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HoloEN][TRPG]:正篇故事淺述-(迷宮森林全) - hkandyii的創作 - 巴哈姆特
主題 達人專欄

[HoloEN][TRPG]:正篇故事淺述-(迷宮森林全)

說書人 貓皮 | 2021-08-12 12:48:50 | 巴幣 146 | 人氣 370

  大家好,在下貓皮,今天又來接著往下講故事啦。
  首先很開心,似乎蠻多人喜歡EN組TTRPG這個企劃(從推特素材圖的量越來越多就能看得出來),各家勇者熟肉Man也越來越多了,也承蒙各位看倌不棄,願意踴躍分享貓皮的上一篇整理文。
 
 


  這篇更新文是在看倌們的支持下而生,開始之前,前言還是再簡單重提:
  本文為概綱性質,為保持敘事流暢度已將實況分段演述的故事統合,一些不影響故事進行的細節、拖慢描述節奏的部份將會被酌情帶過或跳過。
  可能傷眼警告:貓皮英文算不上好,加上遊戲進行時不免有些口語交雜,有些聽得不是很準確,如果有看倌認為貓皮的梳理有所疏忽,請不吝回文告知,貓皮會虛心補充。
  長文警告:本來預計只打算寫個三五千字的,結果寫一寫一來勁,夜也就給他熬下去了,而且說要省細節最後也很難抉擇要怎省,都好有趣阿...
 
  看完本文之後,記得也要回顧一下原影片,體驗一下文字所無法表達的臨場感喔。

【MYTHBREAKERS SESSION 1】


【MYTHBREAKERS SESSION 2】



一、四大主角初聚首,家園酒吧群EN會。
角色狀態概述:後略
值得注意的NPC:M夫人(Madan M、MAMA)、小鬼頭槍販(Kid)、老婆婆保鑣蓓爾塔(Bertha)、維克(Vic)、Dr.Nice
通關評價:無
 
 
  即將日出的凌晨時分,在大都市『Mythton(神話鎮)』的偏僻一角,整條街只有一間頗為破爛的磚瓦屋酒吧仍亮著微弱的燈光,這天,礦工女孩Scout開著修好的福特,載著妹妹與Dr.Nice一行人來到這間酒吧的門前。
 
 
  在經歷了恐怖的吃人礦坑事件之後,Scout的父母雙雙成為謀殺嫌疑犯並且失蹤,決定離開老家的Scout決定依照警長的建議,來到Mythton找警長的熟人尋球庇護,雖然她看不懂名片上的地址及沿路路標,但幸虧Dr.Nice的方向感還不錯,她們還是順利找到名片上所標示的那間酒吧。
  經過長時間的旅程之後,Scout姊妹與Dr.Nice都急需『解放』一番,便向酒吧內看起來是掌櫃的老婆婆借個廁所。
  老婆婆看似和藹,但酒吧並不是什麼單純的組織,她認為深夜來光顧的三個陌生人絕對是不速之客,便拿出一把霰彈槍放在桌上,『親切』地告訴客人們現在不是營業時間,建議客人們直在大街外『解決』。
 
 
  在Scout與Dr.Nice好說歹說,想試圖(以射擊比試)說服老婆婆放他們進去的時候,正巧清潔工Vic一手端著一盒披薩,一手架著完全不像沒事的YuulB Aulright(以下稱Yuul)也來到酒吧,不過顯然Vic是認識老婆婆的,一見雙方火藥味濃厚,便哇哇哇地慌忙阻止這場不必要的爭鬥,而Dr.Nice見到Yuul重傷也立刻表明自己是醫生,趕緊上前幫忙搭把手。
 
 
  老婆婆理解現況後不再為難,引一行人進入酒吧,隨後,小鬼頭槍販Kid也領著Watoto來到酒吧,在遙遙看見狀況之後又貌似習以為常地笑著說:「看來又是Bertha在發神經,幸好這次有個倒楣鬼替我們擋了。」
 
 
  一群人先後進入酒吧,Dr.Nice立刻替Yuul作簡易的縫合手術,使Yuul先前所受的鉤爪撕裂傷漸漸穩定下來(致命傷害轉變為衝擊傷害,但衝擊傷害早就滿了,所以就當作傷害消失了),在Yuul感謝Dr.Nice的幫助後(Dr.Nice回了一個讚),Vic才安心地去跑下一個任務。
 
 
  幾個小時後,當Scout正在大肆嘲笑Watoto身上的臭味時,Vic也將Tiara以及形影不離的貓頭鷹『嗚呼』接入酒吧,喜歡動物的Watoto一看到珍奇的貓頭鷹就忍不住想偷摸個兩把,誰知伸手一拍竟惹得嗚呼一陣暴跳(Watoto與嗚呼骰子對抗以0比3慘敗),頓時整間酒吧就像被狂風肆虐。
  酒吧的老闆娘一聽聞騷動便趕緊出來察看,只見捏著鼻子扇風的Scout、躺在沙發上就像快死掉的Yuul、被啄得滿頭包的Watoto、以及正氣噗噗的Tiara與嗚呼,這才明白,原來預計要湊成先發團隊的問題兒童們終於都到齊了。
 
