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沃爾沃:緩進急戰-財經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吉利+沃爾沃:緩進急戰

北京新浪網 (2020-02-10 23: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吉利+沃爾沃:緩進急戰 來源:新浪汽車

有些場景下,「下大棋」的說法,可能意味著處心積慮,也有可能完全相反:腳踩西瓜皮卻碰上了理想結果。

不過,2月10日吉利一紙公告,宣布「可能」與沃爾沃合併,更像是一環扣一環、嚴密推進的結果,西方人通常謂之「切香腸」。其實,不只有結果是令人驚訝的。

公告稱,吉利正在與沃爾沃汽車探討重組的「可能性」。雙方將謀求組成「更強大的新集團」,並在香港重新上市,還將考慮在斯德哥爾摩上市。

長期布局,一朝謀收

吉利目前是香港上市公司。和紐交所一樣,港交所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時間節點有嚴格規定。時機不對,很容易被認定為「未能及時披露運營變化」,甚至「內幕交易」。

吉利和沃爾沃合併一事,屬於重大戰略事項。如果事機不密,引發股價異動。即便是上漲,對吉利來說也絕非福音。因此一種說法認為,吉利突然披露此事,因為相信,擬議中的合併一案,走漏了風聲。

不過,這種說法有瑕疵,那就是這件事早就不是秘密。

2018年春天,吉利和沃爾沃高層在香港開會,討論兩家如何在瑞港兩地上市的問題。當時聯合上市方案沒佔據議題中心,自然也未得到董事會成員太多的討論。設想的方案,是沃爾沃在斯德哥爾摩和香港分別獨立上市,吉利赴瑞典上市,則很模糊。

雙方對這件事是認真的。花旗、高盛和大摩分別受邀對沃爾沃進行IPO「輔導」。通常,如果私下裡估值得到各方認可,接下來應該是全球路演。「輔導」本身收費情況不明,很可能只付點諮詢費,但全球路演至少要花數百萬美元。華爾街投行們對此似乎有某種價格同盟。

不過,沃爾沃沒有走到這一步,傳說中的2018年秋天上市沒了下文。投行對其估值在160-300億美元之間,沒有得到積極響應。雖然沃爾沃的業務已經全面復活,研發生產銷售都建立了健康體系,實現正向循環,但后兩者都太過倚重中國市場。作為跨國豪華車品牌,成色是不足的。換言之,估值有分歧。

即便小受挫折,吉利與沃爾沃更緊密聯合,直至放在同一家集團下面的戰略整合,從2010年3月28日收購協議簽約開始,就沒有變化過。

戰略設計,還是安撫手段

收購后,李書福曾說過,「吉利是吉利,沃爾沃是沃爾沃」。這句話被外界解讀為,面對沃爾沃喪失品牌辨識度和銳度的擔憂,李書福不過在進行空洞的安撫。但李是在說真心話。作為老闆,他比任何人都在乎沃爾沃的品牌價值。任何大的汽車集團,都非常注重對旗下高中低端品牌,挖出「塹壕」一樣的區隔。

但說到底,是在同一家集團下的兩大業務而已。集團在頂層財務和投資設計上,一定謀求權力集中統一,如臂使指。下屬品牌在研發和知識產權上,一定是有互通有無,避免重複投資。

這裏面的確有安撫成分。因為收購談判之初,沃爾沃工會組織用來撩撥反對情緒的話術,就是「中國打算偷走我們的技術」。而面對福特更早些的收購行動,沃爾沃工會就沒發出類似聲音。這不但是偏見,而且是雙標。因為兩者都是全資、全產權收購。而且,吉利梳理了沃爾沃的幾千項知識產權,承諾了這些技術資產只在沃爾沃內部使用。並且承諾了「不裁員」。吉利贏得工會對收購的支持,是對收購做出的重要鋪墊。

不過,後來的情況有點出乎意料。吉利投入巨資,幫助沃爾沃研發出VEA系列發動機。能夠滿足苛刻的Euro 6C,甚至Euro6d的排放水平。新知識產權為雙方共享,這誰都沒有意見。

沃爾沃和吉利的協同效應,不是說說而已。

如何真正整合沃爾沃

不止是發動機業務的合併,此前吉利收購歐洲基金公司持有的沃爾沃集團8.2%股份(不是沃爾沃轎車公司),成為第一大股東;並與後者組建吉利-沃爾沃和領克汽車兩個合資公司。

兩者的技術和管理人才早就互相流通,2013年,吉利汽車在哥德堡成立歐洲研發中心,開發下一代中型車模塊化的架構和關鍵部件。

吉利和沃爾沃,朝著徹底整合業務的方向,走了10年,吉利很有耐心。這些舉措,不妨礙沃爾沃和吉利各自的品牌獨立性,無疑需要微妙的平衡術。

不管上市方案如何,吉利始終是主導方,這毋庸置疑。2019年沃爾沃在中國售出16萬輛車,但付出了大的價格代價,XC60、S60、CX90,這三款車優惠度已經達到有時高達10萬元,犧牲品牌度換取市場生存空間。這與沃爾沃在中國獲得的認同度有關。BBA的一線地位無法撼動,雷克薩斯通過錯位競爭和鮮明的品牌調性、進口車的光環行走江湖。沃爾沃則一如既往,強調安全、健康等。但這最多算產品質量屬性,不算調性。

二線品牌晉陞路異常艱險,玩不好還可能掉隊,譬如捷豹路虎。吉利的2019年也不大如意。雖然保住「銷量最高的中國品牌「頭銜,但下跌9%,比市場整體跌幅略大。而且,全年利潤跌幅很可能超過2019年上半年。

眼下疫情影響更加深入,波及廣泛,覆巢之下無完卵。吉利此時釋放利好消息,有提振信心之意,這是對吉利動機的另一個猜想。不過,一則此事尚存變數(其實意外可能性不大),二則這類財務消息,對市值提升具有「一過性」,長期看不足倚仗。

在吉利看來,在香港重組上市,比在斯德哥爾摩更容易。一方面因為吉利本身在港上市;另一方面,香港雖然上市成本略高,但審核的不確定性低,相對容易過審。

當然,如果能實現瑞港兩地上市,於吉利而言迴旋餘地更大,有利於自身形象運營,吸引全球投資者。在產品實現國際化之前,率先在財務上戴上跨國車企頭銜,也是美事。沃爾沃與吉利,急於合體上市,既是對斯德哥爾摩計劃受挫的權宜之計,又符合長期戰略構想。

吉利收購寶騰和蓮花,雖然意外,但不令人吃驚。而拿到戴姆勒股權,而且促成兩者合作(戴姆勒前任CEO蔡澈反對,而現任CEO康松林支持),就足以證明吉利善用財務投資手段,實現戰略目的。

能賺錢是本事,會花錢更是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