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タマイ]大谷羽鳥 SSR「君を抱いた夕月夜」 故事翻譯 - loveshizuru的創作 - 巴哈姆特
主題

[スタマイ]大谷羽鳥 SSR「君を抱いた夕月夜」 故事翻譯

水色夜光 | 2021-09-03 20:42:49 | 巴幣 1118 | 人氣 281



活動「隠された輝夜姫」的限定SSR
之前復刻時變成全語音真的超級棒,輝夜姬與各角色相遇、相處的片段都因為有語音變得更有感覺,當然我還是私心最喜歡檜山&羽鳥的片段(喂

特別是羽鳥那段真的……嗚欸欸欸欸(拜託說人話

日文渣,翻譯有誤歡迎糾正



LV50「歌より花の君へ向けて(向比起和歌更愛花的你)

玲 :「那個人今天也會來嗎……」

眺望著窗外的大大銀月,內心思念不經意間化作言語從口中溜出。

羽鳥:「你說的『那個人』,是在指我嗎?」

玲 :「!」

於捲簾另一側響起的嗓音,正是我腦中浮現的他。

(不會吧,被聽見了?)

羽鳥:「沒想到你會這麼想我,好開心啊。」

玲 :「你、你誤會了……!我說的『那個人』也有可能是指其他人……」

羽鳥:「說『也』就代表,我姑且被算在其中了對吧?」

玲 :「這是……」

羽鳥:「是什麼?」

玲 :「っっっ~……」

被他說得啞口無言,我只好隔著捲簾沉默以對來表達反抗。

(啊啊真是的,和這個人說話總是會被打亂步調。)

羽鳥:「抱歉抱歉,看來玩笑開得有點過頭了?」

玲 :「可不只有點……」

羽鳥:「嗯,對不起。」

羽鳥:「話說回來,你今天也有收到我寫的信嗎?」

玲 :「……用不著每天跑來確認,信都有好好送過來。」

玲 :「寫著那天去了哪裡的信,都會伴隨在那找到的花一起送來。」

羽鳥:「內容不只那樣而已吧?還有為妳而寫的和歌,對吧。」

玲:「啊的確有。花與和歌,一直都有收到……但說實在,那個。」

玲:「為什麼你可以為了總是只能隔著簾子見面的人,作那麼多詩呢?」

羽鳥:「只要想著妳,我就能寫出無數的詩啊。」

羽鳥:「但妳總是不給我回應,所以我才會每天都跑來確認。」

玲 :「不好意思……」

羽鳥:「沒有要回覆我的打算嗎?」

玲 :「畢竟每天都要回覆的話,也是需要一些心力的……」

羽鳥:「那是妳,真正的理由嗎?」

玲 :「咦?」

羽鳥:「難道不是,希望我每天都來找妳才刻意不回覆的嗎?」

玲 :「才沒有──!」

(的確,每天寫信給我也好,來與我見面也好)

(說實話也沒到──嗯,應該說完全不討厭……)

玲 :「……」

(不對、剛剛的全部不算!)

明明是隔著簾子,羽鳥先生卻好像讀出了我的內心,小小輕笑起來。

開始感到害羞的我,不禁端正坐姿並清了清喉嚨。

玲 :「話說回來,羽鳥先生。」

羽鳥:「嗯?」

玲 :「關於今天收到的信。」

玲 :「一起附上的花非常可愛,可以的話,能告訴我是在哪裡摘的嗎?」

羽鳥:「啊啊,那個,是開在都城外的某條河旁。」

羽鳥:「我只摘了一朵,但那邊其實開滿了這種花,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喔。」

玲 :「嘿──原來河川旁邊還有那種地方啊。」

羽鳥:「稍微再往深處走一下又會看見不同種類的花,景色絕美呢。」

玲 :「聽起來好棒啊,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去看看。」

羽鳥:「嗯?該不會比起送妳的和歌,妳更喜歡這種話題?」

玲 :「誒?啊……是的。」

玲 :「聊這些很開心。」

羽鳥:「……」

羽鳥:「……這樣啊。」

一陣讓人感到酥麻的空氣在我們之間流動。

玲 :「……那個,羽鳥先生。」

羽鳥:「嗯?」

或許是這難以言喻的空氣的錯,我腦中不自覺思考起來。

(如果有天,拉開簾子與羽鳥先生面對面……他的態度會依然像現在這樣嗎?)

