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lard,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Lillard,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大約在我上初中那會兒,有一個讓我頗為疑惑的問題,就是一些風格奇特的小眾歌手,到底是哪些歌迷在支持。年紀小的時候就喜歡跟風,總覺得大家都喜歡的才是真的好,對於詭異的風格往往不能接受。

但觀念沒用多久就轉變過來,因為很快發現,喜歡一個小眾歌手能帶來如此強烈的優越感,這種偏好也帶入了其他領域,比如玩遊戲總要選些板凳英雄顯示自己品味有多獨特——當然,我不是那種大家都無感,我偏要尬吹的槓精,並且這也不算我個人獨有的癖好,只要跟朋友們深入交流一下,就會發現很多人大抵都有個把欣賞的小眾歌手,或者雖然知道不是T0級別的強度,但還是願意花錢購買面板的英雄。

在NBA圈子裡,利拉德應該屬於這個型別,並且很可能是當今聯盟裡最成功的小眾球星,好到了過去一旦出現「除了你的主隊球星之外,說出幾位聯盟中最沒得黑的球星」這樣的話題,利拉德幾乎成為了球迷必然要提到的名字之一,在變著法子互黑的球迷環境裡,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好吧,刪除線的內容放在4個月前說一點毛病沒有,現在說就有爭議。當你睡在地下老老實實當小眾時,人們的視線只能看到光鮮的一面,一旦你走上大舞臺,開始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你的粉絲們也有能力參與到如火如荼的球迷戰爭中時,小眾球星的神祕感保護傘也就消失了,就需要面對大牌球星們必須承受的瑕疵放大——看了最近一段時間的球迷風向,我有點為利指導下賽季的風評擔心——畢竟真的吵起來,球迷數量也不夠多呀…

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惡毒的」希望那些小眾歌手不火為妙——我估計你們中有些人也是這樣看我的,所以在「初心警告」、「變味警告」前,我自己就先說了。(手動狗頭)

有些事情是不會改變的。一個熱血勵志的賽季、一輪氣壯山河的系列賽、一記完美無瑕的超遠三分絕殺和一段與小城共同成長的堅守故事,不管現在與未來如何,這些都應該是值得紀唸的成就,達米恩-利拉德剛剛經歷了職業生涯最高光的一季,甚至你可以把這一季定性為「小眾球星」極致表演的標杆賽季。

我有充分的理由:

理由1:擁有一次可以反覆品味無數次的完美絕殺

兩次以絕殺的方式終結系列賽,這已經是個奇蹟滿滿的成就,但讓一切完成昇華的是,利拉德完成致命一擊前,客觀條件鋪墊的環境,以及那致命一擊的形式。

沒有任何一個對於現實有充分尊重的劇作家,在創作故事時,願意把所有那些令人震驚的故事性匯聚到一塊,因為那會傷害劇情的合理性,讓觀眾或者讀者感覺太過刻意而不夠真實。所以湘北與山王一戰完成絕殺的球員絕不可能是三井壽——以球員能力而論,三井當然是最適合完成致命一擊的完美人選,但在一場比賽裡投進8記三分,最後還能奉獻絕殺,就顯得不可一世的衛冕冠軍山王的關鍵球防守形同虛設,故事也就失去了真實性。

當然了,絕殺不是三井來,真正的理由顯然是——櫻木是男一,流川是男二,所以井上必須安排櫻木絕殺,流川助攻,可為什麼櫻木絕殺是一記中距離而不是緊扣主題的灌籃呢?

這裡面原因多了,只從真實性角度看,頂級防守球隊怎麼可能讓一個擅於灌籃的球員最後得到一次灌籃絕殺的機會?因為漫畫叫《SLAM DUNK》,故事以灌籃終結反而落入俗套又不夠真實,所以那必須是一次中距離,一次故事鋪墊已久的來自籃球初學者的基本功昇華——這是井上雄彥把真實性與故事性融合後,無可挑剔的結局。

OK,這跟利拉德有什麼關係?

我的意思是——即使是最偉大的籃球漫畫故事,也設計不出所有客觀條件鋪墊完成後,一次100%契合人物特質的超遠三分絕殺,因為藝術家也不相信籃球比賽真的可以這麼完美:

拓荒要在例行賽以0-4被雷霆橫掃作為第一波鋪墊;球隊影響力排名第二的球員努爾基奇受傷,拓荒前景被一直看衰,這是第二波鋪墊;金塊的神操作,喬治的絕殺,創造出雷霆撿便宜打拓荒的氛圍,這是第三波鋪墊;專家們一致看好雷霆則是第四波鋪墊;雷霆是聯盟防守第4好的球隊,喬治是18-19賽季例行賽前三好的球員,面對拓荒場均38分,這是第五波鋪墊。

在一切條件不利的情況下,利拉德以近乎狂暴的比賽狀態,掃射超遠距離三分球,用令人驚掉下巴的無解表現,把系列賽打到3-1領先,然後以「我,達米恩-利拉德,今天必須在波特蘭終結系列賽的姿態」,出場45分16秒,終於在最後一個進攻回合站到了保羅喬治面前——18-19賽季聯盟表現最好的外線防守球員,DPOY競爭者之一。

 

如果這是一部電影或者漫畫,你要如何設計這個回合?

