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华人,香港公务员和警察是如何做到公正办事、杜绝走后门拉关系的?

关注者
32
被浏览
8,934

10 个回答

1. 社會氛圍反貪,全民不接受「走後門」作為行事手段之一
2. 獨立的廉政公署打擊貪腐,直接向特首負責
3. 新聞自由,記者都緊盯公務員的貪腐情況,一有發現就深入調查大規模報導形成輿論壓力
4. 司法獨立,再高的官只要證據確鑿,法院絕不留情
5. (謝謝評論提醒)在任時高薪高福利,還有讓全港市民羨慕的退休金,使得公務員違法成本很高,不如老老實實做到退休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前,香港的社会贪污情况是很严重的,连消防队救火也要给黑钱,不给就到场任由大火烧完所有东西。在《岁月神偷》描述的六十年代香港里,任达华要给巡警孝敬月饼,不给就刁难。去医院还要给护士和医生红包,不给就黑脸。不得不说,在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政治运动里,民众对于贪污的不满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这种情况直到1974年廉政公署的建立而开始大大好转。香港廉政公署_百度百科

1974年廉政公署(ICAC)成立以前,香港曾是个贪腐盛行的社会。廉署成立后短短数年,香港便跻身全球最清廉地区之列。与之相应,香港廉署也走过了从最初被质疑到很快确立强大公信力的过程。在相关的系列民调中,香港公众对廉署的信心始终维持在90%左右,对廉署工作的支持度则超过99%。

香港廉政公署是根据《廉政公署条例》于1974年2月15日成立的。它独立于香港政府的架构,廉政专员则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廉署位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全权独立处理一切反贪污的工作。



解决贪污问题,首要的就是建立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

在廉政公署成立之前,香港的反贪工作一直由香港警方负责,而警方本身就极其腐败,这一方面导致腐败案件很难真正得到查处,另一方面也使反贪工作日益失去民众的信任。毫无疑问,反贪权对警署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寻租利益。反贪权的交出,使警署失去利益的同时也失去了随心所欲腐败的便利条件,故引发警方强烈反弹。葛柏案发生后,廉政公署一直以警方的腐败作为主要的查处对象。至1976年,成立两年的廉政公署就在香港警队内挖出近20个腐败集团,数名高级警司被捕,数百名各级警员被捕或被通缉;1977年9月至10月间,廉政公署对尖沙咀警署采取了一次大规模的行动,有260余名警员被逮捕,其中有22名警司或总警督一级的高级警务人员。

引自-香港廉政公署的妥协与斗争


其二是监督机构必须拥有广泛的独立调查权。廉政公署在初期也受到很多报复,但是在港英政府和民众的支持下,其权威树立起来。民众对于贪污的容忍度大大减低,社会对于政府官员的监督开始提振,由于廉政公署具有广泛的独立调查权,因此贪污的行为开始收敛。


第三,是监督机构自身的权力约束。

廉政公署和香港警司互相监督,同时廉署内部也有严格的自查和监督,以及市民的社会监督,由于廉政公署的特殊属性,如果自身发生贪污事件,对于廉政公署的公信力的打击是不可想象的。香港的廉政公署监督香港的贪污腐败,那谁来监督廉政公署自身的贪污腐败呢? - 知乎用户的回答


当具有完善的调查监督机构时,反贪污才不会是只是政府自查自纠的事,而是得到民众广泛的参与,权力也得到更加严格的监督。社会对于贪污受贿的容忍度才会下降,行贿不再得到权力的偏袒,形成良性循环。


官员和民众的属性是不同的,他们天然具有对于社会资源的冗聚效应。因此以隐私权来反对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是毫无说服力的。现代社会,一个不受制约的权力带来的恶劣影响绝不仅仅是贪污这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