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伊直政

(日本战国时期武将)

编辑 锁定
井伊直政(1561年3月4日-1602年3月24日)战国中后期到江户初期之武将、大名,井伊氏第24代当主,近江彦根藩初代藩主。
德川氏家臣(战国时期为外样),世称「赤夜叉」、「赤鬼井伊」,组织起战国首屈一指的精锐部队:井伊赤备队。德川三杰德川四天王德川十六神将中最年少者,同时作为德川氏的政治家、外交家而声名远播。文治武功兼备,被史书称作幕府开国之元勋,因建立起现代彦根市的发展基础,滋贺县彦根市每年举行「井伊直政公显彰式」的祭典。
1917年11月17日赠从三位。后代为江户幕府谱代大名之首,明治维新后位列华族(伯爵)。
中文名
井伊直政
外文名
いい なおまさ 
别    名
虎松(乳名)、万千代(家康赐名)、兵部少辅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族
出生地
远江国井伊谷
出生日期
1561年3月4日
逝世日期
1602年3月24日
职    业
武将,大名
信    仰
佛教
主要成就
天下大战屡屡任先锋而得胜
外交家,政治家,幕府之开国元勋
氏    族
井伊氏
外    号
赤鬼、人斩之兵部
官    职
侍从(从四位下、赠从三位)
法    名
祥寿院殿清涼泰安大居士
领    地
高崎藩→佐和山藩

井伊直政大事年表

编辑
永禄四年(1561年):诞生于远江国井伊谷(今静冈县滨松市北区引佐町井伊谷),乳名虎松
永禄五年(1562年):父亲、井伊家第23代当主井伊直亲被今川氏真赐死,虎松为新野亲矩所救
永禄六年(1563年):第20代当主井伊直平暴死,井伊家几乎灭族
永禄七年(1564年):新野亲矩被杀,由叔祖父南溪和尚移送至龙潭寺
永禄八年(1565年):第22代当主直盛(直政从伯)之女、直亲未婚妻祐圆尼改名井伊直虎继任当主,收虎松为养子
永禄十二年(1569年):生母奥山氏嫁与松下清景,虎松改姓松下
天正三年(1575年):以三百石出仕德川家康,复归井伊家,被家康赐名万千代
天正四年(1576年):初元服,芝原合战(初阵)
天正九年(1581年):高天神城之战
天正十年(1582年):武田家灭亡,招揽武田旧臣
天正十年(1582年):天正壬午之乱(担任正使)
天正十年(1582年):义母直虎逝世,正式元服,官拜兵部少辅,继任井伊家第24代当主
天正十年(1582年)迎娶家康养女、松平康亲之女唐梅院
天正十二年(1584年):就任修理大夫
天正十二年(1584年):小牧长久手之战(井伊赤备队大将兼先锋)
天正十三年(1585年):成为德川家拥有万人部队的大将
天正十三年(1585年):第一次上田合战
天正十四年(1586年):巧妙化解大政所事件,劝解并护送家康上洛
天正十六年(1588年):面见天皇,就任从五位下侍从,获赐丰臣氏,升列为大名
天正十八年(1590年):小田原城攻略战(充当主力)
天正十八年(1590年):受封上野国箕轮城12万石,后奉命转建高崎城
天正十九年(1591年):参战平定奥州
天正十九年~庆长五年(1591-1600):参与德川方的外交政务,拉拢多位东军大名
庆长五年(1600年):参战关原合战(充任军监),转封佐和山城领18万石
庆长五年~七年(1600-1602):致力于战后和平事业,为多位西军将领求情,仲裁中达成和平协议,奠定江户幕府之和平基础
庆长七年(1602年):病逝于近江国
1917年:赠从三位官职
历任官职: 兵部少辅、修理大夫、侍从(从四位下、赠从三位)

井伊直政人物生平

编辑

井伊直政家族末路

井伊氏为远江国的名门豪族,以橘花作为家纹,家本源自藤原氏(藤原北家)。平安时代(1032年),藤原共保移居井伊谷,改苗字为「井伊」,即井伊氏第一代当主;平安末期,作为武士势力追随源义朝,不断扩张势力。镰仓时代,被称作源赖朝麾下“天下八介”之一的“井伊介”,成为有力领主。南北朝时代(1337年),井伊道政协助宗良亲王(道政之女为宗良亲王正室,尹良亲王之母)作为南朝一方举兵,被北朝方的今川氏于三方原击败,后南朝灭亡,井伊氏急转衰落。
井伊家家纹-橘花 井伊家家纹-橘花
战国时代,1505年,第20代当主井伊直平成为曳马城(后来的滨松城)城主。1513年,今川氏发动远江侵攻,大败斯波、井伊、大河内联军,夺取三岳城,井伊氏被迫臣从。但是,由于井伊氏仍拥有井伊谷城6万石,曳马城6万石,共计12万石的领地,势力可与大名相媲美,所以今川氏并不信任井伊氏。 [1] 
1544年,直平决定由幼孙直亲作为嫡孙直盛之养子成为第23代继承人。但是由于家老小野和泉守政直心中不服,便向今川氏进谗言诬陷井伊家意欲造反。从那时起,井伊家开始风雨飘摇:1544年,9岁的直亲逃往信浓,11年后才回归;直平的次子直满、三子直义被叫到骏府,以谋反罪秘密处决;为了挽回今川家的信任,嫡子直宗(21代)战死在三河国田原城下,嫡孙直盛(22代)与今川义元一同战死在1560年的桶狭间……
直亲在逃亡信浓期间与恩人之女奥山氏结婚,1555年二人回归井伊谷城。1560年,直亲继任家督。1561年,直亲长子虎松诞生,井伊家找回了短暂的喜悦。但义元死后爆发「远州错乱」,小野但马守政次进谗言诬陷直亲与松平元康(即后来的德川家康)勾结谋反,于是今川氏真朝比奈泰朝处死直亲,并追杀其幼子虎松。井伊一族都由此被牵连,幸有直盛之妻的兄长新野亲矩对其援护,才勉强支撑。 [1] 

