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瓶邪】在餐廳的五次相親 番外 - blackdoge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瓶邪】在餐廳的五次相親 番外

作者:白石│2019-12-24 23:03:41│巴幣:1,016│人氣:209
  現代架空。聖誕賀文。(雖然說是聖誕賀文,其實應該也算新年賀文)快來看會說情話、浪漫到OOC的瓶仔。有少許花秀。

  比較讓我覺得可惜的是沒有寫到胖雲。有看過我的一些瓶邪短篇的應該會發現我很多篇都沒讓胖子出場,我得說,不是我不想讓他出場,而是我拿捏不準胖子會說什麼話,怕一寫就直接崩了。事實上我很喜歡胖子的,我願意給他最好的一切,給他最好的愛情。所以在這小小透露一下,這篇文裡瓶邪在一起沒多久後,胖雲也在一起了,就是個大家都甜甜蜜蜜的故事。

  好吧,這只是我的一些碎碎唸,可以忽略不看。

  順帶一提,這篇番外其實早在9.15的時候就已經完成了,沒馬上放上來只是因為文章都提到了聖誕節,所以就當做是聖誕賀文,祝大家聖誕節快樂啦~






[With You Forever]

  張起靈在截稿的最後前兩天,終於完成了他在寫作生涯當中的第一部愛情小說,新書順利出版,銷售量意外的比他出新推理小說時還要好。

  新書出了之後,當然會像大部分作者一樣舉辦新書簽書會,或者會有人想要訪問他的創作歷程。按照張起靈獨特的個性,以往這些活動他都會拒絕參與,但是這次不一樣了。這次他的身邊多了已經和他交往快兩個月的吳邪,而他的伴侶認真的規勸他應該要多參與像這類的活動,說不定能為他帶來更多新的讀者。

  於是張起靈在一段時間的天人交戰之後,終究是乖乖的聽從了吳邪的建議。因為他的愛人,所以他破例舉辦在他職業生涯中第一次的簽書會,並參與對他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且讓他在鏡頭前反而更加想念吳邪的節目訪談。

  等這些活動終於結束之後,也進入了寒冷的冬天。如棉花般的雪花無聲無息的落在屋頂、樹枝、街道上,落在每一個角落。外出的人們都多加了幾件衣服,在脖子上圍起柔軟溫暖的圍巾。

  街上除了能看到白雪以外,還可以看到各個地方佈置了聖誕裝飾以及特別耀眼奪目的大聖誕樹。沒錯,再過兩個禮拜就是歡樂溫馨的聖誕節了。雖然張起靈認為這種節日是西方人在過的──他不否認他從沒和任何人度過聖誕節──但他也知道,很多情侶都會一起浪漫地度過這個歡樂的節日。

  張起靈聽說過關於槲寄生的傳聞,他從不在乎這件事,可現在因為有了吳邪,有了他的伴侶,他這才不得不重視起來。

  所以張起靈在一個寒冷的夜晚來到三零五號房,擁著他的愛人,蓋著一件毛毯窩在沙發裡看著眼前的電視節目時,張起靈開口問他。

  「你聖誕節那天晚上有空嗎?」

  在聽到張起靈的問話後,吳邪停下了因為節目而發出被逗樂的笑聲,轉過頭用那雙還泛著笑意的眼眸看他。張起靈也回望過去,覺得自己依然看不夠吳邪笑起來時看起來閃亮的眼睛。但那對光芒在張起靈的視線中很快消退下去,染上憂傷的情緒,原本舒展的眉頭輕輕皺在一起,顯然吳邪對這件事情相當苦惱。

  「我也希望我有空。」吳邪神色悲傷地道,「我很抱歉我那天晚上必須上班,而且因為節日的關係,客人一定會比平常還要多。」

  張起靈明白吳邪的憂愁,於是在毯子下輕輕握住吳邪溫熱的手以示安慰。事實上,他自己也對於不能和愛人一起度過在他人生當中第一個的聖誕節而感到難過,但工作的事也是沒辦法的,也許他可以想其他的計劃。晚上不行白天應該可以?可這就代表吳邪必須犧牲他的睡眠,張起靈覺得自己會捨不得。

