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自称华科准大一学生的终身事业论?

请文明修改问题 [图片]
关注者
58
被浏览
17,313

21 个回答

這篇發問內容,不僅讓執中學長見笑,也拉的木川兄這類骨灰級友人一起下來笑談,實在汗顏,容敝人一個華科老辯論人回應吧。

辯論上,我在校的時候華科到底是怎樣的學校?
校內裡:每年我們有大規模的新生盃、喻曉之巔校辯論賽,而在顧及本校各學院的參賽前提下,喻曉之巔於中國大陸來說直到至今我相信都算是少數能容納他校隊伍的校級辯論賽(中南財經、華師皆可有限制名額的情況下參與)。
在校外:湖北省內的校賽,華科鮮少缺席,也拿過漢錦賽冠軍,如樓上幾位提醒,敝人不才,於華科在校期間參與的比賽裡就參加了09年的兩岸四地世博辯論賽,並且僥倖取得華中區冠軍、全國季軍,我在校期間華科也有幸參與海峽盃(陪練)。

辯論上,我離校後多年後的華科又是怎樣的學校?
校內新生盃與喻曉之巔辯論賽依舊風風火火,校外我們持續參加世錦賽、捭闔賽也都是省內拿出成績才出省外比賽,省內的話也有漢錦賽、黃金聯賽、汽車盃。

所以我只想對這位發問的同學先多問一句,按照您這種邏輯,什麼樣的標準才能滿足您的宏圖偉業?,還是如果不符合你滿意之前,辯論都需要被放棄呢?

先跟你說我最近身邊的幾位辯論圈朋友的幾個小故事來說好了:
(1)最近跟我喝酒看歐洲盃的朋友政治大學劉彥澧,同時也是10年國辯全程最佳,政治大學也沒有華科這種規模的校賽,但是政治大學一直以來的成績有目共睹,如果說華科這就叫做「沒有氛圍」,那麼政治大學叫什麼呢?
(2)再講一個故事好了,我的另一位朋友台大的張子龍,新國辯冠軍主力,台大一樣沒有華科這種規模的校內比賽,一樣是靠熱情參與,過去這幾年台大從亞太一直到新國辯冠軍一樣是有目共睹的王朝級成績,如果說如果說華科這就叫做「沒有氛圍」,那麼台灣大學叫什麼呢?
(3)最後再分享一個故事好了,我的朋友李正皓,你如果有興趣去看看台灣政論節目搞不好就能看到,他是台灣師範大學的辯手,跟我們也是有緣分,當年華科去打海峽賽的時候,他就是初賽的對手(四辯),後來我熟識他之後更欽佩他的毅力,當年他本科的時候是臺灣海洋大學,比起前面兩個學校在台灣算的上是辯論沙漠,可是依舊屢戰屢敗,也贏得台灣辯論圈對他實力的認可,甚至曾經在壹電視盃贏過王彥勃、賈培德。


我講這些不是要說華科在辯論環境應該要志得意滿,可是我必須很沉痛的說:「看到這樣的話,我們這些過來人很難過」,華科辯論的今天都是每個人一步一步搬磚添瓦才有今天的模樣,我們真的很少抱怨過當年的環境有多不好,因為我們知道如果今天的狀況不好,每個個人應該要有骨氣去把它變得更好,所以一樣當我們在世博賽與執中學長見面直到我們輸比賽,我們並沒有楚楚可憐的去問:「華科氛圍不好,才導致我們輸給對手,我們是不是該放棄」,我們是求知若渴的傻傻問著自己在技巧、思路、基本功還能多做些什麼,我們當然知道執中學長不可能有時間教我們太多,但我們知道起碼取得隻言片語,取經回去學校,於自己或造福給學弟妹都好。

即便也許華科的戰績並不如人意,我們願意挺起身做這些,不是因為我們比較聖人,這些只是如同我們的前輩不曾放棄過,我們曾聽過華科90年代是怎麼拿過全國電腦盃冠軍直到連校賽都沒有的窘境,直到舒亦夫學長等人的努力才又開始草創校賽,所以您懂了嗎?你今天能打的、能吐槽的、能瞧不起的喻曉之巔都是得來不易的爭取,甚至是很多根本不打辯論的同學幫忙築起的家園,不要以為校內比賽都是天上掉餡餅,不要總是身為辯手抱怨這麼多,忽略了現在的環境還是很多默默搭臺的朋友才有這個局面,他們都應該幫我們辯手做的嗎?我們辯手就比人家高貴?;而我們會像傻瓜一樣在世博賽去跟執中學長或其他學校取經,也就像是當初海峽賽的學長姐向他校學習後熱血的引入一些新觀點回華科—所以你懂了嗎?不要像個孩子,辯論圈永遠有比你更慘的一些人,他們只是沒有你聰明,選擇埋頭慢慢做而已。

我講這些,沒有責怪的意思,我當然了解人都有困境,但是我認為華科辯手要有這份自尊,也許是像個傻子一樣的自尊,挺起每個人的脊梁,去做好我們每個個人能做的,其實你能做得比你想的更多。

最後的最後,其實我很想跟大家談談心,這幾年雖然在工作,但我偶爾還是稍微會關心華科的辯論,其實我覺得近年華科的辯手不缺才華,缺的是耐心,容我開個地圖炮,這問題從校內到校外都一樣,最典型的問題,就是我連在知乎為了找這篇帖都看到在抱怨華科辯論賽的「評判標準」問題,我真的不願意看到每次我們的選手輸比賽都是「怪天怪地怪命運」,偏偏就是自己都是完美的,好似個個都如項羽一樣,一切都只是「時不利兮」—但我們知道項羽的幼稚之處就在於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

人不是完美的,氛圍沒有完善的,一切都得靠個人的努力,我在校期間校內校外的比賽雖然都難堪你的榜樣,但我覺得我最幸運的就是,認識我的知道我從來沒有抱怨過評委、賽制、對手、氛圍,甚至當年世博賽僥倖贏了台大(我直到昨天與當年台大教練殷瑋(台灣的前總統府發言人)打球後聊天還在調侃這件事),但我知道我心裡仍然耿耿於懷,我清楚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贏的,所以這份勝利其實不足以真的讓我進步。
我想與這位同學談心的就是,如果說在華科辯論讓我有所得的,就是因為我從不埋怨的像個傻子一樣一步一步的努力,儘管結果不如人意,但我知道我獲得了些什麼。


P.S如果這位同學有需要,歡迎私訊,我相信有很多學長姊都願意略盡綿力

華科08級辯手,前校隊隊長 淳祐。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他认为他已经准备充足了,他认为他有自信。当然这个自信可能只是一个年轻的自信,他认为的充足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充足。可是为什么浇他冷水呢?五十岁的人干嘛去熄灭二十岁人的火焰呢?等五十岁的时候再来回忆他二十岁的莽撞,这不是一种人生吗?更何况,谁又知道这真的是莽撞还是一种深思熟虑呢?

他认为的终身事业,只是一个十八岁的终身事业啊,四十岁的人为什么质疑他的年轻呢?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