 
  騷動平息後,酒吧老闆娘積極地向四人介紹自己的治所,老闆娘自稱M夫人(Madan M),是這間家園酒吧(HomesteadBar)的出資者及最高負責人,而這間『家園酒吧』的存在意義是為了調查一切與超自然相關的事物,並以『經歷過異常事件的人』為對象,招募其成為『獵手』以進行各種委託,然而雖稱獵手,但任務的最終目的通常是為了隔絕、避免超自然的危害,而非直接撲滅異常現象。
  家園酒吧成立已歷三十五年,最早是由M夫人的母親召集各種團隊,現今則由M夫人出資重振事業,酒吧成員除了當前負責收集情報的獵手維Vic、保鑣Bertha、小鬼頭軍火商外(Kid與Bertha是Watoto在前傳最後段落見到的NPC)尚缺任務執行人,於是M夫人提議不同際遇的四人組成獵手團隊。
 
 
  但倉促成隊的四人才剛脫離險境,先不說無法互相信任,更是不想再惹麻煩(大家都很入戲),M夫人只好先曉以利害,提出重金報酬,以及可以免費使用酒吧內的一切資源、設施、庇護所等諸多利多後,四人才勉強接受提議,接著M夫人便領著四人參觀『家園酒吧』。
 
 
家園酒吧的內置設定頗為複雜,以下快速帶過:
 


 
  -、家園酒吧分為一樓與地下室兩個區域,一樓基本上就是一間破爛酒吧,但是他們家的飲料超級好喝。
  二、地下室是重金打造的獵手專用空間,除了舒適的住房及大廳之外,還提供槍械與藥物的交易所、工作房、鍛造工坊、戰鬥訓練室、車庫等等之類的後勤設施一樣不缺(還有一隻超愛討拍的黃金獵犬)
  (具體來說,主角群從這出發前可充分發揮自有的後勤技能,像是Watoto的製藥、Yuul的科研、Scout的鍛造等,連沒有後勤技能的Tiara也能運用(只是沒有加乘),唯一的限制是時間(次數),也就是萬一失敗就不能讓你熬夜重做一次)
 
 
  三、酒吧飲料、經驗值與Beat:
  完成前傳故事後,四人各能得到一杯以Deadbeats榨成的迎賓飲料,這些飲料可提供經驗值,之後的任務成就、經驗值也是以Beats為單位計算,透過向M夫人回報冒險經歷,來精算該段經歷一共可換得多少Beats,每三隻Deadbeats可榨成含有一點經驗值的特調飲料,喝下飲料就意味著能強化角色表中的對應正面特質性能,至於Beats可以透過以下途徑得到。
 
 
‧完成隱藏的個人目標(於每件委託結束後,在死神一一詢問下,玩家才能得知目標是否有被完成)
‧解決特定狀況、或需得以特定方式解決的狀況(概略定義)
‧受到致命傷害時、或是自願將『失敗』轉換成『戲劇性失敗』而受傷時(以傷換經驗,嫌血多、醫療包多的時候用)
‧於每件委託結束後,至酒吧回報冒險經歷時固定會得到一些,此外,死神另私心追加,若有特殊、優異表現可再得到額外獎勵(例如爆骰一堆10解決困境、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解決困境等,非表定規則,由主持人主觀判斷)
 
  在M夫人介紹完家園酒吧之後,又拿出了兩件任務委託以供眾人選擇。
 
  『猩紅庭院的邀約』:


  委託主認為吸血鬼一支族群-Malkavian旗下的Romano家族,正像個無恥的小丑一樣破壞吸血鬼族群之間的政治成果,希望酒吧這種『新興組織』可以代為揭發Romano家族的野心或醜聞,若達成委託,除了令人滿意的酬謝之外,還可以打通委託主所擁有的人脈,若接下委託,其後將要先與一名接頭人碰面,具體細節再由該接頭人告知。
-來自於一名『希望能成為朋友』的不具名者。
  隨信附上五張Romano家族所舉辦的慈善晚會邀請函,看來是要讓獵手們用於混入Romano家族(可再攜帶一名NPC隨行,但最後選擇不攜帶)
 
 
  另一個不算委託,而是由線人的情報而衍伸的調查任務。
 
  『塔瑪遜集團員工失蹤事件』:
  塔瑪遜集團是為全世界最大的物流商,旗下囊括無數產業,但最近市面上卻流傳出許多關於塔瑪遜集團的負面謠傳,像是集團的經營者塔瑪遜一家其實蜥蜴人,而且還是巫師,又僱用了許多童工等等(By:Watoto、Yuul、Scout),但其中更為著名的則是關於員工失蹤的謠傳。
  這次的任務源自於一名塔瑪遜內部員工的爆料,因為他有許多朋友失蹤,因此自請為線人,將消息透過Vik帶回了酒吧。
 
