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2020-04-23 12:13:39 1810 views
摘要

///建築///多年以後,從日月潭水面蟄伏而來的穿堂風,在涵碧樓開闊的門廊間流動。潮濕的風聲里,彷彿還吞吐著百年之前的老舊時光。回溯涵碧半島,山形如碧。建在這裡的涵碧樓,因此得了個曼妙的名字。1916年,台灣還處在日本殖民時期,木材商人伊藤在日月潭邊建了一座“湖景房”。

///建築///

多年以後,從日月潭水面蟄伏而來的穿堂風,在涵碧樓開闊的門廊間流動。

潮濕的風聲里,彷彿還吞吐著百年之前的老舊時光。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回溯

涵碧半島,山形如碧。建在這裡的涵碧樓,因此得了個曼妙的名字。

1916年,台灣還處在日本殖民時期,木材商人伊藤在日月潭邊建了一座「湖景房」。那時候日月潭還不是什麼旅遊勝地,聚居著淳樸的原住少數民族邵族人。伊藤的房子和當地原住民住宅相仿,小巧精緻、靜謐悠閑,掩映在繁茂的樹林中,這就是涵碧樓最初的樣子。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三年後,由於日本人大力興建日月潭的水力發電,涵碧樓處在淹沒區,只能拆遷。由台中州出資改建成兩層的檜木建築,作為一個官方招待所投入使用。

而路過的詩人留下了「千古碧潭涵碧樓」的句子,在湖光山色間為這幢樓附上詩意。

或許是沾染了日月潭的靈氣,擴建後的涵碧樓頗受各界顯貴恩寵,就連日本皇太子裕仁來視察的時候,也指定要住進涵碧樓。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日本殖民時代,涵碧樓已經被蒙上一些政治色彩。所以到了1949年,國民政府轉移台灣後,它順理成章地成為了蔣介石夫婦的行館。

眾人皆知的是,涵碧樓接待過非常多的元首及政要人物,一定程度的隔離和管制,也讓這裡藏下了許多秘密。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但在當地人眼中,這幢樓不過是蔣介石偏愛的度假居所。他經常帶著宋美齡在鄰近的山道散步,或是乘著小船去德化社欣賞邵族獨有的舂石音和歌舞。

在蔣介石的撮合之下,邵族人開始被「漢化」:通婚、地改、國語教育……和他做了這許多年「鄰居」,也徹底改變了當地人的生活模式。

那時的涵碧樓,見證了蔣介石夫婦由衷熱愛的一段時光。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後期,這片土地一直被國民黨勵志社特權租用,持續到1988年才終於被私人化。結果僅僅十年後,涵碧樓再次易主。

與以往不同的是,「涵碧樓」不再只是台灣人心中的特殊字元,也闖入世界的眼睛裡。

新生

鄉林集團的董事長賴正鎰接到涵碧樓在找買主的消息後,幾乎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

這三個字,曾經象徵著遙不可及的距離,以至於賣方開價2.7億元,分文不讓。一年多的周旋里,談判了無數個來回,這筆交易最終還是在1998年以報價落錘了。

經歷過九二一地震重創,涵碧樓損毀嚴重,賴正鎰卻一點都不憂心,因為他早就物色上了國際設計大師Kerry Hill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Kerry Hill早幾年已經憑藉安縵酒店名聲大噪——極簡設計,擅長從光影變化中呈現建築美感,是這位大師最迷人的標籤。

在Kerry Hill的圖紙下,涵碧樓原本的宮殿式六層建築,僅留下樑、柱、樓板,其餘部分全部拆除改建。歷時整整五年多,造價高達新台幣18.6億元,以「極簡」、「禪風「為設計核心的涵碧樓終於涅槃重生了。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每一棟建築都是專門為其環境和地理位置而設計的。」 這是Kerry Hill一貫堅持的理念。所以在圖紙上貌不驚人的涵碧樓,最終令世人讚歎的,就是它竣工之後即刻便融入了日月潭的山水間,自成一景

