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憲兵節談憲兵及「轉型辛酸史」-風傳媒

觀點投書:從憲兵節談憲兵及「轉型辛酸史」

2017-12-20 05:30

? 人氣

憲兵角色的演變,概可分為抗日及國共內戰時期的憲兵-「領袖鐵衛隊」;戒嚴年代-「威權的憲兵」;政黨輪替後「服務三軍的憲兵」等3個時期。(資料照,曾原信攝)

憲兵角色的演變,概可分為抗日及國共內戰時期的憲兵-「領袖鐵衛隊」;戒嚴年代-「威權的憲兵」;政黨輪替後「服務三軍的憲兵」等3個時期。(資料照,曾原信攝)

-楔子-

日前憲兵節與一些後憲聊到昔日憲兵壯盛軍容的輝煌歲月,台灣各大車站及機場常見「甲種服」的憲兵車步巡邏;泰山與汐止收費站前24小時都站立著筆挺威儀的憲兵(專門攔檢軍車進入首都);以及台北圓山橋上素有「抗日英雄」美譽的憲兵(中午12時的哨兵)。到如今各憲兵隊紛紛吹熄燈號,許多單位連大門正副哨都排不出來,「人丁稀薄」的困境,動輒得咎的窘境,令人不勝唏噓!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眾所皆知,11月11日是令大陸14億人民瘋狂購物的「光棍節」;而12月12日則是中華民國的「憲兵節」。在台灣只有服過憲兵役,且臉上烙有一條忠貞帶(鋼盔帶的曬記,有如女孩比基尼的曬痕),才會了解憲兵節的緣起及其意義。 尤其是西子灣颱風夜憲兵用繩子把自己捆好固定值勤,被蔣介石總統嘉許的事蹟,更是憲兵官兵津津樂道的真實故事。    

首先談憲兵節的由來。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突然發動兵諫(史稱西安事變),劫持蔣介石委員長欲達其停止剿共全面抗日之目的,與當時隨扈的憲兵發生激戰,因憲兵所攜帶皆為輕兵器,不敵重裝勢眾之西北軍,團長楊鎮亞上校,及一個加強連的官兵全部英勇殉職。

1937年12月,南京城破,憲兵代司令蕭山令少將(司令谷正倫住院),率領6500名官兵與日軍進行浴血巷戰,蕭慷慨激昂訓勉弟兄要與首都共存亡,沒有命令絕不撤退。激戰至12日,蕭司令的配槍僅剩最後一顆子彈,他毫不猶豫的射向自己太陽穴,而所有官兵也都因彈盡援絕,上刺刀後一起喊殺衝向日軍。

今蕭將軍及所有殉職的憲兵壯烈事蹟,都已勒石銘勳於南京雨花臺,萬古流芳,同時也莊嚴的告訴國人-「只有戰死的憲兵,沒有投降的憲兵」。1951年政府為表彰憲兵忠貞精神,特頒訂每年12月12日為憲兵節。

20170122-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全國大會22日於總統府召開,總統府周遭大規模交管憲兵也不斷來回巡邏。(顏麟宇攝)
交管憲兵於總統府周遭不斷來回巡邏。(資料照,顏麟宇攝)

憲兵角色的演變,概可分為抗日及國共內戰時期的憲兵-「領袖鐵衛隊」;戒嚴年代-「威權的憲兵」;政黨輪替後「服務三軍的憲兵」等3個時期。

據說從「西安事變」後,蔣介石在專機降落時,都會先從窗戶往下望,如果沒有看到憲兵在機場四週站哨,會立刻下令不準降落,可見其對憲兵之信任。轉進來台後,憲兵司令雖為中將編階,但因台北為「京畿重地」,所以司令又稱「九門提督」,聖眷正隆乃理所當然,是以星途也特別燦爛。

早期如:羅友倫、尹俊、王永樹;中期如:汪敬煦、周仲南、王若愚;近期如:曹文生、余連發、李翔宙等都升任上將。惟上列升任上將者,皆非憲兵科出身,實為怪異。而「土生土長」的憲兵科如:楊雨村、盧台生、吳應平等,皆以中將退伍,殊為婉惜!

揆諸80年代後歷任的司令中,最有指揮道德的為-曹文生將軍,因其首開先例,不怕砲火兇猛,敢召開志願役軍官離營座談會,聽取牢騷滿腹的建言,並且「強迫」軍官出國旅遊。氣度最寬宏且誠以待人的為-余連發將軍,因其從不遷怒謾罵部屬;最顢頇的為-柏隆鑎將軍,因餐敘喝完酒後,用三字經辱罵駕駛,且打了主計及軍報社等三位軍官,被蔣經國下令撤換(任期僅8個月)。最怪異的司令為-王若愚將軍,因為討厭看到皮膚白的人,害得211營的官兵中午到天井曬太陽,免得挨罵。最迷信的司令為-沈世籍將軍,連辦公室的桌子都須用「魯班尺」訂做,遑論燈光及方位的擺設。