井伊直政出仕德川

1563年,井伊直平在进攻天野氏的犬居城的途中去世。依据《井伊直平公御一代记》的记载(详见井伊家传记),是因为喝了曳马城(1570年德川家康入城后改名为滨松城)城主饭尾连龙妻子田鹤方(椿姬)的毒茶而死亡(远州惣剧)。,至此,井伊家除了直亲幼子虎松与直平之子南溪和尚以外的男性全部死去,几近灭族。为躲避氏真的追杀令,虎松作为井伊家存活之独子,从两岁起便被乳娘和少数亲人守护着,过上了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频繁地更换藏身之处。 [1] 
1564年,虎松的养父新野亲矩战死,井伊家失去了最后的靠山。1565年,直盛的女儿、直亲的义妹次郎法师回到井伊家,改名井伊直虎,以直亲正室的身份(二人本有婚约,未婚但有名分)代替其继续担任第23代家督,并认领虎松为义子。1569年,虎松被送到到三河国的凤来寺,在寺庙中由珠源和尚抚养。后来,生母改嫁今川家臣松下清景,虎松也由此改名为松下虎松,成为了松下家的养子,也因此失去了井伊氏继承人的资格。
随着三河国主德川家康发起的三河独立与远江侵攻,被今川迫害至深的井伊氏倒向德川军门。
1575年,井伊众密议决定将虎松的未来托付给德川家康,于是促成了二人的会面。2月15日,家康在滨松城猎鹰,14岁的虎松前来拜谒他,请求成为德川家臣。虎松虽然年幼,但容貌美丽,言动凛然,家康当即点头应允,从此虎松便成为了家康的近侍。据说因为妻子筑山夫人与井伊氏有血缘关系,另外桶狭间之战时年少的家康曾受到直盛的照顾,后来直亲又因自己而死,所以家康一直对远江国六百年的名门井伊家有特殊的印象。
家康允许虎松恢复旧姓"井伊",并以自己的幼名“竹千代”,赐名“万千代”,从此通称井伊万千代。同时家康还处死了谗言陷害井伊氏的小野道好等人,为井伊满门报仇,并让万千代重新成为井伊家的继承人,重获父祖所有的井伊谷城。家康还安排在平定远江错乱中的井伊氏功臣——近藤秀用、铃木重好、菅沼定治三人(井伊谷三人众)尽心辅佐万千代。

井伊直政甲斐壬午

1576年,15岁的万千代第一次上战场,跟随家康与武田胜赖作战,在初阵芝原合战中,他迅即立功,得到家康的赞赏。
1581年3月22日,家康出阵高天神城之战,是战万千代被家康任为旗本手先锋,因讨取了隐藏在家康房内的忍者们等战功,立下武名。在高天神城攻略战包围网进行时,万千代又献策切断水源,这个提议立刻被家康所采纳,同时他又派本多忠胜神原康政等出兵攻打该城,最后德川家在只有轻微伤亡下落城。万千代的献策令家康大为高兴,也使井伊万千代在德川家崭露头角,但却令本多、神原等诸将非常不快。
1582年,武田氏灭亡,东海道一带基本被平定,只有关东的北条氏政未能把握。自高天神城之战后,不仅家康,织田信长也对万千代有不错的评价,故此,信长于同年4月委派万千代为外交役使到小田原城与北条氏政谈判,并得到氏政的中立答允。
信长之野望14-井伊直政 信长之野望14-井伊直政
6月,本能寺之变爆发,听闻信长去世的消息,家康急忙逃离饭盛山,穿越伊贺之时,万千代又立下功劳,家康之为表示对他的褒美,将一件用孔雀羽毛织成的阵羽织赏赐给他,该阵羽织在新泻县三岛都与板町的历史文化博物馆中保存。
在平定甲斐时,家康与同样对甲斐一带有野心的北条氏政发生冲突,并于若神子与北条势对阵,史称天正壬午之乱。为安定北条,家康特以将其女督姬嫁与北条氏直,并由万千代作为外交役使出使小田原,在婚嫁之余,也为两家加强关系。到达小田原城之后,万千代获北条氏政接见,由于他对当前政局的精确分析,使氏政大为佩服,同时宣布同盟的声明。
这次的外交成功,更令德川家内的各人大为震惊,家康故把骏河阿倍群鹰峰共4万石赐与万千代,既是作为奖励,也是为了保护东面的安全。在骏河时,万千代着力于安定、招揽关东、骏河一带的浪人,以增强德川家。但德川家内三河本家的人也因此对他有所不快。