 
  由於四人都很想藉機參加豪華舞會,特別是Watoto超想穿帥帥的西裝,眾人便決定選擇了第一個任務,並開始著手整備。
  委託的碰面地點在另一個城鎮,路途遙遠,雖然酒吧方面只能支援一輛超破爛的休旅車代步(M夫人:錢都花在地下室,真的沒錢了,反正車子還能動...)但可以隨意讓眾人們取用基本裝備。
Watoto成功改造出一把聲波槍(傷害普普,但功能很多)
Yuul得到一把電擊槍,將之改造成能中程射擊(射程約為2.5個Vik單位)
Scout打造了一把新的匕首(或砍刀),但骰得不夠好,性能不如原先擁有的礦鎬(砍刀1點致命傷害/礦鎬2點致命傷害,Scout:超稀有、超強、SSS級)
Tiara想升級從歹徒那搶來的槍,但因失敗沒有加成,便拿這把槍交換左輪(2點致命傷害/可以配合Tiara的技能/骰到10不能追加判定)
 
 
 
二、『The hedge』-迷宮森林
角色狀態概述:
Watoto:新增一把聲波槍(愛狗模式、心戰廣播模式、殺傷力模式)、通過檢查點之後得到可以穿越秘密市場的荊棘哨子。
Yuul:新增一把電擊槍(中程射擊、擊暈效果)
Tiara:新增一把左輪、通過檢查點之後又幹來一把狙擊槍。
Scout:得到一把普通的鏟子。
所有人的基本能力沒有變動,至於受傷及復原狀況、得到的消耗品、雜項工具等族繁不及備載,詳見內文。
值得注意的NPC:狙擊手(Bowlin Sniff)
通關評價:我們一路吃著冰筒、唱著歌,突然就被垃圾場給劫了!
觀察MVP:唯一看透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掛著黑眼圈的研究生,但其實卻是個白眼修練者的YuulB Aulright。
臨場反應MVP:Watoto一口醉噴火,燒退八十萬樹藤大軍。
戰鬥MVP:Scout-我這一骰下去,Boss可能會直接死。
遜砲MVP:Tiara我都八骰了居然可以射不中…。
 
 
  Watoto、Yuul、Scout、Tiara四人整裝完畢之後便直接出發,一路吃著冰淇淋、唱著歌(Watoto Roads)來到半路時已是深夜,然而這輛破爛的休旅車果真半路拋錨,眾人還推了半公里才勉強到了途中的一間汽車旅館。
  這條公路非常荒僻,最遠的商店、修車廠都在9.5公里後,就算聯絡修車廠派人過來,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到(還會順便帶個幾份墨西哥捲)眼下,住進這間汽車旅館暫過一夜是唯一的選項,但Yuul與Scout實在無法忍受Watoto身上的蘑菇臭,因此眾人便租了兩間房,分開來住。
  Yuul與Scout同住一間,Yuul一進房就施展了超強的觀察力,很快就找到夾在沙發座墊的電視機遙控、以及藏起來的幾包多力多滋跟幾罐可樂,才正想用這些東西消磨時間的時候,但Scout卻堅信廁所的鏡子後面一定還有藏什麼好玩的東西,或許是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道路,說什麼都要看一眼才甘心。
  Scout手賤拆了鏡子,果真發現了新世界-
  一處藏了50隻蟑螂的地下世界,全都是超大隻還會飛的那種...。
  Yuul與Scout見狀立刻落荒而逃,只好考慮換個房間住,再怎麼說,Watoto身上的臭味跟50隻會飛的蟑螂比起來,其實也不是不能忍受…。
 
 
  至於Tiara與Watoto那方,Watoto一進門便直接把電視機零件給偷個精光(留下薄薄的外殼讓電視看起來還很正常,而且偷來的零件量還可以造出半個汽車馬達(?)),至於Tiara非但不排斥Watoto身上的臭味,還覺得他身上的味道有種讓她憶起家鄉的安心感,Watoto也拿出蟲子要餵給嗚呼當宵夜,嗚呼餓了一整天,看見蟲子非常興奮,用力一啄卻不慎傷了Watoto的手臂。
(Watoto的手臂有與『蟲群』約定的標記,讀音也很相近)
 
 
  正巧此時Yuul與Scout開了門,卻撞見Tiara在輕輕吹著Watoto的傷口,Watoto還發出舒爽的呻吟聲(喔~吼吼吼吼~),四周頓時充斥一陣著令人尷尬的粉紅色空氣,使這兩人決定緩緩將房門關上。
Scout:「呃...我看我還是回去教那些蟑螂玩把戲什麼的好了。」
Yuul:「我覺得我可以接受睡在走廊...。」
 
