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頭風停雨歇25---遺忘曾經的他(終)@冷漠之火 Cool fire|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21-04-10 13:20:25| 人氣445|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山的那頭風停雨歇25---遺忘曾經的他(終)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恩,妳真勇敢, 憑著一個人的努力, 竟也走了那麼久, 走到了這裡∘」

 

余風彥靜靜地抱著她, 給她安慰∘

 

「不,我不勇敢, 阿彥, 你不要離開我…...我快要撐不下去了…...

 

有余風彥在,她什麼也不想忍了, 她只想讓余風彥知道, 這十三年來她有多麼累, 多麼委屈, 多麼害怕∘

 

阿彥, 你不會忍心看我這樣的, 對不對?

 

 

 

「小恩,這十三年來, 我一直在妳身邊, 沒有離開過∘」

 

余風彥還是延續著撫摸陳雨恩的秀髮和背的動作∘

 

「妳所受的苦,我都看在眼裡, 疼在心裡, 我終於有機會, 用我自己的方法保護妳∘」

 

 

 

「保護…...我…….

 

陳雨恩從余風彥的懷裡抬起頭來∘

 

「阿彥,監視器的事…...是你?

 

 

 

余風彥只是笑笑, 沒有否認∘

 

 

 

「妳看那藍色的海,藍色, 是自由的顏色∘小恩, 別再被任何人事所羈絆,妳已經自由了∘」

 

余風彥語氣徐緩∘

 

「去過妳嶄新的人生吧,這是我最後的希望, 而我, 也要走了∘」

 

 

 

「走了?不…...我不要....阿彥你不在我會死的,我只有你了…...

 

聽到余風彥要走,陳雨恩的眼淚像關不上的自來水飆了出來!

 

「不要讓我一個人…...我求求你…….不要留我一個人…...

 

 

 

「小恩…..人世間的萬物, 都有它的定則∘我選擇了離開, 原本就不該留在這裡∘我只是放不下妳∘而妳, 也應該放下執念, 去面對未來的無限可能了∘」

 

余風彥捧起陳雨恩的臉, 凝視著她, 彷彿全宇宙的深情, 都在他的眼底∘

 

「小恩, 妳還年輕, 勇敢地往前走, 不要害怕∘我已經找了一個人, 比我更好的人, 他可以替我照顧妳∘」

 

「遇到他,妳自然就會知道∘」

 

 

 

「阿彥,我不要…...你不要走…….誰都不是你…….你不要走……」

 

陳雨恩死命地抱住余風彥,這輩子她從未怕過什麼,也從未擁有過甚麼, 她只有留住余風彥這樣卑微的渴求, 為什麼老天爺不肯通融?

 

 

 

「小恩, 緣分就像一條絲線, 雖然細到看不見, 但不會斷絕∘不管以什麼樣的形式, 有一天, 我們必然還能相見…...在那天之前, 我們都要好好的∘」

 

余風彥的臉上, 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

 

「看過無數次山上的日出,小恩, 妳見過海上的嗎?妳瞧, 天亮了…...

 

余風彥往海上看去∘

 

陳雨恩抹抹眼淚, 循著他的視線, 也朝海上望去∘

 

大灣的方向看不見日出, 但原本闃黑海平面上, 有一道漂亮的銀線緩緩延伸開來∘

 

黑夜過後, 那是黎明的顏色∘

 

 

 

余風彥消失了, 陳雨恩也從夢中醒來, 她還是一個人坐在陽台躺椅上, 海天交界處, 銀白的色帶越來越寬廣∘

 

海與天, 又重新露出它們本來的面目∘

 

陳雨恩解下胸前的鑽石鍊墜, 細細地看著∘雖然鑽石依舊光采奕奕, 但她知道, 余風彥已經走了∘

 

 

 

 

今天的墾丁, 反常地沒什麼落山風, 海天大街, 一片平靜∘

 

陳雨恩在昨夜, 她曾和余風彥緊緊相擁的陽台上, 呆了很久, 直到人聲開始嘈雜∘

 