(還是說……會從此不願見我呢。)

羽鳥:「……」

宛如察覺到我的心情,羽鳥先生站起身來……一步,又一步慢慢靠近我。

隨後,他的手越過簾子邊緣,伸向了我。

羽鳥:「只是稍稍牽一下手,是可以的吧?」

玲 :「……真的只是這樣、的話。」

我也將手伸向他……第一次觸碰到的他的手,非常溫暖。

羽鳥:「……」

玲 :「……」

羽鳥:「明天,我也一定會來見妳的。」

他輕輕鬆開的手,逐漸遠去。

(明天也……)

(到了明天,我一定……)

──我一定,會將這簾子給掀開吧。

留於手中的溫暖,和想起身追逐他遠去背影的衝動,讓我如此確信了。




LV70「隣には君が(伴身邊的是你)


男性:「欸欸再靠過來一點嘛,我想好好抱緊妳。」

女性:「討厭,要是被別人看到要怎麼辦?」

男性:「沒人會看的啦。」

(不不不,就算沒看到也聽得一清二楚了啦。)

男性:「我說啊,可以親妳嗎?」

女性:「……嗯」

夕陽西下的海邊岩石堆旁傳來情侶親熱的聲音。

(變、變安靜了。也就是說,現在岩石後面的兩人正在熱吻……)

玲 :「……啊、啊哈哈,還真火熱啊。」

羽鳥:「……是啊。」

這種狀況放在平常,羽鳥先生一定會用「我們要不要也來啊?」這種輕浮話語來回應,然而坐在我身旁的他,卻只隨意搭了個腔。

(羽鳥先生果然沒什麼精神。)

確定那對打得火熱的情侶從後方離開之後,我立刻問起他。

玲 :「那個,發生什麼事了嗎?應該說,你有心事對吧?」

『想去海邊。』從羽鳥先生如此邀約我之時,就感覺他的聲音似乎少了平時該有的幹勁。

(我們之間的交情也算久了,這直覺是不會錯的。)

羽鳥:「沒事,沒什麼。只是今天突然想來海邊而已。」

玲 :「……」

(騙子……)

羽鳥:「笑容比較適合妳,所以別露出那種表情,來,笑一下吧。」

玲 :「……」

被神情憂鬱的羽鳥先生這樣說道,我完全沒辦法笑出來。

玲 :「……至少讓我有擔心你的權利啊。」

羽鳥:「咦?」

玲 :「羽鳥先生沒精神時,我可沒辦法在那邊一個人傻笑。」

玲 :「……請讓我可以擔心你。」

羽鳥:「……」

或許是對我的發言感到意外,羽鳥先生像是要把聲音哽在喉頭般抽了一口氣。

羽鳥:「那,你能鼓勵我一下嗎?」

玲 :「你希望的話我當然想這麼做。」

羽鳥:「妳真溫柔呢。那就稍微拜託妳吧。」

羽鳥:「……吶,可以再更靠近我一點嗎?」

玲 :「靠近……像這樣嗎?」

羽鳥:「再近一點。」

玲 :「再近……?」

羽鳥:「不到能抱住妳的距離,就算不了鼓勵了不是嗎?」

玲 :「咦咦!?你的鼓勵、是那個意思……!?」

羽鳥:「哎呀,我搞錯了嗎?不過也罷,來吧,再靠過來一點。」

玲 :「不、不行。這裡還有其他人……」

羽鳥:「沒有其他人在了。」

揚起嘴角的羽鳥先生,輕輕用雙臂溫柔地將我環抱住。

羽鳥:「吶,我可以就這樣親下去嗎?」

玲 :「!」

我忽然發現自己快被羽鳥先生一手促成,沉靜舒適的氣氛給牽著鼻子走。

(這、不就變得和剛剛那對情侶一樣了嗎……)

(現在的我們從旁人眼中看來,也是對笨蛋情侶嗎……!?)

在我胡亂思考的同時,羽鳥先生已經溫柔地扶住我的肩膀……緩緩縮短與我之間的距離。

(哇……要怎麼辦才好!)

無法坦然接受卻也無法強硬拒絕,呆呆僵住之際──

玲:「──!」

羽鳥先生將額頭輕輕靠上了我的額頭。

玲 :「……誒?」

羽鳥:「說笑的,抱歉讓妳感到困擾。還有……抱歉讓妳擔心了。」

玲 :「……」

羽鳥:「平時我都是一個人來看這片海,但今天特別想要妳陪在我身邊。謝謝妳願意陪我一起來。」

(……羽鳥先生,好坦率啊。)

玲 :「……之後有什麼事,也都可以隨時找我。」

玲 :「不管怎麼說,我是很感謝羽鳥先生的,也想幫忙上你的忙。」

羽鳥:「只要像這樣陪著我就足夠了。所以希望妳,能在陪我一下下呢。」

玲 :「……好的。」

在彷彿換個人般的羽鳥先生所帶來的氣氛影響之下,我無法再多說,僅能靜靜陪在他身邊──





SSR+「野の花と逢瀬(野花與幽會)