至於現任指揮官許昌,學經歷俱優,惟能否打破魔咒,就看其官運是否如陸軍司令-王信龍上將般,改寫黃埔歷史,首位以「專科班」入主大漢營區的「崑崙樓主」。

憲兵是三軍的模範兵,職司三軍統帥警衛安全、戰場督戰、軍紀糾察,及接受地區檢察官按《刑事訴訟法》、《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查緝黑槍煙毒等勤務,所以挑選自然特別嚴格。首須無前科紀錄且家世清白,直系親屬3代皆無案底記錄。身高165公分以上,總統府憲兵營(211營)及機車連,則須175公分以上,不能戴眼鏡,且學歷須高中以上者(現均已放寬標準),故早年能被甄選為憲兵是無上光榮。

接著談憲兵的訓練。 1951年,美軍事援華團抵臺(美軍顧問團),從首任團長蔡斯少將,到1978年第14任湯普遜上校止,每位團長每天一早一定目睹穿著紅短褲的憲兵在圓山大直等營區跑步及練戰技,蔡斯將軍曾叫參謀拿著碼表私下測試部隊成績,有一次他與憲兵司令尹俊吃早餐,告訴尹你們官兵跑5千公尺的成績,幾乎都能在22分左右跑完,接近滿分,比美軍還強。曾服過憲兵預官役的蘇貞昌、劉兆玄院長、宋楚瑜、饒穎奇等,他們都是親身經歷過嚴格訓練的見證人。

憲兵對體能戰技要求特別嚴格,舉凡奪刀、奪槍、擒拿摔角、交通指揮等都需逐級驗收。以交管為例,在總統府前的交管憲兵,以帥氣嫻熟、略帶花式的手勢,配合嘹亮的哨音,每天都會吸引上學的「小綠綠」及大批民眾駐足觀看。所以211營(天下第一營)的憲兵,口袋中常有北一女的溫馨問候紙條。

接著舉2則憲兵精準射擊的真實案例。當年蔣經國總統每天必經中山北路,有一天某刑事警察越區辦案未事先知會,與便衣憲兵在路口相遇,互看後愈發懷疑對方「有問題」,兩人同時拔槍互射二槍,結果是警察當場死亡,憲兵受傷住院,司令劉罄敵中將在檢討會中,沉痛的臉色中帶著一絲驕傲。

另一次多明尼加共和國國安局長至憲兵特勤隊參訪,在其要求下舉行射擊比賽,由其第一神射手挑戰特勤隊長王中校,在長短槍比賽一輪後不分勝負,隊長向司令余連發報告:「可以贏否?」,司令微笑以對,只見特勤隊長拿出一面小鏡子,眼睛看著鏡子槍口向後連射6發,全部命中,多國國安局長鼓掌叫好,說不用再比了。

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是憲兵與黨外人士衝突白熱化的開始。政府為了因應頻繁的「違常活動」,憲兵部隊急速擴充至3萬多人,多由陸軍特戰部隊改編(靖安四號案)。當時官兵人人都配發一套厚重的鎮暴裝,每週演練齊眉棍盾攻防等驅散隊形,部隊常停休集結待命,官兵情緒緊繃到臨界點。

當年有一連長因婚紗照一再延期,女方已隱忍不耐,欲解除婚約,當連長再次遞出假簿被營長丟出來,其回寢室寫下遺書後舉槍自殺。這種現象直到《集會遊行法》實施後,第一線驅離任務交由警察負責,憲兵的鎮暴裝才正式封存入庫。

在戒嚴時期,憲兵由於時空背景及任務特性,被民進黨痛罵為「鷹犬爪牙」,對憲兵恨之入骨,因為在總統府前的黨外「異議份子」們,包括黃信介、呂秀蓮、施明德、許信良、康寧祥、張俊宏、陳菊、陳水扁等在內的人士,都曾有被憲兵抬走或架離的紀錄。

惟俟陳呂當選為中華民國第10任正副總統後,立刻就成為憲兵依憲法保衛的對象,不論是總統府或是官邸的警衛,都是由憲兵負責中衛區的安全。此時,軍隊國家化的觀念逐漸樹立,憲兵也同時隨著轉型。總統府鐵衛隊-《我們是革命的內層保障》的軍歌也就自動停唱了。

當「紅衫軍」十月圍城時,憲兵立刻從中南部抽調千餘人及特勤隊,綿密加強陳總統的警衛安全,等級如同兩蔣般。惟造化弄人,就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憲兵的罵名由「藍鷹犬」換成了「綠走狗」,總統府前被架走政治人物的顏色,也由綠轉藍,實令人感慨萬千。