井伊直政重组赤备

1582年,义母直虎去世,万千代正式元服,取名为“井伊直政”,继任井伊氏第24任家督。
家康在家中会议中提出要重整武田氏的赤备队,作为德川家的特别部队,并对直政说:「万千代,饭富兵部之赤备队你认识吗?如德川家于甲州重招旧臣为新赤备队,可真令德川家之实力增添不少!」但此话立即令神原康政大为不满:「刚元服之小僧何能令武田旧臣招至我家之下,并加以约束?小平太(康政)愿当此重任,也相信能完成此事,否则会为此悔恨!」正当会议气氛越发紧张时,首席家老酒井忠次斥责康政道:「投降的人应被照顾,不应强之而行!」这才使之平定。
最后家康委任直政及本多正信招揽武田旧臣归附,当时直政经家康同意之下发 出的书信、安堵状及宛行状共超过40封,比本多正信的30封为多,证明家康对直政的外交才华之认可度非常之高。最后,直政的书信,劝服170位武田旧臣(诸将为二代赤备首领山县昌景下属,再之前则下属于一代首领饭富虎昌)加入德川,最后逐渐组成共4000人、令人闻风丧胆的「井伊赤备队」,当时直政只有21岁。
因为对饭富兵部十分敬仰,直政也自称「兵部少辅」。
1583年,直政迎娶家康的养女德川花姬,花姬本姓松平,生父为骏河三枚桥城主松平康亲。 [2] 

井伊直政长久手战

1584年2月27日,丰臣秀吉对直政展开怀柔政策,授予其修理大夫的官职。但是,直政却靠着所率领的赤备队的武勇而一鸣惊人。
3月爆发小牧长久手之战爆发,也是初创的「井伊赤备队」的初阵。
赤鬼井伊 赤鬼井伊
4月9日,池田恒兴率兵奇行幸袭德川本阵,总大将丰臣秀次、池田恒兴及森长可率领别动队准备突袭,但却遭到神原康政德川家康军反奇袭,直政带领赤备队于德川军的左翼,进为先锋攻击池田恒兴,加上森长可被康政军大败战死,故之池田军被家康大军包围,在直政的赤备队的猛攻下,池田队被歼灭,池田恒兴与长子元助被杀,次男池田辉政突围逃出,三好秀次及堀秀政也败走,加上本多忠胜的指挥下,秀吉未能救援,只有被迫撤退。得到重大胜利的家康.信雄联军乘胜追击,向正攻打大野城的泷川一益九鬼嘉隆进攻,由直政的赤备队作先锋,最后迫使两军撤退。小牧.长久手之战,令新生的井伊赤备队名重一时,也使直政的名声大为提高,虽然本人看上去还是个少年的模样,但当先一骑孤身切入敌阵的勇姿,已得到「赤鬼」、「赤夜叉」的称号,令诸大名闻风丧胆。

井伊直政北信返还

1585年,直政成为德川家拥有最多兵士一万人的侍大将,而与之齐名的本多、神原、酒井则各自拥有五千人的部队。8月,家康与同盟北条氏一起进攻北信浓和上野,命鸟居元忠为总大将带领7000人,攻打背叛德川投向上杉氏的真田氏上田城,史称第一次上田合战。但鸟居元忠在上田城之战遭伏兵奇袭而退败,家康震怒之下在9月时命直政带5000人北上前往救援,在小诸城跟鸟居元忠会师稳定军队。
但直政认为元忠败得蹊跷,并没有直接出军。他首先刺探消息,了解到真田氏与上杉联盟已在沼田城联盟,用同样的战略击败了元忠与北条氏直,德川家的盟军北条已被击败擅自退兵,因为真田氏秘密地叫来了援军上杉。直政在分析利弊下认为己方孤军与联军缠斗毫无价值,9月28日直接下令(没有通报家康)大久保忠世守备小诸城,主力军则撤回本阵。结果是:德川军没跟联军发生任何交战。
随即发生石川数正(与酒井忠次并列为首席家老)出奔事件,使德川家实力大受打击,家康于是全面停止北信攻略。事后家康并没有责怪直政擅自撤军,反而十分认同对他回师保存德川实力的判断。并加封他井伊谷城6万石予以嘉奖。
1586年,直政在生母周年忌日造访龙潭寺,被赐予「清凉泰安」的法名。这一年,家康将本城从冈崎转移到骏河,直政也随之入住骏府。 [2] 