  「不過我可以試試和別人換班。」也許是因為張起靈沉默太久,吳邪誤以為他在感傷,於是緩聲安慰他,「我的同事有些還是單身,人也很好,說不定有人真的願意和我換班。」

  「如果都沒人跟你換呢?」

  「大不了我就請假。」吳邪忿忿道,「為了你,就算老闆不同意,威脅要把我開除,我也要請假和你過聖誕節。」

  看著吳邪認真的模樣,張起靈既感動又感到有些好笑,不禁湊過去和他交換一個溫柔且暖和的親吻。唇上柔軟的觸感不管親多少次,張起靈永遠都不會嫌膩。

  「你會準備聖誕禮物嗎?」在結束一個吻之後,張起靈問臉上泛起一片緋紅的吳邪。

  「當然會,而你不會猜到我會送你什麼。」吳邪從毯子裡探出雙手,環住張起靈的脖頸,彎著眉眼問他,「那麼你會嗎?」

  「我會。」張起靈在毯子下摟住他的腰,「你也不會猜到我會送你什麼。」

  「我已經開始期待你的禮物了。」

  吳邪笑起來,笑容讓他的眼睛看起來相當明亮,泛紅的面頰也像是紅潤的蘋果一樣誘惑著他去品嚐,更別說那雙彎起好看弧度的紅潤嘴唇。張起靈終究是抵不住誘惑,湊過去再次舔吻對方甜蜜的雙唇,一手探進衣服下擺,細細的撫摸柔軟光滑的肌膚。在氛圍逐漸變得火熱的時候,終於探向吳邪最隱秘的地方,同時也是張起靈最渴望的地方。然後他在手指探進去之前,就被對方無情打斷。

  「去臥室。」吳邪一手稍微推開有些不滿的張起靈,被蹂躪過的嘴唇鮮豔的像要滴血似的,他氣息不穩地跟他解釋,「床上比較舒服。」

  張起靈輕笑一聲,雙手掐住吳邪的腰側,將他整個人托起。

  「你確定不要試試沙發?」張起靈帶著戲謔的語氣問。

  吳邪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原本還蓋在他們身上的毯子也因為張起靈的動作掉到地上去。張起靈讓吳邪面對自己跨坐在他上面,好笑地仰頭凝視已經紅了耳根的吳邪。

  「不!」吳邪瞪著眼,強硬道,「不去臥室的話,那你乾脆就憋著吧──別這樣看我!我是不會接受的!」

  最後,他們還是在沙發上做了一輪,吳邪的膝蓋都跪紅了,顫抖的大腿再也使不上力,張起靈便抱著吳邪到臥室繼續還沒結束的第二輪。

*

  說到準備聖誕禮物,張起靈得不甘願的承認,他還不知道該送吳邪什麼禮物。不只是因為他從沒給別人送過禮物,同時也是因為他還不是很清楚對方喜歡什麼或者需要什麼。張起靈不可能去問吳邪他想要什麼,只能苦惱的上網搜尋人氣推薦的聖誕禮物,畢竟這算是張起靈第一次慶祝聖誕,吳邪也是他第一個最喜歡的愛人,所以張起靈想要送給他最好的禮物。

  於是張起靈花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都在網路上參考聖誕禮物推薦清單,發現很多都不適合吳邪。有些他不確定吳邪是否會喜歡,有些又太過普通。所以他再次花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在網路上看到了情侶對錶。這時張起靈才想起吳邪有戴手錶的習慣,而對方的手錶似乎也戴很久了,可以看到鏈帶有些磨損的痕跡。

  想到這一點後,張起靈覺得手錶絕對會是個很好的選擇──至少比他一開始想到的毛衣好多了。

  決定好聖誕禮物後,一切都變得輕鬆很多。只有在選擇樣式以及用聖誕包裝紙把盒子包起來時花了不少的時間。

  距離聖誕節只剩下三天,街上滿滿的都是聖誕裝飾,各家商店也持續了好幾天聖誕促銷的活動,甚至能在店裡聽到聖誕音樂,到處都洋溢著快樂的聖誕氣氛,讓張起靈都不自覺地開始期待聖誕節到來的那一天。

  「小哥,好消息。」依舊是寒冷的夜晚,張起靈在開車接吳邪下班的時候,吳邪在副駕興奮道,「有同事願意和我換班,這就代表我們能一起過聖誕節了!」

  吳邪開心的笑容讓張起靈也因為這個好消息而跟著笑起來。

  「對了,我的朋友小花,前幾天他邀請我參加他家的聖誕晚會,我還沒答覆他。」吳邪謹慎地問,「你要去嗎?要是你有別的計劃的話,我們也可以不去。」

  張起靈確實有別的計劃。在他的想像中,他會和吳邪手牽手到一家餐館吃飯,然後一起去聖誕廣場──張起靈聽說那邊有很多聖誕裝飾,還有各種漂亮的聖誕樹,整個廣場變得非常絢麗,許多情侶都會去拍照留念──走走逛逛,互相交換自己的禮物。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們甚至能在槲寄生下接吻,他想那一定會是整個聖誕節中最美好的時刻。

  這計劃雖然很平凡,但這是他能夠想到最浪漫的計劃了。

  「你想去嗎?」張起靈將車子停好,側頭問開始解安全帶的吳邪。

  「我很想去,因為我很久沒跟我的朋友見面了。」吳邪遲疑著開口,似乎正在斟酌語句,「我覺得你一定會喜歡他們的。」

  張起靈和吳邪開門下車,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會喜歡吳邪提到的朋友們。說實話他到現在還沒弄明白他說的小花是誰,這個暱稱聽起來似乎是女孩子。他想起了之前和他相親過的霍秀秀,說不定吳邪說的小花就是她。

