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社会有哪些现实比你想象的可怕或者复杂得多?

关注者
123
被浏览
11,021

106 个回答

男女关系!

男女关系是最最复杂又最最简单的现实。很可怕!能影响一切。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學術界、企業、政府可以聯合起來詐騙,爲了錢犧牲人民的健康。

膽固醇騙很大 youtu.be/--AJyrT9OPk

膽固醇騙很大(影片逐字稿)
這是美國的膽固醇藥品廣告,設法吿訴我們,即使我們自認爲身體健康,險惡的疾患還是可能吞噬我們,1960年代以來,膽固醇一直引發激烈的科學爭辯,並且締造巨額產業利益,究竟是哪些論據,哪些力量,讓我們相信膽固醇是寄生在血管中的壞東西,明明膽固醇對生命不可或缺,卻視它為罪大惡極,這個信念從何而來?今天要爲觀眾報導的故事,可說是一個劇情非常複雜的偵探故事,殺人兇手是心血管疾病,有些人稱為心臟衰竭,你和我皆是被害人或潛在被害人,在明尼蘇達大學工作的科學家,事實擺在眼前,美國人的死因是心血管疾病,心臟血管失調和退化的現象,每十名男性中,有五個人會得到這種病,1950年代忽然大幅增加心肌梗塞,心臟病的案例,許多正值壯年的男性心臟病突發,造成全國一片恐慌,而且那些人的父親並不曾有心臟病,那是一種新的現象,1955年代艾森豪總統,也因心臟病發作,十天無法到白宮上班,試想當時全美國上下有多驚慌,美國至今全世界密切關注,丹佛市茲賽門斯軍醫院的情況,艾森豪總統心臟病發的消息傳出後,約翰·艾森豪少校和詹姆斯·海格迪,在數小時內趕赴醫院,波士頓醫生保羅·懷特和海格迪一同前往,他將心臟內壁的組織傷害,描述為中度心臟病突發,那時有點危機感,大家急著找出心臟病發的原因,然後出現好幾種說法,有人說可能是維生素缺乏,可能是汽車廢氣,總之有各種理論,其中一個是由安瑟爾·基斯提出,他是明尼蘇達大學的研究員,專業是病理學,他認為心臟病的導因是飽和脂肪,飽和脂肪會使人體膽固醇總量增加,那是當時他們唯一能測量出的物質,它會堵塞血管,造成心臟病發作,這就是所謂「飲食心臟假設」。
這是相關統計資料,這些數字顯示,這個問題在美國,比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嚴重,我們的生活方式或飲食可能都有關係,不過糟糕的事我們不夠了解這個問題,它會無預警緊的爆發,艾森豪總統心臟病發作以後,基斯一砲而紅,因為這位醫生搭專機去治療總統,立刻幫艾森豪總統規劃低脂膳食,並宣稱飲食是總統心臟病發的原因,他沒提總統是老菸槍這件事,完全沒提過,基斯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有種病會導致脂肪在皮膚底下堆積,也就是黃色瘤,這是可以實際看到的,有人眼臉上會長出這種瘤,這種瘤裡面會有膽固醇,所以他們認為,這膽固醇會進入血管然後造成阻塞,這是膽固醇造成的,所以膽固醇可說是頭號惡魔,基斯提出這個假設後,大家開始測試,科學家開始測試,然後學術圈馬上開始討論,認為這假設應該是真的,只是需要進一步的證實,他們喜歡說這句話,我們試著把證據整理的更漂亮,安瑟爾·基斯在1958年,展看一項規模空前的實地研究,範圍包括七個國家,希臘、南夫拉斯、義大利、荷蘭、芬蘭、美國與日本,觀察重點是居民的飲食,特別是脂類以及膽固醇值,與心血管疾病發生率的關聯性,這是在賽爾維亞中部的村莊,進行登階測驗,居民從沒騎過腳踏車,所以我們採用登階來代替腳踏車測力氣,這是我們收集到一個膳食配方,這是瑪格麗特·基斯設立了膽固醇實驗室,我們在七國十四個地區,對大約一萬兩千名男性進行檢驗,有人從芬蘭打電話給他,說那裡心肌梗塞發生率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多,然後一些日本訪客會說來看我們吧!