井伊直政上洛之行

1586年,丰臣与德川停战和谈,秀吉与家康正式交换人质:家康把次男于义丸(即结城秀康)送予秀吉为养子,而秀吉则把其妹朝日姬嫁与家康,另外把母亲大政所送到冈崎城作人质。对于是否如约还是保持与北条氏的盟,家康仍然有些犹豫不决,直政为此向家康分析利害,说服张家康上洛暂时臣从于秀吉,最后家康终于上洛表示臣从,而大政所也正式到达冈崎。大政所在冈崎遇袭,为直政所救,秀吉得知后,命直政随家康于1586年上洛。秀吉对直政给予母亲的招待及帮助表示感谢,并高度评价了他的武勇与政治。这时秀吉也没忘记拉拢直政,提出赐姓丰臣,直政以「我本姓藤原,不可改姓丰臣」为由拒绝,秀吉于是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佩刀解下赠与他。
1588年4月,聚乐第行幸之时,就任侍从,并正式升列为独立大名(丰臣直属)。聚乐第行幸中,秀吉加封德川家诸位大将的官职,但只有直政被允许升殿面见天皇,并且成为独立大名(本多、神原成为大名是在德川转封关东之时),是当时德川家最高格的重臣。另外在同期加封的侍从中,他人均被赐姓丰臣(如池田辉政细川忠兴),唯有直政是藤原姓(关于批准他就任尊贵之人才可担当的侍从一职的贵重史料《公家成》仍被保存,其中记载为「井侍从藤原直政」之名)。
丰臣政权对于授予直政居于德川众臣之首的地位一事,给出的理由有:其一,直政实为德川氏一门(家康的女婿)、亲族(与家康原配筑山殿有血缘关系);其二,直政出身高贵,井伊氏(藤原北家)与德川氏(清和源氏)家格对等。事实上,秀吉此举意在分化、挑拨、削弱几位大大名的家中实力,与直政同时成为独立大名的还有龙造寺家臣锅岛直茂、上杉家臣直江兼续等,皆是诸大名家中势力最大或地位最高的家臣。

井伊直政小田原城

1590年4月,秀吉发出全国大名动员令,二十万大军直指小田原城,德川家康也从征,由于本多忠胜率领别动队转攻其他要城,故德川本阵由谁出任先锋,成了大问题,
井伊赤备 井伊赤备
正当所有认为是神原康政时,家康却问直政:「你从来很喜欢争当先锋,这次不想率先攻入小田原城吗?」直政回答说:「不想。秀吉周围之兵不多,我想直接去讨取他。」但家康立刻对他的想法予以否决,直政只好说:「如此,直政希望能担当好先锋。」
开战后,直政率兵攻破北条氏的箱根防卫线,并成功突入内阵,秀吉知悉后大喜,并立即颁发感状予直政,由于防线已被突破,小田原立即被包围,但未能立即突入,直政因此向筱曲轮发动夜袭,与守将山角定胜激战,并斩取首级四百,虽然山角死守,但由于小田原城已被直政的赤备队突破,加上北条氏照松田宪秀的寑返,最终小田原城被攻陷,战后,秀吉称赞直政的功劳,指出此乃「攻入之首功也!」。
此战中,直政所率的部队作为20万军中突入小田原城内的首军,井伊赤备从此盛名轰动天下。
1590年,小田原城攻陷后,直政受封上野国箕轮城十二万石,是德川所有家臣中最多的。德川家超过10万石的仅有直政、本多忠胜神原康政三人而已。直政的箕轮城与康政的上野国馆林城分别为德川对应真田、上杉的对策。

井伊直政战前外交

1591年,北奥州的南部家臣九户政实反叛,爆发「九户政实之乱」,秀吉迅即派蒲生氏乡浅野长政等出兵讨平。直政奉命陪同氏乡一同出兵,事后秀吉对直政的协力表示赞赏。
1598年,直政奉家康之命废止箕轮城,在南边的和田处建设高崎城(现代高崎市的前身)。但直政因为政治事务十分繁忙,很少能回到高崎城去休息。
直政平时奔走于大阪城名护屋城之间,与「反石田派」的诸将领进行外交博弈,并最终达成双赢。直政与诸将领进行交涉的文书仍有很多存世,特别是1598年12月25日开始直政与黑田孝高黑田长政父子的多次通信,被后世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其为黑田父子加入亲德川派做出了很大的推动。
秀吉死后,三成与家康的对立日益加深,当家康只带几个兵卫上京时,直政一直随行保护。
1600年,关原合战爆发前夕,在直政的外交攻略之下,京极高次竹中重门加藤贞泰稻叶贞通关一政、相良赖房、犬童赖兄等人相继应允倒戈加入东军。