她的園鰻娃娃不見了, 找了很久都沒找到, 她想一定是余風彥喜歡, 帶走它了∘

 

這讓她覺得安慰∘

 

阿彥, 我身上還有你的鑽石, 你身上有我的園鰻娃娃, 咱們的緣分自然要繼續糾纏不休的∘

 

 

 

陳雨恩將自己漱洗整理了一番, 準備繼續未竟的墾丁行程∘

 

照路線來看, 今天要去砂島、船帆石、鵝鑾鼻燈塔, 還有龍磐草原∘

 

明天再去滿州, 爬南仁湖, 還有九棚大沙漠∘

 

 

 

開著車, 陳雨恩來到帆船石這裡∘她特別想到這裡來看看, 因為這裡有她和阿彥的合照∘

 

至今還是她的手機桌面∘

 

船帆石千萬年來屹立在海中央, 不曾改變, 就像她對余風彥的思念∘

 

 

 

船帆石是上不去的, 不過它的旁邊有一堆礁岩, 連著砂島∘陳雨恩找到了當年余風彥站著的那塊礁岩, 以船帆石為背景, 拿著自拍棒又照了一張∘

 

一樣留下了右邊的位置∘

 

拍完後, 她原地坐下, 靜靜看著眼前的巴士海峽∘

 

 

 

 

 

不遠處, 有三個穿著潛水衣的男人, 從海裡冒了出來, 紛紛爬上了岸∘

 

然後, 他們傳遞著一台相機正在看, 看著看著, 其中一個人蹙緊眉頭∘

 

「嘿, 阿朔啊, 你不是參加過攝影社嗎?怎麼拍出來還是這麼醜啊?

 

「哪是我拍得醜?是墾丁海域汙染太嚴重了, 海水都糊了, 喏大哥你看這張, 還有一張塑膠袋飄過來入鏡哩!

 

「你這樣不行啦阿朔, 我老妹不敢游泳, 才拜託你下水幫她拍海底, 讓異鄉牆壁上的攝影作品增增色, 你這種連塑膠袋都拍進去的技術太糟了…….唉老褚, 給他看你拍的,見識見識一下攝影協會的實力∘」

 

「伍律師說的沒錯, 墾丁海底的汙染是太嚴重了, 我二十年前來拍的時候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那幾個剛從水底上來, 全身濕淋淋, 在對話的,正是砂島附近民宿異鄉, 老闆李疏桐的哥哥李清楠、老公伍安朔、 還有李清楠在T市的商界朋友, 最近蓋房子蓋得不亦樂乎的褚明辰∘

 

褚明辰是T市攝影協會的成員, 最近李疏桐老是跟哥哥抱怨阿朔拍海底拍得醜, 李清楠就想還是請個專業的來吧∘

 

然後褚明辰就出現在這裡∘

 

他把自己的相機遞給伍安朔, 伍安朔看了看, 這褚明辰拍的的確比他的作品好看多了, 不過他看得出來, 褚明辰之所以拍得好, 是因為他很會抓光影角度∘

 

「那褚大哥, 你那個光影是怎麼抓的, 有甚麼訣竅嗎?

 

伍安朔看了作品真心佩服, 連忙討教∘

 

他年紀小, 面對李疏桐和李清楠身邊的一堆朋友, 只能大哥大姊地叫叫叫∘

 

「要討教也得先把衣服換下來吧?老褚有沒有?我這個妹婿啊, T大法律系畢業的, 求知慾旺盛啊, 你可要好好指導一下∘」

 

李清楠這個老毛病沒改, 老是喜歡炫耀學歷∘

 

「淺海攝影因為有風浪的變化, 光影的確不好抓, 我回去再告訴你…...

 

褚明辰還沒說完, 卻突然瞥見船帆石前的一塊礁岩上, 有一道熟悉卻孤獨的倩影∘

 

好像是陳雨恩?

 

 

 

「你們先回去吧, 我好像看到熟人了∘」

 

褚明辰跟李清楠和伍安朔打個招呼, 便逕自朝陳雨恩所在的礁岩爬去∘

 

「熟人?老褚的第二春?