各式各樣的情況都有,接下來要決定,研究哪些變動情況和變數,這要看哪變可以找到合作對象,哪變有機會融入當地社群,這項七國研究的結果顯示,在不同文化圈之間,心臟病突發的比率有很大的差異,可以高達5到10倍,我們在五年後就發現這些結果,第一次檢驗時我們發現一些差異,五年後做後續追蹤時,我們更確定這些結果,十年後更加確定,你們今天的主題是膽固醇,某些膽固醇的分布狀況,顯示非常可觀的差異,抱歉我手邊沒有投影片,日本的膽固醇分布情形是這樣,芬蘭則是這樣,這裡稍微有些重疊,日本的最高膽固醇發生率,跟芬蘭的最低發生率稍微碰在一起,曲線說明了好多事,安瑟爾·基斯做的是一種不實科學,
他製造事實確證他的假設,於是他公布一條曲線,這裡有個圖表,這邊是死亡人數,這邊是居民油脂食用量,這裡是日本、義大利、英國、澳洲、加拿大、美國看到這個圖表,我們確實會想油脂吃多,越可能有心肌梗塞,顯而易見,已被證實只不過他做了這件不好的事,他刻意挑選一些,能為他的觀點提供佐證的數據,我們不妨看看其他國家的情況,比方說法國,法國的心肌梗塞發生率是一級,這是芬蘭,心肌梗塞發生率是七級,但這兩個國家的油脂食用量,確位於同一水平,你會發現有些數據與假設不太符合,明明油脂食用量相同,心肌梗塞發生率卻有ㄧ到七級之差?這無法證實油脂食用與心肌梗塞有直接關聯,油脂消耗與梗塞發生率之間不見得有直接關係,果然後來他受到嚴厲的直疑,兩名統計學家對他說,針對不同劑量膽固醇進行研究,並發表七個國家的研究報告,這次他找出一種相關性,在居民平均膽固醇含量與心肌梗塞發生率之間,找到統計學上的關聯,他依照這些數據重新畫出一條線,似乎符合他的理論,問題是他仍然沒有針對22個本國家做研究,只挑選符合他的理論的國家,例如法國,法國令人覺得困擾,因為法國人的平均膽固醇值,超過全球平均值,但心肌梗塞發生率卻是世界最低,所以他不採用法國數據,這樣仍是一直在操縱數據,他們並不是設法驗證假設,而是藉由一些操縱事實,證明假設的正確性,這真的很糟糕,歐洲,西方國家就這樣,開始全力對抗膽固醇,影響層面非常大,但所有的依據並非堅不可摧,只看自己想看到的東西,這是正常人的本能,所以不會去看相反論據,但科學家必須對抗這種天生本能,以嚴謹方式測試和質疑自己的想法,這是科學家所受的訓練,但在這領域卻重複發生,違背此原則的事情,基斯是其中最不可思議的案例,他彷彿是在說,我是對的,我等著看誰能證明我錯了,22年前我國首度展開大型計畫,研究心臟病的普及率,以及這種疾病的進展方式和導因,超過五千人定期接受檢驗,研究成果深受矚目,現在研究再度啟動,針對第二個世代的民眾進行檢測,美國人做了一件很聰明的事,他們挑了一個叫佛雷明翰的小鎮,對全體居民進行追蹤,住在那裡的人,不太好動,他們連續30年追蹤居民,分析他們吃的所有食物以及他們的所有活動,設法找出飲食與心血管疾病的關聯,然後建立一些假設,佛雷明翰研究完全證實,抽菸是導因,高血壓是導因,缺乏運動是導因,不過研究人員卻對一件事很失望,他們發現膽固醇和心血管疾病風險之間,並沒有關聯,在連續14年的膽固醇測量期間,血清膽固醇值每年每百毫升降低一毫克,整體死亡率和心血疾病死亡率,都增加了11%,換句話說30年來膽固醇降低的民眾,比膽固醇值維持正常或上升的民眾更容易死於心臟病突發,面對另人失望的數據,佛雷明翰的調查人員該如何解套?