井伊直政关原合战

1600年9月15日上午8时,由德川家康带领的东军和石田三成组织的西军于关原布阵完成,正式开战。
由于当日大雾,东军先锋福岛正则得到了西军各阵情形的报告,正在原地僵持。直政(身份是军监,负责监督与支援,本来不是来打仗的)与家康四子松平忠吉共同前进,经过福岛队面前,被正则的侍大将可儿才藏阻住。才藏说道:「此战的先锋是我家主公,战前谁也别想过我面前!」
关原一番枪事件
关原一番枪事件(18张)
直政回答:「这位是家康公的四子忠吉殿下。本日是他的初阵,想要去前方探知敌情,在下也只是奉公行事,前来陪同而已。」才藏给忠吉的名字镇住,不得不让开道路。一队人来到阵前,直政忽然下令向宇喜多队开枪射击,抢先于福岛队前挑起战端,使战争正式引爆,史称「关原一番枪事件」。天下之分的大战,竟是由德川家打响了第一枪,担心功劳被抢的正则又惊又怒,不得不奋力开战,连忙下令全军进击。福岛、宇喜多两军终于陷入激战。 [3] 
开战后直政的阵迹在各种史料中有两类记载:一说他先后与小西、石田、大谷、宇喜多队作战;另一说为直政在先头队伍开枪后迅速折回,来到战场一侧,与“西国第一强将”岛津义弘遥遥相对,准备在岛津军有动作时迎头赶上。最近普遍认为后一种说法更为有力,因为停留侧方符合直政的军监身份,也很好解释了为何心直口快的正则日后并未记恨直政:直政虽然先于正则挑起战端,但他同时顾及了正则的名誉,在完成使命(使主力未达的德川军取得先阵之功)后很快撤离前线。总而言之,在关原之战进入尾声时,井伊队与岛津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关于井伊军与岛津军的战斗,一般通说为:岛津队在西军主力溃败后,发起著名的“敌中突破”,直冲家康本阵示威后立刻转向逃跑,这种侮辱德川的行为激起了直政与本多忠胜的愤怒。直政在此战中,首先率兵讨取了义弘的侄儿岛津丰久,在大部队剿灭殿后的岛津兵将的过程中,他带着100骑兵奋起直追身边只余八十余死士的义弘,由于追得过急行得太快甩开了身边所有的护卫,处于一骑孤驰状态,在他即将追到义弘之时,被埋伏在湖草丛中的岛津兵士柏木源藤的铁炮击中,右肩中弹然后坠马。
此战中直政伤得不轻,亲兵赶来后向他汇报了忠吉受伤的情况,因为岛津已经成功突破战场,他决定不再追讨,下令全队返回本阵。那一日直政简单地处理伤口后参加了攻打立花的军议,在军帐中见到了倒向东军的九州大名锅岛胜茂。后来直政担任了锅岛氏与德川氏之间的和平意向交涉中介,佐贺藩的家书《叶隐》记录了当时胜茂眼中的直政:「作法や容仪や势いが见事なること言叶にも述べ难しい」。

井伊直政战后政治

直政不顾关原之战中的重伤,将所有精力投放在战后和平事业及巩固江户幕府稳定的政治事务上。
其中第一件事就是协调西军总大将毛利辉元与家康的讲和。发誓从今全面效忠家康的辉元,在直政的斡旋下,特别提到周防/长门二国的安堵之事让他感到安心,于是对直政表示了强烈的感谢,并书信说希望直政日后也能为自己指明方向。
因为曾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有过交涉,在取乐第行幸同任侍从以上官职,在升殿仪式中也一同列席的缘分,直政与长宗我部元亲的交情也十分深厚,所以对他的儿子也非常关照,在长宗我部盛亲对自己参与西军之事的谢罪仪式中担任仲裁。后来,盛亲因听取家臣谗言杀害兄长而被没收领地的时候,直政还派了部下去土佐援助他。
另外,直政担任了德川氏与岛津氏和平交涉的仲裁,据说直政在战后很快收到了义弘的委托,当世与后代均有很多人认为义弘拜托被岛津所伤的直政办事“像一个赌博”,但直政后来为岛津求情的态度是十分认真的。此间直政显示出出类拔萃的政治觉悟与外交手段,不过由于该事件处理周期过长,直政在这次交涉的中途因病离世,后由本多正信接替。
还有,直政还为真田昌幸与其次子真田信繁的生存而极力求情,这大概是因为他接受了昌幸长子真田信之的恳求,而直政认为信之为人侠义,将来必会对德川誓死效忠的缘故吧。
最后,那个时候,家康召集了自己的6位重臣,问他们关于德川氏继承人决定问题,直政推举的是自己的女婿四公子松平忠吉,但是大家都知道结果家康最终选择了三公子德川秀忠,直政则因功受赏佐和山领地18万石,转封近江国。
一般倾向于认为,两位公子能力相近,但既然选择秀忠,正处壮年且权力极大的直政就必须退出德川政治中心,于秀忠派而言威胁过大,所以转封近江。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近江是一块战略要地,既可以抑制(镇压)西国,非常时期还可以保护(监视)皇室,果然后来井伊家成为皇家近卫,以至于后代有幸娶得皇室公主,皆为家康器重直政所致。

