自由分。得身心同空去,汝到精明湛不搖處,不出識陰,古人作如急流水,流急不,妄

(心不縱煉得身心如空,惡業牽引去,精明湛不搖處,正是識陰,如何免得生死?而言之,不究大理,悉是妄!)


玄沙
禪師云:恁修行,出他回不得,依前被回去。所以道,常,只是三乘功果,如是可畏,若道眼,亦不究竟。

(收上段法,皆非究竟;三乘行人,行六度行,皆生法,於實際理地,全然交涉。)

 

禪師云:今有一外道,自眼不明,只管教人死獦狚地,休去歇去。若如此休歇,到千佛出世也休歇不得,使心耳。

(不肯起疑情,命根不!命根既不,休亦不去,歇亦不得!即此休歇二字,便是生死根本,百劫千生,終無了的日子。)


禪師云:有一等人,教人隨緣,忘情默照,照照去,帶來帶去,加迷有了期。

(既有能之心,所照之境,能所立,非妄而何?若以妄心為參究,便於自心不得自在,只斷兩頭,能所不立,則礙膺之物,如桶底矣。)


禪師云:又一等人,教人事事莫管,但只恁歇去。歇得,情念不生,到恁麼時,不是冥然知,直是惺惺歷歷般的更是毒害,瞎人眼,不是小事!

(只到惺惺歷歷,此是寂之法,非究耶。若究,直欲明大事,既不如是,非毒害者哉。)


禪師云:不,若要真個靜是生死心破,不著做工夫。生死心破,也。 

(疑情得起,生死心凝在一;疑情破,生死心破。於此破,求其相,了不可得。)

 

                                 ※做工夫疑情不起※

做工夫疑情不起,便欲墨,檢討文字,求知解,佛祖言教一串穿,都作一印子印定,纔舉起一公案,便作道理去,於本參話頭上,不能起疑情,逢人難問著,不喜,此是生心,非也;或隨聲應答,指擎拳,引,偈頌開示,使人究,亦有意味,自得大悟。殊不知疑情不起,皆是心使然。若肯一念知非,全身放下,善知入路可。不然,生,久之成魔著,殆不可救。

做工夫疑情
不起,於境上生厭離,喜到寂靜無坐去,便得力,便有意思,遇著些動處,即心不喜,此是生心,非也。坐久則與靜境相,冥然知,絕對絕待,定,凝心不與諸小乘,何所也。稍遇境不自在,聞聲見色,生怕怖;由怕怖故,魔得其便;由魔力故,行不善,一生修行,都所益,皆是最初不善用心、不善起疑情、不肯人、不肯信人,於靜謐處強作主宰,遇善知,不肯一念知非,千佛出世,其奈何。

做工夫疑情
不起,妄想心遏捺,令妄心不起,到澄澄湛湛,絕點,此心根源,不能破,於澄湛絕點處,都作工夫理遇人著痛,如水上捺葫相似,此是生心,非也。蓋為最初不肯參話頭、起疑情,遏捺得身心不起,如石草;若死得心成斷滅去,正是落空亡外道;若斷滅不去,逢境緣時,即引起心,於澄湛絕點處,便作解,自得大悟縱則成狂,著成魔,於世法中,知,便起深孽,退人信心,障菩提道。

做工夫疑情
不起,身心器界悉皆空去,空到帶處依倚,不有身心,不有世界,非非外,是一空,空便是空得去便是佛,行也是空、坐也是空,空空去,行住坐,如在空中行,此是生心,非也。不著空,冥然知,著成魔,自得大悟,殊不知與參禪沒交涉。若真是個參禪漢起疑情,一句話頭,如倚天長劍者,即身失命。若不如是,只空得一念不起,只所知,非究竟也。

做工夫疑情
不起,遂將識心揣摩,把古人公案胡穿去,是全提、是半提、是向上、是向下,是君是臣、是兼帶語、是平實語,自謂見解人所不及。一一得道理,古人一口吐,此是生心,非也。殊不知古人一一言,如嚼綿,使人吞不下、吐不出,人生出多解路,引起人心耶?若疑情得起,全身拶入去,此解路心,不待你死去,自然帖帖地。