他們運氣很好因為就在那時候,醫學生物學界出現一種新技術,可將負責載運膽固醇的脂蛋白進行分離,他們辨識出不同密度的脂蛋白,HDL(高密度脂蛋白)和LDL(低密度脂蛋白),他們真的很走運,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稱為「好膽固醇」的HDL跟心血管疾病風險降低有關,這個關聯不是很顯著不過確實存在,至於另一類膽固醇LDL,這是一種脂蛋白,不只是膽固醇稱為「壞膽固醇」我們認為壞膽固醇是,不良系統中的一環,它會沈積在血管,心臟,腦部這些膽固醇沉積物,我們認為好膽固醇會設法清除壞的膽固醇,把壞的部份去掉,我們覺得人體的健康品質,取決於好壞這兩者之間的對抗結果,膽固醇是人體中非常珍貴的成分,我們身上的膽固醇大部份是由肝臟所製造,研究顯示肝臟製造70%到80%的膽固醇,其他則來自飲食,我們先來看肝臟,肝臟製造了第一類膽固醇叫做LDL,LDL是什麼?就是低密度脂蛋白,它是油脂類與蛋白質組合而成,我把這個稱為小潛艇,我來畫個小潛艇,它的外部和內部都有膽固醇分子,內部有維生素,它是由脂類與蛋白質組合而成,然後是維生素A,D,E,K以及膽固醇,這艘小潛艇堡會開進內臟描固在細胞上,細胞會產生一個感受器,它會說把三酸甘油脂膽固醇和脂溶性維生素送來給我,有時細胞會有太多膽固醇,這時它會說,請除去多餘的膽固醇,和那些受損的東西,這時後就會出現另一種脂蛋白,我們把它稱為HDL(高密度脂蛋白),這種「潛艇」會來固著在細胞上,然後把細胞不需要的物質,這裡是肝臟把受損的多餘東西都送往肝臟,所以我們稱(HDL)為清道夫,因為它會帶走細胞不需要的東西,基於這個原因,一般認為HDL扮演清潔者的角色,LDL則是污染者,因為它會把髒東西帶進來,為了說明把膽固醇分成好壞的說法有多麽可笑荒謬,我們可以假想這裡是醫院,這裡是發生事故的地方,開往事故地點的救護車,是壞救護車,而開回醫院的救護車,是好救護車,膽固醇這玩意,立刻跟利益扯上關係,特別是產業利益,首先從農產品加工業開始,按照基斯的建議,篩選和提倡油脂含量較低的產品,所以農產品加工業與膽固醇反對者,出現了一種共同利益結構,兩者都將膽固醇視為頭號公敵,這本小書叫<你的心臟有九條命>作者是斯塔姆勒醫師,送給全美各地,成千上萬的醫生,這裡寫了,這個特別版是由口袋書出版設,與玉米產品公司聯合出版,可以說是玉米油的廣告,背面這裡有馬佐拉人造奶油和玉米油的廣告,是這書的一部分,其他部分則是探討科學和心臟病,心臟病是我國頭號殺手,根據估計六千萬美國人有高血清膽固醇,飽和脂肪太多,可能有害你的心臟,1948年寶僑公司也就是製造Crisco植物油那家公司,他們將美國心臟協會指定為一場廣播競賽的受益單位,競賽名稱「走路的人」一夜之間,在美國心臟協會的官方歷史上,他們就收到數百萬美元,那件事令人津津樂道,他們就這樣逐漸發展成今天這個全國協會,他們都處成立辦事處,在全國各地開設分會,然後就⋯財源滾滾而來,這是他們公司官方歷史的佳話,接下來美國心臟協會開始說,建議應該把飽和脂肪換成多重不飽和脂肪也就是植物油,對Crisco之類的產品而言,這是非常有力的背書,有數種假設反對主流膽固醇理論,齊爾梅•麥考利發現幼童死於心肌梗塞案例,這些兒童有罕見的基因缺陷,體內維生素B無法固著,因而產生過量的同半胱胺酸,麥考利假設這種物質過剩時血管就會出現斑塊,我開始使用動物做實驗,首先我們把同半胱氨酸注射到兔子體內,然後檢查血管,兩三個星期以後我們在血管中發現斑塊,看到血管中的斑塊時,我們實在太興奮了,從建立理論在動物身上做實驗然後親自看到結果,那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我在1969年發表第一篇探討兒童和同半胱氨酸的文章,結果收到超過四百個刊登請求我感到很驚訝,我對我曾說的言論很謹慎,我要闡明的是同半胱氨酸造成的後果比較嚴重,而膽固醇引發的變化較次要,膽固醇派的人當然不會認同這種見解,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措手不及,首先是我被丟進一間