  總之不論他的朋友是誰,張起靈是否會喜歡,他都覺得無所謂,只要能和吳邪一起過聖誕就能讓他心滿意足了。所以既然吳邪想去,那便去吧,只要他開心就好。

  而事實證明,張起靈對吳邪朋友的猜測是錯的。

  在聖誕節的當天晚上,他們來到一座有著各種聖誕裝飾的豪宅,在面對吳邪的朋友時,張起靈怎麼也沒想到,吳邪說的小花指的就是眼前笑意盈盈跟他握手問好的男人──順帶一提,這位叫解雨臣的男人同時也是霍秀秀的未婚夫。

  霍秀秀站在解雨臣旁邊,如陌生人那般微笑著和張起靈打招呼,跟他未婚夫一樣沒有讓吳邪知道他們在相親的時候見過面──因為這種事沒有什麼必要性。

  解雨臣邀請了很多人,從現在大廳中的人數來看,可以知道解雨臣的交際圈非常廣泛,而即使現場都是人潮,他的豪宅依舊寬敞的不可思議。一開始廳裡的人都在喝著雞尾酒,吃著長型餐桌上的西方餐點,和自己身邊認識的人小聲交談。後來或許是因為旁邊的樂隊從輕柔的聖誕音樂,突然彈奏起節奏歡快的樂曲,或許也是因為解雨臣和霍秀秀開始在大廳中央跳舞,吸引了周圍人也跟著加入。

  現場的氣氛因而開始熱絡起來,人們都帶著快樂的情緒和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一起跳舞,有的人則還不太好意思,在角落吃著餐點,喝點小酒,無意參與人群。張起靈很希望自己能在角落當這其中的一員,因為他對舞蹈不是那麼在行,能夠避開就避開。但當他的身邊有了愛人,而他的愛人想要加入舞蹈行列的時候,張起靈不得不跟著對方一起到人群中跳舞。

  這對張起靈來說可以算是非常煎熬的時刻。他很勉強的跟著其他人的韻律舞動,效果卻相當微小。在他身邊跳的還不錯的吳邪注意到了他的艱難,不禁笑彎了眉眼,黑褐色的眼睛在燈光下看起來異常璀璨。

  張起靈直直的看著吳邪的眼睛,喉頭不禁滾了下,不可抑制的想立即將對方緊緊的摟在懷裡,撫摸他那染上一片淡紅的臉頰,聞他身上的味道,然後對他做一些不能在公共場合做的事。所以當樂曲變得輕柔緩和的時候,張起靈確實這麼做了──除了最後一項。

  他牽住吳邪伸來的手,另一手緊緊的攬在對方腰上,湊在他脖頸處輕輕嗅聞,毫不意外的聞到洗髮精的香味,那讓他像是戒不掉毒癮的病人因再次碰到讓他迷戀的毒品那般感到愉悅和滿足。

  「小哥,你抱太緊了,很多人在旁邊看著呢。」吳邪在他耳邊輕聲抱怨,卻也沒有動手推開他的意思。

  「有什麼關係。」張起靈稍稍鬆開擁抱和對方明亮的眼睛對視,在他以及所有人的視線下抬起吳邪的左手,輕輕的在光滑的手背上印上一吻,「這樣他們就會知道你是我的。」

  「你──」吳邪似乎被張起靈的舉動還有話語嚇到了,他瞪大黑褐色的眼眸,低聲嗔怪他,「你太犯規了!」

  張起靈看著吳邪因為害羞而迅速泛紅的耳根輕笑一聲。明明他才是犯規的那個人。

  很快,跳舞的環節結束了,出於一些原因解雨臣沒有讓每個人互相交換禮物的意思,而是讓自己扮演聖誕老人的角色。他竟然給在場的每個人發送聖誕禮物,而且每個人的禮物都不一樣,似乎是針對收禮者的喜好而贈予的。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吳邪小聲嘟囔著,「有個富豪朋友感覺也挺不錯的。」

  張起靈十分同意吳邪的話,雖然自己也算富有,卻還是不及解雨臣這樣能夠慷慨揮霍自己的金錢。

  他們收到禮物後,張起靈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立即打開,一旁的吳邪則迫不及待的拆開包裝紙。因為禮物很小,不用花太久的時間他就拆開了,然後張起靈和吳邪一樣,訝異的看著盒子裡的車鑰匙。

  「怎麼樣?我對自己的青梅竹馬夠好了吧。」這時候解雨臣走了過來,拍了拍吃驚到說不出話的吳邪,「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你的車。」

  解雨臣的家非常大,不用想也知道他也會有一個很大的車庫。只是令張起靈意外的是,對方擁有的車輛並沒有如他想像的一樣有十幾輛那麼多,顯然解雨臣不是個會隨意揮霍金錢的富豪──雖然那些車都是上百萬的跑車。