安排手感火燙的利拉德命中三分並不算邏輯不合理,但你不覺得過於完美的劇情還是太影響故事真實性嗎?利拉德已經得了47分,在此之前命中了9記三分,臥槽,我們的主人公又不叫麥可喬丹,讓我們以一次「利拉德突破遭遇圍追堵截,分球CJ麥科勒姆——後者剛剛三分7中1,但把握了全場比賽最應該把握的機會,然後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這樣的故事不是就足夠圓滿了嗎?

但這不是利拉德理想的劇本!他甚至拒絕嘗試突破——事後利拉德說,他不想讓裁判決定最終的命運,若想達到這個目的,沒有比一次毫無身體接觸的超遠距離三分更好的方式。

也沒有比一次超遠距離三分更完美的絕殺,因為:那是利拉德這輪系列賽出手的第5記30英尺以外的三分球——前4次全部命中;那也是這輪系列賽利拉德出手位置最遠的三分——達到了36英尺;以及,最重要的,超遠距離三分就是利拉德的個人LOGO,是他的比賽標籤啊!

還有比使用絕招殺死一輪系列賽,更加完美無瑕的故事結局了嗎——井上沒有安排櫻木灌籃,鳥山明也沒有讓悟空用龜派氣功擊敗布歐,但利指導「執導」自己的故事,就敢於把劇情安排得如此誇張,50分,10記三分,面對最佳外線防守球員的36英尺系列賽絕殺——完全超乎想象的故事結局。

也許在未來某天,我要弄一個「10年前我看球時,NBA球星個人標籤圖集」,或許達米恩-利拉德那一頁中心的照片就是這次絕殺——當然,不排除利拉德未來還能弄出什麼更令人震驚的劇情,但至少到目前為止,那一刻成為了利拉德在我腦海裡永恆印刻的記憶,而那一擊之後,利拉德朝著「歷史上最好的超遠距離三分射手」的名號更進了一步——那是他與斯蒂芬柯瑞的爭霸賽。

理由2:形成了讓人記憶深刻的鮮明技術特徵

3年前,提起超遠距離三分,你會先想起斯蒂芬-柯瑞,然後在這個話題聊到尾聲時,提上一嘴——噢對了,利指導這方面也還行。

今天這個話題有了不一樣的氣氛。柯瑞不那麼熱衷這項特技的同時,利拉德卻變得越發瘋狂,隱隱有把超遠距離三分的標籤與自己繫結的趨勢——超遠射程的個人形象在利拉德身上變得越發鮮明瞭。說實話,3年前提起利拉德,大部分人喜歡講兩件事:覺得他是個窮人版柯瑞;或者覺得他跟厄文差不多型別。

今天沒人再提以上兩件事了——利拉德有了自己完整的比賽風格,既不像柯瑞也不像厄文。他現在是聯盟首席擋拆手,遠比那兩位熱衷於這種進攻方式,並在所有高產擋拆手中擁有最好的每回合效率。他是三分球和突破侵略性結合最好的持球型控衛,比柯瑞和厄文更喜歡強懟籃筐,更喜歡以爆發力衝破包夾,更樂於把掩護牆提到三分線外兩步,所以也更多在超遠距離發難擊殺對手。現在他成為了被拿去作為參考的比較對象了——比如人們有時會說,肯巴沃克從數據層面上看,有點像個窮版利拉德。但讓利拉德區別於沃克的,不僅僅是他更強一些,球隊成績更好一些,更是他鮮明的個人特徵:他的超遠,他的手錶,他的時刻。

一個技術特點和形象鮮明的球星,更容易被歷史記住——比如皮特-馬拉維奇和雷吉米勒都擁有比他們獲得的榮譽更響亮的知名度,如果利拉德可以堅持他現在所做的一切——把利拉德的名字印刻在超遠距離三分上——那麼未來的某個年輕人利用距離三分線兩步的掩護牆,突然出手命中了一記三分之後,解說員或許就會提醒你歷史上還有那麼一號人物存在:「蒼了個天,卡農這是第幾個了?」「他爹和利拉德當年經常這樣對飆。厲害極了!」

也許未來在你聊起歷史上最好的超遠距離三分手和終結系列賽的絕殺球時,他的名字值得你提起。或許還有,不迎合時代氣氛的堅守,不再流行的最後幾位城市英雄型別的球星?