地下室,那裡有一堆蜘蛛和蟑螂,那棟房子是1811年蓋的,我的實驗室沒有窗戶又設備不足,我的同事發覺大事不妙紛紛求去,只剩一位技師和我自己,他們說,你得重新申請研究經費,不然我們無法付你薪水你得走人,我記得有一次接到電話是麻州總醫院公關主任打來的,他要我閉嘴,他不希望麥考利這名字,在未來任何時候跟哈佛或麻州總醫院扯上關係,當時我就告訴我內人,如果這個理論是錯的,如果是胡說八道,如果這個理論毫無根據,就不可能有人在意,之所以有人這麼在意,唯一的理由是它威脅到某些人,或有我無法理解的重要因素造成了問題,讓我暗地被人霸凌,今晚節目第三部分,《心臟病與其成因》系列報導,日本人心臟病發作比例非常低,他們的飲食中動物脂肪和膽固醇含量很少,美國人心臟病發作比例高,他們攝取大量膽固醇,這種對比起初讓很多醫生認為,美國人應該改變飲食習慣,資深心臟研究專家喬治·曼博士表示,飲食和心臟病沒有關係,曼博士指出他在坦桑尼雅馬賽族部落所做的研究,發現主要的原因是馬賽族人運動量很大,之所以缺乏運動的方面研究,是因為所有的金錢,時間和人力都耗費在問題重重的飲食心臟假設上,喬治·曼到肯亞研究馬賽族戰士階級的體質,他們的主要食物來自他們養的牛,包括牛奶,血和肉是含有大量飽和脂肪的飲食,但他們好像不會得心臟病,膽固醇很高但似乎不會得心臟病,他的經驗令他非常心酸,他跟我說過一件事,我從他研究人員那邊也聽過同樣的故事,當時他在國家衛生研究院擔任研究人員,擁有相當的地位,有天秘書把他叫到大廳,告訴他曼博士如果你繼續反對基斯博士,你會丟掉你的研究經費,不久這件事請突然發生了,各位聽眾目前車隊正朝山口前進,黃衫選手在哪?我看不到被濃霧遮住了,太離譜,阿!看到了,發生什麼事了?比起昨天,他今天好像後繼無力,他撐不下去了,居然停下來了,要放棄了嗎?一位民眾向前鼓勵他,拿東西給他吃他又不餓,阿!是糖,這倒是不錯,研究人員發現,將糖介紹給的原住民社群以後,卻引發了原本不存在的心臟疾患,克利斯汀·柯恩斯發現來自製糖業內部的機密文件,證明這個產業從1960年代開始,就資助一些研究,目的是將世人的焦點,從糖轉移至膽固醇,讓膽固醇成為心臟病罪魁禍首,約翰·雅德金是一名英國生理學家,他非常關切糖分攝取與心臟病的關聯,他成為受到大眾和媒體關注的發生著,宣導糖份引起心臟病的潛在危險,1964年起,製糖業非常膽心,糖引發心臟病的證據日益確鑿,糖研究基金會副主任約翰·希克森表示有些報導從實驗室流出,例如雅德金將糖與心臟病連結起來的報告,他們必須研擬行動計畫才行,1965年一系列發表於內科醫學文鑑的文章,被紐約先鋒論壇報轉載,當時這份刊物是紐約時報的主要競爭對手,他的文章拿到週日版一整個版面,該篇文章探討,到底是脂肪還是糖引發心臟病,文章繼續指出,在那之前糖與心臟病的關聯,只是理論上的可能性但如今新的證據越來越明確,文章刊出後不到幾天,製糖業組管人員就決定,出資進行「2-2-6計畫」這是一項委託的學術論文計畫,業界的意圖是請哈佛研究人員蒐集證據,證明糖與心臟病有互相關聯然後發表評論,批判所有相關證據,這樣一來,決策者再審查糖與心臟病之間的關聯時,就不會太看重那些證據,這是跟那篇文稿有關的通信,製糖業希克森寫信給海格斯泰德教授,說他馬上就要看到稿子,他不知道為什麼稿件延遲,於是他說希望能讓我儘早拿到第一版文稿,這樣才行履行他的義務,這是希克森寫給海格斯教授的一封信,謝謝您提供文稿,這個內容確實符合我們的期待,我們盼望文章看出,他們關心的是糖會不會導致心臟病?