井伊直政英年早逝

1602年,长年奉公导致的过劳(据《井家美谈》记载,直政在1600年的关原合战之前就已积劳成疾,8月8日还曾重病一场,服药后便赴关原参战;而在真实书信文件与史料《黑田家书》中,有直政给家臣的书信中「因为病情恶化」的记录。多数日本历史学者认为直政是死于过劳而不是受伤),加之关原合战中重伤未愈,战后也片刻不停地为和平交涉奔波,终于引起了破伤风(或败血症,此处有疑义)而病倒。
佐和山法度 佐和山法度
1602年农历2月1日(3月24日),直政知道自己将死,为不能再回到家乡井伊谷感到非常遗憾,只得遗言在近江修建与井伊谷相同的寺院,并吩咐下属重建在战乱中损毁的佐和山城。 [1]  但是,在直政亡故之后,当地的民众传出了“这是三成的亡灵在作祟”的谣言,并且越传越广,最后传到了家康的耳中,于是家康一声令下把以佐和山城为首的有关三成的所有东西全部毁去。1603年,直政的儿子开始着手建造彦根城,其所在地即后来的彦根藩注①),到明治时代一直非常繁荣。
直政的遗体被送往流经佐和山城下的芹川中的沙洲,在以嫡子直胜为首的众多家臣的注视中火化。「孤高的赤鬼」直到最终依然是孤身一人从战乱中飞驰而去。他的骨灰一分为二,各自葬在彦根的清凉寺与井伊谷的龙潭寺
生于战国乱世之中,戎马一生的井伊直政亦随着这个时代的终结而逝去,据说,临终的直政将位列家臣之首的木俣守胜唤到枕边交代后事,说道:「井伊家永远不可以忘却德川殿下的恩情。世世代代的继承人都必须尽心尽力,用无以复加的忠诚来侍奉德川家族」。
1603年,德川家康就任征夷大将军,此后是近三百年的太平盛世。
曾在战国乱世中挣扎求存的井伊氏,从几近灭亡的古老家族到德川麾下的外样家臣,至此正式升任为江户幕府谱代大名。井伊氏作为江户时代最显赫之政治世家的历史,随着直政的逝去而开始。 [1] 

井伊直政后世归宿

直政去世后,直胜继任家督,但年幼体弱的直胜无法服众,故请家康进行裁定。家康称次子
井伊直孝 井伊直孝
井伊直孝的性格与其父一般孤傲刚烈,能担大任,故决定:直政的家臣团由直胜统领,而直政部下的军队(由原武田军组成的井伊赤备队,也是德川配下的第一精锐部队)指挥权则交予直孝。另外井伊氏原有领地为直孝所有,直胜则转封上野国安中。
1602年,直孝成为将军继承人德川秀忠的近习。1605年,主公秀忠继任二代征夷大将军,同
年,直孝就任从五位下扫部助。1608年就任书院番头,并获封上野国刈宿5000石。1611年成为上野白井藩1万石大名,同时就任大番头,1613年就任伏见城番役,1615年,1615年,直孝被家康指认为井伊氏第25代家督,继承彦根藩18万石中的15石(兄长直胜则变为分家,领剩下的3万石),同年,直孝在大阪夏之阵中同藤堂高虎担任先锋,生擒长宗我部盛亲
1632年,秀忠临终之前,任命直孝担任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监护人(大政参与)。这也是“幕府大老”这一职位的首次出现,此后有七世井伊家当主曾任幕府大老,最著名的便是第13代藩主直弼,直弼于1858年(安政5年)4月就任大老后立即决定以纪州德川家的庆福(德川家茂)为继嗣,并且不待天皇同意就签
井伊直弼 井伊直弼
订《日美友好通商条约》等安政五国条约。由此引起尊王攘夷运动,他则利用安政大狱镇压反对派。但是,对大狱抱有反感的水户萨摩的浪人们于1860年(万延元年)3月3日,在直弼入朝理事途经樱田门外时将其暗杀。
井伊氏在明治维新前就归顺了新政府,对于大名们的城的处置,政府颁布了“废城令”,全国很多大名城阁都被摧毁了,井伊氏很幸运,家族的彦根城却成为例外保留了下来,是因为明治天皇巡幸东京时经过了彦根城,而且大隅重信、天皇的表妹也在劝天皇不要破坏彦根城,就这样彦根城逃过了毁灭的命运。1944年,井伊氏将彦根城寄托给了彦根市,因为彦根城的维护费太高了,井伊氏没法负担。1945年的8月15日,盟军已经准备好了在当日夜间轰炸彦根城,后来因当日中午日本投降而取消了。
战后的井伊氏最著名的人物就是16代当主井伊直爱(1910-1993)。水产学家、政治家。学术
井伊直岳 井伊直岳
研究领域是糠虾,1953年开始,井伊直爱连任了9期的彦根市市长,被市民们称为“殿様市长”(主公市长),1989年被授予二等瑞宝章
现当主为18代目井伊直岳,1969年出生。是16代目井伊直爱的婿养子(与妻子结婚同时又成为了妻子父母的养子),曾任职于彦根市教育委员会市史编纂室。2008年5月23日,以38岁年龄就任彦根城博物馆馆长,年龄这么轻能被提升至馆长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他是井伊氏当主,二是井伊家本身也是彦根市的文化财产。 [4]  2016年,以井伊直政后人的身份参加德川家康逝世400周年纪念座谈会。
注①:幕府下令废止佐和山藩与直胜兴建彦根城均发生在1603年(直政亡故后第二年)。直政并未担任过彦根藩藩主。之所以后世称他为“彦根藩初代藩主”,是继承人直胜与直孝为了纪念父亲而追认的结果。彦根藩真正的初代藩主为直政长子井伊直胜。另,网络上所谓的直政不喜欢佐和山城一说,来自西ヶ谷恭弘 『名城を歩く : 彦根城 : 関ケ原合戦が生んだ湖东の水城』等论文,目前尚无史料出处,请勿轻信。