 

李清楠喃喃自語著, 然後又叫道∘

 

「老褚啊, 今天我妹親自掌廚, 記得回來吃啊!

 

說完, 才笑著跟伍安朔一起走回異鄉∘

 

 

 

李清楠的大嗓門把陳雨恩的思緒喚了回來, 朝聲音的來向看去,正好看見褚明辰正往這裡走 ∘

 

「褚先生?

 

陳雨恩頗意外, 她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褚明辰∘

 

 

 

「沒想到能在這裡看見妳, 台灣可真小啊∘」

 

看見陳雨恩, 褚明辰是很開心的,他走到陳雨恩身邊坐下∘

 

「台灣不小 , 只是台灣人都喜歡墾丁吧∘」

 

陳雨恩回答∘他們都剛經歷過一場鬥爭, 墾丁的悠閒能修補他們的疲累∘

 

「的確是, 我這趟下來, 也有不少朋友跟著來∘」

 

褚明辰笑道∘

 

「壓力再大, 生活再苦, 只要來墾丁看看海,就能恢復勇氣和動力∘」

 

 

 

「褚先生常來墾丁嗎?

 

「嗯, 我常常來拍照, 還有個朋友的妹妹在這裡開民宿, 吃住都很方便, 雖然是T市人, 不過我對這裡蠻熟, 給陳小姐當當嚮導還是可以的∘」

 

陳雨恩是第一次來, 她的確是需要嚮導∘

 

 

 

「妳餓了嗎?那裏就是我朋友妹妹開的民宿, 他們家的小吃很有名, 老闆有乙級證照呢, 一起去吃吧∘」

 

褚明辰邀約道∘

 

說到吃, 陳雨恩沒有吃早餐, 好像真有些餓了∘

 

「好, 那就請褚先生帶路吧∘」

 

兩人在礁岩海岸上且走且爬, 礁岩海岸難走得很, 如果不小心跌倒肯定劃破皮膚, 鮮血淋漓, 褚明辰擔心陳雨恩跌倒, 伸出手去牽她∘

 

陳雨恩一怔∘她一個人堅強了太久, 除了跟易騫演的那場戲, 沒有人牽著她走路過∘

 

 

她早也忘了被呵護是什麼感覺∘

 

 

褚明辰的動作很自然, 他走在陳雨恩前面, 緊緊拉著她的手∘

 

 

 

小恩, 我要走了, 我找了一個人, 代替我照顧妳, 當妳遇見他, 妳就會知道∘

 

阿彥, 你說的, 是眼前這個人嗎?

 

陳雨恩過去和褚明辰的互動, 都只是為了各自利益, 利盡則散, 褚明辰私下是怎麼樣的人, 她沒有刻意去了解∘

 

她不知道, 褚明辰弄死在獄中的秦雲朗, 其實是為了她的安危∘

 

 

 

兩人回到異鄉大廳, 那裏早就熱熱鬧鬧的了∘褚明辰告訴陳雨恩, 他得先回房間洗澡換下衣服, 問陳雨恩願意待在這裡, 還是跟他回房間∘

 

他們的交情並沒有那麼深刻, 陳雨恩便道, 她在大廳等褚明辰∘

 

等褚明辰一回到房間, 李清楠就好奇地靠了過來∘

 

「小姐我覺得妳看起來很眼熟啊?

 

李清楠沉吟了一下∘

 

「啊?林布蘭美術館?

 

 

 

「李會長好記性∘」

 

陳雨恩笑笑, 她對李清楠有印象, 是因為李清楠這個妹控, 覺得他妹的攝影作品拍得震古鑠今的好, 老是纏著高文義, 想在林布蘭美術館辦他妹的攝影展∘

 

但李疏桐的攝影作品雖然不差, 卻只是業餘等級, 高文義一直在塘塞他∘

 

「是這樣啊陳小姐, 我聽業界說讓妳策一次展可以早成名十年, 妳看我們大廳這些攝影作品都是我老妹拍的, 很好, 是不是?妳幫我老妹策一次展, 多少錢都沒問題,這樣可以嗎?