他們審閱了非常多對糖不利的報告,針對每份報告抽絲剝繭,設法找到漏洞,刊登的文章沒提到糖研究基金會出資,只提到一群哈佛的研究人員,還有地位崇高的新英格蘭醫學報,製糖業想要影響輿論,沒有比這更理想的宣傳廣告,再多數科學家持懷疑立場的情況下,為了證明膽固醇在心血管疾病中,扮演關鍵性重要角色,美國衛生研究院於1977年,展開脂類臨床研究計劃(LRC),針對3800名超高膽固醇男性進行臨床試驗,測試組採用低膽固醇飲食,並接受膽苯烯胺(消膽胺)藥物治療,這種藥可以降低血液中的膽固醇,這件事很有趣,他們把研究鎖定在非常狹隘的事實上, 也就是一群中年男性嚴守紀律,使用一種非常有害的藥物,使心血管疾病略微降低,但最後發表的研究結論,涵蓋的範圍確遠比這個要大,他強調的是,降低膽固醇有益全民,不只是那群中年人而是所有兩歲以上民眾,我很擔心怎麼了?親愛的,那些獵人好多個月沒來了呀!我擔心你的膽固醇數字,我不要你心臟病發作,可是親愛的!我是鴨欸,遺傳只是部分原因,你也是得注意你吃什麼,比如說不要拼命吃飽和脂肪和膽固醇含量高的食物,留意你吃什麼東西,因為這真的攸關你的性命,全國膽固醇教育計劃,一方面要更積極透過醫院,進行高膽固醇篩檢,另一方面則要提升民眾意識,讓所有人每天都能夠更認識膽固醇,相較於其他人,地中海沿岸居民較不容易發生心肌梗塞,這歸功於其富含橄欖油和纖維的飲食,這是里昂醫療研究團所得到的發現,這是羅勒里爾博士再1999年做的研究,他的作法很獨創性,他想了解這件事是不是更複雜?他不是請人將膽固醇飲食而是完全從反向操作,他想知道不會發生心肌梗塞的人到底吃些什麼?然後他指出地中海飲食,也就是地中周邊地區飲食,那裡的人很少發生心肌梗塞,75歲以下的人發生梗塞的機率只有芬蘭人的八分之一,蘇格蘭的四分之一,不是只有40%而是四分之一,八分之一,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他發現地中海飲食與抗膽固醇飲食截然不同,那是另外一種飲食型態,特別是這些國家大量使用橄欖油,而在抗膽固醇飲食中橄欖油通常被禁止,各種羊乳酪也被禁止,因為含有動物油脂,但這些國家的人吃很多這種乳酪,他們也會吃醃漬肉類製品,西班牙人,義大利人法國南部人,他們都吃醃肉,但他們發生心肌梗塞的比例居然是全球最低,因此他決定採用別種分式,不是較大家採納降膽固醇飲食,而是請一群民眾吃葵花油調理的食物,如同往常,另一群人採用地中海飲食,這兩組人一抽籤方式分組結果非常驚人,地中海飲食組的心肌梗塞發生率比傳統飲食組降低一半,這是二級預防的情況,測試者已經發生過一次梗塞,這很可能是綜合各種食品的結果,橄欖油、菜籽油蔬果帶來的天然抗氧物,還有紅酒保護了我們病人健康,畢竟發病風險降低了50%至70%,於是醫學界和科學界出現兩種反應,有部分人認為,我們當初也是這樣想的,現在有了證明,接下來,各國會進行更多研究,現有結果將會進一步證實,另一群人則不接受這個結果無法接受這樣的想法,現在回頭看那些人,不禁覺得他們真是死腦筋,不認為這切是事實,他們應認為既然兩組人的膽固醇值一樣,發病率絕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差別,我記得有些美國同僚對我說,米榭我相信你可是沒辦法相信你的研究結果,怎麼可能不減少膽固醇卻能減少發病風險?大家好,我叫保羅我是阿斯特捷利康公司代表,跟在坐個為一樣,我要介紹的是冠脂妥,只要五毫克完全不受處方籤限制,2006年我們成就是服用量達到1億五千萬顆,相當於每分鐘三百顆,冠脂妥從推至今,已經治療超過89萬名患者,請看這是十月份預計達成數字,猜猜看結果是多少?這裡嗎?這裡?還是這裡?