  目前看來解雨臣擁有的車輛有四輛,其中一輛還是他送給吳邪的白色奧迪,而且是最新款的奧迪。

  張起靈很訝異解雨臣居然會送朋友這麼貴重的禮物,一旁的吳邪也驚呆了,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發對方因為禮物而紅了眼眶。敏銳的解雨臣當然也發現自己的青梅竹馬感動到快哭了,頗微無奈地瞥了一眼張起靈,好像在問他該怎麼辦。張起靈沒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捏了下吳邪的手。

  「現在你上下班就不用花錢搭車了。」解雨臣乾巴巴的解釋了一句,他顯然還不知道搭車這個問題早就因為張起靈而被解決了。

  「謝謝你。」吳邪吸了下鼻子,說話的時候能聽出他的鼻音,「你送我這麼好的禮物,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

  「不需要。」解雨臣微蹙起眉,對吳邪想回報這件事感到不太滿意,「我不需要你的回報,不需要什麼回禮。你看我像是會缺禮物的人嗎?我要什麼我自己買就能買到了,還需要別人送?」

  「但是……」

  「你就好好收下我送你的禮物吧。」解雨臣無奈輕嘆,「你收下它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

  吳邪能有一個這麼好的朋友──而且是富豪──是個非常幸運的事。張起靈要說不羨慕其實是騙人的,畢竟他一生當中沒有結交多少朋友,就算有那也是個討人厭的朋友。

  所以說吳邪很幸運。張起靈看著吳邪點頭收下禮物的時候想。他有個愛他的朋友,同時也有個很愛他的愛人。他是個幸運且值得被他們所愛的人。

  「你不拆你的禮物嗎?」

  在張起靈陷入沉思的時候解雨臣突然問他,一時間兩個人的注意力都投放到他身上。解雨臣送他的禮物很沉,從外觀上來看是個挺寬的扁型長方。光看形狀以及手感,張起靈大致上就能猜到他的禮物是什麼,只是張起靈不敢相信,解雨臣會送給對他來說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這麼貴重的禮物。

  張起靈本來想說等回家之後再拆,但在看到吳邪好奇的目光之後,他便默默的把包裝紙一層層揭開,一點也不意外在包裝紙下看到裝著筆記型電腦的黑色手提包。

  「我知道你是作家,肯定會用到電腦。」解雨臣毫不必要的對張起靈解釋,「希望你能用慣新電腦。」

  「謝謝。」張起靈沒有拒絕解雨臣的禮物,鄭重地向他道謝。

  「好了,我們該回去了,秀秀可沒辦法替我撐太久的場子。」解雨臣揚起唇角笑說,「讓我們繼續今晚的聖誕夜吧。」

  接下來的活動無非就是看看表演,然後再次隨著音樂跳舞。活動看似很乏味,但現場的每個人依然興致高昂的模樣,一點也沒有覺得無趣或是疲累的樣子。張起靈無法分清他們究竟是因為解雨臣才裝裝樣子,還是他們真的對此感到非常開心。

  即使是快樂的聖誕節,也終究是有結束的那一刻。隨著時間推移,夜越來越深,外頭的雪還在輕輕飄落,將那些覆蓋在任何事物上的積雪越積越厚。當張起靈開始有點受不了的時候,似乎沒完沒了的舞蹈終於結束了,人們也終於感到精疲力盡。解雨臣見時間很晚了,外面也還在下著雪,便邀請他們可以在這裡住一晚,等到白天的時候再離開。反正他家很大,不用擔心有人會沒有溫暖的床可以睡。

  張起靈和吳邪隨著人潮往樓上走,他們隨便挑了一間客房,房間空間很寬廣,整個環境看起來很乾淨,顯然有被人仔細清掃過。

  「我們要來交換了嗎?」張起靈將筆記型電腦放在床旁時問正在脫掉外套的吳邪。

  吳邪怔了怔,很快就反應過來他在問什麼,笑著點頭。

  「當然。」吳邪往上提起用小袋子裝的聖誕禮物。

  張起靈笑了一下,也提起他那袋聖誕禮物,然後他們互相交換手中的禮物,一起將禮物外層的包裝紙拆開。

  把包裝紙完全拆掉之後,張起靈輕柔地拿起躺在裡面的藍白相間的圍巾,觸感摸起來厚實且保暖。這份禮物雖然看起來很平凡,沒有像解雨臣一樣送很貴重的東西,但張起靈可以猜想的到,這條圍巾一定是經過吳邪的精挑細選才買下來送給他的,因為它相當的適合他。

  無庸置疑的,張起靈很喜歡吳邪送的禮物,而對方是否喜歡自己的禮物這個問題,張起靈覺得從吳邪的反應來看,也許他已經得到了答案。

  吳邪在拆開禮物,打開印有丹尼爾·威靈頓商標的黑色盒蓋,看到安放在裡面的手錶時他就快哭出來了。張起靈看到對方泛著淚光的眼眸,不禁感到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想要過去安慰他,對方卻先他一步,把盒子輕放在床上後一下撲上去抱住他。