 
  然而,正當Yuul與Scout轉身離去時,Yuul卻隱約聽到了引擎發動聲,由於這間汽車旅館今天只有他們一組客人,眾人便慌忙跑出去察看,卻發現拋錨的休旅車竟然被偷偷開走了,眼下停車場是空曠一片。
 
 
  Tiara呼叫嗚呼追蹤被偷走的休旅車,但畢竟無法徒步追上,正當四人一籌莫展的時候,Watoto發現一名遊民正推著購物車以及隨身破爛經過,突然想出一個點子,接著Watoto上前與遊民交涉,試圖要以隨身的藥粉交換購物車。
  才談到一半,Scout卻直接撲上去抓住遊民的肩膀,直接賞了他一記美式足球的擒摔技,但遊民只有一顆骰子仍奮力抵抗(雙方都一成功),雙方扭打在一起,但最後遊民還是不敵Scout的精妙繩技(…?),被五花大綁在路邊。
Tiara:「我的夥伴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行使暴力...。」
Yuul:「這都像什麼樣啊...。」
Watoto:「別生氣嘛-來,給你一顆糖果消消氣。」
(但是被洗劫的遊民仍舊是一臉肚爛。)
 

  不久,嗚呼飛回來向Tiara回報偵查的情形,原來被偷走的休旅車就藏在不遠處的垃圾場,是徒步可以到達的距離,但顯然就快要被小偷拆解,於是四人只好即刻趕路,由Yuul駕駛(2成功減1)購物車,Watoto坐兒童座、Scout坐在貨藍裡,Tiara則是在旁邊跑,一行人就這樣前往垃圾場。
(先不說這話畫面,但我說你們搶這台購物車到底...?)
 


 
  眾人抵達垃圾場後,雖然懷著警戒心繼續深入,但是都沒發現這座垃圾場有什麼奇怪的地方(Scout還沉迷在購物車之旅中,覺得這幾乎就像上次開著老爸的福特刮出甜甜圈一樣好玩),只有Watoto看出這些垃圾堆被似乎被堆置成像似迷宮的佈局,但也僅僅是將注意力放在是否有堪用的廢料上。
 
 
  不久之後,眾人終於找到了休旅車,繞了一圈觀察,發現休旅車似乎被修理得比『剛出廠』時更好了,但是就在眾人要上前接觸休旅車的同時,Tiara卻漸漸產生危機預感,先是發現有人正在遠處盯著,緊接著,四面八方都發出大量金屬廢料互相刮磨、移動的聲音,眾人一時驚疑,此時Yuul見到有個人影遙遙站在垃圾山的高處,拿著狙擊槍指向四人。
 
Yuul:「什麼都別問,快上車!」
Scout:「該是時候落跑了!」
 



  Yuul一上車立刻猛踩油門,很快甩開一段距離(4成功),Watoto想要使用聲波槍反擊,卻不小心按到愛狗模式(0成功),竟引來兩隻獵犬追擊,然而因為超成功的駕駛,獵犬僅是緊追不捨,但面前的道路卻開始產生變化,彷彿有自主意識般地異變扭曲,漸漸成為一座巨大的迷宮。
  Yuul情急之下換檔再踩油門,緩緩將車(2成功)開上垃圾山,但是即便能從高處遠遠觀察,卻見迷宮的變化是不斷往四面八方延伸而去,欲將眾人困在迷陣中心,然而Yuul還是發現了一處像是出口的地方,就在她要再踩油門猛衝過去的時候,卻使得車子翻覆(0成功),使得眾人均遭到一點猛擊傷害。
 
陌生人:「狩獵的時候到了,我親愛的小小人類們,跑吧,享受這個遊戲吧。」
 
 
  幸虧車子還是能繼續開,一聽遠方的狙擊者正歡快地叫喊著,Yuul駕著休旅車沒命地奔馳,卻見垃圾堆又逐漸轉化變為密集的植物叢,一片綠意快速蔓延、覆蓋周遭的一切,異常生長的灌木、藤蔓、荊棘彷彿狩獵般地追逐眾人,前面的道路也被植物蠶食而顯得越來越狹窄,Yuul試圖直接撞出植物叢的包圍網,卻發現這些植物『牆』異常地堅固,Tiara再次派出嗚呼偵查,卻見植物竟又快速地向上生長,鋪天蓋地,甚至將Tiara與嗚呼相隔於天地兩端。
 
 
  就在眾人被困於現況時,Watoto急中生智,從口袋中摸出一個超髒、還沾著冰淇淋渣的打火機(3成功,所以真的摸出來),吸一口汽油(免骰),點火,大口一噴,只見Wa1010大顯神威(5成功),一口醉噴火竟然燒得整片植物網發出鬼哭般地慘嚎,灌木、荊棘紛紛四散退去,眾人終於得以逃出圍捕。
 