不對結果已達到這裡,太優秀了,我們該掌聲鼓勵自己,1980年一名日本研究人員發現一種物質能降低LDL,也就是壞膽固醇值,新型藥物「他丁」就此誕生,這類藥物能抑制人體膽固醇生成,他丁類藥物成為,2000年代最流行的處方藥,全世界兩億兩千萬人服用,他丁類藥物出現實在是太棒了,所有人讚嘆不已,忽然間我們有了這種藥丸,可以提供給曾經發生心肌梗塞的人,他能降低死亡率和復發風險,我們立刻就接受這種藥,他們進行了西蘇格蘭冠狀動脈疾病預防研究,對象是蘇格蘭高風險民眾,高血壓患者,肥胖人士,抽菸族,這些這些人梗塞發生率很高,研究人員請他們服用一種藥物叫做普伐他汀,受療組以抽籤方式分兩組,第一組服用普伐他汀,第二組服用安慰劑,然後比較心血管疾病死亡人數,結果死亡人數減少30%,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這麼明確而顯著的效果,同時有另一項稱為4S的研究,採用商品名稱叫素果的普伐他汀,讓發生過梗塞的受療者服用,同樣抽籤分兩組,一半服用該藥一半服用安慰劑,服用普伐他汀那組的復發率,比服用安慰劑那組低了30%,包括我在內的膽固醇懷疑論者都大吃一驚,事實擺在眼前,我們徹底失敗了,身為醫生,我會開立這種藥,包括給家人,就知識層面而言,我無法去質疑,已發表在重要國際期刊的臨床結果,我沒辦法想像調查人員會作弊或欺騙,甚至不惜欺騙整個醫學界,那是經過同儕評鑑的東西,在我理念裡這時我們就有義務相信他,我們的臨床試驗85%是由企業出資,目前最具影響力的試驗有97%是企業出資,我發現企業出資的情況下,試驗結果請向證明,贊助商的藥是最好的療法,這個或然率是非贊助情況下,進行相同藥物試驗的五倍以上,這是很高或然率,我們習慣認為科學研究是客觀的不至於偏頗,相當我們仔細看這個制度的結構,會發現現企業贊助試驗的目的是要賣他們的藥,那些公司掌控相關資料,就像可口可樂公司持有可樂配方,雖然當時某些研究無法重新產出最初的結果,而且無論人的體內有沒有膽固醇藥品的效果都一樣,這些事都引人懷疑,但是幾乎沒有人敢站出來反對甚至連提出質疑都不敢,我們面對的是規模數百億美元的他汀藥品市場,所以如果某個心臟專家在醫學會議上質疑他丁,他恐怕很難再接到與會邀請,批評他丁無異於自殺,然後相關科學論據也不多,因為若干年前已經有過一些有模有樣的研究成果,而且我們面臨的畢竟是全球性的病災,結果就是全民服用他汀,膽固醇上升的服避孕藥女孩,體內有些許膽固醇的85歲老婦,人人可享他汀好處,那些簽有合作關係的學術機構這下可樂了,醫生普遍認為開立此藥是盡一己之責,可以保護病人,病人自己也要求吃這種藥,因為他們獲得的訊息是要注意自己的膽固醇,所以人都對醫生說一定要幫我做膽固醇分析喔,大家都想知道自己的膽固醇值,當時想質疑這種藥物的效用不是容易的事,2004年爆發了,發炎藥偉克適(vioxx)的事件,導致3萬名美國人死亡,司法當局發現製藥公司,知道這種藥的潛在致命性,確故意加以隱瞞,那是2000年代中期的事,忽然間世人發現製藥產業和他們的調查研究人員,有可能胡說八道,那是一記當頭棒喝,對,那些人不惜誇大藥品療效,並隱瞞有害的後果,我們早已心存懷疑,但當時我們的想法是必須回頭審視之前的研究,然後出現第二個重要的事件,
衛生當局實施新的臨床試驗法規,偉克適醜聞事件之後也就是2005年到2006年開始一直到現在,凡發表他汀相關研究都必須遵守,我們發現2005年到2006年醜聞爆發前的試驗都有一些問題,於是出現一種雙重現象,一方面明白我們可能被騙了,另一方面從那時開始,所以針對他丁所做試驗均未達預期效果,無法證明他汀有任何益處,雖然早期的他汀相關研究另人存疑,而且後來的實驗無法證實最初的結論,但世人仍舊質意對抗膽固醇他們只有一個信條,膽固醇值越低就越好,1985年我開始當心臟科醫師時,正常值是每公升三公克,我當醫生以後,這個數字逐漸悄悄降低,現在已經低於二,所以自然有越來越多人被納入高膽固醇族群,然後他們導入一個原則高風險族群必需特別加以治療,最新醫學資訊告訴我們,必須進一步減少壞膽固醇,該怎麼做呢?