  「為什麼你這麼好。」張起靈在輕拍吳邪的背時,聽到吳邪在他耳邊哽咽道,「為什麼你們都對我這麼好。」

  張起靈稍稍退開,捧著吳邪的臉頰,用拇指輕輕抹去面頰上的眼淚。

  「因為你值得。」張起靈柔聲說,「你值得讓我們為你付出這些,你值得讓我為你付出所有。」

  吳邪止住了眼淚,笑著吸了下鼻子,雙手鬆鬆的環在張起靈頸肩上。

  「我怎麼沒有早點認識你?」吳邪噙著好看的微笑說,「如果我知道自己會這麼愛你,我一定讓以前的我更早與你相遇。」

  「我們的相遇還不算太晚。」張起靈拉著一頭霧水的吳邪走到門邊,「至少我們沒有錯過。」

  「為什麼我們要站在這裡?」吳邪困惑道。

  張起靈沒有回答,而是湊過去和吳邪進行一個綿長溫柔的親吻,直到吳邪輕輕推開他,張起靈才戀戀不捨的結束這個吻。

  「你看上面。」張起靈提醒他。

  吳邪依言抬頭,在看到門上掛著的槲寄生後,了然的笑了起來。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真的從沒交過女朋友或是男朋友嗎?」

  「沒有。」張起靈摟緊吳邪的腰,誠實回答,「從來只有你。」

  吳邪哼笑一聲,像是不相信的樣子,但他還是湊上去溫和的親吻張起靈,後者則以更熾熱更濃烈的方式回吻。張起靈沉溺於對方既柔軟又溫暖的唇瓣,手探進去觸摸到的溫暖皮膚更讓他捨不得離手,而吳邪不小心從喉嚨裡洩出的輕吟正是讓張起靈最後一絲理智崩塌的原因。

  事情的發展都發生的那麼自然且迅速。他們一邊擁吻著一邊跌到柔軟的床褥上,張起靈脫掉吳邪的毛衣,而後者脫掉他的黑色外套。在張起靈準備脫他褲子的時候,吳邪猛地按住了他的手,瞬間打斷了這熱辣的氣氛。

  「你的手錶。」吳邪瞪眼看著張起靈的左手腕,因為剛剛脫了外套的關係,一直被張起靈隱藏在袖管底下的黑色手錶也因而暴露出來。

  「我們可以等一下再說這個。」張起靈還想繼續他未完成的動作,但吳邪卻掙扎著推開張起靈坐起身,後者因他的動作和反應弄得像是被人澆了一盆冷水,一時都沒了興致。

  「你沒有戴手錶的習慣。」他沒有注意到張起靈的心情,自說自話地陳述道,「而且這是DW手錶,跟你送我的一樣。」

  張起靈見吳邪一心想要獲得解釋的樣子,只好無奈地伸手拿過被遺落在床角的黑色盒子,然後摟著他的愛人一起倒在蓬鬆的白色枕頭上,拇指溫柔的摩挲著對方圓滑的肩頭。

  「我原本想要買對錶,」張起靈一手從盒子裡取出有著黑色錶帶以及白色錶盤的手錶放進吳邪手裡,無奈地柔聲解釋,「但他們的對錶都是男士手錶配女士手錶,所以我挑了兩支顏色相襯的男士手錶當作是對錶。」

  「這麼說,我們這是一對的。」吳邪摘下了原本戴在他手腕上的手錶,換上張起靈送他的丹尼爾·威靈頓手錶,和前者的全黑手錶確實相襯。吳邪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笑起來,然後偏頭在張起靈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你知道嗎,我送你的圍巾也和我的圍巾是一對的。你已經看過了,被我留在車上的棕白色圍巾。」

  張起靈側頭意外地看向吳邪笑彎的眉眼,不敢相信他們竟默契的給雙方弄了個成對的禮物。

  「我們還真是默契。」吳邪埋在張起靈肩頸處時笑道。

  或者說,我們就是天生一對。張起靈在笑著偏過頭去親吻吳邪時心想。

  歡樂溫馨的聖誕一直持續到跨年的時候。由於吳邪在十二月的最後一天有班,所以張起靈在吳邪下班後,蓋著毯子和對方一起窩在電視前看跨年晚會。在倒數進入新的一年的時候,張起靈在吳邪頭頂上輕吻,沒有叫醒早已累到睡著的愛人。

  跨年結束之後,街上的聖誕樹以及聖誕裝飾都已經被收進倉庫或是紙箱裡,換上即將要過年的喜慶氛圍。

  關於回家過年這件事,張起靈由於早就沒了父母,也沒有什麼親戚,所以沒有娘家可以回。而他們交往的事也還沒讓吳邪的父母知道,冒然和他一起回家過年的話只怕會害他和他的父母在親戚面前丟臉。於是張起靈在和吳邪談了這件事後,他們發生了交往以來第一次的爭吵──說是爭吵,其實也只是吳邪在單方面生悶氣而已。