<DVD2 換片>
 
  原來垃圾場只是這片森林迷宮的偽裝,幸虧Watoto醉噴火大成功,眾人不但暫時脫離危險,還找到了一個臨時的安全空間。
  這片安全空間還算寬廣,足以讓四人一車容身,包圍這個空間的植物雖然生長得很密集,但不知怎地無意向內侵入,只知這片空間的正中央有一朵盛開的小白花,隱隱散著清氛,而外頭的狙擊手絕無可能將視野穿透這層密林,可供暫時休息。
  但在此駐留不是長久之策,說起對外通道,除了剛剛撞出來的道路外,這裡又分成左右兩條對外通道,但不知各自通往哪處,四人決定在暫時休息之後分兵行動(差點要扔Watoto,看臉朝上下來決定如何分路)。
 
 
 
Yuul與Scout線:
 
  照慣例仍舊是Yuul與Scout一路,他們選擇右路來到一條蒼鬱的森林步道,道路兩面的植物生長得十分高聳、密集,雖暫無敵意,但仍足以阻斷通行,Scout拿刀試圖砍倒植物牆的一部份,雖然這些植物牆確實可以被削斷(4成功),還能劈出一些空間,但是整片森林卻發出了一種怪異的尖嚎聲,彷彿有意識地痛恨這些行為,緊接著,一些藤蔓開始自森林內部捲出,試圖要捕捉二人。
(Scout:這讓我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Yuul與Scout一邊逃,一邊想方設法脫困,就在藤蔓逐漸變得狂野起來,貌似要將二人捲進森林之中化為養份時,Yuul施展了白眼等級的觀察力(5成功),發現一處剛好可以讓人鑽進去逃生的小洞,但是要擺出Tree Pose的瑜珈姿勢才能勉強把自己塞進去(WTFwww...),於是Scout先示範一次,還有Yuul在後面推著屁股,才終於讓Scout勉強通過了那個狹窄的樹洞(1成功)。
 


 
  但Yuul就沒這麼幸運了,才爬到一半就被卡住(0成功),Scout原本想用刀砍植物把Yuul救出來,但是卻怕會讓Yuul吞下一點傷害(衝擊已滿,再吞就是致命傷),這時Scout判斷(觀察2成功)Yuul與自己的體型相差無幾,其實只是沒什麼肌力或是在泥地匍匐前進的經驗,只要有外力幫忙一拉就能通過。
  於是Scout根據上次救出Nice博士的經驗,很熟練地扒下自己的褲子,讓Yuul捉住一端,自己再奮力一拉(1成功),總算把Yuul給拖出了小洞。
 


 
  兩人穿越樹洞後,來到一處長得像哈比人小屋的住所前(Scout觀察1成功基本只能看到這樣),但由於Yuul白眼等級的洞察力再度發功(3成功),她發現這個地方被居住過的痕跡其實還很新,主人似乎才剛出門沒多久,此外,Yuul在屋外還找到許多小白花,但似乎通通都是假的,與安全區域中那朵『友善的小白花』有所不同,這種假花隨處都可以買得到,但令人疑問卻是為何屋主要以這些小白花裝飾住所。
 
 
  Yuul與Scout想進一步入門一探,但是大門、窗戶均已上鎖,正當Scout考慮要臨時製作一個公羊攻城槌撞進去,或是扮成聖誕老人從屋頂跳進去時,Yuul卻怕驚動到屋主,建議潛入,於是兩人合力做了根橇棍(兩人均3成功),在不破壞門的情況下成功潛入小屋,接著,才剛進門的Scout便立刻決定先洗劫一番再說(2成功)。
Scout:「我會搜得連一條毛都不會給屋主剩下。」
Yuul:「記得連指紋也一併處理掉。」
(此時聊天室一陣NICE+LAMOwww...)。
 
 
  這棟小屋比較像是生存者使用的臨時藏身處,庫存大多是食物,對旅程幫助不大,不過Scout還是拿了一些方便攜帶的口糧,同時也搜刮到一條堅固的繩子(遊民:怕)、兩個提燈以及一個鏟子,收獲頗豐。
Scout:「對了,我的褲子穿起來了嗎?」
死神:「呃...還沒。」
Scout:「是被我扯爛了,還是還可以穿?」
死神:「放心,你媽媽給你逢得很堅固。」
Yuul:「那你下次應該多穿幾條出來(我的小命都靠你的褲子了)」
 


 
  Yuul進門之後則是再度發動白眼(5成功)掃視小屋,Yuul先是隱約感覺這間小屋似乎不是針對人類所設計,但屋內卻擺著人類慣用的工具與食物(只是都被Scout掃光了),桌上還有幾本書與雜誌,其中一本寫著『The hedge(樹籬)』的雜誌,封面的圖片很像這個怪地方的景觀,書頁之中還夾著一些手寫的筆記,似乎提到了關於這個森林迷宮的情報,於是Yuul便將書拿起來細細研究。
 