如果醫師告訴你要的降低,記得向他詢問冠脂妥,冠脂妥搭配適當飲食,可讓壞膽固醇值降低52%,美國膽固醇指導原則最近一次重要修訂,是2001年為指導方案制訂標準的14位專家,當中有九位製藥公司有財務關係,這點非常重要,因為2001年的指導原則,使得建議進行他汀治療的人數增加接近3倍,數字從1300萬增加為3600萬,根據這個指導原則建議使用他汀有2300萬人,他們大部分都還沒有心臟病,這裡面有個很弔詭的悖論,我想花點時間思考使用的字彙,什麼是正常?什麼是病理?如果屬於病理範疇那就很清楚是疾病,比方說處理霍亂或結核,因爲會有一些典型病變症後群或是可以培養的細菌,但如果我們面對的是40歲以上成年人,他們的血管內幾乎都有不同程度的脂肪斑塊,那麼情況就複雜多了,有一點我們務必要了解,所為動脈粥狀硬化也就是血管中的病變,那其實是一些斑塊,可以把動脈想像成一條血管,在正常狀態下的動脈中斑塊會局部性地生成,在某個特定位置會變狹窄,血流變得不對稱難以通過變狹窄的部位,這就是動脈粥狀硬化斑塊,如果我們沿著這個方向切,這裡是動脈管腔,現在血液可以通過,因為壓力很大,如果有狹窄的情況,是因為這個動脈粥狀硬化斑塊,是由類似木材的堅硬組織所構成,在某些病患身上,鈣質會沿著動脈管腔沉積,這又是一種鈣化程序,鈣化點有點像硬刺可能導致破裂,引起所謂的血栓,血栓可能逐漸進展,最後造成動脈管腔完全受阻,這就是梗塞,隨著時間,我們會看到一些,年代很久的動脈粥狀硬化斑塊,特別是在解剖高齡死者的時候,這裡會有些膽固醇結晶,弔詭的是,這些膽固醇沉積物是動脈粥狀硬化惡化的結果,但某些人把它當成起因,我們經常忘記一件事,膽固醇並不是在血管中循環的毒素,膽固醇是一種對人體細胞製造極為重要的脂類,沒有膽固醇就不會有生命,沒有膽固醇就是死亡,我們的目的不該是,像減少血液中的砷或氰化物那樣,設法減少膽固醇含量,這類產物在新陳代謝中扮演非常寶貴的角色,如果我們破壞了這個平衡,為了保護心臟而移走某個東西,我們很可能改變其他一些很根本的新陳代謝鏈,包括癌症,自體免疫性疾病以及其他許多方面,因此胡亂除掉它是有危險的,就好像拆東牆,補西牆結果膽固醇降低了,心血管疾病也可能改善了,但卻增加其他疾病的風險,我倒想知道,人類經過兩百萬年的演化,為什麼會有壞膽固醇和好的膽固醇?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完全說不通的,如果兩百萬年來,肝臟一直分泌兩種膽固醇,這就代表人體需要這兩種東西,第二點是什麼導致這些不同成分增加或減少?我舉HDL例子也就是所謂好的膽固醇,人體的運動可以讓它增加,在過去一萬年間人類的運動量無疑非常大,他們的HDL值也很高,但並不是數值高的HDL在保護他們的身體,而是身體的運動讓他們比較不會生病,LDL也是同樣的道理,不過是反向運作,不運動的人消耗的LDL比較少,結果數值就會升高所以致命因素仍是缺乏運動,有些時物飽和脂肪含量很高,這是一個人平均每個月攝取的飽和脂肪量,例如你吃太多這種東西,日積月累脂肪可能在血管中大量沉積,於是心臟病風險就增加了,如果飽和脂肪能阻塞這條管子,試想他會對你身體做什麼,現在我們有極其精密的造影技術,可測量血管中的鈣質含量,我們甚至會對鈣質「打分數」,有些調查人員說這筆膽固醇更能有效預測心血管疾病的發作,猜猜看哪些因素跟鈣化積分高有關係,第一,糖尿病,第二,腎功能不全或有腎功能不全的頃向,第三,自然狀況下膽固醇值偏低,第四,服用他汀藥物,這裡我們親眼看到,他汀藥物捍衛者看了會發抖的事,我們怎麼可能一方面說,他汀能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這點我不認同,同時,又接受他汀會增加鈣化積分,成為心血管疾病風險的最佳預測因素,這兩件事根本不相容,如果你有或曾經有高膽固醇的毛病,而且你的醫生同意使用冠脂妥很可能會有各種併發反應,例如第二型糖尿病如果你或你的親人服用過冠脂妥,而且現在患有糖尿病,現在就請來電跟帕切科律師約見,多年來他汀藥物大量使用在處方上,成千上萬的病人抱怨其嚴重副作用,因此在美國,有些律師事務所透過電視廣告,鼓勵民眾請他們協助捍衛權益,人體會設法對抗膽固醇值過低的情形,會試著額外製造膽固醇,幾個月或甚至半年以後相關副作用才會開始顯現,大部分人不明白,是他汀在導致副作用,這些症狀跟老人常有的病症相同,於是有人會來問醫生,我的肌肉出了什麼毛病?