井伊直政功绩一览

编辑

井伊直政战绩总结

从军25年,带兵17年,出入战役16场。无败绩

井伊直政战术战略

小牧长久手先锋战(击破池田恒兴池田辉政等)
小田原城突破战(对山角定胜,突破箱根防线)
关原岛津追击战(歼灭岛津队,义弘独自落逃)
高天神城断水计(献计切断水源以落城,成功)
第一次上田合战(识出真田氏计谋,回撤上田城侵攻军)
关原一番枪事件(抢去福岛正则的先锋、使德川军开出第一枪)

井伊直政外交谈判

武田氏灭亡(外交北条,成功)
天正壬午之乱(联姻北条,成功)
平定甲斐(劝降武田旧臣,成功,并收编入麾下)
丰德和谈(陪同家康上洛,作为唯一的陪臣与秀吉一同面见天皇)
东军外交博弈
(战前诱劝:黑田长政京极高次竹中重门加藤贞泰稻叶贞通关一政、相良赖房、犬童赖兄等)
(战时仲裁:锅岛胜茂长宗我部盛亲等)
关原战后斡旋
(调略:毛利辉元等)
(求情:岛津义弘真田昌幸真田信繁等)

井伊直政内政建设

代笔奉行(1575-1582)
井伊谷城建设(1582-1590)
群鹰峰开发(1582-1590)
箕轮城建设(1590-1598)后民众随直政移居高崎城
高崎城建设(1598-1600)直政主导下由支城和田城扩建而成的主城,现代高崎市的前身
颁布佐和山法度(1600)
彦根城筑城规划(1600-1601)现代彦根市的前身

井伊直政相关评价

编辑

井伊直政史书评价

1.「容貌美丽、内心善良,深得家康喜爱」(《甫庵太閤记》《塩尻》《徳川実纪》)
2.「誉名威光可倾覆日本无疑」(《甲阳军鉴.抜书後集》)
3.「抛开万事奋力合战、可得天下之誉而流芳后世」(《北条五代记》)
4.「国初佐命第一功臣便是此人」(《徳川実纪》)
5.「天下大战中屡屡先锋夺胜者,诚然开国元勋是也」(《宽正修诸家谱》)

井伊直政他人评价

1.小早川隆景:直政虽然地位不高,却拥有与天下政道相辅相成的器量。(《名将言行录》)
2.锅岛胜茂:天下无双,英雄勇士,必为百世之鉴的武将。(《叶隐》)
3.丰臣秀吉:攻入之首功也!(小田原城征伐)
4.德川家康:平时虽言少沉默,但心平稳重,腹中有计谋,也为实行这些决不改移。无论有何事,请先与他商量。(书信:德川家康致浅井江《庭训状》)
5.德川家康:言少,只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也从不到处炫耀。

井伊直政社会评价

曾有史家把直政与西国的藤堂高虎比较,也指出「德川家中,本多忠胜与神原康政乃武事优秀,政治智略以本多正信为优,但二者兼持者,只有井伊直政而已。」虽与本多正信同为外交役使,但直政仍为较重要的外交代表,也常得对方赞赏,德川天下的成功,直政的贡献及角色实在是不可多得的。
另外,外样出身且年少的直政也常被诸多长辈同僚所嫉妒(若辈者の直政が他の家康家臣から妬まれないようにするには、己の実绩・武功を挙げるしかないのである),但直政「言少,只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也从不到处炫耀」,并不与他们争执。德川家臣内部激烈争斗时,也不见井伊家的参与,直政处事的泰然可见一斑。

