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青海師範大學附屬玉樹實驗學校位於瀾滄江畔,學校被群山環繞。受訪者供圖

來自西寧的支教老師們將青海師範大學附屬玉樹實驗學校的所在地,稱作“上面”,這裡的海拔超過3600米,比西寧的海拔高出許多。學校位於玉樹藏族自治州的囊謙縣,這裡是瀾滄江畔,也被群山環抱。今年9月,隨著這一屆的新高一年級入學,這所剛剛建成1年的“上面”高中,擁有了完整三個年級的學生。

這也是樊成巖在“上面”當校長的第二年。在這之前他任職於青海師範大學附屬中學,也是一名高階教師。這一次,樊成巖和支教老師們對孩子們最大的期盼,不再是讓他們考上名校,這一次,實現對孩子們的期望,比他們考上名校的價值更大。

初雪後的開學

在海拔3600米的青海玉樹州囊謙縣,8月末這裡剛剛下完了下半年的第一場雪。早前的一次地震影響到了用電,青海師範大學附屬玉樹實驗學校的部分年級開學也延遲了幾日。

9月4日,校長樊成巖和老師們站在校門外,開始迎接新的高二、高三年級入學。學校是去年剛剛建成的,當時兩個年級的學生只有600多人,今年9月1日又有600名高一新生入學,隨後的幾天裡,在校人數每天都在突破前所未有的新高,學校真正開始熱鬧了起來。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學校操場的朝陽。受訪者供圖

樊成巖和同事們在學校門口待了一整天,除了迎接學生,更多的時間都在為家長們答疑。高二學生即將文理分班,新高三又要在這個學年面臨大考,家長們的問題很多。“我們這兒不像城裡,家長和老師見一面可不太容易。玉樹州太大,學生們的家普遍不近,當天我記得第一個到的學生,是家長開了8小時的車,才把他送來的。”

並不是所有的學生家長都認識校長。樊成巖記起開學前一天的晚上,自己看到校園裡有三四個家長送完孩子,在校園裡轉來轉去,碰到樊成巖,閒聊諮詢起了學校的一些情況,“包括食堂、宿舍樓在哪裡,出口怎麼走,大概我們聊了10分鐘,覺得這個學校很新奇。”直到樊成巖送幾位家長離開,家長們在大門口碰到了同是藏族的門衛,簡單交流後,他們突然叫住了樊成巖,“我當時已經走出去一段路了,一回頭就看到他們手裡拿著哈達準備送給我。家長們可能不認識我,甚至不認識幾個老師,但他們有備而來,用他們的方式在表達感謝,是很有心的。”

帕拉亞!

開學第一週的值周老師裡有樊成巖,值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陪著學生們在宿舍睡覺。上一個學年,學校裡只有兩個年級,宿舍入住不飽和,值周的壓力也稱不上大。但新學年,隨著1200名學生全部入住,值周老師們在夜晚總是很少入眠。

這一週,樊成巖住在宿舍三層走廊最中間的那間男生宿舍裡,這是整棟宿舍樓的“C位”,“感覺距離上下左右的宿舍都不遠,都能照顧的到。”入睡前走遍每一個男生宿舍是樊成巖每天必須要做的工作,發現孩子們晚上洗頭,多半是要被他責備的,“我們這裡晚上的氣溫很低,洗頭就容易感冒。”深夜裡巡寢,看到窗戶沒關,也要悄悄幫孩子們關嚴。高一的新生初來乍到,沒法一下融入新環境,入睡很難,也有老師去詢問幫助。“有時候去轉寢室的時候,他們都睡著了嘛,我們之間可能沒什麼語言交流,但孩子們一定能感覺到老師是在陪伴的。”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樊成巖與學生們一起包餃子。受訪者供圖