  兩個人都堅持己見,一個不願跟對方回娘家,一個不願把對方單獨留在這裡。而他們的冷戰也才持續一天,張起靈就想和吳邪和好,卻礙於個人的堅持開不了口。直到吳邪強硬的拉著他在沙發上坐下,臉上裝的不怎麼樣的冷酷表情讓張起靈忍不住想要發笑。

  「我把我們交往的事告訴我爸媽了。」吳邪語氣冰冷地說。

  張起靈訝異了一瞬,表面上依然不動聲色,等著吳邪接下來要說出的壞消息。

  「他們要我帶你一起回家。」說這句話的時候,吳邪的語氣已經緩和了很多,「小哥,他們沒有生氣,他們接受你。」

  張起靈看著吳邪認真且發自內心的微笑愣了愣,緩緩地握住對方伸來的手,依然還無法消化吳邪的父母就這麼接受他的事實。

  「他們知道……」

  「知道。」吳邪立刻打斷他,「你的事我全都說了,包括你是男人這件事。」

  在他們的文化裡,沒有像國外一樣那麼開放,大部分的人依然不會接受同性戀,那些觀念守舊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張起靈從來沒有奢望過吳邪的父母能輕易接受他,他甚至想像過當他們知道這件事後,用斷絕關係來威脅他們的兒子和他分手,或者吳邪必須承受來自父母傷心痛哭的責罵,或者更糟的必須遭受來自棍棒的教訓。

  但是當吳邪的父母真的知道之後,竟然只是要帶他一起回家。張起靈始終不敢相信,他們會這麼容易接受自己的兒子和男人交往這件事。

  也許他的父母很生氣。張起靈悲觀地想。只是他善良體貼的愛人隱瞞了他們生氣的事實而已。

  「小哥,跟我一起回家吧。」吳邪似是看出了張起靈心中的擔憂與想法,攢緊他的手緩聲安撫他,「相信我,他們真的沒有生氣,他們想要你跟我們一起過年,他們想看看你。」

  顯然吳邪明白張起靈最受不了他那祈求的目光,張起靈看著對方眼中的希冀,最後還是輕嘆一聲,答應了吳邪。

  在帶著小滿哥一起回家的路上,張起靈心中依然感到害怕擔憂。但他害怕的不是被吳邪的父母咒罵,不是被他的父母毆打,也不是被他的親戚嘲弄,而是害怕親眼看到吳邪被父母打,或是被迫在雪地裡跪著反省。張起靈會這麼想,是因為他曾經親眼見過這類的例子。他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樣淒美的畫面:在飄著小雪的雪地裡,一對男同性戀一起跪在門外,他們挺直的脊背和那雙堅毅的眼神告訴了所有人,他們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即使他們的皮膚早已被凍的發紅,即使他們冷到無法順暢說話,即使他們跪到膝蓋發痛,那雙交握的手也不曾放開過。

  所以如果張起靈想到的這些事真的發生了的時候,張起靈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陪著吳邪一起渡過難關,繼續堅持他們這段不容易的愛情。

  在他們提著禮品走進家門,而吳邪的母親春風滿面的迎上來,給了張起靈一個大方的擁抱的時候,張起靈這才明白,吳邪是對的,他沒有對他撒謊,他的父母是真的沒有生氣,他們很歡迎他。

  張起靈那些可怕的想像因為吳邪母親的擁抱而通通被抹除乾淨。吳邪的父親雖然表現得很平淡,沒有像他妻子一樣熱情,但至少是帶有善意的。

  只是在他們坐在餐桌前,準備一起吃團圓飯時發生了不小的插曲。吳邪家其中一個親戚不能接受和同性戀一起吃飯,明裡暗裡的表達讓他們離開,或者說讓張起靈離開的要求。原本還在談笑的親戚都因為這個插曲而感到尷尬,張起靈無奈地想起身離開化解這個尷尬,卻被坐在他旁邊的吳邪狠狠按住肩膀。然後吳邪的父親,吳一窮淡淡地說了一句如同炸彈般的話,讓在場的人都露出驚異的表情,就連張起靈也不例外。

  「不吃的話,就給我離開。」吳一窮面無表情地拋出略顯冷淡的話,態度強硬的讓人不禁心生一絲畏懼。

  那位親戚因為吳一窮的話而面色僵硬,臉色一下青一下紅,場面一時變得十分糟糕。還好吳邪的母親很快跳出來打圓場,臉色難看的親戚在吳邪母親溫和的勸說下緩緩坐下,他們這才終於開始動筷。

  剛開始氣氛還有些尷尬,但在喝酒之後,氣氛便開始熱絡起來,餐桌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聊著各種八卦,沒有人再提剛剛的事。

