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2021年1月新番《弱势角色友崎君》?

关注者
197
被浏览
145,400

96 个回答

把《友崎君》和《春物》对照在一起看真的很有意思。《春物》的男主和《友崎君》的男主都代表着“阿宅”,不过《春物》用一个极具文学素养的文学少年的形象美化了“阿宅”,他内心世界和独白引起了阿宅的共鸣,会让部分阿宅产生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如此丰富的错觉。而《友崎君》则是用一个邋遢到夸张的形象丑化了“阿宅”,有一说一,第一集对于友崎君的鞋子和裤子的特写让我怀疑自己在看周星驰的电影或者海绵宝宝的魔性特写。实在是太夸张了,这种形象的高中生在日本真的很难想象。这已经不是“不喜欢打扮”的级别了,而就是像女主说的那样“缺乏最低限度对见面对象礼貌”的打扮。其实T恤和裤子也没那么夸张,鞋子太夸张了,真的就是《少林足球》里周星驰一开始穿的那双呗。一个喜欢宅在家里的人怎么把鞋子弄得这么脏的,我想想都觉得奇怪。


这一点姑且不谈,很多评论说“因为讨厌说教所以讨厌看《友崎君》”。我相信没人比我更讨厌说教,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春物》吹,但是《春物》刚出来那会我因为春物开头那段大老师的独白就感到非常厌恶,就很长时间没有看下去。相比《春物》那种开头就放地图炮的说教,《友崎君》与其说是说教,不如说只是“对话”,男主想要变得现充,女主知道方法,女主说服了男主,仅此而已。女主没有《春物》大老师那种“我掌握了真理”这种中二(当然大老师是反讽的)姿态,而只是说“我知道什么是‘常识’”而已。


这恰恰是引起很多观众反感的重要一点,因为这个番的前提就把阿宅摆在现充之下,“常识”压倒了友崎君。与之对应的《春物》则是把阿宅放在现充之上。大老师有敏锐的洞察力这一点,无论是在番剧还是小说中都与他的“宅”是有关系,因为他过于自闭才能和周围拉开距离以便更好地把“现充世界”作为一个客体来看待,而一般的现充沉浸在这个世界中无法与其保持距离。现充中的现充叶山则暗地里非常钦佩大老师。大老师也笑到了最后


再回到《友崎君》,《友崎君》的男主也不是单方面接受了女主的“说教”。而也有自己的反对意见,但是最终还是被说服了,而且是相对比较轻而易举地就被说服了。这会让很多“宅”接受不了了。这个剧表现的隐含价值观就是,与其继续“宅”下去,不如进入现充世界。或者还隐含着这样一件事情,大多数宅都是想进入现充世界的,只是没有这个能力。“你们是因为游戏玩的不好才抱怨游戏的。”虽然把人生比喻游戏这种话想怎么反驳都可以,但前提别人只是高中生,只是想交个女朋友而已。


谈论《春物》和《友崎君》哪个是对哪个是错的,这种讨论毫无意义。不过值得探讨的是,为什么对于观众《春物》的说教感不强,而《友崎君》的说教感很强?《春物》里大老师的独白往往喜欢讲一些抽象的东西,用弗洛伊德的话来说是“升华”了现实。而《友崎君》的说教则非常具体,更加贴近现实的一些土味的东西。《春物》脱俗,《友崎君》功利;《春物》在天上,《友崎君》在地下。你得认清你自己站在哪里?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直接说吧,柳伸亮和矢野茜是双菜合璧,能救他俩作品的只有金元寿子,《龙王的工作》是银子,《友崎君》是葵。

这俩人共同合作的作品有:

2016年《线上游戏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

2017年《天使的3P》(矢野茜因为在《喧哗番长》当人设,所以《3P》的人设并不是矢野茜,但画了KV)

2018年《龙王的工作》

2019年《超人高中生们即便在异世界也能从容生存!》

2020年大家一起万策尽

2021年《弱势角色友崎君》

你看,除了2020年集体万策尽以外,俩人输出极为稳定。

《龙王的工作》知乎上喷动画组取向已经很多了,我不赘述了。用度量衡来比喻的话,这部作品的原作比《博人传》多燃出来一个《棋魂》(这里博人传的“燃度”约等于0)。但是动画组就非得给你往肤浅了做,往特定人群(我是友军)里做。

所以从2016年,这两个人所合作的作品无一例外在放大标签,强化作品的记忆点,顺便卖作监的脸。你说矢野茜是人设、作监跟剧情没关系,但是过于强化本身的标签,矢野茜“功不可没”也是不能否定的。

而且,矢野茜在25岁当作监开始,如今已经29岁,我们能看到矢野茜在《龙王的工作》之后,有什么特别长足的进步吗?

就拿《友崎君》来说, @浅色回忆 老师已经提到了作品在动画表现与原画封面对比后表情的不足。而葵在原作形容“判若两人”,在动画中除了眼角下垂之外并没有明显的变化,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是“另外一个人”。这时候就别用动画体裁来辩解了,至少你让葵扎个辫子、换个发型,把眼睛弄小点也可以吧。

更别说插画师fly在封面和插画中对角色微表情的拿捏多么出色了,这方面矢野茜还原得真的好吗?足立慎吾(我就是喜欢黑足立www)高濑智章虽然所有角色一看都是自己画的,但是在表情拿捏上也很认真负责,而矢野茜呢?

说白了,不是还是不舍得抛弃“标签化”、要把作品弄得“直白化”乃至“肤浅化”的出发点吗?

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因为这俩人合作的作品,一向都是这么干的,尤其是《龙王的工作》。《友崎君》只不过因为原著想要讨论的内容,稍微“深度”一点,整个制作组Hold不住而已。

在我看来,这部作品跟《胰脏》至少在立意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同样是两个人生观、价值观的对抗,虽然《胰脏》也有“扭转别人的人生真的好吗”这样的讨论,但因为“死者为大”,最后观众还是选择价值观的冲突,而是选择接受这样一个悲剧,仅此而已。

但《友崎君》本身“把人生当做游戏”的设定,在形式上完全可以放开。比如那块黑板能不能换成三头身的角色,让葵穿着老师OL的衣服,敲着黑板来说那些“现充”大道理,用一种相对戏谑的方式来弱化“说教”意味。

更别说“游戏化”本身的趣味性。搞成金元寿子个人秀可以有,但我完全可以去《碧蓝幻想》和《纯洁的玛利亚》里循环听。

而且从后期的发展来看,原作者本来就不是为了说教的,而后期隐约有点让现充吃瘪的意思,那么请问,动画制作组是不是把原作看完了?

《龙王的工作》我敢保证他们没看完,《友崎君》呢?


我之前列那个表单,也不光只要喷他俩的,我更想表示,两人合作以来,从来没有一个续作的出现。而制作委员会的意思,大概也是给原作打个广告。但我想这也不是动画制作组为作品不够用心的理由。

要我说,如果这俩人日后的作品,要是没有金元寿子可以不用看了,反正卖个标签就完事儿,大家相安无事就完了,对吧。

其实我答这题,主要是为了吹金元寿子的。这种“乌贼娘”(划掉)的角色给金元寿子再合适不过了。

评价柳伸亮和矢野茜都算是附带的。


金元寿子配的《只有妹妹就好了》《游戏咖》《食戟之灵》《高达铁血》和《龙王的工作》的角色都成功上垒,葵要是——

什么是正宫之王啊(战术后仰)!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