“帕拉亞!”每當樊成巖檢視完一間寢室,學生都會與他道別。新到學校來的支教老師跟著樊成巖一起巡寢,尚不懂這三個音節代表著什麼。

“在藏語中,這是好夢的意思。”樊成巖回憶去年,新生剛剛入學,因為孩子們都是藏族,潛意識說藏語的時候稍多一些,“我們每晚離開寢室,他們會很刻意的說一句‘老師晚安’。”

語言帶來的距離感是老師們很容易感受到的。“但當我們和他們都適應了彼此,熟悉了彼此,聽孩子們用自己最放鬆的方式和我說一句‘帕拉亞’,那一刻覺得我們真正互相融入了對方的生活。”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校長樊成巖和藏族學生們。受訪者供圖

老師

這是一所很年輕的學校。從竣工投入使用到今年九月,也才剛剛過去一年。有人說它是當地最好的學校,因為校園中有簇新的操場跑道,嶄新的教室和硬體裝置,還有來自青海師範大學的老師們;也有人曾經不看好這所學校,因為學校第一年招生的錄取分數幾乎是當地最低的。樊成巖記得,第一年的錄取分數線只有二百三十多分,因為之前師資力量的問題,很多學生對小學和初中的知識掌握情況不盡如人意。“就比如高一學生要學習代數知識了,老師們會發現孩子們不太會通分、分數的加減乘除也沒有完全掌握。”

但更多人驚詫於學校的教學成績。在上一個學年的期中考試裡,全玉樹州成績在前50名的學生,有近一半來自於青海師範大學附屬玉樹實驗學校。樊成巖有時候能真切感受到在這裡支教的魅力和意義,“這個地方能創造出很多的‘不可能’。”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藏族學生們的地理課。受訪者供圖

因為身處藏區,學校的絕大部分學生都來自於牧民家庭。“不富裕”是這些孩子們的家庭狀態。有的孩子失去父母,從小是與看自己長大的鄰家爺爺相依為命,屋裡的床,就是家裡唯一的傢俱;有的學生來自於父母均患有行動障礙的家庭,每年初夏挖到蟲草,才算能換得家庭一年的收入。

“但孩子們堅韌、樂觀、純潔、善良。”走在校園裡,他們與同齡的孩子們一樣,活潑,積極,會為取得好成績開心,也為考試失利的分數懊惱。這讓樊成巖覺得時時都在接受著“孩子們”的教育,他常常自問,如果自己在這樣不盡如人意的環境下成長,是否還能同樣天真向上,如果是自己的孩子,如何教育,才能讓孩子有這般的適應和接受能力?

教育是相互的。樊成巖說,“雖然老師們每天在給孩子們上課,學業上我們可能是他們的老師,但其實在一些品質上,學生們其實更像是我們的老師。”

家人

樊成巖是來自城市的。到囊謙縣支教以前,他是位於西寧的青海師大附中的副校長,從教二十多年,樊成巖坦言在城市裡面當老師,多少會有一種對於這個職業的“麻木”,“當了20多年教師,很多人都面臨職業倦怠,你有時候會覺得工作煩躁,像很多職業一樣,你會盼望著下班。”“老師”這個身份更多的趨近於一種真正的職業,畢竟在城市裡,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老師、家長、社會各有分工。

但在農村地區不同,“大部分時間,我們是老師,偶爾也會扮演家長的角色,同時來支教,就意味著也承擔著一部分社會責任。”對比於城市中,一眼能望到頭的日子,樊成巖覺得在囊謙的學校裡,自己能更明顯地感受到進步、變化以及對未來的企盼。

自己“上來”支教,離家1000多公里,最多的對不住都留給了家人,但對於樊成巖個人而言,最多的鼓勵也來自於家庭。自己的母親張蓮也是位西寧當地小學的老校長,年輕的時候,接受過鄧小平、李先念、鄧穎超的接見,樊成巖曾向母親表達過不能陪伴在身邊的愧疚,“但她告訴我,專心培養玉樹的孩子就是對她的陪伴。”