羽鳥:「喏,到目的地囉。」

玲 :「哇啊……!」

在羽鳥先生的帶領下來到的地方,是綻放著各式各樣花兒的花田。

話雖如此,我也只是坐在牛車(*註)上,隔著簾子眺望外頭風光。

(也就是和平常相同,沒辦法和羽鳥先生面對面……但是。)

像這樣在外頭見面是第一次,就算隔著簾子也讓我非常高興。

羽鳥:「妳在裡面也可以看見這片風景嗎?」

玲 :「可以,能從縫隙之間看到漂亮的花田。」

羽鳥:「那就好。昨天跟著信一起附上的花,就是在這裡摘的。」

羽鳥:「妳看前面盛開的粉紅色花朵,有印象嗎?」

玲 :「啊、真的耶,和我收到的是一樣的顏色!」

隨後,我們兩人一起享受了這片美景好一會……



(嗯?)

過了幾分鐘後,我看見羽鳥先生的頭髮沾上了花瓣。

玲 :「羽鳥先生,你頭上有花瓣。」

羽鳥:「咦,真的嗎?」

羽鳥:「在哪,這邊嗎?」

玲 :「再稍微右邊……啊、上面一點。」

羽鳥:「?」

羽鳥先生伸手在頭上摸了又摸想取下來,但卻不怎麼順利,花瓣反而被髮絲纏得越陷越深。

玲 :「那個,可以請你先閉上眼睛嗎?」

羽鳥:「眼睛?」

玲 :「只要你不看我,我就可以從牛車裡出來。」

羽鳥:「妳出來沒問題嗎?」

玲 :「一下子而已,沒問題的。」

羽鳥:「這樣啊,那我跟妳保證,我不會睜開眼睛。」

玲 :「謝謝你。」

隨後,正當我為了要從牛車中出去而動起身子時──

羽鳥:「妳這麼輕易就相信我了啊。」

玲 :「誒?」

羽鳥:「妳不怕我因為太想知道妳的面貌,而途中睜開眼睛嗎?」

(……途中睜開眼睛。)

玲 :「呵、啊哈哈,我不擔心。因為羽鳥先生絕對不會這麼做。」

對於我的答覆,羽鳥先生笑著沒多說什麼,之後立刻就閉上了眼。

我掀開簾子,靜靜從牛車上下來,走到了羽鳥先生的面前。

羽鳥 :「……」

(啊……)

平時只能隔著簾子眺望的他此刻近在咫尺。

在紛飛花瓣中閉著眼的他的俊美身姿,令我忍不住屏息。

(這個人,是絕對不會睜眼的。因為我明白,他就是這樣的人。)

正因如此,內心某處才會不禁希望。

希望他打破約定,睜開雙眼。

希望他乾脆將我看個一清二楚算了。

羽鳥:「花瓣,拿下來了嗎?」

玲 :「!不好意思,還沒。」

玲 :「可以請你蹲低一點嗎?」

羽鳥:「嗯,這樣可以嗎?」

玲 :「謝謝。」

我伸手觸碰他漂亮的酒紅頭髮,將花瓣取下來。

玲 :「……拿下來了。」

羽鳥:「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不捨呢。」

玲 :「……」

玲 :「那麼,我就先回去車上了。」

羽鳥:「——等等。」

玲 :「!」

我訝異地回過頭,羽鳥先生果然仍是避著眼的狀態。

他少了視野而如探索般的手,觸碰到了我的肩膀……隨後向上移動撫上臉頰。

像是要壓抑不自覺加快的心跳,我緊緊閉上眼。

羽鳥:「這次第一次呢,沒有隔著簾子觸碰到妳。」

玲 :「っ……」

羽鳥:「原來妳差不多這麼高,臉頰這麼溫暖啊。」

(體溫會那麼熱,是因為羽鳥先生你啊……)

羽鳥:「……」

玲 :「……」

沉默之中,我也想過要試著伸手觸摸他的臉頰。

(但這麼做的話,羽鳥先生一定會驚訝到睜開眼吧。)

(明明期望他看見我,卻不知道面對面之後該怎麼辦才好……)

對於那預想的瞬間,我感到非常恐懼。

羽鳥:「沒事的。」

玲 :「咦?」

羽鳥:「我和妳約好了,絕對不會睜開眼。」

玲 :「……」

羽鳥:「所以妳也可以,來碰我喔。」

玲 :「……好的。」

我輕輕碰上羽鳥先生的臉頰,和我幾乎相同的熱度從指尖傳來。

揪緊心頭的苦悶今天也蔓延於胸口,讓我們彼此停滯在原地好一陣子,無法動彈。





*註:小小補充一下而已,日本平安時代的牛車是貴族階級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外觀裝飾會依地位有變化的樣子,不過故事中沒明寫牛車的外觀就是了,比較詳細的文章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