井伊直政轶事逸话

编辑
人斩之兵部
直政在出生之始即几近遭遇灭门之祸,幼少时期一直多历不幸,被通缉追杀之余三次错失父爱,为另嫁的母亲所疏远,父亲死后失去井伊家继承权,家族所有的井伊谷城也在武田氏的攻击和家臣的叛乱下摇摇欲坠…在异常黑暗险恶的环境里,直政养成了严厉且孤高的性格。因为德川家康拯救了行将灭亡的井伊氏,直政便严厉地要求自己用尽一切来报恩于德川氏。与其他大将的坐阵后方不同,直政永远冲在部队的最前列,不惜性命。这种严厉也适用于部下:他对部下的行为容不得半点闪失,过即惩、错即斩,因为部署犯错就毫不留情地将其处死的事情时而有之,因此得到了「人斩之兵部」的诨名。
也有人认为,直政之所以御下严格,是因为他接手武田旧部时过于年轻,而且身边没有任何谱代家臣,勇猛狂野的武田老将面对一个还是孩子的新上司(尤其是跟他们的老上司山县昌景相比)表现得不服管教,所以直政才会采用严法重刑治兵:一方面树立威信,另一方面强化统率。虽然因为直政作战时常年冲在最前线,经常将指挥任务交给木俣守胜,但直政死后,井伊家臣与军队立刻都陷入分裂混乱,这也说明直政御下虽然严苛,但结果是他对部下的统合力非常之强。
井伊赤备名动天下,但是部下中因受不了他的严酷军纪而出走者多不胜数,比如近藤秀用。首席家老木俣守胜也说过:「处于兵部麾下实属命悬一线」,并提出想回去德川本队的请求。因为性格高冷,沉默少言,军纪严苛、杀伐无情的缘故,他的所有部下家臣都只是畏惧他而并不真心追随他,据说当时并没有禁止家臣殉死的规矩,但直政死后并没有家臣为他殉葬。 [5] 
异样的赤鬼
万千代15岁初阵时因军营里没有酱油喝不下汤而被大久保忠世训斥娇生惯养。后来伊贺越野的逃亡过程中,大家在祠堂里找到了少量饭团,于是每人只分了一点点,他又拒绝进食,万千代气性激烈,言:“如果我吃了的话,被敌人斩首时饭粒会从切断的气管里跑出来吧”,坚持让其他人分食自己的部分。
据《武功杂记》所述,在长久手之战前夕,直政曾因为害怕做不好先锋从而连累德川家而流泪(羽柴军人数比德川-信雄联军加起来的三倍还多,除了家康几乎所有人都被吓尿),那时同为新人的高木正次安慰了他,后来二人一同完美地完成任务,德川家也取得了胜利。还有,在《翁草》的描述中,直政在江户卧病在床的时候,同事大久保忠教看探望他,还带了一只鱼作为礼物。当忠教说到「曾经我们是在马背上竞争的对手,而如今我以旧友的身份来探望你」之时,直政回了一句「也让我忆起了过去的时光」,尔后潸然泪下。
上洛那些事
1586年,德川和羽柴停战议和,交换人质,和平之中却出现危机,负责保护大政所(秀吉之母)的本多重次(鬼作左),由于不满羽柴秀吉,有一晚本多重次派人把柴薪包围大政所的住屋,准备点火烧死她(一说是大政所被害妄想症,火是意外点燃)。后直政赶到消停此事,并亲自送茶点予大政所,待遇周到以不令大政所怀疑,最终使同盟破裂的危机得以化解。直政相貌俊美,大政所与侍女们均十分喜欢他,亲自点名由他护卫回京。而后在面见天皇之时,直政也因出色的容貌大受朝廷中众女官的欢迎。
1588年,秀吉在聚乐第举行招待后阳成天皇的行幸,直政作为唯一的陪臣,正式升列为大名。直政在聚乐第行幸时与长宗我部元亲熟识,此间还出列过一次歌会,被出题「寄松祝」,于是他咏叹了一首和歌:「たちそふる千代の绿の色ふかき 松の齢を君もへぬべし」。
离开京城后,秀吉再次请直政到大阪一聚,同时会见大政所。在茶室时,直政面见已出奔(背离德川家投奔丰臣家)的石川数正。当秀吉到来时,直政向秀吉说:「背离从先祖开始一直侍奉之主君的胆小人物(数正),直政不愿与他同座。虽是殿下之下属,然而直政为与此人同肩相靠,感到羞辱!」,秀吉听到后,使当场称赞直政为「德川家的好汉」。
政治上手者
直政作为德川家的新手、年轻人、外来者,却屡屡受赏,最早成为侍大将,几乎统领一国之土,他的同事大多嫉妒和讨厌他;同时因为他自己性格孤高严厉,部下在作战中的一点失误都会问责,甚至处斩,他的家臣部下也非常害怕他。但是这样的直政,却有着高超的政治手腕,对领民非常好,箕轮城的领民真心的仰慕他。
1600年,关原战后,家康将近江佐和山城18万石的领地赐予直政,直政起初并不接受 [6]  ,提出回去高崎城,但没被批准。佐和山城是敌军首领石田三成的旧领,三成在这里实行善政,人望颇高,直政在入城后了解到此中的情况。后来施民政时,沿袭了三成的做法,同时默许领民对三成的凭吊。也正因如此,最后成功获取民心。时至现代,当地(彦根市)仍每年举行“井伊直政公显彰式”的祭典,以表纪念。

井伊直政相关人物

编辑

井伊直政家族

曾祖父:井伊直平
祖父:井伊直满
从伯父:井伊直盛
父亲:井伊直亲
母亲:奥山氏(一说亲朝女,一说朝利女)
藤原-井伊氏 藤原-井伊氏
养父:新野亲矩
继父:松下清景
从姊兼义母:井伊直虎(佑圆尼)
姐姐:高濑殿→川手良则正室
正室:花姬(唐梅院)→松平康亲女,德川家康养女
侧室:印具氏
长女:政子(清泉院)→松平忠吉正室
长子:井伊直胜(分家当主,上野安中藩藩主)
次子:井伊直孝(本家当主,近江彦根藩藩主)
次女:龟姬(德兴院)→伊达秀宗正室 [7] 
※:据「井伊年谱」、「井伊直平公御一代记」记载,德川家康正室筑山殿为井伊氏第20代当主直平的外孙女,即直政的表姑母

井伊直政职场

主公
同僚
家臣
木俣守胜,菅沼忠久,铃木重好,近藤秀用,近藤康用,西乡正友等
部将
广濑景房,川手良则,长野无乐斋,斋藤半兵卫,饭岛半右卫门,成屿勘五郎,石原主膳,宇津木泰繁,宇津木次郎右卫门 [8] 

井伊直政其他

南溪住持(叔祖父),奥山朝忠,珠源和尚(抚养者),岛津义弘真田信之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