做工夫疑情
不起,身心看破,是假,其中自有一物往,能相,於六根門頭放光地,散遍周沙界,收不立纖塵,向這裏認認定,不肯起疑情,不肯究,便了事人,此是生心,非也。殊不知生死心不破,此等快意,正是弄神,一朝眼光落地,便作不得主,隨識引去,隨業去。若善多,生在人天上,到四相五衰逼將來,便佛法無靈驗,由此法,在地獄餓鬼道中,出得頭來,知是多劫?以此之,參禪全要人,若自作主宰,用不著。

做工夫疑情
不起,便眼能、耳能、舌能、鼻能嗅、手能著、奔,是自己一真性,向這裏度量,是悟。逢人瞪眼耳,手指踢,以佛法,此是生心,非也。古人作如發癇病相似,又:在曲床上弄鬼眼睛相似,弄弄去,弄到四大分散弄不去。更有一等惡見,以此奇特,代相,受人供無慚無愧,逢人法,大喝一,大笑一。殊不知從來未曾究,命根未行善事,都是魔,非究竟也。

做工夫疑情
不起,便欲做有功行:或做解、或行苦行;冬不、夏不扇;人乞衣,便全身去,甘心死,之解;人乞食,便自己不食,甘心死,之解,更有種種不可具之,皆是心所使,知。彼知者,是活佛,是菩其形命,承事供。殊不知佛戒中儀業是持戒,步步罪;又有一等身燃臂,佛求之功,於世法中,亦是好事,究分中,得甚事?古德:切莫向他境上求。謂禮佛是境,求境,佛法中一切好事悉境也。不是教你不行此一切善事,但用心一,此一切善事,悉能助滋培善根,他日道眼忽,焚香地皆佛事耳。

做工夫疑情
不起,便欲散去、便欲活去;逢人自歌自舞、自;或水林下,吟;或市井街坊,行直撞,自了事人。善知識開叢林、立矩:或坐或念佛、或行一切善事,則撫掌大笑,生慢心、謗瀆心。自不能行道,障人行道;自不能諷經禮懺,障人諷經禮懺;自不能參禪,障人參禪;自不能開叢林,障人開叢林;自不能法,障人法。凡有善知出世,設幾個難問,向人天前多答一句、多一句、喝一、打一掌。善知識見彼做鬼相似,或不理,他便向人道,某善知會這個道理。苦哉苦哉!此是生,久之則攝入魔道,造無窮深孽,受魔福墮無間獄是善因,而招果,悲夫!

做工夫疑情
不起,得同止不便,太拘束、太紊,便欲向深山去,或向一房屋去。初硬作主宰,目凝心,跏趺合掌,硬硬做去。或一年二年、一月月,不下落;又有一等坐得三日便坐不住,或看、或散、或做偈、做、或關門打睡;外成流俗;更有一等少年、不、不信因果、欲,逢人恣口肆意、知,自言我曾善知識來、我得上人法,使知者信受,彼通好,或結為道友、或招徒弟,上行下效,自不知非,不肯返省、不肯人,妄自尊大,大妄成,此憐憫者。今時厭、求私室,不寒心者哉?若真正道人,慎勿萌此念,正好向人中究,彼此警不悟道,不陷到般田地,者不可不警也。

 

                               ※做工夫疑情得起※

做工夫疑情得起,法身理相見盡大地光皎皎地,無絲毫障,便欲承當個事,不肯撒手,坐在法身量,由此命根不。於法身中似有地,似有受用,殊不知全是子想,古人作隔身句。既命根不,通身是病,非也。