 


  書中文字難以辨識,彷彿來自於外星文明,但關於『The hedge』的筆記文字卻可以讀得懂,情報豐富,整體記述如下:
  「這處被密集的藤蔓植物所覆蓋,並以一道道高牆形成的迷宮區域叫作-『The hedge』,是為異空間『Arcadia』的一部份,與大眾所知的世界相互隔絕,異端生物『Fairies』就居住在這個異空間,但Fairies會操作The hedge中的各種植物並加以變化,以吸引人類進入,進而將人類補食、吸收為一體,卻似乎唯獨難以操作小白花,而且還將小白花視為某種相剋的存在而刻意迴避著。」
 
 
  就在Yuul剛剛這些資訊抄完一份時,兩人察覺到屋外傳來動靜,立刻決定躲起來,Scout本來只打算躲進衣櫥之類的地方(1成功),但Yuul再次發動白眼(6成功)發現書櫃後面有個密門,暗藏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是個收藏了很多小白花的庫房,似乎更為隱密,便乾脆叫Scout一起躲進來。
  緊接著,一個陌生人踹開了大門…。
Yuul:「他會不會發現這個祕密的藏身處啊...。」
Scout+死神:「啊這裡不就他家嗎!」
 
 


附註:
(上段Yuul與Scout的故事,在實況是與Tiara與Watoto線的故事交叉進行、同步發展,因此Yuul與Scout在這之後的故事發展,將統一接到Tiara與Watoto線的後面繼續說。)
 
 
Tiara與Watoto線:
 
 
  Tiara與Watoto二人則是來到一處巨大的迷宮花園,這裡的植物牆雖仍高聳得足以阻斷通行(目測約20公尺以上)但生長較為整齊,還將可以行走的道路區域整齊地劃分出來,植物牆上還生長著在安全區域時所見到的小白花,隱隱散發著令人安心的香味,使得這裡的氛圍感覺起來似乎少了一點敵意。
  這些小白花的生長範圍不大,卻隱約表達著歡迎被觸碰的意思,就算被摘下也不會尖嚎、憤怒什麼的,於是Watoto摘了一朵花送給了可愛的鳥小姐,令她芳心大動,而Tiara也摘了一朵花回送給Watoto(詭異的情侶組誕生!?)
 

  雖然眼下沒有危險,但是就這樣在迷宮裡繞來繞去也走不出個結果,於是Tiara決定爬上植物牆頂觀察,在Watoto的幫助下(額外+1骰判定,3成功)成功爬了上來,但遠一看迷宮是非常寬廣,無邊無際,眺望遠景仍是一片模糊的綠意,而且還會以緩慢的速度自主變化,完全看不出可以脫離的方向。
  雖然沒發現出口,但是Tiara終於與嗚呼聯繫上,只是當Tiara想要跟嗚呼溝通時,卻見嗚呼也陷入了大迷惑中,無法成功對話。
 
 
  這時,Tiara警覺到有人正拿槍遠遠地指著自己,雖然趕緊掏槍回應,但是狙擊手卻搶先出手(2成功)將Tiara給射下牆(非致命性子彈,遭受3點衝擊傷害),Watoto急忙要接住(0成功),但是卻沒成功反而成了Tiara的墊子(代為遭受2點衝擊傷害)。
 
 


  兩人判斷必須解決狙擊手才可能逃出迷宮,但是狙擊手來勢洶洶,看起來很難擊敗(而且目前還故意只使用非致命子彈),因此Watoto打算利用聲波槍,像運用擴音器那樣,先與狙擊手心戰發話(威脅1成功)。
 
 
Watoto:「你最好別再射Watoto了,不然Watoto可以用聲波槍反擊你,那對你的耳朵來說可是很痛的,小心喔-。」
 
而狙擊手也用了某種方式回話,雖然音量沒有Watoto的聲波槍那麼強。
 
狙擊手:「我應該早就把你們全都弄死了,但我不懂,你們怎麼還有這麼多人活著?我不需要這麼多樂趣!」(抵抗1成功)
Watoto:「好,我覺得我們可以直接弄死他了。」
 
 
  為了對抗強大的敵人,Watoto將Buff能力的藥粉交給Tiara,同時Tiara覺得身邊的小白花似乎有保護自己的作用,也摘了一些塞入衣物、插進頭髮,又將小白花擠出汁溢混合藥粉一起吞入肚中,頓時感到全身充滿活力,彷彿有無窮的力量(所有與運動相關的判定+1骰、所有參考靈活的所有判定都+1骰)。
 