 

此時李疏桐剛從廚房走出來, 正在上菜, 聽到李清楠的話差點翻白眼∘

 

「陳小姐, 沒事, 我沒有這樣的需求, 妳別為難了∘」

 

「哥你吃飯吧, 把嘴塞住得了∘對了陳小姐, 妳想吃甚麼?今天有青椒牛肉炒飯和香椿山藥蛋包飯∘」

 

陳雨恩點了香椿山藥蛋包飯∘異鄉大廳都是一些彼此認識的朋友, 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熱熱鬧鬧的,彷彿工作或人生的風雨都離他們遠遠的∘

 

 

 

「在這裡的大家, 都曾經經歷過一些轟轟烈烈的人生關卡, 不過都熬過來了, 現在是過盡千帆後的平靜∘」

 

褚明辰很快就把自己打理好, 出來找陳雨恩, 這裡都是他的朋友, 不是陳雨恩的圈子, 怕她不習慣∘

 

「就像這裡的老闆李疏桐, 和她的先生伍律師, 他們年紀差了八歲, 曾經遭到親友激烈的反對,也因此分開了四年 , 但四年之後, 他們還是走到了一起, 身邊的人看他們對對方的心意如此堅定, 也就不再反對了, 現在過得很幸福, 偶而回來墾丁照顧生意∘李老闆在遇到伍律師之前還曾經死過一次, 不過最後遇到伍律師, 之前受的苦也就值得了∘」

 

褚明辰對陳雨恩說著, 那些看起來快樂的人身上曾發生過的悲慘故事∘

 

 

 

「喂,你幹嘛偷牽我女兒的手啊!姓何的你好歹管管你兒子!

 

伍安朔的聲音吸引住了陳雨恩,她看見伍律師抱起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對著一個清秀的小男孩罵道,但那名小女孩顯然是想跟男孩玩的,哭著叫哥哥哥哥∘

 

「小伍你有病嗎?孩子玩得正開心你攪甚麼局?何錚別理他,老爸待會帶你去餵鹿∘」

 

說話的是寶鑫集團的何路南總裁,他跟李清楠伍安朔都是朋友,今天帶著老婆林靜鷗跟乾兒子何錚來墾丁玩,林靜鷗是作家,要出新作了,來墾丁找靈感,而墾丁也是他們定情的地方∘卻沒想到遇上伍安朔這個女兒傻瓜,跟神經病一樣,他忙哄著兒子∘

 

「餵鹿餵鹿,晴晴也要去......

 

「不准.......

 

「嗚嗚嗚......爸爸太壞了........

 

「晴晴乖,爸爸壞,阿伯比較好,阿伯帶妳跟哥哥一起去好不好啊?

 

何路南幫著哄晴晴,林靜鷗抱著筆電,在一旁微笑著

 

「晴晴以後當阿伯的媳婦好不好啊.......

 

「何路南你個嘴賤的可以滾了!

 

何路南白目地猛踩伍安朔的逆鱗,兩人吵得不可開交∘

 

 

 

「那是寶鑫總裁何路南,他和他的夫人林靜鷗高中時期就認識了,但因為一個是小三的兒子,一個是元配的女兒,兩人分開了十三年,這期間因為自卑,兩人明明想著彼此,卻都不敢聯絡,最後是因為何路南讀了林靜鷗的作品,了解了她的心意和他是一樣的,才勇敢地把她追回來,修成正果∘」

 

「十三年啊......