這裏全身拶入,承當個大事,亦不知有承者。古德:“崖撒手,自肯承後再,欺君不得”。若命根不,全是生心;若命根去,不知身吐身死,非究竟也。些子道理不難會,自是行者不肯人,若遇著善知磕著痛下知,其或未然屍萬里也。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攪渾世界,得波翻浪一段受用。行人耽著此受用,推不向前,不退後,由此不得全身拶入。如人遇著座金山相似,了了明明知得是金,不能手受用,古人作守寶漢:通身是病,非也。到這裏危亡,始得法相。天童所“普周法界,鼻孔累垂信飽參”,若不得鼻孔累垂,如坐在飯籮邊餓殺,大海得甚麼邊事?所以道悟後只須見人,如古德悟後善知,大有子,若自承當個事,不肯遇人抽拔楔,皆作自欺底耳。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大地塞塞地,無纖毫空缺。忽生一度量心,似障了面前、障了身心,提亦不起、亦不破;提起似有、放下似口吐不得、移身步不得、正恁麼時亦不得:到這裏通身是病,非也。

殊不知古人用心一,疑情得起,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不生度量心,不起念,硬硬逼拶去。忽朝打破疑,通身是眼,看山依山、水依水,山河大地麼處,求毫悟了不可得。到恁田地,只須見人,若不人,枯木岩前,歧路中更有歧路,到此不蹉跎,不被枯木樁絆倒者,博山結個 

做工夫疑情得起,法身理相,便沉沉寂寂去!休去歇去!一念年去!疑情置法身理中,不得受用。一向死去、回互、沒氣息,全被死水,自極則:通身是病,非也。

石霜下如此用工者多,立亡,不得受用;若受得鉗錘,知得痛得身、吐得,便是人;若不知痛雖會得法身句,只十方,有甚用?天童所“坐十方猶點額,密移一步看飛龍”。古人大有警語為,大有葛藤相委悉。自是人不肯打,欲善知,在人叢馬踏之中,千自由,百自在,得不乎。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坐到湛不搖處裸裸、赤灑灑可把,便放身去,不位就,向這裏強立主宰,在法身:通身是病,非也。洞山云:峰不停木迢然,鳳無依倚。知峰巒靈木四字,太煞玄,不是爆爆地;不停依四字,太煞活,不是死獦狚地。若不究到玄奧處不知入理之深;若不到活潑處之妙。道人用心,用到可用,正好人,打翻漆桶,得個徹處可抱愚守株,在一隅,甘心做中之,退毛之哉。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面前隱隱地,似有物相似,隱隱地,疑疑去,前境,便自入得法身理、得法界性,不知此等捏目所成,通身是病,非也。若真入理之人,世界一丈,古鏡闊一丈,宇宙,求其根器界了不可得,又身?境?物?為隱隱地?雲門亦指出此病,尚有多文,若明得此一病,下之三病,然冰矣。博山嘗謂學者曰:法身中病最多,只大病一,始得病根。假饒盡大地人參禪,未有一不受法身病者,惟除盲聾瘖啞者,不在此限。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古人道大地是沙眼,大地是自己一點靈光;大地在自己一點靈,又引教中道,一中含無邊法界真理,便向這裏領略去,不肯求益,生不得、死不得,此解路,之悟:通身是病,非也。殊不知縱與理相,若打不,全是理障,在法身,何被解心引,不能入理之深。這個獼猴子,捏不死;既死不去,又安得後再耶。知最初疑情,便要理相,既理相,要得深入,既得深入,仞岩觔鬥,打手出漳江,始是大人用心也。不然,是掠虛漢,非草也。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行住坐,如在日色、如在,淡淡地滋味,或更全身放下,坐到水澄珠清月白之,正恁麼時,依正中,都成一片境去,清清淨淨、伶伶俐俐,自之究竟。不得身吐、不得入廛垂手、又不肯求人決擇;或向白界中,生出念,之悟:通身是病,非也。天童所“清光照眼似迷家,明白猶墮位”。良以清光照眼,非水澄珠瑩風、清月白乎;明白身,更得一步,只消似迷位四字,一印印定。行人到此,又作區處?只有大轉變,拈一草作丈六金身用,未分外,不然是釘樁搖櫓巢,氣漢,打死千個萬個,有甚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於法身生奇特想,見華見種種異相,便作解,此殊之事,惑於人,自得大悟:殊不知通身是病,非也。知此等殊境像,或是自己妄心凝而成、或是魔境乘隙而入、或是帝天人化示。妄心凝者,如修土人,想不移念,忽佛像菩像等,如十六觀經,悉與淨土理合,非參禪;乘隙而入者,如楞嚴經中五,行人心有所著,魔即意而化示者,如菩修行,帝化身現無頭鬼,鬼,菩薩無怖畏心;複現美女身,菩薩無愛染心;複現身,:“泰山可崩,海水可竭,彼上人者,難動其心”。故云:“野人伎,老僧不聞無窮”。若真參學人,白刃交加於前,念,何況靜定中不境相耶。既理相心外境。能心、所境,又安在甚麼處


