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不管是愛看漫畫也好、動畫也好,甚至只是愛打籃球的熱血少年,和我同世代的、甚至小我一些的人,一定都看過井上雄彥可說是運動漫畫經典的「灌籃高手」。

不過儘管當年的我也隨著眾人,追逐著「灌籃高手」每一集的出版,甚至連動漫主題曲也相當耳熟,隨口能和人討論流川楓、櫻木花道、大猩猩赤木、仙道或是三井。但可能我一直不是運動少女,熱潮過後,我只覺得這是一部熱血運動漫畫,也一直未曾覺得這部漫畫在某些深刻的層面打動我。

真的喜歡上井上雄彥,反而是在開始看描述宮本武藏生平的「浪人劍客」,在這部漫畫裡,井上雄彥的畫風丕變,充滿水墨畫一般的寫意,人物的描繪也越趨深入。

反而是第一次看到「REAL」這部漫畫時,由於又是籃球漫畫,讓我狐疑井上雄彥回頭追逐「灌籃高手」的風潮,也就看得有一搭沒一搭。但因為太喜歡「浪人劍客」,讓我在隔了這許久之後,再次拿起[REAL」,而這一次,在三萬英呎的高空上,我讀得不能自已,感受心臟的衝擊!

如同前面所說的,「REAL」是一部籃球漫畫,但它不只是一部籃球漫畫,它講述的是一個「人生的課題」。

REAL main characters主角有三位:野宮朋美(上圖封面1,5,8)、戶川清春(上圖封面2,4,7)和高橋久信(上圖封面3,6,9)。

野宮朋美是個滿腦子只有籃球的笨蛋少年,載著搭訕來的女孩出車禍後,從高中退學,之後一直搖擺在人生該何去何從的疑惑裡。

戶川清春曾是萬眾矚目的天才短跑選手,卻在十五歲時因為骨癌切除右小腿,此後加入殘障籃球,開始他的籃球生涯。

高橋久信和野宮朋美曾是高中籃球校隊的隊友,自詡能力強、樣樣是A等的高橋,瞧不起這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卻在一次車禍後,下半身完全癱瘓,甚至再也不可能自行站立。

這當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誰呢?其實是野宮...

REAL10-000-0.jpg野宮這角色相當地貼近絕大多數的平凡人,當然這不是在說大多數人都跟他一樣明明18歲卻長得一副35歲的凶惡臉(笑),而是他的人生難題與困境,相當接近一般人所會面臨的問題。他不是像戶川一樣的天才,也不如高橋那樣彷彿擁有一切,但他也沒有像戶川或高橋那般因為身體的殘缺,而毀滅了夢想。他比較像是所有「我們」的集合體,很年輕很衝動,有的只是一份熱切,離開球隊、離開學校之後,他陷入一片茫然,但不是絕望。他感覺到前途渺茫,不知道該往何處去闖,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公司卻倒了,因為一張惡人臉,也一直很難再找到其他的工作。

野宮在最無以為繼的時候,去探視被他載著出車禍後不良於行的夏美,夏美對他說了一句之於野宮,之於我,都非常有力的話與其哭,不如去做想做的事情吧!」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其實在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太執著於受挫、太恐懼現實、太自我質疑,以致於我們總是在先開始之前,就先學會放棄。

野宮所面對的苦惱,是現實人生中,絕大多數的我們都會/曾面臨的。「我要做什麼?」「我能做什麼?」「為什麼好像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在我們的生命裡,很少能夠去不顧一切、奮不顧身地追求某種夢想,特別在困頓的時候,生活的恐懼緊緊攫住我們,以致於我們更加用世俗的觀點批判自己,益發恐懼去造夢。

real06.jpg「我以為已經失去了一切,原來還有一件東西殘留了下來」坐在輪椅上的夏美這麼說

不要輸給這個世界的常識」野宮在搬家公司工作時期的同事,以職業歌手為目標的今井這麼說

因為這個世界的常識,總是在告訴我們,人要懂得自己的極限,夢得太大往往是無法實現的,所以這種時候會跌倒、會受挫、會失敗。因為我們都如此害怕被否定、害怕被嘲笑,覺得如果自己把夢想設定得太高,我們會顯得特別不自量力,而成為別人口中「分明沒幾分實力卻還自以為是」的笨蛋。

或許從小到大,我們一直面臨著所謂的「英才教育」,人生被劃分成特定的等份,擁有怎樣的成就才叫做成功,擁有怎樣的生活才叫做幸福。說穿了,我們其實都很像高橋,雖然我們都未必是優等生,但我們在心中給自己也給別人做了評價,「擁有什麼才算優等」的評價。所以我們一面厭膩著被別人評價,大喊著「別再給我打分數了」,卻其實一面在私心裡,為自己計量著自己有什麼能力,看起來應該有幾分。一如樣樣優等的高橋,在墜入人生最深的困境時,他給了自己「劣等」的評價,而陷入自我放逐。

「我肯定自己到時候仍然在谷底徘徊,你打算一口氣超越我,讓我落後嗎?放過我吧!我不想看到你這種強悍,你去別的地方努力吧!

263846.jpg這是高橋最真實的心聲,也說出許多人的心情。當自認為自己身在谷底時,最害怕的是看到其他人奮身向前,甚至是不斷超越自己。於是我們寧可什麼都不要看見,別人的歡笑、別人的努力、別人的成果,都是一種對自己的諷刺。最好遮住雙眼,沈溺在自己的悲傷裡面。

「喂,你給我記住!就算別人一口咬定我做不到,那又如何?」和高橋同病房的白鳥先生如是說

高橋的變化是緩慢的,從一開始無法接受自己的狀態,到感覺人生無望、自我放棄,接著開始面對物理治療體能訓練,然後似乎從某些地方開始透入了生命之光。

「在『不能步行的世界裡』,一定也有『9秒多』的人存在」和高橋一起進行治療的花咲先生拾人牙慧地說

在這樣的時刻,高橋才終於想起「久信,努力不懈地持續練習一件事情,這就是你真正的優點。」

Real.408890.jpg這所有一切與其說是Real這部漫畫的中心思想,不如說是井上雄彥想要述說的人生課題。

有巨大的夢想是錯的嗎?夢很大,就真的不可能實現嗎?

我想在井上雄彥的描述裡,很顯然地,二者的答案都是「否」。人本來就是因為有夢想才會有動力向前,只是絕大多數的我們都受社會價值左右,在成長的過程中,讓我們的夢想一點一滴地被挫折磨損,而逐漸變得很「實際」,而撿看起來比較像成功也比較不容易受挫的路走。最終僅有少數人能一直堅持往夢想的路邁進,這其中的步伐或許很緩慢,但「努力不懈地持續練習」才是逐漸拔除芒刺、劈開荊棘的寶劍。

REAL」很勵志,是一部在困境中閱讀,越能夠感受其中力道的漫畫。

一個人的自持,不是在順境之中展現,而是在逆境之中發光。

有夢想就要去追逐,「想嘲笑我的人就儘管嘲笑吧!!!」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