 

十三年有多長,陳雨恩最清楚∘距離她第一次遇見余風彥,也已經過了十三年∘

 

 

「看看這裡的他們,雨恩,再大的痛苦都會過去的∘」

 

這是褚明辰的結論∘

 

 

吃過午餐後,褚明辰帶著陳雨恩繼續玩墾丁∘

 

接下來的兩天,都是由褚明辰帶著她到處逛,他果然是個墾丁通,不只一些膾炙人口的景點,就連不為人知的祕境他都知道∘

 

這幾天,他們聊了很多過去的事∘原本陳雨恩對褚明辰是有戒心的∘但她想起來到墾丁的第一夜,余風彥道別時,對她說過的話∘

 

因為余風彥,她願意對褚明辰敞開心胸∘

 

兩個人在墾丁玩了五天,時間非常充裕,幾乎把墾丁都玩遍了∘

 

褚明辰是總裁,沒法在墾丁待太久,還有許多公務待處理,他問陳雨恩,要不要一起回T?

 

陳雨恩不想,她把家當都搬下來了,想在墾丁沉澱一段日子∘

 

褚明辰不勉強她,但回去前一晚,他們在龍磐草原上看星星,褚明辰對陳雨恩告白∘

 

這是何路南教他的,何路南說在龍磐草原看星星的時候告白成功率是百分百,他就是這樣追回林靜鷗的∘

 

然後伍安朔在旁邊猛點頭∘

 

 

陳雨恩看著褚明辰∘她感覺得到褚明辰對她不一樣∘可是過去的經歷,讓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正常地去愛一個人∘

 

 

「你知道我過去遭遇過什麼事,我的心態已經不正常了,報完仇後,我連自己的生活能不能恢復常軌都不知道,這樣的我,無法給任何人承諾∘」

 

陳雨恩沒有答應∘

 

褚明辰不介意,他知道捂熱一顆冰封堅硬的心,是需要時間的∘

 

 

 

「聽到妳過去的遭遇,我只恨自己在妳當年最難過的時候,我不在妳身邊,讓妳一個人承擔這些∘也許往後的人生還是會有風雨,但我會擋在妳前面,讓妳看見我的背影,讓妳知道就算風雨再大,也有個我陪著妳承擔∘」

 

褚明辰知道,唯有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聽到這些,陳雨恩不能不感動,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接受褚明辰,畢竟她已經習慣了愛著余風彥∘

 

 

「你知道,我心裡已經有個人,我也沒辦法給你承諾,說我有一天一定可以忘記他,這樣,你也不介意嗎?

 

褚明辰是個好人,她可以試著去相處的好人,可她也擔心自己扭曲的心態會耽誤了他∘

 

陳雨恩曾告訴褚明辰她的過去,當然也跟他說過余風彥∘所以這個問題,他早就想過了∘

 

但他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夥子,會成天跟喜歡的人計較他在她心中稱斤稱兩的地位,人生可是很忙的∘

 

 

「不要緊,只要活著的人裡面,妳最喜歡我,那就好了∘」

 

褚明辰不希望陳雨恩有壓力,豁達道。誰心裡還沒一兩道白月光硃砂痣呢?要跟陳雨恩這種滿心傷痕又敏感的人在一起,心不夠大還真是不行∘

 

 

陳雨恩笑笑,雖然沒答應,可也沒拒絕∘

 

 

隔天白天,來民宿跟陳雨恩道別後,褚明辰回T市去了∘臨走前他告訴陳雨恩可以改去異鄉住,那裏都是他的朋友,若有需要可以照應她∘

 

陳雨恩不討厭異鄉,可還是想一個人靜靜∘

 

 

她站在民宿陽台上,遠遠望著海平面∘

 

阿彥,他就是你說的那個人嗎?

 

如果是,我願意接受他∘

 

因為他是你給我的,因為,我愛你∘

 

 

她想起曾經在網路上,看到這麼一句話∘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牽著另一個人的手,遺忘曾經的他。」

 

一定要這樣嗎?阿彥?

 

陳雨恩淚流滿面。

 

這晚,陳雨恩哭了很久很久。

 

 

雖然很痛,但這裡為你痛過,這輩子就不枉了。陳雨恩撫了撫胸口。

 

阿彥,你要我往前走,我就去,因為,我愛你。

 

所以,不要你擔心。

 

 

陳雨恩拿出手機,翻出褚明辰的Line

 

「我車故障了,你能來載我嗎?