做工夫疑情
得起,法身理相得身心安,動轉,不相留,此是正偏道交,四大調適。瞥如是,非究竟耶。彼知者,便放下疑情,不肯究,自得大悟。殊不知命根不能入理,全是心,以度,通身是病,非也。入理不深,身太早;有深知,不得用;得活句,正好向水林下保含蓄,切不可躁便欲人,妄自尊大。知最初用心,疑情得起,在一團時,只待渠自己迸,始得受用。不然,稍有理致,便放下疑情,這裏定是死不去,定是打不,一生虛過,有參禪之名,無參禪,只入廛垂手,不妨更大善知。彼善知者,是大王,能重病;是大施主,能施如意。切不可生自足想,不欲人。知不肯人,為執中大病無過此者。

                              ※深切認知─參禪做工夫處※ 

做工夫,最初要發個破生死心硬,看破世界身心悉是假無實主宰。若不明本具的大理,生死心不破;生死心既不破,鬼念念不停,如何排遣?此一念,作瓦子,如坐在烈火焰中求出相似,行一步不得、停止一步不得、生一念不得、望人救不得。麼時,只猛火、不身命、不望人救、不生念、不肯止,往前直奔,奔得出是好手。

做工夫
在起疑情。何疑情?如生不知何,不得不疑來處;死不知何去,不得不疑去。生死關竅不破,疑情頓發在眉睫上,放亦不下,趁亦不去,忽朝破疑,生死二字,是甚麼閑傢俱!哦!古德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

做工夫把
死字額頭上,血肉身心如死去一般,有要究明的一念子前。一念子如倚天長劍,若者,了不可得;若淘則劍去久矣!

做工夫最怕耽著
境,使人困於枯寂,不不知。境人境多不生:良以行人一向乎喧,一與靜境相,如食食蜜,如人倦久喜睡,安得自知耶。外道使身心斷滅,化為頑石,亦從靜境而入。良以久月深,枯之又枯,寂之又寂,知,木石何?吾人或境,明衣下一段大事,不知在境始得,於大事中求其相了不可得,斯得也。

做工夫要中正
挺,不近人情!苟循情應對工夫做不上;不但做不上,日久月深,則隨流俗阿師無疑也。

做工夫人抬
天,低地;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千人人之中,不有一人,通身外,只是一:可謂攪渾世界,疑不破,誓不休心,此工夫要。何謂攪渾世界?量劫,本具的大理,沉沉寂寂,未嘗動著,要在人抖精神,天旋地,自有波翻浪一段受用。

做工夫不怕死不得活,只怕活不得死。果
疑情廝結在一境不待遣而自遣,妄心不待而自。六根門頭,自然豁地,著即到,呼著即,何愁不活也。

工夫做得上,如挑千斤
子,放亦不下;如的失物相似,若不著,誓不休心。其中但不可生、生著、生成病、著成魔、成外。果得一心一意,如失物相似,泮然交涉。所生心念,即乖法矣。

做工夫
話頭時,要歷歷明明,如捕鼠相似,古所黧奴誓不休。不然坐在鬼窟,昏昏沉沉,了一生,有何所益。捕鼠,睜開兩眼,四腳撐撐,只要拿鼠到口始得,犬在旁,亦不暇參禪者亦如是,只是然要明此理,八境交於前,亦不暇念,非但鼠,兼走卻貓兒