 
  所有Buff加好加滿之後,Tiara再次爬上樹牆(2成功)要與狙擊手對決,但狙擊手看到Tiara卻立刻轉身逃跑,正當Tiara打算追擊時,卻隱約聽到不遠處傳來哨聲,緊接著Watoto遭到兩隻獵犬的襲擊(Watoto:喔喔喔,可愛的狗狗們快來找Watoto吧)
  這兩隻獵犬異常粗壯、快速,幾乎可說是怪物,似乎是The hedge的原生物種,但愛狗人士Watoto仍然不想傷害這些可愛(?)的狗勾(張開雙臂歡迎牠們撲上來),但Tiara在意的卻是隊友的安危,於是Tiara與Watoto分別舉起左輪手槍及聲波槍(調成愛狗模式)同時射擊,結果獵犬一死(Tiara8骰3成功)一隻ㄎ一ㄤ掉(造成這個結果的判定有點複雜)。
  雖然獵犬在一時之間喪失敵意,但Watoto並未將之制伏,到了Tiara的回合時,她仍緩緩舉起了左輪(1成功)射傷了另一隻獵犬。
Watoto:「NO-!」(撲上去抱住獵犬,摸摸頭)
Tiara:「你在幹嘛!那隻狗很危險!」
Watoto:「拜託-給我一次機會,我們等等說不定可以騎狗啊!」
Tiara:「就算我有『動物親和』,我也一點都不想騎那隻鬼玩意好嗎!」
 
 
  眼看Tiara堅決要處決掉那隻獵犬,而獵犬雖然被抱住卻也恢復了敵意,正在死命掙扎,到了Watoto的回合時只好賭上一把,不管效果如何,就把身上的臭蘑菇塞給獵犬吃(二分之一命運骰,中二)
  吃下蘑菇的獵犬漸漸平靜下來,隨即又站起來看向Tiara與Watoto,接著便慢慢地退後,卻是搖搖晃晃地東撞一頭、西碰一坨,看起來是徹底ㄎ一ㄤ掉了,直到藥效發作(隱匿)後,才消失在迷宮的轉角處,留下一地血跡。
Watoto:「我們跟著血跡吧,說不定可以找到出口。」
Tiara:「好吧...。」(跳下樹籬)
 
 
 
以下恢復為四人合一視角:
 
  Watoto與Tiara兩人一路追蹤獵犬的血跡,最後,他們來到Yuul與Scout先到一步的那棟小屋。
Watoto:「對我們來說,我們是才剛剛到這間小屋,或許我們應該用對講機『大聲』通知一下朋友們,這樣的行動才算合理吧。」
Tiara:「對啊-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正在躲啊-」
Yuul+Scout:「淦!賣鬧啊。」
 
  Tiara果真打開對講機通話,Scout想關卻關不掉,只能小聲應付幾句,但小屋的屋主本來正因發現小屋被洗劫一空而正在大發雷霆,這回又察覺書櫃後面有些微的喘氣聲,便立刻大吼道:「我聽到你們了!給我滾出來!」
  屋主謹慎地推開書櫃密門,舉槍往內部探視,Yuul與Scout當下無處可躲,只能坦然面對。
屋主:「你們是誰,躲在這個地方幹嘛!」
Yuul:「別開槍,我們...人畜無害!」
Scout:「對啊…我們收集這些花,是…用要來作暑假…作業的?」
屋主完全不信,正當他舉起槍考慮要讓這兩個人怎麼死時候...。
 
 
  這時Watoto與Tiara並沒有察覺到屋內的動靜(觀察0成功),但大門卻是明顯地敞開著,顯然剛剛有人出入,於是兩人先躲到窗戶邊觀察,然而Watoto卻正巧看見(2成功)正是之前那個狙擊手要推開屋內的書櫃,這時Tiara當機立斷,衝到敞開的大門前,甩起左輪就是一發(0成功)。
Tiara:「八顆…骰子…居然他媽的…失誤!?」
 
 
  雖然這顆子彈沒打中(還差點擦到Scout的臉),但也吸引到那名狙擊手的注意,緊接著,狙擊手立刻將他的攻擊權轉向Tiara,卻看到Tiara塞滿一身白花,一時猶豫而沒有出手,這時Scout與Yuul趁機合攻,Scout重踏一步,以鏟子向著狙擊手的後腦揮出劇烈的一擊(5成功),狙擊手頓時眼冒金星,直接倒下,Yuul再用電擊槍(1成功)對著倒地的狙擊手補槍,一陣劈哩啪啦之後,才確保狙擊手徹底暈了過去,最後Watoto再湊上去搜刮一番,找到了狙擊槍、彈藥(給了Tiara)、望遠鏡、無法使用的貨幣、狗哨等物品。
 