好吧,好像又聊到了忠誠的話題——注意,我說的只是堅守,如果利拉德與拓荒一塊書寫了一段故事,人們聊到利拉德與波特蘭時,不是誰對誰的忠誠,而是一起並肩作戰的回憶。

理由3:延續著堅守故事

我們都知道利拉德跟一眉哥是同一屆新秀,但講起這兩個球員時,總覺得利拉德是個久經沙場,或許再過兩年就得擔心他什麼時候下滑的老將了,而濃眉好像還是個潛力無限的年輕人。

利拉德比濃眉大了3歲,但這不是唯一原因。

從進入聯盟至今,利拉德已經打了6次季後賽,除了殺入過西決,兩次送出終結系列賽的絕殺,也沒少被橫掃出局,大起大落,大悲大喜,7年生涯該經歷的,大抵見過了——現在想想,球隊4個先發休假期各奔東西發生的時候,利拉德不過三年級。

拓荒一直在不那麼光明的前景中探索著,總是以一種不上不下的狀態在西區激烈的競爭環境中扮演註定無法走到最後的參與者——拓荒奇怪的陣容搭配持續了多年,掐指一算,他們要到2020年夏天才能擁有一個差不多健康的薪資結構,到時候又能組建什麼樣的陣容,夠不夠爭冠也很難說。

波特蘭不是一座適合球星建功立業的地方。我這麼說可能讓拓荒球迷不高興了,但「撕裂之城」的詛咒不是白來的,這真不算球星們的風水寶地——阿德在這不敢自稱中鋒是有原因的——球迷們都熟悉被傷病毀滅的羅伊和奧登,事實上,這支球隊歷史上選中了4位狀元(都是中鋒或者4/5搖擺),3個遠沒能達到預期,只有比爾華頓成為了巨星,卻因為傷病早早告別巔峰。

(拓荒算得上選秀屆的天秀了,錯過杜蘭特根本不算啥,他們還錯過了麥可-喬丹!)

所以努爾基奇的重傷剛好出現在球隊達到這幾年最好的狀態時,頗有點宿命輪迴的味道。再配上NBA最有錢的億萬富豪老闆保羅艾倫的臨終託孤,拓荒真是…

把這些背景放進去,你再品一下利拉德的堅守故事。

我真的不想把利拉德的故事描述為忠誠——忠誠強調太多,已經快成為令人厭煩的話題——就像利拉德自己說的那樣,他不離開波特蘭,很大程度是因為不想離隊帶來的重建,影響隊友的前途。他也不願把球員肩負重任這種事描述得多了不起,因為他們掙了足夠多的錢——利拉德拿到了4年1.94億的大合約,堅守的回報不只在精神層面,物質獎勵也相當到位,所以他沒吃什麼虧。

我只是欣賞這樣的故事——每個巨星應該擁有各自獨特的存在方式:

不是所有人生來就是天之驕子;

不是所有球隊都能坐落在大球市;

不是所有管理層都是傑裡韋斯特;

失敗令人心如刀絞,不幸帶來失魂落魄;

但那不該是被囚於原地止步不前的藉口;

更不該是接受屈辱隨波逐流的理由;

失敗讓強者憤怒,憤怒給強者力量去展翅高飛;

不幸給勇者痛楚,痛楚給勇者夢想去衝破牢籠。

 

很可能永遠無法成為聯盟最佳的利拉德,一直沒有好運的波特蘭拓荒,這當然不是最完美的搭配,但他們相互扶持,在競爭激烈的大西北,經歷挫折與失敗,以他們手中能拿出的最好牌面,得到了能力範圍內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績——當拓荒搶七擊敗金塊,已經12場比賽沒有表情的利拉德,走在球員通道里露出欣慰的笑容,轉而顏面哭泣時,對於那些見不到奧布萊恩杯就覺得賽季一文不值的球迷們來說,就像看到非洲孩子在沙土地裡光著腳丫打籃球一樣不可思議,但對於終於取得突破的利拉德和拓荒來說,那樣的夜晚意味著什麼?

NBA不只有總冠軍和MVP,還有勇敢前行的他們。

即使拓荒剛剛打到了西決,今夏也極少有人看好他們下賽季成為總冠軍競爭者——當然拓荒球迷可以不服氣,但丟下包袱,沒有壓力的看球未嘗不是好事,我們欣賞小眾球星的一個樂趣也在這——你不會那麼計較輸贏,在意他們最後走到什麼位置,可以更純粹的欣賞他們的獨特技能和高光表現。

利拉德會被歷史記住的——如果最終不能以勝利者的姿態,也會以專屬於小眾球星的獨特方式,超遠三分,殺人看錶,致命一擊,堅守故事,以及籃球打得最好的RAPPER——那就是他的存在方式,和之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意義。

利拉德,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由  靜易墨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9579765.html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