做工夫一日要
一日工夫!若因因循循,百劫千生未有了的日子。博山當時插一枝香,香了便:“工夫如前益,一日枝香耶?一年若干香耶”?又云:“光景易不待人,大事未明,何日是了”?由此痛惜,更多加策

做工夫不可在古人公案上卜度,妄加解
一一略得自己交涉。殊不知古人一一言,如大火聚,近之不得、之不得,何其中耶?更於其分大分小、下,不身失命者希?

此事不
教乘合,故久修大乘者,不知不,何況聲聞緣覺諸小乘耶。三聖豈不通教,此一事三乘膽戰,十地魂,等薩說法如如雨,度不可思議眾生,入生法忍,尚作所知愚,道全乖,又何耶。此事凡夫地,同佛,人所信,信者器,不信非器。 

行人欲入斯宗乘者,悉信而入。信之一字,有有深,有邪有正,不可不辨。者:凡入法誰雲不信,但信法,非信自心;深者:大乘菩,尚不具信。如華嚴疏云:有能法者,有所,尚未入乎信;如即心即佛,誰云不信,及乎汝是佛耶?支吾排遣,承不下;法思共度量,不能佛智,何以有思度量之心,信不具耳。 

邪正者:自心即佛名正信,心外取法名邪信。即佛要究明自心,實踐到不疑之地,始名正信;如顢頇儱侗猜三相似,但心即佛,自心,即名邪信。古人摘桃便定去,地便定去,作務時亦定。是坐久遏捺,令心不起,然後定耶?若如此即名邪定,非者正意。

六祖云:那伽常在定,有不定,然須徹見,方此定相迦老子下兜率、降皇、入雪山、睹明星、,未出此定。不然,境漂溺,孰名定。境中求起不可得,境中亦求起不可得;動靜境耶?得此意,是一,充塞彌亙無餘蘊也。

做工夫不得沾著世法!佛法中尚沾著一
也不得,何世法耶?若真正話頭現前,履冰不寒,蹈火不見熱棘林中身直掛礙,始可在世法中行直撞。不然被境緣轉將去,欲得工夫成一片,年也未夢見在。

做工夫人不可
文逐句、記語!不但益,工夫作障。真工夫,返成緣慮,欲得心行處絕可得乎?

做工夫最怕比量,
泊,轉遠,做到勒下生去,管取交涉!若是疑情頓發子,空,不知有空名字,如坐在壁之中,要得活路;若不得活路,如何得安去?但恁做去,時節,自有倒

有等邪,教者不在工夫,又云古人未做工夫。此最毒!迷後生,入地如箭射。大義禪師禪銘:“切莫通道不須參,古孜孜指南”。舊閣閒田地,一度贏來得也未,若不須參究,便得理,此是天生勒,自然迦,此憐憫者。自己不曾究,或古人一一答,便悟去,遂將識情解去,便妄於人;或得一場熱病,叫苦天,生平解的用不著;或到終時,如螃蟹入湯鍋,手忙腳亂,悔之何及。


黃蘗禪師云:“塵勞事非常,繩頭作一;不是一番寒骨,怎得梅花鼻香”,此切!若此偈,時時警策,工夫自然做得上。如百里程途,行一步少一步,不行住在這裏縱說里事,了了明明不到家,得甚麼邊事。

做工夫最要
“切”字。切字最有力,不切懈怠生;懈怠生放逸意,靡所不至。若用心真切,放逸懈怠,何由得生?知切之一字,不愁不到古人田地,不愁生死心不破。舍此切字,求佛法,皆是狂外走,做工夫同日而也。“切”之一字,離過下超善惡無記三性。一句話頭,用心甚切,不思善;用心甚切,不思;用心甚切,不落無記話頭切,話頭切,昏沉;話頭現前,不落無記。“切”之一字,是最切句。用心切,則無閑隙,故魔不能入;用心切,不生度有等,不落外道。