 
  Yuul把狙擊手給牢牢綁在椅子上,揭開面罩、扒掉衣服,見狙擊手一身灰色的皮膚,是個從沒見過的人形生物,接著眾人打算對狙擊手進行審問,過了不久之後,狙擊手才悠悠轉醒,接著眾人便立刻搶著把武器湊上去,各種言語威脅加拷問(小刀抵脖子、切耳朵、鏟子爆打、放狗咬、放雞啄、放火燒...)狙擊手才硬沒幾秒就嚇得半死,全招了。
 


 
  原來這名異鄉的狙擊手叫包恩‧史尼夫(Bowlin Sniff),獵殺眾人只因他們開著那輛奇怪的金屬怪物闖進他的領土,Tiara又質問Bowlin是他先偷了休旅車騙眾人進入垃圾場,但Bowlin卻辯解說他沒有偷任何東西。
  這時Watoto 要Bowlin帶領眾人離開The hedge以交換他的小命,一陣協議交換之後Bowlin只得被迫同意,於是Tiara用繩子牽著Bowlin前進,而Bowlin果真熟門熟路,帶領眾人穿過各式各樣詭異的花園,最後來到一扇平凡的木製小門前。
  這扇門的周圍盛開著許多小白花,接著Bowlin指稱這扇門可以讓眾人回到他們原來的世界,但大家怎麼也無法信任Bowlin,總覺得這說不定又是另一個陷阱,各式各樣的懷疑浮出水面。
Scout:「這個傢伙已經太可疑了,不如...。」
Bowlin:「放了我!我們才剛約定好的欸!」
  慌忙的Bowlin只好又提供新的情報以交換他的小命,一個可以提供許多物資的地點、一個祕密的市場的位置,眾人再三權衡之下,再加碼讓Bowlin先開門進去,才終於勉強同意放過Bowlin的小命。
 
 
  門的後面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就只是一間普通的廁所,Bowlin聲稱穿過廁所的鏡子就能出去,這時Bowlin交出一個荊棘製成的哨子,又聲稱吹了這個哨子之後就能傳送進『秘密的交易所』,但又極力聲稱若是他死了哨子就會失效,為了防止這群沒有武德的人出爾反爾,Bowlin還謹慎地拿出一張金色的合約,要求簽字,以保證放過他的小命,之後若再闖進他的領土,他也不會再加以攻擊,最後由Watoto代表簽了合約,這才解開了繩子。
  但就在這時,Bowlin卻堅決要向Tiara討回他的狙擊槍。
Bowlin:「那是我的寶貝狙擊槍,對我來說很特別,還我!」
(這時除了在合約上簽了名的Watoto之外,眾人開始各種不講武德www)
Scout:「沒說不能殺你,但我們可以割掉你的耳朵。」
Tiara:「還有你的眼睛,你確定你還想要回去嗎?」
Bowlin:「我、我們才剛簽了合約,你們就耍賴啊!」
眾人:「掰-。」
Bowlin:「我會永遠記得這件事的!」
(在故事設定上,合約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強制力,如同Watoto身上的印記,雖然不能互相傷害,但這把槍不在合約範圍之內,所以可以不講武德。)
 
 
  最後,眾人自鏡子中穿越,果真回到了原來的世界,但卻發現自己所落足的地點竟然他們之前所入住的那間破旅館,而且...還是從Scout一開始拆掉,並且發現大量蟑螂的那面鏡子中走了出來,此時的時間也還停在凌晨三點,一分一秒都沒動過。
Scout:「我就知道!」
  但是休旅車卻沒有回到原處,停車場仍是空蕩一片,彷彿以此景見證著這場冒險不是一場白日夢。
  長夜將盡,眾人互相使用急救治療(Yuul與Tiara各恢復2衝擊傷害,其餘人判斷不需治療)之後便睡到明天早上。
  隔天,修車廠的老闆果真依約拎著墨西哥餅來到旅館,但是眼下已經無車可修,於是眾人只好說服修車廠的老闆讓搭個便車,修車廠老闆同情她們車子被偷於是同意,接著,眾人便吃著墨西哥捲、唱著歌,一路往下一個城鎮前進了。
 

to becontinued

創作回應

アスカ@孤僻的孤狼
能夠寫出這種長度的文章,你也真的很厲害!
2021-08-12 12:56:31
說書人 貓皮
我現在急需補血(死...。
2021-08-12 12:57:30
アスカ@孤僻的孤狼
來來來,給你一罐能量飲品!
2021-08-12 12:58:25
說書人 貓皮
喝下能量飲料之後躺在地上寫個…(我想大爆(ry
2021-08-12 13:05:21
路邊的梨子醬™
不講武德的部分真的笑死 然後watoto真的有一種很酷的個人魅力欸
2021-08-12 13:20:22
說書人 貓皮
四個人一起玩這個,生草的程度也是四倍阿www,笑死
2021-08-12 13:41:38
WINTER2691
未看先讚,辛苦閣下了
2021-08-12 19:01:41
說書人 貓皮
感謝,也希望你接下來能看得愉快[e1]
2021-08-12 20:23:0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