Kerry Hill的風格,向來強調感官和直覺,他認為空間體驗應該喚起我們的感官反應——視覺、觸覺和聽覺。於是他依靠著對自然環境和本地文化的理解,將這種體驗感做到了極致。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毛筆潑墨下的國畫,最基礎的框架只有水平和垂直兩種線條。

水平代表湖面的意象,垂直代表群山的意象。Kerry Hill取了潑墨山水畫的情調,來詮釋涵碧樓簡約的個性。在他要呈現的畫面里,兩種線條交錯融合,輝映著日月潭山水交融的意趣。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作為氛圍鋪墊的核心,木、石、玻璃、鐵,四種材料編織銜接,滲透著樸素的禪意。

而在格局上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將自然風景引入建築。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沿著兩側鋪滿九重葛的高牆走下斜坡,一側是無邊泳池,另一側連著茶房的無邊水池隱去邊界的水域,在視覺上營造了湖水相連的氣質。水面如同一塊清透的玻璃,將日月潭的晨昏晴雨收入水面的方寸之間。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中庭的水榭花園,創造了一個微縮的生態空間,和建築外的景色行程呼應,也在線條中增添了飽滿度,讓視覺不會無聊

所有別具心思的設計,都要配合光影造化,才能讓建築在一天之中舒展不同的姿態。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這一次,Kerry Hill在設計構想中,就已經融入了燈光設計大師Nathan Thompson的創作,而不是在建築完成後才轉頭做燈光計劃。

他們通過玻璃和木板間隙的透光設計,借力自然光源的強弱變化,配合不同的時間段和場景,營造出七套不同的光影效果。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白天清雅的光線,夜晚會更加豐滿,彷彿應著那句詩:「剛被太陽收拾去,卻叫明月送將來」——所有的光線都來自間接反射的光源,製造明暗反差又不會讓人覺得刺眼,投影到水面、樹林、門廊等各個細節角落,靈動又凸顯神秘。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依據地形和功能,酒店主體被劃分為A、B、C三館。A館為客房大樓, B館包含SPA、健身房、會員俱樂部等休閑區域,C館則包含更為私密的別墅區、會議室、圖書館、停車場等空間。

酒店若只承載居住的功能,就失去了旅居的念想。

於是原本的400間客房,被縮減為96間每一間都面向潭水,擁有私人陽台和超大的面寬。坐卧於室內就可以將湖光山色盡數納入眼中。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地板上的光影隨著時間推移在變幻樣貌。清晨,房間里的牆面、傢具、床鋪,浸潤在橙紅色的霞光里。

到了暮色四合的時刻,湖面把夕陽的顏色打碎,在一片空曠中靜默地搖曳。如果落了點小雨,湖面隆起薄霧,山水的身影淡去,彷彿又置身水墨畫的靈氣中。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除了在房內觀景,還可以漫步到池畔茶館,在縈繞的蓮花香氣中啜飲熱茶;可以將全身埋進在無邊的溫水泳池中,彷彿伸手就能撥開日月潭的湖水;甚至可以面對開闊的湖面體驗雙人Spa,身心同時得到舒展。

涵碧樓向旅居者提供的,不只是高雅精緻的環境,還有舒逸自在的生活體驗。十四條健行步道深埋于山林間,蜿蜒緩行,打造出環繞整個酒店的自然空間。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身處涵碧樓,如同身處一個安定的領域,卻絕不會將你隔絕在風景之外。

2018年,Kerry Hill 辭世。這座生前被他稱作「ongoing style(前進式)」的建築,卻以他留下的思想為血液,絲毫沒有褪去生命力,即便再經歷十年、二十年,也不會顯得老舊。

一水方涵碧:風雲酒店的前世今生

而在超過一百年的記憶回溯中,各種文化的澆築,也讓涵碧樓長出深沉的靈魂。在幾經易主和重建後,容顏多番變幻,身體卻依舊靜默矗立,彷彿根脈已經生長於地底。

回望日月潭水,輕風滑過,水面微皺,依舊是初時的模樣。

註:本文所使用的圖片及音樂屬於相關權利人所有,因客觀原因,部分素材未能及時聯繫到相關權利人,如存在使用不當的情況,請相關權利人隨時聯繫我們協商授權事宜。

avatar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