  一頓飯結束之後,有的人繼續閒聊,有的人則帶著妻小回家了。張起靈選擇留下來幫吳邪母親收拾飯桌上的殘局,而吳邪在客廳和他父親說話,由於廚房和客廳隔了些距離,所以他聽不太清楚他們說了些什麼。

  「我很抱歉剛剛發生那樣的事。」正在把餐具收進櫥櫃裡的吳邪母親歉疚道,「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張起靈搖搖頭,把洗好的碗盤堆疊在一起。

  「沒事,我能理解。」

  就算現在的思想逐漸開放,這種歧視且厭惡同性戀的人依然沒有變少,張起靈相信那名親戚也只是千萬個中的其中一個。未來會碰到多少個他不知道,但張起靈會對自己、對吳邪、對他的父母發誓,不管過程有多艱難,他都會陪著吳邪一起面對。

  張起靈在一邊和吳邪的母親閒聊的過程中,總算把餐具收拾完畢,其餘的剩飯剩菜則用保鮮膜包住放在一旁。處理完這些後,張起靈走出廚房,發現客廳裡只剩下吳一窮一個人,吳邪不知道去哪裡了。吳一窮在看到張起靈後,便朝他招手,看樣子是想跟他談談。

  「沒事的,去吧。」吳邪的母親跟在張起靈身後,輕輕地拍了拍後者繃緊的上臂安撫他,溫柔的笑容讓人不自覺放鬆下來。「他不會怎麼樣的。」

  在這點上,吳邪和他母親十分相似,溫柔和煦的微笑總能撫慰人心。受到安撫的張起靈朝她點頭,堅定地邁步走向客廳,在吳一窮對面坐下。

  「喝茶嗎?」吳一窮拿起茶壺問,見張起靈點頭後便在各自的茶杯裡倒茶。

  「剛剛的事,謝謝了。」張起靈鄭重致謝。

  吳一窮放下茶杯,擺了擺手,語氣雖然平淡,但能聽出其中的歉意。

  「沒事,我才想道歉呢。」他嘆了口氣,「她這人就是這樣,希望你不要介意。」

  張起靈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太過介懷。

  「我讓你來我們家,是想看看和小邪在一起的是什麼樣的人,也是想讓你和我們一起過年。」吳一窮看了眼詫異的張起靈,繼續緩聲解釋,「我從小邪那裡聽說了你家裡的事,我很遺憾。」

  「我已經習慣了。」張起靈搖頭安靜地告訴他。

  「那麼你以後得重新習慣回家吃飯的日子了。」吳一窮含笑說,「你沒有讓我們失望,你是個很好的人,希望你以後能好好照顧他。」

  「我一定會的。」張起靈鄭重道。

  「好了,你去找小邪吧。」吳一窮擺手趕他離開,「他就在樓上整理房間。」

  張起靈再次鄭重的和吳一窮道謝,走上樓後,不用花太長的時間便找到了正在房間裡整理床鋪的吳邪。他走過去,從後面輕輕的抱住了他。吳邪因為他的舉動而發出一聲輕笑,在他懷裡轉過身,雙手環住他的脖頸,在燈光下看起來璀璨如星的眼眸盛滿愛意。

  「怎麼樣,我就說他們都接受你吧。」他溫聲笑說,「雖然有個親戚說了那樣的話,但他們都很喜歡你,這很棒不是嗎?」

  張起靈沒有回答,只是傾身吻上溫暖的唇瓣,和吳邪倒在床上互相纏綿。

  除去那段不甚愉快的小插曲,這對張起靈來說確實是個最棒的新年。他非常感激吳邪給了他一個全新的新年,給了他一個溫暖的家。

*

  新年結束以後,寒冬也跟著緩緩離去,覆蓋在萬物上的白雪在和煦的陽光下漸漸融化,枝頭長出嫩葉,日子很快的迎來了四月。在這個月,張起靈他們都收到了解雨臣和霍秀秀的喜帖,他們的婚禮將舉辦在五月中旬。吳邪到時候會是解雨臣的伴郎。

  說到婚禮,張起靈也曾思考過關於向吳邪求婚的事。雖然他們在一起還沒滿一年,但張起靈早就認定吳邪是他最好的另一半,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陪伴他的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五月中旬,他們到達了婚禮現場,已經有不少人已經到了,坐在賓客桌前喝著雞尾酒和身旁的人閒聊。吳邪和張起靈互換了個蜻蜓點水的吻便去找解雨臣了。

  張起靈獨自走往賓客桌,要來了一杯雞尾酒後,坐在椅子裡忍不住暗自感嘆有錢人的婚禮也很不一樣。現場的佈置相當美侖美奐,不遠處有一個區塊精心佈置了透紗和串燈,能從透紗上看到一點點如星光一樣的暖黃色燈光。最上方則搭配了白花與綠葉相映的花藤,是個能讓人拿來拍照的背景。