我的肌肉鬧疼痛,我變的好虛弱,醫生問他,你幾歲了?78歲,這就對啦!人老都會這樣,視力會變差,肌肉會變弱,人變得忘東忘西,大家忘了,這可能是藥物介入的結果,他汀和其他各種抗膽固醇藥物能通過血腦障壁,也就是說可以進入腦部,擾亂大腦中的膽固醇合成,這是很可怕的不良副作用,因為他一直被人忽略,直到最近,所幸一些醫生害毒物學家施壓下,衛生當局終於承認,確實,他汀會引起記憶失調導致睡眠失調,引起某種神經毒性,不過他的嚴重性到現在還被完全低估,它的確是主要的毒性因素,我們發表了一份包括171個案例的報告,病患都應他汀而產生認知方面不良作用,有些個案令人感到非常不安,有一名病患是個退休教授,他曾在好幾個不同科系任教,智商超過180,兩個學術機構都檢測到,他患有進展快速的阿茲海默症,有一次他去參加畢業五十年校友會時,脖子上居然得掛著牌子,我的名字是⋯我有阿茲海默症,這樣大家才能明白為什麼他會重複說同樣的句子,他似乎不認識在場的人,認不出一些跟他在幾十年間關係很近的人,他也沒辦法閱讀超過一頁的文字,因為他記不得剛讀到的東西,後來他的夫人決定停用新伐他汀,然後他又去另一所大學參加一項實驗性藥物測試,他們重新評估他的狀況之後表示,你不但沒有阿茲海默症和失智症,他估計得花兩年才能完全恢復正常,但那時他每天就已經能在網路上讀三分報紙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那些大專家,特別是一個研究膽固醇的英國集團,那些大專家一直告訴我們沒有阿,哪有什麼副作用,現在他們終於有一個人承認,罹患糖尿病的比率很有可能增加了,越來越多副作用正在慢慢被確證出來,為什麼?第一因為以前大家沒把它當一回事,第二10或15年來大家把它納入考量了,這些副作用確實存在,這個圖表上的文字節錄自2004年英國醫學學報的一篇文章,那是非常權威的期刊,這裡是年度,紅色顯示的是發病率,英國因心肌梗塞而住院的人數,我們看到跟梗塞有關的曲線很平,但在開立他汀以後住院人數爆炸性增加,很顯然的是假如他汀對預防梗塞真的有效,我們應該會看到因為梗塞而住院的人數降低,也就是紅色直線應該跟使用他汀直線交叉,我們看到的完全不是這回事,早安,高膽固醇民眾有好消息了,有些民眾使用他汀不過壞膽固醇還是降不夠多,現在這類新型藥物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運作,新的研究顯示他能讓壞膽固醇再減少60%相當驚人,不過這種藥不適何所有人使用,必須每二到四星期以注射方式施打參與研究民眾,有將近三成後來不得不退出目前正在進行更大型的研究,設法了解這些藥物是否真正減低心臟病突發和中風的風險,這是我們特別關注的部分還有就是這些藥是否安全,我們在週末期間拜訪了一些心臟科專家,他們對這些藥都感到十分興奮,聯邦藥物管理局可望進行審查,並於今年稍後核准有些人想要銷售能降低膽固醇的新型藥品,而且那些人擁有權利他們有強大財務資源,讓這種論點長久成為主流思維,品他們也擁有跟政界和行政體系,相當好的人脈關係,然後有另外一個小圈子可以稱為另類社群,這些人說不行,不能在開完笑了已經有很多科學資訊顯示,那些東西不對這個小圈子逐漸占上方,因為這是新舊世代間的爭端而新的世代總會贏,只要世代輪替完成就行了,但這場仗並不好打。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