 

褚明辰正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議。一接到陳雨恩的Line,當即揮揮手。

 

「不開了,有急事,改天再說!

 

說完便要衝出會議室,像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

 

「呃......老闆,鈴木先生明天就要回日本了,這可是淨利高達兩億的生意......

 

唐潤蹙著眉頭低聲提醒。

 

「要是人跑了怎麼辦?這兩億我不賺了!

 

?誰啊?唐潤一臉困惑。Boss是瘋了嗎?

 

 

 

褚明辰跑出會議室,拿出手機傳了Line回去。

 

「等我五小時......不,三小時......

 

雖然T市到墾丁的車程要五小時,但他想,努力飆一下,三個小時也可以到吧?

 

 

                                                                                                                                                                                                              ---全文完

 

 

 

台長: 陳跡
人氣(445) | 回應(12)| 推薦 (1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山的那頭 |
此分類下一篇:山的那頭風停雨歇後記
此分類上一篇:山的那頭風停雨歇24---妖女陳雨恩

uni2019
Mr. Seth Godin看到會說:遮風擋雨,人生有低才有高。
Being aware of your fear is smart. Overcoming it is the mark of a successful person.

面對自己的恐懼需要智慧。超越它是你成功的開始。


對我所讀過你的大多數故事裡的陪襯角色我都蠻喜歡的。很高興今天濟濟一堂都又再見面。唯獨那個李斯,他是尋秦回去做六國大封相了嗎?
2021-04-10 14:53:52
版主回應
因爲人數太多李斯擠不進來啦⋯⋯Uni大的新歡是師哥獨孤盈嗎?
話說我這篇結局寫了4個小時,不是悲劇,大家應該還能接受吧?
現在在墾丁,後記回去再寫囉⋯⋯
2021-04-10 17:21:06
旅人
謝第一推荐紅樓食譜

午安安
2021-04-10 17:19:07
Camille
親媽,妳是現在才想問油泥?還是神經比較粗?
我看他巴不成去妳小說裡串場,哈哈,上門認親
XD,墾丁到底是離妳家多近?
希望沒有因之前冒冷汗,而改結局,哈哈
時間花在哪裡,成效是看得出來的
這種額外放送的跑龍套,挺好
2021-04-10 18:55:48
版主回應
我一開始就是設定這樣的結局
才會說不是悲劇
而且我覺得這是僅次於「其實余風彥沒死還被陳雨恩扳直」最好的結局了
2021-04-10 20:25:10
Camille
是真的挺好
余風彥若被扳直
以後搞不好可能會上演斷背山
XD
這樣妳還能出續集
2021-04-10 20:44:05
版主回應
就是再寫一篇BL嗎?XD

我最近有個BL的腦洞很帶感
但因爲雪落無聲還沒寫完
等我寫完雪落再說
2021-04-10 20:58:57
Camille
可以一邊寫雪落
一邊出神想新文的梗
靈感不要擋!
2021-04-10 21:03:54
uni2019
只要四當家兩兩喜歡的,師哥是理當如此的。

新歡不如舊愛。你還忘了駱駝!
2021-04-10 21:04:12
Camille
我看油泥搞不好是天秤座,很博愛
XD
送你稻草人
2021-04-10 21:08:07
uni2019
客串?不如就讓林靜鷗的下一本新作名字為

「願意 為你遮風擋雨」

肯定橫掃言情/心靈雞湯類書籍的永久最暢銷排行榜的榜首。最好的第一。
2021-04-10 21:23:07
Camille
咦!
書中書!
這主意很好耶!
2021-04-10 21:24:49
uni2019
四當家肯定又跑到海邊看「剛陽風景」尋梗去了。請繼續正負相吸的戲碼好不好?
阿彥,你化身女主去說服四當家!
2021-04-10 21:34:32
amie
寫類似《喜宴》跟《斷背山》的綜合版
重點是「出櫃」!
2021-04-11 09:46:29
其石山人
群英聚墾丁,龍磐論劍,好不熱鬧!
2021-04-11 11:57:1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