  除了這個看起來是用來拍照的區塊,有很多地方也放置了不少的白或粉色玫瑰花以及白色滿天星,到哪都能聞到讓人心情放鬆又愉悅的花香。

  當樂團開始彈奏音樂的時候,現場的所有賓客一起看著伴郎伴娘出場,張起靈目不轉睛的看著和伴娘挽著手的吳邪,而後者同樣和他注視,白色的西裝和他溫暖的微笑讓他在燈光下看起來更加耀眼奪目。接著是新郎出場,解雨臣的黑色西裝搭配粉色襯衫絲毫不顯女氣,反而給人一種氣宇非凡的感覺。然後便是穿著厚重的白色紗裙,拿著捧花的霍秀秀,比平時更加美麗的她挽著他父親的手出場。

  新郎和新娘一起走過紅毯之後,他們在眾人的目光及見證下說完誓詞,互相戴上戒指並接吻,後續的流程順利且美滿的完成。

  婚禮完美結束後,張起靈啟動車子,看了眼坐在副駕一臉疲倦卻依然心情雀躍的吳邪,決定抓準這個時機問他想問的問題。

  「如果以後你要結婚了,你會想要辦像這樣的婚禮嗎?」張起靈在踩下油門,旋轉方向盤時謹慎地問。

  吳邪似乎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他沉吟一段時間後才開口回答。

  「我不是很確定,不過我覺得不需要像小花那樣那麼盛大。」吳邪緩聲說,「只要能跟你結婚,辦不辦婚禮都無所謂。」

  「你是要跟我求婚嗎?」張起靈看著前方路面無聲微笑。

  「你說呢?」吳邪像在保守秘密一樣微笑,「你呢,你想辦婚禮嗎?」

  「你想要的話。」張起靈柔聲回答。

  「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吳邪在停紅燈的時候,湊過去在張起靈側頰上偷了一個吻。

  在被偷襲後,張起靈便立即湊過去在吳邪唇上親吻。

  「沒有比你好。」張起靈貼著他愛人的嘴唇微笑。

*

  婚禮之後過了三週,在一個早晨裡,吳邪剛洗漱完從浴室走回客廳,意外的看到一大早就一身正裝的張起靈筆直地站在他面前。吳邪怔怔地看著張起靈認真嚴肅──其實跟平常的表情沒有什麼差別──的臉,迷惑著他是不是要出席什麼重要的場合。

  「你今天是要參加什麼重要活動嗎?」吳邪慵懶地問他,趿拉著毛絨拖鞋準備挪動到廚房拿冰箱裡的牛奶,卻在經過張起靈時突然被他抓住手腕。

  吳邪被動的被張起靈扳正身體,讓他們直直的面對面站立。

  「怎麼了?」吳邪被張起靈莫名奇妙的舉動弄得有些茫然。

  張起靈沒有回答,只是沉默地退開到兩步遠的地方,然後毫無預警的在他面前單膝下跪,在吳邪驚詫的目光裡拿出他早已準備好的婚戒。

  「雖然我沒有像大部分人那樣準備能表達你的好的表白,也早就知道了你的答案,」張起靈柔聲開口,嚴肅的表情因他柔和的微笑而融化許多,「但我還是想像現在這樣,跟我最愛的人求婚。」

  吳邪眨著泛起淚光的眼睛,不敢置信他曾幻想過的畫面此時此刻真實的發生在他眼前。

  「吳邪,」張起靈打開手中黑色的絨布盒蓋,立在中央的金色指環在光線下閃著耀眼光芒,「你願意和我結婚,成為我這輩子唯一的丈夫嗎?」

  「我願意。」吳邪幾乎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他吸了下鼻子,在張起靈起身前猛地撲上去抱住他的愛人,「我當然願意。」

  張起靈輕笑著在對方背上輕拍了幾下,溫柔地安慰他喜極而泣的愛人。他們無聲地在溫暖的客廳裡互相擁抱了一段時間後,張起靈拉著吳邪一同起身,然後執起對方溫暖的手,像在夢中無數次想像過的畫面一樣,將金色戒指套進光滑的無名指上。

  替吳邪戴上戒指之後,張起靈從褲袋裡拿出另一枚同樣是金色的婚戒放到吳邪手中,帶著笑意和吳邪對視,意思早已不言而喻。

  吳邪抹掉眼淚時笑了一聲,拿起張起靈的那枚婚戒,緩慢而牢固的套住了他此生唯一的丈夫,表情既虔誠又洋溢著無法掩飾的幸福與愛意。

  他們在早晨的陽光中對視,然後互相微笑著擁抱親吻,雙方戴在無名指上的對戒在陽光下折射出閃耀的光芒,相互輝映著。

  在陽光的見證下,他們將會同甘共苦,陪伴彼此一起走過這條漫長的人生,直到他們白頭,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開。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317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盜墓筆記|瓶邪|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blackdo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Falli... 後一篇:[達人專欄] [X-M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j3707933
可以給我紅心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