2006年的《巧克力事件》大概是憲兵史上不可承受之輕、也是最讓憲兵蒙冤的事件之一。然實際真相是-憲兵為了歡迎陳總統蒞臨憲校,一位大專預士別出心裁,以其大學所學之團康活動,編練了「大帥哥巧克力」的歡迎隊呼,結果害憲兵司令盧台生中將背了數十年黑鍋,每晚的政論節目,藍營名嘴們足足罵了1個多月。憲兵真的夠嘔夠衰,綠營罵完藍營罵,像似接力賽。

2008年,台灣第2次政黨輪替。馬總統為兌現選舉支票強推募兵制,毫無章法的大量裁軍,導致憲兵由2萬5千餘人大幅縮減至5千人,包括台北市東南西區,及新營鳳山等十餘個憲兵隊紛紛拉下鐵門,連馳名中外的機車連都縮併為勤務連的機車排(而憲指部險些就被併入陸軍),若非後憲的「荷松協會」及多位後憲立委,義憤填膺發動"路過"總統府活動,憲兵可能早就走入歷史了。(以裁撤憲兵為己任的帥化民委員,對後憲團結的力量感受最深)

20171010-中華民國106年國慶典禮於總統府前舉行,憲兵指揮部勤務連警衛排(前憲兵機車連)於主題表演時行經主席台。(顏麟宇攝)
2008年馬英九大量裁軍,馳名中外的機車連被縮併為勤務連的機車排。(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6年蔡英文總統就職前後,分別發生兩件憲兵重大新聞案件。一是國防部反情報總隊指揮台北憲兵隊未依程序進入民宅搜索案;二是世大運閉幕架離未依「世大運違禁物品」規定,攜帶禁制旗幟民眾離開,致遭民進黨及時力等委員斥責為「白色恐怖」再現,並嗆言取消憲兵司法警察身分。

持評論析,這兩案對憲兵而言,都是依法接受上級指揮而調度支援,所有行動都聽命於配屬單位之指揮,是以責怪憲兵執勤有針對性,恐在法理上皆不通,且行動指揮官趙代川少將業遭調職處分(已退伍)。至於「白色恐怖」說,君不見,保防安全處長及憲兵202指揮官兩位將軍,看到民進黨(淡水河邊的蔡依林)-呂孫綾,及時力洪慈庸兩位委員,不都是誠惶誠恐、言必稱報告嗎?這年頭軍人還有誰敢搞「白色恐怖」?光是一隻流浪狗,就讓國防部長嚇破了膽。

最後討論憲兵是否繼續保有司法警察身分的問題。憲兵辦案的優點,只要是親身經歷過的地檢都了解,大凡黑槍毒品地下錢莊等,甚至被秘密派到發律賓臥底,查緝貨櫃夾帶槍枝等重大刑案,憲兵均不負使命,屢建奇功。尤其是電玩猖狂時期,各憲兵隊的集合場經常堆滿各式機台,而轄區警察卻查無所獲,內行的檢察官最了解其中「眉角」所在。

再者憲兵是屬於都會型兵種,對各大都市轄區之交通建物均瞭若指掌,所以在「反都市游擊戰」或「反恐」的戰術作為上,都能在第一時間迅速投入,此為陸軍野戰部隊所無法比擬的。

陳水扁過去最痛恨憲兵,但上任後並未挾怨報復,裁撤憲兵或廢了憲兵司法警察身分,因為他了解憲兵早已脫離個人效忠的意識形態。簡言之,憲兵是打擊暴力犯罪的利器,有了司法警察身分,社會治安就多了一分屏障,所以又何必自廢武功,正如只為洪仲丘一人,廢了軍法、裁了軍監般得不償失。

從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憲兵面臨無論是-「紅衫軍」、「太陽花」、「反年改」的值勤標準始終如一,未因黨派顏色有所差別待遇。所以憲兵的轉型之路雖然崎嶇,但輕舟已過萬重山,憲兵依法行政的圭臬標準,已如江河之自適,如山嶽般不移。

是以祈禱國家領導人,在賦予憲警執勤標準上,切莫昨是今非,就如前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在馬總統時期採強力驅離,被民進黨罵為冷血劊子手,但今日廖材楨分局長,與方局長做同一動作時,卻被視為戮力從公,加官又晉爵。換言之,趙代川將軍指揮憲兵侵入民宅搜索案,被視為威權復辟、白色恐怖。但等民進黨「保防法」通過後,趙立刻就變成國軍楷模,四顆星星兩肩掛;台北憲兵隊長呂正芳上校,不但官復原職,且馬上躍登「摘星樓」。如此,憲兵的轉型方向必將陷入分歧錯亂(警察亦然)。

結論:日耳曼哲學家黑格爾曾說:「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企盼蔡總統能從憲兵轉型過程中,悟到充滿算計仇恨的「轉型正義」及「促轉條例」,根本無法從歷史上得到任何的教訓。(謹以此篇祝賀憲指部86周年部慶,部運昌隆,否極泰來)

*作者為奇策盟文宣部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