做工夫人,行不知行,坐不知坐。
謂話頭現前,疑情不破,尚不知有身心,何行坐耶。

做工夫最怕思惟、做
做偈、做文等。偈成僧,文則稱文字僧,與參禪沒交涉。凡遇著逆緣動人念,便當覺破,提起話頭,不緣轉始得。或“不打”,字最是人,者不可不

做工夫人多怕落空。
話頭現前,那得空去?只此怕落空的便空不去,何況話頭現前耶。

做工夫疑情不破,如
、如履薄冰,毫失念,則喪身失命。疑情不破,大理不明,一口,又是一生被中陰牽引,未免隨業識去,改頭換面,不不知。由此疑上更添疑,提起話頭,不明定要明、不破定要破!譬如捉見贓始得。

做工夫不得
心待悟!如人行路,住在路上待到家不到家,只行到家。若心待悟,不悟,只逼拶令悟。若大悟,如花忽,如大:良以不待,睡熟;花不待時節到自;悟不待悟,因緣會自悟。云:因緣會話頭真切,逼拶令悟非待悟耶。又悟如披雲見天,而廓落依,天旋地,又是一番境界。 

做工夫著不得一念!行住坐單單只提起本參話頭起疑情,然要討個下落;若有念,古所謂雜毒入心,身命,兼乎慧命,者不可不念非但世法,除究心之外,佛法中一切好事悉名念,又但佛法中事。於心上取之、舍之、之、化之,悉念矣。

做工夫人,多
做不上,即此做不上,便做去!如人不路,便好路,不可不著路,便休耶。如著路的,在行,直至到家乃可,不得站在路上不行,終無到家日子。


做工夫做到
可用心、水盡處羅紋結,如老鼠入牛角,自有倒也。

做工夫最怕的一
伶俐心!伶俐心忌,犯著些毫,藥現前,不能救耳。若真是個參禪漢,眼如盲、耳如,心念,如撞著壁相似,如此工夫始得相耳。

工夫到得真切,
身心器界,得如橛子相似,只待渠爆地,卒地折,更要撮得聚,始得。

做工夫不怕
,只怕不知非!然行在錯處,若肯一念知非,便是成佛作主底基本,出生死底要路,破魔底利器也。迦大于外道法,一一證過是不坐在窠臼“知非便舍”四字,凡夫直到大地位。此意但出世法,在世法中有失念,只消知非便舍,便做得一個淨白的好人;若抱定錯處為是,不肯知非,是活佛前,救他不得。

做工夫不可避喧向寂、瞑目合眼,坐在鬼窟
作活!古所黑山下坐死水浸,得甚麼邊事?只在境上做得去,始是得力。一句話頭在眉睫上,行、著衣吃飯裏、迎待客要明一句話頭。一朝洗面,摸著鼻孔,原太近,便得省力。

做工夫最怕
認識佛事,或眉瞬目、搖頭轉腦將謂有多少奇特。若把事,做外道奴也不得。

做工夫正要心行
處滅,切不可泊、思惟機緣等!洞山:“妙失宗,始,便不堪共也”。若大理徹時,一一三昧,自心中流出,思惟造作何啻天壤也。

工夫不怕做不上,做不上要做上,便是工夫!古德
:“無門意道人之意”,。若做不上,便打退鼓,百劫千生,其奈何?


疑情
得起,放不下,便是上路!生死二字額頭上,如猛虎趕來,若不直走到家,必身失命,何可住耶?

做工夫
在一公案上用心,不可一切公案上作解能解得,是解,非悟耶。法華經:“是法非思量分之所能到”。圓覺:“以思惟心,度如來圓覺境界,如將螢燒須彌山,不能得”。洞山:“擬將心意玄宗,大似西行”。大凡穿公案者,皮下有血,,始得。


做工夫提起
話頭是知疑情打不破,第二念,不可向經書上引牽動識情;情一妄念紛馳,欲得言,心行處滅,安可得乎?