女兒正在上初中,這一年以來,打影片電話成了她和爸爸見面的主要方式。她喜歡聽爸爸講那些支教過程中的故事,“她會擔心我那些家庭困難的學生有沒有交上學費,會惦記著他們什麼時候去西寧,會計劃著給大家準備小禮物。”

每年的初夏,玉樹州的蟲草逐漸成熟,這是很多家庭一整年收入的來源,當地很多學校都會給孩子們放“蟲草假”,但也勢必會影響教學進度。樊成巖向女兒和妻子談到過自己內心的糾結,“我提到過有一個學生是家庭中的老大,也是家裡挖蟲草的主力,但他當時學業上的進步非常大,也被老師們寄予厚望,挖蟲草一走就是一個月,肯定會影響學習。”

但閨女和愛人則告訴樊成巖,應該支援孩子們去。“她倆就說,對於這些孩子來說,生活是最重要的,我們的教育,不應該培養出一個只顧自己學習和進步不顧家庭溫飽的孩子,這讓我很受啟迪,讓我在另一個角度看待當地的教育。”

圖書館

9月初,囊謙縣的早晨只有五、六攝氏度,寒意是撲面而來的。六點一刻,天還是黑的,校園的路燈下,已經有學生在晨讀背書。最初幾天還只是高二、高三的學生,到了9月9日,樊成巖發現,早上的路燈下,也多了高一學生的影子,新入校學生的校服還沒到,在校園中很容易辨認。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9月8日早上六點,路燈下正在晨讀的學生。受訪者供圖

這幾天,樊成巖正盼著學校圖書館竣工。“還有20多天,學校的圖書館是在北京師範大學和各方政府還有愛心人士幫助下建設完成的。”

樊成巖說,希望這座圖書館是開放的,進出自由的,學校還設計了沙發區,閱讀區,也有自助咖啡機。“咖啡是需要學生們用好成績和好品德獲得的‘校園積分’來兌換的,這也是激勵孩子們的一種方式。”

他覺得在以後,在圖書館搶座位,也會成為學生們的日常,那些如今早早起床,在路燈下的小夥子,小姑娘,也不必再穿著厚厚的衣服徘徊在校園的路上。

雖然學校距離真正的城市很遠,但樊成巖還是盼望著讓孩子們知道,圖書館會是最舒適的地方,盼望著孩子們都能感受到圖書館的魅力。想著以後孩子們可以走進圖書館早讀,樊成巖的嘴角就會揚起笑意。

除了令人羨慕的圖書館,學校還有35畝青稞地,老師們會教孩子們種地;也設有民族馬術課,為孩子們購買了很多馬術用具。

做了這麼多,那麼支教的校長和老師們希望這所學校成為什麼樣的學校?是否也希望孩子們未來考上名校?盼望他們擁有似錦前程?

樊成巖說,學校今年還有50位支教老師,他們曾經在西寧,對孩子們的最大期盼是考上名校,但在現在,對於這裡的孩子,老師們覺得考本科、大專、甚至繼續當一名牧民,都是好的。“對於老師們來說,能實現這樣的願望,其價值和意義會比曾經有孩子考上名校更令大家開心。”

作為校長,樊成巖說正如自己想為孩子們建一座圖書館,就是希望孩子們能夠有見識,“希望圖書館的這些知識、這些故事,能為他們積累更多的人生素材,讓他們在人生這幅畫作作畫的時候,能夠下筆如有神。當然最重要的是,希望他們正直的三觀,哪怕未來還是一個牧民,那麼也是新時代的牧民。”

“讓一個孩子接受教育、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就會改變一個家庭的命運。”樊成巖說。

新京報記者 田傑雄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

版權宣告:本文源自 網路, 於,由 楠木軒 整理髮布,共 3911 字。

轉載請註明: 在青海玉樹瀾滄江畔 這所高中學生的目標不再是考上名校 - 楠木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