“道不可
,可非道也”。工夫不可間斷,可間斷非工夫也。真正究人,如火眉毛上,又如救燃,何暇他事念耶?古德:“如一人與萬覿面那容眨眼看”!此做工夫最要,不可不知。

做工夫自己打未
自己事,不可教人!如人未到京城,便他人京城中事,非但人,亦自耳。

做工夫
夕不敢自怠!如慈明大,夜欲睡,用引刺之。又:“古人道,不食不,余又何人耶”?古人一石灰圈,道理不明,步不出圈;今人意肆情,遊蕩之活,大可笑耳。


工夫或得
安,或有省,不可便悟也。博山當時看船子和尚沒蹤跡句,一日因閱傳燈見趙:“三千外逢人始得”,不打失布袋,如放下千斤子,自大悟。逮見寶方,如方木逗孔,始具愧。若悟後不大善知得安逸,是未了。方勉偈云:“空拶空兮功莫大,有追有也德微;他迦安生理,得便宜失便宜”。此是百尺竿頭進步句,衲僧不可不!余嘗謂學:我得方“不肯”兩個字,受用不


做工夫不得作道理
,但硬硬去,始得起疑情:若作道理爆爆的,但打不自己事,疑情亦不起。如人器中盛的是何物,彼所指的物,彼以非是,便不能疑,又不但不起疑,即以彼物此物,以此物彼物,如此解,若不親見一回,則終其身而不可辨也。

做工夫不可作
,但然要明此理!若作,一生個無事人,衣下一件大事,是不了。如人失物相似,若著始了,若不著,便置在事甲裏無意,然失物前亦錯過蓋無覓物意耳。

做工夫不可作
石火閃電!若光影門頭,瞥有瞥得甚事?要得實踐親見一回始得。若真正得意,如青天白日之下,見親生父母相似,世事,更無過者。

做工夫不得向意根下卜度!思惟卜度四
字障正信、障正行、兼障道眼。者于彼,如生冤家相似乃可耳。

做工夫不得向
!若承,正所謂顢頇儱侗,與參究便不相;只鬚髮起疑情,打教當處,亦者,如空中樓閣,七通八。不然認賊為子,奴作郎。古德:“莫將驢作阿”!斯之也。


做工夫不得求人
破!若破,人的,自己相干。如人路到安,但可指路,不可更問長安事,彼一一安事,是彼的,非路者親見耶。若不力行,便求人破,亦如是!

做工夫不
是念公案!念念去,有甚交涉,念到勒下生,亦交涉,何不念阿陀佛,更有利益!不但教不必念,不妨一一話頭:如看字,便就上起疑情;如看柏子,便就柏子起疑情;如看一,便就一起疑情。疑情得起,十方世界是一,不知有父母的身心,通身是,不知有十方世界,非非外,成一,只待彼如桶箍自爆,再善知,不待口,大事了,始掌大笑。回念公案,大似鸚鵡學語,亦何愚哉。

做工夫不可
臾失正念!若失了究一念,必流入端,忘忘不返。如人坐,只喜澄澄湛湛,絕點為佛事,此作失正念,在澄湛中;或定一,能靜為佛事,此作失正念、認識神;或妄心遏捺,令妄心不起佛事,此作失正念:妄心捺妄心,如石草,又如芭蕉一重又一重,終無了的日子;或想身心如空,不起念,如壁,此作失正念。玄沙:“便凝心念,空,即是落空亡外道,魂不散的死人”。而言之,皆失正念故。

做工夫疑情
得起,更要得破!若當確實正念,大勇猛,切中更加切字始得。;大丈夫欲究竟此一段大事因,一等打破面皮,性燥起脊骨,莫人情,把自平昔所疑額頭上,常一似欠人貫錢,被人追索,物可,生怕被人辱,急得急,忙得忙,大得大的一件事,方有趣向分。



台長: 幻羽
人氣(870) | 回應(0)|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經律禪傳聞 |
此分類下一篇:【禪之修為境界】
此分類上一篇:【─ 禪 ─】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